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婿在上(沈闲黄毛)小说在哪里可以看

小说:小婿在上
分类:都市小说
作者:五十二渡
简介:都说上门女婿不好当什么憋气又窝火,那是“王八生孩子—闲扯淡!”沈闲就不惯这些豪门大佬臭毛病
先玩儿个失踪再说
好吧!你是“一哥”你最大,大佬亲自出马请你回家,你总要给面子吧
当沈闲决定要做个好女婿的时候,竟然发现事情并不像原本想的那样·······
角色:沈闲黄毛
小婿在上(沈闲黄毛)小说在哪里可以看

《小婿在上》免费试读免费阅读


第1章 他说让你放下


冰海,一座三面环海的半岛美丽小城。被联合国评为最适合人类居住的城市之一。荣获“人居奖”的城市。

这里不但依山傍海风景秀丽,更是一个如同瑶池仙镜的地方。

五月末的傍晚,华灯初上微风习习,忙碌了一整天的青年男女们全都聚齐了位于市中心北面的大排档。每当夜幕降临的时候,这里就成了青年男女们聚齐撸串,麻辣烫,放松一天疲惫心情的地方。

虽有些市井,但不乏韵味。三三俩俩的哥们姐们聚在一起,一杯扎啤,一盘毛豆花生,一把肉串,推杯换盏的放松一天的疲惫。怎是一个自在了得,神仙不换。

“羊肉串喽羊肉串,闲哥秘制大肉串!正儿八经羊腿肉大肉串啊!走过路过别错过哎。小哥哥吃了养肾壮阳,小姐姐吃了养颜滋阴,年年都是十八岁。快来买啊,备货不多,先到先得哎。”

一声穿透云层的嘹亮之声,从大排档东边角扩散开来。力度如同佛家狮吼功。瞬间覆盖整个大排档。正犹豫吃什么的三俩青年男女顿时被吸引驻足。不约而同的走了过来。

这招揽生意的叫卖声,还真有点打广告的嫌疑。但是,沈闲这还真没“王婆卖瓜自卖自夸”。他的羊肉串还真跟别人烤制的不同。

沈闲腌制的羊肉串,是经过他几十次的反复试验,浪费了足足十几只羊,终于研制出一种跟其它人不一样口感的肉串儿。

这还真要归功于沈闲自小到大熟读过百部多的中医药典籍的功劳。正因为沈闲熟读医书,沈闲这才想到用一种奇香药草,“沁心五叶花”来腌制肉串儿。

沈闲两手如穿花蝴蝶般,快速翻转着烧烤炉上一排排香气四溢的肉串,黑宝石的一双眸子紧盯走过的三俩青年男女,抻着脖子叫卖。

“唉,哥们,你这肉串看着不错啊!还真挺香的。是真的羊肉吗?可别拿狗肉糊弄我们。”

“这位大哥,您可真会开玩笑。小弟这绝对是正儿八经的羊腿肉,不信您闻闻。有没有一丝羊膻味儿。”

“哦,是吗。那行,先给哥几个来它五十个大肉串尝尝。”

沈闲的几声叫卖,还真就把生意招上门来了。

三个社会小青年闻着香味凑到沈闲的烧烤摊,走前的一个瘦精黄毛,看眼烧烤炉上一排肉串,拽比一匹的说道,随即不客气的坐到了沈闲事先准备好的桌椅这边。

“啤酒自己拿,肉串马上好,吃,咱就吃热乎新鲜的。”沈闲一脸嬉笑,手边不停的说道。还不忘给自己打广告。

听到沈闲招呼,和黄毛一起的两个小子急忙起身,从沈闲身后的箱子里提溜过来两提啤酒,抢先递给黄毛。

“虎哥,您先喝着,肉串马上好。”一小子手脚麻利的抢先一步,殷勤的递给黄毛开了盖儿的啤酒。

“麻的!倒上,就知道对瓶吹啊!”

“就是,一点涵养都没有,你以为虎总像你一样,就知道牛饮。我们虎总现在可是有身份证的人。是吧···虎总!”

后来者居上。

没有抢到先手的另一小子,白了一眼拍马屁拍在马腿上的小子,笑脸谄媚的看着瘦黄毛的脸说。随即拿过杯子,很是优雅的给瘦黄毛倒上一杯啤酒。

“哥几个,你们的大肉串烤得了,请慢用。那啥,还要点什么不!”

正说着,沈闲端着烤好的肉串,笑嘻嘻的走了过来说。正所谓顾客是上帝,微笑服务还是要有的。葛帅这点道理还是懂得。

“吃完再说。”黄毛一口撸掉一串肉,看都不看沈闲说道,拽比的跟个二五八万似的。

“那行那行,哥几个先吃着,再要什么招呼小弟一声。”耸耸肩膀,沈闲瘪嘴道。随后回到烧烤炉这边,继续他火热的工作。

香气四溢的肉香随晚风慢慢扩散,通红的炭火炙热着滋滋冒油的肉串,让人看着就有食欲。果真,不一会的时间,烧烤摊这边陆陆续续的坐满了人。

沈闲一看,自己事先准备的八张桌椅竟然全都坐满了人,一时间乐的笑歪了嘴。急忙架起准备好的另一架烧烤炉,左右开弓的忙活起来。

“嘿嘿,今天生意这么好!麻的,幸亏小爷事先有准备,要不然还真就麻爪了。”

游走于两架炉子间,双手飞快的上串儿,抹油,撒孜然,辣椒粉。翻转,磕炉。只见沈闲的两只手似乎变幻成了无数只手,叠影错错的上下舞动,变魔术一样。

青烟袅袅中,肉的香味儿瞬间弥漫开来,让本就食欲大振的众人,更加的垂涎欲滴了。

“呸呸呸!妈了个巴子的,这什么肉啊!都他娘的臭了。”

正当沈闲满心欢喜工作着,一声不和谐的声音从瘦黄毛这桌飘了过来。

“这位大哥,这肉怎么会是臭的啊,很新鲜,很香的,我看不是肉的问题,一定是你嘴有问题吧”。早就看出瘦黄毛几个不是好人的沈闲,不紧不慢的走到瘦黄毛三人桌边,一脸让真的说道。

“你说什么!劳资天天刷牙漱口,嘴怎么会有问题,就是你的肉不新鲜。甭废话,赔钱!”

瘦黄毛猛地站了起来,撸胳膊挽袖子瞪着沈闲,故意晃动着手臂上纹着的一只怪兽头像说道。

“这位大哥,你这话就更不对了。兄弟早就给你说了,兄弟这可是地地道道的羊后腿肉。怎么可能是我的肉呢。再说我的肉···他也不是臭的啊!不信你闻闻,除了油烟味儿,全是孜然和辣椒粉的香味。”

沈闲调笑着,一本正经的说道。

“妈了巴子的,还敢跟我大哥犟嘴。我大哥说你的肉···不是,我大哥说什么就是什么。你这肉串他娘的就是臭的。再不赔钱哥几个可就不客气了!”

