功在千秋,爱唯有你最新章节,叶星澜,叱云瑾小说免费阅读

小说:功在千秋,爱唯有你
分类:穿越重生
作者:春雷炮
简介:前世,叶星澜恨透了战擎,一心想要逃离这个偏执又癫狂的男人
他占有欲极强,却爱她如命
可以为了她一句玩笑话,爬上悬崖摘花赠她,也可以因为她的一句崇拜将军,而披上铠甲上了战场,只为当她心中的英雄
可惜,她死在了他母亲的手里
一朝重生,叶星澜与战擎之间的所有情缘被斩断,他不认识她了,她也积极努力的与他不再相遇,甚至还果断的跟表哥定了婚约
可大婚当天,他却来抢亲了……他紧紧的凝着她,眸底痴狂疯魔...
角色:叶星澜,叱云瑾
功在千秋,爱唯有你最新章节,叶星澜,叱云瑾小说免费阅读

《功在千秋,爱唯有你》免费试读免费阅读


第1章 毒杀


阴暗潮湿的地牢,叶星澜睁开眼睛,一眼便望见坐在对面雍容华贵的女人,她扯了扯身上的铁链,冷声问:“为什么?”
叱云瑾风韵犹存的脸上没有一丝笑容,冰冷道:“要你死!”
叶星澜并不感觉意外,只是淡淡的笑了起来,带着几分挑衅道:“杀了我?就不怕你儿子知道后,恨你吗?”
“哼!我这么做也是为了他好,就算他要恨我,我也认了!”叱云瑾冷哼一声,绝不让自己有一丝心软!
“呵,”叶星澜轻笑,晶亮的杏眸却不带一丝笑意,讽刺道:“外人都说老王妃宅心仁厚,待人和善。没想到战擎前脚刚走,你就恨不得杀我而后快!”
“是!”叱云瑾冷声承认,接着道:“我儿子是傲天国的战王,战无不胜攻无不克,让无数倭寇闻风丧胆。他原本有大好的前程,就因为遇到你这个祸水,他干下了多少荒唐事!”
荒唐吗?
他说过爱她,宠她,要给她最好的,只要她想!
所以,为了她一句话,他不顾危险爬悬崖摘花,差点摔死。
她跟太子妃看上同一只发簪,他就想尽办法弄到手,为此不惜得罪太子。尽管,她拿到手就丢了,嫌别人拿过的太脏,他也没有丝毫不满。
确实挺荒唐的,叶星澜想。
可是,这根本就不是她想要的!
叶星澜的唇角勾起一抹淡淡苦涩的笑,看在叱云瑾眼里却是得意和嘲讽,她的眼神冷冰冰的盯着叶星澜,隐藏着厌恶!
“我不期盼他做任何事,只想让他放了我!”叶星澜静静的看着叱云瑾,说出心里最真实的想法。
什么宠爱什么独特,她都不需要,她只想离开那个让人窒息的男人。所以,她娇蛮任性,霸道无礼,就是想让他心生厌恶!
“够了,事到如今你还想把罪名赖在我儿子头上!如果不是听信你的谗言,我儿子不会请命出战,更不会落入敌人的圈套,生死不明!”叱云瑾厉声打断她的话,愤怒中夹杂着担心。
叶星澜闻言微微一颤,战擎出事了?
事实上,从战擎出征到现在,她都不曾过问战况。私心里,她只是想远离战擎,因为他固执霸道的爱,让她窒息,害怕,想逃离。
她只想躲避,不想让他死的!
“为了战擎,我不能再让你活在世上。我不能让任何人跟事成为他的软肋,如果有,我会连根拔起!”
叱云瑾神色决绝,朝旁边的嬷嬷做了个眼色,后者领命,端着盘子走向叶星澜。
叶星澜回过神来,酒杯中红色的液体轻轻晃动,散发着致命的气息。她拼命挣扎着,想摆脱束缚,却无能为力。
“叱云瑾,放开我!我不爱战擎,我根本就不想嫁给他!放我走,我可以一辈子不见他!”叶星澜叫喊着,声音里充满了不甘。
她真的不爱战擎,一点都不!
她对他只有畏惧,远离,可是到头来,她却要为他失去性命!
凭什么?她不服!
叱云瑾冷笑着,无论叶星澜说什么,她都不会心软。
挣扎无效,红色的液体灌入口中,辛辣味道刺激着叶星澜的咽喉,嬷嬷松开手后,她猛烈的咳嗽着,想把毒酒吐出来,入眼的却是一片猩红。
剧烈的疼痛如千万只蚀骨的小虫,侵蚀她的四肢百骸,叶星澜痛苦的挣扎着,冰冷而仇恨的目光看向叱云瑾,直到她的身影消失不见。
在完全失去意识之前,叶星澜回想这一生惨痛的经历,唇角露出凄然的笑容……
如果有下一世,她只想做个平凡的普通人!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功在千秋,爱唯有你》

