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嫡女是团宠》小说最新章节,沈清辞,娄紫茵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小说:重生嫡女是团宠
分类:现代言情
作者:沈清辞
简介:那一世,父亲为她战死杀场,万箭穿死,大姐为她护清白,赔尽一世
而她为他素手调香,为他敛尽天下财富
更为他逼死大哥,令大哥被五马分尸,死无全尸他却砍断她的十指,断她手腕,将她乱棍打死
娘说,娘的小阿凝,娘希望这一世会有被人如宝似珠的对你,为你挡去所有的疼痛,为你遮去所有的风雨,娘更你一生都是不知道何为疼痛,可是她却全身骨头碎裂,皮肉之下,仍可见那截断碗中的森森白骨
...
角色:沈清辞,娄紫茵
《重生嫡女是团宠》小说最新章节,沈清辞,娄紫茵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重生嫡女是团宠》免费试读免费阅读


第一章 前尘


  “沈清辞,你们沈家人就剩你没死了。”

  “你姐姐沈清容今天被活活烧死了,死时的模样,凄惨无比,你想见见吗?”

  破落的院中,一道讥讽声在沈清辞耳畔响起。

  沈清辞恍若未闻,冷风吹起她的衣袖,能看见狰狞的手腕断骨,原来,她的手竟被人齐齐砍断了。

  见她无动于衷,一身高贵华服的娄紫茵伸出手,啪的一声,往沈清辞脸上扇了一巴掌。

  “已经被砍了双手,还想断双脚吗?”娄紫茵冷笑一声,掐着沈清辞苍白的脸:“只要你把香典交出来,我可以让相公放你一命。”,

  “娄紫茵……”这个名字,沈清辞哪怕变成了鬼也不会忘记。

  “我就是死,也要拉着你一起。”她的声音幽幽的。

  此时,她抬起右手,半把剪刀长在断手中肉里,同皮肉长在一起,丑陋又异常贴合。

  “就凭你?”。娄紫茵看都不看她一眼。

  结果话音未落,就感觉背心一疼,血腥味蔓延。

  娄紫茵尖叫出声,才看到沈清辞右手断腕的剪刀。

  “来人,救命……”

  沈清辞再次举起剪刀,直直刺向娄紫茵。

  砰!外面的那扇门被用力推开,一名年轻男子走进来,一脚将举着断腕的沈清辞踢倒在了地上。

  他扶起浑身是伤的娄紫茵,无情的吩咐:

  “来人,将这贱人给我乱棍打死。”

  几名下人拿着棍棒冲进来,个个凶神恶煞。

  沈清辞躺在地上,微微呼着气,这就是她为之付出一切的男人,这就是她千挑万选托付终身的男人。

  父亲战死沙场!大哥被五马分尸!自己被折断手,姐姐被被活活烧死,为了他,她家破人亡,人不人鬼不鬼。

  如今,他却要乱棍打死自己。

  黄东安,你可真好!

  “呵呵……”她笑了起来,可是眼泪却是滚落出了眼角,心中酸涩与悔恨有口难言。

  乱棍落在她身上,她听到自己的骨头断裂碎掉的声音,钻心的剧痛让她缓缓的闭上了眼睛……

  “咦,我还以为什么香溢满园?原来是棵梨树,”有男子温润的声音传来。

  “啧,是个死人啊,是谁如此心狠手辣,将人打到骨头都碎了?”

  这是沈清辞最后的意识,感觉到有脚步声在接近着她,一缕梵香入梦,似是有薄衣盖在她的身上,她睁了睁眼,看到了一截的手腕,手腕上方那一道像是月牙一样的伤疤……

  “谢谢……”

  她心中感激,眼睛再不会睁开……

  那天,几乎整个京城的人都是可以闻到了一缕香。

  那是沈清辞,命断的香。

  传言,娄家的女儿生带异香,善制香,而娄家有一部香典,记有百种香,价值连城,只是至娄家的嫡女娄雪飞之后,无人再能制香。

  娄家和香典失踪,再无踪迹。

  ……

  孩子们的玩闹声,狗吠声传入耳中。

  沈清辞猛然惊醒,头狠狠的撞在地上。

  她本能的摸着自己的头,一愣,吃惊的看着自己的手,她的手……

  小小短短的,五个手指齐全。

  她瞪大眼睛,突然闻到一股熟悉的味道,是娘亲的味道,

  四岁那年娘亲病死时的味道……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重生嫡女是团宠》

第二章 生与死


  推开一扇破旧的门,凭借记忆,娘亲就在里面。

  门打开,里面散发发霉和药材的味道,她的鼻子天生的灵敏,可识百种味,辨千种香。

  一张破烂的木板床上,只有一床黑棉絮,正躺着一个形容枯槁的女人,颤巍巍的伸着手。 谁能想到,这是富可敌国的娄家嫡女,京中第一美女娄雪飞。

  “阿凝,来,过来娘这。”

  沈清辞一顿,阿凝是娘给她起的乳名,寓意凝脂点漆,如梨花般绚丽。

  上辈子,她没有见娘最后一面,后悔终生。

  “阿凝……”娄雪飞就是她的娘,。

  沈清辞红着眼冲过去,紧紧握住娘亲的手。

  “娘的小阿凝,不要怕。”她轻轻握着女儿的小手,心中悲痛,“娘一生最爱是你,最对不起的也是你。”

  沈清辞将小脸贴在娄雪飞手背上,努力记住娘身上的香味!

