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穿妈妈文:大佬她不讲武德最新章节在线免费阅读

小说:快穿妈妈文:大佬她不讲武德
分类:现言脑洞
作者:幽水小筑
角色:
简介:【无CP】【女强文】什么?三界中的那些仙魔鬼怪修炼想走捷径,竟然敢打我们冥府魂魄的主意?  这些狗东西是想让冥府落败的节奏?  是可忍孰不可忍,身为冥王最疼爱的小公主依落,虽然此时还没法独自抗衡三界。  但为了尽可能的挽回地府的损失,也带着魂兽滚滚前往三千小世界,帮助那些冥王老爹为自己精心挑选的怨灵妈妈们还愿。而另一边,冥王为了给女儿安稳幸福的生活,也出山去对付那些不安分的人!
快穿妈妈文:大佬她不讲武德最新章节在线免费阅读

《快穿妈妈文:大佬她不讲武德》最新章节全文阅读免费阅读


“妈,诗诗都成了您儿媳妇了,若还是在咱们江氏集团,做个无关紧要的小文员,外面的人还以为您对诗诗不满呢!

没有实权,诗诗在公司也受气,我看着都心疼。

您看要不给诗诗换个职位?

刚好王经理不是正要退休了嘛,就让诗诗顶上如何?”

依落刚接收完这具身躯的记忆,还没来得及打量打量一下这具身躯的容貌。

就看到原身那叉烧儿砸江俊杰,从外面急匆匆的走进来。

用一副理所当然语气,为姚诗诗那朵小白莲谋取福利。

依落冷冷的看了眼前的叉烧一眼,正准备做点什么,脑海中就传来了滚滚焦急的声音。

【主人稳住别浪,千万不要再崩人设了,不然我们又该被天道发现给弹出去了!】

依落:“……”额,好吧,差点忘了天道这狗东西了。

“不如何,有句话你说对了,对于你那个媳妇,我还真看不上眼。

要是你认为你媳妇在公司受气,那就让她回家做少奶奶好了。

反正你媳妇那点工资,还不够她买套化妆品的。”

讲真的要不是怕崩人设,依落很想代替原身,先好好教训这叉烧一番。

“妈,我知道您一直看不上诗诗。

可是现在诗诗都已经跟我结婚了,您就不能看在儿子的面子上,对诗诗好点?”

从叉烧的面部表情来看,不难看出此时的他很气愤。

看得依落差点控制不住自己的小暴脾气!

“呵~

难道我江依落对姚诗诗不好?

我说给姚诗诗每个月零花钱,她说你妈我在侮辱她的人格,她有手有脚的可以自己挣钱花。

好,既然她这样有志气,我这个做婆婆的应该支持。

她说不习惯跟我一起住,那好,我同意你们小夫妻俩过二人世界,给你们花了大价钱购置了一套她心仪的别墅。

结果呢?

你媳妇转身把她姚家一大家子,全部接到我买的高档别墅中不说。

每个月还从我给你的卡上,刷个成百上千万的。

合着你娶个媳妇,你妈我还得替你养活你媳妇一大家子?”

“妈,您不要生诗诗的气,把岳父跟岳母,还有小舅子接过来,是我的主意。

跟诗诗没有一点关系。”

江俊杰跟依落反驳完还小声的嘟囔:“诗诗是我心爱的女人,诗诗的家人,也是我的家人。

我一个做丈夫的,养家糊口不是应该的?”

“啪~”

依落站起来抡圆了胳膊,用力甩了江俊杰一巴掌。

“真是养个儿子还不如养条狗。

既然你这样能耐,就不要啃老,以后除了公司你那点固定工资,我不会多给你一分钱!”

说完,依落丝毫不给江俊杰反应的余地。

“王叔,把这叉烧赶出去,日后不要放他进来了。

我还想多活几年!”

依落吩咐完,起身十分干脆的转身上楼了。

“妈,你打我,我到底是不是您亲生的儿子?”

反应过来的江俊杰,满脸通红,拳头紧握。

愤怒的冲着依落的背影怒吼!

管家王叔本来还想劝解,见此状况只能让保安,把江俊杰连推带拖的推出了别墅。

“小少爷对不住了,小姐正在气头上,要不您先回去,等小姐气消了,我帮您劝劝?”

“啪啪…”

江俊杰对着把自己推出来的王叔跟保安,反手就是两巴掌。

“你们算个什么东西,竟然敢推我出来,嗯?

