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金渔村(方明,许菲菲)小说在哪里可以看

小说:黄金渔村
分类:现代言情
作者:方明
简介:远离城市的喧嚣浮躁,回老家小海岛悠闲度日
捕鱼捉虾遛狗,清蒸红烧爆炒,欢乐轻松惬意的小日子美滋滋,千金也不换!读者群:1026489993
角色:方明,许菲菲
黄金渔村(方明,许菲菲)小说在哪里可以看

《黄金渔村》免费试读免费阅读


第1章 龙王令


湛蓝的天空上白云飘飘,如同几朵棉花糖漂浮在头顶。在天空下是一望无垠的碧蓝大海。海天一色,无边无际。
在海岛的白沙滩上,有一个用树枝搭成的简易凉棚。突然,凉棚晃动了一下,慢慢倒向地面。方明灰头土脸从树枝中钻了出来。他手里拎着一只黑狗,骂道:“本大爷花了一个多小时才搭好这个凉棚。你居然一屁股就给坐塌了?”
黑狗满脸委屈,转过身向方明撅起屁股。黑狗屁股上赫然挂着一只巴掌大的梭子蟹。梭子蟹的钳子死命夹着,不管狗子怎么跳就是不松开。
方明连忙把梭子蟹取下来,扔进一旁的水桶里。眼下水桶里已经有十多只梭子蟹了。这些梭子蟹就跟比赛似的,沿着光滑的桶壁拼命往上爬。但是往往刚爬两步,就被其他梭子蟹拉下来,滚成一团。
“死铜板,早就叫你别玩这些梭子蟹了。晚上我把那只螃蟹蒸熟给你当夜宵。”
方明拍拍狗子的脑袋,笑着说道。这只狗子是他去年在码头买回来的。当时方明刚好放暑假,在码头路边见到了这只刚出生不久的小狗。听说是狗妈妈这窝就生了一只。主人认为不吉利,所以准备卖掉。
于是方明花了50块钱,把还是小奶狗的铜板买了下来。
而铜板也成了月亮岛上荣誉居民。从此以后岛上鸡飞狗跳,从来没有安生过。
一听说晚上加餐,铜板马上兴奋地跳了起来。它尾巴轻轻一甩,不留神又搭进了水桶里。下一秒铜板又发出一声哀嚎,尾巴上赫然又被一只螃蟹死死夹住。
它摇着尾巴使劲甩使劲甩,终于把螃蟹甩了下来。这只梭子蟹带着几根猴毛掉到沙滩上,然后撒腿就跑。
一眨眼的功夫,螃蟹就跑得无影无踪。
铜板眼睁睁看着自己的夜宵从面前消失。它可怜巴巴望向方明,然后对着水桶里的螃蟹叫了几声。
方明板着脸笑骂道:“不行,那是我的夜宵。”
铜板委屈地坐在水桶旁边,可怜兮兮盯着剩下的几只螃蟹,眼睛一眨不眨。
“还是家里舒服啊。”
方明又眯起眼睛,惬意地躺在沙发上。这是他大学最后一个暑假了。开学之后就要奔赴人才市场,寻找工作机会。相比起外面大城市快节奏的生活,月亮岛的生活简直不要太舒服。
“要遭,差点忘记了!”
方明突然一拍脑门,朝不远处的礁石滩跑去。那里插着四五根鱼竿,此时几只鱼漂都在快速打转转。
“嘿嘿,今天运气不错啊。”
方明收起一根鱼竿,上面赫然挂着一条两斤多重的黑鲷。还没等方明拿起网兜,黑鲷猛地一个神龙摆尾,竟然挣脱鱼钩往海里掉去。
说时迟那时快,铜板已经一个箭步冲了出去。它张嘴就咬住了黑鲷,然后又借力跳回方明身旁。铜板屁颠屁颠把鱼扔进水桶里,满脸讨好望着方明。
方明满意点头:“晚上奖你一个鱼头!”
铜板顿时两眼放光,在礁石上翻了个跟头。礁石缝里又有一只螃蟹钻出来,狠狠钳住它的屁股。
“嗷。”
铜板发出一声惨叫,一头栽进海水中。呛了几口海水以后,又飞快狗刨回到海滩上。
方明笑着摇摇头,将其他几根鱼竿收了起来。除了黑鲷以外,还有一只石斑鱼和一只老虎鱼上钩。再算上刚刚抓的十几只螃蟹,今天绝对是收获满满。
方明把梭子蟹和三条鱼各自放进水桶中,掏出手机拍了个照。他想了想,又把照片发在朋友圈里。照片配文写到:“猪肉40块钱一斤吃不起。岛上穷渔民只能靠吃螃蟹和石斑鱼艰难度日。”
没一会儿功夫,朋友圈评论已经炸锅。
张浩:“我擦我擦,这是赤果果的炫富啊。”
帅也是一种错:“请把螃蟹都寄过来。我给你寄两斤猪肉。”
九千万少女的偶像:“一个猪头求换螃蟹石斑鱼。无需找零,童叟无欺。”
“……”
方明哈哈大笑,然后收起手机。正在这时,他后面传来一个骄傲的声音:“你是这里的渔民?”
方明回过头,见到一个二十来岁的女孩子站在自己身后。她穿着一件宽大的T恤,精致的脸蛋上戴着墨镜,看起来非常时尚。
方明点点头:“我是。怎么了?”
许菲菲打量了一番方明,说道:“我要下去游泳。你赶紧走开,别在这里偷看。”
方明微微皱眉,露出不快神色。不过他还是好心提醒说道:“这里马上就要涨潮了。而且天气预报说风会比较大。你要是想游泳,还是明天再来吧。”
许菲菲不屑道:“涨潮怕什么。我是学校花样游泳队的。这种沙滩只不过是小儿科而已。你赶紧走,别偷看就行。”
方明只要摇摇头,拎着水桶转身离开。铜板从礁石上跳下来,屁颠屁颠跟在方明身后。它望了眼海滩上的许菲菲,然后朝方明汪汪汪叫唤了几声。
方明说道:“我已经劝过她了。这种刁蛮大小姐,不吃点亏还以为自己多厉害呢。”
说着,方明径直往家里走去。几分钟后,他停下脚步对铜板说道:“万一涨潮了,可能会出人命的哦。”
“她只是脾气臭了一点。但是还不至于丢掉小命对不对?”
“我们回去看看吧。铜板你觉得怎么样?”
铜板眼睛直勾勾盯着那只黑鲷的鱼头,生怕夜宵被人抢走。直到方明敲了敲它狗头,铜板才敷衍叫唤了两声。
“好。我今天是给你面子。要不然我才不管她呢。”
方明连忙往回赶去。他返回海滩,看到沙滩上放着T恤和太阳镜。看样子许菲菲应该已经下水了。
“糟糕!已经涨潮了。”
方明连忙爬上一块礁石,朝着海水中张望。此时已经涨潮,海浪比之前大了很多。除非是有经验的老鱼民,要不然很少有人敢下水。
“在那里!”
方明终于看到几百米外的海水中出现了许菲菲的身影。她正奋力往海岸游,但是由于涨潮海浪太大,使得她的速度慢了不少。
一个海浪打来,将许菲菲淹没在海水中。
“不好!”
方明连忙一个猛子扎进水里,朝许菲菲游去。他在海水中找到许菲菲,抱着她往回游去。但是渐渐的,方明也觉得自己力气用尽。自己的手臂像是灌了铅一样,动也动不了。
方明只觉得自己的身体越来越重,慢慢沉入海底。海水如同一张温暖的床,让方明几乎要沉沉睡着。
突然,方明眼前一道金光闪过。紧接着,一个苍老的声音在方明脑海中响了起来:“想不到这里会遇到有缘人。这块龙王令就送给你好了。希望你不要辜负龙族的希望。”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黄金渔村》

