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楚也维,李雪洛《盛世红妆:将军莫轻狂》在线全文免费阅读

小说:盛世红妆:将军莫轻狂
分类:其他小说
作者:阿姰
简介:母亲被气死,孩儿被害
殷久娘怨气冲天!
一朝重生,变成了仇人的舞姬,她让所有伤害过她的人,血债血偿!
角色:楚也维,李雪洛
小说楚也维,李雪洛《盛世红妆:将军莫轻狂》在线全文免费阅读

《盛世红妆:将军莫轻狂》免费试读免费阅读


第1章 巨变


白玉桌上,香炉散发着袅袅青烟,屋内祥和一片。

咔嚓——

窗外的天突然闪过一道闪电,豆大的雨点砸了下来。

房间里的婢女连忙关上了窗子。

“小姐,下雨了,天色暗了,您快别绣了,仔细伤了眼睛。”

听了婢女的话,桌旁坐着的女人放下了手里的男子衣物,挽了耳旁的发丝。

“又到了梅雨季节,不做好御寒的衣他的腰伤会复发的。”女子说完话,用如玉的脸庞摩擦了几下衣物,又轻轻抚摸了微凸的小腹,一脸幸福的微笑:“夫君说了,只爱穿我做的衣服。”

婢女看到这一幕,心中实在不忍,扑通一下跪在久娘面前。

“小姐,您被将军骗了!将军禁了您的足,在朝中处处针对大长公主,如今已经把大长公主气的卧床不起了!”

婢女呜呜的哭起来。

久娘手中的针线掉落地上,红唇颤抖:“不要胡说,夫君不让我出门是因为我初次有孕,他担心我的安危。”

“小姐,奴婢没骗您,您快去看看大长公主吧,晚了也许就看不到了。”

“不可能,夫君敬我爱我,他不会这样对待娘亲。”

话虽如此说,久娘的脸色已经苍白的不成样子。

一声巨响!

房门被人踹开!

来人的身影伟岸不凡,面如冠玉,可惜的是面上一道伤疤划至项间,平添了几分狰狞,几步就走到了久娘身前,脚下踩着久娘尚未缝好的衣。

“夫君。”久娘仿佛看到了曙光,抓住男人的衣袖:“我娘亲呢,我要回家看看我娘亲。”

天空又是一道闪电,把男人的脸映的昏暗不明。

蓦地——

男人一把掐住了她的脖子,力道之大,简直要掐死了她!

“殷久娘。”声音阴沉晦暗,宛如死神降临:“你娘已经死了,接下来,该轮到你了。”

“夫君,夫君,你是不是疯了,我是久娘啊。”

久娘顿时呼吸艰难,拍打着楚也维的手。

久娘的婢女连着磕了几个响头,眼泪流了一脸。

“将军,将军求您了,您放过小姐吧。”

楚也维的手越来越用力,眼看着久娘的脸已经憋的青紫,婢女咬牙,冲上去咬住了楚也维的手!

楚也维吃痛,放开手,久娘如同破败的麻袋一般被丢在地上,婢女连滚带爬才扶起了久娘,久娘来不及害怕,惊慌失措:“我娘亲怎么了?”

“你娘亲今天已经死了,她灭我楚家一百三十七口,如今,她给我楚家抵命了!”

不可能的,不可能的...她不相信。

久娘脸色苍白至极。

楚也维却仿佛很痛快,露出一丝残忍的微笑,挑起久娘的下巴,一字一顿的说:“你知道我为什么娶你吗?因为娶了你,我才能得到你娘的信任,才好为我楚家报仇!”

轰隆一声,久娘宛若雷击,呆若木鸡,不可置信。

她许久才找回了自己的声音:“夫君,不要开玩笑了,这个玩笑一点都不好玩,久娘不喜欢。”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盛世红妆:将军莫轻狂》

第2章 撞柱


楚也维嗤笑一声:“你娘十年前灭我楚家满门,我为了躲避追杀自毁容貌,为了让你娘抵命,你知道我废了多少的心思,现在大长公主府挂满了白幡,一眼望上去不知道有多好看。”

“我不信,我不信!我要自己去看,我要亲眼看到!”

久娘嘶吼,跌跌撞撞就要出去,却被守在门口的侍卫拦下。

“你们干什么!以下犯上吗!我是将军夫人,你们的主母!”

嫁入将军府之后,这还是久娘第一次疾言厉色,两个侍卫一时间有些犹豫。

“谁说你还是将军夫人?”楚也维从身后走来:“传令下去,殷久娘不贤,即日贬为家奴!”

一时间,没人反应过来,都呆在原地,大秦注重嫡庶之别,贬妻为奴的事还从来没有发生过。

久娘只觉得小腹一阵抽痛,但她已经顾不上这些了。

“楚也维,你的心是被狗吃了吗?我娘亲一直待你不薄,我要去看看我娘!”

“我的心就是被狗吃了,你待如何?”

啪——

一声脆响,打愣了在场的所有人,久娘的力气之大,把楚也维的脸被打到偏在一边。

领导百万雄师的男人当众被一女子打了耳光,他手指抿了一下被久娘打过的地方,墨眸闪过危险的光。

“很好,既然还有力气打人,看来我也没必要怜惜你尚在孕中了。”楚也维抹了把唇角,眼中有着揉碎的残忍。

“来啊,把殷久娘发落到净房,让她去刷恭桶,现在就去!都愣着做什么,马上给我把她带下去。”

几个侍卫走到久娘身边,行礼,对久娘做出请的姿势。

“夫人,走吧。”

“谁让你管她叫夫人?她也配?!”楚也维凌厉一瞥。

侍卫自知说错了话,连忙闭上嘴把头低下。

宛娘倔强的盯着楚也维,眼里明明含泪却不肯落下。

“走吧,您再不走我们就得扛着您了。”

侍卫不敢再乱叫久娘的身份,只能用“您”这个字称呼久娘,好言相劝。

“楚也维,你不怕遭报应吗!”

