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原来是放不下最新章节,萧武玹,夏楚楚全文免费阅读

小说:爱,原来是放不下
分类:现代言情
作者:萧武玹
简介:“给我一个名分,或者,放我离开
”被萧武玹拥抱在怀里的时候,夏楚楚的浑身都是在战栗的
话说出口后,她能够明显地感觉到,他的身体顿了一顿
他从她身上下来,....
角色:萧武玹,夏楚楚
爱,原来是放不下最新章节,萧武玹,夏楚楚全文免费阅读

《爱,原来是放不下》免费试读免费阅读


第1章 没有名分的晴人


“给我一个名分,或者,放我离开。”

被萧武玹拥抱在怀里的时候,夏楚楚的浑身都是在战栗的。

话说出口后,她能够明显地感觉到,他的身体顿了一顿。

他从她身上下来,唇角勾起一抹戏谑的冷笑:“夏楚楚,我们第一次?”

当然不是第一次,这样的过程,已经有了无数次。

可每一次,她都觉得是错误。

“我们还要这样不清不楚地纠缠到什么时候?”

男人的眼角眉梢都是冷意,显然,他不喜欢聊到这个话题。

但这一次,夏楚楚决定摊牌。

“我们不应该再联系了……其实,今天我也不应该来见你。”

“说吧,要多少钱?还是想买什么包?”

她摇头。

不得不承认,跟萧武玹认识这么长时间以来,他对她很好。

不管想要什么都给买,从包包首饰,到化妆品衣服,甚至是这幢房子。

当然,她很少会要。

毕竟,她不是为人包-养的女人!

“你明天就要结婚了,我想我们还是断掉了比较好。”

明天,就是萧武玹的婚期,可是婚礼前夜,他居然还跟自己在厮混。

这简直就是太胡闹了!

她知道他的那位新娘是多么大名鼎鼎的人物,莫家大小姐莫壬语,人人都说,他们两个人是女貌郎才。

而她,注定见不得光。

“以后,我们不要联系了,我放手,求你也放过我吧!”夏楚楚哀求道。

他居高临下地看着她,良久,才开口说了一句:“是我给你的零花钱不够了,是吗?”

夏楚楚不禁失笑。

难道每一次,她向他提出分手,都是为了钱吗?

在他眼中,她到底是个什么样的人呢?

和萧武玹认识,是意外。可睡在一起,却是他有意为之。

一年前,夏楚楚在酒吧喝醉了酒,机缘巧合之下,竟然被萧武玹给捡走。

她的第一次给了他,再后来的一切就好像似乎都顺理成章了,她成了他没有名分的晴人。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爱,原来是放不下》

第2章 最后一次爱你


他对她其实很好,想要什么都会给,可是唯独,没有爱。

有时候,夏楚楚会不禁怀疑,是不是这个男人根本就不会有任何感情,也不会给任何女人名分。

直到,她听说了莫壬语这个名字。

“你马上就要成为莫小姐的丈夫了,我不想当你们之间的第三者。”

萧武玹反倒笑了起来:“不想当第三者,不是也当了这么久吗?”

“那是你骗我的!”她怒道。

他俯下shen,缓缓将她拥入怀里,轻轻地、吻了吻她的脸颊:“既然知道被骗了,不如一直就这么骗下去吧。”

骗?

自欺欺人么?

呵,真是荒唐。

可是,夏楚楚没得选择。

她永远都不敢反抗这个男人,即使他有时候,会暴烈如火。

“萧武玹,求求你,这是最后一次,好不好?”

她任由他剥下shen上得到最后一层衣衫,如同刀俎上的鱼肉,任他拿捏。

萧武玹回答她的,只有越来越加重的动作。

直到……她被折磨得活活昏死过去。

……

再醒来时,夏楚楚发现自己躺在酒店的床上,身上的睡衣完整地穿着,身体似乎也被清洗过。

不过,她身上的那些暴虐过后的红肿痕迹,是怎么也洗不掉的了。

窗外阳光灿烂,昨夜的疯狂仿佛是上辈子的事情了。

萧武玹不在,现在这个时间,他应该是在婚礼现场了吧。

夏楚楚吃力地起身,她难以想象昨晚之后,他竟然会给自己洗澡换衣,温柔得像是变成了另外一个人。

不过……这真的是最后一次了吧。

她苦笑:“该结束了。”

夏楚楚换了衣服,梳洗之后,用遮瑕膏遮去了脖子上的那些红痕,然后准备出门。

刚走出酒店,手机里就收到了一条短信,是银行的入账短信。

她看也没看上面的金额,反正每一次,那个数字都像是一张讥讽的血盆大口,让她从脚趾凉到脑门。

每一次发生关系以后,她都会收到一笔钱。

按次计费,像一个高级娼.妓。

呵呵,她现在和第三者,又有什么区别?

