宫妃记:民女进宫(傅老,傅润芝)小说在哪里可以看

小说:宫妃记:民女进宫
分类:现代言情
作者:傅老
简介:当我跪在冰凉的石阶上,丝丝的寒气从单薄的衣服透进我的肌肤,顺着血再窜到我的指尖,再到我的心里,冷到我的眼底,他们问我:“知错不?”我依然是倔强地摇头,然后他们都说,狼养大的人是没有心的,狼女的血是冷的,那年,我七岁了
已经是能记事的年纪

角色:傅老,傅润芝
宫妃记:民女进宫(傅老,傅润芝)小说在哪里可以看

《宫妃记:民女进宫》免费试读免费阅读


第1章


当我跪在冰凉的石阶上,丝丝的寒气从单薄的衣服透进我的肌肤,顺着血再窜到我的指尖,再到我的心里,冷到我的眼底,他们问我:“知错不?”

我依然是倔强地摇头,然后他们都说,狼养大的人是没有心的,狼女的血是冷的,那年,我七岁了。已经是能记事的年纪。

“天爱还小,还不懂事,姥姥别罚她。”为我求情的总是那个做好人的姐姐吧,哦,或许我不该称她为姐姐的,我这凉薄的人,我在狼堆里长大的人,怎么能称这高贵的傅家大小姐做姐姐呢?

最威仪高贵的傅家姥姥啊,是你的不孝子造就了天家的遗憾,也是我的遗憾,可是却必须让我呆在凉城的傅家。

她必须的,傅家高贵声誉不容别人说长道短,凉城的人皆都知天家有个私生女是在西北狼堆里长大的,是傅承修在外面找女人所生来的。

可真有意思来着,明明是眼中钉,却得面对,究竟是想惩罚谁来着。

“天爱,快跟姥姥认个错,这秋霜冷的跪在这里可是要生病的。”傅润泛跑了过来轻轻地扯我的衣袖:“别跟姥姥较劲儿好吗?姥姥年纪大了身体也不好。”

“哼。”我抬头,鼻子里冷冷一哼。

“润芝。”傅姥姥声音甚是冷厉:“进去。”

“可是姥姥……。”

“我让你进去,听见了没有。”声音更大了几分。

傅润芝咬咬唇,小声地嘱咐我:“天爱,别惹姥姥生气,于你没有什么好处的。”

同样是一张冷厉的脸,可是看着我的时候,却是满脸的鄙夷和憎恨:“倒是把自个当成我傅家小姐了,你这个小贱人。”

我呵呵一笑:“我才不屑做什么傅家小姐。”

“真是不要脸,跟你娘一样,烂婊子。”

我啧啧称赞:“傅老夫人好会骂人啊,表里是雍容华贵,真恶心,怪不得老天爷惩罚,不争气的肚皮连带着自个的女儿也生不出个儿子,傅家真是祖上有德,香火断绝了。”

龙头拐仗狠狠地朝我背上挥了过来,我听到了自已骨头响的声音,痛得我都有些顺不过气来,可还是抓着拳头看着她:“高贵的傅老夫人,我说错了吗?”

“你这个小贱人,小贱人,看我今天不把你这个小贱人打死。”她气得颤抖了起来,发疯一样的用沉重的龙头劈头盖脸地打着我。

很痛,痛中有一种快乐,也许就叫做解脱。

血从额角滑下,迷糊了我的眼,端坐在位子上是寂静无声的傅夫人,还有那给予我生命的爹爹吧,居然连看也不敢看我一眼,孬种。

血滴在石阶上,艳若桃花,我手指碰到血,居然是带着些许热的,笑着倒在地上,我不怕。

傅老夫人的憎恨毕竟敌不过声名来得重要,我还是活着的。

傅家叫来了大夫给我看伤,大夫有些惊讶地问:“这孩子骨头都断了几根,这倒是摔得挺重的,下次可莫要再去爬树了。”我就笑,好个理由啊。从树上摔下来,摔得我个头破血流骨头断裂,还周身乌青的。

傅润芝偷偷来看我就直流泪,摸着我的手咬着唇低低地泣着。

我皱紧眉头:“滚远些。”听了心烦。

她难过地说:“天爱,不要这样子,姥姥她也不是有心要打你的。”

我笑,转过头看她,很天真地问:“那姐姐你会告诉大夫,是她打伤我的吗?”

