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任锦,陆允沛《陆先生宠妻无度》在线全文免费阅读

小说:陆先生宠妻无度
分类:其他小说
作者:一只吃货喵
简介:都说陆氏集团的总裁是个丑八怪,哪怕位列全国首富,也无人敢嫁——除了任锦
为了郁郁症的儿子,她代替堂姐出嫁了
婚后,任锦才发现,她老公一点也不丑,甚至帅破天际,更重要的是,他长得跟她儿子,似乎——
“陆总,请问你是我儿子的爸比吗?”
角色:任锦,陆允沛
小说任锦,陆允沛《陆先生宠妻无度》在线全文免费阅读

《陆先生宠妻无度》免费试读免费阅读


第1章 毁尸灭迹和顶风作案


夜幕悄悄来临,富丽奢华的陆氏别墅陷入一片黑暗中。

“你说什么?宝宝发烧了?”

来不及挂掉电话,她拎起曳地的婚纱,直接从房间里跑了出来。

若不是为了任氏和宝宝,她根本不会代替任琳依,跟陆氏集团这个丑八怪总裁联姻,没想到刚离开任家,宝宝就出了事。

仓皇的从楼梯上跑下来,她感觉背后一阵冰冷,好像有眼睛一直盯着自己,她艰难的转过身——

“啊!”任锦撞到了一个坚硬的东西,疼的龇牙咧嘴。

周围黑的伸手不见五指,如此近的距离下,任锦清晰的感觉到一道危险的视线落在自己身上,她浑身一凛,一抬头,正对着男人的眼睛。

男人此时正站在壁橱前,他的手中,正拿着一把武器!

他浑身散发着那种肃杀的气息,让任锦瞬间就想起了影视剧中冷酷无情的杀手!该不会真的是她想的那样吧!

果然豪门太太不好当,才嫁过来第一天,她就遇上了如此可怕的事情!

任锦缩了缩脖子,小心翼翼:“那个,我什么也不知道,什么也没看到,你要杀陆允沛的话去卧室等吧,我先走了!”

话音未落,任锦拔腿就跑。

陆允沛看到眼前这个穿着婚纱的女人,眯了眯眼睛,他要杀了自己?

他看着手里的模型,那是之前从国外带回来的,这女人脑子里在想什么?这就是任家塞给他的女人?

还要跑,怎么,她不想嫁入陆家?

转过楼梯的拐角,任锦努力的平复着心情。

那个男人真的太可怕了,看他的样子,浑身都是那种一不顺心就弄死你的气质,一看就是惯犯,还是保住小命要紧。

还没等她喘过气,任锦只感觉自己被猛地一拽,一个天旋地转,她落到了男人怀中,顿时僵住了。

耳边传来一句低沉的话——

“保险起见,你陪我一起去。”

任锦的脸色顿时一变:“你……”

“毁尸灭迹和顶风作案,你选哪个?”陆允沛再次开口,带着浓浓的威胁。

任锦瞬间打了个冷战,缩了缩脖子,思忖再三道:“顶风作案。”

俗话说,好死不如赖活着。大不了等回去后,趁着他不注意再找机会离开。

陆允沛丝毫没有松开她的意思,紧紧拉着她的手腕向卧室走去。

任锦被他拽住,身上突然有一些异样,脸颊发热的厉害,不一会儿蔓延至全身,就连肺腑都燥起来。她的脚步慢了下来,逐渐跟不上陆允沛。

陆允沛感到她的异常,顿住脚步:“你怎么了?”

任锦脸颊泛红,迷蒙的摇头:“不知道,好难受,不想走。”

陆允沛身上冰凉舒服,她忍不住搂住他的脖子,紧紧靠着他,贴在胸膛上,不自觉的“唔”了一声。

抱着娇小柔软的任锦,淡淡的少女香缠绕在鼻翼,陆允沛的呼吸莫名加重,立刻将任锦推开。

任锦又迅速粘上去,顺势搂住他的胳膊,浑身热的难受:“别走。”

陆允沛身体顿时僵住,漆黑的眼眸锁在任锦脸上。

下药!任家人干的?

任锦不理会他的目光变化,她瑟缩了一下,紧紧抱住陆允沛的胳膊,像一只无尾熊似的爬到了他身上。

陆允沛呼吸一窒,瞳孔紧缩,“你知不知道在干什么?”

任锦脸色微红娇艳,眼神迷蒙勾人,忽而低头,在他唇边轻轻吻了一下。

陆允沛心口狠狠颤动,盯着任锦看了一会儿,眼中逐渐被情味弥漫,直到仅剩的理智消失,声音沙哑,“这可是你自找的。”

一把将任锦扔到床上,俯身压了上去。

“你的名字。”

“任锦。”

夜很长很长,

辗转悱恻,一夜缠绵……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陆先生宠妻无度》

第2章 千万不要有事啊


第二天任锦醒来的时候,身上像被大卡车碾过一千遍似的,浑身酸痛。

低头看到自己身上的斑驳吻痕,她顿时呆住了。

强撑着床板起身,胳膊酸痛无力,一时不慎又跌坐到了地上。任锦顿时红了眼眶,愤恨地捶打着床板撒气,“谁都欺负我。”

“也不知道宝宝怎么样了?”任锦心里一紧,也不管身体上的不适,随便换上衣服,跌跌撞撞跑出门。

任锦从出租车上下来,三步并作两步到任氏别墅,狠狠拍打着大门。

大门推开,刘妈从里面走了出来,任锦急急开口:“刘妈,宝宝怎么样了?”

刘妈脸色焦急:“大小姐,你快救救小少爷吧,任先生不让小少爷去医院,小少爷现在高烧不退,很危险。”

任锦心里一沉,直接跑了进去。

任柏松一家正在吃饭,看到她进来,纷纷停下筷子,目光聚集在她身上。

“我已经听你们的话去了陆家,你们应该替我照顾好宝宝,为什么不送他去医院?”任锦愤怒质问。

叶如君顿时摔了筷子,语气有些敷衍:“不就是发了点烧,吃点药就好了。有什么大不了的,我还没说他打扰我休息呢!”

