嚣张医妃:王爷有救了(陶一瑾,蓝如雪)最新章节在线免费阅读

小说:嚣张医妃:王爷有救了
分类:穿越重生
作者:白牡丹
简介:现代中医学院锦鲤学生陶一瑾在中医交流大会上完球后穿了
初见,啧,这个王爷没死呢,还有救
再见,嗐,这个王爷哪哪哪都弱呢,她就勉为其难多护着点吧
后来——“王爷不好了,王妃把陶家嫡女给害了!”“问问王妃,要刀不?本王亲自给她送去!”
角色:陶一瑾,蓝如雪
嚣张医妃:王爷有救了(陶一瑾,蓝如雪)最新章节在线免费阅读

《嚣张医妃:王爷有救了》免费试读免费阅读


第1章 穿了之后的自救


“诈尸啦!”
谁?
是谁在说话?
陶一瑾皱了皱眉,挣扎着睁开了双眼,下意识地坐了起来,迷茫地看着四周,入目之处皆是挂着白素,但又处处透着古韵,中医交流大会的会场不是这个样子,她这是在哪?
不待她想明白,脑内突然传来了一阵针扎似的疼痛,一段明显不属于她的记忆涌了进来——
陶一瑾,陶尚书府不得宠的庶女,自小由奶娘带大,时常吃不饱穿不暖,好不容易及笄,却被赐婚给了病弱王爷元蓝,结果成亲当日连王爷的面都还未见,就听闻王爷不行了,紧接着就是其嬷嬷端着毒酒而来要将她给毒死。
“本宫管你是人是鬼,阿蓝入了地府,你也必须陪着他一起去!”蓝如雪心底也有些怵,可转念想到自己还躺在檀香木棺材里的儿子,想要离开的脚步立刻止住,美目骤然凶狠。
她抬手拔下头上的素银簪子,毫不犹豫地就朝着陶一瑾刺过去!
陶一瑾好不容易消化完了突然涌进来的记忆,抬眸就看到危险逼近,当即便想也不想地伸手将身边躺着的男人给拽了起来,挡在自己的面前。
如若记忆未错,这个男人是眼前这个女人最为疼爱的儿子,她想自救,便必须得靠他!
蓝如雪手中的素银簪子堪堪停在了儿子的咽喉前,她目光泛冷地睨着躲在儿子身后的陶一瑾,咬牙切齿:“陶一瑾!你放肆!”
“一瑾不敢,还请贵妃娘娘放下手中簪子,退回去,别为难一瑾,一瑾可不想伤了王爷。”陶一瑾说着,一手撑着元蓝让他继续挡在自己的面前,一手抬起从自己的头上也拔下了一根簪子,将簪子尖锐的那端抵在了元蓝的脖颈上。
见状,蓝如雪脸色一青,“你敢动阿蓝一下,本宫让你,陶尚书府上下全都死无全尸!”
“我好怕哦,但,娘娘,为了自保,一瑾什么都能做得出来。”陶一瑾说着为了证明自己所言非虚,转而让元蓝靠在自己的怀里,拿起了他的左手,毫不犹豫地用手中簪子刺入了他左手食指指尖!
殷红血珠瞬间滚落,刺痛了蓝如雪的双眼,她气得浑身禁不住颤抖了起来,陶一瑾!她真是瞎了眼,才信了钦天监的胡话,让这么个女人嫁给了元蓝!
“本宫要将你的十指一根一根,全给剁了!”
陶一瑾不畏的将簪子拔出,对准了元蓝左手中指指尖,威胁道:“在娘娘将一瑾的十指全给剁了之前,一瑾会先一一把王爷的十指都给废了!”
“你敢!”蓝如雪眼神发狠,说着手中簪子就要朝着陶一瑾抓着元蓝的手刺过去。
可她快,陶一瑾更快,在她手中的簪子还未落到陶一瑾的手上之前,陶一瑾手中的簪子已经再次刺破了元蓝的左手中指指尖!
再次看到血珠从儿子的指尖滚出,蓝如雪双眼瞬间变为赤红,她把牙一咬,便破罐子破摔地把手中簪子往前一送,狠狠地扎进了陶一瑾的手臂中。
左右儿子已经伤了,她绝不会让陶一瑾还完好无损!
陶一瑾吃痛地闷哼了声,却眼神一凝,抬手掰开蓝如雪抓着簪子的手后,拔出那根银簪,毫不示弱地转手就扎进了元蓝的手臂。
“奉劝娘娘,动手之前三思,因为一瑾会将娘娘对一瑾所做的都在王爷身上做一遍!”
“你!”蓝如雪恨得牙痒痒,却偏偏顾忌着陶一瑾的警告而不敢再轻举妄动。
陶一瑾松了口气,还好这女人是真的在意她的儿子,否则她要是不管不顾起来,她可招架不住。
“唔~”突然,她的耳边似是传来了微不可闻的轻吟声,紧接着她便感觉到那被自己掌控住的手微弱的动了动,惊得她不自觉错愕地瞪圆了双眼。
这人,没死?
难道这人只是单纯休克,结果却被这些不知道的人以为死了,方才有了这灵堂这棺材,以及殉葬的原主?
若真是如此,那事情就好办了。
陶一瑾动了动手,便要再次用手中簪子去刺元蓝那些完好的指尖,刺激他完全醒来,却忘了元蓝的母亲还在死死瞪着她。
“陶一瑾!给本宫把你的贱手收回去!”蓝如雪怒喝着急急伸手抓住了陶一瑾手中的簪子,并未发现元蓝的不对。
陶一瑾眉头一皱,“松手!”
“本宫绝不会眼睁睁看着你再伤我儿!”蓝如雪咬了咬牙,不仅是没放,还加大了力道,企图直接从陶一瑾的手中夺过她的簪子。
陶一瑾皱起的眉头更深了几分,有蓝如雪的阻挠,她想将人救回来有点麻烦,必须得想个法子,让蓝如雪不再阻挠她才行。
既然蓝如雪想自己放手,那就先放,引起她的诧异之后再趁机勾起她的怀疑,顺理成章地给自己争取到能动手的机会。
“你……”蓝如雪察觉陶一瑾的力道一松,簪子就真的被她给夺了过来,一时有些错愕,这个陶一瑾难道不该跟她抗衡到底?
陶一瑾耸了耸肩,“既然娘娘不想救王爷,那一瑾也没法子,只好松手了。”
“你什么意思?”蓝如雪眼皮一跳,陶一瑾的意思,是她的阿蓝没死?还有救?
陶一瑾突然正色,“一瑾的意思,就是娘娘现在的心中所想。”
“怎么可能?你休要骗本宫!太医都说阿蓝没气了,你一个尚书府不得重视的庶女知道什么!?”蓝如雪不信,可内心深处却止不住想要相信陶一瑾,她觉得自己怕是疯了。
陶一瑾伸手向蓝如雪索要簪子,“是不是真的,再试试不就知道了?”
试试?那不就相当于将她的宝贝儿子死马当活马医?
蓝如雪明知不应该,却还是鬼使神差地将手中的簪子给陶一瑾递了过去,陶一瑾趁机拿过簪子,在蓝如雪后悔之前再度刺破了元蓝的指尖。
“再不醒来,你的手就废了。”
元蓝似是听见了陶一瑾之语,反应更大了些,不多时,竟真的睁开了双眼……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嚣张医妃:王爷有救了》

