祁总追妻太难了最新章节,秦悦祁北伐全文免费阅读

小说:祁总追妻太难了
分类:现代言情
作者:柳从善
简介:秦悦有个秘密,霸总前夫的白月光,就是她本人!……迈巴赫上,男人冷漠提出条件:“为期一年,诞下一子,一笔勾销
”以命换命,秦悦在一年后诞下龙凤胎,被扫地出门
五年后,火爆辣妈携带着天才萌宝回归,飒爆全场
昨日你对我爱理不理,今日的我,你高攀不起!对,对面的狗男人,说的就是你,手别乱摸!祁北伐嘴角挑出笑意,把她箍在怀里:“太太,响应国家政策,该生二胎,赶三胎了
”双强+萌宝+1v1+双处
角色:秦悦祁北伐
祁总追妻太难了最新章节,秦悦祁北伐全文免费阅读

《祁总追妻太难了》免费试读免费阅读


第1章 小兔崽子欠收拾!


  黑色迈巴赫后座,秦悦穿的还是入狱那天的白色连衣裙,问身侧矜贵男人:“你要带我去哪?”

  一年前,秦悦错手烧死自己双胞胎亲姐姐秦姿,逃逸三周逮捕入狱,被检验精神失常,仍被判无期徒刑!

  力求她坐牢的就是祁北伐,本该是她的姐夫。

  为什么还要救她?

  五官如妖孽俊美的男人长腿交叠,手里把玩着手里秦姿送他的黑金打火机,沉声开口:“民政局,为期一年,留下一子,一笔勾销。”

  秦悦垂着眼帘:“为什么?”

  祁北伐没说话,但秦悦知道,因为她有着跟秦姿一模一样的脸……

  ……

  大雨滂沱,伴随着雷鸣闪电响起,还有年轻女孩的惊呼。

  秦悦稚嫩青涩的脸满是痛色,她本能地想转身抱住那矜贵的男人,缓解不安恐惧,耳畔是冷冽的命令:“趴好,别拿你脏手碰我!”

  这双杀死秦姿的手,没有碰他的资格!

  男人眼底克制着的是嗜血的杀意。

  初次破身的疼痛,秦悦紧攥着被子的手泛白。

  春情像是狂风暴雨般将她吞没,狠狠拽入深渊……

  ……

  一年后,秦悦在别墅里提前分娩,顺产生下一对龙凤胎。

  祁北伐的人还没来,卧室里,秦悦抱着两孩子,犹豫不决。

  身旁长相雄雌莫辩的年轻男人催促:“快点选,等会祁北伐过来就麻烦了。”

  外面脚步声愈发逼近,男人仓忙之际,随意抱起一个:“就这个吧,我先走了。”

  “狐……”秦悦刚唤出一个字,裴九卿闪身进卧室露台,身手矫健,抱着孩子迅速消失在别墅中。

  瞬间,卧室的房门被打开。

  身高逼近一米九的俊美男人身后跟着秘书一同进来,目光落在她怀中的婴儿身上,使了个眼色。

  秘书弯腰欲将孩子抱起,秦悦抱着不撒手,眼含热泪:“让我再看看她。”

  “没必要。”

  男人冷酷无情将小女儿从怀里抱起,刚出生的孩子,五官皱巴巴,但一双大眼睛,可看出,是个很标致的娃娃。

  祁北伐拿过一早准备好的离婚协议跟一张支票丢到她跟前,冷酷宣誓:“一千万,够你衣食无忧。永远,别再出现在她跟前。”也别出现在他眼前!

  “等等。”

  男人步伐一顿,秦悦揪着被子:“祁北伐,一年,你就一丁点都没喜欢过我吗?你跟我结婚,要我生孩子,只是因为我跟秦姿长了张一模一样的脸?”

  “当了一年祈太太,真以为你配了?”

  祁北伐居高临下俯视着她楚楚动人的脸,字字如刀:“如果不是你这张脸,你早该死了!”

  男人嘲弄的眼神,像在讽刺她。

  “祁北伐,你会后悔的。”

  秦悦一改刚才卑微,平静的口吻仅像是在阐述一个事实,还有点嘲弄。

  可看在男人眼里,仅是她在垂死挣扎。

  祁北伐单手抄着袋,高贵不可攀:“我确实该后悔,没让你直接死刑!”

