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秦慧珍,顾九月《慕少的贴心娇妻》在线全文免费阅读

小说:慕少的贴心娇妻
分类:现代言情
作者:棉小棉
简介:嗜血杀手阿九重生成顾家身体孱弱的小小姐
小小姐体弱多病命不久矣?
没关系,她自带医术逆天改命!
小小姐学渣无能每天被秒?
没关系,她摘下眼镜蜕变学神实力碾压!
小小姐穷酸小气爱财如命?
没关系,她锦鲤体质转身成为江城首富!
所以,这里并不需要男人
高冷男神慕先生缓步上前,“我的名字只能出现在结婚证上

角色:秦慧珍,顾九月
小说秦慧珍,顾九月《慕少的贴心娇妻》在线全文免费阅读

《慕少的贴心娇妻》免费试读免费阅读


第1章 我们一起报仇


M国的偏远山区。

阴森可怖的丛林中,阿九被绑在树上,双腿被利器戳烂,鲜血已经染红了她站着的那一片土地,腐烂的肉上被人涂了蜂蜜,无数个头硕大的蚂蚁毫不留情的啃食……

苏若高傲的看着阿九,缓步上前,手中的银质匕首将一抹阳光折射到阿九脸上。

“我们的头牌杀手,怎么混的这么惨呢?”

苏若手起匕首落,狠狠地在阿九脸上划了深深一道,颧骨炸裂。

“啊!”阿九惨叫,声嘶力竭,“为、为什么?”

阿九和苏若是组织里尽人皆知的好闺蜜,曾经苏若执行任务被困,阿九拼了命把她救回来,

为了治好重伤的苏若,阿九独自一人去深山老林找药材……

“因为,你挡了阿痕的路啊。”

苏若轻笑着,匕首戳进了阿九的腋窝里,手腕翻转,鲜血喷了出来。

“有你在,阿痕永远只能排第二。”

“不!阿痕和我……”阿九痛苦的出声,声音颤抖。

“阿痕和你什么?啧啧,阿九,你真是可怜,一直被骗。我和阿痕早就在一起了。”苏若笑的灿若夏花,“他和你在一起,只是利用你而已。不然,他的晋升怎么会那么快?”

“不,不会,你们不能这么对我!”阿九凄惨的喊道,声音随着风声缠绕,如同百鬼夜哭般凄厉。

苏若把玩着手里的匕首,仍旧笑意吟吟,“阿九,我怀孕了哦,孩子是阿痕的,我们俩已经洗白,以后都会生活在阳光下,幸福美满。

你的人,我会一个不落的送下去陪你,别急哦。”

“不——”阿九绝望的大喊。

苏若甩手扔出匕首,正中阿九的心脏。

“我要杀了你。”阿九狰狞的喊出最后几个字,死死地瞪着眼睛,没了气息。

苏若丢了一堆粉末在阿九身上,擦了擦手,优雅的转身,“想杀我?下辈子吧。”

阿九能清楚的感觉到,有无数蛇虫鼠蚁爬到了她的身上,肆意啃咬,不要很久,她就会变成一堆白骨……

今生,她信错了男人,交错了闺蜜,落得凄凉境地,若有来世,她定要他们血债血偿!

“咳咳——”阿九猛地惊醒,入目是一个由黑白灰三色调组成的房间,她吃力的起身,胸口的位置丝丝拉拉的疼着。

阿九费了点劲挪到了化妆桌前,眸光定住。

镜子里有一张过分精致的脸,眉眼漂亮,一双眸子像是刚刚经过春水洗礼般澄澈,皮肤白的有些过分,唇瓣微微有些干裂,但这些都是丝毫不影响她的美,反倒是让她沾染了几分病态的柔弱。

惹人怜爱,引人疼惜。

“嗯?”阿九愣怔,这是她本来的脸,她这么多年一直带着人皮面具生活,为的就是有朝一日能取下来,跟心爱的人一起在阳光下生活,可惜,现实过于残忍……

等等,她不是已经被苏若毁了容貌,又被她杀死丢在丛林里,这儿是哪里?

阿九四处看了看,化妆桌旁边有一本高中物理练习册,她伸手拿过,上面歪歪扭扭的写着一个名字:顾九月。

顾-九-月?

谁?

陌生的记忆涌入了她的脑海里。

顾九月,顾家的小小姐,私生女,母亲身份不详,生下她后丢给父亲顾震,一个人离开,顾震和发妻秦慧珍迫于舆论,不得不把她养在顾家。

从小顾九月被姐姐哥哥们欺负着长大,身体孱弱,学渣无能,又贪财小气。

若不是顾家老夫人一直念她可怜有些拂照,怕是还活不到十八岁。

阿九看着镜子里的人,潋滟的眸子一掀,苏若,冷痕,既然我没死,我们的仇、怨就好好的算算!