先前拍马屁拍在马腿上的那个小子,见沈闲竟然没被吓唬住,猛地一拍桌子,抓起屁股底下的凳子,上前一步吼道。

“赔钱?那是不可能的。除非在座的小哥哥小姐姐们说我这肉串也是臭的,否则,你们给我掏钱走人,不要影响我做生意。”

轻蔑的瞟了一眼举着凳子的小子,沈闲不卑不亢道。

“唉我去!跟猫哥叫板是吧!信不信猫哥让你小子知道知道,花儿为什么那样红。”

“猫屎!跟丫的费什么话啊!动他,看丫的赔不赔钱。”另一小子嘚瑟的说道。贼眼紧盯着沈闲腰间的钱包。

一股细微涌动的怒火渐渐地冲向沈闲那双黑色的双眸,虎目一震,盯着叫“猫屎”小子的双眼,一字一句的说道···

“把你手上的凳子给爷我放下。今天算我请你们了。赶紧滚蛋,不要逼爷发火。”

棱角分明的一张脸,此时,阴冷的如同寒冬腊月的冰霜,冷冷的扫视三人说道。

看到突然变脸色的沈闲,瘦黄毛刚想有所作为,忽然感到一股刺骨冷冰的气息瞬间包围了自己。双腿莫名的僵硬起来。

“爱我草!这小子还真敢跟猫哥我反隔啊!活腻歪了吧你!”

听言沈闲说道,猫屎晒笑一声,猛地抡起手中的凳子,砸向沈闲··

“他说让你放下!你没听到吗!”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小婿在上》

第2章 凳子惹的祸


正当猫屎手中的凳子将要接近沈闲头部太阳穴的时候,一个戴着黑色眼镜的精壮男子,鬼魅般的出现在猫屎和沈闲两人中间,抬手一挡,砰地一声响,猫屎手中的凳子瞬间粉碎。

还没等猫屎明白过来是怎么回事,一只大手猛地扣住了猫屎的脖子···

“把你刚才说的话,再说一遍试试!”陌生男子像提起来一只死猫似的,冷冷的盯着猫屎说道。

“大壮!你怎么来了?谁告诉你爷在这里的?”

见到陌生男子突然出现,沈闲并没有像瘦精黄毛三人一样的震惊,反而一脸不高兴的看着陌生男子说道。

“小小姐让我来的,小小姐说了,大小姐让你回家。我是来···抓你回去的。就这样。”

一张无表情的脸,瓮声瓮气说道,看都不看沈闲一下。依然锁喉着猫屎“兄弟”。

“我去!又被那个臭丫头跟踪了。”

瞥了一眼对面路边,沈闲一脸不悦的自语道。

“告诉大小姐,爷不回去。什么时候她向爷道歉,爷才考虑要不要回去。你走吧,这里我能应付。”

白了一眼路边红色跑车上的美丽女孩,沈闲冷脸说道。一挥手,解锁被大壮锁喉的猫屎“兄弟”。

“咳咳,差点掐死猫爷。麻痹的还敢先动手哈。猫爷不发威,你当猫爷是病猫一只啊。”

被解锁的猫屎“兄弟”,干咳几声,抖手从腰间摸出一根铁棒,英气逼人的指着沈闲的鼻子说道。

“大哥,你这是干啥捏!小弟刚才救了你的。你要···恩将仇报不成?这样是不好地,还是把你的这东西收回去吧,要不然这个大个子还会给你来个锁喉的。来,乖乖听话,好孩子不能舞刀弄枪的。”

一脸的人畜无害,略显委屈的看着猫屎手中一尺不到的自制甩棍,拍着猫屎的肩膀说。

“呵呵,恩将仇报?小子,你怎么知道猫爷的小名儿啊!猫爷打小就不是好孩子,特别喜欢舞刀弄枪,而且就喜欢对你这种嘴俏的家伙舞刀弄枪···”

贱笑一声,猫屎佯装惊愣的看着沈闲的眼睛,猛地一抖手中甩棍,拢头抡向沈闲···

见猫屎这货还要不知死活,沈闲嘴角微微上翘,晒笑看着猫屎轮起来的甩棍,身形一动不动。

“住手!”

眼看猫屎这回就要得逞了,这时候瘦精黄毛突然吼道···

“虎哥,你干啥?让我教训这小子。”

听到大哥声音,猫屎立刻停手,一脸不情愿的看向瘦精黄毛说道。

“教训你妹啊教训,没看出来吗,这两位···大哥都是高手吗!收起你的烧火棍,给钱走人。”

瘦精黄毛闪身走过来,先点头冲着沈闲和大壮笑笑,随即阴沉着一张脸,吼着猫屎说道。

“高手?我怎么没看出来?”

忽然想起了什么,猫屎有些气泄的看向沈闲和大壮嘀说,双腿不由自主的靠近瘦精黄毛一步。

“费什么话,掏钱!”瘦精黄毛再次吼道。

猫屎“兄弟”一脸不情愿的掏出一张百元大票,瞥眼看向沈闲道,“给你钱。”

“不够,还得一张!”

看都不看猫屎“兄弟”一眼,沈闲撇嘴说道。

“什么!一百块还不够,你丫抢钱啊,我们吃了还不到三十串儿肉串,你一串儿卖多少钱?”

听言沈闲说钱不够,猫屎一脸硬气上前一步,瞪着沈闲说。

“爷的肉串质量好,两块钱一串,童叟无欺的价格。你们三人一共吃了三十二串,二二得四二三得六,一共是六十四块。”

仰着脖子,沈闲一脸正经的说道。

听言沈闲说道,猫屎急忙看了一眼桌上的竹签···

“对呀!三十二串儿···六十四块,猫爷给你一百块不够吗。你还想讹猫爷不成?”猫屎又进一步沈闲跟前,嗤笑说道。

“我说不够就是不够,少两百块不成。”

低头盯着猫屎那双三角眼,沈闲指指那只碎成渣渣的塑料凳子说道。

“什么,一个破凳子能值一百多快!卧槽,还说你不是讹猫爷。不给!”

飘了一眼大壮脚下那只碎了的凳子,猫屎一脸不服的说道。仰头盯着沈闲的眼睛。

见猫屎这么不识趣,站在沈闲身后的大壮沉不住气了,正要上前教训猫屎一下,这时,瘦精黄毛突然上前一步,一把扯过猫屎···

“两百块,您收好。我这兄弟脑子不好,您大人有大量,千万不要跟这货一般见识。您忙,我们走了。”

一把扯过猫屎自己身后,眼睛盯着身形动了的大壮,瘦精黄毛慌忙掏出两张百元大票,恭敬的递给沈闲说道。

不紧不慢的接过来瘦精黄毛手中的钞票,撇嘴笑着说道,“大哥就是大哥,懂事儿。那什么,敢问这位兄弟怎么称呼?”

随手拉开腰上的包包,塞进两张钞票看向瘦精黄毛说。“不敢不敢,在下东城胡标。小人物一个,您兴许还不知道的。”

听言沈闲问道自己名字,胡标心里先是一咯噔,暗道一句不妙,沈闲这是要秋后算账啊!稳了稳略显慌乱的小心脏,胡标晒笑说道。

“胡标!我去,原来威虎山九爷啊!您什么时候穿越来冰海的,失敬失敬!”

听言瘦精黄毛说道自己的名字时,沈闲佯装一脸惊讶的说道,急忙伸出了双手···

“小弟我仰慕您好多年了,来,我们握个手吧!”说着,猛地一把抓住瘦精黄毛的双手,郑重的握在了一起。

沈闲突如其来的变现,把瘦精黄毛给弄糊涂了。暗道一句,“什么情况这是,这货小说看多了吧,不会是个精神病吧。”

“大哥可真会开玩笑,兄弟怎么可能是···那个胡彪那呢。兄弟这个标跟那个彪同音不同字而已。那什么,兄弟几个就不打扰大哥做生意了,下次在来捧场大哥。”

感觉沈闲有点彪呼呼的,瘦精黄毛急忙挣开沈闲的双手,晒笑着说道。随即使眼色猫屎和另一个小弟,准备开溜。

正当胡标他们三人准备离开烧烤摊的时候,路边那辆红色跑车突然开了过来,不偏不倚的堵住了胡标他们三人离开的路线。

咔!红色跑车门儿打开,被誉为冰海第二美女的叶凝霜,缓缓地走下车,拦住了胡标他们三人的去路···

“你们仨,给我站住!”

