墨凌宇凤轻柔小说全文免费阅读,《嫡女惊天下》最新章节

小说:嫡女惊天下
分类:古代言情
作者:蛋挞
简介:惨死乱葬岗的凤九歌,被渣男背叛,被妹妹残害,重生后,她只想擦亮眼睛,弄死狗男女!渣男:“表妹,等我登基,就封你做皇后
”登基?等死比较快!贱妹:“凤九歌,润王是我的,你去死吧!”凤九歌冷冷一笑:那就送你俩一起上路!乱葬岗就是你俩的葬身之地!结果某人手比她还快,墨从寒勾唇道:“垃圾还不配让我的太子妃亲自动手
”等着看嫁给残废太子落不得好下场的凤九歌的人懵了,眼见着她荣耀门庭,眼见着她势力遍天下,眼见着她成为天底下最尊贵的皇后!
角色:墨凌宇凤轻柔
墨凌宇凤轻柔小说全文免费阅读,《嫡女惊天下》最新章节

《嫡女惊天下》免费试读免费阅读


第一章 乱葬岗惨死


  乱葬岗

  凤九歌一身白衣染满鲜血,她身上被钉满了钉子,头上套了铁链被人拽着踉跄前行。

  “姐姐!殿下登基了,我很快就要贵为皇后了!他让我来把你这个没用了的废物处理干净!”

  凤九歌倏地睁眼,不敢置信的看着凤轻柔。

  “你说什么?墨凌宇登基了?他人呢!我要见他!”

  凤轻柔抬手狠狠甩了她一巴掌,“凤九歌你以为你还是凤家嫡女啊!凤家因为你已经被满门抄斩了,凤家九百多个人头给殿下铺好了登基的路,你以为你现在还有什么用?”

  “我告诉你,凌宇恨不得你死!”

  “他爱的只有我,你还没嫁进宫前,我就是凌宇的人了!”

  “不,不会的……”

  凤轻柔拿出一把刀,“看见没?你送给凌宇的定情信物。”

  “他让我还给你!”

  话落,刀刺入凤九歌身体中。

  “去死吧,去死吧!”

  “临死前我再告诉你一个秘密让你死的明白一点,太子墨从寒才是你小时候的救命恩人!是你命定的未婚夫!是凌宇抢了这份功劳,可惜墨从寒对你一片真心,最后竟为你而死,哈哈。”

  墨从寒竟然才是她幼年的救命恩人?

  可她却害死了他!

  凤九歌吐出一大口血,流着泪诅咒,“凤轻柔!你会不得好死的!”

  “我诅咒你和墨凌宇!诅咒你们不得好死!”

  “我做鬼也不会放过你们的!”

  凤轻柔在闪电的光里看见凤九歌满脸血泪,打了个寒颤。

  这个贱人!

  临死还要恶心她。

  “来人,把我准备的最后的礼物牵上来送给我的好姐姐!”

  是七条饿了十天的狼狗!

  “给我咬死她!一点残肢碎骨都不准剩下!”

  她就是要凤九歌死无全尸!

  狼狗兴奋的扑向凤九歌,争抢这顿盛宴。

  好疼,浑身被撕裂……

  对不起……墨从寒,如有来生我一定不会再瞎了眼!

  若有来生,她必要他们血债血偿!

  电闪雷鸣,云雾诡异的搅动、变幻。

  “姐姐,姐姐!”

  一声刺耳的惊呼,拽醒了凤九歌的意识。

  她,还活着?

  她身体里没有让她蚀心入骨的毒药,也没有插在心脏的冰冷的刀。

  身体也没有被狼狗撕裂的痛……

  老天待她不薄,她竟然重生了!

  “姐姐你终于醒了!”

  是凤轻柔!

  凤九歌攥紧掌心,满眼恨意。

  “太好了,姐姐你终于醒了,你不知道你落水昏迷我有多担心你!”

  虚伪、恶心!

  凤九歌上一辈子直到最后才知道她十五岁落水根本不是意外!是凤轻柔推的她!

  凤轻柔抬手想摸她的额头,被凤九歌一把掐住脖子。

  真想就这么掐死她,但死也太便宜她了!

  凤轻柔满眼恐惧,不断挣扎,脸色渐渐涨红。

  良久,凤九歌才松开手,把人甩开。

  “咳咳,”凤轻柔跌坐在地上,缓过来后流着眼泪控诉,“姐姐你为什么要杀我?”

