逍遥子,小灵心小说《逍遥医道》全文免费阅读

小说:逍遥医道
分类:现代言情
作者:逍遥子
简介:不为力量权势,只为红颜倾心;不为纵横寰宇,只为我心逍遥;修真,只为永伴红颜,只求逍遥天地中;自悟医术之道,感悟天心自然,红颜相伴,逍遥直上九重天!
角色:逍遥子,小灵心
逍遥子,小灵心小说《逍遥医道》全文免费阅读

《逍遥医道》免费试读免费阅读


第1章:灵心


“师父,你看,这是我刚采的草药。”

一个看上去仅仅三四岁的小孩子,手中拿着几株药草,跑到一名鹤发童颜的老者面前,满脸笑容的说道。

“呵呵,心儿,又去采药了,真乖,来,给师父看看采的是什么草药。”

老者很是宠溺的摸了摸孩子的头,接过了孩童手中的药草。

“恩,师父,这是你前两天教我认识的车前草和夏枯草,心儿没有认吧?”

“呵呵,没有,心儿真是聪明,拿出去把它们晾晒起来吧。”

“恩,太好了。”

孩童接过药草,欢快的跑了出去,看着孩童跑出去的身影,老者的脸上却是浮现出一抹无奈的神色,似乎对于孩童很是不舍。

“哎,心儿,师父大限将至,怕是不能陪你太久了,为师一生没有什么遗憾的,唯一让我放心不下的便是你了,你还太小,只可惜上天不会再给我更长的时间,只希望为师能够多活几年,看着你慢慢长大。”

老者叹息了一声,语气中透着浓浓的无奈和不愿,却又无可奈何。

说起这名老者,在这大明国甚至周围的国家都是十分的有名,他出名不是因为他有多少的财富,更不是因为他是什么达官贵人,而是因为他的医术,老者名为逍遥子,真名没人知道,同时他还有个响亮的称号,叫做绝命医仙,医术超绝,恍若神仙中人,传说有活死人肉白骨的手段,为当世第一神医,没人知道他的来历,但是老者成名已经超过百年,所以被人冠以仙名。

逍遥子一生不知有何奇遇,医术超绝,无人能出其右,不过他行医却有许多的规矩,必死之人不救,该死之人不救,同时想要让逍遥子出手,还必须备齐一些必要的东西,逍遥子要的皆是天地间少有的灵药或是武功秘籍,作为交换条件,亦或是答应逍遥子一个条件,欠下一个人情,当然能够欠逍遥子人情的,那都绝非普通人;对于逍遥子的这些规矩,自然有很多人不愿意,以前曾有不少人想要强行让逍遥子救人,但结果便是直接被逍遥子抹杀了,此时,天下人才知道这逍遥子不但是医道圣手,更是武功卓绝,强迫他,无异于找死,从此以后,再无人敢对逍遥子无礼了。

九华山物华天宝,人杰地灵,号称仙山,山上终年云雾缭绕,神似仙境,不少人都认为山中有着仙人的存在,不过去无缘得见,不过这里却也成了一些求仙问道之人所向往的地方,成了寻仙问道的洞天福地;在九华山深处有一清幽的山谷,名为清灵谷,清灵谷内长年云雾弥漫,常人不得法,却是难以进入其中,这里也是九华山的一处圣地,因为逍遥子便是居于这个山谷之中,借自然之云雾,外人难以进入,倒是少了几分喧嚣,多了几分清静。

这清灵谷也是逍遥子年轻时偶然发现,进入谷中后,却是得了一些大机缘,从此成为一代绝命医仙,这清灵谷中并未其他人,只有逍遥子与其小徒灵心住在其中,师徒二人相依为命;说起灵心,却是与逍遥子有缘,几年前,逍遥子进入山中采药,无意间听到有婴儿哭泣的声音,便前往查看,却见一个襁褓中的婴儿被丢弃在山林之中,逍遥子一抱起那婴儿,婴儿便是停止了哭泣,反而对着逍遥子嬉笑,逍遥子顿感自己与这孩子有缘,心中感觉这是上天看自己寿元将近,特为自己送来一位传人,故而将其带回谷中收养,因婴儿需要奶水,故逍遥子在山林中寻找虎豹野兽,挤野兽之奶,来喂养婴儿,渐渐地婴儿也是长大了,显得聪慧异常,逍遥子为其取名灵心,从小教他医术、武功,同时更教他读书识字,而灵心虽小,却很是乖巧,每一样都学的很认真,让逍遥子大感宽慰。

“哎~!”

逍遥子再次叹息了一声,这一声叹息述说着诸多的无奈。

“师父怎么了?”

小灵心今年还不到四岁,无忧无虑,却是不知道逍遥子为何叹息,在他看来,自己只要听师父的话,师父便会很开心,所以小灵心一直以来都很听话,从不惹逍遥子生气。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逍遥医道》

第2章:师父的往事


“师父,你看,这是我刚采的草药。”

一个看上去仅仅三四岁的小孩子,手中拿着几株药草,跑到一名鹤发童颜的老者面前,满脸笑容的说道。

“呵呵,心儿,又去采药了,真乖,来,给师父看看采的是什么草药。”

老者很是宠溺的摸了摸孩子的头,接过了孩童手中的药草。

“恩,师父,这是你前两天教我认识的车前草和夏枯草,心儿没有认吧?”

“呵呵,没有,心儿真是聪明,拿出去把它们晾晒起来吧。”

“恩,太好了。”

孩童接过药草,欢快的跑了出去,看着孩童跑出去的身影,老者的脸上却是浮现出一抹无奈的神色,似乎对于孩童很是不舍。

“哎,心儿,师父大限将至,怕是不能陪你太久了,为师一生没有什么遗憾的,唯一让我放心不下的便是你了,你还太小,只可惜上天不会再给我更长的时间,只希望为师能够多活几年,看着你慢慢长大。”

老者叹息了一声,语气中透着浓浓的无奈和不愿,却又无可奈何。

说起这名老者,在这大明国甚至周围的国家都是十分的有名,他出名不是因为他有多少的财富,更不是因为他是什么达官贵人,而是因为他的医术,老者名为逍遥子,真名没人知道,同时他还有个响亮的称号,叫做绝命医仙,医术超绝,恍若神仙中人,传说有活死人肉白骨的手段,为当世第一神医,没人知道他的来历,但是老者成名已经超过百年,所以被人冠以仙名。

逍遥子一生不知有何奇遇,医术超绝,无人能出其右,不过他行医却有许多的规矩,必死之人不救,该死之人不救,同时想要让逍遥子出手,还必须备齐一些必要的东西,逍遥子要的皆是天地间少有的灵药或是武功秘籍,作为交换条件,亦或是答应逍遥子一个条件,欠下一个人情,当然能够欠逍遥子人情的,那都绝非普通人;对于逍遥子的这些规矩,自然有很多人不愿意,以前曾有不少人想要强行让逍遥子救人,但结果便是直接被逍遥子抹杀了,此时,天下人才知道这逍遥子不但是医道圣手,更是武功卓绝,强迫他,无异于找死,从此以后,再无人敢对逍遥子无礼了。

九华山物华天宝,人杰地灵,号称仙山,山上终年云雾缭绕,神似仙境,不少人都认为山中有着仙人的存在,不过去无缘得见,不过这里却也成了一些求仙问道之人所向往的地方,成了寻仙问道的洞天福地;在九华山深处有一清幽的山谷,名为清灵谷,清灵谷内长年云雾弥漫,常人不得法,却是难以进入其中,这里也是九华山的一处圣地,因为逍遥子便是居于这个山谷之中,借自然之云雾,外人难以进入,倒是少了几分喧嚣,多了几分清静。

这清灵谷也是逍遥子年轻时偶然发现,进入谷中后,却是得了一些大机缘,从此成为一代绝命医仙,这清灵谷中并未其他人,只有逍遥子与其小徒灵心住在其中,师徒二人相依为命;说起灵心,却是与逍遥子有缘,几年前,逍遥子进入山中采药,无意间听到有婴儿哭泣的声音,便前往查看,却见一个襁褓中的婴儿被丢弃在山林之中,逍遥子一抱起那婴儿,婴儿便是停止了哭泣,反而对着逍遥子嬉笑,逍遥子顿感自己与这孩子有缘,心中感觉这是上天看自己寿元将近,特为自己送来一位传人,故而将其带回谷中收养,因婴儿需要奶水,故逍遥子在山林中寻找虎豹野兽,挤野兽之奶,来喂养婴儿,渐渐地婴儿也是长大了,显得聪慧异常,逍遥子为其取名灵心,从小教他医术、武功,同时更教他读书识字,而灵心虽小,却很是乖巧,每一样都学的很认真,让逍遥子大感宽慰。

“哎~!”

逍遥子再次叹息了一声,这一声叹息述说着诸多的无奈。

“师父怎么了?”

小灵心今年还不到四岁,无忧无虑,却是不知道逍遥子为何叹息,在他看来,自己只要听师父的话,师父便会很开心,所以小灵心一直以来都很听话,从不惹逍遥子生气。

他那小孩子的思想,又哪里明白,虽然逍遥子号称医仙,就算人到了鬼门关,都可以救得回来,然而人力有尽时,人始终是人,即便是他,依旧无法摆脱生死轮回,寿元到时,依旧要离开人世,逍遥子叹息并不是害怕死亡,而是他心中对于灵心有太多的牵挂,他舍不得这个乖巧的徒儿。

一晃又是几年过去,现在的灵心已是到了十二岁了,不再是当初那般幼小,已然长成了一个少年了,这些年逍遥子尽心尽力的教导灵心,灵心虽然年轻,但是武功却是不凡,他的医术更是得到了逍遥子的真传,虽还欠缺一些火候,却也相当不凡了,逍遥子不喜欢谷外之人来打搅自己,而灵心却是喜欢到谷外去为一些求医之人医治,这些逍遥子都看在眼里,也是极为的欣慰,因为再好的医术也是需要实践的,而外面那些求医之人正是最佳的实践对象,即便灵心出现了什么差错,逍遥子也会出手救治,让灵心不会有什么后顾之忧。

“师父,你找我什么事啊?”

一身白衣的灵心从外面跑进小筑之中,对着坐于小筑之中的逍遥子说道,如今的灵心虽然只有十二岁,但看上去却是和那些十四五岁的少年差不多了,这些年逍遥子一直用药水让灵心浸泡,所以灵心的身体极佳,发育也比一般人要快上不少。

逍遥子缓缓睁开双眼,面带笑容的看向灵心,“心儿,过来坐下吧。”

“是,师父,找心儿有什么事情吗?”

灵心快速的做到逍遥子的身边,拉住逍遥子的手臂有些撒娇的说道。

“呵呵,都这么大人了,还这么爱撒娇。”

“心儿还小呢,心儿就像这样一辈子对着师父撒娇。”

“呵呵,好,师父就喜欢你撒娇。”

逍遥子很是宠溺的摸了摸灵心的头,言语中满是宠爱。

“心儿,为师今天叫你来,是要告诉你一些事情,你好好的听着。”

“恩,师傅你说。”

“师父当年天纵之才,本也是出自武林世家,无奈当初太过傲气,锋芒太露,最后却是被人陷害断我经脉,废我武功,将我逐出了家门,我本想寻死,不过却机缘巧合来到了这个山谷,在谷中深处的那个山洞中发现了一些东西,那是一本医书、一根玉箫和一块玉简,那本医书中,有些种种难以想象的奇异医书,凭借这本医书记载的医术,我治好了我的伤势,武功恢复,同时学到了世人难以想象的医术,而且在那本医书之中,还有着一套玄奥的武功心法,我练习后,便是很快打通全身经脉,到达了先天之境,我立刻回到了我的家族,将当初害我之人给除去,家族见我武功高强,想收我回去,可是我念念不忘当初被逐一事,却是与家族一刀两断,在江湖上行走多年,行医济世,多年后回到这里,这一生我没有什么遗憾,唯一让我放心不下的便是你。”

“师父,心儿会一直留在你的身边的。”

“傻孩子,每个人的生命都有尽时,我虽然号称医仙,但依旧逃脱不了生死,本来突破到先天之境,可以获得两百年的寿命,而我现在已经是两百一十岁了,已是到了生命的尽头了,而为师也算到,今日便是大限之日,师父要离开你了。”

逍遥子轻拍着灵心,眼中满是不舍。

灵心一下子立了起来,满脸的不相信,“不会的,师父不会死的,心儿不要师父死。”说着灵心的眼泪便是流了出来,他自小便是逍遥子一手带大,逍遥子就是他唯一的亲人,他如何舍得逍遥子离他而去,这实在是太残忍了,他还只是一个孩子。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逍遥医道》

第3章:守孝三年


“师父,你看,这是我刚采的草药。”

一个看上去仅仅三四岁的小孩子,手中拿着几株药草,跑到一名鹤发童颜的老者面前,满脸笑容的说道。

“呵呵,心儿,又去采药了,真乖,来,给师父看看采的是什么草药。”

老者很是宠溺的摸了摸孩子的头,接过了孩童手中的药草。

“恩,师父,这是你前两天教我认识的车前草和夏枯草,心儿没有认吧?”

“呵呵,没有,心儿真是聪明,拿出去把它们晾晒起来吧。”

“恩,太好了。”

孩童接过药草,欢快的跑了出去,看着孩童跑出去的身影,老者的脸上却是浮现出一抹无奈的神色,似乎对于孩童很是不舍。

“哎,心儿,师父大限将至,怕是不能陪你太久了,为师一生没有什么遗憾的,唯一让我放心不下的便是你了,你还太小,只可惜上天不会再给我更长的时间,只希望为师能够多活几年,看着你慢慢长大。”

老者叹息了一声,语气中透着浓浓的无奈和不愿,却又无可奈何。

说起这名老者,在这大明国甚至周围的国家都是十分的有名,他出名不是因为他有多少的财富,更不是因为他是什么达官贵人,而是因为他的医术,老者名为逍遥子,真名没人知道,同时他还有个响亮的称号,叫做绝命医仙,医术超绝,恍若神仙中人,传说有活死人肉白骨的手段,为当世第一神医,没人知道他的来历,但是老者成名已经超过百年,所以被人冠以仙名。

逍遥子一生不知有何奇遇,医术超绝,无人能出其右,不过他行医却有许多的规矩,必死之人不救,该死之人不救,同时想要让逍遥子出手,还必须备齐一些必要的东西,逍遥子要的皆是天地间少有的灵药或是武功秘籍,作为交换条件,亦或是答应逍遥子一个条件,欠下一个人情,当然能够欠逍遥子人情的,那都绝非普通人;对于逍遥子的这些规矩,自然有很多人不愿意,以前曾有不少人想要强行让逍遥子救人,但结果便是直接被逍遥子抹杀了,此时,天下人才知道这逍遥子不但是医道圣手,更是武功卓绝,强迫他,无异于找死,从此以后,再无人敢对逍遥子无礼了。

九华山物华天宝,人杰地灵,号称仙山,山上终年云雾缭绕,神似仙境,不少人都认为山中有着仙人的存在,不过去无缘得见,不过这里却也成了一些求仙问道之人所向往的地方,成了寻仙问道的洞天福地;在九华山深处有一清幽的山谷,名为清灵谷,清灵谷内长年云雾弥漫,常人不得法,却是难以进入其中,这里也是九华山的一处圣地,因为逍遥子便是居于这个山谷之中,借自然之云雾,外人难以进入,倒是少了几分喧嚣,多了几分清静。

这清灵谷也是逍遥子年轻时偶然发现,进入谷中后,却是得了一些大机缘,从此成为一代绝命医仙,这清灵谷中并未其他人,只有逍遥子与其小徒灵心住在其中,师徒二人相依为命;说起灵心,却是与逍遥子有缘,几年前,逍遥子进入山中采药,无意间听到有婴儿哭泣的声音,便前往查看,却见一个襁褓中的婴儿被丢弃在山林之中,逍遥子一抱起那婴儿,婴儿便是停止了哭泣,反而对着逍遥子嬉笑,逍遥子顿感自己与这孩子有缘,心中感觉这是上天看自己寿元将近,特为自己送来一位传人,故而将其带回谷中收养,因婴儿需要奶水,故逍遥子在山林中寻找虎豹野兽,挤野兽之奶,来喂养婴儿,渐渐地婴儿也是长大了,显得聪慧异常,逍遥子为其取名灵心,从小教他医术、武功,同时更教他读书识字,而灵心虽小,却很是乖巧,每一样都学的很认真,让逍遥子大感宽慰。

“哎~!”

逍遥子再次叹息了一声,这一声叹息述说着诸多的无奈。

“师父怎么了?”

