情如沧海缘似纸(宋琬,楚仲杰)小说在哪里可以看

小说:情如沧海缘似纸
分类:现代言情
作者:宋琬
简介:“贱人!”随着丈夫楚仲杰一记重重的耳光,宋琬下意识的捂住了脸,顷刻,屈辱的泪水涌上了眼眶
“说,你肚子里的野种到底是谁的?!”一向高冷的楚仲杰抓着宋琬的脖子,变得有些疯狂
....
角色:宋琬,楚仲杰
情如沧海缘似纸(宋琬,楚仲杰)小说在哪里可以看

《情如沧海缘似纸》免费试读免费阅读


1、立刻去死


“贱人!”随着丈夫楚仲杰一记重重的耳光,宋琬下意识的捂住了脸,顷刻,屈辱的泪水涌上了眼眶。

“说,你肚子里的野种到底是谁的?!”一向高冷的楚仲杰抓着宋琬的脖子,变得有些疯狂。

别墅大厅里十分安静,宋家的亲戚和楚家的亲戚都在场,许多道目光射在宋琬脸上,嘲弄、怨恨、鄙夷、不解......那种感觉真令她生不如死。

“快说啊,这个野种到底是谁的?!是不是那个淳于扬的?医生早说了,你不可能怀上我的孩子,宋琬,没想到你竟然是一个在外面gouyin男人的贱女人!”楚仲杰暴怒的吼叫着,他已经失去了全部形象。

宋琬真是有苦难言。她望着眼前的丈夫,丈夫的脸庞扭曲狰狞,她多么爱丈夫这张脸啊,充满了禁欲的味道,又俊美迷人,把整个A市的女人都迷的神魂颠倒,却只属于她一个人。只可惜,现在这张脸充满了仇恨,她心里明明只有他一个,她的身体从来也都只属于他,但现在,她真的陷入百口莫辩的境地了。

宋琬痛苦的沉默着,那个该死的晚上,淳于扬和她赤身裸体在五星级酒店的客房里度过的晚上,那根本就是个陷阱,但问题是,她要如何来证明呢?

“宋琬,你肚子里的孩子到底是怎么回事?你倒是说呀!”宋琬的异母哥哥宋子钰也跳了出来,显得比楚仲杰还着急。这倒并不表示,他宋子钰真的关心楚仲杰和宋琬俩人的事,他只是因为宋家的企业、亚美集团的命脉掌握在楚仲杰手上,楚仲杰如果不高兴了,只要一句话,就能让他们宋家彻底倾家荡产。

“我...我...”宋琬用力咬着嘴唇,看着满头大汗的哥哥,他背后,宋家其他亲戚也都走上前来,叽叽喳喳,逼宋琬给出一个合理解释。

这种形势,让宋琬憋的快爆炸了。

“仲杰,我...我真没有和淳于扬怎么样,那晚,我和他都是被人陷害的,虽然我和他在一个房间,但我是清白的,我和淳于扬什么都没做,你要相信我!”宋琬终于开始哭泣,她一向都不是一个口齿伶俐的女子,此刻严峻的形势,更让她有些语无伦次起来。当然了,就算宋琬也有一张像白曼殊那样厉害的嘴,在这种形势下,她也难免会陷入百口莫辩的窘境。

“胡说,你说你和他是被人陷害的,那我问你,淳于扬难道不是秘密来的A城吗?你难道不是私底下和他见的面吗?你们俩见面这件事,除了你们俩知道,还有谁知道?你还敢说自己是清白的?你们在酒店里呆了一晚上,难道什么都没做吗?他不是你的老情人吗,你的第一次不就给了他吗?你这个ji女,破鞋!你背叛了我却还抵赖!你这种贱货,真该去死!”

楚仲杰抓住宋琬的头发近乎撕心裂肺的吼叫着,在别人面前,楚仲杰总是一副高傲威严的总裁形象,他是A城首富,也是A城商圈的执牛耳者,发生再大的事情,他也总是云淡风轻的,然而这时,他完全激动失态了,因为这件事涉及到了宋琬。而实际上,一直以来,只要是涉及到宋琬的事,他就很容易像这样失去控制。

“你去死,立刻去死!永远不要再出现在我面前!”楚仲杰最后抓着宋琬的头发把她扔出了别墅,宋琬躺在地上,含泪看着楚仲杰狠狠关上了房门,在两扇门迅速变小的缝隙里,她看到宋子钰带着全家亲戚陪着笑脸讨好楚仲杰,对自己,连看都不看上一眼......

也不知过了多久,宋琬失魂落魄的爬了起来,然后失魂落魄的在大街上走着,最后登上了一座大厦的楼顶,居高临下,良久良久,蚂蚁般的人群越聚越多,她忽然缓缓闭上了眼角,悲惨的张开双臂,向下扑去......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情如沧海缘似纸》

2、酒店一夜


“小琬不要!”

