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河长明你长在(沈星宿霍权臣)最新章节在线免费阅读

小说:星河长明你长在
分类:现代言情
作者:小宝
简介:“听说今天新老板会亲临公司!重点是新老板又帅又有钱,现年三十岁,不知道他是不是单身
”方薇滔滔不绝讲着得来的情报
沈星宿毫无心情,脸色苍白地趴在桌子上
“你怎么了?小....  
角色:沈星宿霍权臣
星河长明你长在(沈星宿霍权臣)最新章节在线免费阅读

《星河长明你长在》免费试读免费阅读


第1章 旧人重逢


“听说今天新老板会亲临公司!重点是新老板又帅又有钱,现年三十岁,不知道他是不是单身。”方薇滔滔不绝讲着得来的情报。

沈星宿毫无心情,脸色苍白地趴在桌子上。

“你怎么了?小宝病情又恶化了?”

“嗯,医生说最晚下个月底,必须做手术,可还差好多钱。”

两天前,他们公司被远驻温城的GD集团收购,有消息说公司可能会裁员,急需钱救小宝的沈星宿担心得整夜睡不着。

长廊上传来急促的脚步声,王经理笑脸迎在身后,“感谢霍总亲临我们市场部!”

霍?

这个姓让沈星宿感到不安。

“市场部裁员三名,这是名单。”

男人低沉微哑的声音传来。

沈星宿浑身的血液都凝固了,抬起头是男人棱角分明的脸。

新老板居然是……霍权臣!

五年前,她跟还是穷小子的霍权臣谈过一场恋爱,谈得轰轰烈烈,甚至都怀了孩子准备结婚……

五年已过,他身上明朗阳光的少年气已经沉淀,眼中布满了阴森和漠然。

不知是有意还是无意,霍权臣往她的方向看了一眼,沈星宿大脑一片空白,连方薇询问她怎么了都没听见。

王经理将裁员名单贴上公示栏,第一个名字就是沈星宿。

方薇幸运留下,替沈星宿打抱不平,“咱们部门就你沈星宿最积极,干活也最多,凭什么把你裁了啊!这裁员标准是什么?该不会……你得罪咱们新老板了?!”

沈星宿脸色剧变,“别瞎说,我都不认识新老板!”

沈星宿在方薇疑惑的目光下,匆匆跑进卫生间,捧了把冷水浇脸,才稍稍平息内心的起伏。

五年了,她带着小宝隐姓埋名逃到这里,还是被发现了么?

整间公司总共就裁了三名员工,她是其中之一,沈星宿很肯定霍权臣是故意的!

他这个人爱恨分明,当年她以那样的方式甩了他,必定恨透了她!

惹不起躲得起,不到下班时间,她就收拾东西撤了。

经过停车场却被一只大手拽进车里,沈星宿还没来得及反应,一记狼吻狠狠敷了上来。

男人紧紧搂着她的腰,似乎要将她揉进骨血里,用得力气极大,连她的双唇都被吸痛了。

沈星宿睁着双眸看着近在咫尺的男人,有一瞬间失神。

难道霍权臣还爱着她?

可是……

想到他刚刚裁了自己,小宝手术费还没着落,沈星宿就没有任何犹疑了。

霍权臣就是来报复她的!

沈星宿赶紧推开他,霍权臣却搂着不放,男人坚硬的胸膛包裹着她,让她动弹不得,沈星宿只能张嘴咬他。

霍权臣吃痛松开沈星宿,她趁机就要逃跑,霍权臣眼疾手快遏住沈星宿的脖颈,“怎么?不付钱就不让碰了?”

沈星宿心下一痛,嘴里都是苦涩,“既然霍总知道规则,那就请放开我。”

霍权臣拿出皮夹,取出一叠钞票,狠狠砸在沈星宿脸上,“够不够?”

沈星宿苦笑摇头,“霍总,我对你没兴趣了,不想做这桩买卖。”

霍权臣冷笑不已,“少在我面前装清高,像你这种下贱的女人,为了钱什么都愿意干!”

说完,不顾沈星宿反抗,霍权臣一把搂住她的腰,将她反压在座椅上,深深地占有了。

车座窄小,霍权臣的重量都压在她身上,疼得她眼泪淌了满脸。

两天没休息好,加上霍权臣惊人的体力,沈星宿差点没昏过去,抖着手,连穿衣服的力气都没有。

霍权臣一把捏住她下巴,咬牙切齿,“看来这五年,被男人调教的不错,丰满不少!”

“那是自然。”沈星宿反击回去,反正在霍权臣眼里,她就是个为了钱,什么都可以做的女人。

甚至可以抛弃奄奄一息的他,打掉他们的爱情结晶。

她一副死猪不怕开水烫的样子,丝毫没有觉得对不起他,好像他霍权臣不过是她沈星宿不要的男人。

霍权臣怒不可遏,“沈星宿,你是我见过最恶心的女人!”

当初为了她,他拒绝家族的安排,拼命努力赚钱,想给她一个家,所以才承接危险工程,最终出了事故,被钢筋贯穿身体,而沈星宿却选择在这种时候打掉他们的孩子,害死他的母亲,一走了之!

残忍至极!

这个女人根本就没有心!

沈星宿淡声道:“既然这样,霍总上我有意思么?”

“有意思!非常有意思!沈星宿,你曾经奢望的一切,我现在都有了,而你,现在不过是一条摇尾乞怜的小母狗而已!”

她死死地抿住唇,似乎有千言万语要说,最终什么都没有说。

她答应过那些人,要把秘密带进坟墓里。

“想复职吗?跪下求我!”