她一楞,低下头一个字儿都不再说。

傅家人便是如此,虚伪到了骨子里。

生死对于我来说,也没有什么,死与活,不过是二个不同的字而已,活着也没有什么可开心,可依恋的,如果我有时候会问我自已,为什么我会活着呢?怎生的没有死在狼嘴里,也没有让我亲娘掐死我,在每次傅老夫人的拐杖下都活着。

我没良心,我是坏胚子,我是贱人养的,傅家的人都是这样说的。我也不知道何为情,一直到了我十五岁那年,傅润芝也是十五岁,我和她一个是年尾出生一个是年头出生,她出落得亭亭玉立,将傅家的高贵美丽发扬得淋漓尽致,比傅夫人多了些气度和笑容,比那恶毒的老太婆多了些温和的味道,恰如那临水的粉色芙蓉摇曳生资,引得无数公子倾其裙下,踩平傅家的门坎争做上门女婿。

我是凉城的贱女人,打架,偷东西,吃喝赌,哪里有人受欺负,满城的人都会说,是傅天爱那个贱女人又在作孽了。

六月的天,热得让人透不过气来,风有气无力地拂着,喝了些酒头有些微薰,我靠在亭子里坐着,抱着柱子想寻个舒服的地方睡,额角碰到柱子还很痛,昨儿个我又不小心“摔”着了,额头也摔破了还痛着呢,老太婆年纪越来越大,力道却还不减当年啊。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宫妃记:民女进宫》

第2章


有时连我也不知道,为什么我不让自已过得好一点。

如果有骨气我就不会再呆在傅家,怕痛我就会学乖,可是这么多年我都不知道我和傅家的人,究竟是谁在折磨着谁。

“天爱。”猛然的一声叫,让我一头敲在柱子上,痛得倒吸了一口气,一手摸着额不意外地又是一片带着血腥的湿腻。

挑起眉头有些不悦地看着傅润芝,奇怪的是今天没有一大堆的丫头跟随而来了,只有一个着灰白色衣服的男子。

“天爱,你怎么又跑去跟别人打家了,看看又是一身伤。”她跑过来拿手帕要给我擦额上的血。

我不客气地一推她:“少管我。”

“天爱你这样,真的让姐姐很心疼。”她咬着唇,一脸的难过。

“你这人真无礼,润芝别理她了。”

“少北,她是我妹妹傅天爱。”润芝是这样介绍我的。

长得很好看的男人只是鼻孔里哼了声:“润芝,也只有你这么善良把她当妹妹,我倒是听说整个凉城的人对她都怨言极深。”

“不是这样的,妹妹她还小,不懂事儿。”润芝拉下我的手,给我擦着额角的血:“痛吗?天爱,要不姐姐带你去看大夫?”

我嫌烦地一瞪她,那个穿灰白衣服的男人也不悦地瞪着我:“润芝对你这么好,当真是没个良心的。”

“你是谁,要你多管。”

润芝回头抓着他的手低语:“少北,别对天爱这么凶。”

二个人的手,可是握在一起的啊。

那叫少北的男人轻叹一口气,然后微笑了起来说:“润芝,你真的是太善良了,我听你的。”

于是傅润芝的脸儿就泛红了,看来傅润芝和这个男人的关系是非同一般了,就凉城的青年才俊,还没有让傅润芝如此另眼相待的。

我看他是一表人才,眉目俊秀至极,眼里的光华也颇有些傲然自得,我想他定也有些才华,不然岂会让才色双全的傅润芝相中。

他握紧润芝的手,腰间佩戴的玉佩还嵌着金边儿,又是公子爷们吧,不过我讨厌他的眼神,看我的时候和老太婆看我是一样的,都是鄙夷。

我笑得很无邪地问:“姐姐,他是谁?”

“京城向家的,向少北。”姐姐越说声音越小。

“哦,就是那个去年一举夺得状元的向家大少爷?”怪不得能入傅润芝的眼呢。

他移开眼也不看我,只是温和地对润芝说:“润芝,我们走吧,别让傅夫人和傅老爷久等了。”

润芝又看我一眼,甚是担忧地说:“可是天爱她受伤了,丢下她……。”

我的好姐姐啊,任何时候都会这样说,可是任何时候,还是会只剩下我一个的。

令我生气的是那个男人的话,他冷淡淡地说:“她有本事弄伤自已,就得不怕痛。十五岁的人还学不会自尊自立,这样宠着是不行的。”

真好,向少北,你得罪我了,我会让你吃不完兜着走的。有人告诉你我的恶名声,就没有人告诉你我坏到骨子里去了吗?

我最见不得啊,就是人家成双成对,谁叫我坏呢?

我倒也不知,傅家的人什么时候宠过我了,手背的乌青,额上的伤,肩上的,脚上的……无比可数,也从来不去数,没有了疼痛,我都不知道我用什么来忘去我心里有一些在乎的东西。

我坐在凉亭上,看着那风吹皱了那水,引起的涟漪越散越淡,这世间仿若只有我一人一样,我真不应该坐在这里的,恶女人傅天爱,要去打架,要去抢钱,要去惹很多的祸才热闹。

傅是傅家赐于我的姓啊,天爱,唯有天来爱,可是天都不爱我,我也不爱我,这个世上,会不会还有人会在乎我呢?