千钧一发之际,一条有力的臂膀拉住了宋琬,紧接着,她就被拉进了一个宽阔的胸膛里。

宋琬的头靠在背后这男人的肩膀上,睁开眼,就看见淳于扬那俊秀到极致的瓜子脸。

“小琬,你这是要干什么?是不是楚仲杰那混蛋欺负你了,你等着,我这就去弄死他!”淳于扬眼里燃起了熊熊的怒火。

宋琬忽然一阵鼻酸,此时,淳于扬的脸也变得扭曲了,只不过,他是因为关心她而扭曲,不像她那心爱的丈夫,是由于憎恨她才扭曲。多年以来,丈夫都对她充满刻骨的憎恨,而此时此刻,这一憎恨更是达到了极致。

“没有,仲杰没有欺负我,淳于你不要冲动......淳于,真没想到你会来,我先问你,那晚的事,你调查清楚了吗?”宋琬愣了一下赶紧问着,“那晚的事”指什么,当然不言而喻。

“小琬,咱们先离开好吗?这里说这个,不方便。”

宋琬又是一愣,望望四周,这才发现周围已经站满了消防武警。

下了楼,坐上淳于扬价值九百万的豪车迈巴赫,淳于扬才皱着眉头说道:“小琬,很抱歉,那晚的事没有彻底查清楚,但有两点可以确定,一是咱们的确被人设了局,咱们喝的酒里有药物,咱们的衣服也是被服务员扒掉的。xiayao的人和扒咱们衣服的人我都找到了,但他们的幕后主使做事很干净,一点信息都查不出来,所以,我恐怕暂时找不到这个陷害咱们的人了。”

“那第二点呢?”宋琬微感失望,点了下头又问道。

“第二点就是,我和你的确没有发生关系...”淳于扬的小脸突然红了,他的脸很白,虽然已经二十七岁,只比宋琬小一岁,但他总是显得很小,属于小鲜肉类型。

“至于理由,和我那天早上说的一样,虽然咱们那晚没穿衣服,但...床单上没有任何痕迹,这一点我找警察专门检验过了,而且咱们俩也没有任何感觉,任何痕迹,所以绝对不会弄错,你就放心好了。”

说到这,两个人脸都红了。

羞赧过后,宋琬心里却空前的激动起来——既然自己跟淳于扬是清白的,那么,自己肚子里的孩子就铁定是楚仲杰的骨肉了。

霎时间,宋琬感到一股巨大的幸福,大脑里一片空白。

三年了,结婚整整三年了,楚仲杰每晚都狠狠凌辱她,凌辱好几次,她知道,他一是为了报复她当年给他带来的伤害,而更主要的,是楚仲杰想让她给自己生个孩子,在他看来,只有有了孩子,她才会真的永远呆在他身边,永远不再离开。

而她呢,她虽然嘴上说不出来,实际上却比楚仲杰还要渴望自己能和他生个孩子,因为这是她从少女时代就有的夙愿,是她开始爱上楚仲杰时就产生的愿景,十多年来,他们分分合合,这一远景却刻骨入髓,无时或忘。

宋琬闭上了眼,心脏狂跳着,想起了自己和楚仲杰过往的一幕一幕......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情如沧海缘似纸》

3、往事如烟


宋家在A城也算名门,宋琬从小过着住别墅,坐豪车,上贵族学校的优渥生活,只可惜,随着父母离婚,父亲的第三者带着比宋琬大好几岁的宋子钰登门以后,这份幸福也就彻底终结了。

天性老实嘴笨的宋琬,从那以后就成了继母母子俩的眼中钉、肉中刺,受尽欺辱。

而且,由于继母很有手段,渐渐在亚美集团里掌握权力,宋家那些亲戚也全都倒向继母一边,而宋琬,也就逐渐变成了全家嫌弃的垃圾。

在那时,宋琬唯一的慰藉,就是她的青梅竹马楚仲杰了。

楚仲杰这个人,该怎么形容呢?跟平平庸庸的她不同,楚仲杰从小到大都是一个无比耀眼的存在,五岁之前,他们两家人不分彼此,宋琬和楚仲杰一起吃饭、玩耍、睡觉、洗澡,那时她抚摸着楚仲杰的身体,就隐约感到,这个男孩身上有种傲视群雄的气质。

果然,从小学开始,他就是学霸,十五岁,他就长到了一米八八,是全校的篮球王和学生会主席,再加上一张禁欲系的盛世美颜,永远干净整齐的名牌服装,一尘不染的雪白鞋子,再加上他的家庭逐渐成为A市的金字塔尖,不仅整个学校,整个A市的女孩都为他倾倒不已。