小灵心今年还不到四岁,无忧无虑,却是不知道逍遥子为何叹息,在他看来,自己只要听师父的话,师父便会很开心,所以小灵心一直以来都很听话,从不惹逍遥子生气。

他那小孩子的思想,又哪里明白,虽然逍遥子号称医仙,就算人到了鬼门关,都可以救得回来,然而人力有尽时,人始终是人,即便是他,依旧无法摆脱生死轮回,寿元到时,依旧要离开人世,逍遥子叹息并不是害怕死亡,而是他心中对于灵心有太多的牵挂,他舍不得这个乖巧的徒儿。

一晃又是几年过去,现在的灵心已是到了十二岁了,不再是当初那般幼小,已然长成了一个少年了,这些年逍遥子尽心尽力的教导灵心,灵心虽然年轻,但是武功却是不凡,他的医术更是得到了逍遥子的真传,虽还欠缺一些火候,却也相当不凡了,逍遥子不喜欢谷外之人来打搅自己,而灵心却是喜欢到谷外去为一些求医之人医治,这些逍遥子都看在眼里,也是极为的欣慰,因为再好的医术也是需要实践的,而外面那些求医之人正是最佳的实践对象,即便灵心出现了什么差错,逍遥子也会出手救治,让灵心不会有什么后顾之忧。

“师父,你找我什么事啊?”

一身白衣的灵心从外面跑进小筑之中,对着坐于小筑之中的逍遥子说道,如今的灵心虽然只有十二岁,但看上去却是和那些十四五岁的少年差不多了,这些年逍遥子一直用药水让灵心浸泡,所以灵心的身体极佳,发育也比一般人要快上不少。

逍遥子缓缓睁开双眼,面带笑容的看向灵心,“心儿,过来坐下吧。”

“是,师父,找心儿有什么事情吗?”

灵心快速的做到逍遥子的身边,拉住逍遥子的手臂有些撒娇的说道。

“呵呵,都这么大人了,还这么爱撒娇。”

“心儿还小呢,心儿就像这样一辈子对着师父撒娇。”

“呵呵,好,师父就喜欢你撒娇。”

逍遥子很是宠溺的摸了摸灵心的头,言语中满是宠爱。

“心儿,为师今天叫你来,是要告诉你一些事情,你好好的听着。”

“恩,师傅你说。”

“师父当年天纵之才,本也是出自武林世家,无奈当初太过傲气,锋芒太露,最后却是被人陷害断我经脉,废我武功,将我逐出了家门,我本想寻死,不过却机缘巧合来到了这个山谷,在谷中深处的那个山洞中发现了一些东西,那是一本医书、一根玉箫和一块玉简,那本医书中,有些种种难以想象的奇异医书,凭借这本医书记载的医术,我治好了我的伤势,武功恢复,同时学到了世人难以想象的医术,而且在那本医书之中,还有着一套玄奥的武功心法,我练习后,便是很快打通全身经脉,到达了先天之境,我立刻回到了我的家族,将当初害我之人给除去,家族见我武功高强,想收我回去,可是我念念不忘当初被逐一事,却是与家族一刀两断,在江湖上行走多年,行医济世,多年后回到这里,这一生我没有什么遗憾,唯一让我放心不下的便是你。”

“师父,心儿会一直留在你的身边的。”

“傻孩子,每个人的生命都有尽时,我虽然号称医仙,但依旧逃脱不了生死,本来突破到先天之境,可以获得两百年的寿命,而我现在已经是两百一十岁了,已是到了生命的尽头了,而为师也算到,今日便是大限之日,师父要离开你了。”

逍遥子轻拍着灵心,眼中满是不舍。

灵心一下子立了起来,满脸的不相信,“不会的,师父不会死的,心儿不要师父死。”说着灵心的眼泪便是流了出来,他自小便是逍遥子一手带大,逍遥子就是他唯一的亲人,他如何舍得逍遥子离他而去,这实在是太残忍了,他还只是一个孩子。

逍遥子看到灵心流泪,不由很是心疼,轻轻为其拭去泪水,眼中满是宠爱,上天在他寿元将尽的时候给他送来灵心,而现在又要残忍的让自己与灵心分别,或许这才是天道的公正吧,自己得到了那么多,也不该再贪心了,自己这一生能够有灵心这个徒儿,已是无憾了。

“心儿,不要哭,生死有命,这都是冥冥中早就注定了的,师父能在最后遇到你,已是上天对我的怜悯了,师父也舍不得你,即便师父死了,师父也会一直守护在你身边的,看着你不断的成长,那是师父最大的幸福,好了坐下来继续听师父说。”

“恩,师父,我不会让你失望的。”

灵心是一个懂事的孩子,知道师父的时间不多,因而也不打扰师父说话,只是静静的聆听师父最后的教诲。

“呵呵,这就对了,师父当初的家族是现在大明国的四大武林世家的姜家,师父本名叫姜武天,若是将来你有机会和姜家接触,看他们有什么困难,可以的话,尽量的帮上一把,毕竟那也是生我的家族,当初的事也不全怪他们,这么多年我也想通了。”

“恩,我知道,我一定会听师父的话的。”

“呵呵,我也只是说如果,没必要你也不必去和他们接触,当今大明国有四大世家,除了姜家以外,还有杨家、李家和赵家,至于他们具体怎么样,师父也不知道,毕竟师父已经隐世多年了,记住出去后不要轻易招惹这些世家,他们的底蕴不是那么简单的,能够屹立千年不倒,绝不是一般的,这些你将来离开清灵谷后,慢慢的去体会吧。”

“恩,弟子谨遵师父教诲。”

“好孩子,师父真的很庆幸,师父很多年前也曾收了一个徒弟,我把他当亲生儿子一般对待,谁知他竟想欺师灭祖,虽然我亲手处决了他,可是我的心里依然难受无比,决定此生不再收徒,要不是遇到你,我的这一身医术怕是真的要失传了,师父对你很满意。”

逍遥子再一次夸起了灵心,当年徒弟的背叛,伤透了逍遥子的心,然而灵心的出现,却是一点一滴的修复了逍遥子心中的伤痛,让他庆幸自己做了一次正确的选择。

“师父,心儿的这条命都是你赐予的,没有你,心儿早就死了,你是我在这个世上唯一的亲人,心儿好想一辈子都陪着你。”

“师父也想啊,不过天意如此,一切都不必勉强,这些年,师父将该教的东西,都交给你了,我的武功和医术也都交给你了,这本医书你拿着,师父研究了上百年,都没有研究透,希望你可以弄清楚里面的东西,还有这根玉箫和这块玉简,现在师父都将它们交给你,这玉箫的材质特殊,似乎不怕刀剑攻击,水火不侵,你就留在身边防身吧,你不是一直都很想要这根玉箫的吗?现在它就是你的了,从小我就教过你如何吹奏,以后有它相伴,也不会那么孤独,至于这枚玉简,到底是什么我也不知道,师父一直没有研究出来,都说这个世界上有修仙者的存在,或许这东西和仙人有关吧,现在都交给你,或许你会有机缘,知道其秘密。”

逍遥子伸手取出了三件东西,放到了灵心的手中,这边是当初他得自山洞中的东西,也是他一生成名的根本,不过尚还有许多的秘密,他已经没有时间去参悟了,只能让灵心去带他完成这一切了。

“谢谢师父。”

若是以前得到这些东西,灵心必定欣喜万分,可是此时灵心却是高兴不起来,自己最亲的人将要离开自己了,灵心的心中满是伤感。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逍遥医道》

第4章:传功


“师父,你看,这是我刚采的草药。”

一个看上去仅仅三四岁的小孩子,手中拿着几株药草,跑到一名鹤发童颜的老者面前,满脸笑容的说道。

“呵呵,心儿,又去采药了,真乖,来,给师父看看采的是什么草药。”

老者很是宠溺的摸了摸孩子的头,接过了孩童手中的药草。

“恩,师父,这是你前两天教我认识的车前草和夏枯草,心儿没有认吧?”

“呵呵,没有,心儿真是聪明,拿出去把它们晾晒起来吧。”

“恩,太好了。”

孩童接过药草,欢快的跑了出去,看着孩童跑出去的身影,老者的脸上却是浮现出一抹无奈的神色,似乎对于孩童很是不舍。

“哎,心儿,师父大限将至,怕是不能陪你太久了,为师一生没有什么遗憾的,唯一让我放心不下的便是你了,你还太小,只可惜上天不会再给我更长的时间,只希望为师能够多活几年,看着你慢慢长大。”

老者叹息了一声,语气中透着浓浓的无奈和不愿,却又无可奈何。

说起这名老者,在这大明国甚至周围的国家都是十分的有名,他出名不是因为他有多少的财富,更不是因为他是什么达官贵人,而是因为他的医术,老者名为逍遥子,真名没人知道,同时他还有个响亮的称号,叫做绝命医仙,医术超绝,恍若神仙中人,传说有活死人肉白骨的手段,为当世第一神医,没人知道他的来历,但是老者成名已经超过百年,所以被人冠以仙名。

逍遥子一生不知有何奇遇,医术超绝,无人能出其右,不过他行医却有许多的规矩,必死之人不救,该死之人不救,同时想要让逍遥子出手,还必须备齐一些必要的东西,逍遥子要的皆是天地间少有的灵药或是武功秘籍,作为交换条件,亦或是答应逍遥子一个条件,欠下一个人情,当然能够欠逍遥子人情的,那都绝非普通人;对于逍遥子的这些规矩,自然有很多人不愿意,以前曾有不少人想要强行让逍遥子救人,但结果便是直接被逍遥子抹杀了,此时,天下人才知道这逍遥子不但是医道圣手,更是武功卓绝,强迫他,无异于找死,从此以后,再无人敢对逍遥子无礼了。

九华山物华天宝,人杰地灵,号称仙山,山上终年云雾缭绕,神似仙境,不少人都认为山中有着仙人的存在,不过去无缘得见,不过这里却也成了一些求仙问道之人所向往的地方,成了寻仙问道的洞天福地;在九华山深处有一清幽的山谷,名为清灵谷,清灵谷内长年云雾弥漫,常人不得法,却是难以进入其中,这里也是九华山的一处圣地,因为逍遥子便是居于这个山谷之中,借自然之云雾,外人难以进入,倒是少了几分喧嚣,多了几分清静。

这清灵谷也是逍遥子年轻时偶然发现,进入谷中后,却是得了一些大机缘,从此成为一代绝命医仙,这清灵谷中并未其他人,只有逍遥子与其小徒灵心住在其中,师徒二人相依为命;说起灵心,却是与逍遥子有缘,几年前,逍遥子进入山中采药,无意间听到有婴儿哭泣的声音,便前往查看,却见一个襁褓中的婴儿被丢弃在山林之中,逍遥子一抱起那婴儿,婴儿便是停止了哭泣,反而对着逍遥子嬉笑,逍遥子顿感自己与这孩子有缘,心中感觉这是上天看自己寿元将近,特为自己送来一位传人,故而将其带回谷中收养,因婴儿需要奶水,故逍遥子在山林中寻找虎豹野兽,挤野兽之奶,来喂养婴儿,渐渐地婴儿也是长大了,显得聪慧异常,逍遥子为其取名灵心,从小教他医术、武功,同时更教他读书识字,而灵心虽小,却很是乖巧,每一样都学的很认真,让逍遥子大感宽慰。

“哎~!”

逍遥子再次叹息了一声,这一声叹息述说着诸多的无奈。

“师父怎么了?”

小灵心今年还不到四岁,无忧无虑,却是不知道逍遥子为何叹息,在他看来,自己只要听师父的话,师父便会很开心,所以小灵心一直以来都很听话,从不惹逍遥子生气。

他那小孩子的思想,又哪里明白,虽然逍遥子号称医仙,就算人到了鬼门关,都可以救得回来,然而人力有尽时,人始终是人,即便是他,依旧无法摆脱生死轮回,寿元到时,依旧要离开人世,逍遥子叹息并不是害怕死亡,而是他心中对于灵心有太多的牵挂,他舍不得这个乖巧的徒儿。

一晃又是几年过去,现在的灵心已是到了十二岁了,不再是当初那般幼小,已然长成了一个少年了,这些年逍遥子尽心尽力的教导灵心,灵心虽然年轻,但是武功却是不凡,他的医术更是得到了逍遥子的真传,虽还欠缺一些火候,却也相当不凡了,逍遥子不喜欢谷外之人来打搅自己,而灵心却是喜欢到谷外去为一些求医之人医治,这些逍遥子都看在眼里,也是极为的欣慰,因为再好的医术也是需要实践的,而外面那些求医之人正是最佳的实践对象,即便灵心出现了什么差错,逍遥子也会出手救治,让灵心不会有什么后顾之忧。

“师父,你找我什么事啊?”

一身白衣的灵心从外面跑进小筑之中,对着坐于小筑之中的逍遥子说道,如今的灵心虽然只有十二岁,但看上去却是和那些十四五岁的少年差不多了,这些年逍遥子一直用药水让灵心浸泡,所以灵心的身体极佳,发育也比一般人要快上不少。

逍遥子缓缓睁开双眼,面带笑容的看向灵心,“心儿,过来坐下吧。”

“是,师父,找心儿有什么事情吗?”

灵心快速的做到逍遥子的身边,拉住逍遥子的手臂有些撒娇的说道。

“呵呵,都这么大人了,还这么爱撒娇。”

“心儿还小呢,心儿就像这样一辈子对着师父撒娇。”

“呵呵,好,师父就喜欢你撒娇。”

逍遥子很是宠溺的摸了摸灵心的头,言语中满是宠爱。

“心儿,为师今天叫你来,是要告诉你一些事情,你好好的听着。”

“恩,师傅你说。”

“师父当年天纵之才,本也是出自武林世家,无奈当初太过傲气,锋芒太露,最后却是被人陷害断我经脉,废我武功,将我逐出了家门,我本想寻死,不过却机缘巧合来到了这个山谷,在谷中深处的那个山洞中发现了一些东西,那是一本医书、一根玉箫和一块玉简,那本医书中,有些种种难以想象的奇异医书,凭借这本医书记载的医术,我治好了我的伤势,武功恢复,同时学到了世人难以想象的医术,而且在那本医书之中,还有着一套玄奥的武功心法,我练习后,便是很快打通全身经脉,到达了先天之境,我立刻回到了我的家族,将当初害我之人给除去,家族见我武功高强,想收我回去,可是我念念不忘当初被逐一事,却是与家族一刀两断,在江湖上行走多年,行医济世,多年后回到这里,这一生我没有什么遗憾,唯一让我放心不下的便是你。”

“师父,心儿会一直留在你的身边的。”

“傻孩子,每个人的生命都有尽时,我虽然号称医仙,但依旧逃脱不了生死,本来突破到先天之境,可以获得两百年的寿命,而我现在已经是两百一十岁了,已是到了生命的尽头了,而为师也算到,今日便是大限之日,师父要离开你了。”

逍遥子轻拍着灵心,眼中满是不舍。

灵心一下子立了起来,满脸的不相信,“不会的,师父不会死的,心儿不要师父死。”说着灵心的眼泪便是流了出来,他自小便是逍遥子一手带大,逍遥子就是他唯一的亲人,他如何舍得逍遥子离他而去,这实在是太残忍了,他还只是一个孩子。

逍遥子看到灵心流泪,不由很是心疼,轻轻为其拭去泪水,眼中满是宠爱,上天在他寿元将尽的时候给他送来灵心,而现在又要残忍的让自己与灵心分别,或许这才是天道的公正吧,自己得到了那么多,也不该再贪心了,自己这一生能够有灵心这个徒儿,已是无憾了。

“心儿,不要哭,生死有命,这都是冥冥中早就注定了的,师父能在最后遇到你,已是上天对我的怜悯了,师父也舍不得你,即便师父死了,师父也会一直守护在你身边的,看着你不断的成长,那是师父最大的幸福,好了坐下来继续听师父说。”

“恩,师父,我不会让你失望的。”

灵心是一个懂事的孩子,知道师父的时间不多,因而也不打扰师父说话,只是静静的聆听师父最后的教诲。

“呵呵,这就对了,师父当初的家族是现在大明国的四大武林世家的姜家,师父本名叫姜武天,若是将来你有机会和姜家接触,看他们有什么困难,可以的话,尽量的帮上一把,毕竟那也是生我的家族,当初的事也不全怪他们,这么多年我也想通了。”

“恩,我知道,我一定会听师父的话的。”

“呵呵,我也只是说如果,没必要你也不必去和他们接触,当今大明国有四大世家,除了姜家以外,还有杨家、李家和赵家,至于他们具体怎么样,师父也不知道,毕竟师父已经隐世多年了,记住出去后不要轻易招惹这些世家,他们的底蕴不是那么简单的,能够屹立千年不倒,绝不是一般的,这些你将来离开清灵谷后,慢慢的去体会吧。”

“恩,弟子谨遵师父教诲。”

“好孩子,师父真的很庆幸,师父很多年前也曾收了一个徒弟,我把他当亲生儿子一般对待,谁知他竟想欺师灭祖,虽然我亲手处决了他,可是我的心里依然难受无比,决定此生不再收徒,要不是遇到你,我的这一身医术怕是真的要失传了,师父对你很满意。”

逍遥子再一次夸起了灵心,当年徒弟的背叛,伤透了逍遥子的心,然而灵心的出现,却是一点一滴的修复了逍遥子心中的伤痛,让他庆幸自己做了一次正确的选择。

“师父,心儿的这条命都是你赐予的,没有你,心儿早就死了,你是我在这个世上唯一的亲人,心儿好想一辈子都陪着你。”

