幽幽净空《恶魔宝宝:冥王爹爹要疼娘》唐幽幽,冥天绮小说免费阅读

小说:恶魔宝宝:冥王爹爹要疼娘
分类:古代言情
作者:幽幽净空
简介:神偷三煞之首唐幽幽,一朝失手,偷种竟然偷到了冥王身上!终于如她所愿,生出绝版天才宝宝!满月会说话,五岁就折服了哈佛双博士
有儿如此,幽幽复何求?然,命运就是爱捉弄人,无端被冥界的天寒国掳去,以宝宝和挚友窦氏兄妹为威胁,受制于鬼蛊,被逼替嫁于冥王
真是可笑的命运,她费尽心机偷种,无非就是坚定的不婚主义者,想不到终究是逃不过成亲的命运!她曾骄傲地说,嫁个好老公不如生个好儿子,想不到自己不但嫁了;而且嫁了个世界上最糟糕的老公!成了冥后,却从未享受过冥后应有的待遇,只是他的禁脔!用他的话来说,她只是他的暖床工具!急转直下的人生她无从适应,一次次侮辱却毫接踵而来!神偷女王是否会逆袭?让我们拭目以待

角色:唐幽幽,冥天绮
幽幽净空《恶魔宝宝:冥王爹爹要疼娘》唐幽幽,冥天绮小说免费阅读

《恶魔宝宝:冥王爹爹要疼娘》免费试读免费阅读


1神偷三煞


A市最繁华的夜店外,自是一派车水马龙的景象,装扮入流的男男女女相拥着进进出出,何等活色生香。唐幽幽打扮香艳,精致的小脸本就美不胜收,此时更是着上恰当的香妆,眉更似新月,黑色亮瞳若浸在一汪清水中的黑色琉璃,在迷情的灯光下闪着奇异光芒,一袭黑色小礼服,完美地秀出了她的惹火身姿,惹来无数垂涎与妒恨的目光。小礼服在腰间完美收身,水蛇小腰盈盈一握!

她在门口踱来踱去,好像在等着谁,不点而红的朱唇断翕合,“该死的窦四方,窦九州,什么时候能靠谱点啊?都等了快---”念叨到这里,她皱了个眉头,从自己的小挎包中取出她的绝版迷你型玉如意算盘,“一一上一,一下五去四,一去九进一(珠算口诀)”一番噼里啪啦,陡然瞪大杏目,“天哪,我已经足足等了你们两分三秒又十三毫秒!”

镜头拉近,人物特写,此人就是名震江湖的神偷三煞之一唐幽幽!大学主修园艺,对花草特别感兴趣,最大的愿望就是开一个超大鲜花店,赚大把大把的钞票。不过她最大的特点还是她爱财如命,她这辈子最珍爱的宝贝就是她的迷你版玉如意算盘,口头禅:珠算口诀,一一上一一下五去四,一去九进一,二二上二,二下五去三,二去八进一,珠算考试能手一级。

虽然贵为神偷三煞之首,但是她打架方面只是花拳绣腿空架子,逃跑功夫倒是一流,能做上老大的位置自然不会一无是处,她的心思极其缜密每次出动前总是能想出完美计划,使他们自出道以来大大小小的行动从未失手过!此人看上去极易相处,因为不管何时她的脸上都挂着淡淡的微笑,但是你仔细观察,便会发现微笑下面是无底的冷漠,微笑只是她的保护色而已。

不过对于窦氏兄妹,她却毫不保留她的真心笑容,这个世界上除了已经去世的妈妈,她只会对他们真心地笑。不过---过不了多久,又会多一个人了!

人生格言:本美女虽然脾气高傲冷漠倔强,但是在毛爷爷(钞票)面前能屈能伸。

“啊---我们来了!”一个特别卡哇伊的声音灌入唐幽幽的耳朵,摘下安全帽,露出一张极其纯澈的净白小脸,最为惹人注意的就是长得夸张的浓密睫毛和下面一张无论何时都透着无辜与灵动的杏目,跟她的声音一样,是个洋娃娃一般可爱的女人。

