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书:疯批大佬每天都想吸我好运苏瓷,萧君楚,穿书:疯批大佬每天都想吸我好运小说免费阅读

小说:穿书:疯批大佬每天都想吸我好运
分类:古代言情
作者:九方千阙
角色:苏瓷,萧君楚
简介:【疯批禁欲狗皇帝】X【奶凶软萌万人迷】=苏爽巅峰
苏瓷穿到书里,成了仇家满天下的顶级渣女。
为了活下去,她抱紧疯批皇帝的狗腿。
疯皇:呵。
他白天:果然是只会用身体思考的女人。
他晚上:苏包子啊,你想吃什么?
-
重生后的疯皇,黑暗,强大,美丽,坐拥天下,唯独不吸苏瓷的好运就会死。
疯皇:给朕吸,条件你开。
苏瓷:我要宠妃的快乐。
后来,苏瓷哭了。
宠妃的快乐太多,吃不消了,现在退货还来得及吗?

书评专区


穿书:疯批大佬每天都想吸我好运苏瓷,萧君楚,穿书:疯批大佬每天都想吸我好运小说免费阅读

《穿书:疯批大佬每天都想吸我好运》第5章 疯皇是暗黑系的野性存在免费阅读


苏瓷被重重丢在落叶深处,凌乱衣衫之下的肌肤,不似之前在幽暗密室中那样冷白,而是像羊脂一样,仿佛稍稍用力一揉一捏,便能在掌中化开。

可是,萧君楚毫无怜香惜玉之情。

反正,这女人命中注定是他的食物。

上辈子是,这辈子还是!

她身上的暗香,如一剂天然的销魂蚀骨的药。

他压住,撕衣裳,扯腰带,强行分开腿,挤扁她,恨恨用唇齿堵住她嗷嗷叫的嘴!

闭眼,金色的好运,如一串露珠一样,顺着一根极细的线,正颤颤巍巍,极不情愿地,被迫向他这一头滚来。

可是这个时候……

萧君楚却身子一滞。

等等。

怎么回事?

苏瓷日晷上的运势,要用三个时辰的量,才能充满他一个时辰。

之前在断崖上时,他分明看到她的运势已经被吸剩一半,此时为何又满成一个圆了?

难道她的好运气是可以源源不断生长出来的?

一瞬间的迟疑。

萧君楚放嘴,却不放人。

苏瓷虽然眼下被逐出师门,可难保将来阙浮生那个老不死的不会回心转意。

若是一直强行拘着她,将来老不死的找上门来,势必十分麻烦!

该如何妥善处置呢?

他眸光在树影深处,阴鸷地盯着被揉得如掐坏的花苞般的人,眼中刚刚燃起的一抹情欲,漠然褪去,只剩下老谋深算。

苏瓷一但两手得空,立刻仓惶地想用被撕得稀烂的衣裳把自己包起来,却顾得了这一头,顾不了那一头,无比狼狈。

再看着萧君楚这疯子,大模大样坐在她身上,衣领已经被扯到胸膛之下,半露着胸膛上血肉模糊的狰狞伤口,虽然瞪着她,却目光虚浮,似是正凝神思虑着什么。

他就像一头受伤的狼,擒了只兔子,却并没有什么食欲,只顾用爪子摁着,想自己的事。

苏瓷忽然就哭出声儿了。

她从小是给爸爸妈妈捧在手心长大的,好不容易十几年的考试都熬过来了,去了大城市上大学,现在却要以一个声名狼藉的坏女人的身份,遭受这样屈辱的对待,说不定,很快就要被这个疯子羞辱折磨而死!

两行不甘心的眼泪,不争气地滚了下来。

接着,一根冰凉的手指,探到她眼角,接住了泪珠。

萧君楚将指尖送到眼前细看。

林中稀疏的光,将泪珠映得晶莹剔透。

苏瓷这个蠢货,在地牢里被他用锁链绑起来时都没哭过,她依然还在用自己的姿色做赌,迷一样的自信,以为凭自己的美貌,就可以收服任何一个男人。

可惜她越是强行克制着恐惧,在他面前卖弄造作,萧君楚就越是膈应,只想慢慢剥了她的皮,放干她的血,好好听听她真实的惨叫声。

可现在,他还没怎么样呢,她竟然就哭了?还哭得如此又委屈又零碎儿。

哭得迫使萧君楚残存的那一丁点良心,不由得自问一下:

朕真的欺负人了……?

