躺平万年!被开启榜单的女帝拜师牧开诚,云宗小说在哪里可以看

小说:躺平万年!被开启榜单的女帝拜师
分类:玄幻脑洞
作者:静狐之心
角色:牧开诚,云宗
简介:冷泉穿越玄幻世界,激活躺平系统,做做日常就能变强!在宗门躺平万年,系统发出新主线:收徒!...苏竹萱,本是九天女帝,攻打仙域遭人暗算,无奈转生其他世界。为了最快速度的修炼,我开启榜单,拜入皇朝境内最强宗门的最强者。本以为修为能飞速晋升,却没想到师父已经躺平,除了寻常修炼和占便宜外,根本不教其他,为了能让师父好好教,我费劲心力...但不曾想,寻常修炼和占便宜,竟让我无敌于世!

书评专区


躺平万年!被开启榜单的女帝拜师牧开诚,云宗小说在哪里可以看

《躺平万年!被开启榜单的女帝拜师》最新章节全文阅读免费阅读


天灵界,北境,凌云山。

倚靠着睡椅的冷泉,惬意的拿起身旁桌子处的茶杯,小酌一口后发出感慨,“这样的生活真是舒服!”

【恭喜宿主完成今日躺平支线任务:饮茶,奖励10躺平值】

听着系统清脆的提示音,冷泉嘴角微微上扬,脸上的笑容更加灿烂。

其实他不是这个世界的人,前世天天007造成猝死后,他来到了这个光怪陆离、充斥着科学完全无法解释的天灵界。

一万年前拜入剑云宗,激活了只要做做日常任务,获得躺平值,就能够变强的神级躺平系统。

从此在同辈,乃至长老们眼中,他是游手好闲、不务正业的废物。

然而一万年过去,和他一个时代的人,要么半个身子快要入土,要么阳寿已尽,唯有他依旧保持着少年模样。

并且一身实力,冠绝整个剑云宗,甚至在这北境,都是一方绝顶强者。

由于出手时经常使用九把神剑,被外界和剑云宗称呼为九剑老祖。

不过,他明面上的身份却是凌云山九峰之一道延峰的首座。

【今日躺平主线任务:收徒一名】

【任务时限:今天以内】

【任务奖励:1万躺平值】

“嗯?”

“怎么今天的主线任务变了?”冷泉内心满是诧异。

收徒,对于使用神级躺平系统一万年的他而言,是根本没有出现过的任务。

不过他并没有觉得有什么不妥,主要第一次出现的任务,在过去也存在不少。

没必要因为是第一次,就过分的提高警惕。

唯一值得注意的就是任务奖励1万躺平值,那是在过去都相当少见的奖励。

“万年前的道延峰,那是凌云山九峰的第一。”

“后来的一次变故,道延峰上至长老,下至弟子,全部死绝。”

“要不是我不想被打扰,道延峰现在至少不会只有我一人。”

“罢了罢了,趁着这次的任务,正好下山收徒,从而重振道延峰昔日的威名。”

一会儿的功夫,冷泉就收拾好一切,正要下山之际。

一道凌厉的剑芒从远处冒出,稍微一感受,便知晓目的地是道延峰。

冷泉眉头轻皱,喃喃一声,“这个时候,宗主找我有什么事?”

他这九剑老祖的身份,只有历代剑云宗宗主才知道,其余剑云宗上上下下一概不知。

一般来讲,不是危及剑云宗存亡之事,宗主都不会来找他。

冷泉释放全身的法力,瞬间悄无声息的覆盖住整个凌云山,可就是感受不到任何能对剑云宗产生威胁的存在。

那么,宗主现在找他干什么?

就在这时,剑云宗第30代宗主牧开诚从空中落下。

纵使是身着宽松道袍,也能看出其健壮的体格。

双眼冒着精悍光芒,面色极其严肃,全身上下充斥着正道人士的威严。

可一开口,先前一切的气质都垮了。

“老祖,这次是实在没办法,必须要您前往收徒大典。”

“收徒大典?本座记得不是明年才参与?”

为了不让人怀疑他就是九剑老祖,每隔100年就会出席收徒大典,然后把他的分身收为徒弟。

至于名字,则是在成为道延峰首座后都更改为冷泉。

故此,道延峰首座又被称为冷泉几代,不过一般不会有人提及这个。

这一次,宗主提前一年找他,很明显是顶不住剑云宗其他长老的压力。

“是不是那些长老给你的压力?”

“那些压力,其实还好!”牧开诚嘴角撇了撇,“主要是这次的收徒大典来了一位剑云宗都不敢主动招惹的拜师者。”

冷泉愣住,剑云宗好歹也是北境五大顶尖势力之一,就算明面上是最弱的,那也不至于存在不敢主动招惹的拜师者吧!

但从牧开诚亲自找他来看,明显这位拜师者的来历不凡。

难道其背后的势力远远超脱了北境五大顶尖势力?

如果真是这样,那么对方又为什么要拜入剑云宗呢?

“老祖,这次你只需要前往一趟,以您目前表面展现出来的实力,对方肯定不会选您的。”

显然,牧开诚已经把一切都安排妥当。

冷泉想起了刚刚接受的躺平主线任务,完全可以趁着这波收徒大典去完成,也就没必要再去下山收徒。

在牧开诚的眼中,冷泉的面色阴晴不定。

看来老祖是真的不想去。

也是,一个只是背景雄厚的拜师者,又有什么资格让赫赫有名的九剑老祖亲自去一趟。

尽管老祖现在显露的身份只是凌云山九峰之一的道延锋首座。

“老祖,你要是不想去的话,我还是......”

“本座什么时候说不想去了?”

冷泉满是威严的声音,却让牧开诚觉得很是亲切。

“反正只差一年,差的时间又不多,本座就这次进行收徒。”

牧开诚一听,瞬间喜色僵住,连忙开口,“老祖,这次的收徒大典都已经安排完毕,要是多加一个,怕是......”

“本座这次是真的要收徒!”

一言落下,牧开诚内心松了一口气。

脑海中再一回想,嘴巴大大的张着,两只眼睛瞪得仿若铜铃,激动地发声,“老祖,您要收徒?”

“是的,你有必要这么惊讶?”

看着眉头一皱的冷泉,牧开诚连忙解释,“不是,老祖,我只是太激动了。”

九剑老祖,那可是活了一万年,如今仍旧看不出什么时候会死的存在。

这样的人去收徒,明显就是要留下自己的传承。

当然能留下多少,就要看其弟子能够吸收多少。

但不管有多少,九剑老祖的传承,绝对可以媲美,甚至很有可能超越如今整个剑云宗的全部传承。

毕竟牧开诚拜入剑云宗以来,就是听着九剑老祖的各种传奇事迹成长。

当初老宗主传位给他,表示要带着他去面见九剑老祖时,他都激动地整天跟个疯子一样。

“现在,收敛住你的情绪,接下来要是出什么纰漏,别怪本座无情!”

在冷泉如此警告下,牧开诚很快就恢复了严肃的面色。

“很好!”

“接下来,你带路,我们前往收徒大典!”

牧开诚郑重点着头,然后发动御剑术,朝着收徒大典的位置全速前进。

至于担心老祖能否跟上?

那是他完全不用考虑的事情,毕竟拥有尊者境三重修为的他,压根就看不出老祖的修为。

故此,他经常在想九剑老祖如今到底是什么修为?

王境?皇境?圣境?

还是目前无人到达的帝境?

凛月广场。

作为剑云宗收徒大典的举办场地,此刻已经是人声鼎沸。

看着这一幕,大长老叶茂不由露出笑容。

“今年,比起往年还要繁盛。”

说着,叶茂的视线转到了一架彰显帝皇般气质的古色古香马车处。

马车周围所站着的护卫,身着探索级黑鳞龙甲,修为最低的都是探索境一重。

要知道他的修为也不过是探索境九重。

说实话,他真的是被银月皇朝的底蕴给震撼住。

“真不知道这是祸,还是福...”

刚感慨完,耳边就传来这么一声。

“大长老,收徒大典马上就要开始了,可是宗主好像还没有来的迹象。”

叶茂没有立即发声,他不懂这是牧开诚给的下马威,还是确实有事,暂时无法赶来。

不管如何,他现在都必须稳住场面,否则剑云宗接下来要迎接的就是被灭的灾祸。

露出一丝苦笑后开口,“一切按往常进行,宗主应该等会儿就会到达。”

嗖!嗖!