第2章 他死你亡


蓝如雪喜极而泣地抬手捂住了唇,她的阿蓝,真的醒了!
“来人啊,传太医!”
“是,娘娘。”带着人回来的其嬷嬷应声退去,拿着贵妃的宫牌匆匆进宫去请太医。
“一瑾幸不辱命,还望贵妃娘娘大人大量,不与一瑾计较一瑾方才为了自保所做出来的越矩之事。”陶一瑾觉得自己有必要开口揽一下将元蓝给救醒了的功劳。
别最后,她把人救醒了,结果却被蓝如雪记恨着方才之事,把她给下了大狱。
蓝如雪按捺下内心狂喜,眉头禁不住一皱,按理说,元蓝因她而醒,且她也是元蓝明媒正娶的王妃,她这个做母妃的不该为难。
可,方才她挟持着元蓝威胁她,还将元蓝给伤了,这口气她说什么都没法咽下去。
“一码归一码,来人,把王妃带下去好生看管,没本宫命令,不许她踏出院子半步!”
“是!”侍卫回神当即上前,伸手欲要将棺材里的陶一瑾给抓出来。
陶一瑾反射性便想用手中簪子抵抗,不想眼前竟是骤然黑了,不待她做出反应,整个人就失去了意识,身子软软地往后倒去。
离陶一瑾最近的元蓝下意识地伸手将往后倒的她给拽了回来,简单的这么一个动作就已经让他的气息粗重了几分,他缓了缓,方才定睛细细打量着怀中的人儿。
巴掌大的小脸上透着不健康的青白色,螓首蛾眉,是个一眼便能将人心神给勾去的姑娘。
见状,蓝如雪不悦地皱了眉,温和却不容拒绝地伸手掰开儿子拽着陶一瑾的手,把陶一瑾推向侍卫,“把人带下去!”
侍卫不敢怠慢,立刻以最快的速度拖着陶一瑾离开,元蓝想开口都来不及,眸底禁不住飞快地划过了一丝无奈。
“母妃,儿臣虽不明白怎么回事,但说不定儿臣能醒来,要得益于王妃在儿臣手上所扎的这几下,看在她等于救了儿臣一命的份上,还望母妃……”
蓝如雪没让儿子把话说完,便打断道:“行了,母妃自有分寸,你方才醒来,不要忧心这般多,来,母妃扶你下来,这东西晦气,久待对你不好。”
言罢便不容置疑地伸手,元蓝知道自己拗不过母妃,只好把手给了母妃,顺从地起身跨出棺材。
“把这些晦气的东西都给本宫撤了,别让本宫再看到!”蓝如雪把儿子送回松室前,下令命人把王府里这些死人才用的东西全给撤了。
不多时,其嬷嬷从宫里带着太医归来。
沈奇入松室见元蓝好好的,当即就跪下欲要告罪,可他告罪的话语还未出口,便见到贵妃娘娘不耐地摆了手!
“快给王爷瞧瞧!”要不是这太医是自小给元蓝请脉的,元蓝的情况没人比他更清楚,她早就让人将这误诊的太医给拖出去斩了!
沈奇迭声应着,不敢怠慢,却也不敢就这么起身,便就着跪姿挪动膝盖,跪行至元蓝的床前,元蓝自觉地伸出了手。
入手之脉虽弱,却也还跳着,与以往他所把到的脉并无任何异样。
沈奇收回手,抬眸看了一眼蓝如雪,斟酌着道:“回娘娘,王爷的身子与之前并无任何差异。”
换言之,人是活了,但身子与之前并没有任何差异,仍旧还是那般差。
蓝如雪冷了脸色,却还是道:“给王爷用药吧,再有下次,本宫决不轻饶!”
沈奇脖颈一凉,当即忙不迭地点头,麻溜地取出以往元蓝服用的药,伺候着元蓝将药服下。
不想,元蓝才堪堪将药服下,便突然吐了血,两眼一翻,昏厥了过去。
蓝如雪大怒,“沈奇!我儿若出了事,本宫定将你九族全灭,一个不留!”
“来人!去把陶一瑾弄醒了带过来!快!”……
陶一瑾再次醒来是被一盆冷水浇醒的,刚睁眼都还未来得及反应,她便被人架着带到了松室。
“救他!”蓝如雪不给陶一瑾反应的机会,从侍卫手中揪住陶一瑾,就将她往床榻推了过去。
陶一瑾实实地撞上了床沿,疼得龇了龇牙,“要我救人也不态度好些,撞坏了我,看谁还能把他这条小命救回来!”
“少废话!快救人!元蓝若死了,你也活不了!”蓝如雪强忍着内心的慌乱与怒意,恶狠狠地瞪了陶一瑾一眼。
陶一瑾“啧”了一声,倒也知晓眼下是救人要紧,便没跟蓝如雪计较,稳住了自己就伸手搭上了元蓝的脉。
方一搭上,她眉头就是一皱,他这脉怎的这般乱?
不待蓝如雪开口问,陶一瑾便松开了手,迈步走向了沈奇,粗鲁地从他的身上搜出了他方才给元蓝所用的药,置于鼻下闻了闻,登时恍然。
“怪不得他的身子会越来越弱,最后休克了过去,这虚不受补,且药里头还多了一味不该有的药材,不吐血才怪了!”
沈奇惊疑不定地看了陶一瑾一眼,不是说陶尚书家许给云王的是一个不得宠,什么也不会的庶女吗?怎的这会儿说起药理来头头是道的?
“娘娘想救王爷,就出去等着!”找到根由,陶一瑾知道了自己该怎么做,就毫不客气地赶人。
蓝如雪满脸的不愿意,却害怕多耽搁会害了儿子,只好在出去之前给陶一瑾撂下狠话:“你最好是将元蓝给本宫救回来!”
待屋里只剩下她与元蓝,她毫不犹豫地便从沈奇的药箱中取出了银针,找准能救元蓝的大穴,扎了下去。
渐渐地,元蓝那刚吐过血苍白的脸色红润了起来,不多时,他猛地睁开了双眼,于床榻之上侧身,张口吐出了一口黑血!
吐完之后,竟是觉得一向虚弱的身子强了几分,他眸底顿时划过一丝惊疑,怎么回事?
“王爷可觉得好些了?”陶一瑾说着,手搭上了元蓝的脉。
元蓝明白过来,禁不住扬唇笑了,“救命之恩无以为报,本王以身相许如何?”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嚣张医妃:王爷有救了》

