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晚安,唐念念小说全文免费阅读,《薄太太又闹离婚了》最新章节

小说:薄太太又闹离婚了
分类:其他小说
作者:顾九九
简介:传闻,薄家长子薄沉深,清冷矜贵,孤僻心狠,却活不过三十五
一场阴谋算计,唐晚安替继妹嫁给薄沉深,本以为等他三十五岁死了后,她就能天高任鸟飞, 可谁想到这个男人不但没死, 反而让她过上了佛挡杀佛的惊艳人生
“薄少,太太她打了您的救命恩人应小姐

薄少头也不抬的开口,“让人把应小姐撵出风城

“薄少,太太她砸了您婶婶的片场

薄少嗯了一声,“让导演换人,让医生看看太太的手

“薄少,太太说您不陪她,她要离婚,换人了

“让……”话还没说完,薄总猛地皱眉的怒吼,“准备私人飞机, 我要去给她惊喜

角色:唐晚安,唐念念
唐晚安,唐念念小说全文免费阅读,《薄太太又闹离婚了》最新章节

《薄太太又闹离婚了》免费试读免费阅读


第1章 她的算计


“薄沉深,薄家的长子,未来薄氏的继承人,双博士学位,位高权重,家财万贯,只要你替你的妹妹嫁入薄家,以后这些都是你的了,你享福了。”

唐晚安看着继母杨媛恶心的嘴脸,嘲讽的笑了一声开口,“您是不是忘了加一句,薄沉深心狠手辣,活不过三十五,嫁入薄家不是被他凌辱死,就是守活寡,杨姨,您对我真好。”

一针见血。

这个女人说的这么好听,只是为了让她的小女儿嫁给自己喜欢的人,并且逃离悲惨的联姻命运。

是了,哪个母亲不为自己的女儿盘算?

只可惜,她早早就没了母亲。

杨媛像被激怒了一般,从沙发上跳起,看着丈夫,指着角落里的唐晚安,带着哭腔着道,“你看看你女儿跟我说话的态度,从我嫁给你开始,你这个女儿就一直用仇视的眼神看着我,现在我为了她着想,她还拐着弯骂我心狠,我这么做还不是为了我们唐家吗?”

“念念才18岁,怎么能嫁人?”

“我是看晚安今年都21岁了,女孩子嫁给谁不是嫁?而且薄家有意联姻。”

“况且我们唐家现在有难,如果没有薄家的相助,那我们都喝西北风吗?唐树国,如果唐家破产,我就带着念念回娘家,永远都不回来。”

杨媛看着唐晚安不愿意又看着丈夫的态度,她气的转身就走,“我现在就带着念念走。”

“好了!”唐树国站起来拽住她的手,眉头紧皱的道,“你先别急,给我一点时间。”

杨媛瞪着丈夫,赌定了他会妥协,又瞪向看着楚楚可怜的唐晚安,心里怒哼了一声,便宜你了。

唐晚安站在那无动于衷的看着杨媛这十几年同样的方法逼迫父亲,可是父亲好像就吃她这一套。

她恨父亲,母亲温柔善良爱他胜过爱自己,可是这个男人怎么对她的?

婚内出g,冷暴力,嫌弃,厌恶,导致母亲得抑郁症跳楼自杀。

每每想起,她就咬牙切齿,可是她不能,抛弃他对母亲的所作所为,他对她却是真的疼爱,这些年,他算是一个好父亲。

唐树国来到女儿的面前,摸了摸她的头,笑着道,“爸爸走投无路了,晚安……”

“爸爸!”唐晚安打断父亲的话,看着父亲眼里的水雾,她心里一颤,紧紧的掐着手,忽然眼泪掉下来,点点头,“最后一次了。”

最后一次为了唐家,最后一次为了父亲。

最后一次赌上自己的一生的幸福换来唐家的财富,四年,只要再等四年,她就自由了。

……

只是她没想到,她会以这样的方式嫁进薄家。

磅礴大雨,电闪雷鸣。

穿着洁白婚纱的唐晚安,此时正跪在薄家大门的门口,如珠子一般的雨珠打在她的脸上,分不清是泪水还是雨水。

“听说嫂子特地去高山上去找大师算的八字,就是跟这个唐家的女儿最合。”

“不光如此啊,听大嫂说,这个女人的寿命能折一半给我们家沉深呢。”

“真的吗?那我们家沉深娶这个女人算是没亏。”

站在别墅门口的众人,纷纷指着跪在门口的女人,议论纷纷,雨水交杂,混入唐晚安的耳里,她不是小孩子,当然懂他们嘴里的话,原来薄家不是想联姻,是给薄沉深冲喜啊?

薄家竟然还会迷信这东西?

真讽刺可笑。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薄太太又闹离婚了》

第2章 嫁给短命鬼


足足跪了一个小时后。

一辆黑色轿车缓缓停靠在薄家别墅门外,驾驶位上的人下来,打着伞来到车厢后座,车门打开。

一道颀长俊逸的身影从车上下来,黑色的短发,凌厉深刻的五官,一双冷眸从车上下来就攫住跪在雨中的洁白娇弱身影。

“沉深,你回来了?”