没有的,傅天爱,你太坏了。

我格格地笑着,居然还笑出了一种叫做泪的东西。

十五岁的姐姐啊,一朵徐徐而放的花,的确是到了嫁人的年纪了,向少北的大名如雷灌耳,这凉城对京城的事倒是也传得快,一有什么风吹草动就说得草木皆兵。如果我没有记错,向少北是个名人,文采非凡,又是名门之后,和傅润芝真真是天生一对地设一双。怎么办呢?我又想使坏了,一刻不坏我就难受。好姐姐啊,谢谢你这么多年来总会软语对我,那我就替你试试这个向少北是怎么样的一个君子,看看姐姐你是不是真的是善人一个,永不恨我,谁叫这向少北,这般的看不起我,我不惹他他倒是来惹我了。

水里映着我的脸,长得也是模样儿有些的,毕竟傅家也是富贵之家,童养夫也会选皮囊好些的,而那童养夫在外面找女人,又岂会找个难看的。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宫妃记:民女进宫》

第3章


这张脸,我却是不喜欢的,像他又像她,二个自私的人,生出我一个自私的鬼。

额上的血滚落到水里,弄歪了一张长得清秀的脸,我却还笑得那般惬意,如果我死在傅老太婆的拐仗下,我圆满了,她也圆满了吧。

回到傅家,守门的狠狠地瞪着我,我也不客气地瞪他,我向来都不是好欺负的软柿子,他们亦也是知道的,今儿个想必又是傅大小姐说我额上又受伤了,表达了她的忧心,傅家姥姥又定是又骂了我一通。

今天真好的天气,傍晚的时候凉风有信,晚霞满天,我坐在台阶吹着长,好心情地笑着看晚霞,来来往往的傅家下人顿时警戒了起来。

走得远了一些才说话:“这个小贱人不知又想搞什么,小心着点。”

如果我要做什么,又岂是你们能左右的。

一条小白狗摇着尾巴朝我走近,我捡起石头,狠狠地朝傅家养的狗掷去,狗就是狗,我对它不好对它凶,它还是摇着尾巴想要讨好我,我才不要做狗,就算死我也不会让欺负我的人过得好的。

夜色越来越浓,不远处的正厅亮堂堂挂满了灯笼,那儿是不让我去的,我的身份绝不可踏进属于傅家大厅的一步。

溜到膳房去,还是只留了一些剩饭之类的,傅家的下人早就训练有素了,从来不会给我剩下些好东西,不然傅姥姥就会让他们卷铺盖滚出傅家去。

要是换了我是傅姥姥,我就在饭里下点毒,毒死自个的眼中钉罢了,可我不是傅姥姥,我不懂她要的声名。

这里的月光总让人说像水一样的温柔,我还曾记得小时候在西北看过的月光,那大片大片刹艳傲雪的清辉,触摸到的冷霜多真实,就算那时离我已经遥远得近模糊,我还是能记住那触手清冷的月光。

后院声声的笛声吹得清雅而又愉悦,我寻声而去,站在黑暗的芍药花树下看那郞才女貌的一对沐在月光下,看着彼此的眼波柔得都能滴出水来。

傅润芝坐在石椅上仰头听笛声,那向少北正对着她站的,月色下他一双眼是何等的深情啊,我最不稀罕的就是情,可怪异的是我能看得很清楚那就是情。

一曲终完,傅润芝的发丝在风中扬起,还来不及自个用手再绾回,他已经将那飞扬的发丝轻轻的绾回她的耳朵边,手没有离开,还在她的颊边,就那样在月夜下看着她。

向少北的头越来越低,我睁大眼好奇地看着,傅润芝却忽然别开脸低低地说:“少北。”

“过得几天我哥便来,局时我们的婚事便有了人主持,润芝,我向少北不会负你的,你永远是我向少北的娘子,这辈子我就非你不娶。”

傅润芝有些娇羞地问:“少北,我真的有那么好吗?”

“好。”他肯定地说:“润芝才华横溢,姿色过人,更别提气度雍容华贵,我向家的大少奶奶还有谁能比你更合适的呢?润芝你也放心,我虽然有一个大哥,可却也是外姓之人。”

我听到这话,差点没有笑出声来,叫润芝放心,那外姓哥哥不会跟他争家产吗?人啊,表面是谦谦君子,骨子里可算得比谁都清楚。

润芝轻声地一笑:“我与你是情投意也合,岂会在乎这些的,向郎,我只喜欢你来着,而今我爹爹和娘都默认了你,等你大哥来了,请了三媒六聘,我们也就可以永远在一起了。”

向少北也软声地说:“我定会娶你的,如若负你,我向少北天打雷劈,不得……。”

是傅润芝一手捂住了他的唇,然后他抓着傅润芝的手轻轻地亲,月过乌云天地一暗,什么也摭了去。

这等恶心兮兮之事我没有兴趣看,这金童玉女已经到了你非我不娶,我非你不嫁的份上了,是不是所有的诺言,都可以相信到最后的呢?