顾九月,从今日起,我就是你,我们一起报仇。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慕少的贴心娇妻》

第2章 恶仆


咣当,房门被人一脚踢开。

顾九月蹙眉。

一个一百五六十斤的女佣走进来,女佣一脸横肉,凶狠的看着顾九月,咣当,一碗药重重的被放在桌子上。

“小小姐喝药。”女佣冷硬的说道。

那话不像是佣人的语调,倒是一副高高在上的施舍姿态。

记忆中顾九月从小就在药罐子里长大,身体却越喝越差,最近更是经常陷入昏迷,以前的顾九月不懂,但现在,她换了芯子。

曾经的阿九在杀手界有鬼阎罗之称,医术了得,一手银针之术,医死人肉白骨,同时也可以杀人于无形。

单从药的味道,顾九月就知道,里面加了慢性毒素,所以这具身体实实在在的积攒了十八年的毒,已经快到油尽灯枯的时候。

“快些喝药!”女佣皱了皱眉,嫌弃的说道:“整天一副病秧子的模样,看着就晦气。”

女佣叫秦花,是秦慧珍的远方亲戚,仗着自己亲戚的身份没少欺负顾九月。

顾九月没应声,眯了眯桃花眸,眸光渗着点点寒光。

纵使现在她这具身体孱弱不堪,但收拾一个健硕的女人还是小菜一碟。

咣当,秦花一脚踹在顾九月的椅子上,顾九月纵身一跃,啪,一巴掌狠狠地打在秦花的脸上。

震的秦花肥肉乱颤。

“你打我!你这个贱人敢打我!”秦花一脸震惊的看着顾九月。

“打你怎么了?还要看天气?我是小姐,你是女佣,你敢对我无礼,就该做好挨打的准备。”顾九月冷漠的看着秦花,声音不高,却每一个字都像针一样扎在秦花身上。

秦花吓傻了,顾九月一向都是不言不语给什么吃什么,有时候她给剩饭,逼她吃,她也不会反抗,今儿这、这是撞邪了?

“滚!”顾九月眸光一掀。

秦花吓得腿一软,踉跄跑了出去,跑到门口咣当撞在半开的门上,鼻子撞的通红,眼泪差点蹦出来,急匆匆的去找自己远房表姑秦慧珍,求保护。

顾九月嗤笑出声,以前,顾九月到底过得是什么日子,一个仗势欺人的狗东西都敢在她面前作威作福。

客厅。

秦慧珍被咣当咣当近乎楼震的声音扰的一蹙眉,“秦花,跑什么?”

秦花立刻一脸委屈:“表姑,我去小小姐送药,她、她不问青红皂白就打我。”

秦慧珍蹙眉,她倒是不心疼破糙肉厚的秦花,只是打狗还得看主人呢,谁不知道秦花是她的亲戚,顾九月那个小胆,怎么敢?

“你说什么,顾九月打你,我看她是欠抽了!”顾媛刷的站了起来,随手拎了一个棍子,“我倒要看看那个小贱人是吃了熊心还是豹子胆!”

顾媛是顾震的二女儿,娇惯着长大,最近迷恋一个男打星,棍子也是为了追星买的。

她只比顾九月大两个月,平日里最喜欢欺负顾九月。

“是,二小姐。”秦花立刻站直了身体,膀大腰圆的她跟在顾媛身后,颇有种狐假虎威的既视感。

秦慧珍低头喝茶,对顾九月毫不关心,似乎打一顿骂一顿,都是寻常事。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慕少的贴心娇妻》

第3章 你来我也照打不误


顾九月缓步走到药碗那,端起碗闻了闻,还好,不是什么了不得的东西,她给自己施几次针,这毒便解了。

“顾九月!你找死!”顾媛嚣张的喊着举着棍子直接朝顾九月的头上砸过去。

秦花正准备拍手叫好。

却见,棍子稳稳的落在了顾九月手里……

全程不过两秒钟,顾媛和秦花都是懵的。

“你,你顾九月,你还想打我!”顾媛回神咋咋呼呼的喊道,“你这个小贱人,我妈善良愿意收养你就不错,别给脸不要脸!”

顾媛见顾九月没动手也回应,只是低敛着眸子一副楚楚可怜的模样,气焰瞬间膨胀。

“切,我还以为你转性了,你这个贱人,小三生的杂种,你在这家里不过是我们的出气筒!”顾媛狠狠地骂道,像是随时会扑上去咬死顾九月。

“可是,妈妈不是说过,我是无辜的吗?”顾九月泪眼朦胧的问道。

“呸!那都是说给外人听得,你就是个贱种,无辜个屁,你在你那个贱人肚子里就是小贱人。”顾媛骂的凶狠,又口不择言,活脱脱一市井泼妇,和她那张小萝莉脸,完全不搭。

顾九月吸了吸鼻子,“原来妈妈背后是这么跟你说我的!”

