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倾世医女》小说最新章节,叶灵月,王贵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小说:倾世医女
分类:其他小说
作者:叶灵月
简介:叶家傻女一朝重生!坐拥神鼎,身怀灵植空间,她不再是人见人欺的废材弃女!...
角色:叶灵月,王贵
《倾世医女》小说最新章节,叶灵月,王贵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倾世医女》免费试读免费阅读


第1章 傻女重生


  大夏国秋枫镇。

  叶家祠堂里,檀木雕刻而成的案桌上,摆放着各式供品,祠堂的正中,古朴的落地黑鼎里插着几根香,香烟袅袅。

  门被推开,一个瘦小的身影走了进来。

  那是个十三四岁大的少女,脸只有巴掌大小,五官很是精致,只可惜蓬着头发,加上一双呆滞的眸子,让她的美丽如蒙了尘的明珠。

  少女刚走到案桌旁,旁边倏的窜出来几个人将她按倒在地。

  “好啊,抓住小偷了。”

  “呜…呜。”少女受了惊吓,拼命想要挣脱,只可惜,她的气力又怎么比得过这些自小学武,已经达到了炼体一重的叶家奴仆。

  “叶灵月,原来是你这个傻子,谁给你的胆子,竟敢偷吃祠堂里的供品!”为首的奴仆叫王贵,是叶家六少爷叶青的亲信。

  被按倒在地的少女是叶青的表妹叶灵月,她虽是叶家的小姐,但在叶家,身份比奴仆还低。

  因为叶灵月是叶家的耻辱,她是个傻子!

  “没…偷…打扫。”叶灵月苍白的小脸上,满是恐慌。

  “还敢狡辩。”王贵不由分说,给了叶灵月几个耳光。

  王贵是名武者,几个耳光下来,叶灵月的脸肿的老高。

  他还不罢休,目光一扫,看到了祠堂正中的那口香鼎。

  叶家祠堂是叶家家主三十多年前买下来的,这口香鼎当时就在祠堂里,一直被保留了下来。

  王贵走上前去,推开鼎盖,抓了把香灰。

  “你们几个,撬开小傻子的嘴,她敢偷吃,今天就让她吃个够。”

  几名恶奴嬉笑着,有的按住叶灵月的手脚,有的掰开她的嘴巴,把那些不知道多少年没清扫的香灰,塞进了她的嘴里。

  有一颗圆溜溜的东西,就这样混在香灰里,滑入了叶灵月的喉咙。

  那东西一进肚,叶灵月只觉得腹部丹田内散发出无穷无尽的热,像是要将她整个人焚烧殆尽。

  “娘。”叶灵月无助地喊着,却没有任何人应答她。

  难受……好难受,叶灵月抓着喉咙,仿佛有火焰要从她的喉咙里钻出来。

  直到脖子上都抓出了血痕,热意一点都没有缓解,她痛苦难耐,一头撞向旁边的香鼎,鲜血从额头冒了出来。

  “糟了,小傻子撞死了?”几名恶奴面面相觑着,他们这才后怕了起来,小傻子虽然不受重视,可好歹也是叶家的正牌小姐。

  “哪能那么容易死,这傻子,被打了十几年,还不是活得好好的。少爷说了,那叫人贱命硬。”王贵毫不在乎的说着,边上前试探叶灵月的鼻息。

  “不好,快去找少爷!”

  这群恶奴惊慌失措的跑了。

  祠堂里,只剩下叶灵月一个,小小的身子,蜷在一起,一动不动。

  不知过了多久,“啪”的一声,像是有什么东西在她的丹田里骤然炸开。

  一股红色的光芒迅速往她全身扩散,她的手指动了动。

  眼睛——陡然睁开了,原先那双呆滞的眸子,此时璀璨如晨星。

  叶灵月坐了起来,环视四周。

  入目的是一间古朴大气的房子,房子的正中有一张案桌,上面摆放着供品和祖宗牌位。

  “我,重生了。”叶灵月喃喃道。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倾世医女》

第2章 神秘黑鼎


  她站起身,试图回忆前身的信息,但由于前身是傻子的缘故,脑中只留下些模糊破碎的记忆。

  她没注意到,身旁那个古老的香鼎上,前身撞鼎时留下来的那滩血,以肉眼可见的速度,渗入了鼎中。

  嗖——

  那个足足要两三个人才能托举起的古鼎,化成一道黑光,钻入叶灵月的手心。

  叶灵月回过神来,发现手心多了个指甲盖大小的鼎印,如胎记一般。

  她尝试用力擦拭,却怎么也擦不掉。

  这是什么?

  叶灵月一时也弄不清楚,她决定还是先回家。

  循着身体的记忆,叶灵月往祠堂后面的院落走去。

  这是叶家北庄,最偏僻的地方,只有几间低矮的房子,房前种着一片菜地,养着几只鸡。这里就是叶灵月居住了十几年的地方。

  “小小姐,你回来了。”一名老妇人不停地咳嗽着,从里屋走出来。她见了叶灵月,满面欢喜。

  这名老妇人就是叶灵月娘亲的忠仆,刘妈。

  这些年来,只有刘妈不离不弃的跟着,照顾叶家母女俩的饮食起居。

  平日都是刘妈负责打扫祠堂的。只是近来,刘妈害了病,“傻子叶灵月”不愿意让她再操劳,坚持要替刘妈去祠堂打扫,结果撞上了王贵那伙人,被活活打死。

  “刘妈,你的身子还没好,怎么起来了?”

