至此终年,悲欢由我苏婉,苏念,至此终年,悲欢由我小说免费阅读

小说:至此终年,悲欢由我
分类:现代言情
作者:苏婉
简介:偏僻破落的院子里,苏念怔愣地听着外面铺天盖地的鞭炮声
两个月前,她不顾所有人的劝阻,执意嫁给顾北辰,却在第二日被他扔到这里,半步不得离开
她向来不会忤逆他的话,也是真的有些伤心,此....
角色:苏婉,苏念
至此终年,悲欢由我苏婉,苏念,至此终年,悲欢由我小说免费阅读

《至此终年,悲欢由我》免费试读免费阅读


第1章 他与别人大婚


偏僻破落的院子里,苏念怔愣地听着外面铺天盖地的鞭炮声。两个月前,她不顾所有人的劝阻,执意嫁给顾北辰,却在第二日被他扔到这里,半步不得离开。

她向来不会忤逆他的话,也是真的有些伤心,此时,却顾不得这些了。

忍着左腿发出的阵阵遂痛,苏念踉踉跄跄的跑了出去。

前厅,苏念一眼便看见了一身黑色西服,俊逸无双的顾北辰。

“送入洞房!”

声落,礼成。

苏念的脸上惨白,手紧紧的扶着墙壁勉强站稳,目光却始终落在那一双人身上。

她的丈夫,娶了她此生最痛恨的人为妾。

苏婉,她同父异母的妹妹,从小到大什么都要和她争的,现在,就连她的丈夫也不放过。

顾北辰牵着一身白纱的苏婉转身离开之际,一阵穿堂风不经意间挽起苏婉遮脸的轻纱。

众人一阵唏嘘,苏婉的脸上也染上几分无措。顾北辰淡然一笑,随手解落她脸上半掩的白纱,俯首,在她红艳的唇上落下一吻。

将美人紧锁怀中,顾北辰无所谓的朝众人道:“抱歉,让大家见笑了。”

满堂喝彩,都道才子佳人,天生一对。

苏念的脸上血色尽失,紧握的拳头,指甲深深插入血肉中,疼痛至麻木。

顾北辰抱起苏婉,大步朝新房走去。没几步,苏婉忽地望向苏念所在的方向,轻声叫道:“姐姐……”

男人身体蓦然一僵,豁然转身,正对上苏念悲凉的双眸,他脸色一变,“苏念,谁让你出来的?滚回去!”

众人面面相觑。

苏婉挣扎落地,盈步走到苏念面前,执起她的手,巧笑道:“姐姐,今日我和北辰大婚,日后我们姐妹俩,就能一起照顾他了。”

苏念抽回手,目光从始至终都只落在一人身上。

“你一定要这样做吗?”

直到这时,众人总算了解,原来这人就是顾家少爷的原配妻子——苏家大小姐,顾家的少奶奶。

据说顾家公子与苏家大小姐自小青梅竹马,郎情妾意,两家长辈为他们订了姻亲,这本应成为一段佳话,怎料顾家中途遭逢大劫,家道中落,苏家大小姐嫌贫爱富,在顾家公子落难之际,落井下石,并单方面要求解除婚约。

顾家公子痴情,卑微的跪在苏家大门前整整两天两夜,却始终挽回不了女儿心,最终因为苏念一封绝情信,而断了痴念。

顾北辰一场大病后,独自一人离开衡川,所有人都以为顾家已经彻底陨落,两年后,顾北辰却回来了,并且一跃成为衡川的掌权人。

如今在衡川,顾家一家独大,谁见了都不免要放下姿态,仔细讨好。

“我的事,你有什么资格过问?”顾北辰眯起双眸,眉目间的气息冷然,“我说过不准你踏出房门半步,你把我的话当耳边风了?”

“来人,把太太压下,仗打二十。”

苏婉眼波微转,假装担忧想要劝说,却被顾北辰一下堵了话。“任何人不准求情,否则一起处罚。”

众人一粟,纷纷闭了嘴。

“苏念认罚,只是……”苏念被下人按在地上,抬头,仰望面前居高临下的男人,道:“不要是她好不好,任何人都可以,不要是她好吗?”

苏婉掩面哭泣,“姐姐,妹妹与北辰是真心相爱,你为什么要狠心拆散,是不是妹妹有什么做得不对的地方?”

顾北辰盯着苏念,俊脸无波,“打!”

一下接下的顿痛从背部蔓延,有那么一刻,苏念觉得全身的骨头都要粉碎了。

苏念咬牙强忍,低声道:“别碰……她……求你……”

苏婉的娘害死了她的娘,而苏婉抢了所有本属于她的一切,甚至雇人打断她的左腿,这一桩桩一件件,让她如何释怀,如何不恨?

“活该,落井下石的小人,当年抛弃顾少爷后,还想攀高枝嫁给莫少爷,哼,现在都是报应!”

“就是就是,真是报应。”

围观的人交耳闲谈,声音不大,却足以落入顾北辰和苏念的耳中。

顾北辰的脸色不变,眸中却逐渐拢起万千汹涌,冷意十足。

苏念的脸上血色全无,惨然一笑。

明明是她跪在雪地里,求莫少枫保住顾北辰的命,是她为了见顾北辰,因此被苏婉废了左腿,也是她让小青卖掉了所有值钱的首饰,想方设法送他离开……

她还曾写信言心志:苏念此生,非北辰不嫁,静待君娶。

只因她坚信,他曾经给予自己的承诺——

他说:苏念,我会守护你,永远。

棍子打得一下比一下重,一股腥甜溢上喉咙,苏念强咽了下去,目光模糊地落在顾北辰身上。

永远,永远有多远呢?

才不过数载,他便将别的女人护在身后了。

还是,她最恨之入骨的女人……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至此终年,悲欢由我》

第2章 他们在一起了


仗打过后,苏念彻底晕过去了。

顾北辰冷眼看着,只挥手让人将她扔回偏院里。眼看少爷对这位少奶奶都不上心,下人们也便跟着轻怠了去,两人随意拽着苏念的手往外拖。

鲜艳的血色蔓延出一条血路,渗人的很。

偏院里,伺候苏念的丫鬟小青抱着昏迷的苏念,哭得几乎晕厥。

“小姐别怕,小青这就去找医生来,别怕……”

小青抹着眼泪,将苏念安置好,便跑出去四处求人去找医生,可是一个不受宠的少奶奶,顾家的佣人又有谁会理睬……

……

苏念醒来时,已是第二日的正午,窗外下着淅淅沥沥的小雨。苏念在床上怔愣了半刻,忽地回神,挣扎起身。

小青见了,忙道:“小姐,您醒了,哎,小姐不能动,您背上的伤太重了,要好生休息……”

苏念顾不得身上拆骨般的疼痛,只白着一张脸颤抖问道。

“他呢?他碰那个女人了吗?”

