暖不了的城最新章节,宋雨柔,阿城全文免费阅读

小说:暖不了的城
分类:霸道总裁
作者:宋雨柔
简介:五年前,为了救他,安暖被逼离开
五年后重逢,他却为了另一个女人亲手将她送进监狱,摘她眼角膜……安暖一遍遍告诉自己,他只是忘了她,等他恢复记忆,一切都会好的
直到躺在冰冷的手术台上,一尸两命,安暖才明白,冷漠如南城,不是她名字中带个暖字就能温暖得了的……她的死讯传来,他不顾一切阻挠,疯一般的冲进医院,却连尸首都没有见到……下一秒,他疯了!
角色:宋雨柔,阿城
暖不了的城最新章节,宋雨柔,阿城全文免费阅读

《暖不了的城》免费试读免费阅读


第1章 跪着赎罪


G市,中心医院
“阿城,宋雨柔受伤真的跟我没有关系。”安暖被逼跪在冰冷的地板上,抬头仰望着这张魂牵梦萦的脸,伸手欲抓住他的衣角解释,却被他嫌弃的避开。
安暖重心不稳,径直扑到在地上,额头磕在地面上,立即红肿一片。
今晚,她本是代表公司来谈合作的,这也是她离开五年后第一次回到G市,她没想到对方是南城。
更没想到五年后的南城竟然跟宋雨柔在一起了。
要知道,五年前他是极其讨厌宋雨柔的,看到她都要吐的那种……
一进包间,看到那张早已刻到骨子里的精致脸庞,安暖的心跳极没出息的乱了,原本早已想好的合作台词瞬间被各种疑惑取代。
她想问问,当年的手术,是否都顺利?他的身体,是否都康复了......
她更想知道,他为什么会跟宋雨柔在一起?她不在的五年是不是发生了什么......
安暖的心思没在合作上,对方说的合作细节她一个字都没听进去,只是机械的点头说‘嗯,好’,以致对方负责人有些不满。而她却丝毫没有意识到,满心都在寻思着如何找机会单独与南城说说话。
当看到他温柔的替宋雨柔布菜,亲昵的在她耳边各种嘘寒问暖,安暖再也忍不住,找了个理由,起身去了洗手间。
她以为,南城会跟过来。
不料,跟来的是宋雨柔。
看着宋雨柔趾高气扬的在她面前各种炫耀着,安暖一时没忍住,扬起手便朝她招呼去......
只是她的手还没碰到宋雨柔的脸,宋雨柔便‘咚’的一声,倒在地上。
而这一幕,恰好被南城看看到。
他脸上闪过曾经独属于安暖的焦急,温柔的抱起宋雨柔,匆忙往外走,脚步紊乱。
安暖的双眼,被刺得生疼。而比眼睛更痛的,是安暖的心。
她被南城强行押到医院,跪在地上,给宋雨柔赔罪。
南城漆黑的眸底闪过深深的厌恶,嗓音冰凉,如北极的寒风刮过,“当时洗手间里只有你们两个,不是你是谁?”
“阿城......”安暖被刮得摇摇欲坠,她艰难的直起身子,两片唇瓣动了动,想说什么,刚发出声,便被南城冷声打断。
“你最好祈祷雨柔能够早点醒来,不然,你就等着在这里跪一辈子吧!”
跪一辈子?
安暖好不容易直起的身子瞬间又倒了下去。
南城为什么就是不信她?为什么要护着宋雨柔那朵白莲花......
心底像有万千只蚂蚁啃噬着一般,疼痛像汹涌的海浪,铺天盖地朝她席卷而来,瞬间将她淹没。
“阿城......”
“不许叫我阿城。”南城不带半分温度的嗓音在头顶砸开,不知为何,一听到这个女人叫他阿城,他就莫名的烦躁不已。
他抬头猛扯了一把衬衣领子,可这种烦躁并没有减少,反而更加强烈了。
他的冷漠如一把重锤,狠狠锤在安暖心底。
曾经,是谁成天缠着她要她叫他阿城,说那是她专属的称呼;现在,又是谁厉声呵斥,不让她叫他阿城......
过往有多甜蜜,此刻就有多残忍。
“阿城,我知道你在怪我五年前抛下重伤的你不辞而别,我当时是有苦衷的,我......”安暖以为他还在为五年前的事生气,竭力逼回即将跳出眼眶的泪珠,开口欲解释,却被南城厉声打断。
“安小姐,说过的话我不想再说第二遍。”
他指的是不准喊他‘阿城’一事,安暖瞬间明白了。
“还有,安小姐哪儿来的自信,觉得我五年前就认识你。”
如果前一句只是让安暖置身冰窖,后一句便是借势在她身上绑了个千金重的石头,让她在冰窖中急速往下沉。
安暖伸出手,试图寻找救命的稻草,僵硬的手臂却始终没有勇气再去碰触南城的衣角,最后只得悻悻的缩回。
她抬头,试图在他脸上找出一丝伪装的痕迹,却只看见无尽的冷漠和陌生,仿佛他真的不认识她一般......
无尽的冰水蔓过全身,安暖只觉得身体里的每个细胞都凉透了。
“雨柔,你怎么样?”
病房门从外面推开,传来担忧的女声。
安暖抬眸,看向门口,正巧那人也看了过来,四目相对,那人明显愣了半晌......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暖不了的城》

