苏浔,晏二《为她折腰(书号:13485)》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小说:为她折腰(书号:13485)
分类:现代言情
作者:苏浔
简介:简介:她为了已逝的竹马纡尊降贵陪伴校草傅清时四年,为他鞍前马后,所有人都说她爱惨了傅清时
就连傅清时也这样认为
所有人都以为这对校草校花会在一起
突然有天转学来了个活泼可爱,天真娇憨的女生
四年的朋友说绝交就绝交,傅清时爱上了这位转学女生
她身边的异性,她一起长大的朋友全部都被转学女生撬走
他们都责怪她太高高在上,不够平易近人
她终于醒悟,洒脱离开,让他们都滚蛋!
然而她离开后,她的那些竹马和朋友们,每一个都悔不当初,跪求原谅
个个追爱火葬场,追尼玛追,全都坟场见!
角色:苏浔,晏二
苏浔,晏二《为她折腰(书号:13485)》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为她折腰(书号:13485)》免费试读免费阅读


第1章 惊艳


“死丫头,给我进去!”

苏浔被人用力推进了一间陌生的包厢,毫无预兆。

“砰”的一声震天关门声落下,她一个趔趄跌倒在地上,扑倒在了一只穿着黑色皮鞋的脚下。

苏浔被这突如其来的变故吓了一跳,整个人都是懵的。

包厢里的喧嚣声戛然而止,所有人都朝她看过来,也被突然闯进来的女孩儿给怔住了。

气氛仿佛被冰冻一般凝滞。

只剩无法抑制的哀哀痛叫声在她前面响起。

昏黄的灯光下,苏浔这才看清了眼前那只穿着皮鞋的脚整牢牢踩着一只血淋淋的手,其中一只手指以一种极其扭曲的方式折断了。

而手的主人正凄厉地惨叫着。

这惨叫声,这血腥的场面,惹得苏浔心头一颤,浑身僵硬了。

“这就是你那个不要脸的女儿?”头顶传来一声慢悠悠的戏谑冷音,“你这个做父亲的还真舍得把她送我床上。

“晏总!求你求……啊!”

他的话没能说完,踩在他手上的脚猛地碾下,狠狠地深碾在光洁如镜的地板上。

痛苦的尖叫声充斥了整个包厢。

苏浔僵着身子,半张着嘴,惊住了。

好……好狠……

她动了动眼睛,沿着那双令人胆颤的黑皮鞋,一路顺着向上。

黑色西裤,黑色皮带,扎在裤子里同样黑色的衬衫,视线掠过男人微微敞开的领口,剑骨般硬挺的下颚线,俊美到近乎妖异的脸。

苏浔盯着那张脸,在惊恐中愣住了。

男人长得太好看了,世间罕见的俊美。

她吃力地仰着脸盯着他看,久到脖子都酸了,才后知后觉地准备起身。

男人身后的保镖飞快地冲过来,一把将她重新按倒了。

力道之大,肋骨撞在硬实的地板上,痛得她轻声惊呼。

坐在包厢沙发上的一个男人这时候终于出声:“晏二,这老货给你下了药,要不然你就怜香惜玉享用了吧,反正都是送上门的。

“滚犊子!晏二又不是饥不择食的禽兽,你以为你啊,什么货色都看得上。

苏浔打了个寒颤,终于明白包厢里即将发生的事情。

眼前发生的血腥一幕着实让她害怕,令她不由想起了久封在记忆深处的那件事——

鲜血,惨叫,大笑,咒骂……

耳朵里全是混乱不堪的声音在回响……

她趴在地上捏紧了拳头,浑身冷汗。

苏浔强自稳定颤抖的情绪,将害怕的心绪压下。

“放开我。
”她挣扎了几下。

女孩儿柔软却冷静的声音终于引起了男人的注意,居高临下的视线朝她看过来,眉目邪性肆意,表情似笑非笑。

她挣扎不过,只好抬起头来,目光平静地看着他。

“我不是他女儿,我也不认识他,我是被人推进来的。

语气很平淡,但女孩儿的嗓音却柔到了极处,说不尽的缠绵婉转,听在耳里骨软筋酥。

包厢里有几个纨绔子弟吹起了口哨,甚至起哄开起了黄腔。

“晏二,你就委屈一下,这小妞儿的声音绝啊,叫起床来肯定……”

“闭嘴!”

