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我居然有医术林夕,华佗最新章节在线免费阅读

小说:重生:我居然有医术
分类:神医
作者:我有超能力
角色:林夕,华佗
简介:妇女:求求你救救我儿子,我…我马上就去筹钱。医生:筹钱!没钱你看什么病啊,赶紧滚蛋,老子手术室还排着队。亲戚:滚滚滚,老子家没钱,找别人去。前女友:借钱?,没睡醒吗,都分手几个月了,他的死跟我有啥关系,这就样吧,挂了。前世病重缠身,所有人冷眼相待,在他死的那一刻,开启了重生之门,传承祖师爷华佗阴阳古医毕身绝学并重返到这个世界,成为绝世神医。

书评专区


重生:我居然有医术林夕,华佗最新章节在线免费阅读

《重生:我居然有医术》最新章节全文阅读免费阅读


“这么多天,手术费的钱带够了吗!”。

一位身穿白色大褂的男子从疾病科病房出来。

一位妇女的样子身心疲惫,肩膀紧紧靠在病房的门口。

她眼睛含泪,直视着白褂男子,咬紧牙关。

在人群中妇女跪落在地,拉着白褂男子的衣袖哭诉道,眼中被层层的泪水湿润着模糊不清不停的哭丧大叫。

“大夫求求你救救我儿子……,我…我马上就去筹钱,你一定要救救我儿子啊”。

当她说出这话时他的神智已经陷入在病入膏肓的儿子身上。

在儿子得知病前时她已经向所有能借钱的人借钱,最后一分钱也没借到。

她给亲戚打电话要么关机,要么就是没钱,家底掏空凑够五万多余。而这五万早已用在化疗费上。

白褂男子见妇女这般反应。一看就是个穷比。

“你没钱治什么病,这手术室排队还多着呢,赶紧滚蛋”。

“走的时候先把这份报考先填了”。

白褂男子冷哼道。把一张出院报道递给妇女。

“接着啊!”。白褂男子大吼道。

见妇女并没做出迎接的动作,而是跪在地上不停的哀求。

撒腿把妇女踢了出去,手中的报考摔在妇女面眼前。

明显且痛心的几个字出现在妇女眼前使他心如刀绞。

“肺癌晚期出院手续家属签字”。

她拿着这份报考双手颤抖不已。

妇女朝儿子看去。她似乎不相信眼前所大声的一切。

她起身把那份报告揉在一起急忙放进了衣袋里。

然后用衣袖不断的擦拭着眼睛,明显可见眼睛周围被擦的通红,强硬的挤出一抹笑意走到儿子的面前。

躺在床上的青年脸颊消瘦黑发稀疏,面色苍白,氧气罩扣在他的整个鼻口上形成了一层白雾,耳边时不时传来敏耳的声音。

心频检测仪器正在一分一秒监督他的生息。

“儿子,娘来看你,医生说你病情恢复的不错,很快就可以出院了”。

青年撑开眼皮看着母亲露出一抹微笑。

他还不知知道自己的身体状况吗,心如刀绞般的疼痛无数次的化疗连麻醉药都毫无意义了,可以说现在已经折磨的不像是不人了,现在他多想早点死去,减少生人中既有的痛苦。

“娘,医生给我说了”。

“家里状况咋们也知道”。

“你又找那些人借钱了,儿子没用对不起老娘”。

青年话语气息不稳,颇有些费力,话中断断续续。

妇女见儿子这般状态心里想说的话像是被什么东西堵塞着喉咙一样,眼角微微的发热泪眼角凝起了泪珠一滴滴的往下掉。

