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情系冷面王》莫子轩顾岩完整版免费阅读

小说:情系冷面王
分类:现代言情
作者:莫子轩
角色:莫子轩顾岩
简介:有目的地靠近她,只因她是心爱女子的药引
温泉池中无情的占有,却丝毫记不起发生的种种,冷着眼亲手将她腹中孩子打下,她闭了眼累极了一般“终于不用再爱他了
” 用他能想到的所有手段将她困在身边,后来才知道错的究竟有多离谱
她终究只是一个简单的女人,只喜欢那有着淡淡冷香的他
这世上一个人一辈子只能爱你一次,失去了怎会再拥有

小说《情系冷面王》莫子轩顾岩完整版免费阅读

《情系冷面王》免费试读免费阅读


第一章梅花林下血花情


暗黑的夜色中一抹旋转的白影格外刺眼,白雪纷飞,落在红梅上更衬得梅花娇艳。
袖起,花落,一头银发之中女人漂亮的眼睛虽然无神,却是灿灿发光,她抬眸轻笑,那一抹笑真真颠倒众生。
脚上的铁链随着舞步“叮叮”作响,脚踝处红色的液体缓缓落到地上却无法渗透,染红了大片的雪花。
终于她停住了舞步,眯眼看着远处的梨树,顾岩看着心中一惊“难道她发现了自己?”想到此处手中的酒壶几乎落地,却在关键时刻回了神,他不由苦笑“他忘了,她早已瞎了。”
江湖人称莫子轩为“铁腕王爷”并非空穴来风,他有这个能力,也有这个手段,只是…。
“将一个手无缚鸡之力的女子逼迫到如此境地,他当真是心狠手辣。”
抬头望向天空,暗黑的夜色中有朦朦胧胧的亮气出现,他微微叹息“这女子怕是过不了今天了。”
“若一,你我本就是毫无牵挂之人,今日我偷偷摸摸来看看你,只愿你往后不再这般孤苦无依。”
一阵寒风刮过,红梅摇曳不定,若一一双漂亮的眼睛无神的看着前方,脚步向前走去,却被铁链困在原地不能动弹,脚腕处有冰凉的液体落下,瞬间染红了雪地,她终是苦笑一声“人都要被你杀了,又何苦困住这一双脚呢?”
银发随风而起,伴随着一声叹息梨花树上的身影转瞬即逝,仿若从未来过,若一耳膜一动,终是没有动弹。
青绿色的纱帐内男人麦色的身体若隐若现,健壮的手臂上赫然躺着一个睡得正熟的年轻女子,藕一般的手臂紧紧环住身边的男人。
“王爷,该起床了,”门外略显苍老的声音传入,惊醒了屋内二人,莫子轩皱眉睁眼,下一刻却已慌慌张张的赤脚跑到窗边“该死,他怎么忘了…她…。”
窗外,她一袭白衣几乎与雪景融为一体,若不是地上的点点红色,他怕是很难找到她,心在那一刻狠狠揪了起来。
“她当真在雪中待了一晚上?”眼中暗流涌动,他微微叹息“你这般倔强,真是为了证明自己的清白?”
“子轩,怎么了?”岚烟摇晃着坐了起来正欲过去,莫子轩却早已过来将她搂入怀中,眼中有些莫名的光“你身子还未好全,怎能劳心劳神,”语气虽是苛责却带着浓浓的宠溺。
“瞧你说的,难不成我是个纸人儿,”她轻哼一声“你还没回答我的问题呢。”