“对,如果不是老妖婆护着你,我妈恨不得在你出生的时候就掐死你!”顾媛无所顾忌的骂道。

“妈妈竟然叫祖母老妖婆……”顾九月说道。

“本来就是老妖婆一个,护着谁不好护着你这个贱人,还要给你股份,你也配,我警告你,老不死的真的给你了你股份,你也给我吐出来,否则我就找人轮了你!”顾媛一脸凶相的警告道。

“呜呜……”顾九月擦了擦眼泪,慢慢的抬眸,眸底哪有一点泪痕。

“你!”顾媛一怔,顾九月竟然在笑。

砰!

顾九月一棍子重重的打在顾媛的胳膊上,顾媛惨叫出声。

“啊——”

秦花吓得扑通跌倒在地上,“啊——”

“瓜噪。”顾九月歪头晃了晃手里的棍子,“你刚刚想打我的头,对吧?”

“你,你,顾九月,你疯了!”顾媛被顾九月刚刚那一棍子打的摔倒在地上惨叫,这会看着顾九月唇角的笑,怎么看怎么像是厉鬼,森冷可怖。

“我要是疯了,就真的给你头上一下,直接送你去见上帝。”顾九月上下打量了一番,最后一棍子打在顾媛的另一只胳膊上。

打头,把人打死,她坐牢。

打腿,爬不出去,她烦躁。

综上所述,打胳膊最好。

“啊——”顾媛惨叫连连。

楼下的秦慧珍终于察觉不到不对,急匆匆的冲到楼上,看见顾媛和秦花跌坐在地上,而顾九月手里拿着棍子,一脸的阴笑。

“贱人,你敢打我的媛媛!”

“有什么不敢的,你来我也照打不误。”顾九月淡声说道,气焰嚣张。

“你,你,顾九月!”秦慧珍气的不轻,转身就要喊保镖。

“夫人可想清楚了,你要是出了房间,刚刚顾媛骂我的所有话,包括,她说你说祖母是‘老妖婆’的所有内容,都会被发布到网上。

别的不敢说,至少顾家近亲,人手一份。”

顾九月缓步走到自己的电脑前,点了两下,电脑里传出顾媛狰狞的骂声……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慕少的贴心娇妻》

第4章 顾家又不缺钱


“顾九月,你敢阴我!”顾媛疼的脸色都变了,扯着嘶哑的嗓子叫嚣。

“对啊,我敢呀。”顾九月歪头,笑的如沐春风。

顾媛气的肝疼。

咣当!

秦慧珍拎起凳子,顾不得形象,把桌子上的老式笔记本电脑砸碎。

“顾九月,我看你还嚣张。”秦慧珍咬牙切齿的说道。

“好啊,给你看。”顾九月缓步上前,抡起棍子直接打到秦慧珍的胳膊上,秦慧珍惨叫一声跌倒在地。

“顾九月!”

顾九月看了看自己的手,这幅身体的力气太差,要好好调养。

“夫人不知道什么叫备份吗?我的邮箱手机微信都有这个功能,还有我的朋友现在也收到了那个视频,如果我两个小时不跟她联系,视频就会发出去。”

顾九月优雅的坐在了床上,其实,九姑娘累了……

“你,你无耻!”

“比得过阳奉阴违口蜜腹剑两面三刀的你们母女俩,还有那条走狗。”顾九月漂亮的手指指了指三人,一个没落下。

“你,你想怎么样?”秦慧珍吃力的起身,胳膊火辣辣的疼。

顾媛和秦花也都爬了起来站在秦慧珍身后,高矮胖瘦三人组的画面,极具喜感,顾九月差点笑场。

“你砸坏了我的笔记本,给我换了新的,要水果牌最新款,给你一个小时。”

“你,顾九月,你别不要脸!”顾媛骂道。

顾九月抬眸,眸底的凉意像小刀子,嗖嗖的戳在顾媛心上,顾媛下意识的往秦慧珍身后躲了躲。

“好,买给你,你把视频给我!”秦慧珍说道。

“夫人,我是身体不好,又不是傻,好容易有了能威胁你的东西,当然不能轻易给你。”顾九月话说的慢条斯理,神色慵懒,像极了大户人家的主子在训奴才的姿态。

秦慧珍气的脸色涨红,顾媛更是愤愤不平,秦花一双胖手使劲攥了攥,她忽然怕极了顾九月。

“以后这药就不用送了,不过燕窝和补汤,记得按时送来。”顾九月接着吩咐道。

“顾九月,你别以为一个视频就能威胁得了我!”秦慧珍深吸了一口气,稳住了情绪,“我大可以说你剪辑的。”

“哦,那你去说吧。”顾九月指了指门。

秦慧珍气结,想掐死顾九月,这个贱人怎么敢!