第2章 新仇旧恨一起算


“安柔......”宋岚脱口而出的喊出两个字,跟在她身后的林建国也是狠狠愣住了。
这张脸......
还是林建国先反应过来,他轻轻将手搭在宋岚的肩上,不着痕迹的提醒着。
宋岚瞬间意识到自己的失态,连忙收起不该有的情绪,恢复应有的姿态。
安柔十七年前就死了,眼前这个女孩才二十来岁,就算安柔还活着,也不可能这么年轻。
所以,这人是......安柔那老贱人留下的小贱人?
宋岚瞬间猜出了安暖的身份,看向她的眼神像淬满了剧毒一般,恨不得秒秒钟将她射成马蜂窝。
“就是你害的我们雨柔。”
宋岚大步走过去,不由分说,扬起手对准安暖的脸狠狠扇了去。
安暖毫无防备,结结实实挨了这么一巴掌,右脸瞬间浮现出清晰的无根指印,红肿一大片。
“你这个恶毒的女人,看我不打死你。”
安暖还来不及反应,宋岚一手揪起她的头发,逼她抬起头,另一手对准她的脸再次重重扇了去。
十七年前没有弄死安暖,宋岚的心底一直憋着怒气,所以这一巴掌,她是铆足了劲,铁了心要将安暖往死里打。
似是觉得这样不解气,宋岚死死拽住安暖的头发,抬起脚,对准她的身子狠狠踢了过去,一下又一下......
安暖细小的身板重重磕在地板上,发出一声巨响。
她艰难的抬起头,求救的目光分别投向林建国和安暖......
这两个,原本最该给她温暖,让她依靠的男人,此刻均双手插兜,冷眼旁观着这一切,眼睁睁的看着她被宋岚殴打而无动于衷......
胸腔闪过剧烈的痉挛,安暖只觉得呼吸越来越困难,她甚至都感觉不到宋岚殴打她时留下的痛。
跟心底的痛相比,这点儿痛又算得了什么。
“小贱人,今天落到老娘我的手上,看我不弄死你......”宋岚似乎越打越起来,抬脚对准安暖的胸口,就要踩去。
“咳咳......”
空气中冷不丁的响起男人轻咳的嗓音,宋岚扭头,见南城正一脸高深莫测的盯着自己,那深邃的双眸......有些危险。
宋岚的心底升起一股寒意,她忙收回脚,用最快的速度平复好自己的情绪,看向南城,赔着笑:“不好意思,阿城,我一想到是这个女人把我们雨柔害成这样的,我就觉得愤怒不已,我、我......刚才被愤怒冲昏了头脑,失态了,让你见笑了。”
安暖心里升起丝丝暖意,南城这是......在帮她?他心里还是有她的吧,终还是不忍心看着她一直被伤害吧!
她抬起头,看向南城。
正巧南城的余光也扫了过来,察觉到她的意图,南城两片薄唇微动,声音凉薄至极:“宋女士,你的心情我可以理解,只是你将她打死后,就没有人在这里跪着给雨柔赎罪了。”
他明明长得那么好看,嗓音那么磁性好听,可出口的话却瞬间将安暖置身冰天雪地。
她愕然的看着他,红肿的脸上写满了不可置信。
南城被安暖这样的眼神盯得十分不舒服,心底没来由的升起一股莫名的烦躁,他往宋岚的方向走了两步,“宋女士,雨柔就交给你照顾了,我还有事,先走了,明天我再来看雨柔。”
路过安暖身边时,他停下了脚步,朝宋岚交代,“这位安小姐将一直跪在这里,直到雨柔醒来,麻烦宋女士你监督一下。”
他高大的身子投下一片阴影,将安暖笼罩,像极了他给她的一片黑暗世界。
安暖甚至听到自己胸腔破裂的声音,眼睁睁的看着心脏的碎片一片一片从胸腔脱落,掉在地上,被他狠狠踩碎而无能为力。
对于这样的美事,宋岚再乐意不过,满是褶皱的脸上赔着笑,连声说着:“阿城,你放心,我一定好好监督她,只要雨柔一秒不醒来,就不让她起来。”
南城‘嗯’了一声,阔步走出病房。
关门声响起,宋岚确定南城已经走远,才走到安暖身边,露出她本来的面目:“小贱人,今天既然落到我的手里,我们就把新仇旧恨一起算了。”
她右手再次死死地揪住安暖的头发,逼她抬起头,这张酷似安柔的脸映入眼帘,越看,宋岚心里嫉妒的火苗烧得越旺。
下一秒,她拿起一旁的水果刀,对准安暖的脸,划了去......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暖不了的城》