第2章 认错人了


叶星澜从噩梦中惊醒,满头大汗的喘着气。
“小姐,你醒啦!”
梳着双髻的丫鬟端着水盆进来,叶星澜眼里闪过诧异,环视四周竟是在自己闺房,但穿肠之痛却还感受颇深。
这是怎么回事?
丫鬟留意到她的失神,不由笑道:“小姐,想什么呢?赶紧梳洗打扮吧,迟了怕来不及。”
“来不及什么?”叶星澜恍然回了句,随即又问道:“小春,现在是什么时候?我是问年号。”
小春不明所以,老实的说:“现在是建元四十二年啊!小姐,你没事吧?”
叶星澜摆摆手,没理会丫鬟的关切,内心无法平静。
她到底是在做梦,还是死后重生了?
她明明身处建云四十六年的,为何一觉醒来突然回到了十五岁?难道,老天怜悯,让她重回十五岁,重新选择自己的路吗?
叶星澜心里乱糟糟的,起身坐到梳妆台前,看着镜子里稚嫩的自己,有种恍若隔世的感觉。
小春茫然的问:“小姐,你是不是做噩梦了?别吓我!”
“我没事,梳妆吧。”
她平静下来,很快接受了这个不可思议的事实,在跟小春的闲聊中,得知父母安排她今天跟表哥见面,想订下婚约。
坐在马车里,叶星澜微微出神,当初她就是拒绝婚事,一心寻求真爱,才会跟战擎有了纠缠。
如今能重来一次,她也不想推拒了,只求不要再遇上战擎,她想平淡的过完一生。
西郊玉镜湖碧波荡漾,宛如一块上好的翡翠镶嵌于此,因此得名。
叶星澜信步走着,感受着大自然清新的气息,能够尽情享受生命对于重生一次的她来说,每一秒都值得珍惜和回味。
不知不觉中,她隐约听到有笛声传来,侧头问:“小春,有没有听到笛声?”
“没有啊!”小春疑惑的摇摇头,侧耳听了许久才点头道:“有有有!小姐,我听说表少爷为人风雅,你说会不会是他在吹奏呢?”
“过去看看。”
两人循着笛声走去,竹林中一抹黑色高大的身影背对着她们,笛声时而悠扬时而高亢激昂,有种置身于狂风大浪中,我自岿然不动的气势。
这位就是她表哥吗?
叶星澜好奇的上前几步,想一睹真容。一抹黑影悄无声息出现,面无表情的挡住她们道:“此地不准靠近,立刻离开。”
“凭什么,这是你家的吗?”叶星澜对他的无礼表示反感,皱了皱眉冷声问。
“就是,今天是你主子约了我们小姐在这见面的!你这般无礼,小心他饶不了你!”小春凶巴巴的护住叶星澜,同时朝着那道身影叫喊道:“表少爷,我们小姐到了。”
“再不离开,休怪我不客气了!”黑衣护卫分毫不让,小春也不甘示弱,瞪眼道:“你想干嘛?知道我们小姐是什么人吗?她是……”
“小春,别说了,我们走!”小春话音未落,便被叶星澜打断了,眼神惊慌的看向不远处拿着笛子的黑衣男人。
原来他听到争执,此时正看向她们。
而叶星澜看到那张熟悉的脸,心顿时漏跳了一拍,惊慌和诧异涌上心头,她只想立刻离开!
战擎冷漠的脸闪过不耐,冷锐的眸扫过叶星澜的脸,微微停了一下,但这么一眼却让她害怕不已,恨不得立刻消失。
“什么事?”
“没什么,我们认错人了。”叶星澜强忍着心头的不安,冷着脸从牙缝里挤出几个字,随后拉着小春转身便走。
战擎看她近乎落荒而逃的身影,唇角扬起一抹讥讽的笑。
一年到头,用各种方法想接近他的女人太多了,她假装认错人后又故作冷漠,想引起他的注意吗?
未必!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功在千秋,爱唯有你》

