湛司衍,陈茜《娇妻太凶,总裁不好宠》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小说:娇妻太凶,总裁不好宠
分类:现代言情
作者:锦晓
简介:  时苒相信一见钟情,因为十年前见了湛司衍一眼便一发不可收拾的爱上了他,嫁给了他
  三年婚姻,他与她恩爱缱绻时却叫着她闺蜜的名字,甚至对她厌恶到骨子里
  为了名正言顺的离婚,湛司衍一场阴谋‘害的’时家公司破产,母亲自尽而亡,弟弟锒铛入狱
  时苒绝望离去,三年后携宝华丽回归,却发现湛司衍已婚……
角色:湛司衍,陈茜
湛司衍,陈茜《娇妻太凶,总裁不好宠》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娇妻太凶,总裁不好宠》免费试读免费阅读


第1章 公司破产了


流云市,香江别墅。

“苒儿,那些要债的丧心病狂啊,在咱家里泼油漆,打的你弟弟浑身是血,还砸了家里所有的家具,呜呜……怎么办啊?”

时苒紧紧攥着手机,一手捂着胸口,早已心痛到泪如泉涌,“妈,他们要多少钱啊?”

“三……三千万。你能不能让湛司衍帮帮啊,苒儿,妈求你了,呜呜……”

“好,我去找阿衍,妈,你别急,等我回去。”

时苒抬手擦拭着泪水,转身走出卧室直奔书房,因为她知道湛司衍正在里面工作。

抬手欲敲门,但又缩了回去。

三年前,她是受尽宠爱的RG集团千金,因为喜欢湛司衍,所以在湛司衍公司破产之时,下嫁给他并挽救了他的公司。

三年时间,她见证湛司衍公司从衰落到再攀辉煌,也见证了RG集团强盛到破产。

结婚到现在,她不曾花过湛司衍一分钱,可现在一要就是三千万,她真的不知道该怎么开口。

吱呀——正在此时,房间门打开,湛司衍走了出来。

他一席银灰色西装,戴着金丝边框眼镜,深邃立体的面庞很是俊美,又透着几分隽冷。

“杵在这做什么?”

男人微微蹙眉,厌恶的眼神注视着她。

即便是察觉她眼眶红肿,一脸憔悴却没有一丝的心疼,只有无穷尽的冷漠。

“阿衍,你……你知道我家破产了,能不能……借我点钱?”

“多少?”

简短的两个字,虽语气冷漠,但时苒眼底充满希冀。

万没想到湛司衍竟然这么爽快。

“三千万。”

她拘谨不安,双手紧紧地攥在一起,紧张到了极点。

男人薄唇勾起一丝冷意,抬手捏着她的下巴,讽刺道:“三千万?借?”

“嗯,借的,阿衍,我以后一定……一定会还你的。”

他突兀的态度转变吓到了时苒,可现在情况紧急,她只能硬着头皮。

“呵呵,RG集团破产,你以为你还是高高在上的公主?三千万给你,你拿什么还?嗯?”

湛司衍冷眸微眯,捏着她下巴的手微微用力,那力道恨不得要捏碎了她骨头才解恨。

“我……我……”

时苒支支吾吾,半晌说不出什么来,只是默默流泪。

是呢,RG集团破产,她一落千丈成为落魄灰姑娘,拿什么偿还三千万?

“好歹我们夫妻一场……”

湛司衍又道了一句,然后话语一顿,时苒看着他的眼神满是憧憬。

她就知道,阿衍只是刀子嘴豆腐心而已。

但下一句话便将她打入无底深渊……

“我睡了你三年,区区三千万不过皮毛而已。要知道我平时嫖女人一次都五百万。”

说话时,湛司衍脸上带着一丝恨意,见到时苒瞳孔放大,眼底尽显痛苦神色,竟有一丝爽快。

“不过……”

他拉长了尾音,俯身靠近她几分,又道:“别的女人可不像你,在床上还一副高贵样子,像死鱼一样让人无趣。”

“湛司衍,你……你无耻。”

时苒脸颊微红,无论如何都没想到他会这么无耻的羞辱她。

“我无耻?呵,比起你为了嫁我而不择手段的逼走美琪相比,我可逊色多了。”

美琪,伊美琪。

湛司衍心心念念爱了多年的女人,但在大婚前三天那女人得知湛司衍破产誓死不嫁。

时苒不忍见湛司衍沦落为流云城笑柄,更不忍见他得知真相后更加伤心。

所以撒谎说她绑了伊美琪,但只要他答应跟她结婚才能挽救湛司衍的盛驰集团和伊美琪。

湛司衍信以为真,忍痛成婚。

至此,他恨了她三年。

尽管时苒无数次解释,湛司衍连一个字都不信。

“时苒,不是想要钱吗?今儿只要你能像狗一样求我,满意了我自然给你钱。”

男人居高临下的俯视着她,不等她说话便揪着她的胳膊拽着她进了卧室,一把将她甩在床上。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娇妻太凶,总裁不好宠》

第2章 拿钱滚蛋


砰——时苒一不小心脑袋撞在床头上,疼的低呼了一声。

“啊~”

跌倒在床上,战战兢兢的往后缩了缩。

“对,就是这种声音,如果我听不见,你一分钱也别想从我这拿走。”

说罢,男人粗鲁的扑了过去,嗤啦一声撕毁了她的衣服,真的让她跪着。

“唔……湛司衍不要……不要这样……”

“叫!”