“夫人想清楚,我不过是想改善一下我的生活,顾家又不缺钱,你不苛待我,我自会找你麻烦,毕竟把唯一的赌注丢了,以后我也没得玩。”顾九月漂亮的桃花眸慢悠悠的落在秦慧珍脸上。

秦慧珍身侧的手狠狠地收卷,“好,你说的我都答应,你自己嘴上有个把门的,否则,我就弄死你!”

说完,秦慧珍转身大步离开,顾媛和秦花急忙跟上。

咣当,砸门声震耳欲聋。

顾九月身体后仰,重重的出了几口气。

当务之急,要弄套银针,她在网上搜了搜,没有一套看的上眼的,只能自己去中药店古董店找找。

秦慧珍的房间。

一进门,顾媛扑进秦慧珍怀里,哭出声音,“妈妈,我疼死了。”

秦慧珍心疼女儿,自己的胳膊也疼。

“媛媛乖,我不会放过那个小贱人的,等你爸爸晚上回来,我们家和慕家的亲事,也该定下来了。”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慕少的贴心娇妻》

第5章 长子慕景琛联姻


“妈妈是说慕家那个双腿残废的大公子?”顾媛眸子一亮。

秦慧珍眸底尽是算计。

既能把顾九月这个忽然变得烫手的山芋扔出去,又算是对慕家有了交代。

顾家和慕家两家曾祖一辈曾经是故交,早就定下两家重孙辈的亲事,这些年慕家的发展如日中天,在江城,顾家也算是有头有脸,但,跟慕家,没法比。

顾震是动了心思的,托人上门询问。

慕家倒是回复了,慕家小辈有两兄弟,长子慕景琛,次子慕景烨,慕景烨刚十八岁,年纪尚小,慕家提出长子慕景琛联姻。

只是,这位商场上惊才绝绝的慕景琛,是个双腿残废的中年老男人。

顾震一时间有些为难。毕竟他的女儿年纪都小,大女儿顾薇也才22岁,正是好年纪,又是他的第一个孩子,自然舍不得。

“妈,慕家能看上顾九月那个病秧子吗?”顾媛抿唇说道,虽然,她绝对不会嫁给一个残废,但,慕家好歹是高门大院,顾九月那种货色应该嫁给地痞流氓。

“你看她刚刚的样子,像不像回光返照。”秦慧珍眸底闪过一抹阴毒的光。

顾媛心领神会,“妈妈的意思是趁现在,跟慕家把婚事定下来,等她嫁过去,是死是活都跟咱们没关系,咱们还能得到一大笔慕家的彩礼。”

秦慧珍唇角扬起,似乎已然看到了顾九月的惨状。

此时,顾九月已经拿到了新电脑,她锁好门,把笔记本丢在一旁,她现在需要安稳的睡一觉,养精蓄锐,以备晚上顾震回来之后的刁难。

顾震的心思顾九月大概猜得到,他希望自己即使玩弄了小三的感情,小三也不应该丢下孩子走,让他男人的自尊很受打击,所以,他这些年对秦慧珍母女对她的欺辱,视而不见。

呵,垃圾。

黄昏时分,顾震回到顾宅,被秦慧珍拉进了房间,把她的打算告诉了顾震。

“九月的身体……”

“怎么,你心疼那个贱人的孩子?”秦慧珍脸色有几分狰狞,语气也冲了许多,这么多年,顾九月的母亲就是她的禁区。

任何人触碰她都会爆发。

顾九月越长越像她的妈妈,秦慧珍每次看见那张脸都想用剪刀划破戳烂,她是自己耻辱的见证。

“你看看你,又说这样的话,我早就跟她断的干干净净了,我是怕慕家看不上一个病秧子。”

“病秧子,你看看你的病秧子打的。”秦慧珍愤愤的撸起自己的袖子。

顾震愣住,“她,她怎么敢!”

