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人及你荒谬(沈蒽柔陈禹)小说在哪里可以看

小说:无人及你荒谬
分类:现代言情
作者:蓝掉
简介:1.沈蒽柔被沈家赶出家门,走投无路,遇到了易淮先的那会,她一无所有,半个圈子的人都在看她落难,可……除了易淮先
2.没人知道,易淮先见到她的那一刻,就已经上了心
——不爱你没理由,爱你也没目的
【免费期一天一更,上架多更~初期慢热~】
角色:沈蒽柔陈禹
无人及你荒谬(沈蒽柔陈禹)小说在哪里可以看

《无人及你荒谬》免费试读免费阅读


第一章 一夜


    沈蒽柔刚走出课室就接到父亲的电话,大意就是要她回家一趟,谈一谈她与易淮先的婚事。

  沈家和易家的婚事,也是前不久刚定下来的,易家长子易淮川刚回国,两家就安排了这桩联姻的亲事,沈蒽柔甚至没见过他。

  沈蒽柔是个对声音很敏感的人,她能听出来父亲沈凯东刚才在电话里头的语气并不好,似乎在压抑着愤怒。

  沈蒽柔回到家就察觉到家里的氛围不太寻常。

  沈蒽柔眼皮一跳,乖巧喊人,但是没人应她。

  气氛微妙,又僵硬,连空气都凝固了几分,似乎把她叫回来,并非是要谈和易家的婚事。

  沈蒽柔还没开口,沈凯东站了起来,说:“蒽柔,你跟我去书房,我和你单独谈。”

  这时候,母亲赵欣夏却出声,道:“不用了,当着雅雅的面聊吧,雅雅在外面受了这么多年苦,是时候把沈家欠她的还给她。”

  沈蒽柔还没明白过来发生了什么事,站在那不知所措。

  “妈,我不太明白你在说什么?”

  赵欣夏站了起来,语气冷硬:“蒽柔,雅雅才是我亲生女儿,你不是我女儿,我也不是你妈妈,你以后别这样喊我。”

  雅雅?

  就是坐在沙发上那位年轻女孩?

  被喊做雅雅的女孩,她看沈蒽柔的眼神充满怯弱,小心翼翼,似乎是误闯入了这个家,她皮肤有些黑,头发干燥枯黄,脸上还有晒后出现的小雀斑,和她是截然不同的气质和打扮。

  沈蒽柔:“……”

  “你要是不相信,这是证据。”

  赵欣夏拿出俩份印着亲子鉴定字眼的报告,黑纸白字。

  沈蒽柔接过沉默看完,其中一份是沈凯东与她的鉴定报告,不是亲属关系,而另一份是沈凯东与陈雅的报告,鉴定结果是百分之九十九点九生物学上的父女关系。

  “蒽柔,母女一场,我也不想把关系闹太僵,但是你亲生母亲把我女儿偷走,让她流浪在外二十年,吃尽苦头,而你享受了原本属于我女儿的一切,我们家对你,也算是尽责了,我们没有对不起你。”

  沈蒽柔没哭没闹,看起来还算平静,只是颤抖的声音出卖了她藏不住的情绪,说:“我亲生母亲是谁?”

  “当年在我们家做保姆的阿姨,不过上个月,她已经去世了。也因为如此,我们才能重新找回我们的孩子,蒽柔,你还是走吧。”

  “对不起,能……能不能给我点时间,我收拾一下行李。”

  沈凯东冷眼道:“你尽快收拾。”

  沈蒽柔无力握拳,这一切变故来的突然,很勉强笑了下:“好,我尽快。”

  她草草收拾随身衣物还有一些物品,剩下还有很多东西她已经来不及收拾了,而且带走也没用,也带不走。

  沈蒽柔拖着行李一步步离开沈家,回头望了望,没有人来送她,养她二十年的父母亲,到头来不是她亲生的,她被赶出沈家,一夜落魄,变成了沈家人口里的假货。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无人及你荒谬》

第二章 淮先


易宅,下午五点多,易淮先回到的时候,易老爷子在后院浇花。

  易老爷子听到脚步声,不回头也知道是谁,开口就说:“沈家那档子事你听说了?”

