绝世龙帝最新章节,夜宣林霜华全文免费阅读

小说:绝世龙帝
分类:奇幻玄幻
作者:新版红双喜
简介:血溅白衣,渡一翻轮回,掀千年情缘
有恨亦有爱,情仇两相起
九天星辰变,乾坤亦在游
莫问谁人变九天?
众生知晓,携剑者是也

角色:夜宣林霜华
绝世龙帝最新章节,夜宣林霜华全文免费阅读

《绝世龙帝》免费试读免费阅读


第1章


“霜华,为什么杀我,你为什么……”

太阳西下,晚霞漫天。

东华王宫。

一处冷清的偏殿内,躺在床上满身是伤的男孩猛然惊醒,其眼内满是心痛、不解和怒火。

新婚之夜,自己的手臂被未婚妻林霜华挥剑斩断,接着一剑穿心,神形俱灭。

可现在……

夜宣坐起身,看向了自己右臂,右臂完好……

怎么回事?

在夜宣思考的时候,他的脑子里画面闪动,剧烈的疼痛起来,随后一些不属于他的记忆出现了。

东元王国,九王子夜宣。

祈福大典,觉醒武魂失败。

神武女帝,林霜华……

“九儿,你怎么样?”

这时,一宫装女子见到床上的夜宣醒来,满是担心道。

夜宣看着这脸上满是焦急之色的女人,摇了摇头,表示没事。

他刚接受了记忆,这副身躯也叫夜宣,已经参加了九次祈福大典,九次觉醒武魂失败,受到了九次羞辱,可眼前的女人还是坚持着。

只因她是夜宣的母亲,虞妃。

悠悠慈母心啊!

“不着急,武魂总会觉醒!”

夜宣深吸了一口气。

他曾经是少年剑圣,力压一个时代的少年王者。

觉醒武魂会难住他么?

就在虞妃想说什么的时候,殿门被踢开了。

一个穿着华袍的青年闯了进来。

“你要干什么?”看到这华袍男子,守门的婢女有些紧张了。

“本王子干什么,你有资格过问?”华袍青年一脚将婢女踹开。

“夜正,这里是月心宫,是本妃和九王子的居住处,轮不到你放肆!”虞妃站起身来,其脸上满是寒气。

踢门的男子是三王子夜正,是他将夜宣打成重伤,为得就是不让夜宣去参加祈福大典,免得到时候给王族丢人!

“现在确实是虞妃的月心宫,不过很快就不是了。按照惯例,王族子嗣,十五岁不能觉醒武魂,那么就要离开王宫,流放到族地,过寻常人的生活,今天可能是你们母子在月心宫的最后一晚。”三王子夜正冷笑着说道。

“这跟你有什么关系?滚出去!宣儿,别听他胡说八道。”虞妃满脸的怒火,她担心夜宣承受不起打击。

“当然有关系,我比较喜欢月心宫,且跟母后禀报过,你们搬出去后,这里就是我的。”夜正大笑着转身离开。

“等一下,三拳一棍子,我夜宣记下了。”看着要离开的夜正,夜宣开口了。

听了夜宣的话,走到到门口的夜正转过身来,“就你这个废材么?看来之前是没打疼你,明天你们走的时候,我会送送你们,会让你记得更牢固一些。”

不屑的看了看夜宣后,夜正离开了。

“九儿,你跟他斗气做什么?他有着王后撑腰,就是一条疯狗!”夜正走了,虞妃的脸色却变了。

明天的祈福大典上,夜宣不能觉醒武魂,那么就要离开王宫,其实就跟被贬为庶民差不多。

“母妃,您不用担心,觉醒武魂并不难,明天我会觉醒的,先让我休息一下。”看着紧张和愤怒挂在脸上的虞妃,夜宣开口说道。

“九儿,不要有任何忧虑,不管什么时候母妃都在你身边。”

虞妃和婢女下去了,夜宣站起身,到了铜镜前看了看自身。

面容清秀,但跟玉树临风有点差距,主要身躯太弱了,气血不足。

这么柔弱的身躯,能觉醒武魂么?气血是人的根本,气血不足就成不了事。

挥动了一下手臂,夜宣发现曾经的修为没了,好在灵魂之力还在。

“林霜华,没想到你竟然成了女帝,沧海桑田,千年时间,我夜宣回来了,欠我的,你必须要还!”

低声喃喃了一句,夜宣的眼内出现了泪花,林霜华成就绝世女帝,那他的父亲镇狱王,一定是遭遇了不测。

按照这副身躯的记忆,林霜华横扫了各路王侯,他父亲镇狱王自然也在其中。

感受着身躯,夜宣发现了不对,这具身躯的经脉很坚韧,是上上品,但经脉内淤积着黑色的能量。

这是被人被下毒了!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绝世龙帝》

第2章


“这毒至少有十几年了,怪不得九次觉醒武魂失败,是有人不想让你觉醒啊!”

看了看经脉被封、气血虚弱的身躯后,夜宣摇了摇头。

不过,明天就是祈福大典,他一定要觉醒武魂,不能让虞妃被赶出月心宫,虞妃和他母亲太像了。

思考了一下后,夜宣盘膝坐下,在灵魂之力的配合下,运行起镇狱龙象真经。

镇狱龙象真经是古老的一强者所创,乃九天十地七本顶级典籍之一。

依靠镇狱龙象真经立足九天十地,封号镇狱王的就是夜宣父亲。

随着镇狱龙象真经的运行,夜宣的丹田内出现了一丝微弱的元气。

微弱的元气,在夜宣灵魂之力的辅助下运行起来,在经脉内缓缓流淌。

黑色的毒素,被夜宣一点点的逼到了左手臂,左手掌……

砰的一下!

左手食指,溅射出黑色鲜血。

夜宣有点头晕,随后清明、轻松的感觉浮上了心头。

流血,是让身体虚弱了,但腐蚀身躯气血和经脉的毒素被祛除了。

喝了一口茶水,夜宣再次打坐,今夜他就要将武魂觉醒。

什么狗屁的祈福大典,什么大祭司启蒙,他夜宣不需要!

随着元气运行,夜宣丹田内元气汇集,接着一个凶猛的震颤,一把长剑的雏形出现了。

剑魂!

这具身躯,九次觉醒失败的武魂,被夜宣觉醒了出来。

“过去,你活得很憋屈,其实我过去也活得憋屈,接下来我们怎么舒畅怎么活。”睁开眼睛,夜宣呼出了一口气。

手臂挥动,夜宣施展了一套剑法,但没有什么威能。

身躯太弱了,丹田内也没有什么元气,可以说就没有根基。

打坐了一夜,夜宣被婢女打断了,洗漱一下,陪着虞妃吃完早餐,就要去参加祈福大典。

吃完东西,夜宣觉得舒服一些,身躯内总算是恢复了一些气血。

“九儿,我们走吧!”