第3章 三朝回门


元蓝明白过来,禁不住扬唇笑了,“救命之恩无以为报,本王以身相许如何?”
---------------------
以身相许?
陶一谨皮笑肉不笑的上下打量了一眼元蓝,不答反问:“王爷觉得,我能要您这副孱弱的身子做什么呢?”
这是,嫌弃他孱弱?
元蓝脸色变了变,奈何他还没来得及开口,就见他的王妃转身去把门打开。
门外等着的他母亲立刻走了进来,对他嘘寒问暖,未能说出口的话,便就此中断。
之后,母亲单独将他的王妃带走,不知说了什么。
三日后,出嫁女回门。
回门礼,是王府管家齐默所准备,该有的都有,不该有的一样未见,中规中矩得很。
陶一瑾知道,出嫁女回门最好是由夫君陪着,可那日她与贵妃娘娘达成了交易,自然也就不能要求元蓝陪着。
没错,如今她与元蓝之间便是一场交易,一场她把元蓝从娘胎里带来的病弱治好,便能离开的交易。
马车轱辘动了起来,马车后跟着王府的侍卫,以及管家准备的回门礼。
人人都知道,今日是那嫁给了病弱王爷的陶家庶女回门的日子,听说啊,王爷本来不行了,可陶家庶女一去,竟是又好了。
陶府府门紧闭,好像全府上下都不知道今天是什么日子似的。
当王府马车在陶府门前停下,陶府的门房仅仅只是抬眸看了一眼,便又垂眸看着地,半点没有要迎上去的意思。
陶一瑾撩帘而下,见状毫无意外地挑了挑眉,果然原主在这偌大的陶府是可有可无的存在。
“你们不打开陶府大门,莫不是陶府不欢迎本王妃回来不成?”
陶府门房抬眸不屑地看着陶一瑾,“哪能啊,只是夫人说了,二小姐回门,不得从正门走,只能走偏门,二小姐请吧。”
“啧,本王妃怎么记得这偏门,是被抬为妾的人才走的?”陶一瑾气笑了,怎么说她名义上都是元蓝的正妻,云王府的王妃,陶府主母让她回门从偏门进,这是认真的?
齐默脸色一下子就黑了,“放肆!陶府如此作为,将云王的颜面置于何地!?”
“嗐!谁让本王妃未出阁前是个不得宠的庶女呢?”陶一瑾无奈地摊了摊手,却不待旁人再开口,就又接着道:“本王妃不能折了王爷的颜面,咱们还是打道回府吧?”
这话说的……
陶府门房可不信陶一瑾真有那个胆子,带着王府的人打道回府。
然而,陶一瑾带着人,还真就一副要打道回府的架势!
“慢着!”门房忍不住出声阻拦,夫人可说了,不管用什么法子,一定要让二小姐从偏门进,完不成,他可吃不了兜着走,不能就这么让二小姐离开!
陶一瑾顿住脚步,皮笑肉不笑地回眸,“怎么着啊,你还想按着本王妃的头让本王妃从陶府的偏门进不成?”
“谁敢这般放肆?”突然,一声不悦地怒斥由远处传来,引得众人不禁纷纷循声望去。
只见那王府方向来了一辆马车,马车华贵一看就不是普通人能坐的,而那声怒斥,正是那驾车的马夫说出。
马夫是王府的马夫,齐默不由得瞥了陶一瑾一眼,难道王爷对她上心了?
“王爷,陶府到了。”马车在陶府门前停下,马夫说着掀开了帘子,露出坐在马车里的王爷。
元蓝含笑谁都不看,单单只向着愣在那里的陶一瑾伸出了手,“过来。”
陶一瑾也不知道自己是怎么想的,鬼使神差地就真走了过去,直到元蓝的手握住她的手,她方才回过神来,挑了挑眉。
这人,是故意赶来给她撑腰的?
否则,如何会来得这般巧?
她本以为他不会来的。
元蓝借着陶一瑾的力,施施然下了马车,目光一转,便冰冷地锁住了陶府的门房,“本王倒是想问问陶大人,凭什么让本王明媒正娶的王妃回门从偏门入!”
“不不不,是小的听岔了,小的这就去通禀,这就去!”陶府门房生怕迟了惹出大事儿来,拔腿便往陶府里跑。
不出半刻钟的时间,陶府上下舔着脸悉数站在了陶府门前,对着下了马车站在陶一瑾身边的元蓝赔罪:“王爷恕罪!王爷府里请!”
陶府众人的狗腿样,叫陶一瑾很是没眼看,索性便垂眸看元蓝的衣摆,他衣摆上的纹样可真好看。
“不必了,本王可没有从偏门走的习惯。”元蓝毫不犹豫地拒绝,眼中满是不善。
温如兰心中暗自叫苦,她本以为这元蓝身子弱,即便是捡回了一条命,也不会眼巴巴地陪着陶一瑾这个小贱人回门,这才听了女儿的话,下令让门房在陶一瑾回来时让她从偏门进。
结果呢,人不仅来了,眼下这架势还像是要替陶一瑾这个小贱人讨一个公道的样子,她该如何是好?
“王爷,这都是下面的人听岔了,下官绝无此意。”陶尚书抬手抹了把额上冒出来的冷汗,“来人啊,把这两个不带耳朵的门房带下去,杖毙!”
陶府护卫闻弦知雅意,两两按住了两个门房的同时,堵住他们的嘴,不让他们有求饶的机会,便干脆利落地拖了下去。
陶慎小心翼翼地看着元蓝,“王爷,微臣已处置了这两个不长耳的门房,不知?”
“不长耳?本王看他们耳朵长得好着呢,陶府若无主子发话,他们如何有那个胆子,听岔了?”元蓝脸色冷了冷,这陶慎,莫不是拿他当傻子不成!?
陶慎知道,他要是不交出一个陶府的主子,元蓝是不会善罢甘休的,眼珠子一转,便落在了自己的三女儿身上,“王爷息怒,都是下官治家不严,方才叫这三闺女因嫉妒,做出了这等让门房拦下王妃的蠢事。”
陶栗没想到会扯上自己,一时有些发懵,嘴唇翕动着就想要解释,可话还未出口,她便看见了父亲眼底的警告。
解释的话到底是没能说出口,只能机械地照着父亲的意思,把过错都揽到了自己的身上——
“二姐姐,是栗儿嫉妒,你我同为陶府庶女,凭什么你能嫁给王爷成为王爷正妻,而我却只能给别人做妾,一时糊涂才做出了这等蠢事。”
“还望二姐姐大人大量,原谅栗儿这一次!”
“不是你做的,就别犯傻把错揽到自己的身上。”陶一瑾强行忍住了翻白眼的冲动,她这父亲的甩锅能力还真强呢,不舍得折了这陶府更有地位的人,就推出一个无关紧要的庶女来背锅。
同样是他的女儿,嫡出与庶出的待遇简直天差地别。
这就是渣爹一个!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嚣张医妃:王爷有救了》

第4章 风雨欲来


陶慎脸色一僵,“一瑾,你这说的什么话?栗儿自己都承认了,难道还能有错不成?”
“错不错,父亲心里不应该比我清楚?”陶一瑾刚在心中给陶慎下了渣父的定义,这会儿对陶慎说话的语气可半分不客气。
陶慎心中一怒,抬手就想赏陶一瑾一巴掌,然,抬手的刹那,对上了云王古井无波的目光,他后背登时一凉,讪讪地收回手。
还没摸清云王对一瑾的态度,现在对一瑾动手,可不是一个明智的选择。
“栗儿,你自己说,为父说的是错是对!”
陶栗垂眸,“父亲说的对,就是栗儿嫉妒二姐姐,二姐姐,对不起。”
“二妹妹,三妹妹她也是一时糊涂,不是故意的,你原谅她这一回,她定不敢再有下次。”陶府嫡女陶然清端着长女姿态,温温柔柔的劝和。
在陶一瑾的记忆中,这个大姐姐向来如此,惯会做说和人,以至于传到外头的名声,都是温婉端方,是个不可多得的世家女。
可,在如今的陶一瑾眼中,这陶然清,就是好大一朵白莲。
“大姐姐,一瑾已嫁为王爷妻,按大晋律法,你该唤我为,王妃才是。”白莲这种东西最为恶心,陶一瑾并不想给白莲半点好脸色。
陶然清没想到陶一瑾竟会这般说,俏脸上所挂的温柔一寸寸碎裂,差点就绷不住自己,温如兰见势不好,忙上前握住了女儿的手。
“王妃恕罪,清儿作为长姐,还未习惯妹妹已经嫁为人妇了的事实,适才失言,唤错了。”
元蓝勾唇轻笑,“这陶府可真有意思,门房门房没长耳,嫡女嫡女记性不好,啧啧啧。”
陶一瑾转眸去看元蓝,却溺进了元蓝的轻笑里,一时有些失神,他笑得真好看……
“王妃?”似是察觉了什么,元蓝眸底飞快地划过一丝恍然,原来她喜欢看他的笑?
陶一瑾“啊”了一声,回神,轻咳了一声缓解自己方才居然被元蓝的轻笑所迷,失了神的尴尬,方才一本正经地点头表示赞同。
“王爷说的是,还好我没什么毛病,否则王爷就该嫌我了。”
“不会,王妃不管如何,在本王眼里,都是好的。”元蓝明明白白地把自己的态度摆出来。
陶然清母女俩脸色微妙,她们怎么都不能相信,云王真把陶一瑾这个小贱人放进心里了。
不管母女俩如今心中怎么想,眼下当务之急都是要将云王给请进陶府,否则他们陶家在庶女回门之日将云王堵在门口,非要让庶女从偏门进的事情传了出去,他们陶家之后可没脸见人。
陶慎把姿态放得一低再低,“王爷,王妃,都是下官的不是,下官稍后定查个一清二楚,王爷您看,可否入府再说?”
“王妃你觉得呢?”元蓝可不会给陶一瑾做主,只要陶一瑾还不想进去,那他就继续陪着。
陶一瑾眸光闪了闪,故意抿唇没说话。
陶慎压了自己心底瞬间涌上来的怒火,唇角勉强扬起一抹慈父般的笑容,“一瑾,婉瑜身子不好,为父想着,你也舍不得让你的生母多等吧?”
顾婉瑜,那是陶一瑾的生母,自把陶一瑾生下来,身子就不好,这么些年一直都在床榻上养着。
若陶一瑾继续与这些人僵持着不肯进陶府,那她的头上就要被扣上一顶不孝生母的帽子。
陶一瑾心中暗忖,这陶慎倒是会来事儿,不过也罢,慢慢来。
“父亲说的是,王爷,我们先进府吧,我娘若是见到王爷肯定会很高兴。”进府可以,但她要一进府就直接去见她的生母。
陶慎想说这不合规矩,然而话还未说出口,却又怕好不容易改变主意的陶一瑾反口拒绝入府,只好是忍了,侧身而让,“王爷,府里请。”
“王妃记得扶着本王点,本王身子不好。”元蓝厚着脸皮把手给陶一瑾。
陶一瑾乐得在陶家这些人面前显摆自己与元蓝之间的关系好,从善如流地便接过了元蓝的手,小心翼翼扶着元蓝往陶府里走。
反正她不说,元蓝不说,陶家没人知道他们二人之间远没有那么熟悉。
陶慎跟了上去,紧接着是温如兰母女二人及陶家的其他人,陶栗见事情好似不了了之了,顿时松了口气,可还是不敢大意,跟在众人身后亦步亦趋,就怕什么时候又扯到她的头上来。
入了府,无人敢拦,陶一瑾循着原主的记忆,带着元蓝就往顾婉瑜所居住的兰苑而去。
两人身后,陶然清望着陶一瑾的背影,慢慢地攥紧了双手,云王肯定是为了自己的面子,才会现身来给陶一瑾撑腰!
她只要能让云王厌弃了陶一瑾,那么陶一瑾,就还是陶府人人能欺的庶二小姐!
“去,给海表哥传话,就说一瑾回门,她在王府里过得非常不好,也非常的,想念海表哥!”陶然清抬手招来自己的贴身丫鬟翠萍,如此这般地吩咐了一番。
翠萍颔首,悄悄离开了队伍,往外院而去。
这位海表哥,一心痴迷陶一瑾的美貌,就是个没脑子的蠢货!
陶一瑾,我倒要看看,一会儿你是不是还能如此借着云王的势继续嚣张!
想到一会儿的精彩,陶然清若有若无地笑了,陶栗不小心看到她的笑,脸色当即一白,忙不迭地移开了自己的目光。
兰苑,其实就是个名字好听,实际上破败不堪的一个院子,离陶慎所在的主院相距甚远。
陶一瑾自小看惯了,倒没觉得这院子有什么不好,到了兰苑就神色自若地踏了进去,她没注意到,身边的男人在这一瞬间,有些不悦地皱了眉。
他的王妃自小便是在这等环境中长大的?
陶慎注意到元蓝皱眉,心头顿时一紧,忙不迭开口解释:“婉瑜喜欢这院子里养的兰花,下官想让她换个环境更好的地方,她说什么都不愿意,王爷别见怪。”
“是啊,王爷,这院子除了破点,也没什么不好的,瞧,这院子里的兰花长得多好?”陶一瑾笑眯眯地抬手指了指兰苑里的兰花……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嚣张医妃:王爷有救了》

