马之骏,张得极《魂墓手札》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小说:魂墓手札
分类:悬疑
作者:马氏春秋
角色:马之骏,张得极
简介:简介:
魂墓,即安葬古代魂师的地方。为了防止盗墓贼的侵入,古代控魂师用异能在魂墓中安置恶魂守卫,布置重重机关,构建虚墓疑冢。
江东自幼失去双亲,后被师傅“杨一眼”收养,学着古玩鉴定的手艺。可是他的天赋却异于常人,他能看到鬼魂,并与之对话,更奇怪的是,他可以听到储存在古董中的手工艺人完成作品时的第一句话。
魂墓中杀机四伏危险重重。这些魂墓究竟揭示了怎样一段骇人的历史?

书评专区

马氏春秋:新人作者,请大家多多关照!有什么地方写的不好,请大家高呼:“理解万岁≧▽≦!”


马之骏,张得极《魂墓手札》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魂墓手札》第五章 清风旅馆免费阅读


马之骏用冰凉的溪水洗了把脸,然后把头凑过去,琢磨了一会儿说:“新鲜的,跑不了。”

“走这条路的人应该不多啊,难不成……”大力话说到一半停住了。

马之骏点点头,站起身子说:“看来不只我们一伙儿人。”

过了干宝山继续往西,我感觉我们这趟就是去西天取经的。此时天已经黑了下去,四周有此起彼伏的虫鸣,倒是没听见有野兽的叫声。我们每人拿了把手电照着前方的路。这路上除了树木就再没有其他的东西,感觉永远也走不出去,一会上山,一会下山,体力都成问题。

马之骏本是在前面带路,这一下也停了脚步说:“我们扎帐篷吧,今天肯定是走不到了。”

我们站在一座小山的山顶,这里的地势算是平坦,扎起帐篷点个火什么的还挺方便。脚下的黄土被风刮得扬起了沙,脚下有不规则形状的小石子。这里可能好久都没下雨了,那土一踩就碎成渣。我放眼望去,黑漆漆的一片。山的黑影在远处连绵起伏,西边感觉有一座大山,大山后面又有一座更大的,看来再往西就真的进了山区。

这时云嫣指着西边山脚下一处亮光的地方:“那好像是个住人的地方吧?我们要不要下去看看?”

我探头出去往下看,确实有一处亮光,像是一栋两层的小楼,估计是个旅馆或是什么地方。那房子前面不远就是一条河流,黑暗里看不太清楚但是通过那水面的波光大致能判断出来。气温下降得很快,这大山夜里还是寒冷的。

我的要求不高,只要能有张床房间破一点也没关系,至少比住帐篷好上个十万八千倍。那旅馆的微光灯塔似的吸引着我,其实我更惧怕什么猛虎野兽,万一晚上进了帐篷把我咬碎了多冤啊。

“那我们就下去看看。”马之骏最终点头同意。

下山到了那房前,我们四个精神都为之一振,因为那房子的门上写着——清风旅馆。

哎,在这种大山里能看到旅馆这种字眼是多么不容易啊。

马之骏对我说:“江东你先进去开两间房,我们三个继续往前探探路,好知道咱们明天怎么走,我们去去就来。”

我答应着,心里也美得很。走了一天我可管不了你们三个家伙,我进去直接倒头大睡那是最好的。你们爱去探路就去吧反正我是要好好休息了。我背着包拖着疲惫的身体向旅店走近。

那栋小楼只有两层,二楼几个房间亮着光,不过都拉着窗帘。旅馆有些破旧,看来有些年头了,不过外表看起来倒是旧得整洁,没挂着蜘蛛网也没有脏兮兮的地方。这栋灰色的楼外面的墙皮有些已经脱落,露出里面白色的墙壁。我走到门前,那门是木制的,刷着淡灰色的漆,这漆的颜色很新,像是刚刚粉刷过的,只是这大门紧闭着。

我推开门进去,传来“吱呀”的一声,随之扑鼻而来的还有一股奇怪的味道,我也说不好那是什么味道,只是不太好闻。

这旅店的一层像是餐厅,规规矩矩地摆着几排桃木色桌椅座椅,地面铺着木地板,不过旧得褪了色,但是上面一点灰尘也没有,很是干净。墙壁刷着白漆,在白炽灯的光线下更显得惨白。再往里有一个柜台,看着像是老板结账的地方。紧靠左侧是上楼的楼梯。

我四处看了看,屋里一个人也没有。

“有人吗?我们要留宿!”我喊着。

过了一会,从柜台后面站起一个老头,戴着老花镜,他肤色暗黑,脸上布满皱纹,看起来有一把年纪了。他挠着后脑勺说:“不好意思刚才在整理东西没看见您进来。”

我一见有人心里踏实了些:“老人家!帮我开两个房间吧!”