虞妃起身,同时也给婢女递了一个眼色,婢女就将一些包裹装上了马车。

一旦夜宣觉醒失败,那么他们就不会再回到这里。

“母妃,我会成功的,九次失败,九九归一,十次该圆满了。”夜宣开口说道。

他自然是有底气,因为武魂在昨夜已经觉醒。

离开月心宫,出了王宫大殿区域,虞妃带着夜宣朝着东元城的广场赶去。

此时,城主府广场人山人海,马车无法前行,虞妃和夜宣下了马车,步行朝着祭台区域赶去。

“九次觉醒失败,还敢来,真是不要脸了。”

“王族也能出废材,东元王族的耻辱。”

“儿子,千万不要学他,丢人现眼。”

夜宣是名人了,出名是因为觉醒武魂失败,议论声都是贬低和斥骂。

“九儿,你一定可以的。”紧紧抓着夜宣手臂的虞妃开口了,夜宣低着头走路,让她误以为是受到了打击。

“母妃不用担心。”夜宣摇了摇头,他是一路思考,祛除了毒素后,身躯机能开始复苏,加上他早上大吃特吃,血脉之力也有觉醒的迹象。

随着九头妖兽拉着的王撵出现,东元王到来,出现在祭台上,开始宣读祭祀檄文,随后大祭司登台举行仪式。。

祈福大典很重要,必须王族高层主持,大多数的时候都是王族辈份最高的王叔主持,没想到这一次东元王亲自来了。

祈福仪式正式开始,随着大祭司手臂的挥动,女帝雕塑开始发光,笼罩着这一区域。

看了一下,夜宣就知道是怎么回事了。

祈福?女帝恩泽……那是阵道汇集了天地灵气,帮助觉醒武魂罢了!

站在原地,夜宣继续感受着自身。

一波一波的青少年虔诚的叩拜了女帝雕塑之后,就去祭台上接受洗礼,觉醒武魂。

虞妃想拉着夜宣朝着前边走,但夜宣一直没动。

东元城,六千青少年的祈福,洗礼完毕后,都站到广场四方。

此时站在女帝雕塑前方的夜宣,就格外显眼。

因为东元王和东元王族的高层在,观礼的百姓没有出声辱骂,但眼神里充满鄙视。

“夜宣,叩拜女帝陛下,前来接受洗礼,这是你的最后一次机会,十五岁不能觉醒武魂,就再也不能觉醒。”大祭司开口了,他的眼内也有着鄙视,这是他祭祀生涯中的黑记录。

“夜宣……”虞妃推动了夜宣一下,但夜宣没动。

“好大的胆子,不叩拜女帝,你这是大不敬!”大祭司怒了,他不是东元王国所属,他是神武皇庭麾下祭司,东元王都需要尊重他。

夜宣还是没动,叩拜女帝?林霜华在他面前没有资格,曾经的他指点过林霜华修炼,林霜华背叛了他,有什么资格让他叩拜?

“逆子,你是找死么?来人拿下!”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绝世龙帝》

第3章


东元王怒斥了一声,他只是一藩王,惹怒了上边,东元王国都要跟着遭受打击。

嗡!

就在这时,夜宣身上的能量震颤起来,接着身后出现了一麒麟虚影,以血脉之力凝聚武魂,麒麟战魂!

麒麟虚影在夜宣的身后咆哮着。

这一幕震惊了所有人。

夜宣不是大废材么?

不是九年没有觉醒武魂么?

现在怎么就突然觉醒了?

而且没有上祭台,没经过大祭司的启蒙洗礼。

东元王手臂抬起,制止了身后禁卫的拿人,夜宣刚才在凝聚武魂,那么就不存在什么大不敬。

围观的人中,很多人眼里出现了不解,出现了嫉妒。

东元王族难得的出现了废材,怎么就不再继续废下去了呢!

双臂一分一合,夜宣身后的麒麟虚影回到了他的身躯内。

武魂觉醒成功,而且是顶级的麒麟战魂。

靠着这身躯本身的气血之力,他觉醒不了这样的顶级武魂,他是将自己的灵魂之力融入了气血之中,才有现在的麒麟战魂。

“很好!”看着夜宣,东元王点了点头。

没有理会东元王,夜宣转身看向了虞妃。

“九儿,你这是觉醒了武魂对么?”看着身侧的夜宣,虞妃的眼里满是激动。

九次失败……这是第十年了,夜宣被人指指点点了九年,她也是扛了九年压力,在王宫内被其他的妃子歧视了九年!

“是的,觉醒了,我们回去吧!”扶着虞妃,夜宣就朝着广场外边走。

觉醒了武魂,不至于被贬为庶人,虞妃不会受到羞辱,对于东元王,他内心无感。

在这具身躯的记忆中,觉醒两次失败后,东元王就没有见过他,刚才又差点将他拿下,有什么可说的呢!

“等一下!为什么是墨麒麟战魂?”

大祭司开口了,他很不爽,刚才夜宣就是大不敬,可现在说出来,百姓会觉得是他存心打压,所以只能询问武魂的事情。

“有些人不想我觉醒武魂,下了损伤气血和经脉的奇毒,毒术和血脉之力融合了一些,凝聚墨麒麟战魂,墨麒麟战魂也没有什么问题吧?”夜宣回头看向了大祭司。

看着夜宣,大祭司没有再说什么。

“谁向你下毒?胡说八道些什么?”东元王脸上带着冷意,他有些不满,纵然有些事不对,也不该现在说出来。

“没有调查,怎么就能确定我是胡说八道?”夜宣皱皱眉,他本觉得这身躯觉醒了武魂之后,东元王的态度会改变,可现在看来并不是。

“你好大的胆子!”听了夜宣的话,东元王勃然大怒,现在正进行着祈福大典,无数的百姓在呢,夜宣竟然敢顶嘴。

“王上息怒,是臣妾管教无方,现在就带着他回去管教。”见到东元发怒,虞妃跪地认错。

“带回去好生管教!”东王冷斥了一声。

起身之后,虞妃拉着夜宣退出了广场区域,她很担心事态发展再下去,会一发不可收拾。

回到了月心宫,虞妃的脸上满是忧色。

“九儿,下毒的事情且不说,这王宫内容不下我们母子的人很多,接下来还是要小心。”

“母亲放心,我会注意。”夜宣点了点头,觉醒了武魂,他身躯内气血能量比之前强了很多,元气运行起来也顺畅了。

没有武器,夜宣找了一根竹棍修炼起剑法,过去的他是剑圣,不修行剑法不舒服。

在夜宣修炼剑法的时候,东元王带着禁卫出现了,禁卫留在了月心宫外,他进入了月心宫。

虞妃躬身行礼,东元王没理会,他看向了拿着竹棍修炼剑法的夜宣,剑法他没见过,但剑意很深,他能确定。

“九儿,快过来给你父王见礼。”虞妃高兴的呼喊着夜宣。

东元王来到了月心宫,这意味着重视夜宣了。

将竹棍放到一边之后,夜宣对着东元抱拳见礼,不过没有说话。

称呼父王?

很抱歉,他做不到。

他的父亲只有一个,那就是镇狱王。

九天十地,十八州的九王之一,不是东元王这种小小的藩王可比。

镇狱王对他的关爱是无微不至,可以为他战天斗地,可这东元王呢?

