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梓夏,陆馨儿《重生娇妻,甜如蜜!》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小说:重生娇妻,甜如蜜!
分类:现代言情
作者:花萌萌
简介:重生一世,安梓夏只想逃离时黎川,把他当空气,当垃圾,当行走的障碍物
男子却挑起她的下巴,偷了我的心,还想跟别的男人结婚?
安梓夏笑,时总,婚礼明天,欢迎当伴郎

角色:安梓夏,陆馨儿
安梓夏,陆馨儿《重生娇妻,甜如蜜!》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重生娇妻,甜如蜜!》免费试读免费阅读


第1章 重生


“啊——”

在又一下的鞭抽中,安梓夏满身是血。

她的双目爆呲,死不瞑目。

二十三岁,她还未及看看这个世界,就死了。

她不甘,她恨。

可身体里最后一丝力气消失,她的意识也彻底消亡。

再睁眼。

入目是黑漆漆的房间,以及床头那一幅巨型的婚纱照。

照片里的男人英俊如神祇,是她的丈夫时黎川。

可照片里的女人却不是她,而是陆馨儿。

陆馨儿在照片里露出甜美的微笑。

笑得安梓夏毛骨悚然,猛一下从床上惊坐起身。

怎么回事,她不是死了么。

怎么这会儿,好好地躺在床上?

这时,咔哒,门扉被打开。

时黎川高大的身形走入,一如婚纱照中英俊非凡,却又森冷憷人。

安梓夏看着他身上的新郎礼服,又看了看自己身上的婚纱,瞬时懂了。

她重生了,重生在和时黎川结婚的这一天。

时黎川不爱她,他爱的是陆馨儿。

但半月前,陆馨儿死了,警方虽没有证据,但时黎川认定她就是杀人凶手。

于是,无法将她绳之以法,时黎川就娶了她,以婚姻之名,将她推入地狱。

“起来。”

时黎川一把拽起她的胳膊,将她拖出婚房。

安梓夏没有挣扎。

上一世,她不停地说自己没有杀陆馨儿,可时黎川根本不信,他把她带到了一家私人会所,让她陪着那些肚大腰圆的老总。

一个又一个。

一月又一月。

终于在半年后,她被一个有施虐倾向的老总鞭尸而亡。

灵魂出窍的那一刻,她甚至在半空中看到那些涌入的人群,带着嘲笑和鄙夷。

而时黎川,站在一旁,看着她的尸体,无情地对人说,“把她的尸体拖出去喂狗。”

——很快,宾利车来到帝都最大的私人会所。

金碧辉煌的门面,但掩盖不了它内里的肮脏。

安梓夏沉默地被带进一间包厢,里面全是肥头大耳的几个老总。

时黎川瞥她一眼,“这个女人,送给你们,不必客气,留一口气就好。”

“是是,多谢时总,我们保证不辜负您的美意。”

淫邪的眼神落在安梓夏身上。

安梓夏面无表情,只是突然对着时黎川的背影道,“时黎川,你还记得今天婚礼上,爷爷说了什么吗,他说,希望我们能幸福,婚姻美满。”

时黎川冷笑一声,顿步,“你也配?”

“不管配不配,爷爷喜欢我是事实,你说,爷爷若知道你把我带到这里,他老人家,70岁的高龄,身体承受得住么?”

安梓夏的声音很轻,轻得仿佛像在低喃,却让时黎川阴婺了眼,“你拿爷爷威胁我?”

安梓夏笑了笑,“没有,我只是告诉你事实。”

阴冷的气息,仿佛将空气都冻裂。

所有人都惊惧地看着时黎川可怖的脸,大气都不敢喘一声。

突然,时黎川冷冷勾唇,“以为用爷爷就能要挟我?”

时黎川眸底划出讥诮,突然打了一通电话,安梓夏听不清他在说什么,因为他夹杂了几串英文。

很快,有服务生进来,递给时黎川一个袋子和一只针筒。

安梓夏蹙眉,“你想做什么。”

“呵,你猜。”

时黎川冷笑,走上前的同时,将安梓夏摁进沙发里。

“呜……”

安梓夏双手被反剪,针孔刺进了她的手臂里。

她惊惧,“你给我注射什么!”

“你马上就会知道。”

时黎川丢开针筒,又用领带将安梓夏的一只手腕绑在茶几角上。

安梓夏挣脱不得,而没几秒,她感觉到身体里有一汩汩的热流在沸腾。

她瞬间懂了。

“时黎川!”安梓夏难以置信地看着他。

“受不了,就用这些。”

时黎川说着,将袋子兜头朝着她一扔。

啪嗒啪嗒的坠地声。

“瞧不上我送你的几位老总?那就,让几位老总欣赏一下你倔强不屈的样子。”

时黎川说着,坐到了最角落的沙发,双腿交叠,然后单手支着额,冰冷地睥睨她。

周围几个老总都被时黎川的话给惊呆了,所以,时黎川是要他们坐在这里,看着安梓夏发作的整个过程?

