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戒不掉情深》傅明嫣靳澍言完整版免费阅读

小说:戒不掉情深
分类:现代言情
作者:线团团
简介:四年前,为了钱傅明嫣把自己送给了靳澍言,后来靳澍言咬牙切齿的让她滚
四年后,靳澍言埋头在傅明嫣的颈窝,他说,“傅明嫣,我们结婚吧
”傅明嫣却勾起唇,“不好意思靳少,我已婚了

角色:傅明嫣靳澍言
小说《戒不掉情深》傅明嫣靳澍言完整版免费阅读

《戒不掉情深》免费试读免费阅读


第1章:和我在一起开心吗


南城,东篱苑。

窗外月色朦胧,树影婆娑。

风卷动着窗帘,星光落进室内。

卧室里,犹如置身火海般的热度沸腾着……将两人浑身的血液点燃,直至熄落。

从傅明嫣身上起来,靳澍言在她额间温柔的印上一吻,才走向浴室。

浴室的门被关上的瞬间,傅明嫣立刻起身,按亮了床头的灯。

拿起自己放在床边柜子上的包,傅明嫣翻出一盒药,快速的吃了进去。

这药,是促怀孕的。

从她和靳澍言的第一次开始,她就开始吃了。

只可惜,上个月她没有受孕。

将药盒放进包里的同时,傅明嫣放在包里的手机屏幕闪了闪,下意识的看向浴室的方向,里面水声依旧,隐隐约约能看到男人淋浴的影子。

傅明嫣这才将手机拿出来,翻开简讯。

“明嫣,澍言有没有答应?”

简讯来自于她的父亲傅长安。

傅明嫣微微顿了顿,指尖快速的打出几个字,“还没有,澍言在洗澡,等他出来我就跟他说。”

点击发送后,傅明嫣将手机放进包里。

与此同时,浴室里的水声戛然而止。

傅明嫣心跳有些加速,想着怎样向靳澍言开口借钱的事。

5亿,这个数目对靳澍言,对靳家来说,并不多。

所以,在傅家危机还不那么紧张的上个月,傅长安便让傅明嫣投怀送抱了靳澍言。

若是傅明嫣能怀了靳澍言的孩子,别说5个亿,50亿都不成问题。

只可惜,上个月傅明嫣没有怀孕。

而傅家的危机已经刻不容缓了,今晚她必须要向靳澍言开口了。

靳澍言对自己向来大方,读书的时候,她喜欢某大牌预售的一款项链,但又不想和别人戴同款。

靳澍言二话不说直接买断了那款项链的版权送给她,让她成为唯一能拥有那款项链的人。

他对她的宠爱,向来是独一无二的。

钱,一定会借的吧!

“咯吱。”

浴室的门被人由里向外的打开,发出轻微细小的声音。

激的傅明嫣紧张的挺直了脊背,一双水漾的眸,一瞬不瞬的看着走出来的靳澍言。

男人半裸着上身,只在腰间裹了一条浴巾。

麦色的皮肤下,每一块肌肉都紧实的刚刚好。

长腿迈开的同时,男性强烈的荷尔蒙气息迎面朝她扑来。

让她的呼吸都忍不住一滞。

靳澍言的身材,是让傅明嫣每每都忍不住惊叹的地方。

“澍言。”

看着男人朝自己一步步走来,傅明嫣脸上扬起迷人的微笑。

每一个弧度都恰到好处,这样的笑容,是靳澍言最喜欢的。

果然,靳澍言在她跟前站定,他俯身,亲吻着她的耳垂,低沉性感的嗓音在她耳边轻轻道,“明嫣,你真美。”

温热的气息铺洒在傅明嫣耳畔,激的她微微的瑟缩了一下。

这样细微的动作,靳澍言尽收眼底,略显邪魅的眸微挑,唇角含着丝浅笑,“宝贝,你太min感了。”

这般tiao逗的话,让一向面薄的傅明嫣霎时羞红了脸,贝齿轻轻咬住绯色的下唇,嗔道,“澍言,你太坏了。”

傅明嫣娇羞的样子,取悦了靳澍言,他笑着将她搂进怀中,有些爱不释手,“你这个小坏蛋,可真要命。”

明明刚刚才结束,几句话几个表情,便轻而易举的撩拨了他。

靳澍言的唇再次落在了傅明嫣的唇上,带着些许迷恋般轻咬着。

傅明嫣闭着眸,乖巧且迎合的接受着靳澍言的所有。

今晚,她必须好好的哄着他,让他开心。

终于,再一次的结束。

这一次靳澍言没有第一时间去洗澡,他半靠在床背上,一手搂着傅明嫣,一只手夹着烟。

烟火缭绕间,檀黑的眸泛着幽深的光。

傅明嫣靠在靳澍言的前胸上,手指在他结实的胸肌上画着圈圈。

脑中想着的却是,是时候开口了。

“澍言,和我在一起你开心吗?”

她在他胸前抬眸,一双水漾的眸满含深情的注视着他。

靳澍言闻言,将手中尚未燃尽的烟按在了烟灰缸里,转而抚上傅明嫣细腻光滑的脸颊,像是捧着一件稀世珍宝一样,“当然,你可是我最爱的女人。”

靳澍言的回答让傅明嫣脸上扬起了开心的笑容,但很快她便垂下了脸,表情欲言又止,像是有什么难以启齿的事一般。

“怎么了?”

