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凰若染杨峥《帝君邪宠:凤后她逆天了》在线全文免费阅读

小说:帝君邪宠:凤后她逆天了
分类:现代言情
作者:凰若染
角色:凰若染杨峥
简介:诛仙台,他和百仙将她赐死灰飞烟灭
重生后她竟然成了个不能习武的废柴
可她一步步重新修炼,虐渣滓,叛九天,终于重新杀上天界为自己复仇
却没想到一剑刺入他的胸膛时,才知道他从来没变过,他爱的始终只有她一人

小说凰若染杨峥《帝君邪宠:凤后她逆天了》在线全文免费阅读

《帝君邪宠:凤后她逆天了》免费试读免费阅读


第一章:重生


诛仙台。

一道白色身影,带着捆仙枷锁,身上钉了七七四十九个龙骨钉,全身是血的等待着凌迟。

周围,百仙就位,冷眸看着诛仙台上头发蓬乱,却绝美不凡的女人,都等待着她坠入诛仙台灰飞烟灭。

"夜冥辰,你好狠……"

凰若染四肢百骸剧痛无比,森冷的眸光却一直看着万人之上的男人。

凰若染难以相信,眼前的这个男人,是曾经爱她深入骨髓,为她倾注所有的男人。

她在天牢这些天,她一直盼着他登基之后,能够为她和凰族平反,但是现在他却对她弃若敝履,登基的第一件事,就是让她灰飞烟灭!

"凰若染,你还有什么遗言吗?"高高在上的男人,优哉游哉的靠在九龙椅上,幽暗的眸光如同深渊,看不出任何波澜。

凰若染仿佛从未看透过他,冷冷一笑,浑身蚀骨的疼,却不如心痛的万分之一:"夜冥辰,你负了我,终有一日,我会推翻整个九重天!"

夜冥辰冷冷的笑了,眸底似是带着几分凄凉,不过转瞬即逝:"可惜……你没机会了。"

世人皆知,不管修为多高的仙,只要堕入诛仙台,就一定会灰飞烟灭!

"时辰到!行刑!"天司突然开口,云端上的百仙视线纷纷落在凰若染的身上。

龙凤开天辟地便是一对,凤凰一族作为帝后一族,现如今仙魔大战之后,凰族全部牺牲,只剩下凰若染一人,这些人为了除掉她,甚至把私通魔族的罪名都扣在了她头上。

为的就是赶尽杀绝,帝后之位由其他众仙族取而代之……

"呵呵……"看着这些人巴不得她死掉的表情,凰若染仰天长笑:"你们这些高高在上的圣仙,竟然如此嘴脸,我凰若染就算化为厉鬼,也不会放过你们的!"

她狠绝的眼神,满身的鲜血,霎时间,让在场的人竟然都不寒而栗!

"赶紧行刑!"人群中有人呐喊,霎时间诛仙台的锁链倾注雷霆之力。

霎时间万道惊雷从天而降!

"啊!!"一阵惨绝人寰的惨叫,伴随着白光,锁链断裂,染血的身影从诛仙台坠落……

她的视线,却还在看着九龙椅上的男人……

夜冥辰,我恨你……

双眸紧闭,她感觉自己彻底化为飞灰……

不知过了多久,她突然感觉身体有了知觉。

可是……

疼,好疼!

"打!给我打死她!明天绝对不能让她出现在药理大会,抢我的风头!"

"是,五小姐!"几个家丁得到吩咐,更加奋力的踢踹脚下早已动也不动的少女。

"五小姐,她好像是死了。"一个家丁查探后汇报。

"死了?"杨峥还有些不信,提了少女一脚,发现她真的没动,冷笑道:"我早就看这个废柴不顺眼了,这回看她还怎么勾引人!"

"埋了吧。"确定她已经七窍流血了,杨峥冷喝一声要转身离开。

熟料,一只手却猛的抓住了她的脚踝!

"啊!"杨峥吓了一跳,随后甩开了少女的手。

"你还没死?"杨峥吓得脸都白了,几个家丁见状,赶紧上前又要踢少女。

可少女的身体里却猛的窜出一道金光,随后一股强大的灵气猛的震荡开来。

"啊!!"伴随着几声惨叫,家丁们纷纷被震开了!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帝君邪宠:凤后她逆天了》

第二章:借尸还魂


而躺在地上的少女,此时也缓缓坐了起来,猛然抬头,蓬乱的头发下露出一只眼睛,少女恍若厉鬼一般。

咔嚓!

一道惊雷闪过,将少女的脸衬托的更加惨白。

"鬼,鬼啊!"杨峥吓坏了,以为玄若染是女鬼复生!

感受到强大的灵气,杨挣的两个护卫立刻抽刀出鞘,护住了杨峥。

"五小姐,你先走!"两个护卫说着便冲向了玄若染!

