农场空间:山里汉的锦鲤福妻王氏,孙李氏,农场空间:山里汉的锦鲤福妻小说免费阅读

小说:农场空间:山里汉的锦鲤福妻
分类:种田
作者:伍佰豌
角色:王氏,孙李氏
简介:【宠妻+超能力+空间+萌宠】林月亮带着自己制作的一款农场游戏一起穿越了……家中父母疼爱,兄弟维护,原主被冤名声败坏,婚事成了全家人头疼的问题。无奈嫁给邻村的疤脸汉子,汉子家中兄弟姐妹众多,老爹病重,还有不靠谱的后娘,林月亮表示,只要汉子跟我一条心,那些都不是问题。汉子没想到,媳妇儿不但不克夫,还超旺夫,自从娶了她,家里生活越来越好,就连老爹的病都好了。汉子表示:媳妇儿要宠,宠上天那种!

书评专区


农场空间:山里汉的锦鲤福妻王氏,孙李氏,农场空间:山里汉的锦鲤福妻小说免费阅读

《农场空间:山里汉的锦鲤福妻》最新章节全文阅读免费阅读


轰……

春雷乍响!

林月亮眼前的电脑屏幕随着雷声炸裂开来……

当她再次睁开眼的时候,不得不接受一个事实。

她’荣幸’的成为了穿越大军中的一员!

看着屋顶那裸露在外的房梁,她不由扯了扯嘴角。

原主和她一样,也叫林月亮,今年19岁,是个坏了两次名声的农家姑娘。

第一个坏名声是她在大户人家做丫鬟的时候,主家说她勾引府中少爷,闹了个被赶出府的下场。

第二个坏名声嘛,真的很狗血——命硬克夫……

林月亮百思不得其解,她正在测试自己设计的一款农场游戏,突然打了个闷雷劈中了电脑,就莫名其妙的来到了这里。

贼老天,你这是在玩儿我么?

看了看这具身体的小手,还挺白皙的,应该是没干过什么重活儿。

再扫视一番被大红嫁衣包裹着的身体,还不错,该有的地方都有……

林月亮正在慢慢吸收着原主的记忆,外面响起了一阵吵杂声:

“王氏,无论如何,林月亮都要去我们孙家为大海守孝,她生是我们孙家的人,死是我们孙家的鬼……”

被称作王氏的人正是原主的亲娘,为人泼辣,是村里有名的没人敢惹。

她听到有人跟自己叫嚣,连忙怼了回去:“我说孙李氏,我们家月亮还没过门儿呢,你儿子就走了。”

“连堂都没拜,怎么就是你孙家的媳妇儿了?”

说着,她就举起手中的擀面杖,指着林月亮所在的房间,继续说道:

“我们家月亮刚刚被你拉扯摔倒,现在生死未卜,我还没找你赔命呢!”

“你还敢带着人来我们家门前大呼小叫?”

王氏说话的同时,她手中的擀面杖也跟着她的动作上下挥舞,仿佛随时都会朝着对方招呼过去。

孙李氏虽然平时不敢跟王氏叫板,可今天情况特殊,她必须要为死去的儿子讨个公道:

“我们家大海迎亲前还好端端的,刚出门就横死了,这都是你们家林月亮命硬给克的。”

“克死了我儿,你们还把着人不放,这是什么道理?”

“我不管林月亮生死,你现在就把人交出来!”

说着,她转身看向围观的吃瓜群众:

“大家给评评理,林家收了我家的聘礼,今日嫁闺女,不管我儿是死是活,林月亮都是我们孙家的媳妇儿!”

围观的人听了这话,想什么的都有。

有不怕事儿大的直接朝王氏开口:

“我说林老二家的啊,你们家月亮本来就坏了名声,你这又挡着不让她去夫家,以后身上带着这两样坏名声,可如何再嫁人哟!”

王氏不悦的挥了挥手中的擀面杖:“咋地,我家月亮就算坏了名声,也不嫁个死人。”

“大不了我和我当家的养她一辈子。”

那人见王氏有发飙的迹象,连忙闭了嘴,站在一旁继续看热闹。

王氏转身进了院子,扔下手中的擀面杖,指挥着大儿子林阳搬起一个大木箱子往出走。

林阳走到门口的时候,王氏大声说道:“大郎,把他们孙家送来的聘礼箱子给老娘扔出去。”

林阳很听他娘的话,直接照做。

大木箱狠狠砸在了孙李氏的面前,还扬了她一脸的灰尘。

孙李氏不干了,咋咋唬唬的喊着自家找来的几个壮汉就要往院子里闯。

王氏一看,毫不手软的拿起了门边儿立着的一个扫把和一把锄头。

她将锄头丢给林阳,母子俩挡在门前,俨然是一副准备拼命的架势。

原主的爹,林老二站在院子里面始终没做声儿,看到这阵仗,也抄起一把铁锹赶了过来。

王氏大骂出声儿:“孙李氏,你别给脸不要脸,聘礼已经还你了。”

“你还不依不饶的话,老娘一家子就跟你拼了……”

说话的同时,她举起手中的扫把朝着孙李氏砸去。

孙李氏带来的几个壮汉都是她娘家亲戚,今天是过来喝喜酒的。

没想到却遇到了新郎官暴毙的事情。

他们当然要为孙李氏出头。

一个大块头看到王氏动手,直接拦了下来。

稍稍一用力,就将王氏手中的扫把夺下,还顺便踹了她一脚。

王氏还是第一次打架吃亏,她不服气的捡起地上的石头朝那人砸了过去。

林阳见老娘被打,也举着锄头冲了上去。

林老二也没敢怠慢,跟大儿子俩先后冲上前。

这里是林家村,多半的村民都姓林,跟林老二家沾亲带故的更是不少。

见外姓人欺负到他们老林家头上了,一个个的摩拳擦掌全都围了过去。

两伙人厮打在一起,吵闹声不绝于耳……

听着外面的声音,林月亮再也躺不住了。

虽然那些帮她出头的都是原主的亲人,可现在自己占了人家的身体,就该有一份担当。

想到这,她缓缓的起身,忽然感觉额头上有液体流下。

她伸手一摸,全是血!

林月亮这才想起来,这是孙李氏抓着原主上花轿的时候,她拼命躲闪,不小心撞到了墙上造成的。

同时,这也是原主的死因。

不容多想,林月亮拿起桌上的白色帕子,按住了额头的伤,希望可以将血止住。

她一手拿帕子按着额头,一手推开房门。

根据记忆,直接走去了灶间。

提起家中唯一的菜刀冲了出去。

走到撕扯的人群旁,大声喊道:“都给我住手。”

说着,还用力的挥舞了几下手中的大菜刀。

王氏看到女儿醒了,顾不得与孙李氏撕扯,用力将人推开便跑了过去:

“月亮,你醒了?”

“快把刀给娘,头上还流着血呢,赶紧回屋躺着去。”

林月亮可以看得出,娘是真的关心她。

她努力挤出了个笑脸:“娘,我没事儿。”

说完,再次向前几步:“都住手,听到了吗?”

这一嗓子还真管用了,所有人都停下手中的动作看向她。

林月亮再次举起菜刀,看着孙家那些人:“谁敢再提让我去孙家的事儿,先问问我手中的菜刀同不同意。”

她说话的时候,气势十足,完全不是原主能做到的。

孙李氏看着这样的林月亮,虽然心中发蹙,还是不甘心的上前几步。

林月亮不可能惯着她。

大不了再死一次,说不定还能穿回去呢!