就因为觉醒武魂失败,就不闻不问,太欠缺了。

夜宣没有说话,这让东元王皱皱眉。

“觉醒了武魂,那么就算踏上了修炼路,九次失败,你已经比别人晚了九年,接下来要好好努力,王宫会有丹药供给,晚一点自己去兵器阁找一把武器。”看了看夜宣,留下一句话,东元王就走了。

“九儿,接下你什么打算,王族子嗣到了十五岁,就要做出一些选择了。”虞妃看着夜宣说道。

“我再思考一下。”夜宣犹豫了一下,他现在还不太了解趋势。

夜宣觉醒武魂的事情,在东元王宫、东元王城内传开了,这个事情让很多人不爽。

最不爽的就是三王子夜正,他打算搬到月心宫呢,结果夜宣觉醒武魂了,不过他不担心什么,能打废夜宣一次,就可以打废第二次,月心宫他要定了!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绝世龙帝》

第4章


夜宣回到房间内,加紧修炼,他现在是觉醒了武魂,踏上了修炼路不假,但还不是真正的武者,进入武者的标志是凝元境,凝气成元。

镇狱龙象真经运行起来,夜宣身躯内微弱的元气,开始运行。

一夜时间过去,清晨,随着一声轰鸣,夜宣丹田内出现了元气漩涡,元气漩涡不需要他自己控制,开始自我运行。

凝元境!

寻常修炼者,觉醒武魂后,需要半月到一月的时间才能凝元成功,夜宣一夜时间就做到了。

镇狱龙象真经不愧是顶级绝学!

中午的时候,王宫总管差人送来了丹药,只有寥寥几颗。

夜宣虽然觉醒了顶级武魂,但起步太晚了,没有谁看好他,在王宫这个勾心斗角的地方,媚上踩下最正常不过。

拿着王宫总管送来的丹药,看了看后,夜宣皱了皱眉,就这垃圾丹药,东元王宫当成宝贝了?

思考了一下,夜宣打算把这丹药拿到东元王城内卖了,然后换成材料,自己炼制。

到了一家丹药阁,夜宣将丹药拿了出来。

“中品的凝元丹……还算不错,一颗丹药五片金叶子。”看着夜宣,丹药阁的管事开口了,他对中品的凝元丹也不算太在意。

“我不要金叶子,我想要换成材料!”夜宣摇了摇头。

金叶子有用么?对寻常人有用,但是对他没用。

丹药阁的管事打量了一下夜宣,“一炉丹药六颗,一炉丹药三份材料,你这是十二颗,给你六份材料。”

“可以,那有没有炼丹炉?便宜卖给我一个,或者是借我,这个做质押。”想了一下后,夜宣将自己腰间的玉佩拿下来放在了桌子上。

“谁要你的质押?”丹药阁的管事皱皱眉,有些不耐烦,玉佩是好玉佩,但他这是丹药阁。

“拿给他!”一个戴着面纱的女子出现了。

看到这个女子,丹药阁的管事躬身称呼了一声大人。

“你将丹药换成材料,又需要炼丹炉,是打算炼丹吧?如果你有丹药,我们万宝楼收购,另外我们这有炼丹室。”戴着面纱的女子开口了。

“我不会跑,再者你们万宝楼家大业大,也不怕我跑对吧?如果可以提供炼丹室,那我就在你们这里炼制。”看了看戴着面纱的女子,夜宣点了点头。

将丹药材料、炼丹炉拿给了夜宣后,万宝楼的管事带着夜宣进入炼丹室,然后退了出去。

“大人,这家伙十五岁了,才刚刚进入凝元境,不会是骗子吧?”万宝阁的管事眼内有些担忧。

“他的话,不是说得很明白了,他了解我们万宝楼,再者知道他是谁么?他就是九次觉醒武魂失败的东元王族九王子。昨天刚觉醒武魂,今天就进入了凝元境,简单么?”戴着面纱的女子开口了。

昨天她到了祈福大典现场,主要是想看看有没有好苗子,结果看到了夜宣的武魂觉醒。

炼丹室内,整理了一下材料,开启了炼丹炉。

曾经的他是少年剑圣,也是炼丹师。

半天时间,夜宣将丹药炼制好了,六份材料,六炉上品凝元丹,没有失败品。

拿着丹药,夜宣出了炼丹室。

“九王子的炼丹效果如何?”戴着面纱的女子开口了,直接挑明了夜宣的身份。

“还可以,这两份丹药可以继续交易,我要炼丹炉和材料。”将两瓶丹药放下,夜宣说了自己的要求。

戴着面纱的女子打开丹药瓶子看了一下,面纱之上的双眼内出现了精芒。

“上品凝元丹,我们万宝阁收,有多少收多少,一炉丹药五份材料,炼丹炉送你!”看着夜宣,戴着面纱的女子开口了。

“成交!这一瓶丹药也拿给你们,给我找一把差不多的战剑。”思考了一下,夜宣从布包内又拿出了一瓶丹药。

从万宝楼出来,夜宣变样子了,背着包裹,一手提着战剑。

“大人,这个九王子身上有着不少秘密啊!”看着夜宣离开,万宝阁的管事开口了。

“昨天的祈福大典上,他觉醒了墨麒麟战魂,另外和东元王有点嫌隙,要不然他也不需要在我们这里买一把战剑!”

戴着面纱的女子开口说道,一些事她分析的出来。

“麒麟是瑞兽,可墨麒麟主杀戮,他的武魂不简单!”

“不管我在不在,他来了就善意接待,不说其他,就这炼丹术就值得我们看中。”戴着面纱的女子交代着。

万宝阁的管事点了点头,表示明白。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绝世龙帝》

第5章


回到了月心宫,夜宣晚餐没吃,就进入到房间内。

服用了上品凝元丹后开始了修炼。

九次觉醒失败,比别人少了九年时间,既然起步晚了,那么就多付出一些努力,再用资源硬顶。

一夜过去,夜宣起身,炼化了两颗凝元丹,他丹田内的元气能量深厚了不少。

寻常刚入凝元境的修炼者不敢这么修炼,也做不到这点,但夜宣可以,这副身躯的经脉是上乘,另外他修炼的是镇狱龙象真经,功法霸道,况且他还有灵魂之力辅助修炼。

重生之后,夜宣最大的底牌就是有记忆,其次就是灵魂之力,灵魂之力的用处太大了。

伸展了一下腰身,来到了院子内,夜宣长剑出鞘,修炼起剑法。

长剑在手,夜宣的气势和气息就变了。

一套基础剑法施展完毕,夜宣呼出了一口气,他现在是双武魂,除了麒麟战魂,还有剑魂,是剑修,有剑在手的感觉就是不一样。

看到夜宣收剑,站在一旁看着夜宣修炼的虞妃开口道:“九儿,你已经十五岁了。十五岁在王族就算成年,成年后要选择一条路,你的几位王兄要么留在王都任职,要么去军中历练。”

“资质比较高的,你父王会推荐到归元山、飞剑宗和流星殿,目前我们不受他重视,推荐这条路行不通,要不我们选择外派,选一个封地,衣食无忧是没问题。”