“沉深,你不是在梦园休养吗?怎么来了?”

“是啊!沉深,你的身体不好,你怎么能冒着大雨来?”

“对啊,虽然今天是你的喜日子,可是你也不不能冒着生命危险来,等这个女人过了我们薄家的祖训,我们就把她送过去,何必亲自来呢?”

薄家的几个女人见薄沉深回来,顿时纷纷上前迎接,看也不看跪在路中间狼狈的新娘。

可是跪在雨中的唐晚安身体一震,薄沉深回来了?

不是说短命鬼不会来吗?

薄沉深看也没看面前的几个女人,眉眼冷淡,神情严肃的插着裤袋,,脚步沉重的来到那娇小的身影面前。

“唐念念?”

低沉好听的嗓音从头顶传来。

唐晚安有一瞬间没反应会来,待她回过神,她才想起,她是替唐念念嫁过来的,那她现在的身份是唐念念,她缓缓的抬起头。

映入眼帘的是他的那双黑色锐利的双眸,双眼皮在眼睑上扯出道深邃的褶子,皮肤很白,微弱的光照下高鼻梁投下一弧阴影,他薄唇微挑,一瞬不瞬的盯着她,她心神一颤。

这样高大冷峻的男人怎么看都不像是活不过三十五的短命鬼。

见她审视着他,他眉头微皱,“说话!”

“我是……唐念念!”

薄沉深好像满意了,点点头,沉声的来了一句,“跟我走!”

“什么?”唐晚安有一瞬间的怔楞。

他敛眉,不悦,“不愿意?”

跟他走好比跪在这里淋雨跟这些女人在一起的好,她咬牙的站起身,跟在他的身后。

“沉深,你这是……”

薄沉深看着母亲,嘴角勾起一抹笑道,“谢谢妈给我娶的媳妇,我很满意。”

跟在他身后的唐晚安咬牙攥手哼了一声,她不满意。

上车后的唐晚安就晕了过去,薄沉深冷眯着双眸看着晕在他身上的女人,雨水从她奶白的小脸上滴在他身上,他嘴角勾起一抹深色的弧度。

夜深人静的梦园。

微黄的暖灯打在坐在窗边的男人身上,微风吹拂着白色的窗帘,沉冷的压迫感让站在男人窗身边的下属胆战心惊。

“唐念念,今年十八岁,在风大读大二,美术专业,夫人说,找个年纪小的艺术生给您冲……”下属的喜字还没说出来,他就明显感觉到周围的冷空气濒临到零点,他浑身一颤。

坐在窗边的男人看着手上的资料,又看了眼床上的女人,嘴角淡淡的勾了勾弧度,眯着冷眸道,“唐家那个老头子怎么舍得?”

“听夫人说,唐氏企业面临资金短缺,跟薄家联姻会得到很丰厚的资金。”

薄沉深修长的指尖敲打着桌面,看着窗外突然来了一句,“听说唐家还有个女儿?”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薄太太又闹离婚了》

第3章 他深不可测


“不要!”

下属还没来得及回话,就听到床上传来的惊叫声。

薄沉深看了眼下属,下属毕恭毕敬的转身走了出去。

头很疼,唐晚安只觉得全身无力,手脚麻木,几乎不能动弹,她缓缓的睁开眼,映入眼帘的是她陌生的天花板,还有陌生的床,还有陌生的……人。

站在她床边用那双高深莫测的深眸紧紧的盯着她,打量着她的男人,也就是她现在的短命鬼老公,他将近一米九的身高站在她床前,挡住了所有的光,她看不清他的脸,他身上淡淡的烟草气息离她越来越近,突然眼前一黑,他冰凉的双手覆在她的额头上,她身体猛地一震。

他这是做什么?

“发烧了?连话都不会说了?”他紧皱眉头的盯着她吓住的模样,带着一丝不耐烦。

他的手离开她的额头,她咽了咽口水的张了张嘴,“这里是哪里?”

“我家。”

是了,他从薄家老宅带走她的,不是他家又会是哪里呢?

空气中陡然尴尬起来,静的连彼此的呼吸都能听见。

谁也不想打破这份寂静!

他就一直站在床边,他的那双深邃的眼眸一直滚烫的盯着她,让她有些不自在。

她咳嗽了一声,掀开被子就要下床。

“你要干什么?”他突然冷冷的盯着她问。

唐晚安坐在床上低着头,有些微颤咬牙的道,“我想回去。”

这个男人好冷漠,说话冷冰冰的,又有一股难以言喻的震慑感,她不怕,可是她不喜欢这股压迫感,让人不自觉的浑身发颤。

“回去?”薄沉深高大的身躯退后靠在墙边,一双深邃锐利的眸子盯着她,讥笑,“你是不是忘了你嫁给我了?你现在是我薄沉深的老婆。”他突然逼近她,盯着她颤动的眼睫,一字一字的道,“你想去哪?嗯?唐念念!”

他的一字一句都仿佛敲打在她的心上,为了父亲,为了父亲的企业,她不能,她不是唐念念,她只能扮演唐念念和薄沉深妻子的身份,反正他也只不过还有四年的命!