  易淮先蹙眉,俊朗的表情没有波澜,“听说了。”

  “真是无厘头,居然会出这档子事,假千金被赶出沈家,从乡下来的真千金回归原位,这婚事,我看就算了,赶明儿约个时间,见见沈凯东,把婚事取消了。”

  易淮先没说话,站在,气场强大,冷静自持。

  “不说话?”易老爷子瞥了他一眼。

  夕阳的余晖有些烫人,暖色的光线照在他脸上,让他的脸的轮廓分明而深邃,他不说话的时候,周深寂静,清冷又淡泊。

  易淮先的脸上没什么情绪,毫不在意似的嗯了一声,又说了句:“我自己拿主意。”

  易老爷子不太在意:“随你便,主要看你自个。”

  易淮先晚上在易宅吃晚饭,易老爷子又提了让他搬回来的事,说:“我看你也可以搬回来了,家里又不是没房间给你睡,何必在外头住。”

  “不了,我住那地方,离事务所近,比较方便。”

  听这口气,俨然是不打算搬回来住。

  易淮先回国没多久,在江城开了间建筑律师事务所,事务所是刚起步阶段,为了方便上下班,他就在事务所附近住。

  易老爷子不高兴,撂了筷子,“吃饱了。”便上楼去了。

  易淮先不紧不慢继续用餐,等他用完餐,助理何用恭敬等在一边,才开口问:“晚上还是直接回事务所吗?”

  易淮先淡淡道:“不去了,给你另外安排件事,去打听下沈蒽柔离开沈家后的去向。”

  何用说:“好,我立刻去办。”

  何用刚要走,易淮先又叫住他,说:“低调点。”

  “是,老板。”

  易淮先要查一个人也太容易了,很快就有了消息。

  何用说:“沈小姐从沈家离开后,就搬回学校住了。”

  易淮先挑了下眉,骨节修长白皙的手抵着下颌,“没有寻死觅活?”

  “没有,很正常,就是听说她最近在问同学有没有什么兼职做,可能是缺钱了。”

  也是,没了沈家承担她的学费、生活费,她一个还在念书的小姑娘,哪里有经济来源。

  何用倒是有点佩服这位沈小姐,居然没有回沈家大哭大闹,或者崩溃活不下去。

  毕竟沈家可不是什么小门小户,其实养多一个沈蒽柔不成问题,可是着急把沈蒽柔赶出去,撇清关系,大概是在怕那位真千金心里有落差,只是考虑真千金的感受。

  易淮先淡淡的口吻:“倒也没有被沈家宠坏,知道自己找兼职维持生活。”

  何用怎么感觉他这句话颇有几分欣赏的成分在。

  何用又把找来的资料放在桌子上,给他过目。

  易淮先并没有拿起来看,微微凝起眉头,视线触及桌上那份资料,他深情漠然,说:“你下班吧。”

  何用目光恭谨,而后离开。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无人及你荒谬》

第三章 记得


  第二天下午,沈蒽柔接到了管家伯伯的电话,约在了学校门口见面。

  见了面,管家伯伯拿了一个小袋子给她,说:“这是沈家对你的一点心意。”

  伸过来的是一张银行卡,不用多说,是沈家给她的补偿。

  沈蒽柔硬生生愣在那,浑身发冷,麻木了似的。

  “小姐,你收下吧,太太顺便让我带句话,毕竟多年母女一场,她也希望你能继续完成学业,卡里的钱,足够你完成学业。”

  沈蒽柔没有接,她往后退了两步,很勉强笑了笑:“伯伯,麻烦您替我跟、跟他们说句谢谢,但是我不能收,抱歉。”

  她不是不缺钱,只是不能以这种形式再收下沈家的钱,那这样,她后半辈子都没办法挺起腰杆。

  既然沈家不要她了,彻底撇清关系,她也不会再要沈家一分一厘。

  管家伯伯似乎了解她的性子,含蓄一笑:“小姐,日常生活都是要钱的,你没有钱,太太知道。”

  沈蒽柔还是笑:“我可以自己找兼职做,我也有奖学金,我不能接受,伯伯,谢谢你,我还有课,我先走了。”

  ……

  管家回了沈家,把那张银行卡还给了赵欣夏,并且说:“太太,小姐拒绝了,她不愿意收下这张卡。”

  赵欣夏:“她以后不是沈家小姐了,管家。”

  管家说:“抱歉。”喊了这么多年,都习惯了,连管家都不习惯如今的沈蒽柔不再是沈家千金。

  “算了,下次不要喊错了,不然雅雅心里会不舒服。”赵欣夏一脸疲惫,“既然沈蒽柔不要了,那就随便她了。她母亲对我们家做的事,我没找她算账,已经仁至义尽了,至于那个贱人的女儿,我没有责任义务抚养。”

