穆舒谣,陆冷霆小说《此生无缘,不见最好》全文免费阅读

小说:此生无缘,不见最好
分类:霸道总裁
作者:夏小霜
简介:穆舒谣最爱的人是丈夫陆冷霆,可陆冷霆却不爱她
陆冷霆有别的人更重要的女人,那个女人死了,穆舒谣成了罪魁祸首,陆冷霆要她偿命
所以她腹中七个月的胎儿,被剖腹产下,再被活活掐死……曾经,穆舒谣有多爱陆冷霆,如今,她就有多恨他……
角色:穆舒谣,陆冷霆
穆舒谣,陆冷霆小说《此生无缘,不见最好》全文免费阅读

《此生无缘,不见最好》免费试读免费阅读


第1章 孩子是陪葬


夏夜,雷雨天。
穆舒谣被阵阵雷声吵醒,她扶着已经六个月的肚子,小心的试图翻身,可就在这时,楼下忽然传来哐当一声踹门声。
穆舒谣瞬间惊醒,慌张起身,摸出手机拨打电话。
电话刚拔出去,还没接通,卧室也紧跟着被踹开了,一道高大的黑影冲进来。
“穆舒谣!”男人三两步跨到床前,毫不客气的一把揪住了穆舒谣,直接将她从床上拖下来。
“啊!”穆舒谣惨叫一声,摔在地毯上,第一反应就是捂住肚子。
可下一秒,她又被男人狠狠提起来。
“这几个月,你是不是过的很安逸?”男人愤怒的脸逼近到眼前,墨黑的眸子里满是凶狠戾气,“外面打着雷,你竟然还能睡得着,你就这么安心,一点也不怕雷劈了你吗?”
穆舒谣肚子好疼,她脸色惨白,低声求饶道:“冷霆,我……”
“你知道我找到阿兰的时候,她成什么样了吗?”陆冷霆打断穆舒谣的声音,“她因为你,从悬崖上跳下,摔得粉身碎骨,拼都拼不起来了!”
陆冷霆手指愈发用力,恨不得把穆舒谣头发都拽下来一般。
“你找人侮辱她,让她失去清白还不算,你还故意在你捐献的血液里放HIV病毒,让她染病,穆舒谣,你真是生了好一副蛇蝎心肠啊!”
“我没有……”穆舒谣发着抖道,“我真的没有,我根本……”
陆冷霆却完全不想听穆舒谣说完话,他拖着她往外走。
“现在阿兰死了,你要偿命!”
为了少吃点苦,穆舒谣艰难的站起身,磕磕绊绊跟上陆冷霆脚步。
“冷霆,我怀孕了,看在孩子……”
“孩子?”陆冷霆猛然扔开穆舒谣,将她狠狠掼在墙壁上,“你还有脸和我提孩子!”
陆冷霆和穆舒谣结婚两年,一次都没碰过穆舒谣。
唯一的一次,还是因为穆舒谣下了药,他失去理智,才发生了关系,因而有了这个贱种。
“这个野种,我不会让你生下来的。”陆冷霆满脸冷寒,“阿兰死了,你肚子里的这个孩子,就是她的陪葬!”
“不……”
穆舒谣急忙拉住陆冷霆的手臂:“孩子已经六个月了,成形了,马上就能生下来了。”
情况紧急,穆舒谣也顾不得解释过去的那些误会,她急忙说:“你要算账,冲我来就好了,放过我孩子,他是无辜的。”
“那阿兰就不无辜吗?”陆冷霆眸子发红,显然已经怒不可,“她把你当最好的朋友,可你又是怎么对她的?”
“我没……”
“闭嘴!”陆冷霆抓着穆舒谣的手臂,拽着她下楼,“穆舒谣,你躲了四个月,是时候付出代价了。”
穆舒谣捂着挺起的肚子,一阵惊恐。
陆冷霆向来说话算话,他是真的会弄死她肚子里的孩子的。
“冷霆……”穆舒谣挣扎的停下,噗通跪地,哀求道,“我知道你生气,但我们的恩怨是我们的,与孩子无关。我求你了,别伤害我孩子。”
陆冷霆身形笔直,问问站定在穆舒谣面前。他垂着眼,面容俊美依旧,只是眸底却只有狠戾和冰冷。
“好啊,我可以放过你肚子里的野种,只要你现在把你一只手和一只脚剁给我。”
他慢慢蹲下身,目光凌厉,狠狠逼视穆舒谣。
“你舍得吗,穆舒谣?”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此生无缘,不见最好》