第3章 所谓父亲


锐利的刀锋,晃得安暖睁不开眼,也刺激着她的大脑。
下一秒,她不知道哪儿来的勇气,冲着林建国大声喊道:“你就这样眼睁睁的看着她欺负你的女儿吗?你还算不算一个父亲?”
林建国淡淡扫了安暖一眼,缓步走向她,用最平静的语调说:“从你妈背叛我的那一刻起,你就不再是我的女儿,我跟你之间什么关系都没有。”
“我妈从来没有背叛过你,明明是你对不起我妈在先,是你......”
“闭嘴吧,小贱人。”宋岚一巴掌扇在安暖脸上,阻止了她后面的话。
林建国脸上毫无波澜,依旧淡定的陈述着他的事实:“如果不是你那个下贱的妈护着你,你十七年前就该跟你妈一起下地狱了。
所以,在我心底,你早已死了。我的女儿,只有宋雨柔一个。”
原来是这样......
安暖一直以为,这十七年来,林建国对她不管不顾,是因为他忙;或者是迫于宋家的压力,不敢管她,毕竟他是入赘到宋家。
他心底,多少应该还是有她这个女儿的......
却唯独没有想过,她在林建国的心底,早已变成了死人。
她这么一大活人,却恁是变成了死人。
呵呵,安暖想笑,为自己一直以来,为林建国的无情找的无数个借口。心底,却在不停的滴血。
这就是她的父亲,她盼了十七年的父爱......
“小贱人,这下死心了吧!”宋岚弯下腰,手中的刀在安暖面前晃了晃,“我倒要看看这下还有谁能帮你。”
说着,她手中的刀再次朝安暖的脸划了去......
病房的门,再次被推开。
南城去而复返的身影出现在门口,身后还跟着一名保镖。
宋岚一愣,手中的刀瞬间落到地上。
“阿城,你来得正好,这个女人她想杀我。”宋岚抢先一步说。
“阿......”安暖张嘴,欲解释,声音终被南城的冷漠吞噬。
他说:“宋女士,这是我的保镖小林,他将留下来跟你一起监督这位安小姐,顺便保护你和雨柔。”
说完,转身,朝门口走去。
整个过程,连个眼角余光都没有赏给安暖,仿佛她和宋岚发生怎样的冲突都跟他没有丝毫关系。即便亲眼看到宋岚要毁了她的脸......
安暖前一秒还有些温暖的血液瞬间被冰冻,连同整个身子都僵了。
他还特意给宋雨柔母女配了保镖,他这是担心她对她们做什么吗?可他两分钟前才亲眼看到,跟宋岚相比,她才是那个弱势的人,才是需要保护的......
何况宋岚母女身边还有个强壮如牛的林建国。
她安暖就算再有本事,也不能以一敌三。
阿城,什么时候开始,我在你心底成了洪水猛兽,你要这样防着我?
无尽的苦涩在安暖的心底荡开,蔓延至全身,连血液都是苦的。
“小林,真是辛苦你了。”宋岚嘴上客气的说着,心里却暗自骂南城多事。
如果没有这个小林,她要对安暖做点什么,简直就是轻而易举。可眼下,她什么都做不了,好好的机会就这样浪费了。
宋岚不甘心。
躺在病床上的宋雨柔同宋岚一样,本以为可以借机除掉安暖。不料南城竟然让小林留在这里。现在她不仅什么都做不了,还得躺在病床上装昏迷,难受死了。
“妈。”宋雨柔竭力按捺住心底的怒火,思虑一番后,她决定醒来。
虽然不甘心就这样放过安暖,她也不能一直跟她这样耗下去。
至于安暖,只能再想其他办法......她敢回到G市,她宋雨柔就敢弄死她。
“雨柔,你醒啦。”宋岚连忙走到病床边,关切的问:“感觉怎么样,有没有哪里不舒服。”
“我现在去叫医生。”林建国说完,匆忙的跑了出去。
安暖盯着他急吼吼的背影,虽然一遍遍提醒自己不要在意,可心脏仍止不住的剧烈的疼痛着。
同样是女儿,为什么差别这么大?
宋雨柔扶着脑袋,甚是虚弱,“我这是怎么了?”
“还不是安......”宋岚接受到宋雨柔提醒的眼神,连忙改了口,“是这位安小姐害你昏迷不醒,好在阿城已经替你惩罚她了,让她一直跪在这里给你赎罪,雨柔,你瞧瞧阿城对你多好。”
宋雨柔嘴角荡着浅笑,看向安暖,:“不好意思,安小姐,阿城就是太在乎我了,让你受委屈了,我现在已经醒过来了,安小姐可以回去了。”她嘴上道着谦,眼底却是无尽的挑衅和炫耀。
“雨柔,你当真要这样放她走吗?你就不怕她回头再......”
“妈,你放心,有阿城在,谁都伤害不了我的,我相信阿城不会让任何人伤害我的。”
“阿城对你就是好。”
安暖听着宋岚母女俩刻意炫耀的话,竭力忽略心底的痛,拖着沉重的步伐,艰难的走出病房。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暖不了的城》