两道清脆的声音,顿时吸引住凛月广场所有人的注意力。

五光十色的剑芒闪过之后,牧开诚和冷泉翩然落地。

比起呈现中年模样的牧开诚,保持着年少帅气的冷泉,反倒吸引住许多的目光。

只见大长老叶茂负手而立,对着牧开诚微微躬身,“见过宗主!”

紧接着目光转向冷泉,作为道玄峰的首座,他知道冷泉是道延峰首座。

只是没想到这一次的收徒大典,对方竟然也会来。

讲道理道延峰收徒,都是每一百年一次。

而今年并没到一百年,那么这次前来显然是因为那正坐在马车的主人。

看来宗主有很多事没有说出来,同时也意识到宗主身上所背负的压力绝对超级大。

“师兄,宗主身旁这位帅气的年轻人是谁?”眼前一亮的女弟子,轻声打探。

可对方却轻轻摇头,“不知道!”

“我记得师兄拜入剑云宗三年了吧!怎么可能不知道?”

这时,一位道霖峰内门弟子开口,“三年时间,不知道冷师叔很正常!”

“我在剑云宗待了10年时间,要不是一次机缘巧合,也不会知道冷师叔的存在,更不会知道其是道延峰首座。”

“什么?道延峰首座?他还那么年轻啊!”

无论是现役弟子,还是想要拜入剑云宗的人,全都懵圈了。

见此,牧开诚瞧了眼毫无变化的冷泉。

要是他们知道道延峰首座只是表面身份,真实身份是那名震天下的九剑老祖,估计现在表情会更加的丰富。

就在这时,马车的帘子被掀开,眼尖的人一下子就能看到一张被薄薄白纱布遮挡的脸颊。

虽看不清具体长相,但从那双灵动的水汪汪大眼睛,以及轮廓,就能感觉此女绝对不丑。

“听闻银月皇朝大公主的姿色,曾让燕清皇朝君主愿以半境土地作为彩礼,可惜无论是银月皇朝君主,还是大公主,都选择拒绝。”

“要是能够一睹大公主的真容,应该就能体会到为什么燕清皇朝君主会发动举世瞩目的悬云之战!”

悬云之战后,燕清皇朝覆灭。

原本占据云境和半个北境的银月皇朝得以扩张到如今占据北境、悬境和云境三境之地的庞大皇朝。

甚至借着势头,如今还在不断地向周围的海境和灵境扩张。

“呵呵,反正我不觉得两大皇朝之战,真的会因为一个女子的姿色引发,纯粹是燕清皇朝君主故意找事。”

听到这些,冷泉终于知道为什么牧开诚回来找他?

和银月皇朝相比,如日中天的剑云宗还是显得太弱。

当然这只是明面上的剑云宗实力,要是加上他的话,银月皇朝未必能占到什么便宜,甚至还要付出被覆灭的惨痛代价。

“诸位,今日乃是我剑云宗开山收徒之日,凡是品行端正,资质过人者,皆可拜入我剑云宗门下。”

“尔等能在凛月广场,代表都过了剑云宗审核,以后便是我剑云宗的弟子。”

“接下来,全部排好队,保持肃静,由剑云宗各峰首座进行收徒!”

随即在剑云宗现役弟子的指挥下,原本一盘散沙的前来拜师弟子,很快排成一个个整齐划一的队列,大大缓解了先前拥挤和嘈杂的环境。

见此,牧开诚再度开口,“那么,接下来按照各峰实力,首先由我道霖峰一脉挑选!”

刚说完,他就意识到有些不妥。

主要这次老祖是真的要收徒,怎么能由他率先把好资质的徒弟给收走呢?

立即看向冷泉,耳边却听到这么一声,“按照现有的进程去做,本座收徒,天赋和资质并不是考量的唯一标准。”

不愧是老祖啊!

就算他已是宗主,也无法避免的去挑资质和天赋好的弟子。

同时还意识到老祖的实力太厉害,竟然只让他听到声音,其余人都没有听到。

苏竹萱看着这一幕,她觉得很是奇怪,讲道理宗主没必要去看道延峰首座一眼吧!

但事实是看了,显然这其中是有什么缘故。

“护卫队长,你曾在剑云宗修炼两三百年,这道延峰你清楚吗?”

护卫队长拱手,微微躬着身子,“禀告大公主,道延峰一脉,最近千年以来,都是每百年才收一名弟子。”

“而该名弟子,必定是未来的道延峰首座,无论其实力如何!”

“这样?”苏竹萱秀眉轻皱。

一个一百年只收一名弟子的道延峰一脉,明显是没有什么话语权的,应该不至于让现任宗主要看其眼色行事吧!

“那...道延峰还有什么其他特殊的情况呢?”

护卫队长思索一番,最终发声,“道延峰是九剑老祖曾经修炼的位置。”

九剑老祖?

苏竹萱瞬间就明白了!

目前剑云宗能够不断发展,靠的就是九剑老祖的名声。

就算是已经修炼到皇境五重的外婆,也对九剑老祖忌惮无比。

故此在这次出行前,千叮咛万嘱咐她不要太过放肆,否则很有可能丧命于此。

看来宗主看向道延峰首座,其实就是在向九剑老祖示好。

可惜九剑老祖神龙见首不见尾,她想要拜师对方,几乎是不可能的事情。

不过只要拜入剑云宗,迟早能够接触到九剑老祖,到时候再拜对方为师也不迟。

一番精挑细选下来,很快就轮到排名第八的道明峰首座陆望挑选。

扫视一圈后,目光转向冷泉身上,“道延峰首座,我记得明年才是道延峰收徒的日子。”

“是的!”

冷泉的肯定,使得陆望脸上露出笑容,“既然如此,剩下来的弟子由我道明峰全部收下,想必你也不会有问题吧!”

牧开诚,乃至其他峰的首座都愣住。

他们实在没想到陆望会有这一番操作。

尤其是牧开诚,他可是知道冷泉今天要收徒,陆望这波要把剩余所有弟子拿下,就算先说好,但难保老祖不会暗中记下。

正要开口提醒时,冷泉却这么说,“确实,没问题!”

瞬间,陆望脸上的笑容更加灿烂,其余拜师弟子脸上的担忧神色也逐渐消失。

这样的场景,这一千年来,冷泉见过很多。

剑云宗的修炼资源安排,都是按照各峰实力排名进行数量和品质上的分配。

只要稍加打听,就能得到道延峰修炼资源最少的消息。

当然这是他瞧不上这些修炼资源,再加上没有真正的弟子,于是让历代宗主都象征性的给点。

牧开诚看着这一幕,内心颇为感慨。

要是这群人知道他们失去了拜师九剑老祖的机会,想必如今脸上窃喜的笑容会瞬间停滞吧!

“开诚,收徒大典结束后,本座会下山一趟。”

牧开诚微微点头,他能猜到老祖这次下山的目的就是为了收徒。

感受到凛月广场的新入门弟子全部离开,苏竹萱这才起身,迈着纤足,颇有大家闺秀风范的从马车上走了出来。

除了冷泉外,在场剩下人的目光都被银月皇朝大公主的现身给吸引住。

“我听说银月皇朝大公主如今芳龄十八,没想到竟然已经拥有天境九重修为,这应该打破了北境修士修炼到天境九重的最小年龄记录了吧!”

“北境,悬境,乃至云境,比我剑云宗强的宗派和圣地也有不少,为什么会选择剑云宗?”

“老夫觉得应该是九剑老祖吧!”

实际上并非完全如此,苏竹萱选择拜师剑云宗,全因为在她身上隐藏着一个无法告知任何人的秘密。

前世的她,乃是九天女帝,拥有混沌神体圣胎,创《九天帝功》,睥睨古今无数证道大帝者。

她所处的是人族最为黑暗的时代。

就算是证道大帝,也未必能够为人族扫灭黑暗,走向辉煌。

但她却震慑众生命禁区,力压诸天,平定黑暗动乱,歼灭域外神灵,横扫六合八荒。

什么黑暗动乱,什么无上存在,一旦有扰乱世间者现身,那就全部镇杀。

所向披靡,没有一点悬念,让诸天都颤栗,一切的祸乱源头都被迫选择蛰伏。

人族也因此走向了辉煌,为了赞颂她的事迹,整个世界被命名为九天界。

但......

