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秦爷怀里的真千金她从乡下来》小说免费阅读

小说:秦爷怀里的真千金她从乡下来
分类:马甲
作者:竹报平安
角色:
简介:她,是京城黎氏财团千金小姐,在乡下生活十五年......回归黎家,众人都说她是村姑,是草包,且看她如何打脸众人。国际知名设计师、名校教授、金融大佬、医学大神......众人,惹不起,惹不起!他,是华国首富,是无所不能,及其神秘的总裁大佬......众人都说他手段毒辣,冷血不近人情。后来才知道,原来是还没遇到温暖他的阳光!
《秦爷怀里的真千金她从乡下来》小说免费阅读

《秦爷怀里的真千金她从乡下来》最新章节全文阅读免费阅读


萍溪村。

没有想象中小山村的泥土地、瓦片房。取而代之的是平整的沥青路、一座座精致小别墅、极富设计感的木屋。

幽静的山脚下,一座新中式庭院映入眼帘。

简约雅致,富有格调,古典现代相融合。

有谁能想到,这座庭院一砖一瓦的设计师是一名未满桃李年华的姑娘。

庭院中。

一名长着稚嫩脸庞的男孩一脸惊讶的说:“我去,这不会就是书上所说的社会主义新农村吧!这里不会有什么隐世大佬吧?”

他正是京城黎家三房的小儿子黎央。

从下车到现在一个多小时,东摸摸西摸摸,好奇得不行,不知道的人还以为这是哪个旮沓里出来的。

“大哥,青儿姐姐不是说农村破烂不堪,农民吃了上顿没下顿,个个饿得面黄肌瘦,哪还有建别墅呢,这别墅这庭院,可比我们黎公馆还要好看呢!”

到底是13岁的孩子,叽叽喳喳问个不停。

“央儿,坐下,休的无礼。”

黎家大少黎安打量着庭院四周,内心也起了些许疑惑。

对着杨叔问道:“杨叔,黎初妹妹大概还有多久回到?”

话音刚落。

庭院的木门吱呀一声,缓缓打开。

一抹高挑的身形逆着阳光而来,聘聘婷婷,仪态万千。

待人走近。

“我的妈、妈、妈妈啊!我看到仙女了!”

黎央毫无掩饰地喊了出来。

黎安此时也着实被惊艳了一番。

“妹妹,你是黎初吧,我是你大堂哥,黎安,你还记得我吗,你5岁生日那天过后我们就再也没见过?”

黎安盯着黎初,刻意掩饰着自己内心的波澜,14年了,终于又见到了日思夜想的妹妹。

好想给眼前的人一个久违的拥抱,告诉她我好想你,却克制住自己的双手,紧握双拳,眼眶逐渐模糊,但终还是忍住了。

“嗯,记得!”

黎初淡淡的说了一声。

黎安看着黎初,心里感叹着纵使京城群芳竞艳、百卉争妍,就连黎青、楚梦怡这种京城数一数二的名媛美女都远比不过眼前的人儿。肤如凝脂、美目盼兮、远山芙蓉、国色天香......这些都不足以形容她的美貌。

没有繁琐的打扮,一身最简单的牛仔裤加白色短T帆布鞋,穿出了时尚别致。

真好,这是他的妹妹,他们家基因真好!

“爷爷听闻你外婆意外离世,让我来接你回京城黎家。”

“黎中天没来?”黎初抬眸看了黎安一眼。

“二叔最近刚好在收购一个地块,比较重要,忙得不可开交。爷爷身子骨一天不如一天硬朗,他倒是想来可医生不让。三叔的腿早些年断了,就让黎央陪同我一块来。”

闻言,黎初轻抿薄唇。

果然,在他心里,利益远比亲生女儿重要。

“麻烦哥哥先回去,我外婆末七过后,自会前去京城。”

外婆当初带走黎初跟她爷爷签下约定了,22岁前,如若她没有能力再抚养黎初,便让黎初回京城黎家。

其实按黎初的实力,完全没必要回黎家。

黎安猛地抬头,眼眶再次红晕,这一声哥哥丢失了14年,心里道不尽的云思梦想。

哽咽道:“好,哥哥明白,你也要节哀,那哥哥在京城等你。”

黎安明白黎初外婆对她的重要,也不再说什么,叫上黎央准备先回京城。

“仙女姐姐,你一定要来京城找我喔,我要告诉我妈我同学我见到仙女了。”

黎安一把把黎央拽进车里。

黎初望着消失在道路尽头的黑色轿车,转身走进大堂。

大堂里摆放着外婆的遗像。顾慈,人如其名,慈祥温和,黎安拿起三支香,点燃,拜了三拜,插在香炉上。

大堂里弥漫着香火味,香雾轻绕,似是无尽无止的思念。

“外婆,我会听您的话,去京城找我的家人。外婆,我好想您啊,您不在,我哪里还有家人!”