  叶灵月普通的一声问候,落在了刘妈的耳里,却恍如惊雷。

  “小小姐,你不傻了?”她激动地一把抓住了叶灵月的手,上下端详着。

  只见叶灵月的眼里一片清明,已然和正常人无异。

  刘妈喜极而泣,抱着叶灵月,哭了起来。

  她见叶灵月一身的脏兮兮,忙端来了热水,让叶灵月梳洗了一番,又连忙去准备饭菜去了。

  叶灵月坐在屋里休息,她打量四周,屋内只摆放了几样粗陋的桌椅,桌上随意的放着两本书,书封上写着《大夏志》、《武者入门》。

  这两本书,很久没人翻阅了,上面积了厚厚的灰尘。

  叶灵月拿起了书籍,翻了翻,对身处的世界有了个大概的了解。

  她重生在一个叫做大夏国的国家里,大夏国境域辽阔,有众多郡府,叶家所在的秋枫镇位于大夏的最北端。

  大夏境内,地势复杂,野兽肆虐,所以在大夏,无论是平民百姓还是世家子弟,十之八九都会习武,按照武者修炼程度的不同,有炼体九重、后天和先天之分。

  武者和普通人的区别,在于武者体内的丹田里,会聚集一股内力,那股内力就是元力。

  元力?

  叶灵月微微一愣,她能感觉到,自己的丹田内,有一股微弱的气在窜动。

  难道说,小傻女也是名武者?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倾世医女》

第3章 护短娘亲


  正想着,刘妈端着饭菜进来。

  叶灵月看了看桌上,一碗糙米加一盘干巴巴的青菜。

  “咱家平日就吃这些?”

  “小小姐,我们没钱了,王管家扣了我们的月俸。”刘妈无奈的叹气。

  王管家就是王贵的爹,是叶家负责这片的管事。

  “他怎么敢这样?”

  叶灵月的娘亲不是叶家家主的三女,堂堂叶家三小姐吗?  

  砰——门被一脚踹开!

  一个锦衣少年在几名奴仆的簇拥下,大摇大摆走了进来。

  “有什么不敢的?你以为你娘还是当年那个万众瞩目的叶家天才?她如今不过就是个被人休弃的废物!谁会害怕一个废物?”

  锦衣少年鼻孔朝天,说不出的嚣张,他就是叶灵月的表哥叶青。

  王贵等人打“死”了叶灵月后,心里害怕,忙找了自家主子来善后。

  “你说什么,再说一次!”叶灵月目光冰冷,她既然重生在这具身体里,那就绝不允许别人侮辱她的亲人!  

  “再说一百次都可以。你们娘俩都是没人要的贱货,厚脸皮赖在叶家白吃白住。”叶青和那一群奴仆都大笑了起来。

  这些话,叶青等人,每每欺负“叶灵月”时,都会说上一次。

  那时候的“叶灵月”什么都不懂,只知道哭,可是今天一切都不一样了。

  叶灵月体内,那一股元力因为愤怒,蠢蠢欲动。

  她推开刘妈,脚下一用力,冲向叶青。

  轰!

  拳风凛冽,叶青硬生生退开了几步。

  “炼体第一重!”他诧异的叫道!

  刚刚叶灵月的那一拳里,竟有微弱的元力波动。

  他恼羞成怒,厉喝道,“叶灵月,你居然敢偷偷学武。不过就算是你学了也没用,方才那一拳,本少爷要你双倍奉还。”

  只见他的双拳向叶灵月袭来,带着两道雷电般的拳芒。

  “小小姐,快跑,那是崩雷拳。”刘妈一看,大惊失色。

  叶灵月才刚突破了炼体第一重,根本不会是使出全力的炼体第三重的叶青的对手。

  千钧一发之际,门外一个人影闪现,挡在了叶灵月的身前。

  叶青的拳头撞上了来人,拳离来人还有半尺距离,叶青就听到自己的手腕喀拉拉作响,一股强大的斥力将他整个人甩了出去,砸在了墙上。

  来人是个女子,她脸颊微陷,面色青白,但身姿挺拔,柳眉杏目,不怒而威,气势惊人。

  “叶……三小姐!”

  叶凰玉,叶灵月的娘亲,叶家家主的第三女,曾经叶家当之无愧的第一人。

  她五岁突破炼体第一重,十五岁突破后天,若不是所嫁非人,她很可能会成为叶家历史上第一个先天高手。

  如今的叶凰玉虽然身有旧伤,但依旧是一名后天高手。

  为了赚到给女儿治脑子的药费,叶凰玉每隔一段时间就会上山采药,猎杀一些野兽卖钱,一去就是十天半个月。

  叶青等人也知道叶凰玉的习惯,所以每月的这几日,都会找茬欺负“叶灵月”,但是他们下手都很小心,不在人看得到的地方留伤口。

  “叶灵月”又是个傻子,也不知道告状。

  若非是今日遇上了,叶凰玉还不知道女儿一直以来都受人欺负。

  “叶凰玉,你敢伤我,我爹不会放过你的。”叶青疼得死去活来,两只胳膊的骨头被叶凰玉震了个粉碎。

  “你爹算个什么东西,他来了,我照打。”叶凰玉想到了女儿受的委屈,更加愧疚。

  这群人竟敢伤害她的女儿,她心里的宝贝!

  叶青的爹不来还好,他若敢来,来一个打一个,来一双,就揍一双!

  “走着瞧,我告诉爷爷去。”叶青不敢多留,由仆人搀扶着,灰溜溜的跑了。

  身后,叶灵月目睹这场景,在心里默默的给娘亲点了个赞。

  叶青的那番辱骂,让叶灵月误以为自己的便宜娘是个悲情的弃妇,哪想到实际上却是霸气的护女狂!