镜头拉近,人物特写,此人就是名震江湖的神偷三煞之一窦四方,名字不太雅,但是是个标准的可爱型美女,跟唐幽幽是大学同班同学,一拍即合成为牛皮糖型无敌死党,别看她嘻嘻哈哈,大大咧咧,其实在神偷三煞当中,最能打,本领最强,可能她最强的武器就是令人望而生怜的柔弱模样。

“你们搞什么鬼,竟然迟到?!”幽幽一边摇晃她手中的玉如意算盘,一边将早就酝酿的火气劈头盖脸地发出来,“还有啊,有跑车不开,开起摩托来,耍酷么?虽然你们来的时候---造型还真是挺酷的。”

窦四方就知道,得挨训了!幸亏幽幽的皓齿够严实,否则肯定就像某园艺教授,吐沫四溅。

乖乖闭着眼睛,等到幽幽的话音落了小会儿,才缓缓睁开杏目,无辜地眨动着,“我们---出发的时候发现跑车的牌照被卸掉了,所以---”窦四方指了指摩托车,吐了吐嫩舌,“其实也就是慢了那么一会儿会儿,没事的啦!”

“就是啊,为了赶来,我连香水都没有喷,你知道不喷香水是多不礼貌的事情吗?”窦九州下车,摘下很酷的安全帽,一脸俊朗的加讨好的笑容。

好一张妖孽脸庞,鬼斧神工的五官简直找不出一丝瑕疵,每一处都是那么的恰到好处,不论是狭长的眼眸,还是坚挺的鼻翼,亦或是性感微厚红得诱人的唇,都是那么的吸人心魂。

镜头拉近,人物特写,此人就是名震江湖的神偷三煞中唯一的男士,比窦四方大两岁的亲哥哥窦九州,在别人的眼中他是个成熟型美男,事业有成,谈吐稳重,放到法国就一标准绅士。

不过在在他的两个美女搭档眼中,他就是一个万能机器人,最擅长的就是开锁,解密码,掩护两位美女撤退!

其实兄妹俩的名字还是挺有范儿的,唐幽幽经常调侃他们,两人加起来面积比全中国还大!

“少废话了啦!快行动!万一孙煜晨走了我上哪找这么好的基因去?!”唐幽幽赏他们一人一记白眼之后,毫不客气地催促。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恶魔宝宝:冥王爹爹要疼娘》

2她要偷种


没错,他要偷种的对象就是胡润榜上最年轻的才俊企业家孙煜晨!虽然榜上仅排到第三位,但是据知情人士透露,若非他有意保守,第一名的桂冠非他莫属!

各大企业家提到他,都咋舌大称“鬼才投资者”!因为他对于经济走向有着很敏感的嗅觉,他所作出的投资判断总是令他赚个衣钵满盆!当时的金融海啸多少覆上一蹶不振,而他,不但不损半分,进账更是翻倍!

于是,他成功引领了整个投资界,成为不可一世的风向标,每每他做出的投资,立马就有很多企业家跟风!

此人不但有着超群的智商,长得更是令无数豪门名媛大掉口水,尤其是他的健美身材和一双蓝眸亮瞎了无数双24K氪金色眼。不过他的帅气只限于文字描述,因为他根本就不允许任何杂志或者网站曝光他的照片,自然是没有人敢跟这样的厉害角色作对。

唐幽幽可是砸了十几万才从一个狗仔手中搞到了他的照片和他的行踪。对于她这种不婚主义者,孩子可是比男人来得重要得多,所以这可是她人生中的第一件重要大事,可不能有半点失误,就算是花钱她也好不心疼!

“幽幽,你确定要偷种么?还有,你确定投成功后就退隐江湖么?”窦四方心里揣着十万个为什么来的,这一向很精明的女人是不是也偶尔脑抽了,头脑一发热就做出这么个牛叉决定。

“确定肯定以及一定!我一定得偷一个世界上最完美的种,完了以后就安心培养我的完美小儿子,如果人生还可以在完美一点,我就再开一家花店!”幽幽已经很完美地规划了自己接下来的人生。

想想以后的幸福生活,唐幽幽的脸上就忍不住溢出满意的笑容。

她几乎可以想象她儿子的模样,跟孙煜晨一样漂亮的蓝眸,一样俊逸的脸庞,一样黄金分割的身材,一样聪明,不,比他聪明!