她仰头看着眼前的男人,按照约定,她应该离这个男人远远地。

“霍总,已经开了我,就别复职了,我有更好的去处。”

说完就想走,可是看到那些钱……她犹豫了。

最终沈星宿还是弯下腰,捡起一张张红钞票,足足五千块,够小宝两天的医疗费。

霍权臣鄙夷至极,“沈小姐还真是爱钱,区区五千块,连尊严都不要了。”

尊严是什么东西?

能救她孩子的命吗?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星河长明你长在》

第2章 愿赌服输,快点脱


沈星宿强忍着眼泪,捡完钱,迅速推开车门,毫无留恋地走出去。 

霍权臣沉着张脸,凝视那抹踉跄离去的身影,他要踩碎她全部的希翼!千百倍的奉还他曾经的痛苦!

连续半个月下来,广投简历,却没有一通电话通知沈星宿面试。

算是明白了,霍权臣有心玩死她,怎么可能会给她生存的机会。

距月底还有10天,还差五十万。

沈星宿咬了咬牙,干脆去当酒吧服务生,上班第一天就有客人找刺。

她只是弓着腰收拾桌面,工作服尺度大,不小心走泄,女客人就不依不饶抓着她,污蔑她勾-引她老公。

沈星宿百口莫辩,包厢里的人看热闹不嫌事大,“还不快给邵夫人跪下,学狗叫!”

沈星宿指甲几乎陷进掌心,站着一动不动。

男客人一脸不耐烦地抽着烟,“快点,是不是要我把经理叫来?”

沈星宿想起医院病床上小宝苍白稚嫩的脸庞,尊严哪有人命重要。

屈辱的眼泪滑进嘴里,一声闷响,两膝重重砸到地面,沈星宿死死咬着下唇,“汪汪。”

“贱狗,让你勾-引我老公!”女人一脚踢过来,沈星宿被踢飞出去,撞到门框上,一个男人笑眯眯的把钱扔在她身上,“钻过来,这些钱就归你!”

让她钻胯?

沈星宿破了眉骨,血糊住眼睛,嘴里都是血腥!可这些钱对她而言太重要了!

她卑微地跪着捡起钱,一咬牙,爬向男人的跨。

“抱歉,堵车来晚了。”熟悉的声音响在头顶。

沈星宿一下子僵了,迅速抬头,霍权臣仿佛没看到待在别人胯下的她,笑着和在场的人招呼起来。

她身上的男人见霍权臣来了,一脚将她踢开,“霍总,等你半天了,正无聊教训贱狗呢。”

“贱狗?”霍权臣疑惑,扫了眼地上的沈星宿,眼里都是讥诮。

“嗯,当我面勾-引我老公,胆彪了这小表子。”女人朝沈星宿吐了口唾沫。

“呵。”霍权臣冷笑一声,很赞成她的话似得,“今天怎么玩?”

“今天玩点不一样的,霍总,你又没带女伴,玩不开啊。”

霍权臣脚步一顿,像是再随意不过的指了指沈星宿,嘴角的弧度都是嘲讽,“你,留下。今晚当我女伴,赢了算你的,输了你照样有钱拿。”

难怪霍权臣让她做女伴,游戏就是普通的打游戏机,游戏规则却是,输一局,女伴脱一件。

她知道霍权臣玩游戏机很厉害,曾经手把手教过她,那时候,他看她的眼神就像是烈焰燃烧。

然而,五年后的今天,他却输得毫无悬念,瞬间所有人看向沈星宿,“脱掉!脱脱脱!”

见她久久不动,霍权臣笑了起来,“怎么不脱,一件一万。”

沈星宿知道他是故意的,颤着手脱掉衣服,一万,很好。

衣服落到地上,很轻的一声却重如千斤,她低下头闭上眼,浓烈的屈辱将她深深吞没。

霍权臣看着眼前这具再熟悉不过的身体,柔软白嫩,凹凸有致,胸腔像有团烈火在烧,果然给钱什么都干。

一局又一局。

一件又一件。

她脱得身上只剩贴身衣物。

霍权臣偏头去看沈星宿,刚好,她也在看他。

无辜委屈,盛着泪光。

好像还跟刚谈恋爱时一样。

他不屑地冷笑一声,最后一局,霍权臣还是输了。

沈星宿心灰意冷,她浑身都在颤抖,而霍权臣衣冠楚楚地倚在卡座上,双腿交叠,笑容邪肆,撑着下巴像是看表演一样。

“脱啊。”

“愿赌服输,快点脱!”

周围的人在起哄,沈星宿死死咬着嘴唇,无助的眼神看着霍权臣,可是就连霍权臣也在起哄,“脱不脱,加码到十万。”

沈星宿最终笑了,反正也没人在乎不是?

手顺到背后,咔——

该死的女人,就这么爱钱?

霍权臣迅速将外套抛向沈星宿,“谈正事!”

“霍总,您这……”

“我说,谈正事!”霍权臣烦躁地扯掉领带,语气不容置疑!

沈星宿捡起衣服,裹着霍权臣的外套迅速退场。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星河长明你长在》

第3章 你是不是还爱我


沈星宿上完班,拖着沉重的身躯往家走。

小宝常年住在医院治病,已经穷得不能再穷,所谓的家就是简陋的地下室而已。

掏出钥匙开门,蓦地,一只大手从身后捂住她的嘴,将她扔进了车里。

希尔顿酒店,总-统套房,沈星宿被压在床上,恍惚看着头顶的灯,“霍权臣,你是不是还爱着我?”