“就是,姐姐,你看你,那么急干什么,身上的吻痕也不知道遮一下,丢不丢人啊!”任琳依阴阳怪气的道,盯着任锦脖颈处显而易见的吻痕,眼中嫌弃,“你还真的跟那个丑八怪睡了?不嫌恶心啊!”

任锦狠狠的瞪了他们一眼,转头看向刘妈,匆匆问道,“宝宝在哪儿?”

“在你的房间。”

任锦急忙跑了过去,看到任年脸色苍白如纸,心狠狠的揪了起来。

她和刘妈匆匆忙忙的把任年抱起来,将他带下楼,经过客厅的时候,任锦看都没有看那三个人一眼。

到了医院后,任年直接被推开了急救室。

任锦看着急救室上面亮着的三个字“急救中”,心逐渐揪起来。

时间一点一滴过去,医生终于出来了。

任锦迅速跑了过去,“医生,宝宝怎么样?”

医生摘下口罩,“病人高烧不退,已经转为重症肺炎,胸部积液需要马上手术,但是手术过程中很可能出现大出血,病人血型是RH阴性血,医院血库里没有这个血型。”

“什么?”任锦顿时怔在原地,大脑一片空白。

“不过您放心,我们已经联系其他医院了,您先去交医药费,不要耽误病人治疗。”医生道。

任锦连连点头。

拿到交费单后,她又怔住了。

手术加上后期恢复,大概七八万。

虽说不多,但她身上现在也没有这么多钱。

之前的医药费,都是伯父先垫一点,她再打零工交上。

任锦紧紧攥着交费单,眼前飘过宝宝苍白虚弱的脸色,她深吸一口气,拿出手机给伯父打电话。

“喂?小锦。”

“伯父,你能不能再给我转点钱?”任锦轻声开口。

现在公司由伯父管理,她没有工作也没有钱,只能去跟他开口。

“多少?”

“七万。”

“小锦,你也知道,公司最近效益不好,你看能不能先交两千的押金,剩下的再想办法?”

任锦的心一沉,手紧紧握着手机,低声道:“有多少先给我转多少吧。”

“公司最近也没什么闲钱,你要不然和陆家人商量一下,给我们一个合同,把公司的效益提上去。”

呵!还是想利用她捞钱!

任锦瞬间感到可笑,喉咙顿时发涩,她扯了扯嘴角,回绝:“不用了,我自己想办法吧。”

不等那边再说话,直接挂了电话。

爸爸的公司在他手里,不过七万块钱都不想给,小年要是出了什么事,他们一家别想好过。

任锦拿着交费单无力的在医院游荡,该怎么办?她从哪儿弄这么多钱?

无意间抬头,任锦突然闪过一道黑色的身影,十分熟悉?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陆先生宠妻无度》

第3章 睡了就想跑


“是你!”眼神一转,飞快的追过去。

“前面穿黑衣服的,给我站住!”

陆允沛听到任锦的声音,脚步一顿,转过了身。

任锦因为跑得太快,气喘有些不匀:“睡了我就这么跑了,做人不能这样!”

陆允沛上下打量了她片刻,最后在她手中的交费单上停下,嗓音低沉:“生病了?”

陆老爷子为了婚礼的事故意装病,他今天来接他回去,竟在医院碰到她!

“这跟你没关系昂,我告诉你,这件事不能算了,要么给钱,要么我报警!”

陆允沛一把将她手中的交费单抢走,看了两眼,发现名字不是她,松了一口气。

不知道为什么,听到她生病,心里竟然有点担心。

“你说话啊!快点!我急着呢”

陆允沛看了她一眼,掏出一张黑色的银行卡。

任锦迅速接过来,想也不想直接转身就走,可是刚走没几步,她又折了回来,上下打量他一眼:“你是什么血型?”

陆允沛眼眸深邃,没加思索的道:“RH阴性血。”

任锦脸上瞬间一喜,拉住陆允沛的手腕向急救室跑去。

看到急救室门口等着血源的医生,任锦直接把陆允沛塞过去。

“抽他的血。”

撂下一句话,转身就跑。

匆匆赶到缴费处,准备付款的时候,任锦才发现那张卡居然是陆氏特用黑卡,她顿时懵了。

他怎么会有黑卡的?不会是偷的吧?

但事到如今,她也顾不得那么多,只能用了!

再次回去,那个男人竟然乖顺的躺在孩子旁边,袖口半挽,胳膊上缠着绷带,血一股股的从管子里流进旁边的血袋。

手术室的灯再次亮了起来,一直等陆允沛输完血后走出来,任锦才有些捉急的走上前:“你吖!怎么能偷陆氏的黑卡呢?要是被发现很严重的!你会很麻烦的知不知道?”

陆允沛听到任锦紧张的语气,阴沉的脸缓和了些,“我不怕。”

“这不是怕不怕,你……”

任锦还想要继续说,“叮”一声,急救室被打开,里面的医生先走了出来。

任锦快步走到急救室门口等着,犹豫了一下,她还是回头说道:“不管怎样……谢谢你愿意为我的宝宝献血。”

说完任锦赶快跑到医生推出来的病床边,看着自己的孩子,心里酸涩:“宝宝。”

任锦正想跟着任年去病房,身后却传来猛地一阵拖拽,她一回头,正对上男人那难看之极的脸色。

“他是你的孩子?”

“是……你干嘛啊!”任锦被陆允沛吓到,身躯一震,不禁后退几步。

听到她的回答,陆允沛脸色黑的似能滴出墨汁,冷冷的看任锦一眼,用力将胳膊上的绷带拽下来,转身离开。

这个不知廉耻的女人!