  ……

  五年后,瑞拉国

  秦悦从战火纷争的交界处,将一身特定军绿装,背着ak47的小不点提溜出来。

  粗暴扔进越越车副驾驶:“秦小宝,跟你说多少次了,你是个五岁小宝宝,不许到这么危险的地方来,你听哪去了?再这样,我打你屁股!”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祁总追妻太难了》

第2章 秦悦,看你往哪跑!


  五岁的小酷哥戴着顶军帽,大墨镜,板着画着三道彩色横线小脸,腰杆儿笔直:“妈咪,我是军……”

  “闭嘴,你不是。”

  秦悦横蛮霸道,瞪了眼随后跟着上车的裴九卿,咬牙切齿警告:“死狐狸,你再把我儿子带到这种地方来,我扒了你的狐狸皮信不信!”

  裴九卿叫冤:“他自己偷偷跟来的,关我什么事。”

  秦小宝作证:“是我自己躲在车厢跟来的,狐狸叔叔不知道。”

  摘下墨镜的小脸,跟五年前那男人几乎一模一样,活脱脱的缩小版,就连气质性格都没差别。

  天生来克她的!

  一路飙车赶回基地,提溜着儿子回宿舍教育,半路,被老大请到了办公室:“秦悦,有个任务,需要你去办。”

  小酷哥率先答应:“干爷爷放心,我跟妈咪务必完……”

  秦悦一把捂住儿子嘴巴,忙婉拒:“老大,这不好吧,我还要带孩子。要不你让其他人?”

  “一个月前,古巴特定位到在祁家。祁北伐生性警惕,很少有人能近他的身。”

  这次任务对象是祁北伐?

  “老大,你这不是让我去送死吗?祁北伐可是让我别……”

  “我得到消息,祁北伐女儿白血病,性命垂危,他已经找了你四年。”

  老大目光深邃的注视着她,继续抛出诱饵:“任务完成,特批你隐退。”

  小贝有白血病?

  秦悦瞳孔骤然紧缩,心脏一瞬剧烈颤抖,指甲几乎掐进了掌心,才维持着表面上的平静:“这任务太危险了,除非组织给我份保证书,否则,我不答应!”

  秦悦狠着心,冷凝着脸,抱着儿子就走,不见好处不执行!

  那群老东西,最擅长的是出尔反尔,这是她唯一脱离组织的机会!

   一个月后,港城,高级私人会所——

  三楼不对外开放区域,贵宾包间里,合同敲定签字。

  严谨会议转为轻松牌局酒局,推杯换盏之间,祁北伐的手机铃声响起,上面赫然显示对方的备注是小宝贝。

  祁北伐做了个失陪手势,摁了静音。

  他走到三层洗手间附近,这里环境相对安静,正准备接听,被走廊里两个正在撕逼的女人,引起注意。

  “赔?我的裙子可是高定,你知道我裙子多少钱吗?比你命都值钱,你怎么赔!”美艳的女人气焰嚣张,秦悦瞥了眼不远处过来的男人,秦悦故作傲慢:“那你把我命拿走吧。”

  女人没想到秦悦非但不赔礼道歉,还敢挑衅她,扬手就要给她一耳光。

  但巴掌还没落下,祁北伐已经走了过来,拽开秦悦挡在她跟前。女人认出祁北伐的身份,仰瞠目结舌:“祁总,你这……”

  “多少钱,找我秘书要,他给你。”祁北伐扔了张钟林的名片给她,长臂一扬,将欲图逃跑的秦悦拖进一侧洗手间。

  秦悦没站稳,措不及防倒在地上疼的嘶了口凉气。

  祁北伐居高临下俯视着她:“秦悦,你终于舍得出现了!!”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祁总追妻太难了》

第3章 狗男人下手够狠的!


   祁北伐俯视着她的眉眼森寒:“你可够能藏的!”

  整整四年,毫无消息!

  “是你说,让我不许出现在你们跟前的。”秦悦白着脸反驳他。

  祁北伐脸一沉,正好这个时候,手机再度响起,秦悦侧目一看,目光触及小宝贝三个字的备注时,脸色骤然一变。

  他有女朋友了?