他态度冰冷,一声令下时苒却禁了声。

“不叫是吗?好,那你就等着给你妈和你弟收尸吧。”

湛司衍越发的蛮横,不留余力,疼的时苒眼泪横流。

“呵呵……”

男人冷笑,“啧啧……原来高在云端的温婉小公主为了钱也能下贱的出卖自己?时苒,你知不知道我最讨厌你什么?最讨厌你故作高贵的样子,做作,恶心!”

“没……阿衍,我没有。”

时苒不停地摇头,三年来第一次知道在湛司衍心中自己这么的不堪。

“呜呜……”

时苒哭了,拽着被褥裹着自己,哭肿了眼睛。

不多时,男人走了出来,穿戴整齐。

从抽屉里拿出两份合同和一张支票放在他面前。

“字签了,这钱就是你的。”

“什么?”

时苒偏着头看过去,合同标题醒目的大字——离婚协议书。

“你……你要离婚?”

“不离婚我怎么娶美琪?时苒,你已经占了这个位置三年,现在该还给美琪了。”

“呵呵,原来……原来是这样。”

小女人破涕而笑,笑容讽刺而包含绝望。

RG集团刚刚破产,他就迫不及待要赶她滚出湛家,只为给伊美琪腾位置?

原来如此。

她抿了抿唇,没有撒泼没有发狂,只是静静地接过协议书,“签了就能给我钱,是吗?”

“是。”

时苒握着签字笔,迟迟放不下去。

她爱湛司衍,爱了十五年,因此三年前以死相逼不顾全家反对下嫁给湛司衍。

内心深处早已将他视为亲人,现在突然要分开,时苒无法接受。

抑制不住的浑身颤抖,脸色苍白,眼泪止不住的涌出眼眶。

“阿衍,你……爱过我吗?”

她紧攥着合同,纸张都捏的变形了。

“跟我谈爱?你不配!”

不配?

好一个不配。

时苒唇瓣颤抖的厉害,眼睫眨了眨,晶莹泪珠夺眶而出,滴落在合同上。

她深吸一口气,签下自己的名字。

然而刚刚松手,男人便无情的夺走合同,“拿着支票滚,从此不许你踏入香江别墅一步!”

随着房门砰一声关上,时苒双手捂脸,哽咽抽泣的大哭起来。

缓了一会儿,时苒不敢耽误,当即洗了澡换了一身干净衣服直奔苒居。

因为公司破产,别墅被法院查封,而苒居是当初她18岁生日爸爸送给她的礼物。

事发之后妈妈和弟弟就住在苒居,至于爸爸早在一年前就车祸去世了。

“陈茜,你还不还钱,不然我一把火烧了苒居。”

“敢不还钱,小心弄死你儿子。”

“赶紧给我出来。”

……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娇妻太凶,总裁不好宠》

第3章 妈妈弟弟被绑架


苒居门口站了一帮子人,时苒走了进去发现苒居花花草草被破坏殆尽,梦幻城堡般的别墅被泼了红漆,大写‘还钱’二字。

“你们给我住手!”

时苒吼了一声,走了过去,“这是民宅,再胡来小心我报警。”

“哟,这不是陈茜那老娘们儿的女儿呢。”

为首的一男人走了过来,“三千万带来了?”

“支票拿来了,你们给我写个收据。”

她从背包里拿出一份提前打印好的合同,递上笔和印泥。

“哟呵,准备齐全呢。”

“别废话,要不要钱了?”

“行,你能耐。”

为首的人签字按手印,确认无误之后时苒才把支票给他们,哄人离开。

人一哄而散,时苒小跑到门口,“妈,开门,是我小苒啊。”

吱呀——大厅门打开,妈妈陈茜年过五十,但因为公司破产弄得一夜白头,时苒看在眼里疼在心里。

“呜呜……苒儿,你可算回来了,他们走了?”

“嗯,给了钱都走了。我弟呢?”

“你弟在里面呢。”

陈茜穿着黑色羽绒服,憔悴不堪。

“我去看看。”

时苒进了屋子,扫了一眼被砸的狼藉的客厅,直奔弟弟时光的卧室,这才发现时光鼻青脸肿,一脸的血迹。

“姐,你可算回来了。”

时光一腔愤怒却又无奈,“妈她……真的吓坏了。”

“没事,有我呢。”

时苒见到弟弟被打成这样,心疼坏了,“要不要送你去医院?”