第4章 给表妹找工作


安暖回到酒店,还没来得及躺下,包里的手机夺命般的响了起来。
她拿出手机,看到来电时,两条秀眉忍不住皱了皱。自身的修养让她耐着性子,接起电话。
“喂。”
“我听那死老太婆说你回G市了。”
温秀丽一如既往,粗暴又没礼貌的声音透过无线电波传到安暖的耳朵里,她本就皱着的眉头皱得更紧了,声音也跟着冷了下来,“有事吗?”
“我说你这是什么态度,连个称呼都没有,有这么跟长辈说话的吗?真是有娘生,没爹养的野孩子,早知道当年就该让你跟你妈一起死在车祸中。”温秀丽直接开口骂着。
后面一句直接戳痛安暖的心窝,她连着深吸好几口气,才竭力忍住没有当即跟温秀丽撕起来。
她说:“有事说事,没事挂了。”
怕安暖真挂了电话,温秀丽也不敢再废话,直接开门见山的说:“你表妹安茜明年上半年就要毕业了,她想进NC。”
呵呵,进NC,温秀丽也真敢说。
NC前台都是研究生以上学历,而温秀丽那个不学无术的女儿......如果安暖没有记错,她应该只上了不入流的大专。
她怎么好意思说出这种话的?
安暖平静的说:“NC每年都会向应届生提供大量岗位,安茜如果想进,可以先投简历,对方审核过了会通知她去面试的。”
“你特么给我装傻是吧,你表妹要自己能进NC,我还跟你废这么多话干嘛。”温秀丽当即爆了粗。
“抱歉,那是你们的事,我也无能为力。”安暖头疼的揉着额角,看来温秀丽很清楚她的女儿是无法进入NC的。
那她给她打这通电话是为什么?
倏地,一张冷漠的俊脸浮现在脑海,安暖倏地清醒。
NC现在的总裁是南城!
所以......
果然,下一秒就听温秀丽说:“你刚回国,可能还不知道,NC的总裁是南城,就是以前跟你交往的那个穷小子。当年他对你用情挺深的,你去求求他,让他给你表妹安排个工作也不是什么难事儿。”
呵呵,一个不入流的大专生进NC还叫不是什么难事儿?她温秀丽的脸可真大。
想到什么,温秀丽补充:“你表妹说要工作轻松的,工资高的,最好是只拿工资不干活的那种闲置岗位,反正南城有的是钱,也不在乎多养一个闲人。”
当然,如果安茜能趁机爬上南城的床,顺利成章的成为NC的总裁夫人便最好不过。即便不能成为总裁夫人,能当上南城的情人也是可以的,那样她就有享不尽的荣华富贵,温秀丽暗暗的盘算着。
温秀丽理所当然的不要脸的话听得安暖额角直跳,她是不是忘了,当年她是如何嫌弃和侮辱南城的?是如何逼他们分手,要将她嫁给能当她爷爷的死了老婆的老男人的?
温秀丽此刻怎么有脸说出这种话?
南城再有钱,那也是南城的,凭啥要白白给你温秀丽,给安茜?
就算当年他们没有分手,安暖也没脸说出这样的话,何况现在的南城......
脑海中浮现出今晚的种种,安暖的心蓦地被一双大手揪住,不停收紧,痛到难以呼吸。
她说:“我跟南城五年前就分手了,他现在的女朋友是宋雨柔。宋雨柔你认识吧,就是我爸...林建国的另一个女儿,如果你不嫌丢人,可以打着拐弯亲情的名义,去求求她,让她帮忙。”
安暖用尽全力说完这句,伸手挂了电话,纤细的身板重重躺在地上,眼泪顺着脸颊,无声往下流。
她和南城,明明曾经那么相爱,那么令人羡慕的一对,怎么就走到了这种地步?
五年前,南城的心脏衰竭,他的未婚妻拿着与他匹配的心脏逼她离开。
离开后的安暖没想过会和他重逢,更没想到,重逢后会是这样的情景。
他没有水到渠成的跟他的未婚妻一起,反而与宋雨柔一起了。
为什么这个人是宋雨柔?世界上那么多女人他不选择,为什么偏偏选择了宋雨柔......
他将曾经独属于她的宠溺和疼爱全部给了宋雨柔。对她,则完完全全当成了陌生人,除了冷漠还是冷漠,仿佛根本不认识一样。
如果可以,安暖更宁愿他恨她,也不要被他当做陌生人。
恨,至少还有情绪,至少说明她在他心底还占有一角,而陌生人......
安暖越想,眼泪流得越凶,一颗心也越来越疼,直到慢慢失去知觉......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暖不了的城》

