魏翩然霍纬钧《翩然入君心》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小说:翩然入君心
分类:霸道总裁
作者:苍云
简介:魏翩然爱霍纬钧,爱到愿意为他捐出自己的心脏,为他拿掉自己的孩子,可他的心里却只有林语
为了成全霍纬钧,她选择离婚,为他打造了一个完美恋人,只为在自己离开后,他能过得好
可直到她死,她都没能等来霍纬钧的回头……
角色:魏翩然霍纬钧
魏翩然霍纬钧《翩然入君心》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翩然入君心》免费试读免费阅读


第1章


  “你的丈夫心衰,可能熬不过一个月了……”
  魏翩然听着,满眼的泪花。
  她颤着声音问:“不能做心脏移植吗?”
  “医生,钱不是问题。”
  霍家豪门大家,多的就是钱。
  医生抿了抿唇:“能是能,不过……”
  医生长吁一口气,道:“霍太太,我们现有的心脏源匹配中,只有你的心脏可以和霍先生匹配……如今想救霍先生,只能是……”
  只能是——魏翩然活体捐赠。
  魏翩然的心,慢慢沉了下去。
  如果这是唯一能救霍纬钧的办法……她愿意捐赠。
  毕竟,她这条命本就是霍纬钧给的。
  现在也不过是还给他。
  只是他那么厌恶自己,他是否也会厌恶自己的心脏?
  片刻后,她自嘲般笑了笑,不想让他厌恶,那就别让他知道是自己捐的心啊...
  “帮我安排手术吧,请务必让我的丈夫活下来,还有……请不要告诉他是我捐赠的……”
  魏翩然还有好多要嘱咐的话。
  可耳边,医生却又说道:“霍太太,你怀孕了,胎儿刚满两个月,情况很好,它非常健康。”
  “霍太太,活体捐心的话,您和您未出生的孩子都会没命。”
  “毕竟是两条命换一条命的事,所以您最好再考虑考虑。”
  ……
  病房。
  魏翩然倚靠在病床边,深情的望着床上躺着的男人。
  这是她的丈夫,她爱了十四年的霍纬钧。
  他这么年轻,那样健壮,怎么会心脏有问题……
  最关键的是,她还没有爱够他,他们还没有和好,他还不知道她已经怀孕了,她有了他们的孩子啊……
  一股酸楚涌上了喉头,轻轻的抽噎不禁惊动了床上的男人。
  霍纬钧皱眉转醒,眼见她一脸泪花,十分不耐道:“我还没死!哭什么哭?晦气!”
  她眸色一暗,撇过头去,迅速擦掉眼角的泪,带着祈求和卑微的讨好道:“纬钧,公司传来了好消息,你一手带起来的项目已经得到了世界精密仪器组织的青睐,过两日他们会安排内地商务来和我们洽谈,谈成的几率非常大。”
  霍纬钧一惊,他没想到那个项目能进展的如此快。
  但他仍旧嫌恶道:“意料之中的事,算什么好消息!”
  魏翩然抿了抿唇,双手窘迫的拉了拉衣角:“嗯……其实还有一个好消息,你大概会很开心。”
  “嗯?”
  “林语回来了。”
  林语,霍纬钧的初恋。
  霍纬钧的面色一黑,一双眼锋利的朝着她射了过来:“我警告你,离林语远点!”
  魏翩然苦涩一笑,心里又沉了几分,她艰难开口问:“你……还爱着林语,对吗?”
  “不然呢?”他睨着眼看向她,眼底是隐隐的火焰,“难道要我去爱一个贪慕虚荣的魏大小姐吗?”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翩然入君心》

