苏青,李教练《你的出现,全世界知道》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小说:你的出现,全世界知道
分类:现言日常
作者:时狸
角色:苏青,李教练
简介:【跳水运动竞技文】小甜文 秦姝感觉后面有人跟着,往后看了看,是路博,有点恼火:“你怎么还跟着我呀?”“谁说我是跟着你。这路是你家的?”路博无赖的找理由。“那你要去哪里?”“去食堂啊。”“食堂是往那边走,你走错了,学长。”秦姝好心的提醒他。“恩,我知道啊。”路博淡定的说。

书评专区


苏青,李教练《你的出现,全世界知道》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你的出现,全世界知道》最新章节全文阅读免费阅读


秦姝是一个出生在江南小县城的一个女孩,初一的时候,市里来人在学校里面举行选拔游泳比赛。秦姝参加了,虽然她游的不好,但还是被教练收下了。教练说:虽然她的成绩排在末尾,但是她跳水的姿势很漂亮,且水花小。

秦姝就和爸妈说了这件事,刚开始秦刚和苏青觉得游泳耽误上学,是不同意的。但是看女儿每天上学都郁郁寡欢,就同意了让她去试试。秦姝高兴及了,去到游泳队之后,每天和队友一起勤奋练习。一个月来,可在队里的成绩一直上不去,教练和她谈了几次。秦姝只能私底下抹着眼泪,然后努力的练习。

和往常一样,秦姝在游泳池里面泡着,这时教练走道她身边说:“秦姝,你来几个起跳动作。”

秦姝一脸茫然,只能按照教练的话照做,来回做了几个起跳动作。正还要做几个的时候,听到有人喊到。

“好,停。”不知道谁喊了一声。

接着,教练的声音响起来了,“秦姝,你过来一下。”

听到这声音,秦姝停下动作,走到教练身边,鞠了一躬:“教练”。

教练指了指旁边的男人说,“秦姝,这个是跳水队的李教练,他觉得你挺适合跳水的,你愿意学跳水吗?”

秦姝呆了一会,有点蒙圈,看着教练很茫然,教练看她这样说:“秦姝,你还记得我去你们学校选拔的时候是不是和你说过,你成绩不是很好,但是你跳水姿势很美,水花很小。所以我把你选拔出来了,在加上你这一个月来,你的游泳成绩一直没有进步,所以我就叫跳水队的李教练过来看看你。这样吧,明后两天是周末,这个礼拜你回家和你爸妈商量一下,如果可以的话你就转到跳水队去。”

秦姝听完教练说的话,眼睛里的光暗了下去。情绪不高低低的应了一声:“好。”

旁边的李教练看到她这样子:“秦姝,我知道你喜欢游泳,但是在跳水队你可以发挥你的特长,为国争光呀。”

秦姝听到李教练的这样说,眼睛亮了一下,李教练看到秦姝眼睛的亮光,继续说道:“秦姝,你在游泳队这一个月来,无论你怎么练,是不是都追不上你的队友,是不是觉得很吃力啊。但是你有跳水的天赋,只要你多加练习,就可以成为省冠军,然后全国冠军,最后世界冠军,那不就可以为国争光了。”

秦姝听到李教练这样说,眼睛更亮了:“教练,我会和我爸妈好好商量的。”

“那你去练习吧。”

下午五点左右,秦姝收拾好东西回家,因为回县里的班车比较久,所以差不多晚上7点才到家,苏青听到有人开门从厨房探出头来,看到一个月没有回家的秦姝站在门口,叫了她一声:“妈妈。我回来了。”

苏青走到她面前,拿下秦姝的书包问到:“姝姝,你怎么不叫我接你啊?”

“妈妈,没关系的,我知道回家。”

苏青过来摸了摸秦姝的头说到:“你还这么小,在路上遇到危险怎么办?下次记得叫爸爸妈妈去接你,那你是放假吗?”

“是的,妈妈,教练说给我放两天假。”

“哦,那知道了,来来,赶紧去洗手,马上吃饭了,你爸爸现在还没有回来,你饿了吧,我们先吃,不等他。”

秦姝洗完手坐到餐桌前,拿着碗筷吃起来问道:“妈妈,爸爸什么时候回来?”

“你爸爸早上和我说了,今天会晚点回家。”

“哦。那晚点我有事和你们商量。”

苏青看到女儿有点不闷的表情问她:“恩,好,那我们先把饭吃完,等一下打电话问问你爸爸现在到哪里了?”

秦姝吃完饭回到自己的房间,看了一会书,苏青就过来敲门了,秦姝过来开门,苏青说:“你爸爸回来了,要是没有什么事,等一下你就出来。”

“好的,我现在没有什么事,马上出来。”

说着放下手里的书,走出房门,来到餐厅,看见秦刚在餐厅吃饭而苏青坐在对面和他说话,看到秦姝走过来,就说到:“姝姝,过来这边坐。”

“好的,妈妈。”

秦刚开口说到:“姝姝,听你妈妈说,你有事情和我们商量。”秦姝就把教练和她说的话,给他们复述了一遍。

听她说完,秦刚开口说道:“姝姝,你是怎么想的?”

“我现在没有想法,所以想问问你们。”

苏青听她这样说:“姝姝,妈妈的意思呢,妈妈之前就不太同意你去游泳队,但是你喜欢游泳,才让去游泳队的,现在你没有那个天赋,妈妈建议你还是去读书,反正落下的学习进度现在也不多,还赶得上去。”苏青话头刚落。

秦姝听完苏青的话有点沮丧,看到她这样,秦刚眉头皱了一下,说到:“好了,姝姝,要不这样,这个事情,你在想想,爸爸妈妈还是会尊重你的意见。”

“恩,好,我会好好想想的。”

这天晚上,秦姝一直翻来覆去,她想:虽然对跳水这个项目她没有接触,教练说她有天赋,所以她想想试试,说不定就能为国争光呢?

第二天,她就把自己的想法和爸爸妈妈说了,秦刚听完她说的话:“恩,如果这是你的决定,那爸爸支持你。”

听完秦刚的话,苏青就不太愿意,想要开口,手被秦刚碰了一下,看了看女儿,发现女儿眼里的光,最后什么都没说。

秦姝在家休息了两天,回到训练馆,看到教练,就把决定告诉了他。下午的时候,教练找到她说把东西收拾一下,明天李教练会过来接她。

队友们有点莫名的看到秦姝在收拾东西,问道:“姝姝,你干嘛收拾东西啊。”

“教练让我转到跳水那边去了。”

“那以后是不是看不到你了。”

“不会的,我们会在运动会上见的。”秦姝听到她那样说,坚定的说道。

说完就听到有人叫了一声:“秦姝”。随着声音望过去,是李教练,秦姝跑过去向他问好。

“东西收拾好了吗?”

“收拾好了。”

“那走吧。”李教练走到秦姝的行李那边,把它拎起来走在前面。秦姝跟在后面和队员挥手再见。

坐在车上,秦姝望着窗外渐渐远去的游泳训练馆,有点茫然,因为不确定自己会不会再次放弃跳水。

不知不觉来跳水训练馆三周了,这里和游泳馆不一样的地方很多,这里不是整天泡在水里,而是在每天都在练倒立和在蹦床跳来跳去,刚开始觉得挺好玩的,但是一直没有允许下水,秦姝挺着急的,但李教练说每个人的倒立时间每次最少要坚持5分钟,这是硬性要求。她刚开始很吃力,要在队员的帮助下才可以,现在慢慢的可以自己完成动作,她高兴自己终于可以上板跳水了。

李教练来考核的时候,秦姝和小伙伴们一排排的倒立着,很多伙伴今天还在,明天就不不知道她在哪里?刚开始秦姝以为,他们是去上板了,可后来一直没有看到他们训练,慢慢的就知道了,他们被送回原来的学校。才知道训练馆的有优胜劣汰的规则,秦姝就觉得自己的压力很大。

看到秦姝可以通过倒立五分钟,把她喊出队列,让她上最低的板去旁边。秦姝看到水很兴奋,没等教练说开始,她就往下跳了,虽然动作极其不标准,但是水花真的小,四周的队员无意识停住了,这就是天赋吗?

等秦姝爬上岸,李教练呵斥过来:“秦姝,你干嘛呢?”

“教练,我就想试试水温。”

周边忽起嘻嘻大笑,秦姝有点莫名其妙的望了望周边,李教练走到她面前无奈的说到:“下水之前要做伸展运动,你不怕受伤吗?”

秦姝底下头,没有说话,刚刚下水的兴奋也没有了。

李教练训完她,接下就教他们要领和动作。接着他们这群十二、三岁的小队员像下饺子一样一个一个的往水里跳。轮到秦姝时,她没有刚刚那么兴奋,但水花还是那么小,李教练默默在她的训练册上标注。

每天,秦姝跟着小伙伴们一遍一遍的练习,渐渐的她学会了走板,学会了空中动作。在这期间,秦姝回家的次数屈指可数,秦刚和苏青在节假日的时候,带点伙食来为她加餐,虽然日子比较繁忙,但是她感觉很充实。

最近队里的气氛很紧张,大家都为全省选拔比赛而准备,和秦姝一起入队的队员也在准备,可她还是每天重复自己动作,直到有一天,李教练把她喊进办公室,两旁的坐满了领导,他开口说:“秦姝,这次的全省选拔比赛有你的名额。你要准备准备。”

秦姝听到这个消息有点震惊,因为她在队里不算突出。就是队员总是说:“你的入水水花比较小。你是怎么做到的?”她就想,没有用什么技巧啊,就是入水的时候想象自己是一条鱼。

“好的,教练,我会好好准备的。”

“那你现在训练有遇到什么问题吗?”

“教练,我觉得我还好。”秦姝想都没想的回答。

“那你出去训练吧。”

接下来李教练总是带很多人进进出出训练馆,偶尔有人停下来看他们训练。选拔的日子终于来了,每个队员都有点紧张,秦姝在这天也是紧张。

队员们一轮一轮的跳,轮到秦姝的时候,她准备3米跳板,向后翻腾两周半的动作。

准备,起跳,向后翻腾一周,两周,好,入水,恩,完成。

这个时候秦姝感觉大家都在关注她,分数出来了,78分,没想到还挺高的。就准备等李教练的通知了。

结束后,训练馆出了通知,休馆两天,回家等通知。

(解释一下)这本小说,比较慢热,前几章是写女主奋斗的职业生涯,后面会慢慢的和男主相遇、相爱、相处的,请大家耐心看,有情节不符的,请大家指出。

秦姝和苏青打电话说:“妈妈,今天晚上会回家,训练馆放两天假。”苏青说:“好,晚上叫你爸爸去接你。”

“妈妈,不用这样,叫爸爸在车站等我就行,我和队友一起去车站坐车,不会有危险的。”

“好,这样也可以,你和你队友注意安全啊。”

“好的,妈妈。”

秦姝把自己的床铺收拾干净了,问同宿舍的队员:“你们有要坐车的吗?”