靳澍言看着她,低声问道。

傅明嫣抿了抿唇,目光幽幽的看向靳澍言,“澍言,我有事需要你帮忙。”

“是傅家资金链面临崩盘,需要5个亿的事吗?”

靳澍言开口,语气显得十分气定神闲,薄唇微勾,含着丝不明所以的笑容,一瞬不瞬的看着傅明嫣。

这略显奇怪的笑容,让傅明嫣心里生出些怪异的感觉出来。

带着些许迟疑傅明嫣点了点头,她期待的看着靳澍言,“澍言,你会帮我的对不对?”

本以为会毫不犹豫的给出肯定答案的靳澍言,却没有在第一时间点头。

反而是扬着似笑非笑的笑容,直睐睐的盯着她。

靳澍言的反应让傅明嫣脸色骤变,方才的怪异感觉似乎得到了印证,她有些不可置信,“澍言,你…不愿意帮我?”

靳澍言闻言挑了挑眉,他挪动身子调整了下半卧的角度,而这个角度能让他更好的直视着傅明嫣。

也能让傅明嫣清晰的看清自己眼里的轻视和蔑然。

“5亿对靳家来说的确是不值一提,你陪了我两个月,按行情,我也该给你些chou劳,只不过……”说到这儿靳澍言微微一顿,上下打量了傅明嫣一番,轻哼,“你觉得自己哪里值5个亿了?”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戒不掉情深》

第2章:被羞辱


第2章:被羞辱

态度轻慢又讥讽。

行情!酬劳!

应该是幻听吧?

靳澍言怎么可能对自己说出这种话,傅明嫣不可置信的看着靳澍言,深吸了一口气。

“澍言,你刚刚说什么?我没有听错吧?”

靳澍言低低一笑,掀开被子起身裹好浴巾,拿出一张支票放在桌子上,就这么高高在上的俯视着傅明嫣,“傅大小姐技术不错,这两个月我睡得很开心,这里有五千万,应该不会埋没了傅大小姐。”

“靳澍言,你知道自己再说什么吗?”

傅明嫣终于忍不住拔高了声音,一贯乖巧顺从的脸上,难得的出现了裂痕。

“嫌少?”

靳澍言挑眉笑了起来,目光却是极度冰冷的,他看着傅明嫣,声音平静的毫无温度,“当然,若是你怀了孕自然是另当别论,只可惜……”

他的手慢慢的抚上傅明嫣那张带着恍惚的绝美脸蛋上,不可否认傅明嫣的脸是无可挑剔的,否则傅长安怎么会有那个自信,自己的女儿能值五个亿。

这五个亿若放在之前,他或许就给了。

可现在!

手中的力度猛的加大,靳澍言捏着傅明嫣迫使着她抬起头直视着他的眼睛。

那里,全然是对她的轻视,他这辈子最讨厌被人欺骗和利用!

“只可惜,你的肚子太不争气。”他眯着一双漆黑的檀眸,说话间嫌恶的将她的脸甩向了一边,松手后的靳澍言拿起桌上放着的抽纸细细的擦起手,仿佛在擦掉什么病菌一般。

似乎全然忘记了,上一刻,他们曾做着男女间最亲密的事。

靳澍言的种种反应,让本来信心满满的傅明嫣如坠冰窟一般,忍不住浑身颤抖着。

她以为,靳澍言是爱他的。

可现在他却对她说着,最残忍的话语,用最嫌恶的眼神看着她。

为什么会这样?

傅明嫣不敢相信!

“傅大小姐是嫌这五千万太少?那不如今晚别走了,做一次给你加一千万,怎样?”耳边靳澍言满是嘲弄的声音再次响起,说话间他双手撑在傅明嫣的两侧,檀黑的直勾勾的盯着她,唇角勾出一抹性感的弧度。

这样的笑容,本来是傅明嫣最喜欢的。

可现在却只让她觉得羞辱至极。

他是将她当做了,卖身的Ji女!

忍着冰冷到颤抖的身体,傅明嫣一把推开靳澍言,胡乱的将衣服套在身上,逃也似的向门外跑去。

门开的一瞬间,靳澍言薄凉的低沉嗓音再次传来。

“傅大小姐,不打算拿走这五千万了?”

开门的手就这么顿住了,傅明嫣挺直着僵硬的脊背站在了原地。

身后,靳澍言唇边勾起一抹冷笑,“傅大小姐可要想清楚了,这五千万出了这个门,可没有反悔的余地了,虽说这区区五千万解决不了傅氏的危机,但总归是能解一时的燃眉之急,况且,这是傅大小姐这两个月来卖身的钱,傅大小姐真舍得不要?”

傅明嫣紧紧的咬着唇,盈盈的泪水已集满整个眼眶。

自尊让她想要夺门而去。

可现实,却容不得她拥有自尊!

傅氏的危机,迫在眉睫,她不能……任性!

深深的吸了口气,傅明嫣转身,在靳澍言轻蔑的眼神下,犹如提线木偶一般走向桌前,拿起支票,转身离开。

……

南城,傅家!

傅明嫣失魂落魄的回到傅家时,已经是凌晨四点钟了。

可傅家上下却无一人入睡。

灯火通明的客厅里,傅长安和洛芩雪焦急的等待着傅明嫣的消息。

直到门外传来管家江叔欣喜的声音。

“大小姐回来了。”

傅明嫣堪堪走进客厅大门,傅长安和洛芩雪便急切的迎了上来。

“明嫣,澍言怎么说,是不是答应借钱给傅氏了?”