“指不定这么多年都是装的,你晚饭的时候就告诉她,让她准备一下,明天晚上跟慕家人见面,不管她愿不愿意,这个亲,都结定了。”秦慧珍看着顾震,冷声说道。

顾震沉默了一会,最终还是点了点头,婚约的事是他提起来了的,如果毁约,就是彻底的得罪了慕家,他没那个胆子。

让顾薇、顾媛去联姻,他也舍不得,选来选去,只有顾九月最合适。

她的那张脸,也够看。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慕少的贴心娇妻》

第6章 我不是在跟你商量


晚上六点,顾九月被秦花还算恭敬的请到了餐桌前。

顾震、秦慧珍、顾媛和她的孪生哥哥顾瑾年都已经坐在了位子上。

她坐在自己的位置上,神色慵懒,单手撑着头,眼尾扫了秦慧珍一眼,顺带看了看顾震,她第一次正式见到顾九月传说中的生父。

顾震年过五十,但保养的极好,看起来四十出头的样子,身上尽是成熟男人稳重的气息,五官长得算是不错,配上格调穿搭,整个人看起来魅力十足。

难怪可以把当年的秦家大小姐秦慧珍迷得神魂颠倒。

“顾九月你的礼貌吗!”顾震的火气蹭蹭的往上窜。

“被狗吃了,怎么父亲要把狗杀了,给我吃肉,让我把礼貌找回来。”顾九月毫不在意,拿着筷子夹了自己喜欢的小排,送进嘴里。

不一会,吐出一块干净的小骨头。

“你!”顾震拍桌子正要起身,被秦慧珍拉住了胳膊。

“老爷,别生气,九月啊,这是在跟你闹小孩子脾气。”秦慧珍柔声说道。

顾九月冷哧了一声,她用脚趾头都能想象到秦慧珍在房间里是怎么跟顾震告状的,这会倒是装的人模狗样。

也不怕精分。

顾震想着自己将要宣布的事情,深吸了一口气,“九月,你年纪不小了,我给你找了门亲事。”

“噗,父亲这么健忘吗?我刚刚十八,大姐已经二十几岁了,你有合适的给她就是。”顾九月一边夹菜一边无所谓的嘲讽道。

“顾九月,你胡说什么,我大姐怎么可能嫁给一个残废。”顾媛气鼓鼓的说道。

“哦,你们想让我嫁给一个残废?”顾九月看着顾震,眸光清澈见底,却又冷冷清清,像是看的不是自己的父亲,而是一个陌生人。

顾震被顾九月的目光看的全身不舒服,语气强势,“我不是在跟你商量,是通知你,这是商业联姻,你必须去。”

“行啊,去就去。”顾九月吧嗒放下筷子,身体微微后仰,她现在的这具身体如果不好好调养很快就会再度报废。

重生一次是上天眷顾,她不敢浪费机会。

血海深仇,必须要报,她需要钱需要实力,顾家要跟慕家联姻的事,她清楚,也明白这中间牵扯的利益关系。

顾震和秦慧珍都没想到顾九月竟然这么轻易的就答应了。

就连一旁的顾媛都有些震惊,她用看傻子的眼光看着顾九月,心想,到底是个没见过世面的土鳖,她以为联姻是好事?

一直没说话的顾瑾年眉心几不可见的蹙了一下,一双深邃到和年龄完全不符的眸落在顾九月脸上,微凉。

顾九月毫不在意,淡淡的开口,“让我去联姻可以,按照顾家的传统,儿子结婚的时候可以分到10%的股份,女儿嫁人给5%的股份做嫁妆,父亲股份转给我,我立刻去联姻。”

“顾九月你疯了,你竟然想要顾家的股份,你也配!”顾媛扔下筷子,指着顾九月的鼻子骂道。

“我不配,你配,那你去。”顾九月淡漠的扫了顾媛一眼,那一眼,冷飕飕。

顾媛打了一个哆嗦。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慕少的贴心娇妻》

第7章 传说中的相亲宴


“顾九月!”顾震见顾九月给顾媛脸色看,声音冷的渗人。

奈何,现在的顾九月不怕他。

“阿震。”秦慧珍轻轻的按了按顾震的胳膊,转眸对顾九月说道,“九月,你说的不错,咱们顾家的传统是这样的,该给你的股份,自然也会给。

你知道股份转让不是那么三两句话的事,你先把婚事定下来……”

“不行。”顾九月不等秦慧珍说完话,直接打断了她,“明天上午,我看不到股权转让协议,我是不会去传说中的相亲宴。”

“你,你!”顾震气的摔了筷子。

顾媛吓得下意识的坐直了身体。

顾瑾年深深的看了顾九月一眼,收回了目光,缓缓开口。

“父亲,既然家里的传统就按传统做。”

秦慧珍心疼股份,暗暗感慨,她的儿子就是太单纯了,顾家5%的股份,那也是上千万的。

给顾九月那个贱人,她舍不得,不如做个假的。

“我会请慕家跟我联姻的那位大少爷,帮忙看看转让合同,如果你们不嫌丢脸,不怕得罪慕家,大可以用假的糊弄我,反正我也看不懂。”顾九月眼尾余光扫向顾瑾年,他竟然在帮自己说话?不知道葫芦里卖的什么药。

顾九月唇角弯了弯,给自己盛了碗汤,顾家的厨子手艺还不错,不过之前那位不怎么敢吃。

顾震和秦慧珍面面相觑,谁能告诉他们一下,顾九月怎么忽然转性了?