“好吧,那你说目标的具体位置,特征。”窦九州无奈地耸耸肩,谁的话都可以不听,但是这是唐幽幽的决定,他们不得不从。

光是看她神往的模样,一向宠溺二位美女的他自然也不忍心拒绝啊!

算了,要错就陪她一起错,若是真有什么怕人的结果,那么大不了一起承担咯!

“很简单,你们进去以后直奔清吧,他坐在角落的位置,最明显的特征就是帅到爆的气质,还有极其漂亮的蓝眼睛。”唐幽幽是先没有跟他们商量,她其实真是脑子发热,陡然做出的这个近乎疯狂的决定,突然从狗仔口中得知孙煜晨正在这家夜店!所以匆匆将他们招过来,虽然此次行动风险较小,但是计划也是最不周详的,一切只能凭他们之间的默契了。

“好嘞!你在几号包间?”窦四方检查了一遍需要的工具,确定万无一失了,问出最关键的问题。

“四号房,别搞错哦!”唐幽幽给他们俩一记飞吻,脸上满是激动,兴奋的笑容。

却又有点害怕,毕竟男女之事,她还是未曾涉猎...

兄妹俩做了一个OK的手势,便进了夜店,幽幽也迫不及待地往包间跑去。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恶魔宝宝:冥王爹爹要疼娘》

3覆雨翻云


与此同时,在这个夜店的某一个包厢内,一个长得极其妖媚,极其勾人的“女人”躺在床上。

包间中粉色彩灯,更装点了其中的旖旎,气息在其中不断膨胀。

其实房间里,不止他们两个人,冥王冥破天隐了身形,其他人当然看不见他。

他眉头微微皱起,原本就若冰霜一般脸色更加阴沉,不过即使如此,整个人的帅气之色只增不减!很无奈地看着正在销魂的女人,也就是他的妹妹冥天绮,用密音警告她:“你可道如此会消耗人家多少阳气?”

虽是密音,但是也透露着他骨子里的冷傲与天生的王者气息,若不是冥天绮,其他人怕是早就匍匐一地了。

“他情我愿,你管不着,再说了,我不是每个男人只用一次嘛,死不了人的啦!”冥天绮也用密音回他,口中还不断地溢出舒适的声音。

心中真是烦恨自己的哥哥,真是不解风情,多么撩人的时刻,居然毫不避讳地站在这里!

没听过春宵一刻值千金么?唉,他自然是不知道了,因为十年前一场变故,他好像再也不愿意相信女人。

思至此,冥天绮微微心痛,真是可怜的哥哥!

“你算了,你完事后跟我回地府去!”冥破天当然知道现在教训她不适时宜,带到地府后定好好管教一番。

剑眉更拧,声音更洌。

只是在冥天绮身上的男人根本感受不到他!

“好啦好啦!你先等我一下嘛!”冥天绮狐媚一笑。

冥王无奈地看着他们,心里有种很不舒服的感觉,他已经活了五百年,从来没有跟一个女人如此过,而这个妹妹却跟他极其不同,她看上的男人,没有一个不心甘情愿匍匐在她的石榴裙下,在她的眼里,除了两个哥哥,所有的男人都是她呼之则来挥之则去的宠物,御男三千,却不曾留情。

“哥,你这样看着我们有意思么?倒不若找个美人好生享受一番。”冥天绮很不喜欢这样被人直勾勾地看着唉,好像是在看动物表演一样。

此番话语自然是下了逐客令。

冥破天无奈,所有顺天国的人对他都唯命是从,而偏偏却拿这个妹妹没有一点儿办法!

一个闪身,出了包厢人已经到了清吧,舒缓的轻音乐很是美妙,并且没有DISCO或者热舞女郎,寻了个角落的位置坐而坐下,并没有叫酒,只是安静地坐着,也不去观察周围的人在做些什么。

他好像每次来人间都是为了寻妹妹,不过之前都是寻到了便离开,未曾久留过,不过此番不知是怎的,竟想稍坐片刻,许是想知道究竟是什么东西在吸引着妹妹没日没夜地在这边流连。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恶魔宝宝:冥王爹爹要疼娘》

4搞错目标


清吧另一个角落孙煜晨一边品酒,一边讲着电话。

一眼看上去,这是一个偏柔的男人,虽然是剑眉挺鼻,可能是因为他的一双涟漪蓝眸,就是透着一股柔和气息。

电话那头,是他的助理,在问一些他已经很不耐烦的问题,没有已经微微蹙起但是声音还是出奇地温柔好听。

“老板,百钢的旺董给了八百万的红包,问你他今年想投资房产是不是可行。”助理已经将问题整理在工作日志上,现在就一条条地问过,这些问题,每一条价值都过百万,千万的也不在少数!

