绝世萌宝:神医娘亲超厉害(萧天澜,小白)小说在哪里可以看

小说:绝世萌宝:神医娘亲超厉害
分类:古代言情
作者:美萌萌
简介:开局被渣姐秒了?大佬她怒了!

灵魂归位,强者归来,岂容尔等放肆?!

灵兽?她打个响指,上古神兽狂奔而来
  炼丹?她随手炼的药渣,被各界大佬哄抢
  上古典籍?呵呵,不好意思,那是她瞎编的
  她脚踩万兽,带着儿子,活得潇潇洒洒
  可是,谁能告诉她,那高冷到极致的变态,怎么又带着一个奶娃过来?还天天缠着她生三胎
  “媳妇,咱们再努力一把,争取三胎再生一双女儿!”
角色:萧天澜,小白
绝世萌宝:神医娘亲超厉害(萧天澜,小白)小说在哪里可以看

《绝世萌宝:神医娘亲超厉害》免费试读免费阅读


第1章 你们,好狠


五洲大陆。

成群的山脉,此起彼伏。

树木葱翠,细碎的阳光从树叶之间射下,金光斑驳。

从树林之内,突然传来了一声凄厉的尖叫!

“啊!”

两个少女正带着笑意,心满意足看着眼前满脸血肉模糊的女子:“哼!总算是毁了这张让人讨厌的脸!”

月轻尘双手捂着脸,指缝之间鲜血淌落,露出来的眸子之中,尽是惊恐!

“为什么?你们为什么这么对我?”

“哼!一个废物草包罢了,这一天,我等了好久了!”月清欢沉着眸子,满面嗜血。

“二姐,她肚子这么大了,应该能辨别野种是男是女了吧?”月芳菲笑容璀璨。

月清欢绝艳的脸上写满了残忍,“当然可以了。”

“我已经迫不及待地想看到我们的赌约结果了!”月芳菲舔舐着唇角,一脸向往,“她肚子这么大,一定是男孩。”

“那可不一定,是男是女,得取出来了才知道!”月清欢轻哼了声。

月轻尘护着腹部,大大的眼睛中全是慌乱与绝望:“不要,不要伤害我的孩子……”

月清欢步步紧逼:“哈哈,月轻尘,你可真是头蠢猪啊!实话告诉你,当初在后山玷污你的那个男人是我和太子殿下安排的!目的是为了毁你清白!之所以我让你留下这个野种,不过只是为了等这一天的赌约结束!”

月轻尘咬碎了牙齿,一双眼睛恨不得要吞噬了他们。

她的全身都在颤抖,“你们,好狠!”

“你是月家真正的嫡女,挡住了我的道路,又与太子殿下有婚约,所以你活该沦落到这样的下场!”

月清欢神色一凉,一剑划去!!

“啊!!”

凄厉的叫声,响遍了整个山林,如同恶鬼的哀嚎,直叫人毛骨悚然!

月清欢擦了擦长剑上的鲜血,身后的月芳菲已是迫不及待,将孩子取出,斩断脐带之余,一脚将已经晕过去的月轻尘踹下了身后的山崖!

“哇,是男孩!我赢了我赢了!二姐,那颗圣元丹是我的了!”月芳菲惊喜地跳了起来!若有圣元丹辅助,她定会突破黄阶三段!

月清欢叹了口气,“没意思!”

地上的孩子突然,哭得月清欢脑壳疼。

“没用的野种!再哭我弄死你!”

她面目扭曲地伸手想将这孩子掐死。

可这时……

才生出的孩子,竟然微微地睁开了眼睛。

月清欢不期然撞入了他的眼睛,骤然一顿!

她的心,漏了一拍!

那一双瞳眸赫然是金色的。

金色的眼睛十分罕见,一般人绝对生不出金色的眸子!

除了龙都那位。

难道,当日与月轻尘苟合的男人,真的不是自己安排的乞丐,而是他?

这几个月来,那位尊贵的男人一直在南离国寻找一个女人。

足足大半年了,大费周折,闹得全大陆皆知。

难道那个女人,就是月轻尘?

月清欢死死握紧了拳头,气得脸都变了形——

该死的月轻尘!

你哪里来的狗屎运,竟然睡到了全天下女人最想要的男人?!

月芳菲突然扭过头来,明明清秀的容颜,却残忍如斯,十分谄媚。

“二姐姐,我把那草包踹下去了!从今以后你便是咱们家里唯一的天之骄女了!日后,父亲定会倾尽所有,助二姐姐去往青云城!”

月清欢伸手挡住了孩子的脸,笑道:“三妹,你下山崖去找一下,看那草包死绝了没,可别留下后患,这孩子我来处置。”

“好!”

等月芳菲离开,月清欢勾起了嫣红的唇角!

脸上尽是得意的笑容——

月家唯一的天才算什么?

青云城,又算什么?

她根本看不上!

有了这个孩子,她将会是南离国乃至整个大陆最为尊贵的女人!

从此,凤临天下!万民跪拜!

——

【超级好看的甜宠爆爽文!男女双洁~保证超级好看!宝宝们放心追~!】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绝世萌宝:神医娘亲超厉害》

第2章 有客来访


山崖之下,流水潺潺。

湖畔,满脸血肉横飞的少女倒在地上,鲜血在她的身下绽放开来。

她的手突然微微一动!