男人冷斥一声,眼神示意保镖。

保镖得到示意,立刻松开女孩儿。

苏浔呼出了一口气,忍着肋骨上的痛意慢吞吞地起身。

黯淡的灯光下,女孩儿整个人暴露在一众纨绔子弟的视线里,所有人表情全都变了,心不禁砰砰跳。

我去!

这小姑娘是什么神仙颜值?

雪白的肌肤在昏黄的灯光下好似白得发光,一双眼睛莹亮得似乎要滴出水来。

一身简单的体恤牛仔裙,明明很清纯的长相和打扮,眼角眉梢却不经意间流露出一种天然的妩媚。

又纯又欲的长相,再加上隆胸细腰大长腿。

活脱脱的绝色美人,堪比月神下凡,人间尤物啊!

古代神话传说里,蟾宫上面居住的仙女长什么样他们不知道。

但是活着的红颜祸水他们可算是见到了。

就连被称晏二的男人表情也变了,不禁惊艳了一下。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为她折腰(书号:13485)》

第2章 鸦雀无声


却见女孩儿捏了捏被按痛的肩膀,拍了拍身上的灰尘,对他说:“我可以走了吗?”

一众纨绔子弟终于从惊艳中回过神来,却再度鸦雀无声。

女孩儿看着年纪很小,面对这么血腥惨烈的情况,居然还能面不改色。

他们还是第一次见到有姑娘在晏楼川面前这么镇定冷漠,说句不好听的,这姑娘的态度还有些嚣张。

苏浔见他没反应,正要转身去摸门把,门外却忽地响起了几道鬼祟又恶意的说话声——

“我们这样是不是不太好?万一真出事了怎么办?”

“你怕什么!就算出事了,她也不敢说出去……”

“就是,要是你被人强暴了,你会大肆宣扬,你会报警吗?谁让她不要脸去纠缠傅清时!”

“明明小曼和傅清时才是一对儿,她非要横插一脚破坏别人感情,小曼因为她昨天都哭了……”

这包厢里的隔音效果委实不好,门外的声音被里面所有人听得清清楚楚。

所有人都愣了愣,也算明白过来了。

看来,这小妞儿确实不是这老货的女儿。

也是,这种猥琐丑男人怎么可能生出天仙一般的女儿。

包厢里的人非富即贵,听了门外的话,都有些啧啧称奇。

这里头自然有好几个爱吃喝玩乐的纨绔子弟,他们虽然浪天浪地爱玩女人,但也从来不屑这种下作事情。

反观苏浔却非常镇定,依旧毫不犹豫地打开了门。

门才开了一条缝,一只手倏地撑在了门背上,再次将门牢牢关上。

“看了不该看的,还想走?”

俯在耳边的嗓音疏懒又玩味,带着让女人清空血槽的磁,酥酥麻麻,蛊惑人心。

身后的男人靠得太近,苏浔皱眉偏过头,“你也听到外面的话了,我不认识他。

“我会信这么凑巧的事?”晏楼川语气懒洋洋的。

苏浔往旁边挪了几步远离他,转过身,一抬头就对上他的目光。

男人的眼睛很好看,眉宇之间刻着逼人的英气,一双黑曜石一般的眼中好似带着电流。

苏浔却似毫无所觉,朝趴在地上哀嚎的中年男人看了一眼。

“这种秃顶啤酒肚的中年老男人也配当我爸爸?”

女孩儿轻蔑的语气让晏楼川挑了下眉。

“那你说几句好听的话,我就放你走。
”他嘴角挂着若有若无的坏笑。

包厢里一众人瞠目结舌。

这么调戏一个小姑娘……

这货不是一向嘴巴毒坏骨子里清心寡欲的吗?

晏二这是吃错药了?

这小妞儿看着年纪很小啊!

成年了没有?

禽兽啊!