  ……

  没了经济来源,沈蒽柔就想自己找兼职养活自己,她一说要找兼职做,立刻就有热情同学帮忙介绍,很快就收到同学回复,说是帮她找到一份家教的工作。

  有了兼职的收入后,沈蒽柔心里踏实了一些,想着未来的日子也不至于太艰难。

  她乐观的想。

  晚上,室友宋倩组了个局,请了玩的要好的几个朋友去酒吧玩,其中就有沈蒽柔。

  沈蒽柔拒绝了一次,拒绝不了第二次,只能硬着头皮跟宋倩去酒吧。

  这几个人里头,有个男生叫陈禹,一直对沈蒽柔有意思来着,频频对她献殷勤。

  宋倩开玩笑说:“陈禹,你眼里是只有沈蒽柔了?其他漂亮妹妹看不到?”

  沈蒽柔僵硬坐着,背脊停止了,不知道作何反应。

  陈禹看了一眼宋倩,“你别拿我寻开心,我难道没看你?”

  宋倩又看向沈蒽柔,眼神,并不怀好意。

  几个人玩的很高兴,沈蒽柔很努力融入了,可是很难。

  她本来就不是爱玩的性格,也不常来酒吧,从小就乖巧,一点没学坏。

  他们几个突然要玩什么真心话大冒险,其实这游戏很没劲,但是都是年轻男女,这游戏,适合玩套路。于是也就玩起来了。

  宋倩拿着一杯酒,搂着沈蒽柔的肩膀,“蒽柔,怎么不加入我们,多扫兴啊。”

  “沈蒽柔,一起玩。”对面男生也在起哄。

  沈蒽柔只能加入他们的真心话大冒险。

  从宋倩开始,她转到了陈禹,直接问:“你是不是看上了沈蒽柔?”

  沈蒽柔:“……”

  她不敢看对面陈禹,盯着桌子的啤酒瓶看。

  陈禹慢条斯理,靠在沙发背上,二话不说,直接拿起桌子上的一杯啤的喝了。

  意思就是不想回答。

  接下来又转转转,到陈禹,他转到了沈蒽柔,边上的人立刻很大声起哄,陈禹也在笑,说:“你选哪一样?放心,我不会难为你。”

  其实选哪一样都是坑,她不相信陈禹,又不能不选,于是心一横,说:“真心话吧。”

  反正说句话而已,不会死。

  陈禹半开玩笑问:“你有喜欢的人吗?”

  暧昧的氛围一下子点燃,宋倩皮笑肉不笑盯着沈蒽柔看。

  她说:“没有。”

  “……”

  陈禹点了点头,说:“那到你了。”

  沈蒽柔转到了宋倩,宋倩直接喝了一杯,不做选择。

  沈蒽柔待久了,就想出去透透气,宋倩也跟着走了出来,跟她一块去洗手间。

  在洗手的时候,宋倩一边补妆一边问:“看样子陈禹是看上你了,你不喜欢他?”

  沈蒽柔:“是不是搞错了……”

  “没有啊,你没看出来吗,陈禹一晚上都在看你,这么明目张胆,瞎子都看出来了。”

  沈蒽柔不想谈论感情,何况,她眼下的处境哪里时间和功夫谈恋爱。

  宋倩抿了抿唇,高深莫测看了她一眼,“走吧,回去了。”

  “恩。”

  ……

  回包间路上,沈蒽柔心不在焉的,走的慢,落在后头,宋倩走在最前面。

  陈禹也走了出来,远远看到了沈蒽柔,他和宋倩打了声招呼,就朝沈蒽柔那走,挡在她跟前,说:“蒽柔,跟你说件事。”

  而宋倩停下来看着他们俩站一块,面无表情盯着看。

  沈蒽柔问:“什么事?”

  “这里不方便聊,我们去安静的地方聊聊。”

  沈蒽柔想起刚才宋倩在洗手间说的话,下意识不愿意和他独处:“有什么事不能在这说吗?”

  陈禹喝了点酒,上了头,脸颊都红了,他一晚上都在找机会跟她说说话,明显的连宋倩都看出来了,就她没明白,真是有够迟钝的。

  陈禹醉意上头,唐突握住她的手,拉她往外走。

  沈蒽柔被拽疼了手腕,她再三拒绝,喊他名字,他都不听。

  “陈禹,你先放手!”