“报应?”昔日里让久娘爱慕的俊颜冷笑:“你娘灭我满门,如今身死才是报应,比起你娘做过的事,我这些又算得了什么!”

楚也维的话就想一柄利剑,扎穿了久娘的心脏,她终于相信了娘亲身死的事实。

失去了支撑,久娘终于眼前一黑,瘫倒下去。

“血!将军,我家小姐流血了,快救救她,求您了,这也是您的孩子啊。”

婢女抱住了久娘,看到久娘身下的血迹,她哭喊着哀求那个天尊般的男子。

楚也维却一脸冷漠,附身看了一眼晕过去的久娘。

“生死由命,医治什么?把她给我抬走!”

久娘躺在地上,面色惨白,身下的血还在流淌着,周围是破烂的木柴,雨水顺着瓦片打在她的脸上,和地上的血水混为一滩。

啊!——

一声哀嚎惊醒了她,睁开眼,只见久娘的婢女被侍卫架在地上,嘴里已经血肉模糊。

“你们干什么!放开她!”

侍卫看见她,手里的动作还在继续,这次久娘看清了,他们在拔牙!

来不及细想,久娘就去抢夺侍卫手里的铁家伙,侍卫却一掌挥开了久娘,破败的身子如同风筝一样跌坐。

又拔下一颗牙齿,侍卫放开了对婢女的钳制。

“殷夫人,哦不对,殷小姐,我是受了将军的命令来的,你若是真死了,可别怨上我。”

侍卫颠了颠手中的牙齿,满意的回去复命,楚也维竟然因为婢女咬了他一口就生生拔下沾衣满口的牙齿,女孩子没了牙齿以后还怎么见人啊!

“你怎么样。”

婢女挺着痛苦,颤抖不止,给久娘叩首,含糊不清的说道:“小姐,恕奴婢不能陪您一起了。”说完,便用力撞向了柱子!

“不要!”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盛世红妆:将军莫轻狂》

第3章 姨娘


久娘眼睁睁的看着她的婢女撞了柱,血洒了一地,眼看着就是要活不成了。

“哟,姐姐这是忙着呢?”

衣着华贵的女人走了进来,走路间,裙带飘动,步步生莲,如果没有满脸的得意,看起来应该更美丽,是楚也维的姨娘,李雪洛。

荣国公府的嫡次女,身份不在她之下,明明身份尊贵,任何一个世家都足够做正妻了,偏偏在宫宴上看上了楚也维,不顾楚也维已有正妻,强入了府。

久娘不理会她,她还自顾自的说:“啧啧啧,听说将军将姐姐贬为家奴了,想不到竟然如此凄惨,姐姐的肚子,可有五个月了吧。”

说着,李雪洛靠近了久娘,姿态优美:“照理说,五个月的胎,应该是坐稳了,可妹妹听说姐姐今日流了血,若是姐姐不小心摔倒,撞着了肚子,姐姐说,伤上加伤,你的孩儿还能有命吗?”

李雪洛一步一步的靠近,久娘毛骨悚然,这个女人想要害她!

久娘豁出去了,便是死了,她也要拖着这群不得好死的恶人,一起下地狱!她一头撞向了李雪洛!

“你做什么!”

一道身影出现,即时拦住了久娘,久娘被来人大力推开,摔倒在地,半晌才看清来人是楚也维。

他正抱着李雪洛,放佛易碎的珍宝,锐利的目光刮向久娘,昔日里恬静的女子已经如厉鬼般栽倒在冰冷的地面。。

“姐姐,我知道你向来不喜欢我,处处刁难,可这次姐姐太过分了,你明知我肚子里有了将军的骨肉,还要陷害与我,姐姐你好狠的心。”李雪洛一脸悲戚,泪珠滚滚落下。

“什么,雪洛,你怀孕了?”

楚也维一脸惊喜,与得知久娘有孕时的冷淡成正比,李雪洛靠在楚也维怀里,娇羞的点点头:“大夫说时日尚短,一时摸不准,不过十有八九是错不了的。

将军,姐姐都这个样子了,不如给姐姐治一下吧,伤好了,让她去祭拜一下大长公主,就当是为了我们的孩儿祈福了,将军说好不好。”

李雪洛扯了扯楚也维的衣衫,小意温柔,躺在地上濒死的人听到这话突然又有了神采。

祭拜娘亲...她想去看看娘亲。

楚也维听了李雪洛的话,亲了亲李雪洛的面颊:“你说好便好,雪洛果然是最善良的”他又冲久娘说道:“还不来叩谢雪洛?”

久娘挣扎着坐起身,啐了一口,便是死了,她也不会跪拜这个贱人。

“将军,算了吧,不要为难姐姐了。”

李雪洛拉住楚也维,假意规劝,真要是让殷久娘跪了,她还怎么维持将军眼里的善良形象。

李雪洛挽着楚也维离开了,临走还留给久娘一副胜利者的微笑。

楚也维没有食言,他们走了没多久,就派来了女医,久娘先叫女医去看了婢女,女医叹息着摇了摇头,身体都凉了,怎么救。

再看久娘的时候,女医更是惊心:“这位娘子,您的胎,已经停了。”

自从久娘醒来,小腹便是冰凉一片还不住的抽痛,她早有预感,但是听到大夫的宣判,干涸的眼睛还是流下泪水:“有劳了。”

“我去准备一下麻沸散,娘子稍等片刻。”

“准备什么麻沸散,那么金贵的药,她也配用?”