“爱?”霍权臣低声笑起来,擒住沈星宿的下巴,声音宛若寒冰,“自作多情!交易而已!我爱一个人是什么状态你不清楚?”

她浑身都在抖,手指差点将床单抓破,是啊,她曾经被他爱过,怎么会不清楚呢?

他爱一人则将对方宠上天,给予无尽的宠爱和关怀。

哪像现在这样,又凶又狠,好像恨不得她死。

这个男人的报复心,真的好重。

不就是被她甩了,至于这么恶意报复么?

“嘭——”

行李箱落到地上,打破一室旖旎。

林诗芮站在门口,不可思议地看着里面,她追随霍权臣来到营城,刚下飞机便找来这里,却没想到……

床上的二人也转身看她。

沈星宿猛地扯过床单,是林诗芮,是霍家安排给霍权臣的未婚妻,更是五年前利用她家人威胁她离开的女人!

她答应过林诗芮,此生再不出现在霍权臣面前,否则,她和她的家人不得好死。

林诗芮捂嘴跑了出去,眼泪像断了线的珠子,又是那个女人,不论自己怎么努力,就是比不过那个女人在臣哥哥心中的地位。

她好不甘心!恨不得沈星宿立即去死!

霍权臣看见林诗芮出去,立即穿好衣服跟了上去。

临走前,扔下一叠钱,红红的钞票在沈星宿身上摊开。

呵呵,林诗芮又在紧张什么呢,她在霍权臣心里不过是个玩具罢了。

沈星宿讽刺地笑了,偏偏自己必须接受他的羞辱,因为没得选。

“妈咪!”前脚踏进病房,病床上的小家伙就激动地朝沈星宿张开双臂。

沈星宿笑着将他抱入怀中,“宝贝,感觉怎么样了?”

“不太好,妈咪,你又好久没来看望小宝了。”小宝委屈的嘟嘴,苍白的小脸上都是埋怨。

“妈咪要工作呀,等小宝做完手术,妈咪就休假陪小宝去玩,好吗?”沈星宿极其耐心地哄。

“好。”小宝答应的极快,很乖很乖的样子。

一旁的沈母语重心长地问沈星宿,“手术费凑够了吗?”

霍权臣断断续续给了她十多万,还差四十万。

就在这时,沈星宿的电话响了起来,温城的号码,难道是霍权臣?距离那天那件事,已经过去了一个月,她并不想接。

可对方却像是没完了,不停地轰炸。

沈星宿不得不接,对面是个女人,阴狠的语气夹杂怒意,“沈星宿,我们见一面!”

酒吧。

一杯烈酒泼到沈星宿脸上,“忘了你答应过我什么吗?”

沈星宿狠狠咬唇,“我已经按照你说的离开温城,永不踏入温城半步,是霍权臣纠缠我……”

啪,一个巴掌重重甩到沈星宿脸上,“笑话,若不是你勾-引臣哥哥,你会在臣哥哥的床上?”

沈星宿真想笑,林诗芮也太看得起霍权臣了。

还不是一重逢就把她压进车里,畅快淋漓的做了。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星河长明你长在》

第4章 你到底要不要脸


“沈星宿,你到底要不要脸!当初不是因为你,臣哥哥会出那种意外吗?他差点高位截瘫,还失去了一颗右肾!是我不离不弃地照顾臣哥哥直到他痊愈!实话告诉你吧,我和臣哥哥马上就要结婚了,我希望你彻底消失,有多远就滚多远!”

酒杯砸到沈星宿脑门上,磕出鲜血,阵阵疼痛逼她回到五年前。

霍权臣出了那意外,被几个工人手忙脚乱抬到医院,她跌跌撞撞赶到医院,看到浑身是血奄奄一息的霍权臣,慌得六神无主。

医生让她去缴费,凭缴费单才可以手术,可家境贫寒的她,一时间怎么拿得出几十万手术费。

她想到霍耀国,曾经,霍耀国用钱逼迫她离开霍权臣,被她不假思索拒绝了。

霍耀国很有钱,可以救霍权臣的命。

可是霍耀国却和她谈条件,“我儿子因为你出了这么大事故,发生这种事全是你的责任!如果他安安稳稳待在霍家,接受我给他安排的人生,他这一辈子都会顺风顺水,拥有至高无上的荣耀,受众人顶礼膜拜!丫头,他生来是凤凰,而你,只是普通人,他有更重要的事做,你只会拖累他,跟你在一起,他这辈子都只能是个碌碌无为的普通人,放手吧,放手是你唯一能为他做的事!”

她能怎么办?霍权臣还在手术室等钱抢救。

万般不舍,还是答应离开霍权臣!资金即刻到位,可手术进展没多久,医生便大喊道,“不好了,病人肾脏衰竭,急需换肾!”

沈星宿跪在地上,心碎了一地,苦苦请求,“把我的肾给他!医生,求求你,用我的肾!”

而就那么巧了,沈星宿的肾和霍权臣完美配对,沈星宿被带进手术室前,霍耀国一脸沉重的对她说,“权臣永远不会知道,这颗肾是你给他的,我希望你不要怨我,他必须忘掉你,才能开始属于他的璀璨人生!”

沈星宿那时急着救霍权臣,不论霍耀国说什么,她都义无反顾的答应。

后来她才知道,给了霍权臣一颗肾的人,成了林诗芮。

而霍权臣醒后,一直没完没了的纠缠她,沈星宿几次想告诉霍权臣真相,奈何林诗芮挟她的家人威胁……

沈星宿只好狠心伪造流产假象,断掉和霍权臣的一切联络,带着家人远走营城。

事实证明,霍耀国说的很对,她的离开让霍权臣成就了自己,荣耀傍身,美人在侧,没有比这更完美的人生了。

“我当然可以彻底消失。五十万,换你一辈子高枕无忧做你的霍太太,划算吧?”有了这笔钱,小宝就有救了,沈星宿眼中都是渴望!