小青的脸色不豫,小心翼翼的道:“小姐,咱别管他们了好不好,好好把身体养好才是最重要的。”

“不!”苏念掀开被子,挣扎下床,“我要去找顾北辰,带我去见他。”

小青瞬间红了眼,“小姐……”

“小青。”苏念含泪看着小青,近乎哀求的道:“最后一次,就让我任性这最后一次,带我去吧。”

小青闭了闭眼睛,眼泪刷刷的滚下,“小姐,您不用去了,姑爷他,他昨夜整晚都宿在二小姐那里,早上才从二小姐房中出来……”

苏念的神情一顿,如坠冰冢,她只觉得身上阵阵发寒。

“你是说,他们……”苏念惨白一笑,“他还是碰她了。”

小青不忍惹她伤心,却也不想欺瞒于她,“是。”

苏念气急攻心,一直压着的一口血终是吐了出来,她紧紧的闭着眼睛,眼泪自眼角无声的滑落。

小青大惊,“小姐!”

“阿念。”正当小青惊恐无措之际,有人自屋外走了进来。

人影渐近,莫少枫温润俊美的容颜映入眼帘,小青仿佛瞬间找到了主心骨,哭着道:“莫少爷,您总算来了,快救救小姐吧。”

莫少枫的视线紧紧的锁在苏念身上,眉心紧拢,声音微哑,“你怎么把自己弄成这个样子?”

“我没事。”苏念拿手绢轻轻拭去嘴角的血迹,虚弱道:“你怎么来了?”

莫少枫还没开口,小青便哭着道:“小姐,是小青把莫少爷唤来的,昨日你伤势过重,一直昏迷不醒,我四处找人,让他们帮忙找医生,可,可……就连老爷他也不愿帮忙,小青只能求助莫少爷了,对不起,小姐,是小青没用。”

苏念愣了愣,随后伸手,拭去小青脸上的泪痕,淡声道:“不,是我没用,还连累你跟着我一块受苦,爹那里,以后也别去找他了,他已把我从族谱上除名,也就没有义务再照顾我什么。”

“是,小青知道了。”

小青低声应好,擦完眼泪,借着煎药的借口便出去了。

莫少枫到桌旁给苏念倒了杯水。苏念接过,喝了两口便放置在一旁,“老是麻烦你,真是不好意思。”

莫少枫凝着她,好半响,才叹息道:“你这是何必呢,非要把自己折腾成这副模样?”

苏念低着头,悲凉一笑,没有搭话。

“当年明明是你救的他,为什么……”

“莫少,过去的就让它过去吧,现在提起已无意义,”苏念抬眸,望向莫少枫,“只是苏念有一事相求,还望莫少能够答应苏念。”

“你说,只要是你想做的,我都会帮你完成。”

苏念敛下眸,避开莫少枫过于深沉的目光。

“小青的心性过于简单,在很多事上不懂轻重,以后如果还求你来这里,你大可不必理会,在衡川,苏念名声已臭,而你对我有大恩,我不想,也不能连累你也跟着受辱。”

莫少枫的眸色微暗,他凝着她,忽而转了一个话题:“你事事都为他着想,哪怕他娶了你的妹妹?我认识的苏念,什么时候变得那么大度了?”

苏念的喉咙梗着一根刺,连带着呼吸都携了一阵阵的刺痛,“木已成舟……”

见她这般,莫少枫心生怜惜,却又无可奈可。

从西装口袋里拿出一瓶药,他低声道:“自己的身子要好好爱惜,仔细上药,别日后留了疤。”

顿了下,他又叹息道:“如今顾家在衡川一家独大,顾北辰成为了商会的主席,大权在握,我们轻易惹不得他,日后你要好好照顾自己,我不会随意过来了,免得让你左右为难。”

苏念的眼里盈了泪,抬头看向他,诚心道谢,“谢谢你,莫少。”

屋内的窗户没关,窗外,顾北辰脸色阴沉地站在院子里,冷眼看着屋内两人含情相望的亲昵神态。

他身边还站了一人,正是昨日才进门的苏家二小姐——苏婉。

苏婉的嘴角轻挽,讥笑道:“看来,莫少对姐姐还真是情深义重呢,姐姐不过受点小伤,莫少便亟不可待地跑来照看,这要是让不知情的看了去,大概会觉得,他们才是一对恩爱夫妻……”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至此终年,悲欢由我》

第3章 仗打至死


“闭嘴!”顾北辰忽然伸手,掐住了苏婉的脖子,厉声道:“看清楚自己的身份,别以为嫁入了顾家,就有资格在我面前指手画脚,好好做你的姨太,最好别惹我生气,懂?”

他白皙的手背青根浮起,力度大到几乎要掐断苏婉的脖子。

惊恐之下,苏婉含着泪,不停地点头,再不敢多话。

顾北辰阴沉着一张脸,随手将她甩到了地上,他回首,看了一眼屋内,眸色阴鸷,最终转身离开。

苏婉的身体止不住地颤抖,刚才她差点以为自己就要死了,双手捂在脖子上,喉咙火辣辣的痛。

她满怀怨恨的目光最终落在了苏念的身上,无声冷笑起来,“姐姐,好好珍惜现在的日子吧……”

莫少枫离开后,苏念在床上躺了一会,看了眼顾北辰曾经送她的怀表,时间不早了,小青却还没回来。

“小青,小青。”

她撑起身子,朝外面唤了两声,却没有得到任何回应。

平日负责后院清洁的丫头小羽,小心翼翼地从外面跑了进来,她平日与小青有几分交情。

小羽面带急切与担忧,匆匆来到苏念的跟前,“少奶奶,不好了,小青在前院冲撞了苏姨太,现在少爷要将小青仗打至死。”

苏念瞬间变了脸,“什么?”