“也算不得什么大事儿,不过是你的引子罢了,”他语气极淡,似是不屑,转身搂着她进去,却没注意到窗外若一的脸色刹那变得苍白无色,自从失明,她的听力便变得格外灵敏。
“好一句不过是你的引子罢了,”她冷冷一笑,手掌紧紧握住,连指甲陷入也浑然不知“真可惜了那一副好皮囊呢。”
“我曾想告诉你实情,如今想来真是可笑,你既认为他不是你的孩子,我又何必苦苦纠缠。”
“莫子轩,你我缘分已尽,我发誓,再不会痴缠与你。”
暗黑的屋内看不清陈设,只有淡淡的喘息传出,不清不淡的传入他的耳中。她该是强烈的压抑着情绪,额上有虚汗冒出,却是强忍着不出声,身下大片的红色染红了地面。
“若一,本王倒是没想到你还有这等本事,”他淡淡的冰冷语气,眼睛闪过一抹阴狠的光“她怎么敢…。”
“托王爷的福罢了,”若一虚弱的趴在地上,连起身的力量也没有,手掌却是紧紧的护住腹部,清澈的大眼无神的望着他,语气似有似无。
“哦?…,”莫子轩话锋一转“那你昨晚又何苦在雪地中那般,不是为了证明你的清白?”他似有似无的嘲笑让她心头一疼。
“恐怕王爷想多了,”她眉色一皱“昨晚可是王爷亲自将我锁在外面的。”
“这么说来,倒是本王的不是了,”他微微叹息“那你肚子里的孽种与本王就是毫无瓜葛了。”
“本想着留你一命,现在想想真真是没必要,你既有心想死,我自当成全。”
“多谢王爷成全,”她语气似有似无,身体蜷缩着向后靠去,闭着眼的模样仿佛累极了“就这样吧,就这样吧…。”
“若不是岚烟需要的药引恰好是她,她该还是那个傻的却幸福的让人羡慕的若一,若不是为了岚烟,她也不会一夜之间乌发尽失,若不是为了岚烟,她也不会失明,若不是为了岚烟…。”
“他不会遇见她,也不会爱上她,可是这世上没有如果。”
“所以若一对不起,我不能让你死,我怕你死了,我也无法活下去,所以…。”
“啊…,”一阵歇斯底里的哭喊声自屋内传出,门外的顾岩不由面色微变,手指轻微捏住“若一,对不起了。”
“你该知道本王从不会让不干净的东西留在本王的府上,”他面无表情的说着,掌上的力道缓缓加重“他死了,你就可以不用死了。”
“莫子轩,你是个魔鬼,”若一惊恐的往后退去,却是退无可退,手臂胡乱挥舞着想要打掉肚子上的手“他不可以…。”
“魔鬼吗?”他轻笑“你不是很早以前就知道吗?”漆黑的眼睛死死的看着她,再一掌下去,红色的液体从她身下缓缓落下,若一早已没了挣扎的力气,只剩下点点的呼吸声。
仿佛过了一个世纪,他才缓缓起身,清冷的眼睛一眨不眨的看着她过于苍白的脸“若是不想让你姐姐太难过,就不要想去死。”
“若一,你惦记的东西太多,所以牵绊太多,所以…我就可以这样困住你,只是…对不起。”
一声叹息自风中传入,随后便是再无声响,若一安静的听着鱼贯而入的人的声音,然后她感觉到一个温暖的怀抱,额上的发丝挡住了她的眼,她看不清,沁人的药香自鼻翼传入,她终是昏了过去“就这样吧。”
“苍天垂怜…。”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情系冷面王》