宋琬万万没想到的是,在那么多的追求者中,楚仲杰偏偏选择了普通的自己。

十六岁,学校门口,当宋子钰将新学期学费,很不耐烦的递给自己时,是楚仲杰挺身而出接过钱摔了宋子钰一脸。

十七岁,全校元旦晚会,楚仲杰在台上演奏完大提琴,一个漂亮女孩大胆给他送上了一捧红玫瑰,他却昂然走下台,在几千人的注视下,把红玫瑰送给了瑟瑟缩缩的自己。

十八岁,高考结束,自己一走出考场,就看到楚仲杰手捧着更大的一捧玫瑰,站在教学楼门口,他朝她走来,把玫瑰献给她,低下英挺的面容,捧起她的脸,轻声表白:

“小琬,作我女朋友吧,我情窦初开时就爱上了你,等这一刻已经等了六年。”

简单几句话,声音宛如天籁,一字一字,刀刻般深深刻进了宋琬的心底。

然而,面对楚仲杰突如其来的告白,宋琬却吓坏了,选择了逃离。因为,多年来遭受的屈辱早已磨尽了她的自信,她深深觉得自己只是个很一般的女孩,甚至还不如一般的女孩,一个这样的女孩怎么敢接受楚仲杰的爱呢?他与她,貌似咫尺,实则天涯。

那一幕,宋琬现在想起来都觉得可笑,楚仲杰在众目睽睽下准备亲吻自己,而自己却惊恐的推开了他,把花扔在他脸上,飞一般逃走,把他晾在人群里。

也正是从那时开始,楚仲杰暴露了出他隐藏的另一面。

当天晚上,宋琬接到一个女同学的电话后出来玩,不料,她刚到约定的地方,楚仲杰就出现了,不由分说把她横抱而起,塞进一辆黑色宾利,拉进了湖边一栋他独有的别墅。

他把她扔在大床上,先是冷冷的问她为什么拒绝自己,她害怕的瞪大眼睛,噙着泪,完全不知道该怎么回答。

其实,楚仲杰也不想让她回答,他有他做事的方式,几秒钟后,他就丢掉了以往那种冷然的王者之风,shou性爆发就像一头发怒的狮子,扑在她身上扯下她的衣服,开始狠狠的践踏。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情如沧海缘似纸》

4、不顾一切


整整一夜,楚仲杰疯狂而又温柔。宋琬完全懵了,火烫的身体像玩具般任他摆弄、羞辱。那时她还是一个地地道道的清白女孩,身体从来没被男人碰过,突然被一个男人这样尽情羞辱,那感觉可想而知。宋琬时而瞪圆了眼,时而闭上眼弓起身子,在急促的呼吸中,她本以为他会彻底占有自己,但谁知道,每到最关键的时刻,他反而生生的克制住了自己。

她不知道他为什么要这样做,心底不自禁的有些怨恨他,因为情到浓时,她也很自然的产生了浴望。

紧接着,她又想到,或许他就是想看她也想要的样子吧,把她撩拨到渴望焚身然后停止,欣赏她“丢人”的表现,这个男人,平常那么高冷,没想到内心却是如此恶毒。

“宋琬,你必须跟我一起报XX大学,我已经安排好了,不管你考多少分,都能和我一起去那里上学。”

“宋琬,你一定很好奇,昨晚我为什么没有真要了你吧?原因很简单,我不想要这种状态下的你!现在的你太让我失望了,我会先改变你,接下来,我们有整整四年的时间,有整整一生的时间,等把你变成我喜欢的样子后,我再真正的占有你,那时我会把你彻底占有,永远占有,每天都占有,我要你身上的每个细胞都属于我,被我碾碎,变成我的一部分,永远休想再逃走。”第二天早上,楚仲杰又恢复了那张冰山脸,chiluo上身站在床边对她下着命令。

宋琬闭着眼,神情痛苦,布满昨夜疯狂遗迹的酥胸一起一伏,没有回答。

但这次,出乎楚仲杰意料,宋琬又跑了,去了一个很远的国家,读着一所很低调的名校。

做这个决定,宋琬本人也是始料未及的。

实际上她也爱楚仲杰,爱得无法自拔。但楚仲杰昨晚吓到了她,她深知他有着说到做到的性格,她不敢想象,如果自己真做了他的女人,他会怎样对待自己?

女人都有一些小心思。这些年,她对每个人都谨小慎微,甚至低声下气,可唯独对他,她想活得有尊严一些,如果在他面前都没有尊严,那她宁可离开。

另外,还有一个更深刻的原因,这些年来,楚家甩开宋家越来越远,宋家人谈起楚家人时的语气,也从一开始的平平淡淡变成了恭恭敬敬,她哥哥宋子钰也好,她那些亲戚也好,甚至包括亚美集团的掌舵人,她的爸爸,见到楚家随便一个什么人,都客客气气,甚至低三下四的,在这种前提下,她哪里敢接受他的爱?