第2章


  魏翩然心头似是被灼伤的疼:“你根本不知道,当初是林语她……”
  “闭嘴,你有什么资格提林语!霍氏破产的时候,是林语陪在我身边,是林语拿出了所有家当给我创业,你怎么敢和她比!”
  幽闭的病房里,男人的怒吼震慑了魏翩然。
  她唇畔微颤,眼泪扑簌掉落。
  她虚软的瘫坐在椅子上,用尽全身的力气道:“纬钧……我们离婚吧。”
  “离婚?”
  霍纬钧面色一瞬的僵滞,但很快恢复一脸的冷色。
  他嗤笑:“千方百计跟我结婚的你,会舍得和我离婚?”
  “魏翩然,你既然想离婚,就别只是嘴巴说说,做好财产公证,打好离婚协议,带上所有证件,将那份红本变成绿本,别在我面前装可怜……真恶心!”
  魏翩然的手心,逐渐攥紧,她的心似是被针扎了般疼。
  不管自己说什么做什么,他总归是不信的。
  三年前如此,三年后依旧如此。
  她撑着身躯站起来,看向他,依旧满目爱慕。
  “纬钧,我会按照你所说的办,但是……”
  她一顿,喉头辛涩,“能不能让我在离婚之前抱抱你。”
  男人面色一僵:“你又想玩什么花样?”
  魏翩然的眼眶红红的,怯懦着,祈求着:“我、只是想抱抱你,可以吗,就一会儿,只要抱你一会儿……”
  她其实是想,让爸爸抱一抱她肚子里的未出生的宝宝。
  宝宝,是妈妈,对不起你...
  霍纬钧眉头轻蹙,他不懂这个女人怎么突然这么快就妥协了……
  往常,她可不是这样。
  他从未见过如此的魏翩然,此刻……心神波动。
  见他犹疑,魏翩然已然主动接近了他。
  她轻轻的揽在男人精壮的腰间,见他没有抗拒,一把拥住了他,肆意感受着他身躯之中散发的清冽味道。
  他的肩膀好宽广,他的身形好高大。
  笼罩着她,那样安全有力,她是如此贪恋他的怀抱,久久舍不得放开啊。
  霍纬钧,如果我们一家三口,能永远这样相拥,该多好!
  可惜,可惜她没有永远了……
  霍纬钧的心底涌起了丝丝的烦躁,明明是如此厌弃她,可此刻竟觉得她有几分的可怜。
  “纬钧……”一道甜美的女声,像是来自地狱的恶魔一般,冲进了魏翩然的脑子里。
  她恍然看向门口。
  林语一身白裙,怔怔的站在那。
  猛地,一股大力将她推开。
  魏翩然向后踉跄了两步。
  而原本在她面前的男人,已经毫不犹豫的走到了林语的面前,阴郁的脸面变得欣喜。
  “小语,你来了。”
  霍纬钧言语之中的温柔,和方才的恶毒仿若两人。
  这种差别,像是一盆冷水浇到了魏翩然的头上。
  林语对着霍纬钧温柔的笑了笑。
  “不好意思,我是不是来的不是时候。”
  “没有。”霍纬钧的眼睨看向魏翩然,“是有其他人打扰了我们。”
  男人的话,刺耳更诛心。
  魏翩然低下了头,神色黯淡。
  伸手轻轻抚着还未隆起的肚子,她的心,支离破碎的痛。
  宝宝啊...你会怪爸爸吗?
  宝宝啊...你千万别怪爸爸。
  要怪,就怪妈妈吧...
  再抬头时,她已泪流满面,心里,做出了最终决定。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翩然入君心》

第3章


再抬头时,她已泪流满面,心里,做出了最终决定。
------------
医院附近咖啡厅。
魏翩然约了林语见面。
她坐在窗边等待。
远远就看到了林语那款飘逸的白长裙。
这种白长裙她也穿过。
但是霍纬钧只说她是东施效颦,那之后她再也没穿过。
林语坐下。
林语朝她一笑,轻轻拨了拨脖子附近的头发,争取将那红痕展现的更加明显。
魏翩然静静的看着,面色平静,毫无波澜。
林语搅动着咖啡,道:“纬钧说,你们要离婚了吧,很感谢你将他还给我。”
魏翩然淡声道:“你呢,前夫还在纠缠你吗?”
三年前,林语嫁给了一个富豪。
富豪向她求婚后,她就将霍纬钧甩了。
但谁能想到,这个富豪是个水货加无赖,至今她因经济纠纷官司缠身。
林语面色一白:“你怎么知道?”
所有的情绪,霎时化为了震惊。
“纬钧很在意你,所以,我也很在意你,只是我与他不同,我在意一个人,就会让她在我的掌控范围内。”
对霍纬钧,她是这样。
对林语,她也是这样。
这些年,林语的一举一动,她都知道。
林语惊叫出声:“你监视我?”
魏翩然没有否认。
这却让林语觉得,面前知性优雅的女人,实则是个变态。
林语一脸涨红,怒气无处可法,将此刻最在意的事问了出来:“这些你都告诉霍纬钧了?”
魏翩然眯了眯眼,回答:“没有。”
林语却觉得心虚:“怎么可能,你爱纬钧,纬钧却爱我,就魏大小姐毒辣的手段,怎么可能容忍我在纬钧继续保持一个好的形象。”
全世界都知道魏翩然爱霍纬钧,爱得要死。
林语现在插足他们之间的感情,她能放过她才怪。
魏翩然素白的手抬起来,端起咖啡的轻抿了一口。
她说:“钱的事,我帮你解决。”
林语冷笑:“要说钱,纬钧应该比你更有钱,我才不蠢,被你两三句话哄骗,就放弃纬钧……何况,我爱他,比我的生命还要重要。”
魏翩然漫不经心道:“嗯,正希望如你所说那样。”
她的平淡,引起林语很大的不满:“你到底什么意思?”
魏翩然从包里拿出了一张支票。
支票上配额一千万。
她说:“钱给你,纬钧也给你,我会办好离婚手续,我只需要你答应我一个条件。”
“什么条件?”
“好好爱他。”
林语一愣。
一肚子的话,都憋住了。
这不是她预料的情节。
魏翩然至少应该骂她一句才对。
可魏翩然没有。
反而……全部顺了自己的意思。
这给她弄不会了。
她哽了下,正襟危坐:“这、这还用你来说,我本来就爱他。”
“嗯。”
应了一声之后,魏翩然拿出了手机,拨打了一个电话号码。
林语的手机便响了。
魏翩然道:“这是我的号码,后面的事,我会安排好,现在你可以回医院了。”
林语听着,准备起身,但心头又不平。
她为什么要听魏翩然的话?
她以为她谁啊!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翩然入君心》