第二章初遇


两年前
稀疏斑驳的点点黑色中一抹桔黄色格外刺眼,抬眼望向前方,莫子轩微微皱眉“怎会有人住在这么偏僻的地方。”
“顾岩,你确定引子就在这里?”低沉的声音传出,不大不小却是字字传入他的耳中,心中一惊他已是直直的跪了下去“是,王爷。”
“来罢,”良久他听到带着轻哼的声音,然后他看到莫子轩青筋暴起的手臂在月光下泛光。
“王爷,得罪了,”顾岩起身从身上拿出匕首,而后狠狠地刺了下去,“王爷”他望着他轻皱的眉轻言“有传言说如今宫内盛宠不衰的雪妃是她姐姐。”
“哦?”莫子轩轻笑“那就好办多了不是吗?”
手臂上的血液点点滴滴开始滑落,滴到地上,他拔下插在臂上的刀跌跌撞撞走向前方“若是这样可以挽救她的性命,这样又有何不妥呢?”
所以当他意识涣散的最后一刻他看到了一张温暖至极的脸庞。
人的一生缘分早已注定,剩下的其实只需一眼便已足够。
“你醒了?”伴随着清清凉凉的味道传入耳膜的便是娇俏的笑意,睁眼便看到她眨巴着一双无辜的大眼望着他,黑白分明的眼里有着他的倒影,不知怎的莫子轩心里突然一紧,他转身望向窗外,嘶哑道“你是谁?”
“我是你的救命恩人啊,”她笑道,顺便将手中的东西递了过去“喏,吃罢。”
“昨夜你满身是血的昏倒在竹屋,我爹说了,救人一命胜造七级浮屠呢。”
“你爹?”抓着绿碗的手一紧,眼神似有似无的望向别处“这房内还有别人?”
“对啊,”她笑笑,却是笑的格外勉强“不过我爹两年前就已经去世了。”
说到此处她不由望向他手中的绿碗,“你知道吗?”她轻言细语“我爹虽然不在了,可是他的教诲我们这辈子都不会忘记的。”
他不言语,抓着碗的手明显一顿,不知在想什么,若一见他没有聊天的兴致只当他是刚醒身子还未缓过来,索性停了话眨巴着眼睛看他。
待回了神便看见那个娇俏的小姑娘一眨不眨的望着他,他轻咳一声,将手中的东西递了过去“多谢姑娘救我一命,若是以后有用的着在下的地方,在下一定竭尽所能。”
“不必啦,”若一摆摆手,站在窗边逗弄着花朵,半晌才回头“我从不以救人为目的,你只需告诉我你的名字就可以。”
“呵…,”他轻言“在下莫子轩,还未请教姑娘尊姓大名。”
“我啊,”她欢快的跑到床边,清清凉凉自她身上传入鼻孔“我叫若一,爹爹说了,若有绿梅独自赏,一有寒雪压枝头。”
“哦,想不到你的名字竟还有典故呢?”
“那当然,不只是我,还有…”说到此处她脸上明显变暗,随即却是笑着拿走他手中的东西,而后出去“你休息罢。”
莫子轩见她匆忙出去也不言语,只是望着外面出神,外面的翠竹映入眼帘,想起刚才闻见的味道,脑海中思路更加清晰“她说的“我们”会不会就是宫里的雪妃?”
转眼已是在这里待了不少日子,莫子轩倒也不急,有顾岩在他不担心,不过只是费些时间罢了。
抬眼望向外面,看见她费力的挖竹笋,嘴角不知何时早已挂上了一抹笑。
“你的待客之道莫不是天天让人吃笋?”他说话间已到了她的身边,然后在她身边蹲下,也不帮她只是静静的看着她,轻嗅她身上特有的那种味道。
“才不是呢,”她低头反驳,挖笋的手却是丝毫不停“不过是我做的笋好吃罢了。”
“就算好吃也不必天天都吃,再好吃的东西若是天天吃,就算山珍海味也未必好吃了。”
“你想说的是我做的笋你不爱吃了?”她放下手中的东西抬眼看他,额上不知何时沾了泥巴,她也不管只是眨巴着清澈的眼睛看他。
“额…,”他微微皱眉,随即笑了“不过是随口说说罢了,你又何必这般在意。”
“没什么,”她转头不在看他,脸却是莫名的红了一大片,莫子轩心下了然,却是没再逗弄她,不知怎的突然莫名的烦躁了起来。
明明所有的事情都在朝着预期的设想发展,心却为什么变了呢?他想不明白。
晚上照例是竹笋,若一将一盘竹笋鲫鱼汤端到桌上,清澈的眼睛看着他,语气不咸不淡道“这怕是我为你做的最后一顿饭了。”
“什么意思?”拿着碗的手猛然握紧,他抬眼看她,眼里的愤怒明显“就因为我今日的那些话?”
“不是,”她笑道“不过是你的伤也好了,留在这里也不太方便。”
“你在赶我走?”他猛地站起,直直的向她逼近,然后将她逼到角落,在她还未言语之前将她的唇狠狠吻住。
“唔…,”她不可置信的望着他,嘴唇已被他死死的堵住,灵巧的唇舌进入她的口中与她的纠缠不休。
就在她快要呼吸不了,他才放开她,抱着她身体的手却更加用力“若一,”他说“承认吧,你爱上我了。”
“你若不爱我,又怎会今日因为我无意的话语羞红了脸。你若不爱我,又何必这么急急忙忙想要与我撇清关系。”
“可是…,”她挣扎着起身,然后悲伤的看着他,语气哀怨的让人心疼,“我不愿变成像我姐那样的人,”她说,眼里有明亮的东西在闪烁。
“别哭,”他低头轻吻眼角“每个人不同,他所要承担的东西也就不同,上天不会对你这么不公的。”
“那你告诉我,你有娶妻吗?”她泪眼朦胧的看着他,清澈的眼睛溢满了泪水,却是固执不肯掉落下来,倔强的望着他。
“怎会,”他笑着轻吻她,半晌才停下“傻瓜,你怎会有这样的想法?”
“到了你这个年纪,成了亲也不是没有可能,”她不满的看着他“再说你从未告诉过我你的事情啊。”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情系冷面王》