  叶凰玉回头,见女儿正瞅着自己,黑黑的眼珠十分灵动,哪里像是个傻女。

  “小姐,小小姐她不傻了。”刘妈在旁边激动地说。

  “娘。”叶灵月也清脆的喊了一声。

  叶凰玉的身子震了震,眼眶里涌上了一片热意,这一声娘,她足足等了十三年。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倾世医女》

第4章 神奇空间


  吃饭时,叶凰玉询问了几句,叶灵月是怎么变聪明的。

  叶灵月含糊的说是撞了脑袋,醒过来时,就已经成了现在这个样子了。

  然后,叶灵月放下碗筷,郑重的说,“娘,孩儿想练武!”

  和叶青的那番比试,让叶灵月强烈意识到,她必须成为强者。

  无论是谁,那些欺负了她的,欺负了娘亲的人,她都不会轻饶。

  “练武很辛苦,它不是一朝一夕就能成的事。灵月,你是真的下定了决心吗?”叶凰玉严肃的看着叶灵月。

  “孩儿不会放弃,请娘亲成全。”叶灵月坚定不移。

  叶凰玉意识到,女儿这一次劫后重生,整个人都不同了。

  “你既然已经下定了决心,娘明日开始就传授你最基础的入门武学。这里有株聚元草,它能够集聚天地元气,你将它栽种在房内,对你日后的修炼有利。”

  叶凰玉这次上山,最大的收获就是发现了这株灵草聚元草。

  “娘,聚元草那么珍贵,你还是留着自己用吧。”叶灵月知道,娘亲身上带着很严重的旧伤。

  “聚元草对娘的伤没什么用,只有五品的丹药才能治愈娘的伤。”叶凰玉摇了摇头,这么多年,对于痊愈,她早已是不抱任何希望了。

  “五品的丹药?娘,是不是有了丹药,你的伤就会好了?”叶灵月追问着。

  “傻孩子,五品丹药在郡城都很难得一见,何况是秋枫镇这种小地方,你今日受了伤,吃过饭就早些去睡吧。”叶凰玉抚了抚女儿的头发,苦涩地说道。

  叶灵月只得抱着那株聚元草返回自己的房间。

  由于白天失了太多的血,叶灵月回到房内没多久,泛起困来,抱着那株聚元草睡了过去。

  不知睡了多久,叶灵月睁开眼,发现自己置身在一片白雾朦胧的田野上,有股雨后特有的清新空气扑面而来。

  她低头一看,怀里抱着那株聚元草不见了,竟然长在脚边的地面上。

  而且,娘亲把聚元草交给她时,它明明又枯又黄,现在却变了副样子,枝杆强壮,颜色碧绿,长势很好。

  叶灵月又走了几步,看到一旁有块黑褐色的岩石,上面刻着三个大字:“鸿蒙天。”

  三个大字笔锋锋利,深达数寸,字体隽秀风流,竟是有人靠指力刻下的。

  叶灵月再往前走了几步,却发现四周的白雾越来越浓,她无法再往前走。

  这个叫做鸿蒙天的地方,最多只有一厘地大小,前方也不知通往何处。

  “灵月,天亮了,该起身练武了,”耳边传来了叶凰玉的声音。

  神识一转,睁开眼时,叶灵月发现自己已经离开了鸿蒙天。

  就在叶灵月离开的一刹那,白雾中,闪过一双蓝色的眼睛。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倾世医女》

第5章 再次突破


  三日后。

  晨曦才刚刚照过了树梢。

  叶灵月已经在绕着院子跑步,她的脚上,各绑着一个铁砂袋,已经足足跑了一个多时辰。

  汗水滴答滴答地落在了地上,随着每一个迈步,地面上都会多一个水印子。

  叶凰玉在叶灵月立志学武的那一天开始,就制定了一套严格的练武方案。

  每日清晨和黄昏,天地元气最充裕的时候,叶灵月都必需外出跑步一个时辰,再呼吸吐纳一个时辰。

  这样高强度锻炼,对于身子瘦弱的叶灵月而言,看上去是不可能完成的。

  但不管多么疲累,叶灵月还是坚持了下来,而且还加倍练,两个时辰跑步,两个时辰吐纳。

  因为叶灵月隐约记得,她无意中吞服了怪鼎里的一颗丹药。

  那颗丹药还残留着药效,可以加速叶灵月锻炼的效果。

  所以,她越是发狠的锻炼,体内的药力吸收的更快。

  呼哧呼哧——

  叶灵月的口鼻、皮肤甚至是全身的毛发,都在贪婪地吸收天地间的元力。

  远处,叶凰玉正在观察叶灵月的修炼。

  叶凰玉本以为,女儿不过是一时兴起,才要求练武,可她这些天的疯狂锻炼,她这个做娘的也都是看在眼里的。

  那孩子,是真心要练武。

  女儿的性子,像她一样坚韧,这到底是祸还是福,叶凰玉眼底,神情复杂。

  这时——

  叶凰玉注意到,女儿的皮肤上,流淌着一层犹如赤铜般的光泽。

  那光泽,意味着元气强化皮肤,普通的拳打脚踢,对叶灵月再难造成伤害。

  这是练体第二重才能达到的。

  短短三日之内,女儿居然又突破了!