不知道我是江家唯一的继承人,以后偌大的江家都是我的吗?”

刚刚被他妈打脸,正好被这些人看到,江俊杰感到很没面子。

“小少爷,您太过分了。

是您母亲吩咐王叔把您赶出来的。

您怎么可以动手打人?”

要不是不想丢了这份高薪的工作,

保安肯定想也不想,上嘴就怼:有本事你去你妈面前熊啊!

“唉,小李别说了,我们进去吧!”

王叔转身有些失落的向屋内走去。

他是江家的老人了。

自家小姐还没有出生的时候,他就跟随在老爷身边。

看着小姐长大、恋爱、结婚、生子。

也在老爷去世的时候,帮小姐尽心尽力的处理家事。

本来王叔自认为他在江家应该是有几分薄面的,可是…,算了,自己老了,还是找个时机跟小姐提出辞职吧。

“砰…”

王叔还没有进屋的时候,就看到一只古董花瓶从自己头上飞了过去,直直向小少爷所站的地方飞去,然后是瓶子碎裂的声音。

“卧槽…,想谋杀吗,本少一定要让你牢底坐穿!”

江俊杰被飞来的花瓶吓得心惊胆战。

还好自己反应的快,要不然这个花瓶就该砸在自己肩膀上了。

只是等他抬头看清刚刚丢花瓶的主人时,气焰瞬间被水浇灭了。

“妈,怎么是您?您不是故意的对吗?”

“不,你想多了,我就是故意的。”

依落本来想到楼上休息片刻,结果就听到这棒槌竟然把王叔给打了。

王叔可是在原身心里排的上号的人,依落当然不能放任不管。

“江俊杰,你胆子不小啊,我还没死,你就不把我的话当回事了。

你外公都把王叔当做兄弟一般,你这个小崽子竟敢抬手就敢打!

真是欠教训!

你爷爷奶奶,还有那个渣男,不是一直想给你改名换姓吗?

我同意了!

只不过属于我江家的,我都要收回来!”

“小…小姐,您不要一时冲动啊!”

王叔看到小姐为自己打抱不平,说不感动是假的。

可是小少爷是小姐唯一的孩子,以后江家还需要小少爷去继承。

要改了姓,不是连江氏集团都成为了别人的了,这不正如了那凤凰男的意?

“王叔,这件事情你就不要管了,我刚刚打电话通知陈医生给你们看伤。

这会儿应该快到了,你们快过去吧。

王叔、小李,我代替这棒槌跟你们说声抱歉!

我不会让你们白白受了这棒槌的委屈!

等看好了伤之后,给你们安排一次长假去海外旅游,带上好友家人好好去散散心吧,想去哪里自己提,一切花销我出!”

王叔:“……”小姐,您这样说自己的儿子真的好吗?

可是想想,这是人家母子的事情,也不是他能管的。

“那…谢谢小姐了!”

王叔清楚,江家不缺钱,自己要是不接受小姐的一片心意,小姐肯定会很内疚!

倒是一旁的小李,被依落的大手笔给砸蒙了。

海外旅游,地点自己定不说,还能带家人朋友,那得是多大一笔钱呀。

看着王叔离开的背影,才有些后知后觉的也跟着开口。

“谢谢江总!”

然后向王叔的方向追去。

小李清楚的很,他这个小保安是沾了王管家的光,这条大腿他可是要抱好了。

能用钱办妥的事情,对依落来说都不算事儿!

反正原身最不缺的就是钱。

倒是眼前发呆的棒槌,还需要自己多费点劲儿!

“江俊杰…哦不,以后我该叫你阮俊杰了。你不是一直想跟你那个渣父姓阮吗?

我成全你了,开心吗?

你跟姚诗诗住的别墅我会收回。

以后你不仅可以,跟你喜欢的姚诗诗一家子相亲相爱。

还能跟你时常叨念的爷爷、奶奶、渣父、继母,还有那个你疼爱的弟弟阮飞扬住一起了。

不用感谢我!”

话落,依落离开了阳台。

说实话,要不是原身没有死心,还想给这棒槌一次机会,她都懒得浪费口舌!

“妈,你不要后悔,以后不要求着我回江家!”

半天不到,江俊杰不仅被亲妈打了一耳光,还因为一个下人丢他花瓶。

江俊杰自认为他也是很有气节的人。

放下狠话之后,毫不犹豫的就离开了。

不久,依落就听到跑车传来的“轰趴”声。

窝在真皮沙发上的依落,手上有一下没一下的,抚过窝在腿上跟个球一样的白毛团子。

讥笑的红唇慢慢张合:“那个棒槌的跑车好像也是原身的买的吧,既然这货这么有志气,那就让他净身出户吧!”