听了虞妃的话,夜宣呼出了一口气。

归元山、飞剑宗和流星殿……

千年前,这三大势力就存在了,且都实力强劲。

通过这具身体的记忆,夜宣知道,即便是横扫天下,建立了神武皇庭的女帝林霜华,对一些超级势力也没有打压住,一直是包容的态度,是求同存异。

各藩国、郡国,等神武皇庭下辖属国,对各大超级势力也都是敬仰的。

因为各大超级势力和神武皇庭是合作关系,配合着神武皇庭打压一些邪恶势力,受到神武皇庭的看重。

主要也是因为神武皇庭的疆域面积太大太大了,神武皇庭很难做到全部管理到位。

归元山、飞剑宗和流星殿,在每个区域内都有分部,汲取着人才进行培养,进行传承。

一些藩国、郡国的王族,都希望家族子弟进入大势力修炼,提升自身实力是一方面,打好关系,得到大势力的支持,这才最重要。

“指望不上别人,那就指望我们自己,没人推荐我去三大势力,那我就自己去。”夜宣内心有了决定。

“不行!不遵从你父王的安排,那是不敬,三大势力都有东元王族的人,你自己去,得不到他们的照顾且不说,还会被打压。”听了夜宣的话,虞妃有些着急了。

“母妃不用担心,我刚刚觉醒武魂,应该有一些缓冲的时间,我会妥善计划好。”夜宣对着虞妃点点头。

“九儿,王宫是尊贵之地,可也是无情之所,一些人容不下你。”虞妃对着夜宣说道。

一些事情夜宣明白,安慰了一下虞妃后,他就去修炼了。

刚入凝元境,修为太低,没有底气,他必须尽快的提升一些修为,这样离开了王宫,也能有自保之力。

手里有着丹药,夜宣的修炼没有问题,除了偶尔从房间出来修炼一下剑法,大部分时间,他都是修炼元气。

凝元四境,凝元初境、凝元中境,凝元巅峰、凝元极境,只有到了凝元极境,才能支撑他的一些剑法施展。

王宫总管来了,奉王后的命令,询问夜宣接下来的打算,这要汇报给东元王进行安排。

夜宣说了,刚刚凝聚武魂,需要休整一个月,一个月后他会拿出决定。

“九儿,尽早做决定,太子在外修行,不在王宫,王后会解决一切威胁他地位的隐患。”王宫总管走后,虞妃提醒着夜宣,她现在感觉很不好。

在过去,东元王宫内的各个妃子、王子、公主,对她和夜宣的态度是鄙视,现在的态度是敬而远之。

这是什么原因?因为不想得罪王后。

王后是太师之女,太师府是东元国顶级权贵。

王后自身地位尊贵,又有着后台势力,所以在东元王宫内,除了东元王,是绝对的权威,各个妃子所生王子,觉醒武魂之后都被安排在外,三王子夜正是个例外,因为他是王后嫡子,是太子同袍弟弟。

半个月时间过去,夜宣的修为是突飞猛进,进入到了凝元中境。

突破一个等级,寻常修炼者需要一年的时间,在上品凝元丹的支持,还有灵魂之力的辅助下,夜宣半个月就完成了。

因为凝聚了武魂,又有元气的润养,夜宣的身子也壮硕了一些,不再像过去那样,气血两虚。

这天秦初到了万宝楼,又做了一次交易,有炼丹术在手,一份材料他可以拿到数倍的利润,除了凝元丹,他又弄了一些气血丹材料。

回到月心宫,夜宣和跟虞妃交流的时候,三王子夜正出现了,随意进入各个妃子的宫殿,一般人真不敢,夜正之所以敢,是因为他有贵为王后的母亲。

“真是没有眼色,知道本王子喜欢这月心宫,还不离开,不知道搬走?”进入月心宫后,夜正开口了。

“三王子,我们还在做准备,再给我们一些时间。”虞妃起身了,跟三王子说着软话。

“虞妃,虞大将军战死,你后台倒了。”看了虞妃一眼,夜正把玩着手上的玉扳指,他知道虞妃没后台,所以吃定了虞妃和夜宣。

“三王子再给我们一些时间,夜宣是你的弟弟。”虞妃再次恳求着三王子。

“离我远点,我没他这样的废材弟弟!”夜正手臂一甩,将虞妃甩倒在地。

这一幕让夜宣压不住火气了,右手连鞘长剑一横,挡住了夜正,左手挥拳,连续三拳打在了夜正的脸上。

在夜正发蒙,不明白夜宣怎么敢出手打他的时候,夜宣连鞘长剑横抽,抽在了他的嘴上。

“你敢打我!”被打掉了牙齿的夜正,说话有些漏风。

“我说过了,三拳一棍子,要还给你!”夜宣冷冷的说道。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绝世龙帝》

第6章


夜正走了,不长时间,一群后宫禁卫出现了,包围了月心宫。

“夜宣,殴打兄长,你好大的胆子!”一身着明黄色罗裙的女子出现了,是王后柳云叶。

“那王兄殴打夜宣的时候,王后就看不到了?”夜宣开口了。

“还敢顶嘴……来人拿下,敢反抗就地格杀,诛杀忤逆之子,王上也不会怪罪!”冷斥了一声,王后挥动手臂,命令禁卫动手。

夜宣长剑出鞘,横在了身前,束手就擒的事他不会干!

“不要还手!”虞妃挡在了夜宣身前。

叹了口气,夜宣长剑归鞘,这情况下,他就没办法战斗。

长剑被夺,夜宣被禁卫锁上了。

虞妃好一点,没上锁链,但跟着夜宣一道被押进了王宫地牢内。

“母妃,很抱歉!是我惹来了是非,以后一定注意!”看着紧张着自己的虞妃,夜宣道歉了,一些事他不在乎,但给虞妃带来了伤害。

“九儿,不要害怕,你没有反抗,他们没有杀你的理由,等你父王知道了,就会放我们出去。”虞妃伸手拉扯着夜宣身上的铁链,可任她怎么努力都拉不掉。

虞妃越是这样,夜宣越是愧疚,是他连累了虞妃。

夜宣和虞妃被关了一天,然后被禁卫带回到了月心宫。

月心宫内,坐在主位的是东元王和王后柳云叶,三王子夜正也在。

“逆子,知道错了么?”看着夜宣,东元王冷喝一声。

“哪里错了?”夜宣手臂一震,震开了按着自己双臂的两个禁卫。

“殴打兄长,还不是大错?你能殴打兄长,将来是不是也要跟本王动手?”东元王怒瞪着夜宣。

“他将我殴打的卧床不起,没人能看到,只能看到我动手打他?也罢!无意义的辩白没意义,有什么处罚我都接着。”夜宣不想再说什么。

是非不重要,决定是非之人的态度才重要。

“杖责三十!逐出王宫,放逐到龙翔城区域,不得王令,不允许踏入王城半步!”东元王拿出了决议。

“王上,九儿体弱,承受不起三十杖责,臣妾愿意代受!”虞妃跪在了地上,爬到了东元王和柳云叶身前,头用力的朝着地上磕着。

“将虞妃拉开!”东元王皱皱眉头,很是不耐烦。

“母妃不要求人,三十杖责我接,我不死,必定出头!”看了虞妃一眼,夜宣走出月心宫大堂,面向月心宫之外,站在了院子内。

柳云叶手臂挥动,两个禁卫到了夜宣身后,下掉了夜宣身上的锁链,扒掉了夜宣的外袍后,厚重的木杖就朝着夜宣的后背抡起来,砸下去。

砰!

