艾德《一纸契约,惹上冷情总裁》艾德亮亮小说免费阅读

小说:一纸契约,惹上冷情总裁
分类:霸道总裁
作者:艾德
简介:如果生父突然的离去,她被继母继姐给狼狈的赶出了家门,算人生一大悲哀!交往多年的男朋友和自己的闺蜜睡在一起,算不算她人生的二大悲哀!砸了车窗,招上一个不该惹的人,那么算不算她人生的三大悲哀!当三大悲哀齐聚,她沦为还债的东西
三年后,她强势归来,成为V.N财阀集团亚太地区总监
一相逢...
角色:艾德亮亮
艾德《一纸契约,惹上冷情总裁》艾德亮亮小说免费阅读

《一纸契约,惹上冷情总裁》免费试读免费阅读


第1章:楔子


中东

办公桌上一盏昏黄的灯光,将偌大且奢华的房间照的亮亮的,不远处的棕色皮沙发上,一名颇有英式风格的绅士男子,慵懒的靠在沙发上,白哲修长的手指勾起茶几上的酒杯,优雅的往嘴里送着红酒,他看了看手腕处的手表,深邃的眼眸看像那紧闭的大门,似乎在等待着什么......

扣扣--

九点,指针刚刚达到,敲门声如约而至的响起。

"进!"慵懒的声音,如天籁之声,那般噬人心弦。

大门被打开,走进来的是一位带着墨镜的黑衣男子,从他的冷峻的脸色,似乎看不到任何表情,摘下墨镜,将手中的牛皮纸袋,恭敬的递上前。

苏娆,德川苏氏集团继承人,Rh阴性O型。

"明天回德川!"

"明白!少主!"

黑衣男子退出后,他便将手中的资料,放到了一边,走回办公桌前,拿起有些桌边陈旧的相框,嘴角勾起温柔浅笑,随后闭眼轻轻一吻。

叮叮--

清冷的铃响声,他接起电话,原本精美绝伦的面庞,顿时蒙上了一股寒意,于是放下电话直径走了出去。

黑色跑车停在一个已经废弃的工厂,刚停稳车,不远处的几个身影向他跑来。

"少主!"

"如何?"边说着,边走进了早已经打开的工厂里面。

"我们的一批货被缴毁了,他捐款潜逃了!他妈的!"

说话的,正是一个身肤色黝黑,身材魁梧,面目较为凶悍的男子,只见他越说越气愤,干脆一脚将旁边的油桶,直接踢到在地。

本就空荡的厂房,却因为他踢倒的油桶,而嘈杂起来,所有在场的人顿时面面相觑,纷纷闭紧了嘴巴,在恐怖党,艾德是出来出了名的坏脾气,更准确地说,在这条道上,谁人不知谁人不晓他艾德就是个暴脾气,谁若是惹的他不愉快,直接轰了你老巢,绝对不会和你废话一句!

"少主,有内鬼!"艾德咬着牙,斩钉截铁的就说道。

啪--

沉重的把掌声,响彻厂房,众人倒吸一口凉气,原本暴跳如雷的艾德,就像被一桶冰水瞬间浇熄了火,变得十分的安静。

"再敢多一句嘴,信不信老子崩了你!"

看到身边男子冷着脸,气呼呼的艾德捂着脸,退到了一边,所有人都静静的等待着接下来的事情。

一个中年男子,被狠狠的踢到在地,嘴角渗着血迹,惊恐的看着拿枪指着他的年轻男子。

"少主饶命!我不敢了,再也不敢了!"

"饶命?"

他玩味的说着这两字,冷笑着将手中手枪,直接打到了中年男子的大腿上,瞬间鲜红的血液用了出来,所有人倒吸一口凉气,谁都不曾想到在恐怖党这么多年人,居然是卧底,而且还是让少主给揪出来,可想而知,下场不会好到哪里去。

已经中枪两条腿的中年男子,看着地上一摊的血水,哭喊着却没一个人敢为他求情,那种钻心的疼,额头上汗如雨下。

他蹲下身子,从口袋里拿出一条方巾,擦了擦枪口,笑道:"听说你有个女儿,既然你都卖命这么多年,干脆也让你的女儿,女承父业吧!"

"不要!!"惊恐的喊声中带有一丝怒意,正要开口说些什么,却比不上那子弹快,脑门一点红,睁着眼倒在了血泊中。

"他的女儿,就当慰劳弟兄们今天所受的惊吓!"