“儿子,我…我给你女朋友打电话,叫她借点钱来”。

妇女急忙开口道。

看着病床上的青年,妇女心里疼痛万分,再次提出给儿子分手不久的女友打电话。

也因为这个原因青年顾及面子执着反对。

“娘,别打她不会管我的,我现在跟她没有任何关系了”。

躺在病床上的青年傲慢吐出了一句。

妇女看着儿子很是着急紧握着手中的手机颤抖不已。

“好,妈不打就是你好好休息”。

妇女走到儿子身旁用着温暖的手掌抚摸着儿子的额头,直到看着儿子转头而睡才转脚匆忙跑到病房外打通了青年前女友的电话。

“喂,我…我是林夕的妈,林夕肺癌晚期急需一点手术费,你看看能不能……”。

“借钱?,神经病,我都跟他分手几个月了,再说他现在都癌症晚期也只能等死的人了,要借钱找别人家去,挂了”。

妇女正准备想多说两句时,可对面却已经挂断了,她多次重复拨打,只听见电话系统的提示声。

“你拨打的电话正忙请稍候再拨…”。

这时她已经感受很绝望手像触电一般,手机一下坠落在地。

她瞳孔收紧,甚至整个人都崩溃,她在原地停了半省,像是行尸一般晃晃悠悠回到病房瘫坐在儿子的面前神色僵硬的直直的看着病床。

滴…

突不起来的声响起引起了病房里人的注意。

护士和医生围在病床边,中年妇女埋头哭丧大喊儿子。

那种撕心裂肺疼痛贯穿整个病房。

几个年轻的护士围在病床边,拿着病历报告哀声叹气。

林夕的灵魂穿过人群见母亲在床边极其悲痛哭叫着自己的名字。他飞跑到妇女身旁。

“娘,你怎么了,我好好的,你哭什么…。

他试着用手拍了拍母亲的肩膀,触碰的都如同空气一般,大声对着母亲喊道却没有引起母亲与房间里的人注意,而个距离正常人早就反应过来了。

在他看来病床上跟自己一模一样的人躺在哪里时,他似乎已经察觉到了什么。

他坐在病床的边缘上,直视面色僵硬的自己,他相信只要我躺回去我就能活过来了。

可笑的是无论自己怎么努力,多次起身望去,那具肉体还是安然不动,看着母亲很是悲伤心里急为波澜。

这时一束光线重窗外透过穿玻璃照射在病房里面,整个房间顿时被照的通亮,而林夕的灵魂却像是被灼烧一样逐渐在阳线下变得微弱浅淡。

从脚开始,一点一点的剥离在空气中发着点点光芒……

林夕才注意自己的灵魂逐渐在消失。

从脚开始直到看不见为止。

当他恢复神智时,周围的一切既陌生有熟悉,眼前漆黑一片,两眼望去几乎没有任何的边际,就像是沉入了黑暗枷锁之中让他无法动弹,感觉又像是很多次来过这里而每一次都是在黑暗的空间中针扎而苏醒。

但这次似乎并不一样不管用再多的力气和哀嚎都毫无意义。

直到死心为止他明白了,这里是一个漆黑,恐惧,孤单,冰冷的死亡三维空间里面。

突然间一点发着微微的白色光芒从视线的远处慢慢靠近自己。

这让他产生了微末好奇心。“这是什么?”。

此时他联想便是投胎转世。

正当白色的光点慢慢的靠近了他的视线,他试着用手挡住刺眼的光线,一道白色光芒瞬间照亮他的整个意识,当他放手一看眼前几乎没有参差一点黑色,完完全全的被白色的光芒给盖末了。