任锦不知道陆允沛是怎么想的,她也没那工夫去管,这一天,她一直陪在任年的病床边,直到他醒了,自己才稍稍安心。

“妈咪,我做了个梦!”任年缓缓睁开眼,迷迷糊糊的开口,“我梦见爸爸了……他还摸了我的头。”

“傻孩子,那就是梦啊~。”任锦摸了摸任年的头,心里一软

“不!妈咪,那就是爸爸!”任年嘟着小嘴,“我要找爸爸嘛!妈咪!”

任锦不知如何回答,几年前出了意外,她不小心怀上了任年,之后一直跟着她在任家受苦,就算没有父亲,这孩子仍然贴心的让人心疼,从不抱怨……

可是,他第一次提出想要父亲,却是因为那个男人……

低头一看,任年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睡着了。

这一晚,任锦都陪在任年的身边,彻夜未眠,她看着宝宝白嫩的脸蛋,心里只觉得心疼。

手机突然震动,任锦拿出来一看,任柏松的名字在屏幕上闪烁……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陆先生宠妻无度》

第4章 孩子是谁的


她扭头看了一眼睡得安稳的任年,起身向门口走去。

“喂。”

“喂,小锦,伯父知道你埋怨我昨天没给你转钱,公司最近效益确实不好。”

那边又传来叶如君的声音:“她现在可是陆家的少奶奶,昨天还用了陆家的钱,现在跟你喊什么穷?”

任锦顿时明白了,这一家子打电话过来,就是因为她用了陆家的黑卡,这消息还真是灵通!

她狡黠一笑,道:“对了,婶婶,你不说钱的事儿我好像还忘了,我的股份还在伯父手里呢,伯父打算什么时候给我?”

“小锦,你要股份,当然会给你。但是你得进公司,你现在什么经验都没有,怎么给你?”任柏松说的好听,言语尽是公司考虑。

“那伯父什么时候准备让我进公司?”任锦话锋一转:“伯父,你知道为什么陆氏集团没有跟你合作吗?”

任柏松没想到任锦会提到这个,顿时一怔:“我们公司达不到陆氏集团的要求。”

“不是。”

“为什么?”

“昨天陆家人打电话告诉我,他们调查到我手里没有任氏集团的股份,觉得我不重要,就打消了合作的念头。”

任锦嘴唇微勾:“既然伯父不想给我,那就算了,反正我在陆家不愁吃穿,我还有事,先挂了。”

“等一下。”任柏松急急开口,似乎下了莫大的决心,“小锦,股份全部给你,你也打理不好公司,我先给你十分之一怎么样?等你熟悉了,我以后再慢慢交到你手里。”

任锦故作犹豫:“这……”

停顿片刻,为难道:“好吧,我会对陆家人好好解释的。”

嘴角若隐若现的弯起弧度,任家人再老狐狸又能怎么样,该是她的,就要还给她!

“好,我让琳依把股份转交书给你。”任柏松道。

任锦正欲再开口,突然传来任年哭闹的声音,她心一紧,忙挂了电话。

“妈咪,妈咪。”

匆匆回到病房,任年哭的上气不接下气,眼睛肿的跟核桃似的。

任锦好声哄着任年,自责的不行,她不应该离开任年的。

“妈咪,宝宝要跟你在一起,你以后不要离开宝宝了好不好,宝宝很乖的。”任年好不容易才止住眼泪,瑟缩在任锦怀里。

“好。”任锦连声应下。

她守了一会儿,将任年哄睡着后,打算去陆家别墅收拾几件衣服,和任年一起住在医院。

刚回到陆氏别墅,任锦想起陆氏特用黑卡,她得想办法还上,虽然那个杀手说不怕,那她也得还上,万一被陆家人知道就惨了。

可她去哪儿弄钱?对了,今天任柏松说给她医药费,可以给他要。

任锦拿出手机,指尖轻滑,拨通了任柏松的电话。

“嘟嘟嘟”手机里传来的忙音在偌大的别墅里回响,氛围异常诡异,她顿时头皮发麻,忽然眼前闪过一道黑影。

“啪”的一声,手机掉到地上,抬头,对上一双深邃寒冷的眸子,冷的能把她冻成冰渣子。

面前的男人一身黑色西装,身材挺拔欣长,脸上蒙着一层黑色面纱,如来自地狱的鬼魅。

强大的气场压制下,她顿时双腿发软,怎么也喘不过气来。

声音仿佛从寒窖里传来:“任家人竟然拿一个生过孩子的女人敷衍我。”

任锦打了个冷战,吓得都口吃了:“你,你是陆……陆允沛。”

“孩子是谁的?”陆允沛一步步向她逼近,骨节分明的手指捏着她的下巴。

“我……我也不知道。”任锦差点哭出来。

那是四年前任琳依参加陆氏集团的宴会时候的事……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陆先生宠妻无度》

第5章 新婚之夜跟别人睡了


当时她礼服被洒上红酒,打电话让她送衣服,鬼知道她怎么走错的房间,被一个凶狠残暴的男人毁了清白,第二天醒来就剩下她自己在床上。后来有了孩子,因为这样,宝宝被人指指点点,到处受人白眼。他才那么小,就因此得了自闭症。

“不知道?”三个字几乎从牙缝里挤出来,陆允沛手上的力度又重了些。

“那个人的直接把我拽到床上,我怎么知道是谁?”任锦的眼泪大颗大颗滴落下来。

滴到陆允沛手背上,泪珠滚滚,他触电似的松开了任锦,深沉的黑瞳在她身上停留片刻,转身离开。

感受巨大的压力消散,任锦顿时瘫坐到地上,喘着粗气。

突然眼前又出现那道黑色的身影,任锦向后靠,带着哭腔:“我真的不知道。”

“不知道什么?”疑惑的声音从头顶传来。

任锦抬头看去,看清来人的脸,胡乱擦了擦泪水,从地上爬了起来,搂住他:“呜呜呜,我碰到陆允沛了,他好可怕。”

陆允沛还不如这个想要取他命的杀手有人性。

眼泪混合着鼻涕尽数擦到他身上,陆允沛嫌弃的把她拎起来:“真脏。”

任锦突然想起黑卡的事,抬起脏兮兮的小脸:“你怎么还敢来?”