"谢少主!"听到这个,人群纷纷蠢蠢欲动,高呼声好似要掀了这个厂房。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一纸契约,惹上冷情总裁》

第3章:年少时,谁没爱过那么几个畜生


夜,渐渐的黑了下来,走过车水马龙的街道,喧闹的人群,只身一人的她,才发现自己现在是多么的可怜,竟无家可归。

位于郊区富人区,等到了保安换岗间,她溜进了小区,借着路灯,一步步走向最最熟悉的房子。探了探地毯下的暗格,她长叹一声。

还好,里面有钥匙!

咔哒--

漆黑的房子,顿时让她一阵疑惑。

难道他不在吗?

就在这时,寂静的房间突然传来一个令人遐想的声音:"啊....啊..."

女人声?怎么会...

苏娆努力的安抚着自己的情绪,躁动不安的顺着声音的来源走去,越来越近,声音越来越清晰。

苏娆下意识的咬住唇边,脚步如同灌了铅,再也往里走不动了,靠着墙,她捂着嘴巴,尽量让自己不发出声音。

这个声音,她太熟悉不过了....

"浩,你说到底是苏娆漂亮,还是我漂亮!"

"当然是你漂亮!苏娆才不会有你那么好的技术!一点也不解风情的榆木!"

"哈哈哈!"榻上面色绯红的女子,一脸灿烂的抱着身边的人儿。

哒哒--

听着房间内的脚步声,正在往外走,苏娆下意识的就站了起来,往门外走,可惜了她还是晚了一步。

屋内顿时灯火通明,身后却传来不可置信的声音:"苏娆?"

她擦了擦泪水,扯起笑容,高傲的转过身,"王浩...."

"你,你,你怎么来了?"做了亏心事的王浩,看到苏娆后,顿时结巴了起来。

随后房中,走出来了一个裹着白袍的女子,看到苏娆后,更是笑的花枝招展,一把抱住身边的王浩,丝毫一点愧疚感都没有。

"苏娆,我们已经这样好些日子了,所以你放手吧!因为你根本配不上他!"

苏娆笑了笑,不以为然,果然真不愧是好闺蜜,抢了好朋友的男朋友,居然一点愧疚都没有,还大言不惭的,嚷嚷着让她放手。

她苏娆是小山吗!狗屁!

"王浩,你觉得呢?"

她慢慢走进,低着头的王浩却不敢对上她的眼,身边的任慧慧一个劲的拧着王浩的胳膊,示意让他吭声。

"没关系,你们可以当我不存在,继续做你们的事情,我就只是过来,洗个澡,换身衣服就走!"

"那好,等你洗完澡,就把你二楼的所有衣服给我带回去!"

苏娆强装镇定的从他们身后走过,直上二楼,好在平时她有留些衣服在这里,不然她还真的在外破破烂烂的游荡。

洗完澡后,从二楼下来,大厅的任慧慧慵懒的靠在王浩的怀中,这刺眼的一幕,曾今他们也是如此,只不过女主换人了而已。

看到苏娆换了一套衣服下来后,王浩赶忙推开任慧慧,迎上了前,一把她的手腕,轻声道:"苏娆,你别这样好吗!"

"松手!"

王浩死活不肯,苏娆加上身上受的伤,力气大不过他,也只任由着他动手动脚,眼尖的任慧慧看到后,不满的吼道:"王浩!"

果然,她的挣脱,还抵不上任慧慧的一句话。

是啊,都怪她瞎了眼,年少不懂事,才找了这么个男人!

年少时,谁没爱过那么几个畜生,她也不例外而已!

"苏娆,那真的是谢谢你的成全了啊!"眼看着苏娆就要走出去了,任慧慧故意那么一说。

她优雅的转身,莞尔一笑,,明知道是挑衅,但就是不动怒。

"任慧慧,你真不用跟我客气,王浩只不过是我用剩下的破鞋,而你只不过是回收了我用过的破鞋而已!还有二楼的衣服,随你处理吧,反正你不就是擅长处理二手货吗!"

"你!"

她如同高傲的孔雀,带着胜利的旗帜,昂首挺胸的走了出去。

即使输掉一切,但她依旧是不会输掉尊严!

伤痛,时间会抚平一切。

男人,没了可以再找。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一纸契约,惹上冷情总裁》

第4章:要死,滚一边去


"苏娆,这辈子,我会很爱很爱你!"

"苏娆,你的眼中只准看我,容不下别的男人!"

"苏娆...."

那些曾经的那些的誓言,仿若还在耳边,那个曾经对她百般温润儒雅的男子,仿若清晰可见。

她不过是落难了,为何还要残忍的让她知道,自己最好的闺蜜和最爱的男人双双背叛。

蓦然,一行冰凉的泪水,瞬间脸颊缓缓滑落。

她无力的蹲在路中间,双手抱着自己的肩膀,嘤嘤的哭出了声。

良久,才梗咽的说了一句:"任慧慧,王浩,你这对枸男女,会遭天谴的!"