  下一秒脚步声传来,润王墨凌宇扶起凤轻柔。问道:“这是怎么了?表妹一醒来就发这么大的脾气?”

  凤轻柔连忙靠在墨凌宇怀里,娇弱道:“王爷,姐姐不知道怎么了,一醒来就掐我的脖子,我刚刚差点就……”

  她哭的梨花带雨,墨凌宇皱了皱眉,看向凤九歌,“表妹你为何对轻柔出手?”

  凤九歌厌恶的想吐,忍着恨意淡淡看向墨凌宇,“手滑而已。”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嫡女惊天下》

第二章 谁若犯之,必诛之!


  手滑?

  凤轻柔可不相信,明明刚才她一幅想要杀死她的模样。

  “姐姐方才明明……”

  墨凌宇暗中捏了捏她的掌心,起身走向凤九歌,温柔关怀:“表妹定是还没清醒,身子可有哪里不舒服?表哥给你叫太医。”

  凤轻柔一愣,随即满眼嫉恨,也是,凤九歌是凤家嫡女,凌宇根本不会追究凤九歌的错。

  凭什么?

  这场落水,怎么就没把凤九歌这个碍眼的贱人淹死呢?

  凤九歌却缓缓落下一句重雷:“我落水不是意外,有人推我,我要彻查!”

  凤九歌冷冷盯着凤轻柔,上一辈子她落水成了意外,凤轻柔这个凶手却以妹妹的名义日夜照顾她,换来了个好名声!

  这辈子,她不会让凤轻柔逃脱这个罪名的!

  “当时,站在我身后的,只有你!凤轻柔!”

  凤轻柔被吓的浑身一颤,软倒在地,昏了过去。

  ……

  凤轻柔是被一桶冷水泼醒的,她缓缓睁开眼,吐出一口水,然后不敢置信的看着坐在椅子上的凤九歌。

  她浑身都被绑在架子上,旁边摆满了刑具。

  “姐……姐,这是什么意思?”

  凤九歌懒懒的抬眸,似笑非笑道:“自然是……审你这个最大嫌疑犯啊。”

  “我不是,我没有!姐姐你相信我!”

  凤九歌是凤家镇国公府千尊玉贵的嫡女,母亲是早逝的云阳公主,太后是她的亲外祖母,当今陛下是她舅舅!

  她说要彻查,无人敢拦,凤轻柔真的怕了!凤九歌竟当真要审她!

  她就是相信鬼也不会相信凤轻柔那张烂嘴!

  凤九歌冷哼一声,拿出一只兔子玉坠在手上晃了晃。

  凤轻柔脸色瞬间变白!

  “我落水前从背后之人身上扯下的这枚玉坠,不巧正是你死缠烂打向我索要的那枚玉坠。”

  “姐姐,你待我最好,我怎么可能会推你?若有人心怀不轨,我宁愿以身代之,替姐姐受罪!”凤轻柔掩去慌张,凤九歌这样蠢的人最好糊弄了!

  然而下一秒玉坠被掷在了地上,摔的粉碎。

  凤九歌起身,冷着脸厉声道:“我乃凤家金尊玉贵的嫡女,谁若犯之,必诛之!”

  “审讯吧。”

  “姐姐,不要!啊!”

  身后传来凤轻柔犀利的惨叫声,凤九歌隔着铁牢望着被用了刑的凤轻柔冷然一笑。

  小小鞭笞又算什么?

  凤轻柔上辈子可是往她身体里钉入了数之不尽的钉子,让她成了废人!

  我尝过的滋味,凤轻柔,你准备好一一受着吧!

  转身离开天牢的凤九歌,深深吸了一口气,重生真好!

  然而下一刻,她的丫鬟急匆匆跑来,兴奋的告诉她,“小姐,陛下终于要给您退下婚约了!就在宣政殿!”

  “太子那个残废病秧子,当然配不上小姐您了!”

  凤九歌狠狠一怔,她想起来了,上一辈子她借着落水苦求太后皇帝,终于换来了一纸退婚。

  就是今日!

  不,她不要退婚,这一辈子她不要和墨从寒退婚了。

  她临死前发誓若有来生,定要好好对他!