那时候,她就自由了,那时候,她谁都不欠了。

薄沉深看着她呆呆的看着黑暗里的他,一会眼角眯着一条线,他紧抿着唇,突然凑在她耳边沉沉的压低声音的来了一句,“是不是想要我早点死?”

心事被拆穿,唐晚安不敢置信的望着黑暗中的轮廓,这个男人好可怕。

仿佛能洞穿人心。

“我没有……”她低下头,看着自己的手,小声的道,“我怎么敢。”

薄沉深看着她低头胆怯的样子,心里莫名的一股火,脸色冷怒的看着她吼道,“下来。”

唐晚安顿时跳下床,她以为这个男人要她走,可是这个男人却突然躺在床上,扔给她一个枕头,来了一句,“你若是敢跑,我就让你父亲付出代价。”

唐晚安看着地上的枕头,又看了眼倒在床上蒙头的男人,嘴角抽了抽,这个男人怎么不按常理出牌?

她忍着。

四年而已嘛!

一眨眼就会过去的。

唐晚安,你还有大好前途一定要忍着。

很久都没有声音,薄沉深以为她会反抗,可是当转过身,看见躺在沙发上,还打呼的女人,他气得攥紧了拳头,这个女人……

她难道就不怕他把她扔出去吗?

该死的女人!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薄太太又闹离婚了》

第4章 你真恶心


一夜,唐晚安没心没肺的睡的很香甜,等天亮的时候,唐晚安醒来的时候,床上的男人已经不见了人影。

她洗漱后,坐在化妆台前,纤细的手摸了摸颈项上的红色泪珠项链,那是她最在意的人送给她的,她苦笑了一声,亲了亲它,“为什么你不回来?为什么你总是在我最需要你的时候你都不在我身边?”

她刚来到楼梯口,就看见坐在餐桌上的男人,旁边还站着一位妇人,对着他轻声细语的关心问,“昨晚那个女人你满意吗?”

“她听你的话吗?沉深,如果那个女人对你不好,你一定要跟妈说,知道吗?”

原来是薄夫人来询问他们昨晚洞房的事,薄夫人见唐晚安下楼,她转身就把唐晚安从楼梯上直接用力拽下来,怒瞪着她,“我们薄家把你娶进来是让你好好伺候我儿子的,可是他现在怎么脸色苍白?你到底怎么对他了?”

唐晚安看着薄夫人仿佛要吃了她似的,又看了眼坐在餐桌上仿若未闻的男人,一副完全不想管的样子。

“说话!”薄夫人恨恨的看了眼她,早知道就应该再挑选挑选的。

唐晚安突然眼泪汪汪的看着薄夫人,伸出手在她面前,只见她的手都是清紫的淤痕,哽咽又委屈的道,“妈,对不起,我想好好伺候老公,可是老公昨晚没给我机会,就……就对我……呜,是我的错,妈,您想怎么说我都行,您打我吧!”

她说完就砰的一声跪倒在地上哭起来。

薄夫人震惊的看着跪在地上的女人,看着她手上的伤痕,这分明是被nuedai造成的,是谁做的,显而易见,她睁大双眼,愣愣的看着她,到嘴的狠话顿时咽了回去,又看了眼坐在餐桌上的儿子。

就连坐在那的薄沉深听到唐晚安的这句话,敲打在桌子上修长的手指突然停顿,身体下意识的一僵,嘴角一抽。

这个女人……

薄夫人张了张嘴,看了眼跪在地上的儿媳妇,想说什么又咽了下去,总觉得有些理亏,转身来到餐桌边瞪了眼儿子道,“你身体不好,注意节制!”

说完脸红转身就走。

薄沉深的手紧紧的捏着杯子,杯子里的水晃动溅到他干净白皙的手指上。

唐晚安见薄夫人走了别墅,顿时松了一口气,站起来,可她刚站起来,眼前一黑,一道遒劲有力的手把她推倒墙边,狠狠的瞪着她,那双幽深如深谭一般的双眸只需一眼就能chenlun下去,他铁青着脸,紧皱着眉头,浑身冰冷的看着她,一字一字的咬牙,“我昨晚nuedai你了?”

“我只……”

“唐念念,你说你想好好伺候我?”薄沉深低沉黯哑的嗓音响在她耳边让她浑身一颤。

唐晚安听到唐念念的名字就觉得恶心,她紧紧的攥着手,忍耐着,咽了咽口水,低头装作手足无措的可怜样,“嫁进来之前我爸爸是这么跟我说的呢,让我好好伺候你,你们薄家才会……”

“唐念念,你真恶心!”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薄太太又闹离婚了》

第5章 他的嫌弃


她的话还没说完就被薄沉深冷冷的话打断,那字眼里的嫌弃跟厌恶溢于言表,下一刻,那个男人转身拿起西装外套就走。

唐晚安看着他的笔挺如松的背影,顿时松了一口气!