第2章 把孩子打死


“我……”穆舒谣有一瞬间的犹豫,这犹豫不是出于恐惧,而是出于委屈。
她根本没有做过陆冷霆口中所说的任何一件事,更没有伤害过苏兰,凭什么要断她的手脚。
“你不敢!”陆冷霆却率先下了定论。
他重新抓起穆舒谣,狠狠道:“我就知道,你这样自私又恶毒的女人,又怎么敢!穆舒谣,你怀这个孩子,也只是为了用他来威胁我吧!”
“不是的!”穆舒谣立马否认,“当初不是我对你下的药……”
“够了。”陆冷霆打断她的话,“穆舒谣,现在我只想让你付出应有的代价!”
说完,他拖着穆舒谣,很快离开别墅。
暴雨还在下,陆冷霆不顾大雨,把穆舒谣带到了墓园,扔在苏兰的墓碑前,他摁着穆舒谣的后颈,用力让她跪下。
“磕头,道歉!”
穆舒谣反抗不了,只能顺着陆冷霆的动作,给苏兰连连磕了十几个头,连额头都磕破了,几缕鲜血顺着穆舒谣的脸颊流下,又被大雨冲淡。
最后陆冷霆终于停下,只用手压着穆舒谣后颈,让她跪着趴下身,额头抵在地面上。
这个姿势让穆舒谣的肚子十分难受,小腹一阵一阵的抽疼。腿间也隐隐传来湿润感,恐怕是出血了。
她不能失去孩子,绝不!
穆舒谣不由低声哀求道:“冷霆,我肚子疼……”
陆冷霆手依旧掐着穆舒谣后颈,他没有回话。
穆舒谣讨好的拉住陆冷霆的衣摆:“你放过我孩子吧,等我把孩子生下来,你要我做什么都可以。我的手脚,我的命,通通都给你……”
陆冷霆笑了起来,他突然松开了压制穆舒谣的手指,站直了身。
穆舒谣得到自由,立马直起身,扶着小腹喘气。
陆冷霆单手将打湿的黑发梳到脑后,露出他俊美而冷寒的脸:“穆舒谣,我说过的,不会让你把这个贱种生下来。”
说完,他忽然一抬手。
墓碑下方的小路里,忽然冲出来几个高大的黑衣男人,其中一人给陆冷霆撑着伞,另外四人将穆舒谣团团围住。
“把她肚子里的孩子,给我打死。”哗哗雨声里,传来陆冷霆冷漠至极的声音。
“不要!”穆舒谣尖叫,捂着小腹,起身想跑。
一个男人一脚踹在穆舒谣后背上,她扑通摔地,重重倒在陆冷霆的脚前。
大雨哗啦不停,穆舒谣浑身湿透,又冷又痛。
她抓住了陆冷霆裤腿,哭泣哀求:“冷霆,我求求你,不要……”
可陆冷霆却抬脚甩开了她。
“穆舒谣,这是你应得的!一命偿一命,理所当然。”说完,陆冷霆转过身,离开墓园。
而那个是个黑衣男人一拥而上,围住穆舒谣,凶狠残忍的拳打脚踢。
穆舒谣拼命蜷起身体,护着小腹。
但那个男人还是隔着她的手臂,踢到了她的肚子。
一股尖锐的疼痛瞬间袭来,穆舒谣凄惨尖叫,可殴打还是没有停下。
四个男人,轮流不停的踢踹穆舒谣的头,背,以及被她牢牢护着的小腹。
大雨哗啦,漫天雨声里,不停传来女人凄惨的呻吟声,与粗暴残忍的重重击打声。
一股猩红的血水,忽然从穆舒谣腿间涌出,混合进地面上聚集的雨水小溪里,顺着墓园小路,蜿蜒扭曲的铺出一条惨烈血路……
殴打终于停下,四个男人先后离开,只扔下穆舒谣一个,一动不动的蜷在大雨里。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此生无缘,不见最好》