第4章


  可是现在不回医院,她也没地方去,她的前夫还在找她麻烦!
  转而,她看向了魏翩然,问了一句:“你是不是不爱他了?”
  魏翩然没回复,一双眼淡淡的看向了窗外,光泽暗淡。
  但这在林语看来,无疑是默认。
  难道她在外面有人了?
  ……
  律师事务所。
  魏翩然立了遗嘱。
  她死后,魏家所有股份房产和金钱都融进霍氏,旁系不得有任何的干预。
  律师宋濂看着面前美貌的年轻女人,有些许的不解,但没多问。
  送魏翩然离开时,他亲自将人送到了门口。
  突然,魏翩然拉住了他的胳膊,原本明媚的五官纠结成了一团。
  “宋律师,抱歉,我有点晕。”
  说完,她整个人的身体都往下掉。
  宋濂眼疾手快,扶起了她。
  “怎么了?”
  “可能、可能是低血糖。”她起床后就一直没进食。
  “我抱你上车?”宋濂在询问。
  魏翩然没拒绝:“谢谢。”
  他将人抱上车之后,随即在旁边便利店买了牛奶和面包。
  宋濂客气道:“路上吃,注意身体。”
  魏翩然依旧说谢谢。
  车子开走。
  宋濂转身回了律所。
  只是暗处传来的低弱“咔嚓”声,让宋濂不由得皱起了眉头。
  等宋濂追过去,那人已经跑远了。
  随后,他给魏翩然打了一通电话,让她注意。
  魏翩然没有将宋濂的话放在心上。
  回到家后,她将早已放置在火炉上炖的鸡汤做了打包,直接去了医院。
  一起被带去医院的,还有一摞文件。
  ……
  医院病房。
  霍纬钧拿着一沓照片。
  主角是宋濂和魏翩然。
  两人姿势亲密,有说有笑,很甜蜜的样子。
  林语添油加醋说:“我也没想到,翩然早就出轨了,对方还是一个律师。”
  她担心魏翩然会分走霍纬钧大部分的财产。
  霍纬钧眯着眼,一双手摸着照片上的魏翩然,带着令人不敢接近的怒意。
  林语眉头轻轻一挑:“这也就怪不得她会找我说那些话了,我还奇怪呢,为什么她给我钱,又说要成全我们,她那种将利益看得如此重要的人,怎么会做亏本的买卖呢,她肯定已经计划好怎么让你净身出户了。”
  “啪”一声。
  霍纬钧将那沓照片扔进了垃圾桶。
  林语正诧异时,魏翩然来了。
  她手里还拿着一盒包好的鸡汤。
  林语很识趣的跟霍纬钧说:“你们聊,我先走了。”
  等房间里只剩下霍纬钧和魏翩然。
  “纬钧,我给你煲了汤……”
  魏翩然话还没有说完,就被霍纬钧打断了。
  “你和那个律师是什么关系?”
  魏翩然顺眼看过去,注意到了垃圾桶里面的一沓反光照片。
  她低头,打开了鸡汤盒子,盛了一碗递到霍纬钧的面前。
  “喝了吧,对你身体好。”
  霍纬钧甩开了那份鸡汤,一把拉住了女人的手腕,将她拽到了病床上。
  “魏翩然,我在问你话。”
  女人柔弱无骨,在他身下,一双眼,烟眉楚楚。
  她轻吸了一口气,放置在包包口子处的报告单,在此时落了出来。
  霍纬钧看到报告单。
  一张脸,黑沉如墨。
  那是一张妊娠报告,上面记录了魏翩然怀孕一个多月了。
  “孩子,谁的?”他呲着牙,质问。
  魏翩然先是一惊。
  但一想到,孩子的公开可能会引起诸多麻烦。
  于是,她淡淡回答:“不是你的。”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翩然入君心》