她微微蹙眉,等睁开眼,看着眼前的环境,倒吸了口气!

她堂堂23世纪的玄门门主,竟然穿越了!

满身的剧痛袭击而至,她垂下头,只瞧见自己的衣服残破,肚子上有一道巨大的伤口,鲜血淋漓。

触目惊心。

这模样,仿若从乱葬岗里爬出来的恶鬼!

陡然,她的眼眸一凝!呼吸也停滞了片刻!

孩子!

她的肚子里,竟然有一个没出世的孩子!

她顾不得其他,忍着撕心裂肺的剧痛,将腹中的婴儿取出。

目光触及手腕上的金凤图腾,她缓了口气。

还好,她的东西都带过来了,能力也还在。

腹部的剧痛冲袭而至,脑中闪现过了晕倒之前月芳菲与月清欢那猖狂的邪笑,月轻尘的眼底写满了嗜血。

虽不知她们为何没对孩子下手,但……

剖腹毁容之仇,不共戴天!

你们,且洗净脖子等着!

怀中的婴儿放声哭泣了起来。

月轻尘紧紧护住了她 ,口中轻喃:“宝宝,你放心,娘亲会保护好你的。”

……

四年之后。

料峭寒冬,可弑月林内,却是一片春意盎然、姹紫嫣红一片。

小花园之中,一身红色长裙的女子抱着一只雪白色的猫儿靠着花藤而坐。

这,正是四年后的月轻尘。

三千青丝泼墨一般垂顺而下,她不施粉黛的小脸在阳光的照射下,美得晶莹剔透。

她轻晃动着双腿,目光严肃:“月小夜,你又让小白试药了?”

“呜呜呜,娘亲,宝宝不是故意的,宝宝不该把炼好的丹药放在低处,被小猫偷吃了。”

穿着白色锦袍的小男孩,大大的眼中蓄满了泪水,委屈地咬着嘴巴。

月轻尘怀中雪白色的猫儿,炸毛地跳了起来——

才不是这样!

是这个小恶魔逼着它给他试药!

结果它肚子现在快爆炸了!

小夜抬起头,龇起了牙齿,大大的眼中,都是警告的气息。

小白见状,乖乖趴了下来。

“娘亲,你别生气,小夜以后一定放好丹药。”

月轻尘瞪了眼月小夜,“你是不是还把丹药拿出去卖了?”

“唔……那是因为小夜想攒点私房钱给娘亲买特别的礼物……”月小夜眼中闪烁着亮晶晶的光芒,“明天是娘亲的生辰,小夜本想给娘亲你一个惊喜的。”

月小夜掏啊掏,从怀中掏出了一枚簪子,“看来只能提前给娘亲了。”

月轻尘接过了做工十分简单的簪子,眼眶微红。

她弯下腰,捏了捏他的软嘟嘟的脸。

“还记得娘亲跟你说过什么吗?”

月小夜飞快地跑到了她身后,替她按着肩膀,“记得,娘亲说过,小夜一定不能暴露在外,娘亲放心,小夜很乖很听话的,下次再也不会了。可是,娘亲,为什么小夜还不能暴露?”

月轻尘拉过了他小肉手,认真地看着他,“因为那些敌人很强大,娘亲不想小夜受到伤害。”

“小夜已经很强大了。”

“小夜,这个世界上,还有你想象不到的势力。永远要记住,人外有人,天外有天。”

月小夜垂下脑袋,小小的脸皱了起来,若有所思。

月轻尘失笑,揉了揉他的脑袋,“你现在还小,总有一天你会明白的。”

四年前,那件事情发生之后,月清欢不知走了什么狗屎运,竟被龙都纳入。

月家一夕之间成为南离国最大的家族。

龙都与月家,都不是好对付的!

所以,月轻尘不想让月小夜暴露在外,唯恐被他们发现。

适时,外头突然传来了一阵脚步声,将月轻尘的思绪拉了回来。

下人匆匆来报——

“林主,有客人来访,是南离国月家和皇室的人!”

南离国月家……

月轻尘素白莹润的指尖轻拂过了小白的皮毛,绝美的容颜上,闪烁起了讳莫如深的笑。

“我还没主动去找他们,他们倒是先送上门了。小夜,你在这等着,娘亲出去迎客!”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绝世萌宝:神医娘亲超厉害》

第3章 好讨厌的熟悉感


弑月林,这是近三年来,五洲大陆上新兴起的一股势力。

弑月林的主人拥有特殊的能力。

可知过去、断未来。

她的实力卓绝。

相传,她能活死人,肉白骨。

更是在两年前凭借七品丹师的身份,享誉整个大陆。

可是,这弑月林的主人,身份神秘,从来没有人见过她的真实样貌。

外界纷纷猜测,她是一个年约七旬的老者。

此刻,弑月林外正停着一个十分隆重的队伍。

约莫二十人的队伍,浩浩荡荡。

为首的一男一女,容色上,止不住的焦躁。

“太子哥哥,你说这弑月林到底什么来头,竟然这么嚣张,让我们在这风雪里等了这么久。”说话的女子,长得娇俏可人。

她身穿一身粉色的长裙,外头披着一件貂皮小袄,显得十分贵气。

她身侧的男子,容貌刚毅,颀长的身影,在风雪之下,愈是挺拔。

“芳菲,不可胡说!”萧天澜出声喝止住她!“弑月林这几年声名鹊起,便是父皇来此,都要给几分颜面。”

月芳菲因为愤怒,一张娇俏的小脸儿都染着红晕,表情十分不屑:“那又如何?我二姐还入了龙都,月家地位如今水涨船高,你看这弑月林的名字,听上去简直是在跟我月家作对!哼!回去我一定要写一个书信给二姐,让二姐派人来灭了弑月林!”