于是,她下意识的选择了逃,逃到一个他不可能想到的地方,安度四年,甚至安度余生。

只是,她还是低估了楚仲杰,大四那年九月,她忽然接到宋子钰的越洋电话,宋子钰很兴奋的告诉她,楚仲杰马上要去找她。

“什么?”宋琬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他怎么会来找我?谁告诉他我在这里的?我出国时不是跟家里说好了吗,永远不把我的行踪泄露出去!”

“妹妹,你真傻,楚家大公子是什么人,你难道不清楚吗?你的下落,如果他真想打听,怎么可能打听不到呢?”宋子钰带着些玩世不恭答道。

宋琬不禁一愣,陷入了沉默。

“妹妹,你听哥哥一句劝好吗?”

宋琬有些惊呆,记忆中,宋子钰从来没用这种语气跟她说过话,每次他用这种语气,就表示他要求人,这个可恶的哥哥竟然要求自己,宋琬真是做梦也想不到。

“妹妹,你这些年都在国外,不知道家里的情况,咱们家所有企业这几年都在赔钱,爸爸前阵子急的心脏病又发作了,住了很久的院,家里现在连生活费都凑不出来,你今年的学费,其实是爸爸卖掉一辆车才勉强凑齐的。”

“现在咱们是实在没办法了,爸爸前几天去找了楚仲杰,想借一笔钱好融资。楚家现在的情况你也有所不知,楚叔叔早已经退居二线了,生意都交给楚仲杰打理——说到这,哥不得不感叹一句,楚仲杰可真是个人才啊,小小年纪就把公司打理的那么好,这几年,楚家的资产在他手里又快翻番了——这个楚仲杰给爸爸开了条件,告诉他你的下落,他就给咱们融五个亿,这五个亿恰好能救咱们的命,所以爸爸一狠心就答应了。楚仲杰是昨天晚上出发去找你的,我想,以他的效率,估计再过几个小时就会出现在你面前了。妹妹,你可不要让爸爸失望哦!”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情如沧海缘似纸》

5、假戏真做


挂掉电话,愣了很久,宋琬开始空前慌乱起来。

这一刻,她的心情是矛盾的。通过宋子钰的描述,楚仲杰无疑是想她想疯了,可谁又知道,这三年多以来,她对他的思念也是刻骨入髓,但,她毕竟已经主动躲了他这么久,现在他来了,她要怎样才能坦然面对?

最主要的问题是,这次见了面,他又要怎样对待她?粗暴、“彻底”的占有吗?她想想都不寒而栗。

犹豫良久,最终她决定,还是彻底断了他的念想为好,已经决定的事,最好不要回头。

“哈哈,淳于小师弟,帮我个忙好吗?姐这回可真摊上大事儿了。”宋琬找到淳于扬笑嘻嘻的说着。

淳于扬也是中国留学生,那年才20岁,梳着清爽的刘海,宛如一个粉雕玉琢的小娃娃。他来到这个国家第一天就认识了宋琬,两人很谈得来,也只有在他面前,宋琬才能放下所有负担,享受一份难得的轻松。

“你怎么了,师姐?”淳于扬黑白分明的眼睛紧紧盯着宋琬,一错都不错。

“是这样,待会儿我一个朋友要来找我,他一直在追求我,想让我跟他回国,但我不喜欢他,更不想跟他回国,所以我想让他死了这条心。一会儿他过来后,你帮我个忙,假装我的男朋友吧,你陪我见他一面就行,他是个很要面子的人,一见我有男朋友了,肯定会掉头就走。”宋琬眼睛转了转说道。

“师姐,这个人是不是在骚扰你啊?”淳于扬立刻皱起眉头,眼神变得有几分冷冽。

“没有没有,姐跟他算青梅竹马,他那个人高傲的很,绝不会骚扰任何人的。他跟姐就是单纯的追求与被追求的关系,真的,你不要起疑心,等他来了,你看他的气质就知道他肯定不是那种人了。”宋琬认真辩解着。

好说歹说,淳于扬终于答应,不过他眼神闪烁,也不知在想些什么。

“师姐,如果你真想彻底甩掉这个男的,待会儿咱们这样来...”鬼灵精淳于扬对宋琬耳语起来。

傍晚,宋琬正在洁白的沙滩漫步,沙滩上燃着篝火,一场舞会马上就要开始。这时,一辆很拉风的红色敞篷车忽然开过来,直开到宋琬面前,车门打开,楚仲杰下了车。

暮色中,那张久违的禁欲面容一出现,宋琬的心脏立即猛地缩紧了一下。

三年多了,楚仲杰长得更高了,足足比宋琬高出一头半,神情昂然,面容经过时光打磨,仿若经过名工巧匠精雕细刻,那么完美无瑕,浑身上下青涩之感退去,一股成熟男人、霸道总裁的气息扑面而来。