安梓夏的眼瞬间猩红了。

她以为上一世,时黎川那样对她已经是手段极致,可原来,他只有更狠,没有最狠。

很快,她感觉到自己的身体像是被千万只蚂蚁啃噬。

燥热越来越甚,疯狂地渴望着什么东西来填满。

她意识开始模糊不清。

“呵……”

讥诮的声音从时黎川的唇角溢出来,伴随几个老总,双目发直,舔着唇吞咽唾沫的声音。

安梓夏盯着时黎川,突然也笑了一声。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重生娇妻,甜如蜜!》

第2章 笑


上一世,她卑微,屈辱。

但这一世,她不会了。

安梓夏猛地拿起茶几上的一个酒瓶,朝着自己被绑着的左手掌心刺了一下。

鲜血流出。

所有人都震惊地看着这一幕,而不及回神,安梓夏又猛地转手,将碎酒瓶的尖口,对准了离她最近的那个老总的喉咙。

一切只在一瞬间,快地让人无法置信安梓夏会做出这两个动作。

唯有那个被抵着脖颈的老总最先白了脸。

“你最好别动。”

安梓夏嗓音冰冷,掌心的疼痛让她有片刻的清醒,眼神也冷冽下来,“时黎川,让这些人都出去,还有,替我叫医生。”

时黎川拧眉看着她握着碎酒瓶的手,片刻,眉头舒展,冷笑,“有胆你就刺下去。”

“时、时总……”那老总嗓音都抖了,他甚至不敢太用力说话,因为喉咙一动,他就能感觉那尖锐的玻璃,将他的皮肤划破。

其他人也都惊恐地看着安梓夏。

安梓夏则是看着时黎川,她知道他不信她会真的刺下去,所以他无动于衷。

冷冷笑了一声,安梓夏将手的力道往下压。

“啊——住手——住手——”那老总惊恐地嘶喊着,那脸色惨白,两腿间,沙发都湿哒哒地吓尿了。

他不是幻觉,安梓夏是真的把碎酒瓶,扎进了他的皮肤里!要再深一点,就扎到他的血管了!

“都出去。”

时黎川终于出声,那眉头狠狠一皱,盯着安梓夏酒瓶下的血,顺着那老总的喉咙,流淌出两条蜿蜒的线。

没人敢再呆下去,脚步声纷纷奔出。

安梓夏却没有收手,只是将力道顿住,继续看着时黎川,“医生,镇静剂。”

时黎川盯着她冷冽的脸,这才发现,眼前的女人,似乎变了。

狠绝,凌厉,完全不似婚礼前那样一遍遍哭诉自己没有杀人。

他突然冷唇笑了,“原来这才是你的真面目,就像你当初杀死馨儿,眼也不眨。”

安梓夏也笑了笑,“所以时总,别逼我再下手。”

时黎川眸子寒了寒,拿出手机,打了一通电话,“叫个医生过来。”

说完起身,头也不回地走出了包厢。

安梓夏将碎酒瓶丢开,那老总逃也似地爬了出去。

叮……

电梯门开。

时黎川深深的看了包厢的方向一眼,才走进去。

他转身,摁下关门键。

突然,一个披头散发的女人朝着电梯奔来,她的身后追着一个醉醺醺的男人。

女人攀住电梯的门,不停地哭喊,“先生,我不卖身的,我只是陪酒,我不出台的,求求你放过我吧。”

“臭娘们,还把自己当回事了?”男人一巴掌扇在女人脸上,“老子我今天就要你陪,不就是钱,老子给你就是!”

女人被扇倒在地,却仍是不停地向前爬,攀住了电梯门的边缘,“先生,救我……”

“还敢不识相!”男人一把扯起女人的头发。

时黎川冷冷看着这一幕,没有半分要阻止的意思,只是冷眼道,“不下去就滚。”

男人抬头,这才看清是时黎川,顿时面色一紧,“抱、抱歉时总,我不知道是您,我这就出去,您先下,您先下。”

说着,男人扯着女人出了电梯。

女人惊眸,也看清时黎川,大声地呼喊,“时总,求求你救救我,我叫心苒,我是陆馨儿的同学……”

时黎川终于冷冷掀眸,倒不是因为那声呼救,而是因为陆馨儿三个字。

而也是这一眼,时黎川的眸子微震。

随着女人的长发垂落露出五官,那眉眼、那唇、那下颔。

“馨儿!”