萧天澜扫了眼月芳菲,皱起眉来。

若非是想拉拢月家势力,他才不愿意故意接近这样一个蠢笨的女子!

“呵!好大的口气!既然不愿意来我弑月林,现在就滚回去!”

半空之中,传来一阵压低的怒喝声。

狂风猎猎,竹林声飒飒作响,惊起了阵阵乌鸦。

强大的气息,从半空压制而来,逼迫得人几乎难以喘息!

萧天澜与月芳菲皆是一惊!

萧天澜急道:“在下乃南离太子,有事相求!”

远远地,一道红色的身影从空掠过,如若仙子踏浪而至。

红色的衣裙,鲜艳夺目,十分张扬。

等靠近了,他们才见一个蒙着面纱的女子,只露着一双清冽的眸子,看着他们。

她的眼神如刀,看得人从心底深处生出颤栗!

看着那双美眸,月芳菲突然皱起眉——

这双眼,好熟悉!

很讨厌的那种熟悉感!

“你说,你要灭了弑月林?”月轻尘的目光落在了月芳菲的身上,言笑晏晏。

看到她,便想到了自己被划开肚子的那一幕!

语气不觉森寒了些许。

月芳菲心下一怵,却又抬头道:“你一个小小的弑月林,竟在这里摆上这等架子,你可知道我们是什么身份……”

“啪!”

她的话尚未说完,传来一道凛冽的气息,直直地甩在了她的脸上,打得她嘴角出血,脸都差点歪了。

月芳菲懵了。

再回神,她的眼底燃烧着怒火,“我可是未来的太子妃,你敢打我?!”

萧天澜不耐地看了眼她,旋即对眼前戴着面纱的女子道:“姑娘,还烦请您通报一声弑月老人家,南离国太子萧天澜求见。”

弑月老人家?

月轻尘美目微微弯起,笑得愈发地危险:“弑月老人家现在很生气,若是太子殿下能好好教训一通这个不懂礼数的未来太子妃,兴许她一高兴了,会给你金玄丹。”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绝世萌宝:神医娘亲超厉害》

第4章 羊入虎口


萧天澜愣住,转而脸上则是涌现出了一阵狂喜。

弑月林果真如传言般厉害,竟一下子就知晓了他的来意。

他的玄力一直留在地阶六级,停滞不前。

今日,他特来弑月林求药!

看来,此行,他来对了!

月芳菲此刻很愤怒,俏脸儿上布满阴云:“好大胆的弑月林!只是一个小丫鬟,就敢如此嚣张!”

月轻尘面纱下的倾城之貌容颜,缓缓地扬起了笑意。

看着月芳菲,那一日她划开自己肚子的场景,历历在目。

她冷目一闪,目光凝在依旧有些纠结的萧天澜身上,似准备离去。

“太子殿下既然不愿,那我便去回了弑月老人家。”

月芳菲咬着牙:“你胡说什么?太子哥哥不可能……”

可是,她的话还没说完,萧天澜已经一巴掌呼上月芳菲的脸。

月芳菲不敢置信地捂着脸,看着身侧的萧天澜,“太子哥哥,你竟然真的听这个贱人的话打我?”

萧天澜眼眸冰凉,又是一巴掌甩了过去!

“闭嘴!”

弑月林主如此厉害!

他一定要拉拢了她!

若是得了弑月林与弑月老人做靠山,月家,又算什么?

月轻尘顿下了脚步,靠在一棵竹子上,似笑非笑地看着跟前狗咬狗的戏码,只觉精彩得很。

“还不够……继续打。”

萧天澜左右开弓,一掌一掌地打着,直让她的脸高肿了起来,打得她眼泪簌簌,不住淌落。

久久,月轻尘这才慢悠悠道:“弑月老人家勉强同意你们进来了。”

月轻尘走在前头,身姿轻盈,似凌空而起。

萧天澜心下暗惊!

不过只是一个侍女罢了,实力便如此诡谲!

弑月林,当真不同凡响!

萧天澜与月芳菲紧随其后。

二人看着这弑月林内的一切,目露惊愕。

明明外面天寒地冻,大雪纷飞。

但这弑月林里,却暖如春天,四处生机盎然。

花红柳绿、青草葱葱,衔着晶莹的雾珠儿、

此时的月芳菲,早已忘记了愤怒,忘记了哭,所有心绪都被四方景色吸引。

这弑月林,如此美丽而温暖!

等让二姐踏平了这里,她要搬进来!

“你们先在此候着。”月轻尘将他们带至林后,如是说道。

好不容易等到羊入虎口,她怎能不好好地戏耍一番?

等萧天澜与月芳菲住下,月轻尘离开。

此时,月芳菲再也忍不住,怒斥着萧天澜。

“太子哥哥,你怎么可以这么对我?”