宋琬一下就怔住了,芳心虚幻、甜蜜、酸涩、痛楚,种种情感交织并作,说不出的滋味,头也不知不觉低了下来。

“宋琬,你胆子好大啊,这次居然跑了这么远。”良久,楚仲杰终于开了口,声音也更有磁性,磨人灵魂,伴随着这句话,一只修长有力的手也托住了她的下巴,缓缓抬起。

“既然胆子这么大,敢逃,见了我,为什么又不敢抬头呢?”楚仲杰平稳的说道,但宋琬感觉的到,他的手指在颤抖着。

宋琬还没来得及答话,篝火旁发出一声欢叫,男男女女们开始跳舞,舞会开始了。

“哥们,你这是在调戏我女朋友吗?”一个清越的声音冷冷说道,不知不觉,淳于扬悄然出现在宋琬身边。

然后,就见淳于扬举起手,很轻蔑的把楚仲杰的手打掉了。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情如沧海缘似纸》

6、针锋相对


“淳...”宋琬惊愕的抬起头,淳于扬的剧本里没有这个动作才对。

哪知淳于扬用一个宠溺的眼神阻止了她的话头,然后搂住宋琬的肩,把她搂到自己怀里,以更轻慢的语气问楚仲杰:“哥们,你刚才是几个意思啊,宋琬是我女朋友,你刚才那个举动,不应该解释一下吗?”

“把你的手拿开!”楚仲杰暴怒,直接就是一记重拳。

淳于扬却似早料到了,举手格住,嘴角荡漾起一丝冷笑:“不要脸,你调戏我女朋友,还先动手?A城楚家大少爷,原来是这样一个liu氓吗?”

楚仲杰顿时一愣,宋琬也惊呆了,淳于扬怎么知道楚仲杰身份的?

楚仲杰理所当然的想,肯定是宋琬告诉的他,他本来压根不相信,眼前这小子是宋琬的男朋友,但如果宋琬真把自己的信息告诉他了,那说不定,宋琬真的在跟他谈恋爱。

一想到宋琬真有可能跟这个人花前月下你侬我侬,楚仲杰顿时连杀人的心都有了。

殊不知,此时宋琬比楚仲杰还要惊骇不解,因为她除了几小时前告诉淳于扬那几句话,根本就没对淳于扬提过楚仲杰任何具体的信息,淳于扬能猜到楚仲杰从A城来可以理解,但他怎么知道楚仲杰是楚家大公子?

念及于此,宋琬忽然有点看不透淳于扬了;细一想,除了淳于扬是南方人,家里是做生意的这两点外,她对他的背景还真是一无所知。

“你是谁,你怎么知道我的?”楚仲杰冷然问。

“我知道你姓楚名仲杰,今年22岁,你爸爸叫楚玉河,你们是一个三口之家,在A城经营着诚楷集团,现在是A城首富,你们家的主要业务为房地产,触手已经伸到了南方,现在你是诚楷集团的掌舵人,就在几天前,你拍板决定,孤注一掷进入G市的房地产业,对不对?”淳于扬一脸胸有成竹的问着。

“你到底是谁?”楚仲杰真发飙了,因为淳于扬的语气真的很欠揍,历来只有他对别人这样说话,现在他被一个明显比自己小的人侮辱,这是他绝对无法忍受的。

淳于扬笑笑,还没说话,宋琬抢先开口了:“淳于,你不要用这种口气说仲杰.....”

“他姓淳于?”楚仲杰忽然打断了宋琬。

“淳于?国内姓淳于的大家族只有南方S市那一家,小子,看来你是淳于潇的儿子吧?看你的年纪,肯定是他最小的那个儿子,淳于扬,对不对?”

“我坐的南航就是你家开的,你能猜到我的身份,肯定是你查了今天从国内飞到这个国家的航班记录,对不对?今天从A城飞往这个国家的人毕竟不多,再根据年龄做个排除法,很容易就能确定是我来找宋琬,淳于扬,你当真聪明的很哪!”楚仲杰眼神犀利的看着淳于扬道。

一番话,说的淳于扬的脸色也有些发白了。

楚仲杰十分高兴,他这么高兴并不是因为他猜到淳于扬的身世,而是因为他的信息是淳于扬自己调查出来的,而不是宋琬告诉他的,这对楚仲杰来说意味着很多东西。

“是又怎么样,楚仲杰我告诉你,你猜的都是对的,但我说的也都是真的。宋琬现在是我的女朋友,我最爱的女人,我不管你们从前是什么关系,从现在起不许你再以任何形式骚扰她,否则后果你懂的,我不仅会修理你,我还要修理你们整个诚楷集团,我们淳于家族一向是说到做到,这一点我相信你肯定是知道的。”淳于扬淡淡的说着,搂着宋琬的手更紧了紧,一副吃定了楚仲杰的样子。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情如沧海缘似纸》

7、意乱情迷


这件事当中,要说受冲击最大的,其实是宋琬。

淳于扬的话十分认真,宋琬在他温暖的怀里,浑身的汗毛却都炸了起来。

这是什么情况?她明明是找淳于扬来给自己演假男友的,怎么看淳于扬的神色,听淳于扬的口气,他分明把他当成了自己的真男友!