第5章 徐景海


目之所及,兰花蔫了吧唧,有些甚至都已经枯死了。
这便是陶一瑾嘴里所谓的长得多好。
陶慎脸色一僵,呐呐不知该如何言说,眼前这片明显无人照看的兰花,他实在是没法当着云王的面,昧着良心夸它们长得好。
只能强行用下人照看不力来挽尊,“看顾这些兰花的人呢?给本大人拖下去统统杖毙了!区区兰花都照顾不好,留有何用!”
陶一瑾冷眼旁观,并没有如陶慎所希望的那般,说点什么来配合他,扶着元蓝便继续往屋里走,在屋子的左右舷窗下看见开得正好的玉兰,便随口夸了句。
引得温如兰心中紧了紧,差点就要以为陶一瑾这个贱蹄子看出点什么来了,随后见她脸色并无异样,才确定她只是随口那么一夸,没有别的意思,心中方才松快下来。
屋里的顾婉瑜早就听见了外边的动静,奈何她身子弱,根本下不了床,只能倚在床榻之上干着急。
待陶一瑾出现在她的视线中,她久病无神的眸子登时一亮,“阿瑾!”
“娘,我回来了。”陶一瑾松开元蓝的手,几步走到顾婉瑜的床前,伸手握住了她的手。
见到人之前,陶一瑾还怕自己喊不出口,毕竟与顾婉瑜是母女的是原主,而不是她,不想,那种刻在骨子里的感情根本就不容她多想,自然而然就张开了口。
温如兰看着二人母女情深的模样,眸底飞快地划过一丝不悦,顾婉瑜只是一个妾,陶一瑾应当唤的是姨娘,而不是一而再再而三的喊娘。
可,有个明显向着陶一瑾的云王,她再不悦也不能说出口,只能装作什么都没听到。
顾婉瑜上下把女儿看了个遍,见女儿脸色似乎有些白,眉眼间顿时爬上了几分担忧,却碍于还有旁人在,不好问出口,只能牢牢紧握着女儿的小手。
“娘,我很好。”陶一瑾反手状似不经意般地搭上了顾婉瑜的脉,没人能久病这般久不死,一直吊着命,肯定是有什么古怪。
见状,元蓝眸光闪了闪,却稍稍挪动了一下脚步,挡住了陶慎等人的目光,以免让他们发现陶一瑾的小动作。
脉象虚浮无力,似中毒之兆。
陶一瑾皱眉,不想她还未来得及说什么,有一含着惊喜的男声忽而响了起来——
“瑾表妹!你终于回来了!”
人未至声先到,陶然清暗道,来了,海表哥果然从来未曾让她失望。
徐景海奔进屋里,眼里就只看得到坐在顾婉瑜床前的陶一瑾,再无旁人。
他毫不客气地把挡在陶一瑾面前的元蓝给推开,伸手向陶一瑾就要抓住她的手,对她张口一诉衷情。
元蓝脸色一黑,气性上来了,骤然剧烈咳了起来,那模样像是要将肺给咳出来似的。
这可就不得了了,齐默当即冲了进来,伸手把摇摇欲倒的王爷给稳稳扶住,目光不善地睨着徐景海。
偏生徐景海是个没脑子的,半点没发觉危险即将降临,伸出去的手仍没有要收回的意思。
陶一瑾危险地眯了眯眼,不用想她都知道,若是让眼前这个男人抓住她的手,将会是什么样的后果,看来她暂时不计较,陶府里却有人不想让她好过!
“放肆!”她冷下脸,抬脚便半点不留情地朝着徐景海踹了过去。
徐景海不察,更没想到再次见面,他心里的瑾表妹居然舍得对他动脚,一时反应不及,就被陶一瑾踹了个正着,脚下愣是硬生生退了几步。
他垂眸看了看脚下所站的位置,又看了看自己与陶一瑾之间的距离,眼中登时爬上了几分不敢置信,“瑾表妹,你对我,动脚?”
“动脚怎么了?再无礼,本王妃还能让人把你拖出去,要了你的小命!”陶一瑾没好气地翻了个白眼,嘴上是骂得过瘾了,可没多久,她脑海中突然就闪过了一些不得了的画面!
原主还没被赐婚给元蓝当冲喜王妃的时候,在陶府里跟这个徐景海有那么一点关系,徐景海呢是陶府的远房表亲,家中无人做官却家境殷实。
原主在陶府爹不疼,日子过得紧巴巴的,更没人关心她,徐景海出现时,对她各种嘘寒问暖,小女儿家家的,又从来没人这般对她,自然也就对徐景海有了那么一点心思。
换言之,这两人就差私定终身了!
陶一瑾瞬间觉得头疼,更是明白这徐景海来的时机不简单,却一时间拿不出什么好主意来。
偏偏这个徐景海就像是把除了陶一瑾以外的人都给无视了似的,听陶一瑾说出那么无情的话来,竟是委屈上了,从怀中掏出了一个荷包来,狠狠地摔在了地上!
“原来,瑾表妹竟是这般无情无义之人,那这荷包,不要也罢!”
大晋女子给男子送荷包,意为这个女子心悦了这个男子。
这个荷包,确实是陶一瑾送的,陶一瑾还真不能否认。
陶然清眸底飞快地划过一丝笑意,这个徐景海,看着像是个蠢的,没想到也是个精明的,事实摆在这里,她倒要看看陶一瑾怎么解释!
“把他的舌头给本王拔了!”元蓝缓过那口气,抬眸冰冷地看了徐景海一眼。
陶然清瞳孔一缩,不对!这云王的反应怎么跟她所预想的不一样?
“是,王爷!”齐默应声打了个响指,王府护卫瞬间冲了进来,在徐景海反应过来之前,拿住了他。
徐景海意识到了危险,想都不想地就挣扎了起来,“放开我!瑾表妹心里的人是我,就算你是王爷,也不能这般不讲道理!”
“本王便是不讲道理又如何?给本王拔!”元蓝不耐地皱了眉,他的王妃,心里的人怎么可能会是别人?
王府护卫令下即行,一人捏住了徐景海的下巴,迫使他张着嘴,一人眼疾手快地将徐景海的舌头给拔了出来!
血,瞬间从徐景海的嘴里疯狂地涌出,陶府的一干女眷见此血腥场面,禁不住尖叫了起来……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嚣张医妃:王爷有救了》