眼底带着痛恨,凰若染满眸恨意,看到两个护卫冲上来,借着周身的仙力,快准狠的一手捏住一个护卫的脖子。

"玄若染……你要干什么?"杨峥恐惧的倒退。

但是凰若染却仿佛毫无感情的傀儡,猛地直接扭断了两人的脖子!

"啊!!"杨峥吓得惨叫出声,她的护卫,可都是四段修为在身!玄若染不过是个不能修炼的废柴,竟然徒手杀了他们两人?

但是这还没完,猛地丢开两人,凰若染只一闪身,就出现在了她面前,脸几乎要贴上她的。

"你刚才说,要埋了谁?"冰冷的双眼,满是血丝,七窍流血的脸格外恐怖。

"鬼呀!"杨峥再也忍不住,惨叫一声。

凰若染眸光陡然一冷,一掌便将她打了出去!

"噗!"杨峥瞬间弹出去几米远,口吐鲜血。

这,这怎么可能?

玄若染是个无法修仙的废柴啊!怎么能打得过三段修为的她?

"想杀我,偿命吧!"想起百仙痛恨的眼神,凰若染满眸恨意的迈开步伐。

"不,不要过来!"杨峥单手用剑撑地,艰难的爬起来:"你杀了我!杨家不会放过你的!"

"杨家?"凰若染愣了愣,突然意识到,自己似乎不是在天界,那她是在哪?

愣神间,杨峥猛地扭头就跑。

凰若染,还想追上去,但是却猛地头疼欲裂,她疼的单膝跪在了地上。

脑海里,猛地涌上一大段记忆,让她疼的近乎窒息。

良久后,她才明白过来,她已经不是凰若染了……

而是玄门的大小姐,云城众人嘲笑的废柴--玄若染。

刚刚被杨家五小姐活活打死的废物……

而她凰若染,不知为何,竟然重生在了这个废物的身上!

回过神来,凰若染突然看到了掌心传来一阵异样的光芒,她下意识低头,看到了掌心的一丝光亮。

"这是,借尸还魂?!"

这还魂记号,凰若染绝对不可能看错,因为她也曾想为战死的父母施此等禁术。

只可惜,她的修为不够,只有顶级的仙尊才能施展这样的咒术,而且……还要折损三成修为。

可是却有人把这个禁术用在了她身上!

难道,玄若染的死不是意外?而是有人刻意安排她重生?

可是一旦灵魂身合一,就代表她残魂中残留的仙力也会消失,只能使用废柴的身躯,既然有人帮他重生……为什么不帮她选个能修炼的身躯?

心中气恼,但上天既然给了她重生的机会!她就不能放弃!

纵然是废物,她也要逆天而行!

忍着身体的虚弱,凰若染如同一个女鬼,晃晃悠悠的走出林子,按玄若染的记忆,找到了城门入口,回了家。

看着玄门的牌匾,凰若染努力爬上台阶,敲了两下铜环之后,她再也没有力气,直接倒在了玄家门外……

殊不知,远处一道带着面具的身影,对着玄家的大门轻轻施术,铜环又响了几声。

门内很快有小厮出来查看,惊呼过后把凰若染扶了进去。

那道人影,才缓缓消散……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帝君邪宠:凤后她逆天了》

第三章:药理大会


耳旁,一阵悲切的哭声想起,凰若染眉头紧皱,却有些张不开眼睛。

"这些人太过分了,平日喜欢欺负染儿就算了……这次是谁下这么狠的手,她这么瘦弱的身子怎么受得了?"

女人的哭声终于让凰若染张开了眼睛。

"染儿,你醒了?感觉怎么样,身上疼不疼?"看到她张开眼睛,婉碧灵立刻担忧的看向了她。

"娘……"不受控制的开口,凰若染眸底拂过无奈。

借尸还魂属于占用了人家的身子,所以想要魂不离身,不可违背原主生前的意愿,必须对其父母尽孝,否则她就会被反噬。

"娘……我没事。"凰若染逞强的说着。

婉碧灵却不相信:"都伤成这样了,怎么没事?你告诉娘,是不是学院的那些人又欺负你了?"