  也是,秦姿死了,他有个女朋友算什么?

  秦悦冷笑,甩开他的手,跟泥鳅转世一样迅速往外面跑。

  “秦悦,你给我站住!”祁北伐喝了一句,追出洗手间,走廊两侧,早已经没了她的身影。

  手机还在响,祁北伐先摁下接听键。

  “爹地,你怎么才接电话?”软糯的童音不满抱怨,又说他:“你是不是又去应酬喝酒了?怎么还不回来呀?”

  “sorry,爹地刚刚有点事,马上就回去了,甜甜乖,先睡觉。”

  祁北伐哄了她几句,掐断电话后,又立刻拨通钟林的电话:“秦悦回来了!立刻调查瑶池监控,掘地三尺,都把这个女人给我找出来!”

  他倒是要看,她这次还藏到哪!

  ……

  城中村,破败狭小的出租房里,秦悦气喘吁吁地坐在床里,拉下衣领,肩膀红了一块。

  狗男人,下手可够狠的啊!

  秦悦自己给自己上药,秦小宝发来视频,小脸严肃,积极想过去支援:“妈咪,任务进展如何?需要我帮忙吗?”

  “不需要!”

  秦悦毫不留情打断他的幻想,眯起的漂亮眼眸危险:“除非你想失去我,不然就听你狐狸叔叔的话,好好上学。”

  “妈咪。”

  “妈咪还想多活几年,你丫给我老实点。”

  秦悦掐断电话,一天不揍,上房揭瓦。

  肯定是遗传了祁北伐那混球的基因,不然怎么那么能气她!

匆忙赶回来,出了一身汗。

秦悦上完药,翻出衣服刚想要换上,房门却在这时突然被踹开,秦悦吓得尖叫:“谁啊,滚出去!”

祁北伐脸色骤然变化,反手将门关上:“都在外面等着!”

凌厉的呵斥,几个保镖吓了一跳,老实呆在门外。

  “你也出去!”秦悦紧紧捂住胸口,她还在换衣服,他进来干什么?!

祁北伐将门反锁:“你哪里我没看过。”

秦悦气的面红耳赤,硬着头皮将裙子套上,薄怒道:“你不是让我永远别出现在你们眼前吗?你来这里干什么?”

  “五年不见,你倒越发牙尖嘴利了!”

  从前的秦悦唯唯诺诺,什么时候敢在他跟前嚣张?

  一个杀人犯,配吗!

  祁北伐攥住她的手腕,几乎捏碎她的腕骨,字字阴霾:“如果可以,我确实一辈子都不想见到你这女人。可你不想见她吗?她有病,快死了你知道吗!”近乎低吼出来的声音阴沉。

  “你什么意思?”

  “先天性白血病。”

  祁北伐睥睨着她,一字一句冷的发沉:“秦悦,满世界电视台通报,找了你四年,你别说你不知道!整整四年,你倒是舍得出现了!”

  他眼里的杀意,恨不能掐死她。

  可这女人什么时候有良心?自己的同胞姐姐都能活活烧死,何况是要她用骨髓去救她素未谋面的女儿!

  秦悦知道他不会相信自己,可想到小贝,真情实感,她眼眶不住泛起泪雾,声音都不受控制的哽咽:“祁北伐,你可以让我看看她吗?”

  这五年秦悦一直在瑞拉国,初为人母,身边都是些大老粗,秦悦一心照顾小宝,等他两岁后,好不容易可以省点心,又被派各种任务。

  小兔崽子还不省心,每天忙得晕头转向,喘口气都难。有意无意,她其实也没多敢去关注留在祁北伐身边的小女儿。

  不敢想,因为祁北伐不可能给她。

  甚至一露脸,她很可能连小宝都要失去。

  要不是这次任务,老大为了让她接下过来,她怕是还不知道……

  她楚楚可怜,祁北伐毫无动容,只有不尽的鄙夷。

“以护工的身份照顾她,没有我的允许,不许认她!骨髓匹配,我会再给你五千万!你要敢跑,我就让你到地狱里给你姐姐忏悔!”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祁总追妻太难了》