第6章 咬出翠萍


陶慎在那一瞬间的念头就是:完了!
“啊!啊!”徐景海没了舌头,疼得整个人欲要昏厥,却还是不甘地死死瞪着元蓝,不肯晕过去。
陶一瑾也被元蓝这一雷厉风行的手段给惊着了,这说拔人舌头就拔了,说好的元蓝久病,性子软和呢?
“拖下去,本王不想再看见他。”元蓝嫌恶地摆了摆手,目光似有若无地轻扫过陶一瑾。
陶一瑾敏锐地察觉元蓝在看自己,登时想都不想就将自己脸上的震惊给收了起来。
不想再看见徐景海的意思,便是要彻底处理了他。
“等等!王爷!景海这孩子没什么坏心,还请王爷看在下官的面子上,饶他一命!”没了舌头不能再说话没关系,命没了,那事情可就大了。
好歹徐景海家里生意做得红火,人留着,他们陶府时不时还能得到一些孝敬,人没了,孝敬没有不说,徐家可不会轻易罢休,这一脉单传不是开玩笑的!
元蓝扬眉,“陶尚书以为你的面子有大到让本王改变主意的地步吗?”
言外之意就是,你陶慎的面子跟我有什么关系,我为什么要看你的面子?
陶慎脸色一僵,想说他如今是元蓝的岳丈,可,皇家子弟的岳丈不是那么容易当的,他们之间得先是臣与主,方能是岳与婿。
只要元蓝不承认,他这个岳丈的谱就拿不起来!
徐景海总算是怕了,突然加大了力道挣扎了起来,王府的护卫一时不察,竟是被他挣开了钳制!
他后悔了!
他不该不把元蓝这个久病的王爷放在眼里,以为他就是个没脾气的病弱王爷,即便是他把他跟陶一瑾之间曾经的关系捅出来,元蓝最多也就是将陶一瑾厌弃了,而不会怪罪于他。
“啊啊!”他白着脸扑到陶一瑾的面前,伸手死死地抱住了她的双腿求饶,即便说不了话了,也要让她明白自己想活下来。
徐景海嘴里的血没有机会止住,更别说他还张口,于是那没止住的血几乎是瞬间就随着他的张口,染上了陶一瑾的衣裙。
“松开!”陶一瑾没能控制住自己,伸手就大力地将抱住她双腿的徐景海给掰开,皱紧了眉头看自己脏了的裙摆。
学医的,多多少少都有些洁癖,而陶一瑾的洁癖更是严重,裙摆的脏污让她恨不得立刻就把裙摆给撕了!
徐景海看见陶一瑾眼底的嫌恶先是一愣,后才反应过来陶一瑾是嫌恶他的血把她的衣裙弄脏了,心中顿感一阵难以言喻的悲凉。
明明他们之前还好好的,怎么如今就变成这样了呢?
“啊啊啊!”他不敢再碰陶一瑾,却也不想就这么认命,他的愚蠢已经付出了一条舌头的代价,不能再没命。
陶一瑾明白这人想活的心思,不过,这人方才所说的那些话,明显就是要让元蓝误会,从而厌弃她,她对他可没有半分同情。
还有,她不信,没人通知徐景海,徐景海一个远房表亲是怎么知道她是什么时辰回门来的!
“谁告诉你,本王妃何时回府的?”
徐景海一怔,他不是傻子,稍加一思索,就明白过来陶一瑾这一问的含义,脸色瞬间变了,而原本站在陶然清身后的丫鬟翠萍,害怕地往后退了退。
就是她!
在翠萍未能退走之前,徐景海猛地窜到了翠萍的身前,伸手紧紧地攥住了翠萍的手,不让她有机会逃走。
蠢货!让她去传话居然自己亲自出面了!
陶然清先发制人地扬手赏了翠萍一个巴掌,“贱婢!你明知道海表哥对二妹妹的心思,谁让你去给海表哥通风报信的!?”
“奴婢……”翠萍泫然欲泣地捂着被陶然清打了的左脸,张嘴就想道出实情,却在陶然清的眼中看到了明晃晃的警告,到了嘴边的话怎么都说不出来了,只能无声落泪。
陶一瑾笑了,“大姐姐,这翠萍是你身边的大丫鬟,除了你,还能有谁使唤得动啊?”
“二,王妃说的哪里话,翠萍虽说是我身边的大丫鬟,但也难免有人拿了好处收买她,让她做出这等事情来,栽赃陷害于我啊!”
“是啊是啊,王妃若不信,大可让人去搜一搜翠萍的住处,说不得能从中搜出证据来。”温如兰迭声附和,生怕陶一瑾不信。
陶一瑾当然知道,派人去搜翠萍的住处,即便是翠萍原本没有被人拿好处收买,去搜的人也一定会在翠萍的住处找到那所谓用来收买翠萍的好处。
“啊!”徐景海才不管翠萍是受何人指使,他只知道他已经如实回答了陶一瑾的问题,陶一瑾能不能让云王饶他一命。
陶一瑾下意识地转眸去看元蓝,却发现元蓝很是平静,由齐默扶着,仿若不管她作何决定,他都不会有丝毫反对似的。
“一瑾啊,景海也是受了这贱婢的蛊惑,才做出方才那等冒犯你与王爷的事情来,你就原谅他这一回吧!”陶慎期待地看着陶一瑾,“你要是实在咽不下这口气,翠萍这贱婢,随你处置可好?”
“真的随我处置?”陶一瑾挑眉,这翠萍可是陶然清身边最为忠诚的一条狗,若能将之除了,陶然清会心疼的吧?
陶慎为了保下徐景海,再不舍得也还是点了头,心腹丫鬟可以再培养,徐景海没了,那就是真的没了。
“父亲向来一言九鼎,说了这贱婢随王妃处置,就是随王妃处置,王妃大可不必怀疑。”陶然清明明心中呕得要死,面上却还是装作大义凛然的模样。
翠萍面如死灰,根本没可能求饶,也不能求饶,她是家生子,一大家子都是陶府的人,一旦把事实捅出去,全家都活不了。
待翠萍被拖下去处置了,陶一瑾便想起了另外的事情,转眸看向温如兰就要开口,不料她话还未能出口,方才一直未开口说话的母亲却突然伸手握住了她的手,开口了!
“老爷,妾身想单独跟王妃说几句话。”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嚣张医妃:王爷有救了》

