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重生虐渣:霍夫人又美又飒》沈栀霍谨言完整版免费阅读

小说:重生虐渣:霍夫人又美又飒
分类:霸道总裁
作者:沈栀
简介:【重生复仇+扒马甲+虐渣+男强女强+高甜互宠】“女人,想逃离我,除非我死……” 前世,沈栀被猪油蒙了心,到死才知道阴郁偏执的男人爱她有多深
重活一世,她踢飞渣男,手刃贱妹,抱紧自家老公的大腿,要多黏糊有多黏糊
“老公我错了,你把我含在嘴里、捧在手里、揣在兜里……都可以哒!”男人眸光深深,全然不知面前的小女人是多么厉害的存在
马甲掉落,黑客大佬是她,一香值万金的调香师是她,神级编舞师、组织掌舵人……通通都是她!更引来各路大佬,扎堆争抢! 黑暗中,男人兽一般的眸子冲动又委屈:“宝宝,我吃醋了
” 沈栀点点头,第二天PO出一张大字报:“只宠老公,别无分号!” 本文全程苏爽,打脸绝不手软,男主双洁,无虐无误会,小主子们放心观看~
角色:沈栀霍谨言
小说《重生虐渣:霍夫人又美又飒》沈栀霍谨言完整版免费阅读

《重生虐渣:霍夫人又美又飒》免费试读免费阅读


第1章 推他下楼


天空似蒙着一层黑布,没有一丝光亮,黑沉沉的压下来,让人透不过气。

九月的江城,闷了小半月,迎来了第一场暴风雨。

少女狼狈的跪在地上,全身被雨水打湿,摇摇欲坠。男人站在她面前,透过厚厚的雨幕看着她,眼里是苍凉和失望。

“沈栀,你知不知道,医生说谨言的腿,很可能就废了!你不喜欢他,也不能这么作践他!你好好给我跪在这儿反省!”

“爸,小妹还小,您消消气,霍家那边,我会去解释……”

是爸爸和哥哥的声音……

沈栀努力地睁开沉重的眼皮,透过厚厚的雨雾,依稀间能看到两个模糊的人影。

果然人死了之后,都会产生幻觉。

爸爸和哥哥去世三年,这还是沈栀第一次在梦中见到他们。

她知道,他们恨她,恨她毁了沈家,所以入梦都不肯。

还有霍谨言,那个爱她到骨子里的男人……

雨好大好大,像石子一般重重砸下来,沈栀好想好想同父亲兄长说一句话,可是她没有力气了,一点力气也没有了。

身子无力的倒下,世界重新化为黑暗。

……

沈栀醒来的时候,暴雨还在继续。

入目的是白色的天花板,脑子有一瞬间的放空。

她不是被沈心月和顾子熹关在仓库里,纵火烧死了吗?

这是哪儿……

“小妹,你可算醒了!”

耳边响起男人惊喜的声音。

沈栀浑身一颤,这个声音……

她僵硬的扭过头,映入眼帘的是男人俊朗的五官。

她的同胞哥哥,沈慕白。

三年前,因为被陷害勾结外党泄露机密,被处以死刑。

这是在做梦吗……

沈栀感觉全身血液都回流了,死死盯着沈慕白,双唇颤动着,却一句话也说不出来,只有眼泪簌簌落下。

见自家小妹哭得泣不成声,沈慕白吓得不行,“怎么了?是不是还很不舒服?我去叫医生过来。”

“哥……”见他要走,沈栀急切的抓住了他。

皮肤真实的触感,让她又是一颤,沈栀这下可以肯定,这不是梦。

她重生了……

重生回了爸爸和大哥都还在的时候。

那霍谨言呢?

“哥,霍谨言呢!他人呢!”

“霍谨言”三个字一说出口,沈栀便感觉一股痛意自心口传遍全身。

那个神祗一般的男人,被她害得残疾,害得一无所有,最后还义无反顾冲进火场救她的男人。

是她太傻,相信顾子熹和沈心月那对渣男渣女,直到被她们害得葬身火场的那一刻,她才知道自己错得有多离谱。

“他还在医院。小栀,这回是你做得太过分了,你怎么能把霍谨言推下楼,你不愿意和他订婚,也不能这么害他。”

推他下楼……

是了,当初她死活都不愿意和霍谨言订婚,假装要跳楼自杀,霍谨言来救她,她却反手将他推下去。

自此,霍谨言断了双腿,再也无法站立。

“哥,我要去见他,你带我去见他好不好!”