……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爱,原来是放不下》

第3章 他的婚礼


萧家和莫家的婚礼,是全市最瞩目的所在。

夏楚楚不花吹灰之力,就从热搜榜上找到了婚礼的地址。

外面围满了媒体,都想拍到内场的一角,回去当头版头条。

不过,两家都不愿意将这场奢华婚礼的细节公开太多,一律谢绝媒体入内。

夏楚楚走进去的时候,毫不意外地被外面的保安所拦了下来。

“小姐,请出示你的婚礼邀请函。”

她当然没有邀请函。

哪个男人会在婚礼的当天,邀请自己的女人来参加?

夏楚楚浑浑噩噩的,她其实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脑子进水到这里来。

见她没有邀请函,保安的语气立刻不客气起来:“小姐,抱歉,没有邀请函,你不能进去。”

“我……只是想进去看看。”

她发誓,她真的只是想要进去看看。

看看这个从来都没有爱过她的男人,是如何费尽心思地,为另一个女人布置的婚礼场地。

是要自虐吗?

这种心理,夏楚楚自己也说不清楚。

“小姐,你要是还不走开的话,我们就要请你离开了。”保安显然也没有什么耐心要跟她去周旋。

站在这会场外面,她能够看见四周大片的玫瑰花海。

玫瑰不是这个季节会有的东西,她来的时候在新闻里看见了,听说,萧武玹为了新娘喜欢的玫瑰花,特地花重金从国外空运了这些过来,栽培在这里,派人精心养护了一个多月。

只有这样的用心,才配得上莫家大小姐吧。

看着这一切,夏楚楚痴痴呆呆的笑,他那么用心的去给别的女人举办婚礼,她算什么?

“我认识新郎,你们放我进去,我跟他说一句话,就一句,然后我就会走。”夏楚楚对保安说。

“认识萧公子?这位小姐,你这青天白日的,就别说胡话了吧!”

保安们都笑了起来。

他们怎么都不可能相信,面前这个穿着打扮平平无奇的女人,居然会是萧武玹的朋友。

“那你说说,你跟萧公子是什么关系?”保安又问。

她一时语塞。

什么关系?

是从今天开始,就再也不应该有关系的那种关系。

“抱歉,是我打扰了。”夏楚楚说道。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爱,原来是放不下》

第4章 自取其辱


她本来应该转身就走的,可是脑子一热,鬼使神差地,她居然拿出手机给萧武玹拨打了电话。

电话响了好久都没人接听,毕竟今天他婚礼,他应该很忙。

刚准备挂断电话,电话被接通了。

她愣了一下,直接道,“我能来参加你们的婚礼么?我……”

“不能!”话没说完,直接被那头打断了。

电话被挂断,夏楚楚愣在原地,一时间觉得自己可笑无比,她在做什么?

自取其辱?

抬眸看了一眼教堂,她转身离开,不声不响的离开,是她现在能做的最正确的选择。

“莫小姐,莫太太!”

身边传来保安的问候声,夏楚楚下意识的侧目看了过去。

入目的是一身白色婚纱的莫壬语,她见过这个女孩,以前都是在电视上,没想到此时会在这里遇见她。

莫壬语显然也看见了她,微微愣了愣,她走向夏楚楚,精致的脸上露出几分笑意道,“你是要进去么?”

夏楚楚看着她,有些疑惑,但还是点头。

“和我一起进去吧!”说完,莫壬语直接拉着她朝着教堂里走。

保安想说什么,但张了张口,最后什么也没说。

倒是跟在莫壬语身边的莫母,好奇道,“壬语,你认识她么?”