萧天澜安抚着她,“芳菲,对不起,方才委屈你了,我也是无奈之举,你知道的,弑月老人十分厉害,我若不能同意她的要求,就等于是得罪了弑月林,到时候别说是金玄丹了,如果惹怒他,只怕我连太子都没得做了。”

萧天澜的手轻轻地捧着月芳菲的脸,“等这件事过了,我的实力突破了,我的地位也便稳固,我定会八抬大轿十里红妆迎娶你。”

月芳菲的眸中一片痴迷。

一想到自己以后会是未来的太子妃,未来的南离国皇后,登时把怨恨抛之脑后,她扑入了萧天澜的怀中,“我还以为太子哥哥真的不喜欢我,都怪那个女人,太子哥哥,等见到了弑月老人,你让弑月老人杀了那个女人好不好?区区一个小侍婢,竟然这般为难我们!”

“好。”萧天澜笑得阴鸷,眼中全是算计。

月芳菲兴奋地依偎得更紧了,“太子哥哥真好。”

此刻,在他们的外头,一个小小的脑袋,透过窗户看着里头。

月小夜看着里头相拥的一对男女,小小的脸上,覆满了怒意。

这就是月家的人吗?

那个让娘亲提起来就恨得咬牙切齿的月家吗?

哼!

让你们害娘亲!

正好最新炼制了几个毒药,就先拿你们来试药吧!

月小夜龇起牙,小手从袖中掏出了一个瓶子,将里头的药洒了进去。

粉末般的药,瞬间在房间内散开。

原本还浓情蜜意的月芳菲与萧天澜,突然感觉全身一阵酥软。

等再度回神时,他们竟惊恐地发觉,他们身上的玄力,一点点地倒退了回去!

月芳菲原本处于黄阶六级,如今只到了人阶地步!

而萧天澜,更是从地阶,退回到了黄阶!

“怎么会这样?”

二人低呼一声!

他们皆是吓出了一身冷汗,匆匆推门出去!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绝世萌宝:神医娘亲超厉害》

第5章 丑大婶儿,我不是故意的


推开门,他们急急向前!

可才没走多远,就迎面撞上了一个小小的身影!

月芳菲本就因为实力陡然倒退而心乱不已。

此刻被突然而来的小孩吓了一跳,惊得后退两步!

等看到跟前戴着面具的小孩时,月芳菲咬着牙怒吼:“哪来的小鬼?滚开!”

月小夜龇着牙,感觉着月芳菲与萧天澜身上的玄力波动,面具下的小脸,笑得十分开怀。

看来,新研制的药,又成功了呢!

“对不起,丑大婶儿,我不是故意的。”

月小夜垂下眼,眼中蓄着委屈的泪珠。

丑大婶儿?

这句话无疑是触到了月芳菲的逆鳞!

从前在月家,三个嫡女之中,唯她容貌最差,比不得前两位。

她最在乎的便是自己的长相。

好不容易那两位都死的死,走的走,这才有她出头之日。

如今被这小鬼这么一说,月芳菲立马想到了曾经在家里的地位,当即气得握紧了拳头。

“你说什么?”

“我……我真不是故意的。实在是我从来没见过这么丑的人,被吓得路都走不稳了。”

月芳菲快要气得爆炸了!

她上前来,一只手抓住了月小夜的领子,将他高高提起。

“臭小子!你竟敢辱骂我!”

萧天澜虽然也对这个突然出现的小鬼感到好奇,但见月芳菲此举,立刻大叫:“芳菲,不可!这里可是弑月林!”

“什么狗屁弑月林!我才不管!”月芳菲气急败坏吼着。

月小夜狡黠的眼中,透着锐光,手中抓着一把药粉不着痕迹地洒了上去。

只刹那,月芳菲那张本来被打得高高肿起的脸,竟然开始溃烂,缓缓地往外冒出了脓水。

“哎呀呀,丑大婶,你的脸好恶心啊!”月小夜夸张地尖叫。

本来想伸手狂揍这小鬼一通的月芳菲,猛地发觉到脸上的不对。

她伸手抹了一把刺痛的脸,登时吓得失声惊呼!

萧天澜也被月芳菲的容貌惊住了!

心下震惊之余,却又不敢多有动作。

在他看来,他们之所以会这般,定是因为方才月芳菲得罪了弑月老人!

这弑月林,传言之中本就十分邪乎。

“月芳菲,住手!”眼看着月芳菲抓狂一般要打那小孩,萧天澜震怒,一把从她手中夺下了那小孩儿。

月小夜坐在地上,身子都在发抖。

萧天澜只当他是怕极了,赶紧安抚,“没事了,没事了。”

他知道,能出现在弑月林的小孩,定不是一般孩童,他一定要去讨好!

他哪里知道,月小夜之所以抖动,实则是因为控制不住自己,笑得疯狂发抖——

太爽了!太爽了!

曾经欺负娘亲的坏人变成这样,真是活该!

至于月芳菲,表情变幻不定。

她怒瞪着眼,看着那小鬼——

“哪里来的小野种!我一定要杀了你!”

“呜呜呜……帅哥哥,这个丑大婶想杀了我!我要去告诉弑月林主!”

月小夜滴溜溜的眼珠子转动着,闪烁着邪肆,说着就往外冲去!

萧天澜心下一惊!

绝不能让弑月林主知道他们欺负弑月林的人!

否则,此行就泡汤了!

若是惹怒了弑月老人,后果更是不堪设想!