第5章


  霍纬钧得到这个回答,突然笑了。
  是气笑的。
  这个女人,厚颜无耻到这种程度。
  出轨了,怀了别人的孩子。
  还如此理直气壮。
  “魏翩然,我以为你只是贪慕虚荣,我没想到……你还贱!”
  但突然霍纬钧就意识到了什么。
  “这才是你离婚的目的吧,说什么是想成全我和林语,实际上是你的肚子盖不住了,你怕到时候,你会名誉扫地!”
  魏翩然从床榻上坐起来。
  绝美的面容像是打过霜,没有丝毫的生气。
  她没有想辩驳。
  因为解释了,他也不会相信。
  她而是从包包里拿了一份文件出来。
  递给了霍纬钧。
  霍纬钧拧着眉,问:“这又是什么?”
  “离婚证。”
  她哽了下,清楚的吐出了这三个字。
  霍纬钧捏紧了手心。
  “你竟然这么迫不及待了。”
  魏翩然没有否认,尽管心头已经疼的在滴血了,那张脸面依旧是淡淡的。
  这副模样,更让霍纬钧气不打一处来。
  “我和你结婚之前,各自的财产就做过公证,你的归你,我的归我,至于父母送的,我也没要,那都是你的。”
  说完这些,她松了一口气,所有的阴郁都化成了一笑。
  “恭喜你,终于自由了。”
  “明明是我该恭喜你吧,魏大小姐重回单身,喜获新欢。”他呲着牙,一字一句,恶狠狠的。
  她低了低眸子,不敢去看他。
  “以后,你和林语好好的。”
  她在祝福。
  话语里的心酸,霍纬钧一点儿也没有发现。
  男人却是暴怒的咬在了她的唇畔上。
  “那个男人,是不是也这样对待过你?”
  魏翩然一惊。
  眼泪却落了。
  “纬钧……”她一声轻唤,心里的委屈忍不住流露了出来。
  她爱他啊。
  爱他到死了。
  怎么会和有其他男人有什么呢。
  饶是霍纬钧的主动贴近,给了她勇气。
  魏翩然伸出了手,抱在了他的后背,妄图两人贴的更近一些。
  她带着期盼的问:“纬钧,你是不是也不想和我离婚。”
  霍纬钧一愣。
  她继续追问:“如果是,那我们就不离,好不好。”
  和他离婚,她的心好痛。
  她就算是死,也想是霍纬钧的女人。
  墓碑上能刻上:霍纬钧之妻。
  于是,她抱紧了他,吻紧了他:“纬钧,我爱你。”
  男人僵硬的身形,是不知所措。
  随着吻的加深。
  他猛地一把甩开了她。
  “魏翩然,你真让我恶心。”和别的男人在一起了之后,竟然还敢说爱他。
  魏翩然痴痴的望着他,满面的泪光。
  他还想说她肮脏,骂她不要脸。
  可她这副楚楚可怜的模样,让他又开不了口。
  何况他们已经离婚了。
  她魏翩然如何,关他什么事。
  他咬牙:“以后别出现在我面前,小语不喜欢。”
  说罢,魏翩然明了。
  方才的那一下,不过是一个男人对自己“戴了绿帽”之后所做的应激反应。
  他对她,从来没有过爱。
  这些年来,他只爱林语。
  魏翩然的眼,又一次黯淡了下去。
  再起身时,不再有丝毫的留恋,离开了病房。
  霍纬钧看着女人孤独的背影,面容僵了又僵。
  拿着离婚证的手,却是微微在颤。
  这种女人,离了就离了。
  有什么好在意的。
  可为什么,他会如此心神不宁。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翩然入君心》

