剑始天缘小说在哪里可以看

小说:剑始天缘
分类:玄幻脑洞
作者:无语的物语
角色:
简介:主角出生偶遇神秘老道算命,卦面显示高考前戏有一场大劫,获铜钱相助穿越异界获得随缘系统,却不想因系统损坏修炼停滞不前且看主角如何修复系统终于成就一代大能。

书评专区


剑始天缘小说在哪里可以看

《剑始天缘》最新章节全文阅读免费阅读


自我懂事起我的父母就告诉我,小时候找人算过命,我这一生只要随缘就可以平平安安的度过一生,所以我的父母从小到大就没干涉我的选择,而我也确实顺利的度过了人生的前半段,直到高考的前一晚。

高考的前一晚,我依旧玩着手机完全没有高考前的压力,考试吗随缘啊,从小到大都是这么过来的,

这时父亲推开门进来,我诧异的看着他,因为从小到大父亲他总是在外地工作一年之内别说说话,见面都见不了几次,久而久之我和他的关系越来越疏远,根本没想过父亲他有一天主动找我谈话,

他推开门看着我没有说话,可能是不知道如何开口,我也不知该说些什么,正在我犹豫的时候,

父亲突然开口说:“你知道我在你小的时候找人给你算过一卦,说你只要随缘就可以平平安安的度过一生,可以那算命的在你高考前都没事,但就在高考前一晚有大灾只要度过可一生无事,当时我寻问道长可有应对之法,道长这时从袖口取出一枚铜钱说此枚铜钱可保此子性命无忧,但需至亲至人远离保护之人,时间越长效果越好,只需在高考前一晚佩戴此枚铜钱可保此人。”

话到此处,我心想都20世纪了怎么还会有如此低端骗术,肯定是想找个理由来骗我解释这么多年的隔阂,我看向老爸的眼神都仿佛失望了下来,我抱着疑问开口到:“真有这么厉害?”

父亲说:“我也不是很相信,但戴着总比没戴的强”我只好接下从父亲手中的铜钱,铜钱上还有一条裂缝,我看着父亲,父亲笑了笑说可能是年份久了,没事就是个念想。

这时母亲走了进来都说马上要吃饭了,父亲随手拿起烟当着母亲的面想点根烟抽,但母亲眼疾手快一把抢过说到:“在外面抽烟我管不了你,但在家里你不许抽烟。”

父亲也只好无奈的笑了笑,母亲回屋后,我对父亲说:“你牵制住老妈,我去给你买烟去,就像小时候一样,”父亲大手一挥说到:“好,没白疼你这个儿子。”

我拿起钱刚准备出门,母亲突然从卧室出来,当时我就瞬间一身冷汗激起,心想不会被发现了吧,老爸真不靠谱,我正准备把老爸卖了的时候。

母亲突然说:“外面要下雨了把伞带着”,老爸也说还有那枚铜钱一并带着,我只好都一一接下,出门骑上自行车,心情不错连往日的风景都美妙了起来。

到了小卖部刚买完烟,天下电闪雷鸣,倾盆大雨瞬间袭来,还好有雨伞,骑上小车赶往回家的途中,一辆货车突然失控迎面向我撞来。

心一凉,心想不会这就是所谓的大劫吧,这时铜钱金光闪过,货车和我擦身而过,我看着货车侧翻到底,还好有惊无险要不然我要穿越到异世界了。

突然车辆喇叭声响起我一回头一辆轿车把我撞飞出去,飞的过程脑海中真是犹如走马观花一般从我脑中闪过,我想起了父母想起了那枚铜钱,只叹到什么老道居然坑我。

哎,世道如今只好随缘吧,这时铜钱金光大显,脑海中一句提示恭喜解锁随缘系统,您有一次魂穿太古的机会是否使用。

我心想此等好事终于让我碰上,急忙按下键,系统突然发生错乱,提示系统损坏,结束后系统提示只有百分之50机会成功,我心想那便随缘吧,一阵金光闪过消失不见。

天气晴,这是我来到这个世界的第十年,

等我醒来时就已经身处这里,不过看来是穿越成功了,

这个世界是一个以修仙为主的世界,据我周围的人说我是被师姐捡回来的,十年时间以来系统再也没有回应,貌似我根本不曾拥有过系统,

我拿出铜钱发现上面的裂缝比之前小了些许,但或许是我前世的人生的影响,无论是修炼还是突破都比较随缘,缘分到了自然就突破了,

我长住在后山,这里人烟稀少在这里修炼也不会被打扰,师姐也经常来看我和我说着外面的争斗,

今日算起是我穿越而来的十周岁生日,这时门外传来敲门声,

李缘急忙开门,李师姐站在门口,李缘今日是你十周岁你猜猜师姐给你带了什么,

我只好摇摇头,师姐双手张开一枚练气丹躺在手心,我急忙让师姐收起,说到不要再为我浪费丹药了,可能我的天赋就止步于此了,师姐也请过门中长老看过也不知是什么原因,

在这里一枚练气丹能换到平常人家数年的饭食,以前看着修仙小说看着主角如何如何无敌,不论是功法神通丹药武器总是不缺的,

自己上手才知道,都说大道无情,修行与天争与人斗,师姐总说我不争不抢如此是没法修炼的,

我刚想说一切随缘,师姐却抢在我前面说出,

师姐不悦的看着我说到:“还有都让你不要叫我师姐了,你是我捡回来的别那么拘谨,”