“我爸爸会过来接我,他让我在宿舍等他。”

“我也是。”

“我爸爸也是这样说的。”

听到队友这样回答,她有点后悔让爸爸在车站接她。一个人回家真的不好,上次差点就坐错车,还好问了一下司机。刚走出训练馆大门,就听到有人喊她:“秦姝。”

秦姝向后看,是一个男队员,和他不熟,训练的时候遇到过,好像叫林亮。

林亮问:“秦姝,你是回家吗?”

“是的。”

“那你坐车去哪里啊。”

“我要去北站,你呢?

听到秦姝说要去北站,林亮眼睛亮了一下:“我也是去北站,我们一起吧。”

“恩,好。”秦姝答应着,和林亮一起走。到了北站,林亮先帮秦姝找到了自己的班车,然后自己去坐车了。秦姝到站后,看见爸爸秦刚在出站口等她,就爸爸一起回家了。

在家的两天,秦姝把这几天的比赛和秦刚、苏青他们说了,周六下午就收到训练馆的通知,告诉她周日下午回来收拾自己的东西,要在四点前警务室门口集合。

周日那天,秦刚把秦姝送到了训练馆,和秦姝交代了去了省城之后,如果要回家就和他打电话,就返程回家了。她两点钟回到宿舍,发现舍友都没有回来,是她第二次收拾自己东西,和上次心情不一样,这次她,不迷茫,且很坚定。

三点四十五,来到警务室,发现那边站了好多人,和她一起训练的队员她没有看见,所以大部分她都不太认识,但刚走进就有人喊她:“秦姝,来这边。”

回过神,发现又是林亮在叫她,走过去和他打了声招呼,因为上次坐车的时候很匆忙,现在才认真的打量林亮,林亮被她盯着有点不舒服说道:“我也过了,以后我们还是队友,你这样看着我干嘛?”

秦姝被他说的有点不好意思,嘟囔道:“我没有盯着你。”

林亮听到她的回答,笑了一下,“没事,那你多看一下。你还记得我的名字吗?”

“记得呀。”

“记得就好,那我们做朋友吧。”说着林亮就把手伸出来说道。

秦姝握了一下林亮的手说:“恩,好,我们做朋友。”

林亮看着秦姝有点呆萌萌的,觉得她很可爱,就一直留意着她。上车的时候还招呼她坐到旁边的座位。

旁边刚坐下,就听到有人说:“今年省队选拔了一个只训练三个月的,是不是就坐在林亮旁边的那个啊?好像听他们说叫秦姝,听说还分数前三呢。”

“对啊,对啊,好厉害啊。”传来嘀嘀咕咕的声音。

林亮听他们那样聊,和秦姝低低的说:“你多少分啊?”

“教练给我发的成绩是78分。我也不知道前几名,然后就接到通知让提前来集合。”

“哇,那你挺高的,我好像是75分,起跳的没有跳好这里扣了分。”

“恩,没事,下次会更好。”

林亮知道秦姝在安慰他,刚要说自己没有关系的,就听到有人喊他:“林亮,你的成绩是多少啊?”

“75分。”林亮随口就答。

“好吧,你比我高,我才73分。到了省队,到时候我们住一个宿舍,怎么样。”

“这个是教练安排,到时候再看。”林亮侧过头和队友聊天。见林亮在和别人聊天,秦姝听着他们聊,发现林亮在队友中很受欢迎,很羡慕他。

到了省城跳水训练馆,女教练过来集合女孩子,而林亮和他的队友一起集合,看到他们还在打打闹闹的。

秦姝跟着教练走,到了宿舍,是四人一间的,看到有人开门,里面的人先打招呼说到:“你也是分到这个宿舍吗?”

“是的。”

“我叫张梦雅,也是今天来的,住这个床,以后我们可以一起训练。”

秦姝看她指了指里面靠窗的床位,回答道:“恩,好的,我叫秦姝,那我们以后一起吧。”

“哦,对了,宿舍还有一个比我们早来一年,叫周西,她住我旁边那个床,现在去训练馆了。你还没有吃饭吧,要不你先简单收拾一下,我带你去食堂吃饭。”

秦姝顺着她的手指的方向看到另外的一个床位,上面铺满东西。之后,她走到另外两个空位,选了一个靠里面的床位。把东西简单的归纳下,就和张梦雅说:“我好了,可以去食堂了。”

“好,那我们走吧。”张梦雅急急忙忙的把鞋穿好,拉着秦姝的手,一起去食堂,在路上,张梦雅把她今天打听的消息都告诉了她,舍友周西很厉害,成绩一直是女子省队前三,什么男子队员里面有一个很厉害的人,经常出国参加比赛,听说得很多次冠军,他们还说明年他就要去国家队了。

秦姝听她说了这么多,很有意思。她和张梦雅到了食堂,发现这里的伙食很丰富,眼睛一直转啊转。

张梦雅看她这样笑道:“我中午来吃饭的时候也是你现在的模样。我跟你说哦,这个红烧狮子头真的很好吃,我中午吃了一个还想吃,还有这个……”

秦姝在她的推荐下,毫不犹豫的打了她说的菜。打好饭,和张梦雅找了个四人桌,面对面坐下,刚坐下就有人叫她:“秦姝,这是你舍友吗?”

秦姝顺着声音看到了林亮就回道:“是的,她叫张梦雅。”

张梦雅和他挥了挥手,没打算和他聊天。

“你好,我叫林亮,和秦姝一样,今天来的。”没想到林亮大方的说到,“我可以坐你们这里吗?”

秦姝示意他可以坐下,林亮接下来说他住在哪一栋,让她如果有什么事就去找他。

吃完饭,秦姝和张梦雅去一趟小卖部,买了点生活用品,就回宿舍了。宿舍里周西回来了,她也吃完饭,看她的样子,还要去出去。秦姝先和她打声招呼:“你好,我叫秦姝,下午刚到。”

“你好,我叫周西,有什么事情需要帮忙的话可以找我。我先出去了,晚上你们不用等我,我回来比较晚。”

秦姝点了点头说;“好的。”

晚上,张梦雅很早就休息了,秦姝有点睡不着,室内很安静,她睁着眼在数数。差不多11点的时候,周西回来了,她没有开灯,直接走到自己的床上就脱衣服睡觉。

秦姝听见她一会就睡着了,又开始数数,快一点多的时候,她才迷迷糊糊的睡着。早晨,她听到窸窸窣窣的声音,睁开眼,看到周西已经起来了,下意识的她也跟着起床。周西听到声音,望了望她,抱歉的说了一句:“不好意思,我平时都是起这么早。”

“没事,现在几点了。”秦姝听到自己沙哑回道。

“6点,训练馆是8点集合,你还可以睡一个小时。”

“不睡了,我起来去看会书。”秦姝回道。

“恩,差不多6点半就可以吃早餐,到时候你和张梦雅一起去。”周西建议道。

“恩,好。”秦姝说完就起来洗漱,从厕所出来,就看见周西已经出去了,坐到书桌旁,拿着自己的书,看了起来。

差不多7点的时候,张梦雅的闹钟响了,她按了一次闹钟,又继续睡,过五分钟,又听到她的闹钟响了,她才慢悠悠的爬起来,揉了揉眼睛,看到秦姝坐在书桌旁:“咦,你怎么起来这么早?”

“我睡不着,就起来了,你赶紧洗漱吧,我们去吃早餐,听周西说,我们8点集合。”

“恩,你等我一下,给我十分钟,我很快的。”张梦雅说完迅速的下床,赶紧洗漱。

十分钟后,张梦雅走到秦姝身旁,拉着她的手说:“我可以走了。”

“恩,走吧。”

两人出来宿舍,去了食堂,秦姝没有像昨天那样,这个也要吃,那个也要吃,和张梦雅拿了一样的,一个鸡蛋、一个包子和一杯牛奶。张梦雅最后还拿了一块蛋糕,她对秦姝说:“咦,好像有点多诶。”

“没事,等一下肯定是体能训练,消耗快。”秦姝认真的对她说道。

“也是,是要多吃点,今天第一天,肯定是体能训练。”张梦雅附和道。

吃完早餐,两人去训练馆集合,女生和男生一起集合,林亮看到秦姝,又叫了她。秦姝也和他打声招呼,,没有走到他那边,和张梦雅找了位子静静的站着。

8点,教练们陆续进来了,这时,带头的人说:“我叫刘振,是这个跳水训练馆的主要负责人,今后大家有什么事情可以找我。”说完他退后一步,示意旁边的人说话。

旁边另一个人继续说道:“我叫杨新年,后面的三个月是我负责你们训练,今天开始你们在省队,所有的成绩都会出自我的手,如果你们想回去,可以和我说。但是你们想要留下来,就给好好的训练。现在开始,上午的每个人倒立五分钟,然后翻腾器一小时,蹦床一小时。”

杨新年刚说完,队员们自觉的陆陆续续找地方倒立去了,秦姝就在原地倒立,五分钟很快过去了,很多人都完成了第一项。这时陆陆续续都在找翻腾器,找了很久,才找到一个空的翻腾器,训练完,就看到张梦雅站在自己旁边,以为她要用器械。张梦雅先开口:“我等你一起去蹦床那里,不是可以两个人一起共用一个吗?”

秦姝听她的,就和她一起去找蹦床。张梦雅走到蹦床这里很兴奋,其实秦姝也是,因为觉得蹦床很好玩,两个人就搭伴训练起来,上午很快就过去了,两人就去食堂,下午,杨教练又布置了任务,他们一起完成了,第一天在省队,就这样过去了。

而后,每天都在杨教练的布置中训练。这天,秦姝向往常一样训练,张梦雅跑过来:“秦姝,听他们说这里每个月要进行一次考核,不知道我们要不要参加。”

“这个月他们考核完了吗?”秦姝问。

“他们说月底,也就是下周一。”张梦雅苦笑。

“那我们等教练通知,不是说我们是三个月的考核吗?”

“我更害怕这个三个月之约,怕到时候过不了,要回去,那样我肯定放弃了跳水了。”张梦雅说出自己的烦恼。

“其实,我和你一样,如果这个考核过不了,我也会回去读书的。”秦姝也说出自己的决定,但她在这里的一天,她就会好好的练习。

晚上周西回来更晚了,秦姝好不容易在训练的时候碰到她说:“西姐,你这几天是不是没有回来睡觉啊?”