第2章 美女救英雄


方明只觉得自己被一道金光包围住,暖洋洋的十分舒服。原本冷冽的海水朝两边分开,露出一条精致的白玉石小径。小径尽头依稀可见一座巍峨宫殿,金光灿灿的非常气派。
“真是奇了。”
方明看着两旁高高耸立的海水,惊讶说道。这片海水就像是被人用刀劈成两半。各种海洋生物在两侧的海水中穿梭游动,但是却始终无法穿透这两边的屏障。
方明沿着小路来到宫殿前方。宫殿牌匾上赫然写着“龙宫”两个字。宫殿群的中间还立着一根黑黝黝的铁柱子,高高耸立一眼望不到头。
方明露出震惊神情:“竟然真的有龙宫?该不会还有龙王吧?”
他生活在海边,可以说是自幼听着各种龙王传说长大的。传说中的龙王见首不见尾,但是却神通广大。它可以行云吐雾,护佑一方平安。
可以说,龙王就是海边渔民的守护神。
至今渔民出海捕鱼前,都是要先拜龙王保平安的。
突然,那根铁柱上探下一个庞然大物。它角似鹿,颈似蛇,鳞似鱼,爪似鹰,赫然跟传说中的五爪神龙一模一样!
方明顿时张大嘴巴愣在原地。他一直以为龙是神话中才有的神兽,想不到现实中居然真的存在!
一个苍老的声音传入方明的耳朵里:“有缘人,你终于来了。”
方明结结巴巴说道:“你是龙王?你……你在跟我说话?”
龙王打量了一番方明,摇头说道:“资质是愚钝了一些。不过既然能够成为有缘人,机缘肯定不会差。”
它突然拔下一块龙鳞,朝方明扔去。龙鳞在空中越变越小,然后化作一块令牌落在方明手中。
龙王继续道:“这块龙王令就赐给你了。记住,不要辱没我们龙族的威名。”
方明接过令牌,挠头问道:“为什么要给我这个?有什么用吗?”
他话音还未落下,周围突然传来龙吟声。这座龙宫拔地而起,竟然飞快消失在眼前。龙王的声音远远传来:“手持龙王令即可建龙宫,统领四方海域,护佑四海平安。此乃龙王职责,万万不可懈怠。”
“修建龙宫?”
还没等方明反应过来,两边高耸的海水已经失去控制,往中间坍塌。冰冷的海水灌到方明的鼻子嘴巴里,让他剧烈咳嗽起来。方明浑身一个激灵,整个人瞬间苏醒过来。
此时自己正泡在海水中。
眼前哪还有什么龙宫龙王。刚刚发生的一切,怕不是做了一场梦吧。
“是她!”
方明这才看到自己居然被那个刁蛮大小姐抱在怀中,慢慢朝着海滩移动。她身材十分娇小,在汹涌的海浪中显得更是渺小。但她却始终没有撒手,拖着方明慢慢朝岸上游去。
豆大的汗珠从额头上滑落,很快被海水吞没。
方明的心里顿时涌起一丝羞赧。自己本来是去救人的,没想到反倒成了被救的人。
许菲菲注意到方明苏醒,于是干巴巴问道:“你没事吧?”
方明点点头:“没事了。你放开我吧,我自己游。”
“好。”
许菲菲刚一松开手,方明马上就跟秤砣似的笔直沉向海底。许菲菲大惊,连忙抓着方明的头发把他拉出水面。她难以置信道:“你不是本地渔民吗?竟然不会游泳?”
方明羞愧难耐:“我会游的。但是刚刚手脚没力气……”
许菲菲冷哼一声:“真是没用。你别乱动,我拉你回去。”
说着,许菲菲纤细的胳膊环抱住方明,然后奋力朝岸边游去。此时已经涨潮,而且风力也很大。一道一道海浪扑过来,毫不留情打在两人身上。
许菲菲的力气本来就不大,带了一个人以后更是游得十分吃力。可不管海浪如何拍打,许菲菲依旧还是紧紧抓着方明不肯松手。
方明忍不住说道:“你放开我吧。你带着我游不动的。我自己想办法。”
许菲菲瞪了方明一眼:“你有什么办法?”
方明对着岸边喊道:“铜板!”
正在专心致志守护夜宵的铜板马上警觉抬起头。它看到溺水的方明之后,飞速跳下海朝这边游来。铜板狗刨的速度快得很,一会儿工夫就来到方明身旁,然后叼着方明的衣服“呼哧呼哧”往岸上游去。
许菲菲见状大惊:“你连狗都不如?”
方明更是羞愧。正在这时,一道更大的海浪扑面而来。这道海浪足足有三米多高。要是打在人身上,足以把人全身打骨折。
许菲菲看到这一幕,脸色也是吓得煞白煞白的。铜板也冲着海浪“汪汪汪”叫了几声。它一张嘴,方明又跟秤砣似的往海底沉去。
吓得铜板马上又追上来,重新叼住方明的衣服往海面扯。
“潮水怎么还不退。”
方明望着这道大潮,心急如焚说道。正在这时,方明觉得胸口传来灼热感。他低头一看,发现胸口位置不知何时出现了一块令牌。瞧这块令牌的形状,赫然就是之前方明见到的龙王令!
方明大惊:“龙王令竟然是真的?那我是不是可以控制海浪?”
他连忙心中默念道:“退潮!”
龙王令发出一道微光,将四周海水笼罩起来。原本汹涌的大海马上风平浪静,就连大风也停了。正在艰难游泳的许菲菲停下来,惊讶说道:“海浪怎么停了?”
方明抱住铜板的狗头,勉强浮在海面上。他故作平静说道:“海里潮起潮落很正常的。你说是吧铜板?”
铜板连忙配合叫唤了几声,又被呛了几口海水。
许菲菲没好气说道:“赶紧上岸。万一再涨潮就麻烦了。”
她率先朝海滩游去。虽然眼下海浪平息,但是由于刚刚用力太猛,所以许菲菲的速度反而越来越慢。方明见状,手掌在水下轻轻挥动了一下。一股海浪马上出现在许菲菲身旁,推着她往岸上游去。
“哇!好巧的海浪啊!”
许菲菲开心笑了起来。她索性平躺在海面上,身体完全舒展,任由海浪推着她。
五分钟后,两人一狗同时抵达海滩。
许菲菲从水里站起来。此时她身上只穿着一套泳衣,性感身材马上展现在方明面前。方明看了一眼,小心脏马上噗通噗通剧烈跳动起来。之前在水里的时候没发现,想不到许菲菲的身材竟然这么火辣。
许菲菲连忙穿上T恤,狠狠瞪了一眼方明:“看什么看!”
方明连忙收回目光,讪笑道:“那个,刚刚谢谢你哈。”
许菲菲板着脸说道:“你真是没用,竟然连狗都不如。”
说着她在铜板面前蹲下,摸着狗头亲昵道:“你叫铜板是吗?明天我去找你玩。”
铜板目不转睛盯着水桶里的夜宵,敷衍叫唤了两声。
许菲菲这才从海滩离开。
方明恋恋不舍收回目光,也拎起水桶朝村子里走去。在他身后的海面上,一座龙宫虚影浮现出来,然后又慢慢沉入海底。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黄金渔村》