月亮一定不想看我扭曲的脸,所以才躲着的。

这三天,我都还和以往一样,在外面打架,闹事,什么都没有变。傅家上下的脸上都洋溢着一种笑,那种笑似乎是欣喜的,傅润芝要嫁给向少北的消息,差不多整个凉城都知道了,我偶尔还会看到向少北带着傅润芝去绣坊里买些礼品之类的东西,。

傅家的下人私下里说:“大小姐这一成亲,傅老夫人也就安心了,还剩下那个小贱人,老夫人也会出点钱让别的男人买走她,这下凉城就不会对傅老夫人说什么闲话,傅家还是大慈大善大爱之家。”我听到最后这话的时候,笑得眼泪都差点飙出来,狗屁个大善。

也许对润芝的婚事比较上心,傅家上下见我没有异常,还是惹祸闹事便松了对我的戒心,开始忙着一些事了。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宫妃记:民女进宫》

第4章


傅润芝的字很清秀,我挺喜欢的,所以我用了些心思去模仿:“向郎,请到南街的永朝茶馆接我,润。”她喜欢留字只写中间的一个字,我吹了吹默,得意地看着,我不仅知道她的习惯,我还将她的字摹临得十足十的像呢。

然后我拿着脂粉将脸弄得惨白惨白的,再去找她的时候,她正和向少北在花厅里写贴子,满桌子放着凌乱的红纸,那红红的纸透出一种冷清的喜气,我抱着肚子咬着牙哀声地叫:“姐姐。”

“天爱,你怎么了?”她搁下笔走了出来。

我拉了她的手走远一些,难受地说:“姐姐,我肚子好疼。”

“怎么了?”她脸上的笑容褪了下来,换上了担忧。

“姐姐,我有了孩子,我去了开了一点药吃,可是好痛好痛。”我指尖掐着自已的手心,让自已的微微地颤抖起来。

她惊呼:“天爱你……。”四下看看又压低了声音:“你怎么乱来呢?”

“姐姐,你现在说什么也没有用,我肚子痛得不得了,可是我不想让别人知道,姐姐你去药房给我抓点止痛的药好不好,我快承受不住了?”抓着她的手,还装作要倒下去的样子。

“我…。”

她才那么一犹豫,我眸子一眨,泪就涌了出来:“姐姐你不愿意吗?你以前说要我把你当姐姐看,我看都是假的,算了我不求你们傅家人,我自已爬也爬着去。”

果然她抓着我的手,然后叹口气说:“我不是不去,可是天爱,你怎么能这样糟蹋自已的身体呢?”

我讨厌听别人说教,眉头一皱:“好痛,姐姐你快去,切记着不可以告诉谁,要离这里远远的药铺,不然的话……。”相信我聪明的姐姐会理解的。

“你先回去休息,我很快的。”她只回头跟向少北说:“少北,我去去便回来。”

姐姐前脚一走,我后脚也跟着走,她出了傅府我也出了傅府,然后我把事先准备好的信让别人转交到守门的那儿,在墙角处看着向少北匆匆地出来,我笑得好不开心。

向少北,我就看看你们怎么去天长地久。

永朝茶馆我很熟,因为这里有个小蛐蛐,小蛐蛐不是好玩的东西,也是一个女孩儿。

小蛐蛐今年才十三岁,可是看起来却还是十岁左右的模样儿,是掌柜的在凉城外捡来养的,连个正儿八经的名字都没有,打小就让掌柜当奴才一样的养大,寒冬腊月的时候还提着很多的床单被子衣服出去洗,整个人冻得昏厥在水堤之上,还是我和她一块儿洗完的,我也是一个坏小孩,可是当那些孩子欺负她的时候,我就不允,谁欺负她我就去谁家放火。

于是孩子们都说,凉城的小霸王是喜欢小蛐蛐儿的,二人没人要的孩子才会惺惺相惜,我做事为人何必须别人语言之影响,没本事才要背后说这些话。

“小蛐蛐。”我一进去就叫她。

她欢喜地跑了过来:“天爱,我都准备好了,掌柜的带着少爷出去溜圈子了。”

“嗯,小蛐蛐我跟你说这事有点非比寻常,以后没有我罩着你了,你得学着恶一点,人善就会被人欺,懂吗?”我领着小蛐蛐上了楼,然后在一雅阁处坐了下来,热热的茶早就沏好了,我开了壶盖,将一包药粉倒了下去。

小蛐蛐明亮的眼里有些担心:“天爱,你又要闹事儿吗?”

“嗯,是的。但是不会影响到永朝茶馆的,我跟你说要是掌柜的提出让你做他傻儿子的媳妇,你要敢答应,我就恨死你了。”

她点点头:“可是,可是天爱…。”

我从那微开的窗子已经看到了向少北了,一扯小蛐蛐:“快点下去将他引上来,就说傅润芝在这里喝茶,然后说去茅厕了,你要记着给他倒茶,然后你就去傅家找傅家的人来,知道不?”