第6章


  “纬钧花生过敏,家里餐桌上绝不能出现任何和花生相关的东西。”
  “他喜欢吃辣,但我知道你吃不了辣,但为了让她开心,你务必克服这一点,我也会安排家里的保姆每一顿饭菜给你安排清淡点的饮食,不至于让你过分难受。”
  “他不爱读书,喜欢运动,但心脏不好,只能适当游泳,这段时间我会安排游泳教练教你学游泳。”
  “他爱酱香型的酒,喝起来总会不受控制,你需要监督他注意自己的身体。”
  魏翩然说了很多很多。
  林语拿着笔,跟着魏翩然做记录。
  短短两个小时,她就已经写满了几张纸。
  她开始抱怨。
  “我是来做他老婆的,不是来给他做保姆的,这些东西我不要记了。”
  魏翩然盯着她,周遭的气势让林语不经意的后退了两步。
  莫名的,她有些怕魏翩然。
  可明明她才是胜利者。
  为什么她却觉得自己一直以来,都是被安排的明明白白的那个。
  “我记,我记还不行吗?”
  但一想到自己未来会是霍纬钧的妻子,即便是不情愿,林语也只能选择忍下来。
  魏翩然收起了那股子冷冽,继续叙述霍纬钧的日常注意要点。
  还带着林语去了厨房。
  教她炖汤。
  “他身体情况不好,需要高汤做滋补,我将他喜欢的几类肉汤做法交给你,合格了,今天就结束。”
  林语眉头一皱:“如果没合格呢?”
  “那就做到合格为止。”
  她的言语,恍若命令。
  根本没有林语拒绝的余地。
  母鸡肚子里塞作料,清水浸泡,在小火上炖两小时,再加入各种调料。
  好不容易等汤好了,林语盛汤的时候,因为没注意,烫到了手。
  一直忍气吞声的人,当场就红了眼。
  “我长这么大,就没炖过汤……我凭什么以后都要一直给霍纬钧做?”
  她一气,将汤勺丢到地上,很干脆不做了。
  魏翩然淡淡的看着她。
  “那你的意思是,想被前夫继续纠缠?”
  林语面色一暗,转移了话题。
  “魏翩然,别威胁我,我这个人最讨厌被威胁。”
  林语眯了眯眼,又问:“你是不是有什么不可告人的秘密,就这几天我观察下来,你身边并没有其他男人,你根本还爱着霍纬钧,所以对他事无巨细,但你爱他,为什么又要将他送到我身边来。”
  “因为他爱你。”
  魏翩然回答道。
  林语一愣。
  立即骂了一句:“你真变态,为了成全霍纬钧,将我当做工具人!”
  “嫁给他,不也是你想要的吗?”
  “我想要成为霍纬钧的妻子,是为了十指不沾阳春水,是为了豪门阔太,是无忧无虑的生活,才不是像你安排的这样,为奴为婢,去你的吧,这个位置我不要了,我宁愿被前夫纠缠,也来得自由自在!”
  说完,林语拿上自己的东西就走了。
  如果这辈子都要被魏翩然这样限制。
  她还不如找别人。
  魏翩然看着林语的背影,深吸了一口气,一脸无奈。
  随即,她打开了电脑。
  将霍纬钧的注意事项,一个字一个字的敲进了电脑里。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翩然入君心》