但这怎么可能呢?她和淳于扬两个人这几年一起疯一起闹,但从没有过超出友谊的表示。

自己不过是个普通邻家小妹,这淳于扬和楚仲杰不过是个贵公子,怎么可能都爱上自己呢?

宋琬一双眼睛瞪得圆圆的,心里仿佛有一万匹野马在狂奔,她很快断定,自己一定搞错了,淳于扬肯定只是表演太认真而已。

“淳于小子,我再说一遍,把你的脏手拿开!”楚仲杰看到淳于扬搂紧宋琬那个动作,眼珠顿时起了血线,他从来没被人威胁过,高傲的性格也使他最不能容忍被人威胁,但是当他看到宋琬被别的男人搂紧,这一瞬间的怒火压过了一切。

哪知淳于扬听了,更轻蔑的笑笑,做了件直接引爆所有矛盾的事。

他轻轻扳起宋琬的下巴,嘴唇直接深深吻了下去。

这个吻引发的后果可想而知,那场篝火舞会,因为两个东方男人而陷入彻底的混乱。

第二天上午,医院走廊里,头发蓬乱的宋琬坐在长条椅上,心情仍然久久不能平静。

两个男人都受伤了,相当重的伤,他们都是大企业的继承人,都学过散打跆拳道什么的,而且昨晚那一架都是拼尽全力,怎么可能不受伤?

宋琬愧疚极了,心比这两个人的身体还要痛。她一向心软,宁可自己吃亏也不愿看见别人受苦,这也是她一直以来受人欺负的重要原因,但她就是这样一种性格,改也改不了。

当然,除了愧疚,她心里更多的是震惊,因为现在她完全可以确定,淳于扬的确是爱上她了。

“师姐,很抱歉,我只跟这个家伙打成了平手。不过你放心,我一定能把他从你身边赶走的,因为你注定是属于我的。”昨晚,她给淳于扬淤青的脖子上抹药时,淳于扬偷偷在她耳边表白说。

宋琬宛如五雷轰顶,再看淳于扬,淳于扬却很光棍的闭上眼假装睡觉了。病房里那么忙乱,这种事,她当然不可能追问,只好愣愣的走开。

将近中午,宋琬出去给两个男人各买了一份中餐,回到楚仲杰的病房,却看到一个国色天香的女孩正在楚仲杰床前喂楚仲杰喝水,女孩摸着楚仲杰的脸颊,一脸心疼。

“仲杰,你爱吃的宫保鸡丁买回来了...幸亏宫保鸡丁流传很广,这里也有卖的,嘿嘿...”宋琬把饭盒放在床头柜上,看着那女孩,有点语无伦次。

楚仲杰其实已经看见她了,嘴唇动了动,还没来得及开口,那个女孩冷冷的瞪了宋琬一眼:“你就是宋琬?”

“嗯...”宋琬在这个艳光四射的女孩逼视之下,有点害怕。

“你...”女孩立即端起床头柜上的饭盒,打开盖子,毫不含糊的拍在了宋琬脸上:“贱人,你给我滚!”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情如沧海缘似纸》

8、闯入者


“贱人,贱女人!你居然把仲杰gouyin到了这里,还害他挨打受了伤!我真想亲手杀了你!你知道仲杰是我什么人吗?他是我的未婚夫!是我的男人!你这个杀千刀的贱人,你长这么大没见过男人吗?没人要吗?居然厚着脸皮gouyin别人的男人!你真是个猪狗不如的东西!快给我滚,滚啊!”女孩歇斯底里的大喊着。

宋琬彻底懵了,不仅她,整个病房的人都懵了。外国人虽然不懂中文,不过,面对这二女一男的形势,他们也若有所悟。

“白曼殊,你干什么?!”楚仲杰猛地坐直身子,伸出缠着绷带的手狠狠抓住了女孩。

“仲杰你干什么?你还要维护这个贱女人吗?你看看她把你坑成了什么样子?三年多来你念念不忘的就是这么一个货色吗?下贱、yindang,专门gouyin男人!你对她那么痴情那么专一,三年多以来没有一天不想她,可她呢,在这里公然跟那个姓淳于的小子乱搞!把你gouyin过来,还让那个小子伤害你!她还是人吗?人干得出这种事吗?事到如今难道你还鬼迷心窍不知道醒悟吗?这种女人就是垃圾、人渣,难怪他们家会把她扫地出门,她现在就死了才好!”女孩跺着脚暴跳如雷。