砰……

木杖落在夜宣的后背上,传出了闷响声。

“九儿,你求饶啊!”看到夜宣受罚,满脸泪水的虞妃拼命朝着夜宣的身边爬,但被柳云叶带来的被宫女按住了。

看到这一幕,东元王皱皱眉,现在的杖责三十,并不是他想要的样子,他看向了柳云叶,但柳云叶没接他的目光。

木杖不断的朝着夜宣后背落去。

夜宣身子一动不动,硬扛着木杖的挥砸。

砰!砰!

闷响声中,三十杖打完,夜宣后背是血肉模糊。

穿好外袍,夜宣到了虞妃面前,跪着将虞妃扶起,“母妃,是儿子不争气,以后不会了。”

“我们现在就走,不收拾东西,什么也不要,现在就走!”站起身的虞妃,先是冷眼看了一下东元王,接着帮着夜宣处理了一下乱发。

注意到虞妃的眼神,东元王内心震了一下,因为那是决绝的一眼。

“王宫的东西,儿子也不要,不过属于自己的东西要拿走。”夜宣点了点头,一些东西虞妃不想要,他也不想要。

到了自己居住的房间,夜宣将丹药材料、丹药和丹药炉包了起来,这是他发展的基础,他要拿着。

出了自己房间,夜宣到了一禁卫身前,“长剑拿来!”

“你不是说,不要王宫的东西?”端着茶杯的柳云叶开口了。

“看清楚,那不是属于王宫的战剑!”夜宣冷冷的看了柳云叶一眼。

“那是万宝楼打造的战剑,给他!”东元王开口了。

接过长剑之后,夜宣长剑出鞘,剑光一闪,长剑划过了两位行使杖刑的禁卫,两人的咽喉都出现了血丝流淌。

“不用害怕!今天我不杀你们,不是不想杀,是因为我杀你们,必然会被为难。我夜宣不怕为难,但不想牵连母妃,算你们命好,你们该谢谢我母妃。”收剑入鞘,夜宣扶着虞妃朝着外边走去。

承受了三十杖刑,夜宣后背的血水渗透了衣袍,但好像没影响他一样。

夜宣的行为,让柳云叶很生气,看着东元王阴沉的脸,她没有说话,因为她猜不出东元王此时如何想。

夜宣和虞妃走了,跟着他们一起走的仅仅有一个婢女,竹叶!

“没有规矩,不知道这东元王宫,是谁做主了?”

夜宣和虞妃身影消失,东元王起身了,战剑出鞘,两个行刑的禁卫人头落地。

“王上,您这是?”柳云叶起身了,她的脸上出现了一丝恐惧。

“你想在月心宫内打死人么?本王可以宠着你和柳家,也可以不宠着!”东元王一甩开袍袖,离开月心宫。

出了王宫,虞妃叫了一辆马车,扶着夜宣上了马车后,接着拉开了夜宣的衣袍。

衣袍和血肉模糊的伤口粘在一起,让夜宣皱了皱眉,他知道这是自己进入凝元中境,身躯素质变强了,要不然这三十杖责就会要了他的命。

“竹叶,先找一家医馆!”看着夜宣的后背,虞妃对着婢女竹叶交代了一声,竹叶眼内也满是眼泪,还有一些恐惧,今天发生的事情吓到她了。

“不用去医馆,先去万宝楼。”夜宣对着竹叶摇了摇头。

看了看儿子后,虞妃想说什么但没说,她性格有些柔,但并不笨,知道儿子有想法。

到了万宝楼,夜宣让竹叶去帮着买几身简单的衣袍,随后跟管事打了招呼,借用炼丹室。

进入炼丹室,在虞妃诧异的眼神中,夜宣开始炼丹。

首先是疗伤丹,他受的三十仗刑可不轻,行刑之人是柳王后的心腹,本打算直接将他杖毙,下手极重。

“大人,九王子来了,不过好像很惨。”安排好夜宣的事情,万宝楼的管事就跟戴着面纱的女子汇报了夜宣的情况。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绝世龙帝》

第7章


“安排人去查一下,看看发生了什么事,再者他有什么需求都配合,我们万宝楼能千古长青,就是因为广交各路豪杰,能够在他们最需要的时候帮助他们,结下一份份善缘。”戴着面纱的女子,对着管事交代着。

炼制了一炉疗伤丹吃下去后,夜宣又配置一些外用的疗伤药,让虞妃帮着给自己后背敷了一下,随后换上了竹叶买来的新衣袍。

“王妃、九王子,因为着急,奴婢就买了这种素白的长袍,现在去找合适的。”竹叶开口解释着,之前夜宣穿着的都是王族服饰。

“不用了,以后我就穿这种素白长袍。”摇了摇头夜宣再次开启炼丹炉。

“九儿,你什么时候学会炼丹了?炼丹师在东元王国、在江湖上,都很有地位。”看着夜宣有条不紊的炼制丹药,虞妃开口询问着。

“看了一些古书就学会了。母妃,我可能不会按照他们的安排行事了,接下来要做自己的计划,不过我能保证的是会努力向上,会给母妃一些安稳的生活。”一边给炼丹炉内下材料,夜宣一边说道。

“竹叶,你到门口守一下!九儿,母妃有些话对你说,接下来我们要承受一些危机,你父王的冷血无情,会导致柳云叶对我们下狠手,我们想安全到达龙翔区域很难,即便是顺利到达,接下来也是举步维艰。”将竹叶安排出去后,虞妃说了内心的担忧。

“母妃,儿子有些想法,想听听母妃的意见,同时也希望得到母妃的支持。”夜宣对着虞妃说道。

虞妃点了点头,“九儿你说,只要你想做的,母妃就会支持。”

“东元王族的一切我都不想要,走出王宫的那一刻,我和他们就再也没有关系,所谓封地我并不想去,我打算做一些新的安排。”夜宣说了自己的想法。

“好!九儿有志气,母亲也是这个意思,他们无情无义,我们到了龙翔区域也没有什么好结果,还不如自己想办法,以后不要叫我母妃了,叫母亲就好。”虞妃的眼睛亮了一下。她也不打算去封地,她本觉得不去封地的事情,需要跟夜宣交流,因为那等于放弃了王族的身份,可没想到夜宣也是这个意思。

“我炼制一些丹药,跟万宝楼做一些交易之后,就隐蔽出行,不能让柳云叶等人知道我们的行程。”夜宣说了自己的计划。

见儿子有主见,虞妃高兴,也很支持夜宣的决定。

因为要离开东元王都了,夜宣跟万宝楼做的交易比较多,炼制了丹药换成材料,得到材料再炼制,再交易。

在万宝楼呆了半个月,夜宣炼制了大批量的丹药,不只是凝元丹,他还炼制了气血丹,真元丹。

凝元境之上为真元境,夜宣将自己下一步的路也提前做了铺垫。

半个月的时间,夜宣不只是炼丹,白天炼丹,夜晚是修炼状态,三十仗责的伤势完全好了,修为再进一步,进入了凝元第三境,凝元巅峰。

从凝聚武魂到凝元第三境,寻常修炼者需要两到三年的时间,夜宣一个多月的时间完成了。

在夜宣让竹叶买一些衣物,做离开打算的时候,戴着面纱的女子出现了。

“九王子要离开了对么?不过目前的境况不太好,一些身份可疑的人,一直在万宝楼周围巡视。”戴着面纱的女子开口了。

“看来,阁下是知道了一些事,我会做一些安排,希望看在我们合作愉快的份上,不要扯我的后腿。”看着戴有面纱的女子,夜宣开口说道。

看了看夜宣,戴着面纱的女子笑了,“扯你的后腿……这不至于!我万宝楼产业遍布天下各地,还不需要看东元王的脸色,倒是我可以帮你离开。”