“没有,过两天要考核,所以回去的比较晚。”

“那我们要考核吗?”

“要的,杨教练和你们说过三个月的考核吧,考核过了你们就可以留下来,在这里还要上文化课,所以你才看到我这么忙?”

“哦。”

“这里每个月要考核一次,如果考核不合格,累计三次,也会送回去。所以要加油。”周西把这里情况告诉秦姝。

秦姝听她说完,没有什么表示,她觉得只要自己努力,就不会愧对自己,但也不会让自己压力太大,那样会打垮自己。她看周西还在准备下一个项目的训练,就没有在打扰她。

杨教练通知他们:下周一,馆内要考核,所以给他们放假一天,如果要回家的可以,要提前报备。

林亮碰到秦姝,问她:“秦姝,你要回家吗?”

“我不回去哦,我想看看他们是怎么考核的。”

“其实我也想留下来看看他们考核的,但是家里有点事,所以只能回家了。”

周一7点,周西起床,秦姝和张梦雅也刚起,“西姐,你还没有去吃早餐啊,要不和我们一起,不过,你要等我们一下。”张梦雅的声音响起。

“不和你们一起了,等一下我要考核,有点紧,你们好不容易休息一天,可以慢慢来。”周西拒绝。

“西姐,好不容易碰到,还想和你共进早餐呢?那下次吧。”张梦雅有点不开心。

秦姝听到张梦雅这样说,看了看周西为难的样子,帮衬道:“我觉得西姐说的对,好不容易一天假,我们可以慢慢吃呀。”

周西笑了笑,没有在接话,听到张梦雅没有在为难她,就开了门走出宿舍,今天的考核,她其实还有点紧张。因为这次,她没有以往的自信,只能祈求自己可以拿一个好的成绩吧。

秦姝和张梦雅慢慢悠悠的去食堂,吃完早餐,就去跳水馆,找了位子坐下来,注意着跳水台,今天队员很多都选择的是3米跳板,向后翻腾两周半,反身翻腾两周半……

突然听到有人在说“你看,赵然回来了。”

“他好像跳的是向前翻腾三周半,屈体。”

“他跳了,跳了。”秦姝随着他们的声音也在关注。

准备,起跳,向前翻转,一周,两周,三周,入水,没有失误,完美。

广播播报:“9.0、10.0、8.5……去掉一个最低分,一个最高分,分数85.5分”秦姝听到广播里的播报,吓了一跳,这么高?

“秦姝,你看到了吧,这个就是我和你说的那个大神,厉害吧。”张梦雅炫耀的说到。

“你认识他?”

“不认识。”

“那你那么自豪干嘛?”秦姝好笑的看着张梦雅。

“不是自豪,是羡慕,要是我也可以做那么好,我就不愁了。”

“没事的,我们会的。只要我们好好练习。”秦姝坚定的回答她。

张梦雅摇了摇头说:“不聊了,秦姝下午我不想看考核,我们出去逛逛吧。”

“但是我想看西姐考核,要不这样吧,我们看完西姐的,就出去玩一下。”秦姝和她商量着。

“那下午我在宿舍呆着,你看完西姐就会宿舍叫我。”

“恩,好。”

下午,张梦雅回了宿舍,秦姝还是去跳水馆,里面没有多少人,大部分人在上午考核完了。

秦姝找了个位子坐下,注意着跳水台,轮到西姐,看到她选择的是反身翻腾两周半,屈体。准备,起跳,反身翻腾,一周,两周,入水,水花有点大。

广播播报的声音传来“8.5、8.0、7.5……去掉一个最低分,一个最高分,分数81分。”

秦姝看到周西有点沮丧,想过去安慰她,但没有过去。她回到宿舍叫起张梦雅,看着张梦雅忙忙碌碌的走来走去。

秦姝等了有点久,问道:“好了没有啊。”

“马上就好。”张梦雅急切的答道。

“那你快点。”

“好了,我们走吧。”张梦雅招呼秦姝。

她们去了商场,买了点零食和饰品,就晃悠悠的回训练馆了。到宿舍的时候,周西在床上睡觉,秦姝做了个“嘘”的手势。张梦雅就跟着她轻手轻脚的进了宿舍。

第二天,周西的作息还是和往常一样,秦姝和张梦雅一如既往的去训练。

很快,三个月的考核期到了,秦姝反而不那么紧张了,反正今天伸头也是一刀还是缩头也是一刀。张梦雅就很紧张,她昨天晚上拉着秦姝聊了很久,直到秦姝说想要睡觉,这才不聊了。

“今天是三个月的考核,这段时间你们在训练馆有没有好好训练,我这里是一清二楚,今天是你们最后的机会,你们要好好珍惜。考核通过者的名字会在今天下午四点半前贴在公告栏。好了,话我不喜欢多说,现在排队去李教练那里抽签。”杨教练还是直白的开口道。

听他说完,秦姝和张梦雅老老实实的去排队,抽完签,秦姝是9号,在上午,而张梦雅是33号,差不多排在下午。

张梦雅说:“姝姝,我有点紧张,怎么办?”

“你在下午,有我紧张吗?”秦姝安慰道。

秦姝走到后台准备,她要跳的是三米跳板向前翻腾两周半,转体一周,屈体。现在的她有点紧张,8号已经跳完,轮到她了,准备着,得到教练的指示,开始准备,起跳,向前翻转,一周,两周,转体,一周,入水,起跳好像有点失误,扣分。

广播播报:“9.0、8.5、8.5……去掉一个最低分,一个最高分,分数81分。”秦姝听到自己的分数和周西的分数一样,愣了一下。这时杨新年冲她竖了一个大拇指,但是秦姝没有看到,走到水池冲洗,换好衣服,看到张梦雅在更衣室门口等她。

“姝姝,你好厉害啊,81分,你肯定可以留下的,刚刚看到杨教练给你竖了一个大拇指,你看到没有?”张梦雅向她恭喜的说。

“啊,没有看到,刚刚蒙了一下。”秦姝摸摸自己的头发,有点歉意的说着。

“看把你高兴的,你这么好的成绩,下午,你也给我加油哦,现在我们去食堂吧。”

“现在?有点太早了呀,确定现在就去吗?”秦姝惊讶道,“要不我们在看一会吧。”

“是有点早。听你的,那我们找个位子再看一会吧。”

秦姝和张梦雅在看台上看着同队友跳着,终于看到一个熟悉的人——林亮。他好像是十米跳台,向前翻腾三周半,屈体。看他准备,起跳,向前翻转,一周,两周,三周,入水,垂直度有点不够,扣分不是很严重。

广播播报的声音传来“8.0、8.5、8.0……去掉一个最低分,一个最高分,分数80分。”

“林亮这一下跳到还可以,应该也可以留下,希望你们的好运可以留给我。”张梦雅转过头和秦姝聊。

“可以的,你下午一定会出好成绩的,我们要不要去吃饭?”秦姝问她。

“恩,恩,会的”张梦雅安慰自己,很快又说道:“走啊,我们去食堂吧,看看今天有没有我们想吃的。”

来这里三个月,从开始觉得好吃的食堂,也觉得不是很好吃了。两个同龄人的喜好都差不多,张梦雅比秦姝好动,她就经常带着她玩,两个人几乎形影不离。

下午,秦姝陪张梦雅一起准备,张梦雅也选了3米跳板向内翻腾两周半,屈体。秦姝坐在更衣室等她,忽然听到她的声音:“姝姝,我78分,应该过了吧。”

“应该是过了。”

不到四点,张梦雅拉着秦姝在去公告栏那里,刚到的时候就看到杨教练在那里贴名单。秦姝看到了自己的名字,张梦雅也看到自己的名字,她们都留下来了。

这一年,她们14岁,正式进入了省队。

秦姝和张梦雅没有分到一个教练,她分在了杨教练那里。杨教练给了她一张训练计划表,对于她来说,只是加重了她空中动作和起跳的训练,不是很忙。而张梦雅就和周西一样忙,听她说:她的教练说这个要加强,那个要加强,所以大部分时间都在训练,就只能利用晚上的时间来学习文化课。

秦姝和张梦雅的时间很少的碰在一起,她们都各自努力着。很快,一个月的考核来临,这个考核关系到她们能不能参加全国选拔赛之前的特训中去,所以,全馆的人都在准备。

秦姝准备的是三米跳板,向内翻腾两周半,屈体。这次她抽到了下午,所以抽完签,她就回宿舍学习看书。

十点左右,张梦雅也回来了,她看到秦姝也在宿舍,疑惑的问:“姝姝,你怎么在宿舍啊?”

“我抽到下午了,所以就回来看看书,你怎么回来了?”

“我刚跳完了,分数不高,所以就回来了。听他们说这次特训每个项目只有六个名额,我应该是没有机会了。”张梦雅沮丧的回答。

秦姝听她这样说,也不知道怎么回答她,她也在想自己会不会被选上?张梦雅看秦姝没有说话,知道自己说错了,毕竟她们现在是竞争者,秦姝又没有考完,自己在给她放气,有点不好意思:“姝姝,我觉得你可以的,因为你每次发挥都很稳定,尤其你的入水水花压制的特别好,只要你下午发挥正常,这次的名单肯定有你的名字。”

秦姝听她这样说,没有回答,只是笑了笑,顺其自然吧,然后继续看书。中午两人一起去食堂,碰见林亮。

林亮和秦姝打招呼:“秦姝,你考核怎么样?”

“我下午考。”

“哦。”林亮又转向张梦雅:“你呢?”

“不太好,你呢?”

“我觉得我还好。”林亮轻轻的带过。

张梦雅邀林亮说:“下午去看秦姝考核吗?”