哦,不对,他确实被迫吃错了药,让人兽性大发的药。

苏浔却非常认真地想了下,看着他那张好看到让女人失去心智的脸,波澜不惊、不急不缓地说:“您玉树临风、器宇轩昂、高大魁梧、英姿飒爽、德才兼备、高风亮节……”

“……”

“集世间优点于一身的您不应该和我一个高中生计较。
所以,您应该放了我,让我走。

“……”

女孩儿那双眼睛楚楚动人,耳边是她柔软动听的嗓音,晏楼川只觉浑身燥热,忍不住想低头去吻住那张喋喋不休的嘴唇。

他目光灼灼地盯着她,“可以吗?”

苏浔愣了下,却见男人的双眼渐渐赤红,嘴唇紧抿,似乎在硬生生忍耐着什么。

“不舒服就去医院。

“可以吗?”似乎有什么在叫嚣着冲破他的身体,晏楼川倾身上前,一把捏住了她的下巴。

“不可以。
”苏浔皱眉,伸手去扒拉下巴上的手。

肌肤相触,女孩儿的手透着丝丝凉意,晏楼川不知不觉呼吸变重了几分,忍不住微微使了点力。

发出的声音也显得更加低沉。

“我会负责。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为她折腰(书号:13485)》

第3章 他喜欢的不是你


“不可以。
”苏浔皱眉,伸手去扒拉下巴上的手。

肌肤相触,女孩儿的手透着丝丝凉意,晏楼川不知不觉呼吸变重了几分,忍不住微微使了点力。

发出的声音也显得更加低沉。

“我会负责。

“我说不可以就是不可以。
”苏浔语气带着几分厌恶,用力扯开他的手,“你滚开!”

可声音到了晏楼川的耳里多了几分撒娇的意味。

他一把将人拉到了怀里,女孩儿身上温凉的触感缓解了他身上的燥热,令他控制不住地舒了一气。

苏浔第一次碰到这种不要脸的恶霸,终于急了,用力挣扎起来。

沙发上的几个看戏的纨绔子弟终于发现晏楼川的不对劲。

性冷淡化身为狼啦?

“我们要不要先走?”

“靠,晏二被药磕得脑子不清楚了,赶紧送他去医院啊!这老东西的药一向来路不明,谁知道那药有没有问题?”

而且,谁都知道燕京公子晏楼川最讨厌的就是女人。

他们几个要是不阻止,等他明儿一早清醒了,知道自己把一个小姑娘给嚯嚯了,他们几个吃不了兜着走。

其中一个纨绔子弟一脚踹向那个在地上装死的中年男人,顺道摸出手机报了个警。

“敢在晏二头上拔毛,你死定了,牢底坐穿吧!”

几个发小七手八脚把晏楼川从小姑娘的身上给扒拉下来,带着他走出了包厢。

包厢里只留下一个黑衣保镖善后。

这一折腾,好似劫后余生。

砰砰直跳的心脏终于平稳下来,苏浔离开了包厢,在转角口被几个女生拦下。

“你不是被……”其中一个女生疑惑中带着几分恼怒,“你怎么出来了?”

“你是?”苏浔微微皱眉。

秦莉恼羞成怒,“苏浔,你居然不认识我?还是你故意挑衅我?”

大家同班整整一年,都高二了,怎么可能不认识?

她肯定是故意的!

对于秦莉来说,苏浔的态度简直轻蔑极了。

这也是她非常讨厌苏浔的原因。

明明是一个穷逼,可她却像个有皇位继承的公主一样,永远高高在上,永远目中无人,好像她们都是落在地上的尘埃,不值一提。

校园女神又怎么样?

傅清时还不是对她不屑一顾,只喜欢姜小曼。

苏浔不理她,越过她绕道走。

秦莉往右边走了一步,拦住她,“你去哪里?”

“找傅清时。

“不准去!”

苏浔冷冷淡淡的语气,让秦莉越发生气。

“苏浔我告诉你,今天小曼给傅清时办了生日party,傅清时喜欢的是小曼,不是你这个穷逼,没有人告诉你做人要有自知之明吗?”

苏浔总算看了她一眼,面无表情,“让开。

“你……你要不要脸!”