沈栀是真的很想见霍谨言,和她说一句对不起,可是沈慕白却不这么想。

他这个妹妹,一向最厌恶霍谨言。见到了他,只会恶语相向。现在闹着要见他,心里肯定也没别憋好主意。

“你好好养病,不许胡闹了。”

“可是哥,我……”

“你继续闹下去,哥也保不住你。”沈慕白冷下了脸色,厉声道。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重生虐渣:霍夫人又美又飒》

第2章 她来,是为了退婚吧……


沈慕白不愿意带她去医院,沈栀决定自己去。

她连衣服都来不及换,披了件大衣,趁佣人不注意,偷偷跑去了医院。

雨还在下,很大很大,噼里啪啦砸下来,让人心烦意乱。

沈栀下车之后,便直奔霍谨言的病房,离病房越发近的时候,步伐也越发的沉,甚至有些不敢再往前迈一步。

她不敢……

不敢见他……

霍谨言的病房外,齐刷刷的站着一排保镖,最中间的两人,是霍谨言的心腹,霍风和霍雨。

在沈栀慢吞吞往这边走的时候,霍风和霍雨也看到了她。

“那个贱人居然还有脸来?!”霍雨差点骂人。

“别搭理她。”

一向最好脾气的霍风,此刻也皱起了眉头,眼里难掩对沈栀的厌恶。

因为她,他们家少爷受了多少罪,医生说了,他们家少爷的腿,很有可能会治不好!

他们是真的不知道,自家少爷喜欢她什么,愚笨又刁蛮!

沈栀已经走到他们面前,见他们都不和自己说话,只好先开口:“霍谨言在里面吗?”

霍雨都不想理她,霍风顾念自家少爷,紧绷着脸点头。

“我想去见见他……”沈栀知道自己之前做了太多错事,说话都没底气。

“少爷现在情况很不好,如果沈小姐还有点良心的话,就不要进去再刺激他。”

每次沈栀来见霍谨言,都会把他气得半死,他们家少爷真的再也经不起任何折腾了。

沈栀不是要刺激他,她是要劝他啊!

霍谨言的腿,最开始明明是可以治好的,是他拖到太严重了才会落下终生残疾。

沈栀知道,自己说再多他们也不会让她进去,干脆直接扯着嗓子喊。

“霍谨言!”

“霍谨言!”

“霍谨言!”

一声接着一声,喊到沈栀嗓音嘶哑,病房门依旧紧闭。

沈栀淋了雨堪堪才醒过来,现在身子还弱得紧,喊了十几分钟,憋得脸通红,一个劲儿干咳着。

“沈小姐,您还是快回去吧。”

霍风可不是心疼她,他是心疼自家少爷。以他对自家少爷的了解,指不定现在心里怎么难受。

沈栀知道再喊下去也没用,不甘心的看了眼紧闭的病房,扭头走了。

病房里,穿着病号服的霍谨言坐在床上,眼眸低垂,手放在膝盖上,周身是散不开的阴郁气息。

外面沈栀的声音渐渐没了,他知道,她终于死心走了。

他想见她,却又不敢见她。

他有自知之明的,他死在这儿,沈栀恐怕都懒得看他一眼。

她过来……

定然是为了退婚吧。

霍谨言苦笑,却在这时,听到了窗外传来的窸窸窣窣的声音,伴随着少女微弱的尖叫。

似是沈栀的声音。

霍谨言觉得自己一定是幻听了,却始终不放心,他想去看看,却动不了。

“霍风!”

他唤了一声,霍风和霍雨连忙进来。

“去看看窗外。”

霍风有些疑惑,但并未多言,迈开步子走到窗外。

然后……

和鬼鬼祟祟爬窗的少女,四目相对。

“……沈小姐?!”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重生虐渣:霍夫人又美又飒》

第3章 沈栀,一直骗下去吧


被霍风从窗台提下来的时候,沈栀都快吓尿了。

霍谨言也吓得心跳都快停止了。

“为了和我退婚,你真的连命都不要了?”

愤怒、担忧、失望,各种情绪堆积在一起,导致他的声音都颤抖了起来。

“我不是,我……”

沈栀想要解释,霍谨言却不想听:“霍风,送沈小姐回沈家。”

在霍风拖走她之前,沈栀扑到了霍谨言面前,急切道歉:“霍谨言!我是来看你的!我知道错了,我不该把你推下楼,对不起……”

越说,她越愧疚,声音越小。

“你过来,就为了道歉吗?”霍谨言的脸色比方才好看了些。

当然不是!