“没事,皮外伤。”

这时,陈茜走了进来,抱着两个孩子哭了起来。

几个人坐在一起,商量着情况,可时苒根本不敢提湛司衍跟她离婚的事情。

然而祸不单行。

哐当——楼下突然爆响。

三人吓得跑了出去,只见一楼大厅又来了一批人,直接把大厅门给砸了。

“你们干什么呢?”

时苒小跑下去,指着她们吼了一声,“私闯民宅犯法的,知不知道?”

“呸,先把你老娘欠我的五千万还了在说。”

一个满脸络腮胡的男人沉声说道。

“我家没钱了,拿什么还?”

“怎么还是你们的事,老子只看钱。”

大胡子男人瞅见陈茜和时光两人走了过来,一挥手,“把那两个人给我绑了。”

“是,大哥。”

他身后七八个小弟哄拥而上,直接把时苒的妈妈和弟弟摁在地上,拿着绳子粗鲁的绑住了。

“住手,你们住手!”

时苒扑了过去,却被大胡子拽住,“时苒,老子知道你妈没钱,不过你老公是湛司衍,你妈欠了我五千万,给你一天的时间,拿不到五千万我弄死你妈跟你弟!”

“没有,我没有!”

时苒有些崩溃,她跟湛司衍已经签了离婚协议书,怎么要钱?

“你们放开我妈,有什么事情冲我来!”

时光吼了一声,不愿妈妈受委屈。

啪啪啪——随着他话音落下,一个身材矮胖的男人啪啪几个大嘴巴子落在时光的脸上,他嘴角瞬间溢出血。

脸颊以肉眼可见的速度肿了起来。

“老卢,钱是我欠的,跟两个孩子没关系,你放了他们吧。”

陈茜当即求饶,可怜极了。

大胡子男人就是老卢,他甩开时苒,走到陈茜面前,一个嘴巴子扇了过去,“放了他们?我告诉你,明儿见不到钱我把你送到非.洲窑子里,你信不信让你卖身还钱?”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娇妻太凶,总裁不好宠》

第4章 跪求湛司衍借钱


“你敢,法治社会,你们不能胡来!”

时苒咆哮着,却被身后的两个人死死地拽住。

老卢回头瞪着时苒,“赶紧给我滚去要钱,惹毛了我现在就办了你老娘。滚!”

“我……好,好,好。我现在就去,你们不要胡来,别动我妈!”

时苒很清楚,这些人可以正大光明来家里要钱,背后权势不可低估,有些话真的可以说到做到。

“妈,小光,你们别急,我这就去要钱,等我回来。”

说完转身就走了,身后远远传来妈妈和时光的话,她根本听不进去。

时苒离开苒居。

走在路上,时苒当即拿着手机给最好的朋友小琛打了一通电话。

“什么事儿,苒姐?”

电话接通,小琛问道。

“小琛,我现在需要用钱,你能不能……喂?什么?没信号,听不见……”

电话被挂断,时苒知道对方不想借钱。

她又找了朋友打了第二通电话,“嘟嘟嘟……”

电话无人接听。

第三通电话,她刚刚提了借钱,对方就骂了几句。

一连七八个电话,都是素日里关系不错的,可却没有一个人愿意借她钱。

“我该怎么办?”

时苒站在寒风中,委屈的伸手擦拭着眼泪,最终只能硬着头皮去了香江帝景。

然而,人刚刚走到别墅大门,便被拦在大门外,“太太,先生说从此以后你不能再进来。”

佣人将话转告她。

“陈妈,陈妈我求求你让我进去,我找阿衍真的有事,好不好?”

她双手握住雕花铁门,央求着佣人。

“太太,对不起……”

佣人有些为难,转身走了。

“陈妈?陈妈?”

时苒唤了几声都得不到答复,只好拿手机给湛司衍打电话,可几个电话打过去都无人接听。

“阿衍?湛司衍我求求你再帮帮我,帮帮我,好不好?阿衍?”

她使劲儿的敲门,大喊,根本无人答应。

时苒双手紧攥住铁门,脑袋抵在门框上,哽咽道:“阿衍,你帮帮我好不好?”

她真的走投无路了。

RG辉煌时,她朋友无数,可自从RG有破败的风向时,那些朋友全部销声匿迹,能联系上的人少之又少。

可电话打出去,却一毛钱也没借到。

现在,时苒唯一的希望只有湛司衍。

她在门口不停地喊着,不停地敲着门,攥着拳头的手都磕出了血,她也浑然不知。

时苒不明白湛司衍怎会如此绝情,到底为什么。

寒冬腊月,北风呼啸,天空雾霭弥漫,阴沉沉的。

忽然,洁白雪花绚烂飞舞,飘零而下,落在时苒的身上,渐渐融化。

她握着手机依旧在给湛司衍打电话,对方无人接听,她手机直接打关机了。

嗓子也喊哑了。

这时,她才发现别墅二楼的阳台上出现人影,定睛一看那人不正是湛司衍吗?

身旁竟还有……伊美琪?