苏浔目光渐渐变冷,弯了唇角,不带丝毫感情地说:“刚才你们在外面说的话,我全听见了,《华国刑法》第十七条法律规定,已满14周岁的人犯罪,应当负刑事责任。
雇人强暴未成年少女,是要坐牢的。
所以,不要再招惹我。

秦莉脸色一变,神色恐慌,却仍是强装镇定,语气特嚣张。

“那你报警啊,你吓唬谁呢!你有什么证据是我们做的?就凭你的一面之词?”她有些得意洋洋地说,“况且你现在不是好好的么?”

“苏浔?”僵持之下,一道清亮的声音叫了她一声。

是这几个女生口中的姜小曼。

她一身奶白线衫红格子百褶裙,充满青春少女的气息,清秀可爱的脸上总是眉眼弯弯地笑着,整个人像个小太阳一样活泼生动。

她小跑过来,热情地挽住了苏浔的手臂。

“苏浔,你能来就太好了,阿时好像一整晚都不太开心,我逗了他好久,学霸真的太难哄了。

秦莉脸色有些难看,“小曼,是你叫她过来的?”

姜小曼洋溢着笑容,“是啊,她和阿时是好朋友,阿时生日居然没有邀请苏浔,我就自作主张啦!”

说完,她脸往后一转,朝从一间包厢里走出来的男生喊了一声。

“阿时,苏浔来了!”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为她折腰(书号:13485)》

第4章 疏远的陌生人


傅清时脚步一顿,停在门口远远望过来。

不怎么好看的校服穿在他身上,清爽利落,尽显少年感,像漫画里走出来的男主角。

苏浔的目光落在他的脸上,冷淡的脸上微微笑了下,朝他点了下头。

傅清时的视线停留在她那张至纯至美的脸上,那双带着几分清冷感的双眸愣了几秒。

女孩儿皮肤生得雪白,婀娜的身姿站在灯光下,摇曳生姿。

傅清时不自觉地握紧了手指,别开了眼。

这种越来越遥远的生疏感让他不知所措。

从初二开始,他和苏浔就形影不离。

小区里的老奶奶总拿他们两个开玩笑,说苏浔是他未来的媳妇儿。

苏浔每每这时只是脸色平静,也不害羞,更不说话。

他则绷着冷脸看向她,似乎是不高兴,但也不说话。

“怎么了?”苏浔被他看得奇怪。

傅清时那时候不知道心内是什么滋味儿,终于在高一去往学校的路上问她:“她们每次都这么说我们两个,你不生气吗?”

问完这句话,他忽然之间有了一种不知名的期待。

苏浔却说:“李奶奶她们只是开玩笑,为什么要生气?”

傅清时愣住了。

那种期待的落空,那种隐隐约约的失落感,令他有些生气,却又无法反驳。

从此之后,傅清时对她这种无动于衷,却又对他无微不至的关怀,有了一种难以言说的喜悦的同时,更多的却是一种无力的愤怒。

如果不喜欢他,为什么要对他好?

渐渐的,他开始有意无意地疏远苏浔。

与其说疏远,不如说逃避。

再后来,姜小曼转学到高阳一中,成了他的同桌,他和苏浔彻底疏远了。

然而苏浔依旧和以前那样,对他不遗余力地帮助和关心,毫不在意他和姜小曼的亲近。

对他的予求予取,她也毫无保留。

傅清时恍惚回忆以前的时候,姜小曼把苏浔拉到了他的面前。

松手后,她转而挽上了他的手臂,脸上的表情可可爱爱的。

“你们两个是不是吵架了?”

“不要吵架啦,大家都是好朋友,今天是阿时的生日,苏浔你就不要生气了。

苏浔不明白她的话,疑惑:“我为什么要生气?”

姜小曼讶然,“可你们已经很久没有说话了,我以为你们闹别扭了。

闻言,苏浔微微一怔。

其实,她也不明白为什么,曾经最亲密的伙伴,现在会变成越来越疏远的陌生人。

她发现,傅清时在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有了属于他自己的秘密。

他的朋友也越来越多,有了比她更好更亲密的朋友姜小曼。

她能敏感地捕捉到傅清时的情绪变化。

他是快乐的。

只要傅清时高兴,比什么都好。

苏浔看了一眼姜小曼十分自来熟地挽在少年手臂上的手,对他抿唇笑了下。

“傅清时,生日快乐,生日礼物在家里,回去再送你。

她一笑,犹如寒冰乍裂,春水淌过一般,眼尾无边的媚色漫开来。

少女的容颜太过耀眼,傅清时不敢看她,只微微别开脸,低低嗯了一声。

姜小曼却在这时忽然问:“秦莉,你们刚才是在吵架吗?”