第3章 你应该去死


穆舒谣醒来时人在医院。
她一睁开眼睛,立马摸向肚子,小腹并没有变得平坦,她的孩子还在。
穆舒谣用力捂着小腹,忍不住哭起来。
在经历了那地狱一样的殴打后,她的孩子竟然存活了下来……
“宝宝,你也在努力活下来,对不对?”穆舒谣轻声和腹中的胎儿对话,“你放心,妈妈就算是豁出去了命,也一定好保护好你的,我发誓。”
穆舒谣目光坚定,发誓不论以后再发生什么,她一定会拼命保护好孩子。
“你醒了?”病房门这时被推开,林儒风快步走进来,“你感觉怎么样?”
看到朋友的关切的表情,穆舒谣忍不住一笑:“没事。”
林儒风把手里的保温桶放下,叹气说:“你还笑得出来,你知道我们找到你的时候,你成什么样子了吗?”
林儒风加重语气道:“你满身是血,就剩一口气了,要是我和薇薇晚来几分钟,你就一尸两命了!”
穆舒谣抚摸着小腹,乐观道:“但现在我和孩子都没事了啊。”
林儒风闻言却皱紧了眉,表情也阴沉下来:“舒谣,这个孩子你真的要留下吗?万一陆冷霆又因为孩子把你抓回去了呢?”
穆舒谣身体一僵,很快又道:“你送我去乡下,只要再躲两个月,我就能把孩子生下来了。”
林儒风皱着眉,没有立马答应。
上次他看在妻子许薇薇的面子上,帮穆舒谣藏身别墅四个月,这事被陆冷霆知道后,给他自己,以及家族和公司带来了不少麻烦。
林儒风刚结婚一年,妻子许薇薇也正怀着八个月身孕,他们家不能再出事了。
穆舒谣感觉到了林儒风的犹豫,但穆舒谣没有办法了,现在只有林儒风能帮他。
“你不需要做太多,只要帮我找辆车,送我走就好了。”穆舒谣请求道,“拜托了。”
林儒风叹气:“好吧,我帮你。”
许薇薇和穆舒谣是好闺蜜,他要是不帮忙,许薇薇也会生气。
林儒风动作很快,当天晚上就找好了车,把穆舒谣接出医院。
这次穆舒谣躲到了乡下,她租了一栋乡村楼房,在里面安静养胎。
也许是陆冷霆懒得找她,穆舒谣竟然平安无事的渡过了一个月。
腹中的胎儿已经七个月了,如果发生意外早产,也能在保温箱里活下去。
穆舒谣渐渐安心,只要孩子能生下来,其他的任何事情,她都不怕。
可也就在这一天深夜,穆舒谣躲藏的小楼里,来了一批不速之客。
他们是苏兰的家人。
为首的是苏兰的父亲和伯父,他们暴力砸开了大门,冲进来四处搜寻穆舒谣。
穆舒谣肚子已经七月,行动不便,也不能翻窗逃跑,被苏兰母亲在浴室里抓住。
“赔我女儿性命!”苏母大声尖喊,扬手便是一耳光扇在穆舒谣脸上,“你赔我女儿性命!”
“我……”穆舒谣刚要说完,苏父忽然也挤了进来,先是一脚踢在穆舒谣鼓起的肚子上。
这一下让穆舒谣眼前发黑,痛得几乎昏死。
“贱人!今天就要你偿命!”
苏父拽着穆舒谣头发,拖着往三楼阳台走。
“你把我女儿推下山崖,我也要把你推下去!”苏父恶狠狠道,“我要送你下地狱!”
三楼很快抵达,苏父踢开门,拖着穆舒谣走到阳台边。
穆舒谣被苏父一脚踢得小腹出血,殷红的血顺着裤腿流出,在地面上拖出刺目的红色。
“不要,求求你……”穆舒谣死死抓住阳台边,“我孩子是无辜的,求你们,让我先把孩子生了……”
“我女儿命都没了,你还想生孩子?”苏父神情狰狞,“你应该去死!”
说完,他一把将穆舒谣推下三楼。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此生无缘,不见最好》

第4章 死在肚子里了


说完,他一把将穆舒谣推下三楼。
------------------
穆舒谣后背着地,重重砸在地上。她浑身剧痛,尤其是小腹,绞痛剧烈,疼得她瞬间昏死过去。
她不知道自己昏了多久,意识恢复时,身上的疼痛仍旧强烈,腿间满是黏腻,她能感觉到汩汩涌出的鲜血。
“孩子……我的孩子……”穆舒谣挣扎着撑开双眼,她看到了摇晃的车灯和带着口罩的护士。
“振作!”护士握紧了她的手,大声喊道,“马上到医院了,你和孩子都会没事的。”
穆舒谣虚弱的握了握护士的手,又一次在疼痛里失去了意识。
这次她没昏睡多久,很快就感觉到自己被抬上了手术室,耳旁有医生和护士急促的交流声。
医生说要给穆舒谣剖腹产,抢救孩子,让护士去联系穆舒谣家人,签手术同意书。
耳旁一阵混乱声音,只听有护士说:“没人陪她来医院,也联系不到家人,医生,要不先救人吧,再晚胎儿和产妇都有危险……”
医生犹豫着迟迟未说话。
穆舒谣着急,不断挣扎,终于睁开了眼,她拉住医生的手术服,吃力的张合嘴唇,想要求医生救她的孩子。
“病人家属来了!”这时一个护士突然冲进来,大声说,“病人的妹妹来了!”
“那我去找她签字!”另一个护士很快出去。
穆舒谣转动眼珠,看向手术室门外。
她根本没有妹妹,来的人是谁?
“拒绝剖腹产手术?”门外传来护士惊讶的声音,“为什么要拒绝,这样下去,她肚子里的胎儿会窒息死亡的。”
“因为我姐姐有严重的心脏疾病,她要是在这种情况下动手术,她会出事的。”回答护士的,是一道柔柔软软的女人声音。
穆舒谣听到她声音,瞳孔猛然一颤,这个女人,是苏兰的妹妹,苏若。
她为什么要和护士说她有心脏病,她根本没有心脏病啊!
不知道苏若又和护士说了什么,护士再进病房时,低声和医生交谈了一阵,最后医生决定道:“那只有放弃她肚子里的孩子了……”
“不……”穆舒谣摇头,用力抓着医生衣服,“不……”
医生却拨开了她的手,叹气说:“我也是为你好……”
最重要的是,医生不想在自己的手术中出现意外,如果穆舒谣的真的有心脏疾病,要是剖腹过程中死在他手术室里,那医生自己也麻烦了。
他不想给自己添麻烦。
麻醉医生准备好了麻醉剂,从穆舒谣的手臂经脉注入。
“不要……”穆舒谣哭泣着摇头,却还是无法抗拒那药效,她沉沉的昏迷了过去。
这一觉,穆舒谣睡得十分痛苦。
她一直在做噩梦,梦见那个被殴打的雨夜。
无数看不清脸的男人围着她,不断的对她拳打脚踢……突然,漆黑的梦境里亮起一道闪电,白光照亮了殴打她的男人面容——陆冷霆!
“啊!”穆舒谣尖叫着醒过来,她想起身,却一动就浑身剧痛,瞬间脱力,重重摔回病床上。
“姐姐你慢点。”旁边有人说话,同时扶着了穆舒谣的手臂,“你刚手术完,身体虚弱,需要静养,不要乱动。”
穆舒谣调转视线,紧紧盯着病床边上的苏若。
“我孩子呢?”穆舒谣哑声问,“我的孩子呢?”
苏若满脸无辜,眨眨眼说:“当然是死在你肚子里了啊,医生为了救你,放弃了你腹中的胎儿嘛。”
穆舒谣瞬间红了眼睛,她起身扑过去,死死抓住苏若质问:“为什么?为什么要对医生撒谎,为什么要害死我的孩子?”
苏若静静看着苍白狼狈的穆舒谣,慢慢绽开笑容:“因为是冷霆吩咐我这样做的啊,你忘了吗,冷霆说过,绝对不会让你把这个贱种生下来的啊……”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此生无缘,不见最好》