第3章 嫁了吧


一年到头,用各种方法想接近他的女人太多了,她假装认错人后又故作冷漠,想引起他的注意吗?
未必!
----------------------------
回程路上,小春还愤愤不平,恼怒道:“小姐,那男子太可恶了,一看就是仗势欺人惯了。竹林那么大,又不是他家的,还管着不让进。”
叶星澜微微一笑,仗势欺人吗?
莫说战家,以战擎的身份,他确实有仗势欺人的资本。
她不语,小春以为还在懊恼认错人的事,愧疚道:“小姐,对不起!我以为那人是表少爷,让你受委屈了。”
“傻丫头,这有什么。本来就是我们认错人,也不能全怪他们。”叶星澜微笑着拍了拍小春的手,心里却隐约觉得不安。
她最不愿见到战擎,偏巧重生的第一天就遇到了他。虽然明知战擎不可能对她有印象,她还是慌乱的逃离了。
第二天,叶星澜还在梳洗打扮,丫鬟便来传话让她去厅堂。
一踏入大厅,她便感觉两道惊艳的目光,抬眸望去,身着锦衣的男子站在椅旁,痴痴的看着她,眼睛里闪烁着惊讶和爱慕的神色。
她礼貌的点头,转身向父母亲请安,叶母招呼她过去,满脸笑容的介绍道:“澜儿,这位就是你表哥李璟。”
“表哥。”
清润悦耳的嗓音,让李璟回过神来,他慌忙行了个礼,俊逸的脸庞满是喜悦,显然对叶星澜极为满意。
“见过表妹,李璟失礼了。”
李璟做辑后,又转向叶父叶母道:“舅父,舅母。昨天实在抱歉,晚辈在路上恰巧遇见有人坑骗妇孺,一时激愤上前阻止,乃至去了趟衙门,耽误了时间。还请舅父舅母,表妹原谅。”
“这话说的,年轻人能有如此侠义之心,理应多加褒奖才是,怎会责怪。”叶父对李璟的所为表示很满意,一点责怪的意思也没有,叶母也是很高兴。
叶星澜坐在一旁,闻言多看了李璟一眼。
他长得不赖,举手投足也颇有文雅气息,虽然看起来身体单薄,有几分孱弱,但她也并不讨厌他。
叶父说了几句后,跟叶母打了个眼色,叶母会意道:“澜儿,你表哥远道而来,总要尽尽地主之谊。我看天色尚早,就陪你表哥出去走走吧,午膳时分再回来。”
叶星澜没有反对,李璟自是欣喜若狂,乘着马车朝东山的樱花林驶去。
一路上,李璟极尽所能的讨好叶星澜,展现自己博学多才的一面,说得口沫横飞。
叶星澜微微侧耳停着,唇角挂着礼貌的笑容,清冷自若的神色却更让李璟为之着迷,恨不得立刻娶她为妻。
马车缓缓停在樱花林,叶星澜一袭白色衣裙,走在漫天粉色的樱花丛里,如翩然绝尘的仙子,美得让人怦然心动。
李璟双眼发亮,快步跟上去,却见叶星澜突然停下脚步,俯身捡起坠地的小鸟,轻抚它的身体道:“小家伙,你在学飞吗?小心点,摔下来很疼的。”
“表妹喜欢这只小鸟吗?如果喜欢的话就带回去,我认识一个老工匠,他做的鸟笼精致漂亮,挂在表妹的屋里,更添美色。”
李璟看着她,嘴角扬起一抹自得的笑容,他觉得叶星澜一定会同意的,女人不都是这样吗?
谁知,叶星澜却微微摇头,放手让鸟儿展翅飞翔。
这一次它飞得很稳,直到变成小黑点消失不见,她才回过头去,淡然道:“鸟笼再精致,终究是困所。人不愿被俗世所困,鸟儿也期待自由。既如此,何必强求。”
恍然间,她想起前世被战擎强娶,困在战家的自己,不就是期待着能够展翅飞翔,远离束缚的小鸟吗?
李璟拍错马屁,眼神一转立刻又道:“表妹果真是人美心善,是表哥愚钝了。日后,还要多向表妹讨教。”
叶星澜对他特意讨好自己,并没什么感觉,只是礼貌的微微一笑。
既然,不讨厌他,那便嫁了吧!
嫁了,也便彻底断了跟战擎的纠葛……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功在千秋,爱唯有你》