第5章 涉嫌谋杀


翌日,安暖是被闹钟吵醒的。
她睁眼,扫了一眼手机屏幕,八点了。
与NC约定的签约时间是九点。
安暖迅速起床,用最快的速度洗漱完,看着镜子里还有些红肿的脸,拿过粉底一层又一层的涂上去,才勉强遮住。
她抓起手包,迅速往外跑,刚出酒店大门,就看到一辆出租车。安暖一心着急,也没有多想,打开后排座,直接坐了上去。
“师傅,用最快的速度去NC。”安暖急切的说。
出租车司机透过后视镜默不作声的将她打量一番,确定没有接错人,才启动车子离开。
安暖心底着急,也没发现出租车司机的异样,只是时不时的看时间,希望不要迟到才好。
车子开到十字路口,前方指示灯已变成红色,出租车司机却置若罔闻,依旧往前开。
安暖皱紧眉头,忍不住提醒:“师傅,红灯了。”
出租车司机好像没有听到一般,反而猛踩油门,加速往前开。
“师傅,红......”
安暖还想提醒,突然‘砰’的一声巨响,打破清晨的宁静,让本就拥堵不堪的道路更堵了。
安暖的身子猛地前倾,撞上前方座椅,鲜红的血液瞬间从额头流出,意识涣散之际,她好像看到了宋雨柔狰狞的笑......
......
医院
安暖伤得并不严重,医生给她处理完伤口后没多久便醒了过来。
“糟了,与NC的合同。”她猛地一拍脑袋,懊恼不已。
努力了这么久才争取来的合作,不能就这样毁在自己的手里。
她迅速掏出手机,试图跟NC的负责人联系。手中的电话还没拨出去,病房门‘砰’的一声,从外面被人踹开。
南城携带着暴风雪出现在门口,后面跟着两位警察。
病房温度瞬间降至冰点。
“南总,我......”安暖开口,欲解释她今天未能去签约的原因,话还没说话,南城冰冷的嗓音砸在整个病房。
“警察同志,她就是安暖。”他一开口,仿佛蒙古西伯利亚寒流袭过,整个病房都冰冻了。
“安暖是吧,你涉嫌主导一起车祸谋杀,麻烦你跟我们走一趟。”为首的警察公式化的开口。
“谋杀?”安暖眉心紧皱,以为自己听错了,忍不住重复了一遍。
“是的,今早柳溪路口的那起车祸,有证据证明是你指使出租车司机故意撞向宋雨柔小姐的车,现在请你跟我们走一趟。”警察依旧一副公式化的态度。
“证据?”安暖的瞳孔猛地睁大,又狠狠一缩,她说:“什么证据?”
南城骨节分明的手指不知何时打开了录音笔,里面安暖的声音清晰的传来:“师傅,看到前面那辆玫红色的车没,对,撞她,最好把她撞死。你放心,出了事我担着,保证不会连累到你。”
这声音听上去跟安暖的声音没有区别,安暖清楚,她绝对没有说过这样的话。相反,她在提醒司机红灯了,司机根本不听。
她这是......被人陷害了!
“这不是我的声音。”安暖反射性的反驳,“是有人冒充我的声音。”
南城握着录音笔的手指悄然收紧,削薄的唇角扬起讥诮的弧度,眼底的厌恶更是丝毫不加掩饰:“安小姐,你说这不是你的声音,谁信?要不要我们做个声音鉴定?”
安暖想说‘好,做就做’,可南城完全不给她机会。
“你不想承认没关系,出租车司机已经承认了。你是不是没有想过,经历了这么严重了车祸,出租车司机还能活着?
昨天雨柔好心放过你,你却不知悔改,竟然加倍迫害雨柔,MK怎么会派你这种恶毒的女人来谈合作?”
虽然昨天已经领教过南城的冷漠,无情和不明是非,今天亲耳听到他说这些话,安暖仍觉得心脏受不了。
他说的每一个字连同标点符号,都像锋利的匕首,狠狠在她的心底划过,一刀又一刀......
安暖抬眸,对上他满是恨意的双眸,突然她连解释的欲望都没有了。
南城见她沉默,以为她默认了,心里升起一股莫名的狂躁。
他说:“雨柔那么善良,跟你无冤无仇,你为什么一而再再而三的害她?”
他双眸猩红,垂在两侧的双手手背青筋凸起。安暖肯定,如果不是碍于警察在,他此刻一定像捏死蚂蚁一样将她捏得粉碎了。
又是宋雨柔!
安暖不甘心就这样背了黑锅,更忍受不了他说宋雨柔善良。
她抬起头,清冷的双眸看向南城,一字一句,“南总,你怎么知道这不是你女朋友宋雨柔小姐自导自演的苦情戏码呢?”
‘啪!’
清脆的巴掌声响彻整个病房。
“不要把你恶毒的心思强加在雨柔身上,雨柔那么善良,不是你能比的。”
他又说宋雨柔善良?
安暖像听到天大的笑话一样,天底下怕只有像南城这种被宋雨柔洗脑了的人才会觉得她善良吧。
左边脸火辣辣的一片,安暖丝毫不觉得疼,跟心底的痛相比,这点疼,又算得了什么呢?
她倔强的扬起小脸,对上他的视线,清冷的双眸里泛动着晶莹......
南城看着她这副模样,莫名的烦躁再一次像海潮一般朝他袭来。
“立即把她带走。”他对警察说。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暖不了的城》