纵使修为帝境,阳寿也不过10万年,就算靠着各种手段再活一世,也还是不能永生。

故此九天界古今证道大帝者,都想进入仙域,获得永生。

她,自然也不例外。

可是仙域哪有那么好进入?

最简单的办法就是用强大的实力打出一条进入仙域的路。

尽管她准备万全,可还是低估了仙域的防御。

没有办法,只能全力输出,而这就给了她的那些敌人可乘之机。

在撬动仙域一角时,被数不清的敌人围攻,最终无奈的含恨转生其他世界。

如今,通过前世所留下的手段,她感觉到她的敌人一直在找她的转世,并且已经距离天灵界不远了。

以银月皇朝当前的实力,绝对不可能抵御住帝境强者的进攻。

就在一切陷入绝望时,撬动仙域一角后进入她灵魂的仙气,化作了名为榜单的法宝。

由于她目前的实力不够强大,使用榜单,暂时只能对限定的事物进行排名。

比方说这次拜入剑云宗,就是在北境、悬境和云境这三境的顶级势力中排出来的第一。

当时她还纳闷为什么是剑云宗?

后来通过打听,才知道很有可能是九剑老祖的存在,让剑云宗超越三境内的所有势力。

换言之,九剑老祖的强大绝对超乎想象,说不定会是一名帝境强者。

要真是这样,她待在剑云宗就不用担心那些敌人的来袭。

当然,她也不会那么的天真。

她只是想以最快的速度修炼到帝境,然后亲自手刃那些敌人。

回忆结束,苏竹萱内心默默把在场剑云宗宗主和其他各峰首座输入进榜单中。

确定无误后,直接运转全身的法力使用。

【强者榜单】

【第一:道延峰首座冷泉】

【第二:道霖峰首座牧开诚】

【第三:道玄峰首座叶茂】

......

【第九:道明峰首座陆望】

第一名竟然不是宗主,而是那个帅气的少年?

这榜单,是不是坏了?

为此苏竹萱再度输入了两次,得到的结果仍旧是冷泉排名第一。

这......

尽管不敢相信,但她早已打定主意去拜入剑云宗最强的门下。

“银月皇朝大公主,您现在做出拜入谁门下的决定了吗?”

牧开诚的话语很有礼节,给足了银月皇朝面子。

一旁仍逗留的弟子们,个个脸色都充满诧异。

“像我们只有被各峰首座挑选的份,而银月皇朝大公主却是能挑选各峰首座,要不是亲眼所见,真的不敢相信。”

外门杂役弟子露出苦笑,要不是在各峰首座眼皮子底下,他甚至还能发出许多怨天尤人的牢骚话。

“本公主已经做好了决定!”

边说着,苏竹萱边面向正在思索等会儿下山怎么快速找个人收徒的冷泉。

“道延峰首座冷泉,我想拜您为师!”

“蛤?”

听到自己名字的冷泉发出一声疑惑。

宗主牧开诚则是双眼中充斥着诧异目光,他没想到银月皇朝大公主苏竹萱不去拜他为师,去拜老祖为师。

他可不相信是看上了老祖的帅气年轻,这里面肯定有什么缘由,只是目前不知道罢了。

“什么?道延峰?”

“大公主,老夫建议您再考虑考虑,不要因为道延峰首座的年轻帅气,就迷昏了头脑!”

叶茂面色凝重,这番劝说倒不是要苏竹萱拜他为师,而是一旦银月皇朝追责下来,剑云宗那是百口莫辩。

他甚至怀疑苏竹萱这次拜师,就是故意针对剑云宗,从而对银月皇朝境内一切宗派、圣地等势力起到敲山震虎的作用。

被帅气年轻迷昏了头脑?

苏竹萱秀眉轻皱,觉得难以理解,于是正式看向冷泉。

清风吹拂着那如云般的长发,剑眉星眸,再加上那俊帅的脸庞。

说实话,活了两世的她,还真的没见过光凭长相就能让她定力不足的男子。

至于身材,倒不是那么的亮眼,主要还是被宽松的道袍给遮掩住。

当然也有修炼之人大多数身材不会有多差,甚至一个比一个要显得健美的原因。

一想到这样的人会是她未来的师父,平静的内心泛起一道道涟漪。

与此同时,冷泉也在打量着苏竹萱。

要不是两世为人,并且这一世活了一万年,见过的美女太多,他都觉得他可没有现在的定力。

纵使是这样,他也还是有被惊艳到。

要知道这还是苏竹萱用薄纱遮掩住脸颊,假如没有薄纱,他真不敢想象其他峰的首座会露出什么样的表情?

至于他嘛,自然能岿然不动。

只因为他被惊艳的不是苏竹萱的外貌、傲人身材和打扮,而是其全身所散发的那股超然脱俗气质。

若是具体描述的话,他觉得用前世小说中的大帝之姿,兴许能够表述一丝出来。

“大公主,您现在考虑的怎么样?”

说话的正是叶茂,很显然他觉得所给的时间已经足够,相信银月皇朝大公主这样的天之骄女,肯定恢复了清醒的认知。

然而,苏竹萱却仍旧说着,“道延峰首座冷泉,我想拜您为师!”

“大公主?您真的有考虑?”

叶茂眉头已经皱成了川字型,他现在已经觉得苏竹萱是太年轻了,被冷泉迷得连清醒认知的能力都丧失了。

“当然!”苏竹萱语气很是肯定。

眼中所冒出的执着精光,让叶茂更加的不理解。

其实这也很正常,毕竟在叶茂的认知中,冷泉不过是一个修炼不足100年的修士。

无论是在资历,还是实力,都无法和其他八峰首座相比。

但他又不能说苏竹萱,于是视线转到冷泉身上,以身为老者的姿态呵斥着,“道延峰首座,请你衰老一下,不要耽误了银月皇朝大公主的前程。”

霎时,冷泉眼中冒出冷意。

他本来就是不想被人打扰,才行事如此低调。

但有些人,比方说这大长老,就有些太得寸进尺。

正要发话时,牧开诚轻咳两声,“咳咳!”

“大长老,大公主既然选择拜师道延峰首座,你我就无权再去干扰。”

“若是日后大公主后悔了,我们也是可以通融让她转到其他峰去。”

大长老有些懵圈,讲道理宗主没必要去做和事佬?

因为道延峰是九剑老祖的传承之地,就要给道延峰首座面子?

要是寻常时候,那可以!

可这关系到剑云宗的未来,怎么能如此草率?

“宗主,话是这么说,但你这是表明剑云宗的态度?。”

“你想想,若是你是大公主的家长,肯定觉得是剑云宗强迫大公主拜入剑云宗最弱的道延峰,这是不是打银月皇朝的脸?”

其余各峰首座纷纷应和,“对!”

“大长老,这番话太精辟了!”

“可不能把剑云宗毁在我们手上!”

......

除了冷泉和牧开诚,其余七峰首座已经沆瀣一气,基本上很难动摇。

苏竹萱看傻了眼,她着实没想到拜个师会有这么的难?

不过,她没有发声,相反还一脸正经的打算看看冷泉接下来要怎么做?

要是其因此就不让她拜师,这样的师父,就算实力强大,那也没必要拜了。

就在这时,一道赤红色的神异光芒迸发而出。

叶茂定睛一看,面色瞬间煞白起来。

“这是九剑老祖的天虹神剑!”

“见到天虹神剑,如见九剑老祖本人,没想到传给了你!”

牧开诚表面保持镇定,内心则是吐槽传个鸡毛,他就是老祖本人啊!

“大长老,还有其余六峰首座。”

“本来我是不打算拿出此剑,但你们欺人太甚。”

“道延峰如今确实最弱,可这不代表你们就可以随意欺压。”

“收徒大典结束,你们七人全部去挑战双极塔,什么时候通关,你们什么时候恢复首座身份!”

七峰首座全都呆住,双极塔,那可是九剑老祖弄出来专门惩罚犯错者的地方。

就算是他们,想要通关,全身上下最少要掉一层皮。

当然不止是皮肉之苦,还有来自精神上的双重痛楚。

对此,叶茂驳斥道,“老祖把天虹神剑传给你,是为了让你秉公执法,而你却滥用职权,老夫不服!”