  凤九歌忽然提起裙摆,往宣政殿跑去。

  宣政殿

  皇帝高坐在龙椅之上,太后,皇后,都坐在高位。

  润王墨凌宇忍不住笑意,压住微微勾起的唇嘲讽的看着坐在轮椅上的太子。

  一个残废病秧子,配得上凤九歌吗?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嫡女惊天下》

第三章 这婚我不退了!


  凤家嫡女只能嫁给他,助他登上皇位!

  “退婚之事,太子可有异议?”皇帝冷淡的出声。

  所有人都看向轮椅上的废物太子。

  可惜那人神色淡淡,缓缓抬眸,即使有一副破败不堪的身体,可却无人能抵抗住他的神颜。

  清冷的墨眸,紧抿的唇瓣,墨从寒面无表情的看着所有人。

  她连退婚都不出现,是有多厌恶他不想见到他?

  既如此,那就退!如了她的愿。

  薄唇微张,墨从寒冷冷道:“退。”

  “不!”

  宣政殿门口忽地传来一道急切的女声。

  凤九歌提着裙摆跑进来,急声阻止,“我不退婚!”

  “表妹你说什么?”墨凌宇震惊的看着她,她知道她在说什么胡话吗?

  她却浑然不理墨凌宇那个贱男人,直直看向轮椅上的人。

  四目相对,他黑眸如墨,她根本看不出他在想什么。

  上辈子她不喜残废又病秧子的他,躲着他,闹着要退婚,退婚后更是一心投入渣男的怀抱,再未见过他。

  直到他死……

  只因为那盏剧毒的药膳是她亲自端给他的,他不喝,她就会死。

  更别提,她从不曾知晓,幼年救她的根本不是墨凌宇,而是他!

  眼角湿润,凤九歌一步一步,慢慢朝他走过去。

  墨从寒皱眉,她说不退婚,他一点不相信,这是又想了什么花样来骗他?

  “表妹!”墨凌宇忍不住上前拉住她的手腕。

  凤九歌狠狠甩开他,冲到墨从寒面前,而后站住。

  她知道他不信她,便很认真的一字一句道:“我不退婚了。”

  “九歌!真不退婚了?你可要思量好,别好不容易如你愿了,你事后又闹着退婚……”再是偏宠,皇族也不是凤九歌能挑来选去的,太后严肃的问。

  对,她肯定就是闹着玩,估计是和润王生气了,故意说不退婚去气润王,待和好了,又会退婚,墨从寒扯扯唇暗含讥讽。

  “九歌,你可想好了?”皇帝不是很在意,淡漠的问,他不关心太子,凤家嫡女身后权势太大,许给废物太子反而更好。

  凤九歌转过身看向高位,重重点头,“外祖母,皇帝舅舅,九歌想好了,此生永不退婚,非太子不嫁!”

  非他不嫁?墨从寒紧紧盯着凤九歌。

  墨凌宇脸色都黑了,他苦心筹谋,讨好了凤九歌好几年,最后就这么鸡飞蛋打了?

  这可不行!

  “表妹,我当年救了你便是一生都……”

  “闭嘴!”凤九歌突然恶狠狠的瞪向墨凌宇,骗子!救命之恩?不过是无耻的盗窃别人功劳的小人!

  当年这是宣政殿,无耻小人是皇子王爷,她不得不按耐住恨意,道:“我只拿润王当表兄,时至今日,我才知道,我喜欢的只有太子殿下。”

  她喜欢他?墨从寒黑眸又暗了暗,尽管知道定是她的谎言,还是忍不住心动了下。

  她真不想退婚?

  墨凌宇攥紧掌心,对太子身后的太监使了使眼色。

  太监暗暗点头,皇帝即将刺下退婚文书时,墨从寒倏地脸色一变,整个人满脸苍白,汗流如雨,极度痛苦。

  他病发了!

  “墨从寒!”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嫡女惊天下》

第四章 她要救他!


  凤九歌朝着人冲了过去,抱住他昏过去的身子。

  墨从寒自出生就带了胎毒,每次病发都极可能再也醒不过来……

  凤九歌第一次亲眼看见他病发的模样,皇帝太后命人叫太医,凤九歌一眼不离的跟着去了偏殿。

  她眼见墨从寒吐黑血,痛的浑身挣扎,脖子起了纹路。

  这毒……

  她太熟悉了。

  凤九歌怔怔的看着,太子身上的胎毒竟和她上辈子被凤轻柔下的毒一模一样!