闻言,苏浔收敛了笑容,秦莉几个表情慌乱。

苏浔朝她们几个看了一眼,“是你们自己说,还是我说?”

秦莉几个闭口沉默。

苏浔面无表情,“你们几个因为姜小曼,找人强暴我,只是你们人太蠢,弄错了包厢,我侥幸逃脱了。

一直沉默的傅清时猛地抬头看秦莉,不可置信。

姜小曼似乎也很吃惊,“苏浔,你是不是弄错了?秦莉她们人很好的,不可能做这种事情的。

傅清时紧了紧拳头,皱了下眉,“浔浔,是不是有什么误会?”

苏浔看着他,有些诧异,“傅清时,你不相信我?”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为她折腰(书号:13485)》

第5章 你不信我


傅清时短暂地沉默了几秒后,才摇头,“浔浔,我不是这个意思。

只是短短几秒,苏浔已然明白他根本不信她。

以前,无论她做什么说什么,傅清时总是无条件地相信她。

可现在……

她和傅清时之间确实陌生疏离了不少,不会像以前那样亲密无间了。

“是啊,苏浔,这中间肯定有误会。
”姜小曼插上嘴,原本笑嘻嘻的脸上有了几分委屈,“苏浔,秦莉她们是我的好朋友,她们对我很好……”

“她们对你好,又不是对我好。
”苏浔打断她的话,“你的朋友因为你一直对我有敌意,难道你不知道?”

“苏浔,对不起,我不知道……”

姜小曼委委屈屈地道歉,秦莉顿时恼羞成怒。

她扬着脖子,不甘示弱,一口咬定,“苏浔,你不要血口喷人,你就是嫉妒小曼和傅清时走得近,所以你才迁怒我们几个!你根本就没有证据!”

苏浔没有理会她们几个,只看着傅清时,目光没有半分挪动,“你觉得我在说谎吗?”

傅清时的右手五指微微拢起,青筋鼓起在腕间,面上却依然不动声色。

“浔浔,大家把事情都解释清楚……”

“不必。
傅清时,你不信我,就因为她们是姜小曼的朋友,对吗?”

傅清时看着她,苏浔仍然是那副清淡冷颜的模样,没有一丝变化。

有那么一瞬间,他似乎看到了女孩儿眼中的失望。

傅清时心下有些慌,伸出手,想去拉她。

苏浔却避开了,“那就报警吧,这里都有监控。

说完,她拿出手机。

秦莉几个女生脸色顿时苍白,无比害怕。

她们不过就是高中生,做事情一向冲动不缜密,压根就没想过这里是有监控的。

姜小曼连忙握住苏浔打电话的手,试图阻止她报警。

“苏浔,看在大家都是同班同学的份上,这次就算了吧,好不好?你现在也没事,人也好好的,可你要是报警了,秦莉她们的人生就毁了。

苏浔忽然就笑了,很冷。

“所以呢?就因为我侥幸逃过一劫,我就要原谅她们吗?如果不是她们弄错包厢,被毁了人生的就是我。

她甩开姜小曼的手,眼看着她已经在按数字,慌乱中的秦莉忽然从背后抱住了苏浔。

她大喊:“你们几个快啊!快把她的手机抢过来!难道你们想坐牢吗!”

秦莉身后几个女生立刻从苏浔的手里抢走了手机,死死地捏在怀里。

秦莉积累了一年多的怨气一瞬间爆发。

她恶狠狠地一边咒骂,一边把苏浔拉扯到墙边,发了狠似的将人往墙上撞。

“苏浔,我就是不让你报警,就是不让你报警!我就是讨厌你!和小曼没有任何关系!要不是你,陆泽也不会讨厌我!”