叭--

被身后这大喇叭声吓了一大跳,苏娆红着眼,下意识的就转过身,不远处一辆黑色的商务车将远光灯直接打在她的身上,随后车窗探出头,对着她摆了摆手。

烦躁不安的吼道:"要死,滚一边去!"

苏娆咬着下唇,哭的火辣辣的双眼,在强烈的灯光下,一时间难以睁开眼,她胡乱的抓起脚边的大石头,想也没想的就冲着挡风玻璃砸了下去。

"按什么按!有喇叭就了不得啊!有车了不起啊!"

砰--

伴随着她的怒吼声,一阵巨响,挡风玻璃瞬间,碎在了地上。

就在这时,后车门被推开,朝着她走来一道黑影,还没反应过来,手腕就被人死死的捏住,瞬间痛的她睁大了眼睛。

光洁白皙的脸庞,透着棱角分明的冷俊;乌黑深邃的眼眸,泛着迷人的色泽;那浓密的眉,高挺的鼻,绝美的唇形,无一不在张扬着高贵与优雅。

她咽着口水,就听到头顶上传来一阵清冷的声音:"小姐,你胆子不小!连我的玻璃都敢砸!"

"我...."

"我看你蹲在路中间,是想碰瓷吧!可惜了,你的阴谋没能得逞!"一张英俊的脸庞,无疑不透露着嘲讽之意,甚至某种厌恶,嘴角的讥笑,都让她抓了个正着。

苏娆努力的挣脱着手腕,有些气愤,"谁碰瓷?路是你家的?我愿意蹲在路中间怎么了,你管得着吗你!"

刚说完,苏娆整个人就被一股大力,拽着往车的方向走去。

"砸了我的玻璃,还敢理直气壮的说不管我的事情?"低沉的男声中带有一丝怒意,脸色冷如冰块。

他现在恨不得,掐死眼前的这个女人,一天什么样的倒霉事,都让他给遇上了,首先是医院打开电话宋倩病情恶化,专机不能及时调用,再遇上航班晚点,急忙赶回之后,不知那里给他弄了这样一个破车!时常抛锚不说,好不容易勉强可以路上,荒郊野林又遇上这个女人,砸烂了他的车不说,态度还嚣张的要命,本早就可以到医院,现在却硬生生的给耽误了!

他一拳砸到了车盖上,力气大的吓人,一边站着的苏娆身体明显一抖,随后就听到他夜中的咆哮声。

"刘助理,给我抓走!"

什么?抓她?

还没等她反应过来,手臂就被人狠狠的反扣住,顿时痛的苏娆叫唤了起来。

"你们这是违法的!我要告你们猥亵良家妇女!"

他睨了一眼乱叫的苏娆,表情越发冷,"三百万的车,我要你一分不少的还给我!"

砰--

愤怒的摔门声后,她就被推进后座,双手被死死的被绑住。

"开车!"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一纸契约,惹上冷情总裁》

第5章:还不了钱?


玛利亚VIP病房

"少主!"

宋尔逸轻轻将门推开,迎面而来的三个保镖,恭谨的打了声招呼,就退了出去,床头还在弄着针头的护士,见他走来,微微点了点头,也跟着走了出去。

船上,穿着病号服的长发女子,有些不安神的翻动着身体,微弱的呼吸声,再次让她蹙紧头,宋尔逸起身小心翼翼的捻着被角,生怕睡觉的人给冻到。

"你终于来了。"安静的房间,突然传来轻柔的说话声,宋尔逸刚捻好被角,脖子处就搭上了两个手臂。

"吵醒你了?"宋尔逸压着声音,就扶着她坐了起来。

如蜻蜓点水般的吻,落在了他性感的薄唇上,宋尔逸闭上眼,搂着她的腰,只是轻轻的回应的着她的吻,没过一下,耳边就传来了紊乱的呼吸声,他不舍得扯开怀中的人儿,浅浅一笑。

"倩倩,相信再过不久,你的病就有得治,听我的话,安心养病好吗?"如哄小孩般温柔的声音,让人听了不禁沉醉。

宋倩点了点头,就钻到了他的怀中,淡淡的烟草香,让她格外的安心,抱着腰躯,安心的闭上了眼。

就在这时,房门被打开,一个保镖走到了宋尔逸的身边,低下身,在他耳边嘀咕了两句后,走了出去。

"倩倩,好好休息,这段时间我都在德川,有空我就来看你!"