此时的萍溪村安静地仿佛只有这凄入肝脾的呜咽。

大堂外。

杨叔杨婶看到这一幕,不禁泪湿了眼眶。

“夫人那么好一个人,怎么就走了,这老天可真不长眼。”杨婶痛心地说。

“哎~只是可怜我们小小姐了。”

年幼的时母亲离世,现在又。

一个月前,黎初外婆饭后去溪边散步,遇雨后山上水库放闸,溪水急喘,看到两小孩边上玩水,正想呵斥,其中一小孩便失足掉下溪中。

人命关头,外婆看到后也奋不顾身跳下溪中,耗尽全力把小孩拽到溪边让他抓紧树藤。

毕竟是70多岁的老太太,终究体力不支。

附近赶到的村民把小孩拉上岸后,才发觉老太太又被急流冲远了。

待黎初赶到之时,已错过了最佳抢救时机......

***

“小小姐,你节哀,夫人看到你这样她走得怎么会安心。”

“要不你去画画,你以前不开心就爱画画,一画就是一天,画完就好......”

黎初还是一动不动,小小一团蜷缩在外婆遗像前。

哎~

杨叔叹了一声!

“小小姐,夫人身前一直想把这个盒子交给你。”

黎初闻言,这才抬起了头,眼睛明显的红肿,缓慢起身。

杨叔把一个制作精美的木质盒子递给黎初。

黎初接过盒子,犹如沉重的泰山一般。

“夫人说这个这个盒子里都是她珍贵的回忆,让我收好。还有她书房密室里好像有什么东西要给你,说等你20岁就告诉你密码,你这还有几天就20岁了,可夫人......”

还没等到你20岁,就走了。

“我知道了杨叔,你们去休息一下吧,这些天辛苦你们了,我不会有事的。”

黎初拿着杨叔给的盒子,上楼往书房的方向走去,背影显得单薄无力。

“小小姐虽然生性清冷,但胜在坚强乐观,相信她很快就能调节好心态。”杨婶对着杨叔说。

他们都是自小跟着黎初外婆的人,一生无儿无女,忠心耿耿,没有主仆之分,相敬如宾。

黎初走进书房坐在往日外婆最爱的书桌前,苍白的手细细地摩挲着这个木质盒子。

打开。

盒子里面满满的照片,都是5岁之后离开黎家跟外婆生活在一起的照片,每一张都按时间顺序排好。

拿起一张,一个温文尔雅的夫人牵着一个穿红裙子的小姑娘在小学门口的合照。这两人正是黎初和她的外婆。

小姑娘微微笑着,露出甜甜的梨涡,精致可爱;夫人高贵典雅,气质淡然。

照片背后,正是外婆的亲笔字。

“我的宝贝初初5岁半就读小学啦,跟她妈妈小的时候一样聪慧过人,我可不能骄傲。”

又拿起一张。

是黎初18岁生日的时候和外婆的合影,照片中黎初穿着浅粉色的连衣长裙,巧笑倩兮,俏丽若三春之桃,才满18岁就可看出黎初身姿曼妙,高挑卓约,而外婆同样的庄重而优美。

背后,“我的初儿,今天是你的18岁生日,成人啦!我希望我们的初儿能跟外婆一样,任何时候都要活得精致漂亮,独一无二不可复制!”