在孙李氏上前的时候,她毫不犹豫的举着菜刀冲了过去。

刀刃直指后者的脑门儿。

孙李氏怎么都想不到,林月亮敢动真格的。

她慌忙闪躲,林月亮的刀劈偏了,刀刃顺着力道砍到了门框上,深深嵌了进去。

可见她的力道着实不小。

所有人都被眼前的场景震慑,这丫头怕是疯了,竟敢下这么重的手。

要不是孙李氏躲的快,小命肯定要交代……

林月亮用力将菜刀拔出,单手叉腰看向眼前之人。

额头刚刚有些止住的血,因为她的用力过猛再次流淌下来。

现在的林月亮,满脸是血,看上去十分狰狞。

孙李氏怕了,可让她就这样回去,她又不甘心。

既然硬的不行,她就来软的。

想好后,她哭嚎着喊道:“大海呀,我苦命的儿啊……”

“娘没本事把媳妇儿给你接回去,娘对不起你啊……娘这就去地下陪你……”

说着,孙李氏就做出一副撞墙的架势。

有人看到她的举动,连忙伸手制止。

孙李氏却死命的挣扎着。

林月亮再次举起手中的大菜刀:“都别拦着,让她撞,大不了我林月亮一命抵一命……”

这话一出,现场一片安静。

孙李氏也不挣扎了,瞪着眼睛看向林月亮。

林月亮将手中的刀转了个方向,直接抵在自己的脖子下。

似笑非笑的说道:“撞吧!你撞死了我保证陪着你……”

王氏看到闺女如此激动,有些害怕了。

她正准备上前阻拦,却被抱着孩子刚刚从屋里出来的杨氏阻止了。

她小声儿的说道:“娘,我看月亮是吓唬人的,您别坏了事儿。”

王氏被大儿媳这样一说,虽然心中依旧不安,可却选择了相信一次她的话。

林月亮冷冷的看着孙李氏:“你倒是撞啊,我还在这等着呢!”

这一幕,吓得所有人都倒吸了一口凉气。

这还是那个温温柔柔的林月亮吗?

孙李氏被她的举动彻底吓傻了,站在那里进退两难。

一张老脸青红交加,不断的给一旁的大儿子孙大江使眼色。

孙大江知道,今日在林家怕是讨不到好了,他转了转眼珠,走到孙李氏的身旁。

刚刚站稳,孙李氏就顺着儿子的方向一头栽了下去……

装晕,这古人的套路还挺深……

林月亮心中腹诽着。

一旁孙大江的媳妇儿十分配合的扑在了孙李氏的身上,带着哭腔说道:

“ 娘啊……您可不能就这样死了呀,儿媳还要好好孝敬您呢……”

“二弟走了,都是这个女人克的,咱们家可不能让这样命硬的女人进门啊……”

王氏也被吓了一跳,这孙李氏不会真的死了吧?

林月亮慢慢将菜刀从脖子上移开,一步一步走到孙李氏的身边。

挑了挑眉:“啧啧,不会真的被我气死了吧?”

孙大江正想怼回去,林月亮却突然发出一声尖叫:

“啊……你看那,有条蛇爬到你娘的身上了!”

孙李氏“嗷”的一声,身子瞬间弹起。

林月亮不地道的笑了:“哈哈哈哈……装晕露馅儿了吧?”

周围看热闹的人瞧见这一幕,还有啥不明白的。

随着林月亮的笑声一起哄笑起来。

王氏也适时的上前嘲讽:“孙李氏,一个村儿住了这么多年,我还真不知道你有这本事呢!”

“哈哈哈哈哈……”

孙李氏的脸已经被气成了猪肝色。

伸手指着大笑的王氏,不知道说些什么!

孙大江见自家今日丢了大脸,连忙拉着孙李氏离开。

临走时还不忘招呼自家那些亲戚,将聘礼箱子抬走。

孙李氏临走时,为了找回些面子,嚷嚷了一句:

“林老二家的人,你们今天记住了,老娘不会白白吃亏的。”

自此,林月亮除了勾搭少爷和克夫的名声外,又增加了一项彪悍的名声。

她个人倒是无所谓,老话说的好,虱子多了不咬,账多了不愁。

怕就怕原主的亲人跟着受连累……

林月亮见人都走了,心里松了口气的同时,看向几个关心自己的家人:

“爹、娘、大哥大嫂,让你们为我操心了……”

王氏连忙接过她手中的菜刀,抹了把眼泪说道:

“都是娘没本事,让你受苦了……”

说完,又看向一直傻傻站在那里的男人:

“林老二,你还愣着干啥,院子这么乱,还不快点儿收拾收拾。”

林老二本名林有山,是个没什么主见的人。

成亲前听爹娘的,成亲后听媳妇儿的。

看到媳妇儿发飙,连忙扔下手中的铁锹,答应了一声:“唉,我这就去收拾。”

王氏则扶着林月亮回了屋子。

杨氏跑去打水,准备给林月亮洗洗脸,她满脸是血的样子好可怕。

林月亮刚刚坐在床上,门外就传来了小弟林星的声音:

“娘,我姐怎么样了,大夫来了……”

王氏天生大嗓门:“你姐醒了,快叫大夫来看看。”

说着,就起身将屋门打开,迎着大夫走了进去。

大夫看着满脸是血的林月亮也吓了一跳。

连忙走上前去查看伤口。

这时,杨氏的水也端过来了。

王氏接过水盆洗了个巾子帮林月亮擦脸。

口中还说着:“大夫啊,要不我给她擦干净您再看?”

大夫点头:“小心些擦,别碰到了伤口。”

王氏听了大夫的话,轻轻地擦拭着林月亮的脸,擦到额头附近的时候,特意放轻了动作,生怕碰疼了她。

脸擦干净了,那一盆水已经变的鲜红。

大夫再次为林月亮查看伤口,不禁啧啧了两声:

“这伤口还真深,我给她开一些外敷的药膏,先敷上。”

“另外再留一些退热的药,防止晚上发热。”

王氏连忙搭话:“好好好,大夫尽管开药就是。”

大夫拿了两包药出来,先是帮着林月亮的伤口处涂抹了一些,将伤口包扎好。

又将另外一小包药交给王氏:“这是退热的药,有备无患。”