他慢步走着,就在此时传来了一个老者的声音,声音雄厚穿透力极强。

“我乃华佗神医,今遇传承之人受余我阴阳绝医”。

当老者话一落,林夕的意识中多出来很多复杂的文字,以及各种图案。

各种奇能医术,药材全部都灌输到自己的意识之中,就像一股神秘的力量冲击着整个身体。

更奇怪是意识中复杂的文字图案感觉就像是能学以致用一样,不用在里面耗费时间。

虽然有着神医的传承反而林夕并不是很兴奋,表现的更加失落。

“自己都快投胎了,说不定还是一个富二代,要这些东西又有什么用,前世早点传承也不至于落到投胎这种地步,得到这东西也太迟了点吧”。林夕自言道。

“轮回之时,倒计时开始:10,9,8……1”。

老者的话又再一次传来。一个白色的漩涡出现在林夕的脚下。

慢慢席卷这他整个身体。

使他有些站立不稳。

“难道这么快就轮回了!”。

林夕有些不敢相信。

心里还没准备好就开始了,这让他乱了方寸。

他回想起前世的一切,而最对不起的就是他的母亲,自己才二十就离开了她老人家,心里很是愧疚。

但也没办法只能说运气太差,得了绝症。

“老头我要求能投什么样,可你一定要给我找一个好的家庭啊,我也想做富二代我都穷了一辈子了”。

林夕说完,整个身体瞬间卷入到白色的漩涡中只留下了最后声音的残渣。

回忆的画面…

肺癌晚期的他死在了病床了,那个妇女哭泣的声音。

在众人中起身叫道。

“娘!”。

“邱浩,你又在干什么!”。

一位女子青涩纯净的面孔,吃惊的看着面前这个男子。

她也没想到自己的丈夫会在这么多人的面前做出这般丢人的动作来。

虽然她知道自己丈夫在外惹事生非,但在这种场合有点脑子的人也不会怎么做吧。

她也没想到今天这么反常。

而起身的男子潜意识中只有那哀哭流泪的母亲,周围的一切都好像不是在他意识之中。

焕然之下他脑海多出来几分记忆,那是老者说的一段话。

阴阳绝学。

这时他似乎感觉脑子像被裂开了一般,阴阳绝学的东西全部灌入到脑海之中。

就在此时老海里邹传出了那个老者的声音。

“现在你成功转世了,阴阳绝医的秘密就只有你慢慢探索了”。

当老者话落时。

那股灌输的力量也瞬间停止全身感觉散发着一种奇怪的力量让他精神更加充沛,耳朵也变得更加灵敏。

就在此时又多出了几分画面来。一股陌生人的记忆一下涌入了进来。

邱浩一个赘婿,只从赘入邹家没什么地位,被老丈人瞧不起。没什么正经的事,无业流民,经常在外惹事生非,天天跟着几个小混混喝酒,结婚五年没有孩子,整个邹家靠着自己的老婆邹婉来养家。

“这怎么回事,我不是跟那老头说了吗,给我安排好点,怎么给自己安排一个赘婿”。

“而且这什么邱也太不爷们了吧,还管着老婆要钱”。

最让他不解的是这小子结婚五年连自己老婆的手都没摸过。

“这什么物种,这还是男人吗”。连自己都暗骂道。

“邱浩,你发什么神经,你不要给我丢脸了行吗!”。

平时以来邹婉都不怎么生气的,虽然知道自己丈夫没用但是结婚到现在对丈夫感情显得很平淡,可是今天就不一样,西南市五大世家宫家宫成孙子的婚事,这要是弄出什么不好的名堂来,自己也没脸面见人。