顷刻间心底所有堡垒轰然倒塌,她以为湛司衍不会真的那般绝情,可赤裸裸的现实又给了她一记耳光。

男人站在伊美琪的身旁给她披了一件白色羽绒服。

寒风猎猎,吹得人浑身发冷,却不敌此刻心冷的万分之一。

“阿衍,我求求你帮帮我,好不好?”

她大喊了一声,她知道湛司衍能听得清楚。

可那边阳台上的二人依旧情意浓浓,恩爱缱绻,对她视而不见。

时苒深吸一口气,闭上了眼睛,砰地一声跪在地上,“阿衍,我求你了,求求你救救我妈跟我弟。”

而此时,阳台上站着的伊美琪一脸的心疼,拉着湛司衍的手,“司衍,时苒真的很可怜,让她进来吧。”

“可怜?呵。”

男人一手搂住她的腰肢,一手夹着一支香烟抽了一口,冷声道:“三年前,她为了嫁给我,不惜让他父亲暗中对我公司负责的建筑大楼动手脚,以至于大楼没建成就坍塌,名誉尽毁直接破产。然后她假惺惺嫁给我并辅佐我,当真以为我是傻子,什么都不知道吗?”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娇妻太凶,总裁不好宠》

第5章 不值钱的尊严


“她……司衍,你是不是误会了,时苒她不会这么坏的。我是她闺蜜,很了解她的。”

伊美琪一脸焦急又心疼。

“就是你太傻了,才会被她蒙骗。当初如果不是她绑架了你,我们早已经结了婚。”

“这……”

伊美琪缓缓垂首,“我不怪时苒,她……或许是太爱你了。”

“行了,外面冷,你怀了身孕,咱们进去吧。”

湛司衍扶着她进了卧室,关上门的那一刹,男人回眸看了一眼漫天飞雪中跪着的时苒。

眉心微蹙,眼底闪过一抹深沉。

别墅外,时苒依旧跪着,风雪渐大,她身上落了一层白,远远看去像极了堆积而成的雪人。

一个小时、两个小时、三个小时……

时苒从傍晚至深夜,跪在雪中一动不动,时而会喊湛司衍,但沙哑的嗓子很粗,声音也很小。

她不确信湛司衍会不会听见。

最终,她经不住寒冷昏倒在风雪中。

不知几时,有人踢了踢她的腿,昏迷的时苒忽然醒了过来,睁开眼睛才发现湛司衍出现在她面前。

“阿衍……嘶……”

她猛地爬了起来,无暇顾及脸上堆了一层薄薄的雪,伸手去拽湛司衍的衣服,却牵动了跪疼的双膝,疼的倒抽了一口气。

染了泥的手揪住他的裤子,落下了很明显的污迹,男人不悦的踢开她的手,“不要以为装死就能博得同情。”

他冷冷的丢下一张支票,“明天下午民政局三点,我等你。不要让我再看见你,滚!”

支票落在地上,借着门口的路灯看见额度正好是五千万。

“谢……诶……”

时苒刚想道谢,结果一阵风吹走了支票,时苒紧张极了,立马扑了过去捡支票。

因为跪的太久,膝盖疼的钻心,她人刚站了起来就跌倒在雪地中,眼见着救命的支票飞走,她无暇顾及其他,匍匐着过去抓住了支票。

那一刹,苍白无色的小脸溢出一丝欣喜,说道:“阿衍,我拿到支票了,谢……”

一句话没说话,她笑容凝固在脸上。

看着别墅门口,那儿空空如也,哪儿还有人影。

痛,不知身痛还是心痛,可那种痛感蔓延至四肢百骸令她窒息。

眼看着时间不早了,时苒强撑着痛得钻心的腿,起身离开。

半个小时后,她抵达苒居。

怀揣着激动的心情,觉得马上就能迎来春天。

只要还了最后的五千万,一家人就可以在一起了。

然而,当她兴冲冲的进了苒居时,却发现大厅里满是血迹,妈妈陈茜躺在地上,却不见时光。

要账的那些人若无其事的坐在一旁吃吃喝喝,好不爽快。

她步伐一怔,先是一愣,然后扑到了妈妈面前,抱着她大喊道:“妈?妈?到底怎么了,你说说话啊,妈?”

“妈?你怎么了?”

“妈妈,你别吓唬我啊。”

时苒喊了好一会儿,却不见任何回应,望着那些人问道:“我妈到底怎么了?还有我弟呢?”

那些人聚了过来,一人说道:“你妈骗我们说要上厕所,结果跑去服药自杀,你弟气不过那刀捅伤了我们卢哥,人被送警局了。估计得牢底坐穿。”

自杀?

时苒脑子嗡地一下子炸开了,整个人有些崩溃。

“你说什么?自……自杀?”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娇妻太凶,总裁不好宠》

第6章 妈妈服药自杀了


“废话,不是自杀还是我们杀的?就你妈那老女人还能比五千万更值钱吗?”