五十万?她也配?

林诗芮讽刺地笑了,“好啊,喝掉你面前的酒,我带你去银行取钱!”

闻言,沈星宿不假思索端起手边的白酒,一饮而尽!

林诗芮笑意更深,这女人胆子还真大,什么人的酒都敢喝,等下有她好看的!喜欢勾-引男人是么?那就让她爽个够!

说好去银行取钱,可林诗芮借口去厕所消失不见,沈星宿被一堆男人给包围起来。

他们面露淫笑,对她动手动脚,而她竟发现自己浑身滚烫,愈发地不受控制……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星河长明你长在》

第5章 滚开,我嫌恶心


霍权臣和上次那帮人还有生意没谈完,今晚再次聚在酒吧共议合作细末。

那帮人又在玩新花样,据说这个酒吧的服务工作者,都是给钱随便玩的。

不过对于霍权臣来说,就只是应酬而已。

“放开我,不要……”

熟悉中带着颤抖的声音,让霍权臣冷不丁摔下酒杯,朝声源看去——沈星宿!

她脸色发红,和一堆男人推推搡搡,好不暧昧!

那些男人色眯眯地向她伸出咸猪手,还想凑上来亲她,沈星宿边躲边挣扎,她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这么热,走都走不稳,浑身上下异常的兴奋,林诗芮,一定是林诗芮搞的鬼!

她想逃离这里,可到处是一双双如同豺狼虎豹的眼睛,贪婪地想将她拉入深渊!

唯独角落里,那双熟悉的清冷眼眸,装满了厌恶。

霍权臣端着酒杯观看,只差点将酒杯捏碎,为什么要留恋这种女人?

沈星宿知道自己必须抓住霍权臣,他是救自己的唯一希望,她跪在他的脚边,抱着他的裤管,一张红透的小脸满是泪水,“救救我……”

霍权臣厌恶到了极致,直接一脚踢开她,“滚开,我嫌恶心!”

沈星宿还想说什么,林诗芮忽然现身,霍权臣脸上的怒气顿时消失的一干二净,温柔地将林诗芮拥进怀中。

“诗芮,这种地方不适合你,尤其这里还有个恶心的女人,我带你去别的地方玩。”霍权臣当着沈星宿的面,吻了林诗芮脸颊,极尽温柔宠溺!似乎这一生的柔情都给了林诗芮一人。

林诗芮一口一个臣哥哥,笑得花枝乱颤,他们一起离开喧闹的场子。

沈星宿眼睁睁看着霍权臣毫不犹豫地抽身离开,林诗芮眼中的讥诮挑衅——

他明明可以救她的,却狠狠刺了她一刀,为了林诗芮,把她留在地狱……

他恨她,他想要她死啊,原来他真的恨她恨到了这种地步!

霍权臣!总有一天,你会知道,我什么也不欠你!

但是到了那一天,我绝对不会再爱你!

绝对不会——

沈星宿醒来的时候,发现自己在医院。

她被药折磨得昏迷了,那群人见她晕过去,不敢再动她,好心的领班就赶紧将她送来了医院。

她正在打吊水,医生忽然进来,“沈女士么?你怀孕了,不过你吃了刺激性药物,可能会对胎儿有影响,这个孩子,我们不建议你要。”

嗡地一声,仿佛失聪一般,全世界都没了声音,这个孩子是霍权臣的。

办理出院时,意外在医院大厅撞见霍权臣扶着林诗芮去了肠胃科。

沈星宿悄悄地跟了上去,亲眼看见霍权臣对林诗芮的温柔,帮她添衣服,哄着抱着,一勺勺喂饭,削苹果,甚至还给林诗芮唱歌。

那本该是属于她的温柔,可她却没有任何反抗的力量,甚至不能找林诗芮质问半句。

好疼,眼泪砸了下来,也不知道自己究竟哭了多久,直到……

“你怀孕了?”

男人微微惊诧的声音从头顶砸下。

沈星宿仰头,霍权臣捏着她的检验报告站在她跟前,居高临下,如遥不可及的星辰。

报告什么时候掉出去的沈星宿都不知道,她擦掉脸上的泪水,直起身子,“是怀了,不过我会打掉,霍总不必担心。”

她转身就走,霍权臣把她一个人丢在酒吧,任由她被一群男人凌辱,她的心在那一刻便死了。

霍权臣倏地擒住沈星宿胳膊,“孩子,是谁的?”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星河长明你长在》

第6章 不遗余力地羞辱她


从始至终,她只有霍权臣一个男人,孩子还能是谁的?

沈星宿呵呵冷笑,满脸的无所谓,“太多了,我自己也搞不清了……”

“沈星宿,你到底有多少男人?”霍权臣死死攥着沈星宿,像要把她生生折断。

“我有多少个男人跟你有关系吗?”沈星宿脸上无所谓的笑容加深,“霍总,别忘了,我们已经分手了。”

霍权臣脸色铁青,抓着她肩膀的手青筋暴起,似乎在极力压制着自己的怒气。

他瞪着沈星宿足足好几分钟,像是做了什么决定一般,咬牙道:“生下来!我要这个孩子!”

沈星宿仰头看他,像看最初的信仰,那般真挚热烈,“万一这个孩子不是霍总的呢?”