原主玄若染是一个没有仙缘慧根的凡人,五重天崇尚修仙,所以她父亲玄丛刃还是把她送到了修仙院学习药理,可她无法修仙的事情不知道怎么就暴露了,学院里的学生都把她当做废柴,各仙门的少爷小姐,总是喜欢欺负她。

一想到大费周章帮她施展禁术的人,竟然给她挑了这么个废物的躯体,凰若染就有些头疼。

"娘,我没事的,他们只是捉弄我一下,是我自己跌下山坡摔下去了。"

凰若染避重就轻的说着,决心和杨峥之间的事情自己解决。

"真的?要是谁欺负你,你可要告诉娘。"婉碧灵担忧的说着。

"你放心好了娘,我累了,想再睡会儿。"她现在的灵魂和身躯还没完全合一,需要多休息。

"好,那你歇着,娘不打扰你了。"婉碧灵说着,便带人离开了。

凰若染终于安静下来,恍恍惚惚的睡着了,再次醒来便已经是隔日了。

灵魂和身体分离的感觉少了不少,凰若染能更真切的感受到身体的痛楚了。

"打的可真够狠的,这么多伤。"早知道昨天就不应该轻易放了那个恶毒的杨家小姐。

叹口气,凰若染缓缓起身,去了玄若染的药柜跟前。

她曾是九重天医术最高明的医仙,这点小伤根本难不倒她,不多时凰若染便配出了药方,只可惜她现在一点仙力都没有,不然这药就能成为仙丹了。

凰若染吃完了药,便坐下来运仙力。

果然她残留的仙力已经所剩无几,运用最后的仙力恢复了几分伤势后,她眸光幽暗的起身,动了动手脚。

她的仙力已经消失,眼下最重要的,便是弄到药引炼制洗髓丹,重新开始修炼!而想要这些上好的药引,就必须成为药仙的首徒!

昨日杨峥杀她,也是为此,毕竟这还是十年来第一次,天界的药仙来云城的药理大会上收徒,只要能入的了药仙的眼,就能成为首徒!有了好的药材,做出洗髓丹就指日可待了!

怕婉碧灵担心,凰若染没有打招呼便出了门。

很快,便到了药理大会的现场。

药理大会是在云城中央,十大家族的共用场地举办的,十大家族的人以及云城修仙院的人早已到场,为的就是迎接天界药仙。

看到前来参加药理大会的玄门仙徒坐在南侧,玄若染缓缓走了过去。

"若染?你不是受伤了吗?怎么在这?!"昨日玄天阳听说她受了伤,还以为她不能参加药理大会了。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帝君邪宠:凤后她逆天了》

第四章:打赌


"爹都给我报名了,我肯定得来参加大会。"凰若染笑着回应。

父亲玄丛刃很疼爱玄若染,虽然她是无法修仙的废柴,也鼓励她来参加药理大会,毕竟她配药的技术是云城数一数二的。

"可你的伤?"玄天阳一脸担忧。

"一点小伤,已经好多了。"看她气色确实不错,玄天阳才放心让她坐下。

"呦,这不是玄门少主吗?"讽刺的声音响起,没想到杨家大公子杨明浩带着杨家人的众人走了进来。

杨峥也在其中,看到玄若染,杨峥就想起昨晚的事,脸色有些发白。

"杨公子,别来无恙。"玄天阳冷冷作揖,不屑的应了声。

杨门一直不服玄门云城第一世家的身份,多年来一直找茬,两家历来不和,已经是众所周知的事,他也没必要藏着。

"别来无恙。"说完客套话,杨明浩看到了玄若染:"哎呀,玄家大小姐也在这啊,难不成传闻中的报名参加药理大会的废物,就是你?"

一听到他的讽刺,众杨家的仙徒们纷纷露出了鄙夷之色。

"杨明浩,注意你的措辞!"玄天阳攥紧剑柄,眸光犀利。

"玄兄不要那么紧张嘛,玄大小姐无法修炼的事情,云城人都知道,你还是不要在意的好。"杨明浩一脸欠揍的模样。

凰若染眸光变得冰冷,森然开口:"是啊,云城人也都知道,杨大公子是个只会花天酒地的浪荡子,你也不要太在意啊,杨公子。"

"你说什么?"杨明浩脸色一变,下意识就想教训玄若染。

玄天阳猛然挡住在她和玄若染面前道:"这里是药理大会,你最好安分点!"

不敢当众动手,杨明浩扫了凰若染一眼冷哼道:"放心好了,对废柴动手,我嫌脏,我今天就看你们玄家怎么丢人就够了!就凭一个废物,还报名参加药理大会,简直笑掉大牙!"

杨明浩的话音一落,会场中其他世家的众人也纷纷鄙夷的看向玄若染。

双手攥紧,凰若染忍无可忍:"杨明浩,敢打个赌吗?"

"打赌?你想和我赌什么?"杨明浩讽刺开口。

"众所周知今日不只是药理大会,天界药仙还会在此次药理大会上选仙徒,你可知道?"

"当然知道。"杨明浩伸手拉过杨峥道:"我们今日就是陪着我五妹来的,药仙的首徒之位,五妹志在必得!"