“不用叫我九王子,喊我夜宣就可以,提要求吧!”夜宣将话语挑明了。

“没什么要求,如果有也只是期待,期待夜公子跟万宝楼的继续合作,这是万宝楼的贵宾令牌,不管夜公子到了万宝楼的哪一家,这令牌都有效果。还有呢,这是一条储物手环,空间不大,倒是可以帮助夜公子存放一些丹药。”戴着面纱的女子,将一个储物手环放到了夜宣身前。

“万宝楼将生意开遍天下各地,不是没有原因,这份情谊夜宣记下了,收下手环之前,还请阁下留下名讳。”夜宣开口说道。

“怕人情没处还?我叫凌素素。”听了夜宣的话,戴着面纱的凌素素笑了笑,她明白夜宣的意思。

随后凌素素安排了车驾,是专属万宝楼的车驾。

夜宣、虞妃和竹叶,悄悄的离开了万宝楼。

万宝楼的专属车驾,没人拦截,主要是因为万宝楼的生意遍布各藩国、郡国,影响力上东元王国也忌讳。

“大人,他值得这么看重么?”看着车驾离开,万宝阁的管事来到了凌素素的身后。

“不值得么?觉醒武魂仅仅一个月,就到了凝元第三境,且有炼丹术在身,最主要的气质,他身上有强者气质,另外虞家很不简单,东元王这一次真的是败笔。”凌素素摇了摇头。

“他被放逐到龙翔城,龙翔城虽然是分封之地,可太师府和柳王后不会让他们好过。”万宝楼的管事摇了摇头。

“呵呵!我们这位九王子,不会去龙翔封地,他敢跟东元王决裂,还会在意什么封地?如果是那样,那只能说是我走眼了,准备一下,今晚我也离开东元城。”凌素素对着管事摆摆手,她不想交流了,因为想法不在一条线上。

坐着万宝楼的车驾,出了东元王城一些距离后,夜宣三人换了马车,他总不能让万宝楼的车驾一直相送。

“九儿,去归元山合适么?东元王族有几位成员在归元山修行,他们会为难你,要不然跟着母亲去虞家如何?虞家这些年不入朝堂,但境况并不差。”坐在马车内,虞妃开口说道。

“母亲不用担心,一些事儿子有计划,不怕什么为难。”夜宣摇了摇头,他的眼神有些深邃。

归元山……千年前他在归元山修行过,不过知道千年过去,归元山现在如何。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绝世龙帝》

第8章


见夜宣态度坚决,虞妃就没有再说什么。

坐在马车内,夜宣闭眼打坐修炼着,镇狱龙象真经全速运行,炼化着凝元丹的药效。

另外他的气血比之前强横了很多,丹田内麒麟战魂,四蹄不断奔腾,如果之前是柔弱纤细,现在是威风凛凛!

气血之力强了,是因为夜宣这段时间吃着气血丹修炼。

灵魂是根,夜宣有着深厚的灵魂之力;身躯是本,所以他强化着气血之力。

马车不断前行,进入小城休息的时候,夜宣和虞妃也是十分的低调。

夜宣是一路行走,一路修炼,他也给虞妃了一些气血丹。

修炼者使用了气血丹会强化身躯内的气血之力、强化武魂,寻常人使用有着强身健体的功效。

赶路的途中,夜宣也逐渐了解现下的天下形势。

林霜华建立了神武皇庭,掌管着九天十地十八州的大趋势,虽然还有一些顽固的势力进行抵抗,但处于了地下,不能明着抗衡。

离开了东元王城二十天,夜宣和虞妃出了东元王国疆域,他的修为进入到了凝元极境。

有着凝元极境的修为做基础,夜宣的剑法威能出来了。

“九儿歇歇,先喝杯茶!”宿营地内,看着夜宣修炼完剑法,虞妃对着夜宣招招手。

“母亲的气色也好了很多。”坐下之后,夜宣笑着说道。

“王宫内的生活,太压抑了,没人能瞧得起我们母子,出来了反而轻松很多。”虞妃开口说道。

“九王子没有觉醒武魂的时候,王宫内的人都歧视我们,王妃的压力也大。”竹叶弄了一些吃食过来,她是虞妃的贴身近人,跟亲人差不多。

“都是我的问题,竹叶,以后不要称呼我九王子,喊我夜宣就好。”夜宣对着竹叶说道。

“也好,那竹叶就称呼公子。那座王宫太没有人情味,因为公子不能觉醒武魂,他们什么都抢,就连王妃为公子定下的未婚妻,都被太子抢走。”竹叶开口说道。

“竹叶,那都是过去的事。”听了竹叶的话,虞妃的脸色变了,她担心刺激到夜宣。

“是竹叶多嘴了。”听了虞妃的话后,竹叶躬身道歉。

夜宣诧异了一下,“母亲,还有这样的事情啊?说来听听,放心吧!我不会受打击的。”

“都是八九年前的事情了,是东元王国秦相国的女儿秦瑶,之前母亲与秦相谈好,为你和秦瑶定下婚约。那一年你觉醒武魂失败,柳王后以你是废材为由,强行取消了这门婚约;你觉醒武魂失败,秦相也很失望,自然是愿意取消婚事,与太子联姻更能稳固秦家的地位,太子加入了流星殿,有着远大前途。”看到夜宣的情绪没受影响,虞妃就说了一些事。

随后夜宣也知道了,虞妃不希望他去归元山的理由,因为秦相女儿,有着东元天才之名的秦瑶就在归元山修行。

“都是一些琐事,没有什么大不了。”夜宣笑了笑,对他来说,没有婚约是好事,有婚约那才是真正的困扰。

“公子,都是因为大将军战死,虞家人没再入朝堂,他们才敢欺负人,虞大将军在的时候,不管是谁,都不敢这么做,都不敢欺负王妃和公子。”竹叶有些生气的说道,她是替虞妃和夜宣气愤。

“这些事情都不要紧,九儿能修炼就好,竹叶以后不要称呼王妃了。”虞妃的心情也没有受到影响,儿子能修炼,这就是最大的好事。

离开了东元王国一个半月,夜宣修炼到凝元极境巅峰的时候,也到了归元山区域。

归元山在东华郡国的疆域,东元王国是东华郡国的下属国,两者的层次差距很大,东元王国这样的下属国,东华郡国有十几个。

进入归元城后,虞妃和竹叶都很兴奋,因为归元城比东华王城繁荣繁华了太多。

找了一家客栈,夜宣带着虞妃和竹叶住下了。

夜宣思考着一些事情,接下来他打算进入归元山。

“九儿,没有推荐,想加入归元山很不容易。”虞妃开口说道,她对于儿子的未来有担心。

“加入归元山的途径,并不是只有推荐这条路,除了推荐之外,他们有人在各地寻找人才,另外想要加入归元山者还有一条路可走,那就是闯归元路,闯过了归元路,就是归元山的弟子。”夜宣开口说道,对于归元山他很了解,除非是这千年中有了改变。