“你告诉他,趁早去富shi康排队跳楼吧!”他用极其温柔的语气说出最阴毒无情的话。

电话那头的助理虽然已经习惯了这样的“温柔”,但还是在迅速记下总裁的话的同时忍不住一个哆嗦。

“宗氏财团给了两千万的红包想问今年下半年能不能进军美国餐饮市场?”

孙煜晨没有连忙回答,抬起晶亮的蓝眸看了看清吧越来越多的人,起身拿起椅背上的白色西装离往自己的包厢走去。

倒不是因为害怕泄露商业机密,只是讨厌别人打扰他的清净。

进入拐角的时候,窦氏兄妹正好进入清吧,终是擦肩而过。

“发现目标!”窦九州眼中一道精芒,指着角落的冥破天,他的脸正好对着他们。

冷峻的脸上没有多余的表情,只是很随便地坐着,却有一种逼人的气势。

“帅呆了,酷毙了,关键是有一双举世无双的宝蓝色眸子,一定是孙煜晨了。”窦四方光是盯着他看,口水就已经哗哗地流出来了。

现在她突然觉得,并不是唐幽幽脑筋短路,应该说这可能是她这辈子做的最明智的决定,若是得到这样完美的男人的小蝌蚪,嫁不嫁男人又有什么意义呢?

窦九州作为一个很成功的男人,对这个家伙也是从心底里佩服,对于孙煜晨他也是从不少报导里得知,此人甚是奇才!只是他从未允许曝光个人照片,所以一直不知道他的庐山真面目。今日见了,倒是心服口服,因为他的睿智是由内而外的,给人看了就知道此非凡人!

敛神指了指洗手间,示意窦四方进去。

他们可没忘了,此番过来不是为了欣赏天才帅哥的,执行任务刻不容缓!

窦四方得令一笑,背着身上的包裹进了去,不一会儿已经出来一个身材火辣的啤酒妹,端着托盘,上面是一打啤酒,冲窦九州眨了眨眼,径直向冥破天走去。

“先生,来一打啤酒吧。”窦四方虽是穿得火辣,但是脸上却作出一副很清纯,很楚楚可怜的样子,只有这样才能引起男人心中强烈的保护欲,一定会大男子主义立马凸显,当场就买下她的啤酒!

冥破天并没有抬眼看她,不过倒是点了一罐啤酒,他很少来人间,也不多逗留,像这种啤酒,断是一滴都未曾尝过,今天不知道哪里来了兴致,竟然要了一罐。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恶魔宝宝:冥王爹爹要疼娘》

5熄灯办事


“五十元,谢谢。”窦四方不忘小小地敲诈一番,怎么说也要把这打啤酒和里面的药物费给收回来吧。

冥破天想都没想,直接给她一张百元大钞,冷言道,“不用找了。”

不用怀疑,他是不会给冥币的,因为在他的概念里,是不会随便欺负人类的。

从头到尾,未曾扛过窦四方一眼,或者他看了,窦四方倒不能得手了。目光却是定在落在啤酒之上,这就是令妹妹当做宝物的东西,突然很有兴趣知道它是什么味道。

“搞定!”窦四方得意地对着窦九州做了一个OK的手势,一瓶啤酒足以令他趴下。

兄妹俩坐在吧台,时不时地瞟向冥破天。

冥破天将啤酒在手上颠来倒去看了一番,冰冰的,凉凉的,到跟他的身体的感觉很为相似,不由地生出不少好感,或许自己也会爱上也不一定。

“他喝了,他喝了!”窦四方看见他往口中倒入液体的时候,很是激动,害怕他颠来倒去一番不喝呢。

“一,二,三倒!”窦九州一个响指,冥破天便倒下了。

其实作为冥王,他本来根本就不可能中人间的毒,可是只要占了酒,他的法力就会失效,他本来以为法力失效也没什么,毕竟只是一会会的事情,大概十分钟左右就能恢复,只当作是尝试一下,在喝这啤酒之前他就检查过了,没有被开过封,里面不可能有毒,可是当他喝了几口之后便发现自己栽了。

在人间竟然有人要害自己,难道是天寒国的人?好你个轩辕鹰!