说话的是去而复返的李雪洛,命令一声放佛是府中的女主人一样,李雪洛挑衅的看着久娘:“妹妹可是为了姐姐好,只有自己体会这切肤之痛,才能好好珍惜祭拜大长公主的机会。”

久娘含恨看着李雪洛。

“姐姐那般看着妹妹做什么,看得妹妹好生惧怕,莫不是姐姐想吓坏了妹妹的胎儿?”

李雪洛娇笑:“若是姐姐真的吓坏了妹妹,将军知晓了,可未必会允许姐姐去祭拜大长公主了呢。”

认输的闭上了眼睛,久娘道:“女医,来吧,不用麻沸散了。”

“可是...不用麻沸散,挺不过去会死人的啊!”女医犹豫。

“啰嗦什么,病人都说了不用麻沸散,死人了也跟你无关。”

李雪洛的话,说服了女医,最终拿了木板浸透了水,撩开久娘的衣袍,刚下过雨的天,冷的要命,没有了衣袍的遮挡,久娘的身体冰的僵硬,闭上眼睛。

“胎儿已经不小,过程可能会有些痛苦,娘子若是挺不住,便知会我一声。”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盛世红妆:将军莫轻狂》

第4章 喂狗


浸了冷水的木板敲击在久娘的肚皮上,疼的她攥住了身下的身体,冷汗顺着额头而下,痛!痛的她颤粟不已,不自禁的想要蜷缩身子。

“娘子别动,孩子太大,不敲碎了身子是没办法流下来的!”

女医把她的身子板正,她好恨啊,好恨啊!恨自己有眼无珠,痴心错付,恨苍天无眼!楚也维,她恨不得食其血肉!

哒、哒、哒,随着木板落下,她抓着石头的手指被磨的血肉模糊。

终于,女医的木板放下,分开了她的腿,手臂硬生生伸进了她的身体中。

粘稠的血液顺着大腿流在地上,骨肉剥离的感觉让久娘熬的双目凸起,接着,她亲眼看到了女医捧出一团碎rou,甚至还能看得清大腿,脚丫,手掌。

血顺着女医的手淌下来,滴落在地上,女医把婴孩的血rou扔在了木盆里。

那是她的孩子!

围观已久的李雪洛吩咐道:“快拿出去喂狗,这么团污秽,脏了将军府的地。”

久娘眼睁睁的看着婢女拿走了木盆,把碎肉泼在地上,几条饿极的狼狗被人牵出来,几口就吞掉了那些血肉,还眼冒蓝光的盯着久娘。

“啊!....啊!....”

发丝凌乱,满身血污的女子状若癫狂,凄厉的哀嚎震响了整个天空。

“楚也维,李雪洛,我便是化作厉鬼,也要向你们索命!我要你们下地狱!”

“娘子快敛神,您太激动,这样下去要血崩了!”

女医大喝,妄图叫久娘清醒,可疯狂的人哪里还听得进去她的劝告。

女医无法,只得拿起刚刚用过的木板,接着,久娘的头部被人重击,终于陷入了黑暗。

久娘幽幽转醒的时候,身边空无一人,依旧躺在那个破旧的屋子里,下身的血还在流淌着,双腿没有盖任何东西,大刺刺的裸露在外,冻得她几乎感觉不到双腿的存在。

久娘幽幽转醒的时候,身边空无一人,依旧躺在那个破旧的屋子里,下身的血还在流淌着,双腿没有盖任何东西,大刺刺的裸露在外,冻得她几乎感觉不到双腿的存在。

“给你,吃东西,吃完了快点起来干活!”

来了一个婆娘,拿着一个坚硬的馒头,摔在久娘面前。

婆娘瞪了久娘一眼:“还以为自己是将军夫人呢,还想让人伺候你?麻溜的快点吃,还有活要做呢!”

久娘没动,婆娘却急了,拽着久娘的头发就把人拎起来:“不吃是吧,老娘亲自喂你吃!”

说着,拿着馒头狠狠的往久娘嘴里塞。

“呸!”

久娘不肯吃,硬邦邦的馒头渣混合着血水吐了婆娘一脸。

婆娘拿手抹掉了脸上的污秽,凶光乍现,扬起手,重重的甩了久娘一个耳光:“什么东西,爱吃不吃!”

久娘被打倒在地,嘴角流下血丝,看着那婆娘,不怒反笑。

“你...你不会是疯了吧?”婆娘眼神躲避的看着久娘,还是硬着头皮吩咐:“将军有令,派你刷恭桶,你可别跟老娘装蒜,恭桶都在院子里了,你吃完快点干活。”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盛世红妆:将军莫轻狂》

第5章 不孝


婆娘把硬邦邦的馒头扔在久娘头上,发出一声闷响。

院子里,臭哄哄的恭桶码在一排,并不温暖的阳光照射,还能看见桶中污秽反射出来的光。

挣扎着站起身,看着那些糟蹋人的桶,空空的胃翻腾起来,她攥紧拳头含恨遥望正屋方向。

楚也维,你好狠的心肠!