“去不了,通知说考核完会放假两天,所以下午我就准备回家。”

“什么时候通知的呀?”秦姝和张梦雅同时问道。

“公告栏贴了通知,我们教练也说了。”

“姝姝,那下午我就不去看你考核了,我也回家。”张梦雅抱歉的看着秦姝。

“没事的,我没关系。”秦姝无所谓说道。

下午跳水馆,秦姝在更衣室准备,马上就到她了,有点紧张。秦姝看到杨教练走过来交代她:“秦姝,你起跳的时候稳点,那就没问题了啊。”

秦姝点点头回答:“好的,教练,我会注意的。”

“那加油吧。”

秦姝等杨教练说完就走到跳板那边准备了。开始准备,起跳,向内翻转,一周,两周,入水。水花很漂亮,但是起跳还是有点失误。秦姝听到分数不是很高,有点沮丧。

杨教练看她这样,过来安慰她:“起跳这个问题到时候我给你一个计划表,你好好练就可以了。”

“谢谢教练,我会好好训练的。”说完和杨教练告别就去更衣室了。

回到宿舍和苏青的单位打了电话 ,跟她说,晚上会回家。苏青和她交代了路上小心点,就和秦刚打电话让他去车站接秦姝。

苏青这边就和领导打了声招呼说,只要提早下班,去菜市场买菜回家。差不多7点左右,秦刚和秦姝一起回来了,苏青刚好把菜做好,满满一桌。秦姝看到这么多菜,下午不好的情绪一下子就散了。

秦刚和苏青很欣慰看着秦姝吃得津津有味,这顿饭吃的很开心。吃完后,秦姝帮苏青洗完,她想暂时忘记下午考核的不理想,好好的过完这两天。

休息完两天,因为要上班,秦刚这次送秦姝到车站,交代她在路上注意安全。回到省队,看到公告栏里的名单,没有自己,但看到了林亮和周西的名字。

慢慢悠悠的走回宿舍,张梦雅已经来了,休息完这两天大家的情绪都恢复好了。张梦雅叫秦姝吃自己带的零食,聊着天。

第二天,杨教练给了秦姝一份计划表,都是针对起跳问题的。秦姝拿到训练表,练了三个星期,效果还是不理想。杨教练找她聊一下,因为10跳台是固定的,所以建议她换这个项目试试。听从杨教练的建议,改了10米跳台,她试了一下,确实起跳比较稳。

练了半个月,杨教练也关注秦姝的训练情况,知道她在10米跳台发挥的很好。就和馆里的教练商量了一下,把秦姝也加入了10米跳台的特训中去了。

杨教练通知秦姝下午去特训组那边,她听到这个消息,有点惊讶。但还是按照杨教练的通知去了特训组。特训组的教练是王振,听他们说这个教练比较很严,当秦姝看到他给自己的计划表的时候,就知道了,每天时间都安排的满满的,有点压力。

集合的时候,看到了周西和林亮,他们看到秦姝,有点惊讶“你怎么在这里啊?”

“杨教练让我过来训练的,我转项目了,10米跳台。”秦姝回的答。

“那和我一样的项目,如果有什么问题的话,可以找我。”林亮回道。

“恩,好的。”

“那我们去训练吧。”

秦姝每天按照王教练的训练表来训练,成绩还可以。到了考核的时候,秦姝已经准备好了。

和以往的不一样,五轮考核,每个项目总积分前三的参加全国选拔比赛。

秦姝第一轮得分是86.4分,第二轮88分,第三轮83.2分,第四轮84.8分第五轮82.5分,总分:424.9分。

秦姝进更衣室前知道了自己分数,很高兴。集合的时候,王教练宣布了参加全国选拔比赛名单,她入选了,周西和林亮也入选了。比赛的日期下周二,地址是:上海。王教练通知他们这周日下午一点在训练馆集合。

回到宿舍,秦姝和苏青打电话告诉她,自己入选全国选拔比赛,和她分享自己的喜悦。晚上,张梦雅回来只看到秦姝:“姝姝,我听别人说,你和西姐都入选了?”

“是的。”

“恭喜你们,那西姐呢?”

“没回来,我走的时候她还在训练馆。”

“西姐真努力,都入选了全国选拔比赛,还在拼命的练。”张梦雅羡慕的说。

“西姐是真的很拼命,下周就要比赛,她都不放松一下。”秦姝觉得不要给太大自己压力,不然,心理的承受能力会变差的。

周日下午,王教练和杨教练带着他们坐飞机飞往上海。这一次去上海,去那么大城市,秦姝有点向往。

到了入住的地方,和在省队一样,秦姝和周西住一个房间,相互照应,一起坐下来了解比赛规则:分两个赛制,半决赛和决赛,比赛进行两天。

秦姝问周西:“西姐,你之前有参加这样的比赛吗?”

周西回:“没有,上一次的全国选拔比赛,我还没有来。”看了看秦姝一眼,又说:“其实很多比赛都是大同小异,就看你在比赛中有没有脱颖而出,秦姝,你算是比较有天赋的那种吧,你看你入行不到三年,就有机会参加了全国选拔比赛。”说完苦笑了一下,“你知道我入行多久了吗?”

秦姝没有回答,知道周西比她大不了多少,但是在很小的时候就进入了体校,通过自己不懈的努力才到了省队,到了省队还那么拼命,可见周西的压力有多大。

周西看秦姝没有回答她,又说道:“我入行8年了,在天赋面前,努力是一文不值的。”

“西姐,你别这样说,你不是也进入了全国选拔比赛吗?”

“没有进入国家队,所有的都要重新来过。”周西残酷的说到:“你知道有的人一辈子都只呆在省队吗?”

秦姝有点不想聊这个话题,她知道现实的残酷,但是想太多了,压力就很大,她情愿自己可以跳就跳,跳不了就回去读书,反正她现在也在学习文化课,可能暂时跟不上同学的进度,但是她如果复读一年,她还是一样的中考,高考。

周西看秦姝不愿意聊这个话题,就终止了聊天,和秦姝打了声招呼,就躺床上睡觉了。

第二天,他们一起去看了场地,熟悉了水温和环境,就回去了。

第三天,秦姝和周西吃完早餐,去集合,看见了林亮,和他打了声招呼。

集合中,王教练说:“这次全国选拔比赛对于你们来说,是个机会,如果你们发挥的好,那明年的世锦赛就可以看到你们的身影,所以,我希望大家可以全力以赴。在世锦赛的跳台看到大家。”停了一下,然后交代了一些注意事项。

王教练说完,大家都热情高涨,杨教练走到秦姝身边对她交代:“你只要平常发挥就行。”

秦姝点点头,和杨教练告别去做准备。比赛开始,秦姝抽到第五,坐在准备席上,听着广播播报的分数,都很高,有点压力。轮到秦姝,她有点懵,走到十米跳台上才到注意力集中,第一轮她是向前翻腾三周半,屈体。准备,起跳向前翻腾,一周,两周,三周,入水。秦姝听到广播的播报分数在78分,杨教练把她跳水的视频给她看,也给她指了指动作未做好的部分。

秦姝看到了自己的失误,赶紧调了调状态。第二轮是向后翻腾两周半转体一周半。准备,起跳向后翻腾,一周,两周,转一周,入水。她听见了大家的呼声,然后就听到广播播报分数91.8分,杨教练走过来,向她竖了一根大拇指。

后面三轮的时候,秦姝发挥的很稳定,都在85分左右,总分排名第二,晋级了。秦姝收拾完东西,就去集合了,王教练又交代了几句就放他们回去。

回到住处,秦姝躺在床上,她全身都没有力气,不想动。还是周西出去帮她打饭,吃了一点,就睡觉了。

比赛的第二天,秦姝起来很早,因为是下午的比赛,她和周西还是呆在房间里面,下午王教练集合,今天他就是交代了一下注意事项,就没有说什么。

秦姝抽到了第七,和昨天一样,坐在准备席上,今天的心态会更好一点。轮到秦姝的时候,她的第一轮发挥的很好,88分。后面几轮有个高分94.05分,全场就响起了昨天的呼声,其他的都在80分以上,发挥稳定,但是总分排名第一,和第二名相差十分左右,大家都跑过恭喜。

这一年,秦姝十五岁,正式进入国家队。

路博16岁和爷爷去上海看望老朋友,期间,爷爷的朋友邀请他们去看全国跳水队选拔赛的现场,开始他不是很感兴趣,所以一直在开小差,忽然他听到旁边的爷爷在惊呼,他吓了一跳,以为有什么事。瞧了爷爷一眼,顺着他的眼光,就看到有人从水游里走出来,像鱼儿一样自由。听到广播播报:94.05分,这是今天听到现在的最高分。

接下来,路博没有开小差,认认真真看了每轮比赛,知道刚刚的那个高分得主得了第一名,虽然不认识,但是也为她高兴。

秦姝知道自己入选了国家队,很开心,周西在3米跳板第六名成绩,也入选了国家队。而林亮就没有那么幸运,十米跳台的男子选手都很厉害,林亮最后的高分没有拿到,所以就失之交臂了。

秦姝和苏青打电话说:“妈妈,我和你说个好消息。”

苏青听到秦姝兴奋的声音,随口问道:“姝姝,什么事,这么高兴?”

“妈妈,妈妈,我入选国家队了。”秦姝说完,又重复了一遍:“妈妈,我入选国家队了。”

听到这个消息。苏青高兴的叫了起来,同事还以为她有什么事,就问了一下。她分享着自己的女儿进入了国家跳水队的事。

大家回程的时候,秦姝碰到了林亮,看着他有点沮丧,就安慰道:“林亮,我在国家队等着你,相信你是可以的。”

林亮苦笑了一下说到:“好,你等着我,下次选拔,我一定会进入国家队的。”

回到省队,队友都过来的恭喜秦姝和周西,还有赵然。回到宿舍,张梦雅没在,应该是去训练了。晚上她还在门口就喃喃道:“姝姝,西姐,你们太棒了,你先等我有段时间,到时候我也去国家队,咱们三人就又重逢,所以我现在会好好训练的。你们等我。”

秦姝和周西一同点头说到:“恩,恩,我们等着你。”

之后,王教练通知秦姝、周西、赵然三个人:在一月一号之前,到国家跳水队报到。现在离报到时间还有五天,王教练给她们可以放假回家,因为国家队在京都,离家比较远,报到之后,几个月甚至一年都没有时间回来。所以他们三个听到可以放假,没有犹豫,三个人都回家了。

自从秦姝进入跳水队,就很少去她爷爷家里,就和苏青他们商量一下,去爷爷家住几天。

到了爷爷家,秦姝拼命的玩了几天,就启程去京都,这一次苏青和秦刚都请假送她去京都。她去了国家跳水训练馆报道,报完到。就入队了,而秦刚和苏青在京都玩了几天,走的时候,和秦姝说了一下就回去了。

爸爸妈妈走的时候,秦姝没有去送他们。因为国家队很严格,如果没有特殊情况,是不可以外出的。这让刚开始进队的秦姝有点不适应。

她和周西没在一起训练,秦姝分在国家一队,周西分在国家二队,在同一个跳水馆训练基地,但不在一个教练。秦姝的教练姓陈,是在电视上各大比赛经常可以看到的人。

陈教练给秦姝的训练计划表排的比较满,这里的文化课都是晚上学习的,所以很忙碌。适应了一段时间,陈教练还尝试让她和别人组双人3米跳板,但是她的3米跳板成绩实在是不理想。

给她安排的搭档叫孙媛媛,孙媛媛进入国家队有两年了,她之前的双人3米跳板搭档退役了刚好招新了,陈教练就把她和秦姝搭配一起练习双人3米跳板。 所以她要下苦心,她的搭档孙媛媛也陪着她在训练。

秦姝知道3米跳板是一个她的一个短板,但如果她克服了跳板的起跳动作这个不稳定性,她就跳水的全能运动员了。

不知不觉秦姝进入国家队的一年了。这一年来,她很被动,每天的时间基本就和孙媛媛在3米跳板那里训练,3米跳板的已经是她的魔怔。

世锦赛即将来临。

陈教练计划先让秦姝备战十米跳台冠军达标赛。这对于她来说是,进入国家队首次比赛。而这次比赛又关系到自己能不能参加世锦赛,所以秦姝的压力越来越大。

陈教练发现秦姝给自己的压力太大时,就找她聊:“秦姝,你知道我为什么要你练双人跳板吗?”她不知道在回答陈教练。

“我知道,你之前练的就是3米跳板,后来才转的十米跳台。也知道为什么转项目,是因为你的3米跳板的起跳时的稳定性不好。但是你想想,如果你只有一个十米跳台的项目,如果你在这个项目失利了,你连换的项目都没有了,那就要退役了,其实大家都知道你的天赋压水花技术,你看看全国,有几个人能有你这样的天赋,所以队里是在全力培养你。但是你不要给自己太大压力,如果实在是克服不了3米跳板的起跳的稳定性,世锦赛比赛回来,你可以放弃这个项目。”

“陈教练,我现在压力是比较大,能不能世锦赛结束之后,您来多多指导我3米跳板?”