见月芳菲气急败坏前来,干脆心下一横,提起了八分玄力,一脚踹了过去!

这一踹,就将月芳菲的身子踹得滚了出去!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绝世萌宝:神医娘亲超厉害》

第6章 一如既往地……渣


倒在地上的月芳菲,只觉喉咙一阵腥甜。

太子哥哥!

竟然这么对她!

远处的小童捂着脸,好像十分惊惧害怕的样子。

萧天澜顾不得月芳菲,焦灼询问:“小童,你还好吗?”

月小夜扬起了戴着面具的脸,眼睛水汪汪的:“谢谢哥哥帮我打跑了丑八怪!谢谢!”

丑八怪……

远处的月芳菲,又是心下翻滚,一口血吐出。

月轻尘只是去取了个东西。

去而折返时,没想到竟瞧见了这一幕。

看着月小夜与月芳菲和萧天澜接触,月轻尘神色微愠。

她早吩咐过了月小夜不要跟月家人接触,可他还是不听!

本来还想留他们在林内多加戏耍一番,现在看来,不行了。

月小夜在看到娘亲出现的时候,已经吓得溜之大吉。

萧天澜看着步步生莲一般缓缓靠近的女子,眸底闪现过一丝痴迷。

这个女子,戴着面纱便已是天人之姿。

也不知面纱下的容貌,会是何等的绝色。

“姑娘。”

“弑月老人特让我将此药送过来。”月轻尘看着他们这般惨状,皱起了眉来,“方才怎么回事?可是有人在此欺负我弑月林的人?”

萧天澜俊逸的容颜上,覆上了寒意。

目光瞥过远处的月芳菲,心中发怒。

成事不足败事有余的东西!

他抬起头,说道:“还请姑娘告知弑月老人,是我们鲁莽了,不小心冲撞了林内的小童。”

“哼!”月轻尘语气不虞,“原本弑月老人还只当你们是诚心前来,想来,是我们自欺欺人罢了。”

说着,月轻尘把玩着一个药瓶。

白色的瓷瓶,闪烁着莹润的光泽。

甚至还未打开瓶盖,萧天澜就已经感觉到了浅淡的清香扑鼻,蔓延至五脏六腑,让他全身舒畅。

萧天澜双目亮起。

是金玄丹!

“既然你们没有诚意,那这药,我便按照弑月老人所言,收回吧。”

月轻尘要将药收起。

萧天澜心都提了起来!

近在咫尺的药,他怎么能眼睁睁地看着它没了?

“是我方才没有教训好她!弑月老人放心,姑娘放心,我这就好好教训一番她!”

言毕,萧天澜怒极,走至月芳菲跟前。

“月芳菲!还不道歉!”

月芳菲觉得,今天的太子哥哥,陌生得可怕!

她倔强地应道:“不可能!”

她自不会道歉!

她可是月家的女儿!

从来只有欺负别人的份儿!

哪里肯向别人道歉?

萧天澜见状,怒了。又是一巴掌扇了过去!

“你这个无理取闹的东西!”

这一巴掌下去,月芳菲是再也撑不住了,眼睛一翻晕了过去。

月轻尘眉头挑起,似笑非笑地看着这一切——

萧天澜,你可真是一如既往地……渣啊……

至于萧天澜,却跟献宝似的:“姑娘,我已经教训了她了,我代她向你们道歉,还望姑娘和弑月老人息怒。”

月轻尘也不想让他们久留,脏了自己的地儿。

尤其是,唯恐月小夜再做些什么暴露他的身份。

她将药丢了过去,“太子殿下既得了药,那就可以离去了,不过,切记,日后管教好自己的未婚妻。”

萧天澜闻声,断不敢说其他的,只是说道:“放心,我一定会的!还请姑娘替我谢谢弑月老人。只是,芳菲的脸……”

不管怎样,月芳菲始终是月家的人。

他若是这么带着伤痕累累的她回去,只怕月家会动怒。

“这个给她抹,只需两次,脸就会痊愈。还有这瓶药,服用之后,玄力会恢复。”

月轻尘再丢下两瓶药。

目光落在了月芳菲的脸上,带着诡谲的笑。

这么玩死了,可就没意思了。

那日毁容之痛,剖腹之仇!

她得慢慢儿地算!

得了药,萧天澜心情大好!

“对了,弑月老人知晓太子殿下的心思,所以给殿下提点了一番,一会离开弑月林外十里路,殿下会遇到一个抱着猫的女子,那个女子,将是殿下你的贵人。殿下要护好那女子,否则,殿下地位不保,性命堪忧。”月轻尘笑道。

她就是想做一个搅屎棍,搅乱这一片天。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绝世萌宝:神医娘亲超厉害》

第7章 干得漂亮


萧天澜受宠若惊!

弑月老人虽有知过去断未来的本事,却从不轻易给人指点迷津。

今日,却是这般提点他!

想来,是他特别欣赏自己!

或许,弑月老人,真的有朝一日会为自己所用!

思及此,萧天澜当即兴奋地面放红光!

待得他们离去,这弑月林,再次恢复了一片清宁。

“娘亲……”月小夜在后头嘟哝一声,忐忑不安地对着手指地走了出来。

月轻尘前去,蹲下身来,并未责备他。

“我知道,你是想给娘亲出气,对吗?”