  “娘亲,抱抱!”她抬起脸,主动伸出小胳膊。娄雪飞的眼泪滚落,她的小阿凝,多久没有亲近过她了。

  可她抱不动了,沈清辞自己爬上床塌。伏在娘亲身上,忍不住流泪,她不要娘死。

  “阿凝,不怕,爹爹会找到我们阿凝的,阿凝要乖,知道吗?……”娄雪飞难受抱着女儿。

  “恩……”沈清辞用力的点头,“娘亲,阿凝会听话。”

  娄雪飞笑了,“阿凝,你听好……”

  “娘亲放了一样东西,在家里菩萨的衣服里面,记得……阿凝…”

  “娘,娘……”直到沈清辞感受不到娘亲的温暖,奔溃大哭。

  她活了,娘却死了。

  她小心拉过了娄雪飞的手放好,顺手把塌边一块小帕子,折好放身上。

  才跑了出去,用力拍门,她扑通一直声跪在一家农户门口。

  那是上辈子对她最好的一家人。

  一个四十多岁的精干妇人出来,想扶起沈清辞,可她重重的将头磕在了地上,那咚咚的一声,几乎将人的心磕碎了。

  “婆婆,娘亲睡着了。帮帮阿凝,求您。”

  牛婆子心里一个咯噔,急忙喊了人往小屋子跑去。看沈娘子身子还软,牛婆子先给洗干净,好送上路。

  看着里面的人来来往往,沈清辞忍着悲痛。

  娘,走好。

  阿凝会保护爹爹,会护着哥哥,敬着姐姐,也会让黄安东和娄紫茵生不如死……

  当天,村后头的黄土坟地,多了一座新坟。

  晚上,她一个人缩在那张破木床,嗅着上面娘的味道。

  翌日,牛婆子领着一个男人到了坟前。

  男子的唇角哆嗦,身侧的双手纂的紧紧。

  牛婆子指着那个新起的坟头,“这就是沈娘子,她半月前已经去世了。”

  “不可能。”男人摇头,他不信,他的雪飞还年轻怎么会死。她说过等他打胜仗归来的。

  他一走,就是五年。

  如今,她变成一座冰冷的孤坟。

  “这不是我的雪飞,不是……”

  他一个箭步上前,扒坟上的土。

  将牛婆子吓到了,“你快些住手,人死不能复生,你打搅她长眠,她孩子不会原谅你。”

  “阿凝……”

  男子停下了手,手指都是血……

  “阿凝?”牛婆婆讶异,“错了,那孩子并不叫阿凝。”

  “不错,是阿凝,我的女儿沈清辞。”男子笑容透着悲凉。

  牛婆子带他走进那小房子,想到妻儿过得如此艰难,心如刀割。

  还打什么仗,他还杀什么敌,他对得住大周的百姓,唯独对不起妻儿。

  桌子上有个旧壶,他过去伸手摸摸,凉的。桌上放着半个黑面馍馍,上面还有几个小牙印。

  那个富贵媳妇太不像话了,牛婆子不由的骂上了一句,沈娘子那个镯子是白给了。

  男人死死瞪着那半个黑面馍馍,额头上面的青筋显然而见。

  沈定山突然将拳头砸在了墙上,连这间破屋子也跟着晃了一晃。

  吓得牛婆子一动不敢动。

  门口有细碎的脚步声。

  “小清辞!”牛婆子一见她,连忙出声。

  沈定山愣了一下,缓缓回头,双眼氤氲了太多的酸涩。

  沈清辞呆呆的望着高大的男人,那是爹爹。

  她的脑子里面嗡嗡的,刺耳的声音在耳边环绕。

  “沈清辞,你爹是为了你而死,他为你被乱箭射死!”……

  直到带着厚茧的手放在了她的脸上,她才回过神,那些声音消失了。

  沈定山半跪在地上,看着沈清辞的小脸,这是他的阿凝,和妻子长一模一样。

  “爹的小阿凝,不怕了,爹来接你回家。”

  沈定山将女儿身上的柴火拿下来,将她抱了起来,堂堂七尺男儿,大周鬼将军,现在抱着女儿哽咽不能语。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重生嫡女是团宠》

第三章 前路难行


  沈清辞还是木然着一张小脸,眼睛多了一些神采。

  她见到了爹爹,爹爹还在。

  沈定山还以是女儿被吓到了,毕竟她只有四岁,可是却是亲自的目睹的娘死,现在失了心性也是正常的,不管如何,他一定带着女儿回家

  沈定山红着眼睛,瞳眸里面仍是含着泪。

  沈清辞从身上拿出染了血的绣帕,放在沈定山的手上

  沈定山颤着手接过,看着绣帕上面已经干了血渍,小心的将绣帕放回了自己的胸口。

  沈清辞伸出自己的小手,抱了抱牛婆子,牛婆子的眼泪下来了。

  “好了,”她整理沈清辞的小衣服,“走吧。”

  不远处停了一辆马车,孩子们都是围在马车边闹着,村里的人小声议论着,不过这看阵势,这看气度,应该也不是一个普通人物。

  沈清辞跑到沈定山的身边,默念,娘,等到阿凝将事情都做好了,等一切安宁,阿凝再将娘接回家。

  “走了,”沈定山将女儿抱了起来,然后将他将给了里面一个中年女人,这是他给女儿找的一个嬷嬷专门照顾沈清辞,他是一个大老粗,担心照顾不好。

  沈清辞拉开帘子,望着村子的方向……

  “小小姐,睡一会吧,睡一会儿就到了”奶嬷嬷温和的说,拍了拍身边的被子,车厢的空间足够让一个大人睡下,何况沈清辞才四岁,本身又瘦又小。

  ……

  马车走走停停。

  沈定山中途给女儿挑了个拨浪鼓。

  沈清辞摇着手中的拨浪鼓,有一下没一下的,想到了上辈子,爹爹也给她买了这个,她很喜欢,也很珍惜,可她大哥不小心把拨浪鼓摔坏了,当时她哭闹不吃不喝,爹爹把大哥打了一顿,可大哥没记恨她,还拖着满身伤的身体,给她买了一箱子的拨浪鼓。