她过来是为了劝他抓紧时间治疗双腿的!

“还有一件事……”

果然。

还是为了退婚。

霍谨言的心彻底凉了。

病房的温度仿佛都急速下降,沈栀能感觉到他生气了,她得哄哄他。

她走到他面前,蹲下。

整个过程,霍风和霍雨都瞪着眼睛看她,如果她敢做出任何伤害霍谨言的事情,他们都会把她丢出去。

随着她的靠近,霍谨言也屏住了呼吸。

沈栀就这样看着他,看着直到死前都还死死护着她的男人。

他是全江城都瞩目的男子,本应该永远活在神祇之上。

可她却害得他公司破产,险些坐牢,一辈子站不起来。

她有什么值得他喜欢的呢……

泪水模糊了视线,沈栀声音都哽咽了: “谨言哥哥……”

“你叫我什么?”霍谨言双眼瞪大了些。

“谨言哥哥……”

霍谨言的记忆一下被拉得好远好远,小时候,沈栀就是这样跟在他屁股后头,温声软语的叫他谨言哥哥。

可随着她长大,便越来越讨厌他,总是对他恶语相向。

“沈栀,不管你说什么,我都不会同意退婚。”

热烈跳动的心,渐渐平复下来,霍谨言的声音是那般苍凉。

他太清楚沈栀了,她现在这样,不过是为了退婚罢了。

“嗯,不退婚!谨言哥哥,我要做你这辈子的新娘,我再也不会离开你,你也不许离开我了。”

身后,霍雨和霍风跟见了鬼一样。

这沈家二小姐没毛病吧?今天怎么跟变了个人一样!

“谨言哥哥,我知道霍伯母在国外,给你找了最好的医师,你乖乖出国治疗双腿好不好?”沈栀梗着声音说道:“等你腿治好了,我们就订婚,一辈子不分开。”

霍谨言定定的看着她:“你很希望我出国?”

沈栀狂点头,她当然希望,一想到霍谨言在轮椅上的那几年,她就想哭。

她急切的样子落在其他人眼里,就变成了另外一个意思。

霍雨在心里暗骂了一声蠢货。

果不其然,霍谨言的脸色变了。

黑沉沉的眸子紧盯着沈栀,语气中带着不易察觉的心痛:“沈栀,你想支开我?”

“我不出国,你也别想退……”

最后一个字卡在喉咙里,霍谨言感受着脸颊处的温热,身子剧烈一颤。

她……亲了他?

沈栀知道他误会了,也知道自己当初做了太多错事,说什么都没人信,只能做点实际的。

“谨言哥哥,我没有骗你,我不会再离开你了,你乖乖出国治疗双腿,我等着你回来娶我。你还不信,我可以发誓,如果我说谎,我就……”

霍谨言的食指放在她唇边,不让她说下去。

她不愿意她拿自己起誓。

“沈栀,不管是真话还是假话,说出去了,就收不回来了。”

她说,她要等着他回来娶她,那就不许反悔。

“我绝对不反悔!那谨言哥哥,你是答应出国了吗?”

她表现得那样迫不及待,霍谨言看了她好一会儿,才哑声说道:“……我会考虑。”

面前的小女人,大抵是在骗他的。

但既然骗了他,就一直骗下去吧。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重生虐渣:霍夫人又美又飒》

第4章 你要不要脸呢?


沈栀刚下车还没站稳,霍雨就把车开走,她险些摔了个大扑爬。

她知道霍雨不喜欢自己,毕竟她当初做的那些事,也很难让人喜欢。

霍谨言没有松口说一定去国外,只说他会考虑,然后就让霍雨送她回来。

沈栀进入沈家的时候,佣人一个劲儿的朝她使眼色,整个屋子都是低气压。

沈父坐在沙发上,一脸的怒气,沈慕白脸色也不好看,看到他们盛怒的样子,沈栀本有些心虚,可看到坐在他们侧身的沈心月,身子猛地剧烈的颤抖了起来,恨意犹如潮水般涌来,将她湮灭。

沈心月!

她把她当做最好的姐妹,而她却伙同顾子熹害得她家破人亡,最后活活烧死了她!