最终,拔下头上仅有的金钗,递给婆娘屈膝道:“求您放我一马,我想先去看看我娘亲。”

婆娘见到金钗,双目放光,披头盖脸夺下并说道:“你一个家奴哪有这么好的玩意儿,我看你定是偷窃的主子的东西,快点,我看看你还有没有。”

说罢便搜久娘的身,久娘昨日小产力歇,无奈被抢走了全身值钱的东西,婆娘才满意离去。

见婆娘不再看管她,挣扎着走出破落的院子,一路跌跌撞撞来到了大门,侍卫早就得到了命令,把久娘放了出去。

身下不绝的血水滴了一地,路上的行人对久娘指指点点,都以为是哪个不贞的妇人受了刑。

长公主府,门前挂上了白幡,看到这一幕,久娘肝胆欲裂!

她的娘亲真的...

走进府内就看到一尊木棺,弟弟殷凉孤独的跪在灵前,头戴孝布,看到久娘,对她怒目而视。

“殷久娘,你还有脸回来!”

她执着的推开了棺木,娘亲躺在里面,脸色灰白。

娘亲真的去了。

意识到这件事,久娘呆在当场。

一双锦靴出现在久娘眼前,抬起头,面色苍白的少年正怒瞪着她。

“殷凉,娘到底是怎么死的?”

殷凉的目中充满指控:“还不是你的好夫君活活把娘气死的!都是你非要嫁给那什劳将军,是你害死了娘!”

失魂落魄的人听着殷凉的指责,沾满了泥土的手指颤抖的靠近娘亲,想要触碰娘亲曾经柔和的脸。

却被愤怒的少年推开,摔倒在地,指着她的鼻子:“走开!你有什么资格碰娘亲的遗体!”

是啊,她有什么资格?

是她害死了娘亲!

单薄破败的身体,久娘捂住脸,哭出声,都是她害了娘亲,她是个罪人,都怪她,都怪她!

“把她给我拿下!”

大长公主府门前,楚也维带着很多侍卫,围住了门。

“你府内留了我家的逃奴,把我家的逃奴交出来。”

逃奴?

听到这个词,殷凉脸色巨变,这才注意到姐姐满身的血污和破烂的衣裳,一瞬间头上的青筋凸起:“你竟然敢如此欺辱我姐姐?!”

楚也维冷笑:“给我拿下!”

“谁敢在我长公主府放肆!”殷凉倔强的挡在久娘面前。

楚也维往前踏了一步,气势十足,脸上的长疤简直都透出煞气:“拿下那个女人,后果本将军一力承担!”

惊怒的殷凉拔出长剑横在楚也维面前,对峙。

楚也无视长剑的威胁,气焰嚣张:“把殷久娘带走。”

刺激之下,冲动的少年暴怒,挥动长剑,直直刺向楚也维的胸口!

面对长剑,楚也维不闪不避,心口的位置瞬间被刺中,血液喷涌,流了满身,殷凉又惊又惧,但还是倔强的不肯放手。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盛世红妆:将军莫轻狂》

第6章 沾衣


楚也维不进反退,又向前迈进一步,在场的人放佛都听见了长剑入肉的声音。

用手拔下长剑,心口的血液越流越多,由于失血,楚也维的嘴唇都以能见的速度泛白,殷凉又惊又惧,扔下长剑,发出铮的一声。

“众目睽睽,袭击朝廷命官,按照律法,发配远疆充军。”楚也维望向久娘:“你若不跟我回去,那就叫尹京兆来评评理如何?”

久娘眼中的恨意简直要凝固:“是你允了我祭拜娘亲的!你无耻!!”

“姐姐,不要与他回去,今日我就是拼了这条命,也护你周全!”

明明刚刚还对她愤恨不已的少年,坚定的守在久娘身边,仅仅两日就受尽了苦楚,久娘眼中蓄泪。

不能再害她的家人了,久娘挣开了殷凉,眼神毫无生机:“我跟你回去。”

“姐姐,你就不能回去!”殷凉拉住了久娘的手:“你看看他把你糟践成什么样子了,娘亲若在世,定不会让你回去的!”

楚也维的眸子含满讥笑:“可是你们的娘亲已经死了。”

“你!”殷凉被气的眼圈顿红。

久娘摇头:“你是殷家唯一的希望了。”她绝望的走向楚也维。

眼看要到楚也维的跟前,猛地捡起地上的长剑,她要跟楚也维同归于尽!

还没靠近楚也维,就被早有准备的侍卫打断,远处射飞来一只箭羽,直接射穿了久娘!!

鲜血弥漫了久娘的视线,恍惚间,她好像听到了谁在嘶吼...

....

一道女声传进久娘的耳朵里。

“看那个小蹄子装什么死,不过是让她给姐姐洗衣服。”

“泼醒她。”

“来了来了,水来了!”

乱糟糟的,楚也维这是又想到什么方式折麽她了。

突然——

冰冷的水,迎头泼下!

久娘睁开眼,花花绿绿的女孩子们围着她,其中最漂亮的趾高气昂的看着她:“看什么看,快去洗衣服!”

站起身就被人塞了一个木盆入手,里面全是衣服,她被推搡出去,外面的阳光明媚,久娘用手遮挡住阳光,不是秋天吗,阴雨连绵的日子,她到底昏睡了多久?

放下木盆,她蹲在旁边同样在洗衣服的女孩儿面前:“请问,现在是什么日子?”

女孩奇怪的看着她,蹭了几下手,摸了摸她的额头:“沾衣,你怎么了?”

沾衣?

沾衣是谁?

她摸了摸自己的脸,不对,这不是她的脸,她是圆脸,这张脸却无比小巧,一只手就能覆盖,跑到水井旁边,看到里面的倒影,水里的女人螓首蛾眉,明眸大眼,眼中满是错愕。

不是她的脸,她是真的死了?难不成是借尸还魂?!