时黎川嗓音陡变,猛地攥住她的肩膀。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重生娇妻,甜如蜜!》

第3章 我想离婚


安梓夏是在一阵头痛欲裂中醒的。

醒来依旧是在包厢,诡谲的灯光和隐隐的酒精味。

脚下的碎酒瓶渣还在,提醒她昨晚的一切有多惊魂。

原来,人真的不能太软弱。

安梓夏看着自己掌心的纱布,走出包厢。

已经是第二天的天明,白天会所几乎没有什么客人,但走廊上有服务生。

服务生看到她,瞬间眼眸惊恐,蹬蹬蹬地后退了好几步,然后闪进了别的包厢里。

看来,她昨晚差点杀死一个老总的事,已经在会所传开了。

安梓夏微讽地扯了下唇角,走出会所。

她直接打车,来到了时家老宅。

老宅位于偏郊,是宫廷式的园林建筑,气势恢宏,古色古香。

庭院前,时老爷正在摆弄一盆雪松的盆景。

安梓夏走上前,“爷爷。”

时老爷回眸,看到安梓夏,微愣,“梓夏,怎么一个人回来,黎川呢?”

“他在公司,我想爷爷了,就来看看爷爷。”

“唉,还是你这孩子懂事。”

时老爷笑笑的,却在觑见安梓夏掌心的纱布时拧了眉,“怎么受伤了?”

“不小心削果皮时划到的。”

“是么。”时老爷有些不信,那眉头一皱,问,“梓夏,你说实话,是不是昨晚黎川欺负你了。”

“没有爷爷,真的只是我不小心,不过我今天来,确实有件事想和您说。”

安梓夏对时老爷是恭敬的,因为在上一世,时老爷是唯一坚信她不会杀陆馨儿的人。

而也是在她的墓碑前,时老爷为她落下了那唯一的一滴泪。

这份真情,她永世难忘。

所以即使昨天时黎川那样对她,她都不忍心告诉时老爷,生怕,气坏了时老爷的身体。

但经过上一世和昨天,她又深深的明白,有些偏见和恨,不是自己解释就能消除的。

所以,她改变不了,她远离,还不行么。

“爷爷,我想和黎川离婚。”

“……”

时老爷似是没有想到安梓夏会说这句话,愣了半响,才问,“梓夏,你刚刚说什么?”

“爷爷,我说我想和黎川离婚。”

时老爷的面色终于变了,变得凝重和犀利,“梓夏,这才结婚一天就提离婚?就是黎川昨晚欺负你了是不是?”

“不是的爷爷,黎川昨晚睡在客房。”

“这臭小子,爷爷马上打电话训他,新婚夜,怎么能让你一个人呆在房里。”

“爷爷,您听我说。”

安梓夏嗓音平静,“其实昨晚我想了很多,黎川不爱我是事实,他根深蒂固认为我杀死陆馨儿也是事实,他如今只是无视我,我觉得已经是庆幸,但我不想未来永远都这样。”

“这当然不会的,只要你和黎川朝夕相处,他一定会爱上你的。”时老爷急急道。

安梓夏摇头,“爷爷,您说的这一天,或许需要十年、二十年,但原谅我没有那么深情,我也很胆小,害怕孤独和受伤,我不想把青春浪费在不确定的未来上,所以我是经过深思熟虑,才说自己要离婚,恳请爷爷,能够同意。”

安梓夏一字一字,不轻不重,却又是那么坚定坚决。

时老爷蹙眉,想说什么,却又无从反驳。

女人的青春确实有限,他想要自己的孙子幸福,但显然,却欠考虑了安梓夏的这一份委屈。

但,终是自己孙子啊。

时老爷道,“那这事,容我想想,你也想想,若半月后,你还坚持离婚,再来找爷爷,好么?”

安梓夏颔首,“好的,谢谢爷爷。”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重生娇妻,甜如蜜!》

第4章 你快走


安梓夏走出老宅的时候,恰好看到一辆兰博基尼驶来。

车停,走下一道颀长的身形,英俊的眉眼,嘴角带着一抹似笑非笑。

“大嫂?你怎么来了?”

“西延。”

安梓夏微微颔首。

时西延,时黎川的弟弟,两人其实长得很象,只不过,时黎川偏冷酷,而时西延,总给人一种吊儿郎当的邪肆感。

上一世,安梓夏对时西延印象不深,也就是在婚礼敬酒时,见过时西延一面。

算算今天,也就是第二面。

“大嫂,要回去吗,要不要我送你。”时西延问。

“谢谢,不用了,我打车。”

安梓夏表情很淡,只是礼貌地微笑就继续朝前走。

时西延也没再唤,只是视线瞥到她手腕上一串菩提手链时,眸子猝然眯了眯。

那手链……不是……

*安梓夏回到了时黎川的别墅。

她打算收拾了行李就离开。

但,进屋,她看到令她惊诧的一幕。

沙发前,方嫂正殷勤地把一盘盘糕点端上茶几,然后笑眯眯地道,“心小姐,这些都馨儿小姐以前最爱吃的,你快尝尝。”