冥破天虽然人处于无力状态,但是思维却异常活跃,也不慌张,毕竟这天下还没有谁能拿他怎么样!

“幽幽,开门!”窦四方和窦九州吃力地将冥破天抬到唐幽幽的门前。

唐幽幽早已将自己洗得香喷喷的坐等他们。听到熟悉的声音,兴奋地将门打开,里面只有床前一点点昏暗的光线,“你们太神勇了,快放下走人!”

她这辈子还没有如此兴奋,紧张,激动,害怕过,这些极为强烈的情绪交揉在一起,令她的心不由地狂跳起来。

“有异性没人性!”窦四方对这种人嗤之以鼻,不过还是乖乖地为她关上门。

唐幽幽的心在门关上的那一刹那,心好像就快从口中跳出来了,真是过于激烈的感情,一点都不像一向宠辱不惊的自己。

也难怪,这是第一次嘛---

“关灯!这样应该会好一点!”幽幽顺手就把登给灭了,欣喜地嘀咕,“孙煜晨,等着我哦,我这就来了。”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恶魔宝宝:冥王爹爹要疼娘》

6被夺主权


“咦?怎么瞬间这个男人的身体硬朗了许多?好坚实的胸膛啊,皮肤好光滑,嘿嘿,以后我的儿子一定像他这般精壮帅气!“幽幽光是想想她未来儿子帅气的样子,嘴角就溢出得意的笑容。

努力努力努力!她给自己打气,嫩舌再次探到他的口中,已经将他原本五百年不变的气息给搅乱,只觉得头脑一炸,抵抗不住冲动,翻了个身猛地将幽幽压在身下。

幽幽瞪大了眼睛,可是却看不见在自己身上那个人,周围太黑了!

“天哪,这是怎么回事,他不是已经中了度独门软筋散了么?

他也是五百年来第一次做这种事情

幽幽被他的强势进攻吓蒙了,本来还得意忘形的她现在已经全身被他压的死死的,动弹不得,只能呆呆地任他强取豪夺。

就在幽幽完全没有办法呼吸的时候,他终于舍得放过她的小嘴巴,从她的嘴巴一路向下都留下了细密的吻。

本来他只是不小心占到她的唇以外的地方,可是竟然发现她的肌肤好光滑,好柔嫩,带着活人特有的舒适的体温,带着她自己特有的淡淡紫竹香,令他占上了,便舍不得放过,吻变得越来越细密,越来越粗重。

冥破天是刚刚从妹妹那里出来,而眼前这个女人,反应却好像很拘谨,好像并不像妹妹那么享受,难道是自己做得不够好?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恶魔宝宝:冥王爹爹要疼娘》

7不易


幽幽眼角溢出疼痛的泪水,天哪,这疼痛要比她预料的还要痛,原来偷个种不是这么容易的!

...

幽幽虽然在痛苦与兴奋中煎熬,不过终是得到了他那最完美的基因,顿时间忘记了刚才的那番撕心裂肺的疼痛,只是不敢动弹,不知道躺在她身边的男人是不是睡着了,她是不是可以华丽地离开“犯罪”现场了。

“嘿,哥哥!”冥天绮早就感受到哥哥就在隔壁,所以一完事之后,就匆忙来看看哥哥是不是在干坏事,能把哥哥钓到手的女人,应该魅力不小哦。

心中还把各方神灵谢了个遍,不管怎么说,可以证明哥哥对女人还是有兴趣滴!曾经她一度担心哥哥会因为十年前的那场背叛,而扭曲性取向!

同时心中也涌出种强烈的冲动,想要看看是何方美女!