她暗自掐了自己,会疼,不是做梦,她真的不再是殷久娘了。

“沾衣,你这是怎么了?”刚刚的女孩儿几步就跟了上来,一脸担忧的看着她。

“现在是哪一年,请你告诉我。”她激动的抓着女孩儿的手。

“现在是平顺六年啊。”

平顺六年,久娘放开女孩儿,整个人仿佛丢了魂,距离她死掉的时候已经过去两年了,殷凉不知道怎么样了。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盛世红妆:将军莫轻狂》

第7章 云袖


“你们两个既然敢偷懒,云袖、沾衣,我看你们俩是想挨打了不成。”之前那个最漂亮的人走出来,掐着腰骂。

刚刚与她说话的女孩儿踌躇着走过去:“姐姐别生气,我这就去洗,是我找沾衣说了一会儿话,沾衣身子不好,您就别打她了。”

看云袖的样子明明是很怕那个女人,还再给沾衣说话。

经历了一场生死的的沾衣心头微暖,上前说道:“我们这就洗。”

说完就蹲下来,搓洗着木盆里的霓裳舞衣。

“你可好好给我洗着,明日本姑娘献舞还要穿。”女子命令完就扭着屁股心满意足的走了。

沾衣听说这是她明天要穿的衣服,轻轻用力,指甲划破了些许丝线。

用了别人的身体重新来过,若是还认人欺凌一生,她自己都觉得对不起老天。

云袖终于洗完了衣服,累的锤了锤肩膀。

“沾衣,你还没洗完啊,我来帮你。”坐在她的身边就要帮她搓洗,沾衣连忙躲开了她的手,这件舞衣迟早是要出问题的,她不想连累了云袖。

“不用,我马上就洗完了,你坐下陪我聊聊天吧。”

云袖没多想,搬来矮凳坐在了沾衣身边。

“云袖,你知道楚也维吗?”

“你是说大将军啊,我当然知道,多深情的男人啊,夫人死了,将军两年都没有续弦,听说到了夫人的忌日大将军都把自己关在房里,伤心的不得了呢。”

听了这话,沾衣冷笑,楚也维会伤心?说破了天她也不信,估摸着应该是做给别人看吧。

“那你知道殷凉吗?”

“没听说过。”

云袖摇了摇头,沾衣心下一紧,殷凉他,不会是已经被楚也维害死了吧。

想到这个可能,沾衣心口绞痛,咬着唇捂住了心脏。

“沾衣你怎么了?哎呀,你不会是心绞痛的毛病又犯了吧!”

云袖急的不知所措,沾衣顺了好大一口气才好些,安抚住云袖。

原来这个身体有心绞痛,身份不高,还有这种富贵病,沾衣苦笑,重活一世老天也不肯让她好好的。

云袖看她犯病,夺过了她手中的舞衣,想要帮她洗完,被沾衣阻止,告诉她放在一边,一会儿再洗。

没想到两人转身就忘记了衣服没洗完,到了第二天,所有的舞姬都忙碌起来,一个个打扮的跟花蝴蝶一样。

今日府中来了贵客,所有的舞姬都要去,走在熟悉的路上,沾衣心惊,这好似是将军府的路!

这才想起来,她竟从没问过云袖,她们是养在谁府中的舞姬,轻轻扯了一下云袖的衣衫,低声问道:“我们这是要去给谁跳舞啊。”

“不许交头接耳!”

云袖还没回答,前面领队的管家就高声打断了二人,吓得云袖缩了肩膀。

沾衣只能压下了心里的疑问,越走她就越惊心,远远看到了大厅,沾衣的心中咯噔,是楚也维的将军府,门口摆的花还是她做将军夫人时候摆放的!

巨大的恨意让沾衣的身体不住的颤抖,云袖看到她的变化握住了她的手:“沾衣,你不舒服吗?”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盛世红妆:将军莫轻狂》

第8章 献舞


沾衣惊醒,对,她现在是沾衣不是殷久娘,她不能露出恨意,她要想办法接近楚也维,为殷家报仇!

平复了心情,舞姬们都来到了后室更衣。

“舞衣呢?我的霓裳舞衣呢?”

那个难为沾衣的女人尖叫,云袖瞬间就吓得脸色苍白,糟了,霓裳舞衣忘记洗了。

女人走近两人,居高临下:“我的舞衣是你们洗的,给我洗哪去了?”

沾衣站出来:“忘记洗了。”

“忘了?!”女人听到这个结果,似乎难以置信,眼睛都瞪的老大,突然又笑出来,也好,今日贵客中有那个变态老淫棍,她本就不想去,如今舞衣没了,管家若是怪罪也怪罪不到她的头上。

又看了看沾衣,女人不怀好意:“我得舞衣没了,等下你上去跳。”

还没等沾衣同意,前面的丝竹就响起来,女人一推,沾衣就被推到了大厅里。

大厅的两边坐满了人,沾衣却统统看不见,她只看到了主位上那个男人,仅仅是坐在那里就有一种磅礴的气势扑面而来。

冲天的怨恨让她难以自持,如果手里有一把刀,她定会挖出这个男人的心脏!

“喔唷,小美人儿发呆的样子真俊呀!”