杨峥被杨明浩拉着,对上了玄若染的眼睛,忍不住想起昨晚杀死她护卫的人。

可今日的凰若染看起来和往日并无异样,而且杨家人多势众,杨峥也找回了一点气势,扬起下巴看着玄若染。

见杨家人这么想要这首徒之位,凰若染笑了:"既然如此,那我们就赌这首徒之位,若是我赢了你就当众承认玄家是云城第一世家,我玄若染也不是废物,如何?"

杨明浩愣了愣,随后嘲讽的笑了:"玄若染,你没病吧?你要和我五妹比?"

一个不能修炼的凡人废物,竟然和他三段修为的妹妹抢首徒之位?

"好啊,既然如此我就成全你!如果你输了……我要你玄门承认,杨家才是云城第一世家!如何!"

今天有这么好的机会,他非要玄家让出第一世家的名号!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帝君邪宠:凤后她逆天了》

第五章:要给自己当徒孙


"好!"凰若染眸光冷凝的一口答应。

"妹妹……"玄天阳没想到她答应了,面色充满担忧。

凰若染是个没有仙力的凡人,就算配药很有天赋,但是想赢过杨峥是几乎不可能的事情。

"哥,你放心好了,我一定会赢的。"傲然开口,凰若染轻蔑的扫了杨峥一眼。

杨峥顿时有些不甘心,她这是被这个废物藐视了吗?

"凰若染,想赢我,你别做梦了!"纵然想起昨晚的事情她还是有些畏惧,可杨家的脸面她决不能丢!

"我们走着瞧。"凰若染根本懒得搭理他,傲然转身的瞬间,快速在杨峥的袖子里丢了样东西。

杨峥却根本没发现,不甘心的瞪了她一眼,便跟着杨明浩离开了。

"妹妹,你真的有赢的把握吗?"毕竟炼药需要仙力辅佐,否则配出来的也是普通药物而已,药仙是否会收她为徒都不一定,更别提首徒之位。

"放心吧哥,我有把握。"

凰若染话音一落,五重天修仙院的院长便走进了会场,身后跟着的云城几大世家的家主。

平日高高在上的院长和家主们,此刻以玄丛刃为首,一起随着一身白衣的药仙走入了会场之中。

凰若染不过目光一扫,便看见了药仙的面容……

天界的药仙足足有十几个,可她没想到,来五重天收徒的,竟然是她前世的徒弟,楚梵听!

闹了半天,她想要抢的首徒之位,竟然是她徒弟的首徒!

她莫名其妙要给自己当徒孙了?

感受到她的视线,楚梵听路过的时候扫了她一眼。

可这一眼,就让楚梵听愣了下神,莫名觉得她的眼神无比熟悉。

但也只是一瞬,楚梵听便收回视线,随着众人的指引坐上了主位。

此时玄丛刃也坐到了玄门前方的主位上,看到玄若染也来了,玄丛刃溺宠的一笑,凰若染也优雅对父亲一笑。

众人落座后,院长便起身主持大会:"与往年一样,各世家子弟,仙徒,门客,凡七日前报名参加药理大会的,均可参与药理大会的比试,今年与往日不同,前六位优胜者,可拜药仙为师。"

"哇!药仙收六位徒弟呢!"

"是啊,那我不是也有机会了?"不少仙徒们跃跃欲试。

院长又进一步宣布了规则之后,各家便派报名的仙徒按组别上场比试。

一组仙徒落座,院长笑着让楚梵听出题,让他们按照题目配药。

"筋脉尽段。"

楚梵听的题目果然十分刁钻,几个仙徒面露难色,只能硬着头皮,配起了筋脉尽段时用的药物。

凰若染暗中端看着楚梵听,这小子初见她的时候,就是因为走火入魔而筋脉尽段,是她救了他,又收他为徒,让他成了药仙,他出师之后,虽然每百年都给会派人给她送礼物,但已经上千年没见过他了,再见面只觉得楚梵听成熟的判若两人。

很快,这一组的仙徒配好了药,楚梵听只是查验了一下药丸,一句话都没说,接连三组又是如此,众人无比忐忑,最后一组便是凰若染和杨峥这一组了,她和几个仙徒一起起身,坐在了大厅中央的位置上。

看到玄若染,楚梵听的眸光蓦然变得幽深,竟然有些出神。

"楚药仙,您出题吧?"院长适时提醒。

楚梵听这才回过神来道:"走火入魔。"

"啊?这……"楚梵听之前的出题已经很难了,没想到这次竟然更加刁钻了。

凰若染看着楚梵听的眼睛,莫名有些心虚。

曾经,她就是用这样的药方救他的啊,这小子难不成发现了什么?