想到他刚才说的话,她嘴角勾起一抹笑,点点头,是的,唐念念,你真恶心。

那个让人喘不过气来的男人走了,唐晚安才吃了早饭,拿过包包就出了门,幸好,那个男人没有禁止她出去,她还要上班赚钱写论文呢。

她大学的专业是影视文学专业,临近毕业,她除了写论文就是写点稿子赚点小钱养活自己。

幸好每次都有她最好的姐妹帮她找到合作伙伴,所以她大学四年才有机会有赚钱的机会,只是每次她要去找约稿的人都在酒吧这种地。

她不得不去。

朝歌俱乐部。

唐晚安刚到,苏梓星就上来冲着她大吼,“唐晚安,你昨天怎么消失了一样?打你电话也不接信息也没回,你知不知道我很担心哎,而且昨天约稿的人见到你人没来,差点发脾气让你的稿子滚蛋了,幸好我动用了我哥的关系,所以才让你们今天见面。”

“你到底怎么回事?快点给我解释清楚。”

她上大学后就没向父亲伸手要过一分钱,都是她靠写稿子赚来的生活费,而她的稿子也都是她最好的同学兼闺蜜苏梓星帮她约的合作伙伴。

“家里出了点事,手机忘了充电了,对不起。”唐晚安看着苏梓星歉疚的看着她。

苏梓星跟唐晚安在一起久了也知道了她家里的事,看着她可怜认错的模样,她不忍再说什么,瞪了她一眼,哼了一声,“快点去整理你的稿子,拿着你的电脑,要是成功,你要请我吃大餐。”

唐晚安看着她笑着点头,拿起电脑,抱起稿子,看了眼镜子里的自己,她从包包里拿出提前准备的黑框眼镜,又画了眼线,点了一颗泪痣,以防万一。

“别以为穿的这么骚气就能榜上大款了,就算长得有些姿色又怎么样,像你这样没有学历,没有后台的人只配待在酒店里。”

她刚出去,一个穿着妖艳风尘的女人就站在门口堵着她的出路笑着看着唐晚安道。

唐晚安始终保持着微笑,看着她,“丽姐,麻烦您高抬贵脚。”

这个人每次见她来总会给她难堪。

“你有本事你就这么过去,你不是很能耐吗?”

苏梓星就站在唐晚安的身后,捏了捏她的手,也不干涉她,笑看着她处理一直以来都在欺负她们的人。

人越来越多,唐晚安也不怕,上前了两步,看着丽姐,她比丽姐要高半个头,站在她面前仿佛居高临下带着一股冷厉的模样,可是她却依旧笑了笑开口道,“丽姐,如果你这么一直堵着我,你的老公跟你打的小男朋友可能就会撞在一起了,到时候你要怎么收场呢?”

“你……我今天要撕烂你这张臭嘴,你这个贱女人。”她说着就要向着唐晚安冲过来,可她还没向前就被身后的几个人拽住了。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薄太太又闹离婚了》

第6章 叫老公


苏梓星拉着唐晚安转身笑了一声道,“晚安,你的嘴真毒,不过这种人就是不要给她脸面,不然她以后还欺负我们。”

电梯口处,男人颀长的身影靠在墙壁,看着这一幕,那漆黑深邃的双眸盯着那道纤细的身影,带着探究的神情,那个女人的声音倒有些像……

他的脑海突然闪现刚娶进门的新妻。

唐念念!

“四哥,是不是家里的花没有外面的野花香?”从电梯里出来的男人看着靠在墙壁上抽烟的四哥,笑着打趣道。

“我这里什么花都有,等见了美女写手待让四哥您看看。”

薄沉深看也不看他,继续看向那道消失的身影,若有所思。

他的沉默让站在他身边的男人更加放肆,笑了出声,看着薄沉深道,“四哥,您瞧您都有黑眼圈了,您身体不好,要注意节制啊!让新嫂子休息休息再战,不急。”

“左占,听说你最近很闲?”薄沉深深吸了一口香烟,吐出烟雾,淡淡的丢了一句,转身走了,留下左占像是被电打了一般。

……

“晚安,他们在天堂厅,他们把我赶出来了,我就不陪你去了,你去吧,要加油。”苏梓星从包厢里出来就对着唐晚安笑着道。

唐晚安点点头,推开包厢的门,刚进去,她就看见肥头大耳的油腻中年制片人跟苏梓星描述的一模一样,她保持微笑的看着他恭敬的点头道,“安制片人您好好,我是苏梓星推jian的写手,您想要什么样的剧本我都有,您们现在要看一看吗?”

她的话一落,包厢里的氛围顿时安静了下来。

唐晚安是低着头,她察觉到不对劲,顿时想要抬起头,可是她刚要抬起头,就看见眼前多了一道身影,男人宽阔的胸膛像一堵厚厚的墙堵在她面前,她后退了一步,抬起头就看见站在她面前的人,她下意识的怔了下。

安制片人感觉到气氛不对,顿时把手放在唐晚安的肩膀上笑着对对面的男人介绍道,“薄少,这是新来的写手,听说很不错,您要不要看看?”

某然一瞬间,唐晚安都能感觉到整个包厢濒临到零点的错觉。

她心里咒骂一句,真倒霉,今天竟然能遇见这个“死神”。

她低下头,依旧保持着笑道,“请问您要看一看我写的剧本吗?”

“抬起头!”男人冷厉的声音突然响在她的头顶。

怎么办?

唐晚安索性又后退一步,抬起头,对着面前的男人,带着微笑的目光对视重复道,“先生,您要看剧本吗?”