疼爱的摸了摸她的发丝,看着她躺下去,才放心的退出房间。

走廊尽头,苏娆被绑住双手,可怜兮兮的蹲在墙角,守着她的两个保镖更是寸步不离,想要挪动地方,都是一种奢侈。

话说,没有人比她更惨,一天中遇上人生三大悲哀。

爸爸死了,闺蜜和男朋友双重背叛,就连蹲在马路中间哭都被一个渣男抓。

想她,堂堂苏家正牌小姐,如今也沦落成这样

真叫,虎落平阳被犬欺!

皮鞋哒哒的脚步声,离她越来越近,苏娆借着窗户透下的月光,一只被擦的蹭亮的皮鞋出现在她的视线中,苏娆猛地抬起头,随后就被两个保镖给架了起来。

我想,接下来应该好好我们之间的算算账!"

苏娆冷哼一声,尽管脚底发麻的厉害,她依旧态度强硬。

"你凭什么绑我!谁给你权利绑我!你以为你谁?天王老子吗?我砸了你的车又怎么样,那是你活该!马路不是你家,我蹲在路中间,你按什么按,有喇叭就很了不起吗?"

宋尔逸眯起危险的眸,如此利牙利齿的女人,看来不给她一点教训,就不知道什么叫做害怕!

苏娆以为他是语塞了,心里更是为自己的好口才叫好,谁料--

带有凉意的枪头,却笔着她的额头,苏娆顿时吓的腿更麻,一个劲的咽口水,鼻子一酸眼泪不争气的落了下来,嘴里却不饶人的喊道:"只会欺负一个弱女子,算什么男人!"

原来张牙舞爪的嚣张气焰,就在看到手枪那一刻,顿时如打了霜的茄子,焉了不少,宋尔逸冷冷淡笑。

他还以为,这个女人有多厉害,原来遇到了死,却也是胆怯的懦夫。

"我告诉你,三百万,今天我要你一分不少的还给我,不然我可不保证,这枪会不会走火!"

听到他这样说,苏娆险些吓晕了,若是换做今天之前,别说三百万,就是三千万,她苏娆也给得起,可现在呢,她连三毛钱都没有。

"我....我....没钱!"苏娆弱弱的哽咽道,生怕额头上那个手枪真的走火。

宋尔逸收起手枪,上前一步,抬起她梨花带雨的脸庞,修长的手指慢慢的划过脸颊,所到之处,都让苏娆不寒而栗,她颤抖着身子,这一刻,她开始后悔惹上这样一个男人,如地狱中沉睡万年的修罗,那种阴森的冷笑让人由心里的寒颤,随后却是不带一丝温度声音。

"还不了钱,就卖!"

她惊恐万分,身边的保镖,却先一步架着她往前走。

"我不要!!"

宋尔逸示意保镖停下脚步,再度拿起手枪,漫不经心的说道:"不要?嗯?那是要这?"晃了晃手中的东西。

"不!"她害怕的摇了摇头,眼泪止不住的落,"只要不卖,只要不死,什么都可以!你要我当牛做马都可以!"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一纸契约,惹上冷情总裁》

第6章:你的存在,只为了还债


记住,你的存在,只为还债!

车内,后座上的苏娆一想那句冰冷的话,手中的拳头越发紧,修长的指甲陷入掌心,一丝疼痛感都未让她感受到。

莫名的,一股屈辱感,油然而生,她发誓,今日的耻辱,他日必定百倍奉还!

"苏小姐,到了!"司机柔和的声音,将她拉回现实中。

推开车门,她屹立于车旁,环视一周,不禁冷笑,如果她没猜错,这里应该是德川临湖独栋的富豪区,不是所有的有钱人都能够买到这里的房子,更准确的说,德川数一数二的富豪未必都能在此买房,可想而知,她的养主该有多少钱。

阔气的别墅,苏娆刚走进去,就看到一个面容严厉的老妇人,似乎在等着她。

"苏小姐,你可以叫我李妈,从现在起,直到你生产完后,我会一直负责照顾你起居!"李妈有些高傲的对着她说道,眼中的不屑,全然显现。

苏娆勾唇不以为然的一笑,"麻烦你了,请问我的房间在哪?"

"二楼,左拐的第二个房间!"

她迈着腿,优雅的转身上楼。

黄昏时分,苏娆睡眼惺忪的走下楼,餐桌上李妈早已经为她准备好了丰盛的晚餐,她挽起秀发,一一品尝了起来。

啪--

一道黑影从她眼前滑落,苏娆抬起头看去,一张象征着贵气的黑卡出现在她的视线中,还未等她说话,头ding传来嘲讽的声音。

"这是少爷给你的黑卡!"