邹婉看着邱浩有些耐不住性质,一把把邱浩拉了回来了自己的旁边的座椅上。

站在一旁的青年还没反应过来,就被一股力量给拉扯了回去。

他扭转的眼睛看着身旁的的这个女子,在他记忆中面前的这位女子就是自己的妻子。看上去成熟稳重,衣冠整齐,散发着淡淡的香水味。

“哟,邱大哥,怎么也来参加宫家的婚礼了”。

一位带着墨镜的男子身后跟着几个手下走到了邱浩和邹婉面前。

此人衣冠戴领,黑色的西装聚很是有气派。

眼镜男子弯着腰手拍在了邱浩的肩上。

“看样子,你又惹你这有惹这么漂亮的美人生气了啊”。

男子面孔有些得瑟的发笑。

在他看这小子不过就是一个有蠢又没用废物,这要是跟我比简直就是可以摔半条街。

怎么说自己也是这西南市赫赫有名的人物那个不得高看一眼。

就不明白这小子吃了什么狗屎运会有这么这么一个漂亮女人。

“楚雄,直说吧,不要磨磨唧唧了!”。

邹婉看着面前的男子实在有些恶心,这个人就是经常放高利贷的人渣,之前也是帮着自己丈夫还了不少钱,本金加利息足足两万。

“呦,邱大哥啊邱大哥你这软饭吃的还真的让人羡慕”。

“也不多,这次邱大哥没贷多少本金利息就十万”。

楚雄竖起手指头在邹婉面前晃过,嗤笑语气让的气氛很是紧张。

“十万!”。邹婉扭头看着眼前的丈夫,他怎么也没想到这个没用的丈夫居然又在外面欠了这么多钱。

虽然自己是事业单位在医院有着高额的工资,可是这十万也不是小数目,差不多自己大半年的工资了。

她死死盯着自己这没用的丈夫,咬着牙吐出了几句。

“十万是吧,好,我马上转给你”。

楚雄看着邹婉铁青的脸。这丈夫欠钱,还要老婆来还。换作是其他人都已经离婚了,我不知道这邹婉为何还要苦苦挣扎。

在楚雄第一次见到时邹婉就有些想法了,他心却是怎么也想不通,这么这么漂亮的美人怎么会有这么窝囊的男人呢。相比自己有钱有势,那女人巴不得往自己身上靠呢,但是这邹婉还肯愿意帮着这个窝囊废还钱。

“唉!大家都是熟人了就别那么客气,要我说邹婉,你长的也不差跟着这么一个废物真的挺受苦的”。

“不要这样吧,你跟着我,你个没用的丈夫欠的十万呢就算了”。

楚雄得意的面孔直接往邹婉上的脸上靠近,邹婉见到楚雄既然敢在这么多人的面做出这么下流的动作来也连忙闪躲。

“楚雄我丈夫是什么样管你什么事,我告诉你就算我丈夫没用你也不配”。

邹婉一直对面前这个男人有些恶心,在整个西南市谁不知道他做什么的,可以说简直就是逍遥法外。

“呵呵!轮不到我”。

“我告诉你我楚雄想要得到的东西,赤手可得,邹婉不要不识抬举”。

楚雄早按捺不住了性质伸直接伸手搂住邹婉的小蛮腰子,让后准备向邹婉的嘴上一怼时。

可就差那几厘米时只听见一声巨响在自己的老门上震荡,然后就是一股强大的推力推直接把自己退飞在地,当他反应过来时自己的嘴唇就像变成了一支灼烧的火腿办随后面便是一声惨叫。