  噬心散!世间剧毒,无药可解!

  她猛摇头,不,她不会让他死,她一定会救活他!

  太后看到这一幕皱了皱眉,“来人!先将太子送去偏殿,立刻找太医来!”

  凤九歌自然是知道噬心毒的厉害,当即开口:“外祖母,九歌可以解毒!”

  “胡闹,太子的毒乃是胎里带来的,哪是你一个黄毛丫头能懂得的,快到外祖母这里来。”

  太后佯装凶的板起了脸,实则对早逝的女儿留下的唯一血脉,而宠溺不已。

  见此,凤九歌当即跪下,“外祖母,九歌想要试一试!”

  皇帝皱了皱眉,“九歌,你虽然平日喜欢看医书,但这件事不是胡闹的,跟你外祖母下去吧。”

  只是,跪在哪里的身影没有动弹半分,拗不过又实在是疼爱,太后连忙开口。

  “好了快起来吧,地上凉,纵使也是有婚约的,去吧。”

  想着太医马上就来了,太后便应了声,但她心里是不相信凤九歌能将人救活的。

  反正病着也是病着,左不过最坏的结果是无用罢了。

  “谢外祖母!”

  凤九歌立刻起身,随后便迈步进了偏殿,而皇帝也给身侧的公公使了个眼色。

  公公趁人不注意退下,急匆匆的朝着太医院走去。

  皇帝本想拖一拖,但如今凤九歌掺和了进来,又是太后心尖上的外孙女,他也只能放弃。

  偏殿里,凤九歌从身上拿出了银针。

  在来之前她就想起了今天会发生这样的事情,但没想到会这样的凶猛。

  上辈子,墨从寒因为太医来晚了,而导致了病情加重,整整在家躺了一月有余才见好。

  但也被说活不过三八年华。

  如今,她绝对不会再让这样的事情发生,想着,手中的银针朝着他身上的穴位扎去。

  上一世,她在被下了毒后,便研究了控制噬心毒的方法,没想到竟然在这里用上了!

  “呃……”

  墨从寒艰难的睁开眼,在看见床前她认真的小脸时,心中更是激荡了一瞬。

  “你……”

  见人苏醒了过来,凤九歌双眸一亮,“怎么样,感觉身体好多了吗?”

  看着她惊喜的神色,墨从寒以为自己是病傻了,出现了幻觉。

  毕竟,她看他的眼神里从来都是嫌弃和厌恶,只有在看见墨凌宇时,才漏出这样的眼神。

  “说话啊?”

  见他一直盯着自己却不开口说话,凤九歌的心里顿时着急了起来。

  墨从寒刚想要开口,下一秒,再次喷出了一口黑血,彻底的晕了过去。

  凤九歌瞪大了眼睛,慌乱中划破了手腕,血不偏不倚滴入了墨从寒的口中。

  “太医来了!”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嫡女惊天下》

第五章 高级凡尔赛


  这下,所有的人都涌进了偏殿,一脸关切的看着床上脸色苍白的太子。

  “太医,可一定要将太子给救活啊!”

  开口说话的是惠妃,凤九歌意外的看了她一眼,敛下了眼底的锋芒。

  假惺惺!

  张太医额间瞬间冒出了冷汗,谁都知道太子是个大难题。

  “娘娘放心,微臣定然尽力。”

  话落,他忐忑的把上了太子的脉,本以为脉象会紊乱至极,却不想竟然平和了下来。

  “回皇上,太后,太子的脉象竟然平和了起来,似乎开始好转了起来!”

  张太医连忙说着,心中却十分差异,这可是从未出现过的状况。

  一旁的凤九歌眼睛也是一亮,看着自己手腕上的伤口,若有所思。

  难道……她重生时,也将她上一世练就的体质给带了回来?

  没等她细想,便听到太后的声音,“九歌?”

  她立刻回神,“外祖母!”