满满的回忆,满满的爱,一张又一张。

是啊,外婆如此乐观美好的人,怎会愿意看到我这般模样。

黎初哭了笑,笑了哭。

累了,不知不觉趴在书桌上,睡了过去。

梦里,一切都很好,有外婆、有记忆模糊的妈妈。

云城陌上国际高层总统套房。

一男子站在落地窗前,俯视着窗外的风景,一米八八的修长身高,一身黑衣将他完美的身材展现无遗,袖子部分挽起,露出精壮的手臂。

近看,男子健康肤色的脸庞,透着棱角分明的冷俊;浓密的眉毛下长着一双深邃的眼眸;英挺的鼻梁,厚薄适中的红唇,整个人散发出一种威震天下的王者之气。

此人正是四大世家之首秦家的家主——秦陌。虽然他所向无敌,纵横驰骋于商场上,手段更是出了名的毒辣、狠心绝情,但也因为他如天神般出色的外表迷倒京城万千名媛。

他一只手漫不经心地搭在窗沿边,手里夹着一支还没熄灭的烟。

两名高大俊俏的男子走了进来。

为首一身黑西装带着黑框眼镜的是秦陌的助理之一陈三;而另一位风度翩翩,外形英俊潇洒的是京城沈家继承人,沈少川。

陈三把资料递给秦陌:“秦爷,云城白氏最近的密切联系人是秦志凯,白氏集团总裁夫人李香华是秦夫人黄碧娜的表妹。”

现任秦夫人黄碧娜并非秦陌生母,秦陌生母在生秦陌时难产导致大出血去世,之后秦陌一直由秦家祖母秦老夫人抚养。

在秦陌不到2岁的时候,秦陌父亲秦海东娶了怀有5个月身孕的黄碧娜进门,同年生下秦志凯。

这么多年,秦志凯没少给秦陌使绊子,只是他低估了秦陌的实力,5年前秦氏集团在他父亲秦海东的管理下差点破产,是秦陌上位以一己之力力挽狂澜,短短2年的时间重回巅峰甚至超越巅峰,秦志凯甚至是秦海东,都视他为眼中钉。若不是为了秦家祖母,区区一个秦家主位,他视如土芥。

沈少川顺手拿起桌上的苹果往衣服上蹭了蹭,咬了一口,瘫在沙发上:“我妈常说,有了后妈就有后爸,果真如此,白氏这块地有陷阱,我让人查了地底下全是文物,上头哪肯让你开发,稳赔。到时候秦氏那一班老家伙定让你退位让贤,这一招,绝!”

“咦!不是,你早上故意不签那份合同,是不是你早就知道这块地有问题?”

秦陌把还带着火星的烟头置于烟灰缸中,掐灭。

瞥了沈少川一眼。

“这么些年,黄碧娜母子倒是进步了,懂得借他人的手,陈三,找点事情给黄家做做,看来他们最近太闲了。”

说这话的时候眼里充满狠戾。

沈少川偷瞄了一眼秦陌,又咬了一口苹果,心想惹谁不好惹这活阎王,吓得鸡皮疙瘩都起来了,还好他人见人爱。

***

萍溪村,黎初这几天平复完心情后在天空渐渐破晓时开始晨练。

两个小时后,黎初精神抖擞回到家里,不施粉黛的脸上布满晶莹的汗珠,红光满面,使本就好看的巴掌脸更加的白皙光滑。

杨叔杨婶见状松了一口气,顾夫人那么开朗明媚的女子培养出来的孙女必定是极像她的。

早餐,杨婶端出来一碗长寿面,今天是黎初20岁的生日。

“小小姐,今天是你20岁生日,往年都是夫人给你包红包,今年我跟杨叔给你包一个,祝你永远开心,幸福快乐!20岁了,希望你可以早日择良人,这样我和你杨叔都放心。”说着,杨婶逐渐湿红了眼眶。

黎初接过杨婶红包,展开双臂给了杨婶一个紧紧的拥抱。

“谢谢杨叔杨婶,我没事,你们不用担心我的,我很好!”

是啊,20岁了,一生中最灿烂的时光!

“好好好,杨婶明白,快趁热把面吃了,不然等下要糊了。”

“嗯,好!”

面吃完手机不停的震动,打开微信,许是很久没看信息,屏幕满满当当地红点。

相亲相爱一条村的群里。

打开,轰炸式的生日红包连续不断,往上好千条信息。

关老头:“初初节哀,人死不能复生,我们都是你的家人,我们都在京城等你。”

村里唐大师:“生者奋然,死者安息!初儿,我们永远爱你。”

曾画者:“初啊,顾老师不希望你不快乐,不要太伤心难过,为了你外婆,打起精神来。”

欧阳礼、林老师、苏牧阳......