傅长安迫切的声音里满是期待。

傅明嫣抬起头看向傅长安,欲言又止。

此时的傅长安才终于注意到傅明嫣的不同,和猩红一片的眼圈。

心里猛然咯噔了一下,傅长安拧着眉不安的开口。

“澍言他……不愿意?”

傅明嫣咬着绯色的唇没说话,只从衣服口袋里掏出一张被她揉捻的皱皱巴巴的支票来。

傅长安第一时间拿过了支票,看到支票上的数字后,脸上的表情僵硬了起来。

“明嫣,剩下的钱澍言是准备之后给吗?”

傅明嫣摇了摇头,她吸了口气,看向傅长安,“没有了,靳澍言说,他只给这么多。”

“怎么会这样?”

傅长安猛的拔高了声音,他看着傅明嫣,“明嫣,你是不是惹澍言不高兴了?爸爸不是跟你说了吗,一定要乖巧温柔,你怎么这么不听话?”

“明嫣,不管怎么样,明天去和澍言道歉,澍言这么爱你,一定不舍的不管你的。”

这一次说话的是洛芩雪,傅明嫣的妈妈。

听着傅长安和洛芩雪,你一句我一句的,傅明嫣苦笑了出来,“没用的,靳澍言根本不爱我。”

“你说的这是什么话,澍言对你什么样,我和你爸爸都是看在眼里的,明嫣你听话明天去和澍言道歉,好好哄哄他。”

“明嫣,现在不是你耍小性子任性的时候。”

……

“靳澍言他不爱我,不爱我,你们还听不懂吗?”

强忍的泪水,终于在尖叫中决堤,傅明嫣捂着脸猛的蹲下了身,将头埋进腿间。

傅明嫣的反应,彻底惊到了傅长安和洛岑雪。

两人对视一眼,洛岑雪率先蹲下了身,拍着傅明嫣的背,小心翼翼的问道,“明嫣,告诉妈妈,究竟出了什么事?”

“妈妈……”傅明嫣一把抱住洛岑雪,在哽咽声中将今晚靳澍言说的话全部说了出来。

她以为,洛岑雪会安慰她。

可是在短暂的沉默后,洛岑雪的语气略带责备,“那你为什么今晚不留在那里?”

傅明嫣抽咽的声音就这样顿住了,她一瞬不瞬的看着洛岑雪,“妈妈你的意思是让我卖?”

“胡说什么。”

傅明嫣直勾勾的眼神让洛岑雪脸上划过一抹难堪,但转瞬即逝,“你和澍言是有感情的,怎么能说是卖。”

就算是卖,一次一千万,洛岑雪也觉得傅明嫣不该回来。

她知道这话不能说,可就算她不说,傅明嫣也看的清楚。

“呵。”

傅明嫣忍不住笑了起来,她伸手擦了擦脸上的泪水,起身看了眼身旁同样用一种极不懂事的责备眼神看着自己的傅长安,忽然就不恨靳澍言了。

靳澍言有什么错?

他说的一点都没错,她就是明码标价的高级ji女而已。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戒不掉情深》

第3章:傅氏危机


“可是怎么办,没机会了,靳澍言说的很清楚,走出那个门,我就没机会了。你们就是想让我卖,也晚了。”

报复般的说完这句话,傅明嫣一瞬不瞬的盯着傅长安和洛岑雪,直到两人脸上的表情在她的目光下,由不甘到最后一闪而过的羞愧,简明嫣才深深的吸了口气,疲惫不堪的道,“爸妈,我累了,我先上楼休息了。”

说罢转身朝楼上走去,堪堪走了两步,身后傅长安的声音再次传来,“明嫣,这五千万最多够傅家撑五天。”

扶着旋杆的傅明嫣手指紧了又紧,好半晌才转头看过去,神情冷然,“所以呢?”

傅长安拧着眉,“你该明白,傅家如今的艰难,没有五亿,别说傅氏就连这幢别墅都保不住,爸爸不逼你,你要是不愿意,苏氏的苏董想见一见云珠。”

“爸。”傅长安的话音刚落,傅明嫣已经不可置信的瞪大了眼睛,“你知道你在说什么吗?云珠她才18岁。”

而苏氏的那个苏董,是个大腹便便猥琐下流的老男人。

傅长安俨然已经下定了决心,他看向傅明嫣,语气决然,“明嫣,爸爸只给你五天时间,时间一到,我会送云珠去见苏董。”

说罢,径直离开,只留下洛岑雪和傅明嫣。

傅明嫣的目光转向洛岑雪,带着隐隐的期许。

可洛岑雪只是叹了口气,对她道,“明嫣,我和你爸爸别无办法。”

是啊,没办法了。

此时对于他们来说,拿在手里的筹码,只有自己和云珠了。

所以为了保住傅氏,不惜将自己的两个女儿接连送人。

这就是她们傅家,她和云珠的爸爸妈妈!

“姐。”

二楼蓦的传来女孩轻轻柔柔的声音,一双干净无邪的眼睛里此时全是慌张。

傅明嫣回头看着只觉得胸口一滞。

还不等她做出反应,傅云珠已经小跑着来到了她的跟前,一把握住她的胳膊,嘴角带着颤意,“姐姐,爸爸说的是真的吗?他真的要把我送给那个苏董吗?那个人……那个人的年纪比爸爸还要大,姐姐,我不要,我真的不要……”

傅云珠说话间已是泪如雨下,傅明嫣看着眼前哭的凄楚的傅云珠,心痛的不行。

她才只有18岁而已……

“云珠,相信姐姐,姐姐绝不允许这样的事发生。”

就算抵上她的所有。

“真的吗姐姐?”