“不是,沈星宿,你就带着这个孩子给我滚!如果是,孩子留下,你滚,我付你酬劳!”

说白了,这就是一场交易,沈星宿没那么贱,“霍总,天底下想给你生孩子的女人那么多,你干嘛不找她们……”

霍权臣掐着她的下颚,一字一句,“她们不欠我的,但是沈星宿你 ,欠我一个孩子!”

生生撕破了下唇,沈星宿舔着血腥冷笑,“好,我生,先付我定金。”

霍权臣从皮夹抽出一张支票,扔在沈星宿的脸上,“如果这孩子不是我的,这钱就当我施舍给你,如果是,孩子生下来后,跟我拿尾款!”

她捡起支票,一百万,至少小宝有救了。

霍权臣松开她,迈开长腿离开,仿佛和她多待一秒钟都是对他的亵渎。

长廊转折处,霍权臣蓦地转身,阴鸷地目光锁着沈星宿,“做我晴人,我给你安排地方待产!”

晴人?

沈星宿讽刺地笑,在羞辱她这件事上,霍权臣简直不遗余力。

……

沈星宿去银行取出钱,交给母亲,便住进了霍权臣安排给她的住处。

一栋双层别墅,华丽的金丝鸟笼。

以前霍权臣是穷小子的时候就许诺她,总有一天会让她住进大别墅,现在她的确住进了大别墅,却是以,霍权臣女人的身份。

她不准备在霍权臣身边待很久,林诗芮不会让她待下去的,复职第一天她就接到林诗芮的电话,“沈星宿,问我要钱不成,跑去做权臣哥哥的晴人?你他妈怎么这么贱!”

沈星宿摸着平坦的小腹,“我就是这么贱,林诗芮,你当时要是痛快的给我钱,哪儿还有现在这些事啊。”

林诗芮听出她的嘲讽之意,气不打一处来,忽然萌生一计,这次她要彻底毁了沈星宿在霍权臣心中的印象!

“沈星宿,是不是我给你五十万,你就滚得干干净净的?”

“哪有那么便宜?现在物价涨的飞快,一口价,五百万。”

沈星宿缺钱,如果有了这笔钱,她可以带小宝、母亲还有肚子中的孩子远走高飞。

林诗芮被她的狮子大开口气得牙齿都在颤,“好,我们见面,口头承诺没用,我要和你签协议!”

“可以。”

傍晚。

沈星宿只身一人赶去餐厅赴约。

林诗芮朝她招手,她走过去,桌上摆着两份文件,两支笔。

林诗芮把一张支票推向沈星宿,“这是你要的五百万,保证拿了钱再也不出现?”

“是。”沈星宿打开随身携带的包,将支票装进包里,“你放心,拿到钱以后我和霍权臣什么关系都没有,他连我死前的遗容都见不到。”

说着就打开笔帽,不看内容直接在协议的签字处写上自己的名字,林诗芮脸上露出得逞的笑,沈星宿还以为她只是得意,“三天以内,我一定滚得彻彻底底,再不打扰你和霍权臣的生活,祝你们幸福。”

“谢谢。”林诗芮微微一笑。

沈星宿拿着钱,起身便走,却听嘭一声,包厢门应声落地。

门口的男人满身怒气,昂起的眉头和锋利的眉眼,让沈星宿瞬间意识到,她玩完了。

林诗芮眼中都是得意和讥诮,向前挽着霍权臣胳膊,“权臣哥哥,这个女人一点都不值得你为她……”

“诗芮,出去。”

“权臣哥哥……”

“出去等我。”他眼中隐忍着怒气,语气凶狠像要吃人。

林诗芮眼眶一红,拔腿冲出包厢。

霍权臣一把将门关上,霍闭的空间只有他和沈星宿两个人,磅礴的怒气毫不掩饰地扩散。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星河长明你长在》

第7章 救救我的孩子


霍权臣脱下西装外套,扯过沈星宿压在桌子上,大掌遏住她的脖子,像是恨不得将她掐死,“沈星宿,拿了我的钱还想跑?谁给你的胆子?”

沈星宿呼吸困难,男人神情暴怒,他们已经到了这一步,所谓的感情早被践踏的不成样子,没什么好说的了,“你也知道我爱钱,我只想要钱,生什么孩子!你又不是不知道生孩子有多疼,弄不好还会搭上我这条命,霍权臣,你还不值得我沈星宿给你生孩子!”

“所以你就杀死我的孩子?亲手把孩子的骨灰捧给我?”霍权臣想到五年前,她亲手把骨灰捧到他的面前,笑盈盈地跟他说,她打掉了他们的孩子。

她那无所谓的眼神,轻描淡写像谈论天气的语气,他永远也忘不了!

霍权臣大掌猛地落下,扯碎沈星宿的衣襟。

她慌乱地捂着身体,口不择言,“怎么又说起以前了?霍权臣,你是有多寂寞,天天活在过去,请你现实点!你有未婚妻,痛快点,放我走!”

哗啦。她身上最后一件衣物也被撕碎,霍权臣欺身而上,举起沈星宿双手,不给她任何挣扎的空隙,“我不说放手,你休想再从我身边逃走!休想!”

“你不是喜欢钱吗?陪我做啊!做得爽了,一百万?一千万?沈星宿,只要你伺候我开心,我给你!我给你钱!”

她被羞辱的泪流满面,慌乱不已,“我不要你的……啊!”未说出口的话被深深撞碎。

他攻势猛烈,没有丝毫怜惜,沈星宿捂着肚子,阵阵不适令她眼泪狂掉,“你别这样!你放开我!霍权臣,他是……”他是你的孩子啊!