莫壬语拉着夏楚楚,点头道,“认识啊,她是武玹哥的朋友,我见过他们在一起吃饭。”

夏楚楚心里咯噔了一下,目光再次看向面前的女孩,这女孩年纪和她差不多,长相甜美,单纯而纯粹。

她今天来这里,是对是错?

莫母微微拧眉看了一眼夏楚楚,微微点了点头,没多说了。

跟着莫壬语进了教堂,莫壬语要补妆,所以让她在教堂里等着婚礼开始。

这场婚礼中,夏楚楚谁都不认识,萧武玹的圈子,她从未进去过。

找了个不引入注目的位置,她尽量降低自己的存在感,来这里,她只是想看着他结婚,想看着她娶别人。

像是自虐,但,何尝不是一种幸福?

教堂化妆间。

莫壬语看着镜子里的自己,一双黑眸幽幽荡开冷意,夏楚楚,她没去找她,她倒是自己送上门来了,有趣了!

莫母在教堂里转了一圈,目光淡淡扫过在角落里的夏楚楚,眉头蹙起了几分。

进了化妆间,刚将化妆间的门关上,便看着梳妆台上的莫壬语道,“壬语,你没事把那个女人带进来做什么,你……”

没等莫母说完,莫壬语笑着打断了她的话,道,“妈,你来帮我看看婚纱,还有没有什么地方要整理一下。”

被她这么一说,莫母的心思也就不放在夏楚楚身上了。

婚典开始。

教堂里来了不少贵宾,都是桐城里的豪门贵戚,夏楚楚的存在,纵然她已经尽量降低自己的存在感,但仍然成为一堆珠光宝气贵妇间的异物。

不少人向她投去嫌弃,鄙视的目光,偶尔有人讽刺朝她讽刺一笑。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爱,原来是放不下》

第5章 婚礼


“砰!”无意打碎一旁的婚典饰品,这一动静,倒是彻底将原本就不时看向她的众人吸引过来了。

“对不起,对不起……”对着众人的目光,她一边低声道歉,一边蹲下shen子要去捡地上的碎片。

耳边传来不少声音。

“这女人是谁啊?怎么没见过?”

“是啊,我也没见过,是萧家的亲戚还是莫家的,怎么那么……寒酸呢?”

“看样子怕不是,我看倒像是个外人,偷偷溜进来的,怕是进来偷东西的……”

议论到这里,这些声音倒是越发小了。

而四周围着夏楚楚的人,也喧宾夺主的将她当成了小偷或者是一些不该出现在这里的人。

有人私底下去叫了保安。

夏楚楚不是不知道这些动静,来这里,她真的只是当初的想看着萧武玹结婚,她知道,这一生,她只能是个上不了台面的女人。

如果自己不能嫁给他,至少让她看着他娶别人的样子,也是好的。

心口一团苦涩将她包围,伸手触碰到地上的碎片,指尖传来一阵刺疼,她本能收回手。

低眸看去,指尖被碎片刺伤,只是瞬间,血珠便一滴一滴的往下坠。

有人领着保安进来,看着蹲在地上的夏楚楚道,“就是她,不知道怎么偷溜进来的。”

有人出声,“婚礼要开始了,赶紧把闲杂人等清理出去。”

夏楚楚起身想要辩驳,但自己确实没有邀请函也没有经过萧武玹的允许就来了。

从地上站起来,她看向一旁的人道,“我不是闲杂人等,我是来参加婚礼的,我……”

“小姐,请出示你的邀请函。”保安开口,面色严肃。

夏楚楚张了张口,道,“我没有邀请函,是莫小姐带我进来的。”

“是么?既然这样,我们去问问莫小姐。”有人出声道。

不知道是谁,突然开口道了一句,“莫小姐过来了。”

夏楚楚愣了一下,便抬眸看去,倒是真的看见了莫壬语,她一袭婚纱,面色娇羞含笑。

美丽的人儿,任谁看见了,都心生欢喜。

见到她,刚才为难夏楚楚几个贵妇含笑上前,对着莫壬语说了一堆祝福的话后,将话题转移到夏楚楚身上。

道,“莫小姐和这位小姐认识么?”