王氏接过药,付了诊金和药费,打发林星送大夫出去。

送走了大夫,王氏本打算安慰闺女一番的。

林月亮现在对这一切还有些陌生,她想安静的思考一下未来的规划。

于是,她借口身体不舒服,想休息一会儿,拒绝了王氏的好意。

王氏心疼的看了一眼闺女,叹了口气转身出去了。

林月亮闭眼躺在几块木板搭成的简易小床上。

脑中闪过一段段原主曾经那些记忆的画面。

她自己则努力的拼凑着这些记忆,想要完整的了解一下原主曾经的生活。

根据记忆得知,这里是历史架空的朝代,名为天顺朝。

她居住的地方在这个国家不南不北的地区。

州府的名字叫江洲,顾名思义,因为亚龙江在此地通过,故而得名。

原主所在的林家村隶属江州府,云来县,清水镇。

林家村一半儿的人都姓林,无论远近都有些亲戚。

原主的爹林有山在家排行第二,所以大家都叫他林老二。

他上面有一个兄长,也就是原主的大伯林有水,跟她奶奶住在一起,也在林家村。

下面一个兄弟,三叔林有田,住在镇上,继承了岳家的铁匠铺子,生活是三个兄弟中最好的。

刚刚与孙李氏撕打的时候,林月亮特意看了一眼,她的大伯和三叔都有帮忙。

还有那些林姓远亲帮忙的也不少。

林有山与王氏共生育三个子女,老大就是林阳,今年22岁,有个三岁的儿子小石头。

她还有个弟弟,就是刚刚请大夫回来的林星,今年11岁,在村里的私塾念书。

老爹除了种地,农闲的时候会接一些简单的木工活贴补家用。

大哥林阳也跟着老爹一起学木匠活。

一家人日子虽然过得不算富裕,可也还说得过去。

原主在14岁的时候,被同村的小姐妹撺掇着,不顾家人的反对,一定要去大户人家做丫鬟。

说是要挣些银子贴补家里。

王氏死命的拦着,谁知,她一个没注意,被原主给跑了。

当王氏再次看到原主的时候,她已经跟县城的陆府签订了五年的活契。

也就是今年,再过两个月,契约才会到期。

届时,原主才能变成自由身。

这举动可愁坏了王氏,想着闺女19岁才能回来,成了老姑娘,嫁人都成了问题。

正好,孙李氏的儿子孙大海,因为家中老人过世,守孝三年,也拖到了20岁还没娶妻。

因此,王氏和孙李氏一拍即合,定下了儿女亲家。

就等着林月亮回来后成亲。

谁成想,剩两三个月就可以回家的林月亮,在陆府却遭遇了无妄之灾。

林月亮本身长得就有些姿色,被陆府的三爷陆成文相中。

就想着将她收了房。

林月亮不从,陆成文就以为她是在欲擒故纵,每天都去她干活的地方调戏一番。

这事儿很快就传到了他的妻子那里。

这位三奶奶是个醋坛子,她背着陆成文找林月亮的麻烦。

最后,将林月亮赶出了陆府,还差人去林家村附近散播谣言,说她勾引府中的少爷。

原主的第一个坏名声就是这样来的。

回到了林家村,孙家听说了原主勾引主家少爷的事儿,本是想退亲的。

谁知,死去的孙大海就看上了林月亮的美貌,说什么都要娶她过门。

不但要娶过门,还一刻都不愿意等,越快越好。

因此,原主回到林家村的第十天,也就是今日,发生了刚刚的那一幕。

想想这些,林月亮一个头两个大。

原主的确冤枉了些,白白受了这无妄之灾。

这些都已经成了过往,眼前最重要的是,今后她要如何好好的生存下去。

想好了这些,林月亮站起身,朝门外走去,她想接触接触这些亲人。

毕竟,前世她可是孤儿一枚,从未感受过所谓的亲情。

灶间的门虚掩着,王氏和杨氏正在里面准备晚饭。

林月亮缓步走了过去,刚走到门外,就听到杨氏的声音:

“娘,你有没有发现,月亮好像哪里不一样了?”

王氏回答:“的确有些不一样了,不过这变得好,起码知道立起来了。”

杨氏点点头:“这倒是,只是,月亮今天又多了一条泼辣的名声,怕是今后更不好说人家了。”

王氏一听这话不高兴了,哐当一声扔了手里的锅铲:

“咋,我闺女吃你的还是喝你的了?”

“嫁不出去老娘就养着,还轮不到你说三道四。”

杨氏还真怕这个婆婆,见她不高兴了,连忙解释:

“娘,你误会我的意思了,月亮今年都19了,再留就真的成老姑娘了!”

王氏知道,儿媳妇儿说的不无道理,她捡起锅铲,继续翻炒着锅中的菜。

叹了口气说道:“哎……我何尝不知道这个道理啊!”

“可是月亮这名声……”

林月亮默默的站在屋外,听着两人的谈话。

想想还真是这样,在这个时代,留着个坏了名声的老姑娘,对家里的影响真的不小。

街坊四邻指指点点不说了,就怕爹娘每天因为这事儿生气上火。

就算她这个拥有着现代灵魂的人,也不希望整天被流言蜚语包围吧?

这不是她想要的。

虽然她不是原主,可她的思想里融合了原主的记忆。

她知道,爹娘和兄弟都是真心对她的,她不能因为自己,让家人难做。

想好后,林月亮直接走进灶间:

“娘,大嫂,如果有合适的人我会嫁的,只要不是品行不端之人,没有儿女的鳏夫也可以考虑。”

林月亮这样做,也是有原因的。

其一,她不想拖累家里。

其二,这具身体换了芯子,家人对她太熟悉,很容易露馅儿,不如换个陌生的地方,做真正的自己。

如果自己嫁对了人,就留在那里好好过日子。

万一所托非人,就等待自己翅膀硬了离开。

王氏没想到,闺女刚刚受了这么大的挫折,还能这样坚强。

她忍不住流下了泪水。

林月亮连忙上前, 帮她擦拭着眼角的泪:“娘,大嫂说的对,我可不想做老姑娘。”

她昧着良心说话,只为安抚这位母亲。

王氏见闺女这样说,破涕为笑:“好,过几天娘就托人打听打听,看看有没有合适的后生。”

林月亮站在灶间里看着老娘和大嫂炒菜。

王氏指着小灶台上的锅说道:“月亮啊,娘刚让你大哥杀了一只鸡,炖些汤给你补补身子。”

“一会儿你可要多喝一些。”

林月亮知道,家里条件不是很好,只有6只下蛋的母鸡。

平时她娘连鸡蛋都舍不得吃,今天为了给她补身子,杀了她宝贝的母鸡。

她莫名的感到一阵心酸,被人关心的滋味真好。

也许,自己穿对了,虽然对原主身上那些事儿不满意,可却收获了梦寐以求的亲情。

好吧,既来之则安之……

天气闷热,晚饭的饭桌就放在了院子里,一家人围桌而坐。

林老二和王氏每人夹起了一个鸡腿,同时送到了林月亮的碗中。

林老二平时话少,什么都没有说,继续默默的吃饭。

王氏不管别人,扯开大嗓门说道:“月亮你不用管别人,多吃些鸡肉补一补身子。”

林月亮看着碗中的两个大鸡腿,送到弟弟碗中一个,另外的给了小侄子。

口中还说着:“娘,我多喝些汤,肉都给弟弟和石头吃。”

林星连忙将鸡腿夹回她的碗里:“姐,你吃,你受伤需要好好补补。”

倒是小石头,看着碗中的大鸡腿,奶声奶气的说道:“谢谢姑姑。”

林月亮也不再矫情,吃了鸡腿,王氏又挑着肉多的地方往她的碗里夹。

一顿饭吃得林月亮心中五味杂陈,被家人呵护的滋味真的很好。

饭后,她想帮着一起收拾碗筷,被王氏阻止:

“月亮,你进屋休息去,早点儿把伤养好才是真的。”

杨氏也开口道:“是啊月亮,这点儿活我一个人就行了。”

林月亮也不扭捏,直接回了房间。

可能是白天休息的太多,也或者是她初来乍到心中有些乱,她竟然失眠了。

睁眼看着天花板,思绪神游天际。

忽然,一道熟悉的声音打破了她的思绪。

【叮咚……白菜成熟!】

这,这,这不是农场游戏的提示音吗?

为何会在这里响起?

她四下打量了一番,看看是不是自己已经回到现代了。

结果,她失望了,依旧是那个可以看到房梁的屋子……

可是这声音出自哪里呢?

难道自己出现幻觉了?

正在林月亮脑补着各种情况之际,她脑中清晰的闪现出她制作的农场游戏画面!

人参娃娃形象的任务npc清晰可见,还出现了一连串的对话框。

【农场等级一,主人名称林月亮,主人异能属性'木',待收获作物白菜1棵,距离升到2级农场需要积分10!】

林月亮惊呆了!