第4章 英雄救美


定下婚期后,叶府便开始张罗成亲的事宜,上下忙得不亦乐乎。
李璟也是红光满面,即将娶得美娇娘的喜悦和得意,全挂在脸上。
唯独叶星澜很是平静,丝毫感受不到喜悦。
或许,一纸婚事对于她来说,只是后半生生活的写照,惊不起一丝波澜。
朱雀大街,小春掰指头算着还要买多少东西。
叶星澜闻言轻笑,戳了下她的额头道:“这小脑袋能记这么多东西,也是难为你了。”
“只要小姐嫁得开心,幸福,小春再辛苦也不怕。”小春笑嘻嘻的说着,脸上满是憧憬。
“嗯,看样子你比我还开心。不如,我也给你找个好人家,把你嫁了!”
叶星澜把小春逗得满脸通红,恼怒又羞涩的嘟着嘴:“小姐,你又取笑我!”
“哟,好标致的小娘子!谁如此好命娶得这美娇娘,倒不如嫁给我算了?!”
四个男人突然挡在面前,为首公子打扮的男人,肆无忌惮的打量着叶星澜,毫不掩饰的色相和贪婪。
叶星澜神色漠然的瞥了一眼他们,拉着小春准备走人,四人却分散开来,把她们围在中间。
“小娘子,这么急着投怀送抱吗?来让哥哥抱抱!”
公子张开手朝叶星澜扑来,下一秒被她踹翻在地,趁着其他人愣神之际,叶星澜拉着小春想跑。
但,不过两步便被追上,四人目露凶光盯着她们,周围的路人和商贩却不敢啃声,显然这是一群恶霸。
叶星澜并不慌张,只是冷冷的看着他们,不动声色寻找脱身的机会。
而护主心切的小春则是挡在她面前,凶巴巴道:“你们想干什么?识相的赶紧滚,不然官差来了,你们哭都来不及!”
“哟,吓唬我?”公子轻蔑的笑了,盯着叶星澜道:“实话告诉你们,官差那都是我家养的,今天谁也不敢给你出头,乖乖跟我走吧!”
说着,几人朝叶星澜和小春扑来,幸而叶星澜早已有防范。
她猛推了一把小春,自己闪身抓住旁边的东西朝公子砸去,白色的面粉漫天飘散,迷乱了人的视线。
趁此机会,叶星澜拉着小春左闪右避,躲开追捕。
慌乱间她并未注意到,旁边二楼靠窗,坐着一抹修长的身影,那双深邃幽黑的眸紧紧盯着她。
叶星澜虽机智,知道利用东西和空隙躲避追捕,但娇弱之姿终究比不上虎狼,她的腰身一紧,被人从后面紧紧的抱住,轻佻的声音恶狠狠道:“小娘子够泼辣,不过我喜欢!”
温热的鼻息喷在耳边,让叶星澜几乎作呕,挣扎间手肘正中他下腹,痛得公子惨叫着松开她,叫骂着扬起巴掌。
疼痛未曾到来,眼前黑影一闪,凄厉的惨叫在耳边响起。
叶星澜抬眸望去,高大伟岸的身影如天神般,脸上挂着冷酷的笑容,一拳一脚间四人全部惨叫落地,爬都爬不起来。
叶星澜却神色一震,后退了两步被小春扶住,她紧紧抓住小春的手,才没有立刻落荒而逃。
战擎转过身来,黑亮的眸看着她,叶星澜下意识略低着头,轻咬下唇道:“谢公子救命之恩,告辞!”
“本……我救了你,你就这么跑了?”他浓眉微挑,抓住她的手腕,感觉她似乎有些怕自己。
叶星澜紧咬牙关,眼睛一转拿出荷包,露出怯生生的模样,把荷包放在他手里道:“我只有这么多钱了,你拿了钱,我们就算两清。”
“你用钱打发我?”战擎感觉自己被侮辱了,而且还是被一个女人!
“我真的没钱了,你不要得寸进尺,我会喊人的。”叶星澜故作镇定,又胆怯的看着他,与刚才的她判若两人。
战擎眼里闪过思索的神色,他总觉得这女人怪怪的,忍不住开口问:“我们以前是不是见过?”
叶星澜心顿时漏跳了一拍,摇摇头道:“没有,你认错人了!钱你已经拿了,别再纠缠不清。小春,我们走。”
说着,不再理会战擎的反应,拉着小春急匆匆的走了。
战擎目送着她们离去的背影,心中的疑惑并未减退,直到黑羽悄然出现,他才回过神来。
“走吧……”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功在千秋,爱唯有你》