“师父也想啊,不过天意如此,一切都不必勉强,这些年,师父将该教的东西,都交给你了,我的武功和医术也都交给你了,这本医书你拿着,师父研究了上百年,都没有研究透,希望你可以弄清楚里面的东西,还有这根玉箫和这块玉简,现在师父都将它们交给你,这玉箫的材质特殊,似乎不怕刀剑攻击,水火不侵,你就留在身边防身吧,你不是一直都很想要这根玉箫的吗?现在它就是你的了,从小我就教过你如何吹奏,以后有它相伴,也不会那么孤独,至于这枚玉简,到底是什么我也不知道,师父一直没有研究出来,都说这个世界上有修仙者的存在,或许这东西和仙人有关吧,现在都交给你,或许你会有机缘,知道其秘密。”

逍遥子伸手取出了三件东西,放到了灵心的手中,这边是当初他得自山洞中的东西,也是他一生成名的根本,不过尚还有许多的秘密,他已经没有时间去参悟了,只能让灵心去带他完成这一切了。

“谢谢师父。”

若是以前得到这些东西,灵心必定欣喜万分,可是此时灵心却是高兴不起来,自己最亲的人将要离开自己了,灵心的心中满是伤感。

“呵呵,不要这么不开心,那样师父走得也不放心,现在,为师要为你做最后一件事,将我毕生的功力传给你,从小我便将你泡在药水之中,就是为了淬炼你的胫骨,可以承受我的功力,今天师父就将功力完全传给你,现在的武林中,武功很多都是不入流的,只有达到了后天之境才算是高手,在后天之上还有先天,先天和后天都分为十重,至于先天十重之后是什么,师傅我便不知道了,因为师傅我也仅仅是到了先天第七重而已,你这些年一直勤于修炼,也是到了后天之境,虽然为师的功力传给你,不会让你达到为师的高度,但也有可能帮你突破到先天之境,那时你有了自保的能力,为师也就放心了,紧守心神,接受为师传你的功力。”

“师父,我不要,我只要你活着。”

灵心挣扎着,却是不要什么百年的功力,他只要逍遥子活着。

逍遥子奇快无比的伸出手指,在灵心的身上点了两下,灵心顿时便是不动了,这下,逍遥子才将灵心的手抬起,与自己双掌相对,开始输出自己的功力。

“心儿,听话,不要让师父走得不安心。”

听到逍遥子的话,灵心虽然不能动,但是眼角却是流出了两行泪水,不再抵抗,随着逍遥子的心法运行路线,接受逍遥子的功力。

传功是件比较漫长的事情,整整花去了两个时辰,逍遥子终于是将自身的功力完全传给了灵心,而灵心的体内充斥着大量的内力,在逍遥子收回双掌之时,灵心也是一下子晕了过去。

传功完毕的逍遥子,此时早已失去了先前的模样,浑身皮肤褶皱,一瞬间仿佛老了几百岁,已是到了油尽灯枯的时候。

“心儿,为师能为你做的,只有这么多了,以后的一切只有靠你自己了,师父会一直在天上看着你的,师傅走了。”

逍遥子很是艰难的看了灵心一眼,身上的生机顿时全消,而逍遥子的身体也是一下子化为了一堆尘埃,只有一套衣服落在了地上,他已经彻底的离开这个人世了。

良久之后,灵心悠然醒来,顾不得还有些头痛,便想去查看逍遥子的情况,随之定眼一看,逍遥子早已消失,剩下的,只有一件衣袍和一堆尘埃,再也没有逍遥子的影子。

“师父,师父”

灵心大声的嘶喊了几声,眼泪不住的流了下来,声音中充满了悲凉哀伤。

哭过后,灵心也是重新振作了起来,师父还在天上看着自己呢,自己决不能让他老人家失望,“师父,心儿一定会好好的活着的,不会让你失望的,你就在天上好好的看着吧。”

灵心没有忙着去消化逍遥子给他的功力,而是找出了一个盒子,将逍遥子留下的衣服和那一堆尘埃装了起来,要将师父安葬,这是作为一个徒弟,此刻最应尽到的责任。

收好师父的遗物,灵心捧着盒子,出了小筑,寻来铁锹,开始在山谷中挖了起来,这里是师父最喜欢的地方,所以将师父安葬在这里是最好的,有这些花草相伴,师父也会很高兴的吧,灵心在在心中想着,不多时便是挖了一个不大的坑出来,将装有师父遗物的盒子轻轻的放入坑中,灵心很是不舍的看了一会儿,随即便是开始用土掩埋,很快便是做了一个墓出来。

灵心又找来一块青石板,从小学了那么多的东西,这些事情灵心都是明白的,他要为师父刻一块碑,立在师父的墓前,拿出一把匕首,灵心很是仔细的将青石板打磨好,一笔一划的在上面刻画起来,现在他已经知道了师父的真名,因而灵心也是刻上了真名,姜武天之墓,旁边刻有自己的名字,做好后,灵心也是小心的将石碑立好,对着石碑恭恭敬敬的磕了三个响头。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逍遥医道》

第5章:奇异心法


“师父,你看,这是我刚采的草药。”

一个看上去仅仅三四岁的小孩子,手中拿着几株药草,跑到一名鹤发童颜的老者面前,满脸笑容的说道。

“呵呵,心儿,又去采药了,真乖,来,给师父看看采的是什么草药。”

老者很是宠溺的摸了摸孩子的头,接过了孩童手中的药草。

“恩,师父,这是你前两天教我认识的车前草和夏枯草,心儿没有认吧?”

“呵呵,没有,心儿真是聪明,拿出去把它们晾晒起来吧。”

“恩,太好了。”

孩童接过药草,欢快的跑了出去,看着孩童跑出去的身影,老者的脸上却是浮现出一抹无奈的神色,似乎对于孩童很是不舍。

“哎,心儿,师父大限将至,怕是不能陪你太久了,为师一生没有什么遗憾的,唯一让我放心不下的便是你了,你还太小,只可惜上天不会再给我更长的时间,只希望为师能够多活几年,看着你慢慢长大。”

老者叹息了一声,语气中透着浓浓的无奈和不愿,却又无可奈何。

说起这名老者,在这大明国甚至周围的国家都是十分的有名,他出名不是因为他有多少的财富,更不是因为他是什么达官贵人,而是因为他的医术,老者名为逍遥子,真名没人知道,同时他还有个响亮的称号,叫做绝命医仙,医术超绝,恍若神仙中人,传说有活死人肉白骨的手段,为当世第一神医,没人知道他的来历,但是老者成名已经超过百年,所以被人冠以仙名。

逍遥子一生不知有何奇遇,医术超绝,无人能出其右,不过他行医却有许多的规矩,必死之人不救,该死之人不救,同时想要让逍遥子出手,还必须备齐一些必要的东西,逍遥子要的皆是天地间少有的灵药或是武功秘籍,作为交换条件,亦或是答应逍遥子一个条件,欠下一个人情,当然能够欠逍遥子人情的,那都绝非普通人;对于逍遥子的这些规矩,自然有很多人不愿意,以前曾有不少人想要强行让逍遥子救人,但结果便是直接被逍遥子抹杀了,此时,天下人才知道这逍遥子不但是医道圣手,更是武功卓绝,强迫他,无异于找死,从此以后,再无人敢对逍遥子无礼了。

九华山物华天宝,人杰地灵,号称仙山,山上终年云雾缭绕,神似仙境,不少人都认为山中有着仙人的存在,不过去无缘得见,不过这里却也成了一些求仙问道之人所向往的地方,成了寻仙问道的洞天福地;在九华山深处有一清幽的山谷,名为清灵谷,清灵谷内长年云雾弥漫,常人不得法,却是难以进入其中,这里也是九华山的一处圣地,因为逍遥子便是居于这个山谷之中,借自然之云雾,外人难以进入,倒是少了几分喧嚣,多了几分清静。

这清灵谷也是逍遥子年轻时偶然发现,进入谷中后,却是得了一些大机缘,从此成为一代绝命医仙,这清灵谷中并未其他人,只有逍遥子与其小徒灵心住在其中,师徒二人相依为命;说起灵心,却是与逍遥子有缘,几年前,逍遥子进入山中采药,无意间听到有婴儿哭泣的声音,便前往查看,却见一个襁褓中的婴儿被丢弃在山林之中,逍遥子一抱起那婴儿,婴儿便是停止了哭泣,反而对着逍遥子嬉笑,逍遥子顿感自己与这孩子有缘,心中感觉这是上天看自己寿元将近,特为自己送来一位传人,故而将其带回谷中收养,因婴儿需要奶水,故逍遥子在山林中寻找虎豹野兽,挤野兽之奶,来喂养婴儿,渐渐地婴儿也是长大了,显得聪慧异常,逍遥子为其取名灵心,从小教他医术、武功,同时更教他读书识字,而灵心虽小,却很是乖巧,每一样都学的很认真,让逍遥子大感宽慰。

“哎~!”

逍遥子再次叹息了一声,这一声叹息述说着诸多的无奈。

“师父怎么了?”

小灵心今年还不到四岁,无忧无虑,却是不知道逍遥子为何叹息,在他看来,自己只要听师父的话,师父便会很开心,所以小灵心一直以来都很听话,从不惹逍遥子生气。

他那小孩子的思想,又哪里明白,虽然逍遥子号称医仙,就算人到了鬼门关,都可以救得回来,然而人力有尽时,人始终是人,即便是他,依旧无法摆脱生死轮回,寿元到时,依旧要离开人世,逍遥子叹息并不是害怕死亡,而是他心中对于灵心有太多的牵挂,他舍不得这个乖巧的徒儿。

一晃又是几年过去,现在的灵心已是到了十二岁了,不再是当初那般幼小,已然长成了一个少年了,这些年逍遥子尽心尽力的教导灵心,灵心虽然年轻,但是武功却是不凡,他的医术更是得到了逍遥子的真传,虽还欠缺一些火候,却也相当不凡了,逍遥子不喜欢谷外之人来打搅自己,而灵心却是喜欢到谷外去为一些求医之人医治,这些逍遥子都看在眼里,也是极为的欣慰,因为再好的医术也是需要实践的,而外面那些求医之人正是最佳的实践对象,即便灵心出现了什么差错,逍遥子也会出手救治,让灵心不会有什么后顾之忧。

“师父,你找我什么事啊?”

一身白衣的灵心从外面跑进小筑之中,对着坐于小筑之中的逍遥子说道,如今的灵心虽然只有十二岁,但看上去却是和那些十四五岁的少年差不多了,这些年逍遥子一直用药水让灵心浸泡,所以灵心的身体极佳,发育也比一般人要快上不少。

逍遥子缓缓睁开双眼,面带笑容的看向灵心,“心儿,过来坐下吧。”

“是,师父,找心儿有什么事情吗?”

灵心快速的做到逍遥子的身边,拉住逍遥子的手臂有些撒娇的说道。

“呵呵,都这么大人了,还这么爱撒娇。”

“心儿还小呢,心儿就像这样一辈子对着师父撒娇。”

“呵呵,好,师父就喜欢你撒娇。”

逍遥子很是宠溺的摸了摸灵心的头,言语中满是宠爱。

“心儿,为师今天叫你来,是要告诉你一些事情,你好好的听着。”

“恩,师傅你说。”

“师父当年天纵之才,本也是出自武林世家,无奈当初太过傲气,锋芒太露,最后却是被人陷害断我经脉,废我武功,将我逐出了家门,我本想寻死,不过却机缘巧合来到了这个山谷,在谷中深处的那个山洞中发现了一些东西,那是一本医书、一根玉箫和一块玉简,那本医书中,有些种种难以想象的奇异医书,凭借这本医书记载的医术,我治好了我的伤势,武功恢复,同时学到了世人难以想象的医术,而且在那本医书之中,还有着一套玄奥的武功心法,我练习后,便是很快打通全身经脉,到达了先天之境,我立刻回到了我的家族,将当初害我之人给除去,家族见我武功高强,想收我回去,可是我念念不忘当初被逐一事,却是与家族一刀两断,在江湖上行走多年,行医济世,多年后回到这里,这一生我没有什么遗憾,唯一让我放心不下的便是你。”

“师父,心儿会一直留在你的身边的。”

“傻孩子,每个人的生命都有尽时,我虽然号称医仙,但依旧逃脱不了生死,本来突破到先天之境,可以获得两百年的寿命,而我现在已经是两百一十岁了,已是到了生命的尽头了,而为师也算到,今日便是大限之日,师父要离开你了。”

逍遥子轻拍着灵心,眼中满是不舍。

灵心一下子立了起来,满脸的不相信,“不会的,师父不会死的,心儿不要师父死。”说着灵心的眼泪便是流了出来,他自小便是逍遥子一手带大,逍遥子就是他唯一的亲人,他如何舍得逍遥子离他而去,这实在是太残忍了,他还只是一个孩子。

逍遥子看到灵心流泪,不由很是心疼,轻轻为其拭去泪水,眼中满是宠爱,上天在他寿元将尽的时候给他送来灵心,而现在又要残忍的让自己与灵心分别,或许这才是天道的公正吧,自己得到了那么多,也不该再贪心了,自己这一生能够有灵心这个徒儿,已是无憾了。

“心儿,不要哭,生死有命,这都是冥冥中早就注定了的,师父能在最后遇到你,已是上天对我的怜悯了,师父也舍不得你,即便师父死了,师父也会一直守护在你身边的,看着你不断的成长,那是师父最大的幸福,好了坐下来继续听师父说。”

“恩,师父,我不会让你失望的。”

灵心是一个懂事的孩子,知道师父的时间不多,因而也不打扰师父说话,只是静静的聆听师父最后的教诲。

“呵呵,这就对了,师父当初的家族是现在大明国的四大武林世家的姜家,师父本名叫姜武天,若是将来你有机会和姜家接触,看他们有什么困难,可以的话,尽量的帮上一把,毕竟那也是生我的家族,当初的事也不全怪他们,这么多年我也想通了。”

“恩,我知道,我一定会听师父的话的。”

“呵呵,我也只是说如果,没必要你也不必去和他们接触,当今大明国有四大世家,除了姜家以外,还有杨家、李家和赵家,至于他们具体怎么样,师父也不知道,毕竟师父已经隐世多年了,记住出去后不要轻易招惹这些世家,他们的底蕴不是那么简单的,能够屹立千年不倒,绝不是一般的,这些你将来离开清灵谷后,慢慢的去体会吧。”

“恩,弟子谨遵师父教诲。”

“好孩子,师父真的很庆幸,师父很多年前也曾收了一个徒弟,我把他当亲生儿子一般对待,谁知他竟想欺师灭祖,虽然我亲手处决了他,可是我的心里依然难受无比,决定此生不再收徒,要不是遇到你,我的这一身医术怕是真的要失传了,师父对你很满意。”

逍遥子再一次夸起了灵心,当年徒弟的背叛,伤透了逍遥子的心,然而灵心的出现,却是一点一滴的修复了逍遥子心中的伤痛,让他庆幸自己做了一次正确的选择。

“师父,心儿的这条命都是你赐予的,没有你,心儿早就死了,你是我在这个世上唯一的亲人,心儿好想一辈子都陪着你。”

“师父也想啊,不过天意如此,一切都不必勉强,这些年,师父将该教的东西,都交给你了,我的武功和医术也都交给你了,这本医书你拿着,师父研究了上百年,都没有研究透,希望你可以弄清楚里面的东西,还有这根玉箫和这块玉简,现在师父都将它们交给你,这玉箫的材质特殊,似乎不怕刀剑攻击,水火不侵,你就留在身边防身吧,你不是一直都很想要这根玉箫的吗?现在它就是你的了,从小我就教过你如何吹奏,以后有它相伴,也不会那么孤独,至于这枚玉简,到底是什么我也不知道,师父一直没有研究出来,都说这个世界上有修仙者的存在,或许这东西和仙人有关吧,现在都交给你,或许你会有机缘,知道其秘密。”

逍遥子伸手取出了三件东西,放到了灵心的手中,这边是当初他得自山洞中的东西,也是他一生成名的根本,不过尚还有许多的秘密,他已经没有时间去参悟了,只能让灵心去带他完成这一切了。

“谢谢师父。”

若是以前得到这些东西,灵心必定欣喜万分,可是此时灵心却是高兴不起来,自己最亲的人将要离开自己了,灵心的心中满是伤感。

“呵呵,不要这么不开心,那样师父走得也不放心,现在,为师要为你做最后一件事,将我毕生的功力传给你,从小我便将你泡在药水之中,就是为了淬炼你的胫骨,可以承受我的功力,今天师父就将功力完全传给你,现在的武林中,武功很多都是不入流的,只有达到了后天之境才算是高手,在后天之上还有先天,先天和后天都分为十重,至于先天十重之后是什么,师傅我便不知道了,因为师傅我也仅仅是到了先天第七重而已,你这些年一直勤于修炼,也是到了后天之境,虽然为师的功力传给你,不会让你达到为师的高度,但也有可能帮你突破到先天之境,那时你有了自保的能力,为师也就放心了,紧守心神,接受为师传你的功力。”

“师父,我不要,我只要你活着。”