第3章 一品海域


方明回到家,听到屋子传来说话声。村长陈伟民手里端着一个保温杯,坐在沙发上聊天。见到方明回来,陈伟民笑道:“阿明又去赶海了?”
方明放下水桶,笑道:“是啊。今天有大潮,赶海收获不错。”
父亲方进新故作严肃道:“都快毕业了,也不在家里好好找工作。整天去外面瞎跑。”
“别整天把找工作挂在嘴边。这是阿明最后一个暑假了,就不能让他好好休息?”
厨房门打开,母亲苗秀花走了出来,狠狠瞪了一眼方进新。她接过方明的水桶,惊讶道:“这么多?竟然还有黑鲷和石斑!”
野生的黑鲷和石斑都不大常见。这两种鱼多生活在礁石附近,只能依靠海钓。不过岛上渔民大多都喜欢出海捕鱼,海钓太浪费时间。
陈伟民也凑过来看了一眼。他啧啧称奇道:“这十多只螃蟹能值三百多块钱。阿明你要是每天都有这么多收获,就不用出去工作了。我听说现在工作不好找,工资也不高的。”
方明偷眼看了眼方进新。果然,方进新一本正经摇头说道:“哪能不工作呢。阿明好不容易考上重点大学,总不能还像我们一样当渔民吧?”
方明插嘴道:“我觉得当渔民挺好的啊。岛外猪肉都40块钱一斤了。还不如咱们吃海鲜呢。”
方进新眼睛一瞪:“你知道啥?你以为你每天都能捡到这么多海鲜啊?出海捕鱼是靠天吃饭的,而且又累又危险。要是运气不好,连渔船油钱都赚不回来。下次你跟我出一次海吃吃苦头。”
方明顿时两眼放光:“好啊!”
以前方进新总是担心影响学习,所以从来没有让方明出过海。跟方明差不多年纪的发小,现在基本都是老渔民了。能力强一点的都当上船长了。
陈伟民笑道:“想出海还不简单。我今天接待了一家城里老板,正准备这两天带他们出海呢。阿明你要是有兴趣,后天跟我一起去。”
“城里的老板?”
方明心神一动,问道:“是不是还有一个二十来岁的女孩子?”
陈伟民点头笑道:“有啊。她叫许菲菲,长得可漂亮了。阿明你是不是有想法?”
方明连忙摆摆手:“没有。我刚刚在海滩上碰见了,所以问一下。”
方伟民笑道:“她家听说是开海鲜饭店的,家里好几套房呢。阿明你要是能拿下她,这辈子就衣食无忧了。”
说着方伟民起身告辞,晃晃悠悠离开了屋子。
苗秀花追问道:“阿明,那女孩子很漂亮吗?你也不小了,该考虑婚姻大事了。不要整天就知道跟铜板瞎玩。它能帮你找女朋友吗?”
正在一脸严肃守护夜宵的铜板懵逼抬起头。这关我什么事?什么时候蒸螃蟹吃?说好的夜宵呢?
方明听到耳朵起老茧,连忙躲进了房间里。关上门后,方明马上取出龙王令打量起来。这块龙王令平时化作方明胸口的一块纹身。只要方明心念一动,龙王令就会自动浮现出来。
“凭这块小东西就可以建龙宫?”
方明翻来覆去看着这块龙王令,自言自语说道。此前他在海底见到的龙宫何其雄伟,简直就跟皇宫似的。想要建造这样一座龙宫,至少要大兴土木才行。
凭这块小小的令牌能有什么用?
正在这时,方明脑海中突然出现一行小字:“东北方300里海域为无主海域,可用于修建龙宫。海域评级为七品海域。”
方明顿时一愣。他记得东北方向300里已经快要接近外海了。不过那里的海水污染比较严重,鱼类资源很少。附近的渔民很少会去那里捕鱼。
海域评级为七品海域,该不会就是说海水污染程度吧?
方明连忙问道:“海域评级是什么意思?”
龙王令上又出现一行小字:“修建龙宫必须为无主海域。其中无主海域可分为一到九品。一品最好,九品最差。”
“果然是这样。”
方明又问道:“海域好坏,对龙宫的影响大吗?”
“海域等级会影响龙宫进化潜力。如果在一品海域修建龙宫,那么龙宫将有几率进化成龙神宫。”
龙王令再度发出微光:“是否选择在此处修建龙宫?”
方明连忙摇头:“不修建。替我寻找一品海域。”
虽然不知道龙王令所说的龙神宫是什么东西,但是听起来总觉得像很厉害的样子。而且一块龙王令只能修建一座龙宫,当然要谨慎一点。
龙王令很快探测结束:“暂时未发现一品海域。”
方明露出失望眼神:“不会吧?那你发现了些啥?”
龙王令停顿了一下:“距离此处五里海域有大马哈鱼群。”
“啥!”
方明猛地从床上跳了起来,脑袋一不留神磕在墙上。吓得铜板连忙从床底钻出来,一脸懵逼看着方明。
难道主人的脑袋在水里憋傻了?
再傻也要煮夜宵啊。不是说好水桶里的鱼头要给我吃的吗?现在铜板的肚子很饿啊。
方明很快冷静下来,坐在床上叹气连连。等自己跑出去喊人出海,鱼群早就跑远了。更不要说以老爹的固执性格,根本就不会相信近海会有鱼群。
方明郁闷道:“真是可惜!”
在东海里,大马哈鱼群可是稀罕物。要是出海的时候遇到鱼群,至少可以赚几十万。
方明把铜板扔到床上一顿暴揍,解气之后才沉沉睡去。铜板满脸委屈爬下床,趴在房门口睡觉。很快,它就梦到自己自己来到了厨房。和蔼可亲的小主人已经煮好了夜宵。那只三番两次夹狗尾巴的邪恶螃蟹,此时已经被蒸熟放在盘子里,散发着诱人的香味。
……
……
“死铜板!竟敢在我床上流口水!”
天色微亮,房间里就响起了方明的骂声。铜板就跟弹簧似的从床上跳了起来。它望着床单上那滩口水,不好意思垂下了狗头。
失态了……昨晚做梦吃螃蟹……
方明又把铜板捂着被子狠狠揍了一顿,然后才神清气爽走出房门。院子里,苗秀花笑道:“阿明,妈去码头卖点海鲜。早饭你自己下碗面吃。”
“好。”
方明答应了一声。他洗漱完毕,然后走进厨房里。虽然被关了一个晚上,但是昨天抓的螃蟹依旧生龙活虎十分鲜活。有两只大个螃蟹甚至还沿着水桶往上爬,几乎都快跑出来了。
“还想越狱?算你俩倒霉!”
方明捏起这两只螃蟹,随手扔进了水池里。这两只螃蟹肥得很,肚子鼓鼓的全是蟹黄。
面条煮开后,方明小心翼翼将螃蟹放了进去。三分钟后,一股诱人的香味已经从锅里冒出来,令人垂涎欲滴。
方明掀开锅盖。
两只大螃蟹已经变成了红色,鲜香四溢。方明掰开蟹壳,诱人的蟹黄马上流到面条上,将面汤都染成了金黄色。
方明又撒下几颗香菜几粒葱花。搭配好以后色香味俱全,令人食欲大开。
“汪汪汪!”
铜板闻香而来,围着方明的脚边打转,口水留了有三尺长。不枉费狗大爷昨晚蹲守螃蟹半天,终于迎来伙食改善的好日子了。
狗生已经达到了巅峰。
方明吃完满满一碗面,又把剩下的一大碗盛给铜板。他随手拍了铜板吃饭的照片,然后又发了条朋友圈:“猪肉太贵啦。我家狗狗只能跟着我吃海鲜面过苦日子。”
三十秒后,朋友圈又一次爆炸:
“方老大你太过分了。我要拉黑你!”
“人不如狗系列。”
“下辈子还是投胎做狗吧。”
“不行啦。我要去跟你家铜板抢口吃的。”
“……”
方明刷着朋友圈哈哈大笑,然后带着铜板往海滩走去。他准备试验一下昨天发现的龙王令新作用。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黄金渔村》