其余六峰首座一听,连忙发声,“对!我们不服!”

“那你们要怎样才服?”

冷泉这么说,主要是意识到当前剑云宗拉帮结派太严重了,正好趁着这一波,把这群家伙给好好敲打一番。

叶茂眯着眼,心想道延峰首座还是太嫩了。

“当然是九剑老祖亲自下令!”

哼!

小样,就算你是道延峰首座,也不可能让九剑老祖随叫随到。

看着一脸得意的叶茂和其余六峰首座,冷泉表面上露出难色。

实际上,暗中发动力量。

一眨眼的功夫,凛月广场上空的蓝天白云,被层层乌云和密布的电光所笼罩。

叶茂连忙看向上空,发现就凛月广场这一处是这样,其余位置还是一片晴朗。

“这是......”

尽管有预感,叶茂还是难以相信九剑老祖接下来会出现。

除非从收徒大典一开始,九剑老祖就在暗处观察。

真要这样的话,接下来所受的惩罚可不是双极塔那么简单了。

苏竹萱望着这一幕,引动天象,那是王境强者能使用的招数。

但能运用的如此娴熟,九剑老祖至少拥有着皇境的修为。

“道玄峰首座叶茂,你无视本座立下的规矩,罪加一等,暂时封印你全部修为,若无法通关加强版双极塔,永不解封!”

苍老嘶哑的嗓音在四面八方回荡,恐怖的压迫感,让纵使前世为帝的苏竹萱都身躯微微一抖。

只见冷泉握着的天虹神剑迸发出一道奇妙非凡的赤红色神异光束。

眨眼的功夫,便注入到叶茂体内,原本一身探索境九重的修为被完全封印。

此刻,叶茂已经如同一个凡人,唯一不同的就是他的身躯还是有着匹配探索境九重修为的强度。

不过面对加强版的双极塔,那也还是很难通关。

基本上,他的这一生算是彻底废了。

其余六峰首座全都瑟瑟发抖,他们和叶茂一样,完全没想到九剑老祖真的会出手。

“你们六人,为了逃避惩罚给叶茂加油打气,犯从众罪,全部升级为通关加强版双极塔,不通关,首座身份不恢复!”

伴随着声音落下,叶茂七人化作七道流光,向着高耸入云的双极塔冲去。

在他们进入双极塔后,只见整个高塔冒出白色的耀眼光芒。

这种情况,牧开诚表示他从未见过。

显然双极塔是真的能够加强,只是之前从未使用过。

叶茂啊叶茂,谁让你非要惹老祖呢?

真是良言难劝该死鬼啊!

咻!

天虹神剑再度入冷泉之手,天穹上的乌云和雷霆瞬间消散,显然九剑老祖要离去了。

苏竹萱连忙大喝一声,“九剑老祖,小女想拜您为师!”

牧开诚愣住,他完全没想到苏竹萱胆子这么大,竟然敢说出这话。

要知道冷泉就是九剑老祖!

尽管拜师的都是同一个人,但这么容易就换拜师对象,这可是犯了拜师的大忌啊!

“那道延峰首座呢?”

听到这一声,苏竹萱看了一眼冷泉,很是坚定地开口,“我也拜!”

“呵呵,小姑娘,你这说辞不错,既不得罪本座,也不得罪道延峰首座。”

苏竹萱拱手道,“多谢老祖夸奖!”

“你真以为本座在夸你?”

“自以为两边都不得罪,不就是脚踏两条船的行为,不专一的渣女!”

“银月皇朝的家教,都是这样的吗?”

渣女?

苏竹萱活了两世,她什么时候被这么喷过?

这般羞辱,让她内心很是愤怒。

要这是前世,绝对要让对方知道她的厉害。

牧开诚心里乐开了花,若不是要注重场合,他真的想笑出声来,并且给老祖加油呐喊。

这时,护卫队长大喊一声,“九剑老祖,您大肆羞辱大公主,就不怕银月皇朝的怒火?”

“怒火?就凭什么狗屁银月皇朝?”

“剑云宗上下惧怕,但不代表本座怕。”

“而且,如果银月皇朝的大公主就这点承受心理,干脆去拜其他宗门,剑云宗庙小,容不下她!”

冷泉这么做,自然是在考验苏竹萱,同时也是在警告银月皇朝。

免得一千年前道延峰的悲剧,重演在剑云宗上。

“好,很好,那么接下来,剑云宗就迎接......”

护卫队长话还没说完,苏竹萱冷喝一声,“闭嘴!”

“可是......”

“没有什么可是!”苏竹萱横了一眼,紧接着再度拱手道,“九剑老祖,你说我是渣女,但是人一生又不可能只拜一位师父!”

“你说的没错,可道延峰收徒传统,徒弟一生只能拜一位师父!”

“所以,你是选择本座,还是道延峰首座?”

还是老祖玩的溜啊!

不过这波,确实很考验苏竹萱的心性。

牧开诚也想知道苏竹萱究竟想拜谁?

其实最好的解决方法就是谁也不拜,因为已经得罪了九剑老祖。

并且在他看来,没必要非要拜入剑云宗。

天灵界宗派林立,多得是比剑云宗强大的。

以银月皇朝的实力,完全可以给苏竹萱找一个更强大的宗派,或者是圣地拜入。

苏竹萱也想不拜,可问题是以目前银月皇朝的处境,选择皇朝境内的宗派才是最安全的。

“放心,无论你做出怎样的选择,本座都不会为难你!”

这一番话,去掉了苏竹萱的担忧,其缓缓开口,“我选择最初的选择,即道延峰首座冷泉。”

“哦?”

“能否说说你这么选择的原因?”

冷泉有些不解,讲道理,应该选择更强大的九剑老祖。

就算有过过节,他所展示的九剑老祖形象也不是一个心胸狭隘的人,不至于去欺负苏竹萱。

“老祖,是您说的我不专一,所以我就想告诉你我是一个多么专一的女人!”

就这?

这姑娘明显是在赌气嘛!

“有趣!真有趣!”

回荡在四周的声音渐渐消散,众人都明白九剑老祖是离去了。

这时,冷泉的声音冒出,“大公主,你刚刚明显是赌气,现在后悔还来得及。”

“我自己做出的选择,我从不后悔!”

看着苏竹萱那相当坚定的眼神,冷泉也不再劝说。

反倒是冷着脸,面色极其严肃,一副换了个人的样子。

“那么从现在开始你就是我的弟子,跟你说一下道延峰一脉的规矩。”

“规矩?”苏竹萱喃喃一声。

“首先,你的这些护卫们不准上道延峰。”

护卫队长一听,激动地喊着,“不准?那大公主有个三长两短,或者被你给玷污了,谁来负责?”

“你这问的很不错!”

“道延峰拥有老祖布下的禁置,甚至老祖有时会住在道延峰,我可以说剑云宗上下,包括你们全死了,我弟子和我也会安然无恙。”

“至于玷污她,修行之人讲究清心寡欲,连自己的欲望都控制不住,根本不会成为我道延峰的弟子。”

冷泉义正言辞的样子,别说周围的剑云宗弟子,连苏竹萱都不由内心感叹好帅!

护卫队长还想要说什么,但苏竹萱却抢先开口,“拜他为师,自然要接受他的规矩。”

“如果真的有什么损害我的地方,我也肯定不会沉默。”

大公主都这么说了,他们这些作为下属的再抵制,明显是不给大公主面子,甚至还会被剑云宗的人耻笑。

“剩下的规矩,待我们抵达道延峰后,我再和你说!”

冷泉这么说,主要是明明已经收苏竹萱为徒了,然而躺平主线任务却没有完成。

他想着或许到了道延峰,任务可能就会完成。

“你还不会御剑法术,等会儿抓紧我的衣服!”

尽管天境修为是可以凭空飞行,但借助法宝飞行的速度要更快。

一眨眼的功夫,冷泉便跃到了剑上。

苏竹萱见此也运转法力跳到剑上,一双白嫩纤手轻轻抓住冷泉的两边衣角。

看起来有些文弱,让人不由生出想要保护的想法。

“抓好,现在启程!”

一言落下,苏竹萱耳边便听到咻的一声。

在凛月广场的众人眼中,则是化作了一道流星消失在天地间。

不少弟子感叹,“这道延峰首座,看起来也不弱啊!”