······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小婿在上》

第3章 原来如此


混迹冰海市十多年的胡标,当看到戴金边黑眼镜的大壮突然出现,胡标并没有多少震惊。那是因为“东城王”胡标,也有这样的伸手。

可是,当胡标看到大壮眼镜上的一缕金色,胡标开始慌张了。

更加让胡标慌张的是,大壮竟然一只手提起了有二百多斤的猫屎。胡标这时候才真正认出了大壮的身份。

冰海市第一大财团,叶氏集团,叶天龙近身护卫,黑金卫。

当听到黑金卫跟沈闲说出那几句话的时候,胡标顿时明白了,眼前这个看似不起眼烤串儿的小子,竟然是一月前闹得整个冰海市沸沸扬扬的沈闲,叶天龙的上门女婿!

卧槽!这下撞铁板上了。得,三十六计走为上策。还是赶紧开溜吧。

知道是自己惹不起的人物,胡标第一个想法就是赶紧离开这个是非之地。叶家的人可不是自己这样的小混混惹得起的。给钱走人方为上上之策。

可谁知道,好不容易摆脱了有点“精神病”的沈闲,这又突然冒出来一位大美女,挡住了标哥他们三个的离开的去路。

“叶,叶···”

“错了!叫姐姐就行,不用叫爷爷!我又不是男的!”叶凝霜调笑一声,俏脸坏笑说道。

不愧为东城王胡标。当叶凝霜喊住他们三人的时候,胡标第一时间认出来眼前这位大美女,正是冰海市两朵金花之一,叶家那个刁蛮公主二小姐,叶凝霜。

完了!惊动了这位大小姐,胡标顿感要坏菜了。正想恭敬地喊一声“叶小姐”的时候,忽然发现自己的嘴巴有些紧绷了。

麻痹!被吓到了。

“你们刚才给这小子多少钱?”

飘了一眼不是很高兴的未来姐夫,叶凝霜坏笑着说道。

“二,二百。”虎哥有些嘴巴发紧的说。

“二百!这么多啊?好吧,我知道了,你们···可以走了!”

叶凝霜大眼睛眨眨,水汪汪的看向脸色越来越不好了的沈闲,抬起葱白的皓腕,挥手示意胡标他们三人说,随扭动她那魔鬼般的身姿,慢慢的走向沈闲这边。

“什么!可以走了?劳资没听错吧。不是吧,今天这位大小姐···变善良了。”

有点懵逼的胡标,惊愣着看着离开的叶凝霜,暗忖道。见叶二小姐竟然没有找哥几个的茬,虎哥有点反应迟钝了。

“哥,叶二小姐让我们走,我们赶紧走吧。”猫屎轻拍一下胡标肩膀说道。

“对,我们快走,一会儿还不知道会发生什么暴风骤雨那。还是赶紧离开这个是非之地为好。”大步向路边走去,低着头。胡标预感一会儿要有大事件发生了。不敢再回头看的走出大排档。

看着一脸坏笑走向自己的叶凝霜,沈闲突然预感到了什么,急忙转身跑向离自己最近的一桌。

“小哥哥小姐姐们,能把你们的串儿钱,先付了吗?”沈闲脸上着急看着几位青年男女,一脸的苦笑道。

“嗯!可以啊。多少钱?”

一位漂亮的小姐姐,很是“崇拜”的眼神看着沈闲说道,随即掏出了手机。

“啊···哦!一共一百零七块,七块不要了,给一百块吧!”沈闲双眼快速的扫视一下几位青年男女桌上的竹签,着急忙慌的伸出一只手说道。紧跟着打开自己的手机。

“支付宝转账就···”

“等等!”

沈闲打开自己支付宝的二维码说,刚要递给漂亮小姐姐扫描的时候,叶凝霜突然出现沈闲身后,娇声喊道。

“今天这里所有撸串的小哥哥小姐姐们,你们的单,全免了,不用给钱,免费享用。”

大眼睛水汪汪看着脸色越来越不好了的沈闲,叶凝霜坏笑着喊道,随即夺过沈闲的手机。

一听撸串不要钱了,所有人齐声欢呼,有的甚至吹起了口哨。“你干什么臭丫头!谁说不要钱了。”

正准备跟沈闲扫描二维码的漂亮小姐姐,一听叶凝霜说不要钱了,迅速以迅雷不及掩耳盗铃之势,收回了自己的手机。

“谢谢美丽如仙的叶二小姐。”漂亮小姐姐嬉笑看向叶凝霜,嘴甜的说道。

“不用谢,漂亮姐姐!”

两个女人的互相吹捧的对话,听到被视若空气沈闲的耳朵里,沈闲气的都快要爆炸了。

“哎!叶凝霜,你凭什么做小爷的主儿。你是小爷什么人啊!”沈闲艴然不悦吼道。

“你是我姐夫啊!”

“什么姐夫!小爷还没过门儿···啊呸!谁是你姐夫,小爷啥时候啊,承认是你姐夫了,瞎搞!”

说道还没过门儿四个字时,沈闲忽然发现所有人目光突然聚焦自己,像是听到了口令一样的整齐。立刻意识到似乎说错了什么,舌头急忙来了一个大转弯,转移话题说道。

“不承认你也是我姐夫,沈爷爷说的。”白了一眼脸色发慌的沈闲,叶凝霜俏皮道。

听言叶凝霜提到了爷爷,沈闲急忙看向路边,眼神颤抖的扫视着每一辆停在路边的高级车。

“爷爷···他不会也来了吧?”

“那倒没有,不过这次本大小姐能这么顺利的找到你,还多亏了沈爷爷的情报。要不然本大小姐做梦都猜不到,您老人家这次竟然变成一个烤串的。未来姐夫,你真牛叉!居然还会这些。”

调笑的看了一眼慌神儿中的沈闲,叶凝霜莲步轻移的走到烧烤炉边,翘起兰花指捏起一只肉串说。

一听爷爷没来,沈闲那颗悬到嗓子眼的小心脏顿时落了下来,拍拍胸口深呼一口气说道,“我说嘛,就你小丫头片子这不到五十的智商,怎么可能找得到小爷。原来是我们家老头儿给你的信息啊!”

确认了爷爷真的没有过来后,原本紧张的心开始慢慢放松了下来。心中不由得埋怨起爷爷的不守信用。说好了一个月不准告诉叶家自己的行踪,这还不到两周,老爷子这就把自己出卖给这臭丫头了。

看着白吃白喝离开自己烧烤摊的那些人,沈闲刚刚压下去的小火苗顿时又冒了上来···

“叶凝霜!谁让你说免费了,知不知道小爷今天所有肉串都是赊账来的。你给小爷赔!”