第4章 极品东星斑


月亮岛位于华国东南海域,是华国众多渔岛中很不起眼的一个。岛上的居民除了捕鱼之外,很少有其他的赚钱方式。
但是这几年海里的鱼类资源锐减,捕鱼盛况已经不复从前。以往渔网撒下去,能捞起几百斤甚至上千斤鱼。而现在却经常出现渔船在海里转了好几天,仍然空船而归的事情。
“汪汪汪!”
铜板吃饱喝足,精气神倍儿好。它仰首挺胸走在方明前面,就跟巡街的城管似的。前面不远处有几条狗在玩贝壳,但是见到铜板之后马上溜得远远的。
铜板跑上前去,追着那几只狗的背影狂叫了几声。然后它才跟打胜仗的将军似的,叼着那只贝壳回到方明脚边。
方明摇头叹气道:“狗缘这么差。看来也是一只可怜的单身狗。”
铜板一愣,马上又跑进隔壁小卖部中。过了一会儿,一头花斑母狗紧紧依偎着铜板,从屋子跑了出来。
铜板在方明对面站定,很是一副狗眼看人低的模样。
“敢在我面前秀恩爱!罚你午饭没得吃!”
方明抓过铜板,狠狠敲了几下狗头方才作罢。
方明穿过村子,朝远处的礁石沙滩走去。这片礁石滩水流很急,经常有黑鲷、石斑等鱼类在这里觅食。头两年村里经常有人过来钓鱼。不过最近大半年时间野生鱼少了很多,这里也逐渐变得无人问津了。
方明在礁石滩上站定,然后开始催动龙王令。龙王令就像是一架雷达,以方明为圆心开始往外扩散探测。
几分钟后,方明的脸上露出了狂喜神情。借助龙王令,他竟然可以清晰感知周围海域中的一切。礁石缝中有小鱼小虾在游动,螃蟹在海底穿行。甚至连水草随着波浪摆动,都被方明感知得一清二楚。
这一刻,方明感觉自己跟附近的海域融为一体。大海中发生的一切就跟放电影似的出现在自己的脑海中。
“这下发达了!”
方明忍不住大笑了一声,抱起铜板狠狠亲了一口气。铜板连忙跟触电似的从方明怀中逃开,然后十分警惕看着方明。
小主人无事献殷勤,难不成又想克扣铜板大人我的口粮?
方明继续催动龙王令在礁石滩附近搜索。突然,方明猛地停下了脚步。他通过龙王令感知到在一米外的礁石水下,竟然有一条三斤多重的野生石斑鱼在觅食。这道石缝只有一个出口,而且才两指宽。如果自己把出口堵住,这条石斑鱼插翅也难飞。
“有戏!”
方明向铜板做了手势,自己则是脱下鞋子轻轻划入水中。他将T恤脱下,堵住了石缝出口。这条石斑鱼还在优哉游哉觅食,丝毫没有感知到危险来临。
“铜板,上!”
方明突然对铜板喊道。铜板贼机灵,马上一个猛子扎进了水里。石斑鱼受到惊吓,慌不择路向方明这边冲来。
“哗啦。”
石斑鱼一头就冲进了T恤中,然后被方明拎出了水面。石斑鱼在T恤里死命挣扎,想要从T恤里跳出来。但是方明早已经把T恤抱在怀中,顺势又塞进了水桶里。
铜板也从水里钻了出来,轻轻一跃就跳上了礁石。它站在方明身旁,狠狠甩了几**体。
海水顿时溅了方明一身。
“死铜板!”
方明狠狠瞪了一眼铜板,作势要打。铜板二话不说,又噗通一声跳进了海里。
它在海里狗刨,露出狗头望着方明。
方明忍不住笑了起来。他把水桶提到岸边,这才小心翼翼把T恤解开。T恤里的石斑鱼红彤彤的,上面还有密密麻麻的斑点。
方明不禁一愣。这竟然是一条罕见的东星斑!
重量至少也有4斤重!
像这种体型的野生东星斑,市面上的价格至少要卖150块钱一斤!只要拿到市场上去,绝对是供不应求的。
方明抱着东星斑,忍不住仰头大笑起来。龙王令这个探测水域的功能,简直就是赚钱神器啊。短短几分钟的时间,居然就赚了600多块钱。
要是每天都能抓上一条,那岂不是一个月就能赚2万块钱?
铜板不知何时也溜到岸上,冲着水桶里的东星斑狂叫了几声。
“再找找看。”
方明再度催动龙王令,在附近搜索起来。但是直到方明把礁石滩转了一圈,也没有看到第二条野生鱼。更远一些的海域倒是有两两三三的鱼群游过。可方明既没有渔船也没有工具,只能看着鱼群渐行渐远。
“汪汪汪!”
铜板在一旁叫唤起来。眼下都快12点了,铜板大人午饭时间就快到了。等吃完午饭,铜板大人还要美美睡个午觉呢。
吃好睡好,才能保证狗颜常驻。
方明拎起水桶,朝村里走去。村里人见到方明手中的东星斑,纷纷露出惊讶神情。这么大的野生东星斑,村里都好几年没见过了。
小卖部里有人探出头来,笑问道:“阿明,这么大的东星斑从哪抓来的?”
方明笑道:“就在东山那片礁石滩里。”
“啥!那里还有鱼?”
路过的村民们马上停了下来。其中一个人打趣道:“阿明你别骗我们。这是不是养殖的?”
“对对对。今天村里不是来了几个海鲜老板嘛。阿明该不会拿去糊弄他们的吧?”
众人顿时哈哈大笑起来。
方明知道大家在开玩笑,所以也没生气。他跑去小卖部买了包利群,拆了散给大家:“叔叔阿姨,村里真的来了收海鲜的老板?这条东星斑能卖多少钱?”
方明大概知道野生东星斑的价位在150-250一斤之间。但野生海鲜是一天一价的。准确价格方明自己也摸不清楚。
大家七嘴八舌议论道:“这条东星斑的颜色好看,品相也很正。我估计至少要180块钱一斤。”
“扯淡!180一斤的是那种两斤以下的小鱼。这么大的东星斑,至少要230一斤呢。”
“对。220-230应该差不多了。”
“这是外面的行情价吧。要是直接卖给上门收购的老板,最多180块钱。”
“……”
方明耐心听众人说完,心里也对价格大概有了了解。他把剩下的半包烟递给小卖部老板,笑道:“阿福叔,剩下你帮我分了吧。”
阿福叔笑道:“没问题。你们看,阿明虽然是外面念书回来的,但是咱们岛上的规矩真是一点没忘。”
方明笑了笑,拎着水桶迈步离开。在月亮岛上有一个不成文的规矩,不管是谁得到了海里的便宜,就要让大家沾沾喜气。
方明回到家里,掏出手机给东星斑拍了几张美美的照片。他把照片发到朋友圈,配图说道:“已经三天没有吃猪肉了。每天只能靠野生海鲜度日。好羡慕吃得起猪肉的人啊。”
几分钟后,朋友圈又是一阵留言狂轰滥炸。
突然,微信里突然跳出来一个好友申请。方明点击通过之后,对方开门见山发来一句话:“这条东星斑卖吗?”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黄金渔村》