第5章 我要杀了你


不让穆舒谣把孩子生下来的命令,是陆冷霆下的。
穆舒谣手指一下子脱力,放开了苏若。
“不……”她忍不住哭起来,“为什么要这样对我……孩子明明是无辜的……”
苏若整理着被穆舒谣弄乱的袖子,缓声慢慢道:“不过啊,医生先给你做完手术,最后取出你肚子里胎儿的时候,他还并没有死……哦,忘了先和你说一声,你生下来的是个儿子。”
“你说什么?”穆舒谣一把拉住苏若,“他还没死?”
苏若皱了皱眉,挥开穆舒谣的手:“能别碰我衣服吗,都给我抓皱了。”
“那我的孩子呢?”穆舒谣脑子里只有她幸存下来了的孩子,“他在哪儿?”
苏若不回答,只慢腾腾的整理衣服。
“快告诉我,他到底在哪儿?”穆舒谣失控大喊。
“你想知道啊,求我告诉你啊。”苏若勾唇轻笑,“你这么凶的吼我,吓得我都忘记了。”
穆舒谣咬着牙,努力让自己冷静,语气缓和道:“若若,求你,告诉我。”
她这一声“求”说得十分轻松,并未让苏若满意,苏若想要的是看到穆舒谣屈辱愤怒的表情。
“跪下来求。”她说。
穆舒谣深吸了口气,为了孩子,她答应道:“好。”
穆舒谣坠楼加剖腹,两次手术下来,她浑身伤口,动一下都困难,更不要说下床。
她用尽了力气,才只是坐起了身,想要尝试着下床,却一下子失控,直接从床上滚了下去。这一摔,她浑身的伤口都被撕裂了,剧痛瞬间袭来,穆舒谣闷哼出声。
鲜血很快浸透纱布,晕染出来,病号服上迅速透出殷红。
穆舒谣发着抖,痛苦的撑着身体,跪下。
她歪扭无力的匍匐在地上,虚弱道:“苏小姐,求你,告诉我孩子在哪儿……”
苏若看了眼指甲,轻描淡写道:“被我掐死了。”
穆舒谣脑子里嗡的一声,一下子没反应过来:“你说什么?”
苏若笑了笑,放慢语速,一字一句道:“你孩子生下来后,我看他竟然还没死,于是抱到了厕所,再用我的手,把他掐死了。”
穆舒谣心脏狠狠一痛,她猛然抬手,想抓苏若,苏若却轻松一退,躲开了虚弱不堪的穆舒谣。
穆舒谣摔在地上,痛苦的不住喘气,撕裂的伤口涌出越来越多鲜血,染红了她一身病号服。
苏若欣赏着她的狼狈痛苦,得意炫耀道:“你知道掐住婴儿脖子是一种什么感觉吗?特别软,连骨头都是软的,轻轻一捏,就咔嚓……”
“啊……”穆舒谣发出尖叫,怒火汹涌冲起,毁灭了她的理智,刹那间她连疼痛都感觉不到了,一下子跳起身来,将苏若一把扑倒。
“你杀了我孩子!我要杀了你!”穆舒谣双眼通红,理智尽失,“我要杀了你!”
苏若抓住穆舒谣的手,嘴里不停,还在说:“那孩子被我掐死后,我怕尸体被发现了麻烦,于是把他包在几张破报纸里,扔进了下水道……”
“啊——”穆舒谣越听越控制不住自己尖叫。
苏若哈哈大笑起来,尖声说道:“好可怜的孩子啊,死了也不能入土,只能腐烂在脏污的臭水里,也不知道他能不能瞑目……”
“我要杀了你。”穆舒谣彻底失控,手指狠狠掐进苏若的脖子,“杀了你!”
“穆舒谣,你干什么?”病房门这时突然被人踢开,陆冷霆冲了进来。
他拉住穆舒谣手臂,企图扯开,但穆舒谣已经疯狂,死死掐住苏若脖子不放,嘴里反复喊着“杀了你”。
陆冷霆皱眉,不得不一耳光打穆舒谣脸上,将她的理智拉回来:“穆舒谣,你清醒点,你在杀人!”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此生无缘,不见最好》