这御剑的速度好快!

苏竹萱内心颇为震撼的同时,运转全身的法力,加持在抓住冷泉衣角的双手上。

纵使是这样,也仍旧感受到双手正在脱力。

此刻,她的脑海中已经涌现出双手松开衣角,被甩出去的画面。

那怕她凭借着天境修为能够飞行,但甩飞出去的恐怖力度,也足以造成九死一生的情况。

无力感充满内心,苏竹萱再一次明白她为什么要变强?

不仅是为了干掉那些暗算她的敌人,更是掌握强大力量的那种感觉让她食髓知味。

但在此之前,她必须拽紧冷泉的衣角,不然很有可能就没有以后了。

可是使用了吃奶的力气,咬紧了牙关,握住衣角的手仍然在松动着。

冷泉自然知道这些,他没有采取任何行动,便是在等苏竹萱主动说出来。

而这么做,目的自然是让对方慢慢信任和选择依靠他。

可感受到苏竹萱手都快完全松开了,其竟然还没有开口,这让他很是疑惑。

若是他知道苏竹萱的秘密,其实也不难理解。

前世作为绝代风华的九天女帝,强大的自尊心让苏竹萱宁愿选择自己解决,也不愿意麻烦别人解决。

咻!

轻微一声,苏竹萱的双手完全离开冷泉的衣角。

完了!

就在这时,速度骤然停止,原本向后倾的身躯,猛地向前倾。

强烈的求生欲,让苏竹萱靠在冷泉背上后,双手用力的圈住冷泉的腰。

霎时,空气中弥漫着一片寂静。

比起还没搞清楚状况的苏竹萱,冷泉脸上露出惊愕的表情,没有发出任何的声音,而内心则异常活跃。

我靠!

我竟然被别人抱住了腰!

幸好是个大美女,要是个男的,老子肯定抽死他。

冷泉回过神来,瞬间就感受到以前从未有过的各种感觉。

还以为是一马平川,没想到内有乾坤啊!

再联想到苏竹萱的傲人身材,以及那被薄薄白色纱布遮住的脸,以后肯定是能够大饱眼福咯!

“大公主,现在是不是可以手松开?”

“还是说你想就这么抱着为师,直到抵达道延峰峰顶?”

听完这两句,苏竹萱瞬间意识到了什么,连忙把她那双冰肌玉骨的纤手收回。

略显羞涩的开口,“师父,我...我不是故意的。”

冷泉故作镇定,实际上能够猜想到苏竹萱此刻肯定是脸色通红,毕竟其芳龄才十八。

要是成千上万岁的单身女子,他就不会这么想。

主要这种女子基本上看透一切,早就过了情窦初开的年纪。

【恭喜宿主完成今日躺平主线任务:收徒一名,奖励1万躺平值】

【特别赠送收徒大礼包一份】

一万年的时间,冷泉所获得大礼包并不少。

这次的收徒大礼包,他自然不会感到很意外。

心中默念着,“打开!”

【恭喜宿主获得《天凡心经》】

【恭喜宿主获得浩意仙剑一柄】

【恭喜宿主获得10万躺平值】

10万躺平值?

光是这一项,冷泉就愣住。

一万年的时光里,他就从来没有一次性获得这么多躺平值。

当然对于现在的他而言,10万躺平值也就那样。

【天凡心经:仙级功法,修炼本心经后,只需寻常修炼就能变强,实力提升1倍,需要寻常修炼三天,若是超额修炼,或者不眠不休修炼,则重头再来】

【浩意仙剑:仙级法宝,目前属于凡级,晋升玄级,需要每天劈柴100根,持续三天】

要不是他早就拥有更好的法宝和功法,现在必然备受震撼。

这时,耳边传来清甜的女声,“师父,我实在是抓不住您的衣角,就让我这么抱着你......”

“好!”

冷泉故作淡定的回了一声,他很清楚现在的大公主肯定已经羞的恨不得找个墙缝钻进去。

一会儿的功夫,便抵达了道延峰峰顶。

“徒儿,可以松手了!”

“嗯!”

苏竹萱连忙快速的松手,然后从飞剑上跳下。

看其立足未稳的样子,明显是紧张过度了。

冷泉装作看不见,右手食指轻轻一挥,“去!”

只见一个白色,好似云一样的团蒲出现在苏竹萱的身后。

“徒儿,坐上去!”

苏竹萱点了下头,保持着优雅的姿势坐了上去。

再往前看时,发现飞剑不知何时消失。

至于师父,则是一副庄严模样的站在2米外。

“关于天灵界和修炼,我想你作为银月皇朝大公主,未来银月皇朝的君主,应该都知道的很清楚。”

苏竹萱轻轻点头,基础的东西,包括各个有名势力的资料,她早就耳熟能详。

“即便这样,有些东西,为师还是要简略的提及一下。”

“天灵界目前已知的修炼境界划分为凡境、玄境、地境、天境、执法境、探索境、尊者境、王境、皇境、圣境和帝境,而法宝、功法等等的品级,则是与境界对应。”

师父,其实还有仙境!

只是在天灵界想要修炼到帝境都很难,仙境更是因为出现断层,而早被遗忘。

“但为...老祖曾经再一次秘境中,偶然知道了帝境之上的境界,即仙境和神话境。”

要不是意识到他现在是道延峰首座,并不是九剑老祖,真就会说漏嘴。

不过,看苏竹萱内心备受震撼的模样,应该是没有注意到这些。

仙境之上,竟然还有神话境?

这可能吗?

苏竹萱思索许久,最后觉得这是很有可能的。

只是仙境之上的境界,可能并不是叫做神话境。

“师父,我有一个问题?”

听此,冷泉直接发声,“说!”

“九剑老祖的境界,师父,您知道吗?”

冷泉愣在原地。

他当然知道,只是说出来,对于苏竹萱的未来有很大的不利。

他可不希望自己的第一个徒弟,就是仗着他的实力,天天在外面兴风作浪。

“老祖并未和为师说过。”

“哦......”苏竹萱声音略显失望。

若是知道九剑老祖的实力,她就能知道剑云宗能不能够庇佑她?

也就可以筹划未来究竟该走怎样的路?

“徒儿,虽然老祖的境界我不知道,但只要你在道延峰,为师保证没有任何人能够伤害你!”

看着满脸认真的冷泉,苏竹萱的内心难受不已。

师父啊!

你要是知道我敌人中最强的拥有着帝境二十八重修为,肯定就说不出这话。

不过......

若是能渡过这一关,本帝会竭尽心力的把您的修为提升到帝境。

可惜苏竹萱的这番发誓,对于冷泉来讲根本就没用。

但对于其他人而言,帝境,那可是终其一生都不可能抵达的修为。

“接下来,为师要讲讲本峰的规矩!”

见苏竹萱重新振作精神,露出一副听讲的认真模样。

“首先,弟子该怎么修炼,必须完全听从师父的!”

瞬间,苏竹萱感觉人都傻了!

她拜师,其实并不是为了学习什么,主要是想要获得九剑老祖的庇佑。

而现在不仅没有获得她想要的庇佑,还要被一个修为比她前世低的人教怎么修炼?

这可不就是自讨苦吃?

“大公主,你大可放心,为师教你的修炼,可能你一开始不会满意,但过一段时间,你会非常满意。”

“......”

真当她只是银月皇朝大公主啊!

她可是睥睨无数证道大帝者的九天女帝。

修炼这一块,甚至在修炼资源的供应上,都不一定需要师父的帮助。

冷泉自然是看到了苏竹萱的这种不相信,所以他更加期待其幡然醒悟,身心倍受震撼的那一刻。

“看来你还是不相信!”

“那为师跟你打个赌,要是一个月内,你完全按照我说的来修炼,如果提升实力的速度没有超越你之前的修炼,那就换回你自己的修炼。”

听完,苏竹萱没有立即回复。

而是脑海中回忆冷泉所说的话几遍,确认无误后,才谨慎的发声,“好,就这样!”

“其次,没有为师的命令,弟子不能下山!”

这个的话,苏竹萱觉得还是能够接受的,便轻轻点了点头。

见此,冷泉再度开口,“最后,在为师面前,你不需要拿着薄纱掩面。”

“现在摘下来,让为师好好看看你到底长什么样?”