第5章 人不如狗系列


这个微信头像是一只戴着圣诞帽的秋田犬,十分可爱。
方明点开对方的朋友圈看了一下。不过对方对朋友圈设置了三天可见。对方的最后一条朋友圈记录是一条广告。广告内容是鸿福海鲜酒家的广告。
对方很快又发来一条消息:“你这是野生东星斑吧?要不要卖?”
方明回复道:“要卖的。但是你怎么找到我的?”
对方答道:“在我搜索附近的人看到的。这条东星斑是野生的吗?”
方明很快回复:“当然是野生的。我刚刚从海里捞起来的。”
“行。你把定位发给我,我等下来找你。”
方明很快把定位发了过去,等待对方上门收购。
正在这时,外面传来爸妈说话的声音。他连忙走了出去,见到方进新和苗秀花背着渔网回到院子。
渔网里空空如也。看来今天又是白忙活一场。
方进新的脸色十分难看。他已经连续一个礼拜空手而归了。虽然说出海打渔是看天吃饭,但是这段时间的运气尤其差。
苗秀花在一旁安慰道:“别担心。运气不好也是难免的。明天咱们渔船开远点。”
方进新叹气说道:“这不是运气不好。岛上其他人也是一样,这段时间很少有赚钱的。这两年海里的鱼越来越少了。”
苗秀花也沉默下来。前几年大家出海捕鱼都是划板船的,但是却很少有空船的时候。现在大家用的都是柴油船,出海距离更远。可偏偏这两年的鱼获越来越少。
归根到底,还是海里的鱼少了。现在僧多粥少,大家想要碰上鱼群的概率越来越小。
“爸,妈。”
方明迎出门去,从方进新手里接下渔网放到角落里。他也笑着安慰道:“爸,明天我跟一起出海吧。我之前看过一本书,里面有教我怎么观察鱼群呢。”
方进新瞪了方明一眼,没好气道:“你知道啥叫捕鱼?你现在什么都别管,安安心心找工作就行。对了,我听说很快就可以报名公务员考试了。你准备一下,争取靠个公务员。”
方明苦着脸说道:“我不想考公务员。我还是喜欢在岛上当渔民。”
方进新抬高声音,生气说道:“我辛辛苦苦送你上大学,难道是为了让你当渔民的吗?你知道现在捕鱼有多辛苦吗?像你这样的新手,一个月不开张都是有可能的。到时候你喝西北风去?”
方明一言不发,从厨房里把那条东星斑拎了出来。他把水桶放在方进新面前,说道:“这是我今天抓的。”
“这么大的东星斑?”
苗秀花看到水桶里的鱼,顿时露出了惊讶神情。她抓起东星斑掂量了一番,惊呼道:“这得有4斤多重吧。阿明,你从哪里抓来的?”
方明笑道:“就在东山的礁石滩里。”
苗秀花更加惊讶:“那里竟然还有鱼?你爸上个月在那里转悠了好几天,连螃蟹都没抓到一只。”
方进新脸色不太自然。他冷哼一声说道:“运气好而已。你能保证天天都抓到鱼?就算是抓到又怎么样,你能找到途径卖海鲜吗?码头上的海鲜老板都是吃人不吐骨头的。”
苗秀花狠狠瞪了一眼方进新,骂道:“你这么凶干什么?阿明就是随口说说而已。他肯定会去好好找工作的。”
说着,苗秀花对方明笑道:“阿明,你爸说的没错。现在渔民不好当。海里的鱼群越来越少了。有时候十天半个月都碰不上鱼群的。”
方明小声嘀咕道:“我有办法可以找到鱼群。我也有办法把鱼卖出去。”
方进新更是生气:“你还嘴硬!你倒是卖给我看看啊!”
正在这时,院子外面响起了一个清脆的声音:“你好。请问这里是不是有东星斑出售?”
方进新不耐烦挥挥手:“没有没有……等等,你来买东星斑?”
方进新愣了一下,扭头望向来人。对方约莫二十来岁,身材高挑皮肤很白。精致的脸蛋上画着淡淡的妆容,而且还戴着一副墨镜,看起来酷劲十足。
她赫然就是方明昨天在海滩上遇到的女孩儿,许菲菲。
许菲菲自言自语嘀咕道:“不是这里吗?难道我又找错了?”
“没错没错。”
方明连忙迎上前,主动打招呼笑道:“你是许菲菲吧?我就是微信里的胖子小蛮腰。”
许菲菲惊讶问道:“你认识我?”
方明顿时大囧,心道自己的存在感这么低吗?两人明明昨天才见过面,想不到她今天就不记得了。
方明小声提醒道:“我们昨天下午见过面。就在沙滩上。我叫方明。”
许菲菲这才恍然大悟:“哦哦,你就是铜板的主人。”
方明心里再度受伤。她居然记住了狗铜板都没记住自己。
方明朝屋子里喊道:“铜板,出来。”
铜板一个激灵从午睡中醒来,狗眼朦胧走出屋子。这两天小主人有点奇怪,动不动就要捶人。哦不,动不动就要锤狗。自己还是要乖一点才行。
许菲菲开心地向铜板打了个招呼。然后她才狐疑说道:“就是你要卖东星斑?”
方明点点头:“是我。”
他把水桶拎到许菲菲面前,笑道:“就是这条。是我上午刚刚抓来的。”
许菲菲探头看了一眼,然后摇头说道:“算了。我不买了。”
方明微微皱眉:“为啥?之前在微信上不是说得好好的吗?”
许菲菲一本正经说道:“你连游泳都不会,怎么可能下海抓鱼。这条东星斑肯定不是野生的。”
方明大囧。这女生的逻辑也太奇葩了吧。这风马牛不相及的两件事情,居然也能被她硬扯到一起。
再说了,谁说自己不会游泳了。
方明解释道:“这真的是我抓的。而且我真的会游泳的,你只是没看到……”
许菲菲冷哼道:“我昨天看到了。铜板会游泳,但是你不会。这条鱼你还是卖给别人吧。”
说着,许菲菲转身就要走。
方明连忙叫住许菲菲。他望着许菲菲,一本正经说道:“还是你厉害,一眼就看出来了。这条东星斑确实不是我抓的。不过它肯定是野生的。”
许菲菲不解:“那是谁抓的?”
方明环顾了一眼院子,然后指着铜板说道:“是它!是铜板抓的!它会游泳,你昨天看到了的。”
许菲菲将信将疑:“铜板会抓鱼?”
方明点点头,认真说道:“不信你把鱼抓起来试试。这是铜板的猎物,它肯定要跟你急。”
许菲菲不信,于是走到水桶旁边作势要抓鱼。
铜板马上呲牙咧嘴冲上前去,冲着许菲菲大叫了几声。
这小妖精哪里来的!
竟然敢动狗大爷的夜宵!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黄金渔村》