第6章 千刀万剐


陆冷霆那一巴掌,的确让穆舒谣理智回归了,她松了力气。陆冷霆立马抱走苏若,护在身后。
“你怎么样?”陆冷霆急忙问,“没事吗?”
苏若虚弱的靠在陆冷霆怀里,捂着脖子,不停咳嗽:“我……我喘不过气……冷霆……我好难受……”
陆冷霆立马打横抱起她:“我带你去见医生。”
“陆冷霆。”穆舒谣开口,叫住他。
陆冷霆脚步停了下来,犹豫了两秒,才回头看向穆舒谣。
穆舒谣浑身是血,半脸红肿,凄惨狼狈的瘫坐在地上。她抬着那张惨白的脸,目光死死盯着陆冷霆:“你真的就那么容不得我的孩子吗?”
陆冷霆皱眉,没说话。
穆舒谣声音尖锐起来:“我都已经答应你了,只要把孩子平安生下来,我随你处置,你为什么还是不肯放过他!”
陆冷霆脸上没有表情,冷声道:“穆舒谣,我看你是已经疯了。”
“对,我就是疯了!”穆舒谣狠狠道,“我要是没疯,我为什么要那样死心塌地的爱你?如果不是因为你,我怎么会变成现在这个样子?”
陆冷霆表情愈发冰冷:“穆舒谣,你如今的下场,分明是你咎由自取。你还是阿兰那笔账,我还没找你算。”
“你还想怎么算?”穆舒谣扶着床头柜,摇摇晃晃的站起来。
她身上的伤口撕裂的厉害,鲜血顺着她的小腿,一直流在地上,她像是在血泊里的厉鬼,苍白又狰狞。
“剁了我手脚,还是把我千刀万剐?”
陆冷霆拧眉看着她,竟一时答不出话来。他觉得此刻的穆舒谣很奇怪,脆弱又疯狂,竟然有些让人心疼。
“冷霆,我难受……”苏若这时小声道,“我好难受……”
陆冷霆收回视线,不再看穆舒谣,而是抱着苏若大步往外走。
“你站住!”穆舒谣不顾一切的扑过去,拽住了陆冷霆衣服,“陆冷霆,你知不知道我现在有多恨你?我现在恨不得杀了你!”
陆冷霆手臂一僵,绷紧了唇。
“你们在干什么?”护士和医生终于姗姗来迟,急急忙忙的分开穆舒谣和陆冷霆。
“放开我!”穆舒谣大叫这挣扎,“放开我!”
“这位病人,你冷静,你伤口开裂了,需要重新治疗,你冷静一点。”
“不,放开我!”
穆舒谣拼命挣扎,身上的伤口出血越来越严重,连护士都被蹭了一身血。
陆冷霆忍不住开口道:“她已经疯了,你们应该给她打一针镇定剂,把她绑起来,免得她继续发疯,伤害别人和自己。”
护士反应过来,立马按着陆冷霆给出的建议做,先是钳制竹穆舒谣,将她绑在病床上,再给她注射了一针镇定剂。
穆舒谣很快被迫昏睡,躺在床上,再也不能动弹。
她又做了一个噩梦,梦见自己刚出生的孩子,漂浮在灰色的污水里,被虫鼠啃咬……
穆舒谣昏昏沉沉,不知道睡了多久,再次清醒。
这次病房里只有她一个人。
身上的伤口被重新处理过了,染血的病号服也换掉了,伤口隐隐有些疼,但其他都好。穆舒谣尝试着动了动,想起身,却发现自己手脚都被绑在病床上,她只能稍微抬起手臂。
“来人啊。”穆舒谣不得不大喊,“放开我!来人啊!”
外面很快响起护士的脚步声。
一个中年女护士走进来,冷漠的扫了一眼穆舒谣,说道:“你现在最后不要随便乱动,你昨天扯裂了你剖腹产时的伤口,引起了子宫大出血,我们好不容易才给你止住血,要是再撕裂一次,那你的子宫,就保不住了。”
穆舒谣一下子僵住。
护士道:“还有,因为伤口撕裂,严重损伤了你的子宫壁,你以后不能怀孕了。”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此生无缘,不见最好》