往下,满屏的生日快乐!

黎初此时的心瞬间温暖,不再孤寂,时隔多日终于露出甜甜的微笑。

“谢谢各位村民们,我很好,谢谢你们的祝福。”

此话一发,相亲相爱一条村的群里瞬间又炸了起来。

黎初关了微信,站在书房的窗边看着萍溪村,远处炊烟袅袅,一切生机黯然。

书房,门被敲响。

黎初应了声。

杨叔走了进来。

“杨叔。”黎初微笑地叫了一声。

“小小姐,今天你过了20岁生日,按夫人生前的遗愿,是想告诉你密室的密码,应该是里面有什么重要的东西。可惜这密码,怕是找不回来了。”杨叔一脸惋惜地道。

黎初只知道外婆的书房有个密室,就在花瓶后面,但却没进去过,不知道面有什么东西,更不知道密码。

她不是没有好奇过,可是外婆不让她进去,总有她的道理,也就作罢。

“密码?我来试试。”黎初平淡地说了声。

“诶,小小姐,你自幼聪明,如若能打开也了了夫人的心愿。”

杨叔明显兴奋了不少。

黎初自幼聪明,年纪小小就把学校知识给学完,学校里的老师教不了,就回村里面跟她外婆还有村里的邻居学课程以外的东西,具体学什么杨叔也不知道。

“那你在这研究一下,我跟你杨婶给你做饭去。”

杨叔说完脚步都轻快了些。

这边,黎初来到花瓶前。

按照记忆扭动花瓶的底座,瞬间花瓶背后的木板门打开了。

黎初心想不可能这么简单。

挪动花瓶,走了进去。

进去后才发现,果然里面还有一道铁质的门,门的正中央有一个浮起来的八卦图。

触摸这个八卦图,由八个卦象组成,每个部分都可以移动。

华国上下五千年文化博大精深,之前外婆似乎对《易经》有所研究,或许可以从这方面入手。

伏羲氏创作了八卦。

八卦图分阴阳两仪,也就是太极。

太极生两仪,两仪生四象,四象生八卦。

而八卦又分成天乾、地坤、山艮、水坎、风巽、雷震、火离、泽兑。

黎初有了大概的思路,外婆和我都是女子,难道是地坤?

黎初往八卦图正下方“地坤”卦象一按,没任何反应。

不是地坤?那是?

黎初眉头轻皱。

突然,如梦初醒。

外婆名顾慈,字秋水,秋为兑,水为泽,泽兑!

理了理思绪,从容不迫地在泽兑卦象处一用力。

咔嚓一声,铁质门打开了。

门并不大,黎初钻了进去。

入眼的是一个高高大大的书柜,满满当当的书籍整整齐齐地排放着。

有医学书、经书、甲骨文抄录,还有一些遗世巨作......

拿出其中一本,翻开,是外婆的字体,但是用的是大篆的字体。

外婆或许不只是一名普通的教师。

黎初又翻了翻其他的书籍。

转身,看到书架上方放着一张照片,便取下来看。

这是,年前的外婆,旁边是一个10来岁的小女孩,黎初一眼就认出是她的妈妈。

照片背后,外婆亲笔写到:“我挚爱的女儿,妈妈好想你,你在天国还好吗?妈妈无能,没办法替你讨回公道。我会照顾好初儿,让她一生快乐无忧!”

黎初看完这段文字,头脑轰的一声,身体止不住紧绷。

“妈妈,难道不是去当战地记者的时候被轰炸而亡的吗?难道还有其他隐情。外婆为什么这么说?为什么20岁生日过后才能进密室,这照片是因为外婆突然离世忘记撤走还是?”

种种疑问,让黎初的头脑片刻凌乱。

很快,拿出手机,找到一个名叫乌鸦的联系人。

电话那边很快就接听了:“喂,老大,你终于出现了,这么久没联系你在干什么大事,你难道忘记了还有我这个小可爱吗,呜呜呜呜呜......”

给人一点说话的空间都没有。

黎初忍不住按了按太阳穴。

“老大,喂,喂,老大,怎么没声音了?”