怒色的瞪着吃肉串的叶凝霜,沈闲火大的吼道。

“可以啊!你说,多少钱。”瞥了一眼气急败坏中的未来姐夫,叶凝霜俏脸皮笑说道。

“一千···不,两千块!”沈闲豪气的比划出两根手指说道。正色的一脸。

“给你两万可不可以!”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小婿在上》

第4章 画圈圈


第四章画圈圈

沈闲鼓足气力说出了一个自己认为很多的数字,正等着财大气粗的叶二小姐回答,这时,一个响亮的声音从大排档一侧传了过来。

“可以可以,相当的可···”

还以为是大壮豪气的喊出一嗓子,沈闲欢喜的回过头来,正要谢谢可爱的大壮,忽然发现说话的竟然不是大壮,而是一个自己特别厌恶的人。

“贾有才!原来是你这人渣渣啊!怎么,你要给闲哥两万啊!嗯嗯,两万太少了。”

沈闲看清楚来人是谁了,瞟了一眼西装革履的贾有才,摆手说道。

“可以。你说个数吧,只要你在这张纸上签个字,要多少钱才哥都给。”

贾有才,冰海市地产大王贾学文,贾大佬家的大公子,标准的富二代大少。

说着,一脸贱笑的贾有才拿出一张写满文字的4A纸,递给沈闲说道。

“签什么字,不会是支票吧?”沈闲疑惑的看着贾有才手中的那张纸嬉笑说。

“退出协议?这什么鬼?”看到4A纸抬头的四个字,沈闲错愕道。随即粗略的浏览一遍纸上的内容。

“哦,原来是这么一回事儿啊!没看出来啊,原来贾大公子竟然倾慕小爷···的未婚妻啊!”

看明白纸上的内容后,沈闲晒笑着说道。斜睨一眼贾有才那张嘚瑟的面孔。

“什么未婚妻。凝雪还没跟你订婚呢,你到敢说,也不怕风大闪了舌头,真不要脸。”听言沈闲说道“小爷的未婚妻”六个字,贾有才一张大白脸瞬间变色,气恼中带着几分嗤笑的看向沈闲说道。

“没订婚怎么了,没订婚也是小爷未婚妻,这是不争的事实。你小子竟敢觊觎小爷未婚妻的美色,你是发昏啊,还是脑袋进屎了。活腻味了你!”

猛地夺过贾有才手中纸,一绺一绺的撕掉,双眸冷冰的盯着贾有才那张大白脸,戏虐的说道。脚步一滑,瞬间站在贾有才面前,一抬手把撕成纸条条的“协议书”扔在了贾有才的大白脸上。

见沈闲没有预想中的贪财,反而一脸正气的骂了自己,贾有才愣了。“什么情况?这小子跟情报上说的不一样啊。一个山里来的穷小子居然敢跟我这么说话。难不成叶家已经接纳这土鳖了?”

满心疑惑的贾有才,不自主的后退半步,躲闪着沈闲扔过来的碎纸条,暗自忖道。

“沈闲,你说的不对。据我所知凝雪根本就没同意跟你这土鳖订婚,你怎么能说她是你未婚妻这事儿···是不争的事实呢。自说自话没用。凝雪不喜欢你,你在怎么谄媚她也没戏。还不如答应我的条件,拿上一大笔钱回你的山里去,找个漂亮的村姑,安稳的过完下半辈子好。可不要意气用事,不小心在把小命儿弄丢了。”

佯装硬气的看着沈闲一双眼睛,贾有才撇嘴冷笑,话锋透着一丝威胁沈闲的意思说道。见沈闲被自己说沉默了,一脸得意的贾有才立刻掏出来一个长方形黑色小本本。

听言贾有才说道,沈闲不由想起那个冰山美女叶凝雪对自己的态度,一直都是冷如冰霜生人勿进的样子。要不是叶爷爷对自己还不错,进叶家的第三天就不伺候了。

搞什么毛线,身为堂堂男子汉,天云山第一美男子,竟然要倒插门儿叶家,给叶凝雪那“冰棍儿”做老公,本来就不合情理吗。

要不是两位老头背地里密谋好了,打死也不来冰海叶家。

这次的“离家出走”正是因为叶凝雪那根冰棍儿对自己的蔑视和嘲讽,才赌气出走叶家的。想到此处,沈闲不由得牙关紧咬,暗自发狠着···

“娘个烂网站!看不起小爷,小爷还不稀罕你冰棍儿。长得好看有毛线用,不当吃不当喝的。既然这人渣渣贾有才喜欢,小爷何不做个顺水人情,摆脱了你个冰棍儿。呵呵,这主意好。小爷还挺聪明!”

正所谓瞌睡遇到了枕头,当沈闲生出一个阴损坏的主意时,贾有才竟然掏出了支票本。

“沈闲,看到了吗。这是一张没填数字的支票,只要你离开凝雪,想要多少钱随便填。怎么样,才哥大气吧。”

威风堂堂的贾有才,晃动着手中的空白支票说道。嗤笑的看着目光发亮的沈闲。殊不知沈闲也在算计他。

“小样儿。这会儿看你这个土鳖还不动心。空白支票,吓死你丫的。”

佯装惊愣的看着贾有才手中的支票,沈闲坏笑着说,“空白支票!”

“嗯!”

“数字···小爷随便填?”

“是的,才哥从来不说瞎话。随便填!”贾有才咬牙道。忽然看到沈闲那欢喜的目光中透着一丝的诡诈,贾有才突然有种不祥的预感。

“得,小爷才不管你说真话说假话呢。既然这张纸是真的,那小爷就放心了。”

手掌轻拂,贾有才手里的空白支票瞬间出现在沈闲的手中,仔细一看还真是一张冰海市招财银行的本票。

“哈哈,还真是一张空白的支票,招财银行的哈。发财了发财了,小爷这次真没白出来,竟然得了这么一个大便宜。那啥才哥,有笔吗,小爷填串儿数字!”

鉴定完毕。瞥眼看向还在愣神中的贾有才,沈闲嬉笑说道。随手夺过来贾有才手中的笔。

“等等!未来姐夫,你不会是真要这么做吧?你这样后果很严重的。还是想想吧。”

一直站在一边默不作声打算看热闹的叶凝霜,忽然发现自己这个未来姐夫不是开玩笑的,竟然真就收了贾有才的支票,不由得俏脸严肃,倩影一闪出现沈闲面前,正色说道。

“为什么不。这可是空白支票啊!小爷要发大财了。”白了一眼俏脸严肃的叶凝霜,沈闲调笑说道。

“发什么财发财,发昏吧你。你这是在出卖···姐姐。后果会很严重的。”

见沈闲一脸放浪不羁的表情,叶凝霜俏脸急色,大眼睛怒瞪着沈闲说道。

“出卖!我去,罪名好大啊!搞什么毛线。你姐又不是小爷私人物品,小爷稀得卖吗。先搞搞思维逻辑。小屁孩懂毛线。”

咧嘴一乐,沈闲一本正经看着叶凝霜水汪汪大眼睛说道。说完,提笔在贾有才那张空白支票画起了圈圈···

一个0···三个0···五个0···

沈闲不紧不慢的画着圈圈,当画到七个0的时候,一直看着的贾有才开始出汗了。

“欸,你这是在搞什么?光画圆圈不填数字,你懂不懂啊!要是不懂···才哥可以重新再签一张支票给你,这张就不要了。”

说着,就要伸手夺过沈闲手里的支票。

“干什么!才七个圆圈圈你就吓尿了,小爷准备画十个···圆圈圈呢!”