小青与她一同长大,说是丫鬟,但苏念早已将她当成自己的妹妹。小青对她来说又多重要,他怎会不知?

苏念挣扎着起身,“小羽,你扶我去前院。”

“这……”小羽站在原地,踌躇不决,“少奶奶,我,我……”

小青与她是有几分交情,但她却不敢忤逆少爷,偷偷来告知少奶奶已是用了最大的胆量……

她不敢,苏念没说什么,“你先离开吧,我去就可以了。”

“对,对不起,少奶奶!”说罢,小羽红着眼睛跑了出去。

苏念忍着背部伤口撕裂的疼痛,缓慢下了床,颤颤巍巍的往外走。前院的小草坪上围了一群人,熙熙攘攘中,苏念还是听到了板子拍打身体的声音,昨日一场仗打还历历在目,那痛楚,她最清楚不过了。

疼痛让苏念脸色煞白,她扒开人潮,缓步走了进去,只见小青的后背被一下接一下的板子打得皮开肉绽,嘴角弯了一道血流。

“住手!”苏念径直想跑到小青身边,帮她挡开那些板子,但一路走来已经用尽了她所有的力气,没走几步便摔倒在地。

小青泪眼涟涟,气息微弱,“小,小姐……”

苏婉穿着一身淡绿色旗袍,姿态摇曳地站在苏念面前,浅笑嫣然,“姐姐,你怎么给妹妹行如此大的礼,这怎么使得,就是行礼,也该是妹妹给姐姐行才对。”

她略微弯腰,作势要扶苏念起来,脖子间原本被挡在领子后的暧昧红痕,被故意露了出来。

“这么多人看着,北辰也在呢,咱们可不能丢了顾家的脸面,来,妹妹扶你起来。”

目光落在她的颈脖,苏念倏然觉得很冷,整个人如坠冰冢……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至此终年,悲欢由我》

第4章 他变了


苏念用仅剩的一点力气,甩开了苏婉的手,谁料苏婉却顺势往旁边一倒,做出被推到的姿态。

“啊……姐姐,你这是干什么?妹妹好心扶你,你怎么还推我呢?”苏婉委屈道:“北辰,你看姐姐。”

一旁伺候的人赶紧跑过来,想将苏婉扶起,顾北辰却直接上前,扶起苏婉,并将她拥入怀中。

顾北辰冷漠的目光锁在苏念脸上,声音阴寒,“苏念,谁给你的胆子,一而再再而三地忤逆我的话?”

苏念仰头,望着那一双互相纠缠的人儿,忽而觉得舌尖有极其苦涩的滋味蔓延开来。

“小青犯了什么错,需要将她仗打至死?”

顾北辰冷冷地凝着她,淡漠开口,“怎么,本少爷要处置一个下人还要经过你的同意?”

苏念攥紧拳头,低声道:“错了就罚,应该的。现在打也打的差不多了,就把小青还给我吧。”

她的声音很小,稍不留意就会漏听了去。

“这可不行!”显然,苏婉比谁都在意苏念的一言一行,“这下贱丫头,见财起异,将北辰送我的珍珠项链偷了去,今日要是不好好教训一下,杀鸡儆猴,以后不知有多少下人跟着模仿。”

“我没有……”小青气息奄奄,却倔强道:“小姐,小青没有偷二小姐的项链,小青没有……”

苏婉搂着顾北辰的腰,媚声撒娇,“北辰,你可得为我做主,先前从她身上搜出珍珠项链,你也看到了的,这回仗着姐姐撑腰,她还狡辩起来,分明不将你我放在眼里。”

小青泪眼朦胧,凄声哭诉,“二小姐,那珍珠项链分明是你塞进我兜里的……”

可还没等小青自证清白,顾北辰便突然下令,“继续打!”

声落,行刑的人再次举起了板子,重重落下。

“住手!”苏念艰难地站了起来,她忍着疼,努力挺直了背脊,直视着顾北辰,“下人犯错,都是我这当主子的管教不当,要罚也该罚我。”

苏婉自然不会让她三言两语糊弄过去,“姐姐,这小青平日里都是形影不离地在你跟前照顾你,今日怎么让她四处晃荡?难不成,姐姐是想私下做些什么见得光的事?”

苏念攥拳,“苏婉!”

“够了!”顾北辰忽然打断苏念的话,低声道:“你想救她,可以。”

苏婉跺脚不依,“北辰!”

搂着她的大掌却忽然收紧,让她瞬间咽下了所有的愤懑。

“你,”顾北辰的目光锁在苏念的身上,“跪下,向苏婉敬茶道歉。”

苏念浑身一震,难以置信地看向眼前这个男人,“你说什么?”

顾北辰的眸色森冷,“怎么,做不到?”

小青愣了下,很快便反应过来,急忙摇头道:“不,小姐,你是苏家的千金大小姐,怎么能给别人下跪,小青贱命一条,死了便死了,不值得,小姐你快离开这里,走啊!”

“顾北辰,”苏念浑身冰冷,她凝着顾北辰的眸,渐渐变得灰败,心底有什么东西彻底破碎,“你真的要做到如此地步吗?直至今日,我苏念何曾负过你分毫?”

“不负我?”顾北辰忽地冷笑起来,他看向苏念的目光,仿佛萃了万年寒冰,“既然不愿,那就算了,来人,给我继续打,直到她皮开肉绽,筋骨全断为止!”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至此终年,悲欢由我》

第5章 她的尊严,被践踏


“我跪。”

轻飘飘的声音传出,苏念终是跪了下来。

与小青的性命相比,尊严又算得了什么呢?

小青急道:“小姐,不,小青不值得您这么做,您快起来,快起来!”

“小姐,您起来,起来啊……”

小青哭得肝肠寸断,苏念却丝毫没有理睬,她只是挺直了腰杆,安静地跪在苏婉的面前。

苏婉看着眼前这个卑微地跪在自己跟前的苏家大小姐,她的姐姐,巨大的喜悦从心底源源不断地往上涌。

苏念,你竟然也会有这么一天,哈哈哈!