第7章 不是亲生的


“老爷,妾身想单独跟王妃说几句话。”
--------------------
出嫁的女儿归来,作为母亲的顾婉瑜想要单独跟陶一瑾说几句话也无可厚非,但温如兰就是觉得顾婉瑜不对劲。
她不悦地皱眉,“王妃不仅是你的女儿也是老爷的女儿,你有什么话不能当着老爷的面说?还单独,你这般置王爷于何地?”
“我……”顾婉瑜语塞,她总不能说她是为了不让一瑾捅出某些事情来吧?
虽然她也不知道一瑾是不是瞧出来了,也不知道一瑾是从何学得的这替人把脉的本事,但方才一瑾的小动作,她已经察觉出来了,不能不防。
陶一瑾安抚地捏了捏母亲的手,才冷哼了一声,“难道我们母女俩想单独说几句体己话都不成了?”
“陶尚书,本王听说陶府的花园巧夺天工,不知能否前去一观?”元蓝没给陶慎开口拒绝的机会,说着便抬手示意陶慎带路。
温如兰脸色变了变,云王这明摆着是要站在顾婉瑜母女俩那头,他们都走了,还不知道这母女两个会说什么要人命的体己话呢!
不行!
“既然王爷对花园感兴趣,那老爷就陪王爷去逛逛,我与清儿留下陪王妃。”她皮笑肉不笑地看了陶一瑾一眼,识趣的就给她闭嘴。
陶一瑾还未来得及开口,元蓝便率先开口打碎了温如兰的打算,“人多热闹些,陶尚书你说呢?”
“王爷说的是。”云王都把意思说得明明白白了,陶慎哪里还能拒绝?只能应下,面带笑容地给云王带路。
温如兰想装作没听懂云王的意思,死皮赖脸地留下来,可惜,王府的护卫虎视眈眈地看着,一副她若是不走就上手架着她走的架势,她不想身为陶家主母的面子丢尽,就只能咬牙跟上!
不多时,闲杂人等都被元蓝的强势给支走了,屋里头就剩下顾婉瑜母女两个。
“阿瑾,你方才是不是想质问夫人,为何给为娘下毒?”顾婉瑜怜爱地看着陶一瑾,当年的小人儿一转眼都已经长大,嫁为人妇了。
有些事情确实也是到了该告诉她的时候了。
陶一瑾直觉的感到古怪,为什么她觉得顾婉瑜此时看她的目光非常不像是一个母亲看女儿的?而且她这话的意思,她知道自己被下毒了?
“别想着搪塞,你是我养大的,想什么我还能不知道吗?”顾婉瑜笑了笑,“而且啊,你以为我这么多年都卧病在床,却没死,是为了什么?”
陶一瑾瞳孔一缩,这只有一种可能,那就是顾婉瑜明知温如兰给她下了慢性的毒药,却故意装作不知!
不仅如此,顾婉瑜手上应该还有能抑制那种慢性毒药的东西,否则那慢性毒药再慢,过了这十几年,她这条命早就应该没了。
“为什么?”她不明白顾婉瑜为什么要这么做,如果说是为了自保,那也不应该是以伤害自己的身子为代价才对。
顾婉瑜像是透过她在看什么人,许久后才开口扔出了一个令人难以置信的答案:“阿瑾,你不是我的女儿,也不是陶尚书的女儿。”
“所以,陶尚书的所作所为,你大可都不用放在心上。”她知道陶一瑾这些年其实对陶慎这个父亲的偏心很是失望,故而多嘴劝了这么一句。
陶一瑾错愕的瞪圆了双眼,她不是顾婉瑜的女儿,也不是陶慎的,那她是谁的女儿?总不能她是从石头缝里蹦出来的吧?
她这么想的,也就这么问了。
顾婉瑜哭笑不得,“你当然有父母,石头缝里哪能生出你这般标志的小人儿来?”
“那我的父母是谁?你又是谁?为何要装作是我的母亲,将我带到这陶府来,让陶慎做我的父亲?”陶一瑾难以压抑自己心底涌出来的疑问,一张嘴就是一连串。
她本以为,话既然是顾婉瑜主动提起来的,那顾婉瑜应当会没有任何隐瞒地回答她的这些疑惑,却没想到顾婉瑜摇了头。
“时机未到,你只需要知道你不是我的女儿也不是陶慎的就行了,其他的,日后时机到了,我会再跟你说。”
陶一瑾不解地皱眉,“你向我提及这些事情,难道不是已经到了可以告诉我的时机?怎的现在又说时机未到呢?”
“告诉你这些,只是为了想告诉你,云王尽管生来就体弱,但他到底是皇室中最为受宠的皇子,你要好好的跟他过日子,最好是尽快怀上他的孩子,到时,你想知道的,我都会全都告诉你,绝不会再有所隐瞒!”
“……”孩子?陶一瑾眉头皱得更紧了几分,她跟元蓝怎么可能?
既然不可能,那她岂不是这辈子都没法知道自己的生母生父是谁了?
哦,原主的父母也跟她没什么关系就是了,不过这未知,总是让她心有不安,弄不清楚就没法将它无视。
“真不能现在就把所有都告诉我?”陶一瑾不死心的追问。
“我累了,阿瑾,你自去寻王爷吧,这陶府,不要久待。”言罢,顾婉瑜翻了个身,背对着陶一瑾,合上了双眼。
陶一瑾皱起的眉头弧度简直能将蚊子给夹死了,可顾婉瑜的态度摆在这,她便是再坚持,也不能得到她想要的答案,只能暂且按下心底的疑惑,起身离开。
大不了日后她再另寻机会来看顾婉瑜,届时总会有机会将她嘴里的话给套出来的。
元蓝跟着陶慎仔仔细细地看了陶府的花园,估摸着时间差不多了,便带着人往兰苑而去,恰好在半途上遇上了来寻他的陶一瑾。
“与母亲的话说完了?”
“嗯。”陶一瑾没觉得元蓝对顾婉瑜的称谓有何不对。
可,温如兰眼睛却红了。
顾婉瑜那个小贱人,有什么资格让云王唤她一声母亲?她温如兰才是这个陶府的女主人,陶慎的嫡妻,云王都没唤过她为母亲!
“一瑾啊,府中已备好了饭菜,你与王爷用了膳再回吧?”她努力让自己笑起来,一点儿也不介意元蓝方才唤顾婉瑜那声母亲的样子。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嚣张医妃:王爷有救了》