······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小婿在上》

第5章 小闲儿


贾有才出汗了,看着沈闲在空白支票上一直画着圆圈圈,贾有才肠子都悔青了。

原以为山里来的沈闲没怎么见过世面,不可能看到过空白支票,更不可能懂得怎么填写。

可是,但可是,当看到沈闲正确无误的支票数字栏画起了圆圈圈,贾有才慌了。

“不是,你这一直画圈圈,也不填写正经数字,这也,没用啊!”

摸了一把脸颊上的汗水,贾有才苦笑说道。

“谁说没用。小爷画够圈圈在填一个9的数字,不就是正经数字了吗。咋,才哥不会是,害怕了吧!”嘴角微微上翘,沈闲一脸坏笑说道。

“9!9的数字!”

听言沈闲说道,贾有才惊慌一匹,心里不由咯噔一下,暗自嘀咕道,“这小子不会是在给我扮猪吃老虎吧!这已经七个0了,在填一个9,妈呀,那可是,9千万啊!”

“闲哥,您打算再画几个,圆圈圈啊!”

冰海市顶级别墅区,长天府。

“爷爷,本来就不是雪儿的错吗。您干什么总是向着那个臭小子说话。那臭小子有什么了不起的,土鳖一个。”

城堡似的大别墅里,一位身穿白色职业套装的绝色美女,俏脸不悦的看着坐在摇椅上的老人说道。

那微微生气的模样,撒娇的表情,像极了一个受了委屈的小女孩。只不过,在这个一身职业装的小女孩身上,竟然散发着一股女王般的气息。

让人不由自主的膜拜,恭敬。特别是看到她的,男性同胞们。

“住嘴!什么土鳖,这话让你沈爷爷听到了该有多伤心。你不要忘了,要不是你说的这个土鳖,早就没你了。”

摇椅上,气的银须哆嗦的叶天龙,怒嗔长孙女叶凝雪雪儿说道。顿了顿,叶天龙点燃手中海柳烟斗,白了一眼叶凝雪道,“雪儿啊,做人要懂得感恩啊,当年要不是小闲儿割脉度血救你性命,你还能活到今日。别忘了,小闲儿那是才八岁,还是一个乳臭小儿啊!咳咳。”

兴许是因为激动,点燃烟斗的叶天龙还没吸上两口就剧烈的咳嗽起来。

见爷爷又开始咳嗽起来,叶凝雪急忙倒了一杯水,柳眉微皱的递给爷爷说,“爷爷,您怎么又抽烟了,您肺不好还是不要吸了,给我,您赶紧喝口水压压。”说着,顺手夺过爷爷手里的烟斗。

“还有脸说,还不是被你气的。赶紧派人出去,把我的孙女婿给爷爷找回来。”

微怒的看了一眼孙女,叶天龙一脸严肃说道。

“知道知道,您赶快歇着吧,不要再激动了。那土鳖···不是,沈闲他,已经找到了。”

玉手按摩着爷爷的后背,叶凝雪眉头微蹙着,柔声说道。不敢再出言激怒爷爷了。

“找到了?那一定是大壮先找到的吧!爷爷就知道,根本就不是你派人找到的。”

叶天龙挥手推开给自己捶背的孙女,老脸嗔怒说,起身去拿衣服。

“哎,还真不是大壮先找到的。是您的宝贝小孙女,叶凝霜找到的。”俏皮的跳到爷爷叶天龙面前,叶凝雪昂头说。

听言长孙女说道,叶天龙撇撇嘴,径直走向衣帽间,随便拿出一件长衣,看都不看一眼叶凝雪的走到二楼楼梯口。

“爷爷,天都快黑了,您这是要去哪里啊?我陪你一起。”见爷爷一脸严肃的不理自己,叶凝雪第一时间猜到爷爷要去干什么,急忙跟上去关心说。

“你当然要一起去。你给爷爷听好了,见到小闲儿赶紧给他道歉。以后再哪个样子对小闲儿,看爷爷怎么惩罚你。”

瞪着长孙女叶凝霜一张俏脸,叶天龙严肃说道。银白色的胡须微微抖动着。

“哦,知道了,您还是慢点吧!”听言爷爷的警告,叶凝雪心不甘情不愿的嗯了一声,扶着爷爷慢慢走下了楼梯。

“死沈闲,你给老娘我等着,看回来老娘怎么修理你。老娘不把你大卸八块才怪。小心眼儿的家伙,竟然打老娘小报告,哼!”

十几分钟后,一辆车头顶着一对翅膀,翅膀中间一个大写B字的黑色轿车,缓缓向大排档驶来。

“快看快看,这什么车,一对翅膀,翅膀里还有一个字母B!没见过啊!”

还未散场的麻辣烫这边,一光头小子,一脸惊奇的看着开过来的黑色轿车说道。

“切!这都不知道啊。跟你说,这可是真正的大佬级豪车。这就是那个,带你装B带你飞的宾利!”

一寸头小子,一脸不削的说道。

“宾利!这就是宾利啊!怪不得这么晃眼呢。”光头小子恍然大悟的说道。

“唉,不对呀,带你装B带你飞,啥意思?”光头忽然想起了什么似的,瞥眼寸头问道。

“这都不明白啊!诺,看到车头那对金色翅膀了么,还有里面大写的字母B。”

“嗯!看到了。”寸头点头道。

“那就是带你装B,带你飞!”光头晒笑道。

“哦,那就是带你装B带你飞啊!有点意思。”

麻辣烫这边的小插曲并没有惊动黑色轿车里的人,车子径直朝着沈闲的烧烤摊开了过来。

沈闲呵呵地笑了笑,瞥眼看向一脸汗的贾有才,接着又画了两个圆圈圈。

“小爷打算画满这个小空格,最后在画上9。怎么,才哥不会是出不起这些钱吧!”

戏虐的看着有些发抖了的贾有才,沈闲蔫儿坏说道。

叶凝霜悬着的一颗心,这时候终于放下了。感情一开始自己这未来姐夫就是要戏耍贾有才这家伙的,害的自己白白跟着担心一场。

“哎哟喂!未来姐夫,你画的这圆圈圈,怎么跟句号一样大小,要照这样子画下去,这支票上的小格子,起码还能在画十几个圆圈圈的。”

瞟一眼满脸流汗的贾有才,叶凝霜脆声说道,水汪汪大眼睛眨一下,沈闲。

“哦是吗!多亏我霜儿姨妹提醒,原本小爷打算画十几个圆圈圈就行了。现在这么一说,原来可以画满的啊!”

佯装惊讶的看着支票上的空格,沈闲坏笑说道。

听到沈闲和叶凝霜两人唱双簧似的说道,贾有才终于明白过来了,猛地抹了一把额头上的汗珠,怒瞪一眼沈闲说道,“沈闲,你竟敢耍戏与贾爷,看来不给你点颜色看看,你还真就不知道花儿为什么那样红了。”

说着,一脸贱笑的贾有才慢慢抬起了双手。

“啪,啪。”

两声手掌碰撞的声音响起,紧接着从麻辣烫这边,突然冲过来七八个社会青年。一个个虎视眈眈的站到了贾有才身后。

这其中竟然有一个是刚才议论宾利车的那个光头小子。“才哥,要动这小子吗。”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小婿在上》

第6章 叶凝雪


缓过神儿来的贾有才像是受到了极大的侮辱,原本还有些慌乱的思绪,这一刻瞬间清醒了许多。

冒出来的汗珠也神奇般的消失了。贾有才撇嘴晒笑道,“麻的,差点被这土鳖给戏耍了。得,既然这土鳖这么不识时务,那就怪不得劳资了。”

贾有才眼神戏虐的瞥了一沈闲,回头看向身后的光头,大狗。

“大狗,交给你了。替哥哥好好招呼一下这位兄弟。哥哥抽根儿烟先。”

大狗。姓苟名石。江北路贾有才“天堂人间”KTV看场子的小头目。平时没事跟着贾有才,负责贾有才不宜出面沟通的一些事情。

说白了就是贾有才的一条“金毛”。

早就看出贾有才留有后手的沈闲,并没有被突然出现的几个社会青年吓到。倒是胆小的叶凝霜似乎被吓到了,慌乱的躲到了沈闲背后。

“姐,姐夫!贾有才他,好多人啊!让大壮哥先应付一下,我们快跑吧!”