“九儿,你怎么知道这么多?”虞妃有些诧异的看着夜宣,因为一些事她都不知道。

“一些书中有记载,您和竹叶最近就住在客栈内,我再出去调查一些消息。”夜宣开口说道。

一些事情他没办法和虞妃说明白,只能用书来解释,另外他要进入归元山,那么就要对虞妃和竹叶进行一些安排。

跟虞妃交流了一下,夜宣拿出笔墨,写了一些东西,然后离开了客栈,一些事情别人不好解决,但他可以。

出了客栈后,打听了一下,夜宣找到万宝楼的所在区域。

万宝楼是流传了千年大势力,在各个城池都有分部。

进入万宝楼内,夜宣拿出了凌素素给他的贵宾令牌。

看到夜宣的贵宾令牌,万宝楼的伙计客气的接待,随后去通知管事,贵宾的接待他不够资格。

归元城万宝楼的管事是一白发老者,看到夜宣后,其眼内出现了诧异的神色。

他检查过了,贵宾令牌是真的,可这么年轻的人拥有贵宾令牌有些不可思议。

“老朽白牧,请问公子有什么需要?”老者开口了。

“白老,我想跟万宝楼做一些交易。”夜宣开口说道。

看了看夜宣,白牧带着夜宣到了会客室内。

“公子需要做什么交易?”进入会客室后,白牧开口了。

“这是一本刀法典籍,白老看看价值。”夜宣将自己书写出来的两张纸推到了白牧身前。

看着身前的两张纸,白牧愣了一下,换做其他人,他会直接将纸甩回到夜宣脸上,两张纸你说是刀法典籍?可夜宣是万宝楼的贵宾。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绝世龙帝》

第9章


“白老有些怀疑,这很正常,这部追风刀法分三部,这是上部和中部,白老可以拿着去推衍、去修炼,觉得是真的,那么可以找我拿下部。”夜宣说了自己的构想,他今天来就是将刀法典籍推荐给万宝楼,至于说交易,那要等对方信任之后才可以进行。

“如果是真的,那接下来的交易上有分歧,或者是价格谈不拢,那公子不是亏了?”听了夜宣的话,白牧有些愣,因为夜宣没按照正常套路来,正常来说,不应该是介绍刀法典籍,将典籍吹嘘一下么?

“只是上部和中部的追风刀法是黄级功法,比较普通,谈不拢就当是送给万宝楼了;如果交易能成,你们拿到下部,这追风刀法就到了玄级功法层次,还是玄级上品。”说着话夜宣喝了一杯茶,敢来交易他就有把握。

功法典籍,按照威能不同,分为天、地、玄、黄级等,功法难求,夜宣拿出来的追风刀法,已经是不错的刀法典籍。

看着夜宣,白牧眼里出现了震惊,太沉稳了,也有着大气。

“我们万宝楼屹立在九天十地,做生意讲究的是公道,如果刀谱是真,即便是交易不成,我们也会付出黄级功法的代价。”思考了一下后,白牧做出了决定,且将贵宾令牌还给了夜宣。

“明天我再过来。”对着白牧抱抱拳,夜宣离开了万宝楼。

走在街道上,想给虞妃买点什么,夜宣尴尬的发现,自己身上没有金银,碎银子都没有。

想了一下,夜宣觉得明天再说了。

明天跟万宝楼交易,夜宣打算要一些俗世之物,他要去归元山修炼,虞妃和竹叶想要稳定的生活,自然需要金银。

客栈内,虞妃写着书信,这些年没跟家里联系,她是觉得亏欠兄长的,现在与东元王族决裂,需要通知家里一声,需要家里知道与东元王国的关系处理。

写完书信,虞妃安排竹叶把信带到虞家。

知道虞妃要送信回虞家,竹叶很兴奋,她跟着虞妃很多年了,是虞家出身,了解虞家的一些事,虞家的强势并不是外人了解的那样。

回到客栈,陪着虞妃聊了几句,没看见竹叶,夜宣就询问了一下。

得知竹叶去送信,夜宣也没表示什么,虞妃有娘家这他知道。

修炼了一夜,夜宣来到了万宝楼。

他相信一夜的时间,白牧会分析出追风刀法的价值。

看到夜宣后,白牧的态度比昨天热情多了,他研究了一夜追风刀法,确定了夜宣所说无误。

“公子的典籍,老朽研究过了,确认了真实性,现在公子说一下要求。”请夜宣坐下后,白牧喊人上茶了。

“这是追风刀法的下半部,我需要归元城内的一处宅子,宅子之外,你们按照差价补我一些真元丹的材料,如果价值上有偏差、有欠缺,我也可以补你们。”夜宣将一页纸张交给了白牧。他了解万宝阁,一些强取豪夺的事情不会做,他放心,再者他还拿着贵宾令牌呢!

“公子爽快,事情我们万宝阁会安排,宅子的价格有不同,找到合适的宅子后,我们再谈差价。”白牧点了点头。

“这一瓶凝元丹,换一些金银,我想给母亲买一点衣物。”正事谈完,夜宣开口说道。

“孝子之心难得,这两枚金叶子,夜公子先拿着,接下来我们的交流会很多。”笑了笑,白牧没收夜宣的丹药,拿给了夜宣两片金叶子。

走在街上,夜宣给虞妃买了几身罗裙,买了两个发钗。

来到了千年之后,遇见了真心对自己好的人,夜宣珍惜这份情感。

看到夜宣带回来的罗裙和发钗,虞妃十分的开心,她觉得儿子懂事,知道心疼人了。

万宝楼的办事效率很高,用了两天的时间,就为夜宣选了一处两进两出的独门雅院。

一部玄级功法,价值自然比一栋小院高,虽然是寸土寸金的归元城。

白牧又补给了夜宣二十份真元丹的材料,外加十片金叶子。

“这十片金叶子有点像笑话一样,不过夜公子初来归元城,可能用得上。”交易完成,白牧开口说道。

“多谢白管事,晚些时候免不了还要到万宝楼交易。”夜宣收了房契,丹药材料和金叶子。

白牧走了,看了看小院,夜宣觉得还不错,随后回到了客栈,将房契和金叶子交给了虞妃。

“九儿,你哪里来的房契?”看着房契,虞妃诧异了一下,她知道儿子身无长物,现在却有了房契和金叶子。

“呵呵!晚点和母亲细说,现在退房离开。”夜宣笑着说道。

离开客栈的时候,夜宣给伙计留下了地址,竹叶回来拿着地址,就可以找到他和虞妃居住的小院。

在夜宣的带领下,夜宣和虞妃到了新住处。

看到幽静的院落,虞妃很喜欢。

“母亲,晚些时候我会到归元山修炼,您在归元城内有住处,我心里也踏实。”擦了一下椅子,扶着虞妃坐下会后,夜宣开口说道。

跟虞妃交流了一会儿后,夜宣拿出炼丹炉,就开始炼丹了,虞妃收拾着小院。

“母亲,竹叶什么时候回来,您收拾家里太辛苦了。”夜宣一边炼丹一边和虞妃交流着。

“估计需要一些时间,收拾一个小院而已,这有什么可辛苦的。你先忙着,母亲出去买些生活用品和小菜回来。”跟夜宣打了一个招呼,虞妃就离开了。

夜宣炼制了两炉真元丹,泡了一壶茶后,就思考着问题,他打算进入真元境再上归元山,他曾经是归元山天才弟子,是记载宗门历史上的人物。再次归来,如果因为修为境界低,被挡在山门之外,那笑话就大了。

千年时间过去,夜宣也不知道归元山现在是什么情况,一些旧人,要么是有了惊天的修为,千古长青,要么就是黄土一抔。

“父王、姑姑、师妹,你们还在么?”