乌鸦叽叽喳喳根本没有停下来的打算。

“你再说个不停我立马拉黑你。”黎初冷冷地说道。

乌鸦瞬间安静。

“听着,马上去查一下15年前京城黎家二夫人顾芯在去世前跟谁联系,还有,是否因为战地采访偶遇枪杀才导致的死亡。”

“快点。”

电话那边的乌鸦,只说了一句收到就被黎初挂了机。

结束通话,黎初环顾了四周,发现在一个角落有一个大大的木箱,走近一看,木箱雕刻精美,工艺繁琐。

黎初不由思索,打开木盖子。

木盖子一打开,又看到满满一箱大小规格相同的精美木盒子。

拿起其中一个木盒子,略沉,打开。

是明晃晃的金条,还有一张小卡片。

“初儿,今天是你18岁生日,外婆又给你攒嫁妆啦!盛世古董,乱世黄金,实在。”

又拿出一个木盒子。

也是金条。

同款的小卡片写到:“初儿,今天是你18岁成人礼,又是攒嫁妆的一天,还是黄金,我可真是实在啊,等你20岁,给你个大惊喜。”

黎初瞬间哭笑不得,心里又是满满的暖意与无尽的~思念。

或许外婆说的20岁让我进密室是要给我这箱沉甸甸的嫁妆......

黎初把木盒子收拾好放回箱子里,盖好盖子。

她有钱,很多很多,不需要用到这些金子。

这是外婆对她的爱,她也舍不得拿去换现金,就在它们一直待在木箱里吧,就如外婆的对她的爱一直没有消失。

***

一个钟的时间,乌鸦便来了电话。

“老大,当年跟黎家二夫人顾芯联系的人有三个,其中一个是现任黎家家主黎中天,一个是战地记者邱明,也在战乱中牺牲了,还有一个人,用的是虚拟号码,只查到定位在京城,查不出是谁。”

乌鸦的话让黎初产生疑惑。

乌鸦是全球排名第三的黑客,第二则是黎初,代号黑夜,如果以乌鸦的技术都查不出来,确实有点棘手。

黎初出了密室,回到自己房间,打开自己组装的电脑,发现同样的问题,虚拟的号码。

试图修复了一下通话录音,断断续续并不完整。

或许有一个人可以修复,King,全球黑客排名第一,行踪诡秘,技术之高超无人能敌。

黎初拿起手机,拨通一个电话。

“许多,找一下黑客King,有电话录音需要修复,三千万。”

许多,黎初的助理,帮黎初打理各项事务,关系网遍布全球。

“好的,我尽力。”许多在电话那头客气地说。

黎初收起手机,想着外婆密室中照片背后的留言。

在她的印象中,对妈妈的记忆比较少,妈妈是个战地记者,常年在外,最后一次见到妈妈是黎家爷爷的生日宴上,那年黎初4岁。

而最后一次听到妈妈的消息,是快5岁的时候,她的爸爸回来告诉她妈妈在常年战乱的A国被炸身亡。

黎初深吸一口气,望向窗外。

看来,京城这一趟非去不可!

初夏的夜总是那么的陶醉人,点点繁星点缀着漆黑的苍穹。

京城城郊的帝景别墅群,金碧辉煌,在漆黑苍穹的衬托下,显得分外庄严。

帝景别墅,是京城豪门世家的聚集地之一。

京城四大世家,除了秦家,还有沈、楚、黎三家,其中秦家独大,遥遥领先其他三家,黎家则在黎中天上位后一年不如一年。

黎家公馆,就坐落在这别墅群中。

黎家公馆分三栋,主宅,次宅和后宅。其中,主宅由黎家现任家主黎中天一家所住,次宅则是黎家三房,后宅是黎家老爷和大房居住。

大房人丁稀少,黎安父亲好几年前车祸去世,目前大房就剩黎安和他母亲,所以黎家老爷就搬过去一起住了。

主宅,最为富丽堂皇。

二楼大厅,一贵妇人坐在沙发上,衣香鬓影,珠围翠绕,烈焰红唇,双腿交叠着,手中拿着装红酒的高脚杯,轻轻摇晃,华贵且性感。

旁边,坐着一位跟贵妇人眉目有七分相似的年轻女子,一身红裙勾勒出美好的身材,五官立体,脸上画着精致的妆容,精心做过美甲的双手貌似不安地搓着。

她正是黎青,陆漫云的女儿,当年顾芯过世后不到半年,黎中天便娶了带着4岁女儿陆青的陆漫云,而陆青只比黎初小1岁,对外宣称是养女,但由于黎青过于优秀,人们也渐渐地忽略了养女的的身份,后来改名黎青,京城都称她是黎家的大小姐。