第三章回忆丝丝彻骨


“是了,”他微微叹息“我当真从未对你说过关于我的任何。”
“若一,你觉得皇亲国戚如何?”他向她望去,眼神却是迷离的看着外面,紧绷的下颚有着莫名的失落。
“若是幸福,自当是好,若是不幸,倒不如做个闲云野鹤,”她言笑晏晏“角色不同,自是该有不同的理解。”
他不可置信的瞧着她,只觉得重新认识了她一般。当初只觉得她是个不谙世事的女子,熟料她也有这样通透的时候。
“你很聪明,”他转身放开她走向窗边,然后微微叹息“你说的对,每个人的角色不同,所以所要承担的东西自然也就不同。”
桃雪纷飞,不知离乱了谁的眼?手指微微收力,一大片粉白已落入掌中,他径自轻嗅暗香“你想听听我的故事吗?”
我原本也是集万千宠爱的皇子,母妃便是当年一舞轰动京城的梅妃,她的《梨鸢舞》迷倒的不仅仅是别人,更有尊贵无比的皇上。
父皇对她宠爱有加,连对着我也是无比的尊贵,可是这世上哪有永远的专宠,而皇家的宠爱又有几时。
不久母妃便被奸人强加的罪名打入冷宫,最后郁郁而终。
“那你呢?”她宽步走近,清澈的眼里闪烁着莫名的情绪“那些日子该是你度过的最痛苦的日子罢。”
“痛苦?”他冷哼一声,眼里的冷意彻骨“若是这点痛都受不了,又有什么资格跟别人斗。”
若一正欲开口,却被门外闪进的身影止了口,抬眼便见一身玄色青衣的男子走进,清冷的眼里有着淡淡的疏离感。
“你…,”她还未开口,身旁的他却是做了做禁声的手势,然后笑着看看她转身走了出去,那人也不言语,只是对她微微欠身,随后走了出去。
“怎么回事?”只留下迷糊的她站在原地。
“怎么了?”莫子轩难得好脾气,清冷的眼睛自始至终望着窗边,顾岩瞧着心里不是滋味却是不得不说“王爷,情况有变,您恐怕要回去了。”
“这次连你也没办法了?”他转身看他,手掌缓缓使力,顾岩看着地上的点点花瓣飘起不由冷了脸“就算我现在暂时压制毒性,终归是解不开毒。”
手掌在那一瞬间颓然放下,抬眼看看远处的她,万千绿意中那抹洁白真真是迷离了眼。
“你先回去罢,”他微微摆手,似是不耐“替我照顾好岚烟。”
“是,”顾岩转身离开,却是最后一刻停了脚步,“王爷,”他低沉唤他“当初是岚烟费了好大劲才救了您的性命,如今一切都已妥当,万望王爷三思。”
“且…您就算不考虑岚烟,终归要考虑梅妃娘娘。”
风在那一刻刮了起来,眼睛被发丝遮住,他看不清她的脸,“是了,他忘了,他与她之间从来就没有良缘。”
“若一,你姐姐欠我的,就让你替她还吧。”
“若一,”他唤她,难得的笑的如沐春风,从前他也笑,只是那笑从未入过眼,今日却是笑的让她心狠狠颤动。
“如你所愿,我今日就要离开了,”他清冷的眼一直望着她,却仿若不在看她,她看不清。
“为什么?子轩你生气了?”她着急跑过,忽略了他眼中那一抹算计“你明知道我的心思,我今日不是故意的。”
“我知道,”他揉揉她的脑袋笑道“这不,家里人派人来接我了,我总是要回家的不是。”
“就是刚刚穿着玄清色衣服的那个人?”
“嗯,”他正色轻言“你已知道我的身份,也该知道那里面的种种算计,我若是在外面待的太久,只怕到时候想回去都来不及了。”
“那明天走都不可以吗?”她委屈的瞅着他,像极了撒娇的孩子,那一刻他差点儿心软的答应她,却是在最后一刻定了神“若一,”他说“你可以选择跟我一起走,你知道我的心思。”
“不,”她迟疑的向后退去,抓着他的手缓缓松开“我答应过我爹会一辈子守在竹园里。”
他微微苦笑“若一,我终究还是比不上你的责任。”
“也罢,若是有朝一日,你想通了愿意来找我,便到京城寻我,我定当护你一世周全,”这是他对她许的仅有的一次承诺,却是从未做到。
多年后,若一坐在窗边,忆起那时他脸上的表情总会心疼的无以复加“这世上,许你一世容易,陪你一世却是不易。”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情系冷面王》