娇躯微微颤抖,说话的声音都在打颤,慌忙拉住沈闲的一只胳膊,紧紧地靠在沈闲的怀里。

正戏虐看着贾有才几个乌合之众的沈闲,还没怎么反应过来就被叶凝霜给抱住了。

阵阵温软的感觉从叶凝霜这边,导体传入沈闲周身上下,一阵莫名的奇香瞬间冲入沈闲大脑,让沈闲紧绷的神经元,莫名的恍惚起了起来。

“什么情况!瞎搞!这小丫头不知道男女,授受不亲吗!这要是让叶爷爷和那个冰棍儿姐姐看到了,闲哥我可就惨了。”

悄悄点了一下头部的神庭穴,沈闲抖擞一丝神经,苦笑一匹说道,“小霜,能不能先松开哥一点点,哥哥有点,热!”

水汪汪的大眼睛,我见犹怜的看向沈闲,叶凝霜狐疑的说,“什么?”

沈闲晕了。感情这小丫头这么近的距离竟然没听清自己说什么,沈闲感觉自己要摊上事儿了。

“唉!你这个样子,不太好吧。还是先松开再说。”沈闲一脸无奈的说道。勉为其难的推了推叶凝霜的一只胳膊。

俏脸瞬间红晕。叶凝霜这才发现,自己竟然抱住了,这位还未“过门儿”的未来姐夫。

本来这姐夫和小姨子的故事就多,这要是让姐姐看到了,那还得了。慌乱的退后一步,叶凝霜俏脸羞红嗔道,“沈闲,你欺负我。”

“沃特!这小丫头猪八戒倒打一耙这是。”

好人难做,好男人更加难做。此时闲哥那颗小心脏,瞬间被叶凝霜这句话击的稀碎。

烧烤摊这里发生的故事,全都被一老一少看在了眼里。老的微笑着说,“雪儿,看到了吗?爷爷说的没错吧,小闲儿就不是你想的那样。”

“切!他什么样子管我屁事儿,我才不关心呢。”叶凝雪双眉一挑,撇嘴说道。

“粗俗。大姑娘家家的说粗话,有没有一点矜持。去,把你妹妹叫过来。”叶天龙瞪了一眼孙女,嗔怒说道。

“不把那土鳖一起叫上吗,爷爷?”

大狗撸胳膊挽袖子,一脸阴笑的走近沈闲。想到今天这事儿能有一万块的奖金,大狗精神抖擞。瞥眼看着精瘦的沈闲,大狗信心倍增。

“这货瘦的跟根儿麻杆似的,张飞吃豆芽。狗爷一人就摆平了,早知不叫这么多兄弟来了。丢人!”大狗自言自语嘟囔着,上下打量着沈闲。

“小子,把你手里那张纸给爷递过来。爷瞅瞅!”拽比的二五八万的大狗,摇头晃脑看着沈闲说。

看一眼如雕塑一般站在那里的大壮,“这家伙还真能沉住气,小爷这都快危险临身了,还电线杆子杵在哪里。”沈闲无奈暗忖。

“喂!醒醒啊壮哥,不要再睡了好吗。麻烦把这小丫头带一边去,好吗?”

见大狗开始叫嚣了,沈闲第一时间想到叶凝霜的安全。他倒不是怕了顶着灯泡的大狗。只是不想让还未“成年”的叶凝霜被吓到。

苦笑招呼一声雕塑一样的大壮,沈闲苦逼一匹的说道。

“嗯!晓得了。我这就,大小姐!您怎么到这种地方来了?”

终于有反应了的大壮,瓮声瓮气的应了一句。随即拉过叶凝霜,大步向路边叶凝霜那辆红色跑车走去。

谁知没走两步,迎面竟然碰上气哼哼走过来的叶凝雪。大壮愣怔了一刹那,疑惑说道。

“沈闲,你在这里干什么?还不赶紧给我滚回去。丢人现眼的。”

没有理会大壮的惊讶,叶凝雪双眉紧锁,不悦的看向也是一脸惊讶的沈闲。没好气的喊道。

“姐,怎么是你?”

看到姐姐叶凝雪突然出现,叶凝霜俏脸愣怔的看着姐姐问。

白了一眼妹妹,叶凝雪不悦道,“你还有脸说,好好地学不上,整天跟着那土鳖小子混在一起,你到底想干什么?还知不知道自己是个女孩子。你想气死姐姐吗。”

莫名的被姐姐骂了一通,小暴脾气的叶凝霜不甘示弱道,“我想干什么,呵!你还有脸说我。还不是因为你气走了沈闲哥哥,爷爷着急的不吃不睡,姑奶奶这才出来找寻沈闲哥哥。你倒好,狗咬吕洞宾,不识好赖人。懒得理你。”

机关枪似的怼向姐姐叶凝雪,白眼一翻,气呼呼的走开了。真就不理睬姐姐叶凝雪了。

叶凝霜和叶凝雪两人虽为亲姐妹,可是这两人的性格截然不同。是那种“水火”相对性格的两种。

姐姐叶凝雪是那种生人勿进,高冷如冰山女神般的绝色美女,一般的富家子弟,还真就不敢主动搭讪这位女神。就怕自讨没趣,反被戏辱一番。

反之,妹妹叶凝霜,是那种活泼好动,热情似火,可爱萌的主动性格。跟谁都能说半天的一种。

好话说的,不差生!

除了老爷子叶天龙和木头一样的大壮,沈闲到叶家的这些日子里,最喜欢的也就是这小丫头了。除此之外,沈闲对其它叶家人没多少感冒,包括叶凝雪。

见叶凝雪突然出现,贾有才顿时欢喜雀跃,小跑的凑到叶凝霜面前。

“凝雪,你来了。那什么,有才哥正准备替你教训一下这小子呢。看这小子在敢对你不敬。”

贾有才谄媚的一张脸,犹如一只看见火腿肠的“二哈”凑近叶凝雪那张玉雕粉琢的俏脸说道。

“唉!是有才哥啊。你怎么有兴致到大排档这种地方消遣?莫不是山珍海味吃多了,想换换口味?”