陆允沛漆黑的眼眸深邃,高大的身影压在她上面:“为什么不敢?我的任务可是杀死陆允沛。”

任锦看着比自己高出一头的男人,不由得胆怯,下意识后退一步:“你想死别拉着我啊,陆允沛也是你想杀都能杀的?我告诉你,陆家的黑卡赶快还回去,不管你怕不怕,很危险的。”

听到任锦的话,陆允沛眉头皱起,五官冷峻凛冽,眼眸凌厉:“有人通过黑卡找你?”

“没……没有。”任锦感受到一股寒意,禁不住打了个寒战,连连摇头。

再抬头看到他阴沉的脸色,以为自己把他弄生气了,缩了缩脖子:“那个,我……我不是故意凶你的,你给我的可是陆氏特用黑卡,要是被陆氏发现,你就死定了。”

陆允沛听到她的话,心里瞬间舒服了些,原来她以为黑卡是他偷得,怕他被陆家人找麻烦。

“黑卡不会有记录,你随便刷。”

任锦狐疑的看着他:“真的?可是任家人明明就知道了……”

陆允沛不语。

任锦突然又想到了什么,脸色瞬间变得紧张,她看了一眼周围,发现没人,压低声音道:“我给你说,陆家人可不好惹,你别呆在这里,万一被人发现就惨了。”

“我已经应聘上陆氏别墅的保镖,随身保护你。”陆允沛凤眸轻挑。

任锦难以置信的睁大眼睛,脸上瞬间慌乱,说话断断续续:“什么……你,不行,你不能在这里。”

任锦紧张兮兮的扫了一圈,推着陆允沛将他推出去:“要是被陆家人知道我新婚之夜跟你睡了,他们不得把我的皮剥了。”

“已经签了合同,离开要付违约金。”

一听到付违约金,任锦的动作瞬间顿住:“多少钱?”

“一千万。”陆允沛转过身,似笑非笑的看着任锦,轻飘飘吐出三个字。

“一千万?你疯了!”任锦惊呼,腿一软差点倒在地上。

“你干一辈子保镖能挣一千万吗?”

“能。”陆允沛点头道,凤眸轻挑,嘴角噙着一抹笑意,“只要我待在陆氏一辈子,陆氏都是我的。”

任锦顿时感觉他在做白日梦,陆家虽然有钱,但不是没脑子的人。陆氏都是他的,倒不如说他把陆氏取而代之!

任锦收回手,看了他一眼,厉声警告道:“你呆在这里不许乱说话,尤其是我跟你的事。”

陆允沛黑瞳一凛,危险的看着她。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陆先生宠妻无度》

第6章 我是你的贴身保镖


任锦顿时息了声,狠狠瞪他一眼,转身上楼。

说时迟那时快,手腕被人从后面一带,后背就顶到僵硬的墙上,再次抬眼,看到陆允沛那张放大的脸。

陆允沛一手撑着墙,一手抬起任锦的下巴,落在任锦脸上的视线极有侵略性,道:“我跟你的事很丢人?”

声音低沉带着威胁,温热的呼吸扑到脸上,任锦脑海闪过新婚之夜的画面,一时间心口跳跃,莫名紧张:“我……我没说,你放开我!”

陆允沛的手轻轻在任锦脸上轻抚,目光沉沉:“真的?”

“嗯嗯。”任锦的小脑袋迅速点头。

陆允沛微勾嘴唇,松开了她。

任锦脱离陆允沛的禁锢,飞一般的跑上楼。

收拾好东西,下楼时看到陆允沛还在客厅。

他斜斜垮垮的半靠在墙上,黑色西装的扣子开了一半,面容冷峻。

“我要去医院,你在别墅待着。”任锦没好气的道。

“我是你的贴身保镖。”陆允沛道。

“我不需要贴身保镖!”任锦突然转身,狠狠的将陆允沛推向一边。

“哟,你们这是在干嘛?”

一道尖酸刻薄的声音从门口传来,任锦抬眼看去。

任琳依拿着一个文件夹,堂而皇之的走了进来,嘲讽的盯着两人。

“姐姐,在陆家的别墅跟野男人嬉笑打骂,不合适吧?”任琳依嘲笑,“即使你那个丑八怪老公满足不了你,你也不能这样做,毕竟你代表的不仅是陆氏,还有我们任氏呢!”

陆允沛脸色微沉,眸光凛冽,周身气息瞬间下降。

任锦用力将陆允沛推开,拉了拉衣服,道:“这是我的保镖。”

听到仅仅是个保镖,任琳依的眼神瞬间变得鄙夷:“哟,姐姐得不到男人的慰藉,开始找保镖来清火了!还真是饥不择食,丢人!”

“跟你有什么关系?”

“唉,姐姐攀上高枝,是不打算认我们这亲戚了吗?不过也对,任氏怎么能和陆氏比呢,陆氏连黑卡都能给你。虽然你的老公是个糟老头子,长的也不能看,不过只要有钱,这算什么?毕竟可以找个帅气的保镖充场面”任琳依装作没听到任锦话中的冷意,阴阳怪气的道。

“不过啊,姐姐,我得提醒你一句,保镖就是拿钱干事的,你可别当真了。”

任锦脸色一黑,眸子闪着怒火,猛然出手将她推出去,道:“没事就滚!我没时间听你废话!”

“你,好啊,果然是有陆氏撑腰的人,既然这样,那这股份对你来说也没什么用了!”任琳依将股份书拿到任锦眼前一晃,迅速又收了回去。

任锦脸色微变,一把抢过来,翻看了两页,的确是股份书,收了起来。

“堂姐,你都已经结婚了,跟一个保镖走的这么近不好吧。”任琳依有意的扫陆允沛一眼。

任锦看出她的意思,轻轻勾唇:“要不然送你?”

任琳依眸光一闪,上前搂住陆允沛的胳膊,笑道:“这就对了嘛,我会替你好好照顾他的。”伸手向陆允沛脸上捏去。

任琳依身浓郁的香水味钻进陆允沛鼻子里,他厌恶的皱了皱眉头,再看到即将伸到脸上的手,他的眸光陡然一暗。

“啊!”