苏浔被扯得踉跄了好几步,头部猝不及防地撞上了冷冰冰的墙壁。

突然爆发的剧烈头疼痛得让她的头脑短暂失控了。

嗡嗡嗡的响声炸开来,鬓边似乎有液体淌下来,覆盖了她的右眼。

“浔浔!”

震惊中的傅清时终于回过神来,冲上去用力拉开了秦莉,双臂接住倒下来的苏浔。

“浔浔!”触目惊心的血色覆盖了她半张脸,傅清时颤抖着手慌乱无措地擦着不停流淌的血,目眦欲裂地朝姜小曼大喊,“愣着干嘛!快打120啊!”

姜小曼却一动不动地看着,似乎吓傻了。

过了好一会儿,她才哆哆嗦嗦地拿出手机拨了救护车的电话。

一阵又一阵的刺痛钻入了苏浔的脑中,眼前清隽的少年好似渐渐变成了另外一张俊美温柔的脸庞。

她张了张嘴,苍白的双唇吐出几个字来——

“傅哥哥……”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为她折腰(书号:13485)》

第6章 抢救


傅清时看了一眼紧闭的急救室大门,颓丧地靠在墙壁上。

姜小曼坐在走廊的椅子上,手指捏紧了裙摆的褶皱处,内心不安。

她看了一眼一身校服的少年,挺阔的轮廓在冷冰冰的灯光下显得冷冽,眼睑下落了浅浅的睫毛阴影。

她起身走到他身边,伸手扯了扯他的衣袖,语气小心翼翼的。

“阿时,对不起,我不知道秦莉她们会为了我去害苏浔,她们可能误会我和你的关系了,以为我和你是男女朋友,以为苏浔她……”

“不关你的事。
”傅清时低垂着眼睛,语气淡淡。

异常清冷的声音令姜小曼难受,“阿时,你是不是在怪我?”

傅清时抬头,看到她一贯明媚的脸上带着几分丧气和自责,冷淡的脸上露出几分温柔的神色来。

“姜同学,你不要自责,是秦莉她们自身不正,以后你也不要和她们几个来往了。

姜小曼呼出了一口气,立刻笑颜如花。

“好,你是学霸,你说的都是对的,我这个学渣就听你的!”

说着,她和以前一样,顺其自然地挽住他的胳膊。

“你和苏浔是好朋友,也是我的好朋友,要不是因为我,她也不会受伤,她这次要是住院……呸呸呸!我个乌鸦嘴!哎呀,反正我会照顾她,直到她痊愈为止。

少女的笑容元气满满,傅清时的目光停留在她的脸上,一直阴霾的情绪终于渐渐散去。

姜小曼似乎对他的目光毫无所觉,依旧自顾自叽叽喳喳地说着,语气欢快。

急救室大门打开的时候,苏浔的父母也赶到了医院。

夫妻俩手足无措地抓住了医生的手臂,“医生,我女儿怎么样?”

医生露出一个安抚的笑容来,“家属放心,病人没有危险,但是有轻微的脑震荡。

两人总算放心地舒了一口气,松开了手。

却听医生语气忽然凝重,“病人以前是不是遭遇过头部的剧烈撞击?她的脑部积了一块淤血,刚好压迫了记忆神经。

旁听的傅清时惊讶。

他看到苏父点头,“我女儿初一的时候头部受过伤。

初一……

傅清时这才想起,苏浔是初二的时候转学过来,搬到他家对门的。

然后在苏浔日复一日单方面对他掏心掏肺的关怀下,他们两个成了形影不离的好朋友。

然而苏浔以前的事情,他好像一点都不了解。

傅清时忍不住问医生:“那这次的伤会不会有什么影响?”

医生叹气,“这个不好说,我建议你们家属去大医院检查一下,目前暂时不会有什么影响,这几天病人要好好休息,不要用脑过度。

医生嘱咐完其他注意事项后离开。

苏浔被安排进了高级的单人间病房。

姜小曼看着装修豪华,设备齐全的病房,心下奇怪。

苏浔和傅清时都住在老旧的馨月小区,她家的经济条件并不是很好。

按理来说,以苏浔的家庭状况,根本住不起价格昂贵的高级单人间病房。

她跟在傅清时的身后,忍不住低声问了一句:“阿时,苏浔家很有钱吗?”