师姐看着我我只好小声的说出李璟儿,师姐开心的笑了说:“快把丹药服下我帮你护法争取早日到达筑基,到达筑基师姐送你一份大机缘,\"

我刚想回绝,师姐看着露出凶狠的眼神看着我,我只好应下,

我服下丹药盘腿坐下心中默念法诀许久却也不见突破,

师姐安慰着说:“没事,师姐再帮你再去寻一寻筑基之法,”

我看着师姐听附近的人说师姐在捡我之时就已达筑基巅峰,在门内都是数一数二的修炼天赋,这么多年估计已是金丹,

我送走师姐,想着我早已到达炼气巅峰却久久不得突破,每次到达突破之时总有什么东西把灵气吸收,

正想着脑海里突然响起,你不争如何才能突破,我一阵背后发凉,

不知是何等大能可直接在我脑海里直接说话,等了许久却不见说话只好安慰自己是修炼出岔了,

可熟悉的声音又响起随缘系统激活,我震惊等了这么长时间终于有了回应,

我询问为何我以前呼唤你不曾回应,系统说:受损严重,处于休眠状态,那现在是修复好了,

系统回复:没有完全恢复但基础功能还是有的,我查看了一波系统的功能却发现所有东西下面都有一个百分比,

我询问这是什么意思,系统回复:因系统损坏所有东西都有概率成功和失败,

比如你从系统买了一枚练气丹会有百分之50的概率失败,不同的道具会有不同的成功失败概率东西品质越高失败几率越大,

系统随宿主的修为而提高而恢复概率也会随之提升,望宿主加油努力早日得道飞升,

任务积分可获得系统的商品,我翻看着系统的商品看到一枚练气丹,

我询问系统的练气丹与外面的世界丹药有何不同,系统解释到系统里的丹药品质可比外面的好太多,可以稳定提升一个境界,我查看的练气丹的积分,接下了第一个任务。

天气晴,我正站在大殿前漫无目的的扫着地,

系统的第一次任务竟然是在大殿前扫一个时辰的地,我算着时间觉得快到了准备收工,

这时大殿前有一群刚做完宗门任务的团队回来交任务,

看到我在殿前扫着地,淜泗突然开口说道:“哟,这不是李怂吗,怎么不窝在你那后山了,上次看到你还是在三年前吧,怎么三年都过去了你的修为还是没变啊,”

周围人起哄到师兄你叫错了,他不叫李怂,他叫李龟,

我本无意与他争辩,我看着任务时间已经到了我决定回去换取丹药去,正要去往后山的路

淜泗伸手拦住了我的去路说到:“前些天李师姐得到一枚练气丹是送给你了吧,拿出来吧像你这样的废物不配拥有李师姐送的东西”,

我没有理睬他,推开他拦在前方的手继续朝后山走去,

突然淜泗猛然向我发动袭击,我出手防御,

对峙之时我的法力渐渐抵抗不住淜泗的攻击,正要被击退时,

师姐刚好回到宗门大声说到:“淜泗你在干什么欺负人欺负到我的人身上了,”

淜泗回到:“他没有修炼天赋不修炼也不去争抢资源只靠师姐你次次给与,像他这样的人就不应该留在宗门就应该把他赶出去,”

周围人附和:“对,把他赶出去,”

淜泗说到;“他待在宗门就是给宗门丢脸,师姐你不能仗着修为高来欺负来欺负我们这群穷苦人家的修仙子弟,为什么我们没有额外修炼资源,不公平对不公平,”

眼看事情已经要对师姐不利,

我站出来说:“淜泗一个月后我们擂台上见,若我不能胜你,我便自行离开宗门,”

淜泗大喝一声道好,说到;“别说一个月时间就算给你一年又当如何,废物就是废物,”说笑间便随众人离开了大殿,

师姐和我回到后山后,

师姐说到;“你不该向淜泗发起挑战的,他已筑基八层,而你却,”

话到此处我打断了师姐的说话说到:“难不成师姐也不信我,我的性格你不知道,你放心吧一月以后定不会让你失望”

师姐说到:“你有把握打赢淜泗难不成你已经解决不能筑基的问题,”

我笑笑点点头,师姐兴奋的拥抱了我说道;“连门中长老都解决不了的你是如何解决的,”