第7章


  熬了一宿。
  魏翩然将所有的要点都整理好了。
  顺便将文档打印成了小册子。
  给家里的保姆一人发了一份。
  同时也给林语留了一份。
  魏翩然打电话给林语。
  林语没接。
  她深吸了一口气,揉了揉跳动的太阳穴,实在是太累了。
  于是回到房间休息。
  准备等林语回来了之后再说。
  ……
  医院病房。
  林语无处可去,只能来到霍纬钧的身边。
  她不想当魏翩然的傀儡。
  但是也不想放弃霍纬钧这个男人。
  可有魏翩然在的一天,她也不可能过得舒心。
  她握着霍纬钧的手,问:“纬钧,你是爱我的吗?”
  霍纬钧温柔的笑,回答:“当然,傻丫头,为什么这么问呢。”
  林语努了努嘴巴,没有提及魏翩然。
  “还不是因为太爱你了,总觉得没有安全感。”
  霍纬钧至今不知道自己的病情。
  林语也不知道。
  这一切,魏翩然都瞒得非常好。
  霍纬钧将林语搂在了怀里:“等我出院,我们就办婚礼,你想去哪里度蜜月。”
  “嗯……想去土耳其,还想看海,或者国内也挺好,广西怎么样?”
  “我听你的。”
  “就很想吃广西的米粉呀,一想到吃的,现在都觉得饿了,对了,你现在能出院吗?我知道有一条街上的粉超级好吃。”
  医院有个规定,病人不能随意出院。
  但霍纬钧为了让林语开心。
  还是顺从了她的意思。
  学生街,路边摊。
  林语点了一碗粉。
  粉里面加了花生碎。
  霍纬钧被林语强硬撒娇之下,吃了两口。
  也就是这两口。
  他急性过敏,引发了心衰。
  叫救护车的时候,林语手都是抖的。
  等人送医院,院长和整个心科大夫,都忙碌了起来。
  林语痴痴的站在一旁,忙着问医生:“纬钧他怎么样了?不是只是过敏吗?为什么需要这么大阵仗?”
  护士忙着,没理她。
  等到魏翩然来。
  林语慌张的拉扯住了她的衣服:“我也不知道怎么了,我们就只是吃了点路边摊,我真的不知道……”
  魏翩然看着她,目光冷的像是一把利剑。
  下一秒,她毫不犹豫的甩了她一耳光。
  林语懵了一瞬,但坚信自己没有错:“我怎么会知道他对花生过敏,你怪我有什么用,霍纬钧自己都不知道自己花生过敏吗?他的命自己不在乎,谁还能替他在乎……”
  她还想说,这事儿和她无关。
  但魏翩然的犀利的眼神打断了她。
  让林语害怕,不得不将后面所有的话都咽了下去,什么声音也不敢发出来。
  “你给我好好呆在这儿,哪儿也不准去。”
  魏翩然语气里的命令,不容抗拒。
  随后她便跟着医生进了急诊室。
  林语也想跟进去。
  但护士阻拦了她。
  “凭什么她能进去,我不能进?”
  护士不耐烦的吼了她一句:“她去捐献心脏,你能捐献吗?”
  林语懵在了原地。
  捐献?什么捐献?
  随后她就想到了霍纬钧的心脏病。
  难道……魏翩然是要给霍纬钧捐献心脏?
  心脏,一个人只有一个心脏。
  如果魏翩然捐给霍纬钧了,那魏翩然自己用什么?
  她是想一命换一命?
  这个女人,简直是疯子!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翩然入君心》

第8章


这个女人,简直是疯子!
-------------
急诊室内。
医生问:“接下来手术,我们先拿掉孩子,再拿掉心脏,麻药会让你失去所有的意识,你……”
医生一顿,还是将话说完:“你不会感受到任何的疼痛。”
魏翩然抬眼,却提出了请求:“可以不将孩子拿掉吗?”
医生愣了愣。
“我想和孩子一起离开。”没能给他生命,是她的遗憾。
只是离开人世的路上,她不想让孩子感觉太孤独。
医生轻叹了一口气。
明白了魏翩然的意思。
终是点了点头。
魏翩然躺在了手术台上,被推到了霍纬钧的身边。
男人闭着眼,似是在熟睡。
魏翩然伸出了手,好像在最后的时刻触摸到他。
她爱了他二十年。
从年幼到如今,整整二十年。
她深刻了解他的所有喜好、所有习性。
她以为只要时间够长,他就一定能够看到自己的好。
只是没想到,她没机会了。
这是她能够为他做的最后一件事了。
随着麻药通过针管流进了她的血液。
她的眼前逐渐开始模糊,霍纬钧的面容也变得不真切起来。
……
十三个小时。
手术室的灯终于灭了。
霍纬钧身上的麻药慢慢消散。
他迷迷糊糊看到身侧一滩嫣红的血迹。
医生对着墙上的钟表说:“二十一点五十二分三十六秒,捐献者死亡。”
接着,他被推出了病房。
病房外,林语焦灼等待着他。
看到林语,他心里空落落的。
他的眼神,还在寻觅其他人的身影。
但那个女人没来……
他生了这么重的病,她难道不知道吗?
“纬钧,我都要被你吓死了。”
林语的眼眶当场就红了。
“你没事,你没事就好。”
……
霍纬钧在医院疗养了一个月。
林语在医院照顾了他一个月。
他从医生那得知,自己急性心衰,恰好遇到了一个将死患者捐献心脏,他才得以救助。
他提出要感谢那位病患的家属。
医生以病人隐私为由拒绝了他。
他无奈,也无从打听,只能作罢。
林语则说:“每个人都有苦衷,她既然想做好事不留名,我们就应该尊重她。”
“嗯。”
一个月后。
他出院。
一直生活在国外的父母闻讯赶了回来。
见到霍纬钧,宋红莲除了哭便只剩下哭。
“孩子,对不起,对不起你们,妈妈回来晚了……”
宋红莲自丧夫之后,身体就不太好,一直在国外庄园里疗养。
不想让母亲操心的前提下,霍纬钧总是隐瞒了自己的事。
这次,也不知道是谁给宋红莲通风报信了,让她回来这一趟,哭成了泪人。
宋红莲只是哭,什么都没问,也什么都没有说。
想着为了让母亲顺心些,他打算约魏翩然出来和母亲吃一顿饭,简单做些解释。
但魏翩然的电话,打不通了。
社交软件的消息,也一个没回。
就连她在公司的职位,一个月前就辞去了。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翩然入君心》