傅清时没有回答,对苏浔父母的这种安排习以为常。

苏浔的父母虽然只是工薪阶级,却对苏浔异常宠爱,吃穿用度全是最好的。

之前苏浔肺炎住院,住的也是高级的单人病房。

傅清时是孤儿,常年亲情缺失的他一直很羡慕父母双全家庭美满的苏浔。

两人正要进病房,苏母却在门口拦下他们两个,目光落在少年身后的姜小曼时,不由皱了眉。

“清时,明天还要上课,你们回去吧。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为她折腰(书号:13485)》

第7章 不要再来打扰她


傅清时感觉到苏母对他的不喜,却依然说:“阿姨,我想进去看看浔浔。

“不用了。
”苏母勉强笑了一下,语气却不容置喙,“清时,我之前不知道你和浔浔之间发生了什么事,所以你对浔浔冷淡,我也一直不说什么。
不过现在你既然谈了恋爱,以后你和浔浔就不要再来往了,免得误会。

“阿姨,你误会我们了。
”姜小曼从傅清时的身后走出来,解释,“我和阿时是同桌。

苏母依然说:“我不管你们是同桌,还是谈恋爱,现在已经高二了,我们浔浔现在以学习为主,清时,伯母希望你以后不要再来打扰浔浔。

傅清时喉结滚动。

他想说什么,却又不知道怎么说,只是站在门口一动不动。

苏母又说:“至于今天发生的事,我会等浔浔醒来再问她。

说完,她走进病房,将门关上。

傅清时不知道为什么,只觉得心里很难受,堵了一口闷闷的气。

“阿时,我们还是回去吧。
”姜小曼拉了拉他的袖子。

见他神情疲倦,她又说:“你别这样啦,我们可以找个机会,趁她爸爸妈妈不在的时候,偷偷地去看她啊!”

傅清时被说动,点了点头。

两人走到电梯门口时,他拿出了手机。

姜小曼看了眼屏幕上的号,愣了下,“阿时,你要干什么?”

“报警。

姜小曼张了张嘴,最后什么也没说。

她看着傅清时报了警,看着他进了电梯。

姜小曼只能一言不发地跟着进去。

走出医院大门时,她忽然拉住了傅清时的手,把他拉回了住院部。

“阿时,我们不走,就等苏浔爸妈离开,我们再去看她。

傅清时看了一眼握住他的纤细小手,最终没有抽手,只跟在少女身后,一路沉默。

两人找了个地方休息,安静地等着苏浔父母离开。

天渐渐暗下来,已经傍晚了。

昏睡中的苏浔渐渐醒来,混沌的视线里一张清俊的脸模模糊糊的,似乎变成了记忆中那张熟悉的温柔的脸庞。

“傅哥哥?”

傅清时心中一瞬有暖流划过,心底忽然就雀跃了起来。

他已经很久没有听到苏浔叫他一声傅哥哥了。

他应了一声,“浔浔,你醒了?”

模糊的视线渐渐清晰起来,苏浔终于看清了那张脸。

“傅清时?”

听到她直呼他的全名,傅清时微微蹙了下眉。

他正要再说话,身侧的姜小曼却朝病床走近一步。

“苏浔,对不起,我不知道秦莉她们会这么过分,阿时刚才已经报警了,我不知道她们一直针对你。
我要是一早知道她们是这样的人,我就不和她们交朋友了。

姜小曼叽喳的声音吵得苏浔头很疼,还有点儿恶心想吐,她一点儿都不想理她。

“我不舒服,我要休息。

傅清时说:“我陪你。

“我和阿时一起陪你。
”姜小曼挽住傅清时的胳膊,他也没有挣开,甚至带着几分纵容的意味。

苏浔闭了闭眼,“我不需要。

傅清时喉头滚了滚,艰涩道:“浔浔,对不起,今天我……”