“你怎么来了?”冥破天不曾这种事就被妹妹看见,带有责备地用密音回她。

他却不着痕迹地观测唐幽幽的气息,希望她睡着了。

他作为冥王,自然并不想与人间女子有任何牵连,打算等她睡着了便悄悄离开,并不是他无情,倒是这个女人自找的,若她不招惹他也罢。

从某种意义上来说,受伤害的貌似是他。

反正他不会担心这个女人会怀上他的孩子,因为在人间,除了极阴之女,根本不可能怀上他的孩子!

而极阴之人,全天下不过三人,极阴之女更是少之又少!他不会担心被自己碰上了!

“就许你看我,不兴我来看看你的精彩演出么?”冥天绮还就死乞白赖地躺在唐幽幽的身边,只是黑漆漆地屋子里就是看不见唐幽幽的面孔,只是隐隐约约觉得,这个女人的身材倒是很火辣。

那种火辣与诱惑,甚至是超过她冥天绮!

怎么可能有这样的女人存在呢?她一直都自信自己的身材才是最完美的呀!心中对她的好奇更是强烈了。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恶魔宝宝:冥王爹爹要疼娘》

8回去嫁人


“少废话,你现在就跟我走!”冥破天拉沉声命令道,声音真的冷得够彻底。

好像他刚刚只是一场错觉。

或者是绚烂的烟火,绽放过就没了--并且是再也没了!

冥天绮倒也无所谓,因为大哥一向这样!如果哪天不再这样,倒不是大哥了!也不是令人闻风丧胆的冥王了!

“才不要呢!我得亲自看看这个女人的庐山真面目!”冥天绮不依不饶。

说着准备用法力窥探唐幽幽。

也想看看哥哥此番的表情,呵呵,好奇好奇甚是好奇!

“不行!你已经耽搁不少时间了,东海龙王的四太子还在地府等你,你快跟我下去见见人家。”

这个妹妹整天留恋人间美男,也是祸害人间美男!这是不允许的!他是得找个男人收收妹妹的心,这东海四太子倒是个合适人选。

倒不是家世多显赫,只是凭他的一双慧眼就可看出,这个男人会好好疼爱妹妹的!

只要可以疼爱妹妹,像他一般呵护她,他就很满意了!

“不去,不去就不去!什么四太子?大哥,我跟你说过多少遍了,我不嫁人,我就要在你身边好好照顾你!”冥天绮开始撒娇发嗲。

天那,哥哥这到底是怎么了?从哥哥十年前继位以来,不知道给她找了多少男人了!

她就真的这么招人讨厌非得踢出去么?

她仔细想想,好像也没烦他什么啊---因为她几乎终日不在地府的!或者,就是因为她终日不在地府,才是问题的关键吧。

“得了吧,你照顾我?”冥破天嗤之以鼻地冷笑,这个妹妹从头到尾就一直在给她惹麻烦,全天下最不让他省心的也就这个妹妹。

他倒不是嫌烦,因为除了一个弟弟,他就剩下这么个亲人,怎么可能嫌烦!只是现在天寒国对他们顺天国虎视眈眈,他们很可能找妹妹下手作以威胁,只有将妹妹关在地府或者是嫁了才可能放心。

十年来的事实已经证明,关在地府是绝对行不通的,不管他怎么困住她,她总有本领溜出去。

那就只剩下一条路了,其实嫁了妹妹,他是万千不舍于心啊!

“哎呀,甭管谁照顾谁,咱俩谁跟谁啊?还分什么你我?哥,你说对吧?”冥天绮娇滴滴地缠到冥破天的身边,“再说了哥,我们现在陡然消失,人家姑娘还不给吓坏了啊?”

冥天绮狠狠地抓住了哥哥的弱项,不忍心伤害每一个无辜的人类。

“好吧,那就等这个姑娘睡着了,我再走!”冥破天在跟妹妹说话的时候,一直是以睡着的样子躺着的,表面上一直没有什么动静。

唐幽幽见他半天没有反应,微微抬头,试探着轻轻戳了戳冥破天的腹部吗“喂---”

见冥破天没有反应,得意一笑,胡乱抱起被自己撒在床边的衣服,准备蹑手蹑脚地走进洗手间穿上衣服。

可是刚一动弹,天哪,才发现身体仿佛被揉碎了一般疼痛!