我犹豫再三不知是否该把系统的事情告诉师姐,

师姐像是看出了我的拘束说道;“无论怎么解决的师姐都相信你,不过你也要小心毕竟淜泗已经筑基八层,你就算是解决了筑基突破之事也才筑基一层若是打不过就投降师姐来保你,”

我嘴上说着好的,师姐对我如此只好我只好暗暗下定决心一月后定要赢得擂台之争,

心里如此想着愈发的想赢这是我之前修炼不曾有过的情绪,

如今我已有系统虽说系统不是很靠谱但只要狠下决心一定可以,修仙之路长慢慢有机会一定要回报师姐,

送走师姐后我从系统兑换了丹药,我看了看手中的练气丹一口吞下心中默念着成功,盘腿坐下准备筑基。

晚上,后山一片金光一闪而过,

我缓慢的睁开了眼睛心中异常的开心,这么多年的瓶颈终于突破这就是筑基期的修为吗连对灵气的感受都比以往的清晰,

这时系统提示筑基成功奖励一枚筑基丹,

李缘看向手中丹药却无成功概率,询问系统为何没有,系统回复任务奖励时一定成功且无副作用,

李缘想也没想立马吞下丹药开始了第二次突破,此次突破倒是比上次快了不少,

这时门外传来熟悉的敲门声,拉开门不错正是师姐,

师姐见我一愣随后说道:“你突破了还是连破两阶,你不是修了什么魔道之术吧,”说着就朝我走来对着我上下其手,

我只好随着她意思,许久之后说:“不错还是我捡来的孩子一点没变,”我呆呆的笑了,

师姐说到:“还记得师姐答应你如果筑基就送你一份大机缘,走现在就去,”

师姐抓住我的手飞剑闪过一回神就一站在飞剑之上,

我心想不愧是师姐果然已突破筑基到达金丹,

飞剑行驶一阵飞到一处灵气充盈之地落下,我抬头问道这就是师姐你说的大机缘?

可这怎么看也没有什么机缘啊,这里除了灵气充盈一点还不如我的后山,说罢便要回去,

师姐拦住我说:“你别急此处有大能设下结界,你师姐也是筑基时偶遇此处如今才能修行的如此之快,只可惜此处阵法限制非筑基不可进,

师姐问你门内金涟剑法掌握如何,可到大成,

剑术道达大成可抗衡筑基巅峰,虽说你练气卡了许久但你悟性极高连宗门长老都说你极度聪慧,什么东西一学就会饶是如此我也不会带你来此处,

李缘回答道;‘已至大成,”

好,那便去吧,师姐在此处等你,若有危险迅速撤回,

我闪身便进入洞府,一进入洞府系统便提示我有新的任务,选择是否抢夺洞府内最好的机缘,成为此次洞府大机缘者,

我心想看来洞府不止我一个人,可看着我少的可怜的积分只好应下了此事,

接下任务我才看出此次任务的难度任务奖励竟有1000积分,

筑基丹却也才200积分一换若是我完成此次任务岂不是一下到达筑基7层,假设有百分之50的概率成功那也能到达筑基5层到时也和淜泗有一战之力了,

可是想法很美好1000积分意味着难度之大,没有十足的把握即便任务失败也不能把性命丢了,只叹道一声命由天定随缘吧,

继续向深处走去一路枯骨密布,述说着洞府的危机,

这时听到几声人语,闪身躲在旁边静静的听着他们的谈话,

其中一男子说道:“此处竟然有可以突破天道金丹的秘宝我一定要得到它,”

随行的人附和着说:“王哥说的对此等秘宝就应该王哥这样的大能所得,”

我看了一眼这群人的修为最高已然是筑基巅峰,最弱的也有筑基五层,不好硬来脑中一转

我可以装作无意闯入进来,混在他们其中夺取机缘,想着便走了出去,

那一伙人见我上前准备动手再看我只有筑基二层便换成了轻蔑的眼神,那刚刚叫这王哥的说道:“哪来的小修士,一边玩去再敢过来小心刀剑无眼,”

我装作楚楚可怜的样子说道:“各位前辈小弟初入此地不知该如何出去还望各位前辈带着小弟出去,小弟出去之后宗门必有重谢,”

王哥的小弟脑子一转悄声说道:“不如让这小子当替死鬼正愁没人开路呢,”

王哥转念一想有道理啊便说到:“小兄弟啊你别着急我们来此处是有事要办你先跟着我们等办完了事在送你出去你看如何,”

李缘心想不就是想把我当成炮灰,行啊,到最后看看谁才是真正的炮灰,我一口答应了下来,便跟着他们往跟深处走去。

漆黑的洞府中有哭喊,嚎叫的每一个声响都透露出生灵的绝望,人们慌忙地跑出洞府,

李师姐站在门口拉住一个逃跑的弟子,询问到底发生何事了,

那修仙者还想逃跑可碍于修为还是向师姐鞠躬问好说着:“洞府里有一尊尸骸守卫,有人激活了尸骸守卫,那可是金丹期的尸骸可不是我等修士所能抵抗的,若是师姐还有什么认识的人在里面还是尽快联系出来把,”