  陈禹哪能听进去,酒精上头,就想单独和她聊聊。

  而宋倩就在边上看着,冷眼旁观。

  沈蒽柔害怕起来,连忙喊宋倩帮帮她,但是宋倩没理会,假装在打电话,背过身去。

  沈蒽柔惊慌失措,手指抓着门框,“你冷静点,陈禹,你喝醉了!”

  陈禹说没有,见她抗拒,有些生气。

  忽然间有个男人走了过来,上前拽住了陈禹的胳膊,手上用了劲,陈禹疼的松了手,往后栽了几步。

  沈蒽柔心跳如雷,抬头看着眼前个子高大的男人,下意识就躲在他身后。

  男人回头看了她,目光划过她分润泛红的脸颊,顿了顿,表情漠然,视线往下,看到她握着手腕,似乎红了,他问,“受伤了?”

  沈蒽柔还没缓过神来,“没事没事。”只是被攥红了。

  陈禹是真喝醉了,扶着墙勉强站稳,目光越过男人,落在沈蒽柔脸上,他想过来解释,男人扫他一眼,不怒自威:“你还是先去醒酒吧,她已经被你吓到了。”

  陈禹意识是清醒的,但是控制不住。

  男人低头看受到惊吓的沈蒽柔,他的眼窝深邃,鼻梁挺直,五官硬朗英俊,他顿了几秒,低声跟她说:“还记得我么?”

  视线回笼,渐渐的,她想起他是谁了。

  ……

  沈蒽柔听说过易淮先的名号的,更别说他差点成了她的未婚夫,现在跟他在这么窘迫的局面下见面,她感觉挺失礼的,非常不好意思。

  不过他救了她,她很感激。

  易淮先把她带到自己的包间了,进了包间,他随手指了个方向,慵懒道:“随便坐,不用拘谨。”

  沈蒽柔哪能不拘谨,紧张道谢。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无人及你荒谬》

第四章 落魄


  沈蒽柔情绪平静过后,觉得差不多该走了,于是站起来跟易淮先道别。

  “易先生,今晚很感谢你帮了我,只是……时间不早了,我也要回学校了。”

  女生宿舍有门禁,晚上十二点阿姨就锁门,不让进的。

  不过这人情,她是欠了。

  就是不知道以后怎么还他。

  易淮先:“不着急走,坐会。”

  沈蒽柔:“……”

  “才快十一点了,你一个人晚上回去不安全,我让助理开车过来,等会我送你回去。”

  他说的是回去,他想说的是送她回沈家吧?

  沈蒽柔:“我回学校,现在还有公交车,很近……”

  “很近也要半个小时。”易淮先语气淡淡的,“这么着急?”

  “不是……”

  “那就再等会。”

  他都这样说了,她也不好再拒绝。

  过了几十秒,他又问:“刚才那人是你朋友?”

  “同学。”

  易淮先恩了一声,没再说话。

  沈蒽柔心里没底,飘忽不定的,总感觉哪里不对劲。

  易淮先应该知道她如今的身份处境吧?

  如果知道,为什么还要这么帮她?

  如果反之,那他是可怜同情她吗?

  就因为这层关系,沈蒽柔总觉得是低人一等,尤其是在他面前,无处遁形。

  这时候,有人一边说话一边推开门进来。

  “淮哥,我听服务员说你带了个妹妹过来,谁啊,介绍认识认识呗。”

  陆樾进来后,脸上挂着痞笑,视线转了一圈,落在了沙发上的人身上,瞳孔放大,“这不是沈家的假千金吗?”

  此话一出,沈蒽柔脸色一白,抿紧了唇,垂眸没有任何反应。

  看来,很多人都知道了。

  沈家高调接回流浪在外多年的亲生女儿,而顶替的那位落魄假千金已经被赶出家门了。

  沈家不再管她是死是活。

  她俨然成了他们这个圈子里头的笑话。

  即便她很少露面,熟识她的人并不多。

  陆樾意识到自己嘴快说错话了,连忙补救:“抱歉,抱歉,我胡说八道,喝多了。”

  他更不知道,难得听到有人说易淮先带了女孩子过来,结果这女孩子是沈蒽柔,是前段时间被赶出家门的落魄千金。

  易淮先冷漠扫他一眼,光是那一眼,陆樾头皮发麻,继续岔开话题,说:“哥,你今天怎么有空来也不跟我说一声,招待不周的地方你多见谅啊。”

  易淮先:“随便过来坐坐,不过你这酒吧的确要整治了,什么人都可以进来。”

  人家开酒吧做生意,敞开大门,陆樾不是,他是为了自己晚上有舒服的地方可以喝酒打牌。

  陆樾嘴上说知道了,目光又瞥向沈蒽柔,藏不住的八卦眼神。

  ……

  宋倩看陈禹形单影只回来,莫名笑了下:“怎么就你一个人,沈蒽柔呢?”