麻烦!

你既然哭,那朕就哄一哄,左右不过是你要活命,而朕要你活!

他眸中,暗光一闪,忽然起身,从苏瓷身上跨过,以一种极其从容优雅的姿势,将外袍褪下。

小麦色的强悍臂膀裸露出来,尺许长的狰狞恐怖的伤口渗出的血,蜿蜒到腹肌处,绸缎的裤子尚未干透,低低挂在胯上。

这是什么野性又疯狂的存在?!!

苏瓷在落叶堆里缩成一小团,带着泪花仰视:……

完了!

这次真的是完了!

谁知,眼前一黑,她又被那衣裳蒙了起来。

“瓷儿,朕吓唬你玩的,还躺着做什么,难道真的等着临幸?”

外面,萧君楚的声音,忽然温柔,含嗔带笑。

“……?”

苏瓷将蒙在脸上的衣裳,拨开一角,如受惊的小兽,露出一只眼睛。

见他正蹲在她身边,偏着头,明明是刻意说着温柔的话,却笑得瘆人。

他的眼睛是暗黑系的狼眸,眼尾微吊,极度黑白分明,若是黑瞳半掩时,一眼望去,就是七分白,三分黑,如一头杀机腾腾的狼,阴沉森罗。

“被朕临幸,都会变成死人,你这么想活命,是不会喜欢的,对吧?”

他说着,向她伸出手,若不是听见他在说什么,这姿态,便是帅帅的,宠宠的,妥妥的古风梦中情人。

可苏瓷什么都听见了:……

分明是最恐怖的威胁!

书里说,萧君楚十五岁登基后,后宫一直是空的,就算偶尔有美人走运,被送了进去,第二天抬出来,也是被撕零碎的尸块,却找不到人头。

这件事,大臣们敢怒不敢言。

民间更是传说,新帝是怒雪川上的狼妖变的,专门来祸害苍生。

但是到底为什么会把美人都撕了,因为他只是个注定中途下线的二级boss,作者并没有多解释,可能只是纯粹为了强化恐怖变态的人设罢了。

苏瓷只能乖乖地,将手递进萧君楚掌心,立刻被他牢牢握住。

“乖,”他满意道:“起来穿好衣裳,替朕包扎伤口,朕带你离开这里。”

不好好说话还好,好好说话更吓人。

苏瓷现在倒是情愿他暴力直白一点,免得让人胆战心惊。

她只好乖乖按萧君楚的意思,穿上他湿漉漉的丝绸黑袍,又蹲在他面前,将自己已经破烂的不成样子的裙子撕成布条,替他将胸口的伤口包扎起来。

因为不会弄,就缠得十分难看。

萧君楚眼帘微微一挑,看着她忙来忙去的脑瓜顶,又看到后面黑色领口下,被趁得愈发莹白的天鹅颈,神色有一点点异样。

阙浮生的得意弟子,是被精心调.教出来的可人儿,怎么是给人处置伤口都不会的吗?

还有,她刚才救那染了血疫的妇人,似乎不太认识自己的药……

萧君楚眸光晃了晃,不动声色。

他们离得太近,苏瓷几次双手从他臂膀下穿行而过,男人的气息混杂着血腥味,萦绕在周身,袒露的胸膛几乎触碰到脸颊,能感受到他身上如火一样的温度,让她不自觉地耳朵尖发烫。

“好了。”

她好不容易把布条全缠上去了,又求生欲极强地打了个工整的蝴蝶结,才站起来,低着头,想离他远点。

“等等。”

萧君楚同时站起身,拉住她。

又要吃人!

苏瓷用力抿了抿伤口还在隐隐作痛的唇。


>>>点此阅读《穿书:疯批大佬每天都想吸我好运》全文<<<


版权声明:未经书面授权禁止转载、摘编、复制或建立镜像。对既成事实本站将保留所有的权利。

无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