收回视线,凰若染装作认真的准备配药。

杨峥虽然觉得出题很难,但是看到玄若染都开始配药了,只能硬着头皮拿出袖口中的药冷冷扫了她一眼,也从袖子中拿出几包药开始配药,丝毫没注意到自己准备的药包多了一包。

凰若染拿出药材却陷入沉思,若是按照她的方式配,楚梵听肯定能认出她。

可现在天界都是她的敌人,她不想拉这个徒儿下水,身份还是保密的好。

想好了如何配药,凰若染便动了起来,动作如同行云流水,让人眼花缭乱,不少仙徒纷纷发出惊呼。

"怎么回事啊?玄若染今天的动作好快啊……"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帝君邪宠:凤后她逆天了》

第六章:连废物都不如


"是啊,之前她和杨峥不相上下,但是今天动作可是比杨峥快了不少……"

杨峥也惊讶她的图书,赶紧动作起来。

不过半柱香的功夫,凰若染完成了一粒药丸。

"先师,我配好了。"她素手摊开,一颗圆润的药丸便出现了。

众人立刻惊讶无比,。

这速度就连一般的仙师都做不到,可她一个没有仙力的废柴还做出完美的药丸,功底真是非同一般。

楚梵听看着玄若染眸光再度暗沉了几分。

太像了……不只是长相,就连配药的动作都很像……

若不是那个人十几天前已经堕入诛仙台灰飞烟灭,他真的以为她活过来了。

回过神来,楚梵听冷冷说出第一句话:"呈上来。"

此话一出,众人惊愕,刚才那么多仙徒配的药,楚梵听都没说一句话,这会儿却对玄若染配的药这么感兴趣?

杨峥见状有些慌了,也匆匆完成了配药,急切摊开手道:"我也完成了!"

可她明显动作慌乱,呈现出的药丸一眼就能看出不够圆润,还有点变形。

一个仙徒送上托盘,将两颗药丸都呈给了楚梵听。

楚梵闻了闻丹药,随后沉冷开口:"石院长,你们学院还真是卧虎藏龙啊?"

石院长顿时惊喜不已,立刻道:"哪里哪里,药仙过奖了。"

随后不好意思的开口:"您看好了哪位仙徒,尽管开口。"

听到楚梵听要选人了,杨峥尤为紧张,赶紧直了直腰,恨不得立刻被选上。

凰若染却根本不在意,只淡然的坐着。

这一组比过之后,之前比赛的二十余位仙徒也纷纷上了台。

"楚药仙,五重天颇有天赋的药师,您选好了就可以宣布了。"

楚梵听点点头,众人见状纷纷安静下来,想要看谁会被他选中。

只见楚梵听的扇子一扇,二十几颗丹药立刻浮起六颗。

二十几位药师赶紧伸长了脖子去看有没有自己的丹药。

杨峥也激动的直探头:"有,有我的!"

看到自己入选,杨峥惊喜不已,可是看到她的丹药旁边,就是凰若染的丹药,心情一落千丈。

该死的,这个废柴的丹药竟然也被选中了?!

众人惊呼之后,楚梵听优哉游哉的开口:"配药最重要的是手法和药量,你们之中,手法最为精准的只有一人。"

此话一出,众人纷纷噤声,明白他是要选首徒了!

台上杨峥和其他仙徒紧张的近乎屏息,台下的众人也都鸦雀无声,尤其杨明浩和玄天阳,巴不得立刻知道结果!

杨峥虽然不服气和玄若染一起选上,可今天的丹药可是用了十成十的仙力,精准度自然不在话下,她就不信还能输给一个不用仙力炼药的废柴!

可就在她自信满满之时,六颗丹丹药中的其他五颗落下,只剩下一颗丹药来,那正是玄若染的药丸!

众人顿时倒抽一口凉气:"是玄若染的药丸……"

"难道,药仙说配药最精准的人是她?"

周围的议论让杨明浩脸色剧变,咬牙道:"这不可能,我妹妹怎么能输给一个没有仙力的废物?"

玄天阳也十分惊愕,但听到杨明浩的话就不乐意了:"我妹妹是废物,那输给我妹妹的人岂不是废物都不如?"

"你!"杨明浩恼怒不已。

此时台上的杨峥也变了脸色,不可能啊,她炼药好歹是用了仙力的,就算玄若染再怎么天赋异禀,可她还是个没有仙力的废柴啊!她怎么能输给她呢?!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帝君邪宠:凤后她逆天了》

第七章:她是个凡人


"只是,这颗仙丹,怎么一点仙力都没有?"突然,楚梵听再度开口

他的问题顿时让在场的所有人鸦雀无声,就连院长都不知道怎么说了。

云城谁不知道玄家大小姐是一个毫无仙力的凡人啊?