第4章 爹地,你不要这么凶


 男人笃定的态度,没有任何余地。即便秦悦再不愿意,也只能无奈妥协,以护工的身份回去探望照顾小贝。

  ……

  翌日早上七点半,新上任护工秦悦做好丰富早餐上桌。

  祁北伐已经换好西服坐在首位里,身侧就是年幼淑女的甜甜。

  “小……甜甜,我是新来的护工,叫秦悦。今天的早饭是我给你做的,你尝尝看合不合你的胃口?”秦悦殷勤温柔的将奶酪放在她跟前。

  五年,第一次见到小女儿。

  长得很像是她年幼时。

  齐刘海,乌黑的头发是自然卷,刚刚醒来,还披散着,跟个芭比娃娃似的,萌死人了。

  可即便如此,也无法掩盖她苍白虚弱的小脸蛋。

  年幼的她,很乖,但没有点小孩子的活泼朝气……

  新鲜的奶酪鲜甜,加了水果点缀,特意做了卡通造型,用精致的瓷碟盛放,格外有食欲。

  “谢谢悦悦,甜甜喜欢的哦。”甜甜眉眼弯弯,轻声细语的好脾气。秦悦多看了祁北伐一眼,像发现新大陆。

  那男人冷冷扫她,霸道的口吻近乎命令:“没你的事,出去。”

  “……”秦悦血压上来,甜甜扭头望向祁北伐,不赞同地说他:“爹地,你不要这么凶。”

  会吓到人的。

  秦悦心里一暖:“甜甜你先吃早饭,我去忙别的。”

  秦悦出了客餐厅,深吸气深吸气,不跟祁北伐这王八蛋计较!

  好在,甜甜没随了这男人的坏脾气,又乖又萌,可爱透了。

  对于甜甜这个小女儿,她是愧疚的。

  不过不要紧,有的是时间跟她相处了。

  她一定会让甜甜恢复健康的!

  ……

  秦悦出去后,祁北伐才耐心叮嘱甜甜,“以后这个阿姨会照顾你,但阿姨她身体有缺陷,有什么反常行为,要告诉爹地。尽量不要跟她单独相处,知道吗?”

  秦悦是个残忍到连姐姐都烧死的杀人犯,有精神病史。

  祁北伐允许她见甜甜,但绝不允许,秦悦有任何伤害利用她的机会。

  甜甜懵懵懂懂答应,不想让爹地担心。

  用完早饭,苏姐抱她上楼吃药休息。

  秦悦想跟着上去,祁北伐握住她的手腕拽到跟前:“去医院,做骨髓匹配!”

  秦悦闻言一愣,那男人以为她不愿意,脸色骤然沉下,捏着她的手腕,凤眸阴霾:“祁、秦两家没有合适的,秦悦,你该不会不肯,想让她死吧?”

  当天,秦悦就被祁北伐带到医院做骨髓配对,整个流程下来用了一个多小时,还要等一个礼拜左右,才能知道最终结果。

  从医院出来,秦悦对身侧俊美冷酷的男人说:“你放心,要是骨髓合适,我肯定捐给甜甜。你用不着怀疑我,甜甜是你女儿,也是我的女儿。”

  男人冷着脸,也不知道信不信,只说:“最近你就住在半山,别乱跑。”

  祁北伐还要去公司处理公务,他一走,秦悦就松口气。

  刚准备拦出租车,一辆炫酷的儿童摩托车绝尘而来,突突的开到秦悦跟前停下:“妈咪。”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祁总追妻太难了》

第5章 花你钱养男人,怎么了?!


  秦悦黑着脸,将小兔崽子提溜起来:“秦小宝,你不上课,怎么自己跑过来了?”

  “妈咪,你忘了,下周才开学。”

  秦小宝摘下酷炫头盔抱在怀里,露出一张跟祁北伐七八分相似的帅气小脸蛋:“妈咪,你怎么到医院?他是不是打你了?”