第7章 离婚吧


护士道:“还有,因为伤口撕裂,严重损伤了你的子宫壁,你以后不能怀孕了。”
-------------------------
不能再怀孕了……
穆舒谣僵在病床上,怔楞了片刻,又突然一笑。她本来也没打算再要孩子了,她甚至……没打算继续活下去。
苏若和陆冷霆两人害死她的孩子,这个仇,她一定要报!
等报完仇,她就下去陪她可怜的孩子。
她的孩子还太小了,才七个多月,他一定不懂怎么照顾自己。
但宝宝你放心,妈妈很快就会下来陪你。
穆舒谣闭上眼,忍着酸涩的泪意与胸腔里的翻搅的疼痛,等她养好了身体,有了力气,一定马上去为孩子报仇,然后下去陪他……
穆舒谣在病床上躺了三天,期间护士一直没松开她手脚上的绳子,穆舒谣好声好气和前来照顾她的小护士商量了好几次,但每次小护士都摇头,说她做不了主。
穆舒谣连连哀求,小护士也许是心软,告诉了穆舒谣实话。
“是你丈夫让我们这样绑着你的,他说你有精神病,发作起来的时候,会伤害别人和自己,所以一定不能放开你。”
穆舒谣心里一惊,随后又颤缩着发出疼:“是陆冷霆……让你们绑住我的吗?”
小护士没再多说,只道:“你想自由,只能先和你丈夫商量,你之前差点掐死了苏小姐,所以我们医院更相信你丈夫的话……”
穆舒谣闭了闭眼,回道:“我知道了,谢谢你。”
小护士点点头,离开病房。
之后,穆舒谣要求和自己丈夫见面,医院一开始拒绝了她,穆舒谣被绑在床上,没有其他抗争的办法,只能绝食。
她坚持了两天,医院怕出事,通知了陆冷霆。
这天下午,穆舒谣在病房里见到了陆冷霆。
陆冷霆就站在门口处,隔着一米多距离,远远看着穆舒谣:“你又想干什么?“
穆舒谣盯着天花板,平静道:“离婚吧。”
陆冷霆一下子安静了。
“你不是厌恶我吗,那我们离婚,从此以后,再不相干。”
好几秒之后,陆冷霆才发出一声冷笑,他往前走了两步,站在病床前,居高临下,目光阴冷的盯着穆舒谣。
“你以为离婚了,你就不用为阿兰的死负责了吗?”他眼神近乎凶狠的盯着穆舒谣,“你做梦!我不会和离婚的,我要折磨你一辈子,让你永永远远都活在痛苦里。”
穆舒谣转眸,目光冷凉:“折磨我?你还想怎么折磨我,剁了我还是杀了我?”
陆冷霆没有说话,只脸色阴鹜。
穆舒谣却突然笑起来:“陆冷霆,现在不止是你恨我,我也恨你!你想让我死,我也想让你死。不离婚?好啊,那你就等着瞧,看看最后我们之间,到底是谁更后悔!”
陆冷霆目光阴沉,死死盯着穆舒谣不说话。
穆舒谣毫无畏惧的回视他,眼神倔强,像是一头孤决凶狠的小兽。
陆冷霆心脏突然颤了一下,他忍不住问道:“你恨我?”
穆舒谣毫不犹豫:“对,我恨你。陆冷霆,我现在无比后悔,后悔自己曾经爱过你!”
陆冷霆忽然往后退了一步,他点了点头:“好,好。”
穆舒谣不知道他这几句好是什么意思,也不想多问,她抿紧了嘴唇,不再和陆冷霆说话。
陆冷霆狠狠盯了她一眼,突然转身离开。
没过多久,病房里忽然进来两个护士,她们解开了穆舒谣手脚上的绳子。
穆舒谣以为这是陆冷霆改主意了,决定放她自由,可下一刻,这两个护士就抓住了穆舒谣,将她往外拖。
“你们要带我去哪儿?”穆舒谣挣扎着问。
护士冷冷回答说:“你丈夫说你已经彻底疯了,所以让我们给你转院,转到精神病院去。”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此生无缘,不见最好》