她试着用意念操作,心中想着收获。

就见那棵成熟的白菜出现在了农场的仓库中,那一小块儿孤零零的土地上什么都没有。

再看npc的对话框【收获白菜一颗,获得积分5,距离农场升到2级还需要5积分!】

林月亮……

难道这就是传说中的穿越金手指?

她试着继续种植农作物,因为土地一级,只能种植大白菜,意念操作后,土地上果然冒出了一棵白菜幼苗。

npc再次弹出了对话框【白菜种植成功,生长时长12小时!】

林月亮欣喜过望,想着自己实验游戏的时候,新手礼包还获赠了一条电属性的阿拉斯加幼犬。

她在小小的农场周围扫视了一圈,果然,那条阿拉斯加幼犬正趴在距离土地不远处呼呼大睡。

林月亮突发奇想,既然农场跟着自己穿越了,那就不应该只是单纯的游戏。

想好后,她试着用意念操作,心中想着白菜出来。

神奇的事情发生了,她的身旁出现了那棵水灵灵的大白菜。

她再次想着,白菜回去,大白菜又回到了农场的仓库中。

来来回回操作了几次,林月亮依旧有些不真实感。

她拿起身边的一条帕子,脑中想着进去,帕子在她眼前消失了,出现在农场的仓库内。

这农场还能储存东西?

林月亮简直心花怒放。

再看那条酣睡的狗崽子,林月亮灵机一动,狗子出现在了她的面前。

她不禁大呼出声:“妈呀!这也太逆天了吧?”

她正兴奋的撸着狗毛,就听到门外响起了王氏的声音:“月亮,怎么了?”

“是不是哪里不舒服?”

王氏说着,就自顾自的打开门进来瞧看。

正得意忘形的林月亮听到老娘的声音,吓得身体一个激灵。

饶有一副做坏事被人抓包的感觉。

管不了那么多,她迅速将狗子收进了农场空间,咳咳了两声,努力掩饰着自己的异样:

“咳咳,娘我没事儿,只是做了个噩梦!”

王氏披着一件外衣走上前,借着月光看向自家女儿:“要不娘陪着你一起睡吧?”

“不用了娘,我自己可以的。”

她这么小的床,可不想再来一个人增加压力,万一塌了……

王氏无奈:“哎!你这孩子,不舒服就喊娘,别自己硬撑着。”

林月亮连连答应:“我知道了娘。”

她哪里是难受硬撑,她那是兴奋过头!

眼看着王氏走出去将门关好,林月亮继续研究她的农场空间。

现在,她可不敢再把狗子放出来了,万一它忍不住叫,可就不是做噩梦的借口可以搪塞过去了。

狗子不能出来,她可以进去试试啊!

结果,她失望了,她努力想着自己进去,一点儿反应都没有。

看来,这里面人是进不去的,她多多少少有些小失望。

农场游戏是她做的,她最清楚不过,这里面的虚拟人物诞生时,可以选择一项异能。

林月亮测试游戏的时候,为了给庄稼加速,她选择的是木系异能。

木系异能象征着生命力,除了可以加速庄稼生长外,还有治愈的功能。

既然农场跟着自己来了,不知木系异能是否也跟着过来?

想到这,林月亮将自己额头的纱布拆开,抬起右手与伤口保持着一厘米左右的平行距离。

她心中默默冥想着,只感觉手心处传来一阵令人极其舒服的清凉之感……

如果有亮光的话,还可以发现,她的手掌处正有一丝丝的绿色气体向伤口处蔓延。

原本还有些皮肉外翻的伤口正在缓缓愈合,直到结痂。

林月亮知道,她现在的木系异能只有一级,不可能将这么严重的伤口一次性治愈。

不过,到了结痂的效果,她已经很满意了。

等空间升到5级,就可以兑换异能果树,到时候结出木系异能果,她吃过后就可以继续升级。

林月亮此刻心中已经美到冒泡,看来老天爷是公平的。

让她穿到这样一个坏了名声的小农女身上,却给了她一个金手指。

想着想着,林月亮不知不觉睡着了,心情愉悦,做的梦都是美梦!

翌日,天刚蒙蒙亮,习惯了懒床的林月亮听到了第一声鸡鸣的时候就不耐烦的翻了个身,继续睡。

忽然,她一个激灵,她现在已经穿越了,好像睡懒觉不合适……

想到此,她忽地坐起身,揉了揉惺忪的睡眼,准备下床。

庄稼人都习惯了趁着太阳没出来,天气凉爽些的时候下地。

林老二与林阳也不例外,扛着锄头往自家地走去。

林星的学堂也在村子里,他每天早起先上山打猪草回来,吃过早饭才去上学。

王氏和杨氏则去灶房准备一家人的早饭,同时还要轮流照看小石头。

林月亮从房间出来,头上依旧绑着绷带,她的伤好的太快,可不想让人将她当成怪物看待。

一出来,就看到一家人忙忙碌碌的场景,貌似只有自己这个外来户最闲。

她感觉有些愧疚,便打算去灶房帮忙。

谁知王氏和杨氏一起将她赶了出来。

王氏大着嗓门说道:“月亮,你身上有伤,回屋躺着去,这里不用你。”

林月亮见自己无用武之地,无奈的笑笑,其实,她的伤经过木系异能的治疗,已经没有事儿了。

“娘,大嫂,我已经没事儿了,要不我来照看石头吧?”

不待两人开口,小石头就迈着小短腿走到了她的面前,张开一双小手,萌萌的小奶音说道:“姑姑抱!”

这样子可把林月亮萌坏了,她对这样的小娃娃毫无抵抗力。

伸手抱起小石头:“石头乖,跟姑姑玩儿好不好?”

小石头乖巧的点头:“好,石头喜欢姑姑。”

王氏见状,连忙上前,就要将小石头从林月亮的怀里接过来。

林月亮微微闪身:“娘,我可以的。”

王氏看着自家闺女那坚定的眼神儿,无奈停下了动作,一脸严肃的看着小石头:

“石头要跟姑姑玩儿,就下来自己走,姑姑头上有伤,不可以让她累着。”

小石头十分听话,两条小腿伸直,就直直的从林月亮的怀中滑到地面。

林月亮拉着他的小手,到一边儿去玩儿。

早饭王氏给全家人做的茄子,锅边儿贴的玉米面饼子。

唯独林月亮的不一样,她的是一个白面馒头,还有昨天剩下的鸡汤。

林月亮看着一家人不一样的伙食,让她这个初尝亲情滋味的人感觉万分温暖。

吃过早饭,林星背着背包去学堂,王氏婆媳俩正在收拾碗筷,就听到大门被敲响。

“老二在家不,给娘开门。”

说话的不是别人,正是原主的奶奶陈氏。

王氏听到婆婆的声音,脸色就是一沉,看向还有些发呆的丈夫喊道:“林老二,你娘来了还不去开门?”

说完,就露出一副即将上战场的样子,抱着一摞碗筷走进灶房。

杨氏从灶房出来,也是满脸的无奈。

看着一家人的异样表情,林月亮开始搜寻原主的记忆,她的这个奶奶陈氏,是村上有名的偏心眼子。

分家的时候,本应一分为三的家产,硬是借口跟着大儿子生活,分去了一半儿。

又说小儿子在镇上花销大,分去了剩下那一半儿的三分之二,到了原主爹手里所剩无几。

王氏为此作天作地,奈何,这个时代孝子大过天,无论她喊破天,也没人向着他们这些小辈儿。

为此,王氏足足骂了林老二好几年的窝囊废,给老太太的孝敬银子也比其他两个兄弟少很多。

陈氏也不待见她这泼辣的二儿媳,两家人除了逢年过节和子女的婚嫁几乎不走动。

王氏想都不用想,老太太今天来家里,准没好事儿。

林老二打开门,木讷的看着来人:“娘,大嫂,三弟妹,你们怎么过来了?”