厌恶的瞟了一眼“哈巴狗”一样的贾有才,叶凝雪微蹙着眉梢说道。脚下不动声色的离远三步靠过来的贾有才。

“不是。这种破地方请我来我都不来。有才哥还不是因为这小子。有才哥听说这小子给你脸色看了,这才费劲巴拉找到这小子,准备好好教训他一下,替凝雪妹妹,出出恶气。”

贾有才正经的一脸,威风灼灼的说道。恍惚间,在叶凝雪面前高大了几分。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小婿在上》

第7章 斗嘴


贾有才叽里呱啦的哔哔一通,感觉一下子在叶凝雪面前高大了几分,见叶凝雪俏脸微微笑着,贾有才更加确定自己这次做对了。

“大狗!你丫还杵在哪里干什么呢?还不替我,不是,替我凝雪妹妹教训那小子一下下。”

抬手一抹额前刘海,贾有才拽比一匹的说道。感觉好好地一匹。

老板吩咐,做属下的怎敢不从。好歹大狗也是东城区第一金牌保安。替老板修理一下不长眼的人,这不算黑社会,顶多就是私人恩怨,罢了。

阴笑看了一眼站在那里不动声色的沈闲,大狗自我安慰嘀咕一句道。感觉哪里有点怪怪的。

慢慢的靠近沈闲面前,突然间抬手就是一击重重的勾拳,不打招呼的砸向沈闲的面门。

那种怪怪的感觉应验了。

原以为这一记重拳打过去,瘦精的沈闲不晕倒也得一脸花儿红。可是,但可是,诡异的一幕出现了。

“咦!人呢?”

大狗一拳打空,眼前忽然没了沈闲的踪影。大狗愣神儿的嘀咕一句,东张西望的瞅瞅。

“狗哥,你在找什么呢。小爷在这里唉。”

一脸坏笑的拍拍大狗左肩膀,沈闲戏虐道。

猛地回身,警惕的看向站在自己身后的沈闲,大狗愣怔一瞬。

“什么鬼!这小子怎么在我身后?”

大狗狐疑的嘀咕一句,不假思索,随即又一拳打向沈闲肚子。“给狗哥装神弄鬼是吧,照打不误。”

又是一击重重的直拳,猛地打向沈闲的肚子。

这一拳沈闲没有躲,似乎是等着让大狗打上来这一拳似的。

砰!一声听得见的闷响。

拳头与肚皮碰撞的声音响起,那么的刺耳挠心。

这种令他人听了都感觉疼的声音,瞬间传到了叶凝雪的耳朵里,也不知道是为什么,本来无动于衷面不改色,等着看好戏的叶凝雪,莫名的心中一紧,俏脸担忧的看向沈闲,那张还算帅气一些的脸。

“有才哥,叫你的人住手吧。不要把那小子打重伤了,到时我还得给他出医药费。教训一下得了。”

不关心是假的。实话说,叶凝雪并不真的讨厌沈闲,反之,在叶凝雪心里还暗暗感激着,眼前这个正在被打的小子。

要不是这小子舍命相救,叶凝雪也许早就不在这个世界上了。

只是,那时候两人都是懵懂孩童,根本就不懂什么,救命之恩涌泉相报的道理。要不是爷爷三个月前突然提到当年那个少年神医,叶凝雪兴许都忘了这个曾经的救命恩人。

“凝雪妹妹,你放心,大狗手底下有分寸。死不了这小子的。”一脸幸灾乐祸的看着被打的沈闲,贾有才贱笑说道。

听到叶凝雪关心自己的话语,沈闲怪声怪气的说道,“呦呵!大小姐这是在关心小爷吗!小爷耳朵没出幻觉吧!”

大狗感觉不知道出啥子问题了,明明重拳打在了沈闲的肚子上,可不知道为什么,沈闲跟个没事儿人一样,竟然还可以谈笑风生的说话。

最让大狗不可思议的是,自己的拳头,竟然被眼前这不起眼的小子,的肚皮,吸住了。收不回来了。

大狗表示,不妙了。

“关心你个烂网站!一拳打死你我才高兴。没教养的家伙,竟敢吼本大小姐。”

听到沈闲一脸坏笑的神情说,叶凝雪俏脸微红一瞬,随即恢复很解气的样子,得意的说道。但是,不撒谎的身体,却被沈闲气的有些微微发抖。

“吼你怎么了。谁让你说小爷没规矩,土鳖的!小爷就吼你了咋地,你咬我。”

轻轻一胡噜还在造型的大狗,沈闲三步并成一步的冲到叶凝雪面前,不服气的说道。

扑通咣当,大狗翻滚着摔了出去,一连滚地三四个跟头,不偏不倚正好滚到了贾有才脚下。

蒙了,脑袋嗡嗡的。眼前全是银色的小星星,布令布令的放光芒。

扶着面前两条大粗腿,大狗一脸懵逼的站了起来,“才哥,那小子会妖术,大狗弄不过他。”

也是一脸懵逼的贾有才,看着脏了吧唧的大狗,随口道,“哦,你还好吧!”

“还好,就是有点,恶心。”大狗扶着脑门儿,一脸蓝瘦香菇的说。

“沈闲,你!”

“好,你说的是吧。正好有才哥也在这里,让他给咱们俩评评理,看看是你的不对,还是本大小姐做错了。”

见沈闲谈笑间搞定了大狗,叶凝雪也是俏脸惊讶的一瞬,但很快她就想起来了,沈闲这货会一种奇怪的武术。

曾听爷爷讲过,沈闲这货是现如今这个世界上,仅存的一个医武同修的青年大家。神秘的不要不要。

但同时叶凝雪也知道,沈闲的神秘,还不是因为他有一个号称邪医怪老头的爷爷。

听到叶凝雪让自己评理当裁判,正懵逼的贾有才瞬间清醒,猛地推开还在装相的大狗,一脸兴奋的小跑过来。

“我愿意,我愿意!”

“你愿意你妹啊!知道什么你就愿意!”见贾有才亢奋一脸的表情,沈闲撇嘴道。

“给凝雪妹妹评理啊!凝雪妹妹刚说过,你耳朵瘸啊土鳖。”贾有才翻着白眼说。

“贾有才,再敢说小爷土鳖,信不信小爷三秒把你打成真土鳖。”

虎目一震,沈闲怒瞪一眼贾有才说道。吓得贾有才立刻躲到叶凝雪身后,不敢出声了。

“你想干什么?不要仗着自己学过几天功夫,就欺负弱小,信不信本大小姐立刻打电话,叫沈爷爷过来。还治不了你了。”

叶凝雪俏眉一挑,大眼睛瞪着沈闲说道。长长的睫毛,一抖一抖着,迷死人不要命的样子。

“哦,太美了,凝雪妹妹生气的样子也是这么的迷人。简直是仙女下凡啊!”

躲在叶凝雪身后的贾有才,一脸迷醉的看着发脾气的叶凝雪,深情说道。

“仙女!呵呵,才哥你是什么审美标准啊,就这刁蛮的冰棍儿,还迷人。我去,笑死小爷了都。”

见贾有才哈喇子都快流出的说,沈闲撇撇嘴巴,嗤笑着说道。

不止一次听沈闲说自己“刁蛮冰棍儿”了,叶凝雪气的柳眉倒竖,指着沈闲的鼻子,“土鳖,你就是个土鳖。吃饭吧唧嘴,还打嗝儿。睡觉磨牙说梦话,上卫生间不关门。最让人难以忍受的是,你竟然在沙发上抠脚丫子,你不是土鳖是什么。”

一股无名火,瞬间冲向叶凝雪脑门儿,不管不顾的数落着沈闲的优点。一气呵成!

“你好,说小爷吃饭吧唧嘴,你懂个毛线球啊!吃饭不吧唧嘴,能吃的香吗。说小爷睡觉磨牙说梦话,咋?小爷睡觉的时候你偷窥过!不好吧,小爷还没过门儿呢,你这么着急吗!”

听言沈闲贱兮兮一脸的说道,快要暴走了的叶凝雪俏脸瞬间红晕,猛地再上前一步,正要怒怼沈闲一句,这时候贾有才突然窜了出来。

“凝雪!不会吧,你已经跟这小子,不可能,不可能。这小子故意这么说的是吧?”