纵然天赋异禀,可她始终是个没有仙力和仙缘的废柴啊……

良久后院长才尴尬道:"楚药仙,你还是换个人吧,她虽然极为有天赋,可……她是一个没有仙缘慧根的凡人……"

"凡人?"楚梵听眸光一震,没想到配药如此厉害的人,竟然只是个凡人?

太可惜了,这天赋若是能修仙,必定是个奇才。

杨峥见状松了口气,得意的扫了玄若染一眼,果然众人知道她是废柴之后,就无人支持她了!活该!

凰若染看出楚梵听的顾虑,却上前一步道:"院长和药仙不必担忧,我并非是真的无法修炼,先前只是身子羸弱,如今已经找到病灶,不日便可以修炼了。"

世人皆知,凡人之躯不可修炼,任何人都没办法改变这个事实。

但她却有法子配出洗髓丹,就算玄若染是废物,她也一定能修炼成仙!

"你这话,可是真的?"石院长惊讶的看着玄若染,有些无法相信她的话。

一旁的玄丛刃却是一脸意外:"女儿,你说的可是真的?"

他竟不知道他女儿可以修炼了?

凰若染目光看向玄丛刃道:"爹,女儿说的当然是真的,而且,女儿昨天使用仙力,杨小姐还见过呢,对吧?"

凰若染话锋一转看向杨峥,杨正不自觉想起昨晚的事情,心里咯噔一下。

虽然她折损了几个护卫,但昨晚的事情一定不能让众人知道!

杨峥顿时哑口无言,心中狐疑难道她真的能修炼了?

台下的杨明浩看到这一刻有些忍不住了:"玄若染!我看你就是想当药仙的首徒想疯了!全五重天,谁不知道你是个无法修仙的废柴?"

此话一出,玄丛刃的脸色立刻变了,眸光转向了一言不发的杨家家主杨忠:"杨家主,杨大公子竟公然诋毁我女儿,你们杨家的家教还真是不敢恭维啊。"

杨忠被数落,这才扫了眼杨明浩:"够了,这里没你说话的份。"

杨明浩这才咬牙闭了嘴。

众人重新安静下来,楚梵听才摇了摇折扇道:"既然如此,那首徒的人选就毫无疑问了。"

"我不服!"杨峥回过神来,一脸不服气的开了口。

"你不服?"楚梵听眸光微冷,显然有些不悦。

杨峥有些语塞,但是一想到和玄家的赌约,她只能硬着头皮道:"对,楚药仙刚才也说了,玄若染的丹药里没有一点仙力,那她凭什么赢我?"

眉头微挑,楚梵听轻哼一声:"你觉得,你配的比她好?"

"是,我是三段修为,至少……不会输给一个凡人吧?"杨峥的话,也是杨明浩心中所想。

"就是!我妹妹怎么可能输给个……凡人!"差点又说废柴,杨明浩收了杨忠一记眼刀才改口。

楚梵听不耐烦的一挥手,杨峥的药丸便飞到了她的眼前,随即凌空碎开。

"药仙,你……"竟然把她的丹药弄碎了?

楚梵听冷冷开口:"你的手法确实不错,仙力的火候控制的也和精准,但是你的配方里多了一味当七,药效便大打折扣了。"

"当七?"杨峥一愣:"我没有放当七啊!"

杨峥平日把常用的配药都放在袖子里,她从未随身放过当七啊!

突然想起什么,杨峥回头看了眼桌上的残留的包药,竟然多了一包,该死,她把当七当成七花散入药了,真正的七花散是另一包!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帝君邪宠:凤后她逆天了》

第八章:玄若染不是废物


"看来,你已经明白了。"

见杨峥惊的说不出话来,楚梵听再度望向了凰若染:"没有仙力,还有如此天赋,你若是有仙力,日后一定不可估量。"

"多谢药仙夸奖,徒儿日后必定努力。"也不推脱,凰若染大方的应下夸奖,自称徒儿。

台下杨家众人却冷冷开口:"不自量力,楚药仙还没宣布收徒呢吧?"

"就是啊,这么快就往自己脸上贴金。"

众人非议,可楚梵听却笑了:"不错,有气魄,今日起你就是我的首徒了。"

话音一落,全场一片惊呼。

"不是吧?药仙真的选了这个废柴当首徒?"

"天啊,真是太出乎意料了……"

楚梵听仿佛什么都听不到,依次又点了一下其他五个人:"其他人,二三四五、六,就这么排吧。"说六的时候,他随意点了下杨峥。

"我排第六?!"杨峥眼睛瞪大,怎么都没想到,自己败给废物就算了,竟然还是六个人之末!

"怎么?不愿意?"楚梵听挑眉,眸光森冷。

似乎只要杨峥不愿意,他立刻换人。

杨峥被看的心头一震,赶紧摇摇头:"没……我愿意。"

台下的杨明浩愤怒的瞪了杨峥一眼,只觉得他不争气,杨忠脸色也十分难看。

院长见楚梵听收徒完毕,立刻上前:"恭贺楚药仙收徒!"