“怎么,我儿子家,我还来不得了怎么着?”

陈氏看到这个儿子就满脸的不高兴。

林老三的媳妇儿叶氏也阴阳怪气儿的说道:“二哥,瞧你这话说的,娘好心好意来串个门,你咋这个态度。”

倒是林大嫂方氏没有说什么,扶着老太太往院子里走。

王氏在灶间听到几人的对话,气就不打一处来,她没办法明着怼婆婆。

她还怼不了叶氏了?

王氏擦干了手上的水,大咧咧的走了出来:“哟,三弟妹,我们家林老二怎么着也是你大伯哥,你就这样跟他说话的?”

“都说城里人规矩大,啧啧,在你这我还真没看出来。”

叶氏被人这样一挖苦,不知说什么好,伸手指着王氏:“你……”

吭哧了半天,她都没说出下文。

王氏见自己成功气到叶氏,便不再说话,转头看向陈氏:

“娘今天来怕是有什么事儿吧?”

她现在就想有事儿说事儿,可不想和这些人扯皮。

陈氏被方氏扶着,坐在了他们刚刚吃饭的桌前,看了一眼林老二说道:

“老二,娘也不和你兜圈子,昨日月亮成亲,我们几家都随了礼的,这婚最后没结成,你们是不是要把礼钱还给我们啊?”

林老二听后,脑袋嗡嗡作响,他搓着手看向自家婆娘。

那意思很明显,这事儿你跟我婆娘说。

陈氏就不喜他这幅模样,哪里有点儿当家爷们儿的架势。

奈何,儿子做不了主,她只能看向依旧有些生气的王氏。

“王氏,你怎么说?”

王氏二话不说,走进了自己的房间,不一会儿她走出来,手里拎着两串铜钱。

哐啷!

铜钱被她扔在了桌上:“看好了,这两串钱就是你们的礼钱,好好数数,别少了一个子儿。”

陈氏抬手拍在了桌子上:“你这是什么态度,就是这样对长辈说话的?”

王氏撇撇嘴:“我没看出你哪里有长辈的样子,亲孙女出了这么大的事儿,不闻不问的不说,一大早就过来要账。”

陈氏被她一席话气得直哆嗦,叶氏殷勤的在一旁帮她抚着背顺气:

“娘,您可别生气,气坏了身子,老三会心疼的。”

陈氏摆摆手:“我不气,不气。”

说完,又看向王氏:“王氏,不是我这当婆婆的说你,月亮那名声都成啥样了?”

“你就算为咱们老林家着想,也不能把这样一个名声败坏的丫头留在家里。”

“日后,你让你大哥和三弟家的闺女如何说人家?”

不提这个还好,一提这个,王氏更加生气了。

左右看了看,拿起立在灶间前的扫把,对着几人就是一顿比划。

灰尘扬起了老高,搞得三人连连咳嗽。

“拿着你们的臭钱,赶紧走!”

王氏的声音之高,恨不得半个村子都能听到。

别看叶氏平时咋咋唬唬,最怕这个二嫂发威,脸上瞬间浮上了紧张之色。

“娘,钱咱们拿到了,还是回去吧?”

陈氏也不愿意和她心中这个搅屎棍打交道,拿起两串钱就往外走。

见几人灰头土脸的离开。

王氏叉着腰破口大骂:“呸!什么东西,还真以为老娘稀罕你们那几个臭钱?”

说完,就将扫把往旁边儿一扔:“林老二,还愣着干啥,不知道收拾收拾?”

林老二低着头,闷声不吭上前打扫战场。

林阳见老爹动手,也跟着忙活起来。

王氏气过后,才想起一直在一旁看着的闺女,连忙过去安慰:“月亮啊,她们就是这副德行,看不得咱们家好,你可别把你奶的话往心里去啊!”

林月亮心中哀嚎啊……

看看吧,就这名声,还不等外人说三道四呢,自家几个最近的亲戚先不干了。

她勉强露出个微笑:“娘,我没事儿,不会往心里去的,倒是您,也不要和那些不相干的人生气。”

“我闺女说的对,那些都是不相干的人,娘今天就把她们当个屁给放了。”

王氏信誓旦旦的说着。

紧接着,她的炮火又转向了林老二:“我怎么这么倒霉,嫁了这么个窝囊的男人,自家闺女被人欺负了,你连个响屁都不放。”

林老二依旧低着头干活儿,不发一言。

他越是这样王氏就越生气:“你就闷着吧!闷死你!”

杨氏和林月亮都有些看不过去了,一起上前将王氏拉走。

“娘,爹一辈子就是那样的性格,起码他听你的话啊。”

林月亮挑着老爹唯一拿得出手的优点来说。

王氏正想继续说下去的时候,眼角余光撇到了大门外站着几个村中妇人。

那几个妇人正翘着脚,一脸八卦的往他们家院子里看,嘴里还嘟嘟囔囔的说着什么。

只是距离有些远,听不清那些妇人的话。

不用想也知道,那些人肯定是听到了他们家的动静,跑来看热闹的。

王氏不悦的看着几人:“看什么看,是不是都闲的没事做了?”

大嗓门儿一吼,那些妇人不再交头接耳,互相看了看,露出个嘲讽的笑容纷纷离开。

她们可不想招惹王氏,那婆娘撒起泼来,不管不顾……

看着一群人离开,王氏也消停了,继续跑进灶房拾掇着。

老爹和大哥收拾好了院子,就到一旁的简易棚子里面做木工活。

杨氏也抱着石头回了自己屋子。

王氏去后院喂鸡、喂猪。

林月亮无聊,想出去看看,被王氏制止了,原因是她头上的伤口需要好好养着。

林星午休回来,吃过午饭后,便跟王氏说道:“娘,我和几个同窗约好一起上山看看,听说不少野果子下来了。”

王氏看了看小儿子,叮嘱道:“上山可以,不能往深山去,还有,不可以误了上学的时间。”

林星见老娘答应,兴奋的说道:“娘,你放心吧,儿子心里有数。”

说完,他就拿起放在储物房内的小背篓背在身上出了院子。

林月亮羡慕的看着弟弟,她也好想跟着去山上看看啊……

再看看一脸严肃的老娘,她瞬间打消了这个念头。

林星的午休时间并不长,出去大约半个时辰就回来了。

他将背篓放在了地上:“娘,时间短,我们就在附近摘了些山丁子。”

林月亮也在院子里面纳凉,她有些好奇这里的野果子什么样,便起身查看。

半背篓红彤彤的果子,这不就是山楂吗?

原来,在这里跟山楂叫山丁子啊?

林月亮拿起一颗山楂,用帕子擦了擦送进嘴里,酸的她小脸儿顿时皱在了一起。

王氏在一旁叨叨着:“这孩子,摘这么多山丁子做啥,酸死了一点儿都不好吃。”

其实,林月亮也觉得酸的入不了口。

她刚刚尝一下只是想试试这里的山楂和现代有什么不同。

她得到的结论是,这里的山楂比现代的还要酸。

见老娘和大嫂都没有吃这个的打算,想必她们也觉得入不了口。

她的眼珠转了转,小心翼翼的问道:“娘,咱们家有白糖吗?”

虽然她是个外来户,可也知道这里白糖的金贵。

本来没抱什么希望的林月亮却听到王氏说:“白糖倒是有一些,你找那做啥?”