感觉世界末日到来了,贾有才猛地抓住叶凝雪的肩膀,瞪着一对金鱼眼说道。

“滚开!”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小婿在上》

第8章 草鞋


没有理会贾有才的质问,叶凝雪毫不怜惜的一把推开,感觉要哭了的贾有才,再次站到沈闲跟前。

“偷窥你个烂网站啊偷窥。你懂偷窥什么意思吗?上了两天半学,赶上个大礼拜,在这里跟我咬文嚼字,我呸!”

高昂着头,盯着沈闲那张还算帅气的脸,白眼一翻说道。不削的笑着。

“偷窥,偷:窃取,窥:窥视,窥探。偷窥是指在未经他人同意的情况下,暗中偷看别人隐私的行为。这就是偷窥的意思。”

抿嘴微笑着,低头看着叶凝雪那一双如火朱唇,一字一句的说道。

听言沈闲竟然说对了“偷窥”一词的释义,叶凝雪眨眨水汪汪的大眼,正要反驳沈闲时,突然发现自己和沈闲离得这么近。两人的脸都快在一起了。

望着沈闲那一双红润均匀的唇瓣,叶凝雪忽然感觉自己的脸,很热。

“你走开,离我这么近干什么?跟你很熟吗!”

轻轻地推了推沈闲的胸膛,叶凝雪第一次娇羞如小女孩般的说道。低着头退后半步。

就半步哦!

“哈哈,好了好了,都快成一家人了还在斗嘴,不怕人家看了笑话你俩啊!”

一声洪亮的声音从沈闲背后传来,紧接着走过来一位银须银发的耳顺老人。

“龙爷爷,你老人家怎么也···”

看到来人竟然是叶家老主,叶天龙。沈闲顿时愣了一瞬,正要上前时,忽然发现自己这次真有点玩的过火了。竟然惊动叶家老主亲自找他,沈闲欲言又止的表情说道。

“还有脸说,龙爷爷就两天没看住你,你小子就给龙爷爷来了这么一出。多伤龙爷爷的心啊!赶紧吧,跟龙爷爷回家,好多事情还等着你处理呢。”

始终笑脸相对的叶天龙,慈祥的看着沈闲说道。抬手拍拍沈闲肩膀,已经有些昏黄的双眸,紧紧盯着沈闲一双眼睛。

再一次回到长天府叶家别墅,沈闲还是初心不改的继续吃饭吧唧嘴,吃饱了打嗝儿。没事的时候半躺在沙发上,一边看电视,一边抠脚丫子。

在爷爷的“严厉”批评下,叶凝雪一忍再忍的忍受了沈闲两天,第三天的一个晴朗早晨,叶凝雪终于再也忍不住了。

“沈闲!要死啊你。上厕所又不关门。能不能懂点礼貌啊你。再这样你去顶楼住,不要再本大小姐的二楼污染空气。”

一身粉色睡袍的叶凝雪,捂着一张俏脸,背对着二楼次卫生间里的人嗔道。

呼啦一声响,吊着大汗衫,穿着宽松花短裤的沈闲,打着哈欠说道,“小爷上厕所不关门又不是第一次,要那么紧张吗你。话又说回来了,你屋里不是有卫生间吗,干嘛总跟小爷争这个卫生间,不会是···”

“不会你个大头鬼啊!姑奶奶屋里的卫生间,有老鼠!所以···”

“唉!这里是我家唉!姑奶奶愿意怎样就怎样,你管得着吗你。”白了一眼沈闲,叶凝雪盛气凌人说道。

“切!没事找事的一天天,懒得理你,睡觉去了!”不屑的瞥了一眼叶凝雪,慵懒的说道。一转身回自己的卧室去了。

“大小姐早。主人让您和沈先生去一楼密室。现在就去。”

余气味消的叶凝雪,见沈闲一副爱答不理的样子回去睡觉,顿时气火冲天,刚想冲进沈闲卧室,忽然想到了什么。

深呼吸一口气,玉手轻拂被沈闲气的起伏不停的胸膛。“不生气,不生气。”

这时,大管家叶七突然出现说道。

“七叔,吓死人的哟。要不要每次都这么神秘兮兮出现啊!”

“不好意思大小姐,七叔今天,换鞋了。”叶七坏笑一瞬,随即正色说道。

“换鞋?”

听言叶七说,叶凝雪瞥眼看向叶七脚下。只见,叶七脚上穿的,竟然是沈闲来时候分给叶家所有人的麻绳草鞋。

“什么鬼!七叔,这种鞋你还要穿,你不嫌磨破了硌脚啊!又不是没鞋穿,稀得穿着小子的破草鞋吗!”玉指指着沈闲卧室的门,嗔怒说道。

“大小姐知道什么啊!你别看这是一双不起眼的草鞋,七叔偷偷跟你说,这可不是普通的草鞋。这东西是用一种只长在沈先生老家,天云山上的一种草药编织而成的。”

“草药?哈,七叔,您不会是忽悠雪儿吧。草药还可以编制草鞋!打死沈闲我都不信。”

听言叶七说道,叶凝雪嘴角一撇,俏脸不屑一顾说道。

“你懂什么。七叔问你,主人这几天是不是气色比以前好了很多。特别是沈先生来到咱们家这些天。主人是不是三餐都吃东西了。”

叶凝雪想了想,点点头道,“啊。爷爷气色是不以前好很多了。但这又跟那土鳖有半毛钱关系?”

叶七抬脚指了指脚上的土黄色草鞋。

“不会吧,您是说跟这双破草鞋有关系?哈哈,不带这么开玩笑的啊七叔。有什么秘密您还是说出来吧。雪儿保证,绝不会传出去。”

感觉到叶七活力有话,叶凝雪话转偏锋,急中生智的说道。就不相信爷爷的好转,竟然跟一双土掉渣的破草鞋有关系。

“想知道,那好,你答应七叔一个条件,七叔再告诉你关于这双草鞋的秘密。”叶七不见兔子不撒鹰,似乎早就料到叶凝雪的反应。

“什么条件,您说。”

两天前的傍晚,叶家一楼密室中,叶家大管家叶七,一脸坏笑着给坐在对面的主人,叶天龙倒着酒。

“主人,您这主意好。小雪从小被老奴抱大的,老奴深知这小丫头的脾气,您这主意一出,老奴百分百确认,雪儿这丫头对沈公子的态度定然有所改变,不会再任性了。”

“希望如此吧。这丫头千万别再出什么幺蛾子了。订婚的日期不能再改了。贾博仁那边还好,就是这秦白枫,最近几日活动有些频繁一些,不知道这老狐狸在搞什么鬼。如果说这老狐狸和贾博仁联手,那咱们天龙集团可就孤立了。”

“老奴都知道主人,所以您才为大小姐和沈公子两个小人订婚,着急上火。没事,老不确定,只要把沈公子的秘密,一部分说给大小姐知道,相信大小姐不会在抵触她跟沈公子订婚这件事情的。”

看着叶凝雪那双好奇急色的眼睛,叶七知道这次和主人的约定有谱了。

佯装四下看看有没有人,叶七冲叶凝雪招招手,“过来,七叔告诉你,草鞋的秘密。”

继续阅读《小婿在上》


版权声明:未经书面授权禁止转载、摘编、复制或建立镜像。对既成事实本站将保留所有的权利。

无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