“谢谢方嫂。”心苒甜甜一笑,那与陆馨儿几乎一模一样的五官,几乎让人以为那就是陆馨儿。

但安梓夏知道不是。

因为她和心苒也是同学,两人还是室友。

曾经大学报道的第一天,她看着心苒还愣了很久。

而之后,陆馨儿也看到了心苒。

陆馨儿当时第一反应是给心苒一巴掌,因为她不喜欢有人竟然跟自己如此相像。

陆馨儿为此还和家里闹,问她爸是不是在外面有私生女。

最后连DNA都做了,显示两人毫无血缘。

事情才算结束。

但厌恶有增无减。

陆馨儿从此的眼中钉除了安梓夏,又多了一个。

敌人的敌人就是朋友。

所以大学四年,安梓夏可以说和心苒的关系还不错。

似是察觉到视线,心苒扭头,接着惊喜,“梓夏?你怎么在这里?”

安梓夏蹙了下眉,没有回答,只是也问,“苒苒,你怎么在这里?”

心苒道,“我昨晚被我爸卖到了会所,有个男人要对我不轨,然后是时总救了我。”

心苒说着还心有余悸,好半响才又问,“梓夏,那你呢?”

“她害死了馨儿小姐,少爷留着她慢慢报仇呢。”方嫂嗓音悻悻,瞪着安梓夏道。

方嫂是时黎川的奶妈,自从陆馨儿死了,就把安梓夏当成眼中钉。

心苒解释,“方嫂,你误会了,陆馨儿的死我知道,但那时警察就调查过了,那只是一场意外。”

“什么意外,就是她弄死的。”方嫂说完还警告说,“原来你们认识,那你以后一定要离她远点,她可是杀人凶手。”

安梓夏微冷地看向方嫂,“方嫂,于身份,我现在是时家少奶奶,你再这样口无遮拦,我不介意告诉爷爷。”

方嫂面色乍晴乍白,又瞪了安梓夏一眼,进了厨房。

安梓夏看向心苒,“苒苒,趁现在,你快点离开这里。”

“为什么,时总说,我以后都可以住这里。”心苒道。

安梓夏拧眉,所以,时黎川是把心苒当成了陆馨儿?

不可能,就算她们再像,时黎川也绝不会真的分不清。

“我一时半会儿解释不了,总之你先离开。”安梓夏拉起心苒。

“哎!安梓夏!你是不是想赶心小姐走!”

方嫂一直竖着耳朵在厨房听,听到动静,立即奔了出来。

安梓夏无视方嫂,继续拉着心苒走到了玄关和铁门。

方嫂气死了,“安梓夏,你再这样,我就打电话给少爷了!”

“在吵什么。”铁门外,突然响起一道不悦的嗓音。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重生娇妻,甜如蜜!》

第5章 我以为我们是朋友


安梓夏看向铁门。

门外,是陆馨儿的母亲,叶芷姗。

方嫂立即迎上去开门,“叶夫人,你来了。”

叶芷姗走进来,看向安梓夏就要扇上去,“害死了我女儿还敢嫁给黎川,立即给我滚出去!”

安梓夏扣住叶芷姗的手。

上一世,她不知道挨了叶芷姗多少巴掌。

因为自己是孤儿,被陆家收养。

所以,无论曾经叶芷姗怎么打骂自己,安梓夏从不还手。

可,死过一次,她才知道,沉默才是最可怕的屈服,让人以为她心虚,更加坐实了她杀陆馨儿的罪名。

在叶芷姗又要扇下一巴掌的时候,安梓夏突然扣住了叶芷姗的手,说,“叶夫人,既然法官判我无罪,我就是无罪,你可以上诉,但你不能这样打我,你没有这个权利。”

“你、你还敢给我顶嘴了!”

叶芷姗恼羞成怒,挣回手又要扇安梓夏。

心苒挡在了前面,“阿姨,你别这样,馨儿的死真的与梓夏无关的,你不要再打梓夏了……”

“要你多管闲事!”叶芷姗愤愤扭头,却在看清心苒的脸时,震惊,“馨儿,你、你还活着?!”

“不是的阿姨,我是心苒。”

心苒……

叶芷姗猛然反应过来,这是与自己女儿长得很像的那个女孩,曾经陆馨儿还带回家验过DNA。

“你怎么在这里。”叶芷姗眼神不悦。

心苒怯弱,“阿姨,我就是来看看梓夏。”

“才不是的夫人。”

方嫂不知何时上前,插嘴道,“是少爷看心小姐长得像馨儿小姐,让心小姐住在这里,但安梓夏嫉妒,就要赶心小姐走。”

“黎川要这女人住这里?”

叶芷姗一听不爽了,这不摆明了把心苒当陆馨儿吗?