师姐心想坏了只顾着让师弟进去试炼却不想一个初级洞府里居然还有如此危险,竟也没留下什么传讯手段只盼缘儿收到消息早日退出洞府,

这时李缘还跟着以王哥的一伙人继续向深处前进全然不知洞府里发生了什么,

继续朝深处走去,满地的尸体有大量筑基初期的更有甚者是筑基巅峰,越往里走尸体越多修为越高,

同行的人已经紧张起来,王哥手下的一个小弟刘四询问王哥,你得到的消息是真的吗,不是说这洞府并无危险,为何这一路过来尸横遍野可不像你说的这样,

此时王哥心里也发怵,心想买地图的人说并无危险我还花了两枚灵石没道理啊,

李四又说不如让那小子先行我们在此等候,看一看那小子如何若是无碍再跟上,

转头王哥就把李缘叫到傍边,说:“你先去前面看看,若是有宝贝就归你并且我们每人再送你一颗灵药,对你这种刚刚筑基的非常有用,若是无事再叫我们进入,

李缘心想想拿我当炮灰那我就将计就计甩开他们,若是真有什么不测还能让他们帮我挡上一挡,想到此时便一口应声下来前往深处,

刘四找到王哥这小子答应的这么快该不会有什么诈吧,王哥回到一个刚迈入筑基期的小修士能翻出什么浪花来不要太紧张,

别说是筑基初期了,即便是金丹期的大能我也有办法对付,

此时的李缘走到了一个大殿的广场,广场上满地尸体都是近期死亡的,

哎,都这么多人来了即便是有宝物也没我的份了,看来只能随缘了,

我翻看系统商城看着我所剩的20积分,只能买的起最便宜的招雷符,不过还好招雷符的品质不高,使用起来竟有百分之70的概率成功,

我收起招雷符进入大殿,掏出了师姐在八岁那奶奶送我的一阶武器,

大殿里很干净莫非无人进入过大殿,

大殿里两侧尸骸守卫竖立的着面目狰狞恐怖,每人手上武器不同身上却都有一个明显的月亮印记,

虽说此处派气十足尸骸却不相对称倒,看来修建此处洞府的大能布局不是很好,

大殿前一处发着红光李缘走向近前发现是一枚灵果,

难不成这就是他们所争夺的灵果,这就得到了?

我急忙收起,正想着回去如何说词,一回头大殿的门开了,

不过我记得我进来时门被我顺手带上难不成是风吹开的,

我向着大殿外走去,越走越觉得越压抑,

我抬头望向尸骸,发现比我之前的时候布局更自然了,

越往殿外走心里越觉得有问题,我细数这尸骸,

一个两个三个四个······17,18,19不对怎么多了一个,

我急忙催动起法力向门外狂奔,

正要冲出门外门旁的尸骸守卫猛然一动一把巨斧顺势朝我劈下,

此时我才注意到那巨斧已沾满血液,还有血珠往下滴露门口的大殿都已沁满了血色,

我闪身躲过来到广场,尸骸追了上来,我定睛一看这尸骸分明是金丹修为也没有神志可以一战,

我拿起手中剑一招金涟剑法第一式金影,一剑砍上尸骸,一阵咔嚓的声响过后,

尸骸并无反应连一道印痕都没有出现,尸骸反手一斧我用剑去抵挡,直接被巨斧击飞撞墙,李缘卧在石堆心想难不成我就到此为止了。

匆忙间我想到我还有刚从系统兑换的招雷符,雷电克制此等邪祟,

我急忙取出默念法决,一阵雷光乍现,尸骸却完好无损,

此时系统提示使用招雷符失败只有短暂致盲效果,还望宿主继续加油,

我心想完了百分之30的概率让我遇到了,真是脸黑啊

,还好还有致盲效果也不错不算什么都没有,我强撑身体向王哥一伙处行去,

正要离开广场,尸骸一声嚎叫眼睛散发着红光像是激怒了他,气势汹汹的朝我奔来,我只好施展法力朝洞外狂奔,

跑至王哥一行人处,他们见我满身伤痕便询问我收获如何有没有得到什么秘宝,

我只摇摇头叹道我这等修为哪来有什么机会,王哥一伙人不信正要向我出手,

一声嚎叫打断了他们的行动,众人回头查看只见一个巨人手持一把巨斧,身高8尺,不是别人正是尸骸守卫,

李缘闪身藏起,

王哥小弟对王哥说你看那尸骸手中的巨斧锋利无比一定是件巨宝,我们可以布阵把他击杀在此次,反正他是一具死尸没有神志也不怕有人报复,

王哥深思一瞬大喝道:“布阵,”