“小栀,你终于回来了,你去哪里了?”沈心月一直注意着门外,看到她回来,连忙迎上去:“你是不是又去找顾子熹了?你……哎……”

原本憋着怒火的沈父,听到顾子熹三个字,彻底炸开。

“你又去见他了?你为了他,闹得还不够多吗!”

沈父气得身子都在发抖,沈栀是他扔在手心里的女儿,可最近几年越发胡闹,让他失望。

爸爸……

沈栀忍住落泪的冲动,在心里深呼了口气,冰冷的目光落在沈心月身上:“我才刚回来,你怎么知道,我去见顾子熹了?”

“我……”沈心月没想到沈栀会质问她:“小栀,不是你说你喜欢顾子熹,想偷偷去见他,想……”

“啪”的一声,清脆的巴掌声响起,沈心月的话彻底卡在喉咙里,她不敢置信的看着沈栀,直到脸颊传来灼热般的痛感,她才敢相信,沈栀真的打了她!

“沈心月,你要不要脸啊。”沈栀笑了,嘴角大大的咧开,揉了揉发麻的手腕,心里满是快意。

沈父和沈慕白也都愣住了,好半响,他们才回过神来。

沈父怒吼,但震惊大过于愤怒:“沈栀!你做什么!那是你堂姐!”

“爸,先听小栀怎么说。”

沈慕白护着沈栀,心里也疑惑得紧,他这个妹妹,不是一向很听沈心月的话么,怎么今天还出手打了她。

“爸,你知道我为什么会鬼迷心窍推霍谨言下楼吗?”

听沈栀突然提起霍谨言的事,沈心月心头一个咯噔,对上沈栀充满恨意的目光,有些慌。

沈栀死死盯着沈心月,红得有些充血的眸子里尽是恨意。

“是沈心月,她告诉我,只要霍谨言受伤,就不能继续订婚,让我假装自杀,推霍谨言下楼。”

“叔叔,我没有,我怎么可能教唆小栀伤害霍谨言呢……”沈心月她半边脸都肿了起来,眼眶微红,仿佛受了极大委屈。

比起一向胡作非为的女儿,沈父更加相信温柔娴静的侄女。

所以沈父没有怀疑沈心月,只是疑惑打量的看着沈栀。

今天的沈栀,很不一样。

沈栀也知道自己之前太过胡闹,让他们相信自己没有那么容易。

不过,她早有准备。

“爸,沈心月给我出主意的时候,是给我发的短信,把她手机拿来看看不就知道了。”

沈栀的手机在假装跳楼的时候,跳下去摔得粉碎,尸体都不知道去哪里了,只能拿沈心月的。

“心月,你把手机拿出来。”沈父看了沈栀一会儿,沉声说道。

沈心月慢吞吞的将手机拿出来,心里却狂喜,每次和沈栀聊天之后,她都会未雨绸缪的删除对她不利的聊天记录,沈栀的办法在她看来实在愚蠢。

她打开聊天界面,翻到底。

刚开始还好,只是一些姐妹之间的事,可后面,几乎有三分之二的话题都是围绕着顾子熹。沈父对顾子熹厌恶到了骨子里,看着那三个字,眼睛都快喷火了。

怒火中烧,沈父气得脑袋发昏,看着沈栀的眼里,满是失望:“你把霍谨言推下楼,现在还学会污蔑人推卸责任了?我沈再山怎么会养出你这样的女儿!”

沈心月心里得意,面上却细着嗓子,声音微哽:“叔叔,小栀和我可能是有什么误会,没关系,我不怪她……”

沈栀没说话,只是扭头跑上了搂。

她的做法,落在几人眼里,更像是谎言拆穿过后,无话可说,落荒而逃。

沈父越发的难过失望,年过半百的男人眼眶都气红了。

沈慕白看着自家妹妹离开的背影,总觉得事情没那么简单。

不到一分钟,沈栀又匆匆下来了,手里抱着电脑。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重生虐渣:霍夫人又美又飒》

第5章 啪啪打脸


“爸,我会和你证明,我没有说谎。”沈栀面无表情的拿过沈心月的手机,用数据线和电脑连接。

沈心月眼里掠过一丝轻蔑和嫌恶,觉得沈栀是在故弄玄虚。

一个废物,能翻出什么浪。

葱白修长的手指飞快的在键盘上敲击着,只留下一道道残影,电脑屏幕闪过一排排代码。

沈父和沈慕白看呆了眼,沈心月心里蓦然的升起了一股不详的预感。

她摁住沈栀放在键盘上的手!