“嗯。”小蛐蛐赶紧就下去,走到楼梯边朝我一笑:“蛐蛐总是羡慕天爱姐姐做事的,放心吧,你交待的我昨儿个就记得紧了。”

我也不紧张,将傅润芝的丝帕放在桌子上,然后走到另一个雅轩去。未几听到了脚步上楼梯的声音,吱吱作响的让我心情极好地想哼歌。

没一会我就听到小蛐蛐清润的声音了:“你是向少爷吧,这是傅小姐定的地方,傅小姐去洗手了,少爷请坐。”然后就是倒水的声音,小蛐蛐又说:“少爷请慢用。”

小蛐蛐的声音也很清润,可是听着很真实,很美。人人都说傅家大小姐的声音是黄莺出谷,可我还是不爱听来着。

从小小的格子偷看过去,那向少北正一手拿着茶杯浅酌,而一手已经抓着了那绣帕了,细细地看着,竟然双眼都柔软得如棉一样。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宫妃记:民女进宫》

第5章


现在还笑得出,呆会有得你哭的,我冷哼。

然后看着他将杯中的茶都喝了,然后他已经双眼眨得勤了,我将手中的茶也一饮而尽,然后站了起来转个圈儿就到了他坐的雅轩。

他还以为是傅润芝来了,抬起笑脸看是我,然后慢慢地凝结了起来:“怎…么…是…你。”

他说话已经结巴了,还拿手揉眼睛。

药力我想真不错,我也挑起眉儿笑:“不是你让我来的吗?”一二三,然后他倒下了。

我唤来蛐蛐儿和她一块儿将这男人扶到转角最里面的房子,这茶馆也是做住客生意的,我早也就摸得熟了。

叫小蛐蛐出去做该做的事,然后我扯下他的衣服,当然不会给他留什么,要全脱,脱得光光的。

男人的身体也没有什么,早在很小时候我就去掳过那些男孩搁在河边的衣服,然后惬意地看着他们护着胯下对我破口大骂,男人就算是长大了也没有什么不同,就是越发的丑恶就更是。

脱完他的,我抠开了膝盖上的结痂,看着那鲜血又再次涌了出来,然后开始滴在洁白的床单上,那鲜红溅出的花,看起来是如此如此的妖艳,连我也不明白,为什么一个人的身上,居然会有着这么多的鲜血呢?哪怕是天天流,也流不尽一样。

差不多了,然后我就脱了我的衣服,然后拉上被子盖着自已的身体,至于他嘛,我管他怎么着。

长得是挺不错的,就是拽傲得不得了。

嗯,我也睡一会吧,也许会是我在这世上最后的一睡了,伸出手指看着长长的五指,居说手指尖尖细细,以后会有好日子过的,这都是狗屁不通的居说。

然后我真的就迷迷糊糊地睡着了,真的睡了过去,又迷迷糊糊地吵醒,揉揉眼睛看到了很多人,首先的是傅姥姥,可气得够怆的啊,一张脸是白了又黑,黑了又转青,手中拿着的龙头拐仗也微微地颤抖。

“这是怎么回事?”我说,心中却是笑转了天,她越是生气我就越是开心到不得了。

然后傅姥姥就咬牙切齿地骂:“你这个贱种?”

“发生了什么事?”我装得很迷糊,然后爬起来,装得很像地发现自已没有穿衣了,然后尖叫了起来:“啊啊啊。”

“还敢叫,你这个贱种。”她恶狠狠地说话,就连手里拿着的龙头拐仗都在颤抖了,她似乎恨不得想杀了我。

我心里是哪个高兴啊,在我有生之年可以看到傅家姥姥气得头发都要翘起来了,值得了。

一边那狠瞪着我的男人,也是衣衬不整头发凌乱:“你这个贱女人。”

“呜,我不知道,这到底是发生了什么事情,我怎么会这样,你怎么可以这样对我啊。”我抱头假哭,却是一滴泪也没有。

“就是顶全天下骂名,今儿个老身也要打死你这个不要脸的贱女人,就连你姐姐的未婚夫你也敢勾引。”话说完,不意外地背上就是沉沉地一痛,我已经习惯了,人家根本不用向少北审诉,多了解我骨子里的坏啊。

“姐姐。”我从指缝里眼尖地看到了傅润芝挤进来,我装作无比痛苦地哀求她:“姐姐救我啊,我也不知道为什么和他在床上,呜,好痛啊,姥姥要打死我。”

可是她却看着那站在一边的向少北,死死地看着红唇颤了颤,然后咬着唇,一滴滴的泪水就流了下来,摇着头呜哭都会马上转身就走。

向少北追了上去,我背上的拐仗还是打得很用力。

一下,二下,三下,我也记不清楚了。

我想今天我会很圆满吧,我死了,你们也会好过了。我的存在,就是用搞破坏的。

而我对生活,却也没有什么念头了,为什么要活下去呢?没有理由给我,所以我也没有什么好坚持执着的。

我头上重重地一击,眼冒金光,鲜血从额上滑下了额,再滴在被子上,细长的指尖也变得越来越迷糊。

小蛐蛐在大声地哭着,那掌柜地狠狠地扯着她不让她靠近我,可是够了,在我死的时候有人为我哭,我这坏人就是死也挺欣赏的。

泪水是多珍贵的东西啊,只为我而留的,我都会记着的。小蛐蛐,以后要勇敢,人善总会被人欺,马善就会被人骑。

而你们知道这只是一个计的时候,会怎么想我呢?傅家姥姥,我的姐姐,你们也许不会再想我的,我是一枚尖锐的刺,刺痛了你们的心。

在我奄奄一息的时候,似乎有些重听,我听到有人说:“不管她是谁,打死了都得赔命,王子犯法也与庶民同罪,你要是打死了她,你就得为她赔命。”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宫妃记:民女进宫》