第6章 出售东星斑


听到铜板的叫声,许菲菲顿时吓得花容失色往后退去。
方明见状,连忙冲着铜板喊道:“死铜板,坐下!”
铜板一屁股坐在水桶旁边,专心致志守护着自己的夜宵。昨天抓到这条鱼的时候,小主人亲口答应过鱼头是归自己的。
许菲菲冲方明喊道:“你吼什么吼!你这样会吓到铜板的。”
方明一脸懵逼:“???”
一旁的方进新咳嗽了两声。他走到许菲菲面前,客气笑道:“美女,这条东星斑确实是野生鱼。你看它的鱼鳞的红色是非常纯正的。如果是家养的东星斑,颜色则是带点黄色的。还有就是野生和家养的眼睛也不一样。家养的东星斑眼睛泛白,野生的则是纯黑的。”
许菲菲蹲在地上仔细观察了一下。而后她才惊讶说道:“这是这样的。我以前听我爸也说过这样区别。”
方进新认真道:“我们都是岛上的渔民,是不会骗人的。为了一条鱼放弃信誉,这种事情我们做不来的。”
许菲菲朝方进新做了一个鬼脸,抱歉说道:“不好意思。我没有说你们骗人。这条东星斑我要了,多少钱一斤?”
方进新刚想说话,就被苗秀花打断了。她朝方进新使了个眼色,然后笑嘻嘻说道:“阿明,这条鱼是你抓的,多少钱你自己决定。我跟你爸出去晒渔网了。”
“阿明你请这位许小姐进屋坐坐。爸妈要两个多小时才会回来。”
说着,她拉着方进新离开院子。方进新不解的声音远远传来:“晒什么渔网?不是要吃饭了吗?三天打鱼两天晒网,像什么样子。”
许菲菲一头雾水:“你们岛上的人都这么奇怪吗?”
方明当然知道苗秀花心里打得什么算盘,当下也只能尴尬笑了两声。他对许菲菲说道:“这条东星斑你打算出多少钱?”
许菲菲沉吟说道:“市面上的一斤东星斑价格一般是在150-250块钱左右。不过你这条东星斑体型比较大,所以价格也会稍微高一点。这样吧,我算你220块钱一斤怎么样?”
方明此前的心理价位是200块钱一斤。想不到对方给出的价格居然还高了20块钱。
他点头笑道:“没问题。”
方明去屋里取来电子秤,小心翼翼将东星斑称重。这条东星斑纯重量是4斤2两,算下来一共是924块钱。
方明笑道:“24块钱就算了。你给我900块钱就成。”
想不到许菲菲还是给方明微信转了924块钱。她认真说道:“我爸说了,生意就是生意。别说是24块钱,一分一厘都要算清楚。为了这区区24块钱,我就要欠你一个人情,这更加不划算。”
方明闻言惊讶看了许菲菲一眼。到底是生意人,家教就是不一样。
随着手机短信“叮咚”一声提醒,924块钱已经到账。方明对许菲菲笑道:“钱到了。合作愉快。”
许菲菲也点点头,伸手准备去拎水桶。但是她看了铜板一眼,马上又缩回了手。许菲菲小心翼翼对铜板说道:“铜板铜板,这条鱼是我买的。我可以拎走的。”
铜板狗眼翻了翻,示威似的露出一口獠牙。
许菲菲忍不住退了一步。
不得不说,铜板要是发起怒来可是很吓人的。去年有个游客带了一头德牧到岛上沙滩玩。没想到这头德牧得了失心疯,把方明扑倒在地。那时候还是半大小狗的铜板不要命似的冲了上去,两口就把德牧喉管咬断了。
从此以后铜板一战成名,成为月亮岛上的众狗之主。
方明朝她笑笑:“我来吧。”
说着方明伸手敲了敲铜板的狗头,没好气道:“一边儿玩去。等会儿我给你买个鸡腿。”
铜板顿时两眼放光,狗嘴里流下了哈喇子。它使劲摇着尾巴,恨不得把半边屁股都摇下来。
许菲菲看得目瞪口呆,望向方明的眼神那叫一个嫉妒。这么好的一条狗,竟然跟了一个这么没用的主人。
她可是头一次见到连游泳都不会的渔民。
许菲菲伸手拎起水桶,向远门走去。她刚走两步,又把水桶放下抱怨道:“好重啊。”
这只水桶是铁皮的,足足有四五斤重。桶里还有一只四斤多重的东星斑,外加大半桶海水。合在一起,至少有二十多斤重。
许菲菲细胳膊细腿的,拎着确实够呛。
方明上前接过水桶,笑道:“我帮你拎回去好了。你住在村长家是吗?”
许菲菲犹豫了一下,跟着方明朝村长家里走去。现在是下午两点多,正好是渔岛最热闹最休闲的时光。外出打渔的渔民纷纷回来,各自整理着渔网和海鲜。两两三三的渔民围在一起聊天,也有人拿着手机刷着抖音,乐呵呵笑个不停。
“阿明,来尝尝我的虾干。”
突然方明的头顶上响起了打招呼打笑声。
方明抬头,看到一个四十多岁的妇女在屋顶晒虾干。这些虾干经过暴晒之后,最大程度锁住了虾的鲜香,颜色也变得红彤彤的。
远远望去,屋顶就像着火了一样。
方明笑道:“福婶,我大老远就闻到香味了。”
福婶抓起一只虾干,朝方明扔去。
方明吹了声口哨。铜板一跃而起,把那只虾干稳稳接住,然后屁颠屁颠送到方明手中。
铜板一屁股坐在方明面前,流着哈喇子看着方明手里的虾干。
方明剥开虾干,随手掰下半只塞到铜板嘴巴里。铜板一口叼住虾干,尾巴摇得更欢了。
跟着小主人出来就是好啊,随时随地都有人投食。
福婶在屋顶看到,笑骂道:“阿明,铜板都被你惯坏了。你吃什么它就吃什么!这哪里是狗啊,比城里人过得都好。”
方明嘿嘿笑道:“城里人可没口福吃到福婶的虾干。福婶做的虾干鲜香美味,咸淡适中。一辈子都吃不腻。”
福婶笑骂道:“就你嘴甜!虾干再晒两天就好了。下回你去城里工作,我给你送两斤。”
方明连连点头:“谢谢婶子。那我先走了。”
他拎着水桶走了两步,却见到许菲菲还是在原地没动。方明不解,问道:“许小姐,你怎么了?”
许菲菲亮晶晶的眼睛看着屋顶的虾干,不好意思道:“我也想吃一个。”
“你这……”
方明忍不住笑了一声,冲着福婶喊道:“婶子,再来一只虾干。给我朋友尝尝。”
“好嘞。”
福婶挑了一只大的,从屋顶扔下。她调侃说道:“阿明,这是你女朋友吧?晚上带我家,给婶好好看下。”
方明脸上顿时红了一大片。他偷看了一眼许菲菲,发现许菲菲的注意力全在虾干上,压根儿就没注意到福婶的话。
许菲菲把虾干剥开,也掰了一半送到铜板嘴边:“铜板你吃。”
铜板歪着狗头看了眼方明。直到方明点头,它才一口咬住了虾干。
要不是看在小主人的面子上,我才不吃你的东西呢。
很快,方明拎着水桶来到村长陈伟民家里。还没等他进门,方明就听到陈伟民遗憾的声音响起来:“可惜了。这条龙鱼应该救不活了。”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黄金渔村》