月小夜皱着一张包子脸,点点头。

“干得漂亮。”

月小夜以为娘亲会训斥他,闻声,当下欣喜地笑了起来,“可娘亲为什么要给她解药?”

“因为,月芳菲背靠月家,月家的月清欢又在龙都。”

月小夜握紧了小拳头。

他听莫姨提起过月清欢。

那月清欢,也是陷害娘亲的始作俑者之一。

他咬着牙,愤愤道:“那我们去龙都灭了那月清欢。”

月轻尘扬起了笑,神色幽幽:“不着急,早晚我们会过去,但不是现在。”

要想前往龙都,需得通过大家族的选拔赛,前往青云城。

只有经过青云城,方有机会去往龙都。

虽然不知道,月清欢究竟凭借什么进了龙都。

可,这是事实。

龙都之人,实力卓绝,她的实力暂且不够,无法与龙都正面杠上!

月轻尘抱起了月小夜,回到了房间内。

此时,房间之中,一个年约四十多岁的妇人已经等在那里。

月轻尘将月小夜交给了她,“莫姨,现在看来,时候到了,我是时候离开这里了。”

莫姨眉头蹙了起来,“你准备回到月家?”

“是的。”月轻尘深深吸了口气。

她伸了个懒腰,转过头来,看着这里的鸟语花香。

“睡得太久了,差点都忘记如何走路了,也是时候回到月家,夺回属于我的一切,同时也是时候去龙都与那月清欢较量一番了!”

莫姨眼中闪着晶莹的泪。

她其实不愿意让这丫头回去。

月家一行人,都是虎狼之辈!

她依旧清楚地记得四年前在山崖下见到月轻尘时,她的模样是何等地恐怖。

肚皮大开,鲜血淋漓,偏生手中还死死地护着一个婴儿。

想到这四年来,这个丫头是何等辛苦地护住性命,何等地辛苦修炼,又何等努力地将弑月林发扬光大,不禁酸了鼻子。

可是……

莫姨知道,她是肯定要回去的。

“好,可你要照顾好自己,万事不要逞能。”

“嗯,莫姨,小夜还要麻烦你先照顾着。”月轻尘温柔地看了眼月小夜。

月小夜和莫姨都惊,“你不把小夜带去?”

“此去龙潭虎穴,我不想带小夜涉险,还麻烦莫姨好好照顾着他。”

莫姨蹙眉,略一思量,“也好。”

月小夜嘟着包子脸抗议着:“娘亲,我也要去,我要去保护你!”

月轻尘捏了捏他满是胶原蛋白的小脸,“小夜乖,等事情处理得差不多了,娘亲会回来接你,记住,不许闯祸,否则,娘亲会生气的。”

月小夜的眼中,豆大的泪珠子疯狂往外滚出,“我不放心娘亲。”

“你忘了?娘亲是什么人?娘亲可是弑月林主,一般人还动不了我!臭小子,等着娘亲回来!”

萧天澜与月芳菲的队伍,浩浩荡荡地从弑月林离开。

马车之内,萧天澜抱着月芳菲,看着那张脸,几欲作呕。

若不是月家只剩这一个嫡女可以利用,他绝对不会接近她!

可是,放眼整个月家,月轻尘早在四年前声名狼藉后就死了,月清欢去了龙都,只剩下她一个嫡女。

适时,怀中的人,眼睫轻颤。

萧天澜迅速换上了一一副担忧的表情。

“萧天澜……”月芳菲醒来,看到的就是萧天澜那张脸,顿时想到了之前在弑月林里发生的一切,怒声道,“你怎么可以这么对我!”

“芳菲,你醒了。”萧天澜十分焦灼而自责,“还好你醒了,不然,方才我精心策划的一切,就都白费了。”

“你什么意思?”月芳菲皱着眉。

“方才你不小心得罪了弑月林的人,若是我不那么做,你早就死在弑月林了。”

“什么?真的吗?太子哥哥,你做这一切都是为了我……?”月芳菲身子轻抖。

“你晕过去,弑月林来人想将你带走要责罚你,我甚至替你挡下一刀。”萧天澜轻触着手腕上自己之前割下的伤口,伤口很新,鲜血还在汩汩溢出。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绝世萌宝:神医娘亲超厉害》

第8章 三妹妹,好久不见呢


看着鲜血染红了他的衣裳,月芳菲的眼中覆满了心疼,“太子哥哥,我之前还误会了你,对不起……”

“没事的,芳菲,只要你能好好的,我做什么都愿意,对了,这是我向弑月林的人磕了五百个头才求来的药,等吃下去,你的脸和玄力,就都恢复了。”

月芳菲感动得无以复加,只是继续扑入了他的怀里。

萧天澜再道:“只要这一次能够实力有所突破,其余人就再也威胁不了我的地位了。”

“太子哥哥,你对我真好。你放心,我爹爹一定全力助你的!”

萧天澜轻“嗯”一声,神色闪烁不定。“今日发生的事情,切不可与外人说起,若是再惹怒弑月林,事情就难办了。”

月芳菲郑重地回应:“我知道!”

马车继续驶向前方。

四方的山林,急速往后退去。

月芳菲服用了药后,身上的玄力恢复了,脸色也不再像之前那般火辣辣地疼得难受。

她轻倚着萧天澜,快要睡着了。

约莫着已经行至十里路了,马车骤然停下!

一个侍卫匆匆上前——

“殿下,前面的路被一个女人拦住了!”