  小家伙板着脸观察秦悦身上有没有伤,大有祁北伐真敢欺负她,他立刻就给她报仇的既视感。

  秦悦心里一暖,一爪子蹂躏他酷酷的发型:“你妈咪是他能欺负的吗?你个小屁孩整天担心这些干什么?走,妈咪带你吃饭去。”

  怕祁北伐发现秦小宝的存在,最近秦悦都没怎么敢见儿子,几日不见这小兔崽子,还怪想的。

  “那妈咪你上车。”说着,又要戴上头盔,秦悦满头黑线,这小摩托她一屁股就能坐塌,上个毛哦!

  找了个地方把他的小摩托车给停好,抱着儿子打车到一家高级西餐厅用餐。

  在服务生目瞪口呆种点了满满一大桌子菜。

  面对服务生质疑的眼神,秦小宝不满:“少看不起人,我妈咪能吃。”

  打发走服务生,秦悦握紧的粉拳晃了晃,笑眯眯道“小宝,下次给你妈咪留点面子,就说你能吃,不要说妈咪能吃,妈咪一个女孩子,哪里能吃那么多呢,对吧?”

  “Yes,Sir。”

  很快,餐食上了一大桌,母子俩认真埋头吃,时不时饮料代酒碰碰杯,好不惬意。

  人有三急,秦小宝去了,秦悦翘着二郎腿,悠闲切着牛排往嘴里塞。

  “秦悦?”

突然被叫了声,秦悦抬头。

  同父异母的姐姐秦灵兮挽着祁北伐的臂弯,满目不可思议:“还真的是你啊,我还以为看错了呢。你不是离开了吗?什么时候回来的?”

  秦灵兮好不容易把祁北伐约出来,没想到竟然会碰到消失了五年的秦悦。

  “我想什么时候回来就什么时候回来,关你屁事。”

  回来之前调查过消息,祁北伐最近跟秦家接触,疑似要联姻。

  这个对象,是秦灵兮?

  他可真是痴情呢,所处的女人,都是秦家的!

  他爱的,压根不是什么秦姿,是她那人渣老爹秦东君才对吧?!

  秦灵兮没在意她的不耐烦,看了眼她对面位置:“两个人吃西餐?从被离婚走出来,交男朋友了啊?”

  祁北伐凤眸冷沉:“你这种女人,还有人会要你?”

  秦悦没想到祁北伐会开口,又被这两人阴阳怪气弄得很不爽。

  她怎么就不能有男人要?

  “你一个离异带女的二婚老男人都有人要,我怎么就不能有小情人?你该不会以为,离婚五年,我会为你守身如玉吧?”

  秦悦一脸讽刺,鄙夷道:“祁总你还真不愧是个痴情种呢,一连三任,都姓秦啊!”

  “客人,用餐时间,请……”经理见这边吵起来,过来打圆场,秦悦余光瞥见从洗手间方向过来的秦小宝,怕祁北伐看到他,就对经理说:“这桌的账,记在他的身上。”

挑衅一样扭头对祁北伐道:“从我工资里扣!”

  她不但跟小情人吃西餐,花的还是你祁北伐的钱!

  有本事咬我啊!

  秦悦跑的太快,餐厅经理反应过来的时候,人已经跑了个没影。

  “祁总……”

  “记我账上!”祁北伐咬牙切齿,扫向秦悦离开的方向时,眼底杀机四伏。

  这个该死的女人,躲起来五年,变得这么狼狈,该不会就是拿钱来养小白脸了?!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祁总追妻太难了》

第6章 好狠毒的男人!


  秦灵兮脸色不太好看,压着怒火,楚楚可怜对祁北伐道:“北伐,你就这么让她走了?姿姿可是被她那野丫头给活活烧死的。”

  姿姿……

  祁北伐紧攥的拳头,青筋凸显。

  ……

  “妈咪,他们欺负你,我们为什么要躲?”秦小宝板着脸,冰冷锐利的眼眸危险。

  狗男女,竟然欺负他妈咪!

  “那是你亲爹跟未来后妈。”

  秦悦没好气,上了出租车后才说:“让他逮到你,以后你就再也见不到妈咪了,只能回去学习继承家业,还要跟后妈和数不清的弟弟妹妹斗智斗勇,你说我们要不要躲?”

  “……”好狠毒的男人!