这场情事进行颇久,沈星宿全身上下每一处都叫嚣着疼痛,哭得眼睛都酸涩不已,狼狈不堪。

霍权臣看了桌子上的女人一眼,她像一个破碎的布娃娃,雪白肌肤上尽是他弄出的痕迹,他居高临下望着她,“沈星宿,要是想你的艳照流传的满世界都是,你就跑。”

他捏着手机,画面中是沈星宿披头散发不堪的模样。

混蛋!偷拍她!

沈星宿不顾疼痛的身体,起身去抢,被霍权臣轻易的反压在桌上,“不要脸的事做尽了,还在乎这几张照片?沈星宿,你玩不过我的,最好乖乖听话。”

她流下眼泪,无助绝望地蜷缩着身子!她有家人,那种东西怎么能流传出去,她家人会被戳着脊梁骨骂的啊!

霍权臣不再管沈星宿的死活,哪怕她哭得惊心动魄,他利落地穿好衣服,“给你半个小时,我要在家里看到你。”

沈星宿气愤,“你去哪?”

“去找诗芮。”他不假思索地道。

沈星宿的心像被石头凿开,他明明有林诗芮,却抓着她不放,逼她给他生孩子!

下shen突然传来强烈的痛意——

沈星宿脸色大变,惶恐地捂着肚子,“霍权臣,我肚子疼!救救我的孩子!”

回应她的是重重地关门声,霍权臣走得头也不回。

沈星宿半跪在地上,哭得撕心裂肺,疼痛越来越烈,意识渐渐迷糊……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星河长明你长在》

第8章 参加他们的婚礼


沈星宿醒来在医院。

她下shen撕裂,幸运的是孩子没什么事,坚强地活了下来。

在医院住了一段时间也没看到霍权臣,今早接到沈母的电话,“星宿,小宝今天做手术,你赶紧过来!”

沈星宿挂了电话,还穿着病号服就急急忙忙朝儿童科跑去。她要在小宝进手术室前见孩子一面,给他加油打气,这种时候,她作为母亲不能不在场!

可是半路上,霍权臣的助理拦住沈星宿,交给她一张喜帖。

沈星宿打开喜帖,震惊地连连后退,“我和诗芮今天结婚,作为我们婚礼的证婚人,你,必须到场。”

霍权臣的儿子即将做手术,生死未卜!他居然在这一天和别的女人结婚?

沈星宿气得手指都在抖,她撕毁了喜帖,想跑,可霍权臣的助理抓着她不放,“沈小姐,婚礼马上开始,请随我去温城参加霍总和林小姐的婚宴。”

“我不去!”他和别的女人结婚,她干嘛要去!

“沈小姐,得罪了!”助理说完这一句,架起沈星宿就走,她奋力的挣扎,泪流满脸,霍权臣到底要做什么,他一定要让她生不如死痛不欲生吗!

……

豪车停在温城的霍家庄园。

壮观辽阔不足以形容,这里就是座巨大的童话城堡。

婚宴在庄园里举行,宾客到得差不多了,气氛热烈融洽。

沈星宿踏进去发现婚礼的细节都是按照她当初的设想所设计,只是,新娘不是她。

“欢迎证婚人上台!”司仪高叫着。

沈星宿仍站在台下,一动不动。这算什么,她还怀着霍权臣的孩子,霍权臣却要和别的女人结婚了。

林诗芮幸福地依偎在霍权臣身旁,灿烂的笑容刺痛沈星宿双眼,她最终拿起话筒,冲到台上。

林诗芮从服务生的盘子里接过一杯酒,在沈星宿开口的瞬间,毫不犹豫朝她脸上泼去。

“哎呀对不起,我手滑了。沈小姐,没关系吧?”她装出来的单纯和无辜真是天衣无缝。

现场惊呼,所有人都看了过来。

沈星宿的头发衣服全湿了,简直是不堪入目,酒水太辣,她眼泪都掉了下来。

霍权臣却是第一时间扶稳林诗芮的身子,看都没看她一眼。

沈星宿扔下话筒,逃到卫生间,用冷水冲洗着脸上的酒水,刺骨寒冷夹杂浓郁的绝望,小腹隐隐作痛,整个人丢了魂魄,虚弱到极点。

沈母的电话一次次追来,沈星宿憋着哭声接起,“星宿,你到底在哪?快点来医院,小宝情况不乐观!”

“我让欧北开车去接你,你快说啊,你到底在哪!”

“我……”

沈星宿还没来得及开口,卫生间的门被一脚踹开。

霍权臣盛气凌人地闯入,沈星宿见到他迅速挂断电话,绝不能让霍权臣知道小宝的存在,否则他会把小宝从她身边抢走的!

“放我离开。”她真的得走,小宝还在医院。

霍权臣不理,只拽着她手腕,把她提到墙上,“沈星宿,看着别的女人成为我的新娘,感觉如何?”这原本是她的位置,若不是她残忍地离开,他们会过的很幸福!

“求求你,放我走!”沈星宿不停重复这一句,似乎只会说这一句!

霍权臣脸色瞬间阴沉,她总是懂得如何激怒他,“沈星宿,这次你又想走多久?像五年前一样,走得远远的,藏起来让我找不到?你想都别想!我告诉你,不可能!”

他强制地夺走她的手机,手机震动个不停,霍权臣烦躁地查看:星宿,我在你住所附近,你快出来。

欧北?

是个男人?