“妈妈,怎么办,黎初要回来了,我跟楚周哥哥的订婚礼在即,她这个时候来是要回来跟我抢楚周哥哥的吗?当初是黎初妈妈跟楚夫人定下的婚约,肯定是,肯定是。妈妈你帮帮我。”黎青一脸焦急地说。

陆漫云瞥了黎青一眼,有点恨铁不成钢。

“青儿,我陆漫云的女儿,黎氏集团的继承人,你的背后还有整个陆氏家族,即使现在陆氏不如从前,但是根基还在,从容自若是最基本的修养,更何况是区区一个村姑。记住,你就是光鲜亮丽黎家大小姐,更是楚家未来高高在上的女主人。”

陆漫云对着黎青说完,轻抿一口红酒,眼里出现一丝的阴戾。

黎青听完陆漫云的话,脸上扬起一抹傲慢的微笑。

“是啊,我是黎家大小姐,更是京城有名的才女,京城的名门贵子都败在我的石榴裙下,区区一个乡野村姑,想来京城,也不问问我黎青同不同意。”

黎青心里打着算盘,神气十足地站起来。

“谢谢妈妈我知道了,那我先回去练钢琴了,下个月华国钢琴大赛评委是欧阳礼,冠军我一定要拿下。”说完,黎青志骄意满地走出大厅。

陆漫云这才满意地点点头,继续品她的红酒。

然而,黎青一走出大厅,就拨通了一个电话,挂完电话,嘴角露出得逞的微笑。

***

转眼,末七已过,外婆也入土为安了。

墓园里,一座座洁白朴素的墓碑屹立着,墓碑旁的柏树郁郁葱葱。

黎初站在一座崭新的墓碑前,碑石上外婆的头像带着温和的微笑,端庄大气。

黎初对着墓碑三鞠躬,献上外婆身前最爱的小雏菊,转身,走出墓园。

走进墓园附近的小树林,停住脚步,身子两侧的手握成拳头状,眼里多了一丝狠厉。

“出来吧!”

“出来吧!”

语音一落。

树丛里,四个身材高大的男人走了出来,其中一个手上拿着一把短刀,脸上露出奸诈得令人恶心的笑容。

待走近黎初,四人着实被惊艳了一把。

“哟,刚刚在墓地里面看你背影就知道你是个美女,没想到正脸更让人惊喜啊,兄弟几个这次有福咯!”其中一个看到黎初的长相调侃到。

另一个矮胖的男人也附和着:“小美女,这把你杀了也太可惜了,要不赔爷几个玩玩,伺候好了爷放你一条生路。”

说着一边玩弄手里的刀一边朝黎初走了过来,另一只手正朝黎初脸上摸的时候,被黎初单手一手钳住,另一只手夺走了他手上的刀,猛地插进此人的大腿中。

一道撕心裂肺的惨叫声响彻整个树林。

其他三人见状,愣了一下,没想到这个看起来柔柔弱弱的女子居然有两下子,瞬间有些担忧,但想到他们几个大男人,她就单独一个女孩子,又想到丰厚的佣金,便不再犹豫。

三人不再多想,往黎初方向冲去,其中一人还没靠近,就听到一声闷响,已经飞出了三米之外。

而另外两个,黎初快速出击,猛、准、狠,不一下子,四个人都瘫在地上,奄奄一息。

雇主说对付一个乡下妹,这哪里是乡下妹,这战斗力妥妥的大魔王。

黎初俯视着他们,用脚踢了其中一人冷冷地说:“谁派你们来的?”