众人立马分散开来,按照按照雷阵阵图依次排列,

那尸骸守卫没有神志如何能知道前方等待他的是何等危险,毅然决然的走入阵中,

众人顿时朝阵图输入法力,只见一道乌云汇聚在尸骸守卫上方,此时一道雷电闪过笔直的击中尸骸守卫的头顶,

尸骸守卫踉跄了一下,却并无退却之色转身攻向众人,斧子落下,一人便倒在巨斧之下,

修士在踏入修仙之时就已做好死亡的准备,众人虽有些恐惧但并无退缩,

他们知道一旦离开阵法维持不了到最后大家只会一起死,为今之计只能坚守自己的位置,使出第二道雷法,

第一道雷法成效显著尸骸守卫身体已出现裂痕,第二道只需要再来一次一定能把他击败众人都是如此想的,

尸骸手中巨斧再次挥下一位修士又人头落地,

终于撑到了第二道雷法出现,大家都激动的看着尸骸守卫,尸骸守卫也倒地不起,大家兴奋的冲上去,

只见巨斧划过冲上的三人被拦腰斩断,

到此王哥所在的一行人只剩下了三个,

李缘在暗中观察,待到他们站到两败俱伤在上前,

王哥一行人眼看尸骸守卫还有余力,只好大声喊道他以遭受重创大家一起上为死去的兄弟报仇,正说着自己却往后退了一退,

李缘看到此处:“我本以为,王哥重情重义还想出手一助,却没想满是算计,也罢修仙之途本就是你死我活哪来什么兄弟情谊,”

随着尸骸守卫的倒下众人欢呼,只看王哥的小弟负伤严重王哥却没什么伤,

小弟们刚想向王哥炫耀却没想到一把飞剑闪过俩人以人头落地,

李缘在暗中看的惊险心想怎么会有如此阴险之人,满嘴的兄弟情谊到头换来的却是背叛,

李缘想到此处更是一股怒火从心中涌起,定要宰了这个王哥,

李缘心中默念法决一招金影杀向王哥,就在得手之时,一道金光闪过弹开了李缘,

王哥立马拉开身位,也祭出自己的兵器防御,

见到是李缘王哥发笑:”原来是你小子,隐藏的够深啊,剑道大成若我没有护身法宝就要让你得逞了,可你现在突袭失败又如何将我击败,不如和我混这里的好处我分你一半,”

李缘没有废话继续朝着王哥攻去,王哥举起手中剑防御,一时李缘竟无办法攻破,

眼看法力已然到底,计从心里,那巨斧一定有禁制假意夺取巨斧时着让王哥触发巨斧的禁制在击杀他,

李缘想着便开始向巨斧靠拢,王哥见李缘靠近巨斧以为李缘要夺取,

猛然一冲,李缘识趣的向右一闪,一道声响只见王哥手握巨斧不得动弹像是被定身了一样,

李缘抓住时机看准机会一剑击杀了王哥,

此时巨斧红光一闪变为一枚珠子掉落下来,珠子上正有月亮印记,

我收起珠子,此时系统也提示我任务完成,

我惊讶的看了看手中红色珠子,难不成这个才是这洞府最大的机缘,要不然我拿到灵果时却没有回应,李缘也不见多想,收起珠子朝洞外走去。

此次洞府之行也算圆满的结束了,

修仙之路真是机缘无数可也伴随着危机四伏,你所相信的兄弟朋友转眼可能就因为眼前的利益而对你出手,

自重生以来李缘不与人交流,至亲之人也只有师姐,

想到此处更加确定自己修炼的目标,无论发生什么都要保护好师姐,

正想着一道光芒射向李缘的脸上原来是出口到了,

刚踏出洞府身上压抑的气息减少李缘舒展了一下身体,瞬时一道人影朝李缘扑来,

李缘伸手去挡,见来人是师姐便放下了手,

师姐一边紧张的询问我有没有受伤一边怪自己为什么要把我带来,

我一把拉住师姐的手,师姐愣住,

李缘说到我不能总是靠师姐你来帮我,若是我以后遇敌师姐你能保证每次都在我身边吗,

师姐刚想说我能,

李缘继续说道:“我现在还保护不了师姐但只要师姐有什么帮助我一定会完成,”

说着握紧了师姐的手,只看师姐脸色微红像是喝醉了一样,急忙挣开了我的手说到:“缘儿你可要记住你今天说的话,”