顺着那贵妇的目光,莫壬语看向夏楚楚,她一双黑白分明的眸子微微顿了顿,倒是不知道在想什么。

夏楚楚看着她,她太笨了,一时间也不知道该说什么。

其实只要莫壬语一句话,这些贵妇就不会为难她了。

可莫壬语似乎并没有想要和她扯上什么关系,只是扫了一眼夏楚楚,便淡淡收回目光,一脸懵懂道,“她也是来参加我的婚礼的么?”

这话说得委婉,但也表明,她并不认识夏楚楚。

只是一瞬间,夏楚楚脸色一白,这女孩……摆了她一道。

没有邀请函,又不是莫壬语带进来的人,几个保安走到夏楚楚身边,开口道,“小姐,请你出去!”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爱,原来是放不下》

第6章 祝你....幸福


比起身边几个贵妇的嫌弃讽刺,这句话算是很礼貌了。

夏楚楚有些不甘心,她还没看着萧武玹结婚。

猛的,她将目光看向莫壬语,出声求她道,“莫小姐,你认识我的,刚才在教堂外面,你明明说认识我的,才带着我进了教堂。”

她情绪有些激动,揪着她的婚纱道,“求你让我留下,我只是想看看你们的婚礼。”

莫壬语被她一靠近,惊得连忙后退,但婚纱被夏楚楚拽着,她后退之时,因为婚纱太繁琐,绊到了脚,一时间没站稳,直接跌坐在地上。

原本是意外,但这里的人有心找夏楚楚的麻烦,所以,刚才莫壬语无意跌倒,这些人直接说是她推倒了新娘。

此时婚礼要开始了,新娘跌倒,教堂来了外人,一时间倒是有些乱了,不少人都围过来看热闹。

夏楚楚见莫壬语跌倒,本能的上前去扶,但还没碰到人,就被一股力道猛的扯开。

她只觉得身边闪过一道黑影,随后自己重心不稳,硬生生的摔在了地上。

掌心杵在她刚才无意打碎的饰品上,一股钻心的疼痛从掌心开始蔓延开了,疼得她五脏六腑都被牵动着。

碎片插入掌心,鲜红妖艳的血迹缓缓从她的手掌心下蔓延出来,看着格外刺眼。

四周太过喧闹,她顾不得疼痛,回头看向莫壬语的方向,一时间愣住了。

是萧武玹。

他已经将跌坐在地上的莫壬语扶了起来,抬手给她整理着凌乱的婚纱和发饰,出声问她,“没事吧?”

莫壬语摇头,浅浅一笑,乖巧懂事。

将目光看向地上狼狈的夏楚楚,她一脸无辜道,“武玹哥,她是你朋友么?”

萧武玹将目光扫在地上的夏楚楚身上,黑眸蹙着,明显不悦,冷冷吐出几个字,“不认识!”

随后根本不看夏楚楚瞬间惨白的脸,看向一旁的保安冷声道,“什么人都往教堂里放,萧家养你们是干嘛的?”

男人阴郁,满脸戾气,显然是动了怒意,几个保安连忙将夏楚楚从地上拽了起来。

丝毫不顾她流血的手和狼狈的样子,直接拽着她往外走。

夏楚楚此时一点都不觉得掌心疼,比起心口的疼痛,看得见的疼根本算不上什么事。

她看着萧武玹,没有反抗,连一句话话都没说,只是看着他,脸上的情绪平静得不寻常。

一年,她陪着这个男人睡了一年,身体给了,心也给了,最后只剩下那么一点点奢望还再次被他践踏。

猛的,她将拽着她的几个保安甩开,冷眼看向环抱着莫壬语的萧武玹,笑了,笑得慎入,“现在这样,是我活该,我认了,今天我来,是祝福你的,祝你……幸福!“

说完,转身。

不用身边的保安拽她,她自己朝着教堂外走。

萧武玹蹙眉,看着她的背影,目光落在她满手是血的手掌上,俊眉拧得更深了。

“武玹哥,我的戒指好像不见了。”莫壬语环着萧武玹的胳膊,低着头小声开口道。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爱,原来是放不下》

第7章 小产


她声音不大,但身边的人几乎都能听到。

莫母听到她的声音,连忙道,“是不是刚才摔倒的时候掉了?”