清脆的巴掌声与呼痛声一前一后响起。

任琳依捂着脸,难以置信的等着陆允沛:“你……你竟然敢打我?”

任锦立刻跑过去,拦住陆允沛还想要上前的身体,斥责道:“你怎么打人呢?这可是你未来的上家。”

陆允沛听到任锦的话,脸色霎时阴沉的吓人,深邃的眼眸微沉,声音幽冷:“你再说一句!”

这个女人真是胆大包天,竟然想着把他送出去!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陆先生宠妻无度》

第7章 碰了你又怎样


忽觉温度骤降,任锦打了个冷战,她想了想自己没说错话啊。

而陆允沛眸光冰冷,任锦无所谓的表情瞬间惹怒了他,脸色顿时黑了下来。

任锦扭头正想说什么时,手腕被拽住,还未反应过来便听到“啪”一道关门声。

任锦被陆允沛用力甩到沙发上,脸色不悦:“你干嘛?我这是给你找一个更适合你的工作。”

“不需要!”陆允沛脸黑的能滴出墨汁,咬牙切齿。

任锦很快从沙发上爬起来,耳边响起陆允沛低沉的声音:“只要你敢出去,我就能让你永远出不了门!”

任锦顿时心里发怵,不情愿的再次坐到沙发上,不服:“凭什么?我才是这里的女主人!”

“信不信我向我老公告状,他能打死你!”任锦威胁。

“你可以试试!”陆允沛冷声道,眼眸微沉。

她老公就在眼前,他倒要看看怎么告状!

任锦看他不想是开玩笑,只好忍下心里的怒火,好声好气的商量着:“她可是任氏集团的千金,跟着她,说不定能在任氏找个工作,陆家又不是不给你工资。拿两份工资,多舒服!”

陆允沛眼中似乎能冒火一般,他恨不得将眼前这个女人的脑子给砸开,看看里面究竟装的是什么东西?

竟然想着把他送人!

陆允沛用力一拉,将她拉到怀里,轻挑起她的下巴,“把你脑子里稀奇古怪的念头都给我收回去!”

说完顿了顿,眼眸猛地一沉:“否则,我可不知道能做出什么事!”

“你……”

任锦张嘴正想再说话时,突然眼前一阵模糊,“嘭”的一声,她被陆允沛扔到了床上。

“你……你想干什么?”任锦顿时慌了,“你,你别碰我啊!”

陆允沛俯身压上去,几乎从牙缝里挤出来:“碰了呢?”

“撕拉”一声,任锦忽觉一阵凉意,立刻瑟缩到一起:“你要是碰我,我老公知道会杀了你!”

“那得看他有没有这个本事了!”

陆允沛低头在任锦脖颈处啃咬,似是泄去怒气似的。

直到天的东方泛起光亮,两人才相偎沉沉睡去。

第二天早上醒来,任锦感觉身上又被一万辆车扎过去一样,酸痛难耐。

想起昨晚没在医院陪着宝宝,她赶快起身,希望别出什么事才好。这次回医院就把宝宝带回来,在陆家照顾她。

撑着床板就要起身,胳膊使不上劲,她又软了下去,跌到一个温暖的胸膛。

抬眼看到一双似笑非笑的眼眸,她气急在陆允沛腰间狠狠掐了一下,道:“你给我等着!”

“有事?”

“我要去接宝宝!”任锦咬牙切齿,忿忿道。

“我陪你去。”

在去医院的路上,任锦心跳的厉害,有种不好的预感,她得赶快把小年接回家,免得夜长梦多!

走进病房,病床上空空荡荡,只有一个护士在整理东西。

任锦的心瞬间就揪了起来,她飞快跑过去,“这里的孩子呢?”

“接走了,孩子刚醒过来,家里人连夜接回家,不知道怎么想的?看他们的样子也不像是差医药费的样子啊。”

护士的话还在耳边,任锦愣在了原地。

被家里人接走!

能称之为家里人的,除了她,还能有谁?

突然任锦想起任琳依,昨晚任琳依在陆氏别墅被打,任琳依拿她没办法,就只有拿小年出气了!

任锦情绪激动,气势汹汹地冲入任家。

动她可以,敢碰小年,她绝对饶不了他们!

“你们把我宝宝弄哪儿了?”

任锦踏进任氏别墅,不管不顾的喊道。

任琳依正在欣赏刚做的指甲,听到任锦的声音,眼中划过狠辣。

任锦一把将她拽起来,质问道:“小年呢?”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陆先生宠妻无度》

第8章 红果果的威胁


“他不是在医院吗?哟,看堂姐这着急的样子,小年丢了?堂姐昨晚跟保镖睡得舒服,怎么不想想还有一个生病的宝宝?”任琳依将任锦的手挥开,不屑的嗤笑。

任柏松与叶如君这时走下了楼。

看到任锦跟陆允沛在一起,任柏松灰褐色的眼睛闪过深意。

“小锦,怎么有时间到家里来?”

“小年在哪儿?”

“你自己把宝宝弄丢了,找我们有什么用?”任琳依刻薄道。

任锦脸色骤然下沉,瞪着眼眸,双拳紧紧攥住:“就是你们带走的。”

“小年在哪儿,我们的确知道,不过能不能找到她,就看你的诚意了。”叶如君笑着说。

陆允沛按住就要冲上去的任锦,漆黑的眼眸在三人身上打量,沉沉开口:“你们想要什么?”