灵心挣扎着,却是不要什么百年的功力,他只要逍遥子活着。

逍遥子奇快无比的伸出手指,在灵心的身上点了两下,灵心顿时便是不动了,这下,逍遥子才将灵心的手抬起,与自己双掌相对,开始输出自己的功力。

“心儿,听话,不要让师父走得不安心。”

听到逍遥子的话,灵心虽然不能动,但是眼角却是流出了两行泪水,不再抵抗,随着逍遥子的心法运行路线,接受逍遥子的功力。

传功是件比较漫长的事情,整整花去了两个时辰,逍遥子终于是将自身的功力完全传给了灵心,而灵心的体内充斥着大量的内力,在逍遥子收回双掌之时,灵心也是一下子晕了过去。

传功完毕的逍遥子,此时早已失去了先前的模样,浑身皮肤褶皱,一瞬间仿佛老了几百岁,已是到了油尽灯枯的时候。

“心儿,为师能为你做的,只有这么多了,以后的一切只有靠你自己了,师父会一直在天上看着你的,师傅走了。”

逍遥子很是艰难的看了灵心一眼,身上的生机顿时全消,而逍遥子的身体也是一下子化为了一堆尘埃,只有一套衣服落在了地上,他已经彻底的离开这个人世了。

良久之后,灵心悠然醒来,顾不得还有些头痛,便想去查看逍遥子的情况,随之定眼一看,逍遥子早已消失,剩下的,只有一件衣袍和一堆尘埃,再也没有逍遥子的影子。

“师父,师父”

灵心大声的嘶喊了几声,眼泪不住的流了下来,声音中充满了悲凉哀伤。

哭过后,灵心也是重新振作了起来,师父还在天上看着自己呢,自己决不能让他老人家失望,“师父,心儿一定会好好的活着的,不会让你失望的,你就在天上好好的看着吧。”

灵心没有忙着去消化逍遥子给他的功力,而是找出了一个盒子,将逍遥子留下的衣服和那一堆尘埃装了起来,要将师父安葬,这是作为一个徒弟,此刻最应尽到的责任。

收好师父的遗物,灵心捧着盒子,出了小筑,寻来铁锹,开始在山谷中挖了起来,这里是师父最喜欢的地方,所以将师父安葬在这里是最好的,有这些花草相伴,师父也会很高兴的吧,灵心在在心中想着,不多时便是挖了一个不大的坑出来,将装有师父遗物的盒子轻轻的放入坑中,灵心很是不舍的看了一会儿,随即便是开始用土掩埋,很快便是做了一个墓出来。

灵心又找来一块青石板,从小学了那么多的东西,这些事情灵心都是明白的,他要为师父刻一块碑,立在师父的墓前,拿出一把匕首,灵心很是仔细的将青石板打磨好,一笔一划的在上面刻画起来,现在他已经知道了师父的真名,因而灵心也是刻上了真名,姜武天之墓,旁边刻有自己的名字,做好后,灵心也是小心的将石碑立好,对着石碑恭恭敬敬的磕了三个响头。

“师父,心儿不会让你失望的,心儿会在这里为你守墓三年,然后才下山去,师父,心儿好想你,没有你,心儿不知道该怎么做。”

灵心坐在墓旁,眼中留着泪水,显得十分的伤心,现在师父去了,这里便只剩下自己一个人了,世间也在没有自己的亲人了,灵心的心中不由感到一种孤独感,在墓旁哭着哭着竟是睡着了,一个十二岁的孩子,唯一的亲人离去,这也的确是难为他了。

接下来的日子,灵心每天都会在逍遥子的墓前带上一个时辰,向逍遥子说说自己今天又做了些什么,除此之外,灵心便是醉心于武功和医术,他得到了逍遥子毕生功力传授,在修炼了一个月后,灵心也是顺利的突破了后天之境,进入了先天第一重的境界,单论功力,也算是武林中的一个大高手了,只不过灵心的阅历还不够,一切都还只是刚刚开始罢了。

除了武功,灵心更注重医术的修习,有了那本奇异的医书帮助,灵心的医术也是进步神速,那本医书很是古旧,表面已经模糊了,看不清楚是什么名字,想来应该是很久以前流传下来的,这本书虽为医书,但是在书中却记载了一套奇异的心法,名为乾坤挪移,很是神奇,虽不是用以修炼内功的心法,但却是一门辅助内功修炼的神奇功法,可以精炼自身内力,调节自身内力的运行,可以说修炼了这门心法,几乎就可以避免走火入魔的出现了,而更神奇的在于修炼了此心法,甚至可以将别人的功力化为己用,也正因为灵心和逍遥子都修炼了这门奇异的心法,逍遥子才能将毕生功力挪移进入灵心的体内,外人根本就不行,当然也是邪魔外道也有类似的心法,不过那是一种魔道的残忍手法,却是比不上这种心法的正派。

除了练功和学习医术以外,灵心还会不时的去研究那枚玉简,不过却没有什么收获,灵心只得将其收起来,空闲之时,灵心便是拿出那支玉箫,吹奏一曲,述说自己对师父的思念。

三年的时间,转眼间便是过去,清灵谷还是那样,没什么变化,显得很是宁静,依旧是云雾缭绕的山谷,外界也是很少可以看到人烟,毕竟这里是九华山的深处,人迹罕至,除了一些寻仙问道、采集灵药或是来求医之人,这里根本就见不到人烟,真正的与世隔绝。

灵心在这三年中也是长成了十八九九岁的少年模样,尽管只有十五岁,可是看上去却极为的健壮,这些年来,他一直为逍遥子守墓,几乎没有人前来求过医,因而灵心已是多年未曾见过其他人了,一个人在山中生活了三年,偶尔外出去采一些草药,配制一些药品,吃的东西倒是不愁,这山谷中本来就被逍遥子开辟出了一些小菜地,可以栽种一些蔬菜,至于粮食,逍遥子在山谷中储存了不少,够灵心吃的了,想吃肉的话,就只有靠灵心自己去山中猎捕了,反正以他的武功,做这点小事是很简单的事情。

此时,灵心正收拾好东西,跪在逍遥子的墓前,他终于是决定下山了,他不可能在这里生活一辈子,那样的话他也对不起自己的师父了。

“师父,心儿,今天要离开这里了,以后心儿不能时常陪在你的身边了,但是心儿一定会经常回来看你的。”

灵心在墓前磕了几个响头,背起包袱,手持一支玉箫,深深的看了一眼逍遥子的墓,同时看了一眼自己一直生活的小筑,自己就要离开这个生活了十多年的地方,灵心的心中十分的不舍,眼中也是有些湿润,趁自己的眼泪还没有流出来,灵心快速的转身,向着山谷之外走去,他没有回头,因为他怕自己一回头,便是舍不得离开,他只有狠下心来,快速的向山谷外走去,虽然一直忍着,可是眼泪还是不争气的流了出来。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逍遥医道》

第6章:下山


“师父,你看,这是我刚采的草药。”

一个看上去仅仅三四岁的小孩子,手中拿着几株药草,跑到一名鹤发童颜的老者面前,满脸笑容的说道。

“呵呵,心儿,又去采药了,真乖,来,给师父看看采的是什么草药。”

老者很是宠溺的摸了摸孩子的头,接过了孩童手中的药草。

“恩,师父,这是你前两天教我认识的车前草和夏枯草,心儿没有认吧?”

“呵呵,没有,心儿真是聪明,拿出去把它们晾晒起来吧。”

“恩,太好了。”

孩童接过药草,欢快的跑了出去,看着孩童跑出去的身影,老者的脸上却是浮现出一抹无奈的神色,似乎对于孩童很是不舍。

“哎,心儿,师父大限将至,怕是不能陪你太久了,为师一生没有什么遗憾的,唯一让我放心不下的便是你了,你还太小,只可惜上天不会再给我更长的时间,只希望为师能够多活几年,看着你慢慢长大。”

老者叹息了一声,语气中透着浓浓的无奈和不愿,却又无可奈何。

说起这名老者,在这大明国甚至周围的国家都是十分的有名,他出名不是因为他有多少的财富,更不是因为他是什么达官贵人,而是因为他的医术,老者名为逍遥子,真名没人知道,同时他还有个响亮的称号,叫做绝命医仙,医术超绝,恍若神仙中人,传说有活死人肉白骨的手段,为当世第一神医,没人知道他的来历,但是老者成名已经超过百年,所以被人冠以仙名。

逍遥子一生不知有何奇遇,医术超绝,无人能出其右,不过他行医却有许多的规矩,必死之人不救,该死之人不救,同时想要让逍遥子出手,还必须备齐一些必要的东西,逍遥子要的皆是天地间少有的灵药或是武功秘籍,作为交换条件,亦或是答应逍遥子一个条件,欠下一个人情,当然能够欠逍遥子人情的,那都绝非普通人;对于逍遥子的这些规矩,自然有很多人不愿意,以前曾有不少人想要强行让逍遥子救人,但结果便是直接被逍遥子抹杀了,此时,天下人才知道这逍遥子不但是医道圣手,更是武功卓绝,强迫他,无异于找死,从此以后,再无人敢对逍遥子无礼了。

九华山物华天宝,人杰地灵,号称仙山,山上终年云雾缭绕,神似仙境,不少人都认为山中有着仙人的存在,不过去无缘得见,不过这里却也成了一些求仙问道之人所向往的地方,成了寻仙问道的洞天福地;在九华山深处有一清幽的山谷,名为清灵谷,清灵谷内长年云雾弥漫,常人不得法,却是难以进入其中,这里也是九华山的一处圣地,因为逍遥子便是居于这个山谷之中,借自然之云雾,外人难以进入,倒是少了几分喧嚣,多了几分清静。

这清灵谷也是逍遥子年轻时偶然发现,进入谷中后,却是得了一些大机缘,从此成为一代绝命医仙,这清灵谷中并未其他人,只有逍遥子与其小徒灵心住在其中,师徒二人相依为命;说起灵心,却是与逍遥子有缘,几年前,逍遥子进入山中采药,无意间听到有婴儿哭泣的声音,便前往查看,却见一个襁褓中的婴儿被丢弃在山林之中,逍遥子一抱起那婴儿,婴儿便是停止了哭泣,反而对着逍遥子嬉笑,逍遥子顿感自己与这孩子有缘,心中感觉这是上天看自己寿元将近,特为自己送来一位传人,故而将其带回谷中收养,因婴儿需要奶水,故逍遥子在山林中寻找虎豹野兽,挤野兽之奶,来喂养婴儿,渐渐地婴儿也是长大了,显得聪慧异常,逍遥子为其取名灵心,从小教他医术、武功,同时更教他读书识字,而灵心虽小,却很是乖巧,每一样都学的很认真,让逍遥子大感宽慰。

“哎~!”

逍遥子再次叹息了一声,这一声叹息述说着诸多的无奈。

“师父怎么了?”

小灵心今年还不到四岁,无忧无虑,却是不知道逍遥子为何叹息,在他看来,自己只要听师父的话,师父便会很开心,所以小灵心一直以来都很听话,从不惹逍遥子生气。

他那小孩子的思想,又哪里明白,虽然逍遥子号称医仙,就算人到了鬼门关,都可以救得回来,然而人力有尽时,人始终是人,即便是他,依旧无法摆脱生死轮回,寿元到时,依旧要离开人世,逍遥子叹息并不是害怕死亡,而是他心中对于灵心有太多的牵挂,他舍不得这个乖巧的徒儿。

一晃又是几年过去,现在的灵心已是到了十二岁了,不再是当初那般幼小,已然长成了一个少年了,这些年逍遥子尽心尽力的教导灵心,灵心虽然年轻,但是武功却是不凡,他的医术更是得到了逍遥子的真传,虽还欠缺一些火候,却也相当不凡了,逍遥子不喜欢谷外之人来打搅自己,而灵心却是喜欢到谷外去为一些求医之人医治,这些逍遥子都看在眼里,也是极为的欣慰,因为再好的医术也是需要实践的,而外面那些求医之人正是最佳的实践对象,即便灵心出现了什么差错,逍遥子也会出手救治,让灵心不会有什么后顾之忧。

“师父,你找我什么事啊?”

一身白衣的灵心从外面跑进小筑之中,对着坐于小筑之中的逍遥子说道,如今的灵心虽然只有十二岁,但看上去却是和那些十四五岁的少年差不多了,这些年逍遥子一直用药水让灵心浸泡,所以灵心的身体极佳,发育也比一般人要快上不少。

逍遥子缓缓睁开双眼,面带笑容的看向灵心,“心儿,过来坐下吧。”

“是,师父,找心儿有什么事情吗?”

灵心快速的做到逍遥子的身边,拉住逍遥子的手臂有些撒娇的说道。

“呵呵,都这么大人了,还这么爱撒娇。”

“心儿还小呢,心儿就像这样一辈子对着师父撒娇。”

“呵呵,好,师父就喜欢你撒娇。”

逍遥子很是宠溺的摸了摸灵心的头,言语中满是宠爱。

“心儿,为师今天叫你来,是要告诉你一些事情,你好好的听着。”

“恩,师傅你说。”

“师父当年天纵之才,本也是出自武林世家,无奈当初太过傲气,锋芒太露,最后却是被人陷害断我经脉,废我武功,将我逐出了家门,我本想寻死,不过却机缘巧合来到了这个山谷,在谷中深处的那个山洞中发现了一些东西,那是一本医书、一根玉箫和一块玉简,那本医书中,有些种种难以想象的奇异医书,凭借这本医书记载的医术,我治好了我的伤势,武功恢复,同时学到了世人难以想象的医术,而且在那本医书之中,还有着一套玄奥的武功心法,我练习后,便是很快打通全身经脉,到达了先天之境,我立刻回到了我的家族,将当初害我之人给除去,家族见我武功高强,想收我回去,可是我念念不忘当初被逐一事,却是与家族一刀两断,在江湖上行走多年,行医济世,多年后回到这里,这一生我没有什么遗憾,唯一让我放心不下的便是你。”

“师父,心儿会一直留在你的身边的。”

“傻孩子,每个人的生命都有尽时,我虽然号称医仙,但依旧逃脱不了生死,本来突破到先天之境,可以获得两百年的寿命,而我现在已经是两百一十岁了,已是到了生命的尽头了,而为师也算到,今日便是大限之日,师父要离开你了。”

逍遥子轻拍着灵心,眼中满是不舍。

灵心一下子立了起来,满脸的不相信,“不会的,师父不会死的,心儿不要师父死。”说着灵心的眼泪便是流了出来,他自小便是逍遥子一手带大,逍遥子就是他唯一的亲人,他如何舍得逍遥子离他而去,这实在是太残忍了,他还只是一个孩子。

逍遥子看到灵心流泪,不由很是心疼,轻轻为其拭去泪水,眼中满是宠爱,上天在他寿元将尽的时候给他送来灵心,而现在又要残忍的让自己与灵心分别,或许这才是天道的公正吧,自己得到了那么多,也不该再贪心了,自己这一生能够有灵心这个徒儿,已是无憾了。

“心儿,不要哭,生死有命,这都是冥冥中早就注定了的,师父能在最后遇到你,已是上天对我的怜悯了,师父也舍不得你,即便师父死了,师父也会一直守护在你身边的,看着你不断的成长,那是师父最大的幸福,好了坐下来继续听师父说。”

“恩,师父,我不会让你失望的。”

灵心是一个懂事的孩子,知道师父的时间不多,因而也不打扰师父说话,只是静静的聆听师父最后的教诲。

“呵呵,这就对了,师父当初的家族是现在大明国的四大武林世家的姜家,师父本名叫姜武天,若是将来你有机会和姜家接触,看他们有什么困难,可以的话,尽量的帮上一把,毕竟那也是生我的家族,当初的事也不全怪他们,这么多年我也想通了。”

“恩,我知道,我一定会听师父的话的。”

“呵呵,我也只是说如果,没必要你也不必去和他们接触,当今大明国有四大世家,除了姜家以外,还有杨家、李家和赵家,至于他们具体怎么样,师父也不知道,毕竟师父已经隐世多年了,记住出去后不要轻易招惹这些世家,他们的底蕴不是那么简单的,能够屹立千年不倒,绝不是一般的,这些你将来离开清灵谷后,慢慢的去体会吧。”

“恩,弟子谨遵师父教诲。”

“好孩子,师父真的很庆幸,师父很多年前也曾收了一个徒弟,我把他当亲生儿子一般对待,谁知他竟想欺师灭祖,虽然我亲手处决了他,可是我的心里依然难受无比,决定此生不再收徒,要不是遇到你,我的这一身医术怕是真的要失传了,师父对你很满意。”

逍遥子再一次夸起了灵心,当年徒弟的背叛,伤透了逍遥子的心,然而灵心的出现,却是一点一滴的修复了逍遥子心中的伤痛,让他庆幸自己做了一次正确的选择。

“师父,心儿的这条命都是你赐予的,没有你,心儿早就死了,你是我在这个世上唯一的亲人,心儿好想一辈子都陪着你。”