  当初她为什么要相信娄紫茵的话,说大哥想要将军府的爵位,想要利用她。

  大哥同爹一样,一疼她,护她,可是她却是害了他的性命。

  她摇着将小脑袋靠在了沈定山的肩膀上。

  她爹和娘是少年夫妻,婚后相敬如宾,府里就只有她娘一个女主人,两人的日子过的极好。

  美中不足,他们两人一直未有子嗣。娘为了让沈家有后,想尽办法,最后就连媚香都是用上了,她娘是制香天才,一味香就足矣让爹分不清楚是谁,和他一夜的是娘的陪嫁丫环。

  后来爹和娘还冷战很久,最后他听了娘亲的话。

  爹接受了书香,将她抬为了姨娘,而书姨娘依然将娘当主子,贴身伺候。书姨娘也是一个争气的,就是那么一次就怀上了,还生了一对龙凤胎。

  但是她也是命薄,孩子没几个月大,就生病去了。两个孩子是娘亲一点点养大的,他们虽然是庶出,娘把他们当成亲生。

  沈定山出征之际,她有孕了。那对庶子庶女都已经五岁多了,后来,她生了一个女儿,当是她正沉浸在三个小孩围在身边时,沈定山被说成叛国之徒。

  他十二岁一战成名,打过无数场的胜仗,也是得了天子的嘉奖,更是亲封了将军,赏万两了,赏良田千倾。

  而沈定山出事后,沈家人逼着她娘带着三个孩子离开,并且什么都不能带走。

  她娘亲带着三个孩子艰难的度日,可是就算是如此,娘从来没有让他们饿过。直到遇到劫匪,娘抱着年幼的她引开了那些劫匪,就和大哥大姐走散了,落脚在玉河村,最后病入膏肓。

  至于她大哥大姐,被嬷嬷带着,嬷嬷身上有娘留的银子,没有吃什么苦就被爹找回了。

  ……

  直到了快要到了入夏之时,这才赶到了京城,沈定山大胜归来,沈家的那些人变了一幅嘴脸,当时赶人赶的痛快,现在一个个哭诉苦衷。

  沈定山面上不显,心底却是冷笑,他的爹娘早逝,现在的沈老夫人,不过就他同宗二伯家的,并非他的亲娘,却挥霍他用命换来的荣耀,花着他用血肉赚回来的钱粮,将自己的妻儿赶出他的宅子,甚至霸占他妻子的嫁妆。

  大周以孝为先,如果不是因为他们还算他同宗的家人,他早就将他们一脚踢出沈家了,还留他们在沈府里当蛀米虫?

  他不过怕自己的儿女以后会被人说道罢了。

  沈清辞回到将军府,恍如隔世。

  上辈子爹不在了之后,其实她和大哥大姐,便没有了亲人,这些所谓的亲人,变相的榨取他们身上最后的一点东西。

  如果他们不仁,她这一世也不必客气。

  “走了,跟爹爹回家了。”

  沈定山摸了摸女儿的小脑袋,才大步上前,门口的两名护卫,直直的站在那里,目不斜视,威武有力。

  大门打开,他们一进去,沈老夫人就已经带着众人过来了。

  “祖母的小阿凝啊,祖母可真是想死你了。”

  沈老夫人不去戏台上面唱戏,真的太委才了,看这扮相,这表情控制,跟那些戏子有什么不同?

  上辈子早已见识过这位老夫人变脸的本事。沈清辞上辈子太傻,也不知道在沈老夫人的在手上吃了多少的亏。

  堂姐堂妹一个个都是被老夫人安排嫁的好人家,而她和姐姐不得善终,就连大哥也是没留一个全尸。

  虚伪这个词,沈清辞是从沈老夫人这里学来的,而两面三刀,则是她在黄安东的身上得来的。

  上辈子的教训太重,以至于她众叛亲离。

  沈老夫人哭够了,被两个婆子扶着,伸出双手。沈清辞却将小脸一扭,冷冷的避开了沈老夫人的手。

  众目睽睽,沈老夫人直接就闹了个大红脸。

  她僵笑道,“看来阿凝对于这我个祖母,还是生份的很啊。”

  她给自己台阶,大家也都是心照不宣。

  沈老夫人在没人的时候,瞪了一眼沈清辞。

  沈清辞还是乖乖的趴在爹爹肩膀上,一双瞳孔黑而深沉对上老夫人,让沈老夫人不由的打了一下冷战,竟有一股见鬼的窒息感,她的捂住自己的胸口,大口大口的喘着气。

  她还真是猜对了,这一辈子的沈清辞就是从地狱里面爬出来的恶鬼,那些欠了她的人,一个也想别逃过。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重生嫡女是团宠》

第四章 虚伪的‘亲人’


  “阿凝困了,我要带她先回去休息,如果伯娘没事的话,也回去吧。”

  沈定山对于沈家的二房的没有给多大的脸色,辱他妻儿,赶他妻女,害他的妻子枉死的事情,他记一生。

  他的妻子再也不可能回来了,他的小阿凝,这辈子也没有娘了。

  沈老夫人气的胸口疼,可现在不是发火的时候,谁让她的儿子如此的不争气,谁让只是侄子,不是亲儿子的,现在她还要仰仗着沈定山过日子,才能享尽这京中的荣华富贵,被众多的丫头婆子伺候着,听别人尊称她一句沈老夫人。

  等到她将府里的大权拿到了手里,以后这将军府就是她的。

  哼!她要说说沈定山没有尊卑。

  她的大儿媳妇连忙的揪住了她的袖子,小声道。

  “婆母,小心。现在将军对咱们已经是心生不满,如果让他不悦。那……”

  “他敢!”沈老夫人冷笑一声,“我还不相信,他还能将这个伯娘给赶出去不成?”

  老大媳妇站在一边的不敢多言了,在心里暗骂了一句老蠢货,她自己不都说了,这是伯娘,而非是亲娘。

  再说了,他们虽然是姓沈的,可是不属于沈定山那一房的,人家要是真的不想养他们,也没有人戳沈定山的脊梁骨,见过养亲爹亲娘的,哪有养伯的道理。

  沈定山要撕了这张脸,将他们赶回到老宅那里去,就他们这一房的人,以后在京里,就没有他们说话的份了。

  沈老夫人只有两个儿子,可她还有女儿,还想自己的女儿,嫁到了京中的高门大户里面,没有将军府,谁还认他们,就连京中贵女的集会都没有资格参加。

  这老夫人还是看不清眼前的事实,当初就说过,不要把事情做的那么绝的,可是老夫人非是不听,不但是把人赶出去了,就连人家的嫁妆都占了,现在好了,大哥回来了,同大哥将关系弄到几乎水火不容的。

  她再想起,被沈定山抱在怀里的那孩子,不由的深思几分。

  他的姝姐儿和那个孩子差不多大的,自小冰雪聪明的,又可爱懂事,还想着这将军府是她姝姐儿一人的,没想到,中途杀出个沈清辞。

  那孩子是大哥的嫡女,更是那个富可敌国的娄家后人,当年娄雪飞以商女身份嫁与大哥之时,十里红妆,几乎绕了半个京城,风光无限,当然更是让人惊讶的就是那近两百台的嫁妆,每一样都是价值连城,娄家当初也就一个女儿,几乎都是将半数的家产给了她,如果的那孩子不回来的话,那些嫁妆,也会有她姝姐儿一份。可是现在……。

  她用力的绞紧了自己的帕子,银牙一咬,眼里也是闪过了一抹怨恨与恶毒。

  反正是个没娘的孩子,谁知道以后能不能长大,就是算长大了,也不知被教成个什么样子?