苏娆有些迟疑,但是在李妈看来,那就是欲擒故纵,能够让他们家少爷亲自打电话给她,过来照顾的人,手段还不是一般的厉害,如今有了黑卡在手,还装纯。

钱么?他们家少爷有的是!缠着他们家少爷不放,不就是钱吗!这种女人,见多了!

李妈边想边是嘲笑道:"还不快收着?钱不是到手了吗!还装个什么劲!"

蓦地,苏娆沃住手边的水杯,站起身,狠狠的泼了过去,没来得急防备的李妈,怎么也不会想到,竟然被泼了一身的水。

碰--

她气愤的搁下水杯,指着李妈就说,"你嘴巴给我放干净点!"

她不亏欠任何人,所以没有人能够这样对待她!

被报养怎么了?被人报养就应该受这样的气吗?狗仗人势!

"你竟然敢泼我?"不可置信的声音拔高而起,客厅内火要味渐浓,似乎一点就会爆。

"泼都泼了,还有什么不可能的!

"你找打!"

从来没有人敢这样对待她,就包括在宋家,谁对她李妈不是尊敬。

愤怒的李妈,作势扬手而下,苏娆反应神速的沃住李妈扬下的手腕,一个不肯松,一个不依不饶,最终两人僵持不下。

就在这时,门口突然传来,一道清亮的声音--

"你们在干什么?"

两人纷纷顺着声音的来源看去,一身阿玛尼西装的宋尔逸出现在两人的视线中,李妈顺势收回手,换上一脸委屈的表情走上前。

"少爷,您还是让我回英国吧,这位苏小姐太难伺候!"

好一个恶心先告状!苏娆咬牙切齿,恨不得立马撕碎李妈虚伪的模样。

宋尔逸挑了挑眉,看向旁边一脸憋屈模样的苏娆,抿着唇静静的等待着她的解释。

"李妈,你不去当演员太可惜了,不然你一定可以拿个奥斯卡影后!国家培养这么多年,你不回馈社会,真心浪费你这样的人才!"苏娆言语间犀利,勾起讽刺的冷笑。话中带话的狠狠嘲讽了李妈一番。

随后,苏娆不愿再多争执,尽管李妈装着委屈可怜,博人同情,但她当做没看见,淡定的折回房间。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一纸契约,惹上冷情总裁》

第9章:一天不自恋,天天有缺陷(一)


"多吃点!"

饭桌上的宋尔逸,一个劲的往苏娆碗里夹着吃,眼看着菜都要堆满整碗,他才满意的自己开始吃。

盯着满碗都是她特别讨厌的菜,苏娆整个脸都垮了下来,拿着筷子很缓慢的往口里送。

宋尔逸斜了一眼她,淡淡道:"怎么,不喜欢吃?"

苏娆干笑了两声,对着他调皮的眨了眨眼,"嘿嘿,对,对!"

"李妈!"宋尔逸唤来站在一边不远的李妈,指了指那些苏娆的不爱的菜,示意放近点。

苏娆心中大喜,以为这是要撤掉桌上那些她不爱菜,谁知宋尔逸接下来的话,瞬间打破了心中美好的想法。

"李妈,苏小姐要是不喜欢吃,那么就把这些菜,以后全部榨成水,一日三餐的送给她喝!听明白了吗!"

苏娆嘴角狠狠一抽,内心骂了他八百遍,算他狠!

李妈很恭敬的点了点头,她一定会按照少爷的吩咐,好好地伺候这个苏小姐,于是阴笑的离开了餐厅。

苏娆低着头,憋屈的咬着碗里的饭,瞧着她一脸憋屈又不敢说的样子,宋尔逸心情大好。

"宋…哦不…少爷,商量个事呗,我想出去逛逛,实在…是闷得慌!"

"不可以!"想也没想,直接否决了她的想法。

哼,不答应拉倒!怎么看宋尔逸就是小气鬼!

苏娆满是忧愁的放下手中的筷子,谁知道又传来一道欠扁的声音--

"谁欠你几百吊么?一脸丑脸给谁看?"

纳尼?丑脸?你才丑脸,你全家都是丑脸!错,你最丑!长得又丑又讨厌!

"给你看!"她不怕死的幽幽说道。

果然,宋尔逸放下手的碗筷,双手换凶,若有所思的打量着她。

"难道你不知道,人本来丑,越做丑脸,人会越来越丑吗?你那么丑,让坐在旁边,帅的一塌糊涂的我,情何以堪?"

"……"

有句话叫什么来着,一天不自恋,天天有缺陷!

果然不能和他,很愉快的共进晚餐了!

****

船头已经第N次看手表的宋逸尔,放下手中的书,眼睛一直盯着前方毫无动静的浴室。

整整四十分钟!这皮该刷掉多少层才能如此?