听到傅明嫣如此说,傅云珠才勉强止住了泪水,一双杏眸直勾勾的看着傅明嫣。

傅明嫣朝她微微一笑,抬手细细的帮她擦掉眼泪,边擦边道,“姐姐说的话你还不信吗?”

“信,我当然信。”

傅云珠拼命的点头。

在傅云珠的世界里,傅明嫣是比父母更加让她依赖的存在。

只是……

秀挺的眉不由自主的拧起,傅云珠若若的看向傅明嫣,犹豫的开口,“姐姐,澍言哥哥还会帮我们吗?”

刚刚姐姐同爸妈说的那些话,她在楼上都听到了。

若是澍言哥哥不肯在帮,那怎么办?

傅明嫣却是一笑,温柔的揉了揉傅云珠的头,声音淡淡的,“澍言哥哥只是生气了,姐姐会哄好他的,云珠不用担心,快去睡觉吧。”

傅云珠本想再说些什么,可看着傅明嫣眼角眉梢间的疲惫,终是没有再说,乖乖的点了点头,转身回了卧室。

傅云珠离开后,傅明嫣托着满身的疲惫回了自己的房间,关上门的瞬间,犹如灵魂被抽离一般跌坐在了地上。

哄回靳澍言谈何容易。

以前她尚可仗着靳澍言对自己的宠爱,而现在呢,靳澍言眼里的讥讽与厌恶她看的清楚。

可如今A市人人避他们傅家如蛇蝎,除了靳澍言,她无人可求。

南城的初秋,夜晚微凉。

傅明嫣穿一件饱和度极高的宝蓝色风衣,腰带系在腰间,行走间两条细白的腿若隐若现,风衣里,她特意穿了一件极度性感的V领吊带短裙,堪堪包住臀部的长度,吊带裙衣型极好,将她的身材凸显的恰到好处。

傅明嫣的美,一直是南城公认的颜值天花板。

否则又怎会让眼高于顶不可一世的靳澍言在她15岁那年,就早早的宣示了主权,生怕有人觊觎。

做着靳澍言女朋友的那几年,傅明嫣乖巧又温柔,他喜欢她穿着保守精致,她便日日打扮的低调又清纯。

这样张扬又性感的打扮,在以前她是断不可能。

现在却不一样,她必须再次勾起靳澍言的兴趣。

今晚她特意从闺蜜姚楚儿哪里打听到,靳澍言在夜莊。

夜莊,是南城极具盛名的私人会所,对于顾客的要求极度高,能出入这里的人不是有钱就可以的,所以私密性也是极好的。

曾经跟在靳澍言身边,她无数次的进出这里,熟的犹如自家一般。

今天,却被拦在了大厅。

“这位小姐请问有邀请吗?”

说话的人是夜莊的前厅经理,那人说话间目光从她身上扫过时,犹如陌生人一般,明明前几日,她随靳澍言来时,这人还低头哈腰的尊她一声傅大小姐。

不过一晚,她和靳澍言破裂的关系,就连一个私人会所的经理都知道了。

傅明嫣不尴尬是假的,她的确没料到自己会被拦在大厅。

思来想去,傅明嫣说出了一个人的名字,“陆衍,陆先生邀我来的。”

陆衍是靳澍言从小一起长大的兄弟,有靳澍言的地方一定会有陆衍。

而陆衍,他一定会帮自己。

那位趋炎附势的经理听了她说出的名字,露出了怀疑的目光。

不等他开口,傅明嫣率先拿出了手机,“不相信,我可以打电话。”

说完,直接拨通了陆衍的电话。

而此时包间里的陆衍看到来电显示上的人名,又看了眼包间另一侧的男人,微拧着眉走出了包间,站在走廊里,他接起了电话。

“陆衍,我在夜莊大厅。”

电话那边女人的声音清清淡淡。

陆衍一时间不知怎么反应才好。

好半晌,他才道,“如果你要见澍言,之后我可以帮你安排,今晚……”

剩下的话还未说完,电话那边的女人已直接了当的打断了他。

“陆衍,我要见他,今晚就见。”

傅明嫣并非外表看起来的那般温柔乖巧,陆衍一直都知道。

也明白,她是拿捏了他不会拒绝她。

想着包间里的情景,陆衍默了默道,“你别后悔就好。”

“绝不会。”

声音干脆的没有一丝一毫的犹豫。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戒不掉情深》

第4章:被闺蜜背叛


给夜莊的经理打了声招呼,陆衍挂了电话走进包间。

包间里靳澍言刚饮尽一杯酒放下酒杯的空隙,他抬眸,檀黑的眸中一片倦懒的性感,仿若无意的问了句,“刚谁的电话?”

陆衍自然是不会瞒他,也不能瞒。

他看向靳澍言道,“傅明嫣,她想见你,我让她上来了。”

闻言,靳澍言极淡的挑了下眉,不甚在意的样子。

他身边坐着的女人顺势偎进他的怀里,一双眸楚楚可怜,“澍言,我…我害怕。”

“怕什么?”

靳澍言唇角扬着笑。

女人轻咬着下唇,“明嫣会不会怪我?”

“怪你抢走我,嗯?”