  “妈咪你放心,我以后见到他会躲的远远的,绝对不会被他抓回去继承家业!”他可是要成为顶尖雇佣兵的男人!

  决不能回去继承家业!

  秦悦要知道这小兔崽子的心思,保准第一时间把他扔回去给祁北伐好好调教。

  秦悦送小家伙回花府公寓,路上还买了菜,做了顿丰盛的大餐。

  临了,苦口婆心叮嘱:“妈咪会尽量多找时间来看你,让你看看妹妹,但是!你再敢乱跑,做危险的事让我担心,我就把你还给你爸爸,继承家业,知道吗?”

  “……”好狠毒的妈咪!

  秦悦不舍的抱抱他,赶在天黑之前回祁家给甜甜做晚餐。

  夜幕降临,华灯初上

  半山别墅——

  小女娃坐在餐桌上不肯用餐,苏姐跟几个护工怎么劝,拿她平时爱吃的营养布丁哄,也不为所动,抿着粉白的唇。

  秦悦端着粥哄她:“甜甜,我喂你好不好?”

  甜甜摇头,认真道:“不要担心哦,爹地回来,甜甜就吃饭了。”

  只是要等爹地。

  秦悦不解她为什么非要等祁北伐。

  苏姐解释:“先生三年前饮食不良,又酗酒过度胃穿孔昏倒在书房里,甜甜小姐发现让送的医院,躺了三天,把小姐吓坏了。每天晚饭都务必要等先生回来,才肯吃饭睡觉。”

  秦悦喉头一紧,心里冒起三把火。

  混账男人,自己不爱惜自己就算,竟然还让生病的甜甜那么担心。

  “你现在吃,吃完就能见到你爹地了。小孩子要每天吃饭,才能长高高。”

  秦悦目光真诚,舀了一勺子递到她唇边:“虾仁瘦肉粥,都是最新鲜鲜美的,要趁热才好吃,甜甜,你吃一口好不好?”

  祁甜第一次跟她那么近距离接触,觉得她身上有股莫名熟悉的味道。

  很香,很温暖。

  像是妈咪的感觉。

  而且甜甜知道,她长得也像妈咪。

  甜甜迟疑着张口吃了一口。

  所有护工女佣都如同见鬼一样看着这一幕。

  这三年来,晚餐还是第一次除了祁北伐以外,有人能哄她张口。

  即便是老太太哄她,甜甜都不为所动,这新来的护工,哪里来的本事?

  ……

  晚饭后要散步消食,甜甜让秦悦陪她,苏姐跟几个护工则也在身后跟着。

  不用想都知道,肯定是祁北伐那狗男人吩咐的。

  逛了一圈,秦悦有察觉到甜甜时不时看自己:“甜甜,你一直看着我干嘛啊?”

  甜甜眉眼弯弯:“悦悦好看。”

  但其实,甜甜觉得奇怪,爹地说她身体有缺陷,可甜甜不觉得。甚至,她很好闻,甜甜想要亲近她。

  只不过她不理解爸爸为什么不喜欢这个新护工。

  “甜甜更好看。”秦悦弯腰摸了摸她的小脑袋,苏姐忽然恭敬开口:“先生,你回来了。”

  黑夜中,男人寒着脸进来,将甜甜从秦悦跟前抱起。冷冽的警告,秦悦隐隐发怵。

  “sorry,爹地回来晚了,我们先过去吃饭。”男人抱着祁甜就走,甜甜道:“爹地,我吃了哦。”

  “吃了?”祁北伐一怔,苏姐在旁边解释:“刚刚秦悦喂小姐吃了。”

  祁北伐眯起的凤眸危险,秦悦道:“甜甜还小,每天要准时吃饭,总不能让她一直等你吧。”

  “爹地,我困了,回房间哦。”甜甜打了个哈欠。

  祁北伐警告了秦悦一眼,才抱着祁甜上楼回房。

  “爹地,你不喜欢悦悦吗?”

  祁北伐一怔,垂眸问女儿:“甜甜喜欢她?”

  甜甜是个很聪明的小孩,祁北伐从不以一般小孩子智商看待自己的女儿。不会无缘无故,问这个问题。

  这女人,趁他不在,都对甜甜做什么了?