  两个时辰后,当体内的最后一丝药力也消耗完毕,叶灵月才睁开了眼,她一跃而起,只觉得身子轻快如燕。

  “怎么感觉丹田里的元力又丰富了一些。”叶灵月诧异着。

  “那是因为,你刚突破了炼体第二重。”叶凰玉含笑走了上来。

  叶灵月见叶凰玉心情好,趁机撒娇,“娘,那一天我和叶青比试,他用了一种拳法,灵月想学那种拳法。”  

  叶灵月是个女人,还是个很爱记仇的女人,叶青的仇,她一定要报回来。

  “才刚学会走就想跑了,叶青用的那套拳法,名叫崩雷拳。叶家家规,只有达到了炼体第三重后,才能修炼。等你达到了,娘自会教你。”见女儿一脸的跃跃欲试,叶凰玉哑然失笑,替女儿擦去了额上的汗水。

  炼体第三重,她,一定会尽快达到的!叶灵月在心中暗道。

  一天的锻炼后,叶灵月返回了房内。

  她突破了炼体第二重,不知道鸿蒙天有没有发生什么变化。

  神识微微一动,叶灵月进入了鸿蒙天。

  依旧是那一厘地,比起上一次进来,鸿蒙天里的白雾,稍微淡了些,但依旧无法看清白雾后到底有些什么。

  叶灵月的目光看向地面,她的眼皮重重地跳了几下。

  没有眼花吧,一株、两株……不过在外面呆了三日,一株聚元草变成了一片,而且每一株都枝杆挺拔,长到了叶灵月膝盖位置。

  是不是因为鸿蒙天里的元气比外界丰富上数倍,所以这里的植物生长速度会被外界快上百倍。

  那若是换成了其他药草,甚至是人参灵芝之类的,她不就发财了?

  叶灵月想起了主仆三人的吃穿用度,走上前去,拔起了几株聚元草。

  “看看能不能偷偷卖掉,补贴家用。”

  药草才刚入手,一个小鼎从叶灵月手掌中浮现出来,将药草吸了进去。

  不过几个呼吸,聚元草在鼎中变成了一滩翠绿色的药液。

  叶灵月嗅了嗅,比起聚元草来,药液的浓度高得多。

  叶灵月将这提纯后得来的绿色药液叫做聚元液。

  有了它,叶灵月相信,自己突破炼体第三重的时间可以大大缩短。

  但这次提纯药草后,叶灵月发现手上的黑色鼎印暗淡了许多,人也昏昏沉沉的。

  想来使用怪鼎提纯一次,需要耗费大量的元力,以叶灵月这会儿的修为,恐怕一天也最多只能提纯一次。

  离开了鸿蒙天后,叶灵月又开始坐下来呼吸吐纳,恢复元力。

  没多久,她被一阵仓促的脚步声惊醒了。

  “小小姐,你快起来。三小姐被家主叫过去了。”刘妈满脸焦灼。

  叶凰玉打断了叶青的手,叶青的父亲叶凰城早年就和叶凰玉不和,这一次,必定是他将叶凰玉告到了叶家家主叶孤那里。

  叶家家主叶孤,是叶凰玉的亲生父亲,当年对叶凰玉寄予了很大的期望。

  他极力反对叶凰玉嫁给叶灵月的爹,可叶凰玉不听,最终落了个被人抛弃的下场。

  叶家父女俩又都是硬脾气,谁也不肯向谁低头,这些年来,连话都未说过。

  这一次,叶凰玉打伤了叶青,会不会被叶孤家法处置呢?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倾世医女》

第6章 宗祠对质


  叶家祠堂里,一片肃穆。

  叶家在秋枫镇也是大户,叶家祖先当年赤手空拳来到秋枫镇,发现了个大铁矿,借此发家。

  到了叶孤这一代,光是三代内的叶家本家,就有子女五人,其中叶凰玉一人是女子,其他几房都是男子,孙辈中,有七男五女,也算是子孙延绵。

  这一次,叶凰玉重伤叶青,叶家的五房子嗣,全都到了宗祠。

  叶家家主叶孤坐在祠堂正中的太师椅上,半阖着眼。他已经五十多岁了,由于常年练武强身的缘故,他面色匀红,留着短须,看上去和四十岁出头的中年人没什么两样。

  叶青一脸的菜色,胳膊上绑满了绷带,跟在他的父亲,也就是叶孤第四子叶凰城的身旁,恶狠狠地盯着叶凰玉。

  叶凰城有一女一子,女儿常年在外学武,叶青是他唯一的儿子,他历来很是溺爱。

  “爹,你一定要给青儿做主。再过两个月叶家的族试就要开始,青儿这阵子进步颇快,本是很有希望在族试进入三甲。可现在他双手骨头粉碎,别说族试,以后练武都要受到影响了。”

  叶孤心里叹了口气,倏地睁开眼,双目如鹰隼盯着叶凰玉。

  “跪下!”

  叶凰玉,曾是他最器重的女儿,从三岁开始,他手把手传授她武学,她本该是叶家的骄傲,是她自己,毁了这一切。

  她不顾自己的阻拦,嫁给那负心的男人,又被夫家休弃,修为倒退,让叶家丢光了脸面。

  如今,叶凰玉居然不顾长辈的身份,重伤侄子叶青,让他更加失望。

  面对父亲的叱责,叶凰玉也不辩解,就像一杆标枪,直直地立在那里。

  叶家的其他三房子嗣,都默不吭声。

  叶孤的脸色越来越难看,叶凰玉是在挑战他身为家主的权威吗?

  “该跪的是他们!”

  箭弩拔张之际,叶灵月冲了进来,打破了祠堂里僵持的气氛。

  叶家老少的目光,都集中在叶灵月的身上。

  叶孤也打量起了叶灵月来。

  她,就是自家的外孙女,那个小傻子叶灵月?