滚滚:“主人,您高兴就好!”

只要主人不崩人设,被这个小世界弹出来,它就阿弥陀佛了!!!

“放心吧,你主人我心里有数。”

滚滚听到依落这话,也不敢在心里吐槽,只能转了一个方向,屁股对着依落,悄悄的翻了一个大白眼。

其实滚滚的小动作,哪里会逃得过依落的法眼。

依落有些好笑的rua了一把毛团子之后,开始思考怎么完成这个任务。

依落是冥王之女,她腿上的毛团子也是只有冥界才有的稀少魂兽。

她们之所以会现身于小世界,是因为近些年来。

一些修士跟仙、妖、魔、怪,利用帮怨灵还愿的方式,让他们献祭来提升修为,或得到一定的好处。

让冥界损失了不少魂魄。

短时间来看,损失一些怨灵倒是无法动摇冥界的根基,但若是所有的修士跟妖魔鬼怪,都利用这种方式提升修为的话,对冥界来说无非是一场劫难。

冥王为了冥界以后的发展考虑,派出了不少人手无偿为怨灵还愿。

依落这个冥界的小公主,替父亲解忧,自然不甘落后。

也带着自己的契约魂兽滚滚,为怨灵洗刷冤屈。

只是冥王不喜欢自己宝贝女儿在执行任务的时候,被一些狗男人占了便宜,所以依落能做的任务比较有局限性。

“主人,您想到好办法没有?”

团子看着自家主人都沉默了好久,忍不住开口询问。

万一主人的办法不够完善,作为契约兽的它还能补充一下方案不是?

“滚滚,放心吧,你主人我这次一定完美的完成任务!”

这个任务对依落来说,难度并不大。

原身叫江依落,标准的白富美。

曾经遇人不淑,遇到一个凤凰男,但好在反省的快,踢了渣男,自己撑起了江家,还成为了一个雷厉风行的女霸总。

只是凡事都有例外。

偏偏这个女霸总有一个拖后腿的棒槌儿子。

而棒槌儿子亲生父亲那边,不管是原身曾经的个公婆,还是渣男后面娶的媳妇,还是生的儿子都不是省油的灯。

把原身的儿子哄骗的团团转。

更可气的是,棒槌儿子花了不少金钱跟精力,娶回家的媳妇姚诗诗,都是为了帮心上人,算计原身的家产才接近江俊杰的。

最让依落接受不了的是,江俊杰后面都知道真相了,姚诗诗喜欢的人是他那个同父异母的弟弟。

江俊杰竟然大义炳然的,成全了那对狗男女不说,反倒来算计起原身这个亲生母亲来。

还美其名曰说,江氏集团能有今天的发展,都是因为他那个,给江家做了几年上门女婿的凤凰男老爸,曾经做的决断跟方针好。

这一切本来就应该属于他父亲他们的,现在是时候该还回去了。

就那个凤凰男一家,要不是算计了她江依落,还不知道在哪个山旮旯种地呢!

与其说原身是被渣男渣女算计死的,还不如说是被眼前这个棒槌儿子给活活气死的!

“主人深呼吸,保持平静,千万要控制住体内洪荒之力,被这方天道发现了,我们又该被弹出去了。”

滚滚见自家主人气息有些不稳,一颗心瞬间七上八下了。

生怕依落一不小心,又使出了高深法术,让天道那个狗东西发现了。

这方世界的天道,虽说不一定打得过主人,可天道的权限不小,打不过,那狗东西会把他们弹出去啊!

“知道了,小管家婆!”

看着喋喋不休的滚滚,依落忍不住开始调侃起来。

“滚滚啊,你该减肥了。就你这体型,把你放地上,你的小脚脚都没法着地。”

听了依落的话,滚滚炸毛了,像一个小刺猬。

“主人,都说了不要叫人家小管家婆,我是雄性。雄性,雄性!

还有我会长成这样的体型,这不是为了配合主人您给我取的名字。

再说了我是稀有的魂兽,天生就会法术,能飞天遁地,哪里还需要自己走路?”

要不是怕被依落揍,滚滚都想傲娇的来句,反正有铲屎官伺候着,它需要下地么?