陆允沛一开口,三人的目光瞬间聚集在他身上。

“你是谁?有什么资格问?”叶如君嗤笑。

任琳依低声道:“他就是任锦的保镖。”

任柏松抬起浑浊的眼睛,打量着陆允沛,根据他多年的经验,心里隐隐有种预感陆允沛身上的气场绝对不仅仅是一个保镖这么简单。

“一个保镖而已!”叶如君不屑。

“闭嘴。”任柏松呵斥住叶如君,转而脸色缓和些,笑着道:“小锦,你也知道,我们任氏集团效益不好,上次给你十分之一的股份后,陆家也没跟我合作。所以……”

“所以你就拿小年出气?”任锦声音沙哑。

任柏松顿时有些下不来台,笑意带着尴尬:“小锦,只要你帮我把陆氏集团的合作谈成,小年我们一定会好好照顾。”

“合作?”任锦胸部剧烈起伏,脸上寒意彻骨:“你是想借着我把陆氏掏空吧?好壮大任氏!”

“你给任氏出点力怎么了,这些年吃的喝的不都是从任氏拿的?”任琳依拍案而起,指着任锦骂道。

“你少说两句。”任柏松斥责任琳依。

任锦脸上带着怒意,恨不得把这一家子人都撕个粉碎,“不可能!我做不到。”

“既然做不到,你宝宝可就要受罪了。”叶如君轻笑一声,又故作惋惜的叹了口气,“小年的自闭症可是严重的很,出了什么事也怪不到我们身上。”

任锦气的双眼通红,就要冲上去,陆允沛忙的拦住她,声音低沉:“我答应!”

“你答应有什么用?一个小小的保镖还能当陆氏集团的主不成?”叶如君鄙夷的扫了一眼陆允沛。

陆允沛眸光顿时如淬寒似的,冰冻三尺。

任柏松对叶如君的话非常不满,忙开口呵斥叶如君:“你胡说什么!”

然后缓和了脸色,带着笑意看向陆允沛,温和道:“我们不是不相信你,但是就凭一个保镖的身份,能谈下陆氏集团的合同,未免太异想天开了吧。”

陆允沛扫了一眼周围,从茶几上抽出一支笔,在纸巾上写了一串号码,递给任柏松:“这是陆氏集团高级助理华明的电话。”

“高级助理……”任柏松褶皱的脸上闪过精光,忙伸手去接:“你放心,等合同谈成,我会把小年还给你的。”

“我现在就要见小年。”任锦焦急道,她可等不了那么长的时间。

任琳依不耐烦道:“小年在我们这里还能出什么事吗?等我们有了陆氏的合同,你想怎么看都行。”

“你们……”任锦顿时急了。

陆允沛轻轻拉了任锦一下,低声道:“听我的。”

任锦瞬间安静下来,不知道为什么,她感觉陆允沛能把小年找到。

“华明会安排与任氏的合作。”

陆允沛说完这句话,拉着任锦离开,不知为什么他有种天生的王者气场,就是让人畏惧,甚至信了他的话。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陆先生宠妻无度》

第9章 孩子他爹到底是谁


回到陆氏别墅,任锦停了下来,扭头问陆允沛:“你为什么会有陆氏集团高级助理的电话?”

在他给任柏松电话的时候,她就好奇,但一直在忍着。

“先生给的。”陆允沛道。

任锦继续追问:“那他……”

不等任锦说完,陆允沛抬脚上楼。

任锦撇撇嘴,立刻跟了上去。

或许那个陆允沛也没有那么可怕吧,任锦一边走着一边想。

一上午过去了,任柏松还没打来电话,任锦有些坐不住,起身就要去找陆允沛。

宝宝不会出什么事吧?

走到书房,看到陆允沛正在跟一个穿着西装的男子谈话,她贴在门口,好像听到了任年两个字。

是不是宝宝找到了!

任锦忙的推开门,急急开口:“是不是宝宝找到了?”

看到她直接推门进来,男子顿时愣住了,疑惑的看向陆允沛:“这是……”

“陆太太,任锦。”陆允沛将手中正在转动的笔放下,凝重的脸色淡了些,起身:“任年已经被任家人送进了医院。”

任锦瞬间高兴,立刻伸手去拉陆允沛:“我们去医院。”

“好。”

陆允沛被任锦拉着走出书房,走到门口,他顿住脚步,转身:“我晚点跟你说。”

“是。”男子恭敬的点头。

任锦跟陆允沛来到医院后,任锦突然想到任家人轻易是不会把宝宝送医院,除非是他出了什么很严重的事。

她心里一紧,瞬间停了下来,看向陆允沛:“宝宝是不是出事了?”

陆允沛没说话,推开了房门,道:“进去看看吧。”

任锦点头,走进病房,第一眼就看到躺在地上的任年,她赶快跑过去,“宝宝!”

“宝宝,你怎么了?”任锦见任年脸色苍白的可怕,浑身不断的抽搐,她顿时慌乱。

陆允沛走过去,弯腰把任年从地上抱起。

不知道为什么,抱着任年,他心里有一种异样的感觉涌过,很熟悉的感觉。

“……颅内感染引起的脑炎……”

任锦一边轻声安抚着宝宝,一边焦急的听着医生说着病情。

任柏松这个混蛋一定是又对宝宝做了什么!

任锦心里盘算着怎么把任年偷偷带回到陆家别墅。

门外,陆允沛正在打着电话。

“……你去查一下任年的资料,一丝都不要给我落下,掘地三尺也要给我查出他父亲的身份。”

说完,陆允沛透过病房门的玻璃,看向里面担忧的任锦,眼中闪过一丝寒意。

他果然还是在意这个事情。

任锦轻手轻脚的关上门,里面的任年不再抽搐,已经睡着了。

她走到陆允沛身边,拉了拉陆允沛的衣袖,问道:“那个……你既然都可以联系的上陆允沛的助理,那你知不知道陆允沛他……最近回不回家?”

陆允沛轻笑了一下,抬起她的下巴:“怎么?你是在邀请我吗?”

“这里是医院!”任锦慌忙拍掉了他的手,转身担忧的说道:“我想带宝宝去陆家住一阵子,他这个样子,我实在不放心把他放在任家。”

但是想起那晚陆允沛凶狠的语气和对她满满的嫌弃,任锦打了个寒战。

“可是……陆允沛嫌弃我带了个孩子,他要是回来看到小年,还不一定会怎么对他……”

“没事的,我刚刚问了医生,任年还要在医院住一阵子,我会派我的保……我的同事们来看着他的。”

陆允沛的“保镖”二字差点就脱口而出,幸亏他还记得自己现在的身份,及时改了口。

任锦一脸疑惑的看向他:“都是同事,凭什么你就可以命令他们?”