  太后满意的看着她,“没想到我们家九歌的医术,竟然这么的厉害。”

  一旁的惠妃心中满是诧异,桃花眼眯了眯,随后也笑着附和。

  “凤家大小姐今日还真是让人刮目相看呢,医术竟无师自通,是个好苗子。”

  太后冷冷的撇了惠妃一眼,挥了挥手示意凤九歌过来。

  “如今,太子既然也没事了,你也该跟外祖母回去了,今日便在外祖母这里住下。”

  凤九歌看了眼被抬回东宫的墨从寒,脑海里打定了一个主意。

  “好!九歌就好好的陪陪外祖母!”

  说着,她笑着攀上了太后的手臂,却暗自将手腕上的伤口给掩饰住。

  一旁的惠妃看着这样的凤九歌,心中升起的警惕瞬间荡然无存,到底还是个孩子。

  “既如此,张太医你可要好好的关照着太子的病情。”

  皇帝说着,眼神却在暗中的警告着他。

  张太医感觉后背升起了一股凉意,“微臣……定然竭尽所能。”

  见此,皇帝才带着惠妃离开。

  墨凌宇则是看着凤九歌的背影,眯了眯眼,她怎么落水醒来之后整个人好像都变了一样……

  慈宁宫,太后看着面前装乖的少女,“行了,说说吧,你的医术到底是怎么回事。”

  凤九歌笑着趴在了太后的怀里,“外祖母,九歌就是闲来无事学的嘛!”

  上一世,她为了配得上墨凌宇,暗中学习了不少的东西。

  其中医术最为精通,然而上辈子最终却用在了自己的身上。

  想到噬心毒,她眼底闪过了一道暗芒。

  “女孩子多学点是好事,你母亲的医术也很厉害,只是……罢了不提了,哀家今日也有些乏了。”

  想到自己过世的女儿,太后就叹了一口气。

  凤九歌当即欠了欠身,“那九歌就不打扰外祖母休息了。”

  说罢,她跟着宫女去了偏殿,没一会便摸黑跑了出去。

  另一边,东宫太子殿,墨从寒眼底满是阴霾,脑海里却不断的闪过了那少女紧张的神情。

  下一秒,便听到院子里传来重物落地的声音,他皱眉起身,未出房门便听到了少女怨怪的声音。

  “哎呦,好疼啊!”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嫡女惊天下》

第六章 凤大小姐还有翻墙的癖好


墨从寒披着狐皮大裘,未戴发冠,周身气息似也多了几分柔和感不似平常的锋利。

他控制着轮椅上前,冷眸看不出他在想什么。

“本殿竟不知,凤大小姐还有翻墙的癖好。”

清冷的声音传来,凤九歌立刻从地上站起来。

月光下的墨从寒,显得格外的英俊神朗,却也多了几分无法靠近的距离感。

“墨从寒,你身体好了吗就出来,也不怕吹风!”

她皱着眉上前,想要伸手替他拢拢衣裳,手却被他狠狠地攥住了。

“你又想要做什么。”

少女的手很娇小,墨从寒看了眼被他攥出来的红印,下意识松了松力道。

“我来看看我的未婚夫婿,难道不行吗?”

察觉到他的小动作,凤九歌嘴角扯出一抹笑意,脚步更上前了几分。

看着她明亮的眼眸,墨从寒身形僵硬了一瞬。

他冷声开口,“凤大小姐落水前,还说本殿是个残废。”

“是个不能嫁的短命鬼。”

凤九歌脸上的笑意一僵,她有说过这话吗?

脑海里回忆起了之前的记忆,这才想起来这话是谁引诱她说的了。

想了想,凤轻柔还真是在处处给她挖坑。

“那都是以前的事情了,我现在想清楚了,也明白你才是好的!”

她一脸认真的看着他说道。

一阵夜风吹来,凤九歌猛然打了个喷嚏。

墨从寒皱了皱眉,转身回到殿内。

站在门口的凤九歌正犹豫要不要跟上去时,里面传来了冷声。

“看来你是想受凉后,让太后来怪罪本殿。”

“不不不,我这就进来!”

凤九歌连忙跑了进去,在看见殿内简洁的配饰后,有些许的惊讶。

堂堂一个太子,都还没她住的偏点华丽,这混的也太惨了点。

“嫌弃?”

墨从寒倒着茶,将她脸上的小表情尽收眼底,眼眸微垂淡然开口,“嫁给我,没什么好处,甚至可能会死。”

“那这样的话,我们是不是就算一对地府鸳鸯了?”