  “她很好闻。”甜甜奶胳膊抱着他脖子,认真说:“像妈咪。”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祁总追妻太难了》

第7章 不配你也睡了我一年!


  “甜甜,她不像你妈咪。”祁北伐目光认真,前所未有的严肃:“她只是脸长得像,知道吗?”

  秦悦那种女人,根本不配像秦姿!

  “我知道妈咪去天堂了,她不是,可是甜甜喜欢她,她好闻。”

  甜软的话,如同刀扎在祁北伐身上,可他无法告诉女儿,秦悦这个刽子手,是她的妈咪,她也不配当甜甜的妈咪。

  祁北伐耐心叮嘱:“甜甜喜欢,就留她在这里照顾你,但她早晚要离开的,秦阿姨她有病,只能短暂的照顾甜甜,也别离她太近,她会伤害甜甜的,知道吗?”

  甜甜不太理解,还是点头:“谢谢爹地。”

  ……

  夜幕深深,秦悦洗完澡刚从浴室出来,被坐在单人沙发里的男人吓了一跳。

  “你怎么进来的?”

  这男人有没有礼貌啊,擅自闯进独身女人的房间!

  她竟然忘了锁门!

  祁北伐长指捏着根烟,抬起的凤眸蕴着寒意:“秦悦,别忘了我跟你说过的话。”

  他跟她说过的话?

  “不许认甜甜吗?”

  秦悦勾唇轻嗤:“祁总,祁大少,我只是喂甜甜吃个饭陪她散散步而已,你这么紧张干什么?是你同意我回来照顾甜甜的,这都是我责职所在,我可有跟甜甜多说一个字?”

  男人凤眸阴沉,如刀子扎在她身上。

  “最好如此。”祁北伐捏着烟蒂:“她不需要你这种刽子手的母亲。”

  刽子手?

  秦悦差点被他给气笑了,不住自嘲道:“我可真蠢,让她有你这种撒比亲爹。”

  撒比亲爹?

  祁北伐瞳孔陡然一缩,周身寒意逼人:“秦悦!”

  “……”一不小心把真实想法说出来,秦悦被他冷的渗人的眼眸盯得有些后怕,死鸭子嘴硬反驳:“难道我说错……啊……松手!”

  手腕倏然被攥住,秦悦用力想甩开他,推搡之间,这女人也不知道哪里来的蛮力,祁北伐往后退了一步,措不及防拽着秦悦双双跌倒在床里……

  高挑的女人压在身上,手肘戳向他胸膛,男人沉沉闷哼了声,嘶了口凉气。

  吊带的睡衣,里面真空,柔柔的压在胸膛,祁北伐呼吸一蛰。

  熟悉又陌生的气息逼仄而来,秦悦脸蛋涨红,也不知道是羞的,还是气的,怒斥他:“还不松手!”

  手腕还被他捏在掌中,疼。

  祁北伐没松,直勾勾的盯着她,白玉似的手,内里却满是茧子,从他的角度,正好瞥见她肩胛骨处一条狰狞伤疤。

  五年前,她没这些伤,茧子也比五年前更多了。

  他不是给她钱了吗?怎么还如此狼狈?

  真养小白脸了?!

  秦悦用力甩开他,薄怒道:“祁北伐,你给我放尊重点,我们离婚了,你少轻薄我!”

  “我轻薄你?”祁北伐凤眸又一沉,冷笑开口:“我有让你不穿内衣,往我怀里摔?”

  轻嗤的声音满是鄙夷不屑。

  “谁在自己卧室睡觉还穿内衣的啊!”

  秦悦反讽,懒得跟这男人辩解,咬牙切齿道:“很晚了,麻烦你出去。省的被人看到,你堂堂祁总大半夜来我个护工的房间,是想对我潜规则,跟我有一腿呢!”

  伶牙俐齿的话,气的祁北伐面容铁青。

  好样的秦悦,总算把你的狐狸尾巴给露出来了!

  “潜规则?”祁北伐一把握住她的手腕,将她拖到跟前:“就你这女人,配吗!”

  “不配你也睡了我一年!”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祁总追妻太难了》

第8章 没有秦姿这个人,别再提了!