“请你们出去。
”苏浔打断他的话。

傅清时脸色微不可查地变了一下。

苏浔还是第一次对他产生了抗拒的情绪。

他不想走,他想留下来。

可姜小曼却在这时候扯了下他的胳膊,语气善解人意,“阿时,我们还是走吧,苏浔她需要休息。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为她折腰(书号:13485)》

第8章 还给我


傅清时张了张嘴,最后只说:“浔浔,你好好休息,明天我把上课笔记给你带过来。

两人离开了病房。

苏浔躺在床上没多久,掀开棉被下床。

她不喜欢医院的味道,更不喜欢住院。

这种带着消毒水的气味会让她的心底产生某种恐惧而惨淡的情绪。

苏浔拨了手机号让苏父过来接。

她边打电话边往电梯的方向走,却在廊道的转弯口被人一把拉住。

苏浔吓了一跳,下意识将耳边的手机朝来人敲过去。

削瘦修长的手指一下握住了她的手腕,男人的声音带着独有的磁性在她耳边响起,低沉悦耳。

“小朋友,真的是你啊。

苏浔闻声一愣,惊魂未定的双眸看向眼前的男人。

男人很高,高出她一个头,西装外套懒懒地搭在胳膊上,黑衬衫黑西裤,身材修长优越,五官尤为精致。

那双桃花眼看着她时,戏谑却又不显多情。

苏浔认出他来了。

是今天包厢里被下了药调戏她的凶残男人。

她挣了挣手,挣不开,羞恼之下冷脸了,“放开!”

晏楼川看了一眼包扎在她鬓边的纱布,“才几个小时不见,怎么受伤了?”

“要你管?”苏浔现在情绪很不好,语气很冲。

晏楼川勾唇浅浅一笑,“小朋友长得这么好看,嘴巴怎么一点都不甜?”

“我不认识你。
”苏浔眉色冷冷。

他挑了挑眉,“不记得我了?”

苏浔对陌生人的态度向来谨慎,抿了抿唇,很不高兴,“不记得了,我爸爸待会儿就要过来了。

“说谎。
”晏楼川眼尾微微弯了弯,笑得十分好看,“你记得我。

他对小孩一向没什么耐心,可刚才看到小姑娘惨兮兮的样子,还挺可怜的,连脾气和耐心都好了很多。

甚至多了逗弄她的心思。

最重要的是,他总觉得她看着有点眼熟。

晏楼川从裤兜里拿出了一个平安福,“这是你的吧?”

平安福很旧,上面还绣了一个“傅”字。

苏浔惊讶,“怎么会在你那里?”

随即,她想到可能掉在包厢了。

苏浔伸手就要去拿。

晏楼川却伸直手,拿着平安福的手举得高高的。

“还给我!”

她很气恼,跳起来去抓他手里的平安福。

可他又高,手又长,她怎么都够不着。

晏楼川嘴角挂了几分笑,漫不经心的,“叫我一声哥哥,我就给你。

苏浔气得脸都红了,她跳起来都够不着男人的手,忽然就发了狠似的双手攀住了他的肩膀,借力一跳。

正逗弄她的晏楼川正好低下头来。

两人的嘴唇猝不及防地撞到了一起……

双唇相触,四目相对。

“……”

“……”

两人沉默了片刻。

苏浔惊慌失措地松开他的肩膀,后退了好几步,苍白的脸色越发惨淡。

唇瓣上一阵刺痛,她尝到了血腥的味道。

嘴唇似乎磕破了。

晏楼川脸色凝固,也没料到方才那一下。

不过短短几秒的碰触,他却感觉了到少女异常柔软的双唇,和果冻似的。

以及齿唇间浅浅的少女香气,惹人心底涟漪荡漾。

苏浔那双波光潋滟的双眸正羞愤地瞪着他,眼泪在眸底聚起,似乎快要哭了。

他忽然就有些后悔刚才幼稚的行为,把平安福递给她。

“不要哭。

他话刚落,苏浔的眼泪就落了下来。

她一把抓过他手里的平安福,连电梯都不坐了,飞快往身后的安全楼梯口跑下去。
继续阅读《为她折腰(书号:13485)》


版权声明:未经书面授权禁止转载、摘编、复制或建立镜像。对既成事实本站将保留所有的权利。

无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