直觉告诉她,她必须阻止沈栀!

她居然对这个废物产生了一股恐惧感,她觉得荒唐的同时又克制不住的心慌:“小栀,别胡闹了,你将事情全部推在我身上,我不怪你,叔叔他的身体不好,经不起折腾了。”

沈栀的视线从她压在自己手背上的手缓缓移到她的脸上,眸中升起了一股玩味和嘲弄:“你在害怕啊?”

“小栀,你到底今天怎么了!”

沈心月脸色一阵青一阵白,她怎么会害怕这个废物,但今天沈栀就跟变了一个人一样,实在让人感到不安。

以前她都是很听自己话的,怎么今天……

沈栀定定的看了她一会儿,直勾勾的目光看得沈心月心里直发毛,而沈栀却又十分淡定的收回了目光。

手指在键盘上飞快的敲击着。

沈父和沈慕白看着沈栀认真的小脸,都有些激动,尽管最后证明沈栀在胡闹,他们心里也是高兴的。

原来他们家小栀还是有一技之长的!

可以往计算机专业培养!

屏幕上慢慢的出现了许多聊天记录,还有不断增加的趋势,沈心月眸子不敢置信的瞪大,心里的恐慌更胜。

在她恐慌的目光中,沈栀大力的按下最后一个字母键:“好了!”

刚才屏幕跳动得太厉害,大家都看不清楚内容,现在屏幕上的聊天记录定格,其中几条还被放大。

是沈心月给沈栀发的消息。

她告诉沈栀,不想和霍谨言退婚是有办法的,只要让他受重伤,最好永远都下不了床,这样一来,就没有办法订婚了。

沈栀每每做的那些伤害霍谨言的事,大多也都是她出的主意。

看完所有聊天记录,沈父觉得背脊发凉,沈心月在人前一直都是娴静温柔的模样,背地里却如此可怖。

就像在身边养了一条不知什么时候便会反咬你一口的毒蛇。

铁证摆在面前,沈心月无从狡辩,她眼眶一红,跪在了地上。

哽咽着声音说道:“叔叔,对不起,我……我是担心小栀,我知道她不喜欢霍谨言,所以我才会给她出主意……我知道我的做法不好,但小栀是我的妹妹,我只希望她能够快乐,就算所有恶果都报应在我身上都没关系。”

她很聪明,知道现在怎么辩解都没用,便避重就轻,担了个好姐姐的称号。

“是吗?为我好?”

沈栀嘲弄的嗤了一声。

“爸,你明确的和我说过,不希望我和顾子熹在一起,可是沈心月,每次都在我面前故意提起顾子熹,甚至故意挑拨我和您还有大哥的关系!”

越说,恨意便越深,前世种种记忆涌上心头,沈栀声声泣血。

有些泛白的手指在键盘上敲击着,一大批聊天记录再次涌现出来,除此之外,还有一些电话录音。

大多数都是关于顾子熹的。

  每次,沈栀都对顾子熹没兴趣了,沈心月却在沈栀面前故意提起顾子熹的近况,还故意制作他们单独相处的机会。

除此之外,还有很多关于沈家父子的谈话。

沈心月挑拨离间,暗地里说了很多沈家父子的坏话,在沈栀和家里发生矛盾的时候,暗地里添油加醋,害得沈栀和沈家父子的关系越来越差。

如果说,最初沈父还能勉强包容沈心月,现在,是绝容不下她的。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重生虐渣:霍夫人又美又飒》

第6章 赶出家门


一个人哪怕愚笨一些都没关系,最怕的是心思太深。最让沈父无法容忍的,是沈心月挑拨他和沈栀的关系。

沈心月面色苍白如纸,随着聊天记录和通话记录的全部曝光,她知道自己说再多都无用了。

她触犯了沈父的底线。

沈父心痛又决然道:“心月,你十岁大的时候,我便接你来了沈家。近十年来,我从无亏待你的地方。可你的所作所为,实在让我感到害怕。沈家,容不下你了。”

“叔叔,我知道错了,我真的知道错了!”沈心月痛哭,狼狈的跪在地上哀求沈父:“求您不要赶我走,我爸妈都死了,我就只有你一个亲人了。您如果都不要我,那就没有人要我了,求您了,不要赶我走!”