  秦悦冷笑,扬起下巴轻蔑威胁:“不肯走,难道是寂寞了想找我这个前妻重温旧情?我告诉你,想都别想!我数三声,你再不出去,我喊非礼了。”

  樱粉色的唇缓缓吐出1、2、3,作势要喊非礼,祁北伐一把松开她,触不及防的秦悦倒在床里,祁北伐居高临下:“甜甜免疫力不好,挨不得脏东西,你想继续待在她身边,就给我干净点!”

  门砰一声关上,秦悦气的俏脸一阵青一阵红。

  干净点?是在说她脏?!

  秦悦气的不行,要不是为了甜甜,为了任务,她才懒得搭理他!

  ……

  早上秦悦想下楼做早饭,但负责做早饭的佣人许是被警醒过,竟然早早起床准备,根本没给秦悦动手的机会。

  秦悦再傻也知道原因,不为难他们。

  等祁北伐出门,她才到甜甜卧室里看她。

  家庭医生正给甜甜打针,小女娃抿着唇,愣是一声不吭,乖的不太像话。

  秦悦在旁边看着,心疼不已。

  可她除了心疼,此时也什么都做不了,只能等骨髓匹配的结果……

  “甜甜不疼的哦。”

  软软的声音落在耳畔,意识到甜甜对自己说的,她上前抚摸甜甜脑袋:“甜甜,还有几天就要开学了,你猜猜我要送你什么礼物。”

  “你是想问我要什么吗?”甜甜见她一脸囧相,笑弯了眼:“甜甜都喜欢。”

  都喜欢?

  秦悦想到儿子的书包还没买,干脆一起做一对好了,她笑眯眯正问着甜甜。

  苏姐就进来把秦悦喊出了卧室。

  关上门对她叮嘱:“秦悦,虽然我不知道你哪里得罪先生了,但先生让你别老亲近小姐。你这样做,让我们很为难的。”

  秦悦老实应下,话锋一转她主动地挽着苏姐,一边走一边套话。

  不经意的旁敲侧击,苏姐没有多少防备,不到半小时,秦悦就基本得到了她想要的信息。

  ……

  还有几天就开学,中午秦悦带小宝去逛街,顺带把裴九卿带上。

  隶属于四大家族秦家旗下的商场,富丽堂皇,悬挂于高空的巨大水晶吊灯,就价值百万。

  没有能给秦小宝完整的家,甚至过得还是刀尖舔血的生活,物质和爱上,秦悦都是最大程度的满足秦小宝这小兔崽子。

  先大快朵颐了一顿,才上三楼儿童专区逛。

  秦小宝有自己的审美,自个儿挑选。

  抽烟区里,秦悦夺过裴九卿嘴里叼着的烟,横眉竖目警告:“裴九卿,不要以为我执行任务,我就不知道你干的勾当了。你自己野可以,但再让我儿子乱跑,带他去乱七八糟的地方,我扒了你的狐狸皮信不信!”

  竟然带他儿子去酒吧,她看他是活腻了!

  裴九卿握住她扬起的拳头,桃花眼漾着笑:“下不为例行了吧,凶神恶煞的,难怪长了张祸害的脸,还没男人敢要你。”

  “搞得老娘我看得上一样!”秦悦气的转身就走,找秦小宝去。

  裴九卿随后跟上,手臂搭在她的肩膀里,颇为感慨:“秦姿时候的温柔哪儿去了?你说你一个母老虎,怎么演的出来的?”

  倾城绝色,知书达理,温柔俏皮的秦姿。

  要不是亲眼所见,都难以想象这张凶神恶煞的小脸,还能温柔到那个地步。

  也难怪迷得祁北伐神魂颠倒,七年还念念不忘。

  “闭嘴。”

  秦悦压低声音警告:“没有秦姿这个人,别再提了!”

  ……

  商场对面走廊里的男人将这一幕尽数收入眼帘,瞧着那勾肩搭背亲昵的男女,黑沉的俊容墨眉紧锁,周身寒意笼罩。

  果然是有小白脸吗?!

继续阅读《祁总追妻太难了》


版权声明:未经书面授权禁止转载、摘编、复制或建立镜像。对既成事实本站将保留所有的权利。

无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