极力隐忍的泪水滚滚而落,不过她必须得忍,离开这里是当务之急。

“我去看看那位美女!”冥天绮刚准备兴奋地跟上,却被哥哥一拉手,人已经到了冥界。

唐幽幽根本就不知道人家已经走了,她还极其小心地从洗手间走了出来,再极其小心地走到门前,极其小心地打开房门,在她极其小心地关起房门的那一刹那,心都快激动地跳了出来。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恶魔宝宝:冥王爹爹要疼娘》

9谁在说话


话说伟大母亲唐幽幽当年费尽千辛万苦,搞到世界上最完美的基因,十月怀胎终产下一子,那叫一个得瑟,因为这孩子比幽幽预想中长得还要完美,只是愁煞医生的是这小子一出生,就不哭。瞪着海蓝色地水眸滴溜溜地转个不停,好似在观察着什么,脸上却出奇地平静。

不管医生怎么努力,打也打了,吓也吓了,小家伙坚决得很,不哭就是不哭。

这也把唐幽幽和窦氏兄妹吓坏了,什么情况,这么完美的基因不会生出个哑巴吧?赶紧让医院做了最详细的检查,却发现孩子出奇的健康。

可怜的唐溪哲,根本还没搞清楚状况,一出生就被恶狠狠的医生护士一番折磨,然后还丢到各种仪器中颠来复去,他好抓狂!好想破口大骂,不过又好困,终于困意阻挡了一切,索性闭上眼睛呼呼大睡!

这个家伙,倒不是一般的能睡,一天二十四小时,他每天睁眼的时间不超过四小时!这又将唐幽幽给吓坏了,这孩子怎么能这么贪睡呢?不会是个傻子吧?

再次去做详细检查,又将倒霉催的唐溪哲大大折腾了一番,最后结果一切正常,医生安慰说婴儿多睡,有利于头脑发育,好现象!

今天,孩子满月,可把唐幽幽和窦四方给兴奋坏了,一大早就叽里呱啦地商量着去哪里庆祝,送宝宝什么礼物,给宝宝穿什么衣服好。

“四方四方!这么多天宝宝都没有尿过床,你说今天出去我要不要给他垫上尿不湿呢?还有你说我是喂他喝牛奶还是人奶呢?不过他好像不爱和我的奶!你说我是该给他穿这件白色衣服还是那件黄的呢?额--我看黑色也不错,挺酷的!要不我给他一件件地试试?不过他在睡觉,我要不要将他叫醒呢?”唐幽幽心里是太激动了,噼里啪啦丢出一连串的问题,也不管窦四方正在忙着给她做早餐,根本没有空搭理她!

没有等到窦四方的回答,本来没什么的,可是她的耳边明明想起一句话,口齿清晰,声如洪钟。

“唐幽幽,你能不能安静点?吵死了!”

顿时,唐幽幽嘴里的叽里呱啦止住了,厨房里的乒乒乓乓声消失了,整个别墅里一片寂静。

“窦---窦四方,不是你在说话吧?”唐幽幽虽然很确定,这个声音肯定不是发自于窦四方,但是这个屋子里除了她们两个就是一个躺在摇篮里睡觉的唐溪哲啊!

她怎么也不会怀疑,这句话是唐溪哲说的!

难道是大白天闹鬼了?!这样想,顿时心中一阵恶寒,浑身汗毛都立了起来。

“幽幽---也不是你自己骂自己吧?”在窦四方的意识里,唐幽幽可是最讨厌别人说她吵的!

因为她对于一般人都很淡漠的,只有跟最亲密的窦氏兄妹才话多!所以,她的话多自然是她在乎对方的重要特征,当然也就不允许别人批评什么,在她的概念里那是对她真挚情感的亵渎!

可是现在,她是脑抽了?自己也学真三省吾身?不太会---比起这个,见鬼的可能性还大一点!

一阵沉默以后,两个人愣是再屋子里翻了个遍,没有找到其他有可能说出人话的东西。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恶魔宝宝:冥王爹爹要疼娘》

10爸爸是谁


“唐幽幽,窦四方你们两个有完没完,房间里被你们翻得乱七八糟!你们是在做贼么?”语气中不乏斥责,一副恨铁不成钢的样子。

不过,带着稚嫩的声音确实很好听,窦四方和唐幽幽几乎是同一时间将目光转向了唐溪哲的摇篮。

同时被吓得向后退了一步。

天哪,她们竟然看见唐溪哲醒了,而且坐在摇篮中,很鄙视地看着她们,呶呶小嘴,“看什么看?还不快将屋子收拾整齐?”