顾九月不理会他们,一个人吃饱喝足,起身回了房间,不过吃顿饭的功夫,她又累了……

让身体强壮起来,是顾小姐的当务之急。

夜色寂寥。

江城城市中心的庄园内。

一个身材颀长的男人坐在轮椅上,神色淡漠的看着窗外,他容貌精致,眉眼却格外冷清,纤长浓密的睫毛下,那双深沉的眸看不出一点情绪。

唇形漂亮颜色略浅,微微抿了一下,声音淡漠的对身侧站着的年轻男孩缓缓的开口。

“顾家那位小小姐,倒是有些意思。”

“是,她能想到用大哥的名头去震慑顾家人,够聪明,不过,被人利用了,你不是应该生气吗?”男孩歪头,漂亮的丹凤眸落在他脸上,带着点点打趣的笑意。

“反正很快就是一家人了。”男人声线浅淡,似笑非笑,倒是多了几抹兴味,眸光微抬。

男孩觉得无趣,不知道老男人为什么看起来这么的——浪,他们有代沟,他还是玩游戏去。

转天一早,顾九月早早的醒了,看着窗外明媚的阳光有些恍惚。

她有多久没有这样一觉到天亮了?

尽管是个不受宠的私生女,但,比她从前的生活好多了,至少有床可以睡。

顾家住在富贵山前,这附近住的非富即贵,两户人家之间的距离不短,基本遇不到什么人,有着所谓富人喜欢的清净。

顾九月活动了一下, 收拾好自己,穿着运动鞋,缓步走了出去,希望这个名字奇俗的富贵山上能找到些原生的草药。

顾瑾年单手抄兜,慢慢的从花园的树后走了出来,眸光有些悠远的落在顾九月纤细的背影上。

他已经有许多年没有见过泼辣不戴面具的顾九月了……

真的,有些怀念。

接下来的一切,希望,她不会再让他失望。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慕少的贴心娇妻》

第8章 活着啊,是真好


早上八点。

顾九月满载而归,虽然还不能把她体内的毒素完全清除,但至少可以清理大半,有些力气,发生什么意外,她才能自保。

顾九月一个人去了后院的废旧小厨房,熬了药,喝下去,之后把药渣烧干净,才重新走了出去。

阳光大好,带着耀眼的光晕落下。

顾九月有片刻的恍惚,唇角微微扬起,活着啊,是真好。

“顾九月你鬼鬼祟祟的这里做什么?”顾媛带着秦花大步走了过来,看顾九月就像是看贼。

顾九月懒得搭理她。

“要嫁给一个残废你嚣张什么劲,有你哭的时候,慕家那位大公子听说是魔鬼转世,凶残的很,你嫁过去就会被弄死。”顾媛狠狠地说道,想象着未来顾九月的惨状,心情微微舒缓。

顾九月缓步往客厅走,跟脑回路清奇智商欠费的人说话是浪费生命,这种事,顾九月表示,自己不做。

顾媛见顾九月不搭理自己,气的直跳,但,她又不敢跟顾九月打架,只能狠狠地踹了秦花一脚。

“你这个废物,蠢猪,这么多肉,都打不过病秧子顾九月。”

秦花抱头怯懦的蹲在地上,心里不服但也不敢回嘴,一副逆来顺受的样子,和欺负顾九月时候的嚣张,判若两人。

客厅。

顾九月坐在沙发上,手里拿着刚刚热好的牛奶,姿态优雅的翻着今天的报纸。

顾震下楼看见顾九月的样子,一怔。

她跟那个女人真是像极了,顾震低头掩住自己震动的瞳孔,快步下楼。

“父亲,我在等你。”顾九月抬眸说道。

“嗯,等会跟我一起去公司。”顾震沉声说道。

“好。”顾九月点点头,对顾震的上路子很满意,她昨晚特地查了一下慕家,不说慕家深不可测的背景,单是那位慕景琛,他们就惹不起。

不过,慕景琛也不是江山稳固。

秦慧珍看着顾九月脸色红润的样子,心里泛起了嘀咕,按道理她陆陆续续的给她下药,现在应该快要死了,怎么会看起来这么精神?