  叶孤记得,他上一次看到叶灵月时,她又黑又小,跟只小猴子似的。

  可是今日的叶灵月,虽是身形不高,却长得很是结实,一对眸子莹然有光,神彩飞扬。

  “叶家家规,罚的是有错之人。我娘没错,不该跪。错的是他们,该跪的也是他们。”面对众人的目光,叶灵月毫无畏惧,手指向叶青父子俩。

  “灵月,你小孩子不懂事不要掺和,你娘恃强凌弱证据确凿,按家规该杖二十!”叶凰城皮笑肉不笑的说。

  “恃强凌弱者,就当处以杖刑?好!那我问你,叶青和王贵这些人,多年欺辱打骂我,该怎么罚!他们克扣月俸,瞒上欺下,又该怎么罚!”叶灵月说罢,一把撩起了自己的衣袍。

  祠堂里,抽气声迭起。

  只见叶灵月宽大的袍子下,腹部、小腿、膝盖、大臂,那些平时看不到的暗处,全都是大大小小的伤痕。

  这些伤,有鞭伤、拳脚伤、烫伤,有一些伤口上,还夹杂着黑紫色,一看就是陈年的老伤。

  十几年下来,这瘦弱的少女是过的是怎样的日子?

  “混账!”叶孤一掌震碎了太师椅,满脸的怒火和难以置信。

  他是刻意冷落叶凰玉母女俩,可血肉相连,叶凰玉是他女儿,叶灵月是他亲外孙女,他嘴上不说,心里还是记着的。

  “爹!这些事儿子一概不知。”

  “家主,饶命啊。”

  大怒后,叶孤下令将王管事父子打一顿,赶出叶家。

  至于叶凰城,因管教不严,被罚杖二十,而叶青闭门思过一个月,手残的事也不了了之。

  此时,叶凰玉又震惊又羞愧,她被休之后,心如死灰,一直活在自己的世界里,竟然连女儿身上这么多伤都没注意过。

  叶孤对此事的惩罚,在叶凰玉看来,不过雷声大雨点小,根本不够。

  她就像暴怒的母狮,要冲上去撕碎了敌人,却被身旁的叶灵月一把拉住了。

  “娘,孩儿的仇,我自己报。”叶灵月冰冷的目光,在叶凰城、叶青等人身上一一掠过。

  欺负了她的,总归是要还回来的!

  这一刻,这个不过十三岁大的少女,眼底透出令人胆寒的杀机。

  叶凰玉黑着脸,就要带叶灵月离开。

  “站住。”

  叶孤叫住了母女俩,眼底有些愧疚。

  “灵月已经十三岁了,明日开始,去家族武堂学武。”

  宗祠里,众人愣住了。

  叶孤这句话是说给大家听的,去武堂学武,意味着叶家家主终于肯承认叶灵月的身份了,从今以后,她就是叶家的一份子。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倾世医女》

第7章 初入武堂


  第二日一早,叶灵月的表姐叶银霜出现在院外。

  “灵月妹妹,爷爷让我带你去武堂。”叶银霜是叶灵月二舅的女儿,比叶灵月大一岁,她皮肤黑红,脸和眼都圆圆的,一脸的好脾气。

  两人年纪相仿,一会儿就谈得颇为投机。

  叶家武堂位于秋枫镇的南面,由一片宽阔的校场和几间砖瓦房构成的。

  叶家在秋枫镇历经二十多代五百多年,本家和分家加在一起,有数千人之多,适龄习武的孩子也不少。

  叶灵月一进武堂,就看到七八十名孩童、少年在校场上练武,个个身着粗布短褂长裤,满头大汗。

  她是个生面孔,一进门,就吸引了孩童们的注意。

  “银霜姐,这位好看的姐姐是什么人啊?”有性情比较开朗的孩童围上来问。

  “她是我本家的妹妹,叶灵月。”叶银霜介绍着。

  一听说她是叶灵月,原本围过来的那些少年少女们,都忙不迭的躲开了。

  “怎么回事?”叶灵月感觉到了古怪。

  “还不都是叶青那小子,他放出话来说等他回来后,就收拾你。不过你不用怕,在武堂里是不许私下斗殴的,来回的路上,我会保护你的。”叶银霜比了比拳头,她是个炼体三重,才不怕叶青那小子。

  “叶青的实力很强?”叶灵月知道得罪了叶青父子,他们绝不会善罢甘休。

  “他有什么能耐,不过是狐假虎威,真正厉害的是叶青的姐姐,叶流云。”

  叶青霜还想说什么,这时候,武馆的教头来了。

  两人只得中断了对话,开始了练武。

  有了叶凰玉的训练在前,叶家武堂的训练对于叶灵月而言,就不算什么了。

  叶灵月只用了一早上,就跟上了武堂的训练。

  武堂放学时,叶灵月找了个借口,和叶银霜分开,一个人去了镇上的集市。

  秋枫镇的集市,坐落在镇上最热闹的一条大街上。

  集市上出售各种东西,从药草、武器、日常用度,无一不全。

  恢复了月俸,日子看似好过了不少,可那也仅只能满足叶灵月母女三人日常的用度,叶灵月的零花钱,更是只有可怜兮兮的二十文。

  这对于以前的小傻女叶灵月也许还够用,可对想尽快突破到炼体第三重的叶灵月而言,就远远不够了。

  叶灵月如今已是炼体第二重,她想尽快冲击炼体第三重,除了刻苦训练外,还需要一定的药物辅助。

  可她只有聚元草,所以她想到镇上看看,有没有合适的药草。

  更何况,叶灵月心中还有另外一个心愿,替娘亲找到可以治伤的灵药。

  她一定要让娘亲重回昔日天才之名!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倾世医女》

第8章 出售灵草


  叶灵月先买了顶斗笠戴上,再走进镇上最大的药材铺子。

  药材铺子里,各种药草,琳琅满目,价格自然也不菲。

  “我想出售聚元草。”

  叶灵月走上前去,刻意压低了声音,让人猜测不出她的真实年龄来。

  她取出聚元草,大概有十余株,每一株都是她刚刚采摘下来。

  聚元草能凝聚天地元气,对于炼体三重以下的武者很有好处。

  秋枫镇里一些殷实的家庭,都会在院落、房间里栽种上几株聚元草。

  小二却看也不看,干巴巴地回了一句,“这里不收来路不明的药草。”

  叶灵月转身就走,她才不卖给不识货的人。

  “客人,还请留步!”