她对自己身侧的小红使了个眼色,小红颔首一笑,去倒了一杯热茶,递给苏念。

“大小姐,茶。”

苏念看着眼前这杯冒着热气的茶,只静默了一瞬,便麻木接过。

她的脸色死白,曾经被苏婉让人弄断的左腿,尽管接上了,还是落下了后遗症,逢冬天总会疼得睡不着觉,而昨日仗打时,偶尔有一两下正好落在她的左腿上,已是作痛得不行,此时一跪,痛感铺天盖地的袭来。

苏念的身体一颤,滚烫的茶水溢了出来,手背传来灼伤般的刺痛。

她挺直腰杆,仰首凝向苏婉,将茶了过去。

苏婉故作惶恐,却难以遮掩眼中的笑意,“姐姐,这怎么使得。”

她边说着,边伸出手接过茶水,目光微转,手忽然一侧,茶杯落地,滚烫的茶水全数落在苏念手上。

“哎呀,好痛!”苏婉迅速捂着被溅了几滴茶水的左手,泪眼涟涟地躲进顾北辰怀里,“北辰,姐姐她怎么能这样,不想道歉直说就好了,何必要用这滚烫茶水来泼我,这不是存心要毁了我的手吗?”

顾北辰没有理会怀里的苏婉,目光紧紧的落在苏念瞬间起了水泡的双手,瞳孔骤缩,脚向前挪了一下,又隐忍的收了回来。

“小姐。”小青看着苏念红肿不堪的双手,双手拽着青草缓慢爬了过来,“小姐,您的手,您的手……”

她的哭声凄怆,碎人心脾。但苏念却很安静,仿佛被烫的人不是自己,目光散落在某一处,清透的眸中却是没有焦点的。

“少爷,您怎么忍心这样对待小姐,她这双手可是画画的手啊,曾经她为你画过蓝天白云,漫天星河,您怎么能眼睁睁的,眼睁睁的看着别人把她的手给毁了?”

小青撕心裂肺地哭诉着,顾北辰面无表情,身侧的手却不自觉地攥成了拳。

小红冷笑一声,看着小青,鄙睨道:“说的什么话,大小姐的手是手,我们二小姐的手就不重要了吗,大小姐能画的画,我们二小姐也能画,甚至能画得更好,在衡川谁人不知我们二小姐画技超凡。”

苏念垂着眸一动不动,麻木得如同一个戏外人。

顾北辰看着她冷静无声的模样,心里倏然燃起了无名火。

“既然无心救人,就不要做出情深义重的样子。”顾北辰冷声道:“你烫伤了婉儿,这过错,你要怎么弥补?”

苏念始终没有抬眸,只淡声道,“你要如何?”

“看在你是婉儿姐姐的份上,我给你两个选择。”顾北辰俊逸的脸在冬日暖阳的照耀下略显柔和,但薄唇吐出的字字句句却仿佛萃了寒冰。“一,磕头赔罪,二,棍打三十。”

苏念无波的眼眸微微动了下,忽地淡淡笑了,抬眸凝向顾北辰,目光轻盈而破碎,“我选第二个。”

“不,不行。”小青忍痛坐了起来,跪在顾北辰跟前不停地磕头,“少爷,小青给您磕头,求您饶了小姐吧,昨日那二十板已经要了小姐半条命,她身体再受不了任何一点伤害了,若再打三十棍,她会没命的……”

当年腿伤的时候,小姐的病已经很重了,本就没多少日子可活,而昨天来给苏念看病的医生说了,苏念的身体受不得任何的折腾,若不好好的休养,怕就难逃一劫了……

苏婉斜了小青一眼,不屑道:“姐姐的身体,什么时候变得这么弱不禁风了?区区二十板就能要了半条命,你这下贱丫头是想吓唬谁呢?”

顾北辰凝着苏念,目光微沉,“你确定?”

苏念丝毫没有犹豫,“是。”

小青猛然摇头,泪流满脸,“不行啊小姐,你扛不住的,三十棍真的会要了你的命。”

苏念伸手帮小青擦了下额头的血,柔声道:“好了,别哭了,不就是三十棍吗,你小姐受得住。”

“不……”

顾北辰彻底黑了脸,身体往旁边一侧,冷声下令,“动手!”

随着他一声令下,苏念的后背再次变得血肉模糊。

小青崩溃大哭。

她含泪瞪向顾北辰,恨声道:“你一定会后悔的,后悔今日对小姐的所作所为,届时,你就算是倾尽所有也无法弥补你今日的罪!”

“我后悔?”顾北辰一脚踹开小青,猩红的眼眸透露出一股阴狠——

“是她负了我,我为什么后悔?今日之事,我永远不会后悔!”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至此终年,悲欢由我》

第6章 生生世世不相见


顾北辰下脚很重,小青直接被踹到一边,嘴角再度溢出血流。

苏婉厌恶地看了小青一眼,随即给了小红一个眼色。

小红会意点头,随后拿出一条布将小青的嘴给堵上了。

一下响过一下的声音,苏念全身的皮肉都快被碾烂了,骨头也要寸寸碎裂。可她的目光却空洞得让人觉得发寒。

她干裂惨白的唇微微颤动,不停地重复着一句话,“顾北念晨,举目星河,青丝连结,携手白头……”

忆往昔少年时,顾北辰说:“阿念,我们真有缘,就连名字都可以组成一首诗。”

苏念有些懵懂,“什么诗?”

他含笑,摸摸她的头顶,“顾北念晨,举目星河,青丝连结,携手白头。”

苏念皱了皱眉头,“为什么我没有听过这首诗?哪位诗人写的?”

他笑意更深了些,“顾姓,北辰。”

后知后觉的苏念霎时红透了脸,双手捂脸道:“谁要跟你共白头,哼!”

顾北辰宠溺地拉下她的手,柔声道:“除了你,还能有谁?”

“那可不一定。”苏念傲然撇过头,“要是哪日你负了我,我可不会勉强自己与你度余生。”

“不会。”

“嗯?”