要账的人很是不屑的嘲讽着。

那一刹,时苒崩溃了,看着一旁丢下的一柄染了血的刀,当即扑了过去,“我要杀了你们,杀了你们,杀人偿命,都是你们逼死我妈妈的。”

自从爸爸去世之后,妈妈就是时苒和时光的天,现在天塌了,于她而言,世界暗黑一片,让她沉浸在绝望之中,难以自拔。

“你别发疯,滚一边。”

“你想干什么?”

“你再动手我报警了啊。”

……

那些人见到时苒红了眼,有些畏惧,被逼的退出了别墅。

但他们真的报警了。

不过半个小时,警察来了,时苒说明了情况,警方说她妈妈确实是服药自杀,有监控证明。

但欠的五千万必须要还。

时苒在失望中经历绝望,那种痛几乎无法用语言来形容,最终还是还了五千万的支票,对方签了收据。

至于弟弟时光是属于故意伤人,对方在追究刑事责任。

而后,要账的走了,警方走了。

一名警员临走前提醒她打殡仪馆电话处理陈茜的尸体。

自小到大,沉浸在温柔乡的时苒哪儿经受过这种悲痛,脑子里一片空白,跪在妈妈身边足足一个深夜。

凌晨,她手机充了电给殡仪馆打了电话,送妈妈去了殡仪馆,火化,安葬。

等完成所有,已经下午一点多了。

站在妈妈的墓碑前,时苒却没了泪水,“妈,女儿不孝,是我对不起你,但是你放心,我一定会照顾好弟弟的。”

她噗嗵一下跪在地上,重重的磕了三个响头。

这时口袋的手机响了,是湛司衍的电话。

她接了电话,面无表情的说道:“马上就到。”

伸手,轻抚着照片上妈妈那慈祥的面容,“妈,苒儿有事得走了,我还要去救弟弟出来呢。以后有空,苒儿一定会常来看你的。”

时苒吸了吸鼻子,擦拭掉脸颊上的泪水,下了山。

天阶般的阶梯,每一层石阶都让她颇为吃力,膝盖真的太痛了。

但再痛也不及心痛。

山下,她打车去民政局,下车之前将胸口别着的白色绢花取下来装进口袋里。

在民政局民口,她见到湛司衍和伊美琪。

远远看去,两人站在那儿有说有笑,虽有些刺眼,却不得不说两人郎才女貌真的很般配。

时苒突然在想,倘若三年前没有嫁给湛司衍,一切会不会是另一个模样?

迈步走到民政局门口,戴着黑色帽子,身着一身黑的她站在两人面前,打量着两人,而后看向湛司衍,“进去吧。”

她随身带好了身份证和户口本。

“时苒?”

伊美琪一把拉住她的手,“你怎么这么憔悴?如果你不舒服就回去休息,办证也不在于一时,身体重要。”

伊美琪身穿红色呢子大衣,烈焰红唇,红色围巾,米色贝雷帽,打扮时尚也很喜庆。

与刚刚丧母的时苒呈鲜明对比。

一切,显得那么讽刺。

“不必。”

她拒绝了。

湛司衍冷眸睥睨着她,“赶紧的,办理了离婚证,我就要跟美琪办理结婚证,顺便晚上去办理准生证。”

“准生证?”

饶是时苒在如何单纯,也能明白湛司衍的意思。

伊美琪,她怀孕了?

她柳叶眉微蹙,目光落在伊美琪的腹部,却见伊美琪手覆在腹部,朝着她微微一笑,“三个月了。”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娇妻太凶,总裁不好宠》

第7章 伊美琪怀孕三个月了


时苒因为最近发生的事情早已经身心俱疲,脸色苍白,此刻竟不能再白。

置于口袋里的双手经不住紧紧攥在一起,任由指甲刺破掌心,也没有表现出几分情绪的波动。

只是抿了抿唇,似笑非笑道:“恭喜。”

收回目光,直接进了民政局。

痛,恍若一只大掌扼住喉咙,痛的无法呼吸,就连心脏都阵阵骤缩般的痛。

那种感觉,是她二十五年最刻骨铭心的一次。

大抵,永生难忘。

公司破产,妈妈去世,她离婚,湛司衍终于跟伊美琪修得正果。

她的悲剧,亦是伊美琪与湛司衍幸福的开始。

民政局效率很快,她很快跟湛司衍离了婚,拿着还有温度的离婚证,握在手中。

那边,两人已经去另一边办理结婚证。

现实往往这般讽刺。

她收起结婚证,直接离开民政局,回到苒居。

一个人着手收拾偌大的别墅,擦拭着血迹,清理各种被砸碎的物品。

她想麻痹自己,用疲惫摒去心底的痛。

直到累的昏倒。

她以为自己终于能轻松几分,却没想到做了个噩梦,最终惊醒过来。

醒来,已经是第二天天明。

她收拾了一番,打车去医院,买了水果去探望老卢,希望他能高抬贵手放了弟弟时光。

谁知道人走了进去却被打了出去,就连拎进去的果篮也给扔了出来。

对方直接放话,不要任何赔偿,只要时光坐牢。

她本没有抱太多希望,便就没有太多失望。

只是不知该怎么救弟弟。

下楼,私立医院大厅,谁曾想居然遇到伊美琪。

“呀,时苒,这么巧呢,你也在医院啊?”