哎!夜宣叹了口气,他发现自己内心放不下的事情还很多。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绝世龙帝》

第10章


不缺丹药辅助,夜宣就在小院内修炼,大部分时间修炼元气基础,休息的时候修炼剑法。

看到儿子努力上进,虞妃很开心,她觉得过去那些年所受的委屈值了,不坚持下来,就没有夜宣现在的状态。

至于说小院怎么来的,虞妃没有再过问,夜宣能炼制丹药,赚取一些资源就没有什么难度,炼丹师是被人尊重的一群人。

这天万宝楼来了一女子,白色罗裙戴着面纱,看到女子的令牌后,白牧躬身见礼。

“嗯!白管事客气了。”戴着面纱的女子开口了。

“大人,最近有贵宾令牌出现了。”看着女子,白牧做着汇报,万宝楼的贵宾令牌极少,出现了贵宾令牌是大事。

“是一个少年吧?”戴着面纱的女子开口了,她就是凌素素。

“大人您怎么知道?”白牧愣了一下。

“他的贵宾令牌是我发的,将他过来的情况说一下。”凌素素开口了,她猜到是夜宣到来。

听了白牧的汇报后,凌素素点了点头,“看来,他的目标是归元山,给我收拾一个住处。”

夜宣不知道外边的事情,每天都是努力的修炼,他已经到凝元第四境,再进一步就是真元境,真元境的辅助修炼资源,他都准备好了。

“九儿,不要太累,加入归元山的事情你不用担心,母亲给家里写信了,也许能拿到推荐书。”看着修炼剑法的夜宣,虞妃开口了。

给家里写信,虞妃是想跟家里说一下,与东元王国的决裂,另外就是想要一份虞家的推荐书,虞家有能力拿到推荐书。

“谢谢母亲,这件事不用母亲费心了,最近几天我就会处理好。”夜宣心里震了一下,据他所知,这些年来虞妃一直不联系家里,现在竟然为了他去求家里。

跟母亲交流了一下后,夜宣就回到了房间内。

沉淀了一些时间,他可以朝着真元境突破了。

进入真元境,他的实战能力会有不小的增加,去拼归元山的考验,他也拼得进去。

这一夜,夜宣吃的是真元丹修炼,下半夜的时候,随着其丹田内的一阵轰鸣,他丹田内的元气漩涡扩大了很多,战魂麒麟比过去更威风;麒麟战魂之上,悬浮的剑魂也明亮了很多。

真元境!

呼出一口浊气,夜宣双臂下压到丹田,周身发出了咔咔的响声。

寻常修炼者需要走两到三年的路,夜宣两个多月走完了。

“怪不得人家不希望你觉醒武魂,上上品的经脉天赋,确实是对一些人的地位形成了威胁,接下来的路我会走好,母亲我会照顾。”感受了一下身躯后,夜宣感慨了一句,他知道自己能修炼得快,除了熟悉修炼路,有深厚的灵魂之力做基础,这副身躯的资质也很重要。

另外夜宣还知道,随着镇狱龙象真经的火候加深,自身的丹田、经脉品质都会提升。

稳固了一下境界,清晨,夜宣就开始修炼剑法了,千年之前他主修剑道,剑就是他生命的一部分。

“九儿,先洗脸!”弄好了水的虞妃开口喊了夜宣一声。

“母亲,您的心情很不错啊!”收剑之后,夜宣来到了虞妃身边。

“嗯,这才是安稳的生活,看到你不再被排挤,母亲开心。”虞妃笑着说道。

“过去儿子让您费心了。母亲,晚一点我要去归元山了,您在这里可以么?竹叶什么时候会回来呢?”洗了脸之后,夜宣开口询问着,进入到了真元境,他打算进行自己的计划了。

“放心吧!我在这里没问题,晚些时候竹叶就回来了。”虞妃发现儿子变得有主见了,她觉得让夜宣自己去一次也好,如果不行,再说推荐的事。

又陪了母亲两天,夜宣再次来到了万宝阁,这次他拿来了一些上品真元丹。要出行了,他需要给自己积累一些材料,另外也需要给虞妃换取一些积蓄。

到了万宝阁,夜宣受到了热情接待。

接待夜宣的同时,白牧派人通知了凌素素,凌素素拿着万宝楼总部直属的令牌,他必须听命行事。

看到凌素素,夜宣没有表现出有多诧异,他早就知道凌素素不简单,万宝楼的贵宾卡,不是随便一个人就能发出来的。

“想不到我们这么快就又见面了,真元境……”再次见面,夜宣不诧异,但凌素素很诧异。

夜宣觉醒武魂到现在多少时间?不到三个月,不到三个月的时间,连破凝元四境,进入真元境,这个速度太可怕,她还没听说谁有这样的修炼速度。

“嗯,想不到在这里也见到凌姑娘。”夜宣开口打了招呼。

略微寒暄了几句,夜宣拿出了真元丹,说了自己的来意。

交易上没有任何问题,夜宣换了一部分真元丹的材料,又换取了一包金叶子。

离开东元王宫,不愿意跟东元王族再有任何牵扯,夜宣和虞妃是净身出户,什么都没有携带,所有生活上需要金银之物。

当看到夜宣拿回给自己一包金叶子的时候,虞妃眼泪就下来了,她知道,夜宣做这些都是因为她。

“母亲,过去十年让您操碎了心,以后不会了,您要照顾好自己,然后看着儿子一步步的前行。”后退了两步,夜宣跪下了,要离开了,他的内心满也是舍不得。

虞妃上前,将夜宣拉起来,将夜宣搂在怀内。

两天后,夜宣出发了,前往归元山。

他知道接下来还有半个月的时间,就到了归元山三年一度的收徒大典,当然了,以他现在的年纪和修为,肯定走不通选拔之路。

寻常天赋好的修炼苗子五六岁就觉醒武魂了,润养武魂几年后,八九岁正式修炼,修炼的再慢,十五岁也不只是真元境,他现在的年纪和修为不成正比。

选拔之路不通、没有大势力的推荐,那么留在夜宣的只有一条路,闯归元路,证明自己有成为优秀修炼的资格。

归元路,考验的是战斗资质,必须有越级战斗的能力才有可能通过,一些天赋卓绝的修炼天才都走不过归元路,能通过归元路的弟子都会得到重视。

继续阅读《绝世龙帝》


版权声明:未经书面授权禁止转载、摘编、复制或建立镜像。对既成事实本站将保留所有的权利。

无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