第9章


  三个月过去。
  霍纬钧的身体基本恢复到了正常的状态。
  只是每每想到魏翩然这个人的时候,心脏会隐隐作痛。
  “你们知道,魏翩然现在怎么样了吗?”
  他问朋友。
  问同事。
  每个人,都摇了摇头,表示不知道。
  那个喜欢在自己面前晃悠的女人,好似人间蒸发了一般。
  他竟然听不到她的一点儿消息。
  只是林语会说:“她怀着孩子,可能找了一个风景秀丽的地方待产吧,她原本就孤傲,身边的朋友不多,知道她消息的人当然很少啦。”
  孤傲?
  霍纬钧从来不觉得魏翩然这个人孤傲。
  反而觉得她聒噪、黏人得很。
  但其他人不但认为她孤傲,还会觉得她清冷,属于冰山美人那一挂。
  是啊。
  魏翩然是个美人,比一般美女还要美。
  她有锻炼的习惯,所以身形也会比一般女性要更完美。
  她有学识、有品位,在宴会场上,总是能够满足他男人的虚荣心。
  只是他从来不承认。
  还一个劲儿的贬低她、诋毁她。
  一直以来都在宣称,她毁了自己的幸福。
  林语想结婚了。
  霍纬钧没有拒绝。
  只是很多回忆,霍纬钧都想了起来。
  他没有给魏翩然一个婚礼。
  甚至,连一个像样的婚戒,也不曾给到她。
  他们结婚,只是领了证。
  这个女人也从未对此有过怨言。
  魏翩然……她现在到底去哪儿了呢?
  霍纬钧将自己和林语的请柬拍了一张照片,发给了魏翩然。
  等了一会儿,没有回应。
  又便主动做了邀请。
  “下周一我和林语的婚礼,希望你能来参加。”
  一句发过去,他觉得还不够,又补了一补:“妈妈也会在,她想见见你。”
  但依旧石沉大海。
  霍纬钧的心里像是压了千金重物。
  闷得喘不过气。
  ……
  “妈,我和纬钧快要结婚了,我不能总是住在客房的。”
  楼上,林语和宋红莲起了争执。
  宋红莲说什么也不想将魏翩然的房间让出来。
  并且对此十分的坚持。
  林语却很恼怒。
  “妈,您若还想纬钧幸福,最好不要和我作对。”
  宋红莲依旧没有退步。
  林语咬牙,干脆伸手在自己的脸上打了一巴掌。
  然后惊叫,哭出了声。
  宋红莲诧异的看着这一幕:“你、你干什么……”
  “妈,你打我干什么?我不过是想进房间放点东西……”
  林语的眼泪,哗啦就流出来了。
  霍纬钧闻声而来。
  他将林语护在了怀里。
  “妈,您不该对林语动手的。”
  宋红莲连忙解释:“我没有打她。”
  霍纬钧深吸了一口气,很无奈,沉默了一刻之后。
  他道:“妈妈,我们婚礼之后,您还是回去吧。”
  一言,让宋红莲愣住了。
  “回……回哪里?”
  “回国外庄园吧,这段时间林语受了不少委屈,我觉得你们不太适合住在一起。”
  宋红莲瞪大了眼睛:“委屈?你觉得我欺负了她?”
  霍纬钧长吁了一口气:“妈妈,小语是个很柔软的人,这段时间她过得不开心……”
  “她不开心,我就开心了吗?”
  宋红莲的情绪突然激动起来。
  “妈,我不想和你吵架。”
  林语拉扯了霍纬钧的衣角,嘤嘤的在哭:“纬钧,不要和妈妈吵架,是我不好,我不该要这个房间的。”
  “翩然已经离开了,她……”霍纬钧一顿,“她已经过也不会再回来了,没有必要给她留房间,让给小语吧。”
  提及魏翩然。
  宋红莲的眼眶便红了。
  泪止不住的往下掉。
  宋红莲心头的情绪压到了极致。
  她咬着牙,打开了房间。
  “房间在这里,你想用就用吧。”
  霍纬钧愣了愣。
  宋红莲便走进了房。
  再出来时,她手上抱着一张黑白色的相框。
  上面赫然是魏翩然的模样。
  林语面色一暗:“这、这是什么……”
  宋红莲再也止不住泪了:“是翩然的遗照。”
  林语惊恐的看着一切,她如何也无法预料到房间里竟然会放着这些东西。
  霍纬钧的心脏骤然的紧缩起来。
  他不解问:“妈,你说什么遗照?”
  “翩然的遗照,你看不出来吗?”
  “她怎么了……”
  宋红莲吸了吸鼻子,凄冷了一笑:“她爱了你二十多年...”
  “现在,她为了救你,死了。”
  “你的这颗心,是她给你捐的。”
  “你知不知道,她还怀了你的孩子...”
  “她连自己肚子里未出生的孩子,都舍弃了,就是为了救你,为了给你这颗让你能活的心!”
  “你的心,已经没了!你的心,是她给你的!”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翩然入君心》