经她一说,四周倒是有人低头开始找了。

果然,众人在一堆血迹判找到了戒指盒,但盒子里却是没有戒指的。

戒指是准备在举行婚礼时候要用的,而且新人戒指都是提前定制的,现在突然不见了,一时半会找不到合适的戒指来用。

人群里不知道是谁道了一句,“戒指会不会被刚才那位小姐拿走了……”

众人不傻,刚才夏楚楚离开时对萧武玹说的话,虽然没人表现出来,但都不是傻子,都能听出她和萧武玹之间,应该是有什么的。

只是,都是一个圈子里的人,都懂得看透不说透的道理,所以,大家自然选择了视而不见。

现在戒指丢了,又有人这么突然说了一句,气氛多少有几分尴尬。

萧武玹脸色低沉了几分,黑眸扫了一眼众人,随后看着莫壬语道了一句,“我去拿戒指。”

说完,人就出了教堂。

教堂外。

夏楚楚刚出教堂,便察觉小腹处开始一阵接着一阵的抽疼。

忍着疼痛,强行走了几步后,她便疼得额头冒汗了。

为了减轻疼痛,她顺着一旁的墙壁靠了下来,隐隐察觉身/下有一股暖流从腿间滑落。

她低眸看去,猛然惊愣住。

为什么会流血?

天气闷热,她出门时穿的是热裤,蜿蜒的一条血迹从腿根一直顺着大腿内侧滑落在脚边。

猛然想起自己这个月的月事已经推后半个月还没来。

脑子蹦出‘怀孕’两个字,夏楚楚吓得不轻,来不及欣喜。

她便颤抖着手慌乱的从包里掏出手机要打求救电话,如果真的是这样,现在突然流血,是不是意味自己快要小产了?

电话还没拨出去,手机就被人抢走了。

“砰!”的一声,好好的手机被砸成了碎片。

看着地上的碎片,夏楚楚抬眸,对上那双阴骘冰冷的黑眸,心里有片刻失神后,她便冷静了。

尽量平稳着声音,看着他,“萧总,还有什么事么?”

“拿来!”男人冷眼看着她,脸上隐隐带怒。

他很生气?

为什么?因为她来看他的婚礼?

“拿什么?”她站直了身子,隐忍着疼痛,不着痕迹的避开腿间的血迹,尽量不让他看见。

听说新人结婚的时候,不能看见不吉利的东西。

否则不好。

夏楚楚觉得自己真可笑,这种时候还依旧为他着想。

没注意到她的异样,萧武玹脸色阴沉着,薄凉的唇瓣紧抿着,格外不耐烦道,“壬语的戒指,你拿那东西没用,等会婚礼要用,你若是喜欢,自己去专柜买。”

壬语的戒指?

他问她要?

夏楚楚看着他,算是看懂了,他这么气冲冲的跟出来,是觉得她拿了莫壬语的戒指,不,是偷!

他觉得自己偷了他新娘的戒指。

呵呵!

她真的不知道该说什么了,“萧武玹,我以前只是觉得自己眼睛瞎了,可现在我发现自己是心瞎!”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爱,原来是放不下》

第8章 怎么会爱上这样的一个男人?


不然怎么会爱上这样的一个男人?

萧武玹没心情听她这些废话,俊眉阴沉着,还是那句话,“戒指给我!”

“扔了!”凉凉丢下一句话,夏楚楚忍着疼痛复扶着墙壁准备离开。

手腕被拽着,萧武玹是真的动了怒意,看向她道,“夏楚楚,你了解我的脾气,别和我玩手段,否则你知道我会对你怎样。”

“会怎样?”迎上他的目光,夏楚楚冷笑,“会死么?”

她不是个喜欢委曲求全的女人,她爱萧武玹,所以一直以来都是逆来顺受,只要是他说的,他要她做的,她都听都做。

可所有的事情,都有度。

萧武玹的怒意算是彻底被她激怒了,猛的将她推在墙上,修长如玉的手指掐着她的脖颈,他眯起黑眸,“戒指给我!”

语调里是冷冰冰的命令。

夏楚楚对于他的怒意,没有半点恐惧,只是看着他,倔强的双眸对视着他,“萧武玹,我说了,被我丢了。”

“丢了?”萧武玹挑眉,黑眸微微咪起,“夏楚楚,你知道那枚戒指有多重要么?”