萧天澜眉头一皱,正欲说话,却陡然想到了弑月林里的人所说的那番话!

十里路外,遇贵人……

他当即再顾不得自己怀里的月芳菲,猛地掀开了帘子。

远远地,一个纤细的身影似乎站在道路的中央。

距离太远,他看不清那人的长相。

可依旧能辨别出,那是一个女人!

而且,她的怀里当真抱着一只雪白色的猫儿。

萧天澜心下狂喜!

他的神采上,掩饰不住的激动!

果然是老天相助!

在得了神药后,又能得了贵人!

几乎是下意识地吩咐着下人,“去,把那女子带上来!”

“太子哥哥,怎么了?”月芳菲从睡意之中醒来,看着表情激动到无以复加的萧天澜。

她很少见到太子哥哥这般失神的模样。

“弑月老人给我断言,说会遇到我的贵人,现在,我遇到了。”

月芳菲蹙着眉,望了过去。

只见到两个侍卫带着一个女人,缓缓靠近。

女人?

月芳菲沉了沉,两只手握紧,搅着身上的裙摆。

眼中覆满了狠厉与歹毒!

好大胆的女人,莫不是故意出现在此,想勾引太子哥哥?

她倒是要看看,这个女人到底长什么模样!

等侍卫带着那女子愈发地靠近, 月芳菲也终于看到了她的长相。

这一眼之下,全身猛地一阵颤抖!

一张才刚刚愈合的小脸儿,刹那之间,毫无血色,煞白如雪!

“怎么会……是……是你?”

那张脸……

那张曾经让她痛恨到咬牙切齿的脸!

她不是毁容了吗?

她不是死了吗?

为何会完好无损地出现在这里!

她以为月轻尘早已经死了,即便四年之前她到山崖之下去找,并未找到她的尸体。

可是,那日她被开膛破肚,绝对不可能有活下去的可能!

月芳菲突然身子止不住地在颤抖。

而这一刻,萧天澜也看清了来人的长相,亦是神色大变。

久久,口中喃喃,“你是……月轻尘?”

月轻尘不意外地看着面色大变的二人,她一双琉璃眸,波澜不惊地看着马车里的月芳菲。

嫣红的唇畔缓缓往上扬起了一丝浅笑——

幽幽扬起拖长的语气,似从炼狱里爬出来索命的修罗一般。

“三妹妹,好久不见呢~”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绝世萌宝:神医娘亲超厉害》

第9章 这两巴掌,算是利息!


多年未见,她的容貌已经彻底长开。

可即便如此,月芳菲,还是认出了她。

看着这张比从前还要美貌的脸,她嫉妒得几乎要咬碎了牙!

尤其是现在听着她的声音,月芳菲险些一口气提不上来晕厥过去了!

真的是她!

月轻尘!

她没死!

萧天澜亦是蹙紧着眉头,眸底闪烁着复杂的情感。

五年前,他与月清欢一同设计陷害了彼时还是草包的月轻尘,害得她被月家人赶出去。

自此,再未见过她。

本来他与所有的人一样,只当月轻尘早已死在外头。

哪里料到,会在这里相见?

“你究竟……是人是鬼?”

“你说呢?我的未婚夫?”月轻尘笑得愈发地明艳。

绝艳的容颜,绽放出了曼珠沙华一般的妖冶,美到炫目!

萧天澜心下波涛翻滚。

他原想动怒。

可是,脑海之中浮现出了弑月林所说的那番话。

这是他的贵人,他得护好了她!

否则,地位不保、性命堪忧!

至于月芳菲,在听到‘未婚夫’三个字时,更是怒不可遏。

“月轻尘!你胡说八道!五年前早已经被月家赶出去!你还想做太子哥哥的未婚妻?简直不要脸!”

月轻尘怀抱着小白,似笑非笑,满眼嘲弄:“三妹妹,这么久不见,你的脾气还是一如既往地跟你的容貌一样丑陋啊!我的确是被赶出了家族没错,可是,当初的婚约乃是皇上所赐!如今皇上都尚未解除这场婚约,三妹妹你却在此嚷嚷,怎么着?三妹妹是觉得,你的话比圣旨还要作数啊?”

月芳菲气得脸色通红!“你胡说八道!你这个荡妇!当初做出那等事情,让月家蒙羞!”

“蒙羞?呵!”月轻尘全身气息冰凉,“要不要,姐姐我提醒你一下当年究竟是谁主导的这些事?若是让全城人知晓你当年的肮脏手段,我看你这太子妃,就去地狱里做吧!”

月芳菲咬紧了牙,气得小脸煞白!

本就还有些疤痕的脸,更是狼狈到了极致。

心中的愤怒与方才在弑月林那里所受的屈辱,全都爆发了出来。

月芳菲张牙舞爪地扑向月轻尘!

“月轻尘,我既然能弄死你第一次!定能弄死你第二次!”

月轻尘唇畔浅扬,尽是冰冷的弧度。“想弄死我?也要看你现在有没有这个本事!”

眼看着她的两只手抓了过来,月轻尘素手微扬,反手握住了她的两只手。

明明是个完全感觉不到任何玄力波澜的人,可眼下力道十足。

竟已抓着她的领子,将她举至了半空。

反手,“啪啪”两巴掌扇了过去!

月芳菲眼睛泛红,失声尖叫。

“月轻尘,你敢打我!”