可这脸再像,能和自己的女儿比?还不是个登不上台面平民女?

但,再登不上台面,轮得到她安梓夏赶?

“谁准你赶人的?你怎么有这个脸?”

叶芷姗硬是改变了注意,拉着心苒进门,然后坐上沙发,睨着安梓夏道,“还不去给我泡茶。”

安梓夏蹙了下眉,但还是进了厨房,倒了一杯花茶。

叶芷姗端起,轻抿一口,整个茶杯扔向安梓夏,“这么烫你想烫死我!”

“啊——”

心苒吓了一跳,站起来拍着安梓夏湿哒哒的衣服,“梓夏,你怎么样,快,我带你去厨房冲水。”

似乎忘了安梓夏面前全是茶杯的碎片,这一移步,立即踩了上去。

心苒慌乱,“梓夏对不起,我忘了你脚下有碎瓷片,我帮你拔出来……”

她说着蹲下身。

安梓夏下意识收了下脚,“不用了。”

可心苒前倾的身体却没收住,顺着她的力气倒在地上,被碎瓷片扎了满手。

跟陆馨儿相同的脸上露出了痛苦的表情。

这表情似乎刺激到了叶芷姗,她蹭的站起来,用力推了安梓夏一把。

“你怎么这么歹毒!”

安梓夏猝不及防,跌倒在地。

“阿姨你误会了,我刚刚是自己重心不稳跌倒的,梓夏根本没有碰到我。”心苒解释。

“你不用替她说话。”叶芷姗一把抓起心苒的手,然后吩咐方嫂找来医药箱做包扎。

安梓夏缓缓站起身。

“梓夏,你也过来包扎一下吧。”心苒道。

“不用。”

安梓夏面无表情上楼,走进浴室,然后拔出碎瓷片,用冷水冲。

大半小时后,她听到引擎声渐远,应该是叶芷姗离开了。

而很快,心苒捏着一支药膏敲门进来,说,“梓夏,我帮你把脚涂点药膏吧。”

安梓夏没有接,只是微冷看她。

心苒咬了咬唇,“梓夏你怎么了?是不是因为阿姨对我好,你不开心了?”

“为什么故意跌倒。”安梓夏冰冷问。

心苒愣住,“梓夏你在说什么。”

安梓夏眼神犀利,“你刚刚是故意跌在地上,你为什么要这么做,我以为,我们是朋友。”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重生娇妻,甜如蜜!》

第6章 谁允许你


心苒眼眸瞠大,“梓夏你在说什么,我刚刚是重心不稳才跌倒的……”

“我不知道你是不是重心不稳,但你明明离那些瓷片有些距离,却还是故意把手压了上去。”

安梓夏是学画画的,所以关于人体手臂自然张开的弧度,她很清楚。

而心苒,也该清楚。

心苒的面色终于变了一下,但很快,她弯唇笑了笑,“没错,我就是故意跌倒,我想要叶夫人对我好,有错么?”

安梓夏嗓音冷下,“可你不是陆馨儿,她就算对你好,也不是真心。”

“那又如何。”心苒笑,“就算是当个替身,只要我能被叶夫人喜欢、继而被时总喜欢,有什么不可以?”

“苒苒,你究竟知不知道自己在说什么。”安梓夏有些难以置信她会说出这样的话。

心苒突然撩起自己的袖管,自嘲一笑,“看到上面的疤痕了吗,这些都是我爸用烟头烫的。他还把我卖去陪酒,现在我好不容易攀上时总这样的男人,我为什么不把握?”

安梓夏看着那一道道的疤痕,有新有旧,触目惊心。

可。

“苒苒,我很同情你,但时黎川不会因为你的脸就喜欢你的,你不要再错下去。”

“我不是错下去,我只是在纠正自己的命运。梓夏,我没有不把你当朋友,所以,别阻止我。”

安梓夏沉默,因为她没有权利去决定别人的命运。

傍晚,阳光渐渐沉寂大地。

七点时分,安梓夏在暮色中,看到时黎川的车驶入铁门。

“时总,你回来了。”

心苒从门里迎出,带着战兢。

时黎川黑冷的眸子从她脸上划过,接着落向她手上的纱布,“怎么回事。”

心苒赶忙把手藏到身后,“没有,我自己不小心弄伤的……”

“才不是呢少爷,那是安梓夏故意推的,安梓夏今天还想赶心小姐走,幸亏叶夫人来了才阻止。”方嫂赶忙揭露内情,道。

时黎川眸子陡沉,抬眸盯了眼阳台上的安梓夏,冷声,“今晚,不准她吃饭。”

方嫂幸灾乐祸,“好勒少爷,我保证不让她吃一粒米。”

心苒嗓音急急,“时总,你别这样,真的不关梓夏的事……”