  这里的人心各异,各自思量。

  可是在另一边,沈定山已经是抱着沈清辞回到了他们的院子里面。

  “爹……”沈文浩连忙的出来,身后也是跟都会他的同胞妹妹沈清容。

  当初沈定山给儿子起名之时,就是想着这孩子以后可能给沈家考一个文状元出来,结果又是一个爱武的,小小年纪,就喜欢舞刀弄枪的,还胆大的跟着大军去剿匪,他差一些没有将这个儿子的狗腿给打断了。

  至于沈清容就像是她的名子一样,人家若都是云是衣服花想容,沈清容很消似自己的生母书姨娘,向来是温婉秀气的,当然也有着女孩家的羞涩与胆小。

  沈文浩连忙的跑了过来,一见被沈定山抱在怀里的沈清辞时,眼眶都是红透了,“是阿凝,爹,是阿凝吗?”

  小阿凝当是出生了之后,他是最爱抱着她的,那她还是小小的,爱笑,不爱哭,一双眼睛总是睁的大大的,也是爱拉着他的手指放在自己的小嘴里面啃着,那软软的牙床咬着他的手指,痒痒的,软软的,让他一颗颗心都是化没有了。

  他们和娘亲走散了之后,他最想的就是小阿凝,是不是还喜欢咬人,是不是有饭吃。因为母亲将自己身上所有的银两,都给了他们兄妹两个人,嬷嬷用着这些银子,将他们安顿的很好,从来都没有吃过苦,可是母亲却是带着还在襁褓中的阿凝。

  直到父亲回来了,说他找到了阿凝,可是母亲却故去了。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重生嫡女是团宠》

第五章 恶梦


  他擦了下自己的眼泪,红着眼眶,也是暗自在的心里发誓,这辈子他一定会好好的护着妹妹,不会让任何人动他妹妹的一根头发

  而现在小阿凝就在他的面前,她长大了,可是还是很小,她正将自己的小脸靠在爹爹的肩头,摇着手中的拨浪鼓,什么也不说,什么也不听。

  “我,阿凝我是……”

  沈文浩放在身侧的手指握了松,松了又握,这到底昨了,为什么妹妹不看他啊,他是她的哥哥啊,从小是最喜欢抱着她逗她笑的哥哥,她应该是可以听出他的声音吧,应该还是可以记得他的脸吧?

  “她累了,”沈定山摸摸女儿的小脑袋,“让她先睡吧,”一路上餐风露宿的,虽然他已经刻意的放慢了速度,可是最后还是一样的累到了她,毕竟她还是太小。

  奶嬷嬷从沈定山的怀中接过了沈清辞。

  她只是不知道要如何面对,当年被自己害的身手异处的大哥,被火烧死的大姐。

  奶嬷嬷将她放在软塌上面,再不是那床破布棉絮,塌子十分软和,被子更是云锦做成的棉被,盖在身上软软的,香香的。

  奶嬷嬷在一边坐着,替沈清辞轻轻的打着扇子,此时的天已渐热,有些暑意了,小孩子是最不耐冷,最不耐热的。

  沈清辞还将拨浪鼓放在了被子里面,闭上眼睛,几乎不意外的,梦到了上辈子的那些过往,而无疑都是她的恶梦。

  她抓紧了被子,一只小手的手指关节也都是泛白。

  “大哥,怎么办,安东哥哥将四皇子打伤了。”

  沈清辞对着沈文浩哭诉着,眼睛都哭肿了,“他不是故意的,他真的不是故意的,如果这件事情被人知道了,那么黄家要完蛋了。”

  黄家只是商人,并没有什么高官,这下伤了皇子,那不止是杀头的罪,更何况四皇子向来喜怒无常,阴晴不定的,上一次一个宫女将他的衣服弄脏了,他就将宫女丢到了河里,也不让人救她,最后那个宫女被活活的淹死了。

  整个京中谁都知道,四皇子最心狠手辣,大多数人见了他都是退避三舍,也不知道黄东安是怎么同四皇子起冲突的,将人给打了一顿,不管如何,现在四皇子就是伤了。

  现在这事情闹大了,按着四皇子的性子,足够让黄家家破人亡了。

  所以黄家人现在焦头烂额了,甚至想着收拾细软,逃跑,可普天之下莫非王土、率土之滨莫非王臣。天子的脚下,跑得了和尚跑不了庙,且不要看黄家是一界商人,可是府里也是错综复杂,总不能黄家几百号人物,全部跑了吧?

  这么大的动作,就算四皇子再傻,也知道他们要畏罪潜逃的。

  黄家急,她则是更急。

  “大哥,如果东安哥哥真的出事了,我也不活了。”

  她坐在了地上,任性的要命,俨然一个宠坏的大小姐。

  “黄东安,真的对你很重要吗?”声音幽幽的,音色也是轻轻的。

  沈文浩问着沈清辞。

  “当然。”沈清辞踢了一下沈文浩,“你这种害死我的娘的人是不会明白的,这世上只有他对我最好了。”

  沈文浩蹲下了身子,然后摸摸妹妹的头发,“阿凝不气,也不怕,哥哥会帮你的。”

  他笑着,对妹妹一如既往的疼爱,哪怕沈清辞那一句你害死我了娘,说了百次千次,他仍没放在心上。

  “可是大哥要怎么帮安东哥哥?”

  果然,沈清辞一听这话,不哭了,她拉着大哥的袖子,又变成那个娇气的小姑娘了。

  “你不用管了,只要我们阿凝开心就好。爹爹不在了,可是还有大哥的,大哥是不会让别人欺负了阿凝的。”

  沈清辞高兴的收拾了一番,然后找黄东安去了,却没有发现,那一瞬间,在沈文浩眼中的不舍与悲色。

  而他留给妹妹最后的就是他的笑容,目送着妹妹离开。

  当沈清辞回来的时候,就像一只被放飞的小鸟,据可靠消息,四皇子已经不追究黄家了,她能不高兴吗?