刚准备走下去一看究竟的时候,浴室门的缓缓的打开,苏娆穿着一件鹅黄色浴袍走出来,宋尔逸顺着视线看去,红彤彤的小脸蛋,让人有种一亲芳泽的冲/动,性感的锁骨上还留有水珠,呼吸急促的凶口正微微浮动,那种浴袍下的you惑,顿时让他申下一紧。

"过来!"宋尔逸用着沙哑迷人的声音,对着苏娆招了招手。

苏娆咽了咽口水,下意识捏紧了浴袍,小心翼翼的走向他,宋逸逸长手一挥,将她揽入怀中,眼神密离的看着她,苏娆脸蛋烧的更红,不自在的躲开眼神身,张开英桃小嘴弱弱的说着。

"我…怀…孕了"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一纸契约,惹上冷情总裁》

第10章:一天不自恋,天天有缺陷(二)


"嗯!"宋尔逸忍住身/体涌出的寓望,将她抱到了船上,"睡吧!"

看到宋尔逸很淡定的躺了下去,苏娆犹豫了半天,手指戳了戳他的背部,还是支支吾吾的发出了声。

"少爷,我能和你商量吗?"

"说!"

"我还是想散心。"

宋尔逸睁开眼,转头看向一边靠着的苏娆,淡淡开口:"原因!"

"现在情况不利于我和宝宝的身心健康!"她倒是说出来,憋屈了好久的话,原本以为李妈对她的敌意会随着时间一点点的消除,但自从李妈故意烫伤之后,她自己清楚的知道,在这个家里,李妈容不下她这个三儿。

一阵沉默,苏娆再次放轻声音凑到他身边,可怜兮兮的样子,卖萌版的眨了眨眼"算我求求你了!就一次,行不行!"

宋尔逸扫了她一眼,继续转过身,闭目养神,苏娆见状,眼睛一闭,仿若做出了很大决定的样子,视死如归的朝他扑了上去,树袋熊的姿势,紧紧抱住宋尔逸。

"少爷,你今天要是不同意,我就这么一直压到你同意!"

他一愣,深邃的眸中闪过一丝不易察觉的笑容,于是悠悠的打击道:"你是千斤订吗?还是说你是发/情的千斤订,喜欢用这种方式逼迫?"

苏娆挑了挑眉,回答的理直气壮,"千斤订不会发/情!"

"你不就是吗?"

"…"

"我数三声,马上从我身上滚下来!"

"一…二…"

还未数到三,苏娆连爬带滚的翻了下来,她当然知道不能惹恼宋尔逸,因为下场很惨!能像这么不怕死的压着他,已经是目前最勇气可嘉的事情。

苏娆盯着他的背影发愣好久,一直都想不到究竟能用什么办法让他松口。

"你要是在不睡觉,就去走廊站一叶!"

刚说完,苏娆很速度的掀开被子,钻了进去,她不可想大冷天的站在走廊一叶,翻过身死死的扯住被子,一个劲的往自己这边拉扯!

冻死你!冻你一叶,看你嘴还讨不讨厌!

"你在扯看看?"

漆黑而安静的房间,突然传来一声带有怒意低沉男声,吓的苏娆瞬间松开了手,随后被子从她身/上缓缓滑过。

哼,只会威胁她这种弱女子!魂淡!

"你在骂我是吗?"

苏娆一愣,然后捂着嘴巴,内心紧张到不行,明明那只是她所想的,他怎么就能跟狗一样,灵敏的不得了!

"谁骂你?你是想告诉我,你有被骂妄想症?"

刚说完,耳边就传来温热的呼吸声,苏娆一惊,腰间突然多了一只手,在她始料未及之际,就被抱入一个温暖的怀抱中。

"现在可以安静了吧!"宋尔逸闭着眼,埋入她柔顺的秀发中,淡淡的幽香让人格外的安神,似乎他从未有过如此感觉。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一纸契约,惹上冷情总裁》

第11章:带你去看,最美的日落


七个月后

爱情海,一个位于希腊半岛情侣最向往的浪漫国度,坐拥地中海东北部,据说这里可以看到地球最美的日落,住着童话般的风车房,此时一架白色的私人飞机,正缓缓行驶在蔚蓝的海面上空。

想起,四个月无底线的哀求,那段不堪回首的往事,真的让她再也不要记起,终于苦/逼的日子,熬到头了。

飞机内的苏娆,静静的趴在玻璃窗内,欣赏着海面各岛屿之间形成的不规则图案,那赏心悦目的画面,顿时让她忘掉烦恼。

伴随着螺旋桨的轰隆轰隆的吵杂声,私人飞机停在了距离海面较近的码头,苏娆有些迫不及待扶着肚子,往飞机下走,飞机边上的宋尔逸绅士的伸出手,将她扶了下来,微风渐起,撩起她及腰的秀发,青色过膝的裙子,腹部高高隆起,在搀扶下,摇摇晃晃的向海边走去。

"好美!"看着深蓝的海水,一遍遍拍打着岸边的岩石,苏娆忍不住的赞美。

"如果这也算美,那我带你去看更美的!"