  陈禹表情有些不耐烦,拿了支烟抽,并不回答她,而是说:“玩的差不多了,走吧,回学校了。”

  宋倩:“沈蒽柔呢?她是先走了吗?”

  陈禹这才敷衍回答:“走了。”

  宋倩看他表情就猜到大概是碰壁了,要么被沈蒽柔拒绝了,要么就是吃了苦头,要不然也不是这种表情了。

  宋倩勾唇笑,不拆穿他。

  沈蒽柔要是有那么好泡,就不是她了。

  ……

  陆樾很好奇,易淮先今晚怎么会带沈蒽柔过来,又去跟服务员打听,才得知是沈蒽柔被喝醉的人骚扰,经过的易淮先帮了她一把,才把她带走。

  无趣。

  陆樾还以为是易淮先特地约的沈蒽柔,结果就这?

  而救的还是一只落难的凤凰,即便落难,曾经也是凤凰。

  又等了十几分钟,易淮先的助理才到,他这才跟沈蒽柔说:“走吧,车来了。”

  沈蒽柔安安静静跟在他身后走了。

  陆樾被他们俩忽视了,象尊门神目送他们俩出去。

  陆樾不甘心呀,拔腿就跟上去。

  他热络勾上易淮先的肩膀,无视易淮先的冷漠的脸,小声说:“淮哥,我也要回家,顺路送送我。”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无人及你荒谬》

第五章 是的


  易淮先没拆穿陆樾的小心思,随他厚脸皮搭顺风车。

  何用没想到易淮先会带沈蒽柔出现,陆樾看到他的表情,心里欣慰,终于有人的想法跟他一样。

  沈蒽柔不知道坐哪里,刚想询问,易淮先已经打开后座的车门了,说:“上车。”

  何用是司机,自然是坐驾驶位。

  而陆樾,他以为易淮先会让沈蒽柔一个女孩子坐副驾,然后他们俩个大男人一起挤后座。

  结果……

  沈蒽柔道了声谢谢,上了车后,易淮先也跟着上了车。

  意思是,陆樾自己坐副驾。

  陆樾:“……”

  沈蒽柔浑身不自在,尤其是易淮先坐在她隔壁,长腿微曲,存在感极强,她没法忽略他。

  车里明明有四个人,但是异常安静,没人说话。

  陆樾看着后视镜,观察后座的两人。

  何用正襟危坐开着车,没有陆樾那么闲。

  易淮先的手搁在膝盖上,有节奏似的敲了敲,忽然说:“你大二了?”

  这话显然是在问沈蒽柔。

  沈蒽柔回过神,指了指自己。

  易淮先微侧了脸,点了下头。

  “恩,大二。”

  “江大建筑系的?”

  “是。”

  她回答过后,易淮先也没再问其他问题,他敛神收回视线看向车窗外。

  没过多久,沈蒽柔接到了宋倩发过来的短信,问她:怎么先走了?你一个人回学校了?

  她回复:回去路上。

  很快到了学校门口,车停在路边,沈蒽柔下了车,她跟易淮先道了声谢谢,易淮先点头,算是回应,她就走了。

  等人走了,陆樾这才开口说:“淮哥,你在打什么主意?”

  易淮先这会拿了根烟放在唇边咬着,一簇火苗凑近,白色的烟丝一缕一缕往上冒,他吐了一口烟雾,漫不经心的,没回答陆樾的问题。

  何用启动了引擎,掉了个头,先送陆樾回他那。

  陆樾不死心,总觉得易淮先今晚的行为举止不太寻常,问他:“沈家的事我都听说了,你为什么还要跟这个假千金来往?”

  易淮先这才不紧不慢说了句:“你话太多了。”

  陆樾:“……”

  ……

  沈蒽柔回到宿舍,宋倩不在,温颜在敷面膜,看到她回来,说:“你不是跟宋倩一起出去吗?怎么就你回来了?”