“师父也想啊,不过天意如此,一切都不必勉强,这些年,师父将该教的东西,都交给你了,我的武功和医术也都交给你了,这本医书你拿着,师父研究了上百年,都没有研究透,希望你可以弄清楚里面的东西,还有这根玉箫和这块玉简,现在师父都将它们交给你,这玉箫的材质特殊,似乎不怕刀剑攻击,水火不侵,你就留在身边防身吧,你不是一直都很想要这根玉箫的吗?现在它就是你的了,从小我就教过你如何吹奏,以后有它相伴,也不会那么孤独,至于这枚玉简,到底是什么我也不知道,师父一直没有研究出来,都说这个世界上有修仙者的存在,或许这东西和仙人有关吧,现在都交给你,或许你会有机缘,知道其秘密。”

逍遥子伸手取出了三件东西,放到了灵心的手中,这边是当初他得自山洞中的东西,也是他一生成名的根本,不过尚还有许多的秘密,他已经没有时间去参悟了,只能让灵心去带他完成这一切了。

“谢谢师父。”

若是以前得到这些东西,灵心必定欣喜万分,可是此时灵心却是高兴不起来,自己最亲的人将要离开自己了,灵心的心中满是伤感。

“呵呵,不要这么不开心,那样师父走得也不放心,现在,为师要为你做最后一件事,将我毕生的功力传给你,从小我便将你泡在药水之中,就是为了淬炼你的胫骨,可以承受我的功力,今天师父就将功力完全传给你,现在的武林中,武功很多都是不入流的,只有达到了后天之境才算是高手,在后天之上还有先天,先天和后天都分为十重,至于先天十重之后是什么,师傅我便不知道了,因为师傅我也仅仅是到了先天第七重而已,你这些年一直勤于修炼,也是到了后天之境,虽然为师的功力传给你,不会让你达到为师的高度,但也有可能帮你突破到先天之境,那时你有了自保的能力,为师也就放心了,紧守心神,接受为师传你的功力。”

“师父,我不要,我只要你活着。”

灵心挣扎着,却是不要什么百年的功力,他只要逍遥子活着。

逍遥子奇快无比的伸出手指,在灵心的身上点了两下,灵心顿时便是不动了,这下,逍遥子才将灵心的手抬起,与自己双掌相对,开始输出自己的功力。

“心儿,听话,不要让师父走得不安心。”

听到逍遥子的话,灵心虽然不能动,但是眼角却是流出了两行泪水,不再抵抗,随着逍遥子的心法运行路线,接受逍遥子的功力。

传功是件比较漫长的事情,整整花去了两个时辰,逍遥子终于是将自身的功力完全传给了灵心,而灵心的体内充斥着大量的内力,在逍遥子收回双掌之时,灵心也是一下子晕了过去。

传功完毕的逍遥子,此时早已失去了先前的模样,浑身皮肤褶皱,一瞬间仿佛老了几百岁,已是到了油尽灯枯的时候。

“心儿,为师能为你做的,只有这么多了,以后的一切只有靠你自己了,师父会一直在天上看着你的,师傅走了。”

逍遥子很是艰难的看了灵心一眼,身上的生机顿时全消,而逍遥子的身体也是一下子化为了一堆尘埃,只有一套衣服落在了地上,他已经彻底的离开这个人世了。

良久之后,灵心悠然醒来,顾不得还有些头痛,便想去查看逍遥子的情况,随之定眼一看,逍遥子早已消失,剩下的,只有一件衣袍和一堆尘埃,再也没有逍遥子的影子。

“师父,师父”

灵心大声的嘶喊了几声,眼泪不住的流了下来,声音中充满了悲凉哀伤。

哭过后,灵心也是重新振作了起来,师父还在天上看着自己呢,自己决不能让他老人家失望,“师父,心儿一定会好好的活着的,不会让你失望的,你就在天上好好的看着吧。”

灵心没有忙着去消化逍遥子给他的功力,而是找出了一个盒子,将逍遥子留下的衣服和那一堆尘埃装了起来,要将师父安葬,这是作为一个徒弟,此刻最应尽到的责任。

收好师父的遗物,灵心捧着盒子,出了小筑,寻来铁锹,开始在山谷中挖了起来,这里是师父最喜欢的地方,所以将师父安葬在这里是最好的,有这些花草相伴,师父也会很高兴的吧,灵心在在心中想着,不多时便是挖了一个不大的坑出来,将装有师父遗物的盒子轻轻的放入坑中,灵心很是不舍的看了一会儿,随即便是开始用土掩埋,很快便是做了一个墓出来。

灵心又找来一块青石板,从小学了那么多的东西,这些事情灵心都是明白的,他要为师父刻一块碑,立在师父的墓前,拿出一把匕首,灵心很是仔细的将青石板打磨好,一笔一划的在上面刻画起来,现在他已经知道了师父的真名,因而灵心也是刻上了真名,姜武天之墓,旁边刻有自己的名字,做好后,灵心也是小心的将石碑立好,对着石碑恭恭敬敬的磕了三个响头。

“师父,心儿不会让你失望的,心儿会在这里为你守墓三年,然后才下山去,师父,心儿好想你,没有你,心儿不知道该怎么做。”

灵心坐在墓旁,眼中留着泪水,显得十分的伤心,现在师父去了,这里便只剩下自己一个人了,世间也在没有自己的亲人了,灵心的心中不由感到一种孤独感,在墓旁哭着哭着竟是睡着了,一个十二岁的孩子,唯一的亲人离去,这也的确是难为他了。

接下来的日子,灵心每天都会在逍遥子的墓前带上一个时辰,向逍遥子说说自己今天又做了些什么,除此之外,灵心便是醉心于武功和医术,他得到了逍遥子毕生功力传授,在修炼了一个月后,灵心也是顺利的突破了后天之境,进入了先天第一重的境界,单论功力,也算是武林中的一个大高手了,只不过灵心的阅历还不够,一切都还只是刚刚开始罢了。

除了武功,灵心更注重医术的修习,有了那本奇异的医书帮助,灵心的医术也是进步神速,那本医书很是古旧,表面已经模糊了,看不清楚是什么名字,想来应该是很久以前流传下来的,这本书虽为医书,但是在书中却记载了一套奇异的心法,名为乾坤挪移,很是神奇,虽不是用以修炼内功的心法,但却是一门辅助内功修炼的神奇功法,可以精炼自身内力,调节自身内力的运行,可以说修炼了这门心法,几乎就可以避免走火入魔的出现了,而更神奇的在于修炼了此心法,甚至可以将别人的功力化为己用,也正因为灵心和逍遥子都修炼了这门奇异的心法,逍遥子才能将毕生功力挪移进入灵心的体内,外人根本就不行,当然也是邪魔外道也有类似的心法,不过那是一种魔道的残忍手法,却是比不上这种心法的正派。

除了练功和学习医术以外,灵心还会不时的去研究那枚玉简,不过却没有什么收获,灵心只得将其收起来,空闲之时,灵心便是拿出那支玉箫,吹奏一曲,述说自己对师父的思念。

三年的时间,转眼间便是过去,清灵谷还是那样,没什么变化,显得很是宁静,依旧是云雾缭绕的山谷,外界也是很少可以看到人烟,毕竟这里是九华山的深处,人迹罕至,除了一些寻仙问道、采集灵药或是来求医之人,这里根本就见不到人烟,真正的与世隔绝。

灵心在这三年中也是长成了十八九九岁的少年模样,尽管只有十五岁,可是看上去却极为的健壮,这些年来,他一直为逍遥子守墓,几乎没有人前来求过医,因而灵心已是多年未曾见过其他人了,一个人在山中生活了三年,偶尔外出去采一些草药,配制一些药品,吃的东西倒是不愁,这山谷中本来就被逍遥子开辟出了一些小菜地,可以栽种一些蔬菜,至于粮食,逍遥子在山谷中储存了不少,够灵心吃的了,想吃肉的话,就只有靠灵心自己去山中猎捕了,反正以他的武功,做这点小事是很简单的事情。

此时,灵心正收拾好东西,跪在逍遥子的墓前,他终于是决定下山了,他不可能在这里生活一辈子,那样的话他也对不起自己的师父了。

“师父,心儿,今天要离开这里了,以后心儿不能时常陪在你的身边了,但是心儿一定会经常回来看你的。”

灵心在墓前磕了几个响头,背起包袱,手持一支玉箫,深深的看了一眼逍遥子的墓,同时看了一眼自己一直生活的小筑,自己就要离开这个生活了十多年的地方,灵心的心中十分的不舍,眼中也是有些湿润,趁自己的眼泪还没有流出来,灵心快速的转身,向着山谷之外走去,他没有回头,因为他怕自己一回头,便是舍不得离开,他只有狠下心来,快速的向山谷外走去,虽然一直忍着,可是眼泪还是不争气的流了出来。

快速的出了山谷,灵心这才停下脚步,回头看向了山谷,眼中的泪水还在流淌,灵心没有说什么,只是跪下,对着山谷中磕了几个头,便是站起身来,挥手拭去眼中的泪水,自己已经不是小孩子了,以后的路要靠自己走下去,哭泣是没有用的,那只会让师父失望,所以自己要笑看人生,笑着去迎接自己新的生活。

拭去泪水,灵心的脸上露出微微的笑容,看了看山谷,便是对着下山的路走去,长这么大他还是第一次下山,他也不知道该怎么走出去,只能走一步算一步了,反正天大地大,哪儿都去得。

逍遥子虽然离去了,不过他却为灵心准备了不少的东西,一些特殊的药,还有一些衣物,逍遥子早就为灵心准备了许多从小到大的衣服,还有一些金银,虽然不是很多,但是也够灵心暂时用的了,灵心没有进入过世俗的世界,对于外界几乎一无所知,逍遥子之前也是给灵心讲了许多外面世界的事情,告诉他人心险恶,告诉他金钱的用途,告诉他一些为人处世的方法,反正能教的逍遥子都交给他了,可能就差男女之事没有告诉灵心了,不过这种事,也只有靠他自己去处理了。

背着包袱,灵心心无旁骛的下山了,毕竟外面的世界逍遥子如何说,没有自己亲身经历过,都是感觉很好奇,此时,灵心便是十分的好奇,他好想看看外面的世界到底是怎么样的。

九华山的面积很大,一座座山相连,还有无数的树木,根本就分不清楚东南西北,以前灵心虽然会出山谷采药,不过也仅仅实在山谷周围,更远的地方他就没去过了,这一下子进入丛山峻岭之中,灵心一下子懵了,自己居然迷路了,这可怎么办啊?自己可还没出九华山呢,这怎么去外面的世界啊?

“怎么办啊?这里我又不熟悉,师父又不在我的身边,我要怎么才能离开这里啊?”

灵心感到很是头疼,自己现在迷路了,不知道该往那个方向走了。

“师父说过,这山里经常会有打猎的猎户出没,我现在挑一个方向走着,如果可以碰上猎户,我就可以出去了。”

打定主意,灵心便随意选了一个方向,继续前进,反正决不能就困在这里,那样也太丢人了,而且灵心心中一直对自己师父的话深信不疑,师父说有猎户这里就一定有猎户。

灵心一个人在丛林中走着,累了便休息一会儿,反正凭他一身的武功,一把的猛兽也奈何不了他,饿了就拿出包袱里的干粮吃上一些,至于饮水,这里很多树隔开都是有水流出的,而且森林中比较潮湿,露水也是较多,这些已经足够灵心使用了。

一连在森林中走了三天,灵心依旧没看到半个人影,倒是遇到了几头猛兽,要不是灵心武功高强,早就被当成点心了,不过灵心也是想到了一个办法,那就是将一头高大威猛的烈虎给打趴下,狠狠的揍了一顿,把那烈虎打怕了,最后变成了灵心的坐骑了,骑在烈虎的身上,灵心也是剩了很多事,一路上也没有其他的野兽赶来阻拦灵心了,让灵心省去了很多的麻烦,所以灵心也是不着急,慢慢顺着一个方向走,一定可以出九华山的。

“小烈,前面有动静,我们过去看看。”

灵心轻轻拍了一下身下的烈虎,那小烈自然是灵心给烈虎取的名字。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逍遥医道》

第7章:路遇猎手


“师父,你看,这是我刚采的草药。”

一个看上去仅仅三四岁的小孩子,手中拿着几株药草,跑到一名鹤发童颜的老者面前,满脸笑容的说道。

“呵呵,心儿,又去采药了,真乖,来,给师父看看采的是什么草药。”

老者很是宠溺的摸了摸孩子的头,接过了孩童手中的药草。

“恩,师父,这是你前两天教我认识的车前草和夏枯草,心儿没有认吧?”

“呵呵,没有,心儿真是聪明,拿出去把它们晾晒起来吧。”

“恩,太好了。”

孩童接过药草,欢快的跑了出去,看着孩童跑出去的身影,老者的脸上却是浮现出一抹无奈的神色,似乎对于孩童很是不舍。

“哎,心儿,师父大限将至,怕是不能陪你太久了,为师一生没有什么遗憾的,唯一让我放心不下的便是你了,你还太小,只可惜上天不会再给我更长的时间,只希望为师能够多活几年,看着你慢慢长大。”

老者叹息了一声,语气中透着浓浓的无奈和不愿,却又无可奈何。

说起这名老者,在这大明国甚至周围的国家都是十分的有名,他出名不是因为他有多少的财富,更不是因为他是什么达官贵人,而是因为他的医术,老者名为逍遥子,真名没人知道,同时他还有个响亮的称号,叫做绝命医仙,医术超绝,恍若神仙中人,传说有活死人肉白骨的手段,为当世第一神医,没人知道他的来历,但是老者成名已经超过百年,所以被人冠以仙名。

逍遥子一生不知有何奇遇,医术超绝,无人能出其右,不过他行医却有许多的规矩,必死之人不救,该死之人不救,同时想要让逍遥子出手,还必须备齐一些必要的东西,逍遥子要的皆是天地间少有的灵药或是武功秘籍,作为交换条件,亦或是答应逍遥子一个条件,欠下一个人情,当然能够欠逍遥子人情的,那都绝非普通人;对于逍遥子的这些规矩,自然有很多人不愿意,以前曾有不少人想要强行让逍遥子救人,但结果便是直接被逍遥子抹杀了,此时,天下人才知道这逍遥子不但是医道圣手,更是武功卓绝,强迫他,无异于找死,从此以后,再无人敢对逍遥子无礼了。

九华山物华天宝,人杰地灵,号称仙山,山上终年云雾缭绕,神似仙境,不少人都认为山中有着仙人的存在,不过去无缘得见,不过这里却也成了一些求仙问道之人所向往的地方,成了寻仙问道的洞天福地;在九华山深处有一清幽的山谷,名为清灵谷,清灵谷内长年云雾弥漫,常人不得法,却是难以进入其中,这里也是九华山的一处圣地,因为逍遥子便是居于这个山谷之中,借自然之云雾,外人难以进入,倒是少了几分喧嚣,多了几分清静。

这清灵谷也是逍遥子年轻时偶然发现,进入谷中后,却是得了一些大机缘,从此成为一代绝命医仙,这清灵谷中并未其他人,只有逍遥子与其小徒灵心住在其中,师徒二人相依为命;说起灵心,却是与逍遥子有缘,几年前,逍遥子进入山中采药,无意间听到有婴儿哭泣的声音,便前往查看,却见一个襁褓中的婴儿被丢弃在山林之中,逍遥子一抱起那婴儿,婴儿便是停止了哭泣,反而对着逍遥子嬉笑,逍遥子顿感自己与这孩子有缘,心中感觉这是上天看自己寿元将近,特为自己送来一位传人,故而将其带回谷中收养,因婴儿需要奶水,故逍遥子在山林中寻找虎豹野兽,挤野兽之奶,来喂养婴儿,渐渐地婴儿也是长大了,显得聪慧异常,逍遥子为其取名灵心,从小教他医术、武功,同时更教他读书识字,而灵心虽小,却很是乖巧,每一样都学的很认真,让逍遥子大感宽慰。

“哎~!”

逍遥子再次叹息了一声,这一声叹息述说着诸多的无奈。

“师父怎么了?”

小灵心今年还不到四岁,无忧无虑,却是不知道逍遥子为何叹息,在他看来,自己只要听师父的话,师父便会很开心,所以小灵心一直以来都很听话,从不惹逍遥子生气。

他那小孩子的思想,又哪里明白,虽然逍遥子号称医仙,就算人到了鬼门关,都可以救得回来,然而人力有尽时,人始终是人,即便是他,依旧无法摆脱生死轮回,寿元到时,依旧要离开人世,逍遥子叹息并不是害怕死亡,而是他心中对于灵心有太多的牵挂,他舍不得这个乖巧的徒儿。

一晃又是几年过去,现在的灵心已是到了十二岁了,不再是当初那般幼小,已然长成了一个少年了,这些年逍遥子尽心尽力的教导灵心,灵心虽然年轻,但是武功却是不凡,他的医术更是得到了逍遥子的真传,虽还欠缺一些火候,却也相当不凡了,逍遥子不喜欢谷外之人来打搅自己,而灵心却是喜欢到谷外去为一些求医之人医治,这些逍遥子都看在眼里,也是极为的欣慰,因为再好的医术也是需要实践的,而外面那些求医之人正是最佳的实践对象,即便灵心出现了什么差错,逍遥子也会出手救治,让灵心不会有什么后顾之忧。

“师父,你找我什么事啊?”