铲屎官这个词,还是滚滚来了小世界做任务时学的词语。

依落感受到滚滚的想法之后,随手把它往地毯上一扔,再一脚踹过去。

看着滚滚胖乎乎的身子,在地毯上滚了好几个圈后,满意了。

然后缓缓开口对滚滚说道:“这才是我给你取名为滚滚的真谛!”

这货当真是三天不打上房揭瓦,明明自己贪吃,长成个球了,找理由不说,还敢叫自己铲屎官?

滚滚:大意了,怎么就忘记主人是个名副其实的小魔女。。。

“别装死,赶紧起来干正事儿!”

看着躺在地上装死的滚滚,依落一个忍不住,又一脚踹了过去。

然后满意的看着滚滚胖乎乎的身子,像个球一样,又在地上滚了几圈。

依落觉得这货没白瞎了她取的名字!

“主人,您有什么吩咐尽管开口。”

滚滚十分狗腿的飞了过来。

兽生不易, 它可不敢挑衅主任的权威。

“去把江俊杰名下所有的卡都停了,对了还有他跟姚诗诗名下的那套别墅,给我找个买家贱卖了。

顺便把我想要卖掉江氏集团的消息放出去,价高者得!”

依落吩咐完,便打着呵欠像卧室走去。

这具身躯体质还真差,才处理几件小事就没啥精力了。

想要长寿,看来以后得好好养养了。

像是管理公司什么的太费精力了,还是早点卖了算了。

依落这样做也是有自己的思量,就算江俊杰那个棒槌醒悟了,也不是个能管理这么大家业的料。

“主人,您去休息吧,滚滚保证完成任务。”

滚滚保证完之后,就向书房飞去。

如果此时书房有人的话,就能看到滚滚用两条后腿支撑着圆滚滚的身子站在键盘前。

一边盯着面前的屏幕,一边用两只前爪,灵活的敲打着键盘。

随着团子不停的操作,江俊杰的手机传来了一条条的短信。

【中大银行】尊敬的客户您好,您已于2033年,3月3号注销我行的银行卡,如有疑问请拨打我行热线8005236790。

【南大银行】尊敬的客户您好,您已于2033年,3月三号注销我行的银行卡,如有疑问请拨打我行热线8006986578。

……

……

刚回到家的江俊杰,看着手机发来的一条条注销账户短信,气得当场就把手机砸向地面。

“砰…”

手机被摔得支零破碎。

“江俊杰,你怎么回事,这是在你妈那里受气了?”

姚诗诗鄙视的看着刚到家的江俊杰,没有像一个正常人家的妻子关心丈夫不说,反而出口讽刺。

“女婿啊,有什么委屈跟我说,你亲妈不心疼你,我这个做岳母的心疼!”

章洁看到江俊杰的面色不对,立马上前安抚女婿,同时还不忘给女儿使了个眼色。

女儿是自己生的,章洁当然知道女儿心中,并不喜欢江俊杰这个扶不上墙的阿斗。

可耐不住阿斗的命好,家里有皇位要继承,当然得讨好了!

“女婿啊,来坐,跟爸说说发生了什么事情,爸帮你分析分析。”

正在享受高端下午茶的姚正元,此时也一副讨好的,给江俊杰倒了一杯茶水,亲自端了过来。

本来一肚子气的江俊杰,这会面对着姚正元两口子的安抚讨好,先前在依落那里受的气倒是消了一大半。

可还没等他喝完一杯茶,他那不争气的小舅子,打给姚诗诗的一通电话,把他气得不轻。

滴答滴答滴答……

听见女儿的手机铃声响了起来,姚母还以为是阮飞扬那个软饭男打过来的。

皱着眉,正想让女儿挂掉电话,就听见姚诗诗开口说道:“妈,是小弟打过来的。”

“那你还不赶快接?

诗勇肯定是有很重要的事情,才会给你这个当姐姐的打电话。”

姚诗诗听到姚母的话,心里很难受。

父母虽然很心疼她这个女儿,可是在财富跟弟弟面前,她这个女儿根本不值一提。

“喂,小弟你有什么事吗?”

因为疼爱弟弟的父母都在身边,姚诗诗直接开了免提。

免得等接完弟弟的电话之后,还要重新再给父母复述一遍通话内容。

“大姐啊,你帮我问问江俊杰到底怎么回事?

给我的银行卡怎么刷不出钱了。

他们江氏集团这是要破产了吗?

害得我在朋友面前一点面子都没有了。

既然舍不得给你弟弟我花点小钱,当初就不要托大给我卡啊?