苏娆不解的转头看向身边的宋尔逸,随后,不远处朝着他们缓缓驶来一辆观光的车,还没等她来得及反应,宋尔逸小心翼翼的牵着她,坐进了观光车,迎着风,一路的夕阳环绕在这沿路。

在一个边路,观光车停稳,宋尔逸拉着她下车,轻柔的叮嘱:"小心!"

凹凸的石头路,宋尔逸一路颇有耐心的拉着她,慢慢的走向石岩最高处,直到一张白色的长桌和两把白色的皮椅落在视线中。

"坐!"宋尔逸细心的为她拉开椅子,随后两人便并肩坐在着。

傍晚,海风徐徐吹来,天边的夕阳也渐渐敛了光芒,变得温和起来,像一只光焰柔和的大红灯笼,照应在人身/上,仿佛镀上了一层金子般,慢慢的深蓝大海失去了原色,像饱饮了玫瑰酒似的,醉醺醺地涨溢出光与彩。

渐渐的天色昏暗,海边白色延长线骤然亮起,这是几个穿着西服侍应端着盘子走了过来,将手中的盘子一一摆在了桌子上,苏娆对着身边的宋尔逸深情一笑,突然腹部动了动,她欣喜若狂的拉过宋尔逸的手放在腹部。

宋尔逸不解,只见苏娆食指放在唇边,指了指在动的腹部,部分时而突起,时而落下的肚子,孩子在顽皮的左右踢动着。

他冷酷的脸,难得一笑,温柔的为苏娆铺好餐巾,静静的在一边,为她切好盘中的牛排,苏娆眸光撇向宋尔逸,看着帅气逼人的脸蛋,熟练的动作,一时间小心脏扑通扑通的跳动起来。

从未有过如此的感觉,似乎从她怀孕开始,宋尔逸便对她百般温柔,好似他们从前就像现在恩爱。

恩爱?

苏娆被自己的想法着实吓了一跳,她爱上宋尔逸了?

不,应该没有!

"尝尝,这家牛排不错!"就在她还沉浸在自己的念想中,一道轻柔的声音将她拉回现实。

苏娆低头一看,果然盘中的牛排,在他熟练的手中,被切成很小一块,她拿起叉,慢慢的品尝起来。

就如他所说,配上黑椒汁,口感特别的美味。

宋尔逸举起手中的红酒,示意她碰杯。

"看完落日,这样的烛光晚餐,喜欢吗?"

"喜欢!"她红着脸,娇羞的点了点头。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一纸契约,惹上冷情总裁》

第12章:她要很幸福,很幸福


晚餐过后,宋尔逸一路牵着她,走在灯火通明的小巷,两旁小贩的叫卖,苏娆直径走上一家卖着首饰的店子,指了指墙上挂着的一串亮闪闪的项链,店家温婉一笑,取下便放在她的手边。

宋尔逸走前,揽着她的肩,看了一眼她手中做工精致的项链,淡淡问道:"喜欢吗?"

苏娆下意识的点了点头,只见宋尔逸从口袋里掏出钱包,操着很熟练的英文说道:"how much is this?"

店家做了做手势,很诚恳的就说:"135 euros"

随后,宋尔逸从钱包拿出,一张500欧元的钞票递给了店家,"Keep the change!"

苏娆咽了咽口水,这就是传说中的有钱人?

包好首饰,店家很热情的送走他们,然后两人就回到了住所。

刚回到房间,宋尔逸解开衬衣,一点也不顾及的就脱掉上/服,就从衣柜中拿出睡衣,看了chuang边的苏娆,淡淡的说道:"我去洗澡!"

她点了点头,宋尔逸头也不回的就走进浴室,没一会儿浴室传来窸窸窣窣的水声,苏娆从盒子中拿出包好的首饰,走到镜子边,动作迟缓的为自己带上项链,像水晶般亮闪闪的钻配上她今天的裙子,简直是完美。

苏娆对着镜子优雅的转了一个圈,听着门锁声打开,宋尔逸挂着湿漉漉的头发走了出来,她笑着走上前,展示着自己的项链。

"怎么样,美吗?"

宋尔逸擦着头发,看了她一眼,走到榻/边,很平淡的说道:"还行!"