一身白衣的灵心从外面跑进小筑之中,对着坐于小筑之中的逍遥子说道,如今的灵心虽然只有十二岁,但看上去却是和那些十四五岁的少年差不多了,这些年逍遥子一直用药水让灵心浸泡,所以灵心的身体极佳,发育也比一般人要快上不少。

逍遥子缓缓睁开双眼,面带笑容的看向灵心,“心儿,过来坐下吧。”

“是,师父,找心儿有什么事情吗?”

灵心快速的做到逍遥子的身边,拉住逍遥子的手臂有些撒娇的说道。

“呵呵,都这么大人了,还这么爱撒娇。”

“心儿还小呢,心儿就像这样一辈子对着师父撒娇。”

“呵呵,好,师父就喜欢你撒娇。”

逍遥子很是宠溺的摸了摸灵心的头,言语中满是宠爱。

“心儿,为师今天叫你来,是要告诉你一些事情,你好好的听着。”

“恩,师傅你说。”

“师父当年天纵之才,本也是出自武林世家,无奈当初太过傲气,锋芒太露,最后却是被人陷害断我经脉,废我武功,将我逐出了家门,我本想寻死,不过却机缘巧合来到了这个山谷,在谷中深处的那个山洞中发现了一些东西,那是一本医书、一根玉箫和一块玉简,那本医书中,有些种种难以想象的奇异医书,凭借这本医书记载的医术,我治好了我的伤势,武功恢复,同时学到了世人难以想象的医术,而且在那本医书之中,还有着一套玄奥的武功心法,我练习后,便是很快打通全身经脉,到达了先天之境,我立刻回到了我的家族,将当初害我之人给除去,家族见我武功高强,想收我回去,可是我念念不忘当初被逐一事,却是与家族一刀两断,在江湖上行走多年,行医济世,多年后回到这里,这一生我没有什么遗憾,唯一让我放心不下的便是你。”

“师父,心儿会一直留在你的身边的。”

“傻孩子,每个人的生命都有尽时,我虽然号称医仙,但依旧逃脱不了生死,本来突破到先天之境,可以获得两百年的寿命,而我现在已经是两百一十岁了,已是到了生命的尽头了,而为师也算到,今日便是大限之日,师父要离开你了。”

逍遥子轻拍着灵心,眼中满是不舍。

灵心一下子立了起来,满脸的不相信,“不会的,师父不会死的,心儿不要师父死。”说着灵心的眼泪便是流了出来,他自小便是逍遥子一手带大,逍遥子就是他唯一的亲人,他如何舍得逍遥子离他而去,这实在是太残忍了,他还只是一个孩子。

逍遥子看到灵心流泪,不由很是心疼,轻轻为其拭去泪水,眼中满是宠爱,上天在他寿元将尽的时候给他送来灵心,而现在又要残忍的让自己与灵心分别,或许这才是天道的公正吧,自己得到了那么多,也不该再贪心了,自己这一生能够有灵心这个徒儿,已是无憾了。

“心儿,不要哭,生死有命,这都是冥冥中早就注定了的,师父能在最后遇到你,已是上天对我的怜悯了,师父也舍不得你,即便师父死了,师父也会一直守护在你身边的,看着你不断的成长,那是师父最大的幸福,好了坐下来继续听师父说。”

“恩,师父,我不会让你失望的。”

灵心是一个懂事的孩子,知道师父的时间不多,因而也不打扰师父说话,只是静静的聆听师父最后的教诲。

“呵呵,这就对了,师父当初的家族是现在大明国的四大武林世家的姜家,师父本名叫姜武天,若是将来你有机会和姜家接触,看他们有什么困难,可以的话,尽量的帮上一把,毕竟那也是生我的家族,当初的事也不全怪他们,这么多年我也想通了。”

“恩,我知道,我一定会听师父的话的。”

“呵呵,我也只是说如果,没必要你也不必去和他们接触,当今大明国有四大世家,除了姜家以外,还有杨家、李家和赵家,至于他们具体怎么样,师父也不知道,毕竟师父已经隐世多年了,记住出去后不要轻易招惹这些世家,他们的底蕴不是那么简单的,能够屹立千年不倒,绝不是一般的,这些你将来离开清灵谷后,慢慢的去体会吧。”

“恩,弟子谨遵师父教诲。”

“好孩子,师父真的很庆幸,师父很多年前也曾收了一个徒弟,我把他当亲生儿子一般对待,谁知他竟想欺师灭祖,虽然我亲手处决了他,可是我的心里依然难受无比,决定此生不再收徒,要不是遇到你,我的这一身医术怕是真的要失传了,师父对你很满意。”

逍遥子再一次夸起了灵心,当年徒弟的背叛,伤透了逍遥子的心,然而灵心的出现,却是一点一滴的修复了逍遥子心中的伤痛,让他庆幸自己做了一次正确的选择。

“师父,心儿的这条命都是你赐予的,没有你,心儿早就死了,你是我在这个世上唯一的亲人,心儿好想一辈子都陪着你。”

“师父也想啊,不过天意如此,一切都不必勉强,这些年,师父将该教的东西,都交给你了,我的武功和医术也都交给你了,这本医书你拿着,师父研究了上百年,都没有研究透,希望你可以弄清楚里面的东西,还有这根玉箫和这块玉简,现在师父都将它们交给你,这玉箫的材质特殊,似乎不怕刀剑攻击,水火不侵,你就留在身边防身吧,你不是一直都很想要这根玉箫的吗?现在它就是你的了,从小我就教过你如何吹奏,以后有它相伴,也不会那么孤独,至于这枚玉简,到底是什么我也不知道,师父一直没有研究出来,都说这个世界上有修仙者的存在,或许这东西和仙人有关吧,现在都交给你,或许你会有机缘,知道其秘密。”

逍遥子伸手取出了三件东西,放到了灵心的手中,这边是当初他得自山洞中的东西,也是他一生成名的根本,不过尚还有许多的秘密,他已经没有时间去参悟了,只能让灵心去带他完成这一切了。

“谢谢师父。”

若是以前得到这些东西,灵心必定欣喜万分,可是此时灵心却是高兴不起来,自己最亲的人将要离开自己了,灵心的心中满是伤感。

“呵呵,不要这么不开心,那样师父走得也不放心,现在,为师要为你做最后一件事,将我毕生的功力传给你,从小我便将你泡在药水之中,就是为了淬炼你的胫骨,可以承受我的功力,今天师父就将功力完全传给你,现在的武林中,武功很多都是不入流的,只有达到了后天之境才算是高手,在后天之上还有先天,先天和后天都分为十重,至于先天十重之后是什么,师傅我便不知道了,因为师傅我也仅仅是到了先天第七重而已,你这些年一直勤于修炼,也是到了后天之境,虽然为师的功力传给你,不会让你达到为师的高度,但也有可能帮你突破到先天之境,那时你有了自保的能力,为师也就放心了,紧守心神,接受为师传你的功力。”

“师父,我不要,我只要你活着。”

灵心挣扎着,却是不要什么百年的功力,他只要逍遥子活着。

逍遥子奇快无比的伸出手指,在灵心的身上点了两下,灵心顿时便是不动了,这下,逍遥子才将灵心的手抬起,与自己双掌相对,开始输出自己的功力。

“心儿,听话,不要让师父走得不安心。”

听到逍遥子的话,灵心虽然不能动,但是眼角却是流出了两行泪水,不再抵抗,随着逍遥子的心法运行路线,接受逍遥子的功力。

传功是件比较漫长的事情,整整花去了两个时辰,逍遥子终于是将自身的功力完全传给了灵心,而灵心的体内充斥着大量的内力,在逍遥子收回双掌之时,灵心也是一下子晕了过去。

传功完毕的逍遥子,此时早已失去了先前的模样,浑身皮肤褶皱,一瞬间仿佛老了几百岁,已是到了油尽灯枯的时候。

“心儿,为师能为你做的,只有这么多了,以后的一切只有靠你自己了,师父会一直在天上看着你的,师傅走了。”

逍遥子很是艰难的看了灵心一眼,身上的生机顿时全消,而逍遥子的身体也是一下子化为了一堆尘埃,只有一套衣服落在了地上,他已经彻底的离开这个人世了。

良久之后,灵心悠然醒来,顾不得还有些头痛,便想去查看逍遥子的情况,随之定眼一看,逍遥子早已消失,剩下的,只有一件衣袍和一堆尘埃,再也没有逍遥子的影子。

“师父,师父”

灵心大声的嘶喊了几声,眼泪不住的流了下来,声音中充满了悲凉哀伤。

哭过后,灵心也是重新振作了起来,师父还在天上看着自己呢,自己决不能让他老人家失望,“师父,心儿一定会好好的活着的,不会让你失望的,你就在天上好好的看着吧。”

灵心没有忙着去消化逍遥子给他的功力,而是找出了一个盒子,将逍遥子留下的衣服和那一堆尘埃装了起来,要将师父安葬,这是作为一个徒弟,此刻最应尽到的责任。

收好师父的遗物,灵心捧着盒子,出了小筑,寻来铁锹,开始在山谷中挖了起来,这里是师父最喜欢的地方,所以将师父安葬在这里是最好的,有这些花草相伴,师父也会很高兴的吧,灵心在在心中想着,不多时便是挖了一个不大的坑出来,将装有师父遗物的盒子轻轻的放入坑中,灵心很是不舍的看了一会儿,随即便是开始用土掩埋,很快便是做了一个墓出来。

灵心又找来一块青石板,从小学了那么多的东西,这些事情灵心都是明白的,他要为师父刻一块碑,立在师父的墓前,拿出一把匕首,灵心很是仔细的将青石板打磨好,一笔一划的在上面刻画起来,现在他已经知道了师父的真名,因而灵心也是刻上了真名,姜武天之墓,旁边刻有自己的名字,做好后,灵心也是小心的将石碑立好,对着石碑恭恭敬敬的磕了三个响头。

“师父,心儿不会让你失望的,心儿会在这里为你守墓三年,然后才下山去,师父,心儿好想你,没有你,心儿不知道该怎么做。”

灵心坐在墓旁,眼中留着泪水,显得十分的伤心,现在师父去了,这里便只剩下自己一个人了,世间也在没有自己的亲人了,灵心的心中不由感到一种孤独感,在墓旁哭着哭着竟是睡着了,一个十二岁的孩子,唯一的亲人离去,这也的确是难为他了。

接下来的日子,灵心每天都会在逍遥子的墓前带上一个时辰,向逍遥子说说自己今天又做了些什么,除此之外,灵心便是醉心于武功和医术,他得到了逍遥子毕生功力传授,在修炼了一个月后,灵心也是顺利的突破了后天之境,进入了先天第一重的境界,单论功力,也算是武林中的一个大高手了,只不过灵心的阅历还不够,一切都还只是刚刚开始罢了。

除了武功,灵心更注重医术的修习,有了那本奇异的医书帮助,灵心的医术也是进步神速,那本医书很是古旧,表面已经模糊了,看不清楚是什么名字,想来应该是很久以前流传下来的,这本书虽为医书,但是在书中却记载了一套奇异的心法,名为乾坤挪移,很是神奇,虽不是用以修炼内功的心法,但却是一门辅助内功修炼的神奇功法,可以精炼自身内力,调节自身内力的运行,可以说修炼了这门心法,几乎就可以避免走火入魔的出现了,而更神奇的在于修炼了此心法,甚至可以将别人的功力化为己用,也正因为灵心和逍遥子都修炼了这门奇异的心法,逍遥子才能将毕生功力挪移进入灵心的体内,外人根本就不行,当然也是邪魔外道也有类似的心法,不过那是一种魔道的残忍手法,却是比不上这种心法的正派。

除了练功和学习医术以外,灵心还会不时的去研究那枚玉简,不过却没有什么收获,灵心只得将其收起来,空闲之时,灵心便是拿出那支玉箫,吹奏一曲,述说自己对师父的思念。

三年的时间,转眼间便是过去,清灵谷还是那样,没什么变化,显得很是宁静,依旧是云雾缭绕的山谷,外界也是很少可以看到人烟,毕竟这里是九华山的深处,人迹罕至,除了一些寻仙问道、采集灵药或是来求医之人,这里根本就见不到人烟,真正的与世隔绝。

灵心在这三年中也是长成了十八九九岁的少年模样,尽管只有十五岁,可是看上去却极为的健壮,这些年来,他一直为逍遥子守墓,几乎没有人前来求过医,因而灵心已是多年未曾见过其他人了,一个人在山中生活了三年,偶尔外出去采一些草药,配制一些药品,吃的东西倒是不愁,这山谷中本来就被逍遥子开辟出了一些小菜地,可以栽种一些蔬菜,至于粮食,逍遥子在山谷中储存了不少,够灵心吃的了,想吃肉的话,就只有靠灵心自己去山中猎捕了,反正以他的武功,做这点小事是很简单的事情。

此时,灵心正收拾好东西,跪在逍遥子的墓前,他终于是决定下山了,他不可能在这里生活一辈子,那样的话他也对不起自己的师父了。

“师父,心儿,今天要离开这里了,以后心儿不能时常陪在你的身边了,但是心儿一定会经常回来看你的。”

灵心在墓前磕了几个响头,背起包袱,手持一支玉箫,深深的看了一眼逍遥子的墓,同时看了一眼自己一直生活的小筑,自己就要离开这个生活了十多年的地方,灵心的心中十分的不舍,眼中也是有些湿润,趁自己的眼泪还没有流出来,灵心快速的转身,向着山谷之外走去,他没有回头,因为他怕自己一回头,便是舍不得离开,他只有狠下心来,快速的向山谷外走去,虽然一直忍着,可是眼泪还是不争气的流了出来。

快速的出了山谷,灵心这才停下脚步,回头看向了山谷,眼中的泪水还在流淌,灵心没有说什么,只是跪下,对着山谷中磕了几个头,便是站起身来,挥手拭去眼中的泪水,自己已经不是小孩子了,以后的路要靠自己走下去,哭泣是没有用的,那只会让师父失望,所以自己要笑看人生,笑着去迎接自己新的生活。

拭去泪水,灵心的脸上露出微微的笑容,看了看山谷,便是对着下山的路走去,长这么大他还是第一次下山,他也不知道该怎么走出去,只能走一步算一步了,反正天大地大,哪儿都去得。

逍遥子虽然离去了,不过他却为灵心准备了不少的东西,一些特殊的药,还有一些衣物,逍遥子早就为灵心准备了许多从小到大的衣服,还有一些金银,虽然不是很多,但是也够灵心暂时用的了,灵心没有进入过世俗的世界,对于外界几乎一无所知,逍遥子之前也是给灵心讲了许多外面世界的事情,告诉他人心险恶,告诉他金钱的用途,告诉他一些为人处世的方法,反正能教的逍遥子都交给他了,可能就差男女之事没有告诉灵心了,不过这种事,也只有靠他自己去处理了。

背着包袱,灵心心无旁骛的下山了,毕竟外面的世界逍遥子如何说,没有自己亲身经历过,都是感觉很好奇,此时,灵心便是十分的好奇,他好想看看外面的世界到底是怎么样的。

九华山的面积很大,一座座山相连,还有无数的树木,根本就分不清楚东南西北,以前灵心虽然会出山谷采药,不过也仅仅实在山谷周围,更远的地方他就没去过了,这一下子进入丛山峻岭之中,灵心一下子懵了,自己居然迷路了,这可怎么办啊?自己可还没出九华山呢,这怎么去外面的世界啊?

“怎么办啊?这里我又不熟悉,师父又不在我的身边,我要怎么才能离开这里啊?”

灵心感到很是头疼,自己现在迷路了,不知道该往那个方向走了。

“师父说过,这山里经常会有打猎的猎户出没,我现在挑一个方向走着,如果可以碰上猎户,我就可以出去了。”

打定主意,灵心便随意选了一个方向,继续前进,反正决不能就困在这里,那样也太丢人了,而且灵心心中一直对自己师父的话深信不疑,师父说有猎户这里就一定有猎户。

灵心一个人在丛林中走着,累了便休息一会儿,反正凭他一身的武功,一把的猛兽也奈何不了他,饿了就拿出包袱里的干粮吃上一些,至于饮水,这里很多树隔开都是有水流出的,而且森林中比较潮湿,露水也是较多,这些已经足够灵心使用了。

一连在森林中走了三天,灵心依旧没看到半个人影,倒是遇到了几头猛兽,要不是灵心武功高强,早就被当成点心了,不过灵心也是想到了一个办法,那就是将一头高大威猛的烈虎给打趴下,狠狠的揍了一顿,把那烈虎打怕了,最后变成了灵心的坐骑了,骑在烈虎的身上,灵心也是剩了很多事,一路上也没有其他的野兽赶来阻拦灵心了,让灵心省去了很多的麻烦,所以灵心也是不着急,慢慢顺着一个方向走,一定可以出九华山的。

“小烈,前面有动静,我们过去看看。”

灵心轻轻拍了一下身下的烈虎,那小烈自然是灵心给烈虎取的名字。

听到灵心的话,顺着灵心所指的方向,烈虎也是低吼了一声,随即便是对着那个方向跑去,现在这烈虎是完全没脾气了,灵心说什么便是什么,这几日它可是吃够了苦,不敢再违背灵心的意思了,它也尝试过逃跑,不过没成功,还被灵心狠揍了一顿,而且灵心下手很有分寸,只伤其肉,不伤其筋骨,所以被打后,烈虎还是只能给灵心当坐骑,这样几次下来,烈虎也是完全放弃了其它的心思了。

灵心刚才也是听到前方有着丝丝动静,应该有人的存在,所以有些迫不及待的想过去看看,骑在烈虎的身上,树林中的阻碍都不是什么问题,很快便是到了灵心所听到有人的地方。

灵心让烈虎停了下来,因为他的确看到了几个人,这让他兴奋不已,走了这么多天,终于看到人了,灵心下了烈虎的背上,便是直接对着那几个人跑了过去。

“大叔,你们在做什么啊?”