“沈星宿,你和这个欧北什么关系?”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星河长明你长在》

第9章 她瞒了他什么


“权臣哥哥。”林诗芮甜甜的声音传来。

霍权臣脸上凶狠的表情顷刻恢复成柔软,他再次警告沈星宿,“老实点,不管你有过多少男人,全给我断掉!”

说完,他拿着沈星宿的手机,抬脚走出卫生间。

小宝还生死未卜,她却只能在这里,眼睁睁地看着霍权臣和林诗芮在她面前上演甜蜜戏码,手机也被夺走。

痛苦仇恨交织,无尽地袭上胸腔,翻滚成惊天骇浪,就这一刻,她恨上霍权臣,要是小宝有事,她就和这对狗男女同归于尽!

“沈小姐,我警告过你,霍权臣是我男人,你怎么还有脸出现在这里勾-引他?”林诗芮穿着一身漂亮的婚纱,居高临下地立在沈星宿跟前。

沈星宿张嘴想说什么,林诗芮抬手就是一巴掌,沈星宿被打的偏过头去,林诗芮倒是没完了,一掌接一掌,打的沈星宿口吐鲜血。

“够了,要不是我的肾,你能和霍权臣结婚吗?”沈星宿被林诗芮抓着头发撞墙,歇斯底里地喊了出来。

林诗芮哈哈大笑,像是听到天大的笑话一般,“那又怎样?你有什么证据证明那是你的肾?口说无凭,你以为权臣哥哥会信你?他把你留在身边,只不过是想羞辱你而已!他落魄时是我陪着,风光时也是我陪着,我才是唯一能和他并肩,成为他妻子的人!”

沈星宿脑子嗡嗡作响,心痛得麻木,下腹的不适感一阵阵袭来,她下意识抱住肚子。

林诗芮抬手又是一巴掌,轻蔑地扫着她的肚子,“以为怀了权臣哥哥的孩子就逆天改命了?我告诉你,权臣哥哥说了,这孩子将来是我和他的!和你没有半毛钱关系,要不是我给权臣哥哥捐了肾,身体不好不能生,你以为这个孩子轮得到你生吗?他不过是把你当做廉价的生育机器,对你连一丝余情都没有,迟早会把你丢掉!”

沈星宿跪趴在地上,仇恨的泪水不停地流,她的孩子还在医院生死未卜,她却被迫给这对狗男女生孩子。

林诗芮得意地笑出声,再次踹了沈星宿一脚,扬高头颅骄傲地离去。

沈星宿本就虚弱到了极点,毫无反抗之力,被踹得滚落到墙角,鲜红的血顺着她的大腿流了出来。

小腹抽痛难忍,像是有什么在离她远去!

她哭着求救,没有任何人救她,手机也被霍权臣拿走了。

她忽然绝望地笑了出来,不生了不生了,这个孩子,她不要了!

……

沈星宿再次醒来,她躺在霍家庄园的客房里。

霍耀国冷着脸立在她床前,“当初说好一辈子不踏进温城,为什么出现在权臣的婚礼上?”

沈星宿不想回答他,这里的每一个人都让她感到极度的恶心,“我的孩子呢?”

“孩子还在,只是胎位不稳,我需要知道的是,它是不是权臣的孩子、霍家的骨肉?”

沈星宿累了,自从霍权臣找上她,她没有过过一天安稳日子,这次更是死心的彻底。

“霍老放心,我会打掉这个孩子,绝不会影响霍权臣和林诗芮的感情!”

霍耀国皱了皱眉,有什么话要说,门口蓦地传来一道声音,“爸,林董他们有事找你商量。”

“这就来。”霍耀国再次瞥了沈星宿一眼,思绪颇重,抽身离开。

“沈小姐。”走进来的是霍权臣的哥哥,霍硕。

沈星宿只在电视上见过霍硕,他是霍家长子,霍氏集团曾经唯一的继承人,后来霍硕在霍家的地步逐渐被霍权臣取缔,最后坐上霍氏集团总裁的人,也成了霍权臣。

沈星宿认识霍权臣时,霍权臣还只是普通的桀骜少年,后来被霍耀国找到,一跃成为霍氏集团的二世子。

她跑到营城,生下小宝的那天,看到霍权臣在电视上意气风发,成熟迷人,他刚接手霍氏集团,拿下国内外联合的大项目。

这些年,她虽没有时刻关注霍权臣,可当别人提起霍权臣的成就,她都觉得很自豪,她也算是看着他一步步走过来的。

尽管他们此生不能再有交集,远远地看着他幸福安康,成就满满,于她,是最大的欣慰。

“沈小姐,当时我见你浑身是血的躺在卫生间,吓坏了,还好你和孩子没什么事。”霍硕微微一笑,如春风般令人舒适。

是霍硕救了她?

沈星宿哑着嗓子说了一声,“谢谢。”

豆大的眼泪砸了下来,她还在担心着小宝,“你可以借我一下手机吗?”

霍硕默了默,将手机递过去,沈星宿敛住悲伤的情绪,打给欧北,“欧北……”

她话都没说完,一只大手夺走手机,沈星宿惊慌地抬头,霍权臣盛气凌人地瞪她,“刚醒来就迫不及待联络新晴人?你这么缺男人?”说着扫了霍硕一眼,显然是误会了她和霍硕的关系。

这个男人,简直不可理喻!

沈星宿愤怒,“把手机还我!”

霍权臣讥诮地捆住她双手,将手机贴到耳朵上,听到小男孩弱弱的声音,“妈咪,我肚肚疼……”

妈咪?

霍权臣看向沈星宿,眼中带着探究,这该死的女人,瞒了他什么!