"恭贺药仙收徒!"台下众人也拱手祝贺。

楚梵听略微颔首袖子一挥,药丸回归托盘。

杨峥气愤的瞪了凰若染一眼,便要下台。

凰若染却上前一步挡住了她的去路。

"你要干什么?"杨峥不甘心的盯着凰若染,她十分怀疑多出来的药包就是凰若染动的手脚!

"我干什么?杨小姐难道忘记赌约了吗?"讽刺的扫了她一眼,凰若染眸光落在了台下的杨明浩身上。

提及这件事杨明浩的脸色陡然一僵,下意识心虚的看向了杨忠。

杨忠向来不服玄家,若是知道他们刚才的赌约,非气死不可!

杨峥也吓得不敢看凰若染了。

玄天阳见状,勾唇上台:"怎么,杨大公子大会开始之前说的话,现在就忘了吗?在场可是不少人作证呢。"

"阳儿,染儿,出什么事了?"玄丛刃狐疑的从家主之位上站了起来。

玄天阳徐步上台道:"爹,药理大会开始之前,杨大公子和我立下赌约,若今日染儿赢了杨峥,成为首徒,他就当众承认玄家是云城第一世家,而且,还要承认染儿不是废物!"

不管是谁轻看了他的妹妹,他都要让他付出代价!

杨忠听罢脸色大变,立刻瞪向杨明浩:"浩儿,可有此事?"

杨明浩身子一颤只能点头:"爹……我……"

他也没想到一个废物能赢得了杨峥啊?

"杨家主,令公子当众立的赌约,该不会不作数吧?"见杨家父子都不出声,玄丛刃精明一笑。

杨忠这么多年一直不服玄家,今日玄若染真是让他扬眉吐气了!

"没用的东西!"眼看着奇虎难下,杨忠恼怒的骂了杨明浩和杨峥,两人立刻瑟缩了一下。

玄天阳却不理会他们的苦肉计:"杨家怎么说也是云城三大世家之一,该不会不守信用吧?"

杨忠纵然痛恨至极,可是最为要面子,只能咬咬牙对杨明浩道:"你自己答应了什么,自己去处理!"

"爹……"杨明浩登时汗流浃背,说的轻巧,他如果真的丢了杨家的脸,回家会不会被爹打死?

可是眼下这么多人看着他,杨明浩只能咬牙道:"我承认!玄家是云城第一世家!玄若染……也不是废物!"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帝君邪宠:凤后她逆天了》

第九章:教训杨峥


大喊之后,杨明浩再也没脸留下,郁闷的转身离开。

凰若染心满意足的勾唇,玄天阳溺宠的看了她一眼,兄妹俩这才坐到玄丛刃身边休息,玄丛刃也是一脸笑意,他可是从来没这么扬眉吐气过。

杨峥低着头郁闷下场也坐在了杨忠身边。

"没用的东西!"杨忠冷冷丢下一句,杨峥不禁一瑟缩,根本不敢所说一个字。

药理大会结束,院长招待楚星华和众位家主一起用膳。

凰若染优哉游哉的坐着吃东西,一旁的杨峥一直死死的盯着她,直到大会结束,院长和家住们送楚梵听离开后,杨峥忍不住站起来走向了玄若染。

"玄若染,是不是你干的?"被父亲骂,被众人嘲笑,杨峥真的太不甘心了。

思来想去,一切都是那包药引起的,肯定是玄若染放的。

冷眸扫了她一眼,凰若染也不否认,直接道:"看来你还不笨。"

"真的是你?凰若染,用这种方法赢我你也太不古桑才了吧?"杨峥双手握紧,恨不得一掌拍死凰若染。

"兵不厌诈,我们只说打赌,没说什么方式赢吧?"更何况,就算她不给杨峥下药,她也一定会赢,下药只是为了让她丢脸罢了。

"岂有此理,你还狡辩!"杨峥双手猛地紧握,痛恨道:"昨晚我就应该再多带点人,杀了你!"

话落,杨峥瞬间汇聚仙力,便要对凰若染动手。

凰若染眸光一黯,猛然一个旋身便躲开了杨峥的掌风!

咔嚓一声,凰若染的桌子应声碎裂,可见她用了多大的功力!

这要是毫无功力的玄若染被打中,一定五脏俱损,难以活命!

昨晚她杀了杨峥两个护卫,她竟然还死不悔改的要对她动手,这么恶毒的人,就别怪她无情了!

旋身落在她身后,凰若染动作利落的掏出一个药丸,趁其不备直接丢进了杨峥嘴里!