陆允沛向任锦身边凑了凑,低头附在她耳边说道:“因为我是陆夫人的专属保镖,当然要比他们的级别高一些了。”

男人说话时温热的气息喷在任锦的耳朵上,激的她的脸一下子红了起来。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陆先生宠妻无度》

第10章 你居然敢用偷来的卡


“你在外面能不能注意一点!你不要脸我还要呢!”

任锦摸着自己有些发烫的脸,远离了陆允沛身边。

就在陆允沛还想再说点什么的时候,身后却突然传来了一个尖刻的女声。

“姐姐,在自己家里情情爱爱还不够,还要跑到医院这种公共场合来做这种不知羞耻的事情吗?”

任琳依从走廊的另一边走过来,边走边说,丝毫不克制自己的音量,周围的人都纷纷侧目,向他们的方向看着。

陆允沛回过神,刚刚和任锦说话时柔和的表情已经不见了,任琳依看到的那张脸,冷的好像可以看见冰渣掉在地上。

任琳依哆嗦了一下,有些害怕,但是转念一想这不过是一个小小的保镖,便壮了胆子继续向着病房走去。

任锦从来都不在意任琳依说的这些话,这么多年她听了没有一万也有八千了,可是任琳依不会无缘无故的来医院,等到任琳依站定到病房门口的时候,她的心已经提到了嗓子眼。

“你干什么!”任琳依伸手要去推房门,任锦连忙上去拦了下来。

“当然是接小年出院啊,姐姐,你可别忘了,你嫁进了陆家,那小年就要我们来‘精心’照顾了。”

任锦死死地拽住门把手,不让任琳依进去,恨恨的对任琳依说:“医生说了小年要住院观察!别以为我不知道小年因为什么来医院!”

任琳依也有些恼了,推搡着任锦:“住院费是我们任家交,我说什么时候出院就出院!任锦你别得寸进尺,我们愿意帮你照顾这个野种已经是……”

“啪”的一声,任锦一巴掌打在了任琳依的脸上。

她这辈子最讨厌的就是任年被人叫作野种。

“你!你敢打我!”任琳依疯了一样向任锦扑了过去。

刚才一直站在一旁的陆允沛立刻挡到了任锦前面,任凭任琳依对他怎么抓挠,都紧紧地把任锦护在身后。

任琳依闹的他烦了,他就一把把任琳依推倒在地。

“任小姐,我们陆总已经给小少爷缴清了住院费,并且叮嘱了我一定要让小少爷平安出院,而且陆总让我给任总带句话,麻烦任小姐转告。”

陆允沛脸黑的能滴出墨汁来,言语中已经带了一丝愠怒。

“陆总说,如果任氏连一个小孩子的住院费都承担不起,他要仔细考虑任氏是否有足够的资格和陆氏合作了。”

“你!”任琳依狼狈的从地上爬起来,指着陆允沛的鼻子,气的说不出话来。

最后只是愤恨的跺了跺脚,转身就走了。

陆允沛转身冲着任锦挑了挑眉毛,邀功似的说:“怎么样,我刚才表现不错吧?”

“可是……住院费真的是陆允沛交的吗?”

“勉强算是吧。”说着陆允沛的手里亮出了那张黑卡。

任锦吓了一跳,小声说道:“你还敢用这张偷来的卡?要是被陆允沛知道了你不仅工作丢了,人还要去坐牢你知道吗?!”

听出了任锦话中的担心,陆允沛心情好了许多。

“这个不打紧,都和你说了陆氏的黑卡是查不到消费记录的。”

“可……”可是任家就查到了她用黑卡付了住院费。

任锦后面的话还没说出口,就被陆允沛打断了,陆允沛指着病房里的任年说道:“现在什么都是后话,重要的是孩子怎么办。”

一提到任年,任锦的心就皱成了一团,她知道陆允沛刚才的做法只是缓兵之计,任家为了让她乖乖听话,还是会想方设法的把任年带回去的。

可是她实在不想让任年再回到那个地狱般的家了。

屋里的任年又哭了起来,伴随着各种仪器滴滴的声音,一群医生护士冲入了病房,任锦的心被揪了起来……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陆先生宠妻无度》

第11章 还想控制我


突然发生的这一幕让任锦整个人都吓傻了,她甚至不敢跟着医生去病房里面看,她根本无法想象要是任年出了什么事情,她还会不会有勇气活下去。

陆允沛看着身边泣不成声的任锦,这是他第二次看见任锦哭,但这次他竟然有些心疼。

“病人现在需要手术,家属来跟我缴纳一下手术的费用吧。”

陆允沛拍了拍任锦:“我去吧。”说完就跟着护士走了。

任锦看着男人远去的背影,突然感觉自己好像有了依靠,但是理智告诉她,这段危险的关系不能一直这么持续下去,一旦被陆家人发现了,对两人都不是什么好事。

任年被推入了手术室里,任锦想着怎么和陆允沛摊牌,却没想到一旁的陆允沛先开口了。

“任家早晚还是要派人来把任年带走的,不然等他恢复的差不多了,我们把孩子偷走吧。”

任锦听到陆允沛的话愣住了,这么多年她从来没有想过把任年从任家带走。

陆允沛看到任锦犹豫的样子,知道她心中有所顾虑,便认真地和任锦说道:“任年当初留在任家,是因为你只能依靠着任家,但是现在你背靠着陆家,这些还不足以让你带着孩子脱离任家吗?”