第6章


我真不敢相信,有人会在傅家姥姥的手下救我,挡下她的拐仗,就连那口口声声说着对我好的傅润芝也从来没有这样过。

这声音清清润润得像是那叮咚作响的涧间清泉,一滴一滴飞落而下,格外的悦耳动听。

“老身要打死这个贱种。”傅姥姥对我是恨得咬牙切齿啊。

“有我在,我便不会让你打死她,她何罪之有,你不问青红皂白便要打死她,此事头尾,你可又问得仔细?”

“你是谁?要你多管闲事。”傅家姥姥反问他了。

“京城文书官,从六品向莫离。”他的声音,好清亮。

傅姥姥越发的怒了:“向莫离,你不便是向少北的哥哥,你且也不看看这贱丫头做了什么事,不要脸的勾引她姐姐的未婚夫,本夫人要是今儿个没有打死她,我的名字就倒……。”

谁知道接下来的话却令人吃惊,他说:“我是不会看着你将她打死的,傅老夫人,凡事最好不要说得太绝。”

我疼痛的脑子还在想,他也着实是怪异,是我勾引了他的弟弟啊,我听说向少北还请这个哥哥来帮他提亲来着,怎的会帮着我呢?

“你你……。”傅老夫人气得够呛的。

他又说:“此事何必闹大呢?傅老夫人得饶人处且饶人,你今天这般恨她,非得打死她,往日你再想想,却也是不可再复生之事,这毕竟也是你的孙女儿,你岂能忍心。”

我咯咯地笑了,有人会不问什么就打死自已的亲孙女吗?用手背抹去额角上的血红看清他的样子,很清秀儒雅一个少年,弱嫌单薄了些,可是他那执着的干净的眸子,却又让人不能轻视他。

“呸,我傅家还没有这么大的本事生出这样的妖孽。”傅姥姥憎恨地看着我。

“何不等少北回来再问个清楚。”他还是挡在我的面前。

“向莫离,我且问你,今儿你要是护着这个贱丫头,那你向家的任何人就不得再踏进我傅家一步,你弟弟向少北,也莫要再提什么娶我们润芝为妻,我傅家高攀不上你们这样的人家,你最好是考虑清楚了。”她搁狠话了。

要是换了平常人,想必也就衡量这其中的轻重了。

可我看着那清亮无比的眼神,我想他不会退缩,我有这个笃定。

他也是一笑说:“傅老夫人说这些话,我且也是记住了,我也只能承诺到我自已,至于向家的其他人要做什么,那是我不能保证的,我也保证不了。”

心中不禁也有些微微的得意,我看人还是挺准的啊。

傅姥姥冷冷地一笑:“那你是要护着这个贱丫头了?”

他瞧了我一眼说:“我不会眼睁睁地看着你打死她的。”

“记着你的话。”傅姥姥也不多言,再狠狠地一瞪我:“你这个贱丫头,要是再敢踏进我傅家一步,小心你的狗命,你向莫离也是,你们都别想再踏进我傅家一步。”说完便带着人气匆匆地出了去。

“你不怕死?”他蹲在我的面前问我,那双眼带着些许的怜惜。

我摇头笑着说:“怕,怕得要死。”死有什么好怕的,谁以后不会死啊。

他带着些叹息地说:“你怎般如此的倔强,让自已体会痛,你是怎生的寂寞。”

他没有像所有的人那样说,怕为什么还要做,后悔不后悔。他所说的一字一字地印进了我的心里去,体会痛,我是怎生的寂寞啊,心头涌上一阵热息,眼里一湿我低头,泪水竟然就滑落了下来,缠着血晕开了我的疼痛。

原来我很寂寞到要用这些痛来摭掩吗?

小蛐蛐呜呜地哭着:“怎么办,天爱你一身都是血。”过来便想帮我擦。

“别动她。”向莫离轻声地说:“麻烦你去准备一些热水,还有干净的布条,以及一些止血的药粉,闲杂人等,便退了去吧!”

真痛,我还是第一次觉得是如此的疼痛,从骨头里透出来,一缕缕发将我缠紧,却又无比的欣喜,仿若痛带着温暖涌向我的心窝去。

他的手很轻柔,虽然我赤身裸体,可是他也是目不邪视,我想心里干净的男人,他不会因为这是一个女人而觉得害羞的。

这一次我伤得很重,他很镇静地告诉我断了几根骨头,他让小蛐蛐拿来剪刀,他说:“我要把你的头发剪了,你头也伤了。”

“好。”我应得很爽快。

他清亮的眸子看我,轻声地问:“你不问我是个文书,也不是大夫,却要给你治伤,是不是想故意要将你治死?”