“可以的,只要你有这个毅力,队里会全部支持你的。”陈教练答应她。

秦姝听到陈教练这样说,调整好心态,好好的参加冠军达标赛。

冠军达标比赛她轻松得了十米跳台第二名,世锦赛的入场门票,秦姝已经拿到手了,首次代表国家队出场,压力又开始了,本来想找苏青和秦刚诉诉苦,但是话到嘴边,又停住了,所有的压力只能自己默默承受。

赛前,陈教练通知休假一天,秦姝和周西约好在书店等,秦姝先到,用眼睛扫完书店,三三两两几个人,没有发现周西,就拿了一本书,找了个位子坐下来,刚要翻书,就感觉有人坐到她对面,以为是周西,没有抬头就说道:“你来的还挺准时的吗?我也刚到。”

对面的人,没有出声,秦姝只好抬头看了看,是个和她一样大的男孩,正在看着她,好像正要回答她,秦姝赶紧说一声“对不起,我认错人了。”

“没关系。”男孩回了她一句。

这个时候,周西坐到了她旁边,秦姝放下书,赶紧拉着周西走出书店,听到后面有人说了一句:“路博,下午去干嘛呀?”

“打游戏去不去?”是那个男孩的声音,后面的对话,秦姝听不到了,这件事就没有放在心上。

逛了一天,秦姝和周西告别,回到训练馆,教练通知要参加比赛的人,整理行李,因为要出国,所以要提前去那边适应场地和到时差。

秦姝找出自己护照和身份证收好放在书包里,接着整理好行李,准备睡觉。

第二天,秦姝他们集合坐专车,跟着队伍出国。

到了国外,首次参加世锦赛的秦姝反而不怯场了,十米跳台这个项目,她很拿手,以440.85分的成绩获得女子十米跳台冠军。

这一年,秦姝16岁,她获得了人生中第一个正式比赛的冠军。

路博自从上次和爷爷从上海回到京都,就升高中了,和同学去书店的时候遇见了那个跳水女孩,她和他说了话,虽然是个误会,但是路博记住了这个女孩。

之后的每场跳水比赛,路博只要有时间可以去的,就都会去现场看比赛,而大家都对于他的兴趣,不是很理解。

大三暑假时,路博通过关系进入电视台实习。这一天,电视台决定要做一栏关于体育项目冠军的专题。而路博刚好在这个栏目中实习,所以他跟着带他的师傅负责接待这一块。

这个栏目分三个部分:第一,先去拍摄冠军的训练场地;第二,拍摄冠军家庭情况;第三,现场访谈。

到了跳水冠军秦姝这里,路博请求师傅让他全程跟着摄像组拍摄,到了现场的时候,看见主持人杨晶在采访秦姝,路博就站在摄像机后面看着,

杨晶问道:秦姝,听说你是在12岁就开始学习跳水的。

秦姝:是的,当时体校游泳队的的教练来学校选拔,我积极的参加了,当时成绩排在末尾,但是教练说,我的起跳的时候水花很小,就把我破格收入了游泳队。

杨晶:那怎么转跳水队呢?

秦姝:在游泳队训练了一个月,成绩实在是没有上去,教练给了我一次机会,让我转到跳水队。

杨晶:那一段时间是不是很沮丧啊,成绩一直没出来。

秦姝:是的,我差点就放弃了,其实我很感谢体校的游泳教练,如果当时他直接淘汰我,今天我就没有机会坐在这里。

说着秦姝站起来说道:“教练,我谢谢你,谢谢你的慧眼,让我有机会成为跳水职业运动员。”说完深深的鞠了一躬,过了三秒才起来,定了定情绪,坐了下来。

杨晶看她这样,停顿了一下,说到:秦姝,在你的跳水职业生涯中,遇到最大的阻碍是什么?

秦姝:就是刚开始接触3米跳板是时候。

杨晶:为什么,看你现在的成绩里面3米跳板的金牌很多啊,尤其是和孙媛媛的双人搭档跳水的金牌更多。

秦姝:其实我最开始接触的项目是3米跳板,在这个项目中我遇到了技巧上面的问题,成绩不是很理想,然后就转的十米跳台,后来攻克了这个技巧。

杨晶接道:所以才看到你在3米跳板项目上的那么多的奖牌吗?

秦姝:是的。

…………

采访渐渐接近尾声,路博在台下注视着台上的秦姝,他想:怎么要她到联系方式呢?

这时秦姝起身准备走到台下,忽然不小心崴了一下,路博走上去扶住了她,秦姝低声说了声:“谢谢。”

路博说:“这是你第二次和我说话。”

秦姝听到扶她的男生这样说,有点莫名其妙,在自己的印象中,应该不认识他吧。

路博笑了笑,又说道;“看来你是真不记得了。”

秦姝有点无语:“谢谢你刚刚扶了我。”

路博说:“我叫路博。”

秦姝想走,没想听他继续说,路博,这个名字好像在哪里听过。

路博知道自己这样既唐突又刻意,没办法,整整关注了秦姝五年,这一刻有机会认识那个跳水女孩,怎么会不刻意和唐突呢?

看着秦姝走出视线,路博想着她下次比赛是什么时候?

这几年,秦姝的眼睛的近视越来越严重,她想要退役,然后完成学业,鼓起勇气和陈教练提了这件事,陈教练让她好好想想,毕竟退役这么大的事,不是随便能决定的。

想了几天,秦姝打电话回家,秦刚和苏青刚吃完饭,准备看电视的时候,看到女儿的来电,苏青接到:“姝姝,吃饭了没有啊?”

“吃了,妈妈,爸爸回家了吗?”

“回了。你爸爸刚回来,我们一起刚吃完饭,准备看一下电视。”

“妈妈,我想和你们商量一件事。”

“什么事?”

“妈妈,我想退役了。”

苏青听到电话里传来秦姝的话,愣了一下,捂住电话,和秦刚说了一句:“姝姝不想跳水了。”

秦刚让苏青把电话拿给他接,“姝姝,我刚刚听你妈说,你要退役,考虑好了吗?”

“考虑好了,我想趁我还年轻,先完成学业。”秦姝低声的说到。

“姝姝,我知道你很有主见,但这个事情太大了,你考虑好清楚,不管你做什么决定,爸爸妈妈都支持你。”苏青听秦刚说会支持秦姝退役,想把手机抢过来。

秦刚防了苏青一下,直接把电话挂了,“你这么能说支持她,她好不容易现在有个成绩,现在就让她退了?”苏青劈头盖脸的说道,说着想把电话拨回去。

秦刚看着她正要拨手机,赶紧说道:“孩子压力很大,你就不要给她压力了。”

苏青听到秦刚这样,手顿住了,但是手机通了,里面传来秦姝的声音说:“爸爸,刚刚怎么挂了呀。”

“姝姝,是妈妈,不管你做什么决定,你要好好想清楚,但是爸爸妈妈都支持你。”

“谢谢你,妈妈。”秦姝轻声说。

得到了爸爸妈妈的支持,秦姝再次找到陈教练说:“陈教练,我想清楚了,这次赛事之后,我就宣布退役。”

听到秦姝这样,陈教练很惋惜:“秦姝啊,你好不容易出的成绩,怎么这么早就退役呢?”

“陈教练,我想了很久,知道自己的职业生涯才刚刚到精彩的时候,但是我想生活里,不能只有跳水这一项,所以教练,请你支持我的决定。”秦姝正视陈教练。

陈教练听到她这样说:“这个要写申请,交给领导批复下来才可以。”

“好的,那我写给您。”

“秦姝,我还是请你慎重,如果这个申请批复下来,可能你就真的退下来了,你那么有天赋,现在才是刚刚辉煌的时候,就落幕,你甘心吗?”

“教练,我还是那句话,我的生活中不能只有跳水。而且我读书也不一定不跳水。”秦姝坚定的说。

“那你把申请写上来吧,能不能批复,这个我不能保证。”

“我知道了。”秦姝心想,如果真的批复不了,那只能再写。

这一次比赛,秦姝状态很好,她参加的项目是3米跳板单人、双人,和孙媛媛搭档,两人很有默契,纵身一跳,秦姝的跳水生涯暂时落幕了。

路博在学校听说有个跳水冠军申请了他们学校,并且是作为特长生录取了。这一段时间,学校的论坛都在议论这件事。而秦姝前段时间退役的消息在电视上报道了,路博就联想到是不是她?

那天的路博在校园看到了秦姝,在学校,她看起来没有那么多的光环,很普通,路博走过去和她打招呼:“又见面了,记得我吗?”

秦姝莫名其妙看着走到她面前的男生,路博见她不说话,继续说到:“我叫路博,你应该还记得吧。”

听他说完,秦姝皱了一下眉,不想认识他,感觉他很无聊。路博看着秦姝的表情,抚了抚额:“我不是跟踪狂,今天是刚好碰到你,过来和你打一下招呼而已。”

秦姝想她的心思被路博发现,有点不好意思:“我没有这么想。”

“你是去食堂吗?”路博不经意问道。

“不是,我今天过来学校是先熟悉一下,你知道体育部怎么走吗?”

“需要我带你去吗?”