  “宋倩还没回来?”

  “没呢,就你回来了。”

  而宋倩一整晚都没回来,温颜是见怪不怪了,倒是沈蒽柔昨晚跟宋倩出去玩,她觉得有点不可思议,早上起床上课的时候,温颜好心提醒她一句:“别跟宋倩走太近,你和她不是一路人。”

  沈蒽柔还想说什么,温颜已经走了,她没和沈蒽柔一起走。

  温颜说这番话,也是因为昨晚她跟宋倩出去玩了,而宋倩是什么样子的人,周遭的同学老师都清楚。

  沈蒽柔搓了搓脸蛋,拿了课本就去课室上课。

  ……

  这天,沈凯东带了陈雅去了一趟易家,易淮先不在,就易老爷子在。

  陈雅刚回到沈家没多久,还不适应新环境,有些拘谨,但是沈家人对她很照顾,尤其是赵欣夏,恨不得把过去亏欠她的全都弥补回来。

  陈雅虽然换了身打扮,可是总觉得跟周遭环境格格不入,尤其是来易家。

  “爸……”陈雅有些不自在,怯弱弱地说,“我是要跟这家人的儿子结婚吗?”

  沈凯东:“对,前段时间定下的亲事。”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无人及你荒谬》

第六章 已经


  她低了低头,忽然嘴角扬起莫名的笑,再仰起头的时候,脸上又恢复了刚才怯弱的表情。

  易老爷子下楼了,看到坐在沈凯东身边的一个年轻女孩,想来大概就是那刚被接回沈家的亲生女儿了。

  “凯东啊,今天怎么有空到我这来了?”易老爷子笑呵呵的,坐下来和沈凯东说话,“这位是……”

  “她叫雅雅,是我女儿,实不相瞒今天带雅雅过来是来见见您,雅雅叫爷爷。”

  陈雅乖巧喊了一声:“爷爷好,我叫雅雅。”

  易老爷子点了点头,没说什么,又听沈凯东说:“也想顺便聊一下关于雅雅和淮先的婚事……”

  易老爷子和蔼地笑:“凯东,咱们两家也算是认识挺久了,多年的交情都在,我也就不跟你兜圈子了,这婚事当初是淮先提及的,现在结婚对象换了个人,怎么样都要问过淮先。”

  ……

  沈蒽柔的生活又恢复到平静里,只是没想到,学院周五举办的一个学术讲座邀请了易淮先过来,她是看到了公告赫然写了易淮先的名字,这才知道易淮先原来是业内的佼佼者。

  凡是建筑系的学生都要参加讲座,其中包括了陈禹。

  讲座是在小礼堂举行的,沈蒽柔来的路上和温颜撞到了,她们俩就一道走了。

  她们到的时候,小礼堂的位置差不多都要坐满了,还有一些不是建筑系的学生也来了,她们俩就找了个角落坐,隔得有点远,沈蒽柔不得不戴眼镜才能看见。

  刚坐下没多久,陈禹就发现了沈蒽柔,她也看到了,只是很快就移开了视线,假装没看到他。

陈禹蠢蠢欲动,不过沈蒽柔并不想搭理他。

  讲座的开头是枯燥乏味的欢迎词,等了好一会儿,才到贵宾介绍。

  “下面,让我们掌声欢迎江大杰出校友,09届的学长,在去年获得了普利兹克奖等诸多奖项,如今是国内排名前五建筑事务所MK的负责人易淮先,易先生。”

  易淮先从后台走上来,解开西装扣,转身面对乌压压的人群微一鞠躬,底下随即一阵惊叹,紧接着响起如雷般的掌声,起身的时候,视线环顾了一圈,看到了坐在角落的沈蒽柔。

  他的视线,停留了稍微比较久。

  温颜也发觉了,侧过头高深莫测看了沈蒽柔一眼:“易淮先认识你?”

  沈蒽柔被折磨突然一问,愣了下,“什么?”

  “没什么。”温颜笑笑,“听说易淮先三十岁不到,在国外拿了不少奖,今年回国发展,自己开了家事务所,说实话,我挺想去的,不过他的事务所,应该不是一般人能进。”

  沈蒽柔垂了垂眸,没说什么。

  台上,主持人在和易淮先走流程,问他有关建筑学术上的问题,他回答的滴水不漏还有自己的见解,接下去的流程是由学生提问,到这个环节的时候,人群都沸腾了,纷纷举手要问他问题。

  主持人随机选了一位女生,女生站起来忍不住雀跃地问:“易先生您好,我是建筑系17级的学生,我叫谭思敏,关于专业上的问题您刚才已经给我们做了很详细的解答了,那我可以问您一个比较私人的问题吗?”