“没、没、没有。”被踢的人吓得一脸惊悚。

“哼,看来是伤得太轻了。”

黎初说着正准备再踢一脚。

“我说,是京城黎家大小姐黎青下的单,她说让我们把你给杀了,事后给我们一百万,我见钱眼开才来的,女侠,你饶了我吧,我上有老下有小的。”说着,向黎初跪了起来。

“黎青?那个养女,有意思。”黎初冷笑了一声。

黎初拿了他们带来准备绑她的绳子,将他们四人绑在一起,拿出他们其中一人的手机,报了警,发了定位,并让他们自己承认自己的罪行。

在警察来的前一刻,黎初才不急不躁地走出树林。

这四个人做梦也没想到钱没捞到,自己还把自己送进了警察局,而且还是第一次这么迫不及待想进警察局,总比落到黎初这种大魔头手里好。

***

陌上国际。

秦陌刚开完视频会议,陈三走了进来。

“爷,有人找King下单,修复十五年前的通话录音,开价三千万。”

秦陌端起茶杯,抿了一口茶。

“推了,没必要在这种事情上浪费时间。”

“是。”陈三点头回道。

这时,会议桌上的手机铃声响起,是秦家老宅的电话。

“喂,少爷。”电话那头的是十分恭敬。

“芹姨,您说。”秦陌的语气多了一份耐心。

“老夫人昨晚又晕倒了,苏医生过来看了,说还是老样子!”

“好,我明白了,我这两天就回去,麻烦您照顾好我奶奶。”

秦陌挂了电话,拿起一根烟,点燃。

“安排一下,明天回京城。”

云城国际机场的私人贵宾厅里。

秦陌坐在宽大的黑色皮沙发上,乌黑的头发随意自然,一身黑色的休闲西服显得他优雅贵气。

私人贵宾厅的几名女服务员看到他,都忍不住想过去搭讪,但碍于气场强大如帝王一般,都默默打消了念头。

沈少川在一旁吃着已经剥好的皮的橘子,晃悠着二郎腿。

陈三走近秦陌,俯身在他耳边:“爷,私人飞机的机长临时换人了。”

秦陌冷峻的脸透着几分危险的气息。

沈少川默默地拿起几瓣橘子,丢进嘴里,心想,有人要遭殃了。

“翅膀还没硬就这么迫不及待了,把那份资料交上去。改坐客机,其他的你处理一下。”

此刻的秦陌脸上冷漠平静,周身布满冰冷的气息还有迫人的杀气。

同一时间。

杨叔杨婶送黎初来机场。

杨婶红着眼眶望着黎初:“小小姐,你要记得按时吃饭睡觉,如果黎家人对你不好,你一定要告诉杨叔杨婶,我们去接你回来。”

杨叔也是满脸不舍,但始终开不了口。

黎初并不是第一次离开云城,但这一次感觉不一样。

黎初心里流着一股浓浓的暖意,轻声对着杨叔杨婶说:“你们放心,我会好好照顾自己的,你们在萍溪村好好养老,我会回来的。”

毕竟这里才有家的回忆与味道。

机场广播开始播报登机信息。

黎初朝杨叔杨婶挥挥手,示意他们回家,便往安检口走去。

许是黎初的容貌过于突出,惹来不少路人的关注。

一件宽松慵懒的白色针织罩衫,一条浅蓝色牛仔短裤,显露出柔美的曲线,修长白嫩的纤纤细腿,脚上一双时尚的高帮白色帆布鞋,海藻般的长发随风飘逸,即青春靓丽,又妩媚动人。

杨叔给定的是商务舱。

黎初几乎踩着点上飞机,几名迎接的空姐空少瞪大眼睛,今天的商务舱乘客真是一个赛一个的高颜值,前脚一高贵如神如仙的的男子、一潇洒俊美的男子,现又来了一绝代佳人。愣是他们接待过成千上万的贵宾,明星大腕,也没见过今天这般好看的人儿。

这辆飞机的商务舱只有4个位置,一票难求。

黎初在一名空少的带领下来到自己的座位。

一侧的沈少川刚走到秦陌座位前,想拿刚刚空姐给秦陌的甜品,反正他又不吃。

就看到空少引进来的人,霎时间目瞪口呆,眼睛随着身影的移动而挪动。

纵使他是华国乃至全球的娱乐圈大鳄,见过的美女如数家珍、美艳如云,也没有一款是眼前这姑娘一般清冷妖娆又清新脱俗的,这要是签在他手下,肯定红透太平洋。

由于看得太入迷以至于手里的甜品何时掉到地毯上,并蹭了点在秦陌身上都浑然不知。

秦陌紧皱眉头,站起身,拍了拍衣服上的脏东西,身上冷意加倍,回头便看到沈少川呆呆地立在那里看着前方。

秦陌顺着他的眼光望着过去。

内心似乎有什么东西在细微地波动。

刚刚明明还满身低气压的秦陌,瞬间缓解,如沐春风。

沈少川晃过神来,正想上前自我介绍,秦陌犹如猜到他内心的小九九一般,一把把人拉着。

“你坐我这个位置,你弄脏的,我跟你换。”