第四章离别


“王爷?”顾岩轻声唤他,转身瞧了瞧竹林深处,夜风吹起,泛黄的竹叶缓缓掉落在地,却没有那抹白色的身影,“不跟若一姑娘道别吗?”他低声问他。
“不必,”马背上面的人面无表情“你放心,”他冷哼““她会回来找我的。”
“就这么赌一次罢,若一,这一生终归是与你纠缠不休了。”
清清凉凉的味道丝丝沁入鼻翼,心头终是一颤,马背上的他明显一震却是不肯回头看她一眼“走罢。”
他知道,窗边有她的倩影,但他不能看她,岚烟还在等他回去。
若一泪眼朦胧的望着那坚挺的背影离开,直至不见,他也未回头看她一眼。犹记得那日竹叶青丝中,她拨开青丝,那抹清瘦苍白的脸像极了他。
当时她犹豫了,姐姐终其一生终究是那样的人生,她不愿,也不会,却在最后一刻救了他,她微微叹息“就当是为姐姐积福罢。”
额前碎发遮住了眼,她看不清外面的世界,清风吹过,屋内的蜡烛忽明忽暗,终于熄灭“子轩,你吃定我了对吗?”她浅笑嫣然,清澈的眼睛明亮闪烁。
后来若一忆起那日,总是后悔的无以复加“她想到了开头,却从未猜到结尾。”
竹叶颤,微风拂,油纸伞下倩身悠悠,回眸间,已是沧海桑田。
“她这是死了吗?”嘴角干涩的要命,若一缓缓睁眼,却还是往昔的黑暗一片,于是她知道了她还没有死。
“你醒了?”顾岩进门便看见她的神态,不由鼻翼一酸,颤声轻言“有没有感觉好一点?”
“嗯,”声音似是从喉咙处发出来的一般,嘶哑的不像话,顾岩从桌上倒了一杯水递了过去,她不接却是笑了起来,嘴角干裂的起了皮,她也不理。
“若一,”他想说什么,心脏像是被什么狠狠堵住了一般,疼的无以复加“他一直安慰自己她变成现在这样不是他的错,可是…这终归是他造的孽。”
“要怎样才肯原谅我?”他颤声问她,青筋暴露在空气中,他的手就这样举在半空中伸不下去,沁人的药香传入她的鼻中,她偏头向后靠过去,仿佛累急了一般“你出去罢,我从未恨过你。”
其实有什么可恨的呢?
就算不是他告诉他,终究有一天他也会知道,就像是命运的齿轮转到他们身上,想躲也躲不掉。
再者,他已救了她多次,该算是两不相欠了吧,他该也是重情之人,为了岚烟可以舍弃一切。
微风徐徐,门外的梅香传入屋内,若一轻嗅低喃“今年的梅花开的真真是好呢。”
屋外
一身黑衣与夜景融合在一起,他负手而立于门外,手掌紧握,瞳孔中闪烁着清冷的光,看着她孤独的背影心狠狠的疼了起来“他也曾这样孤独过。”
“若一,你我或许本就是两个世界的人,”是他不死心,非要将她带入他的世界,她原本照亮了他最心底的那抹黑暗,却被他狠狠扯断。
抬眼望了望雪中红梅,犹记刚入府时每到冬日,她便嚷嚷着说要种梅,府内的生气基本上都是被她带起来的,可是如今…全被他剪短了。
一剪寒梅,白雪压枝头,红衣青丝,明眸善睐,谁迷离了谁人的眼?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情系冷面王》

第五章青苔泥


“王爷,”屋外传来顾岩一如既往淡淡的声音,只是那声音中分明夹杂着喜悦,他微微皱眉,看着她的眼神专注深情“岚烟,等我好吗?”
“怎么了?”外面不知何时下的雨,他靠在栏杆上闭着眼,脑海中莫名的闪现出若一的脸,脑袋突然毫无征兆的疼了起来“自从上次离开,他再未见过她了。”
“说不清楚是想救岚烟的命想见她,还是自己心底里的某个地方想见她,他不敢承认,也不愿…。”
“王爷,若一姑娘在门外等你,”清冷的眼眸猛地睁眼,顾岩分明看到了他眼中的欣喜,还未反应过来,身边的人早已不在,他微微叹气,转身跟了过去“但愿不会有什么变化,岚烟的身体等不起了。”
雨仍旧淅淅沥沥的下着,地上的青苔绿的让人心醉,还未反应过来便被来人践踏成泥。
莫子轩喘息着站在门口,心突然安定了一般,那股清清凉凉的味道传了过来,他低头轻嗅,然后他看到她清澈的眼睛笑望着他,她轻言婉转“子轩,你吃定我了是吗?”
“嗯。”油纸伞下的白衣女子还未反应便被来人抱入怀中,他发了狂的抱紧她,深深的嗅着她身上的味道。
如血的红色油纸伞掉落在地,大片的玉兰被雨水打湿,打着旋儿的掉落在地,仿若铺上一层白玉石阶。她额上的青丝已被浸湿,她也不管,只是笑着抱他“她算是赌对了吗?”
他再也不不愿放开她的手,一刻也不愿。
多年以后,顾岩笑着对岚烟说他永远也忘不了那天,在所有人惊讶的表情中,莫子轩将一个毫无来头的白衣女子抱入府中,众人皆看不清她的脸,只看见那青丝遮住绝世容颜,以及莫子轩脸上从未出现的淡淡温柔。
“你怎么了?”若一不好意思的娇嗔道“从我进府,你就一直望着我。”
“没事儿,”他笑着将额前的发丝别到耳后“就是很长时间没有看到我的若一了,想好好看看。”
“傻话,”她转过头不再看他,脸上的红晕却是明显,他心中一动,不知怎的突然起了逗弄她的心思。
“若一,”他轻唤她,在她回头还未反应过来时摄住她的唇,然后深深的吻住了她,若一明显一震,随即生涩的回应“既然爱他,就该付出不是吗?”
他眼里明显的震惊,却是转瞬即逝,他将她带入怀中深深的吻住,在她快要呼吸不了时才放开,她笑着侧头喘气,肚子不合时宜的响了起来,她尴尬的看着他,清澈的眼睛无辜。
“饿了?”他低眉浅吻问她,“嗯,”她尴尬着转头“丢脸死了,哪有在这个时候肚子响的嘛。”
“这有什么好害羞的,”他扳过她的脸“民以食为天,情有可原。”
“不合时宜嘛,”她这个说者倒是无意,听者却是一愣一愣的“她的言下之意莫不是想要让他欺负她?”
“你…”身上的某人正欲动手动脚,若一先他一步爬了起来,羞红了脸岔开话题道“别闹了好不好,我真的饿了。”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情系冷面王》