苏竹萱一听,倒没觉得不妥,不过还是吐槽着,“师父,这不算是规矩吧!”

“这不算道延峰的规矩,但是算为师的规矩。”

“......”

一阵无语中,苏竹萱摘下她那遮掩面容的薄薄白纱布。

霎时,冷泉愣住,他活了两世,这一世还活了一万年,认为没有什么女人可以让他的内心动摇。

然而如今的苏竹萱,却做到了。

摘下薄纱后,整体的感观直接提升了一个层次。

清风吹拂着如云般的秀发,姣好面容,樱桃朱唇,齿如白玉,秀眉如春山般浅淡。

眸光流转间,世间万物都黯然失色。

除此之外,原本超凡脱俗的气质进行升华,此刻的苏竹萱仿若谪仙。

说实话,他就没看到过这么好看的妞。

要是刚穿越那会儿,估计魂已经不知道飘到哪去了!

“不错,你就该长这么漂亮!”

这下轮到苏竹萱愣住,她没想到冷泉这么快就回过神来。

曾经的燕清皇朝君主,只是看了她一眼,就魂不守舍,做出以半境领地为彩礼的蠢事。

甚至最后在错误的时间,错误的地点,和错误的敌人发动战争。

很显然,她的师父,道延峰首座冷泉,并不是凡夫俗子。

“以后在道延峰内,并且没有其他人在时,你就不要带上薄纱。”

刚内心夸完,苏竹萱就感觉她是不是太天真了?

可是师父给她的感觉又是那种能够控制住自己的样子。

这未免也太矛盾了吧!

实际上,一点都不矛盾。

是个男人,都想天天看苏竹萱这样的美丽风景。

冷泉这么做,一方面是这种福利怎么能够放弃?

另一方面,他要把此作为对自己的考验。

若是通过考验,以后他就对苏竹萱这样级别的美女免疫了。

若是没通过,那他也不亏什么。

“规矩说完,现在可以正式教你道延峰的修炼了。”

听此,苏竹萱露出认真学习的样子。

这可不是装的,而是她想知道为什么九剑老祖会厉害到连外婆都忌惮?

眨眼的功夫,一本写有‘天凡心经’四个大字的书和一柄剑格处写着‘浩意’两个大字的长剑。

打量了一番后,苏竹萱脸上露出略显失望的表情。

天凡心经,她看不出来是什么级别,但那把长剑却是凡级的。

讲道理,就算道延峰是剑云宗九峰中最弱的,师父也不至于拿把凡级的剑器法宝给她吧!

对于这一幕,冷泉早就猜到了,淡淡一笑发声,“徒儿,为师拿出的这两个东西,可一点都不简单。”

“哪不简单了?”苏竹萱内心的好奇涌出。

“天凡心经,乃是九剑老祖让我传给你的。”

苏竹萱的双眸顿时睁大,喃喃一声,“九剑老祖?”

看来老祖很重视我啊!

内心小小的激动一番,紧接着询问,“那为什么给我一把凡级剑器法宝?”

“可不要小瞧这把浩意剑,据老祖说,按照他给的方法去做,能够不断地提升品级。”

苏竹萱惊呼一声,“什么?”

能够提升品级的法宝,她前世都几乎没有见过。

这九剑老祖,还真的是有两把刷子,怪不得能够远近闻名啊!

而且就这么给她,很显然是不在意这把剑,越发的她想知道九剑老祖究竟修为多少?

冷泉只是微笑,他很享受苏竹萱露出惊诧的模样。

至于为什么不说浩意仙剑,而说浩意剑。

这还是因为天灵界,但凡跟仙字沾上的,都可被认为是仙级。

就算是苏竹萱和其背后的银月皇朝,都几乎不可能保住浩意仙剑。

另外,他不想看到苏竹萱可能会露出的一副贪婪模样。

1分钟过去,苏竹萱便修炼完成《天凡心经》和灵魂绑定浩意仙剑。

“师父,这两个我都吸收了。”

“接下来,我想知道该怎么修炼?”

冷泉眼中露出一抹诧异,心中感慨不愧是18岁就修炼到天境九重修为,天资果然妖孽!

“天凡心经,你就按照寻常修炼进行,切忌不要超额修炼,或者不眠不休修炼。”

“额?”苏竹萱呆住。

寻常修炼就行?还不能超额修炼和不眠不休修炼,这天凡心经未免太奇葩了吧!

“师父,如果不寻常修炼,后果是什么?”

“暴毙!”

冷泉才不会说什么重头再来,只有恐吓住,才能让苏竹萱不产生多余的好奇。

“啊!”

“师父,你可是和我有赌约,一个月后若是你输了,那我岂不是无法修炼自己的?”

很明显苏竹萱急了!

不过这种事放在谁身上,急是很正常的。

冷泉淡淡发声,“放心,若是我赌输,老祖会出手给你剔除!”

功法剔除,苏竹萱还是听说过的。

只是那需要至少圣境修为,如果师父说的是真的,九剑老祖怕是真有圣境。

可惜面对帝境,还是差了一个大境界。

“师父,你可别忽悠我?”

“想要剔除功法,可是需要圣境修为,难道老祖拥有圣境修为?”

这妮子,怎么会知道的这么多呢?

一般来讲,大部分人会觉得是银月皇朝的底蕴。

但冷泉活了一万年,一万年前那会儿,可还没有银月皇朝啊!

目前剑云宗上下都不知道圣境强者可以剔除功法。

凭借银月皇朝自身的底蕴,几乎更难以知道,那么就很有可能是遇到了什么机缘。

“徒儿,老祖什么境界,为师不清楚,但老祖说他能,应该是能的。”

“至于是不是圣境?为师觉得未必一定就是圣境,也有可能是其他的手段。”

这一番解释,苏竹萱倒是接受了。

甚至因为冷泉掩饰的好,根本就没发现其中的猫腻。

“那...师父,这浩意剑该怎么提升品级呢?”

“去!”

只见冷泉右手食指再度一动,原先空旷的位置出现一座小山模样的木柴。

“每天用浩意剑劈柴100根,持之以恒,就会晋升品级。”

具体天数,冷泉并没有告知。

主要他觉得说的那么清楚,还不如苏竹萱自己去琢磨。

“蛤?劈柴?”

苏竹萱懵住,她前世是女帝,这一世是银月皇朝大公主,未来的银月皇朝君主。

从今天开始就要像下人那样劈柴,而且还是拿剑劈。

这不仅有辱她高贵的身份,还折磨着她的身心。

“师父,你真的没有骗我?”

冷泉语气很是肯定,“当然!”

“如果你不想劈柴,那浩意剑永远无法晋升品级。”

苏竹萱沉着脸,她正在陷入激烈的思想斗争。

最终,缓缓开口,“我劈,我劈,反正这道延峰除了师父和老祖,也没人能看到我劈柴。”

“很好!”

“你已经拥有成大事者的一切条件,接下来放手按照为师说的去做吧!”

冷泉的这一番鼓励,给了苏竹萱很大的动力。

没再多想,从坐着的团蒲优雅起身,向着不远处的木柴小山走去。

抵达后,召唤出浩意剑,就在要劈的时候,耳边听到冷泉的声音。

“徒儿,你叫什么名字?”

“苏竹萱!”

苏竹萱没多想的回了一声,紧接着握着浩意剑,对着出现在前方的木柴狠狠劈去。

若是她回头一看,就会看到冷泉正在写什么。

第一次劈柴,柴并没有她想象那样的规整,不过也算是劈成功了。

“第一次能劈成这样,很不错了!”

听到冷泉的称赞,不知为何,她竟然内心很是欣喜。

细细感受,竟然发觉和前世获得帝级材料、帝级法宝等等帝级物品时的欣喜是一样的。

她,变了吗?

前世的她,冰霜冷傲,绝不会因为任何人而有感情的波动。

这一世,她新拜的师父,却让她产生了欣喜的情绪。

其实并非是苏竹萱变了,而是前世的她,没有像冷泉这样拥有亲密关系的人去称赞。

突然,眼中看到一道淡红色的流光,其正在渐行渐远。

“师父,那是什么?”

“为师写给试炼场的预约信。”

苏竹萱一听,她知道试炼场是测试实力的位置。

以师父的修为,应该不需要测试,那么是测试谁的?