师姐施法发飞剑,一道流光闪过载着李缘回到了宗门,

李缘回到后山查看一波系统商店,换取了五枚筑基丹,李缘叹道真不经花啊,只是几枚筑基丹便花光了上千积分那以后金丹期的丹药岂不是要成千上万,

李缘不做多想,盘腿坐下服下筑基丹,

三天之后,后山,

和预想的不错五枚筑基丹只成功了三枚,

但对付淜泗已然是足够不过还得把剑法再磨练一下,

以前因修为限制总是使不出金涟剑法的第三式金斩不过现如今我已筑基五层,该是可以使用了,

在后山随意找了片空地便开始修炼,不过1个时辰便挥出第三剑金斩,

但此剑一出身体的灵力被瞬间掏空,若是遇到强敌得有最好最后一击的打算,李缘提起剑回到后山小屋继续修炼,

虽然有系统的加成但修炼时必不可少因为修炼也在修心,

这几天连续突破几个境界连李缘自己都觉得有些飘飘然了,得把心沉下来对敌时才不会大乱,

修炼时间总是不够的转眼间便到门派大比,

场下的支持声此起彼伏却没有一个支持李缘的,也是一个三年都没突破筑基的废物如何和一个身经百战的团队中心比,

一个叫毛六的人在人群之中开设了赌场,淜泗与李缘额概率赫然是一比十,

见此情景李缘也没有多想,转身把从洞府得来的灵药抛向赌桌,我赌我自己李缘如是说到,

淜泗说到:“莫不是你师姐又从哪里千辛万苦弄到的灵药就被你得到了,你既然不想要那我就笑纳了,”

比赛即将开始,师姐也赶到观众席随手便扔出一袋灵石,压,李缘,

毛六细细点过发现里面竟有500颗灵石,

淜泗在台上笑道;“师姐你这是来送钱来了,难不成你真以为这小子打的过我,别说这小子是练气就算到了筑基······,”

李缘瞬时把自己的修为完全放开,

淜泗惊呼到:“你突破筑基了,可转头一笑你突破筑基又如何,你筑基五层我筑基八层你是没有胜算的,况且没我也突破了,“

淜泗释放出自己的修为,已然到达筑基9层,

我劝你还是自行离去,省的回来再把你打个半死让你暴尸荒野,

师姐急忙想上去争辩,

我拦住了师姐说道:“有没有实力得打过才知道,”

此时一处高台之上门内的长老也在观察的此次比赛,

长老说:“璟儿捡回来的那个孤儿,经已突破筑基他是如何做到的,早年我们不是都看过这孩子天赋不错,但每逢突破之时灵气不知什么原因总是缺少,”

旁边的一个老妇人说道:“不止是突破筑基而且已到达筑基5层,如是当年此等突破速度便已是天骄,可惜终究是迟了一些错过了金光洞天的福地之争要不然就像他师姐一样,“

另一位长老说道:“你门下已有璟儿这一位天骄还想要一位,想的美吧,老夫可还一个都没有可以传授衣钵的人选,”

长老说:“不必过于争辩即是错过那便算了,人各有命还是静静的看看这场比赛把。”

比赛开始,

淜泗率先发起攻击一招惊雷剑法一闪而过竟直指李缘胸前,李缘抬剑抵抗被击退三步,

淜泗收剑背后说道:“你不是我的对手,早点下去免得到最后落下个残疾,”

周围人起哄呼应别丢人了快下去吧,

师姐很担心的看着李缘,李缘笑了笑让师姐安心不过是试探两招并无大碍,

这次由李缘率先出手,一道金影闪过便到达淜泗身前挥剑斩击淜泗也一剑迎上,

这一剑的感觉却给淜泗带来不少的压力,

李缘见一剑不行再来一剑,接连数次对剑,

淜泗虽被剑道压制的的不轻,但却专注防守倒是没把自己的破绽显露出来,

可李缘的法力已到枯竭若再不想想办法怕是要输了,

师姐也为李缘捏了把汗,

台上的长老说到:“此子剑道天赋倒是不错,可惜修为不够我看啊不久就要败下阵来,”

“我倒不这么觉得老”妇人说道,

炼器长老说到:“若是此子赢得此次比武,我亲自收他为徒,”

老妇人说到:“怎么强人抢到我这里了,你也要看我手中龙头杖答不答应,”

眼看就要打起来,宗主突然出现,

一个小辈就能让两位长老争夺我倒要看看是谁,

宗主定睛一看正是当年的孩子,唉,此子天赋不错到就就不得突破,若不是如此我也想收他为弟子,

他不是才练气吗怎么去和筑基期的的淜泗争斗起来,

嗯,此子竟已到筑基还是筑基五层,唉可惜啊,若是金光洞府晚开个一二年我们门内就能有多出一位天骄,

宗主看向老妇人璟儿的婚事你有和她说过了吗,老妇人回应说过了,可孩子不同意非要等她收的李缘,

宗主说:“不同意就算了吧,也没必要强逼我们宗门虽人丁稀少可也不惧外人随她去吧,”

众人继续看向了擂台,

此时的李缘还在一边出手一边想着对策,手中的剑也挥舞的慢了起来,

淜泗此等修为都是在死人堆里磨砺出来的哪里会放过这等机会,一剑便将李缘击飞,

场下的欢呼声立马响了起来,

淜泗说到:“如何,若你到达筑基巅峰我定胜不了你,可你才筑基层就妄想挑战我那只能是自寻死路,”