第六章受伤


“今日就放过你罢,”他笑着捏捏她的鼻子,转身走了下去,“来人,”他拍了拍手,自外面走来两个打扮一模一样的侍女,屈膝跪在地上听候他的吩咐。
“晚膳准备好了吗?”他说的漫不经心,望着远处的院落出神,那院内的牡丹格外好看,红的如血一般。
“是的,王爷,都已备好,”侍女恭敬答道,他摆摆手两人才敢退了出去,回头便看见若一独自坐在床上不知在想什么,他轻笑“怪不得刚才没有出声。”
“你想什么呢?”他将她自床上带起,淡淡的蓝色纱帐中吸附了她的发丝,她也不理,如玉的双臂环住他的脖子,“子轩,”她笑着趴在他的耳际道“我会一直在,纵使寂寞开成海,我也要你许我一世携手并肩。”
所有的坚持在那一刻溃不成军,他清冷的眼睛不可置信的看着她,满眼通红“若一,”他沙哑道“别那么付出真心,若是不值得你又该如何?”
她还想说什么,他却先她一步将她的唇捂住。
“好了,不说这个话题了,”他岔开话题将她抱到桌边道“晚膳好了,你先吃饭,完了再说别的。”
说完拍拍手,侍女鱼贯而入的端着食物走进,若一见他岔开话题也不好再说,索性闭了口,抬眼便看见他站起身,分明是要离开的样子。
“你不吃饭了吗?”她慌忙起身,他却是按住她的肩“若一,听话,”他道“我还有事情需要处理,你饿了就先用膳。”
“连吃饭的时间都没有吗?”
“嗯,”他笑看她“你乖乖吃饭。”
若一见他走了出去,顿时也没了吃饭的兴致,草草结束了晚膳,脑海中闪现的却是当时在竹园吃饭的场景,“那时的他们才真是神仙眷侣呢。”
“真真是回不去了呢,”伴随着一声长叹,屋内的亮光尽数熄灭,屋外的侍女相视而望。
后来,若一才知道,岚烟与他有着严格的用膳时间,他之所以匆忙出去,不过是陪他的岚烟用膳罢了。
雨花亭,青苔现,屋檐角下双雀跃,羡慕了一池春水。
“嘀嗒,嘀嗒,”昨夜的雨来的毫无征兆,若一睡的格外沉,所以她并没有见到雨水打在枝丫上那种激动人心的感觉,直到…。
侍女端着东西鱼贯而入,伴随着一股冰凉的空气进入屋内,她才兴奋的起了身,自从离开竹园,她许久没有闻到这样的味道了。
外面的牡丹开的正艳,被雨水打落在地上的花瓣如血一般,她提了裙摆就过去,也不顾脚上还未穿着鞋。
莫子君本是要去寻大哥,拐角处不经意便看见一个白衣女子在牡丹园内玩儿的不亦乐乎,及腰的发丝遮住脸庞,他看不清,只是觉得那淡然优雅的气质真真难得,世人皆说父皇的宠妃雪妃举世无双,却不知大哥府内这一位才真是遗世独立的奇女子。
思绪间回了神,抬眼便看见侍女匆匆忙忙往园中跑去,那女子蹲在地上看不清脸,他心中不知怎的总觉得出了事,鬼使神差竟跑了过去。
“怎么回事?”在侍女还未反应过来之前,莫子君已到了跟前。这一次他算是看清了,眼前的女子不仅气质绝佳,样貌也是出奇的美。
若一不曾料到自己玩儿的好好的,竟会被牡丹刺扎到脚上,更不曾想到怎会突然冒出一个男的。
“你…,”她未说完便皱眉“哎吆”一声“这刺怎的扎着这么疼?”
“你怎么了?”莫子君上前询问却是觉得不妥,不由退回,清澈的眼睛思量着,很快便有了解释,牡丹花瓣中那双白莲纤脚格外明显“莫不是她的脚了?”
想到此处正欲上前,又看看周围的侍女想想还不知道她的身份,贸然上前终归不太好,若是坏了她的名声,恐怕…。
“你们还愣着干什么,还不把人抱过来,”莫子君厉声道,“大哥府内的侍女什么时候都变这么懒散了?”
侍女们欲哭无泪,若不是王爷突然冒出来,他们又怎会浪费这么久的时间。
“多谢关心,”若一皱眉勉强笑道“我还有事在身,若是下次有缘,一定登门道谢。”
莫子君看着渐渐远去的身影才回头,又想起今日来访的缘由,一拍头匆匆离去“但愿大哥不会生气。”
“疼死我了,”若一望着脚倒吸一口气,清秀的脸难得苍白无色“阿秀,帮我把刺拔了。”
“小姐恕罪,”旁边的侍女跪了一地“小姐千金贵体,怎能让奴婢触碰呢,小姐稍微忍会儿,王爷马上就来。”
“王爷?”若一猛地起身,不料刺扎的更深,一个没站稳正要倒下去的时候莫子轩快步稳稳将她抱入怀中。
“你怎的这般不小心?”他皱眉将她抱到床上“几天不见,你倒是长见识了,不穿鞋子就敢往外跑。”
“我…,”“你什么你,”他毫不留情的打断“若是不想要你的脚,不必用这么费劲的手段,告诉我,我帮你便是。”
“你别生气,”若一环住他的脖子撒娇道“今日,我看花开的正好,一时高兴就忘了嘛,我下次一定注意好不好。”
“下次?”他冷哼着将她的脚带入怀中,脚心不知扎了多少根刺,明显的肿了起来,他一触碰她便向后缩去,莫子轩叹叹气“去请大夫了吗?”
“回王爷,已去请了,”阿秀低头回道。
“嗯,你们都下去罢,”他轻揉着她的脚缓缓道。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情系冷面王》