“徒儿,三天之后,为师会带你去试炼场,届时就可以看看你的真实实力如何?”

“原来是我啊!”苏竹萱恍然大悟,紧接着吐槽,“师父,按照您的要求修炼三天,对于实力的变化肯定也不大,根本没有测试的必要。”

“先测测,这样才清楚有没有提升!”

冷泉这么一说,苏竹萱便接受了。

实际上,冷泉只要跟宗主牧开诚说一句,今天就能测。

三天之后测,纯粹是给苏竹萱制造一个展示三天修炼成果的机会。

【恭喜宿主完成今日躺平支线任务:制造徒弟发挥实力的机会,奖励1000躺平值】

这么多?

结合先前的奖励,看来现在专心培养徒弟,就能获得比过去更多的躺平值。

尽管冷泉目前拥有1亿躺平值,但他不会觉得这就很多。

神级躺平系统的兑换平台,目前对他有用的东西,1亿躺平值在里面都是洒洒水。

想到这里,冷泉打开了兑换平台,一眼就看到了他目前最需要兑换的东西。

【紫霄九转仙丹:仙级,服用后,可从帝境四十九重突破进入红尘仙一重】

【所需躺平值:1亿200万】

虽然不懂明明是仙境,为什么描述的是红尘仙一重?

但只要进入了仙境,他就再也不需要担心寿命的问题。

永生不老,就是仙境特权之一。

至于帝境四十九重,他觉得是遵循了大道五十,天衍四九,人遁其一的道理。

而在帝境之前的境界,全都是九重,并非是四十九重。

瞄了眼正在劈柴的苏竹萱,冷泉舒舒服服的靠在睡椅上,内心感慨一声。

“靠着这徒弟,我每天的躺平值应该能够收获的比以前更多。”

“200万的躺平值,看来要不了多久就能获得,红尘仙已经是指日可待!”

30分钟流逝。

【恭喜宿主完成今日躺平支线任务:徒弟劈柴100根,奖励100躺平值】

苏竹萱微微喘息着,要不是看见没有木柴出现在眼前,她可能还握着浩意剑去劈砍。

“看起来很轻松,实际上劈柴也是为了提升对剑的更快更准和更狠的使用。”

“对我这种从未使用过剑器法宝的人来讲,就是夯实基础。”

收起浩意剑,带着崇敬的心情转身看向冷泉。

结果她愣了一会儿,然后大声嚷嚷,“师父,你怎么能躺在椅子上?”

在苏竹萱眼中,必须抓紧一切时间进行修炼。

这点无论是现在,还是前世,都是如此。

而本来还有点崇敬的师父,竟然不修炼,还躺在睡椅上休息。

这完全违背了她对于强者的认知。

“徒儿,这就是为师的修炼。”

苏竹萱嘴角微微抽搐,她觉得她这个师父是真的能够忽悠。

不由心想,师父到底是怎么在九剑老祖眼皮子底下如此懒散的?

这个问题一直到苏竹萱发觉冷泉就是九剑老祖时才大彻大悟。

“师父,你肯定是故意让我看到你散漫的一面,然后让我堕落,最终导致我变强的速度变慢,这样身为银月皇朝未来的我就被你给毁了。”

“额......”冷泉嘴角一抽。

这徒儿,她咋这么能脑补呢?

“师父,你不反驳,是不是我说的都是对的?”

冷泉白了一眼,怒斥一声,“对个屁!”

“徒儿,为师不管你是怎么想的!”

“从今天开始的三天内,你要是不听为师的话,为师自然有法子对付你。”

很明显,冷泉这是下达了死命令。

当然就算不下,苏竹萱暂时,或者说三天内,也不会不听话。

主要她也很好奇冷泉,或者说九剑老祖这么教她,真的能让她在一个月内实力提升的比过去要快?

如果是真的,天凡心经的品级,很有可能不是帝级,而是她不敢设想的仙级。

不过这应该是不太可能的,一般的师父都会留两手,避免喂饱徒弟,饿死师父。

仙级的功法,怎么可能随随便便的给只是徒弟的她修炼呢?

事实上,确实不是随随便便。

只不过是对苏竹萱很珍稀的仙级功法,对冷泉而言,没有那么的珍稀罢了。

接下来的时光,在冷泉的严加看管下,苏竹萱没有一丝增多修炼时间的机会。

【恭喜宿主完成今日躺平支线任务:徒弟寻常修炼一天,奖励100躺平值】

【恭喜宿主完成今日躺平支线任务:徒弟劈柴100根,奖励100躺平值】

听此,冷泉知道苏竹萱不仅实力提升了1倍,而且浩意仙剑晋升到了玄级。

至于对方什么时候发现,那就不是他能够控制的。

可能现在就在琢磨,也有可能在明天试炼场上发现。

就在这时,耳边传来清脆甜美的欣喜女声。

“师父,浩意剑晋升到玄级了!”

冷泉保持淡定姿态,平静的发声,“现在知道为师没有诓骗你了吧!”

“那可不一定!”苏竹萱俏笑一声。

果然,这妮子还没发现她的实力已经提升了1倍。

不过这也很正常,提升的是实力,而不是修为。

没有使用的机会,自然也不会发现自身的实力变强了!

而明天的剑云宗试炼场之行,正好是给她开光之时。

“竹萱,接下来,你就好好休息,不要太过紧张明天的试炼场。”

顿时,苏竹萱嘟着嘴,语气颇为不高兴的说着,“我会紧张?师父,你想多了!”

“那你就当做为师说的客套话,总之,好好休息。”

苏竹萱轻轻‘嗯’了一声,紧接着走进她居住的小屋。

稍微整理一番,便感觉到了明显的疲惫感,“师父所教的修炼感觉也不累啊!”

“为什么感觉比起过去还要疲惫?”

“这是我的错觉吗?”

其实并不是错觉,而是用浩意仙剑劈柴的结果。

看起来每天100根木柴不多,但用浩意仙剑去劈,100根木柴就很多了。

只是苏竹萱没有察觉到,以为是她没有休息好。

感受着倒头就睡的徒儿,冷泉瞬间意识到了这点。

“看来仙剑,就算是只有凡级,也不是寻常人就能驾驭住的。”

“劈柴100根,应该是苏竹萱目前能承受的极限。”

“这么来说,收徒大礼包的天凡心经和浩意仙剑本就是给竹萱的。”

一切弄明白后,冷泉耳边听到这么一声。

【恭喜宿主完成今日躺平支线任务:靠在睡椅上8个小时,奖励100躺平值】

【恭喜宿主全部完成今日躺平任务,额外奖励1000躺平值】

“不错!”

夸赞一句后,冷泉便起身走进他的住所。

第二天早晨8点。

“师父,我们这么去,会不会太晚了?”

一般来讲,试炼场越早去,人就越少,越晚去,人就越多。

为了能够更节省时间的得知测试结果,自然是选择人少的时候前往。

然而她看到冷泉微微摇头,“晚什么?现在去刚刚好,我要让所有人都知道我的徒儿有多么厉害!”

“......”

“师父,你这有些太嚣张了吧!”

可冷泉却这么说,“嚣张?”

“我这是要告诉剑云宗的所有人,哪怕道延峰只有一名徒弟,那也是一骑绝尘,同辈之中无人超越的存在。”

说的这么热血,其实就是给苏竹萱造势。

他活了一万年,早就不在意这些,但他的徒儿不能不在乎。

感受到厚重的使命感,苏竹萱也不再说什么,相反目光变得更加坚定。

咻的一声,便看到了近在咫尺的飞剑。

冷泉轻咳两声,“咳咳,竹萱,这次可不能抱着为师,一定要抓紧!”

“我知道了!”苏竹萱急声回话。

显然在她看来,三天前所发生的事实在是太羞耻了。

“要是觉得为师御剑的速度太快,可以说!”

苏竹萱肯定道,“嗯嗯!”

随即冷泉跳到飞剑上,看向苏竹萱时,连忙发声,“竹萱,别忘了戴上薄纱。”

霎时,苏竹萱才意识到她没有佩戴。

在佩戴的过程中,她内心却异常的活跃。

至从燕清皇朝君主的事件后,她就没有忘记过佩戴薄纱这件事。

可在道延峰短短三天时间,她就已经忘记了。

很明显,她不知不觉间认可了冷泉这个师父。

稳稳跳上飞剑,苏竹萱双手抓住冷泉的衣角,轻喝一声,“师父,我站稳了!”