“生生世世,我都不会负你。”

苏念灿然一笑,“好,你要记住今日说过的话,若日后你负了我,我便会去一个你再也找不到我的地方,生生世世不复再见。”

……

年少轻狂,却不知一语成箴。

苏念最后一次念出那句“青丝连结,携手白头”,疼痛席卷全身,脑海一片空白。

她微微抬头,看向不远处傲然而立的男人,和他怀里拥着的女人,嘴角微微上扬。

曾经说要与她共白首的人,如今在她眼前,拥着她最恨的女人。

多讽刺。

他大概还不知道,她真的,会去一个他找不到的地方……

整整三十棍,一棍不少。

刑毕,苏念被人拖到顾北辰跟前,血在草地上染了一路。

她是个骄傲的人,苏家驱逐她的时候,苏婉打断她腿的时候,她也不曾低过头,如今更是如此。

遍体鳞伤,也要挺直背脊,正面望向她的仇敌。

小青看着苏念,苦苦呜鸣,却发不出半点声音。

苏婉娇媚地看着一身血水的苏念,轻笑道:“我就说姐姐身体向来很好,这三十棍打完就跟个没事人一样,看来这府里的下人都知道怜惜姐姐,放轻了力度。”

一句话,转了几个弯,刚才行刑的两人差点没跳出来自证清白。

“苏念谢顾少爷轻恕。”苏念没有理会苏婉,看向顾北辰,“现在,我可以带小青走了吗?”

顾少爷?

顾北辰的双眸瞬间眯起,瞳孔深不见底。

才见到莫少枫,就想跟他撇清关系了?

他怒火中烧,“滚!”

苏念微微扯了扯唇,不再说话。

挺直背脊,是她能承受的最大极限了,她根本站不起来。

一直按着小青的两人松了手,小青仍丢嘴里的布,踉踉跄跄的跑到苏念的身边,哽咽道:“小姐,小姐……”

苏念没有力气站起来,只能把身子的重量全部倚在小青身上,才勉强站了起来。

小青哭着将她搀扶起来,临走前,苏念最后看了顾北辰一眼,“昨日你们大婚,我没来得及送上祝贺,现在就一并说了吧。”

“苏念祝两位,青丝连结,携手白头。”

说完,她直接转身,离开。

她身上的血随着她的步子一路滴落,在青青草地上开出血色花朵。

顾北辰的心头一震,死死的盯着她过于单薄的背影,心底的虚空逐渐放大,好像有什么很重要的东西在慢慢剥离、消失……

他做错了吗?

不,是她先不要他的,他没错!

双手攥成拳,他敛了目光,毅然转身,离开。

苏婉蔑视地看了看苏念,随即快步跟上,“北辰,你等等我。”

刚离开草坪,苏念便猛地咳出一大口血,脑子一白,差点昏死过去。

她瘫软在地上,小青哭得凄怆无助,用尽所有力气才把她重新搀扶起来。

走了几步,苏念却缓缓的勾出一抹极淡极淡的笑。

这一次,终于斩断了所有不该有的期望了。

她与他,到此为止了……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至此终年,悲欢由我》

第7章 她死了


顾北辰大步走回厅内,苏婉摆着柳腰,踱步跟了上来。

他头也不回,只冷声喝道:“出去!”

看到苏念受罚,苏婉兴致甚好,刚要缠着顾北辰说点什么,却被他一声怒喝,顿住了脚。

苏婉不甘心地叫了声,“北辰……”

顾北辰转头,凉凉地凝向她,声音冰冷,“滚!”

苏婉忍不住一颤,不敢多做逗留,慌忙的转身离开。

一到门口,苏婉却又哼了一声,挥手,招来一直在门口候着的小红,“去,给我盯紧了,不准任何人去给苏念看病,我要让她尝尝,生不如死的滋味!”

小红有些迟疑,“小姐,这会不会惹少爷生气?”

苏婉不屑一笑,“顾北辰才不会管她是生是死,不过是个贱妇,死了活该。”

“是,小红明白。”

大厅内,顾北辰阴沉着一张脸,坐在主位上。

李伯小心翼翼地奉上新冲的茶水,才放置桌面,却倏然被顾北辰一手扫到了地上,散落一地瓷片。

“少爷……”李伯一惊,以前的少爷,很少生那么大的气。

顾北辰手握成拳,压在桌面上,幽深的眸中越发暗黑的不可视。

“明明是她错了,我惩罚她,有错吗?”

李伯微不可见地叹了口气,“少爷,是苏念小姐不懂珍惜,落井下石在前,你无论对她做什么都没有错,那都是她应该受的。”

“对,那都是她该受!”顾北辰垂下眼眸,声音却渐低,“可为什么,我一点也不开心。”

两年潜伏,强势而归。回到衡川的第一件事,就是娶她。不是因为还爱,仅仅是因为那刺骨的恨。

他娶她,在众人面前羞辱她,把她扔到破落的偏院里,无非是想证明,她曾经的选择有多愚蠢,他要让她后悔!

可偏偏她对这一切都无动于衷。

她这副毫不在意的模样让他更为痛恨,他只想让她跟他一样——痛不欲生。

于是,他娶了她最痛恨的人。

他终于看到了她痛彻心扉的模样。

可是他仍感觉不到一丝的开心。

缓缓闭上眼,脑海全是她浑身是血,气息奄奄的模样。

“算了。”顾北辰睁开了眸,声音很低,宛如呢喃,“我与她之间,总是她赢……”

李伯心疼地看着这个自己从小看着长大的少爷,心生怜惜,“少爷……”

“李伯,找夏燕过来给她看看伤口,她的手还有后背……她怕疼,让夏燕上药的时候轻些。”

夏燕是衡川一流的医生,不久前从国外留学回来,现在是顾北辰的私人医生。

“是,我这就去找夏医生。”

“等一下。”顾北辰起身,抿唇道:“还是我去吧。”

他终是放心不下她。

……

在小青连抱带拖的努力下,苏念总算回到自己的房间里,还没躺下床,一口血水便猛的吐了出来。

“小姐!”小青脸色大变,“小姐您怎么样了?您不要吓小青啊,小姐……”

苏念倒在床上,气息微弱。

她脸上有血,勉力扯了下嘴唇,“小青,别哭了,很丑。”

小青的眼泪止不住地流,“小姐,小青要怎么才能救你,对,小青去找夏医生,小姐你等着,我这就去找夏医生。”

就在小青要起身出去时,苏念拉住了她的手腕。

“不必了。”她淡笑着看向小青,脸色透着一股死寂的苍白。“小青,我撑不住了……”

小青大哭着摇头,“不,小姐您别瞎说,您一定会长命百岁的!”