这话,让墨从寒拿着茶杯的手一颤。

随后他抿了一口茶,抬眸看向坐在对面的少女。

凤九歌很漂亮,尤其是笑起来的时候,像是可望不可触的太阳。

看着有些呆愣的墨从寒,她眨了眨眼,“墨从寒,我是不是很漂亮?”

他下意识的要点头,却瞬间反应过来,皱眉冷声,“很丑。”

凤九歌嘟了嘟嘴,在他面前小女儿家的姿态尽显,随即她拿起了他面前的茶杯,直接饮下。

“说了半天,我来是有正事的。”

那是他喝过的……

墨从寒眼底闪过一道暗芒,在听到她说的话后,心中升起的期望瞬间消散。

放在腿上的手掌紧紧攥起,他就知道凤九歌如此对他绝对另有图谋。

“要本殿……”

没等他的话说完,鼻尖窜入了少女独有的药草香。

他身形僵硬,手腕上的温度更是牵动着他的心房。

“我来给你把把脉,那个张御医我觉得不靠谱,你现在感觉身体怎么样?”

感受到他平静的脉搏,凤九歌心里的大石落了下来。

他低眸,“这就是你说的正事?”

凤九歌点了点头,没有看到他眼眸中闪过的暗光。

“是啊,我找出来怎么抑制你体内毒素的方法了。”

“墨从寒,你不会死了!”

他眼眸流转,看着她满是笑意的脸,将手抽了回来。

“你又想耍什么花招。”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嫡女惊天下》

第七章 本殿该如何信你?


  看着他忽然冷下来的态度,凤九歌抿了抿唇,“你不信我?”

  “凤大小姐以往的所作所为,本殿该如何信你?”

  想到她以前做的那些混账事,的确是太过分。

  “我也觉得我以前做的事情太过分了,所以我以后会弥补你的!”

  说着,她挪了挪,小脸放在了他的轮椅把手上。

  看着她眼眸中的认真之色,墨从寒的心,动了。

  她是真的想明白了,还是跟以前一样戏弄他?

  “墨从寒,我知道你现在不会信我,但我会慢慢证明的!”

  她知道获得他的信任不是件简单的事情,但来日方长,她一定会打动他的!

  墨从寒没有开口,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气氛静默的让凤九歌有些尴尬,她看了眼天色将早就准备好的东西给拿了出来。

  “这里面是能抑制你体内毒素的药,你要记得吃,天色不早了我再不回去外祖母就要发现了。”

  将药瓶放在桌子上,她起身离开。

  走到门口,她回头看了眼,没看到想看到的身影后撇了撇嘴,搬着凳子又翻了回去。

  屋里,沐尘从屋顶而下,看着自家主子。

  墨从寒看着手中的药瓶,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半晌,他将药瓶扔给了沐尘。

  “让顾老查一下成分。”

  沐尘抿了抿嘴,想要说什么,最终还是没有开口。

  他家主子只要遇上了凤家大小姐,脑子就开始不清醒了,哪怕送来的是毒药。

  他都觉得他家主子都能面不改色的吃下去。

  沐尘离开,墨从寒看了眼外面的天色皱了皱眉,下一秒,轮椅上哪里还有他的身影。

  另一边,凤九歌翻出来后,为了躲避宫人不知不觉便走到了御花园。

  “事情查的怎么样了?”

  正当她要离开时,忽然听到了一道熟悉的声音,想都没想直接藏到了假山后面。

  不远处站着两个身影,凤九歌立刻认出来了其中一个,正是墨凌宇那个渣男!

  “凤家大小姐的确是经常看医书,许是这次的事情只是凑巧。”

  墨凌宇冷哼一声,“凑巧?你信吗?”

  太监眼眸闪了闪,显然也是不信的。

  随即他想到了另外一件事,“王爷,凤轻柔递过来消息,想让您将她从地牢里弄出来。”

  听到这话,墨凌宇眼中更添几分烦躁,“一个蠢货,简直是浪费我的时间,要不是看着她还有点用……”

  凤九歌听到这些话,脸色冰冷,还真是个渣男。

  但,她没想到墨凌宇竟然连宫里的太监都能使唤,只怕是皇宫里早就布满了她们母子的眼线。

  不远处,墨从寒看着她藏在假山后的背影,眼神逐渐泛起了冷意。

  而凤九歌全然不知,想着没什么好听的了便要离开,脚下却踩到了枯树枝。

  “咔嚓。”

  “谁!”