第七章试药


“出门怎的不穿鞋子?”他揉着脚的手缓缓放开,清冷的眼睛直直的看着她“若是外面的牡丹有毒该如何?”
“怎会,”她笑的一脸无害“那么美的花才不会有毒呢。”
“傻丫头,”他摇摇头,正欲开口,眼角处却是瞥见门口一玄清色身影,不由止了口,身子站了起来。
“参见王爷,”顾岩单腿跪在地上,清亮的眼睛不卑不亢的看着他“属下奉命来看若一姑娘的病情。”
“去罢,”他负手立于窗前,不知在想什么,顾岩起身对她笑笑“姑娘不必害怕,就当平常好了。”
“多谢大夫,”她笑笑“大夫倒比在竹园时见到的样子变了不少。”
他笑着没有接话,只是将视线放到她的脚上上。纤白的脚已经肿的不成样子,她虽是笑着看他却极为勉强,顾岩从袖中拿出东西,那是一个小瓶,白色瓶身上面刻着刺眼的红色牡丹,如血一般。
“倒也不是什么大病,不过是被刺扎了,且刺有些多罢了,不碍事,”他不紧不慢的说着,顺带将手中的东西抹到她的脚上。
那瓶子自打开,就散发出一种特别的香味,若一闻着清新的很,且抹在脚上也是冰冰凉凉,不似方才火辣辣的烧着疼。
“咣当,”一声,若一闻着舒服还未反应过来时,顾岩手中的东西便已经被打翻在地,抬眼一瞧,不由吓住。
不知何时,莫子轩已经走了过来,清冷的眼里充满戾气“顾岩,谁给你的胆子这样做?”
“自然是王爷给的,”他不卑不亢的转过身,然后静静的看着他“王爷,从前你说过,成大事定要心狠手辣,再者,今日是你叫我来为若一姑娘治病的,这不过是寻常治伤痛的药罢了。”
“若一姑娘,你可否好点儿了?”他转身看向她“这刺是取不出来了,我为姑娘抹的是寻常伤药,今日已经抹了,至于以后的…。”
他顿了顿,没在言语,只是低头看地上的碎片,玄清色的衣物上面沾了点点脏污,他亦不管。
“子轩,你怎么了?”若一皱眉看他“大夫的药挺管用的。”
“嗯,”他笑着看她“我就是怕他连个方子都不曾开,不定会伤了你,人与人的体质不同,贸然上药终归不妥。”
“还是你最好啦,”她撅嘴撒娇“不过大夫是你府上的,我自然放心。”
“傻丫头,”他叹息道“你好好休息吧,既然对你有用,我让他再配便是。”
“好。”
一叶桐花落,惊醒痴心人。一步走错,回眸,再无退路。
“你好大的胆子,敢擅自伤她,”书房内,莫子轩难得的有了些许表情“本王倒没料到你有这等能耐。”
“时间不多了,”他答非所问,静静的看着他“你说过会救她性命。”
“我不能考虑其他,原本我正想着怎么把药放入她的身体,如今她生了病,我可以做到悄无声息,我不允许、你也不能阻止我。”
所有的言语在那一刻都失去了意义,他颓废的坐下去,事情都如预期的想象一般进行着,可心为什么没有丝毫的开心呢?相反,疼的要命。
“岚烟还能坚持多久?”他紧紧的捂着胸口。
“若是还没有引子,怕是熬不过两个月了,”他缓缓说道“王爷,我想让你知道,你与若一这辈子都注定不能在一起。”
“是啊,真的不能在一起呢,她的姐姐逼死了他最爱的母后,他又该如何接受她呢?且若是有一日她知道了他接近她的初衷,她怕是也接受不了吧,她是那样倔强的女子,怎会接受这样的爱情呢?”
“罢了,苦果早已种下,再难,也要咽下去。”
“明日,将药配好送过去,记得,一定要救岚烟。”
“好。”
芙蓉香,微雨蒙,泛起了湖水过往。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情系冷面王》