那老头一看有人来了喜出望外,从头到脚地打量着我,之后忙从抽屉里拿了两串钥匙:“好嘞!您从这上楼,202、203两间。”

我高兴地拿着钥匙上了楼,二楼两边都是房间,但这楼道却漆黑一片,我还以为是声控灯,使劲跺了两脚灯还是没亮。其它亮着灯的房间使得我不至于什么也看不到。这些房间虽然亮着灯却一点动静也没有。

我纳闷:这些人也真奇怪,竟然不聊天也不看电视吗?

我边想着边用钥匙打开门走进进了202号房间——这里虽然简陋,但是该有的都有,床、电视、风扇、厕所,基本的倒是不缺。能在这山间有旅店简直太让人高兴了,估计这里常有人来旅游才有这么个旅店吧。

我把书包扔到床上进了厕所想洗把脸,但是一开水龙头竟没有水流出来。我下了楼去找那老头,他说是水管坏了正等着人来修。他扔给我一个铁皮水桶说:“你去河边打一些水来用吧。”

我拿着水桶出了门,手握着的地方感觉很刺手,低头一看这桶都锈掉了。我环顾四周,前方五十多米处果然有一条河流。这旅馆的地方处在山谷,后面是我们下来的矮山,前面和四周都是高大的山脉,空旷无一人。

这天气的确冷得惊人,我刚走两步就打了一个哆嗦。由于是自己一个人,所以我心底在颤抖,总觉得会有什么从我后背冒出来,所以走一步就回头看一下。

我壮着胆子来到河边,这说是河其实充其量也就是小溪罢了。河水倒是清澈,能映出天上的明月。

我蹲下来用桶舀着水,这溪水从高山上留下来冰冷刺骨,冻得我快没了知觉。我往左边一扭头,河水里突然出现了一个人头。

我被毫无准备的意外吓了一跳,一屁股坐在地上。定睛一看,那是河水中反射出的图影,这么说……有什么东西在我的左后方!

我吓得头都不敢回,脖子僵住了。就在我快要吓晕的时候突然从身后走过来一个人。我梗着脖子用余光瞟了一眼,这才松了口气,那原来是一个男人,不是什么妖魔鬼怪。

那男人五十多岁的样子,胡子都花白了。他看见我哈哈笑了两声:“小兄弟,你这是干嘛呢。”

我结结巴巴地说:“您……您是住在哪的……怎么到这里来打水了?”

他把木桶放进水里,不一会就满了一桶。这人也真神,我一开始都没办法把手伸进这冰凉的水里,后来也是伸进去打水然后马上就要取出来。可是这人的手一直在里面放着居然丝毫没有动,就跟这不是他自己的手似的。

他说:“我住在附近的村子,最近我们这一带地下水管出了问题,没办法每天都要来打水。”

我听了一下子就松了口气,这人也真是的,过来也不出点声音。

我从地上爬起来说:“我今天刚来,才住进后边的旅馆里,对这一带的情况还不清楚,您刚才过来可把我吓坏了。跑到这山里来打水很不方便吧?那旅馆里的老板倒是也说水管坏了的事情来着。”

我看见这男人的脸一下就白了,嘴张得极大,他连忙丢下水桶,摆着手又摇着头激动地对我说:“小兄弟,这种话可不敢乱说!这清风旅馆原来的女老板十几年前就被山贼碎了尸,都荒废了好久了,要真有老板,也是个鬼呦!”


>>>点此阅读《魂墓手札》全文<<<


版权声明:未经书面授权禁止转载、摘编、复制或建立镜像。对既成事实本站将保留所有的权利。

无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