唐念念!

就算她隐藏的再好,薄沉深还是一眼就看出来是她,这个女人竟然在这种地方。

卖剧本?

她不是学舞蹈的?

怎么在这种地方讨好的卖剧本?

好!

真是好的很!

他心里就一股无名火冒出。

“先生!”唐晚安依旧撑着笑的看着他,唐晚安,要撑住。

薄沉深看着她还撑着对着他笑,还叫他先生,他突然在她耳边笑了一声,“你就是那个美女写手?你这么有才,要不要让老公帮你进组当编剧?”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薄太太又闹离婚了》

第7章 回你家


老公?

唐晚安差点吐出血。

今晚注定没机会了。

她不说话,薄沉深以为她同意了,看着她笑了一声,“既然同意了,就把桌子上的酒都喝光。”

她什么时候同意了?

她同意什么了?

那个男人靠在墙壁上,交叉着双腿,手指夹着香烟,看着她走进来,见她脸上还带着笑,

唐晚安想立刻离开这个是非之地,再待下去她就要窒息了,从她进来后,这里除了薄沉深,其他的人都像是看好戏的一般看着他们。

薄沉深堵住她,吐出青色的烟雾,看着她的脸上的笑,冷厉的来了一句,“站住!”

“先生还有什么吩咐?”唐晚安好脾气的笑着问,可是那双眼睛却一直不敢望向那个男人。

薄沉深一步一步的走到她的面前,看着低着头的女人,深邃的眸子带着一丝邪肆的笑意道,“喝光它。”

“什么?”唐晚安有一瞬间的呆愣。

“喝。”

唐晚安紧紧攥着手,猛地抬头瞪着他,这个男人是在生气吧?

他到底在气什么?

她始终保持着笑容看着他道,“我是来谈生意的,不是卖酒的,也不是陪酒的,恕不奉陪。”

没了就没了,她可不想再跟这个男人待下去。

“如果你不喝,你觉得你能走出这里吗?”

唐晚安知道他难缠,今天这个酒必须得喝。

“好啊!”唐晚安笑着转头看了他一眼,拿起酒杯仰头一饮而尽。

本来就没吃什么东西,几杯浓烈酒下肚胃里像是火烧了一般,她的手都在发抖,仿佛再喝几杯就会晕倒。

当她真的喝的要晕倒的时候,身后一双温暖的手突然搂住她的腰身,把她抱起来,转身就走。

当他出酒吧的时候,怀里的女人突然睁开眼,唐晚安看见眼前的这张脸就吓了一跳,感觉到她在他怀里的时候,她更加的震惊,顿时推开他,她下手很重,薄沉深被她推得后退了几步,她自己腿也站不稳的坐在地上。

疼的钻心,她坐在地上嘶了一声,瞪向也一直看着她的男人,见他的双眼太过渗人,她咽了咽口水,爬起来就要跑。

可刚要跑,她的手就被身后的人拽住,就听到身后幽幽的声音,“唐念念,谁允许你来这里的?”

“我想去哪就去哪,薄先生你是不是管的太多了?”唐晚安不耐烦的对着他吼。

薄沉深从小到大还没被人这么吼过,一把拽过她,怒瞪着她,眼神冷冽如冰,“你再说一遍!”

唐晚安就算再害怕他的眼神可是她此时一股无名火一般的冒出来,甩开他的手后退一步的怒道,“你是我的谁?我爸都不管我你凭什么管……?”

“我”字还没说出口,薄沉深就用嘴封住她的唇,突如其来的吻让唐晚安有一瞬间的呆滞。

这个人在干什么?

等她反应过来,她用力的推开他,猛地抬手甩了他一巴掌,边擦嘴边骂道,“下流!”

一声下流让薄沉深本来冷怒的双眸顿时变了变,嘴角勾出一抹笑,却一闪而过,一步一步的逼近她,看她不停的往后退,他抬手拽住她的手,却她挣扎,他不耐烦的皱眉,“再敢动就在这里办了你。”

如此不要脸的话让唐晚安直接语塞,不敢置信的望着他。

“回家。”他拉着她转身就要走。

唐晚安懵了懵,不悦的道,“那不是我的家,你……”

“回你家。”薄沉深边走边继续冷冷的道,“结婚第二天是要回娘家的,你不懂?”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薄太太又闹离婚了》

第8章 真是出好戏


唐晚安安静的坐在车厢里,也不闹了,想打个电话,可是旁边的男人像个猎人一般,那双锐利的双眸紧紧的盯着她,让她不敢泄露哪怕一点点的信息。

等到了唐家,薄沉深眯着双眸看着唐晚安心神不定的样子,他顿时嘴角勾起一抹邪肆的笑意,一把搂住她的腰身,见她吓了一跳,他眯着冷眸一字一字的道,“怎么,回到娘家你不开心?”

“没什么开不开心的。”唐晚安心事重重,没心思跟他闹,推开他,转身就进了小区里。

薄沉深在她的身后看着她单薄的背影,眸色深深,心里越发的好奇。

他倒是想知道,唐家的这个女儿有多受宠。

等唐晚安到家的时候,唐仲国跟杨媛已经站在门前迎接他们,见到薄沉深的时候,立即迎上去,掐媚的笑着道,“沉深,你来了,快进来。”

薄沉深看了眼径自走进去的女人,笑了一声对着她的背影叫了一声,“念念!”