  她要将这件事告诉大哥去,大哥这一次帮了她这么大的忙,她以后就不恨他了,以后她会对他好一些的。

  结果当她回去,家里挂起了白色的挽联,这是?

  她盯着那些挽联,本能的不喜欢这些,走回了自己的院子里面,这是她家,她是将军府的嫡女,这个府里面数她身份最高贵,她为什么要怕,再说了,谁死了,同她有什么关系?

  只是,她越走,心越慌,因为这些挽联在他们这院的,不是在二房那里,而现在他们这房除了大哥大姐和她,就没有主子了。

  只有主子死了才会挂上这样的挽联。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重生嫡女是团宠》

第6章 替罪


  “你回来了……。”

  突然来的一阵幽幽的声音,让她不由的背脊一凉。

  她猛然抬头望去,就见沈清容站在了门口,一身素白的孝衣,她已经有十九岁了,尚未嫁人,白的衣服,白的脸,跟个鬼一样。

  “你这么吓人做什么?”沈清辞本就是被吓的不轻,一见沈清容这身白衣,直接就走了过来,扯着她身上的衣服,“你穿着这样做干什么,想要咒我死吗?你不要以为我死了,你就是这个府里的嫡女了,我告诉你,沈清容,就算是我死了,你也不过就是没有人要的庶女。”

  当她还要大骂之时,啪的一声,脸一疼,而沈清容的手已经扇在了她的脸上,一巴掌,把她给打懵了。

  “你敢打我,你这个庶女竟敢打我?”沈清辞当场就要回一巴掌过去,可是她一见沈清容脸上的悲愤,还有那一脸的苍白,以及隐忍的恨意,这只手怎么也下不去。

  “你过去送送他吧。”

  沈清容就像是失了魂一样,走到一边,风吹着她单薄的衣服,就似是吹散了雾气一般,苍苍凉凉,幽幽冷冷。

  “谁,送谁?”

  沈清辞摸着自己的脸,她不喜欢沈清容阴阳怪气的。

  “送谁,你不知道送谁吗?”沈清容指着满院的白色挽联,“沈清辞,你说你到底是从哪里来的?爹为你死了,现在大哥也为你死了,你说我们兄妹害的你,现在我大哥已经用他的命还你了,你满意了吗?”

  “你知道,他是怎么死的吗?”

  沈清容一步步的接近,沈清辞一步一步后退。

  她似乎是知道什么了,可是不敢承认。

  他是你为你死的,哥,沈清容笑的眼泪无意识的滚着,他是被你逼死的,他为了你给你的安东哥哥顶罪死的,皇上将他五马分尸了。”

  “沈清辞,你告诉我,我们兄妹欠你的,还清了吗?”

  她还是笑着,此时在她胸口中的又是怎么样的一种疼痛?

  她怎么会有这样的妹妹,怎么会有这样无情的妹妹……

  沈清辞跌坐在地上,一院子的白色挽联,就像是恶鬼一样,不时的对着她大吼着,咆哮着……

  她没有想过,要让大哥死的,她真的没有想过……

  “姐儿,姐儿……”

  奶嬷嬷见突然哭起来的沈清辞,被吓到了,她连忙抱起了沈清辞,拍着她,姐儿不哭,没事了,不哭啊。

  可是沈清辞仍闭着眼睛大声哭着,哭的嘶心裂肺,声嘶力竭。

  而此时沈文浩正跪在外面,手中还拿着一个破了的拨浪鼓,他到了现在还都是没有反应过来啊。

  “你做了什么?”

  沈定山对跪在地上的儿子大声的吼着。

  “爹,我没有做什么啊。”

  沈文浩真的十分的冤枉,他只是过想来要看看妹妹的,正好就见妹妹放在一边拨浪鼓,就想要拿起来,放在她的小手里面。

  结果妹妹突然哭了,声音吓得他一个措手不及,将手中的拨浪鼓掉地上,后脚再这么一踩,就把拨浪鼓给踩坏了。

  沈定山气的用力的拍了一下桌子,沈文浩脸都白了。

  “你说,你怎么能如此对你妹妹?”

  沈文浩张大了嘴,不知道如何解释。

  “你母亲为了你们兄妹,独自一人带着阿凝颠簸流离,你们知道吗?”

  沈定山拍着自己的胸口,他这里疼啊,“她一个人带着阿凝,住在又破又烂的房子,阿凝亲眼见到她娘病死了,她才四岁,跪着去求村上的人,让人帮着她埋了她母亲,饿了只能啃黑面馍馍,而一个黑面馍馍她可以吃上四五天,渴了就喝小河里面的水。”

  “你们兄妹从来没有吃过那样的苦,可是那些苦都是让阿凝受了,你告诉我,你为什么要这样对她,你母亲辛苦的把你们养大,把你们当成亲生子女,危难之时,她宁愿带着阿凝一起死,也要护着你们。她是你的妹妹啊,是你母亲拼了命生下来的女儿,你们就不能看在你们的母亲的份上,对她好一些吗?”

  沈定山气的一鞭子就抽在了儿子的身上,沈文浩哼也没有哼一声,他挺着背,不反驳。这一鞭子他受,是他对不起妹妹,是他踩坏了妹妹的拨浪鼓,也是他们兄妹害的母亲客死异乡。

  “父亲,请手下留情,”沈清容跪在地上,替哥哥求着情,而沈文浩对她摇头,意思让她不要说了。

  他们兄妹两个人之间的感情,却让沈定山心里窝的火气更盛,到底是兄妹情深啊,他们还可以相互扶持,可是他的小阿凝太可怜了。

  他再拿起了鞭子抽向沈文浩,谁也不能伤着小阿凝,就连他的亲生儿子,只是就在他这一鞭子要打出去,他听到一阵像小猫一样的声音。

  “爹爹……”

  沈定山的手指顿了一下,他不相信转过身,就见他的小阿凝正站在门口,刚才是她在说话吗?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重生嫡女是团宠》

第7章 哥,你疼吗


  是她叫了爹爹吗?