第8章 不会中途喊停


陶一瑾可不会天真的以为温如兰是好心留他们用完膳再回,再加上方才顾婉瑜给她的提醒,她想都不想是绝对不会留下来的。
但,直说的话传了出去未免为人所诟病,只好是拿元蓝来当借口了。
“王爷身子弱,往日所用都有讲究,若是让王爷在陶家吃出什么事儿来,本王妃可不敢担待,所以,夫人的好意,还是算了吧。”
“这……”温如兰脸上本来就勉强的笑容登时挂不住了,云王的身子有弱到这种地步?怕不是陶一瑾这个贱蹄子故意这么说,不想留下来用膳的吧!?
陶慎警告地瞥了温如兰一眼,方才赔笑道:“既然王爷身子不方便,那就下次再说,为父送你们出去。”
“不必了。”元蓝伸手牵住陶一瑾,便抬脚自行往陶府外走。
陶一瑾在被元蓝牵住手的瞬间就想挣开元蓝的手,可余光中看到陶府的那一干人等,她鬼使神差地竟是没反应,由元蓝牵着自己了。
她没看到,却知道,身后的那些人,肯定对着她跟元蓝离去的背影恨得咬牙切齿。
可是怎么办呢,她要的就是这种效果呢!
出得了陶府,原先将她送过来的马车不见了,只剩下送元蓝过来的马车。
元蓝一本正经地解释:“你是本王明媒正娶的王妃,合该是要随本王一同乘坐一辆马车,再者说,本王都来了,你若单独乘一辆马车回府,难免有人说本王对你无情。”
“我这都还什么都没说,你急着解释作甚?”陶一瑾觉得有些好笑,她有说要怪元蓝让另一辆马车先行回王府?
元蓝默了默,抿唇看了一眼陶一瑾后,径直率先上了马车,留给陶一瑾一个背影。
“……”陶一瑾眉头一皱,她哪里说错了?
见陶一瑾没跟进来,元蓝方才再度开口:“上来!”
陶一瑾松了眉头,得,这人就是被她堵得无言了方才抿唇不再说,率先上马车,想明白了,她眸底飞快地划过一丝笑意,“来了!”
入了元蓝的马车,陶一瑾才明白,把她送来陶府的那辆马车根本就是垃圾!
这马车不仅外观华贵,里头的布置也丝毫不输,比起她所坐的那辆马车可好上太多倍了,简直是不同人不同命。
她克制着自己不要流露出羡慕的目光,不想元蓝洞察力惊人,看着她便道:“你若喜欢,我让他们给你弄一辆一模一样的。”
“!”陶一瑾错愕地眨了眨眼,反应过来元蓝说了什么后,连忙摆手拒绝:“别!不用了!”
这要是传到贵妃娘娘的耳朵里,哪里还有她的好果子吃?她不想惹麻烦,只想安安静静把元蓝从娘胎里带来的体弱治好后,离开这个地方逍遥自在。
元蓝有些失落,“你是不是也嫌弃本王体弱,本王的东西晦气,所以不肯要本王送的东西?”
嗯?宁有事儿吗?我什么时候这么说了?
陶一瑾瞬间头疼地扶额,“我不是那个意思。”
“那这么说定了,回去后本王就让他们做一辆一模一样的马车!”元蓝开心了,伸手就握住了陶一瑾的手。
陶一瑾黑脸把自己的手给抽了回来,说定了什么说定了,她有答应吗?
“王爷!我不需要这样的一辆马车,所以,不必再做一辆一模一样的。”
“好吧。”元蓝一副‘我不勉强你’的样子,然而心里却已经开始盘算该让他们怎么做出一辆比他现在这辆马车还要好的马车来。
一看就是根本没打消主意的样子,陶一瑾觉得自己的头更疼了,偏偏元蓝认定了的事情,她还无从左右,他再体弱,身份也还摆在那里呢!
算了,大不了马车真做出来了,她不坐就是了。
如此,贵妃娘娘总不能还怪到她的头上来了吧?是元蓝自己非要做的,她一个什么都没有的庶女拦不住他也正常不是?
两人各怀心思,待回到了王府,不等元蓝开口,陶一瑾就跑了,美名其曰:准备药浴所需药材。
元蓝没拦着,只是陶一瑾不在跟前后,他立即就吩咐齐默去另外做出一辆马车来,且要求要比他现在专用的那辆马车还要好的。
这消息很快就被送进了宫里,蓝如雪气得砸了自个儿宫里最喜欢的那个花瓶,完了还是得为了儿子的身子忍着,什么都不能做。
她等着,等着陶一瑾把她儿子的身子治好了,再一并与她算账!
两个时辰后,陶一瑾调配的药汤熬好了,让人将盛了药汤的浴桶搬进松室后就将所有人都赶了出去,只留下主角元蓝。
她对元蓝只有一个字,那就是:“脱!”
元蓝挑了挑眉,却抿唇什么话都没有,修长而漂亮的手缓缓地除去了自己身上的衣裳,露出虽然有些瘦弱却精壮的身子。
他本想得到陶一瑾的脸红,不想抬眸看去,却发现陶一瑾眼中满是平和,半点该有的波动都没有,就好像站在她面前的他完全就只是她所要医治的病患,而不是一个区别于她的男人。
“愣着作甚?还不快进去!”陶一瑾瞪了脱完衣裳就不动了的元蓝一眼,咋滴,还要她请不成?
元蓝无声地叹了一口气,到底是抛去了自己脑中那些乱七八糟的想法,抬脚跨进了浴桶中,盘腿而坐,让浴桶里的药汤将他脖子以下都淹没。
很快,一股暖意蔓延至他的全身,令他的精神不由得好了几分,他眼睛瞬间一亮,这药汤竟是有如此神效!
“别高兴得太早,这只是开始。”陶一瑾毫不客气地给元蓝的高兴泼冷水,他的身体太弱了,光是这么泡泡药汤是不可能完全根治的,还须得配合她的针术。
元蓝一点儿也没觉得被打击到,毕竟这些年他自己都对自己的身子绝望了,如今陶一瑾让他看到了希望,这只是开始又如何?
“阿瑾该怎么做就放心大胆的做,我绝不会中途喊停!”他以为接下来的医治不会很痛苦,但当陶一瑾开始,他就知道自己错了。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嚣张医妃:王爷有救了》

第9章 治疗


疼!
彻骨的疼!
元蓝脸色一白,手撑着浴桶边缘就要起身离开。
“王爷,你说的,绝对不会中途喊停。”陶一瑾没拦着元蓝,只是凉凉地开口提醒元蓝方才说过不久的话。
元蓝动作一滞,话是他亲口说的,他这会儿要是真跨出去了,那他身为王爷的脸往哪里搁?
“本王什么时候说要喊停?”反口问着,他就咬牙重新坐了回去。
陶一瑾笑了,“那是我误会了吧,毕竟王爷您方才那样子,像是要起身离开的呢。”
“胡说!本王没有!你继续!”元蓝否认三连,未免让陶一瑾看出自己眼中的痛楚,索性闭上了双眼。
见状,陶一瑾笑意更浓郁了几分,手中捻着银针继续下针,“这可是王爷自己说的,一会儿再如何疼痛,可都要继续忍着别动。”
“多嘴!”元蓝听出陶一瑾言语间暗示接下来还有更痛的,顿时没好气地睁眼白了陶一瑾一眼。
陶一瑾笑意不减,给元蓝这句多嘴的回应是,快很准地往早就看好的穴道扎了下去!
随着这一针下去,元蓝敏锐地感受到浑身蔓延开来的疼痛更重了,令他瞬间没了心思与陶一瑾再说话,一心扑在了忍耐疼痛上。
好歹他也是七尺男儿,若是因为这点疼痛喊出了声,那他在陶一瑾面前还有什么男人威严存在?
陶一瑾本以为元蓝会受不住这疼痛而喊出声,没想到等了半晌没等来任何声响,抬眸看去才发现男人一脸的隐忍,明显就是不想把疼痛喊出声。
她仔细想了想,便想明白了男人的心中所想,但看破不说破,既然男人这么在意,那就让他忍着便是。
很快,元蓝身上所需要扎上银针的穴道统统都被陶一瑾扎了个差不多,还剩下最后一个有点难办的穴道。
从元蓝除去衣裳跨入浴桶中,一直都表现得非常淡定的陶一瑾总算是有些不自在了,偏偏那个穴道还是重中之重,半点马虎不得,根本不能假手于人!
她愣是给自己做了许久的心理建设,方才张开嘴,“请王爷把眼睛闭上。”
元蓝虽然不解,却以为接下来的银针可能是要扎在眼周的穴道,乖乖地就闭上了双眼,完全不知道自己接下来即将要遭遇什么。
没有了元蓝的视线,陶一瑾自觉自己应该能下手了,便深呼吸了一口气,捻着银针朝元蓝的脐下三寸之地扎了过去。
“你!”元蓝错愕地睁眼看陶一瑾,眼尖地发现陶一瑾红了耳根。
陶一瑾尴尬地轻咳了一声,“往后的治疗皆是如此,还请王爷莫怪。”
“怪不得你会让本王闭上眼。”元蓝意有所指地瞥了一眼被扎了银针的地方,尔后眉头一皱,故作玩笑:“这般,不会影响到本王的子孙后代吧?”
陶一瑾思及自己方才不小心碰到的地方,耳根的红色瞬间蔓延开来,却不得不开口向元蓝保证:“这个王爷放心,不会有损王爷的身子。”
“再说了,王爷身子弱,要没有这一遭,往后的子孙后代才是有问题的。”
“如此,本王就放心了。”元蓝一副松了口气的样子,若不是他的眉宇间还流露着几分痛楚,陶一瑾差点就以为这人不疼了。
相对无言,过了一刻钟,那一阵阵折磨人的彻骨疼痛方才减轻了些,而元蓝额上因这一遭冒出了不少的冷汗。
陶一瑾开始取针,这回不用她开口,元蓝就自觉地闭上了眼,等她把他身上所有的银针都取出来之后,方才重新睁眼。
“可还要做什么?”
“再添味药,泡上两刻钟时间,今日的治疗就差不多了。”陶一瑾说着拿出一个漂亮的瓷瓶,满脸肉痛地将瓷瓶里的红色药液倒入药汤中。
这可是她好不容易提炼出来的,一次就得用完,可太心疼了。
元蓝好笑地看着陶一瑾,却还未来得及开口戏谑,就感觉浸泡着他的药汤突然升温,灼烫感越来越重!
“这是何物?”竟能让一整个浴桶里的药汤突然升温,令人有了灼烫感?
陶一瑾没打算跟元蓝解释,只道:“甭管这是何物,王爷你只需要知道这东西于你身体有益就是。”
“泡满两刻钟即可离开,接下来的王爷唤旁人便可,我先回药房了,以后的这个时辰我再来给王爷施针。”言罢不等元蓝开口,她收好银针,抬脚就往外走。
门外候着的齐默见陶一瑾从松室中走出,当即便抬脚进了松室,期间只是秉承着礼数向陶一瑾行了礼,陶一瑾也不在意,悠哉悠哉地踏着轻快步子回到了王府里的药房。
两刻钟很快就过去了,当元蓝在齐默的伺候下,跨出浴桶,穿上干净的衣裳,就感觉自己不仅是浑身上下有力了许多,便是体内某些东西的运转都快上了一倍。
可见这药浴,不岂止是有大用,而且于他非常的有利!
接下来的大半个月,皆是如此的治疗流程,两人之间关于病患与大夫的默契越来越足。
随着元蓝的身子日渐康健,虽然还没有完全好全了,但不管是宫里还是陶家都开始琢磨起了坏主意来。
蓝如雪亲自选了三名出身清白,身子干净的女子,命人送到了云王府。
她希望儿子能好起来,但也没有把所有的希望都放在陶一瑾的身上,而是在得知元蓝的身子好了些后立即送人进府,以求让她们诞下元蓝的子嗣。
如此,便是元蓝没了,也还能留下他的子嗣,给她留个念想。
蓝如雪这个母妃直接越过了元蓝这个儿子,无视了陶一瑾这个王妃,给王府送来了三名妾室的消息很快就传开来。
各宫纷纷派了人盯着云王府,一旦有任何动静就来回报。
妾室入府,要先见过正妻,给正妻奉茶,方能由正妻安排下去。
当陶一瑾被人从药房中请出来,去见那三名元蓝的妾室时,整个人都是懵的。
直到她见到了人,都还未能回过神来,但她不欲与人为敌,旁人却并不打算放过她。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嚣张医妃:王爷有救了》