苏念一阵咳嗽,好半响才开口,“小青,你知道的,我喜欢他,从十二岁到现在,整整十年……”

“我是为了等他回来……才苟延残喘活到现在,但是如今……”苏念的嘴角再度溢出血,她闭了闭眼眸,声音清浅,“我与他情义皆尽,也是时候放手了……”

小青不停的摇头,泪眼婆娑,“小姐,不可以的,您还有小青啊,小青会一直陪着您的,小姐,您不要丢下我一个人……”

苏念躺在床上,洁净的床褥被她后背溢出的血,染了浓重的艳色,空气中混杂着刺鼻的血腥味。

她的脸色越来越苍白,额头有汗水滑落,“可是,小青,我好疼……”

我好疼。

这三个字砸下来,小青的眼中含着泪,愣愣地看着苏念,挽留的话再也说不出半句。

小姐说她好疼。

她家小姐自小便最怕疼了。

小青闭上眼睛,泪水顺着眼角滑落,她轻轻的唤了一声,“小姐……”

“等我死了,就一把火烧了吧,然后把我撒到衡江去,有娘亲在那里,我一个人也不会害怕……”

小青咬着嘴唇,无声的呜鸣,浑身颤抖不已。

苏念握着她的手稍稍用了下力,目光里带着哀求,“答应我,好吗?”

小青再也忍不住了,抽泣道:“好……小姐,小青不会再让你疼了。”

苏念释然地勾了下唇,手轻轻在小青的后背拍了拍。

小青起身,在抽屉里拿出一瓶药。

这是两年前,苏念为自己准备的毒药。

这两年来,她曾有好几次想喝下这瓶毒药,一了百了。

可她又说:“我怕我死了他会难过,我更怕……他会跟着我一块去。”

只是现在,她不用再怕了。

小青把药喂进她嘴里时,手都是颤抖的。

苏念含泪笑着,缓缓喝下整瓶毒药。

她伸手,擦掉了小青脸上的泪水,轻声安慰,“别哭,我只是去找娘亲。”

小青点头,抽噎得说不出话。

唇边开始溢出血来,苏念望着虚空,惨淡笑开,“终于不用再疼了。”

手缓缓滑落一则,苏念终是闭上了眼睛,无声无息。

小青大哭,肝肠寸断,“小姐……”

刚到院子里的顾北辰蓦然听到小青悲凉的哀吼,他神情一震,急步跑了进去,“苏念!”

屋内,小青趴在床沿哭得无法自拔,而床上,苏念闭着眼睛,气息寂然。

他冲到床边,一把推开小青,双手轻摇苏念的双肩,哑声唤,“苏念,苏念!”

随行而来的夏燕快步向前,伸手探了探苏念的鼻息,瞬间大惊,“她,她死了……”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至此终年,悲欢由我》

第8章 神仙难救


“你胡说什么?”顾北辰眼眸猩红地瞪向夏燕,“我受过那么多伤都还活着,她不过挨是了几棍,怎么可能会死?马上给我治好她!”

夏燕仔细检查苏念的眼睛和口鼻,最后无奈苦笑,“北辰,我是医生,不是神仙,做不到起死回生。苏小姐眼白扩散,嘴唇泛黑,能初步确认,是中毒身亡。”

顾北辰心神大震,他倏然起身揪起夏燕的衣领,狠声吼道:“不,她怎么可能会死?这才过了多久,谁能给她下毒?你既已知道是下毒,那就帮她解毒啊!”

夏燕被他勒得有些气息不顺,却也只是摇摇头,叹息道:“苏小姐已经断气,就算找到解药也没用了。”

“不,这不可能!”顾北辰心神大震,粗喘着气,他放开夏燕的衣领,低头看着苏念好一会儿,忽地用力的抱紧了她。

“苏念,别开玩笑了。你还没有补偿我,有什么资格死?”

“睁开眼,你给我醒过来!”

顾北辰红着眼睛,用力摇晃怀里的女人。

“哈哈哈哈……”小青伏在地上,忽然仰头大笑。

“她醒不过来了,永远也醒不过来了!”小青流着泪,含恨看向顾北辰。“你开心了吧,小姐死了,就是被你逼死的。”

“她那么好的一个人,为了救你把自己的命都豁出去了,而你是怎么待她的,把打断她腿的二小姐娶进门,她那么怕疼的一个人,你居然让人打了她整整二十板三十棍!顾北辰,你的良心被狗吃了吗?”

顾北辰猩红却充满寒气的双眸,直直地扫向小青,“什么意思?她什么时候救过我?”

小青怨恨地凝着他,咬牙切齿道:“两年前,顾家败落,若不是小姐去求莫少爷相救,你以为你能离开衡川逃过一劫?你跪在苏家门前两天两夜,是不是觉得自己特别深情?”

“那你知不知道我家小姐为了见你,半夜爬墙想偷跑出去,却被二小姐生生被打断了左腿?你以为你病的半死的时候,真的是上天可怜你,掉钱下来给你看病吗?那是我家傻小姐卖掉自己所有的首饰,才帮你筹到的!”

“苏老爷不准任何人与你接触,否则家法伺候。小姐那么骄傲的一个人,为了把钱送到你面前,不惜跪在小五面前哀求他,而小五,不过是苏家的一个下人……”

说到后面,小青已经泣不成声了。

“你知道,知道这两年她是怎么过来的吗?给她安排的结婚对象,都被她一口拒绝了,老爷不喜她总是念着你,到后面已经懒得管她了,姨娘当家,便和二小姐无所不用其极地欺负小姐,莫少爷好几次看不过去都说要帮她,可她就是倔强,总说要等你回来,她就这么一直熬着,直到你回来了……”

“你是回来了,却不是来拯救她,而是给予她更深更重的伤害!”

小青的话句句砸落,重若千斤。

顾北辰脸色直发白,摇头道:“不可能,不是这样的,明明是她先负了我,我亲眼看见莫少枫私下纠缠不清,两年前也是她写了信,与我说一刀两断,是她……”

“你闭嘴!我家小姐和莫少爷清清白白,你因为别人的风言风语就私自给她定罪,你可曾问过她一句?你可曾听过她的解释?”

小青崩溃大哭,整个人软瘫在地上,“小姐只有在让小五把卖首饰的钱给你送去时,给了你一封信,我亲眼看着她写的,信纸上只有一句话:苏念此生,非北辰不嫁,静待君娶!”