伊美琪拎着爱马仕包包,站在她的面前,笑容绚烂,一手捂着肚子说道:“昨天办理结婚证后太晚了,司衍怕我太辛苦,所以今天才陪我过来做B超,再去办理准生证。”

“是吗,恭喜。”

她垂首,绕过她直接走了。

“等等。”

伊美琪唤了一声,挡在她的面前,“时苒,我们聊聊吧。”

“抱歉,我们没什么好聊的。”

“可是我有很多话想对你说。咱们出去说吧。”

伊美琪根本没有征求时苒的同意,拽着她就出去了,站在门口大楼的台阶上。

时苒平静无波的说道:“伊小姐有话直说,我还有事要处理。”

“什么伊小姐?阿苒,我们以前是好闺蜜,怎么现在这么陌生了呢。”

“闺蜜?闺蜜是拿来算计的,是吗?”

“哎哟,你为什么要这么说我嘛?当初我是真的爱司衍,可他破产了,我爸妈以死相逼,不让我嫁给他,我也没办法。”

“所以,我跟阿衍结婚之后你又来做插足小三?”

“什么小三啊?这就是你的不对了,司衍从始至终都是爱我的。”

“伊美琪,你真是无耻的让人恶心。”

她撂下一句话就要走,忽然伊美琪眼眸一亮,一把揪住她的手,时苒下意识的一甩,“啊……”

突兀的一声尖叫,伊美琪身子往后一仰,顺着十几层的台阶直接摔了下去。

时苒惊了,下意识的扑了过去,“伊美琪,你搞什么鬼?”

她蹲在她身旁扶着她,却听见伊美琪说道:“时苒,你输了,输得彻彻底底。哦,对了忘了告诉你,这孩子根本不是司衍的,感谢你现在让我坐稳了湛太太的位置。”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娇妻太凶,总裁不好宠》

第8章 伊美琪流产了


“什么?”

时苒一怔,脑子一片空白。

就在此时,一人大力的将她推到一旁,“时苒,你找死吗?”

她重重的跌坐在地上,眼睁睁的看着湛司衍紧张到疯了似的将下身已经染了血的伊美琪抱在怀中。

“疼……司衍,我好疼……呜呜……我们的孩子,救救我们的孩子……”

“美琪别怕,咱们就在医院。”

抱起伊美琪冲进大厅,昔日里处事不惊的湛司衍破功了,大声的喊道:“医生,医生在哪儿?医生呢?”

时苒木讷如一尊雕塑,没了反应。

周围有不少人围了过来,对着她指指点点。

“天呐,这女人太坏了。”

“孕妇呢,一尸两命也下得去手?”

“这种人就该下十八层地狱。”

“太狠毒了,真下贱。”

……

时苒像是没有表情的机器人,每一个举动都是那么的机械,僵硬。

从地上爬了起来,一步步的朝外面走去,却忽视了被意外划伤了的手。

她每走一步,鲜血都顺着指尖缓缓流淌,滴在地面。

那背影,憔悴虚弱的让人心疼。

奈何世间已经没有在乎她的人了。

“美女,美女,你手在流血?”

路过的人好心的唤了一句。

时苒恍然回神,抬手,看着掌心内伤口,瞳眸淡然无波,又垂下手,继续朝前走。

走着走着,砰地一声撞在一堵人墙上。

虚弱的她被反弹了回来,险些栽倒在地,幸而被人一把搂住,方才避免了摔倒。

“你没事吧?”

一道极富磁性的声音响起。

时苒头也不抬,机械的摇头,离开。

“小苒苒?”

她走了没几步,身后一人又唤了一声。

时苒步伐一怔,瞳孔里渐渐有了聚焦,缓缓回头,望着站在面前那个身着藏青色大衣,身材高挑,模样清秀的男人。

僵硬的小脸方才有了些许变化,惊讶道:“承一哥?”

祁承一。

她小时候玩得很好的发小,但在她结婚的前几天就出国,至此之后两人便断了联系。

“你……怎么会在这儿,什么时候回来的?”

她问道。

祁承一走到她的面前,“巧啊。”

巧吗?

分明是他在国外从朋友那儿知晓了时苒的情况,方才第一时间赶回来。

只是没曾想还是错过她母亲的葬礼。

“巧。”

时苒付之一笑,却有几分拘谨,不知道该说些什么。

“你手在流血,走,我带你进去包扎一下。”

祁承一拉着她的手,不由分说的带着她进了医院。

“我不去,没事的。”

“别闹,都出血了,很疼的。”

“我没那虚弱。”

“闭嘴。”

祁承一懒得听她废话,见她走的很慢,又面无血色便直接霸气的横抱着她,“走了。”

“唉喂,你别这样,承一哥赶紧放我下来,会让人误会的。”

“误会就误会,有什么?”