“不用,谢谢,你只要告诉我怎么走就好了。”

路博看她坚持,就告诉这里怎么走。说完就接了一句:“你的联系方式可以和说一下吗?到时候,你找不到路,就可以打电话给我。”

秦姝有点不太想给,但觉得他说的有道理,就把联系方式给他了。路博看她不情愿的样子,但看联系方式已经到手了,在她看不到的地方偷偷的笑了一下。然后拨一下电话,看到她的手机响了,没做停留,就和秦姝说了再见。

秦姝虽然感觉有点莫名其妙,但是没想太多,按照路博给的方向去找体育部,走了一段路,有点迷路的地方,就问了一下路过的同学,没有再打电话给路博。

办好了入学,秦姝看了一下学校的跳水馆设备,虽然没有国家队的专业,但是也不没有差到哪里,她想未来的生活里,还是可以跳水的。

秦姝没有入住宿舍,她在校外租了一套房子,弄好了所有的事情,她回一趟老家,秦刚和苏青知道她退役,是为了读书,就没有再说什么,虽然很可惜,但想想,女儿的生活里,不能只有跳水,就释怀了。

张梦雅听说秦姝退役的事,已经是秦姝上学一个礼拜的事了,她和周西一样分到了国家二队,这一段时间,她要特训,所以消息闭塞,等知道了,就打电话给秦姝:“姝姝,你退役了吗?”

“恩。”

“你怎么就退役了呀?你不是前段时间才刚得冠军,陈教练会放你走?”张梦雅疑惑道。

“我去比赛之前就和陈教练说了,并写了退役申请,所以批复之后陈教练后面就没有说什么。其实我在学校也可以跳水,只是没有那么专职了。”

“那就好,我还以为你再也不跳水了。”张梦雅听她说完松了一口气,又问道:“你为什么要去读书?”

“我不想我的生活里只有跳水,也想要像同龄的女孩一样丰富多彩。”秦姝轻声说道。

这一年,秦姝20岁,换一种的生活会不会精彩。

和张梦雅通完话,知道周西也写了退役申请,秦姝就打电话给她说:“西姐,你也准备退役吗?”

周西听到秦姝一开口就问她这个事情,震了一下回道:“恩,其实我早就想退役了,是你给了我勇气。”

“我?”秦姝惊讶,疑问道:“我怎么给了你勇气?”

“你也知道这几年我在二队,一直没什么成绩,很早就想放弃了,但一直没有下定决心。”周西轻声说道,“这一次我是终于下定决心了。”

“西姐,你要想清楚,我只是换了一个地方跳水而已。”秦姝劝道。

“恩,我知道。但是我很确定。” 周西坚定的说。

看她这样坚定,秦姝没有再劝,她知道周西是一个非常有主见的人,如果做了决定,是没有谁能改变的。而且每个人做的决定都要自己负责,像她自己也一样,和周西聊了一下张梦雅就结束了通话。

今天她要去上课,漫不经心的在学校里走着,享受独有的校园气息。路博刚要回宿舍,就看到了秦姝漫不经心的样子,默默的跟在她后面,一起走进了大课教室,坐在她后一排。拍了拍秦姝说:“嗨,好巧啊。”

秦姝转头看:“你怎么会在这?”

“我也要上课啊。”

“这不是你们学院的课吧。”

“你怎么知道我不是这个学院的?”路博反问。

“好吧,你赢了。”

路博笑嘻嘻看她这样,又刚好看老师进来,说道:“不逗你,老师来了,上课吧。”

秦姝无语的转回去看了一下,没有再理会他,坐好来听老师的讲课。

下课了,路博走到面前,堵住她说道:“去食堂吗?”

“不去,我有事。”秦姝不想和他一起。

路博不死心的又问道:“你不用吃饭吗?”

“回去吃。”秦姝很简洁的回答。

“那我可以去吗?”路博不要脸的问道。

秦姝本来不想回答,只是看了他一眼,想了想还是说道:“不行,我和你很熟吗?”

路博摸摸自己的鼻子,尴尬的说:“不熟。”

秦姝没有回答他,直接去了校园跳水馆方向。其实她刚刚想去食堂的,但是听到路博时候要去食堂,就改变主意了,先来跳水馆训练,晚点再去食堂。

路博看着秦姝从眼前走掉,有点不甘心,好不容易遇到她一次,想跟着她。秦姝感觉后面有人跟着,往后看了看,是路博,有点恼火:“你怎么还跟着我呀?”

“谁说我是跟着你。这路是你家的?”路博无赖的找理由。

“那你要去哪里?”

“去食堂啊。”

“食堂是往那边走,你走错了,学长。”秦姝好心的提醒他。

“恩,我知道啊。”路博淡定的说。

秦姝这下真的无语了,没注意脚下,拌了一下,马上就要摔到地上,她赶紧护住自己的头,没有想象的痛传来,却听到“咔”的一声。过了一会发现自己倒在路博的怀中,赶紧爬起来,和路博说来声“谢谢”。路博躺在地上,看着她。秦姝说:“你怎么还不起来啊?”说着向他伸出手,路博看着她的手,犹豫了一下,还是借着力起来了。

秦姝看出路博有点不对劲,就问:“你怎么了?是不是受伤了?”路博表示自己没事,刚要展现,秦姝拿着他的左手紧张说到:“你这只手怎么了?我看看。”

没等路博同意,直接撸起他的袖子,看到了红肿的地方,和他说到:“我们赶紧去医院吧。”

“去校医室看看就好了。”

“你这很严重,去校医室看不好。可能还要打石膏。”秦姝一眼就可以判断他的伤势。

“那好吧。”

秦姝接着说:“我陪你一起去医院吧。”

路博见秦姝这样说,心里乐滋滋的。他们来到医院,秦姝让他等一下,就一个人去挂号,等所有事情弄好了,路博带着石膏走出医院。

“你是住宿舍吗?”秦姝问道。

“是的。”

“那可以叫你舍友帮忙照顾你。”秦姝想了想说道。

路博看她想做甩手掌柜,急忙说到:“我是为了谁才变成这样?你狠心不管我?”

“我又不住男生宿舍,怎么帮你?”秦姝理直气壮的说。

“可以帮我带饭啊,你看我这样出去方便吗?舍友又不可能天天照顾我吧。”路博看她这样,绞尽脑汁说到。

“那这样吧,我给你带饭,你要吃什么?你打电话给我。”秦姝看他这样,确实自己也有责任,就和他商量着,“但有个条件,早上不能太早,晚上也不能太晚。”

“为什么?”

“早上我起不来,晚上我不想出来。”

路博听她这样说,不为难:“恩,可以。那现在我们找个地方吃饭吧。”

“医生有没有说你要忌口的东西?没有的话我们去吃粤菜吧。”秦姝提议道。

“没说啥,可以的。”

走进粤菜馆,秦姝点了一道大骨汤,路博知道她是为自己点的,很高兴,其它的菜,秦姝让路博点。

饭后,秦姝和路博告别,回到了自己住的地方,两室一厅,一间是留给爸妈来京都的时候住的。想到今天的经历,有点莫名其妙。和张梦雅打电话,问问她最近的情况。

秦姝觉得自己还是适合住宿舍,习惯了舍友的吵吵闹闹,现在一个人住,有点孤单,下学期和学院申请住校吧。

路博回到宿舍,舍友张鑫看他这样,有点莫名的:“路博,怎么打石膏了?”路博笑了一下说:“这是见证。”

“什么见证?受伤还这么开心。”

“你不懂,到时候你就知道了。”

“哦哦,我知道了,你的跳水女王?”张鑫猜测。

“你怎么猜到了?”

“这有什么猜不到,你之前都经常不出现在学校,前段时间跳水冠军入学以后,你就经常出现在校园了,而你最大的爱好就是看跳水比赛,这已经不是这个宿舍的秘密了。”

“你们怎么全都知道啊?”

“是肖磊不小心看到了你电脑里面的照片。”张鑫不怕死说道,“前段时间,她入校的时候,就说了这件事,只是大家都瞒着你。”

路博听他这样说,有点囧,还以为只有自己知道的秘密,没想到大家都知道了,等肖磊回来,抽死他。

张鑫又说道:“学校那么多的女同学追你,你都没有理睬,该不会你是在等她吧。”

“那倒不是,只是没有感觉罢了。”路博正色的说。

“那你现在是不是有感觉了?”张鑫笑道。

“关你什么事?”

“就说一下,又不会死。”

“明天出去早上给我带一份早餐,别叫我啊。”路博和张鑫说道,心疼秦姝早起,就不叫她帮忙买早餐了。

“OK。”张鑫痛快的答应。

早上,张鑫刚出宿舍的时候,就看到了秦姝,就打电话给路博,过了很久才听到路博接起来说:“博,你家跳水女王在楼下。”

“我知道啊,我正要下去。”

“你怎么知道?”

“她刚刚给我打电话了。”路博高兴的回答他。

“好吧,那不用帮你带早餐了吧。”

“恩,不用。”路博简洁的回答,就挂掉电话,张鑫在这边低骂了他一声。

路博简单的洗漱一下,就下楼了,看见秦姝在门口等他,快步走过去,接过她手中的早餐,说一声“谢谢。”

秦姝看着他拿了自己手中的早餐,心里说了一句:真自觉。

“你怎么来给给我送早餐啊?”

秦姝没好气的说:“我怕你饿死,所以好心给你送早餐,难道你不要?”

“你怎么那么凶啊。”路博控诉。

“好心来给你送早餐,你还问我为什么,不是你自己说我要送的吗?”秦姝反问。

“我的意思是,我没有给你打电话要你送,你怎么就来了?”

“我吃早餐的时候想起你没有吃,就买了一份给你送过来了。”

“那谢谢你了。”

“恩,那你上去吧,我先回去了。”秦姝交代完就要走。

路博提着早餐乐滋滋看着秦姝背影越来越远,才转身回到宿舍楼,到了宿舍,打开袋子,里面是一份白米粥和几个包子。

刚吃完,看到张鑫和肖磊一起回来了。张鑫先指了指肖磊说道:“在半路碰到这小子正和女朋友道别,就一起回宿舍了。吃完了?”

“不吃完,难道还要给你留着?”

“我也想吃冠军送的东西会不会更好吃。”

肖磊疑惑的问:“想吃什么?”

路博看到他就来气:“关你什么事?”

肖磊指着路博问张鑫:“他吃枪药啦?”

张鑫无奈的劝路博说:“算了,算了,过去的就过去吧,别伤了兄弟之间的和气。”

肖磊莫名其妙的看着他俩:“到底怎么了?”