第八章嗜睡


“吱呀”一声,若一迷迷糊糊便听见门窗开了的声音,费力睁开眼便看见莫子轩走近,他清冷的眼睛看着她,身上特有的味道倒是冲淡了不少睡衣,想到此处,她更是往他身上贴了过去。
“怎么了?”他温柔唤她“都日上三竿了,怎的还不起来?”
“不是我不起来,”若一迷迷糊糊的说道“这些日子不知是怎么回事,就是很困,很累,就想睡觉。”
“没事,那你好好睡吧,”他还未说完便看见若一头低下去的模样,她怕是又睡过去了。
想到此处,漆黑的瞳孔中莫名闪现一股失落,“一一,对不起,”他叹息着轻抚她的脸颊“本不该让你受这么多苦的。”
顾岩给她下药是他允许的,那药本就有使人昏睡不起的作用,若一现在怕是已经被这药控制了,他不能在这关键的时刻放弃,岚烟等不起了。
“对不起,对不起,”一声叹息起,不知离乱了谁人的心,外面的牡丹早已凋落,只留下点点红意固执的立在上面,“是啊,早已过了勃勃生机的时候了。”
“照顾好小姐,”临走前他对阿秀道“以后每日让顾岩为她诊治一次,记住…,”他顿了顿“不要让她知道她长睡不起的事。”
“奴婢遵命,”阿秀不明所以,却是低头回道“主子们的事自己还是少知为妙,只是…,”她抬眼看向屋内“小姐自从上次牡丹园中玩儿过之后,睡觉的次数真是长了好多。”
“这药的作用只是让人昏睡不起吗?”他立于窗前,侧头不知在看什么,黑色衣袍明显有了褶皱,他竟没有发觉,顾岩看着微微叹息。
“回王爷,”他道“嗜睡不过是个开头罢了。”
“什么意思?”他猛地转身,一身戾气的靠近他“你想要她的命?”
“王爷恐怕想多了,”他向后退去,顺带将案角的灰尘拭去“这药物不会要了人的命,”“王爷,您忘了,引子必须是活的,”他抬眼看他“只不过若一姑娘以后会失明,进而她的头发会变白,待到头发变白之日,就可以对二人换血了。”
“你…,”他嘴唇蠕动,终是没有再说出一句话来,“你出去罢。”
“英雄难过美人关啊,”关上门的那一瞬间顾岩轻叹道“他该是自己都不清楚对于若一的爱早已超过对岚烟的爱了,不,或许他对岚烟有的不过是责任,只是他从未清楚罢了。”
“阿秀,”若一睁眼道“帮我倒一杯水,”她今天到底睡了多久啊,背怎么会这么难受。
“是,”阿秀走近笑着递了过去“小姐,您的水。”
“我今日睡了多久?”她一口气将水喝完,继而眨巴着清澈的大眼看着她,将杯子递了过去“再帮我倒一杯。”
“是,小姐,”阿秀轻步走到桌边思索着如何开口时,便看见一抹黑影走了进来,手中的杯子早已易主。
“你出去罢,”莫子轩低声道“我来照顾她。”
“是,王爷。”
他将水递到她的面前,若一清澈的眼睛笑着看她,然后接过水杯“子轩。今日怎么来的这么早?”
“就想多陪陪你,”他坐在床边将她带入怀中,轻嗅她身上的味道“怎么,若一不喜欢我来陪你。”
“怎会,”她将水杯放到桌上“我巴不得你天天不离开我呢,只不过我爹爹说了,男儿应当志在四方,你岂能在我这儿浪费了。”
“浪费?”他哑然失笑“那你爹有没有教你,牡丹花下死,做鬼也风流呢。”
“呸,”她啐他一声,翻白眼道“你见过有那个爹爹会教女儿这个的。”
“也是,”他笑着在她还未反应过来时将她压在身下,认真的看着她。
“若一,真美,”他低喃道“她的眼睛是这样的清澈见底,他不敢想象,若是有朝一日这眼底再不能现出他的模样,那时他又该如何?”
“小人,”她别过头不看他,脸上的红晕却是散开,黑发铺散开来,美的不可方物“就只知道欺负我。”
“傻瓜,”他轻咬她的耳垂低喃道“对不起。”
“嗯?”她没听清楚转头正欲开口询问,他却先她一步将唇狠狠的吻住,顺带那些问题烟消云散。
梨花帐中,乌发迷离,额前明珠,不及明眸光斑闪烁。
继续阅读《情系冷面王》


版权声明:未经书面授权禁止转载、摘编、复制或建立镜像。对既成事实本站将保留所有的权利。

无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