“好了心小姐,这种人你不必替她求情,我们快进屋吃饭吧,少爷,我今天煮了你爱吃的醋溜鱼,你可多吃点。”

安梓夏听着那声音消失,清冷的面上没有表情。

她就这样看着窗外的天空一点点暗下,然后有星星闪亮出来。

九点,方嫂熄了一楼的灯光,进了客房。

安梓夏从房间走出,接着下楼,走进厨房,。

她打开冰箱,取了一个鸡蛋、一个网站,还有一卷挂面。

翻油,煸炒,一碗香喷喷的网站蛋面很快出炉。

她弯唇,抽了双筷子,也是在这时,她发现窗台上竟然有一只猫。

猫咪应该刚出生不久,很小的一团。

它的毛发被雨水打湿,可怜巴巴地看着她。

安梓夏心怜,打开窗,把猫咪抱了起来。

她拿毛巾擦拭猫咪湿哒哒的毛发,然后问,“你饿么。”

“喵~”猫咪撒娇似地应声。

安梓夏弯唇,从冰箱里取出牛奶,稍微加热,然后倒在一个盘子里,给猫咪吃。

猫咪开心地叫了一声,毛茸茸的脑袋随着舔舐而晃动。

安梓夏笑,也端着面,在一旁吃。

一人一猫,时光也算静谧。

可这时,一道冰冷的嗓音出现在厨房门口。

“谁允许你吃东西的。”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重生娇妻,甜如蜜!》

第7章 不卑不亢


安梓夏无需抬头,就知道那声音是时黎川。

她紧了紧捏着筷子的手,将嘴里的面咽下,然后转身,迎视时黎川的脸,说,“我允许自己吃东西,不可以吗?我刚才不下楼,只不过是不想看到你们,时总,别把自己看的太重要。”

“你说什么。”时黎川眉头紧皱。

安梓夏笑,“难道就允许时总讨厌人,不需要别人讨厌你?”

时黎川看着她的笑容,突然冷冷捏上她的下颔,“不是喜欢我?现在是跟我玩欲擒故纵?”

是的,安梓夏喜欢时黎川,但她从来没有对任何人说过。

直到有一天,陆馨儿翻了她的日记,把她暗恋当羞辱一样告状。

「你什么身份,凭什么喜欢我的男人?」

「就你也配?」

所以当陆馨儿死了,所有人都觉得她是凶手。

可再多的爱都在上一世死了。

这一世的安梓夏,不会再爱时黎川。

“时黎川,今天我去找过爷爷……”

“喵呜……”

地上的猫咪许是畏惧时黎川,突然叫唤了一声,躲到了安梓夏的脚后。

时黎川拧眉,“哪来的猫。”

“外面下雨,它躲在窗台,我看它可怜,就喂它一点吃的。”

“呵,装善良?”时黎川冷笑,接着冷冷转身,“丢出去。”

安梓夏看着他的背影。

她知道时黎川说一不二,他说要把猫丢出去,就绝不会让它呆到明天。

猫咪似有察觉,可怜巴巴地蹭着安梓夏的脚,像是在祈求不要扔掉它。

安梓夏忖了忖,轻抚了一下猫的头,说,“你继续喝牛奶,放心,我不会扔掉你。”

猫咪似是听懂了,亲昵地蹭了蹭她的手。

安梓夏笑,在把剩下的面吃完,然后回到自己房间。

她从行李箱里,翻出自己的画架和画板,然后往帆布袋里塞了几件衣服,重新来到一楼。

一楼的后厨房,有一扇通往后院的门。

后院其实没什么东西,就是一大片的树丛。

她把画架架在树丛里,再盖上画板,铺上衣服,就成了猫窝。

猫窝藏在树丛里,就不会被时黎川发现了。

安梓夏将猫咪放入猫窝,点了点它的鼻,“喜欢这里么。”

猫咪仰头,开心地喵着。

安梓夏弯唇,又揉了揉它的头,起身。

可下一秒,她顿住。

因为她看到了时黎川阴冷的身形,不知何时竟立在了后门处。

她的瞳眸缩了缩。

“我叫你丢掉。”时黎川冷着脸。

安梓夏咬了下唇,“我丢掉了,但这是屋外,没有在屋里。”

“别跟我咬文嚼字,丢掉!”

“我明天会给它找别的地方,但今天雨太大……”

“丢掉!”

“时黎川,你难道一点同情心都没有么。”

“呵,你有同情心,那你杀了馨儿?”