路博吃完饭,转身回到床上,不想搭理肖磊。张鑫好心的提醒心他,上次看到路博电脑里照片的那件事。

肖磊才恍然大悟,有点歉意的默默承受路博刚刚的怒火,并解释道:“上次借你电脑的时候不小心看到的。”

路博听到肖磊说的了,然后把耳机戴上,闭上着眼睛假目,等寝室的人都走了才把耳机摘下,看了一会书,感觉一只手确实不好拿东西。

中午的时候,秦姝又带的餐来到路博宿舍楼下,刚要的打电话,就看见路博下来了。

路博看到了秦姝,快步出了宿舍大楼,奔到秦姝面前:“你又给我送饭啊。”

“恩,上完课,没什么事,就去了一趟食堂,顺便把你的饭带过来了,你是准备去吃饭吗?”

“恩,刚出来就看到你来了。”

“不是让我带吗?”秦姝疑问。

路博回道:“和你不是说好,没有打电话给你,就是不用带吗?”

“那你想不想我帮你带饭啊?”

“我怕累到你,所以你一天帮我带一次就够了。”路博小声说道。

“好吧,那以后中午帮你带,如果你有什么需要的就打电话就给我。那我先走了,你慢慢吃,再见。”秦姝和路博约定完就和他说再见。

“好,那再见。”

“哦,如果你有特别想吃的,也可以打电话和我说哈。”秦姝刚走两步,又回头说。

“恩,好。”路博看着秦姝慢慢远去,和早上一样的愉悦的心情,提着午饭上楼,听到背后有人叫他:“路博,你打好饭了。”

转身看是肖磊,他手中也有一个打包盒,问道:“你回来吃饭?”

“这是帮你打的,张鑫说你没有饭吃,让我有时间帮你带饭。”肖磊回答路博,说完还打趣的说道:“看来是不用了。”

“那谢谢啊,你吃了没有?”

“没吃饱,既然你这边有饭菜了,那我就把这份给吃了。”肖磊其实是吃饱了,怕路博为难。

“恩,好,那我们一起吃。”说着路博打开秦姝带的饭菜,一盅汤和清蒸鱼。肖磊看到这些菜说到:“你不是不喜欢吃鱼吗?”

路博是不喜欢吃鱼,但还是拿起筷子夹起来吃,肖磊想夹一块,路博打了一下他的筷子,“小气。”肖磊哼了一声。路博很快就把秦姝带的饭菜吃得干干净净。

秦姝给路博送完餐看到下午的课比较晚,就去了跳水馆训练,这几天,她都是偶尔过来练一下。练了一会,就看到陈教练站在旁边,问道:“咦,陈教练,你怎么来了?”

“刚好路过京大,过来看看你。”陈教练说到。“怎么样?最近还好吗。”

“挺好的,每天上完课就过来训练一下,我觉得自己状态还可以。”秦姝很高兴陈教练来看她,有点得意忘形。

陈教练看她这样,也很高兴:“你现在比以前更开朗一些。”

秦姝听他这样说:“教练,我一直都是这样,只是因为在队里代表国家要注意形象,现在不用那么压抑自己,所以看起来比较开朗吧。”

陈教练听到她的回答,惊讶道:“队里好像没有规定你们要注意形象吧。”

“是没有规定,但我们自己会注意啊。”

“哦,那我回去和她们说说,等一下约了萧教练他们,要一起去吃饭吗?”陈教练问道。

“教练,我等一下还有课,就不去了,下次,您再过来,我单独请你吃饭。”秦姝想到等下还要上课。

“恩,下次到了这边再和你联系。”陈教练答应她。

秦姝和陈教练约好后,就和他告别后去更衣室换好衣服,就去上课。晚上秦姝就没有管路博吃饭的事。

第二天,秦姝听路博的话,没有去送早餐给他,到了中午的时候秦姝先给路博打了个电话,响了一下,那边就接起来了,她问道:“喂,路博,现在要给你带餐吗?”

听到电话那边传来秦姝的声音,路博脱口而出一句:“我想和你一起吃饭。”没等秦姝说话,又接一句:“天天呆在宿舍,有点闷,我只是手伤,脚没事,要不我们一起去食堂吃饭?”

“行吧,我在食堂等你,你要吃什么菜,我先排队。”

“你要吃什么就点什么,给我点一个青菜就行。”路博看她答应,就披了一件衣服,就下楼了,到了食堂,慢慢的一个窗口一个窗口找秦姝。

秦姝刚排队打好饭菜,正在找位置,看旁边看到一个人,一瞧,是路博。秦姝端着饭菜说到:“我正在找位置呢?”

路博跟着秦姝说:“我刚刚在那边看到有几个位子,我们往那边走走。”他用手指了指。秦姝看看他指的地方,是有几个空位,就朝那边走去。两人刚坐下,旁边认识路博的人和他打招呼道:“路博,你怎么打石膏啊?”

“不小心弄到了。”路博淡淡的说。

秦姝把所有的饭菜放好,路博拿起筷子看了一下,有三个菜,还是有一盅汤,刚要吃,传来一个女声说到:“路博,你怎么打石膏了?”说着还有一只手想摸他的石膏手。路博看到这样,把石膏手移了一下,那只快要碰到他的手,就落到了餐桌上。

“说话归说话,别碰我。”路博看着来人说道。

“怎么这么凶,我是关心你,你怎么受伤了呀。”说话的是李莹莹。她和路博是高中同学,从高中时期,就喜欢,也表白过很多次,但都被拒绝了。

秦姝坐在位子上一副看戏的样子,路博看到她的眼神,不想理会李莹莹,拿起筷子吃自己饭。

李莹莹看他不理自己,看到秦姝坐在他对面,就找他旁边空位坐下,准备说话时,站在她旁边的同学无语的说道:“李莹莹,你还要不要吃啦,看他能吃饱吗?”

秦姝听她这样说,“噗”了一声,嘴里的东西差点喷出来,路博给她递了一张纸巾,秦姝赶紧接过,擦了一下。

又听到李莹莹说:“我就看看他。你等我一下。”路博听她这样说,皱了一下眉说:“你要坐到旁边去,别影响我吃饭。”李莹莹没有动,然后让她的同学先去吃饭。

秦姝像看戏的吃完这顿饭,和路博告别,她就赶紧逃了。路博看见她这样,有点恼怒看着李莹莹:“请你以后不要在找我了。”说完头也不回的走了。

路博就回宿舍,这几天手受伤,怕爷爷看到担心,不太好回家,就哪也去不了,刚好考研也要开始复习,所以这几天都在宿舍待着。而秦姝每天除了上课,就是去训练馆一到三个小时,中午的时候就帮路博带饭,有时候也被邀请一起去食堂吃饭,但是秦姝再也不肯和路博去食堂吃饭了,所以每天中午,路博都很期待。

直到路博的手好了,想请秦姝一起吃个饭,就和她打了电话,响了很久,听到那边才接起,就立马说:“喂,秦姝,我是路博。”

“恩,我知道,你找我有事?”秦姝淡淡的说道。

路博小心的问:“你这周六有空吗?”

秦姝回他:“我周六要去训练馆。”

“那你大概什么时候有空?”

“应该下午三四点左右吧。”

路博知道了时间,很高兴的说:“行,那我到时候去训练馆找你。”

“你还没有说找我有什么事呢?”秦姝有点不耐烦的说。

路博听到秦姝的语气不耐烦,就解释道:“我的手快好了,我要去拆石膏,顺便请你一起去吃个饭。”

“行,那到时候你来找我吧。”秦姝痛快的答应了。

周六,路博下午一点就到了训练馆,他看到秦姝正好在3米跳板上做准备,没有打扰她,只见秦姝从3米跳板开始走板,起跳,向内翻腾,一周,两周,三周,入水,完美。路博站起来给她鼓掌,秦姝游到泳池旁边准备上岸,听到了掌声,就看了一眼,发现是路博,然后边擦这头发走过去,和他说道:“你这么这么早就过来了?我可能还要一会。”秦姝直接说出自己还要训练一会的事。

“我今天没什么事,你不是说要来训练吗?我就过来看你训练。”路博看着秦姝走过来,很自然的回答。

“行,那你在这待会。我训练完了就过来找你。”秦姝边说边擦身上的水,和路博打完招呼,就回去训练了。

差不多三点钟的时候,路博看秦姝很久没有上板,等了一会,就看见秦姝换好衣服背着包过来了。

路博起身迎上去,想把她身上的包拿过来,伸了伸手,又放下了。两人走出训练馆,往校门口走,在路上有碰见了李莹莹,路博心里低骂了一句:怎么和秦姝一起的时候就老是能遇见她。

李莹莹看见他,就飞快的跑过来和他打招呼:“路博,好巧啊。又遇见你,咦,你们要去干嘛?我可以一起吗?”

“不好意思,不能。”路博直接拒绝了李莹莹,秦姝站在路博旁边,没有插话。

李莹莹一副快要哭的表情,站在前面拦着他们的去路,可路博没有理她,直接和秦姝示意一下,带着她从李莹莹面前走过。

秦姝看李莹莹这样,有点不忍心,和路博说:“要不就带上她吧。”李莹莹听到秦姝这样说,眼睛一亮,可立马就听到路博说不行,眼神就暗了下去,秦姝也没有办法了,毕竟和她不熟。

走在校园的路上,路博和秦姝解释:自己和李莹莹只是高中同学。秦姝表示不关她的事。路博看她这样,就知道她不在意,也就没有多说什么。

到了校门口,两人打车去了医院,拆完石膏,医生说了一些注意事项,两人就往医院门口走,路博示意秦姝把身上的包拿过来给他背,可秦姝紧紧的背着自己包。路博有点尴尬摸了摸鼻子,只好作罢。

两人吃完饭,才六点半,路博和秦姝提议:“要不要一起逛逛?”

秦姝拒绝,解释道:“我回去还有一点事。下次吧。”

路博知道秦姝比他忙些,没有为难她,但又说道:“那我送你回去吧。”

秦姝听到他要送,又拒绝道:“不用,我家离这里很近,一拐弯就到了。”

“行,那你回去的时候慢点。”路博看她不想自己送,就嘱咐道。

“恩,好,那再见。”

路博看着秦姝远去,心想:自己还得努力啊。然后转身打了个车回家。路博家在锣鼓巷那边,是一座四合院,闹中取静,因为爸妈是外交官,经常出差驻守,所以四合院中只有路博和路爷爷,上了大学,家里和学校有点远,路博只能住宿舍,但家里只有路爷爷和保姆两人在,所以路博偶尔会回去陪路爷爷。

八点左右,路博下了出租车,走进四合院门口喊到:“爷爷,我回来了”

路爷爷坐在客厅看见路博进来,责备的说道:“你这几天在学校干嘛?都不回家。”

路博看爷爷有点不高兴,就撒娇道:“爷爷,我可没玩,在忙考研的事呢。”

“考研,你不是早就准备好了吗?”