这会儿连电话都关机了,是不是知道我会打电话给他,所以才关机的。

姐,我跟你说。

还好你图的只是那个废物的钱。

江俊杰那个二傻子也就是命好会投胎,没有他妈,这辈子说不定就是个乞丐命!”

姚诗勇的语速太快,以至于在场的姚父、姚母,还有姚诗诗想要遮掩都来不及。

“那个…女婿啊…我家诗勇说的都是胡话,你千万不要往心里去啊!”

看着满脸通红,额角青筋暴起的江俊杰。

姚母说话的语气都有些磕磕盼盼的。

“是啊女婿,小勇肯定是被气糊涂了才这样讲的。

我的女儿我这个当爸爸的很了解。

诗诗要不是真心想跟你过日子,是肯定不会嫁给你的。

要知道诗诗当初可是她们学校的校花,追求诗诗的男孩中可有不少青年才俊呢!”

反应过来的姚父也立马开口解释起来。

一边还不忘用胳膊肘拐了女儿一下:“诗诗,你快点说,你嫁给江俊杰不是图他的家室跟钱财。”

被姚父拉过来的姚诗诗,并没有如姚父姚母那样,开口跟江俊杰解释什么。

反而一脸怨恨的看着江俊杰。

对,她爱的人并不是跟他领过结婚证的丈夫,而是从幼儿园就跟她一个班的阮飞扬。

“啊…姐,我这边还有些事情就先不聊了哈,记得跟姐夫还有爸妈问声好!”

这时姚诗诗的手机中又传来了姚诗勇的声音,不等在场的人反应电话就被对方挂断了。

那边刚挂断电话的姚诗勇,对着手机就破口咒骂:“我呸!真是晦气,给我姐打个电话,那个二傻子还要偷听!

算了,这段时间还是先去哥们家避避风头吧!”

此时的姚诗勇丝毫不担心,江俊杰会因为这通电话怨恨上他。

反正在他心里,他姐姐姚诗诗可是把江俊杰吃的死死的。

说不定过不了两天,那二傻子还会亲自打电话请他回家不说,还会重新奉上一张银行卡。

“诗诗,我要你亲口告诉我,你是真的爱我吗?”

江俊杰看着自己放在心窝子疼爱的女人,竟然用一种杀父仇人般的眼神盯着自己。

瞬间心都碎了!

“我…”

姚诗诗“我”了好一会儿,忽然双眼一闭,像是做了什么重大决定一样。

随后睁开双眼,一副坚决的说道:“我爸妈说的还不够明白吗?

要是不爱你,我怎么会跟你结婚?”

【再等等,飞扬还没有夺回属于他的一切,现在除了我,就没有人能帮助飞扬了!】

想到自己喜欢的恋人,姚诗诗内心更加讨厌江俊杰了。

为什么都是同一个父亲的孩子,怎么差别就这么大?

【肯定都是江依落这个贪婪的女人造成的,对,就是她。

这个女人都能算计那么好的阮叔叔,利用完阮叔叔的才能之后,就把阮叔叔给设计的净身出户了。

这样的女人能教出什么样的儿子?

还好阮叔叔后来娶了飞扬的妈妈,还生了飞扬那么完美有教养的儿子。】

姚诗诗想到自己的恋人,脸颊慢慢红了起来。

“诗诗,我就知道你是爱我才会嫁给我的。”

本来江俊杰因为小舅子的一通电话,有些怀疑姚诗诗接近自己只是为了他的钱财。

可现在看到眼前这个跟自己表白之后,就含羞带怯的姚诗诗,江俊杰彻底相信了。

不得不说,这是个美妙的误会!

“误会解开了就好,我说女婿啊,以后你可不要不分青红皂白的,就污蔑我们家诗诗了。

看到诗诗受委屈,我这个当妈的心里心疼死了!”

姚母看到误会解开之后,一颗七上八下的心也放了下来,又像平时一样说话毫无顾忌起来。

“妈,我知道了,您跟爸放心吧,诗诗都已经嫁给我了,以后我一定会好好对待诗诗的。”

江俊杰说完,当着姚父姚母的面,深情的搂着姚诗诗,想当着他们的面来个法式深吻。

只是这样得到事情,姚诗诗怎么会允许发生?

一把推开江俊杰之后,就开始质问起来。

“江俊杰,你不是去你妈家问我工作的事情吗?

结果到底怎么样?