“我没有。”

“不想它死?可以,在这里站一夜。”

安梓夏攥了攥掌心,“好。”

“可笑。”

时黎川冷笑,用力甩上门。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重生娇妻,甜如蜜!》

第8章 这才想起


翌日早。

时黎川一边扣着袖扣一边下楼。

顶端的水晶灯映照着他的脸,他颀长的身姿每迈一步都透着矜贵。

心苒有些晃神地望,真是好英俊的男人,比曾经远远看到他来接陆馨儿时还迷人。

时黎川掀眸对上她的眼,心苒面红了一下,将餐盘摆好,局促说,“时总早,早餐已经准备好了。”

方嫂也从厨房走出,手里端着刚泡好的咖啡,“少爷,今天的三明治,是心小姐做的呢,她一看就是常做家务的人,煎蛋的手法可娴熟了。”

时黎川视线瞥向餐桌上的三明治,夹心的馅料看着比平常多,露出的煎蛋边缘金黄酥脆。

“以后别做这种事。”时黎川嗓音冷沉。

心苒脸色微白,“时总,是不是我哪里做的不好,那我重做一份……”

“馨儿从不进厨房。”

时黎川眸色淡漠,“所以,别再让我看到你做这种事。”

心苒怔了下。

方嫂一拍脑袋,“唉,瞧我,少爷之前可是把馨儿小姐宠上天了,我这会儿怎么会犯蠢让心小姐进厨房呢。”

时黎川没再说话,低头用餐。

方嫂突然抱怨,“这安梓夏也真是的,到现在都不起床,该不是要我把早餐端上去吧,还真以为自己是少奶奶来享福呢。”

时黎川这才想起安梓夏这个人。

他蹙眉,但也只是微顿,就继续用餐。

餐毕,方嫂递上热毛巾。

时黎川擦了擦手,起身时,突然来了一句,“去后院看看。”

“啊?”方嫂愣了愣,但还是走到后院,然后惊叫,“天啊,后院怎么倒了个人啊。”

方嫂慌慌张张凑近,然后发现,这倒着的,不是安梓夏吗?

时黎川沉着脸走过去。

孱弱的身形倒在地上,披散的长发和煞白的脸。

而一只猫咪缩在安梓夏身侧,不停地喵喵叫。

方嫂有些懵,“少爷,安梓夏怎么会倒在这?现在怎么办?”

心苒眸光微闪,快步上前说,“方嫂,先别猜了,我们快把梓夏扶进屋吧。”

“哦哦。”方嫂讷讷,赶忙也伸出手。

可方嫂毕竟年纪大了,没啥力,而心苒纵然咬紧了牙关把安梓夏搭在肩上,那步伐,也是摇摇晃晃。

而眼看安梓夏又要栽到地上。

一只健臂突然伸来,攥住了安梓夏的胳膊。

方嫂微愣,“少爷?”

“都放手。”

时黎川一个使力,将安梓夏打横抱起。

心苒看着那背影,眼眸微缩。

“时总,梓夏好像发烧了,要不要送她去医院?”心苒跟进房,说。

“方嫂,联系家庭医生。”

“哦哦,好。”

方嫂手忙脚乱,又去翻手机。

“时总,你是不是要去公司了,你放心,我会照顾梓夏的。”

心苒一边用纸巾擦着安梓夏湿哒哒的脸,一边道。

时黎川面无表情,只是沉沉瞥了眼安梓夏,离开。

公司,开会,批文件。

一切照常。

临近下班的时候,时黎川接到了时老爷的电话。

“喂,爷爷。”

“你还知道叫我爷爷?”

时老爷的嗓音透着怒气,“我婚礼时是怎么叮嘱你的,既然娶了梓夏,就好好待她,可你是怎么做的?难怪她要和你离婚,你立即给我来医院!”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重生娇妻,甜如蜜!》

第9章 呵,陪?


“少爷,你来了。”

病房门口,方嫂战战兢兢上前,说:“上午我叫了家庭医生了,医生给少奶奶打了退烧针,可谁知少奶奶越烧越厉害,然后时老爷恰巧来了,这送医院一查,竟然恶化成了急性脑膜炎……”

当然方嫂有件事没说的是,当时家庭医生就提了,最好立即送林梓夏去医院。

可她觉得不就是发烧吗,还真当自己是千金之躯了。

所以方嫂就说,先打退烧针,要是不退再送。

家庭医生没办法,只能先打针。

心苒眼眸微闪,上前担忧道,“时总,幸好梓夏已经脱离危险,你快进去看看吧,时老爷也在里面。”

时黎川走进病房,入目是时老爷和躺在病床上的安梓夏。

她的脸色很白,甚至连唇色都是白的。

时黎川拧了下眉,上前,“爷爷。”

“你还好意思这么云淡风轻?”

时老爷拄着拐杖从椅背上站起来,怒气腾腾道,“要不是我过来看看,都不知道你在家里还藏了个女人,怎么着,结婚第二天就出轨,你可真是我的好孙子!”

时黎川沉默,不说话。

时老爷气极,忍不住一个拐杖打在时黎川的肩膀,“你不说话什么意思,是还想继续对不起梓夏?!”

“老爷,老爷,你怎么这样打少爷呢!”