说话的人肥头大耳,满脸的淫笑,沾衣回过神赶紧随着音乐起舞,她做久娘时并不善跳舞,只因楚也维喜欢破阵舞,纵然会的人少有,她依旧想办法求了名师,苦练多时,如今只会这一种,只能硬着头皮跳起来,好在这具身体柔软,原本杀气凌然的舞蹈被舞的煞是好看。

主位上的男人原本漫不经心,看到下面的人跳起熟悉的舞蹈,立刻被吸引了目光,再也不肯移开。

舞毕,沾衣轻喘,肥头大耳的男人站起来,搓着手:“小美人儿,今晚侍候爷的就是你了。”

说着,就要对沾衣下手,沾衣下意识的要躲,就听主位上的男人开了口:“朱大人还是换一换人选,这个女人,是我用过的。”

“用过的?!”朱有常疑虑的看着楚也维,又用色迷迷的小眼睛打量了沾衣,还轻佻的挑起沾衣的下巴说:“用过的爷也不嫌弃,谁让小美人儿长得好呢,来吧,让爷也用上一用!”说完,就扑上来,竟然当场就要撕沾衣的衣服。

唰!

朱有常眼睛一花,只见一根筷子从他的耳边飞过,钉在了柱子上,这要是再偏一点,他的耳朵...朱有常后怕不已,转过硕大的脑袋怒视楚也维:“你什么意思!”

楚也维挑眉,走下主位:“这女人是我府中的姨娘,朱大人还是不要夺人所好了吧。”

朱有常自觉丢了面子,又不敢发作,不依不饶:“她是你府中的姨娘,那你怎么会让她献舞?莫不是诓我的!”

看到楚也维走近,沾衣的被恨意熬红了眼,几乎抑制不住自己的恨意,想要冲上去杀了他!

不行,她现在势单力薄,楚也维神功盖世,她现在若是动手,不仅杀不了他,还会搭上自己,沾衣并不认为她还有再重来一世的机会。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盛世红妆:将军莫轻狂》

第9章 阴煞


找回理智,她才堪堪压下那冲天的恨意,攥紧拳头,楚也维,我们的账迟早要好好算一算!

楚也维走到沾衣身边,拿出帕子擦拭沾衣的下巴,直到擦的通红,才把帕子扔在地上,用脚碾压,揽住沾衣想要带回主位。

赤裸裸的侮辱,朱有常的脸涨的通红,拦住了楚也维,粗壮的手指指着沾衣。

“楚将军,十万两白银,换她。”

沾衣不知道朱有常是谁,但是联想到那个舞姬把她推出来的动作,她也明白了,今日若是落到朱有常手中,绝对讨不了好处!

现在朱有常开出了十万两巨款,沾衣惨白了脸色,十万两,足够百万大军吃上三年的饱饭了,她害怕楚也维心动,把她送给朱有常,若是真的落到朱有常手里,还谈什么报仇!

没想到楚也维扑哧一笑,讥讽的看着朱有常:“如今是楚某亲自找上朱大人,朱大人若是把钱捐出来,还能落下为国为民的名声,若是楚某禀报皇上,朱大人私库丰盈却不愿意为国家奉献半点,不知道朱大人,还能落下什么好处。”

听了楚也维的话,朱有常的脸色连着变了几变,最终还是放下了手臂,让二人过去。

歌舞还在继续,又上来几个舞姬,楚也维举起酒杯,摇对朱有常:“朱大人,方才多有得罪。”

朱有常十分给面子的举杯饮下酒水,若不是那时不时流露出来的怨毒,简直叫人以为二人一笑泯了恩仇。

舞曲进行到一半,朱有常满面红光的对场内的舞姬扑了过去,当场就脱了舞姬的衣服,舞姬尖叫躲闪,朱有常挥着厚大的巴掌就甩了舞姬半死,然后开始脱自己的裤子。

看到这一幕,沾衣的眼皮重重跳了几下,差一点,被朱有常压在身下的就是她了。

楚也维捂住了沾衣的眼睛,唤来了管家:“把姨娘带回房。”

管家诧异的看了一眼沾衣,夫人去了以后,将军并不多喜爱女色,今日怎的就突然封了姨娘,虽然不解,但管家还是低头应下,对沾衣做了请的手势。

跟着管家离开了大厅,大厅内传出舞姬的痛呼,不用想也知道大厅里现在是怎样的情况。

管家带着沾衣快走了几步,直到听不见大厅的声音才开口询问道:“姨娘叫什么名字,我回去便登记在册,好按时给姨娘送府中的例银。”

“我叫...沾衣。”

现在她不是殷久娘,得用另一个人的身份,报仇血恨,沾衣咬紧银牙。

“好的,沾衣姨娘这边请。”

被送到房间,沾衣做的第一件事就是找了一把剪刀,藏在枕头下面,平日里杀不了楚也维,既然如今她做了楚也维的姨娘,有这个机会,那就在他毫无防备的时候了结了他!

沾衣打算的很好,但是令她意外的是,当晚她并没有等到楚也维。

将军府书房,楚也维下巴紧绷,听着属下的汇报。

“经属下打探,沾衣出生在不远的小渔村,双亲早亡被舅舅舅母收养,后来被舅母偷偷卖到歌舞坊,从没接触过可疑地人,应该不是敌人埋进府的奸细。

破阵舞应该是在歌舞坊学的,师从何人属下还没找到,已经吩咐了其他人继续打听。

沾衣现在的名字是坊主嫌她原本的名字难听,才给她改名为沾衣。”

“本名叫什么?”

楚也维似是随意一问,下面的人却犹豫了片刻才开口道:“阴...阴九娘。”

听到这个名字,楚也维面色巨变,放在桌子上的手掌不自觉的用了力气。

那下属只听上面一声清脆,有了年头的木桌突然寸寸碎裂,片刻就碎成了齑粉,他连忙解释:“将军,是阴阳的阴,九月的九!”跟夫人并不是同名...