第8章 让我们收拾你


“我不去,我没有疯!”穆舒谣更加用力的挣扎起来,拼命想要甩开两个护士,护士却越发用力,牢牢掐着穆舒谣手臂。
“你配合一点,不然我们只有给你打镇定剂了!”
穆舒谣停下动作,她已经吃过镇定剂的亏了,上次注射之后,她被绑在病床一周。
“我真的没有疯,你们不能就这样把我关在精神病院里。”穆舒谣试图和护士讲道理。
“那就不关我们的事了,我们只是收到命令,要带你转院。”
“谁的命令?陆冷霆吗?”
护士没有回答穆舒谣这个问题,但除了陆冷霆,还能有谁呢?
穆舒谣心里绝望,她是真的没想到,陆冷霆竟然还能把事情做得更加决绝残忍。
但她也不想进精神病院,那种地方,一旦进去了,就很难出来。
穆舒谣假装配合着护士动作,出了医院,再趁着其中一个护士松手去开门时,突然挣脱,转身就跑。
“站住!”
两个护士立马追来。
穆舒谣头也不敢回,硬顶着车流,直冲着穿过马路。
路上的车子纷纷鸣笛减速,躲避穆舒谣。车道上一片混乱,那两个护士被混乱的车流拦住了,穆舒谣得以脱身。
她没跑多久,腹部就传来一阵强烈的疼痛,估计是她又扯到伤口了。
穆舒谣捂着小腹,钻进一条小巷里,想绕几个弯,彻底甩开护士。
巷子里七拐八拐,穆舒谣不知道怎么跑进了死胡同。
伤口疼得厉害,她没力气再折返了,只能靠墙蹲下,痛苦的喘气。
没过多久,巷子口另一头忽然传来脚步声,急促有力,像是来追她的。
穆舒谣神经一紧,扶着墙壁,刚要接着跑,两个黑衣男人突然冲出来,将穆舒谣拦在了死胡同里。
穆舒谣警惕后退:“你们是谁,想干什么?”
两个男人从兜里抽出一张照片,对比着穆舒谣的脸看了看,确定没认错人后,开口说:“有人花钱雇我们来收拾你。”
穆舒谣又往后退了退:“谁?”
男人将照片揉碎,随手扔掉,凶狠道:“当然是这个世界上最厌恶你的人,不然谁会花钱做这种事?”
说完,两个男人逼身靠近,把穆舒谣堵在死胡同里。
穆舒谣想要逃,但她身上带伤,又只是一个弱女子,根本没有足够的力气与两个强壮男人抗衡。
她很快被男人抓住,反剪着双手钳制住,另一个男人握着拳头,狠戾一下捣在穆舒谣剖腹产的伤口上。
那伤口瞬间就裂开了。
穆舒谣惨叫一声,眼前一黑,痛得几乎昏死。
男人却没停下动作,一下又一下,反复打在穆舒谣肚子上。
鲜血很快蔓延出来,染湿穆舒谣的病号服,以及男人施暴的拳头。
穆舒谣脸色煞白,浑身虚软,已经没力气尖叫了。
男人看她奄奄一息,终于松开提着穆舒谣的手。
穆舒谣啪嗒一下摔在地上,脸贴着地面,细长的痛苦喘息。
男人蹲下身,在穆舒谣的背上擦拭拳头上的血迹。
同时阴冷的狠狠道:“我雇主有句话,让我转告你。他说你该付出的代价,他会一分不少的,通通让你还回来!”
穆舒谣闭着眼睛,无力说话。
男人冷冷笑了两声,扔下半死不活的穆舒谣,快步离开。
穆舒谣蜷着身体,躺在巷子深处的湿冷地面上,腹部的伤口不断涌出鲜血,那血色汇聚成片,在穆舒谣的身下,一点一点的蔓延开……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此生无缘,不见最好》

第9章 关在精神病院


穆舒谣在巷子里昏死了过去。
她恍恍惚惚,不知道昏迷了多久,眼前忽然亮起了强烈的光,光线穿透她的眼皮,刺进她眼瞳里,让她的意识一下子清醒过来,只是面前的光芒太强,她无法睁开眼皮。
她感觉到了脸上的氧气罩,听到了护士和医生低声交谈的声音。
原来她被送到了医院。
是哪个好心的路人救了她吗……
“准备一下,给病患做子宫切除的手术。”手术室里,响起主刀医生冷漠的话语。
穆舒谣指尖一动,立马睁开了眼睛。
手术灯就在她面前,强光晃得穆舒谣什么都看不清。
“可是病患的出血情况没有到,需要切除子宫的地步啊……”另一个医生说。
主刀医生冷冷道:“你管这么多干什么,按吩咐办事就可以了,免得把人得罪了,到时候你和我都没好果子吃。”
“可……”
“准备麻醉。”主刀医生打断另一个医生的话,“现在就开始手术。”
穆舒谣动了动嘴唇,想说话,但护士动作更快,握着穆舒谣的手腕,把麻醉剂推进了穆舒谣的身体。
她意识陡然一沉,在强烈的药效下,很快陷入了毫无知觉的黑暗里。
这一觉穆舒谣睡了很久。
她被困在了噩梦里。
梦境里不断出现殴打她的男人,陆冷霆残忍的脸,以及她那个惨死的孩子……
她一直在噩梦里挣扎,奔跑,却怎么也跑不出去。她在噩梦里不断尖叫,嘶吼……最后绝望的哭泣。
轰隆——天际忽然炸响震耳的雷声。
穆舒谣猛然撑开了双眼,被那雷声巨响震醒过来。
她发现自己被睡在一间狭小的屋子里。
四面墙壁,只有一扇离地面两米高的小窗户,透出来一缕淡薄的月光。
穆舒谣试着坐起身来,她腹部缠着厚厚的绷带,伤口疼得厉害,只是起身这么一个简单动作,就疼得穆舒谣满脸冷汗。
她缓了一会,撑起身体,小心缓慢的下床,走到门边。
用力一拉,门是锁着的,她打不开。
门板上有个观察窗,穆舒谣贴着窗户往外看,外面是灰沉沉的走廊,光线阴暗,气氛压抑。
这里……是哪里?
穆舒谣扶着门,站了好久,终于等到巡逻的人,是个穿着蓝色制服的护士。她立马拍门,引起护士注意。
护士满脸不耐烦,走到门边,隔着观察窗凶狠的问:“干什么?”
“这里是哪里?”
“精神病院啊,还能是哪里?”护士一脸看疯子的嘲讽表情,“果然是脑子不正常……”
“我没有疯!”穆舒谣立马说,“求你放我出去,我没有疯,我是被冤枉的。”
护士嗤笑了一声:“每个进来的人,都这么说。”
“是我丈夫害我!”穆舒谣咬着牙,又恨又怨,“是他陷害我的,我真的没有疯,我很正常。”
护士却一脸懒得和穆舒谣说的表情,转身就走。
“你回来,放我出去。”穆舒谣不甘心,“放我出去!不然我报警,举报你们!”
护士皱眉,折返回来,忽然用力一推门,正站在门后的穆舒谣瞬间被带倒,摔在地上。
“新进来的就是麻烦!”护士不敢踢穆舒谣肚子,她跪在穆舒谣身旁,抓起穆舒谣衣领,狠狠两耳光扇在穆舒谣脸上,“给我识相点知道吗?不然老娘打死你!”
穆舒谣又惊又怒,刚想还手,护士又一耳光摔在穆舒谣脸上。
“你记住了,你现在是个疯子,你是你丈夫亲自送进来的,你这样的神经病,就算死在医院了,也不会有人管。”护士恶狠狠道,“想要少吃苦头,就给我安静点,懂吗?”
说完,她一把扔开穆舒谣,重新关上门,扬长而去。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此生无缘,不见最好》