  药材铺的掌柜快步走了过来,他拿起了叶灵月的聚元草,仔细看了一遍。

  枝杆挺拔,叶片茂密,上面连一个虫洞都没有。

  掌柜越看越惊喜,这些聚元草不简单啊。

  这一批聚元草,最差都是三年生的,有几株,甚至已经达到了五年生。

  “姑娘,方才多有冒犯,这些聚元草我们都要了。三年生的,一百文一株,五年生的,两百文一株,十年的五百文,十五年以上的八百文。以后姑娘若是有聚元草,全都照这个价格收购,年份越高,价格越高。”药材铺掌柜一脸的诚恳。

  粗粗一算,这一批聚元草就可以卖出千文钱,折合成银两大概相当于一两多银,母女俩一个月的月俸也不过十两银。

  叶灵月心中一阵窃喜,空间里的聚元草每隔几日就可以长出一小片,除去提纯用掉的,一个月下来,可以出售上百棵聚元草,这可真是一本万利的买卖。

  叶灵月想起自己的目的,问道,“掌柜的,你们铺子里可有出售五品的丹药?”  

  “五品丹药?姑娘,你真爱说笑,我们这种小地方,哪来的五品丹药,那种丹药县城都不一定有出售,一颗就要数万两黄金。”掌柜摇了摇头。

  数万两黄金?

  一两黄金为十两白银,一两银等于一千文钱,那要多少株聚元草,叶灵月不禁咂舌。

  据叶灵月所知,叶家全年的收入也不过万两黄金,而且从秋枫镇到县城路途遥远,叶灵月只能暂时放下了买五品丹药的念头,离开了药材铺。

  “掌柜,不就是聚元草嘛,哪能卖得出那么高的价?”药材铺伙计忍不住问道。

  “死小子你懂得什么!”掌柜敲了伙计一个爆栗,“普通的聚元草只能用来栽种在院落里,三年以上的聚元草可就不同了,一旦送到了县城那些人的手中,练成了一品灵液,甚至是灵丹,那就身价翻了数十倍啊。”

  

  回到家,叶灵月让刘妈准备了一桶热水洗澡。

  褪去衣服后,她在热水中滴入提纯出来的聚元液。

  绿色的液体散发出一股特殊的香气,滴入水面,荡漾出了一片片绿色的水纹,叶灵月浸泡在其中,闭上了眼。

  绿色的液体,渗入叶灵月的身子,无数看不见的元气,涌向叶灵月的体内。

  骨骼和肌肉,都发出了愉悦的声音,体内的脉络也慢慢变得强壮。

  一直到浴桶内的聚元液全部吸收完毕,叶灵月才起身。

  就这样用聚元液泡了半个月的澡……

  叶灵月的身体发生了惊人的变化,原本瘦弱的身子,就如春天抽芽的柳叶般,高挑了许多。

  皮肤也变得更加如剥壳鸡蛋似的,晶莹剔透,和早前那个被人欺凌的小傻女判若两人。

  这半个月里,叶灵月每次使用的聚元液的量也增加了不少,最近几天,她一次甚至要用一瓶聚元液。

  这样的耗费量,有利有弊。

  好处是,让叶灵月的元力增长很快。

  坏处是,鸿蒙天里长出来的聚元草都快不够用了,更不用说,拿去药材铺出售了。

  心疼着,将一整瓶聚元液倒进了浴桶,叶灵月闭上了眼。

  随着大量的聚元液渗入她的身体里,丹田内,犹有一把火在窜动。

  火冲出了丹田,蔓延向了全身,倏地,叶灵月睁开了眼。

  “炼体第三重!”叶灵月难掩兴奋之色,她又突破了!

  炼体第一重到炼体第二重,三天!

  炼体第二重到炼体第三重,十五天!

  叶灵月这种惊人的突破速度,即便曾经是叶家第一天才的叶凰玉也震惊了。

  她感叹道,女儿在练武方面,真的是天赋异禀啊!

  叶灵月突破炼体第三重后,按照约定,叶凰玉该传授她叶家的武学了!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倾世医女》

第9章 叶家武学


  “大夏武学分为九流,我今日传授你的叫崩雷拳,是一种九流武学,亦是我叶家祖先创下的一门独门拳法,这套拳法势如雷,敏如闪,练到了极致时,可发出六道蓝色的闪雷光芒,可崩石断玉,因此得名崩雷拳。”

  叶灵月心想,那一日,她和叶青对战时,对方使用的就是崩雷拳,不过叶青的崩雷拳,只能发出两道蓝光。

  “我先打一遍崩雷拳,你且将全部招式看清楚了。”叶凰玉说罢,衣袖一拂,背部微弓,脚下踏开了一套步伐。

  叶灵月瞪大了眼,一瞬不离的盯着看。

  拳法到了最后,六道雷影如风驰电掣般,唰唰,连空气都瞬间扭曲了起来。

  叶凰玉很是耐心,怕叶灵月记不住,特意打了两遍。

  “崩雷拳虽只是九流武学,但若是能做到六道雷影齐发,形成的崩雷之势,足以崩裂一块大石。你刚学,只要能将拳法记齐全了,就很不……”