第7章 龙鱼转运


方明走进院子,见到陈伟民和一个陌生男子站在院子里聊天。陈伟民见到方明之后,笑道:“阿明,你怎么过来了?”
方明把水桶放在地上,笑道:“我早上抓了一条东星斑,卖给许菲菲了。她拎不动,我帮她拎过来。”
许菲菲也走了过来,冲陌生男子喊道:“爸。”
原来他就是许菲菲的父亲,鸿福海鲜酒楼的老板许远鸿。
“野生东星斑?”
许远鸿连忙走了过来。他抓起水桶里的鱼检查了一番,点头说道:“颜色很纯正,确实是野生的。更难得的是个头也不小。菲菲,你多少钱一斤买的?”
许菲菲答道:“220元一斤。”
“这么便宜?”
许远鸿略微惊讶看了方明一眼。他知道自己女儿的斤两,对海鲜绝对是一知半解的。可偏偏她还特别热衷于买海鲜,想要替酒楼分担压力。
可是每次许菲菲出手,不是买了假冒野生海鲜,就是被人坑了好几倍价钱。像今天这样,以略低于市场价的钱买到野生海鲜,确实是第一次。
想不到眼前这个年轻人倒是挺厚道的。
陈伟民猜到许远鸿心中所想。他上前笑道:“我介绍一下。这位是城里鸿福海鲜酒楼的老板许远鸿。这位是我们月亮岛第一位重点大学生方明。阿明性格好,为人诚实,是咱们岛上最有出息的年轻人。”
方明被陈伟民夸得耳根发红。他不好意思打招呼道:“许叔叔好。”
“你好。”
许远鸿含笑点头。他询问道:“这条东星斑你从哪里抓来的?”
还没等方明回答,许菲菲就抢先说道:“不是他抓的。他连游泳都不会。这鱼是他家铜板抓的。”
许远鸿一愣:“铜板是谁?”
陈伟民大笑道:“铜板是阿明家里养的狗。非常有灵性的。”
铜板骄傲地竖起了尾巴,昂首挺胸在院子里来回踱步。
方明则是一脸郁闷。看来自己不会游泳的形象的已经根深蒂固了。什么时候一定要让许菲菲见识一下自己的游泳水平。
自己可是龙王令的传人!
怎么可能不会游泳。
方明笑道:“东星斑是在东山的礁石滩抓的。”
陈伟民和许远鸿互相看了一眼,同时露出惊讶神情。陈伟民笑道:“许老板是海钓高手。昨天晚上他就在礁石滩海钓,但是一无所获。想不到竟然被你捡漏了。”
方明含蓄笑了笑,没有说话。钓鱼是看运气和技术的。而自己搜索鱼群靠的可是龙王令!
这压根儿就不在一个级别上面。
而许远鸿心中的惊讶更甚。他可不仅是一名钓鱼爱好者,更是半职业的海钓高手。他对各种鱼的习性十分清楚,可以说是很少有空手而归的时候。这次他就是看准东山那片礁石滩大概率会有东星斑,所以才专门过去的。
事实上这条东星斑已经数次咬钩,可就是没有上钩。许远鸿花了整整五个多小时,仍然是空手而归。
没想到居然被眼前这个年轻人给抓了。
许远鸿笑问道:“小兄弟也是钓鱼高手?”
方明笑道:“不算。我们海岛里长大的人,多少都会一点。”
他对陈伟民笑道:“村长,没事我就先走了。”
陈伟民点点头:“去吧。”
方明走到院门口,突然停下了脚步。院子门口搭着一个葡萄架,非常阴凉。吸引方明的是葡萄架下的一只大鱼缸。鱼缸有一尾金色的小鱼,非常漂亮。
方明脱口而出,问道:“村长,这是什么鱼?以前怎么没见过?”
陈伟民走上前来,介绍道:“这叫龙鱼。是一种昂贵的观赏鱼。”
方明恍然大悟:“原来这就是龙鱼。”
他在电视里见过龙鱼。听说龙鱼可以招财,观赏性也很高。所以很多大老板都把龙鱼养在家里。听说一条品相高的龙鱼要好几万块钱呢。
方明惋惜道:“可惜这条鱼生病了。应该活不了几天。”
陈伟民点头叹气道:“是啊。这条鱼是许老板的。他本来想把龙鱼带到这里来调理一下。没想到龙鱼的病情反而更严重了。”
许远鸿的脸色变得有些难看。这段时间鸿福海鲜酒楼的生意一直都很差。所以他才听高人的意见,买来一条龙鱼冲喜转运。这小小的一条龙鱼,花了他整整十万块钱。
但是没想到才一个月不到,这条龙鱼就病得奄奄一息。
对于做生意的人来说,龙鱼就象征着财运。要是龙鱼被养死了,这可是很不吉利的征兆。
许远鸿叹气说道:“村长,真的没有其他办法了吗?我听说你对调理龙鱼很有一手的。”
陈伟民摇头说道:“没有办法。我对龙鱼确实颇有研究。但凡是龙鱼生病,我多少有点办法。但是你这条龙鱼不一样。它的病症是先天性的。不管怎么调理用药,都没有办法治愈的。”
许远鸿一愣:“先天性的?什么意思?”
陈伟明认真说道:“这条龙鱼的毛病是从娘胎里带出来的。换句话说,许老板你是被人坑了。卖鱼的人故意卖给你一条治不好的病鱼。”
“这不可能!”
许远鸿忍不住皱起了眉头。这条龙鱼他是从一个多年老朋友手里买来的。这位老朋友是做水产生意的,两人合作了很多年。于情于理,他应该不会坑自己。
陈伟民会意,于是解释道:“也有可能是我诊断错了。不过许老板,我确实对这条龙鱼的病情没有办法。”
“唉。”
许远鸿深深叹了一口气。他知道陈伟民是这方面的专家。如果连他都说没有办法,那肯定是没有办法的。
如果只损失十万块钱也就罢了。但是龙鱼死了以后,对风水的影响太大。就怕连鸿福酒楼的生意会更差。
他苦笑说道:“没办法就算了。改天我再去朋友那里买一条转转运。”
陈伟民欲言又止,终究还是没有说话。
“其实这条龙鱼也不一定治不好。”
一旁的方明仔细观察着这条龙鱼。他插嘴说道:“许老板,你要不要让我试试?”
陈伟民和许远鸿同时大惊,问道:“你会治龙鱼?”
方明点点头:“会一点。”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黄金渔村》