这句话一出,唐幽幽和窦四方一直保持一致的表情登时间却出现了明显偏差。

窦四方脸上的惊恐更加明显,脸色已经接近煞白,“唐--唐溪哲,你怎么了?鬼附身了?”

她除了鬼附身,真的想不到其他解释了!一个刚刚满月的孩子怎么可能会说话?而且说得这么清晰,语气分明,表情更是煞有介事!

在她的意识里,这是绝对不可能发生的事情!

而唐幽幽,脸上的表情却从惊恐变成了极度惊喜,然后尖叫,“成功了!我成功了!我成功早造就一个一个天才宝宝!”

到底是亲妈,只会想着孩子好,才不会认为这是鬼附身呢!

本来就把唐溪哲看成全部的唐幽幽现在更是兴奋,更加将唐溪哲视为宝物,冲到摇篮边,“哲哲宝贝,妈咪没有听错吧?真的是你在说话么?”

问着,还不忘在唐溪哲粉嫩的脸上狠狠啄了一口,留下微微红唇印。

唐溪哲一脸嫌恶,“唐幽幽,你恶不恶心啊?”

说完,还鄙视地白了她一眼,伸出嫩嘟嘟的小手去擦个不停,就差搓掉一层皮了!

其实他就是在死撑,天知道被唐幽幽亲了有多开心,哪个宝宝不喜欢被自己的亲妈吃豆腐呢?那是宠爱的象征!

可怜的唐幽幽并不知道他的心理活动啊,终于有一丝丝觉得,她生的虽然是天才宝宝,却也是气场极强的恶魔宝宝,因为他一开口,讲的四句话,句句都在批评唐幽幽!

唉,可怜的唐幽幽,生出这么个恶魔宝宝,究竟是福还是祸呢?

长期实践证明,她当初是做了有史以来最明智的决定!

宝宝长得越来越可爱,白嫩嫩的小脸总是令幽幽和四方失控狂亲。那双带着灵性的大眼睛就像是大雨刚刚淋过的新鲜蓝莓一般,仿佛能腻出水来!唐幽幽总是看着那双眼睛,一不小心就陷了进去,然后遭到他的一番鄙视和一番心疼。

因为凭他的聪明,自然知道自己的蓝眸一定是源于那个“狠心”爹地,幽幽看见那双蓝眸应该会想到爹地吧?或许她的失神不是因为他的眼眸有多漂亮,而是因为似曾相识!只是她将那份伤痛藏得太深...

除了长得越来越可爱,也是极其听话,从来不会让唐幽幽有半点的担心!更是聪明好学,总是拉着唐幽幽钻进书店,一般两岁宝宝都是看牙牙学语的图书,他已经能将唐诗三百首倒背如流了,三岁的时候更是充分显示了他过目不忘的本领,那效率可赶上电脑了,电脑不高兴的时候还死机,他都不带死机的。

四岁的时候,他已经开始看高中生书籍,课本他都不屑看,专门挑难题啃,不懂的时候就是窦九州童鞋抓狂的时候了,他堂堂一个哈佛双博士生,偏偏经常对于唐溪哲提出的问题抓耳挠腮。

可爱的天才宝贝当然不是传说中的书呆子,其实他学得最好的还是照顾唐幽幽!他说过,在爹地找到幽幽妈妈之前,要替他好好照顾她。

虽然极其聪明,但毕竟只是个小孩儿,自然是向往人间最平凡的亲情,虽然这份感情幽幽妈妈,四方妈妈,还有九州爸爸一点儿也没有少给他,但是,他的心里自然是期待自己的亲生爸爸。

也曾多次忍不住问唐幽幽,自己的亲生爸爸到底在哪里?为什么将他们母子抛弃,不闻不问。

他记得自己从出生就没有见过那个男人出现,在幽幽的生活中更是找不到关于那个男人的一丝痕迹。

继续阅读《恶魔宝宝:冥王爹爹要疼娘》


版权声明:未经书面授权禁止转载、摘编、复制或建立镜像。对既成事实本站将保留所有的权利。

无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