  易淮先优雅从容,说:“具体要看什么私人问题。”

  “啊?那可以问你有没有女朋友吗?”

  底下沸腾,涉及感情问题场面气氛一触即燃。

  高颜值高学历,这种男人,哪个女生不喜欢?

  温颜笑了声:“谭思敏还是这么大胆。”

  沈蒽柔忽然起身,“温颜,我先走了,有点事。”

  “不想听他的回答?”

  “不了,还有点事。”沈蒽柔弯着腰,说完就悄悄离开小礼堂了。

  她起身的同时,其实台上的易淮先注意到了,他看了一眼,收敛神色,在众多期待雀跃的眼神里,慢条斯理拿了话筒回答:“我已经订婚了。”

  有关注过易淮先的人大概知道,他这么多年从来没有对外界公开过自己的感情生活,这次居然在讲座上对外公布已经订婚了,那绝对是爆炸消息。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无人及你荒谬》

第七章 介绍


  建筑界大神级别的人物居然订婚了?对象是谁成了今天江大校园传得最广的话题了。

  中午烈日炎炎,江大校门口挤满了人,一场建筑系的学术讲座硬是开展成了追星现场。

  易淮先的车缓缓驶出了江大校门,但车里,并没有易淮先本人,只有开车的何用,因为人都挤在了门口,他的车行驶困难,有胆子大的贴着车身想看易淮先,但是车里空无一人。

  ……

  沈蒽柔怀里抱着两本建筑力学的书,一边低头看手机信息,是宋倩找她,问她有没有看到陈禹。

  她回复:在小礼堂。

  宋倩很快一通电话打过来,她摁了接听键。

  宋倩说:“你在小礼堂看到了陈禹?”

  “恩,今天有讲座,大家都去了。”

  宋倩:“哦,那陈禹找你了?”

  “没有。”事实上,是她躲开了。

  “别理他,他就一个疯子,前几天抱歉了,我不该喊他出来玩。”

  “没事,不要紧。”

  “对了,你前几天是怎么回学校的?”

  “遇到了认识的人,他送我回来的。”

  宋倩没再问,又说:“下次带你去另一个好玩的地方。”

  沈蒽柔抿紧了唇,说:“还是不了,我之后都挺忙的。”

  “随你。”

  说完,宋倩先挂断了电话。

  刚走没几步,沈蒽柔经过一个转角,看到了朝她走来的陈禹。

  她转身就走,陈禹看她要走,即刻大步跟了过来,连忙喊:“沈蒽柔,你等会。”

  陈禹很快就拽住了沈蒽柔的胳膊,手上使了劲,不让她走,说:“你干嘛不理我?沈蒽柔,我是跟你道歉的。”

  沈蒽柔挣脱不开,也走不掉,被他拽了回去,她后背贴上了墙,被他用身体挡住去路,他双手也就干脆撑在她身体两侧,居高临下看她:“你跑什么,不想看到我?”

  沈蒽柔愣着脸:“你道歉,我心领了,我还有事情,你能让开吗?”

  “不行,你都躲我几天了。”陈禹是真喜欢她,也觉得那天在酒吧喝醉了,轻薄了她,是他不好,不过他也挨揍了,他问,“那天在酒吧带你走的男人是易淮先吧,你认识他对吗?”

  而今天学院的讲座,请来的人居然是那天酒吧带她走的人,陈禹感觉不太妙。

  沈蒽柔:“算是认识。”

  “你跟他什么关系?”

  沈蒽柔大概是了解了陈禹对她的心思,可她不想谈恋爱,更不想被陈禹纠缠,于是咬牙,找了借口,说:“男女朋友关系。”

  陈禹脸色千变万化,说:“你开玩笑吧,你……是不是做梦?”

  沈蒽柔:“那你就当是我做梦,不过不影响我喜欢易淮先这款。”

  陈禹仿佛被羞辱了一般,咬牙切齿说:“他什么人啊你也敢喜欢?”