“有一条命重要么?”下体的血液越来越多了,夏楚楚整个身子的重力都靠在墙上。

心口开始空荡荡的疼了,如果真的是怀孕了,这个孩子可能保不住了吧!

强烈的血腥味让萧武玹微微蹙眉,看着她越来越惨白的脸色,他才察觉到不对劲。

低头看去,只见她脚步已经堆积了浅浅一滩血,洁白的双腿上沾满了血迹。

“你……怎么了?”他开口,原本温怒的脸上露出了几分不易察觉的担忧。

夏楚楚疼得窒息,死死咬着唇瓣,吐出几个字道,“死不了!”

她扶着墙壁准备离开。

忽然,她身子被腾空,猛然将她横抱了起来。

“萧武玹,你干嘛?”本能的环住他的脖颈,她失声问道。

“去医院!”吐出几个字,他抱着她疾步上了车,直接启动车子,朝着医院开去。

离教堂越来越远,夏楚楚疼得有些麻木了,整个人靠在座椅上,死命咬着唇。

看出了她的疼痛,萧武玹眉头紧蹙,目光扫过她惨白的脸,道了一句,“什么时候发现的?”

这话,明显问的是孩子。

“刚刚!”实在太疼了,夏楚楚根本不想说话。

不知道是不是她的错觉,萧武玹一路上似乎没有停过车,而且车速十分的快。

从教堂到医院,不可能没有红绿灯,能解释他没有停车的理由,唯一就是,他这一路闯红灯了。

车子到达医院的时候,夏楚楚已经彻底失去意识了。

胎儿五周,失血过多,没办法保住。

夏楚楚醒来的时候,是在医院,病房里一切都空荡荡的,出于本能反应,她抬手摸了摸小腹。

是平的。

其实不用想也知道,孩子没了。

但当护士告诉她孩子小产之后时,她还是趴在床上哭了,这孩子来得突然,走得也突然。

一切都好像没有发生过一样。

小护士见她如此,也不知道该怎么安慰,只是开口道,“萧先生交代你好好养病,他过几天会过来看你。”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爱,原来是放不下》

第9章 遍体鳞伤的只有她!


说完,人就走了。

夏楚楚拽着被子,心底开始密密麻麻的疼,明明一开始招惹她的是他萧武玹,为什么最后面目全非的却是她夏楚楚?

他前程似锦,娇妻在怀。

而她呢?身子没了,心没了,孩子也没了。

遍体鳞伤的只有她!

凭什么?……

虽然戒指没了,但婚礼还是一样举行,萧武玹将夏楚楚送去医院后,便直接回了教堂。

夏楚楚出现的小插曲,并没有影响到这场婚礼的盛大。

一场婚礼,在整个桐城人民的祝福和期待中如约举行,新娘娇俏,新郎俊美无双。

这对璧人成了人人羡慕称赞的佳人。

夏楚楚躺在医院里,一遍接着一遍的看着婚礼现场的视频,从一开始的疼痛抽搐,到最后的麻木。

一个月后。

出院。

这一个月,夏楚楚没去联系过萧武玹,他也未曾来看过自己,两个人似乎像根本不认识一样。

离开医院后,夏楚楚直接回到自己住的地方,收拾好东西,直接定了去边城的机票。

萧武玹没有结婚之前,无论她以什么身份留在他身边都是可以的,可现在他结婚了,三个人的感情世界里,有一个人注定会成为罪人。

而她就是那个罪人。

她的大部分东西都是萧武玹买的,她没想过要带走,所以只是简单的拿了几件衣服和日常用品就直接去了机场。

川流不息的人海里,有人匆匆忙忙,有个频频回首,离别是场无声的盛宴,一别便是永远。

急着赶飞机,夏楚楚下了出租车就拖着行李箱急匆匆朝着机场大厅跑。

进出口的时候,因为匆忙转了人,包都撞掉了。

“对不起,对不起……”一边忙着道歉,她一边瞒着捡地上的东西。

说了半天,没见着对方的回应,她捡起包,抬眸看了过去。

一时间倒是愣住了。

人生何处不相逢?

萧武玹。

他怎么会在机场?

看向他身后,还跟着两个传黑色西服的助理,看这样子,应该是刚出差回来。

他最近出差?