“白曼殊,你给我闭嘴!”楚仲杰重重打了女孩一记耳光,怒吼道。

女孩显然没想到楚仲杰会打自己,完全愣住了。

“仲杰...你居然为了这个贱人打我?”女孩捂着脸,眼角噙泪,眼神极其不可思议。

“白曼殊我告诉你,小琬不是你说的那种人!如果你敢再这么说她,我立刻杀了你!还有,我已经给你说清楚了,我楚仲杰这辈子爱的都是她,不是你,不管你家再怎么有权有势,也不管你爸爸给我什么条件,我也绝不会答应娶你的!现在该滚的是你,你滚啊,快滚!”楚仲杰指着女孩的鼻子叫着。

“好,楚仲杰你给我记住,我一定会叫你后悔的!”女孩狠狠瞪了楚仲杰一眼,又狠狠瞪了宋琬一眼,掉头决绝的走了。

女孩走后,病房里好一阵安静。

“对不起,小琬,我没想到她会跟过来,连累你受了这样的侮辱。”楚仲杰忽然歉意的说道。

宋琬这时才惊醒过来,她脸上还沾着好多菜和油,当下也不顾丑,抹了把脸,尴尬的笑道:“没...没事,仲杰,她是谁啊?”

“白曼殊,A城新任市长的独生女儿,我的大学同学。”楚仲杰淡淡的说。

“啊,是这样啊,”宋琬非常惊诧,挠了挠脑袋小心的问:“那你和她是......”

“没有任何关系。她家和我家的老人,出于利益缘故认为我和她在一起最好,所以擅自给我们订婚了,但你是知道我的,我不愿意的事情,不可能答应。”楚仲杰的语气依旧是淡淡的。

听到楚仲杰的话,宋琬忽然间非常高兴。

这天,宋琬跟楚仲杰聊了很久。下午的阳光很温馨,两个人宛如回到了多年前,心平气和聊着生活中的点滴。楚仲杰的眼神始终是含情脉脉的,实际上,只要他不发疯,绝大多数时间他对宋琬都很温柔,现在,宋琬又从楚仲杰身上感受到了那种温柔,她非常高兴。

夜里,直到很晚,宋琬才离开病房回学校。

停车场里空无一人,当她去开自己的二手车时,忽然猝不及防的,一只大黑手从后面伸了过来,用一块带着乙醚气味的毛巾堵住了她的嘴,宋琬挣扎几下,旋即晕了过去。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情如沧海缘似纸》

9、伤她者死


“哗!”

一盆冷水泼在脸上,宋琬有了些意识。

“这个贱人醒了,这样才好,你们开始吧,趁着她昏过去时强女干她,太便宜她了,现在上,让她记住这个滋味!”一个女人恶狠狠的用英语说道。

宋琬仍然迷迷糊糊的,眼睛睁开一条缝,就见三个丑陋的黑人淫笑着逼近自己,边靠近边脱衣服。

她本能的感到了危险,一下子清醒过来。当她看清眼前的形势,不禁吓得肝胆俱裂,她是躺在一块陌生的空地上,两手被倒绑在背后,那三个黑人,个个身高2米左右,粗壮丑陋。他们笑嘻嘻的撕扯她的衣服,几件衣服很快被撕扯干净,肮脏的大手开始在她洁白的身上抚摸。

“啊~~不要,不要!”宋琬撕心裂肺的喊叫,她眼前金星飞舞,一股股呕吐的浴望冲击着喉咙,她骨子里是个非常传统的女孩,一想到被强女干,而且是被三个黑人粗暴的轮女干,那滋味简直比死还要难受。

但奈何,她的喊叫只换来一顿毒打。

三个黑人背后,宋琬看到一辆别克商务车,车窗半开,露出一个女人戴墨镜和口罩的脸。

这个女人是谁,跟这些黑人是什么关系,宋琬当然无暇顾及了。她很快被打的失去了全部力气,躺在地上动弹不得。黑人们见她无力反抗了,这才停下手,最高大的那个率先脱起了裤子,他一脸淫笑的跪在宋琬身前,把湿润肮脏的舌头往宋琬脸上舔,宋琬急促的呼吸着,心仿佛被利刃切割,绝望的闭上眼睛,内心浸透了痛苦。

正当这时,背后突然射来两道雪亮的疝气灯光。

三个黑人立即呆了,抬起头来。

“我X你们妈的!老子宰了你们!”