  “爹爹……”又是一声。

  沈清辞睁着一双黑葡萄一般的大眼睛,看着沈定山。

  而沈定山连动作也是没有换过,他就怕这是一场梦。

  沈清辞跑了过来,然后伸出小手挡在沈文浩的面前。

  “爹爹,不打哥哥。”

  沈定山手中的鞭子掉在了地上。

  “阿凝……”他连忙的蹲在了地上,小心对着女儿小小的脸。

  “你刚才叫什么,你在叫爹爹吗?”

  “爹爹,”沈清辞乖乖的喊了一句,口齿清楚,她不是不想说话,她只是不知道要怎么开口。

  沈定山虎目含泪,他的小阿凝终于说话了,不然,他都是不知道要怎么办?他也都是准备明天进宫一次,请常太医过府一次。

  毕竟都是这么久了,小阿凝一句话也不曾说过。

  “爹爹,不打哥哥,”沈清辞伸出小手,抱了抱沈定山的脖子,靠在他身上。

  “阿凝梦到娘亲了,阿凝想娘亲了。”

  沈定山抱起女儿,神色黯然,他也想妻子了。

  心想:雪飞,你看,咱们的女儿会说话了,真好,你放心,我一定会好好的照顾她的,不会让任何人欺负她,哪怕是文浩和清容也是不行。

  “嘶……”沈文浩咬着牙,一张脸被打的又红又肿的,府医正在给他的伤口上药。

  “你爹这一鞭子打的真不轻。”

  府医啧了一声,“不过这一次你到只是挨了一鞭,我记得,你以前不听话的时候,他可是最少打三鞭的。”

  “嘿嘿……”

  沈文浩傻呵呵的笑着,明明疼的龇牙咧嘴,“没事的,这一鞭子挨的值。”真值了,不然还不知道妹妹什么时候才能讲话,用这一鞭子换来妹妹说话,他一点不后悔,哪怕是多打他几鞭子也成。

  “咦,这是哪里来的小娃娃?”府医一回头,就看到了门口藏在一个小不点儿,荷色的袄子,头发梳了两个花苞头,真是可爱的,这眼睛又亮又大。

  “阿凝,”沈文浩连忙拉上了衣服,忍着疼痛蹲下身子,“到哥哥这里来。”

  原来是三小姐啊,府医摸了摸自己的胡子,他自然知道沈定山,这一次出门就是为了寻找自己的妻儿,可惜,他夫人已经仙逝了,只有一个四岁的幼女。

  长的还真像沈夫人啊,可惜,红颜薄命。

  他背起了自己的药箱,走过去,摸了摸小女孩儿的小脑袋。

  “真是乖孩子,”他笑着,背着药箱走了出去,不打搅这对兄妹了。

  沈清辞迈着自己的小短腿走过去,十岁的沈文浩,已经跟成人差不多高了。

  她在沈文浩的脸上找着过去的痕迹,沈文浩现在虽然还透着稚气,就是她的哥哥,为了她可以去死的哥哥。

  谁说这世上她没人爱的,她没人疼的,明明就有这么多的人,爹,大哥,还有大姐,虽然大姐是恨她的,可最后还是为了护她,将自己的嫁给了那个无耻的男人,最后……

  “阿凝,我是哥哥,你还认识我吗?”沈文浩做了一个大鬼脸,“小时候哥哥经常这样逗你的,你最喜欢咬哥哥的手了,还会对着哥哥笑的。”

  沈清辞真的不记得这些事情,她重生回来都是四岁了,小时候她不记得,也没有印象。

  “哥哥,疼吗?”

  她站在地上,将自己小小的身体扑到了大哥的怀中。

  疼吗?

  五马分尸之时,你疼吗?

  头首分离之时,你疼吗?

  爹爹打你的时候,你疼吗?

  上一世,这些话,她从来没有问过,她不敢见,最后连姐姐也没了……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重生嫡女是团宠》

第8章 保护欲


  沈文浩傻愣愣,这个小小的身子,软软的,很可爱。

  他小心摸着妹妹软软的头发,和记忆中的完全一样。

  “哥哥不疼。”沈文浩心头,身上就算有再多的伤也不疼,哪怕身上还火辣辣的疼。

  “你惹哭她了?”沈清容走了进来,看见他抱着妹妹,“哥,你小心爹又打你,”她说着,就将妹妹抱了起来。

  “长的跟母亲真像,尤其是眼睛,一模一样的。”

  “是啊,”沈文浩站了起来,不小心扯到伤口,他嘶了一声,一瘸一拐的走到一旁的椅子坐下

  “姐姐……”沈清辞扯了扯沈清容的衣服。

  “怎么了?”沈清容母爱泛滥,声音温柔。

  “姐姐,阿凝饿了。”

  沈清辞摸着扁平的肚子。

  “好,姐姐让人给你准备饭菜,”轻轻将妹妹放在一边软塌之上,“哥,你先看着点。”

  沈文浩握着妹妹的小手,想起弄坏的拨浪鼓,自责的很。

  沈清容进来“阿凝睡了,你吃吧,正好把你的伤补补。”

  “就这点的伤,算什么?”

  沈文浩动了一下肩膀,本来还想要展现一自己的强健体魄,结果疼的他嗷嗷惨叫。

  沈清容摇摇头,“就你这样,还想要当将军,兵都要被你给带歪了。”

  “我怎么就不能当将军了?”沈文浩一点也不同意,“你看我强壮的体魄,还有我高大的身材,以及迷人俊美的脸?”

  沈清容的眼角抽了一下,难怪老挨鞭子,该。

  第二日,微风轻扬,三个少年公子相继走来,中间一名青衣公子的怀中抱着十几个拨浪鼓,赫然就是沈文浩。另外的两个,也是同样的装束,穿着苍松学院的衣服。

  苍松学院的学生,往往是勋贵人家,能进学院的除了比学识之外,便是身份与地位。

  “文浩,你买这些做什么?”左边是平俊王的嫡子,宇文旭,人称小俊王,他拿过了一个拨浪鼓,“你是不是脑子发烧啊?”