  “没事,我愿意做梦。”沈蒽柔声音温温柔柔的,“你还有事吗?没有的话,让开一下,我要走了。”

  陈禹咬了咬牙,“你不就是看不上我,所以故意说这些恶心我?你有你的,我算是看走眼了。沈蒽柔,我跟你没完。”

  放完狠话,陈禹瞪了她一眼就走了。

  好不容易把他打发走了,沈蒽柔后背贴着墙,松了口气。

  忽然有一阵脚步声从楼梯上走下来,她刚要走,闻声看了过去,赫然看到了易淮先还有他们专业课的童教授。

  看到易淮先她可以假装不认识走开,但是教授在,她不能假装不认识,连忙跟童教授问好。

  “童教授。”

  童教授说:“蒽柔,刚好,刚才还想喊你过来的,来跟你介绍一下你09届的师兄,易淮先。”说着,童教授又向易淮先介绍她,“淮先,她叫沈蒽柔,这届我最喜欢的一个学生。勤奋、努力,主要是认真刻苦。”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无人及你荒谬》

第八章 发现


  童教授毫不吝啬对沈蒽柔的夸奖,反倒是她不好意思起来,而易淮先看着她的眼神,也是愈发高深莫测。

  她被看的心虚,也不知道易淮先那眼神意味着什么,她硬着头皮礼貌性笑了笑,跟他打招呼:“易先生,您好。”

  而易淮先点了下头,算是回应。

  还好陈禹刚走的快,不然要是这会刚好跟易淮先撞上……

  “蒽柔,他是我之前跟你们提过的师兄,现在回国发展,开了一家事务所,能力出众,以后有机会,你可以跟他多学习学习,这对你以后也是有很好的帮助。”

  沈蒽柔明白童教授的一片好意,他是学院出了名对学生非常好的教授,脾气温和,平易近人,很多学生都很尊敬他。

  “谢谢教授,我记住了,我会的。”沈蒽柔毕恭毕敬,又说,“不过教授,等会还有课,我得先过去了,要迟到了。”

  “那你去吧。”童教授和蔼笑笑,没有留她。

  沈蒽柔转身的瞬间,松了口气,紧张的手心冒汗,刚才根本不敢看易淮先。

  不知道是不是她的错觉,她总觉得刚才他一直在观察她,那眼神,让她感觉被他看穿了心事。

  等那抹瘦削的身影消失在楼道转角,易淮先这才收回视线,听到童教授说:“去我办公室喝杯茶坐坐,再聚会,别着急走,你难得回来一趟。”

  “好的,教授。”易淮先没有拒绝。

  ……

  下午下了一场雨,暴雨来得又急又猛。

  易淮先从童教授那离开,刚走出办公室大门口,口袋里的手机就响了,是陆樾打来的,他嗓门大,急吼吼说:“淮哥,听说沈家那真千金去你家见老爷子了?看这沈家的意思是要把真千金嫁给你啊,你对此有什么想法?”

  易淮先挑了下眉,说:“你听谁说的?”

  “你不知道吗?我家老头昨儿个去你家打牌,你爷爷说的。”

  易淮先直接挂了电话,懒得跟陆樾说废话。

  不过沈凯东这么迫不及待带他亲生女儿到他家里见老爷子,想来也是打算把真千金嫁给他,不过他对真千金并不感兴趣。

  雨下的大,易淮先站在行政楼下避雨,顺便等何用开车过来。

  刚好有学生经过,以为他是老师,便喊了一声“老师好”,易淮先挑了下眉,瞥到他手里揣着的课本是建筑力学,他立刻叫住那位同学。

  “同学,你是建筑系的?”

  “对。”

  “不好意思,想问一下,你们在哪间教室上课?”

  “就在思正楼。”

  易淮先又问:“你们班是不是有位叫沈蒽柔的女生?”

  “有啊,老师你是找她吗?”

  “是的。”既然被误会成老师了,易淮先既没承认也没否认。

  ……

  沈蒽柔这会在上课呢,心绪不宁,可能是被突如其来的暴雨搅乱了注意力,她低头叹了口气,晾在阳台的衣服估计是干不了了。

  温颜坐在她隔壁,戳了戳她胳膊,说:“叹什么气。”

  “突然下雨,衣服干不了。”

  温颜:“突然发现你好像很久没回家了。”

继续阅读《无人及你荒谬》


版权声明:未经书面授权禁止转载、摘编、复制或建立镜像。对既成事实本站将保留所有的权利。

无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