林月亮担心老娘舍不得将白糖拿出来用,有些撒娇的说道:“娘,我能用这山丁子做出美食,只不过需要一点儿白糖。”

王氏起身,走进了自己的屋里,不一会儿,她就拿着一个小罐子走出来。

将小罐子放在桌上:“呐,咱家就这么点儿白糖,还是过年时候买的。”

林月亮没想到,她娘竟然这样痛快,拿着糖罐子站起身走向灶间。

杨氏看着连自家儿子要喝个糖水都舍不得给的白糖,小姑子一张嘴,婆婆就全给她了,心中难免有些泛酸。

林月亮并不知道大嫂的想法,她再次折回院子,将那些山丁子拿进灶间。

王氏只想着用那一小罐子白糖哄自家闺女开心,根本没在意她会不会做出什么美食。

看着闺女进去灶间忙活,也没打算去帮忙,想着让闺女自己开心就好。

林月亮手脚麻利的将山楂清洗干净,由于白糖不多,她只洗了一半儿的量。

将山楂去掉果核,放到了大锅中,加入适量的清水。

待山楂煮烂后,用锅铲一点一点的按成泥状,加入白糖继续小火熬煮。

半小时后,将熬好的山楂泥倒入一个小木盆中,又轻轻颠了颠。

她抱着小木盆走出灶间,王氏和杨氏看着盆里红彤彤的果泥:

“月亮,这就是你说的美食?”

王氏发出质疑。

杨氏也瞪着眼看向小姑子,等待她的答案。

林月亮满面笑容:“娘,大嫂,还需要找个凉快些的地方让果泥凝固,凝固之后就可以吃了。”

王氏对闺女的美食一点儿不感冒,无所谓的说道:“咱们家的地窖还算阴凉,就送去那里吧!”

杨氏看着小姑子额头的纱布,接过她手里的木盆:“还是大嫂去吧,那里上去下来的,再碰坏你的伤口就不好了。”

林月亮也不矫情,将木盆交给大嫂。

想着她的美食怎么着也要到晚上才能凝固,这会儿没事儿,便打算回房间看看她的农场。

她在昨天晚上的时候,就将农场的提示音关掉,估计大白菜早就成熟了。

果然,她意识进入农场空间的时候,大白菜已经成熟了。

迅速收了成熟的白菜,npc的对话框就适时的出现。

【白菜收获成功,获得积分5,积分可升至2级农场,请问是否升级?】

林月亮默默说了个是,就见原本的那块土地旁又出现了一块儿相同大小的土地。

种植的作物变成两种,增加了萝卜。

萝卜与白菜一样,都是12小时成熟,收获后可以获得5积分。

林月亮果断的种植了两颗萝卜。

看着那条阿拉斯加幼犬,还在那里睡觉,她忽然想起来了,狗子也是要喂狗粮的,否则不长大不说,还整天睡觉。

农场商城内是有狗粮出售的,奈何,她现在的金币都用在了升级空间上面。

想了想,她灵机一动,农场还可以回收种植出来的作物。

想好后,她肉疼的出售了一棵大白菜,获得5积分。

再看商城内的狗粮,最便宜的也要5积分一份,大约可以吃7天的量。

于是,她果断的用5积分给狗子买了7天的狗粮。

正在睡觉的狗子闻到了食物的味道,立刻睁开了眼睛。

狗子好似饿了很久一样,狼吞虎咽的吃了起来。

它吃饱了以后,这下不再睡觉了,绕着农场的空地撒欢儿般的奔跑着,还时不时的汪汪叫两声。

林月亮默默的和它交流着:“狗子,你不是普通的狗狗喔,你自带电属性的异能,等你长大了可要学会保护你的主人我,知道吗?”

狗子像是听懂了般:“汪汪汪……知道啦!”

不管狗子有没有听懂她的话,她倒是听懂了狗子的话……

这,这太匪夷所思了吧!

林月亮呆楞片刻后,继续试着与狗子沟通:“虽然你是只汪星人,可本主人也要给你取个好听的名字。”

“汪汪汪……我要好听的名字。”

林月亮这下更加肯定了,自己绝对能听懂这汪星语。

“看你额头那里的白色毛毛,和闪电的形状一样,以后你就叫闪电怎么样?”

“汪汪汪……这个名字我喜欢,就叫闪电了!”

闪电有了名字,更加开心了,奔跑的速度提高了很多。

林月亮看了一会后,才将意识收回。

到了晚上,估计她的美食应该成型了,喊着弟弟一起去了地窖处,林星下去地窖将木盆取出。

“姐,这东西颜色真好看,就是不知道好不好吃。”

林月亮轻轻按了一下盆中已经凝固的美食,露出了一个自信的笑容:

“吃了你就知道了!”

姐弟俩一边说着,一边走进灶间。

王氏和杨氏正在忙着做晚饭,林月亮走到不碍事的地方,将木盆倒扣过来。

颤颤巍巍的山楂糕出现在了众人面前。

杨氏看着颜色喜庆的不知名食物:“月亮,这东西做好了?”

林月亮用菜刀切了几块儿山楂糕放在盘子里,分给大家品尝,并介绍道:

“这叫山楂糕,味道酸甜十分开胃,不信你们尝尝就知道了。”

王氏接过一块儿看了看:“这叫山楂糕的东西看着倒是挺好看,就是不知道味道怎么样。”

说着,她就将那一小块儿的山楂糕送入口中,瞬间眯起了眼:“嗯,真好吃,酸酸甜甜的,难怪月亮说是美食。”

杨氏见婆婆夸赞,也连忙将山楂糕送入口中,她的表情更夸张:“太好吃了,我从没想过山丁子还能做出这样的美食。”

林星那里也不含糊,一口气吃了好几块儿。

王氏看着小儿子吃了那么多,连忙说道:“星儿,你少吃点儿,给石头留些。”

“娘,还有很多呢!你就让弟弟吃吧!”

林月亮见弟弟没吃够,连忙出声。

这时,小石头也走了进来,奶声奶气的叫人:“奶奶,娘,姑姑,叔叔。”

林月亮见可爱的小侄子来了,拿起一块儿山楂糕给他:“石头吃糕糕。”

石头接过山楂糕:“谢谢姑姑!”

说完,就张嘴咬了一小口:“好次,好次。”

很快,小人儿就将一小块儿山楂糕消灭掉,伸着小手看向林月亮:“姑姑还要。”

林月亮再次给了他一小块儿,耐心的说道:“石头不可以吃太多喔,吃多了会肚子疼的。”

石头乖巧的点头,继续吃他的山楂糕。

林月亮切了一盘子的山楂糕,没一会儿就被几人在灶间消灭了。

剩下那些王氏不让动,说是给林老二和林阳那父子俩留一些。

当干了一天木工活的林老二和林阳尝到山楂糕后,父子俩纷纷称赞。

“妹子,你这手艺跟谁学的,这么酸的山丁子都能做成如此美食?”

林阳边吃边问着。

林月亮想都没想的回答道:“我在陆府的时候,听一位老妈子讲过这样的做法。”

林阳对妹妹的解释深信不疑,那些大户人家手巧的下人多得是。

就连话少的林老二都不禁称赞出声:“闺女,镇上点心铺子的点心都没你这个山楂糕好吃。”

林月亮听了老爹的话,心中忽然冒出一个想法。

她看向林星:“小弟,山上的山丁子多吗?”

林星将最后一口山楂糕咽下后,说道:“山坡上的山丁子红了一大片,都没什么人摘,大家都嫌酸。”

林月亮双眼冒光:“明天一早咱们就上山摘这个去。”

王氏瞪大眼睛,不解的看着自家闺女:“月亮,这玩意儿是好吃,可是太费糖,咱们尝个新鲜就够了,哪里还有白糖往里放?”