最主要的是,你现在的靠山是我。

但是这句话陆允沛没有说出口。

任锦开始有些动摇了。

把任年放在任家确实是她的无奈之举,因为她一直被任柏松控制,没有工作,没有固定的存款,就连打工都是偷偷摸摸的。

她脱离了任家,就连任年根本的吃穿她都不能保证。

但是现在不一样了。

至少她现在也算是半个陆家人了。

手术室的灯灭了。

医生出来通知任锦:“病人手术很成功,但是还需要住院观察。”

任锦一直提着的心放了下来,她转头回去看着陆允沛,眼神坚定。

“我同意。”

从任年被推出手术室之后,任锦就跟着医生一直忙前忙后,再也没理过陆允沛。

这让陆允沛心里有点不痛快。

“你休息一下。”任锦第四次从陆允沛面前经过的时候,陆允沛直接把她拉到了自己的腿上坐着。

任锦的脸一下子就红了,挣扎着要从陆允沛身上起来。

可是陆允沛却把她越抱越紧。

终于等到任锦有些怒了,陆允沛才放开她。

“你忙完了没有,忙完了我们来商量一下……怎么带他走。”陆允沛指了指躺在病床上的任年。

还不等任锦开口,门外突然进来两个人,径直走向任年。

“等一下!你们是来干嘛的!”任锦“嗖”的一下就窜到病床边,张开双臂的样子像极了护崽的母鸡。

陆允沛也站了到了任锦的身边。

两人看着面前脸色阴沉的男人,都不自觉的后退了一步。

其中一个看起来年龄比较大的说:“这位就是任锦小姐吧?我们是任柏松先生给小少爷请的护工。”

“护工?我不需要护工,我自己一个人就可以照顾孩子。”

任锦的语气中是满满的不信任,任柏松连住院费都不肯交,还会好心的给小年请价格昂贵的护工?

“任小姐可以看一下我们的证件,而且任柏松先生是先付了钱,所以请任小姐不要让我们难做。”

护工还是恭恭敬敬的说话,任锦还想拒绝,却被陆允沛拦下了。

“那你们交代一下工作时间,明天开始来吧。”

任锦疯狂的扯着陆允沛的袖子,却被陆允沛一个眼神制止了。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陆先生宠妻无度》

第12章 阴魂不散的家伙


等到两个护工走了,任锦才愤怒的开口:“刚才干嘛拦着我?我的事情什么时候轮到你做主了?任柏松突然送人来肯定是不安好心!要是他们给小年做了什么手脚……”

陆允沛心想:轮不到我做主你刚刚不也是乖乖听话了。

但是说出来的就是另外的话了。

“他们刚刚都自报家门了,要是任年出了不该出的事情,第一个怀疑的就是他任柏松。”

听着陆允沛的话,任锦渐渐冷静下来。

“而且我们如果坚持拒绝的话,任柏松就会更有戒心,明里的护工总比暗地里偷偷监视的人要好得多吧?护工是有上班的时间的,暗中的监视可就是24小时的了,那我们之后要怎么把任年带走呢?”

任锦扶着额头,她刚才实在是太害怕了,只要是关系到任年的事情,她脑子里那根理智冷静的弦就直接断掉了。

陆允沛看着任锦低着头,很长时间都不说话,以为自己刚才吓到她了,就顺势把任锦搂进了怀里。

“咳咳。”身后突然传来一声咳嗽。

任锦忙从陆允沛怀里挣扎出来,转身看去。

门口站着一脸玩味的任琳依。

“姐姐日子过得滋润啊,孩子在身边,男人也不断……”

任锦皱了皱眉头,说道:“有什么事快点说,别在这阴阳怪气的。”

任琳依侧身:“家事,我们得去外面说。”

陆允沛被打扰本就有些不高兴,任琳依还要背着他单独和任锦出去,让他的脸色更难看了。

他从第一次见到这个任琳依就不喜欢她,不仅是因为她总是尖酸刻薄的样子,而是这个女人明明自己浑身上下都透露着轻浮二字,却还总是讥讽任锦为人轻浮。

尤其是,这个女人总是给任锦灌输着,和他在一起就是不堪的思想。

任锦关上病房的门,忽视了里面低气压的陆允沛,问道:“什么事,快点说。”

任琳依从包里掏出一张烫金的请柬,任锦接过来,上面赫然印着她的名字。

“这是……”

“慈善晚会,主办方点名要你去,也算是,给你死去的爸妈一个面子。”

任锦直接把手里的请柬丢到了任琳依怀里。

“我不去,小年没有人照顾,医生说他还没有脱离危险期。”

任琳依冷哼一声,一边摆弄指甲一边说:“你以为给你请护工是干嘛的?如果不是主办方非要你来不可,你以为我愿意跑这一趟?”

可是任锦还是摇了摇头,拒绝道:“我没参加过这种宴会,我也不想和你们一起去参加这种宴会。”

语气里是满满的嫌弃。

任琳依停下摆弄指甲的动作,像是憋着一股怒气一般说道。

“这个宴会,只有你和我两个人代表任家。”

这让任锦更加不解,看着手上华丽精致的请柬,这种场合任柏松怎么会只让任琳依和她一起去呢?这是一个多好的出风头的机会啊。

任锦本能的觉得不对劲,说道:“只有我们两个我就更不想去了,你为了出风头,还不知道会让我出多大的丑呢。”

任琳依从小就是这样,任锦再清楚不过了,为了向别人显摆她在任家比任锦高一等,只要是比较公众的场合她就一定会捉弄任锦。

甚至随着她的年龄越大而愈演愈烈。

任琳依的眼里闪过一丝精光,她想要达到的目的,没有人可以阻止。

她从手提袋里拿出一沓纸递给任锦,说道:“你自己看一看,抓紧时间,就算是我等得了,你的男人可等不了。”

任锦回过头,陆允沛不知道什么时候到了病房门口,冷着一张脸看着她们。

连带着病房门上的玻璃都要结霜了。

任锦再看回手上凌乱的几张纸,竟然是任氏的股份转让书。

继续阅读《陆先生宠妻无度》


版权声明:未经书面授权禁止转载、摘编、复制或建立镜像。对既成事实本站将保留所有的权利。

无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