“对啊,爷爷,但最近看看能不能保送国际政治这个专业,所以比较忙。”路博把自己新做的决定说出来。

路爷爷听到他决定,惊讶的问:“国际政治?小博,你从小就很崇拜你爸妈,说长大了也想当外交官,那你现在是想做新闻人还是像你爸妈一样做外交官呢?”

路博坚定的说:“我是想做新闻人。爷爷,如果我再做外交官,那我也要经常出差和驻守,那您一个人在家,那可怎么办呢?”

路爷爷听他这样说,知道他是担心自己,就说道:“爷爷又不是小孩,还要你陪?”

“是,是,那我要爷爷陪。”路博和他爷爷撒娇。

路博和爷爷聊了一会,就回房间睡觉了。第二天是周日,路博在家待了一天,路爷爷看他没事,就叫他过来陪着下棋。只要爷爷高兴,路博也乐意陪着。

而秦姝第二天约了周西在咖啡厅见面。周西走进来,就看见不一样的她,秦姝有点惊讶:“你的气色怎么这么好?”

“最近压力不大,想的不多,所以就气色好点。”周西淡淡的说。

“那你退役之后,准备做什么?”秦姝问她的打算。

周西想了一下说:“想和你一样申请一个学校读书。”

“那你要来我们学校吗?”秦姝期待。

“我申请试试。”

秦姝听她这样说,就高兴的说道:“如果你通过的话,我们就可以一起训练了。”

周西说出了和秦姝不一样的想法:“我不想在跳水了,只想单纯的读书。”

“也行,每个人的想法不一样。”秦姝没劝她,“走吧,我们去逛逛吧。”

“走吧,去逛逛。”

秦姝和周西逛了一天,两人好好的吃了一顿,就各自回去了。秦姝刚到家,就看到路博的电话打过来,犹豫着要不要接的,但最后还是接起来:“喂。”

“喂,秦姝,你今天忙什么啊?”路博问她。

“和朋友逛街了,你怎么和我打电话啊?”秦姝懒懒的回答。

路博没有回秦姝,而是直接问:“明天你要去干嘛呀?”

“我明天上午要上课,下午应该在训练馆。你有事吗?”秦姝又问道:

“没什么事,就是想听听你的声音。”

听路博说完,秦姝皱了皱眉:“如果没什么事我就挂了。”

“恩,好,拜拜。”路博愉快的挂了电话。

秦姝莫名其妙的挂了这通电话,也没有想太多,收拾一下家务,就洗澡睡觉了。

第二天,秦姝下午在训练馆,先来五分钟的倒立,然后去蹦床上练空中动作,最后换了泳衣,上了板,准备起跳的时候,看到路博坐在观众席,点了一下头,就跳了下去,再游回池边,回到岸上。拿着毛巾擦了擦,又走上板,重复刚刚的动作。

路博在观众席看着秦姝一次一次的训练,时不时拿着手机拍照片。秦姝训练了一个下午,他就在训练馆待了一下午,秦姝训练完就和他打招呼:“我训练完了,准备走了,你呢?”

听到这话,路博想约她,就趁机接道:“一起去食堂吃饭吗?”

“不去了,等一下回家吃。”秦姝拒绝了他。

“那好吧,那下次一起吃。”路博失望的回答。

之后的每一天下午,路博就会来训练馆看看,如果秦姝在的话,就看她练习,如果秦姝不在的话,坐一会,就回宿舍。

这天,秦姝刚到训练馆,校园体育馆的沈教练问她:“秦姝,下个月底要举行全国大学生运动会,你这边有没有什么项目要参加的?”

秦姝听完,觉得自己可以参加,就说:“教练,您可以帮我报一个3米跳板的项目吗?”

沈教练想了一下说到:“恩,可以的。3米跳板这个项目比较少人报名。”

“好的,那我就好好准备。”秦姝认真说。

比赛前一个月,秦姝几乎每天下午就泡在训练馆,到了晚上7点左右回去,而路博就默默坐在观众席上陪着,秦姝回去,他就默默的跟在后面送她回去,秦姝都不知道。

月底,大学生运动会开始了。秦姝和学校的运动员前两天一起去了深圳,和他们一起入住指定的酒店,第二天各自项目的教练就带着他们去熟悉一下场地。

比赛那天,路博坐在观众席,看着高台上跳水的女孩们一个个跳下去,有几个表现还挺好的,终于轮到秦姝时,听到广播介绍她,说到她的成绩之类的。等秦姝上了高台,跳入时,轻盈的空中动作落入水中,水花被她压制一点都没有。

路博高兴的为她喝彩,可是看了得分,好像并不高,他觉得评委给秦姝的成绩有点苛刻。而这边秦姝听到分数的时候,知道自己没有跳好,看了教练递过来的视频,看了一下,是打开控制动作稍微有点早,知道了自己问题,到了第二轮的时候,秦姝调整好状态,又跳了下去,听到分数,好像还是不高,自己去找教练拿视频看了看,还是那个问题点,秦姝心态有点崩的状态,以往,只要第二轮就可以调整问题点的。

到了第三轮,秦姝因前两轮没跳好,上板的时候,有点心不在焉,想着等一下要注意的地方,在这种状态下,秦姝的第三跳,分数出来了,不高也不低。第四轮和第五轮,秦姝都跳的很保守,所以得分都在中上。

半决赛比赛成绩出来了,秦姝的成绩第四名,虽然进入决赛,但是对于秦姝这个世界冠军来说,这之后的媒体舆论就不太好。

那天晚上,所有的媒体标题都是“昔日的世界跳水冠军出现在大学生运动会上,但成绩如此不理想?”

秦姝看到媒体新闻是在第二天早上,路博也看到了这则媒体新闻,就立马打电话给她,响了一下,那边才接起:“喂。”听到秦姝的声音有气无力的。路博有点心疼:“你还好吧。”

“挺好的呀。怎么啦?”秦姝装作无所谓的回道。

“没事,中午要一起出来吃个饭吗?”路博想让她出来散散心,就约她一起去吃饭。

“不了,下午还有比赛。”秦姝拒绝,“你在深圳?”

“是的,昨天来的,看看大学生运动会。”路博轻描淡写,“那你下午比赛完有时间出来吗?”

“那要看看能不能请假。”秦姝说。

路博见有松动,就和她约定:“行,那下午联系你。”

秦姝刚挂完路博的电话,就听都有人敲门,是沈教练和带队负责人林老师。秦姝请他们进来,喊到:“沈教练,林老师。你们找我有事吗?”

沈教练直接切入主题,开口说到:“我们过来看看你,媒体上说的,你不要在意,今天下午还有比赛,好好的调整一下心态。”

林老师又接着说:“是的,名次是不重要的,重要的体育精神。这些媒体他们只要关注度,所以会写一些乱七八糟的东西。”

“沈教练,林老师,我没关系的。这些我早就经历过。”秦姝淡淡的说到。

沈教练是今天早上看到了媒体上发布了这些新闻,就和负责人林老师商量了一下,两个人就决定过来看看秦姝的状态如何。

林老师看秦姝的状态还可以,就结束谈话的说到:“恩,好,那你好好准备下午的比赛。我们就不打扰你了,好好休息。”

“好的,谢谢林老师和沈教练。我没事,你们放心。”秦姝向他们再三保证。

其实秦姝还没有经历过这些东西,之前在国家队的时候,世界冠军有很多,她是少年成名,那时候有教练帮忙挡着,后来其他运动员分散了她的关注度,所以媒体在她的身上的关注度不是很高,现在处于大学生运动会,可能一个世界冠军参加比赛,噱头比较高,又是第一天比赛,所以媒体就疯狂的抓住了比赛成绩这点,就放肆的报道。

秦姝休息了一下,到了中午,就去餐厅吃中饭,走进餐厅,就有人投来异样的眼光,她有点不舒服。

吃完饭,坐了一会,去了赛场做准备,忽然后面有人拍一下秦姝的肩膀,她回头一看,是路博,他是怎么进来的?

“嗨。”路博和她打招呼。

“咦,你怎么进来了?”秦姝问出刚才想的疑问。

“哦,我拜托认识的老师带我进来的。”路博没有隐瞒的回答。

“噢,那你进来干吗?”

“我来替你加油。”

“我没事,我的心理承受力还可以,他们又没有写错什么,只是写的有点夸张。”秦姝直白的说。

路博看她没有受到打击,就释怀的说:“我又没有说这件事。只是单纯的替你加油而已。”

秦姝知道他进来的为了安慰自己,但马上就要比赛了,要做比赛前的准备,就说道:“恩,那就好,我要准备比赛了,你自己找一个位子吧。”

“好,那我等你比赛完。”路博看她没有异样,就在后台等着她。

秦姝说完,就去更衣室里面换衣服,刚走进去,就听到有人说道:“昨天她第四名,今天媒体都在说她,这下她的心态不太好,会不会影响她的发挥就更不好啊。”

“你还是担心你自己吧,人家毕竟是世界冠军,你连全国冠军都不是。还担心别人。”

“她是我的偶像,我不担心她,担心谁?”

“好了,好了,赶紧换好衣服做准备吧。”

………

秦姝听了他们的对话,这个时候,她才感觉自己的压力很大。她调整了心态,走出了更衣室,听到有人在和她说:“加油。”秦姝和那个人点头示意说:“谢谢。”

马上轮到了她第一轮,准备上板,这一次,秦姝动作完美的跳下去了,入水完美。有游到池边,听到自己的分数88分,恩,开头还可以,只要后面保持好状态,今天的冠军,应该有她的一个。

坐在观众席的路博听到这个分数,为秦姝高兴,现在的她是真正的调整好了自己。

后面几轮,秦姝的分数都在中上,所以这个3米跳台的得主是她和第二名的分数差距不大,秦姝没有多高兴,这只是她的平常水平。

收拾好自己,去更衣室换好衣服,站在领奖台上,秦姝没有太大的感觉。路博看到秦姝领奖,就过来找她拍照,并且问道:“你今天晚上请假没有?”

秦姝拿着金牌,摆了一个动作,回到:“还没有,等一下我去问问沈教练。”

路博自然的接道:“恩,那等一下我和你一起去找他吧。”

秦姝听到他那样说,也没有拒绝。“行,那我收拾一下。”


>>>点此阅读《你的出现,全世界知道》全文<<<


版权声明:未经书面授权禁止转载、摘编、复制或建立镜像。对既成事实本站将保留所有的权利。

无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