还有你一回家就当着我们的面砸手机,是不是你妈又在你耳边说了什么挑拨离间的话?

原来在你心里,永远都是把你妈放在第一位的!”

“对,诗诗不说我都忘了问这茬了,女婿啊,妈跟你说,小两口过日子啊,那都是你们两口子自己的事情。

妈是过来人,要是小两口的生活,过多的被家长干涉啊,结局肯定只有一个。

那就是一拍两散。

女婿,你也不想跟诗诗离婚对吧?”

姚母联想到江俊杰回来时的做法跟脸色,就想到了这傻帽,肯定在江家老宅那里发生了什么。

说不定江依落那个老女人,又趁机说了他们不好的话。

“妈,您放心,不管我妈怎么逼迫我,我都不会妥协的!”

江俊杰一听到离婚两个字,脸色都白了。

他不能想象没有诗诗的日子,他要怎么过。

在没有遇到诗诗之前,他的生活一片糟糕,他从来不缺钱,但是诗诗带给他的温暖,却是他从来没有感受到的!

“女婿,照你这样说,你这次去你家老宅见你妈的时候,被她威胁?

能告诉爸,你妈想让你做什么吗?

不是我说,你这次去老宅也没有让你妈帮忙做什么过分的事情啊?

只是让你妈给诗诗一个管理层的职位而已。

我女儿既然已经嫁给你了,就是你们江家的少奶奶。

也是你们江氏集团的门面。

要是诗诗还在江氏集团做个普通的文员,那不是有损你们江氏集团的颜面吗?”

姜还是老的辣。姚父从当前的状况就能分析出,女婿一回来就发脾气,肯定是在江家老宅发生过什么不愉快。

所以他当机立断,把所有的锅都先甩出去。

他女儿可是为了江氏集团的颜面,这才让江俊杰去帮忙求个好点的职位的。

“诗诗,爸、妈,对不起,我妈她不同意让诗诗做江氏集团的经理。”

江俊杰想到自己媳妇好不容易开口让他帮忙干件事情,结果他都没办好。

心里很不是滋味。

“江俊杰,你妈为什么不同意啊?”

姚诗诗虽然知道江依落一开始就看不上自己,不过她还是想知道江依落找的什么理由拒绝的,

毕竟,她太需要这个职位了。

飞扬的公司才有起步,要是她能在江氏集团担任重要的位置,就能帮到自己的心上人了。

“因为…”

“女婿你到底是快点说因为什么啊,你岳父跟我才好帮你们小两口想想办法啊!”

姚母听着江俊杰支支吾吾的都急死了。

她可是清楚的很,江俊杰现在能被女儿拿捏住,是因为女儿现在年轻貌美。

但是依靠美貌总不是长久之计,还是要掌握实权才行!

“因为我妈觉得诗诗的能力不行,而且还知道您跟岳父还有小舅子也跟我们住在一起,觉着我娶了诗诗还要养一大家子,所以生气了!”

被问急了,江俊杰直接照实说了。

姚父:“……”

姚母:“……”

姚诗诗:“……”

在场的三人虽然有短暂的不好意思,但那也只是暂时的。

率先开口的是姚父。

“女婿啊,不是我说,你妈一个江氏集团的掌权人竟然这样斤斤计较,这目光也太短浅了吧!

我承认诗诗上学是搞艺术的,能力或许是有些不足。

但这不是还有你妈跟你在吗?

能力不足是可以学的啊!

再说了,我跟诗诗妈,还有小勇会住在这里,还不是怕诗诗刚离开父母有些不习惯。

没想到到头来,还成了你妈数落我们的理由了,唉!”

“老公,你身体不好,不要动气。”

姚母见姚父装作一副痛心疾首的样子,也立马戏精附身一般,开始演了起来。

“诗诗跟你才刚结婚不久,我们也是担心你们小两口会照顾不好自己,这才跟诗诗爸,还有小勇过来陪伴你们的。

没想到…没想到亲家竟然这样埋汰我们。

老公,我们今天收拾收拾离开吧。

免得留在这里遭人嫌弃!”

若是以往姚母跟姚父这般作态,就算姚诗诗不上前安抚,江俊杰都要出马了。

但是现在,江俊杰跟姚诗诗两人都站在那里无动于衷。

姚诗诗清楚自己家人贪婪的性格,她也不想一直被家人管控。

“爸,妈,既然婆婆都这样讲了,你们还是先带着小勇回去住吧。

你们放心,我不会不管你们跟小勇的!”