第6章 我要你的眼


“啊,我的眼睛,阿城,我的眼睛看不见了。”VIP病房,宋雨柔的尖叫声打破病房的宁静。
南城紧紧将她拥入怀里,安慰道:“医生说你的眼角膜损坏了,会暂时性失明,等找到合适的眼角膜移植便可恢复。”
“失明?”宋雨柔双手捂住眼睛,再次尖叫起来,“不,阿城,我还要拍戏,我不能失明,你帮帮我好不好,阿城,我不要失明。”
南城漆黑的眸子沉了沉,拥着宋雨柔的手臂紧了几分,两片唇瓣一张一合,“我已经动用所有关系,你放心,很快就会找到合适的眼角膜的。”
他嗓音低沉磁性,醇厚得像浓香的白酒,安抚着宋雨柔的心。
“真的吗?”宋雨柔将脑袋轻轻靠在她胸口,有些不确信的问。
南城的大掌揉着她的头顶,语气温柔,“嗯,放心吧。”
“阿城,你对我真好。”宋雨柔双手环抱着南城的腰身,想到什么,继续说“我听说是安小姐主导了这场车祸,是吗?”
南城轻声“嗯”了一声,手臂上的青筋瞬间凸起。
宋雨柔清晰的感觉到他浓浓的恨意,眼底悄然闪过得逞的笑......
“阿城,我跟安小姐无冤无仇,你说她为什么总针对我。昨天是害我晕倒,今天又指使出租车撞我,我都不知道明天她还会做出什么疯狂的事,如果不是确定我之前根本不认识她,我还以为我跟她有什么深仇大恨……”
“阿城,我真的好害怕,我、我以后都不敢再出门了,你说我该怎么办才好......”宋雨柔纤细的身板一上一下不停抽动着,声音带着剧烈的颤抖。
好像真的很害怕!
“放心,她以后伤害不了你了。”南城的大掌紧紧握住她的手,安抚道。
“为什么?阿城,你这话是什么意思?”
“她已经被我送进监狱了,以后不会再有机会伤害你。”
南城的话像一枚镇定剂,深深安抚着宋雨柔的心,她的眼底悄然闪过得意的笑......
安暖,被自己深爱的男人亲手送进监狱,这滋味不好受吧!
不过这还不够......她要的不是安暖进监狱,而是永远从这个世界上消失。
只有这样,她才有安稳的日子过,不用时刻提心吊胆......
“阿城,你说安小姐出狱后会不会加倍报复我?她做事那么疯狂,我、我......”
南城漆黑的眸子沉了一下,“那就让她永远呆在里面。”
“这不太好吧。”宋雨柔犹豫着,“毕竟她是MK派来谈合作的代表,你这样会不会给公司带来不好的影响。”
NC是有实力,可MK也不差。
何况这次车祸本就不严重,要让安暖在监狱呆一辈子的确说不过去。即使南城再有实力也堵不住悠悠众口。
见南城陷入沉思,宋雨柔连忙补充:“阿城,刚才只是我自己的担心,说不定安小姐不是那样的人,这两次只是意外,以后她应该不会再伤害我了。
你不要因为我为难安小姐,进而损害公司的利益。反正我以后都是瞎子,大不了我以后都不出门了,这样就不用担心安小姐再伤害我。”
宋雨柔说得很大度,却摆出一副泫然欲泣的委屈模样,“阿城,要不你让人放了安小姐吧,我受点伤害和委屈没关系的,真的。”
‘瞎子’两个字刺激着南城的神经,他的喉结剧烈的滚动了一下,“我不会让你受委屈的,也不会让你一直失明的,放心。”他语气决绝而坚定,眼神却透着狠厉,似是做了重大决定一般。
“阿城,你......”
“我现在就去给你取眼角膜,你等我。”南城说着便将宋雨柔放到床上,起身欲往外走。
宋雨柔一把抓住南城的衣角,一脸担忧:“阿城,你要做什么?”
“我把她的眼角膜摘下来给你。”
这个她指谁不言而喻。
宋雨柔的脸上闪过剧烈的惊恐,声音瑟瑟发抖:“不,阿城,你不可以这样,不可以这样。这是不合规矩的,我宁愿当一辈子的瞎子,也不要你因为我双手沾满血腥。
没了眼角膜,安小姐同样会看不见的,我们不能这么自私,不能只顾着自己,忽略别人的感受。”
“这是她欠你的。”
“不......”
宋雨柔还想说什么,南城已经拿开她的双手,将她重新放回床上,“你好好休息,其他的事不用操心,我自有安排。”
说完,南城转身,朝门口走去。
直到关门声响起,确定南城的脚步远去,宋雨柔才从床上坐起来。
她抬手,摘掉眼睛上的纱布,嘴角扬起大大的笑容,比纱布上的血还要艳几分。
安暖,很快,你那双漂亮的眼睛就要彻底失去作用了,而且是被你最爱的男人亲手摘下,这应该比要你的命更痛苦吧……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暖不了的城》