尾音上扬,性感的让人无法抵抗,女人早已被撩拨的春心荡漾,伸出自己的手似嗔似娇的在靳澍言胸口锤了锤,“讨厌。”

靳澍言仿佛被她这幅小女人样取悦到,低低的笑起来。

傅明嫣推开门看到的就是这样的一幕。

她的脚步就这样怔在了推开门的那一瞬间,一动不动。

不可置信般的看着眼前调笑在一起的两个人,心口的位置犹如裂开了一个无底洞一般,疼的让人窒息。

不是因为靳澍言有了别的女人。

而是靳澍言的那个女人竟然是姚楚儿,她一直以为的最好的闺蜜。

“明嫣,你怎么来了?”

包间里,看到傅明嫣的沈让先是有些惊讶,继而故意咳嗽了一声,提醒着沙发上旁若无人亲昵的两个人。

本以为,靳澍言看到傅明嫣多少会有些反应,毕竟悉心宠爱了好几年,却不想靳澍言对于他刻意的提示连个眼皮都没抬。

反倒是他身边的姚楚儿,惊慌失措的站起身,一副小心翼翼歉意十足的样子看向傅明嫣,“明嫣,对不起,我不是故意和你抢澍言的,我和澍言是真心的,你要怪就怪我,是我对不起你。”

姚楚儿说着便要往傅明嫣那里去,起身间被靳澍言一把握住了手腕。

“你理她做什么。”

语气轻谩,又不屑。

姚楚儿娇嗔,“澍言,明嫣她是我最好的朋友。”

“唔。”靳澍言闻言懒懒的挑了挑眉,目光转而看向了门口一动不动犹如精致雕塑的傅明嫣,嘴角微扬,似笑非笑,“差点忘了,你们是最好的闺蜜。”

傅明嫣深深的吸了口气,进门时看到的那一幕,在靳澍言此时的笑容中找回了神智。

这样的笑容,昨晚她感受过不止一次。

靳澍言和姚楚儿是故意在恶心她。

否则,姚楚儿又怎会告诉她靳澍言的位置。

深深的吸进一口气,傅明嫣捏紧手指。

“抱歉,我去下洗手间。”

她实在没办法做到强颜欢笑。

洗手间里,傅明嫣不知道呆了多久,直到接受了刚才的那一幕。

她才抬眸,看着镜子里那张动人的脸,她缓缓勾起唇角,露出完美的笑容,然后转身。

“你还真是不死心。”

堪堪转身,姚楚儿不屑的声音在耳边响起。

看着眼前这个曾经所谓的‘好闺蜜’,傅明嫣伸手将额边的一缕头发撩向耳后,举手投足间风情万种,她睨着姚楚儿,微微一笑,“咱们各凭本事。”

说完她扬着下巴犹如一只高傲的白天鹅,直接绕过姚楚儿。

姚楚儿最最讨厌的就是傅明嫣这幅样子,从前被所有人宠着她高傲也就罢了,现在她们傅家都破产了,澍言都不要她了,她凭什么高傲?

“傅明嫣!”

嫣楚儿追上前去,一下子拦住了傅明嫣的去路。

“澍言现在是我男朋友,你最好离他远一点。”

看着眼前的姚楚儿,傅明嫣仿佛听到了世界上最好笑的笑话,她俯身凑近姚楚儿,“抱歉,我偏要离他近一点。”

“傅明嫣,你还要不要脸。”

姚楚儿脸色难看到了极点。

傅明嫣冷冷的勾唇,“要论不要脸,我怎么比的过你姚楚儿。”

说罢,傅明嫣懒得去理会姚楚儿现在的表情,对于她来说,今晚最重要的是靳澍言。

毫不留情的将拦在自己面前的姚楚儿推开,傅明嫣径直走进了包间。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戒不掉情深》

第5章:我知道错了


“澍言,你真的要这样对我吗?”

甫一进门,傅明嫣立时换上了另一副面孔。

眼中集起盈盈的泪水,绯色的唇微微颤抖着,她无视跟在身后的姚楚儿三步两步一下子来到了靳澍言跟前,泪水摇摇欲坠,楚楚可怜的样子我见犹怜。

“澍言,我究竟哪里做错了,你告诉我好不好,我改,我真的改。”

傅明嫣蹲下身,一把抱住靳澍言的腿,那样子要多卑微就有多卑微。

“澍言,你别不理我好不好?”

下巴微扬,,傅明嫣小巧精致的脸上早已泪痕满布。

这样子的傅明嫣,别说靳澍言,整个包间里的所有人都未曾见过。

傅明嫣是什么人?

那是从15岁开始就被靳澍言捧在手心里的公主,别说眼泪,她就是皱个眉,都能让靳澍言发疯。

所有人都不由的看向了靳澍言。

面对着这样的傅明嫣,靳澍言真的能不为所动?