回光返照的时间是不是太久了。

顾九月唇角勾起一个戏谑的弧度,瞧了秦慧珍一眼,秦慧珍背后有一个专门玩药的人,这个人,是她的后盾。

所以,顾九月会把他找出来,然后,弄死。

十点钟。

顾九月如愿拿到了自己想要的股权转让合同,她找了一家网上口碑不错的律所,合同代管。

安排好一切,顾九月信步在街上悠闲的走着,享受阳光的沐浴。

三拐两拐,顾九月走进了古董市场。

刚好眼前的店装修古朴,品味格调都让顾九月觉得舒服,她抬腿走了进去。

店里有一个男人逆光坐在轮椅上,顾九月眸子微微眯了眯才看清楚了男人的样子,五官精致如同描摹,气质淡雅,手里端着一个羊脂白玉的茶杯。

我擦……

这茶杯厉害了,顾九月识玉,单这个茶杯就值六位数。

这位哥,妥妥的土豪了。

“小姐,想喝水?”男人开口,声线漂亮的堪比大提琴低音,轻慢又低醇。

“咳咳,不是的,我想看看有没有银针,老中医留下的。”顾九月小脸微红,她纯纯的是被金钱懵逼了双眼。

“倒是有一套银针,是S朝名医用过的。”男人淡声说道。

“可以看看吗?”

“当然。”男人转动轮椅到了一个柜子前面,抬手按了按一个小盒子从上面被机械手拿了下来,男人伸手接过,打开。

顾九月眸光一亮。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慕少的贴心娇妻》

第9章 用硫酸泼了顾九月的脸


“我要了。”顾九月兴奋的出声,这套银针比她之前用的还要好。

古时候的东西传来的不多,能保存这么好,更是要花费很多。

“免贵姓慕,小姐怎么称呼?”男人淡声问道。

“我姓顾。”顾九月答道。

“这套银针的主人说过,只送有缘人,不卖。”男人看着顾九月。

“啊?”顾九月一脸懵逼。

“他指定的日期指定的时间出现的人,不问价格就要买,便是有缘人了,凑巧小姐就是。”男人关上盒子,递了过去。

顾九月:“……”

这,这简直就是天降钱币!惊喜中的惊喜!

“这,这怎么好意思呢?”顾九月接过,眸底尽是欣喜,“银针的主人住在哪里,方便的话,我想登门道谢。”

“不用,有缘自会见面。”男人笑笑。

顾九月也是洒脱的人,没再纠结,留下自己的号码,道谢离开。

一直到回到顾家,顾九月才摸着精致的盒子才真的相信,自己捡了一馅饼,心情大好。

而此时,古董店。

一个白胡子老头暴跳,“姓慕的,你这败家子,那套银针上千万都不止,你就给我送人了!”

慕景琛神色淡然的煮着茶,给老头倒了一杯,“嗯。”

“嗯!?”老头端着茶杯,差点想摔。

“这个更贵。”慕景琛淡声说道。

老头心尖都在滴血,一口喝了杯子里的水,苦哈哈,谁让他摊上这么一败家的外孙,命太苦……

“我媳妇。”

噗!

“谁?”

“我媳妇。”

“慕景琛!你这个混小子,你媳妇就送套针,赶快把那个玉王弄出来给我外孙媳妇弄一套镯子耳坠项链什么的。”老头说着就要往库房跑。

“回来。”慕景琛叫了一声。

“干嘛!”

“不急,等我修理好了的。”慕景琛说完转动轮椅朝外面走去。

白胡子老头一脸懵逼,修理?修理啥?媳妇?嗯?