第7章 不合理也变合理


安暖在监狱渡过了漫长的两天。第三天,南城终于出现了。
看着那张早已刻到骨子里的精致脸庞,安暖瞬间失神了。猛掐一把大腿,才意识到自己没有做梦,南城是真的来了,来看她了。
“我带你回医院。”南城薄唇轻启,开门见山。
安暖以为他终于调查清楚事情真相,要带她回医院复查伤口,心里忍不住泛起阵阵暖意。
南城终究,还是在乎她的吧!
不料,下一秒就听他说:“雨柔的眼角膜损坏了,把你的捐给她。”他语气淡得就像在说我渴了,给我一杯水这么简单。
安暖前一秒还沸腾不已的血液瞬间被冻住,她不可置信的看着南城,忍不住问:“你说什么?”
“把你的眼角膜给雨柔。”南城耐着性子,重复了一遍。
安暖全身闪过剧烈的痉挛,愕然的抬起头,艰难的吐出三个字:“凭什么?”
“你害雨柔损坏了眼角膜,把你的赔偿给她,天经地义。”他依旧一副云淡风轻的模样。
安暖强忍着蚀骨的痛,说:“南总,你还要我说多少次,车祸的事跟我无关,我没有害宋雨柔。”
如果不是他好好的站在她的面前,安暖都忍不住怀疑眼角膜坏了的人不是宋雨柔,而是南城。
不然,眼睛怎么会如此瞎?
“你有没有害雨柔并不重要,重要的是她要你的眼角膜,你就得给。”他的语调轻得像一阵微风拂过,安暖却犹如被暴风雪席卷,摇摇欲坠,及时扶住墙壁才让自己没有跌得那么难看。
南城什么时候变得如此是非不分了?还是他宠宋雨柔宠得毫无原则了?
无尽的痛从心底传来,蔓延至全身,安暖想哭,嘴上却冷笑出了声:“如果宋雨柔小姐要天上的星星,南总你是不是也要我去给她摘?”
“是!”
掷地有声的一个字,狠狠砸在安暖心底。
本以为痛得多了就麻木了,再也感觉不到痛了。可此刻心底的痛依旧是那么明显。
还是痛得不够吧!
安暖竭力逼回眼底的泪水,倔强的扬起小脸,清冷的眸子看着南城,一字一句:“如果我说不呢?”
凭什么她宋雨柔要她就要给,她天生又不欠她什么。
“如果你想顺利拿下合约……”
安暖笑着打断他,心底却在流血,“抱歉,南总,一份合约还不足以让我用我的眼角膜来换。”
“再加上你的外婆呢?”南城的语气轻飘飘的。
安暖的瞳孔猛地收缩,扶着墙壁的手抖动不已,连同她纤瘦的身板,眼底翻滚着剧烈的恐惧,巴掌大的小脸瞬间被担忧覆盖,连说话都不利索了,“你,你对我外婆做了什么?”
“没什么。”他扬扬眉,双手插兜,半倚在墙边,慵懒又闲散,配上他精致的装扮,完美的五官,如果不是他出口的话太过无情,安暖一定会觉得此刻的他帅炸了。
“我想着安小姐你在监狱,没人照顾你外婆,所以就将你外婆接到了家里,替你照顾几天,不用太感谢我。”
安暖几乎将牙齿咬断,最终也只吐出三个字:“你……卑鄙!”
南城扬扬眉,不置可否。
外婆她老人家以前对他那么好,他怎么下得去手?他再恨她,也不能把仇恨转移到年近八十的老人身上。
南城,你这样做的时候良心就不会疼么?还是说你为了宋雨柔连心都没了?
安暖死死扶住墙壁,才让自己没有当即摔倒。
......
从活人身上摘除眼角膜本不符合规定,但因对方是南城,一切的不合理都变得合理了。
五年前,如果不是他的未婚妻突然找上她,安暖从来都不知道他是如此有实力。
如果不是亲眼所见,她也很难将眼前这位有权有势的男人跟当初和她谈恋爱的穷学生联系在一起。
尖细的针头扎进手腕,冰凉的液体流进身体,安暖的意识渐渐涣散。
彻底失去意识之前,她竭力睁开眼,决绝的说了一句:“南城,但愿日后你不会后悔。”
他会后悔?天大的笑话......
南城这样想着,可心底,却仿佛有什么东西在渐渐流逝一般。而那颗沉寂了五年的心,突然狠狠颤了颤,而后闪过一丝丝痛......
很轻,但又无法忽略。
这种异样的感觉于南城来说很陌生,是五年来,第一次。
他看着安暖拒绝中带着几滴泪珠的脸,忽然有一丝的不忍。
倏地,宋雨柔委屈的脸庞闪过脑海,他刚升起的一丝不忍瞬间转化为浓浓的恨。
这一切都是安暖造成的,她必须为她的行为付出代价。
病床车缓缓推进手术室,就在门即将关上的前一秒,走廊传来急切的脚步声,与之俱来的是男人磁性的嗓音:“等一下。”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暖不了的城》