此时的靳澍言保持着原有的姿态,似乎很是淡定,他轻摇着手中的酒杯,檀黑的眸幽深的看不见底。

好半晌,低沉的嗓音才幽幽的响起,“喝了它。”

将手中的酒递向傅明嫣,靳澍言一瞬不瞬的盯着她。

“澍言,这…过了点吧。”

一旁的沈让有点看不过去了,小心提醒道。

沈让和陆衍靳澍言是从小一起玩到大的兄弟,和傅明嫣也是熟到不行。

傅明嫣和靳澍言在一起的这几年,靳澍言可是滴酒都未让她沾过。

这头一次让她喝酒就是一整杯,还是52度的白兰地,这一杯下去,不得直接昏过去。

可偏偏,靳澍言像是没听到一般,将酒杯又朝傅明嫣跟前递了递,“喝。”

这一声,犹如命令一般。

傅明嫣一脸柔弱的珉了珉唇,再抬眸,她端起手中的酒杯,直接一饮而尽,放下酒杯的瞬间,她似是头晕的抚了抚额,眼神略显迷离的看向身前的靳澍言,微微一笑,“澍言,别离开我好不好。”

说罢,径直倒进了靳澍言的怀中。

靳澍言顺势掐住她的腰,脸上的表情晦朔难明。

“澍言……”身边的姚楚儿不安的拔高了声音,“澍言,你别被她骗了,你明知道……”

“闭嘴!”

伴随着一锐利的目光,靳澍言警告的睇了姚楚儿一眼。

话到嘴边的姚楚儿悻悻的闭了嘴,只能暗暗的捏紧手指,目光愤恨的瞪着一副昏迷不醒样子的傅明嫣。

澍言明明知道傅明嫣是装的,却还配合的没有揭穿。

难道他还喜欢她?

一旁的沈让一脸头疼的样子,“澍言,你看这……你灌醉的人,你自己负责?”

靳澍言瞥了沈让一眼,没说话,一个弯腰将傅明嫣公主抱了起来,长腿迈开,径直往外走去。

姚楚儿连忙要跟上去,却被身后的沈让一把拽住了胳膊拉了回来。

“我拉我干什么?”

眼睁睁的看着靳澍言抱着傅明嫣离开,姚楚儿气的猛的瞪向沈让。

“我说你能不能识相点。”

沈让的语气不甚好,很明显看不上姚楚儿。

姚楚儿咬着牙,“澍言现在是我男朋友,我跟上去怎么了?”

“男朋友?”沈让像是听到了什么极好笑的事情一般,他上下打量着姚楚儿,目光直白,语气不屑,“就凭你这样还敢自居澍言的女朋友,你瞧瞧你自己,哪点比的上人家傅明嫣?要胸没胸,要腿没腿,要脸没脸的,你在家都没照过镜子吗?”

“你……”

姚楚儿气的脸一阵白一阵红,可偏偏还不能怼。

谁让沈让是她惹不起的人。

最后跺了跺脚只能看着靳澍言抱着傅明嫣越走越远。

直到消失在了尽头,沈让才松开拉着姚楚儿的手,一脸嫌弃的道,“你现在可以滚了。”

姚楚儿恨得牙痒痒,跺着脚愤愤的离开。

包间的门再次关上。

沈让挑了挑眉,在心里给自己刚刚说的那番话打了个满分,绿茶可不就得他这样的人收拾。

“你说澍言会把钱借给傅明嫣吗?”

想着离开的那两人,沈让道。

说罢,沈让等着身边人的回应,但是等了半天等了个寂寞。

他一脸奇怪的扭头看向身边的陆衍,“你怎么不说话?”

这家伙今晚会不会有点太沉默了。

陆衍眉头微蹙,“我有什么好说的。”

态度十分的不耐烦,说罢,径直朝外走,沈让连忙跟了过去。

“喂,陆衍……”

他今晚招谁惹谁了。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戒不掉情深》

第6章:装够了吗


南城,东篱苑。

“澍言,我爱你,我不能没有你……”

“澍言,别不要我好不好……”

“澍言……”

“澍言……”

一脸酒意的女人柔弱无骨的攀附在自己身上,诉说着爱意。

身上的宝蓝色风衣腰带不知什么时候散落了,露出里面的性感吊带短裙。

若是曾经的靳澍言看到这样的傅明嫣,恐怕早就化为了绕指柔,疼她恨不得疼到骨子里。

可如今,靳澍言冷眼看着面前的女人表演,唇角噙着讥讽的笑。

“装够了吗?”

靳澍言冰冷到毫无温度的声音,让傅明嫣微微一顿,接着嘟起了嘴,娇声道,“澍言,你在说什么啊,你不爱我了吗?”

“爱?呵呵……”

伴随着嘲弄的冷笑,靳澍言蓦的伸出去,一把捏住傅明嫣的下巴,向上一抬,迫使着她直视着自己,俊美无比的脸上带着一丝恨意。

“傅明嫣,这场戏你演的很辛苦吧。”

傅明嫣一脸茫然,“澍言,我听不明白你在说什么。”

“啧…果然是不到黄河不死心。”

靳澍言甩开傅明嫣的下巴,拿出手机,打开一个语音文件。

里面传来两个人的对话声。

“明嫣,你真的想清楚了吗?这可关乎你一辈子的幸福。”

“没想清楚又能怎么办,傅家现在出了事,作为傅家的大小姐,我别无选择。”

“可你爱靳澍言吗?”

“爱不爱都不重要了,只要他姓靳,他是靳澍言就够了。”

“五个亿,一定还有别的办法的,你不能对自己的未来不负责任,你忘了,一个星期前你还跟我说想和靳澍言分手。”

“要是有别的办法,我早就去试了,可是没办法,现在对于傅家来说,除了嫁给靳澍言,没有别的更好的办法躲过这场危机了,其实我也不亏,靳澍言有钱有颜,多少女孩想嫁给他还没有机会呢,况且他对我这么好,除了爱,我什么都拥有了不是吗?”