一直在门外偷听的方嫂立即冲进来,挡在了时黎川身前。

心苒同样急,道,“时老爷,您真的误会了,时总只是可怜我,我和时总没什么的……”

“这里有你说话的份?”

时老爷眉色倏然凌厉,盯着心苒的脸,“你就是那个,和陆馨儿长很像的同学?”

心苒战兢,点头。

“你为什么在我孙子家?”

“我、我爸爸把我卖去陪酒,时总可怜我,就救了我。”

心苒顿了顿,又说,“时老爷,时总真的只是好心,而且我和梓夏也是同学,正好可以陪陪梓夏。”

“陪?”时老爷冷笑,“我没兴趣和你废话,立即从我孙子家滚出去。”

心苒脸白了一下,“时老爷……”

“还不走,需要我请你?”

“……”心苒僵硬,看了眼时黎川,走出病房。

时老爷看向时黎川,威严道,“别以为我不知道你在想什么,以后不准这个女人再出现。”

时黎川眼眸微沉,“知道了爷爷。”

时老爷叹息一声,“黎川,我知道陆馨儿的死让你心存恨意,但这件事与梓夏无关,只要你放下芥蒂,你会发现,梓夏是个善良的孩子,她不会做出任何伤人的事。”

时黎川不语,只是脑中莫名窜出林梓夏在雨中搭猫窝的样子。

她说要养那只猫。

他让她在雨里站一夜。

她就真的站了一夜。

她为了一只野猫都能这么拼命?

为什么?

善良?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重生娇妻,甜如蜜!》

第10章 你还在装


时黎川走出医院,看到站在柱后红着眼睛的心苒。

心苒上前,可怜巴巴说,“时总,时老爷要赶我走,那我、那我回到家,爸爸又会把我卖掉,我不想过那种日子,呜……”

时黎川盯着她和陆馨儿几乎无异的脸,说,“我会安排别的房子让你住。”

“真的么。”心苒欣喜,“谢谢时总,那、那我能再回趟别墅么,我的手机包包还在别墅。”

时黎川没有回答,只是朝着前方的宾利车走。

这应该就是同意了吧,心苒跟着上前,拉开车门。

时黎川扭头,“自己打车。”

“……”心苒五指僵硬,看着那车影消失,唇瓣紧紧咬住。

时黎川回到别墅,进房换衣服,他讨厌沾在衣服上的消毒水味。

只是在走出房时,他突然拧眉,盯向旁侧安梓夏住的房间。

他推开门走进去。

这间是婚房,但除了一张床和衣柜,什么都没有,墙上挂的,还是他和陆馨儿的结婚照。

他看着照片里的陆馨儿,眸子里的寒突然又涌动。

他冷冷转身欲走,但视线瞥到地上的行李箱又顿住。

那行李箱是打开的,除了一些衣服,还有一本画册摊开在那里。

他蹙眉,拿起。

入目,是一张张的速写画。

很杂,就像是随手画的。

有天空的白云,垂落的夕阳,甚至还有树上的鸟儿,地上的猫儿,或者,是一个流浪汉在墙角蜷膝而睡的画面。

时黎川的眸子动了动。

「黎川,只要你放下芥蒂,你会发现,梓夏是个善良的孩子,她不会做出任何伤害人的事。」

时老爷的话语,突然又在时黎川的脑海浮动。

他的眉头深拧,盯着手里的画,一动不动。

而门边,也自己打车回来的心苒,看着这一幕,垂在身侧的五指,紧紧地掐进掌心里。

她的眼眸冷了一下,突然想到什么,回到自己的房间。

接着,尖叫。

“啊——”

时黎川拧眉放下画册,走到心苒的房间,“怎么了。”

“时、时总……”

心苒满脸惊吓地看着自己的包包,里面,竟然有一个拇指大的玩偶。

那玩偶模样阴森诡谲,肚子上还有一个血红的叉。

心苒眼眶通红,“时总,我的包包里怎么会有这种东西,好吓人。”

时黎川眼眸寒了,不,是阴鸷了。

这东西,曾经在陆馨儿死前的一段时间,也总是收到这种诡异的娃娃,虽然样子不一样,但那血红的叉,如出一辙。

而这个家里,除了安梓夏,还有谁,会把这东西,放心苒的包里。

时黎川的脸色彻底阴沉下来。

医院。

病床上,安梓夏被摇醒,入目,就是时黎川肃杀的眼,“安梓夏,你想杀了心苒?”

她还有些恍惚,但眸子里渐渐清冷,“我不知道你在说什么。”

“你还在装!”

时黎川猛地掐住她的喉咙。

继续阅读《重生娇妻,甜如蜜!》


版权声明:未经书面授权禁止转载、摘编、复制或建立镜像。对既成事实本站将保留所有的权利。

无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