淜泗冲起一剑,李缘挥手抵抗攻守的交换可让李缘吃不住,

李缘知道得挥出那一剑才有可能赢,得撑到露出破绽,

可淜泗哪里会给机会一直压着李缘攻击,或许是李缘的抵抗渐渐微弱,又或许是台下的观众过于激烈淜泗有些懈怠,

但李缘等的就是这个时候,一剑挑开,转身向前一招金斩直指淜泗,

此时淜泗嗅到一丝死亡的味道急忙出剑回击却不想直接把剑击飞,

李缘一剑直指淜泗喉咙说道:“你败了,”

淜泗崩溃失声到:“不可能,绝对不可能,我竟然会输,”

李缘收起剑跳下台来到毛六身旁,毛六看李缘气势大气都不敢出,

李缘收起灵果说到:“我赢了该把赌金给我了,哦对还有我师姐的,

毛六悠悠转醒机械的伸手递过,我拿起了灵石袋向师姐挥了挥手朝着师姐走去,

台上的长老说道:“这李缘真可以,又有天赋,又对敌冷静,是块璞玉,”

戒律堂长老说到:“若不是淜泗轻敌怎么会让他获胜,”

老妇人跳出来说:“我知道淜泗是你门下的但这么说是不是有失公允,”

眼看又要争斗,宗主站出来说;“淜泗却是应轻敌落败,但要知道李缘才筑基5层若是同届你能保证淜泗不败,我看此次就奖励李缘进入藏经阁的机会,你们看可好,”

众人都附和着说没有异议,宗主看向戒律堂长老你可有异议,戒律堂长老回复:“既然宗主都发话了,我自当支持”,好,那就有劳老妇人带去了,老妇人知会一声便退下了。

擂台结束的第二天师姐找上我说要带我去藏经阁,我很奇怪那不是内门弟子的特权吗,怎么我这种平民子弟也有机会,

师姐回道:“是因为你擂台获胜才特有的一次机会你可要好好珍惜,我和你说藏经阁分为三层第一层是筑基功法,第二层是金丹功法,第三层是元婴功法,据说塔顶还有传说中的飞升功法,我也没见过,所以你一定要珍惜这次机会,”

师姐领着我来到藏经阁门口,一位长老正在此处看守,

师姐问好,长老说:“有令牌吗,没有令牌任何人不得踏入,”

师姐掏出令牌递了上去,守门长老说到只能挑选一本,抓紧时间吧机会有限,

师姐推了推我,我大步向里走去,一进藏经阁便被里面的功法所震惊,

第一层的功法初略估计共有上百部,正要上二楼走去一股阵法将我弹开,

原来修为不够不得上楼,

我在一楼找了许久都没见师姐给我的金涟剑法,这应该不是筑基的功法,

果然师姐早已金丹,不愧是门内天骄啊,

我跟着系统提醒发现了一本最适合我的身法,

雷行诀,此法施展开来可瞬间达到雷霆之速不可谓不快,

我收起功法出去,路过长老是长老说:“修炼雷霆决可要找到雷属性灵药到时可事半功倍,而我听说雨落城刚好要举行拍卖你可以到那里碰碰运气,”

语罢师姐边拉起我的手边对我说:“正好你擂台获胜又赚得一笔小钱,正好去雨落城看看,你也出去涨涨见识,“

落雨城街道上一行姐弟二人,

带头的姐姐倒不像是成年人反之弟弟的稳健更似一位处事许久的人,

不过弟弟面相不错引得不少女修士的青睐,每每之时姐姐就展现了强势的一面尽数把那些女修士挡在身前不让靠近,

二人正是李璟儿李缘二人,

此二人正是赶往龙宝商会的拍卖行,一路上李璟儿怨恨暗想到以后一定不能让缘儿独自出来要不然被人拐走都没地方哭,

李璟儿对李缘说到:“你不要被那些女妖精碰到,要不然你会被吸成人干的,”

李缘心中暗笑附和道:“要是被碰到确实会被吸成人干,”

说话间到达龙宝商会进入商会需证明自己有灵石以百为例,百枚灵石可进入人之间,千枚灵石可进地之间,万枚灵石可进入天之间,据说还有传说中的至尊间,但之时传说据上次开启以数十年之久,

来到商会招待询问我们有没有东西需要拍卖,我想起前段时间得到的金丹秘果,

招待看着我手中的秘药给出评价金丹秘果一份价值800灵石你看可行,

师姐说那灵药算是给你铸就天道金丹的为何要买,

在去往前一晚李缘询问系统系统给的丹药是不是可以完美筑基,要不然我为何会比同阶更强,

系统说道:“恭喜答对,但没有奖励,”

但此事我也不好和师姐说明,只好百般劝说师姐终于由着我把灵药出售,

招待还给了我们一张地之间的令牌,

刚上二楼迎面走来一行人,领头的名叫孟力,我见师姐有些不悦便知这一伙人应该和师姐有冲突,

孟力看到师姐直接说出;“璟儿,好久不见,不知我们什么时候结婚啊,”

听到此处我才知道这人正是师姐提起的厌恶之人据师姐所说此人在修行时就不停的要追求,

师姐见此人对待手下随意践踏,别说是追求来朋友都没得做,

可这孟力不死心竟然叫他门内长老前去金涟宗提亲,接待他的正是戒律堂长老,

长老应声下来,才有了今日之事,

孟力看了看师姐身后的我说道:“你就因为这个小白脸,自己说什么清清白白却偷偷养小白脸,除了脸长得好看一些修为竟才达筑基,小子我问你你不怕死吗?”