最终,她被送到急诊室包扎,祁承一叮嘱医生,“医生,她身体很虚弱,能不能给她做个全身体检?”

“行,可以。”

“承一哥,我不用。”

时苒很是抗拒,但祁承一却不给她任何机会,“我说了算。”

而后,伤口缝针包扎完,她就被退去做了各项体检。

半个小时的等待时间,两人坐在一起,祁承一问了情况,她如实告知。

包括公司倒闭,妈妈去世,弟弟坐牢,她婚姻的终结。

“你说什么?湛司衍那混蛋跟你离婚了?”祁承一双拳紧握,一腔愤怒。

“离婚挺好,我就自由了呀。”

时苒故作坚强,不想被人怜悯。

“时苒,过来取检查结果。”

一声呼喊,时苒立马起身去拿了检查报告,她低头看着检查报告,却被祁承一推进了诊室,“你看什么,又不是医生。”

坐在诊室里,医生逐一检查了她的检查报告,抬眸瞪了一眼祁承一,“你怎么当老公的?妻子怀孕了,严重的营养不良,贫血,体虚。你都不会给她吃点好的?”

“医生,你弄错了,他不是我……”

时苒下意识的拒绝,倏地,眸光瞪大,“你说什么,怀孕?”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娇妻太凶,总裁不好宠》

第9章 时苒怀了双胞胎


“是啊,你这怀孕都快两个月了。虽然你营养不良,但可以赶紧补补,毕竟是对双胞胎,多少人都修不来的福气。”

医生笑着说道。

“双……双胞胎?”

突如其来的消息惊得时苒好半天说不出来话。

她离婚了,又怀孕了,双胞胎!

“对,双胞胎,你去妇产科看看吧。”

医生把单子还给时苒,时苒则被祁承一扶着走出诊室,最终又被祁承一带进了妇产科。

整个过程,她都是蒙圈的。

“医生,刚才体检科说她怀孕了,让过来找你看看。”祁承一虽然有些意外,但又觉得湛司衍和时苒结婚三年了,会怀孕也在情理之中。

医生从祁承一手里接过检查单,点了点头,“对,怀孕了,怀的双胞胎,看检查结果虽然贫血,但两个孩子很健康。建议去做一下B超。”

呼啦——突然,一人走上前,野蛮的从医生手里夺走了检查报告,“你说她怀的双胞胎?”

突如其来的一切惊到了时苒,她回神,这才发现湛司衍不知何时居然站在她的面前。

“你……你怎么会在这儿?”

她呢喃着。

湛司衍冷眸扫视着祁承一,瞳眸中闪过一丝令人无法捉摸的深意。

旋即,上前一把拉着时苒的手腕,“跟我出来。”

“你干什么?”

祁承一拽住湛司衍,两人四目相对,气氛剑拔弩张,“你跟时苒已经离婚了,你敢动她一下试试。”

男人轻蔑一笑,望着时苒,“够可以的,这么护着你。说说,你们私底下勾搭了多久?嗯?”

这话,分明是质问的口吻,却莫名让人感受到一股醋酸味儿。

“阿衍,你胡说什么,我跟承一哥什么关系都没有。”

时苒摇头解释。

“呵,称呼倒是挺亲昵。”湛司衍揶揄了一句,又道:“我不管你跟他什么关系,可你肚子里的孩子是我的!”

湛司衍粗鲁的拽着她,朝外面走去。

祁承一欲阻拦,却见时苒朝着他摇了摇头,“承一哥,没事的,你等我一会。”

时苒没想到因为来找老卢求和解,会让伊美琪设局算计,更没想到在伊美琪被送进妇产科时,她会‘意外’遇到祁承一,会被检查出怀孕。

更没想到还被湛司衍撞见。

湛司衍拽着她走到走廊,举着手里的报告单,问道:“什么时候的事儿?”

“什么?”

“孩子!”

“我……我也不知道。但……”时苒很是平静的说道:“我们已经离婚了,孩子是我的,我也一定会生下来。”

“孩子当然要生,必须要生下来。”

湛司衍难得跟她意见统一,着实让时苒惊讶。

“你害得伊美琪流产,三个多月的孩子还没来得及看看外面的世界就去世了。医生说,她体寒,子宫壁薄,很有可能不会再孕。你既然怀了孩子就老老实实生下来,以后这孩子就是我跟美琪的孩子。你放心,我会给你一笔不菲的报酬。”

他说的风轻云淡,三言两语之间已经决定两个孩子的去留。

时苒再一次被他的薄情冷血刺伤,摇了摇头,态度坚决,“湛司衍,你休想,不可能!”