我说:“死就死。”

“为什么?”他认真地问。

“无所谓。”

“别总是无所谓。”他叹息地说,一边说一边轻轻地将我的头发剪下,然后一边轻撒着药粉一边轻吹,再用布把我的脑子包了起来:“你应该多爱你一点。”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宫妃记:民女进宫》

第7章


他以为他是谁啊,他从傅姥姥拐仗下将我救了,我就要对他感激涕零吗?我讨厌别人对我好,这些好都是有目的。

我就冷冷对着他笑:“向莫离,你以为你是谁啊,你真不会以为我是傅家的孙女,你救了我其实傅家不会拿你怎么着的吧,我告诉你你错了,我和姓傅的根本就不是一家人,我死了我也干脆,他们也除了一根刺。”这世上少我一个人也不少。

他拢紧了眉头说:“你想得多了。”

我不高兴了,我想我天生命就贱,我非得惹得人家不高兴我才满意,我就是想逼出人最虚假伪善的一面,我挑起眉尖说:“向莫离,那我再告诉你一件事儿,其实我就是嫉妒我傅润芝和向少北,他们太圆满得让我讨厌,于是我就故意勾引向少北,我就是要让傅家的人都不开心,我就是这么坏心眼。”

他那清亮的眸子就一直看着我,看得我心有些虚了下来,却还是傲傲地睁大眸子回瞪她。

他忽尔地一叹息:“你何必这般。”

“我就是喜欢这样,我是坏人。”怎么样,怕了吧,怕了就快滚,说后悔救了我,快快显出你的真面目。

他轻轻地一叹息,抓起我的右手看了看说:“你的掌纹并不复杂,我可以看得出你以后的日子会过得很好,你不好好地爱你自已,以后你怎么让爱你的人,能寻得到你呢?”

我迷糊了,他说:“每个人女孩子,不管她的出身,不管她的本性,都会有人真心爱她的,你亦也是。”

我心中低语地嘲笑,狗屁的爱啊,世间的人总喜欢拿爱来唬人。

“痛不痛?”他又问我。

我摇摇头:“习惯了。”

“你背上有很多伤。”

“没事。”

他眼神儿,竟然黯淡了起来,那么那么的伤,似乎在后悔一样。

向莫离真的是好笑,真是笨蛋,居然会救一个陷害他弟的女人,而且还为这个女人治伤,再为她伤神,当真是好笑也。

就这样坐着,他身上有着一种淡淡的书香味儿混着药草的香,很舒服很舒服,我趴着累了又倦睡过去,可是我睡得如此的香甜,从来没有过的踏实。

而我醒来的时候,天色都有些微微地发白了,身上头上的痛甚。我一动他就说:“别乱动,会扯破伤口的。”一手扯着我的脚,不许我起身。

他的手很冷,隔着薄薄的被子那凉凉的温度还是传到我光裸的小脚肚上,他衣裳还是和白天那一套,很干净整洁,难道他守了我一夜吗?我脑子居然迷糊得没有往日的清醒了。

“我渴。”我难受地说。

他站起来去桌上倒水过来给我喝,一手按上我的额头:“很烫,你会有些难受。”

他的手指很凉很舒服,贴在我的额上那么一会,让我有种冲动想抓着他的手一直贴着我的额。

喝了水舒服了一些,只是睡一会我又睁开眼睛看他。

他微微一笑:“我不会离开的。”

谁管你会不会离开呢,你是我的什么人,我才不会在乎你。

睡得迷糊的时候,听到小蛐蛐说:“向大人,向少北在楼下一直闹着要见你,还是请你快去吧。”

我的睡意一下就退了去,也不动声色地假装睡得安稳。

向莫离压低了声音说:“我便去。”

他一走我就骨碌地爬了起来,扯到了背上的伤口让我呲牙咧嘴地痛着,果然让人家一这么小心照顾一下,我还把自个当成了需要呵护的软弱人了。

赤着脚拉开门走到楼梯里,就听到向少北怒吼的声音:“哥,你这是什么意思,为什么不让傅老夫人把这个贱人打死?”

“打死她,能解决问题吗?”向莫离轻淡地说:“你稍安勿燥,再等二天心平静下来了你再去找傅小姐,如果你们相互间重要,………。”

“别再说了,我心里痛死了。”向少北怒吼着:“我恨不得就上去杀了那个贱人,我爱润芝,我不能没有润芝。”他怒叫着,然后就哭了起来。一个大男人的,哭得是何等的凄惨啊。

“你杀了她,能改变什么吗?”向莫离还是平淡地说:“先冷静二天,感情的事我不勉强你什么,缘份是你的,就是你的,相反不是你的,总究也不会是你的。”

“哥,我从来不相信这些狗屁缘份,我不会像你一样,我才不要像你,到最后你的等待是一无所有,她还不是……。”

“闭嘴。”向莫离的语气蓦然地变得冷厉了起来。

淡定温文的他生起气来也有点让人震骇,我居高临下地看着向少北挑畔地说:“后悔招惹我了没有?向少北,谁比较贱人,你要是跪在我的脚下求着我,我会考虑还你一个清白。”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宫妃记:民女进宫》

第8章


“你这个贱人。”他一见我二眼就血红,怒气冲冲地要冲上来,向莫离站在楼梯口里挡着:“少北,你的冷静呢?”