“死丫头你这是嫌弃我跟你爸爸还有小勇了?”

姚母有些不敢置信,这死丫头翅膀硬了,竟然没有挽留他们?

江俊杰见不得姚诗诗受半点委屈,哪怕是她妈也不行。

“岳母,不是你跟岳父自己说要回去的吗?

再说了,我准备带着诗诗去我爸那住段时间。”

言外之意就是带着你们不方便!

“老婆,我们本来就是过来陪伴诗诗一段时间的。

既然女婿想带着诗诗去亲家公那里呆上一段时间,那我们就先回去吧。

反正都在一个城市,又不是见不到面了。”

姚父听到江俊杰说要去找他的亲生父亲,就在心里猜测。

江俊杰是想通过此招,让江依落那个当妈的妥协?

毕竟,京市谁不知道,江依落是有多么宝贝这个独生子,生怕会被前夫阮鹏云给抢走了。

“可…”我舍不得这里的奢侈生活啊啊!

姚母才说了一个字,就直接被姚父给捂住嘴巴拉走了。

真是蠢货,有诗诗在,以后他们的生活难道会过的很差?

有钱哪里不能过奢侈的生活?

让女婿多打钱不就完了。

“诗诗,我们也收拾一下,等会去我爸家住吧!

你放心,我爷爷、奶奶,爸爸,童阿姨跟飞扬他们对我都非常好。

爱屋及乌,肯定也会对你很好的!”

江俊杰没有告诉姚诗诗,他妈说要把别墅收回去。

在他心里,也没有想过他妈会这样做。

虽然先前他的银行卡跟信用卡都被停掉了。

但在江俊杰心中依然天真的认为,这只是他妈逼迫他妥协的一种手段而已!

“呼…,凡夫俗子的身躯还真是脆弱的很,一觉睡醒腰酸背疼的!”

刚睡醒的依落一边伸着懒腰,一边抱怨。

“主人,您终于醒了,滚滚都饿了。”

见依落睡醒了,滚滚一脸委屈的飞了过来。

“少装可怜了,我让你做的事情办完了吗?”

依落慢悠悠的起床穿衣,然后专心的照着镜子,丝毫不理会装可怜的滚滚。

一只辟谷的神兽跟她说饿,确定不是嘴馋?

“主人,滚滚办事您还不放心吗?

滚滚都跟您去了多少个小世界了,这点小事儿还不是手到擒来。

在您睡觉期间,我已经把江俊杰的信用卡给冻结了,而且只要是用江依落名义购买的东西,我都给挂在网上开始低价售卖了。

您都不知道,在您休息的时候,江俊杰还打电话过来问,怎么把他的车给卖了。

我直接给‘啪…’的一声挂掉了,哈哈……”

江依落听着团子的丰功伟绩,带着几丝细浅皱纹的眼睛充满了笑意。

“滚滚,干得漂亮,对付这样的棒槌,不用讲武德!”

但是看着镜子里身材高挑,皮肤白皙,五官也算艳丽的人儿,依落又开心不起来了。

虽然原身是豪门千金,气质跟身材都不错。

可年龄在那里,脸上跟身上总能看到岁月留下的痕迹!

“滚滚,你说我当初答应父王,只帮他选中的怨灵还愿,是不是太大意了?

想我依落也是三界第一美人,却从此在黄脸婆的道路上一去不复返,想想都心塞!”

自己父王都给她挑选的什么委托者嘛!

都是一些上了年纪的大妈,更甚至于路都快走不动老婆婆。。

“主人,老主人还不是为您好,不想您在小世界中被一些情爱给迷了眼,这才费尽心思挑选出适合的任务。

再说了,这又不是您自己的身躯。

我们只是帮那些可怜的怨灵,完成任务的过客而已。

等完成任务功成身退的时候,您依然还是三界最美的小公主!”

滚滚深知,让爱臭美的主人屈居于这样的皮相中,是有些委屈了主人。

但是主人父亲的思量也不无道理。

要不然怎么那么多帮怨灵还愿的仙魔鬼怪,时常会在三千小世界中,迷失了自我而身毁道消的?

“切,父王就是太小看我了,走吧,吃完饭去干场大的!”

也不想想,三界中追求自己的青年才俊不计其数,她都不曾多看一眼。

又怎么会看中凡间的凡夫俗子。

说到底,父王还是不想自己在小世界中做任务的时候,被一些异性纠缠。

就算不是用自己的身躯也不行!