尽管再不喜,毕竟也是自家哥哥留下来的唯一骨血,沈父有些动容。

就在这时,沈慕白缓缓开口:“爸,我在临江风景有处房子,虽然不大,但沈心月一个人住定然是够了的。心月也该出去磨一下性子了。”

沈栀忍不住给自家哥哥在心里点了赞,在心里狂欢。

沈慕白忽略掉沈心月痛苦哀怨的视线,对上沈栀的目光,唇角微微上扬,琥珀色的眸子里溢出来宠溺之色。

他不喜欢沈心月,在商场上沉浸多年,他早就看出沈心月不够纯良,但沈栀又喜欢她得紧,他只好留她在沈家。

难得自家妹妹开窍了,他自然得帮忙。

沈父沉声说道:“那心月,你就搬出去吧,好好磨磨性子。”

“陈妈!把她的东西丢出去丢出去!快点快点!”沈栀迫不及待的说道,眉飞色舞的,带了些小娇嗔,整个人都鲜活起来。

“你给我回屋好好反省。”沈父没好气的说道,沈慕白则是一脸宠溺。

沈心月死死咬着牙,妒火中烧。凭什么,沈栀不管做什么,沈家人都能够轻易地原谅她。

而她呢?

这些年,她跟佣人一样伺候他们,他们却像垃圾一样把她丢开!

见陈妈真要回房收拾她的东西,她脸色铁青,直接气哭了,捂着脸便跑了出去。

沈父蹙眉,终究放心不下沈心月,派了人出去跟着。

房间里就剩下沈父、沈慕白和沈栀,气氛莫名的变得有些尴尬起来。

沈栀深呼了口气,直直地朝着沈父跪了下来。

猝不及防的,倒将沈父吓了一跳。

“爸,以前都是我不对,是我太傻,轻信他人。霍家那边,我会给个交代的,从今以后,我也不会胡闹了,我会乖乖和霍谨言订婚。”

前世家人惨死的画面,在沈栀脑袋里不断地回放。说到最后,她几度哽咽。

沈父又惊又疑,毕竟沈栀的变化实在太大了。

但更多的是欣慰和感动。

似乎从前那个乖巧听话的女儿又回来了。

大手放在女孩的肩膀上,沈父轻轻拍了拍,沙哑的声音有些颤:“好孩子。”

沈栀仰起头,沈父正微垂着脑袋,她看到他头顶刺眼的白发。

沈栀在心里暗暗发誓,这辈子,她会保护好自己的亲人!

绝不让从前的噩梦再次上演!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重生虐渣:霍夫人又美又飒》

第7章 真把自己当盘碟子菜了


回到房间,沈栀连忙换了衣服,泡个热水澡。

看着镜子里的自己,她倒吸了口凉气。

镜子中的女孩,顶着一头乱糟糟的黄色的杂毛,脸上黑的红的青的紫的都有……

沈栀一抬头都险些被镜子里的自己吓到。

她想到自己居然顶着这幅尊容,亲了霍谨言,嘴角抽搐。

霍谨言没当场踹她出去,就真的很真爱了。

实在太辣眼睛,沈栀赶紧洗干净,乱糟糟的杂毛实在没办法了,便绑了个小揪揪在头顶。

卸了好几层妆之后,女孩白皙透亮的皮肤显露出来,吹弹可破的面颊,浓密细长的睫毛上挂着水珠,轻轻一眨,漫天银河似都出现在了眸子里。

沈栀十分满意自己现在的性子,并在心里唾弃自己之前是不是脑壳有包,非要听沈心月的打扮得跟个杀马特一样。

沈慕白敲门进来的时候,便看到少女穿着纯白色的棉质睡裙,一张小脸洗干净,露出明艳的五官。

他眼里掠过一丝诧异,走过去,将一部新手机递给沈栀:“电话卡已经给你补办好,放进去了饿了。”

“哥,你怎么这么好呀!”

沈栀感动得不行,用双手接过,跟接圣旨似的。

沈慕白笑着用手拍了下她的脑门:“时间不早了,好好休息。”

“等等,哥!你帮我弄弄我脑袋这戳毛呗!”

沈慕白是娱乐圈的形象设计大师,许多大牌明星都想找他帮忙做造型。

沈栀实在拿脑袋这顶黄毛没办法了,她可不想一直顶着这搓毛!