顾北辰的脸色一震,惨白到了极致。

无数反驳的话语哽在喉咙里,却怎么也说不出来。

他看着怀中遍体鳞伤的女人,心神俱裂。

他要怎么相信,是他错怪了她。

而现在,他甚至亲手逼死了她……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至此终年,悲欢由我》

第9章 尸骨无存


苏念死了。

曾经清冷骄傲的苏家大小姐,在顾北辰娶苏婉之日,便彻底成为整个衡川的笑话的女人,死了。

而如今她死了,大家除了几声活该外,偶尔也会流出一两声怜惜的叹息。

苏婉对于苏念的死讯,也有些始料不及,但随即妖娆一笑,“哼,早该死了,死活撑着,在这里碍地方。”

她换了身衣服,还特意在镜子前描了眉,点了红唇,这才撩着头花对小红说:“走,我们去送苏大小姐一程。”

小红向前扶她,笑道:“是,小姐。”

苏婉来到苏念的偏院才发现里面空落落的,一个人都没有,唤来下人来,一问才知,顾北辰将苏念的尸体抱回他的房间去了。

苏婉的脸色微阴,转身就往顾北辰的房间赶了过去。

刚来到顾北辰房门口,却见小青失魂落魄般守在门口,眼睛红肿,整个人像行尸走肉一般。

李伯站在小青旁边,垂腰等候着。

苏婉拧眉,正要向前问李伯怎么回事,忽然大门那边来了一群人,几人合力抬着一副冒着寒气的红木棺材,一路朝房里走去。

苏婉脸色大骇,大声喊道:“这是干什么?”

那几个人却不闻不问,径直往里走。苏婉正要将他们拦下,李伯连忙向前解释道:“苏姨太,这是少爷让人送过来的。”

苏婉的脸色稍微有些难看,“把棺材放房间里,太晦气了,北辰糊涂,你们也不知道拦着,真是的,我去跟他说。”

李伯伸手将她拦着,“苏姨太,少爷说了,除了送棺材的人,其余任何人都不能踏进房间半步。”

苏婉略有犹豫,又问:“北辰好端端的,要棺材做什么?”

“这个……苏姨太还是不问为好,少爷做事自有他的理由,我们照办就是了。”

眼看着棺材被推进房间,门再度关上,苏婉才拧紧了眉头,甩手而去。

李伯看着苏婉走远,视线又落回小青身上,不禁轻叹一声。

屋内,棺材被放置在床榻旁边空置的地上,抬棺材的几人向顾北辰拱了拱手,这才有序的离开。

苏念身上的伤口太多,尤其是后背,几乎没有一块完整的肉。床上,苏念安静地趴在上面,顾北辰一一给她上药。

他的动作很轻,每上一xiayao,他都要俯首在伤口处吹气,怕她疼。

等药上好后,他才小心翼翼地将她翻过来,然后俯身,用胭脂水粉笨拙地给她描上妆,等细细描好后,他从西装口袋里拿出一个盒子,打开,里面静静躺着一条银色项链。

“之前在首饰店看到这条项链,总觉得很适合,就买了回来,却一直没找到时机送出手。”

他拿起项链,轻轻系在她白皙的脖子上。

“真好看。”他看着苏念,微微一笑,满意地在她额头上轻轻落下一吻。“我的阿念,还是那么好看……”

他再度俯首,在她的唇上啄了下,这才将她抱起,放置在红木棺材里。

红木棺材里面渡有寒冰,设计者不知采用了什么手法,让里面的冰终年不化,能起到保存尸身的作用。

顾北辰将苏念放在寒冰上。他扶在沿上,安静地端详苏念此时的面容。

“等我回来。”

他伸手,在她脸上摸了摸,然后转身,离开。

走出门口,他把门关上,冷声吩咐李伯,“叫人来这里守着,谁也不许进去!”

“是,少爷。”

小青眼看着房门被他关了起来,一声冷哼,嘲讽道:“哼,人都死了,现在装深情有什么用?”

顾北辰的眼光一厉,扫了小青一眼,对李伯说:“给我看好她!”

李伯扯了扯小青的衣角,低头应好。

顾北辰离开后,院子里恢复了一贯的安静。

等顾北辰彻底见不到影,李伯才低声劝说小青,“小青,下人要有下人的样子,少爷是顾家的主子,你再这样顶撞他,日后免不了要受罚。”

小青破罐子破摔,“无所谓,大不了去陪小姐就是了。”

“你……唉!”

顾北辰来到书房,刚令人去调查两年前的事,才出门口,脸上便被突然出现的莫少枫狠狠揍了一拳。

“顾北辰,你对苏念做了什么?”

顾北辰一时不察,被打个正着,唇角溢出血丝,他掀眸看去,只见莫少枫气势汹汹的,半分没有平日的沉静温润。

他垂在身侧的手缓缓收紧,“我问你,两年前她为什么去找你?”

“你是不是还以为她对不起你?顾北辰,她若是想攀附权贵,你以为你有机会娶她!若不是她只爱你一人,你怎么可能有机会伤她至此!”莫少枫紧紧的揪着他的衣领,“我问你,她在哪里?”

顾北辰红了眼,莫少枫猛地僵了,随即大怒,“顾北辰,你混蛋!”

顾北辰闭了闭眼,随手甩开他,莫少枫的身体还算不错,但与自小打底子练拳法的顾北辰还是差远了,竟生生的被他甩退好几步。

莫少枫怒气上涌,径直往院里闯去,这次顾北辰没拦,只愣愣地抚着胸口处,仿佛心尖被人狠狠用针扎着一般,疼的他几乎呼吸不过来。

“少爷,不好了,着火了,院里着火了……”

忽然,后院传来嘶喊声,顾北辰抬头看向大烟冒出的方向,心跳蓦然停了,然后便疯一般往里跑去。

跑到浓烟处,只见他的卧房,此时大火弥漫,一片浓烟,顾北辰的眸光几乎破碎——

“阿念!”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至此终年,悲欢由我》

第10章 下葬


顾北辰疯了一般要往里闯,莫少爷见状也跟着往里冲,但火势太大,李伯自然不能眼睁睁看着他们进去送死,见了几个下人赶紧将他们拦下,可俩人都跟疯了似的,拦也拦不住,李伯无奈,只好把他们两个打晕了。

等顾北辰清醒过来的时,他房间里的火刚刚被浇灭,但整个房子都被烧得差不多了,触目所及,皆是惨不忍睹。

他跑到被火烧得黑漆漆的土堆上,双膝一弯,跪在了废墟上。不一会儿,便疯了一样,徒手挖开还溅着些许火星木板,“阿念,阿念……”

家里出了那么大的事情,苏婉自然听到动静,赶来现场便是见到这么一副光景。

看着那一堆废墟,她感到前所未有的舒爽。

目光触及废墟上那一抹颓废的身影,她连忙走了过去。

“北辰,别挖了,这里才刚灭了火,也不知道会不会复燃,很危险的,我们还是离开这里吧。”

顾北辰视若罔闻,手中的动作一刻也没有停。就连苏婉拉他的手,也被他毫不犹豫地甩开。

苏婉心生不甘,但苏念已经死了,他有再多的情谊又有什么用,以后,他只能是她一个人的!