第10章 强逼纳妾


“妾身,如烟,如翠,如新,见过王妃。”三女规规矩矩地向坐在首位上的陶一瑾行礼,报上了各自的名字。
陶一瑾对大晋的妾室与正室之间的见礼并不太了解,也无意要为难三个被迫给人做妾的女子,便摆手让三人起身,后自己起身就要离开。
“等等!王妃,妾身三人还未给王妃敬茶,您不能走!”如烟说着起身,急急上前伸手拉住了陶一瑾。
陶一瑾皱眉回头看了一眼自己被抓住的手,却还未来得及说什么,如烟先一脸讪讪地松开了手,告罪:“是妾身冒犯了,还请王妃恕罪。”
“……”搞得好像她真苛责了她们似的!
陶一瑾皮笑肉不笑地摆了摆手,“敬茶就不必了,你们该如何就如何,不必管本王妃的意见。”
“那怎么行?王妃您是王爷的妻,您若不肯受我等的敬茶,便是不接受我等成为王爷的妾室,我等只能回宫找贵妃娘娘请罪了。”如烟眼珠子一转,把蓝如雪搬了出来。
这相当于是拿蓝如雪这个贵妃来压她这个王妃了。
陶一瑾玩味地仔细打量了一番站在她面前的如烟,她算是看出来了,这三个人啊明显就是以这个如烟为首,如烟怎么做,剩下的两个人就怎么做。
“依你的意思,这茶本王妃还非喝不可了?”
如烟一派天真的点头,仿若完全没察觉出来陶一瑾语气中的危险似的。
陶一瑾重新落座,看着三女笑道:“既如此,那就敬茶吧。”
不就是被人敬个茶么?她还真不是受不得,与其让这三个女人回去跟蓝如雪胡说八道,倒不如受了她们的敬茶,把她们都留下来。
反正不是她们也会是其他人,只要元蓝的身子日渐康健起来,这王府里啊,就绝不会缺了女人。
府里伺候的丫鬟极为有眼色的把早就准备好的茶端了上来,垂眸眼观鼻,规规矩矩。
如烟笑着率先从丫鬟手中的托盘上取过其中一杯茶,递给陶一瑾,“王妃请喝茶。”
却,在陶一瑾颔首伸手接茶之际,手腕一翻,将手上的那一整杯茶水往自己的身上倒,同时惊叫着跳了起来,无比委屈地看着陶一瑾。
“王妃不愿妾身入府直说便是,何必要用这等方式来折辱妾身呢?”
陶一瑾眨了眨眼,本来还不明白这个如烟怎么突然变脸,自导自演了这么一出戏,结果这人控诉完她,扭身就扑到了不知何时到的元蓝面前,求元蓝给她做主。
可见这人定是早就注意到了元蓝的到来,方才心生此栽赃陷害一计,从元蓝所站的地方来看,当是只看到了茶往如烟的身上泼去,且还是她的手推着茶杯的样子。
元蓝本来是听说母妃给他送来了人,府里的人还去把陶一瑾请出来见,方才急急赶来,没想到他一来,就看到了这么一出戏。
“还请王爷给妾身做主啊!妾身就只是给王妃敬茶而已,王妃就……”见元蓝迟迟不开口,如烟抬手拭着眼角根本不存在的泪,哭哭啼啼,要多委屈就有多委屈。
陶一瑾半点没慌,她甚至还有心情望着元蓝,笑问:“王爷信吗?”
“当然,不信!”元蓝又不是傻子,岂会被这等低下的手段给欺骗了?他眸底毫不掩饰地划过一抹厌恶,“红口白牙污蔑王妃,拖下去,杖毙!”
如烟没想到会得到这样的结果,登时慌了,“不是的,王爷,妾身所言句句属实啊!王爷饶命!”
“拖下去!”元蓝没有半分动容,说了不信就是不信。
齐默忙摆手让人进去把如烟带出来,省得晚了,王爷生气。
不想,进去的人还未碰到如烟,就被陶一瑾抬手给制止了,所有人都不解地看着她,如烟甚至心中还生出了陶一瑾这是要救她一命的荒谬希冀。
事实证明,她的希冀确实是荒谬。
陶一瑾制止那些人不是要救下她,而是伸手从丫鬟手上的托盘中拿起了一杯茶,走到如烟的面前,揭开杯盖,毫不留情地兜头给如烟倒了下去。
末了,扔掉空了的茶杯,倨傲地睨着如烟,“这,才是本王妃泼的。”
如烟傻了,她愣愣地抬手抹了一把脸上的茶水,才后知后觉地感到灼痛感,扬声惨叫了起来——
“脸,我的脸!”
陶一瑾嫌弃地掏了掏耳朵,“你没脸了。”
“真是太聒噪了,带下去吧,别扰了这王府的清净。”
元蓝浅浅地笑了,看都没看如烟一眼,便走到陶一瑾的身边,伸手握住她的手,“以后这种事情,不用你,本王自会解决。”
“你们二人可还要敬茶?”陶一瑾没把自己的手从元蓝的手中抽回来,只笑眯眯看着剩下的那两位如字妾,仗势给自己扫清麻烦的理儿,她还是知道的。
眼见着不管如烟怎么呼喊都不能让王爷有半分动容,被带了下去,她们哪还敢闹什么幺蛾子?
可这茶不敬,她们二人便不算真正是王爷的妾室,只能硬着头皮点头,规规矩矩敬了茶,就由王府管家安排在了离王爷主院松室最远的院子。
待离了王爷王妃的眼,二人提着的心方才放了下来。
“如翠姐姐,王爷如此信王妃,咱们日后可怎么是好?”如新一脸忧色。
如翠瞥了她一眼,却未曾开口,而是等到了她们接下来所要住的地方,打发了所有闲杂人等,方才拉着她,关在屋子里说悄悄话。
“王爷便是再信王妃,那也不能日日守在王妃的身边,你忘了贵妃娘娘是如何交代你我的了?”
“忘倒是没忘,妹妹只是觉得这事儿要办成不是件易事,稍有差错,那就是没命的结果。”如新双手用力搅着帕子,忽而有些后悔自己为什么要表现出色,被选来王府做妾了。
如翠像是看傻子似的白了如新一眼,一语双关道:“不依着贵妃娘娘的意思办,你就能活命了?”
命都捏在贵妃娘娘手上呢,还想着苟活,做什么美丽的白日梦呢?
继续阅读《嚣张医妃:王爷有救了》


版权声明:未经书面授权禁止转载、摘编、复制或建立镜像。对既成事实本站将保留所有的权利。

无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