“想怎么弄呢?”

“帮我弄正常点,好看点就行!”

沈慕白笑着拽了拽她脑袋顶的小揪揪:“我的妹妹,怎么样都是最好看的。”

……

沈栀躺在床上玩手机,沈慕白答应她,明天就帮她把发色改回来,而且还不会伤害发质。

她想给霍谨言打电话。

联系人里没有霍谨言的电话,但沈栀早已对那串号码烂熟于心。

倒也不是她故意去记,而是前世霍谨言给她打了太多太多电话。

她的态度大多时候都是极差的,时不时就把他丢进黑名单里,霍谨言却从不在意。

沈栀心里涩涩的,手指按在号码上,良久,才下定决定要拨出去。

就在这时,一个电话却打进来,她手一抖,按下了接听键。

“沈栀!”

那头的男音清冽中夹着寒意,沈栀脸上的血色骤然褪去,犹坠冰窟。

她死,也不会忘记这个声音。

身子,不可抑制的发抖。

那头的顾子熹没有发现她的不对劲,继续自顾自说道:“沈栀,你平时胡闹就算了,可心月她一心一意都是为了你好,你怎么能够反过来伤害她,还把她赶出沈家!你什么时候心肠这么狠毒了!”

舌头死死抵着牙齿内壁,沈栀发抖的身子,渐渐地变得平静。

她告诉自己,没什么怕的,这不是前世。

她没有注意到衣柜上方隐秘处,有个小红点闪烁着。

顾子熹见她不说话,还以为她是不敢说话,他也听到她凌乱的呼吸声了,他以为她被自己骂哭了,语气越发嚣张:“……现在赶紧去找心月道歉,我还能勉强考虑原谅你。”

霍谨言通过监听器听着那头顾子熹的声音,铁青的大手猛地握紧了手机。

坐在轮椅上的身子,因为怒火,剧烈的抖动起来。

霍风和霍雨看着自家主子愤怒的样子,脸色唰地一下惨白。

那个蠢货,这才刚回去,就和那小白脸打上电话了。

他们家少爷可是好不容易才松动去国外的念头啊!

空气似乎都冻得凝固住了。

就在这时,监听器里传来女孩的怒吼。

“谁他妈稀罕你的狗屁原谅!”

是沈栀的声音!

房间里,沈栀听完顾子熹说的那些话,只觉得舌头发麻,牙齿都是痒的。

她想打人。

“……你说什么?”

顾子熹一时没反应过来。

“你还真把自己当盘碟子菜了?”

“你就是一个穷沟沟里出来的,没有老娘资助你,找关系帮你进学校,你什么都不是!”

“沈栀,你疯了!”那头顾子熹被说得颜面无存,怒吼道:“怎么,这又是你的新招?不就是想做我女朋友么?”

沈栀快吐了,吃着她的,喝着她的,还天天装得一副清高样。

“你花两块钱买瓶怡宝倒盆里看看你那张脸,有什么值得本姑娘想做你女朋友的?你比得上我未婚夫一根手指头么?”

“你住的公寓,我会让人去收回来,从今以后,我也不会再给你一分钱。钱,我多的是,给狗都不给你。”

说完,沈栀利落的挂断电话, 那头顾子熹气得差点晕过去。

监听器另一头,霍谨言还保持着坐在轮椅上的姿势,脑海里全是沈栀骂顾子熹的话,想着想着,他竟是笑了。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重生虐渣:霍夫人又美又飒》

第8章 小栀,我很开心


霍风霍雨大气都不敢喘一下,看着自家主子唇角缓缓上扬起来的弧度,觉得见鬼了。

一场暴风雨就这样结束了?

沈栀躺在床上,平复着心情,就在这时,手机铃声又响起来了。

她以为又是顾子熹,下意识就想骂人,但余光看到屏幕上的号码,她眼睛瞪圆,猛然坐直了身子。

有些颤的手指按下接听键。

“……喂?”语气小心翼翼。

“小栀,是我。”

“我知道,谨言哥哥。”

沈栀笑着说。

也因为她这句话,霍谨言脸上的笑容更深了几分。

“我想好了。”沈栀听到他说:“我愿意去国外治疗。”

“什么?!”沈栀惊愕。

霍谨言很耐心的重复了一遍:“我愿意去国外治疗。”

顿了顿,他又问:“你高兴吗?”