灵心很快来到几人的身边,很有礼貌的问道。

谁知道那几人却是有些生气的看向灵心,其中一人说道:“都怪你,把我们的猎物都给惊走了。”

灵心一听,原来是这么回事,顺着刚才几人看的方向望去,果然看到一头鹿正慌张的逃跑。

灵心的心里也是有些过意不去,“几位大叔,对不起,我去帮你们把那头鹿给抓回来。”

说完也不待几人有什么反应,灵心一垫脚,身形暴射而出,奇快无比的对着那鹿追去,在快要追上那鹿的时候,灵心快速的掏出匕首,投掷而出,正好插在那鹿的脖子之上,那鹿挣扎了几下,便是倒在了地上,一动不动了,灵心本想用金针的,不过怕金针进入鹿身不好找,所以直接使用匕首了。

灵心迅速的跑过去,拔出匕首,提着地上的鹿向着那几名猎人跑去,片刻间便是回到了几人的身边,将路丢在了地上。

“大叔,这是我赔给你们的猎物,刚才真是对不起了。”

“啊,哈哈,不必客气,年轻人你可真厉害啊,一定是武林中的大侠吧,刚才得罪了。”

“呵呵,我只是一个普通人罢了,对了,大叔你们是这附近的猎户,应该知道怎么出去吧,我在这里迷路了,你们能不能带我出去啊?”

“哦,原来如此,没问题,我们就住在山下,我们带你出去,今天有这头鹿已经够了,走吧,小兄弟。”

几名猎人很是热情的对灵心说道,毕竟灵心刚才表现出来的绝不是普通人的手段,而且灵心还帮他们抓到了猎物,加上灵心看上去很是讨人喜欢,所以几人对灵心也是很有好感。

“那谢谢几位大叔了,小烈,我们该走了。”

灵心脸上浮现一抹笑容,对着一个方向喊了一声,随即一头高大的烈虎便是出现在几人的眼前。

“是烈虎,大家准备攻击。”

几名猎户一看见烈虎出现,顿时紧张不已,就要搭起弓箭向烈虎发起攻击。

“几位大叔,不要害怕,小烈不会伤害大家的,它是我的伙伴,小烈你不要那么凶,都吓到几位大叔了。”灵心连解释道,要是让几人把烈虎给射伤了,那可就不好了。

“吼。”烈虎发出一阵低吼,有些不爽的走到了灵心的身边。

“小烈要听话,不然不给你东西吃,呵呵,大叔,你们看看,小烈很听话的。”

“呼,原来是小兄弟你养的,那我们就放心了,想不到小兄弟连烈虎都可以养的这么听话,真是不简单,走吧,先到我们住的地方去坐坐,想必小兄弟你也累了。”

几人看烈虎果然很听灵心的话,也是松了一口气,他们出来打猎,最怕遇到的就是烈虎一类的猛兽,因为烈虎实在是太凶猛了,他们遇到十有八九是没有活路的,所以没人愿意遇到这些猛兽。

灵心直接翻身骑到了烈虎的背上,“走吧,几位大叔。”烈虎跟着几名猎人向着山外走去。

终于可以出山了,灵心的心中也是很是激动,自己的运气还不错,遇到了猎户,终于可以进入人类的世界了,对于外面的世界,灵心充满了期待,因为那里的一切对于他来说都是未知的,都有着莫大的吸引力。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逍遥医道》

第8章:淳朴的山村


“师父,你看,这是我刚采的草药。”

一个看上去仅仅三四岁的小孩子,手中拿着几株药草,跑到一名鹤发童颜的老者面前,满脸笑容的说道。

“呵呵,心儿,又去采药了,真乖,来,给师父看看采的是什么草药。”

老者很是宠溺的摸了摸孩子的头,接过了孩童手中的药草。

“恩,师父,这是你前两天教我认识的车前草和夏枯草,心儿没有认吧?”

“呵呵,没有,心儿真是聪明,拿出去把它们晾晒起来吧。”

“恩,太好了。”

孩童接过药草,欢快的跑了出去,看着孩童跑出去的身影,老者的脸上却是浮现出一抹无奈的神色,似乎对于孩童很是不舍。

“哎,心儿,师父大限将至,怕是不能陪你太久了,为师一生没有什么遗憾的,唯一让我放心不下的便是你了,你还太小,只可惜上天不会再给我更长的时间,只希望为师能够多活几年,看着你慢慢长大。”

老者叹息了一声,语气中透着浓浓的无奈和不愿,却又无可奈何。

说起这名老者,在这大明国甚至周围的国家都是十分的有名,他出名不是因为他有多少的财富,更不是因为他是什么达官贵人,而是因为他的医术,老者名为逍遥子,真名没人知道,同时他还有个响亮的称号,叫做绝命医仙,医术超绝,恍若神仙中人,传说有活死人肉白骨的手段,为当世第一神医,没人知道他的来历,但是老者成名已经超过百年,所以被人冠以仙名。

逍遥子一生不知有何奇遇,医术超绝,无人能出其右,不过他行医却有许多的规矩,必死之人不救,该死之人不救,同时想要让逍遥子出手,还必须备齐一些必要的东西,逍遥子要的皆是天地间少有的灵药或是武功秘籍,作为交换条件,亦或是答应逍遥子一个条件,欠下一个人情,当然能够欠逍遥子人情的,那都绝非普通人;对于逍遥子的这些规矩,自然有很多人不愿意,以前曾有不少人想要强行让逍遥子救人,但结果便是直接被逍遥子抹杀了,此时,天下人才知道这逍遥子不但是医道圣手,更是武功卓绝,强迫他,无异于找死,从此以后,再无人敢对逍遥子无礼了。

九华山物华天宝,人杰地灵,号称仙山,山上终年云雾缭绕,神似仙境,不少人都认为山中有着仙人的存在,不过去无缘得见,不过这里却也成了一些求仙问道之人所向往的地方,成了寻仙问道的洞天福地;在九华山深处有一清幽的山谷,名为清灵谷,清灵谷内长年云雾弥漫,常人不得法,却是难以进入其中,这里也是九华山的一处圣地,因为逍遥子便是居于这个山谷之中,借自然之云雾,外人难以进入,倒是少了几分喧嚣,多了几分清静。

这清灵谷也是逍遥子年轻时偶然发现,进入谷中后,却是得了一些大机缘,从此成为一代绝命医仙,这清灵谷中并未其他人,只有逍遥子与其小徒灵心住在其中,师徒二人相依为命;说起灵心,却是与逍遥子有缘,几年前,逍遥子进入山中采药,无意间听到有婴儿哭泣的声音,便前往查看,却见一个襁褓中的婴儿被丢弃在山林之中,逍遥子一抱起那婴儿,婴儿便是停止了哭泣,反而对着逍遥子嬉笑,逍遥子顿感自己与这孩子有缘,心中感觉这是上天看自己寿元将近,特为自己送来一位传人,故而将其带回谷中收养,因婴儿需要奶水,故逍遥子在山林中寻找虎豹野兽,挤野兽之奶,来喂养婴儿,渐渐地婴儿也是长大了,显得聪慧异常,逍遥子为其取名灵心,从小教他医术、武功,同时更教他读书识字,而灵心虽小,却很是乖巧,每一样都学的很认真,让逍遥子大感宽慰。

“哎~!”

逍遥子再次叹息了一声,这一声叹息述说着诸多的无奈。

“师父怎么了?”

小灵心今年还不到四岁,无忧无虑,却是不知道逍遥子为何叹息,在他看来,自己只要听师父的话,师父便会很开心,所以小灵心一直以来都很听话,从不惹逍遥子生气。

他那小孩子的思想,又哪里明白,虽然逍遥子号称医仙,就算人到了鬼门关,都可以救得回来,然而人力有尽时,人始终是人,即便是他,依旧无法摆脱生死轮回,寿元到时,依旧要离开人世,逍遥子叹息并不是害怕死亡,而是他心中对于灵心有太多的牵挂,他舍不得这个乖巧的徒儿。

一晃又是几年过去,现在的灵心已是到了十二岁了,不再是当初那般幼小,已然长成了一个少年了,这些年逍遥子尽心尽力的教导灵心,灵心虽然年轻,但是武功却是不凡,他的医术更是得到了逍遥子的真传,虽还欠缺一些火候,却也相当不凡了,逍遥子不喜欢谷外之人来打搅自己,而灵心却是喜欢到谷外去为一些求医之人医治,这些逍遥子都看在眼里,也是极为的欣慰,因为再好的医术也是需要实践的,而外面那些求医之人正是最佳的实践对象,即便灵心出现了什么差错,逍遥子也会出手救治,让灵心不会有什么后顾之忧。

“师父,你找我什么事啊?”

一身白衣的灵心从外面跑进小筑之中,对着坐于小筑之中的逍遥子说道,如今的灵心虽然只有十二岁,但看上去却是和那些十四五岁的少年差不多了,这些年逍遥子一直用药水让灵心浸泡,所以灵心的身体极佳,发育也比一般人要快上不少。

逍遥子缓缓睁开双眼,面带笑容的看向灵心,“心儿,过来坐下吧。”

“是,师父,找心儿有什么事情吗?”

灵心快速的做到逍遥子的身边,拉住逍遥子的手臂有些撒娇的说道。

“呵呵,都这么大人了,还这么爱撒娇。”

“心儿还小呢,心儿就像这样一辈子对着师父撒娇。”

“呵呵,好,师父就喜欢你撒娇。”

逍遥子很是宠溺的摸了摸灵心的头,言语中满是宠爱。

“心儿,为师今天叫你来,是要告诉你一些事情,你好好的听着。”

“恩,师傅你说。”

“师父当年天纵之才,本也是出自武林世家,无奈当初太过傲气,锋芒太露,最后却是被人陷害断我经脉,废我武功,将我逐出了家门,我本想寻死,不过却机缘巧合来到了这个山谷,在谷中深处的那个山洞中发现了一些东西,那是一本医书、一根玉箫和一块玉简,那本医书中,有些种种难以想象的奇异医书,凭借这本医书记载的医术,我治好了我的伤势,武功恢复,同时学到了世人难以想象的医术,而且在那本医书之中,还有着一套玄奥的武功心法,我练习后,便是很快打通全身经脉,到达了先天之境,我立刻回到了我的家族,将当初害我之人给除去,家族见我武功高强,想收我回去,可是我念念不忘当初被逐一事,却是与家族一刀两断,在江湖上行走多年,行医济世,多年后回到这里,这一生我没有什么遗憾,唯一让我放心不下的便是你。”

“师父,心儿会一直留在你的身边的。”

“傻孩子,每个人的生命都有尽时,我虽然号称医仙,但依旧逃脱不了生死,本来突破到先天之境,可以获得两百年的寿命,而我现在已经是两百一十岁了,已是到了生命的尽头了,而为师也算到,今日便是大限之日,师父要离开你了。”

逍遥子轻拍着灵心,眼中满是不舍。

灵心一下子立了起来,满脸的不相信,“不会的,师父不会死的,心儿不要师父死。”说着灵心的眼泪便是流了出来,他自小便是逍遥子一手带大,逍遥子就是他唯一的亲人,他如何舍得逍遥子离他而去,这实在是太残忍了,他还只是一个孩子。

逍遥子看到灵心流泪,不由很是心疼,轻轻为其拭去泪水,眼中满是宠爱,上天在他寿元将尽的时候给他送来灵心,而现在又要残忍的让自己与灵心分别,或许这才是天道的公正吧,自己得到了那么多,也不该再贪心了,自己这一生能够有灵心这个徒儿,已是无憾了。

“心儿,不要哭,生死有命,这都是冥冥中早就注定了的,师父能在最后遇到你,已是上天对我的怜悯了,师父也舍不得你,即便师父死了,师父也会一直守护在你身边的,看着你不断的成长,那是师父最大的幸福,好了坐下来继续听师父说。”

“恩,师父,我不会让你失望的。”

灵心是一个懂事的孩子,知道师父的时间不多,因而也不打扰师父说话,只是静静的聆听师父最后的教诲。

“呵呵,这就对了,师父当初的家族是现在大明国的四大武林世家的姜家,师父本名叫姜武天,若是将来你有机会和姜家接触,看他们有什么困难,可以的话,尽量的帮上一把,毕竟那也是生我的家族,当初的事也不全怪他们,这么多年我也想通了。”

“恩,我知道,我一定会听师父的话的。”

“呵呵,我也只是说如果,没必要你也不必去和他们接触,当今大明国有四大世家,除了姜家以外,还有杨家、李家和赵家,至于他们具体怎么样,师父也不知道,毕竟师父已经隐世多年了,记住出去后不要轻易招惹这些世家,他们的底蕴不是那么简单的,能够屹立千年不倒,绝不是一般的,这些你将来离开清灵谷后,慢慢的去体会吧。”

“恩,弟子谨遵师父教诲。”

“好孩子,师父真的很庆幸,师父很多年前也曾收了一个徒弟,我把他当亲生儿子一般对待,谁知他竟想欺师灭祖,虽然我亲手处决了他,可是我的心里依然难受无比,决定此生不再收徒,要不是遇到你,我的这一身医术怕是真的要失传了,师父对你很满意。”

逍遥子再一次夸起了灵心,当年徒弟的背叛,伤透了逍遥子的心,然而灵心的出现,却是一点一滴的修复了逍遥子心中的伤痛,让他庆幸自己做了一次正确的选择。

“师父,心儿的这条命都是你赐予的,没有你,心儿早就死了,你是我在这个世上唯一的亲人,心儿好想一辈子都陪着你。”

“师父也想啊,不过天意如此,一切都不必勉强,这些年,师父将该教的东西,都交给你了,我的武功和医术也都交给你了,这本医书你拿着,师父研究了上百年,都没有研究透,希望你可以弄清楚里面的东西,还有这根玉箫和这块玉简,现在师父都将它们交给你,这玉箫的材质特殊,似乎不怕刀剑攻击,水火不侵,你就留在身边防身吧,你不是一直都很想要这根玉箫的吗?现在它就是你的了,从小我就教过你如何吹奏,以后有它相伴,也不会那么孤独,至于这枚玉简,到底是什么我也不知道,师父一直没有研究出来,都说这个世界上有修仙者的存在,或许这东西和仙人有关吧,现在都交给你,或许你会有机缘,知道其秘密。”

逍遥子伸手取出了三件东西,放到了灵心的手中,这边是当初他得自山洞中的东西,也是他一生成名的根本,不过尚还有许多的秘密,他已经没有时间去参悟了,只能让灵心去带他完成这一切了。

“谢谢师父。”

若是以前得到这些东西,灵心必定欣喜万分,可是此时灵心却是高兴不起来,自己最亲的人将要离开自己了,灵心的心中满是伤感。

“呵呵,不要这么不开心,那样师父走得也不放心,现在,为师要为你做最后一件事,将我毕生的功力传给你,从小我便将你泡在药水之中,就是为了淬炼你的胫骨,可以承受我的功力,今天师父就将功力完全传给你,现在的武林中,武功很多都是不入流的,只有达到了后天之境才算是高手,在后天之上还有先天,先天和后天都分为十重,至于先天十重之后是什么,师傅我便不知道了,因为师傅我也仅仅是到了先天第七重而已,你这些年一直勤于修炼,也是到了后天之境,虽然为师的功力传给你,不会让你达到为师的高度,但也有可能帮你突破到先天之境,那时你有了自保的能力,为师也就放心了,紧守心神,接受为师传你的功力。”

“师父,我不要,我只要你活着。”

灵心挣扎着,却是不要什么百年的功力,他只要逍遥子活着。

逍遥子奇快无比的伸出手指,在灵心的身上点了两下,灵心顿时便是不动了,这下,逍遥子才将灵心的手抬起,与自己双掌相对,开始输出自己的功力。

“心儿,听话,不要让师父走得不安心。”

听到逍遥子的话,灵心虽然不能动,但是眼角却是流出了两行泪水,不再抵抗,随着逍遥子的心法运行路线,接受逍遥子的功力。

传功是件比较漫长的事情,整整花去了两个时辰,逍遥子终于是将自身的功力完全传给了灵心,而灵心的体内充斥着大量的内力,在逍遥子收回双掌之时,灵心也是一下子晕了过去。

传功完毕的逍遥子,此时早已失去了先前的模样,浑身皮肤褶皱,一瞬间仿佛老了几百岁,已是到了油尽灯枯的时候。

“心儿,为师能为你做的,只有这么多了,以后的一切只有靠你自己了,师父会一直在天上看着你的,师傅走了。”