对面是个孩子,她哪里来的孩子?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星河长明你长在》

第10章 爱一个人,真的好疼


霍权臣沉声问,“你是谁?”

“你又是谁?”回应他的是强硬的成年男声。

是那个欧北?

霍权臣气愤不已,转头质问沈星宿,“你给那个欧北生了孩子?”

沈星宿听到电话里小宝的声音,脸都吓白了,她不能让霍知道小宝的存在,她不能失去小宝!

“那是欧北的孩子,一直很喜欢我,所以叫我妈咪。”

霍权臣半信半疑,直接切断电话,把手机扔给霍硕。

霍硕对他们俩的复杂感情很感兴趣,刚才在卫生间门口,他听到有关于五年前的秘密。

那颗肾究竟是谁给霍权臣的,当年到底发生了什么?他很想要知道。

霍权臣对霍硕一直有很深的敌意,霍硕也不自讨没趣,虽然他们都姓霍,有血缘关系,可是这个弟弟,向来不是他管得了的。

“沈小姐怀着孕,有话好好说,别刺激她。”霍硕好心叮嘱霍权臣,换来霍权臣冰冷的讽刺,“是不是我的种还不知道。”

“你们曾经有过感情……”霍硕还想劝说,被霍权臣一记冷眼击退,“我还有事,沈小姐,我先出去了。”

霍硕一走,房间气温骤降,沈星宿手脚冷得发抖,她不想和霍权臣耗下去了,这么僵持着不是办法。

“你想让我生孩子,我就生,但是霍权臣,你别关着我,限制我社交自由,你把手机还给我,送我回营城!”

霍权臣讨厌她笃定的语气,就好像他还爱着她,她拿捏住他的命门似得,“沈星宿,你没资格跟我讨价还价!”

沈星宿笑了一声,忽而开口,“你爸已经知道我怀孕了。”

霍权臣微微一愣,眼前浮现五年前的种种。

那年,沈星宿在他爸的威逼之下,痛快地拿钱走人……

一股股恐慌在他心里膨胀,他紧张地抓住沈星宿纤弱的肩膀,怒声问,“你又答应他什么了?”

“我答应他流产。”沈星宿笑了起来,笑得清纯漂亮,“虽然我是给你和林诗芮做生育机器,不过你们这么有钱,再找一个合适的人应该很容易吧。”

她竟然在笑?

她竟然在笑着决定他们孩子的生死!

五年前,她为了钱不要他们的孩子,不要他……

五年后,她竟然又轻易地舍弃了他们……

天底下怎么会有这么残忍的女人!她有心吗?!

霍权臣蓦地收紧手上力道,看着沈星宿露出痛苦的脸庞,他开始狂笑,怒火在血液里沸腾,“这次我爸又给你多少钱!说啊!他给你多少钱!”

沈星宿忍着疼,努力维持笑容,可眼底却被泪水萦绕,“五百万。”

她撒了谎,轻描淡写地说,“一个孩子五百万,划算得很。”

霍权臣快被气死了!区区五百万,买断了他孩子的性命!

沈星宿这个女人,到底有多爱钱,到底还要怎样践踏他的一颗真心!

在遇到沈星宿之前,他不知道,人的真心原来是可以被拿来践踏,拿来伤害践踏的!

他气得笑了,伸手卡住沈星宿的脖子,如果他在痛苦中煎熬,她也妄想从地狱中解脱!

“我给你一千万!”

霍权臣咬牙切齿,把红红的钞票扔在她身上,那些钱迅速在她身上摊开……

“一千万,把这个孩子生下来!”

沈星宿抬头看着屋顶,硬生生将眼泪憋了回去,他就这么想要这个孩子?

是啊,毕竟在他心里面,林诗芮为他捐了肾,身体不好,他舍不得林诗芮遭生孩子的苦难。

他的宠爱都给了林诗芮,

他的苦难都给了沈星宿。

爱一个人,真的好疼。

疼到她的一颗心都要碎了。

她不想再疼下去了,“霍权臣,你放我走吧!放过我也放过你自己!”

“呵……”

从他们重逢开始,她便不停地试图逃离他,不爱就是不爱,哪怕他把心掏给她,又能如何呢?

霍权臣“嚯”地起身,从现在开始,他不会再给沈星宿任何感情了,他只要她肚子里的孩子!

“我不会放你回去,安心待在温城,把孩子生下来!”他冷然命令,没有丝毫商议的余地。

沈星宿知道,他不会退让的,与他对着干,吃亏的只会是自己。

她咬牙道,“可以,不过我有个条件。”

他看向她,“什么条件。”

沈星宿忍着心尖的疼楚,咬紧唇瓣,血的滋味一遍遍地提醒她,他是她不能爱的人,更是她此生得不到的人。

她把所有情绪都压在心底,故作冷漠地说道,“孩子生下来以后,我们两个的恩怨一笔勾销,从此往后,桥归桥,路归路,桥路永不相见。”

霍权臣睁了睁黑眸,瞳仁在震颤,手背上青筋暴起,他倏然松了手。

桥路永不相见,就是再无纠缠的可能。

“好。”

他沉声应允,他的声音沉得发苦,反正也没可能了,再也回不去了。

现在的他,已经结婚。

林诗芮曾经救了他的命,五年里,无论低谷还是巅峰,陪伴在他身边的人都是林诗芮,所以,就算他对林诗芮只有感激之情,他也必须对他们的婚姻,保持忠诚!

继续阅读《星河长明你长在》


版权声明:未经书面授权禁止转载、摘编、复制或建立镜像。对既成事实本站将保留所有的权利。

无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