唐晚安本就心事重重,仿佛没听见的一般,一旁的杨媛顿时拉过她,对着她笑着道,“念念,你老公在叫你呢,你怎么不理他?”

唐晚安看着杨媛恶心的嘴脸,刚想说什么,又看见父亲祈求的目光,她紧紧的攥着手,讥讽的笑了一声看着薄沉深,“既然到家了,薄先生请自便吧,我不舒服先回房了。”

她甩开杨媛的手,转身就走,懒得理这些人。

杨媛看着她,又看着薄沉深尴尬的笑了一声道,“沉深啊,真对不起,我这个女儿就是这个性子,以后希望你能多担待了。”

上楼梯的唐晚安讽刺的勾唇。

她什么时候变她的女儿了?

“她……”薄沉深的目光一直盯着那道纤细的背影,继续道,“她很好。”

只是唐晚安没听到最后一句,她走到自己的房间门口,就听到里面传来的嬉笑的声音,她皱了皱眉,推开门,就看见坐在她桌子上的女人,还有抱着她缠绵的男人。

这份男人是……

她身体摇晃一下,有些呆呆的站在那。

“哎呀,姐姐回来了?”唐念念看着突然站在门口的唐晚安一脸惊恐却讥笑模样的收拾衣领。

唐晚安扫了她一眼,又看向明显吓了一跳的男人,她笑了一声。

单明城身体抖了一下,看着唐晚安莫名的心虚,“晚安,你……你不是嫁人了?怎么回家了?”

单明城大学期间一直追的人是唐晚安,就在唐晚安要答应的时候,唐家出了事。

现在却跟继妹搞在一起,真是讽刺。

“这是我的房间,如果你们想继续请回你的房间。”唐晚安恶心的看着地上的卫生纸。

唐念念却不放过她,抱着单明城笑着看着唐晚安道,“姐,你嫁出去了,唐家都是我的,这个房间也是我的,现在连明城哥也是我的了,你有富豪老公了,对不对?”

“明城哥,你知道吗?姐姐好福气呢,嫁给了那么有钱的薄家,薄沉深呢,听说长的又帅,又有钱,姐姐真幸福。”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薄太太又闹离婚了》

第9章 他的怀疑


单明城听到薄沉深三个字,顿时震惊了一下,皱眉的看着唐晚安问,“晚安,你怎么能为了钱嫁给那个心狠手辣,又活不了多久的男人?你想钱想疯了?”

唐晚安一直听着他们的话,又看了一眼单明城,讽刺的笑了一声,点点头,“对啊,他很有钱,长的又帅,而且过几年就死了,到时候我就会继承他的钱,在外面养小白脸,怎么样?我算的很好吧?”

“唐晚安,你现在怎么这么下贱?”单明城瞪着她,仿佛她做了十恶不赦的事一般。

唐晚安懒得跟他们说话,指着门看着他们,眼神冷冽,“所以你们不走是吗?”

“我就是不走,你能……啊!”

唐念念的话还没说完唐晚安就抬手按住她的肩膀,用力的把她推出门,唐念念身体疼的发抖,看着站在门内的唐晚安,她怒气横生,甩开单明城的手上来就要打她,这个女人现在竟然敢推她。

“住手!”

唐仲国怒瞪着唐念念,边吼边看着站在门边的薄沉深对着唐念念道,“晚安,你怎么这么不懂事?说话这么没有礼貌,快给你的妹妹道歉。”

“爸爸,我是唐……”

啪!

唐仲国抬手就给了唐念念一巴掌,双眼猩红的道,“以后我不允许你这么对你的妹妹,听到没有?”

所有在场的人只有唐晚安听到了父亲眼里的威胁。

妹妹?

唐念念跟单明城有一瞬间听不懂,杨媛见事情严重并且还听见上楼的脚步声,害怕薄沉深知道他们的阴谋,她顿时上前拉了拉自己的女儿,在她的耳边道,“别说话,别说任何的话,家里来了客人,不能让他听见,不然我们家的事就被知道了,听到没有?”

唐念念看了眼唐晚安,愤愤不平,可是看到父亲第一次对她严肃的脸,她不敢再说什么,瞪了一眼单明城道,“明城哥,我们走。”

等他们走之后,唐仲国看见刚好上来,顿时尴尬的笑着道,“沉深,对不起啊,刚才那个是我弟弟的女儿,我弟弟在她很的时候就死了。唐晚安,只是她性子不好,念念在家的时候,跟她有些矛盾,两姐妹一见面就会炸毛,你别介意啊?”

“唐晚安?”薄沉深的双眸盯了眼站在窗边的女人,嘴角微勾。

唐仲国点点头,“从我弟弟死了以后,我就养着那个孩子,她不懂事,您别生气。”

“跟我没有关系。”

唐仲国看着薄沉深的双眸紧盯着站在窗边的女儿,他转身走了,带上了门。

唐晚安站在那,看着桌子上母亲的照片久久未回过神,突然伸出一只修长的手指拿过相框,唐晚安回头看着站在她身后的男人,伸出手怒瞪着他,“给我。”

薄沉深拿着相框,看了眼里面的相片,嘴角勾了勾,意味深长的看着她,挑着眉问,“杨女士不是你的母亲?你看的这个是谁?”