林月亮见老娘心疼白糖,连忙解释道:“娘,我是想着,咱们做山楂糕到镇上去卖,肯定能挣钱。”

不待王氏开口,杨氏的眼睛亮了:“妹子说的还真是个好营生,只是不知会不会有人买?”

“这么好吃又新鲜的吃食,肯定有人买。”

林阳接着自家媳妇儿的话说道。

林老二也频频点头,再次出乎意料的发表了意见:

“我看行!”

王氏见家里多数人都赞成闺女的想法,开口道:“既然这样,我们明天做一些去试试。”

林月亮见老娘答应,已经迫不及待将山楂糕做出来了:

“娘,你也看到了,做山楂糕需要冷却些时间,不如咱们今天晚上做吧?”

“这样,明天就可以去集市上售卖。”

王氏:“咱家的糖都用完了,你现在拿什么做?”

林月亮的积极性瞬间被打垮,是啊,要等明天去镇上买了白糖才能做。

林星却开口了:“我昨天看到三叔给我奶买了一包白糖,不如去她那借点儿?”

他并不知道今天家里发生的事,否则不会提议去陈氏那里借白糖。

王氏听后,脸色瞬间变了……

林月亮心中默默给弟弟点了一根蜡,这小子真是硬生生的往枪口上撞!

兄弟,你自求多福吧……

果然,王氏的怒火被点燃了,她并没有朝自家儿子发火,遭殃的是老爹。

“林老二,你个窝囊废,今天你老娘带人来咱们家要钱,还说三道四的,你一个屁都不放。”

“老娘这日子跟你过得真憋屈……”

林星傻眼了,自己只是提议去奶奶那借点儿白糖,娘咋骂上爹了?

林老二本来吃着山楂糕,心情不错,被婆娘一骂,像个做错事的孩子般,低头不语……

林月亮正想劝老娘消消气,大门就被人敲响了。

林阳起身去开门,大门打开:“三叔。”

所有人都朝着门口看去,林老三拎着一包不知是什么的东西走了进来。

他进门就叫人:“二哥,二嫂,都在家呢啊?”

“我过来看看你们。”

王氏一听,别过了头。

林老二拉了一把小凳子放在身边:“老三来了啊,坐!”

林老三也不客气,将手中的小纸包放在了桌上,坐了下去。

林星看着桌上的小纸包发呆,这不是三叔昨天给奶奶买的白糖吗?

“二哥,二嫂,我过来是替叶氏给你们陪个不是的。”

“她今天背着我跟娘和大嫂过来要礼金,这事儿做的不地道,刚刚我已经说过她了。”

“咱们兄弟不能因为婆娘不懂事儿,坏了情谊。”

林老二听着兄弟的话,满眼都是感动之色。

他本想说,不管婆娘啥呀,他们还是好兄弟。

可他看了一眼依旧脸色不愉的王氏,这话活生生被他咽了下去。

无奈的叹了口气:“无妨,事都过去了。”

林老三将那包白糖往前推了推:“二哥,二嫂,这是一斤白糖,给月亮补补身子,也是我这个做叔叔的一点儿心意。”

林月亮看着那一包白糖,心里已经乐翻了天,刚刚为白糖犯愁,白糖就来了。

一旁的王氏听说小叔子送来了白糖给闺女补身子,脸色也好看了不少。

那一包白糖起码有一斤,价值一百个铜钱呢!

看来小叔子来赔不是,还挺有诚意的。

今天她退给他们的礼金就是两百个铜钱,两家一家一百。

这间接的又把那一百个铜钱给送回来了。

倒不是王氏贪财,她就是心里过不去那个坎儿。

林老三会做人,送白糖说是给侄女补身子,这礼送到了王氏的心坎儿里。

起码,自家闺女还有人惦记着。

心情好了的王氏亲自给林老三倒了水,让他们兄弟俩聊聊。

兄弟俩聊了一会儿,林老三见天色不早便起身离开。

林老三一走,王氏就张罗着让林月亮教她处理山丁子。

杨氏也将石头扔给林阳,跟着一起忙活。

三人很快就将山丁子洗净去籽,林月亮就准备动手制作山楂糕。

王氏上前,抢过她手中的锅铲:“月亮,你头上有伤,站一边儿指挥就行。”

林月亮看着一脸认真的老娘打趣道:“娘,我白天做了那么多山楂糕,你也没说我头上有伤……”

王氏举着锅铲朝他比划了一下:“你这孩子,娘心疼你还挑毛病!”

林月亮朝着王氏吐了吐舌头:“好好好,我娘最疼我。”

“哼!知道就好。”

王氏不再搭理闺女,已经开始烧火熬煮山丁子。

杨氏则在一旁帮忙添柴,顺便学习制作过程。

林月亮则是算计着山楂糕的成本。

家里没有秤,她也就是大概估算一下山楂的重量。

今天她做了差不多5斤的山楂,放了半罐的糖。

那半罐糖看上去有三叔刚刚送来那包糖的一半儿,也就是半斤左右。

因此,她大概推算出,一斤山楂需要一两的白糖。

听娘说,一斤白糖售价一百个铜钱,那么,每斤山楂就需要10文钱的白糖。

山丁子虽然是在山上摘的,人工也要多少算些成本。

看着刚刚下锅的山楂,和白天做的数量差不多,就需要50文的白糖。

外加山楂的人工费,烧柴等费用,这五斤山楂做出来,差不多要60文的成本。

计算好了成本,明天山楂糕成型,切成均匀的小块儿后,再最后决定售价。

王氏和杨氏对于明天准备去卖钱的东西,一丁点儿不敢马虎,严格按照林月亮说的方法去做。

山楂泥出锅后,依旧是杨氏抱着木盆送进地窖,就等着明天一早看成品。

累了一天的王氏看着自家闺女额头的纱布:“月亮啊,睡觉前娘帮你换换药吧?”

林月亮连忙拒绝:“不用了娘,下午的时候我自己换过了。”

笑话,她哪里敢让老娘来给她换药,这纱布一打开就露馅儿了……

王氏见她这样说,便没有勉强,洗漱一番后回了自己屋子。

林月亮也清洗了一番回去自己房间。

躺在床上第一件事就是看看她的空间。

大萝卜还需要一些时间成熟,她也不想等了,打算明天早起再收,正好调整一下收获的时间。

闪电发现了主人的气息,叫了起来:

“汪汪汪……闪电在这里好无聊!”

林月亮无奈,老娘看她看的紧,她根本没有机会出门。

没有机会出门就找不到好的借口让闪电出现。

“你再坚持坚持,等你长大了我就带你出去。”

她俨然一副狼外婆的嘴脸。

“汪汪汪……好,闪电好好吃饭,一定要快快长大。”

林月亮继续诱哄:“闪电最乖了,只要你长到能保护我的时候,我就放你出去。”

“汪汪汪……谢谢主人!”

关闭了空间画面,林月亮又试了试自己的异能。

昨天为自己疗伤用光了的异能已经完全恢复,她再次对着自己的额头进行治疗。

这下,那块结痂也掉了,伸手一摸,留下了寸许长,向外凸出的疤痕。

她也没有放在心上,疤痕再经过几天木系异能的治疗,自然会消散。

完成了自己想做的事情,林月亮渐渐进入了梦乡。

依旧是天不亮的时候,她被吵醒了。

这次不是鸡鸣声,而是她娘的大嗓门:“哎哟,瞧瞧这山楂糕,和月亮昨天做的一模一样。”

紧接着,就是她大哥林阳的声音:“太好了娘,一会儿我就拿到镇上去卖。”

林月亮坐起身,懒洋洋的伸了个懒腰,收拾整齐后走出屋子。

“娘,大哥,你们起的真早。”

王氏兴冲冲的说道:“别提了,你娘我惦记着这山楂糕,一个晚上都没怎么睡着。”

林月亮:“娘,一个山楂糕,不至于吧?”