背后,一句经典国骂暴怒传来,紧接着就是“咔嚓”一声,推枪上膛,随后一声巨大清脆的枪响,宋琬清楚看到,跪在自己身上的黑人胸口瞬间爆出一朵硕大血花,子弹的力道显然非常巨大,黑人高大的身子直接倒飞了出去。

宋琬本能的扭过身,完全的愣住了。

后面,在两道雪亮骇人的疝气灯光柱里,一个挺拔青年大步走过来。由于背着光,他俊美的脸庞若隐若现,手里端着一支硕大的美式M9手枪,表情狰狞,隐约可见眼珠都红了。

“淳...淳于?”宋琬目瞪口呆。

“黑鬼,你们去死吧!”淳于宛如发了疯,伸直胳膊,对准另外两名黑人一人一枪,由于距离更近和射击角度的缘故,两个黑人的胸口被打透,整个人被钉在地面上,子弹入地,又发出“噗噗”两声。

“淳于!”宋琬又喊了一声,眼泪倏地涌出眼眶,她再也支持不住,身子软软摔倒。

淳于本来在瞄准那个女人所开的轿车,被宋琬一喊,见宋琬摔倒,连忙去扶,趁这时,那女人开车逃走了。

宋琬昏了过去,淳于扬愤恨的看了一眼远去的轿车,把宋琬抱起,放到了自己车上。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情如沧海缘似纸》

10、一波又起


也不知过了多久,宋琬才缓缓睁开眼。

意识刚一泛起,浑身上下,一股股剧痛的感觉就钻心而来。

“小琬,你醒了!”淳于扬兴奋的抓住了宋琬的小手。

“淳...淳于?”宋琬看清楚淳于扬的脸,讷讷的叫着他,情绪突然崩溃了,抱住淳于扬嚎啕大哭起来。

淳于扬知道她是受惊吓过度,抱着她,拍着她脊背好生安慰。许久许久,宋琬才平静下来,抹着眼泪问:“淳于,那时候幸亏你来了,你是怎么知道我出事的?”

“这个...”淳于扬的脸微微一红,说:“小琬,怎么说呢,昨天一整天,你不是都在照顾那个楚仲杰吗?我有点吃醋,就叫人时不时去看你,后来你离开医院,我找的那个人也在后面跟着你。他一开始看见你走进停车场,就打电话给我报告,那时我本来就想叫他先回来,可等了好几分钟,他不见你的车出来,反倒是看见一辆别克商务车急匆匆开走了。他很警觉,进停车场一看,你的车还在,他断定你出事了,立刻告诉我,我马上出了院,和他一起开车找你。本来那辆别克已经没影了,但他记得那辆别克的型号和车牌,我通过关系找到别克公司,对这辆车进行了GPS定位,才发现它停在那片空地,所以我立刻赶了过去...小琬,你别感激我,我反倒很自责,如果我能早到十分钟,你就一点苦都不会受了!”

说到这,淳于扬低下了头,看得出他真的很愧疚,很不安。

宋琬心里苦乐交织,情绪复杂的难以承受,她忽然想起一件事,心惊胆战的问:“对了淳于,那三个黑人呢,都死了?”

“对,他们都死了!内脏都打烂了!他们敢伤害你,我当然非杀了他们不可,只可惜那个女人逃了,她才是主谋!”淳于扬咬牙切齿的说。

“可...你杀人不会有事吗?”宋琬打了个激灵问着。

“没事的,我已经安排好了,我认识这个国家的华人黑帮,这三个黑人似乎本身就是逃犯,连身份都不清不楚,通过黑帮处理他们很简单的。”淳于扬胸有成竹,他见宋琬还有些惊骇和迟疑,不由得一笑:“小琬你别担心,这不是中国,每年不明不白死在枪下的人多了,警察不会追查到底的。”

“....”过了良久,宋琬才点点头。杀人这种事,给她带来的冲击太巨大了,她一时间无论如何也消化不了。

淳于扬看穿她的心思,让她独处了很久,晚上才又来找她。两人聊着天,但怎么都猜不到那个女人的身份,快到午夜,宋琬的电话又响了。

“喂,宋子钰,你有什么事吗?”宋琬很惊诧,哥哥接二连三给自己打电话,这实在太罕见了。

“宋琬,你好大的胆子!你在那里都干了什么?!”话筒里传来宋子钰的咆哮,不过,他声音里更多的不是愤怒,而是害怕:“今天一早,市质监局、安监局和公安局对咱们公司进行了一个联合检查,鸡蛋里挑骨头,查出很多问题,爸爸被直接带走了,公司也被封了,我打听了一下,说是白shi长亲自下的令,这件事跟你有关,你到底做了什么,怎么会得罪白shi长?!”

宋琬仿佛被一个惊天雷劈中,她做梦也想不到,白曼殊会这样对付自己。

继续阅读《情如沧海缘似纸》


版权声明:未经书面授权禁止转载、摘编、复制或建立镜像。对既成事实本站将保留所有的权利。

无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