  叶凰玉话音才落。只见叶灵月脚下滑动,双眼炯炯有神,缓缓照着方才叶凰玉的拳法,打了一遍,到了最后出拳之时,只听得唰的一声,一道蓝影从她的拳上爆出。

  那道蓝影只维持了短短一个呼吸,可的确是崩雷拳的蓝影。

  “只有一道。”叶灵月扁扁嘴,对自己很不满意。

  连叶青那种货色,都可以打出两道雷影,她居然只能打出一道。

  叶凰玉哑然。

  第一次练崩雷拳就打出了一道雷光,女儿变聪明后,带给她的惊喜实在太多了。

  “你多练几次,自会打出更多的雷光。”叶凰玉哭笑不得的安慰。

  又是一个清晨。

  晨曦中的小院内,四道蓝色的雷影,唰唰唰唰,落在了一棵老树上,树干顿时一片焦黑。

  “终于打出了四道雷影,不过距离打出六道雷影,还有不小的差距,”叶灵月擦擦额头的汗水。

  经过了数日的练习,她的崩雷拳总算是小有所成。

  天亮后,叶银霜又像往常那样,来找叶灵月一起去武堂。

  两人刚走到武堂外,却见叶青带着几人,堵在了门口。

  “叶灵月,你一个被洪府赶出来的小贱种,居然敢到叶家武堂来!”

  叶青被叶凰玉打断双臂,在家养了半个月伤,伤势一好,第一件事,就是来找叶灵月算账。

  “灵月妹妹是三姑的女儿,她也姓叶,怎么就不能来武堂了?”

  叶银霜为人仗义,一听叶青的话,顿时火冒三丈,蹿上前去要揍叶青。

  只见她体表染上了一层铜光,正是炼体第三重的迹象。

  叶青却是不慌不忙,嘿嘿冷笑了两声,背上发出噼噼的骨骼伸展的响声,一双臂如铁棍般朝着银霜砸了过去。

  双臂如铁,铁骨铮铮,是炼体第四重的表现。

  难怪叶青有恃无恐,原来他这半月养伤的时间,叶凰城给他用了不少灵药,让他因祸得福,一下子从炼体第三重突破到了炼体第四重。

  “炼体第四重!”

  叶银霜心知不妙,可想要退已经来不及了。

  就在叶青双臂砸向银霜时,两道蓝影越过了银霜,扫向叶青。

  “崩雷拳。”

  两道蓝影,犹如雷闪过境,形成了一股大力,叶青手臂一麻,脚下噔噔往后退了一大步。

  出拳的竟是叶灵月!

  “叶灵月,你敢偷学叶家武学,我这就告诉爷爷去!”

  叶青不怒反喜,叶家家规,炼体第三重方可修炼武学。叶灵月区区一个炼体一重,会用崩雷拳,不用说,一定是叶凰玉偷偷传授她的。

  好一个叶凰玉,竟敢忤逆家规。

  这次,他一定要将这对废物母女赶出叶家。

  “叶青,你除了会告爷爷告亲爹,还会做什么?崩雷拳是我娘光明正大的传授给我的,没有违背家规。”

  “你撒谎,难道你还能突破了炼体第三重吗?!”叶青冷笑。打死他都不相信叶灵月在一月不到的时间里,突破到了炼体第三重。

  “为何不能?你都能突破炼体四重,我为何不能突破炼体第三重?”叶灵月看叶青的眼神就像是看一个白痴。

  叶青气的脸红脖子粗,挥着拳头,就要揍叶灵月。

  两道雷影又如何,他如今是炼体第四重,难不成还打不过一个炼体三重不成!

  “干什么呢!懂不懂规矩了,胆敢在武堂里闹事,一个个都皮痒了不成?!”武堂的教头走了进来,看到叶灵月和叶青箭弩拔张的样子,将两人分开了。

  “那么喜欢打架,有本事就上族试比去!”。

  教头的话,说者无心,听者有意。

  尤其是叶青,他心知在武堂里是不能对叶灵月下手了,平日上下学,又有叶银霜那臭丫头跟着,能够堂而皇之教训叶灵月的,也就只有叶家族试了。

  在族试上,好好羞辱叶灵月那小贱种,让叶家母女俩丢光脸,那才叫大快人心呢。

  所以放学后,叶青又堵住了叶灵月。

  “叶灵月,有本事,我们就族试上见,看谁的名次高。不过我看你的实力,上了族试也是丢人现眼。”

  叶银霜拼命在一旁使眼色,示意叶灵月不要答应。

  叶青毕竟是炼体第四重,叶灵月若是真刀真枪的来,绝非是叶青的对手。

  “比就比,输了如何?”叶灵月反问道。

  “你要输了,你就学狗在地上爬三圈,边爬边说‘叶灵月是杂种,叶家母女俩都是没人要的贱人!’”叶青说罢,他身旁的人,都大笑了起来。

  “那若是我赢了呢?”叶灵月的脸上,正酝酿着一场风暴。

  “你能赢,母猪都能上树。你若是能赢,随你开什么条件。”叶青笑得眼泪都出来了。

  “好,既是如此,我们就请表姐做个见证。”叶灵月和叶青当即击掌为誓,两人约定在一月后的族试上,一较高下。

  叶灵月和叶青定下了赌约,可是急坏了叶银霜。

  “灵月,你太冲动了,一个月时间,你怎么可能赶得上叶青?叶青就是故意想要羞辱你们母女俩。”