“跟你没有关系。”唐晚安抬手夺过相框,放进抽屉里,小心翼翼的合上。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薄太太又闹离婚了》

第10章 他等着


薄沉深把她的一举一动都看在眼里,这么小心翼翼留着的中年妇女照片,除了亲生母亲他想不出第二个女人,那如果她不是杨媛的女儿,那她会是谁呢?

唐念念,唐晚安?

以薄家在风城的地位,唐家不敢做出偷龙转凤的事,如果这个女人不是唐念念,那她是谁?

真是越来越有意思了。

一顿饭吃的烦闷,等坐上车回去已经黄昏了,金色的光晕洒在大地的每一个角落,因为旁边的男人整个车厢都沉浸在冰窖里,只有唐晚安视若无睹,只沉浸在自己的世界里。

薄沉深一直盯着她,冷冷的看着她,神情多变,唐晚安装作没看见的盯着窗外,突然她就听到那个男人在她耳边说,“唐晚安是谁?”

唐晚安就算在冷静,此时尽力的压制住心里的惊诧跟慌乱,眼睫颤动了下。

她身体僵直,脑子里顿时在思索在该怎么说,他知道了?

还是因为那张照片?

“你……”

“不用说了。”薄沉深直接打断她的话,凑近她的脸,见她躲的挤在车窗边,身体瘦瘦小小的,他深邃的眸子锐利的盯着她,看着她的唇,一字一字的在她耳边道,“我会一层一层的剥开你,这样才有意思。”

说完,他就松开她,坐回去,脸色顿时冰冷,好像刚才戏谑她的男人不是他。

唐晚安瞪着他,狠狠的攥着手,这个男人怎么把阴晴不定演的这么到位?

唐家。

等唐晚安跟薄沉深还有单明城都走了以后。

唐仲国抬手就给了唐念念一巴掌,脸上带着愤怒跟害怕,这也是他第一次打了他最爱最宠的小女儿。

杨媛顿时扶住被打的身体一晃的女儿,气的怒瞪着丈夫怒道,“我们家念念又不知道今天晚安会跟那个短命鬼会回来,要是早知道他们会回家,我跟念念就躲得远远的,省的麻烦,你现在打念念算什么?”

“你知不知道你这个好女儿因为一句话差点把我们一家都灭了?我好不容易才让薄家相信晚安就是念念,她竟然……她竟然敢在这时候对晚安她……”

“怎么了?”杨媛站起来看着丈夫,狠狠的攥着拳头,护着女儿的道,“这件事本不是我们家念念的错,要怪就怪你的那个女儿,什么时候不行?偏偏这个时候回来,还不打个电话,这让我们怎么有准备?”

“就算你打念念又有什么用?有本事你去找你的那个女儿说去啊?”杨媛拍拍怀里的女儿,摸了摸她的脸,都红了,她心疼的又怒又气,下一刻她就哭了,“早就当初就不应该嫁给你,嫁给你我跟念念受了多少的委屈?你的那个女儿看着单纯,其实背地里不知道想怎么弄死我跟念念。”

“我现在才是你的老婆,念念是你最疼爱的女儿,你要是再敢打我的女儿,我就带着念念永远消失,让你再也找不到我们,你就跟你的那个不要脸的女儿过吧。”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薄太太又闹离婚了》

第11章 他的帮助


说完她拉着女儿瞪了一眼丈夫,转身上了楼,只要有她在,谁都别想欺负她的女儿,他的丈夫不能,那个女人的女儿更不能。

唐仲国看着妻女上了楼,泄气一般的坐在沙发上,气的攥着拳头,差一点,差一点在薄沉深的面前就泄露了,如果薄家知道他们换了人,那他们唐氏企业不久彻底完了?

他越想越觉得害怕,想了想,拿起手机拨通电话。

手机铃声响起的时候,唐晚安刚到薄沉深的别墅,她看了眼来电,眉头轻皱,旁边的男人看着她不接电话,凑在她耳边笑了一声,“怎么,不接电话?我来?”

“不用了。”唐晚安顿时往后退了一步,防备的看着他。

薄沉深看着她一副防备的模样,嘴角微勾,转身走进了别墅。

唐晚安看着他走进了别墅大厅才放心的接通,语气不耐,“什么事?”

“薄少在你的身边吗?”

一上来就提薄家,果然是他的作风,害怕心虚吗?

“不在。”

那边的唐仲国松了一口气,才继续道,“晚安,刚才薄沉深没有怀疑什么吧?你的妹妹不是故意的,你不要生她的气,我教训过了,你千万不要让薄沉深知道真相,不然我们家就完了,我们家完了,你也就完了,知道吗?”