“要去哪?”漆黑的目光落在她的行李箱上,萧武玹开了口。

“去……出去走走。”她扶着行李箱,看着他扯了抹笑,为了看上去自然几分,她特意眯起了眼睛。

萧武玹蹙眉,“出去走走?”黑眸落在她笑得格外不自然的脸上,“打算去哪走?”

“随便……走走!”夏楚楚不会撒谎,她撒谎的时候,耳朵很红。

萧武玹自然是看出来了。

他欺身靠近她,带着几分危险的气息,声音低沉,“夏楚楚,你想离开?”

出于本能,夏楚楚想要后退避开他,但是腰肢已经被他搂在怀里了。

挣扎了几下,她有些怒了,“我想去哪,是我的自由,萧武玹你没资格管。”

萧武玹冷哼,“没资格?你觉得要怎样才算有资格?一年前你爬上我的床,我就说过,我一天不厌烦你,你就一天不准走,现在我允许你走了?”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爱,原来是放不下》

第10章 你喜欢过我么?


“你……”

一年前……明明是他霸王硬上弓。

夏楚楚挣扎了几下,身子被他搂得更加紧了,机场四处都是人,萧武玹直接强硬的拥着她出了机场。

身后两个助理很自然的提着夏楚楚的行李跟在身后。

夏楚楚被丢在车里,随后萧武玹便随着上了车,锁了车门。

“萧武玹,我求你,你放我走吧,我……”她的话,被萧武玹直接堵回了口中。

男人炙热的手臂将她箍在怀里,将她死死压在胸口,致命的吻了起来。

夏楚楚根本没有说话的机会,后排的激吻似乎并没有影响前排的两个助理,车子启动。

开出机场,夏楚楚被他吻得快要窒息了,他才松开她。

她趴在他胸口微微喘息着。

萧武玹低眸看着怀里的女人,因为刚才激吻的原因,她一张白净的小脸上有几分嫣红,瞧着格外诱人。

修长如玉的手指落在她下巴上,微微将她下巴抬起,让她同他对视。

四目相对,夏楚楚一双黑白分明的眸子里晕染了几分怒意。

他似乎心情好了几分,声音低沉暗哑道,“生气了?”

夏楚楚没开口,但显然是生气了。

见她不答,他淡淡开口,声音里带着几分疲惫,“以后别用离开这招了,你想要什么直接告诉我就可以了。”

顿了顿,他又道,“南岸嘉园那边有栋海边别墅,你过几天抽时间搬过去住。”

夏楚楚看着他,一时间真的不知道该说什么了?

似乎这一切,在他看来,她离开,不过是因为她想要向他索取别墅,豪车的一个手段而已。

“萧武玹,你喜欢过我么?”她看着他,似乎因为出差的缘故,他整个人变得有些憔悴疲惫。

对于她的问题,萧武玹只是微微蹙眉,抬手将她拥进怀里,出声道,“陪我睡会。”

随后,他便闭目养神了。

她知道他不想说,也不屑于说,这个男人像个迷宫,根本无法窥探,在他世界里,只有金钱和权力。

爱情于他,似乎只是找个女人陪睡而已。

就连婚姻,都是他用来掌权的筹码。

大概是见他睡得安静,所以没多久夏楚楚也睡着了,醒来的时候,她人已经没在车里了。

而是在萧武玹的办公室里,萧武玹的办公室里有隔间,隔间里有床。

听到外面有电脑敲击的声音,夏楚楚下床穿了鞋子出去,推开门的瞬间,目关便落在了办公桌旁办公的萧武玹身上了。

凝视着正在办公的男人,夏楚楚有些走神,从遇见萧武玹开始,她就心从来都不否认萧武玹是一个充满魅力的男人。

尤其是他衣冠楚楚的姿态,无论怎样都无法藏住他与生俱来的君王气质,仿佛看到他的人都会情不自禁的向他臣服仰视,这或许就是她无论如何挣扎,都无法抽离的原因。

办公室的空气里,悄然弥散着微妙的暧昧感。

周围的安静,让紊乱的心跳声愈发明显了,冷不丁的,萧武玹忽然抬眸,黑眸直直落在她身上。

继续阅读《爱,原来是放不下》


版权声明:未经书面授权禁止转载、摘编、复制或建立镜像。对既成事实本站将保留所有的权利。

无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