想到父王对自己的宠爱,依落心中的那点郁闷又尽数消失了。

“滚滚,你幻化个形象,主人我带你下楼去吃香的喝辣的。”

毕竟吃饱了才有力气虐渣不是?

听到主人发话了,滚滚熟练地变成了一只,肥嘟嘟的白猫跟在依落身后。

“主人,不要忘记您刚刚的承诺哦!”

滚滚可是知道,每个小世界中,都有独特的美食,这次它一定要吃个够!

听到这话,依落嗤笑了一声:“放心吧,以你主人我在这个小世界的身价,随便你怎么造都行。”

话说自己能拐到一只,拥有王族血脉的魂兽,原因竟是这货贪吃自己找上门的。

这话说出去,得让三界中多少妖魔鬼怪捶胸顿足?

“小姐要现在用餐吗?咦,这只猫是哪里来的?”

看到依落下楼了,保姆上前恭敬的询问了一句。

只是看到跟在依落身后,跟着一只肥嘟嘟的白猫时,愣了一下。

王阿姨记得家里明明没有养宠物啊?

而且自家小姐也没有吩咐人买猫回来呀!

“哦,这只野猫跟我有缘是自己跑过来的,怎么赶都赶不走,就留下了,等猫的主人找来了再还回去吧!

王阿姨我饿了,上餐吧!”

依落并不想跟保姆解释什么。

“是,小姐。”

听到雇主都这样讲了,王阿姨也不纠结了,转身便去把早就准备好的丰盛的食物端了上来。

只是在心里想着,那只毛色光亮,胖的连脚都看不见的白猫,真的是只野猫吗?

另一边~

江俊跟姚诗诗,终于把大包小包的行李箱,从的士车上搬了下来。

可等他们想进小区的时候,却被门口的保安给阻拦了。

“你们找谁?不知道想进高档的别墅区是需要登记的吗?”

虽然两人的穿戴十分奢侈,可谁知道是不是假货?

不然怎么会打的?

“睁大你们的狗眼看清楚我是谁?

我来找我爸还要跟你登记?”

江俊杰气的不行,以前他也经常开着豪车来,车窗都没开过,这些保安可从不阻拦。

无非是看到他们打的过来的!

“这位先生不好意思他是新来的?

请问您爸是谁呀?

我打个电话给他告知有人来访。

我看二位的行礼有些多,刚好您家人可以帮您一起带回去!”

看到江俊杰发怒了,另一位保安队长十分有眼色的开口了。

同时在心里想着,等下就把刚刚开口说话的那个蠢货给开除了。

不知道住在这里面的人都是有权有势的 ,就算是来这里投奔的那些穷亲戚,那也不是他们这些小人物可以招惹的。

更何况,以他的眼光来看,说不得眼前这个年轻人就是里面某个业主,在外面养的私生子或私生女呢。

“江俊杰我累了,你打个电话让家里人来接我们吧。”

面对保安的态度,还有之前的遭遇,姚诗诗早就气得不行。

但也知道,这里不是可以发火的地方。

更何况,自己心爱之人还住在这个别墅区呢,她得保持形象。

“诗诗你累了就坐在箱子上休息一会儿,我这就打电话让爷爷他们过来接我。”

江俊杰掏出手机就拨打了电话。

本来他还想跟那个狗眼看人低的保安好好理论理论的。

特么的新人?

骗鬼呢!

江俊杰可是记一年前他开着跑车来的时候,这人隔着车窗都对他点头哈腰的样子。

不过以自己的身份跟这种人计较,传出去的话只会有损自己的名声!

“喂,是俊杰吗?”

电话通了,传来一声慈祥的老爷子的声音。

“爷爷是我,您在家吗?

我带着您孙媳妇过来小住一段时间,您让人过来帮我们搬下东西吧。”

听到亲爷爷慈祥的声音,江俊杰心情也不由得好了起来。

“俊杰带着你媳妇过来了啊。

好,我这就保姆过来帮忙搬东西。

哎,不是我说你,你们来就来,还带这么多礼物来干嘛!”

还没等江俊杰解释,电话那头就已经挂了。

江俊杰:“……”

算了,还是等去了在跟爷爷解释,爷爷平时对自己最好了,就算没有带礼物过来,爷爷也肯定不会介意的。


>>>点此阅读《快穿妈妈文:大佬她不讲武德》全文<<<


版权声明:未经书面授权禁止转载、摘编、复制或建立镜像。对既成事实本站将保留所有的权利。

无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