他气喘喘地说:“我恨不得能把这个贱人杀了。”

我喜欢看着他现在就像一头受伤的野兽一样,看着他受伤的眼神,心里暗黑的角落在放肆地笑了出来,我忘了我的痛,我优雅地一步步下楼:“你杀我,我还恨不得杀你呢,是你占了我的清白的身子你怎么说?虽然我父母已死,可要是肚子里有了宝宝,我可怎么办呢?声名我不管,孩子你总不该不要吧!”谁比谁狠,向少北你就是再过五百年后来找我你也比不过我。

“贱女人,我要杀了你,都是你给我下的药。”他急疯了,无比想要突破向莫离上来杀了我。

“明明,是你见色心动。”我低头假泣,幽怨地看着他,将委屈的神色诠释得完美无比。

“你……。”他气得要吐血了。

向莫离低低地一叹,回头看我却是温和地说:“你身上还有伤,晨里冷意浓,赤着脚在这易伤寒,先回去歇着,我不会让谁来伤害你的。”

我圆眼瞪他,谁说我怕人来伤害我了,我才不是担心这些,我是来看热闹兼放把火的。

“你还这样护着她,你……。”向少北一边看着我,又看着向莫离,然后像是憣然醒悟过来一样:“我明白了,她长得像她是不是?所以你这样护着她。”

“别胡说。”向莫离的声音又冷了下来:“少北,你先休息二天,此事我会想法子为你得个周全。”

“不了…。”他一脸的绝望痛疼:“润芝她走了,她叫我永远也不要去找她,润芝润芝。”他呜呜地大哭了起来。

傅润芝真是一个胆小鬼,就不敢问个清楚吗?就怕吗?呵呵,说着多善良的人,最终还不是离开,我假若死了难道她就不送我这个妹子走一程吗?往日可表现得对我多好一样,亲情在感情的面前,薄弱得如水一吹就皱。

也许我不懂爱吧,可我也不想去懂,这个世上没有人会爱我的。

转身走到窗边去开了窗,迎面吹来的风很凉,我惬意地笑了,我是恶魔,谁沾上我谁倒霉。

“少北,你去哪里?”

向少北冷声说:“你别管我,你管好这个贱女人就好了,你也不必再管我什么了,你不配。我的亲大哥是不会这样对我的,向家只有我这么一个儿子,不是你说的吗?”

“少北,保重。”他说。

向少北像负伤的狼一样笑了,他出了茶馆,偶尔一抬头与我眼神相撞。我对他嫣然一笑,他眼里浓重的恨,彷要吞噬了我一样。

向莫离上来了,将窗子给合上:“别吹风,进去吧。”

“你,会后悔的。”我告诉他,转身就进走。

小蛐蛐给我端粥来,看着我满身的伤眼一红又要哭,我坐在床上挑起眉笑她:“哭什么,这又不是第一次。”

“傅家不会再让你回去了。”她擦着泪。

“迟早有这么一天的,傅润芝嫁了之后傅家也会出大把的银子让人把我带走,不过我岂是任他们摆布的。”我毫不在意这些结果。不怕死的人,就是天不怕地不怕。

“对不起天爱,我…。”她咬着唇欲语还休。

“不管什么事我都不会生你气的,小蛐蛐。”就算是她把我毒死,我依然不会生她的气。她是我认定的朋友,而我是要保护小蛐蛐的。

她这才抬起头说:“傅老爷来找我了,掌柜的要我都说出来,我告诉他了,对不起天爱。”

“没什么。”我大手一挥:“如今他是要见我吗?”

“是的。”小蛐蛐很为难:“我也不想的天爱,可是傅家说了,谁要是收留你,谁就别想在凉城立足了,掌柜的也害怕,傅家老爷说只要你说清楚不追究什么。”

不就是一句话的事么,何必解释太多,我勺起粥悠闲地吹凉:“叫他上来。”

他上来了,他与我相对着,看着我的脑袋有些愕然,我理也不理他,还是自顾自地吃粥。

“天爱。”他低低叹叹地叫一声,坐了下来面对着我说:“痛不?”

我想也不想地答:“不痛。”

“你…,唉,天爱你怎么就让人放心不下呢,你姐姐打小哪里对不起你了,打小她就会为你着想,就为你求情,你怎么这般地伤她,你摸着良心说,你对得起她吗?小蛐蛐都和我说了,你和向少北之间,是什么事也没有发生。”

我沉默地吃着粥,他又继续说着:“你姐姐欲想出家,天爱,你去祥云寺里走一趟,告诉你姐姐,跟她认个错,莫家少爷对她来说很重要很重要。”
继续阅读《宫妃记:民女进宫》


版权声明:未经书面授权禁止转载、摘编、复制或建立镜像。对既成事实本站将保留所有的权利。

无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