捂着嘴唇在地下打着滚。

“他娘的,是谁……老子要弄死他”。

“老大,是…是哪个窝囊废”。背后的小弟结结巴巴的道。

看着自己小弟傻不拉几还站在原地安然不动,楚雄气的不行,一脚踹在了小弟的小腿上。

“妈的!愣着干什么吃干饭的吗,给老子上啊”。

他怎么也没想到这窝囊废怎么会出手打人了,平时就是弱鸡一个随随便便都可以给勒死,要不是看着这小子的老婆有点钱还有利用价值不然早就卖地下场做器官生意了。

邹婉也是一脸惊呆。

没想到自己这没用的丈夫能维护自己。虽然丈夫这般做法使得自己心里出现了前所未有的安全感,但是要知道面前这个人可不是好惹的啊。

邱浩贸然打伤了楚雄,邹婉也有些着急了,以楚雄的性质这下恐怕自己的丈夫不是打死就是打成残废。

在这紧要关头下邹婉也是无奈之举,怎么才能保住自己的丈夫,突然间邹婉便想到了一个办法。楚雄不是想要钱吗,自己多多少少还能拿出个几十万。

“住手!楚雄你不是想要钱吗”。

“我这银行卡里还有50多万你放过我丈夫行吗”。

邹婉急忙的从自己的挂包中取出了一张银行卡递给了楚雄。

就在邹婉刚要递给银行卡时,楚雄便一巴掌拍飞在地。

“他娘的,五十万就算了!”。

楚雄怒吼道。

便指定着面前的小弟,“把这小子的腿卸了老子每人奖励五十万”。

而一旁的小弟见楚雄吐口而出的五十万都奋勇而上一个按着邱浩的脑袋,一个困住他的双手。

而另一个人直接拿起椅子得瑟的傻笑,正准备往邱浩的腿上一击时,一旁的楚雄也得瑟色大笑。

“小子,今天也算你倒霉”。

拿着椅子的男子嘴脸微微一裂,椅子一下砸了下来。

椅子破碎和哀嚎人一起喷发而出,刚刚拿着椅子的男子脑海里便是想着那五十多万的现金痴痴的傻笑。

而地上楚雄也看的如此恍惚,他完全都没看清这小子是怎么在两个四肢粗壮的男子身上挣脱的。

而那你上躺着的人却是一脸的小弟。

被椅子砸的西装男子断断续续的哀嚎声持续了几十秒然后就痛晕了过去。

躺在地上的男子流着鲜血,引起不不少人的围观。

此时场面肃静,几个穿着制度的强壮的男子穿过群走了进来。

拿出了一张名片,在人群的视线依依中扫过。

西南市西部中队王队长,王辉名。

他瞧着地上躺着的西装男子,膝盖的鲜血浸湿了裤绣,拿起电话打通了120。

他询问着周围的人。

“地上躺的人怎么回事,谁干的!”。

瘫在地

第四章宫家婚事

嘉兴酒店,西南市顶尖的豪华酒店。

相比之下能在这个酒店办理婚礼的宫家有何等势力。

宫家西南市五大世家之一。

加上还是宫庄宏孙子的大喜之日,来的嘉宾都是有头有脸的人物。

上等的礼品都是价值连城依依展现在众人面前。

站在门口的男子满怀笑意的接待迎面而来的贵宾一个接着一个的握手示好。

台下的人则是惊

第五章

邹婉以往常一样洗漱只后便上了二层的一个房间。

那是结婚以来的婚房,而邱浩只记得自己是结婚那天进过一次,现在他的脑子几乎已经忘里面的样子。

每次跟着邹婉上楼时都被邹婉拒之门外。

邱浩也只能唯唯诺诺的睡在一楼的沙发上,一睡就是五年之久。

邱浩在房间转了几圈,虽然说不上多好的家庭,但可以看出邹婉为家付出的太多,一个没用男人,被女人

“肖儿咋们走吧,这顿饭不太合胃口!”。

肖华挪开了座椅拍着肖恩肩膀一同走出了嘉兴酒店的包房,众人看着肖家的父子走出房门。整个包房里气场变得更加的沉静,其他世家握手中的酒杯难以入口。

而宫庄宏也是一脸翻邹,他也没想到肖家居然敢跟着自己做对面,这让宫庄宏在其他世家的面前难看。

开口说到。

肖家我看你以后怎么在西南市立柱怎么在这西南市混下去。

这一天邱浩没有一丝停歇过,忙完连夜赶回家中晃眼见就是第二个早晨。

路途中带了一些早点了,准备给自己的老婆送去。

前世没什么用,得了绝症还被绿,这口气他实在难以咽下去。

现在重生了有个漂亮的老婆,一切生活都是老婆给的,这简直就是上天给自己的一份福分。

这也不得不让他佩服相比前世他怎么没遇到一个这么好的老婆。

邱浩叹了一口气。

<

还没来的及反应,邹婉手一挪,邱浩差点栽一跟头。

“邹婉……你不会是生理期快来了吧”。

邱浩也是半吞半吐的挤出一句。

邹婉听邱浩这么一说,白净的脸蛋上浮现出一抹橘红。

“你…瞎说什么呢你,什么生理期来了,我就是这几天身体有点不舒服”。

看着邹婉连忙否认,很明白邹婉肯定是生理期来了。

“邱浩,别瞎想了,赶紧收拾一下,等会还要

接待小姐见邱浩怎么一说也不得不迎合上一句。

“要不试试吧,这位先生说的也是,不管怎么样试一试才知道合不合身”。

接待小姐做出一个请的姿势,然后把邹婉选中的衣服取下。

“小姐,这边是试穿房间”。

邹婉并没有多言,往试衣室走去。

接待小姐也拿着邹婉选中的衣服紧更其后。

随后侧脸藐视了一眼这衣冠朴素的男子。

“这小

笔直的回形针向柜台小姐的人中扎去。

邹婉也在一旁看着目瞪口呆。

这可以说第一次看见邱浩会有这本事。

邱浩慢慢转动着回形针。两眼闭合,用气流灌入到针上面去再到体内的每一个静脉。

现在的情况他可以感受到,这女子的体内的血脉不断的在四处穿插,很是混乱,必须把主脉控制住,才能稳住其它脉象的稳定。

而这主脉真好与人中想结合,只要控制住主脉到人
>>>点此阅读《重生:我居然有医术》全文<<<


版权声明:未经书面授权禁止转载、摘编、复制或建立镜像。对既成事实本站将保留所有的权利。

无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