师姐微怒说到:“你我有没有婚约我想和谁一阵还需向你告知,你若是对李缘动手休怪我不客气”

李缘身在旁侧听的很不是滋味,挡在师姐前说到:“这位师兄不是我说,你应该回家找个医生好好看看,没听到师姐都说和你没有关系还要纠缠,你这样的人啊按照我们家乡所说就是舔狗,”

孟力说到:“逞口舌之快有何用,修为不够以后你连师姐都保护不了,”此时拍卖场一声声钟响起,正是拍卖开始的消息,大家就此落座风波也暂时停止。

大家好,我是本次第十八届龙宝拍卖会的主持人崔珍珍,

此次拍卖会我们龙宝商会从各地收集了不少宝物,大家旁边的手册上有记录,大家可以自行争夺,

当然在龙宝商拍卖的东西在拍卖期间不会被外人抢夺我们龙宝商会会全额赔偿,但若有歹人真有什么想法也要看看自己有没有那个胆量,

好了下面开始我们的第一份拍品, 第一份拍品由炼丹阁的古清大师所炼筑基丹一瓶,品质上等起拍价200灵石每次加价不得低于10颗灵石现在开始,

200,210,250,终于筑基丹以280枚灵石卖出也算是个不错的价钱,

下面一件拍品是由一位神秘人拍卖,是一小撮金粉因不知道有什么用,但神秘人与老板是朋友所以代为拍卖,起拍价100枚灵石,现在开始,

这时系统突然提示检测到可以修复系统的物品,望宿主尽快拍下修复系统,

李缘急忙举牌决定拍下,地之间1号出价100灵石还有需要加价的吗,底下的人议论说到:“哪里来的傻子花100灵石卖了一堆金粉真是傻到家了”。

拍卖锤落下,我也收到了那一堆金粉,金粉汇聚在铜钱之上裂缝被修复了一些,

系统提示升级完成,增加了成功概率,并额外赠送给了我5000积分,李缘心想发财了,

再看向筑基丹成功的概率已到百分之70, 连冲击金丹的丹药都已到百分之50,若是好好运用这笔积分可以一口气突破到金丹中期,

拍卖的商会一个接着一个,终于轮到李缘要购买的雷灵果,雷灵果起拍价300,李缘没再多想直接500灵石想一举拍下灵果,

可谁知天之间有人出手直接600灵石势要拿下灵果,李缘看向天之间3号正是之前孟力所前往的地方,既然孟力想要那就坑他一把,

此时天之间房间内孟力对手下说到:“查清楚了吗那小白脸真要这灵果,要不然我这灵石花出去却没有成效,这笔损失就算在你头上,”

下人吓得双腿发抖急忙跪下,小人查清楚了那小子刚从门中学习雷法需要灵果相助,

孟力说道:“好,若此事是真的回来重重有赏,”

下人说道:“多谢孟爷,多谢孟爷,”

孟力一挥手便让下人退下,我倒是要看看这李缘如何化解,

李缘此时正算计着如何让孟力多拿出点钱,只见价格越来越高已到达3000灵石,李缘看看手中的8000灵石觉得也该收手了,

便放下举牌,可孟力此时还以为自己计谋得逞向着手下吹嘘回来如何嘲讽李缘,

师姐也看向李缘说:“是师姐害了了你了,”

我一把抱住师姐说到:“没事,我是故意让孟力拍去,你不用为我担心,”

师姐涨红了脸挣脱着离开了我,缘儿长大了却不知羞,我嘿嘿的笑了笑,

拍卖会上终于到了我寄拍的灵果,

下面拍卖的这枚灵果可是可以为天道金丹提高概率的灵果,起拍800,每次加价不得低于100,现在开始,

人流窜动,是焰红灵果不可多得啊:“我出1000灵石,”

另一筑基巅峰期修士说道:“配,你也配?我出2000,”

孟力的看到 焰红灵果也是着急,怎么没人透露消息会有天道金丹的灵果出现,

手下的人说到:“好像是来拍卖的人顺手寄拍,”

孟力说到:“不管什么原因此果我们一定要拿到,我能不能天道金丹可就靠此果了。


>>>点此阅读《剑始天缘》全文<<<


版权声明:未经书面授权禁止转载、摘编、复制或建立镜像。对既成事实本站将保留所有的权利。

无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