黄昏时分。

顾九月按照顾震的意思换好了礼服,秦慧珍为了给顾家撑场面,专门找了造型师给顾九月精心打理。

顾九月天生丽质,无需过多雕琢已经很漂亮,白色的小礼服穿在她身上,衬的身段格外婀娜,乌黑的发被盘了起来,造型师用一根白玉簪子固定,流苏微微倾斜,格外耀眼。

顾媛和秦慧珍原本姿色也算是上乘,在顾九月面前,彻底的失了颜色。

秦慧珍眸光一拧,脸色有几分狰狞,顾九月跟那个贱人简直一模一样,就是这张狐狸精一样的脸,勾的顾震魂儿都没了。

顾媛心里满是嫉妒,该死,她想用硫酸泼了顾九月的脸。

顾瑾年微微抬眸看了一眼,接着便移开了目光,似乎对顾九月丁点兴趣都没有。

顾震看着顾九月,呼吸都是乱的,他眸光渗出恨意和痛苦,费了点劲,才平稳住情绪,带着秦慧珍、顾九月和顾媛一起上了车。

顾瑾年拒绝参加,顾震也没勉强。

盛世豪庭酒店。

顾家和慕家约在这里‘相亲’。

顾家人不敢迟到,提前了半小时,包房里还没有人。

顾九月从卫生间出来,在走廊里看了一个熟悉的背影。

白天在古董店遇见的那个坐轮椅的男人。

“慕先生,需要帮忙吗?”顾九月上前,好歹人家给了那么贵重一礼物,虽然是转手,但是,看在钱的份上,顾九月表示,自己可以热情一点。

“顾小姐,麻烦你送我一下。”慕景琛抬眸,淡声说道。

顾九月点点头,推着慕景琛,按照慕景琛的指使,走到了顾家定的包房……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慕少的贴心娇妻》

第10章 九姑娘胆子不小


顾九月长睫一掀,闪过一抹锐利的光。

他姓慕,双腿还残疾。

“原来是,慕先生。”

慕景琛眸光微抬,迎上顾九月带了几分探究和打趣的目光。

包间内忽然传出尖锐的女声,打破了宁静的对视。

“爸,你看她拽的,什么态度,还没嫁人呢,已经不把我们放在眼里,等以后嫁了人还了得?要不是顾家,她早死了,跟她妈一样都是忘恩负义的贱人。”顾媛气愤的骂道。

顾震略带警告的看了顾媛一眼,在家里就是顾媛打了顾九月,他都不会说上一句,但,现在是相亲宴。

顾震不敢得罪慕家。

顾媛完全没看到顾震的意思,“什么东西,要不是慕家大少爷是个残废,怎么可能轮到她?垃圾学渣,还病怏怏的,有什么好神气的!”

刚刚,她明明走在前,可路过的人却都在看顾九月,还有夸她像仙女?

呵,果然小三生的狐狸精,本性就是发骚!

咣!

顾媛怒极,用力把银勺摔在桌子上,反弹打到自己的掌心,当即疼得直掉眼泪。

此时,门前的顾九月,只是唇角弯了弯,目光落在坐轮椅中的清冷男人脸上。

“慕先生,我们谈个合作。”她眉眼微垂,尾音却上撩,唇角染色明艳绝绝。

“嗯?”慕景琛抬眼,眸光淡漠却夹杂了一抹兴味。

顾九月附身,潋滟的桃花眸一掀,莞尔笑道:“慕先生家宅不宁。我也是,不如我们合作吧,各取所需,如何?”

慕景琛深邃的眸里清晰的映着她的倒影,薄唇轻启:“哦?是吗?我似乎不需要顾小姐做什么。”

双臂优雅的搭在轮椅上,似笑非笑,顾九月猜不透他的心思。

不过不要紧,至少她的投石问路,得到了回应。

“如果我说,我可以治好你的腿呢?”顾九月葱白小手,戳了戳慕景琛的大腿。

结实匀称的触感叫她吃惊,忍不住又戳了下,双腿残废,肌肉居然没一点萎缩,到底是传说中有钱人家,伺候的真精细。

不远处,正在疾走的年轻男孩脚步忽然顿住,一双如同描摹的美眸满是震惊!

他看到了什么!

竟然有个女人在,在,吃他哥的豆腐哎!

天大的八卦,可以卖钱的那种!男孩急忙伸手去拿手机准备拍照留念……

“我是认真的。”顾九月站直了身体,美眸微挑:“怎么样,慕先生要成交吗?”

慕景琛眸光微垂,被她戳过的地方,裤子微微有些褶皱。

“嗯。”

“嗯?!”顾九月惊讶的挑眉,谈判如此容易?顾媛不是说他是魔鬼转世凶残的很吗。

“怎么,这会觉得没有底了?”慕景琛抬眼,眼底已经恢复往日的清冷,好似双腿好与不好,对他来说并不重要。

顾九月潋滟眼尾一斜,“请拭目以待!”

老男人,敢质疑她的医术,回头,等她施了针,不闪瞎他的双眼……

咣当。

门被推开,顾媛一眼看到顾九月在笑。

“贱人!我让你笑!”

顾媛抬手朝顾九月奔过去。

一道人影从顾九月面前闪过,啪!顾媛的左脸先被打。

用力还不小,立马浮出一个清晰的巴掌印,小萝莉脸一边红一边白,好不精彩。

顾媛甚至没看清谁打的她,“妈,这个不要脸的贱人……”

啪!

又一巴掌。

这下可好,顾媛两边的脸颊,又红又肿。

堪比猴屁股。

不但精彩,还,滑稽。

继续阅读《慕少的贴心娇妻》


版权声明:未经书面授权禁止转载、摘编、复制或建立镜像。对既成事实本站将保留所有的权利。

无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