  说着,他就伸出了手,摸了一下沈文浩的额头。

  “你才烧呢?我好着呢。”

  沈文浩抱紧了怀中的十几个拨浪鼓,这些拨浪鼓可都是他千辛万苦才找到的,个个打磨的十分光滑,做工精良呢。

  “那你买这些做什么?”右边是宋明江,书香门第,本来以他的身份,是不能入学苍松的,不过他的母亲与俊王妃也算是亲戚,同平俊王府扯上关系,便比旁人好上不少。

  三人相识已久,如今,也算是知己。

  “给我妹妹买的啊,”沈文浩心里开心的很。

  “你与令妹,不是龙凤胎吗?还玩这种奶娃娃的东西?”宇文旭也从他的怀中拉出了一个,放在手中摇着。

  “我感觉这个还不错,没事可以回味一下。”宋明江笑着,算是给沈文浩一个台阶下吧。

  “你们胡说什么?”他一把就抢过那两只拨浪鼓,揣在怀里。

  “我小妹妹只有四岁,正是好玩的时候。”

  宇文旭趴在了沈文浩的肩膀上面,“我听说你母亲生带异香,你妹妹是也一样,那是不是香香的?”

  那是当然,沈文浩挠了下自己的脑袋,“我妹妹身上的奶香味可好闻了。”

  一边的宋明江转过身,肩膀微微抽搐。

  “对了,今日我们便去你家作客,看看你的小妹妹吧。”小俊王提议。

  “好啊!”沈文浩连忙找小厮传话,把沈清辞看好了,免的她给摔到了,他们一会还要专门见见她去。

  得知小俊王他们要来,沈清容有些慌乱,面色有些微烫,她已经十岁,也是渐通了人事,有外男在场,她不方便出面,不过家中现在也没有人代她会客,所以她先让丫头婆子,将东西都准备好。

  丫头婆子都去忙了,只有沈清辞还是安安静静的坐在一边,奶嬷嬷帮她打着扇子。

  沈清辞玩着自己的手指,认真的啃了起来。

  她想到,姐姐现在十岁了,正经人家的姑娘,已开始议亲,他们家没有女主人,爹又是大老粗,更别指望沈家另一房的会为姐姐挑到好人家。

  这辈子一定要将姐姐挑个好丈夫,不能让姐姐十八岁还未议亲,成京城的笑柄。

  大哥有两个好友好像很不错呢?

  她在天马行空乱想着,沈清容在外面忙的焦头烂额,才将一切准备妥当。

  等人来时,她就已经躲进自己的小院了。

  奶嬷嬷抱着沈清辞走出来,她人小,显得那双会说话的眼睛特别大,身上有股好闻的奶香味,难怪家里人对她如此宝贝。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重生嫡女是团宠》

第九章 选姐夫


  “阿凝,大哥抱。”

  沈文浩一把就抱过了妹妹,从身上拿出一个拨浪鼓。

  “这是大哥还你的,你看,”他还是像上辈子一样,几乎将全京城的铺子跑光了,买了一堆拨浪鼓,他同沈定山一样,拿命来宠她。

  沈清辞摇着拨浪鼓,一双大眼睛盯着沈文浩身后两个少年公子,一个清高贵气,一个雅致俊逸……

  “这就是阿凝吧?”宇文旭走过来,捏了捏沈清辞的小手,这软软的挺好玩的。

  “是啊,我家阿凝很乖的,我爹要打我的时候,阿凝还挡在我前面呢。”

  沈文浩一脸有妹万事足,那得意的样子,两个少年公子都想一巴扇在他脸上。

  宇文旭是俊王爷的老来子,上头有三个姐姐。在家中受尽了各种的宠爱,可他一直保持一份清雅之姿,为人谦虚,风度有佳,在京中的风评极好。

  毕竟平俊王是今上身边的红人,也是皇亲,身份自然贵重。当然也因为平俊王一生只有俊王夫人一个原配,这在整个京中,不纳妾的平俊王府是一股清流。

  沈清辞自然也听过平俊王府的事情,这位小俊王她并没有注意过,因为她心思都放在黄东安身上。

  不过现在看来,如果姐姐能嫁于她,那就好了。

  至于另一个,她玩着小手指,望了一眼另一个少年公子,宋明江家中虽然不如别家的勋贵,可也是安富之家。

  他家的人丁简单,宋母年轻便守寡,一人将儿子拉扯长大,后来宋明江成了苍松学校的学子,宋母在京中置办宅子,同平俊王府比邻而居,在京中小名气吧。

  两人都好,她记得当年宋明江对她有意的……

  “我能抱抱吧。”宋明江走了过来,干净的双手抱过沈清辞,他那双爱笑的眼睛,眼瞳干净,里面装的都是她。

  宋明江摸了摸沈清辞的小脸,“文浩,你这个妹妹长的还真好,长大了了不得。”

  “那是,”沈文浩一脸与有荣焉。

  宇文如噗嗤的笑出了声,打开了扇子,风流倜傥的样子,俨然是京中女子的梦中人。

  “她在想什么?”宇文旭的戳了一下沈清辞的小脸,这一戳,就是一个小窝窝。

  沈清辞裂开小嘴笑着,一双大眼睛也是笑的弯弯的,差一些让小俊王抱着回家,当妹妹养了。

  沈文浩怎么愿意,他自己都是没有看够,两人因这还差些大打出手。

  而上辈子,沈文浩被五马分尸,还是他亲自送回沈府的。

  沈清辞歪了歪脑袋,这么好的姐夫,怎么可能不要呢,她姐姐还差五年就可以成亲了,所以要早些定下来才行,她欠姐姐一个好丈夫,也是欠姐姐一个十里红妆,而她欠大哥和爹爹的那就更多了。

  “阿凝……”

  宋明江忍不住玩心起,逗逗沈清辞。

  这你抱抱,我逗逗的,没有一会,就喜欢极了这个小丫头了,当然也是约定好时间,还会常过来的。

  一日。

  沈清容正同奶娘说着大哥的事情,两人边说边做针线活,而沈清容手中小小的衣服,是给妹妹做的,虽然说府里有专门的刺绣师傅,可沈清容还是喜欢自己做,给爹爹做,给大哥做,现在给妹妹做。

  “爹说大哥就是讨打的,才屁大一点,想着带兵打仗,上次打的还不够吗?”而说着她自己都是捂着嘴笑了起来,目光温柔,笑容温婉。

  “咱家大哥就是如此的性子,自小到大胆大,胆子大的孩子以后一定有出息的。”

  沈清容只是抿嘴而言,不过在她低下头时却是对上了妹妹一双漂亮的大眼睛。

  “我怎么感觉你能听的懂呢?”