  “银霜,你不用担心,我心中有数。”叶灵月安慰叶银霜。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倾世医女》

第10章 灵兽灵契


  回家后,叶灵月独自回想着和叶青白天交手时的情形。

  比起半月前,叶青的实力的确进步了一大截。

  炼体九重,每三重为一个分水岭,一到三重,侧重炼皮肤,炼至第三重,皮肤坚硬如铜,可抵御一般的拳打脚踢。

  四到六重,炼骨为铁,到了第六重时,可徒手搏斗野兽。

  七到九重,炼脏腑如金,普通刀枪难入。

  叶灵月想要必胜,那就势必要突破炼体第四重,但炼体第四重突破起来,又谈何容易,毕竟以后每突破一重,时间都将会是过去的数倍。

  叶灵月心中感慨着,决定进“鸿蒙天”采集一些新的聚元草。

  一进“鸿蒙天”叶灵月愣了愣。

  原本长势正好的聚元草,现在东倒西歪了一大片。

  她正肉疼着,忽然发现,草丛里有一团白绒绒的小东西。

  那小东西,还没发现叶灵月这个不速之客,它正撅着屁股,专心地用小爪子刨着土,它的脚下,是一株年份最久的十年聚元草。

  鸿蒙天还有动物?

  叶灵月诧异之余,小心地走上前去,刚要抓住小家伙,哪知还没有走近,小白球嚯地一声,跳开了。

  这下子,叶灵月可是看清楚了这小家伙的模样了。

  好,好可爱!

  那是一只绒球状的狐狸……犬,只有茶杯大小,浑身上下圆滚滚的,短胳膊短腿的,洁白无瑕的毛上沾着露水,一双浅蓝色的大眼睛,黑亮亮的鼻尖上还沾着点泥巴。

  看到叶灵月,小狐狸犬蓝宝石一样的眼里,闪过一丝人一样的慌张。

  “小家伙,你住在这里?”叶灵月上前走了几步,哪知道那小家伙戒备心很重,一调头就冲进了白雾里,它的速度太快,竟是比后天高手的叶凰玉还要快很多。

  “哎,不见了,原来它是藏在那片白雾里的。”白雾是叶灵月暂时没法子穿越的,她只能悻悻然离开。

  过了数个时辰,鸿蒙天又恢复了平静。

  白雾中,那头小狐狸犬在反复确认了几次,叶灵月已经不在了,才迈着小短腿,爬出了白雾。

  地里的聚元草已经被拔光了,新的聚元草至少要一天后才能长出来。

  吱哟——

  小狐狸犬的鼻子皱了皱,有些恼火地叫了一声,声音奶奶的。

  它忽然闻到了一股香味,小脑袋四下张了张,瞥见了一碗香喷喷的羊乳放在了地上。

  吱哟——

  有些疑惑,小狐狸犬在羊乳旁停留了一会儿,用鼻子嗅了嗅,随即抬起了小爪子,傲娇地将羊乳推开了,又钻回了白雾中。

  第二日,叶灵月找到了娘亲叶凰玉。

  “娘,接下来的一个月里,孩儿不去武堂了,我要进山。”叶灵月将昨日她和叶青的那番约定,告诉了叶凰玉。

  本以为,会等来一顿斥责,哪知叶凰玉听了后,一语不发,折身从屋子里拿出了一个包裹,里面装着一瓶跌打酒和供三日食用的干粮。

  “灵月,你已经长大了,是非恩怨,自会分辨。你这几月武道精进很快,但没有经过实战的拳脚功夫,中看不中用。这是我进山时常带的行李,你且带着,娘祝愿你得偿所愿,一个月后回来,在族试上,打败叶青。”叶凰玉字字句句,烙在了叶灵月的心中。

  “娘,若是我在山间遇到了小野兽,可以用什么法子将它驯化?”叶灵月临走前,忽的想起了一件事。

  她空间里的小狐狸犬很是可爱,但是戒备心十足,速度又快,如今的叶灵月根本抓不住它。

  昨日她特意留了一碗羊乳,哪知道它一点都没动,看来小家伙显然不好这口。

  也许,她可以想其他法子驯化它。

  “成年的野兽,是没法子驯化的,若是有遇到幼年野兽崽子,可以试着喂它一些切碎的嫩草尖或者生肉。不过,野兽终归不通人性,驯化了也没多大用处。若是能够遇上灵兽幼崽,那就不同了。”叶凰玉随口答道。

  “野兽和灵兽有什么区别?”叶灵月想起了小狐狸犬的身手,那速度,的确非一般的野兽可比。

  “灵兽能通人识,它们还能和人缔结灵契。不过,绘制灵契的法子只有那些大的门派中才有记载。大夏国内也鲜少有灵兽出没,真正的灵兽,大多血统高贵,绝不会主动和人契约。”叶凰玉活了快三十年,只在大夏国的大城市里,才见过灵兽。

  从叶凰玉口中,叶灵月得知,大夏境内,野兽分为了初中高三种级别,灵兽则从一品到九品。

  秋枫镇外的山野里,一般只出没一些初级的食草野兽和中级的食肉野兽。

  “灵月,你进山后,只能在山腰和山谷部位活动,不可进入山顶区域。”叶凰玉告诫着叶灵月。

  炼体三重的实力,面对初、中级别的野兽,还算绰绰有余,但山顶区域,人烟罕至,里面究竟有什么野兽,那就说不准了。

继续阅读《倾世医女》


版权声明:未经书面授权禁止转载、摘编、复制或建立镜像。对既成事实本站将保留所有的权利。

无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