哦,原来还是为了唐家。

是的,这个男人自私的心里只有唐家跟他自己。

“还有别的要说的吗?没有我挂了。”她冷漠至极。

唐仲国在那边又重复一遍,“不要怪爸爸,爸爸也是无奈,你一定要替爸爸做好了念念的角色,就当爸爸求你了。”

“好。”唐晚安说完就挂断。

她站在风里,手紧紧的攥着,眼里起了一丝丝的雾气,只是下一瞬她突然笑了,没关系,她就快要跟这些人永远都没有关系了,很快,唐家,薄家,跟她都没有关系了,到时候她就自由了。

她吸了一口冷气,擦了擦眼角的雾气,转身进了别墅。

一双冷厉的双眸在窗口看着风中的那道倩影,见她的脸色变化,他眉头微扬,白皙的手指夹着香烟,吸了一口,吐出烟雾,这个女人越来越有意思了。

如果她不是唐念念,那她是谁?

唐晚安还不知道薄沉深已经开始怀疑她了,等回到房间的时候,她就看见薄沉深已经躺在了她的床上,衣服领子开了两个纽扣,露出白皙的suogu,她嘴角一抽,她知道这种事情迟早免不了,可是真的到了这一刻她还是有些害怕。

“你想进剧组吗?”

她刚抬脚走了一步,就听见身后传来的声音,她的脚步一顿,心里一颤,面上却极其的淡定回头看着他问,“你……”

“你不是写手吗?如果你想进剧组当编剧的话,我可以带你去剧组,你想吗?”薄沉深的冷眸紧紧的盯着她,看她心里的波动跟脸上的淡定,他嘴角勾了勾,这个女人真会装。

想吗?

唐晚安当然想了,她从上学时期就想过以后要当编剧,现在机会来到眼前,她当然想要把握,可是这个男人,她不知道他在想什么,他的目的是什么?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薄太太又闹离婚了》

第12章 刚进剧组


“不想去?”薄沉深挑眉的看着她在沉思着什么。

唐晚安顿时抬头看着他点头道,“我去,什么时候进剧组?”

薄沉深看着她脸上的兴奋,他嘴角抽了抽,盯了她一眼,就转身闭上了眼睛,看也不看她。

唐晚安看着他突然转身闭上眼愣了一下,拽了下他的被子,“喂,你说啊,什么时候?喂……”

他没理她,唐晚安跺了跺脚,怒瞪着他的后背,气的恨不得现在就毒死他,想到他的帮助,又想到他只有四年的时间突然又释然了。

浴室的门关上,躺在床上的男人突然睁开双眸,看向浴室的门,听到淙淙流水的声音,他眯着双眸,拿出手机,拨通一串号码,那边刚接通,他就冷冷的道,“把吴编剧撤了,让唐念念当编剧,对,全部重拍。”

电话挂断,那边的人的哭着道,“都拍了一大半了,说重拍就重拍。”

第二天清晨。

等唐晚安在沙发上醒来的时候,那个男人已经不见了,她看了眼时间,七点半。

她迅速的起床,洗漱,拿着电脑就跑下了楼,刚下楼就看见了坐在餐桌上的男人,她僵了一下,手上的电脑差点没拿住,他怎么在这里?他不是去上班了吗?

“太太,先生在等您早餐呢,快点放下电脑。”一旁的苏姨看着下楼的唐晚安笑着道。

太太?

唐晚安听到这两个字,身体一顿,眼神微颤,嘴角抽抽的看了眼坐在餐桌上一言不发,一动不动的男人,她咽了咽口水看着她笑了笑道,“苏姨,你可以叫我……”

“吃饭吧!”

她的话还没说完,薄沉深就冷冷的打断了她的话。

唐晚安放下电脑坐到餐桌上,看了眼正位的男人,想反驳什么又生生的咽下,反正这都是早晚的事,他没有强迫她,她什么都能忍,名称而已。

吃完早饭,薄沉深看着她依旧坐在餐桌上,他皱了皱眉的看了眼名表,不耐的瞪了她一眼,薄唇开启的低吼,“你还不走?”

唐晚安看着他,拿着电脑包,看着他笑了一声问,“你要带我去剧组吗?你告诉我地址,我可以自己坐车过去,我不想麻烦你。”

“啰嗦。”薄沉深不耐烦的夺过她手里的笔记本,一手牵着她的手就往外走。

唐晚安看着他的大手牵着她的小手,他的手温热粗粝,却很舒服,她有些不自在想要甩开他,可是这个男人牵的太紧,她的脸微红。

坐在车厢里,唐晚安看着窗外,许久没说话,吹着微风,让脸上的红慢慢的消逝。

薄沉深看着她的脸渐红渐白,嘴角微勾,他的小娇妻貌似有点可爱了。

等到了剧组,剧组仿佛知道了薄沉深来,几个人都在目的地站着等着他,下了车,那些人立即迎上来,导演对着薄沉深鞠了鞠躬掐媚的道,“薄少,您怎么有空来剧组了?”

薄沉深看了眼身旁的女人,唐晚安知道他的意思,顿时点点头,来到导演的面前,对着他笑了笑的点点头道,“导演,我是唐念念,我已经写了三年的小说经验,您有什么要求可以跟我说。”

继续阅读《薄太太又闹离婚了》


版权声明:未经书面授权禁止转载、摘编、复制或建立镜像。对既成事实本站将保留所有的权利。

无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