第8章 龙气治龙鱼


听到方明的话,陈伟民和许远鸿均是露出了狐疑神情。陈伟民更是直截了当道:“阿明,你什么时候学的?”
方明正在催动龙王令扫描龙鱼身体。他听到陈伟民的话,随口找了个借口:“我以前在学校里看过一本相关书籍。里面刚好就写了龙鱼这种病情。”
陈伟民摇头:“阿明你不要胡闹。龙鱼很昂贵的。万一失手那可就麻烦了。”
这条龙鱼的价格在十万块钱左右。要是方明一不小心把龙鱼弄死了,损失可就大了。
就算是对方要求按原价五折赔偿,那也不是一个小数目。
方明听出陈伟民的言外之意,也知道陈伟民是为了自己好。他笑着说道:“村长我没有胡闹。我真的有办法可以治好这条龙鱼。”
许远鸿盯着方明:“小兄弟,你打算用什么方法治疗?食疗还是水疗?还是雾化治疗?”
方明略微惊讶说道:“竟然有这么多种治疗方法?”
许远鸿脸上的笑容逐渐淡去。他对陈伟民淡淡说道:“陈村长,这条鱼我还是带回去吧。就算是病死,也比被人害死强。”
陈伟民脸上露出尴尬笑容。他对许远鸿抱歉说道:“许老板你别介意。阿明年轻气盛,难免喜欢吹牛出风头。不过他确实也是好意。”
方明连忙说道:“村长我没有吹牛。我真的有办法治好这条龙鱼。不信的话,我可以跟你们打个赌。”
许远鸿沉着脸说道:“打什么赌?”
“如果我把这条龙鱼治死了。我保证赔你一条一样的。但如果我把这条龙鱼治好了,那怎么说?”
许远鸿毫不犹豫说道:“如果你把龙鱼治好了,我给你两万块钱。”
“两万块?”
方明不自觉愣了一下。城里人果然财大气粗啊,竟然舍得花两万块治疗一条小鱼。
还没等方明同意,陈伟民已经抢先对方明呵斥道:“阿明你疯了吗?赶紧给我回家去!”
方明坦然笑道:“村长你放心,我有把握的。”
望着方明脸上的笑容,陈伟民的心境不自觉放松下来。他总觉得现在的方明沉稳自信,似乎跟以前很不一样。
他点头说道:“既然这样,我来帮你们做个中间人吧。”
许远鸿和方明同时点头:“好。”
很快,方明来到龙鱼鱼缸前蹲下。这条龙鱼的颜色火红,如同一团火焰悬浮在水中。但是此时龙鱼却一动不动,身体萎靡了很多。
它的鱼眼泛白,看样子已经快死了。
方明手伸进鱼缸中,小心抓住了龙鱼。而后他悄然催动龙王令,开始对龙鱼进行全身扫描。很快,一段信息传入方明脑海中:“龙鱼的心肺功能有残缺。治疗龙鱼需要5点龙气。”
“龙气?”
方明第一次听说这种说法。他再度催动龙王令:“治疗。”
一道青色的微光从他的手指尖逸散出来,慢慢渗透到龙鱼的身体中。龙气进入龙鱼身体之后,开始缓慢修复龙鱼身体伤势。很快,龙鱼的眼睛逐渐恢复了光彩。它尾巴轻轻摆动了一下,在水中荡起一道涟漪。
“竟然真的有效!”
见到这一幕,许远鸿和陈伟民顿时露出了惊讶神情。在他们看来,方明只是把龙鱼抓在手中轻轻按摩。可就是这神奇的按摩之后,龙鱼竟然很快恢复了活力。
许远鸿惊喜望着方明:“这也太神奇了。”
方明心无旁骛,所有注意力都在催动龙王令。突然,龙王令发出一声轻颤。一段信息出现在方明脑海中:“龙气耗尽。请尽快修建龙宫补充龙气。”
下一秒,龙王令光芒尽失,沉寂在方明的神识中。
“啥!龙气没了?”
方明顿时愣了一下。龙鱼还没治好呢,龙气就用完了?
玩我呢?
他连忙重新催动龙王令。但是龙王令就像是一块铁疙瘩,没有任何反应。
原本已经生龙活虎的龙鱼也突然翻了白眼。它肚皮朝天,一动不动趴窝在水面上。看这架势,应该是死得不能再死了。
“怎么回事!”
许远鸿马上沉着脸问道。龙鱼前一秒还是生龙活虎的,但是后一秒居然就死了!
方明脑门上冒出细汗。这下可真是玩大发了。谁会知道龙气这玩意儿竟然这么快就用完了。
龙王令之前也没提醒啊。
自己总不能跟许远鸿说是龙气不够,所以治疗中断了吧?
“等等!修建龙宫可以补充龙气?”
方明灵光一闪,想到了之前龙王令的提醒。这是不是就意味着如果自己把龙宫修建出来,然后给龙王令补充龙气,那么就可以接着治疗龙鱼?
想到这里,方明连忙对许远鸿笑道:“许老板你别担心。龙鱼还没死呢。只不过我的治疗要分成两个阶段。第一个阶段是在岸上进行的。我用按摩手法激活龙鱼的身体。经过一天的修整,龙鱼的细胞才会重新活化。第二个阶段我必须要在海上进行。海上的环境好,可以调理龙鱼细胞苏醒。”
“这……”
许远鸿和陈伟民面面相觑。直觉告诉他俩,方明似乎是在胡扯。但是他俩却又无从分辨,他到底哪里胡扯了。
这番屁话竟然听着还挺有道理的。
只有铜板仰着狗头,狗眼羡慕看着方明。小主人就是牛逼啊,吹牛的时候一点都不心慌。
片刻后,许远鸿说道:“既然这样,我再给你一天时间。明天我们正准备出海。你可以跟我们一起去。”
“那最好了!”
方明脸上露出喜色。他刚好可以趁出海的时候寻找一个可以修建龙宫的海域。
……
……
第二天一大早,方明就从床上起来,带着铜板往码头走去。苗秀花跟在方明身后,忧心忡忡说道:“阿明你真的要出海啊?你公务员考试还没有报名呢。要是让你爸知道,他肯定要骂你。”
方明笑道:“没事。要是老爸问起来,你就说我出去约会了。”
铜板吧嗒吧嗒跟在两人身后,昂首挺胸很是得意。本狗大爷终于也可以出海了。
小小的月亮岛可阻挡不了狗大爷的脚步。狗大爷的目标是星辰大海!
很快,方明带着铜板来到码头。许远鸿和陈伟民已经早早在码头等着了。许菲菲马上一路小跑过来,亲昵笑道:“早上好啊。你怎么现在才来。我等你好久了呢。”
方明微微一愣,脸上浮现出害羞神情。
现在的女生都这么热情直接吗?
他也往前走了两步,向许菲菲迎去:“早知道你在等我,我就早点过来了。”
“神经病。”
许菲菲跟方明擦身而过,然后在铜板面前蹲下。她瞥了眼方明,没好气道:“我是在跟铜板打招呼。”

继续阅读《黄金渔村》


版权声明:未经书面授权禁止转载、摘编、复制或建立镜像。对既成事实本站将保留所有的权利。

无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