李伯让人跟着挖,木头还烫着,即便是泼了再多的水也是发烫的,下人们都硬着头皮上。

李伯担忧少爷,一个劲的劝他,“少爷,少爷你歇会吧,让下面的人……”

“滚开!”

简单的两个字,充满了难泄的戾气,顾北辰的掌心鲜血横流,但他却毫无感觉,像木头人一般,麻木地重复着同样的动作。

李伯心焦难耐,正要说些什么,却见小青灰头土脸的出现在他的面前,同样鲜血淋漓的手里,攥着一条项链。

她眼神空洞,毫无生气,“别找了,火是我放的,小姐她已经被烧成灰了。”

李伯登时瞪大了眼,“竟然是你……小青,你为什么要放火,少奶奶待你不薄,你竟,你竟让她尸骨无存……”

话未说完,顾北辰疾步走到小青的面前,一把掐住了她的脖颈,“谁让你放的火,说!”

“不仅火是我放的,就连毒药也是我喂的,”喉间的力量蓦地加重,小青没有反抗,“小姐说她好疼,她撑不住了,她还说她想夫人了……”

“她哭着求我让我帮她解脱。她那么怕疼的一个人,我怎么能不帮她呢?她说死后想烧成灰,然后撒在衡川,她要去找她的娘亲,我只是在完成她的心愿……”

苏婉眼波微转,随即掩嘴惊叹,“这不会是你对姐姐不满,故意杀害她,然后找的托词吧?”

小青没理会苏婉,她看着顾北辰,眼里的恨意丝毫未减。

“要杀要剐都随你,但小姐和夫人都喜欢自由自在的生活,小姐生前活的不自在,但凡你对她还有半分情意在,就顺了她的遗愿,将她撒向衡川,让她与夫人团聚。”

顾北辰难以置信松了手,后退两步,小青大口大口地喘气,将手中脏兮兮的项链递还给他。

男人的脸色煞白,目光紧紧地绞着那条被熏黑了的银色项链,正是不久前他亲手系在她脖间的,喉间蓦地涌上一股腥味,他强行忍着,接过了项链。

这时,有人急匆匆的跑上前,与顾北辰道:“少爷,苏姨太的事情已经查明,当年您跪在苏府门前时,少奶奶确实想翻墙出来见您,不料被苏姨太告了密,最终被苏老爷打了一顿,后来,苏姨太还找人打断了少奶奶的左腿,还有……”

苏婉反应过来,瞬间急了,“你胡说什么!再胡说信不信我叫人割了你的舌头!”

那人有些为难,正有些犹豫不决。顾北辰的手死死地攥着玉佩,沉声开口,“继续说!”

苏婉望向顾北辰,恐慌弥漫全身,“北辰,我没有,这些都不是我做的……”

剩余的话还没出口,便已被顾北辰寒厉的眼神逼了回去。

那人继续道:“少奶奶当年找莫少爷,是求他帮您,后来苏姨太借题发挥,传出谣言,说少奶奶与莫少爷有染,苏老爷便以为莫少爷对少奶奶有意,所以擅自决定,取消了您与少奶奶的订婚,并且下令不准少奶奶见您。”

“您在苏府门前跪了两天两夜,大病不起,少奶奶当年得知您高烧不退,没钱买药,便贱卖了首饰,连苏夫人留给她的嫁妆,都低价发卖了……而那些东西最终都被苏姨太买了去,然后随便给了点银两送到了您的手里,至于您看见的与您断绝关系并且羞辱您的信,是苏姨太找人,模仿少奶奶字迹写的……”

苏婉听到这,彻底急了,慌忙拉住顾北辰的手,辩解道:“北辰,不是这样的,这都是他的一面之词,我怎么会做这种事!”

她掉着眼泪,楚楚可怜的望着顾北辰,“北辰,你信我,你一定要相信我……”

那人拱手道:“少爷,认证物证都有,如果需要,我都可以呈上。”

他说罢,挥手叫人一一上前。

除了莫少爷府里的人没有人证在,苏府知情的下人,昔日看守苏念的小五,典当行的掌柜,都一一到场。

苏婉哭的泪眼朦胧,“北辰,北辰,我知道错了,我真的知道错了,当年我还年少,只是玩心未泯,但真没想过要害姐姐,北辰,你一定要相信我……”

顾北辰手里的项链险些被他掰断,极其用力才挤出一句话,“把她拖出去,乱棍打死!”

苏婉被架起时,崩溃大哭,身侧的小红同样哭的不行,“少爷,我都是被二小姐逼得,二小姐心思歹毒,我若是不顺着她,便会被她打死。今日,今日大少姐受罚以后,她还叫我守着大门,不准任何人进来给大小姐看病,说若是有人进来了,就要了我的命。少爷,都是二小姐命令我做的,真的不关我的事啊……”

苏婉狠狠踹了她一脚,“下贱的东西,什么时候轮得到你来诋毁我!”

顾北辰眸中翻起了滔天的戾色,“把她的双腿给我砍了,丢到拆房去,叫夏燕吊着她的命,谁若是让她死了,我便让谁陪葬!”

话落,众人大惊,苏婉被吓得险些失语,“北,北辰,不要啊,我,我错了,我再也不敢了,啊……你们放开我!”

苏婉被拖了下去,小红也一并押了下去,四周恢复寂静,众人一声也不敢出,顾北辰再也撑不住,猛地吐了口血,李伯大骇,忙上前扶他。

小青自始至终都冷眼看着这一场闹剧,“顾少爷,我早就说了……”

“您,一定会后悔的!”

继续阅读《至此终年,悲欢由我》


版权声明:未经书面授权禁止转载、摘编、复制或建立镜像。对既成事实本站将保留所有的权利。

无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