逍遥子很是艰难的看了灵心一眼,身上的生机顿时全消,而逍遥子的身体也是一下子化为了一堆尘埃,只有一套衣服落在了地上,他已经彻底的离开这个人世了。

良久之后,灵心悠然醒来,顾不得还有些头痛,便想去查看逍遥子的情况,随之定眼一看,逍遥子早已消失,剩下的,只有一件衣袍和一堆尘埃,再也没有逍遥子的影子。

“师父,师父”

灵心大声的嘶喊了几声,眼泪不住的流了下来,声音中充满了悲凉哀伤。

哭过后,灵心也是重新振作了起来,师父还在天上看着自己呢,自己决不能让他老人家失望,“师父,心儿一定会好好的活着的,不会让你失望的,你就在天上好好的看着吧。”

灵心没有忙着去消化逍遥子给他的功力,而是找出了一个盒子,将逍遥子留下的衣服和那一堆尘埃装了起来,要将师父安葬,这是作为一个徒弟,此刻最应尽到的责任。

收好师父的遗物,灵心捧着盒子,出了小筑,寻来铁锹,开始在山谷中挖了起来,这里是师父最喜欢的地方,所以将师父安葬在这里是最好的,有这些花草相伴,师父也会很高兴的吧,灵心在在心中想着,不多时便是挖了一个不大的坑出来,将装有师父遗物的盒子轻轻的放入坑中,灵心很是不舍的看了一会儿,随即便是开始用土掩埋,很快便是做了一个墓出来。

灵心又找来一块青石板,从小学了那么多的东西,这些事情灵心都是明白的,他要为师父刻一块碑,立在师父的墓前,拿出一把匕首,灵心很是仔细的将青石板打磨好,一笔一划的在上面刻画起来,现在他已经知道了师父的真名,因而灵心也是刻上了真名,姜武天之墓,旁边刻有自己的名字,做好后,灵心也是小心的将石碑立好,对着石碑恭恭敬敬的磕了三个响头。

“师父,心儿不会让你失望的,心儿会在这里为你守墓三年,然后才下山去,师父,心儿好想你,没有你,心儿不知道该怎么做。”

灵心坐在墓旁,眼中留着泪水,显得十分的伤心,现在师父去了,这里便只剩下自己一个人了,世间也在没有自己的亲人了,灵心的心中不由感到一种孤独感,在墓旁哭着哭着竟是睡着了,一个十二岁的孩子,唯一的亲人离去,这也的确是难为他了。

接下来的日子,灵心每天都会在逍遥子的墓前带上一个时辰,向逍遥子说说自己今天又做了些什么,除此之外,灵心便是醉心于武功和医术,他得到了逍遥子毕生功力传授,在修炼了一个月后,灵心也是顺利的突破了后天之境,进入了先天第一重的境界,单论功力,也算是武林中的一个大高手了,只不过灵心的阅历还不够,一切都还只是刚刚开始罢了。

除了武功,灵心更注重医术的修习,有了那本奇异的医书帮助,灵心的医术也是进步神速,那本医书很是古旧,表面已经模糊了,看不清楚是什么名字,想来应该是很久以前流传下来的,这本书虽为医书,但是在书中却记载了一套奇异的心法,名为乾坤挪移,很是神奇,虽不是用以修炼内功的心法,但却是一门辅助内功修炼的神奇功法,可以精炼自身内力,调节自身内力的运行,可以说修炼了这门心法,几乎就可以避免走火入魔的出现了,而更神奇的在于修炼了此心法,甚至可以将别人的功力化为己用,也正因为灵心和逍遥子都修炼了这门奇异的心法,逍遥子才能将毕生功力挪移进入灵心的体内,外人根本就不行,当然也是邪魔外道也有类似的心法,不过那是一种魔道的残忍手法,却是比不上这种心法的正派。

除了练功和学习医术以外,灵心还会不时的去研究那枚玉简,不过却没有什么收获,灵心只得将其收起来,空闲之时,灵心便是拿出那支玉箫,吹奏一曲,述说自己对师父的思念。

三年的时间,转眼间便是过去,清灵谷还是那样,没什么变化,显得很是宁静,依旧是云雾缭绕的山谷,外界也是很少可以看到人烟,毕竟这里是九华山的深处,人迹罕至,除了一些寻仙问道、采集灵药或是来求医之人,这里根本就见不到人烟,真正的与世隔绝。

灵心在这三年中也是长成了十八九九岁的少年模样,尽管只有十五岁,可是看上去却极为的健壮,这些年来,他一直为逍遥子守墓,几乎没有人前来求过医,因而灵心已是多年未曾见过其他人了,一个人在山中生活了三年,偶尔外出去采一些草药,配制一些药品,吃的东西倒是不愁,这山谷中本来就被逍遥子开辟出了一些小菜地,可以栽种一些蔬菜,至于粮食,逍遥子在山谷中储存了不少,够灵心吃的了,想吃肉的话,就只有靠灵心自己去山中猎捕了,反正以他的武功,做这点小事是很简单的事情。

此时,灵心正收拾好东西,跪在逍遥子的墓前,他终于是决定下山了,他不可能在这里生活一辈子,那样的话他也对不起自己的师父了。

“师父,心儿,今天要离开这里了,以后心儿不能时常陪在你的身边了,但是心儿一定会经常回来看你的。”

灵心在墓前磕了几个响头,背起包袱,手持一支玉箫,深深的看了一眼逍遥子的墓,同时看了一眼自己一直生活的小筑,自己就要离开这个生活了十多年的地方,灵心的心中十分的不舍,眼中也是有些湿润,趁自己的眼泪还没有流出来,灵心快速的转身,向着山谷之外走去,他没有回头,因为他怕自己一回头,便是舍不得离开,他只有狠下心来,快速的向山谷外走去,虽然一直忍着,可是眼泪还是不争气的流了出来。

快速的出了山谷,灵心这才停下脚步,回头看向了山谷,眼中的泪水还在流淌,灵心没有说什么,只是跪下,对着山谷中磕了几个头,便是站起身来,挥手拭去眼中的泪水,自己已经不是小孩子了,以后的路要靠自己走下去,哭泣是没有用的,那只会让师父失望,所以自己要笑看人生,笑着去迎接自己新的生活。

拭去泪水,灵心的脸上露出微微的笑容,看了看山谷,便是对着下山的路走去,长这么大他还是第一次下山,他也不知道该怎么走出去,只能走一步算一步了,反正天大地大,哪儿都去得。

逍遥子虽然离去了,不过他却为灵心准备了不少的东西,一些特殊的药,还有一些衣物,逍遥子早就为灵心准备了许多从小到大的衣服,还有一些金银,虽然不是很多,但是也够灵心暂时用的了,灵心没有进入过世俗的世界,对于外界几乎一无所知,逍遥子之前也是给灵心讲了许多外面世界的事情,告诉他人心险恶,告诉他金钱的用途,告诉他一些为人处世的方法,反正能教的逍遥子都交给他了,可能就差男女之事没有告诉灵心了,不过这种事,也只有靠他自己去处理了。

背着包袱,灵心心无旁骛的下山了,毕竟外面的世界逍遥子如何说,没有自己亲身经历过,都是感觉很好奇,此时,灵心便是十分的好奇,他好想看看外面的世界到底是怎么样的。

九华山的面积很大,一座座山相连,还有无数的树木,根本就分不清楚东南西北,以前灵心虽然会出山谷采药,不过也仅仅实在山谷周围,更远的地方他就没去过了,这一下子进入丛山峻岭之中,灵心一下子懵了,自己居然迷路了,这可怎么办啊?自己可还没出九华山呢,这怎么去外面的世界啊?

“怎么办啊?这里我又不熟悉,师父又不在我的身边,我要怎么才能离开这里啊?”

灵心感到很是头疼,自己现在迷路了,不知道该往那个方向走了。

“师父说过,这山里经常会有打猎的猎户出没,我现在挑一个方向走着,如果可以碰上猎户,我就可以出去了。”

打定主意,灵心便随意选了一个方向,继续前进,反正决不能就困在这里,那样也太丢人了,而且灵心心中一直对自己师父的话深信不疑,师父说有猎户这里就一定有猎户。

灵心一个人在丛林中走着,累了便休息一会儿,反正凭他一身的武功,一把的猛兽也奈何不了他,饿了就拿出包袱里的干粮吃上一些,至于饮水,这里很多树隔开都是有水流出的,而且森林中比较潮湿,露水也是较多,这些已经足够灵心使用了。

一连在森林中走了三天,灵心依旧没看到半个人影,倒是遇到了几头猛兽,要不是灵心武功高强,早就被当成点心了,不过灵心也是想到了一个办法,那就是将一头高大威猛的烈虎给打趴下,狠狠的揍了一顿,把那烈虎打怕了,最后变成了灵心的坐骑了,骑在烈虎的身上,灵心也是剩了很多事,一路上也没有其他的野兽赶来阻拦灵心了,让灵心省去了很多的麻烦,所以灵心也是不着急,慢慢顺着一个方向走,一定可以出九华山的。

“小烈,前面有动静,我们过去看看。”

灵心轻轻拍了一下身下的烈虎,那小烈自然是灵心给烈虎取的名字。

听到灵心的话,顺着灵心所指的方向,烈虎也是低吼了一声,随即便是对着那个方向跑去,现在这烈虎是完全没脾气了,灵心说什么便是什么,这几日它可是吃够了苦,不敢再违背灵心的意思了,它也尝试过逃跑,不过没成功,还被灵心狠揍了一顿,而且灵心下手很有分寸,只伤其肉,不伤其筋骨,所以被打后,烈虎还是只能给灵心当坐骑,这样几次下来,烈虎也是完全放弃了其它的心思了。

灵心刚才也是听到前方有着丝丝动静,应该有人的存在,所以有些迫不及待的想过去看看,骑在烈虎的身上,树林中的阻碍都不是什么问题,很快便是到了灵心所听到有人的地方。

灵心让烈虎停了下来,因为他的确看到了几个人,这让他兴奋不已,走了这么多天,终于看到人了,灵心下了烈虎的背上,便是直接对着那几个人跑了过去。

“大叔,你们在做什么啊?”

灵心很快来到几人的身边,很有礼貌的问道。

谁知道那几人却是有些生气的看向灵心,其中一人说道:“都怪你,把我们的猎物都给惊走了。”

灵心一听,原来是这么回事,顺着刚才几人看的方向望去,果然看到一头鹿正慌张的逃跑。

灵心的心里也是有些过意不去,“几位大叔,对不起,我去帮你们把那头鹿给抓回来。”

说完也不待几人有什么反应,灵心一垫脚,身形暴射而出,奇快无比的对着那鹿追去,在快要追上那鹿的时候,灵心快速的掏出匕首,投掷而出,正好插在那鹿的脖子之上,那鹿挣扎了几下,便是倒在了地上,一动不动了,灵心本想用金针的,不过怕金针进入鹿身不好找,所以直接使用匕首了。

灵心迅速的跑过去,拔出匕首,提着地上的鹿向着那几名猎人跑去,片刻间便是回到了几人的身边,将路丢在了地上。

“大叔,这是我赔给你们的猎物,刚才真是对不起了。”

“啊,哈哈,不必客气,年轻人你可真厉害啊,一定是武林中的大侠吧,刚才得罪了。”

“呵呵,我只是一个普通人罢了,对了,大叔你们是这附近的猎户,应该知道怎么出去吧,我在这里迷路了,你们能不能带我出去啊?”

“哦,原来如此,没问题,我们就住在山下,我们带你出去,今天有这头鹿已经够了,走吧,小兄弟。”

几名猎人很是热情的对灵心说道,毕竟灵心刚才表现出来的绝不是普通人的手段,而且灵心还帮他们抓到了猎物,加上灵心看上去很是讨人喜欢,所以几人对灵心也是很有好感。

“那谢谢几位大叔了,小烈,我们该走了。”

灵心脸上浮现一抹笑容,对着一个方向喊了一声,随即一头高大的烈虎便是出现在几人的眼前。

“是烈虎,大家准备攻击。”

几名猎户一看见烈虎出现,顿时紧张不已,就要搭起弓箭向烈虎发起攻击。

“几位大叔,不要害怕,小烈不会伤害大家的,它是我的伙伴,小烈你不要那么凶,都吓到几位大叔了。”灵心连解释道,要是让几人把烈虎给射伤了,那可就不好了。

“吼。”烈虎发出一阵低吼,有些不爽的走到了灵心的身边。

“小烈要听话,不然不给你东西吃,呵呵,大叔,你们看看,小烈很听话的。”

“呼,原来是小兄弟你养的,那我们就放心了,想不到小兄弟连烈虎都可以养的这么听话,真是不简单,走吧,先到我们住的地方去坐坐,想必小兄弟你也累了。”

几人看烈虎果然很听灵心的话,也是松了一口气,他们出来打猎,最怕遇到的就是烈虎一类的猛兽,因为烈虎实在是太凶猛了,他们遇到十有八九是没有活路的,所以没人愿意遇到这些猛兽。

灵心直接翻身骑到了烈虎的背上,“走吧,几位大叔。”烈虎跟着几名猎人向着山外走去。

终于可以出山了,灵心的心中也是很是激动,自己的运气还不错,遇到了猎户,终于可以进入人类的世界了,对于外面的世界,灵心充满了期待,因为那里的一切对于他来说都是未知的,都有着莫大的吸引力。

灵心很幸运的跟着几名猎人离开了大山,去到猎户的家中,长这么大,灵心见过的人并没有几个,就算是以前在山谷,上门求医的也是屈指可数,灵心也只是与他们偶尔相见,根本就没有和其他人相处过,他的记忆中,只有和师父在一起的日子。

离开山里,回到猎户的家中时,天已经渐渐的暗了下来,这些猎户都生活在一个小村子里,人不是很多,就只有十几户人,显得很是宁静,山里人都很好客,灵心被其中一名猎户请到了家中,让灵心去他家吃晚饭留宿。

这家人看上去都很淳朴,只有夫妻二人,和一个三岁大的小孩子,一家人其乐融融,过得很是幸福,灵心看到这一家人却是感到十分的羡慕,自己是孤儿,唯一的亲人便是师父,可是现在师父也走了,只剩下他一个人,他很羡慕有亲人可以相依。

“牛大哥,你经常进山打猎吗?”

和这家猎户很快熟悉,灵心也是亲切的称呼这家男主人为大哥,毕竟对方看上去也比自己大不了多少。

“是啊,住在这大山脚下,我们世代都过着打猎的生活,男人嘛,总要让家人过得好一些。”

听这话就知道这男子是个朴实之人,心中想的都是如何让家人过得更好,没有其他的想法,倒是过得很快乐。

“住在这里真不错,每天的生活也很恬适,来,小牛,叔叔抱。”

灵心很是喜欢这家的小孩儿,小孩儿只有三岁,长得虎头虎脑的,很是讨人喜欢,这时小家伙又跑到了灵心的身边,灵心一把将他抱了起来,这个小山村,位于大山中,与外界很少有来外,除了偶尔会拿些兽皮之类的到市集上买了换回一些生活必需品外,基本上是不会与外界有什么联系的,所以这里也很少会有人来,所以灵心的到来,让好客的村民都很高兴,小牛更是高兴得不得了,和灵心很是亲近。

“灵心叔叔,这个是送给你的,是爸爸给我做的。”

小牛虎头虎脑的拿出一个木头雕的小老虎,递给了灵心,小孩子都很单纯,见到喜欢的人就会把自己最珍贵的东西拿出来。

“呵呵,灵心叔叔不要,小牛自己玩,叔叔不会玩这个了。”

灵心自然不会要小孩子的心爱之物,笑着哄着小牛。

“恩,我娘说,今晚给灵心叔叔做好吃的,我娘做的菜可好吃了。”

“恩,那叔叔一定多吃点。”灵心笑呵呵的对小牛说道,这种感觉他真的很喜欢。

“牛大哥,我没什么好送给你们的,这个你收着,这是我自己制作的金疮药,这是解毒丸,你们在山里应该用得上,都是我自己做的一点小玩意儿。”

灵心从包袱里取出了两个瓷瓶,一个里面是药粉,一个里面是药丸,都是他自己配置的药品,他知道在山里面,这些东西应该会有一些作用的。

“这怎么可以呢?灵心兄弟快收回去吧,我怎么可以要你的东西呢?”

“牛大哥,这都是我自己配置的,也不是什么稀罕的东西,你要是不要,我可就不好意思留在这里了,我只好告辞了。”

“这,好吧,那我就收下,山里面蛇虫鼠蚁多,有这些东西正好,谢谢小兄弟了。”

这猎户是老实人,见灵心如此说,他也就收下了。

“当家的,准备吃饭了,小兄弟过来吃饭吧。”

这是这家的女主人端着菜出来了,这女主人是个朴素的妇女,并没有多漂亮,但却给人很亲切的感觉。

“好,牛大嫂,你等一下,我去安排一下小烈。”

继续阅读《逍遥医道》


版权声明:未经书面授权禁止转载、摘编、复制或建立镜像。对既成事实本站将保留所有的权利。

无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