  沈清辞用力的点了一下小脑袋,也不知道她在同意个什么?

  “噗嗤……”逗笑了沈清容。

  “什么事笑的这么如此开怀?”沈定山从外面走了进来,一身的戎装,就连盔甲也未来得及脱下,就过来了。

  不过就是半日未见,他都怕小阿凝把他这个爹给忘记了。

  “父亲,”沈清容连忙的站起来,向沈定山行了一礼,大家闺秀的模样让沈定山十分的满意。

  “阿凝,过来爹爹抱抱。”

  沈清辞乖乖的让爹爹抱。

  沈定山用满是胡渣的脸,蹭了蹭女儿的小脸,有些扎人,让沈清辞不时的躲着。

  “父亲,您别……”

  沈清容连忙从他的怀中将妹妹抢了回来,“您上次已经扎得她的脸红了很久。”

  沈定山尴尬的摸了一下自己的大胡子,低头,却见小阿凝对着他做了一个大鬼脸。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重生嫡女是团宠》

第十章 隔壁找茬


  “将军,老夫人让您过去一次。”外面一个婆子在门口,声音很高,里面的人都听到了。

  “做什么?”沈定山现在不待见那边的人。

  “奴婢不知,”婆子挺着腰,恭敬的回答着。

  沈定山抿紧薄唇,吩咐奶嬷嬷,“看着阿凝,我一会再回来。”

  说完,他就跟着婆子走了出去,身上的盔甲刮出一些冷风,有些刺脸。

  沈清辞盯着沈定山的背影,自她回来,沈老夫人那边都算安份,现在看是忍不住了。

  “姐姐,看看……”

  她伸出手指指门外,“看爹爹。”

  “不行,阿凝。”

  沈清容刮了刮妹妹的小鼻子,“父亲有正事要做,姐姐同阿凝玩好不好?”

  “不好不好。”

  沈清辞任性至极,沈清容不同意,她就睁着一双大眼睛,小嘴扁的厉害,泪珠子一滴滴向下掉着,连奶嬷嬷也哄不了。

  最后沈清容实在没有办法,带着她去那院找沈定山。

  “怎么了?”她刚出来,就遇到下学回来的沈文浩,“你怎么带阿凝过来了?”

  他大步的走来,一见沈清辞哭红的眼睛,心疼的了不得,连忙抱过妹妹。“阿凝不哭,是哪个坏蛋欺负我家阿凝的,哥哥替你打他。”

  沈清容苦笑,“她说要父亲。”拿过丝帕小心的擦着妹妹的小脸,这怎么一哭,连眼睛都红了。

  “那父亲呢?”沈文浩自己抱着妹妹。

  “去伯祖母那里了,”沈清容小声的说着,“说是找父亲有事商量。”

  “他们能商量什么?”沈文浩冷笑了一声,“如果不是他们当初赶我们出去,母亲就不会带我们离开,母亲也不会死。”

  “走,”沈文浩抱紧了妹妹,“我们去看看,我们的那个好伯祖母还想要做什么?”

  沈清容本身想阻止,可一听大哥说的,心头一口气,实在是咽不下去。本身算冷静的她,不由的被气上头了,两人一前一后向着那院走去。

  二房那边人多,有百十来号人,沈定山嫌麻烦,就让人府中隔上一道墙,两边分开。

  沈定山给那边已经留了几分面子,不让外人看他们沈家的笑话。

  可娄雪飞死了,那么与二房的仇也结下了,还想再像以前那样摆弄他,那不可能了。

  沈文浩他们来到了,远远的听到沈老夫人的声音,中气十足,外面站着各院主子和丫鬟婆子,想来二房那边人来齐了。

  里面,沈老人被丫头扶着,一脸的痛心疾首,就像沈定山做了什么大逆不道的事。

  “伯母只是替你担心啊,你说你没有嫡子是不行的。”

  “侄儿有子。”

  沈定山耐着性子,那张黑红的脸上明显不快,他被二房这群鸭子叫的快烦死了。有这时间,他还不如多陪阿凝。

  沈老夫人在说什么屁话,他有儿子,立马就能长大成人,他十二岁就已经上阵杀敌了,他的儿子还能差?

  再说了,他没有想过再娶亲,不允许有人欺负他孩子。

  沈老夫人气的不断喘气,一边的老嬷嬷连忙拍着她的胸口,替她顺着气。

  “母亲,你慢些同大哥说,不要急,他会明白的。”二房老二媳妇连忙劝说。

  “大哥是最孝顺的,现在想不通,以后他就明白您是为他好。咱们都是沈家人,打断骨头连着根,”她向沈定山使眼色,“大哥,你就不要和老夫人置气了。”

  “你们到底想说什么?”沈定山听烦了,他甩了一下袖子。

  “定山啊……”沈老夫人被媳妇的好了些,开始说正事了。

  “你膝下只有一子,无嫡子,这样,我将飞哥儿过户到你名下,你看如何?”

  沈愉飞是他们大房的嫡次子,也是老夫人最疼的孙子,至于大房的嫡子那可是他们这一门的根,她当然是不舍。

  老二媳妇撇了一下嘴,心中不甘,凭什么,老大的嫡子可以继承家业,嫡次子可以过继到大哥那。大哥可是将军,整个将军府都是他的,还有娄雪飞的嫁妆,当时几百台抬进了府里,红了多少人的眼。

  当时娄飞雪被赶出将军府,那些嫁妆都被老夫人把持着,不过还没来得及动就传来沈定山搬师回朝,吓的他们哪敢乱动。

  再说,他们也不是沈定山的什么人,分家都分了几宗了,人家就算把他们这门赶走,也没辙。

  好就好在,现在沈定山没有嫡子,只要将人过继过去,那到大房的一切还不都是他们的。

  沈定山被沈老夫说的过继,给闹的有些愣住了。

  “定山,你听伯娘说,”沈老夫人让婆子扶着自己坐了下来,才语重心长的道,“伯娘知道,你有儿子,文浩是个好孩子,可是你就没有为阿凝想过?”

  “这关阿凝什么事?”

  沈定山一听沈老夫人提起女儿的名子,本来要迈出去的脚拉了回来。

继续阅读《重生嫡女是团宠》


版权声明:未经书面授权禁止转载、摘编、复制或建立镜像。对既成事实本站将保留所有的权利。

无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