这句话压在下属的心中不敢说出口,自打先夫人死了,只要提起关于先夫人的事情,将军就放佛变了一个人,他并不敢触将军的霉头。

被下面的人打断了思绪,楚也维才冷静下来,恢复以往的波澜不惊:“接着说。”

下属点了点头,继续禀报:“属下对这件事也有疑虑,就去小渔村打听,打听到沾衣姨娘是因为九月出生才起了这个名字,到了歌舞坊,坊主说阴九娘这个名字太阴煞,不吉利,才给沾衣姑娘改的名字。”

楚也维突然冷哼一声,面上的长疤阴晴不定:“那坊主甚是无知,驱逐出京,永不许回来。”

下面的人连连称是。

挥手示意下属退下,楚也维在房中背手而立。

阴九娘,真的是巧合吗?指腹轻轻划过衣衫。

如果沾衣在场,定会惊讶,因为楚也维穿的是那件她绣到一半的衣服!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盛世红妆:将军莫轻狂》

第10章 孩子


天色渐暗,屋内点起了蜡烛,沾衣手中的剪刀反射出盈盈的光。

想要马上就要用这把剪刀刺穿仇人的心脏,她就觉得自己仿佛要燃烧起来了。

木门敲响,她赶紧把剪刀藏在枕头下面,打开门,迎头就被来人抱了个满怀。

楚也维满身酒气。

被抱住的沾衣身体僵硬,暗暗攥拳,提醒自己再忍耐一会儿,楚也维喝多了更好,那她下手会更加容易!

好一会儿,楚也维才放开了她,眸子里满是伤情的凝视:“久娘...”

沾衣猛的放大了瞳孔!

他竟然识破了她的身份!现在怎么办?!

还没来得及作出反应,热吻铺天盖地而来,他把她压在了榻上。

炙热的嘴唇停留在沾衣身边,含糊不清的说:“为什么你也叫阴九娘...你跟她...一样....”

说着,男人顺着眼角就留下了热泪:“久娘,你为什么要骗我...为什么...”

眼泪滴落在沾衣的脖颈,沾衣猛的推开身上结实的胸膛!伸手抓住了枕下的剪刀,含恨怒道:“你既然知道了我的身份,那你就去死吧!”

没想到,男人虽然喝多了,但是反应能力半点没有减弱,钳制住沾衣的手,夺过了剪刀,扔在地上发出一声脆响,转身又满不在乎的抱住了沾衣,忘情的吻着沾衣的唇:“久娘,久娘,给我生个孩子吧,若是男孩,我教他习武,若是女孩,你教她女红。”

沾衣脑袋嗡的一声,这句话,是他曾经对殷久娘说过的话。

愣神间,沾衣的衣衫已经被楚也维撕成了碎片,楚也维低吼一声,挺进了身体。

沾衣吃痛,颤粟着尖叫了一声,用力抓住了楚也维的肩膀,指甲深深的埋进男人的肉里,身上的男人放佛被血腥的味道刺激的更加兴奋,更加用力的横冲直撞,嘴里还不住的说着:“久娘,给我个孩子,给我个孩子吧……”

事后,楚也维倒下便睡着了,沾衣忍着疼痛下了塌,脚踝刚刚落在地面,膝盖一软,跪在地上,她全然不在意的站起身,收好了地上的剪刀。

她改变主意了,在楚也维提到孩子的时候她就改变主意了,若是让他痛快的死去,太便宜他了。

他也该尝尝殷久娘的滋味,他也该尝尽世间疾苦,然后绝望的死去!

天初亮,透过窗户撒进朦胧亮光。这个时间应该是人熟睡的时间,可她却一夜无眠。

看着楚也维熟睡的侧脸,他好像瘦了。

正想着,身边的人动了动,似乎是要醒了,沾衣瞬间闭上眼睛装睡。

楚也维睁眼看了看外面的暮色,他竟然睡到现在,两年来,他每天都会在梦中惊醒。

突然他感觉到手臂传来阵阵麻木感,原来是沾衣枕着他的手臂,小巧的脸颊贴在他的手臂上,触感是那么清晰,小嘴微张,睫毛微微颤抖,似乎眼角还有一些晶莹的液体。

“久娘......”

“将军,您.....怎么了?”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盛世红妆:将军莫轻狂》

第11章 贡菊


听到声音,楚也维才发现不知不觉中,他竟然叫出声了。而此刻沾衣已经醒了,此时她正用那水汪汪的大眼看着楚也维,露出的香肩上还有繁星红点,可见昨晚他有多疯狂,她噘着嘴,模样委屈。

见此他目光闪躲,不敢直视着沾衣“我先起,你再睡会。”说完楚也维急忙穿好衣服走出去。

沾衣笑了。

且等着吧,我会把殷久娘所承受的痛苦一点一点的奉还给你。

“姨娘,奴婢进来给您宽衣?”