“你不遗憾吗?你上次还跟我说,想要去和喜欢的人好好谈一场恋爱。”

“楚儿,你别劝我了,我别无选择。”

……

语音戛然而止,傅明嫣僵硬的犹如木偶一般。

这段话是她献身给靳澍言的前几天,和姚楚儿之间的对话。

她早该想到的,从在包间里看到姚楚儿的那一刻,她就该想到的。

那个她曾经自以为是好闺蜜的女人,将她背叛了个彻彻底底。

“现在,你还有什么好说的?”

靳澍言冷冷的盯着傅明嫣,等着她接下来的反应。

他有想过,这个女人或许会找其他各种各样的理由来哄骗他。

但他,绝不可能会相信她。

但他没想到,在一阵沉默之后傅明嫣开口了。

“既然你都知道了,我无话可说。”

她没有否认!

她没有否认!!!

“好,好的很。”

声音犹如从胸腔里挤出来一般,带着咬牙切齿的恨意,靳澍言一瞬不瞬的盯着眼前的女人。

有一瞬间,他想掐死她。

“既然这样,你还不快滚!”

他朝她大吼。

傅明嫣被眼前双目猩红满脸戾气的靳澍言吓到了。

认识靳澍言这么多年,她从未见过这样的靳澍言。

可她不能滚,她还要求他。

“澍言,我知道我的请求很无理,但是看在我们认识这么多年的份上,你帮帮我,救救傅家好不好?”

傅明嫣上前一把攥着靳澍言的胳膊,祈求道。

靳澍言冷笑一声,“我凭什么要帮你?”

“你让我做什么都可以,做牛做马都可以,只要你开口,我什么都愿意。”

“呵~”

回应傅明嫣的是一声冷笑。

那声音仿佛再嘲笑着她的不自量力,傅明嫣紧紧的咬着唇瓣,自尊心早已经被丢弃,现在的她卑微的只差给靳澍言跪下了。

看着眼前冷若冰霜的靳澍言,傅明嫣绝望的再次开口,“澍言,我知道现在的我对你来说一文不值,但是求求你,真的求求你~”

回应她的是无尽的沉默,和靳澍言脸上讥讽的笑意。

手就这样垂了下来,像是失去了所有的力气,傅明嫣摇摇欲坠的向后退了两步,最后跌坐在了地上。

靳澍言站在原地冷眼旁观,看着曾经娇若灿阳的女人如今颓败不堪。

半晌,他薄凉的勾起唇角。

“倒不是真的一文不值。”

说话间,上下扫视着傅明嫣,像是在打量一件待价而沽的商品。

而靳澍言的一句话,让本已绝望的傅明嫣猛的抬起了头,眸里燃着希望的光。

他的意思是愿意帮她?

傅明嫣紧紧的盯着靳澍言,不敢错过他脸上一丝一毫的变化。

两人的目光在半空中交汇,靳澍言俊美无比的脸上露出一丝邪魅的笑意,“只要你让我满意了,钱自然不是问题。”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戒不掉情深》

第7章:靳总可还满意


翌日,傅家别墅。

傅明嫣将一对流苏耳环戴进耳朵后,推开化妆间的门走了出去。

在外等了半晌的洛岑雪看到傅明嫣的瞬间,脸上的笑容藏也藏不住。

她和傅长安本来都以为靳澍言真的不会帮傅家了,却没想到昨晚靳澍言竟然亲自送了明嫣回来。

还约了明嫣今晚出去。

看来,明嫣再次拿回了靳澍言的心。

看着眼前稍加修饰,便美得让人挪不开眼的傅明嫣,洛岑雪心里不由的有些得意,忍不住道,“我们家明嫣不愧是南城公认的第一名媛,这样的美貌,哪个男人能抗拒的了。”

对于洛岑雪的骄傲得意,傅明嫣恍若未闻,直接绕过洛岑雪朝楼下走去。

洛岑雪知道她还是再为之前的事生气,叹了口气,跟在傅明嫣身后。

下了楼,傅长安从沙发上起身,看向傅明嫣叮嘱道,“明嫣,记得爸爸说的话,一定要哄好澍言,不能再出差错。”

傅明嫣并不回答,目光只望着别墅外。

别墅里的气氛霎时尴尬到了极点,傅长安脸上的表情难看起来。

“你现在这是什么态度?”

“爸爸需要我什么态度?”

傅明嫣水漾的眸毫无温度的转向傅长安,反问。

傅长安脸色愈发难看,正要爆发,被身边的洛岑雪一把攥住胳膊,暗暗使劲,洛岑雪对着傅长安摇摇头道,“澍言等会就来了,别让人看了笑话。”

正事要紧,傅长安按耐住要发火的冲动,看了眼女儿,又觉着有些愧疚。

伸手搭在傅明嫣的肩上,叹了口气,“明嫣,你别怪爸爸,说让云珠去陪苏总,也是被逼无奈,好在现在澍言松了口,只要澍言愿意帮傅氏,爸爸保证一定让云珠活的来开开心心的,绝不逼她做任何她不愿意的事。”

“爸爸记得今天说的话就行。”

傅明嫣挥开傅长安的手,语气冷淡。

傅长安还想说什么,被身边的洛岑雪略显激动的拍了拍。

抬眼看过去,靳澍言的车停在了别墅门口。

傅长安顾不得其他率先跑了出去,等傅明嫣来到车前时,只看到父亲对着靳澍言卑微的点头哈腰,水漾的眸微微颤动着。

她的爸爸,若非傅家出事,何时这般低三下四过。

“爸爸。”

傅明嫣上前,一把握住傅长安的胳膊。

傅长安回头看向傅明嫣的时候,看到了她眼里的心疼,傅长安的心里也生出许多酸涩来。

他拍了拍傅明嫣的胳膊,“明嫣,爸爸不打扰你和澍言了,记得爸爸说的话。”

“知道了爸爸,明嫣记得。”

一直等到傅长安转身,傅明嫣才拉开车门坐了进去。

黑色的宾利慕尚疾驰在夜幕下。

车内,靳澍言凉凉的看了眼身边穿着保守精致的傅明嫣,开口,“是我说的不够明白?”