“没错,打得就是你!这两巴掌,算是这几年间的利息!”

“啊!!贱人,我杀了你!”

月芳菲睚眦欲裂,气血上涌,目露红光。

掌心之间已经亮起了一种微黄色的玄力之光,想要砸过去。

月轻尘却轻嗤一声,手掌轻轻一挥,便将那黄光打散。

让她再也使不出半点力道。

随后,将月芳菲甩了出去!

倒在地上的月芳菲,恰巧是脸着地。

月轻尘毫不留情,一只脚重重地踩在了她的脸上,直叫月芳菲说不出话,只能在地上呜咽出声。

“月轻尘!你住手!”身侧的萧天澜,眼下已被月轻尘的身手震惊了。

明明五年前还是一个草包。

明明现在身上依旧是感觉不到半分的玄力波动。

可是,她却如此轻而易举地胜过了月芳菲!

这五年,到底都发生了什么!

“太子殿下,五年前发生的那一切,你也有参与吧?”微风掠过月轻尘的三千乌发,她的眼波微闪,明媚张扬。

萧天澜没来由地感觉到背后一阵发寒。

他掩了掩眸:“轻尘,五年前发生那一切时,我是被她们欺骗了,我不知道她们会那么对你。”

“呵!”月轻尘讥讽地笑道。

脚下的力道,不禁又大了几分,她的脚在她的脸上碾了碾,将月芳菲的一张脸都踩扁了。

“月轻尘,你不能这么做!”眼看着月轻尘的动作力道越来越大,萧天澜大惊失色,唯恐月轻尘将月芳菲杀了,急忙要动手!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绝世萌宝:神医娘亲超厉害》

第10章 吃还是不吃?


可是,从月轻尘的身上释放出了一阵凌厉的气息,生生地将萧天澜挡在了外头!

甚至于……

四方的侍卫,都被阻拦开来。

他们只能眼睁睁地看着这里发生的一切,却不得上前!

“太子殿下想救她是吗?可以啊!跪下,向我磕三个响头道歉!我便原谅你从前的所作所为,与你之间的恩怨一笔勾销,同时也考虑放了她!”

萧天澜握紧了拳头:“你欺人太甚!”

“这就算是欺吗?”月轻尘侧过头来,“不如让我给你看看,什么才是真正的欺人太甚!”

言毕,月轻尘脚下用力一踩!

甚至要将月芳菲的脸踩进泥土之中!

“月轻尘,本太子知道你要什么!只要你放了芳菲,本太子可以不计前嫌,允你做太子侧妃!”萧天澜沉声,做出了自以为是的最后的让步!

月轻尘当真是忍不住笑了。

真是人不要脸,天下无敌啊!

“太子殿下,你真拿自己当根葱了是吗?真是不好意思,在我的眼中,你连我家小白的一坨粑粑都比不上!”

月轻尘话才落下。

脚边的猫儿抬起头来,龇牙咧嘴!

竟然让自己的粑粑跟这个男人相比!

简直是玷污了自己的粑粑啊啊啊!

小白气愤地扭了扭雪白的身子,而后一跃而上,落到了月轻尘的脚边,月芳菲的脸上!

继而,蹲下身来,明目张胆地在月芳菲的脸上,拉了一坨……

一股恶臭味袭来。

月芳菲原本还在挣扎。

这一刻,也陡然意识到了什么,眼眸深处,尽是杀意!

她要杀了月轻尘!

她一定要杀了她!

月轻尘看着小白在月芳菲脸上拉粑粑,十分无奈:“小白,不是所有的地方都适合你拉臭臭的,这会玷污了你的!”

“喵~”小白叫了一声,又在月芳菲的身上蹭了蹭,窜了出去。

“月轻尘,你好歹毒!”萧天澜被跟前的一幕震惊了。

歹毒?

月轻尘觉得自己听到了天底下最大的笑话!

比起他们所做的一切,她,实在是太微不足道了!

“太子殿下,磕头吧!否则的话,我现在就杀了她!我想太子殿下应该知道,我杀了她会有什么后果吧?”

月轻尘云淡风轻地说着这一切。

面色,十分从容。

萧天澜自然知道杀了月芳菲意味着什么。

即便是月轻尘所为,可是,月芳菲是与他一同出来的。

如若月芳菲被杀,月家定会对他群起而诛之。

他的路,基本到头了!

萧天澜握紧着拳头,心底翻滚着滔天的怒意——

不是说是他的贵人吗?

明明!是他的灾星!

他堂堂太子殿下,怎可向一个女人磕头!

“太子殿下,我数到三,给你最后的时间决定!”

“一……”

“二……”

耳边的声音,如同催命魔音。

萧天澜全身都气得在发抖!

他是尊贵的太子殿下,何曾受过如此之辱?

他抬头,却只见远处的少女,满目杀意。

像是一尊杀神一般!

他的拳头越握越紧,久久之后,到底是做了最后的决定。

“好……我磕!”

他磕!

只要保住了月芳菲,保住了自己的太子之位。

今日之辱!

早晚,他会千倍百倍还之!

他深吸了一口气,跪下身来,开始磕头……

继续阅读《绝世萌宝:神医娘亲超厉害》


版权声明:未经书面授权禁止转载、摘编、复制或建立镜像。对既成事实本站将保留所有的权利。

无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