听到有人敲门的声音,伸了一个懒腰后才道:“进吧。”

门被推开后,鱼贯而入前前后后进来了十五个家丁,每个人手上都拿着东西,一个小丫头着把张罗东西放下之后,就把家丁赶走。

“这是将军赏赐的,姨娘可还都喜欢?”丫头指着一排的东西,笑眯眯的问道。

沾衣点点头,丫头继续说,她是将军安排来照顾她生活起居的丫鬟,名字叫桃子,以后有事就吩咐她。

说完之后,桃子就从刚送来的衣服里面挑了一套氺绿色的襦裙给沾衣换上,找了一套适合的首饰,扫一些胭脂水粉,铜镜中的人更加动人,娇羞可人。

“姨娘真好看.......”就连桃子看了都有些花痴,沾衣刚想说什么,熟悉又刻骨的声音从门外进来,打断了她的话。

当李雪洛看到沾衣时,心中抱着的一丝希望瞬间破灭,眼中也变的阴狠。从出那事以来,将军便再没碰过那个姨娘,今晨听闻府里丫鬟说将军宠幸了刚来的姨娘。当时她并未当回事。

可她看到沾衣脖子上的斑点后,她心头瞬间涌出危机感,她有种感觉这人将来的地位不会比殷久娘低。这个想法一出来,她自己都吓到了。

就连殷久娘都斗不过她,还会怕一个新人吗?在她没有成长前,她李雪洛就能把她赶出将军府。

“听说将军昨夜在妹妹这留宿,今儿个姐姐特意来恭喜妹妹的。”

“哦,恭喜?这话从何说起?”沾衣假装听不懂她说的什么。

“自然是恭喜妹妹成了将军的女人。”

“这确实应该恭喜。”沾衣深以为然的点头,瞬间堵的李雪洛差点吐血。

“妹妹果然是个秒人儿,姐姐为你挑选了两盆贡菊,就送给妹妹当贺礼吧”她说的随意,可看沾衣的眉间满是不屑和鄙视。

客套几句她还真以为自己上的了台面吗?一个毫无背景的舞女也敢妄想成为将军府女人,说出去不怕人笑掉大牙。

沾衣心中冷笑,“那就谢谢姐姐了,桃子,去把花收好。”

桃子领命去接花盆,在听闻是贡菊时,桃子就一直胆战心惊的,那可是皇宫里才有的东西,进贡给皇后的珍稀品种。要是打碎了,就算十个她都还不起。

啪——

当真是怕什么来什么,就在桃子伸手去接的时候,李雪洛的丫鬟突然松手,花盆瞬间着地。摔得粉碎。

桃子瞬间就被吓得扑通一声跪在地。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盛世红妆:将军莫轻狂》

第12章 舞坊


“蠢货!”见此李雪洛的丫鬟上前对桃子拳打脚踢。

“姨娘饶命啊,饶命啊。”而李雪洛则在一边看自己涂满丹寇的手指不做声,对桃子的呼救仿佛没听到一样,也不阻止。

“够了,姐姐这是打算给妹妹来一出杀鸡儆猴吗?”沾衣过去一把抓住那丫鬟的手止住了丫鬟的暴行。

“桃子把剩下的花拿进内卧,好生放着,别辜负了李姨娘的一、番、好、意。”这话沾衣说的别有深意。

桃子颤颤巍巍的领命去接花盆,这次她可是万般小心,哪怕是她碎了,花盆都不能在碎了,幸好,这次他们好像玩够了,并没有再为难她。

桃子把花放回去之后,沾衣懒得和李雪洛周旋,便对她下了逐客令:“姐姐请回吧。”

漆黑的夜晚,仿佛每走一步都存在无尽的危险,前世她每到深夜,或者听到虫鸣声都会被吓的不敢外出。

而现在她却能在黑夜中行走自如,凭借上一世的记忆,熟悉的穿梭在将军府内。

借着月光,她在池塘边摸索着,摸到了冰凉滑腻的一串东西,满意的捡起来,离开了这里。

夜色,越发的深了。

阳光明媚,又是一个好天气,沾衣举着手掌遮住眼帘,她突然有些想念那个愿意帮助她的女孩了。

“桃子,陪我去走走。”

“是,姨娘。”

走到舞坊门前,就听到了吵闹的声音,她加快了脚步走进舞坊。

那漂亮女人伸出一只手指使劲的指着云袖的头,讽刺:“你以为你也有那个小蹄子的本事吗?舞骚弄姿就能飞上枝头变凤凰了?还是你觉得那小蹄子会回来帮你?也不看看自己什么德行。”

云袖只能任凭她骂自己,哪怕她戳自己的头,她也不敢说什么。

突然,一道凌厉的声音从门口传进:“那你又是什么德行?”

“姨娘,小心点,这有台阶。”沾衣由着桃子牵扶着自己。

漂亮的女人看到是沾衣,愣了一下,阴阳怪气的道:“这才被封没几天的姨娘,连路都不会走了?”

沾衣懒得应声,直径走过去,揉了揉云袖被戳的通红的脑袋。

“云袖,你没事吧?”

云袖对她安慰的笑笑,微微摇头。

“以后你和我一起住可好?”云袖对她好,她不会忘,总不能真的让她在舞坊继续受苦,万一就像之前那个舞姬那样...沾衣不敢往下想。

“好!”云袖红着眼睛,重重地点头。

漂亮的女人嗤笑一声:“真以为自己多了不起呢?文莺当初那么得宠,不也没几天就被将军遗忘了?你以为你又能风光几天?”

沾衣不知道文莺是谁,但是听到她的话也知道是什么意思,眸子如同刀子一般直射她:“便是我再不风光,要你不好过也简单,你最好不要再惹到头上,不然,我会让你知道什么是后悔。”

漂亮的舞姬被沾衣的目光震慑,白了一张脸愣在原地,再回过神的时候,沾衣已经把云袖带走了。

她气恼的跺脚,对着周围看热闹的舞姬大喊:“都看什么看?还不都去练舞!”

继续阅读《盛世红妆:将军莫轻狂》


版权声明:未经书面授权禁止转载、摘编、复制或建立镜像。对既成事实本站将保留所有的权利。

无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