  墨凌宇厉声开口,眼中闪过杀意朝着假山后面而去。

  却空无一人,只有一只野猫朝着他龇牙咧嘴。

  假山里的凹陷,正巧能容纳两个人,此刻凤九歌感受到唇瓣上微凉的寒意,瞪大了眼睛。

  她竟然亲了墨从寒!

  说是意外,他信吗?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嫡女惊天下》

第八章 一本正经墨从寒


  墨凌宇看着假山里的暗处眯了眯眼,缓缓朝里面走去。

  凤九歌想要拉开两人之间的距离,却被他更朝怀里拉了拉。

  墨从寒撇开头,低声道:“别动。”

  若是此刻凤九歌抬眸,便能看见他不自然的脸色。

  想到刚才唇瓣上温润的触感,墨从寒的心似要从胸口跳出来。

  凤九歌自然是听到了他急速的心跳声,低笑。

  “墨从寒,你心跳怎么这么快?”

  “墨凌宇就在外面,要不要本殿把你扔出去。”

  凤九歌立马求饶,紧紧的抓住了他的衣衫。

  “我不说了!”

  外面,墨凌宇的脚步声正在逐渐靠近,墨从寒垂眸看着她脸上紧张的表情,眼中闪过一抹暗光。

  手臂收紧两人的距离更加贴近,看着她投来疑惑的目光,一本正经道:“会被发现。”

  凤九歌点了点头,更是主动的朝着他怀里靠了靠,没有注意到他嘴角微扬一瞬的笑意。

  就在墨凌宇距离他们还有几米的时候,外面响起了太监的声音。

  “润王,侍卫开始巡逻了。”

  他将手给收了回来,下一秒却捡起石头朝里面扔了进去。

  墨从寒立刻伸手,挡住凤九歌的后脑勺接下石子,迅速扔到了地上。

  “啪嗒。”

  听到声音,墨凌宇这才放心离去。

  “怎么了?”

  察觉到他的举动,凤九歌出声询问。

  墨从寒放开了她,两人之间的距离瞬间拉远。

  “没什么,你再不走要被发现了。”

  看了眼微白的天色,凤九歌这才发现竟然到了这个时辰。

  她顾不得别的,提起来裙摆就跑了出去,却也不忘回头对他开口。

  “你回去的路上小心点!”

  墨从寒看着她逐渐消失的背影,随后张开了手掌。

  方才被石子打到的掌心如今一片深紫,可见那石子的力道有多么的大。

  他皱了皱眉,心中庆幸方才接了下来。

  若是打到了凤九歌的后脑勺……后果他不敢想。

  脑海里忽然闪过了他们双唇相交的画面,墨从寒下意识抚摸上了唇瓣。

  上面似乎还留有凤九歌的余温。

  意识到自己在做些什么,他眼眸闪过一抹苦涩,转身离去。

  慈宁宫,凤九歌从窗户翻了进去。

  刚躺下没几个时辰,便被拽起来陪太后吃早膳。

  看着不断打着哈欠的小丫头,太后笑着打趣。

  “大半夜去做贼了?”

  凤九歌想到昨天晚上的事情,她的确是去做贼了。

  当然她可不敢这么跟太后说,“昨夜又看了些医书,这才睡得晚了些。”

  提到这个,太后便想起了昨日的事情,“九歌,你给外祖母说实话,你真的喜欢太子?”

  她点了点头,“是啊,太子长得好看,而且我觉得他对我很好。”

  太后见她不像是说假话,眉头微皱一瞬,“太子的病……罢了,婚约的时间尚早,不着急。”

  凤九歌知道太后想说什么,也知道太后是因为疼她才不想让她虚度光阴。

  但这一世,她不会让墨从寒死,并且还要帮他到顶峰!

  “九歌知道,太后是舍不得我。”

  看着她古灵精怪的模样,太后被逗笑了正要说什么时,宫女匆匆上前。

  “太后,老镇国公派人来接凤大小姐回府了。”

继续阅读《嫡女惊天下》


版权声明:未经书面授权禁止转载、摘编、复制或建立镜像。对既成事实本站将保留所有的权利。

无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