王氏却不这样认为:“怎么能说不至于呢,这山楂糕要是赚钱,咱们家就能多一些收入。”

“到时候,给你多置办些嫁妆,还能嫁个好人家。”

林月亮听了这话,感动了。

她误会她娘了,她娘不是为了山楂糕失眠,而是为了她这个坏名声的闺女!

“娘,谢谢你!”

林月亮不自觉间冒出了一句酸话。

王氏大咧咧的摆摆手:“说啥话呢这孩子,跟自己亲娘说什么谢谢不谢谢的。”

“走,咱们去灶间,看看这山楂糕要怎么切。”

说着,就抱着木盆往灶间走去。

“娘,不急,我洗漱一下就过去。”

林月亮说道。

王氏像没听见一样,依旧迈着大步朝灶间走。

林月亮简单洗漱了一番后,走进灶间。

王氏已经将山楂糕扣在了菜板上,正拿着菜刀比划,不知在哪里下刀合适。

她转头看向闺女:“月亮,你说这山楂糕切多少块儿合适?”

林月亮上前几步,接过老娘手里的菜刀,几下就切好了山楂糕。

王氏看着菜板上大小均匀的山楂糕,称赞道:“哎哟,我闺女就是厉害,切的这么均匀。”

林月亮没有搭腔,继续拿起几块儿切好了的山楂糕,又切了几刀。

王氏看得一头雾水:“月亮,你把山楂糕切这么小做啥?”

林月亮放下菜刀,解释道:“娘,大家都是第一次见到山楂糕,都不知道什么味道,如何会掏钱购买?”

“这些就是给客人品尝的,他们觉得好吃了,才会买。”

王氏懂了,可看着闺女起码切了十块儿的山楂糕,着实有些心疼。

“闺女啊,给人家品尝哪里需要这么多,白糖这么金贵,万一赔了可咋办?”

林月亮好笑的看着一脸肉疼的老娘。

指着切好的山楂糕说道:“娘,我一共切了60块儿,刚刚切成小块儿的有10块儿,剩下50块,咱们就卖10文钱一块儿,稳赚不赔。”

王氏眼睛瞬间睁大:“闺女,10文钱是不是太贵了点儿?”

“这些钱都够咱们一家子一天的口粮了!”

林月亮依旧坚持己见:“娘,这山楂糕用了那么多白糖,成本可不低。”

“再说了,咱们这可是独家的买卖,嫌贵的可以不买。”

王氏依旧觉得不合适:“可是月亮,这么贵的东西,哪有几个人舍得钱买啊?”

“娘,镇上的有钱人不少,你就听我一次试试,如果不行,咱们再降价也不迟。”

林月亮苦口婆心的劝说着。

王氏无奈:“好,既然你这样说,就听你一次,卖不出去再降价。”

林月亮撇撇嘴,她娘真有意思,做生意不想着生意兴隆,竟想着降价处理……

娘俩达成共识后,林月亮申请跟着大哥一起去镇上卖山楂糕,再次被王氏拒绝:

“不行,你乖乖在家养伤,卖山楂糕的事儿,让你大哥一个人去就好。”

林月亮见老娘态度坚决,便打消了去镇上的心思。

山楂糕分割好,就要考虑卖给客人用什么包装的问题。

正在她思考之际,林阳回来了:“娘,月亮,我在村口那摘了一些大个儿的桑叶,正好用来包山楂糕。”

林月亮见大哥出去一趟,就帮她解决了难题,兴冲冲的接过桑叶拿去冲洗。

林阳早早吃了早饭,用背篓背着山楂糕去镇上。

林月亮在大哥走出大门后,追了出去,在他的耳边低语了几句。

就见林阳笑着点点头。

王氏见闺女和儿子说悄悄话,拉过她问道:“月亮,你刚刚和你哥说的啥,还要背着人说?”

林月亮笑着答道:“我就是教大哥一些做生意的窍门儿。”

王氏满脸都写着不信二字:“你这孩子,越来越皮了,娘咋不知道你还懂得做生意。”

林月亮耸耸肩没有解释,我没来以前,你闺女确实不懂……

林阳刚走,林星就背着满满一背篓的山丁子回来。

清瘦的小身板显得十分吃力。

王氏快走几步,接下儿子的背篓,面上有些心疼:

“快去洗洗,吃了饭好去学堂。”

林星答应了一声:“好!”

接着就兴奋的指着背篓说道:“姐你看,今天的山丁子特别大。”

“嗯,今天的确实不错,辛苦星儿了。”

林月亮越发喜欢这个勤劳踏实的弟弟。

林星得到姐姐的认同,乐颠颠的跑去洗漱。

吃了早饭后,王氏去后院喂鸡喂猪,杨氏收拾灶间,林老二去木工棚里干活,林月亮则陪着小石头玩耍。

新摘回来的山楂她们没有急着处理,想等着林阳回来看看生意怎么样再说。

王氏忙活完,抱着针线筐子坐在屋檐下纳鞋底。

“二嫂在家不?”

王氏听到这声音,微微皱眉,放下手中的活计走向大门处。

她看向来人,有些不善的说道:“哟!我当是谁呢?叶氏,你来干啥?”

林月亮也看向门口的人,正是她那便宜三婶儿。

本以为她那天来要回了礼钱回镇上了,没想到还在村里晃荡。

王氏满脸的不高兴:“快说,来我们家啥事?”

叶氏见王氏语气不善,出奇的没有顶回去,嬉皮笑脸的说道:“二嫂,咱们可是亲妯娌,来你家串个门还不应该吗?”

她说着,就要往院子里面走。

被王氏拦住:“你别走了,有事儿说事儿!”

叶氏也不恼:“我今儿过来可是好事儿,给咱家月亮看了户好人家。”

王氏听了她的话,心活了一瞬。

不说别的,她现在最头疼的就是闺女的婚事,如果叶氏真能给月亮找个合适的人家,她就不计前嫌与叶氏言归于好。

“哦?她三婶儿有什么好人家?”

王氏变脸的速度很快……

叶氏也嘴快,没等进院子就开始说话了:“我娘家表哥,在镇上开了个肉铺,上个月我表嫂刚刚过世……”

“住口!”

王氏扯着嗓子喊道。

“叶氏,你好歹也是月亮的长辈,就这么见不得她好?”

“给月亮找个鳏夫就算了,还是你表哥。”

“如果我没记错的话,你今年有三十七八了吧?”

“你叫表哥的人,比你年纪还大,你这是给我家月亮找爹呢?”

王氏一口气说完,就推着叶氏往外走:“你给老娘滚,滚的越远越好,什么玩意儿呢,歪心思打到我家来了!”

叶氏脸色僵了僵,誓有一副不达目的不罢休的架势:

“二嫂,话不能这样说啊,我给月亮看的真是门儿好亲事。”

“我那表哥虽然年纪大些,但是年纪大会疼人啊!”

“再说了,我表哥家境殷实,月亮嫁过去就是享清福的日子……”


>>>点此阅读《农场空间:山里汉的锦鲤福妻》全文<<<


版权声明:未经书面授权禁止转载、摘编、复制或建立镜像。对既成事实本站将保留所有的权利。

无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