语气中充满浓浓的威胁感,貌似不答应下一秒骨头就会被他碾碎并顺手扔下飞机一样。

沈少川打了个冷颤,应了声哦就乖巧坐下。

坐下后数次想转过头看看刚才的女神,无奈挡板太高,而且一转身就能隐隐约约感受到秦陌散发出危险光芒的视线。

嘀咕了一句:“怎么回事,难道是最近睡眠不足?”

罢了罢了,还有几个小时,睡一觉先,下飞机前找到机会再说。

秦陌在沈少川的位置坐下,这个位置刚好跟黎初的位置在同一直线水平,中间只隔了一条不大不小的过道。

秦陌侧头望着黎初,发现小姑娘正望着窗外,阳光洋洋洒洒地落在她的身上,皮肤白到在阳光的照耀下近乎呈现牛奶般的状态,鼻子高挺,眉眼精致得像是画里走出来的仙女,一切如此安静美好。

秦陌不知不觉地勾了勾唇,皱眉。

就是裤子有点短了,明晃晃的双腿,想藏。

乘务员过来提示带好安全带,不一会儿,飞机离开地面,穿云过海。

黎初戴上眼罩,找了个舒服的姿势,补充睡眠。

整个商务舱静谧温馨,除了秦陌,都酣然入梦。

飞机平稳地在空中飞翔,2个小时后,一道紧急的广播打破了这份宁静。

广播那头的乘务员紧急说到:“请问客舱内是否有医务人员,请问客舱内是否有医务人员,经济舱27J七岁小乘客发生晕厥,情况紧急!”

语音未落。

黎初摘下眼罩,拿起手腕上的橡皮筋随手扎了一根马尾辫,快速往27J跑去。

秦陌在黎初跑出商务舱的下一刻,也跟了上去。

经济舱人心惶惶,有的怕耽误人命,有的人怕耽误行程。

黎初一到,就看到一小孩被乘务员置于铺着垫子的地上,面色苍白,小孩的母亲在一旁焦急地反复大声呼喊。

“我是医生,现在安抚一下其他乘客,不要随意打扰,距离这里最近的是一个小时后到的京城国际机场,马上联系机场医务人员做好准备。”黎初有条不紊地指导着。

飞机上的其他乘客以及乘务人员看着如此年轻漂亮的黎初,都对她是医术半信半疑,当然除了秦陌。但此时飞机正处于航程途中,在近万米高空,情况紧急,只有她一人站出来,也别无办法了。

秦陌看着乘务员有所犹豫,对着乘务长说:”赶紧安排下去,出了事我负责。”

乘务长凭多年的飞行经验以及在京城上流社会的人脉关系,一眼便认出眼前的人是秦家家主,连忙应了一声,迅速安排。

黎初回头对秦陌点头示意,以表感谢。

秦陌嘴角微微上扬,他不回到商务舱,怕等会有人打扰到小姑娘,站在一旁空位上安静地站着,像是在守护心爱的东西一般。

黎初蹲下身子,看着小孩的母亲道:“相信我!”

许是黎初此时让人过分人信任的眼神安抚了小孩的母亲。

“好,我相信你,帮帮我,帮帮我的孩子。”

“好,孩子会没事的。”

黎初的话让孩子妈妈原本紧绷的心松懈了几分。

黎初把手搭在小孩的脉搏上探了探,眉头微皱,此时的患者脉搏非常细弱,四肢湿冷。

“孩子有先天性心脏病是不是?这是他第一次坐飞机?”黎初对着孩子的妈妈问。

小孩的妈妈此刻一脸后悔:“是,我不该带他坐飞机的,我真该死。”

说着一边大哭一边扇自己的耳光。

秦陌见
>>>点此阅读《秦爷怀里的真千金她从乡下来》全文<<<


版权声明:未经书面授权禁止转载、摘编、复制或建立镜像。对既成事实本站将保留所有的权利。

无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