闻言傅明嫣解开了风衣衣带露出里面比昨晚还要性感暴露的吊带裙,犹如深夜里的一只小野猫。

“靳总,这样可还满意?”

靳澍言眯了眯眸,幽深如布的瞳仁看不出情绪,他转过脸来,轮廓分明的侧脸线条泛着冷意,低沉的嗓音满是嘲弄,“傅大小姐还真是上道。”

傅明嫣微微一笑,坦然的讨好,“靳总满意就好。”

靳澍言的脸更冷了,一路上再无话可说。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戒不掉情深》

第8章:他们开心靳总便开心吗?


到了夜莊,随着靳澍言来到一间包间,即使在来之前傅明嫣已经做好了准备。

但推开门的那瞬间,看着里面tiao笑着的男男女女,傅明嫣还是有些不适应。

以前得她被靳澍言保护的太好,这样的场面,靳澍言从未让她见过。

“靳总,您终于来了。”

包间里的人看到靳澍言,立刻都站起了身上来迎接。

有人知道靳澍言平时应酬最讨厌的就是这样的场面,于是连忙挥手就要赶女人们出去。

“没看到靳总来了吗?还不赶紧滚。”

“不必了。”

靳澍言看向包间里的众人,“大家不比拘束,怎么开心怎么玩。”

虽然靳澍言发话了,但那些男人还是有点怵得慌,不敢轻举妄动。

却不想靳澍言一个伸手将身边站着的女人一把搂进了怀里,众人看着靳澍言怀中xing感可人的女人才恍然大悟。

原来靳总自己也带了个女人,包间光线昏暗,这女人和包间里的这些女人穿的相差无几,刚刚他们竟然都没注意到。

现在仔细一瞧,这女人长得堪称绝色,那身材该凸凸该凹凹,还有那两条堪称超模的细白长腿,难怪连一向不进女se的靳总都破例了。

大家霎时轻松起来,包间再次活跃起来。

傅明嫣学着包间里的女人偎在靳澍言怀里,给他递酒喂水果,嘴里一口一个靳总,要多上道就有多上道。。

靳澍言身边坐着的男人,脸含羡慕的奉承道,“靳总真是好眼光,这样的绝色也只有靳总配得。”

靳澍言睇了眼正为自己递酒的傅明嫣,勾起唇角对着男人道。

“怎么,刘总喜欢?”

那刘总闻言脸都下白了,连连摇头,“靳总说笑了,靳总的女人我怎么敢肖想。”

“刘总喜欢,送给刘总又如何。”

靳澍言说着直接将傅明嫣推向刘总,傅明嫣甫一下被推进大腹便便惊慌失措的刘总怀里,有些反应不过来,惊愕的看向靳澍言。

或许在她的潜意识了,始终不相信靳澍言会真的这样对她。

靳澍言似笑非笑的盯着她,“好好的陪刘总,刘总高兴了我便高兴。”

那刘总已然不知道该做什么反应了,脸上冷汗直冒。

偏偏这时候傅明嫣递给了他一杯酒,“刘总~嫣儿喂您喝酒。”

刘总如临大敌一般,包间里其他的人也沉静了下来看着这边的动静。

“我……我……我自己喝。”

那刘总已经紧张的不知做何反应,想要接过傅明嫣递来的酒自己喝,可偏偏傅明嫣不让。

她撒娇般的扭了扭身子,嗔道,“不要嘛,嫣儿喂您。”

说着将酒杯递到刘总嘴边灌了进去,那刘总惊吓之余喝了一大杯酒,直接呛的水花四溅。

“呀,刘总,嫣儿给您擦擦。”

说罢傅明嫣又拿着纸巾轻轻擦起刘总嘴边的水渍,要多温柔又多温柔。

本以为自己死期将至的刘总,发现靳澍言不禁不生气,还似乎很满意。

竟然还主动朝他举起了酒杯。

“刘总对嫣儿可还满意?”

“满意满意。”

刘总受宠若惊的连连点头。

靳澍言难得笑了起来,“那今晚嫣儿就归刘总你了。”

幸福来得太突然,刘总还没做出反应。

包间里的男人们红了眼,“刘总真是好福气,这么美的女人……”没想到自己一下子成了众矢之的,刘总有些不知所措。

靳澍言却是一笑,“既然大家都这么喜欢嫣儿…”说到这儿微微一顿,目光转向一旁似乎乐在其中的傅明嫣,眼神微眯,他凉凉的勾唇,“嫣儿还不快去照顾好大家。”

“大家高兴,靳总便高兴吗?”

傅明嫣没有任何不愿,只是微笑着看着靳澍言问道。

靳澍言道,“当然!”

继续阅读《戒不掉情深》


版权声明:未经书面授权禁止转载、摘编、复制或建立镜像。对既成事实本站将保留所有的权利。

无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