"唔!"杨峥不慎吞了下去,随后惊讶的瞪着凰若染:"你给我吃了什么?"

然而话音刚落,杨峥便惨叫一声跌倒在地!

"啊!好疼!!"杨峥惨烈的在地上挣扎,杨家的几个仙徒被吓得赶紧起身过来扶杨峥。

"你,你给我吃了什么?"杨峥勉强爬了起来立刻质问道。

冷冷的看着杨峥,凰若染居高临下的道:"我给你吃的,是七七断肠散,会让你足足腹痛七天,算是给你冒犯大师姐的教训!"

昨天她弄死了玄若染,今天这样收拾她已经算轻的了!

"大师姐?我呸!"杨峥恼怒的瞪着她,可是随即又疼的趴在了地上!

"还不服?那你就疼着吧,什么时候想通了,再来找我要解药。"话落凰若染双手背后,优哉游哉的离开了。

周围还没离去的众人只能目瞪口呆的看着她,这还是平日那个废柴玄若染吗?

"玄若染……我不会放过你的!"杨峥还在喊叫,但是呻吟声却很快盖过了她的狠话。

凰若染一面走,一面冷笑呢喃:"希望你坚持住。"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帝君邪宠:凤后她逆天了》

第十章:杨家找上门


晚上回了家,婉碧灵听说凰若染竟然成了药仙的首徒,高兴的让人大摆宴席,一家四口乐呵呵的聚在了一起。

"我今天起来就没看到染儿,没想到她竟然去参加药理大会了,竟然还成了药仙的首徒!"婉碧灵想想都觉得开心。

"是啊,我原本只想染儿成为药仙的徒儿就好了,没想到还成了首徒,染儿,你真是没让爹失望。"玄丛刃爽朗的笑着,觉得女儿终于要翻身了。

"女儿还要多谢爹,一直支持女儿参加药理大会。"。

"傻丫头,爹也没帮你什么,得到药仙器重的还是你自己。"

看到爹和妹妹这么感动,玄天阳举杯道:"妹妹,为兄祝贺你。"

凰若染看着玄天阳也跟着举起杯,一家人一起碰杯喝了口酒。

有家人陪伴的感觉,真的很好,是老天眷顾她吗。

她失去了自己的父母和兄弟姐妹,现如今重生,又赐给她这么好的父母和哥哥。

眼眶略微发红,凰若染已经决定用玄若染的身份好好活下去,这一次,她一定要好好的保护自己的家人!

这么想着,她的身体竟然又轻了几分,似乎玄若染的执念又消散了些许。

一顿晚饭吃的差不多了,下人却突然匆匆来报。

"不,不好了,老爷夫人……杨家来人了!"

"杨家?"玄丛刃眸光冰冷,杨家今日在药理大会就对玄家不服,晚上又过来干什么?!

"扰人清静,我去看看他杨家要干什么!"玄丛刃不悦起身。

凰若染冷冷开口:"我随爹爹去吧,恐怕这件事和我有关。"

杨峥的毒,无人能解,杨家肯定是过来要解药的。

"和你有关?"玄丛刃有些狐疑。

"走吧。"凰若染没有多说,率先去往大堂。

玄丛刃狐疑的看了婉碧灵,两人这才和玄天阳一起去往大堂。

大堂里杨明浩急不可耐的来回踱步。

看到玄丛刃带着玄若染匆匆而来,立刻急切的冲了过去:"玄若染!你个恶毒的死丫头,你给我妹妹下了什么药!赶紧把解药给我!"

杨明浩刚要靠近玄若染,玄天阳便一把挡住了他的去路:"杨明浩,你不要太过分!"

"我过分!你问问你妹妹干了什么!"杨明浩不敌玄天阳,只能停下脚步。

玄天阳狐疑的看向玄若染,今日他们一起参加了药理大会,他没见玄若染做什么过分的事情啊?

凰若染冷冷的看着杨明浩道:"问我?你妹妹没告诉你,她为什么会落得那样的下场吗?"

"什么?"杨明浩愣住了,这他还真没问!

此时他身后的杨忠走了出来:"明浩,退下。"

见杨忠亲自来了玄家,玄丛刃的表情凝重了几分:"杨家主,白日才见过,晚上又突然造访,不知所谓何事?"

杨家主冷冷的扫了眼玄丛刃,眸光最终落在了玄若染身上:"我也不想打扰玄家,可是今日令爱在药理大会结束后,竟然给我女儿下了毒,不得已才亲自带犬子来要解药。"

"下毒?"玄丛刃和婉碧灵纷纷惊讶的看向了玄若染,无法相信杨忠的话。

继续阅读《帝君邪宠:凤后她逆天了》


版权声明:未经书面授权禁止转载、摘编、复制或建立镜像。对既成事实本站将保留所有的权利。

无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