苏娆扁了扁嘴,一脸不高兴的样子。

嘴真坏,赞美她一句,能怎么样?

"累了一天,赶紧去洗澡!"

"哦!"她失望的应了一声,拿着睡衣,不情愿的就走进了浴室。

漆黑的房间,苏娆呼吸有些困难的撑起身/子靠在榻/头,看着背对着她的身影,轻轻的问道:"睡了吗?"

"没有!"

听到他的声音,苏娆温柔的一笑,转过头,就看到他平躺过来。

"少爷,你说咱们的孩子,以后会像谁多一点?"

有那一刻,她开始期待这个孩子的到来,或许他的到来,他们才更像一个完整的家,至少会很幸福很幸福的那种吧,孩子围着满屋子的吵闹,宋尔逸跟着孩子身后无奈的捡着玩具,而她呢,坐在沙发上,浅笑的看着这一切。

"不知道!"

苏娆扁了扁嘴,戳了戳他的手臂,很委屈的样子,"难道你不期待孩子的到来吗?"

"嗯,期待…但是我现在更想睡觉!"

"好吧!"她倒是很大度的回答,然后宋尔逸扯了扯被子,安稳的睡了过去。

苏娆笑着躺下了下去,紧贴着他宽阔的背后,手弯下意识的抱紧了他的腰间。

她要很幸福,很幸福下去。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一纸契约,惹上冷情总裁》

第14章:她究竟做错了什么(二)


苏娆走上前,一副很诚恳的解释,自从怀孕,她想明白了很多,现在的日子让她很安稳,虽然宋尔逸嘴巴很坏,至少没有在胁迫她做任何她不想做的事情,更准确的说,宋尔逸对她很好,算不上百依百顺,但…有求必应!

晴人,能够做到这样,不就够了吗!

她很知足!

宋尔逸穿好衣服,冷漠的看着苏娆,那股寒意,让苏娆从头凉到脚底,她咬着唇,攥着自己的睡衣,委屈的看着他。

他不语,拿起沙发上的西装外套,看也不看她的就往外走,苏娆赶紧跟上前,拉住他的胳膊,宋尔逸停下脚步,看了一眼手臂上白嫩的手指,很无情的甩开,然后迈开修长的大腿向大门外走。

"宋尔逸,我到底是哪里做错了!"苏娆对着他离去的背影,拼尽全身力气的大喊。

明明昨天都好…明明一切都很好!为什么…为什么会这样!她不明白,一点也不明白!

宋尔逸停稳脚步,慢慢的转过身,很残忍的开口:"苏娆,我现在很想掐死你,知道吗?"

苏娆身体微微一晃,眼眶渐渐失润,她咬着唇,努力不让泪水流/出。

"那你怎么不掐死我!"

宋尔逸迈着沉稳的步伐,满身戾气的折回房间,手指无情掐上那白哲的脖子,苏娆闭着眼身/体被蛮力死死的压在墙上,脖子间的力道越来越加重,她明显觉得呼吸不上来,身/子异常难受。

这才是正真的宋尔逸,昨天以及之前都是假象!

苏娆睁开双眼,泪再也忍不住落了下来,"宋尔逸,你他/妈就是一混蛋!"

宋尔逸摁着她,手指力气却丝毫不减,如果不是她,他现在可以陪着宋倩,如果不是她,宋倩不会和他吵架,如果不是她….

千错万错,苏娆就是该死!

他要掐死这个祸/害的女人!

蓦地里,肚皮微微动了动,苏娆探着肚子,似乎这个顽皮的家伙感受到了这个一点即燃的气氛,不安分的在肚子里动个不停,宋尔逸看着她的举动,手指慢慢的松开。

"咳咳…"重新获得呼吸的苏娆,猛地咳了咳。

她含着泪,看着眼前的没有冷的没有一丝表情的宋尔逸,轻轻笑了笑:"你最好是掐死我和你儿子,最好一尸两命,省得你看我们母子心烦!"

宋尔逸捏着苏娆的下颚,她却一点也不屈服盯上他冷的杀/死/人的眼光。

"我劝你最好乖乖生下孩子,不然我让你生不如死!"

砰--

他愤怒的将木质的大门踹烂,然后扬长而去。

身后的苏娆再也忍不住的垂下自己的身体,嘤嘤的哭了起来。

她不明白究竟是做错了什么?不就是接个电话吗,况且她还没有接!

混蛋!只会欺负她的大混蛋!

继续阅读《一纸契约,惹上冷情总裁》


版权声明:未经书面授权禁止转载、摘编、复制或建立镜像。对既成事实本站将保留所有的权利。

无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