还以为他对她还有一丝感情,现在看来不过是自己自作多情而已。

她心冷到了极致。

“是你欠美琪的,由不得你拒绝!”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娇妻太凶,总裁不好宠》

第10章 我不会给你孩子的


她霸占了‘湛太太’位置三年,现在还给了伊美琪,却又害得她流产,直接导致可能终身不孕。

造成的伤害是无法弥补的。

她必然要付出代价!

“呵。”

时苒胸口涌起一阵酸涩感,隐隐抽搐着,连呼吸都那么的痛。自嘲一笑,“阿……”

一个字惯性吐出,却戛然而止,沉默两秒钟她道:“湛司衍,我们已经离婚了,孩子何去何从,轮不到你做主。”

习惯称呼他‘阿衍’,叫了三年。

现在两人离婚,她见识到他的薄情,以及他对她的恨,方才清醒的知道自己爱的太痴太傻。

突然称呼‘湛司衍’,时苒觉得生疏,但更觉得面前的男人让她感到陌生。

转身,克制住对男人的‘爱恋’,头也不回的走了。

身后响起湛司衍的声音,“我会让你来求我的。”

“不会。”

时苒惜字如金的回复了两个字。

走廊上祁承一已经在等着时苒,见到她出来立马迎上前,关心道:“怎么样,他有没有刁难你?”

憔悴不堪的女人抿唇摇头,“咱们走吧。”

两人下楼,去药房取了些药,随后祁承一开车直接送时苒回到苒居。

回到苒居后,时苒疲累的躺着睡着了。

祁承一则请人重新恢复苒居院内的花草,清理掉了别墅内的红漆,一切恢复最初的模样。

而后又忙着帮时苒煲汤,做饭,照顾的无微不至。

医院,VIP病房。

伊美琪依偎在湛司衍的怀中,泪水涟涟,“司衍,呜呜……是我不好,我现在连生育能力都没有,我配不上你……”

她哭肿了眼睛。

“别胡思乱想,安心休息。”

湛司衍剑眉颦蹙而起,眼底透着几分冷漠。

“司衍,我怕……我怕你会抛弃我。”

“不会。”

“真的吗?那咱们……能不能先举行个订婚仪式?”

伊美琪当即追问。

“好,依你。”

“六天后,六天后是我生日,咱们就在那天举行订婚仪式好吗?”

“不行!”

湛司衍瞳眸一闪,不假思索的拒绝。

“为什么?呜呜……司衍,你是不是不喜欢我了?”

“你现在身体虚弱,最重要的是好好休养身体。”他说罢,电话响了,便走出病房接了电话。

当男人走出病房的那一刻,伊美琪眼眶泪水瞬间消失,苦楚的面庞被狰狞丑陋替代,双手紧紧攥住被褥,暗自呢喃着,“湛司衍,你心里到底是有时苒的!”

六天后是时苒妈妈的头七,倘若那天湛司衍还愿意跟她举行订婚仪式便说明他已经放下了时苒。

岂料一切背道而驰。

他不仅没有跟她领结婚证,甚至今天来医院就只是为腹中孩子建档,哪里是办什么准生证?

奈何孩子根本不是湛司衍的,她不得不早日除掉,以绝后患。

苒居。

祁承一陪着时苒到深夜,接到祁家的电话方才离去。

晚上时苒早早地睡了,次日清早又买了东西去病房探望老卢。

拎着五六样礼品进了病房。

“你怎么又来了?滚出去。”

“不是有钱吗,赔个两三百万再考虑原谅你。”

“哼,有钱伤人就了不起?”

“以为拿点便宜东西就能打发我们?”

……

病房里有四五个老卢的家属,见到时苒进来便指着她就开始怒骂着。

时苒将东西放在地上,站在几人面前,九十度躬身一礼,“对不起,对不起。事情是时光太冲动,是他不对,你们想要什么赔偿,我一定尽力满足你们,只希望你们能原谅时光,和解此事,好吗?”

时光是她唯一的亲人,哪怕是倾其所有,她都必须要把时光救出来。

“你看看把我儿子伤的,腹部中了一刀,差点都死了。想要和解是吗?行啊,没有五百万,你想都别想。”

老卢年事已高的母亲指着时苒嚷嚷着。

一旁的三个女人连连附和着,“对,五百万。”

“现在不给我们,这事儿跟你没完。”

“我们卢家在局子里可是有人的,就那时光,有他好受的。”

抬着她们的话,时苒眉心一蹙,顿时开始担心时光的安全。

“阿姨,我知道卢先生受伤需要钱,可我们家已经破产,现在真的没有五百万。你们能不能……”

她刚刚想要说些什么,卢老太太一挥手,泼妇般叉腰吼道:“别以为我不知道你还有个别墅。没钱是吧?没钱就把那别墅卖了。今天五百万,明天六百万,逼急了到时候就一千万!”

继续阅读《娇妻太凶,总裁不好宠》


版权声明:未经书面授权禁止转载、摘编、复制或建立镜像。对既成事实本站将保留所有的权利。

无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