“我当然高兴!啊啊啊!”想到以后霍谨言能重新站立,沈栀激动得快要爆炸了。

“你什么时候去国外?我去送你!”

她说,他送她……

“好,你送我。”

霍谨言又一字一句的说了一遍。

……

霍谨言去国外当天。

沈父喝了三杯茶之后,再次忍不住抬起头看着楼上沈栀的房间。

依旧紧闭着。

“慕白,你去看看,小栀怎么还没出来。”

今天是谨言出国的日子,她不会反悔,连送送人家都不肯吧?

沈慕白走到沈栀房间,刚准备敲门,房门却从里面打开。

赤红着双目的沈栀,手里还拿着一管很粗的针管,脸上挂着阴测测的笑。

“……小妹?”沈慕白吓得声音一哽。

“哈哈我成功了我成功了!”沈栀激动的大叫了一声,随后又将门砰的一声关上!

给霍谨言准备礼物已经耽误太多时间了,再不快点就来不及了!

机场。

等待的时间越长,霍谨言脸上的寒意便更重。

似裹着一层寒冬的霜花。

广播里,已经催了好几次让乘客尽快登机。

“少爷,再不登机就来不及了,您看……”霍风硬着头皮说道。

霍谨言眼里的光一点点的黯淡下去,自嘲的想,也是,沈栀怎么会来送她呢……

是他期望太高了。

“走吧。”

他的声音染上了几分悲凉。

霍风推着他进站,霍雨提着大包小包跟在后面。

就在这时,少女清脆的声音,在他们身后响起。

“霍谨言!”

霍谨言猛然回头!

少女穿着白色连衣裙,一头乌黑的秀发柔和的披散在肩头,脸上带了些奔跑过后的潮红,像八月的苹果,鲜嫩欲滴。

少女一路狂奔而来,累得扶着腰喘气,但喊“霍谨言”三个字的时候,不自觉的带着笑,有些甜腻。

霍风和霍雨都看直了眼。

这还是当初那个杀马特吗!

怎么变得这么好看了!

霍风很有眼色的推着霍谨言奔向沈栀,沈栀也朝着霍谨言跑了过来。

在两人在距离一米左右距离的时候停下。

沈栀道歉:“对不起哦,我来晚了,你肯定等着急了吧!”

“没事。”

霍谨言哑着声音说道,他听到自己心脏狂跳的声音。

她能来,就是意外之喜。

他很满足了。

“我给你准备了礼物!”沈栀小心翼翼的拿出香包:“我知道你经常失眠,这是我亲自调制的香,里面加了许多中药,你佩戴在身上,会入睡得快些。时间太急了,只能做成这个样子,别嫌弃呀。”

香包是沈栀以前用过的,有些旧了,粉红色的香包刻着小栀两个字。

香包散发着浅浅的中药味,夹杂着很淡的栀子花香港,很奇妙的味道,仿佛让人的灵魂都安静了下来。

有些泛白的手接过香包,细看的话,手都些抖。

这是霍谨言第一次收到沈栀的礼物。

她双眼红红的,想必为了做这个香包,废了很多心神。

广播里催促得越来越急了,再不登机真的来不及了。

“你快去登机吧。”沈栀念念不舍的,上前一步,拥抱霍谨言。

她清晰的感觉到他的身体僵硬了一下。

像是不敢相信她会主动碰他。

“谨言哥哥,你要乖乖在国外疗伤知不知道呀。我等你回来娶我。”

说完,沈栀便要起身,男人的大手却放在了她的背上。

她软在了他的怀里。

霍谨言的唇贴着她的侧脸,时不时摩擦着。

“沈栀,记住你说的,等着我回来娶你。这一生,无论怎样,你都只能是我霍谨言的妻子。”

“嗯!”

沈栀重重点头。

乘务员已经在催了,再不上飞机就来不及了。

想到要很长时间见不到霍谨言。沈栀有些伤感:“怎么办呀,你还没走,我就舍不得了。”

“……那你和我一起去国外?”霍谨言一本正经的问。

“等我高考完了!你想去哪儿我都陪着你!”

沈栀认真的说道。

明天,她还要去上学,今年的她高三,她要全力以赴考个好大学。

看着霍谨言成功登机了,沈栀回了沈家。

继续阅读《重生虐渣:霍夫人又美又飒》


版权声明:未经书面授权禁止转载、摘编、复制或建立镜像。对既成事实本站将保留所有的权利。

无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