第8章 温秀丽这个吸血鬼


第8章只因为她没有妈妈的保护
南城看向来人,英挺的眉宇微微皱了皱。
顾一辰!
如果没记错,他与这人可没什么交集,他此时此刻出现在这里又是为何?
看出南城的不悦,顾一辰偏了偏脑袋,解释:“放心,南总,我来不是为了跟你抢人,只是有人再三嘱托我亲手将这个东西交给你。”不然我才懒得跑这一趟呢?
抢人?抢谁?
南城脑子闪过一丝疑惑,视线扫过刚推进去的安暖,心底闪过一声冷笑。
顾一辰的脑子莫不是有毛病!
说着,顾一辰递过去一个白色信封,薄薄的,一看就没什么分量。
南城垂眸看了一眼,思虑了两秒,出于礼貌,接过,“这是什么?”
“自己看看就知道咯。”顾一辰双手伸进裤兜,耸耸肩,“我的任务完成了,走了。”
目光落在安暖身上时,顾一辰顿了下,“友情提醒一下,里面那人,你最好还是看完手里的东西再做决定,免得后悔。”
......
麻药过去,安暖的意识渐渐恢复。她下意识的抬手,覆上眼睛,没有摸到预料的纱布才缓缓睁开眼睛。
映入眼帘的是白色的墙壁,白色的被子......
原来她还能看见!
南城终究还是不忍心,不舍得摘掉她的眼角膜......
他心底还是有她的吧,安暖心底流过一波波暖流,嘴角荡着自己都没察觉到的弧度......
“嘎吱”一声,门从外面推开。
安暖抬眸,以为是南城来了,不料却看到了温秀丽母女。
“你个死丫头,总算找到你了,你这些天都死到哪里去了,让我一直找不到。”温秀丽一进门,便只顾着发泄自己心中的怨气,好像根本没看到安暖身处的位置是病房,更没心思关心她为什么在医院,这些天都经历了什么。
安茜跟在温秀丽身后,耳朵里塞着耳机,一双眼睛仿佛长在头顶似的,不停的翻着白眼,当看到安暖病房里vip专有陈设时,两只眼睛冒着星光,看向安暖的眼神瞬间友好了不知多少倍。
“姐,你发大财了啊,住这么好的房间,一天得花不少钱吧!”
不愧是温秀丽的女儿,关注点都跟她一样,安暖心中有些苦涩,“我不知道,不是我给的钱。”
“那是谁?南城哥哥吗?你跟南城哥哥和好了对不对,当初他那么爱你,我就知道你们会和好的。”
想到什么,安茜连忙说,“对了,姐,我妈前两天跟你说的事你跟南城哥哥说了没,他怎么说,我什么时候可以去NC上班。”
安暖心中愈发凄凉,“没有。”
“南城哥哥没有说我什么时候可以去上班吗?”安茜化着浓妆的脸上闪过失望,下一秒,又自顾自的说:“没关系的,南城哥哥每天要操心那么多事,等他忙完了再给我安排工作也行,我不着急的。”
“安茜。”思虑一番后,安暖决定告诉安茜实情,“我没有跟南城说,我跟他五年前就分手了,我......”
“什么?你没有跟南城哥哥说?”
安暖硬着头皮点头,“嗯。”
安茜脸上的兴奋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先转化为失望,继而变成恨。
是的,极其浓的恨!
恨安暖明明有能力,却连这个小忙都不肯帮她。
温秀丽则当即暴怒起来,“你个死丫头,居然没有跟南城说,当我的话是耳旁风是吧!”
说着,温秀丽扬起手就要朝安暖扇去,在指尖距离安暖的脸仅有一厘米时,安暖的声音幽幽的传来:“怎么,还想打我不成?”
安暖的双眸一瞬不瞬盯着温秀丽,仿佛在说:你打一个试试?当我还是当年的安暖么?
小时候没有反抗的余地,只得任由温秀丽打骂,但现在......呵呵,她已不是当年软弱的安暖。
不知道是被安暖的眼神吓住了,还是怕惹怒了安暖,她不找南城给安茜安排工作,温秀丽瑟瑟的缩回了手。
“好啊,你个死丫头,你现在能耐是不是,竟然敢顶撞我了,你忘了当初是谁把你养大的?”
温秀丽不敢动手,一张嘴却是其不饶人,“你个忘恩负义的白眼狼,早知道你这般没有良心,当初你那短命的妈死后就该直接把你送孤儿院。”
‘短命’两个字像一枚刺针,狠狠刺中安暖的心脏,她的胸腔剧烈的欺负着,双眸不停喷着嗜血的怒火:“不许你这样说我妈。”
如果温秀丽不是长辈,安暖肯定,她此刻一定不是静静的半靠在病床上,死死瞪着温秀丽那么简单。
说她可以,但不能说妈妈,绝对不能!
“你......”
“如果我没有记错,当年我妈妈车祸的赔偿款一分不落,全部进了你们的包里。”安暖的声音幽幽传来,将温秀丽愤怒的声音覆盖,“我这些年的吃穿用度,读书的费用全部加起来,还没用到赔偿款的一半吧!
还有你们住的那房子,也是我妈妈留下来的,这么多年,有让你们给过一分房租么?”
呵呵,温秀丽说是她将她养大的,仔细算算,究竟是谁在养着谁?
可笑的是,因为年幼无能,明明住在自己家里,花着本该属于自己的钱,安暖却硬生生有种寄人篱下的感觉。
温秀丽这个吸血鬼,花着妈妈用命换来的钱,却还虐待她......
有好吃的,都是安茜姐弟先吃;新衣服,都是安茜姐弟先穿。而她,只能吃他们剩下的,捡安茜不要的旧衣服穿。
明明,她是姐姐,比安茜高大半个头。安茜的旧衣服套在身上就跟小丑一样,大冬天的胳膊和小腿全部露在外面......
温秀丽一个不顺心,便将她狠狠打一顿,而她,连哭的力气都没有......
只因为她没有妈妈的保护,她打心底觉得自己低人一等。
更害怕自己一个不听话,就被温秀丽送走了。
那样,她就真的没有家了,甚至还会连累外婆......
安暖记得,小时候外婆为了护她,没少受温秀丽的辱骂和白眼!
继续阅读《暖不了的城》


版权声明:未经书面授权禁止转载、摘编、复制或建立镜像。对既成事实本站将保留所有的权利。

无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