第10章 最后一次了


穆舒谣就这样被关在了精神病院里,不能出门,但如果也只是这样的话,对于穆舒谣来说也并没有太大的损失,反正她身上的伤需要卧床休息。
护士每天都会强制给穆舒谣吃一种药。
这个药让穆舒谣意识浑噩,整天昏睡,她醒来的时间也不固定,有时候是白天,有时候是晚上,完全丧失了时间感。
她不知道自己被关了多久,也不知道今天几号。
有时半夜醒来,她恍恍惚惚里,似乎能听到屋子里有小孩在哭。
可狭小的房间,又分明只有她一个。
穆舒谣越来越恐惧,再这样吃药下去,她会真的疯掉的。
等腹部的伤口好一些了,穆舒谣抓住一切机会,试图逃跑。
可每次都失败。
护士把她重新抓回来后,就会把她绑在电椅上,通电惩罚。
穆舒谣跑了三次,被电了三次。
她被关了一个月,人瘦了整整十几斤,整个人形销骨立,脸色惨白,女鬼一样没有生气。
护士警告她,再跑一次,就把她的脚趾头电烂。
可穆舒谣不得不跑,再这样被灌药下去,她一定会疯。
她现在每天晚上都会听见孩子哭声,甚至有时候还能看到幻觉。
穆舒谣耐心等了几天,好不容易趁着隔壁病房犯病发狂的时候,偷到了一个护士手机,匆匆给许薇薇发了一条求救短信,求许薇薇来救她,不然她就会死在精神病院里。
短信发完,没敢等回复,穆舒谣就把手机放了回去。
她不知道许薇薇有没有看到,会不会来,她只能每天祈祷,祈祷许薇薇不会见死不救。
两天后的深夜,穆舒谣被火警铃声吵醒。
精神病院失火了,外面一片混乱,巡逻的护士全都出去灭火了。
穆舒谣扑到门边,使劲拽门,想要逃走。
但门锁得死死的,她拉不开。
穆舒谣往后退了两步,想用肩膀撞,就在这时,门锁咔哒一响,竟从外面打开了。
林儒风推开门,见到穆舒谣,立即拉着她:“快走!”
走廊上全是烟雾,精神病院隔壁楼燃着熊熊大火,所有人都聚集都那边。
林儒风带着穆舒谣,从侧门逃出,上了林儒风的轿车。
车子立马启动,迅速离开。
林儒风脚死死踩着油门,一路高速,冲离医院。
开出了好几条街之后,才慢慢降低速度。
穆舒谣还紧紧抓着安全带,送了口气说:“薇薇看到我短信了吗?”
林儒风板着脸,并没有回穆舒谣的话。
穆舒谣侧眸看了看他,猜到林儒风大概是并不想救她的。
“抱歉。”穆舒谣低声说,“我又给你们添麻烦了……”
林儒风寒着脸,生硬道:“只希望这是最后一次。”
穆舒谣点头:“这会是最后一次的。”
这次出来,她不会躲藏,而是会直接去找陆冷霆和苏若,找他们报仇,然后再自尽。
她不会活下去了,也不会再给林儒风和许薇薇添麻烦了。
林儒风闻言,看了一眼穆舒谣,见她表情平静又决绝,嘴唇动了动,犹豫许久,还是问道:“你想做什么极端的事吗?”
穆舒谣笑了一下:“没有,你误会了。”
林儒风皱眉,说道:“薇薇很在乎你的,希望你不要做傻事,让她伤心。”
穆舒谣心里一暖,林儒风是个好人。
“谢谢你,我……”
她话没说完,侧面路口突然冲出来一辆黑色轿车,那车速度很快,对着林儒风的车身狠狠撞来。
嘭——车子猛然被撞翻,滚了一圈,重重撞在护栏上。
车窗玻璃哗啦碎裂,穆舒谣一头撞在车前台上,眼前一黑,瞬间就失去了意识。
继续阅读《此生无缘,不见最好》


版权声明:未经书面授权禁止转载、摘编、复制或建立镜像。对既成事实本站将保留所有的权利。

无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