“好!”

伴随着声音,飞剑朝着上空急速前进,眨眼的功夫,就已经出了道延峰。

比起上一次,这一次苏竹萱也能感受到双手正在滑落,但是明显要慢了许多。

这是错觉,还是说她的实力得到了提升?

最终她认为是错觉,毕竟如果是实力提升,那就太过夸张了。

1分钟后,便抵达试炼场。

往下一看,早已是人声鼎沸。

还没等冷泉下去,宗主牧开诚便纵身飞了上来。

“宗主,你今天也来这里?”

“想看看后辈这段时间的修炼成果如何!”

牧开诚这么说着,实际上并非如此。

他来此,纯粹是能镇场子的其余七峰首座全都被冷泉罚去挑战加强版双极塔。

而七峰的副首座又忙着处理自家事情,根本没时间来镇场子。

再加上三天前得知冷泉会带着刚收的弟子苏竹萱来此,自然也就必须来这一趟了。

“宗主的想法,和我一样!”

牧开诚愣住,在他听来,冷泉这番话是话里有话。

明面上是客套,实际上是老祖来暗中视察剑云宗的未来。

幸好他这次来了,不然不知道要出多大的乱子。

然而要是冷泉知道,绝对会十分无语,只因他是真客套啊!

就在这时,下方传来一道颇为雄厚的声音。

“下一位试炼者,纳兰雅雅!”

霎时下方一片寂静,似乎这个名字,就是一个禁忌。

“宗主,这纳兰雅雅有什么来历?”

“乃是我麾下大弟子,前不久刚满十九,如今天境九重巅峰修为,相信再过不久,便能突破进入执法境,届时会打破北境修士修炼到执法境一重的最小年龄记录!”

牧开诚这么一介绍,苏竹萱便感受到了极大的压力。

她以为自己无比天才,但没想到剑云宗这一辈,就拥有一位只是略微弱于她的天才。

“宗主,照你这么说,我这徒儿未来算是有了竞争对手。”

“额...没错!”

牧开诚愣住,要不是自身遇到任何事都保持镇静的素养,肯定就会出漏子了。

不过这也不怪他,在他看来,老祖的徒弟本身就极其妖孽。

再加上老祖的教授,未来他的大弟子纳兰雅雅,根本不可能是苏竹萱的竞争对手。

苏竹萱对此也没察觉到有什么问题,只是觉得纳兰雅雅的天资确实厉害。

但和她比的话,还是差了不少,宗主的错愕实属正常。

一眼扫去,纳兰雅雅咻的出现在试炼台上,白衣猎猎,看起来身姿并不比苏竹萱差。

所呈现的干练清爽风格,更是把逼格烘托到了极致。

“剑之极·破灭!”

娇喝一声,只见不知何时出现的宝剑朝着前方天境九重防御傀儡挥去。

一刹间,由全身法力流转到宝剑上的剑气被全部激发出来,所形成的淡青色剑光朝着天境九重防御傀儡直奔而去。

一道轰鸣巨响,能够抵御住执法境一重全力一击的天境九重防御傀儡已然四分五裂。

“厉害!”

“估摸着以天境九重巅峰修为,能够抗衡寻常执法境一重修炼者不落下风,甚至斩杀对方!”

“宗主,她该不会是你心目中的下任宗主?”

牧开诚面色瞬间严肃起来,思索一番后,最终重重点了下头。

无论是天资,还是心性,亦或者是人品,他都觉得纳兰雅雅未来足以胜任宗主之位。

【今日躺平主线任务:徒弟击毁执法境一重防御傀儡】

【任务时限:今天以内】

【任务奖励:10万躺平值】

这时,耳边传来这么一句,“下任宗主候选的事,本座不会去管,你不用这么紧张。”

牧开诚提着的心一下子放了下来。

“接下来,等苏竹萱出场时,不要用天境九重防御傀儡,用执法境一重防御傀儡。”

“但记住要让其他人感受和看到的是天境九重防御傀儡!”

啊?

牧开诚不敢直接询问,但他觉得老祖这是想要压住苏竹萱的傲气,避免太过心高气傲。

实际上并非如此,除开今日躺平主线任务内容的原因,冷泉这么做是觉得以苏竹萱现在的实力,击毁执法境一重防御傀儡,并不是什么问题。

“宗主,我们就不要再在空中寒暄,直接去下面坐着观看。”

“好!”

随即,三人从空中翩然落下。

牧开诚安排好座位后,便以有事暂时离开。

而这时,纳兰雅雅正好抵达她的位置坐下。

余光瞥到了先前名声大噪的冷泉,以及整个剑云宗无人不知无人不晓的银月皇朝大公主苏竹萱。

道延峰首座和其弟子为什么在这里?

难道今天苏竹萱也要在试炼场上测试?

思来想去,纳兰雅雅觉得很有可能,于是内心愈发期待苏竹萱的上场。

冷泉自然感受到了纳兰雅雅的开怀心胸,心中不免感慨怪不得牧开诚会点头。

这样的心性确实有资格成为下一任宗主。

有机会的话,他甚至都会进行一定的扶持。

一个小时过去,整个试炼场已经是人满为患。

不仅下面有人,上空也布满了各种飞剑和站在飞剑上的人。

其中不乏一些执法境、探索境,甚至是尊者境修为的。

他们自然不是来试炼场测试实力,而是观察每一个测试的弟子。

至于目的,那便是避免有崛起的弟子被遗漏。

“下一位试炼者,苏竹萱!”

听到这么一声,苏竹萱没有激动,相反保持平常心的优雅站起。

紧接着咻的飞上试炼台,在比苏竹萱修为弱的弟子眼中,速度快得仿若一道淡蓝色的光束。

立足稳定后,苏竹萱召唤出浩意仙剑。

尽管目前只有玄级,但她能感受到浩意剑的威能,要比她自身的任何攻击型法宝厉害。

“玄级剑器法宝?”

纳兰雅雅喃喃一声,她可不会和其他人一样,觉得是道延峰太穷了。

退一万步来讲,就算道延峰真的穷,那和银月皇朝大公主苏竹萱也没有什么关系。

故此,很有可能苏竹萱右手握着的这把宝剑不凡。

冷泉脸上的笑容愈发灿烂,只因纳兰雅雅是个可造之材。

但苏竹萱没有立即挥剑,主要冷泉没有教她有关剑的法术。

“竹萱,接下来听为师的!”

“运转为师教你的功法,将法力全部集中于浩意剑上,然后对着前方的傀儡全力劈去。”

这么做的苏竹萱直接傻了!

别说她了,在场上至长老,下至弟子,全都愣住。

这还需要听冷泉的?在场是个人都知道这么做。

只是不使用法术,是发挥不出法力的最大威能。

在某处暗中观察的牧开诚,纳闷的发声,“老祖,这又是在搞什么幺蛾子?”

轰!

苏竹萱所释放的攻击已经命中‘天境九重防御傀儡’。

看起来,傀儡只是裂开数道裂缝,并没有被毁坏。

若是使用法术的话,毁坏大概率是能够做到的。

比起其他人觉得的可惜,牧开诚则是愣住,他很清楚那是执法境一重防御傀儡。

那么,使用法术的苏竹萱,很有可能击毁执法境一重防御傀儡。

这份实力,可比他的大徒弟纳兰雅雅要强太多了。

所以,这是老祖教得好,还是苏竹萱之前在银月皇朝修炼的底蕴?

“试炼者苏竹萱,天境九重防御傀儡未......”

“且慢!”冷泉大喊一声。

嘭!

只见‘天境九重防御傀儡’四分五裂。

一时间,全场震惊!

“什么?”

“难道是道延峰首座刚刚使用了什么招数?”

“众目睽睽之下,只有执法境九重的道延峰首座,怎么可能做到?”

众议之下,所有人都不得不接受苏竹萱没有使用法术的全力一击把‘天境九重防御傀儡’毁坏。


>>>点此阅读《躺平万年!被开启榜单的女帝拜师》全文<<<


版权声明:未经书面授权禁止转载、摘编、复制或建立镜像。对既成事实本站将保留所有的权利。

无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