第10章


“你的心,已经没了!你的心,是她给你的!”
-------------
剧烈的刺激下,霍纬钧一下子晕了过去。
等他醒来时,发现自己正躺在床上,酒瓶子扔的到处都是。
他坐起身来,一下子感觉这个场景,似乎莫名的熟悉。
伸手摸到手机,却看到这手机是他早都淘汰了的,一时间,他有种奇妙的预感。
打开手机,上面的日期显示让他有点发晕,这居然是他刚刚和魏翩然领证的第二天。
“这,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儿?”
霍纬钧喃喃自语着,不自觉手捂上了心脏,随即,他想起了什么,连忙解开衬衣扣子看去。
抚摸着光滑的肌肤,霍纬钧叹了口气,“果然,没有刀口。”
“难道是老天爷让我重新回来赎罪的?为我之前的眼瞎?”
他现在已经想明白了,原来一切都是魏翩然做的,可是也不知她是怎么想的,做了那么多的事儿,全都没有告诉他。
甚至,最后连命都给了他,这样的魏翩然,他该如何面对。
想到这里,霍纬钧连忙翻开聊天记录,从头翻到尾,愣是没有看到魏翩然的联系方式。
一时间,他有些愣住了,虽然自己并不喜欢魏翩然出现在眼前,可是联系方式,是必须要有的,因为对方工作能力是真的极其出色。
在工作中,他经常需要仰仗魏翩然,哪怕他完全不想承认这件事情,甚至因此经常性的贬低魏翩然。
偏见是怎么来的,不就是因为对方的存在,显得他霍纬钧很是无能么。
每次开会,那些大佬们揶揄的眼神,都让他不禁火冒三丈,可是他又不得不陪着笑脸,哪怕他自认为自己才是最有能力的那个。
“叮铃铃”,手机铃声想起,霍纬钧接通之后,传来了齐爽温柔的声音,“纬钧,你不要伤心,是魏翩然她眼瞎,你这么优秀的人,值得更好的。”
“我为什么要伤心,”霍纬钧一时间并不明白对方在说什么。
不过齐爽毕竟是林语的闺蜜,他还是要给对方面子的,“你是有其他事儿想说吧。”
隔着手机,霍纬钧感受到了对方的沉默,他有些不悦,“齐爽?”
“啊抱歉。”齐爽惊慌的声音响起,让霍纬钧有点奇怪。
没等他说话,对面传来一个跟温柔完全不搭边的声音,“霍纬钧,我知道你一直讨厌我,这一回,我放你离开,以后我会离你远远的,放心吧。”
“魏翩然?!”霍纬钧的声音一下子激动起来,宿醉后的嘶哑很是明显,让对面的人呼吸顿了一下,仿佛要说什么。
可直到最后,霍纬钧也没有等来一句话,电话被直接挂掉了。
他愤愤的将手机扔在床上,狠狠地用拳头捶着床。
“我在期待什么?那个虚伪的人又怎么会这么容易放弃,是欲擒故纵吧,肯定是!没想到这个她,要比之前有心计的多。”
这个时候的霍纬钧没有发现,他现在的样子多少有点跟平时不一样。
霍纬钧冷静下来,去了卫生间,看着满脸胡茬的自己,恍如隔世。
继续阅读《翩然入君心》


版权声明:未经书面授权禁止转载、摘编、复制或建立镜像。对既成事实本站将保留所有的权利。

无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