第5章 梦里是谁


富丽堂皇的宫殿里,战擎坐在椅子上闭目养神,一身锦袍衬得他更气质非凡,惹得上茶的宫女频频侧目,眼里满是钦慕。
这一幕被太后看在眼里,她刚踏进大殿,战擎便睁开双眼,眉目清明,躬身行礼道:“请皇祖母安。”
“擎儿,走近点让皇祖母看看,我孙子最近是不是又俊逸了许多。”太后招招手,笑眯眯的让战擎走过去。
战擎上前几步,太后本想轻抚他的脸,顿了顿还是忍住了。
她的眼里满是欣赏,不停的点头道:“我的乖孙子真是长大了,也到了该成婚的年纪了,心目中可有中意的姑娘人选?”
“没有。”战擎说着,脑海里却不经意浮现那个落荒而逃的身影,随即自嘲的笑了笑。
“既如此,那皇祖母给你挑一个如何?我看季丞相的女儿语嫣就不错,沉鱼落雁,温柔大方,长相也不赖,配得上我孙子。”
战擎面色沉静,不卑不亢道:“谢皇祖母关心,孙儿暂且不想成亲。”
“男大当婚女大当嫁,你这……”
话音未落,便被战擎再次打断。
“皇祖母。”他深邃的眸看向太后,缓缓道:“孙儿只愿娶心爱之人,但孙儿尚未遇到心仪人选,待人选已定那天,孙子自会告知皇祖母。”
战擎平静的陈述自己的心思,看似温和,实际却带着不容拒绝的强硬。
太后深知他的为人,因此也不再多说,岔开话题,似乎刚才的话没有说过。
那天晚上,战擎做了个梦。
梦中,一抹窈窕的身影背对着他,对他奉上来的奇珍异宝看都不看一眼,纷纷扫落在地。
他想伸手握住她的柔夷,也被她避如蛇蝎的躲开。
他恼怒的按着她的肩膀,让她转过身来面对自己,看到的却是一片虚无。她的脸是模糊的,但战擎能感觉到她看着自己的眼神是那么冷漠,无情,甚至厌恶!
她说着什么,战擎听不清楚,只见她愤怒的推开他,转身走人。
他猛追过去,场景却恍然一变,自己趴在高高的悬崖边,看着那株站在石壁上的花,唇角扬起一抹欣喜的笑容。
当他把花摘下时,脚下石块突然碎裂,修长身影随之坠落,他仿佛听到一句惊呼。
事发突然,他的反应也很快,匆忙中抓住半空的石块,才稳住下坠的身子。待他平安落地时,已浑身是伤,唯独那朵被呵护在胸前的话,依旧娇艳多姿。
他献宝般把花送给她,她却未伸手接过,只是冷漠的丢下一句话,转身走人。
他努力想听清,看清,但眼前总是模糊不已,仿若那只是个影子。
战擎恼怒不已,想揭开她神秘的面纱,伸手一抓,却猛地从睡梦中醒来……
他满头大汗,冷锐的眸扫了眼周围,头毫无征兆的痛了起来,他咬紧牙关站起身,走到桌边想喝水,颤抖的手却根本拿不住。
哐当一声!
黑羽应声而入,关切道:“王爷,你头疼又发作了?属下去拿药!”
片刻后,黑羽端着药进来时,战擎已平静下来,如果不是浑身的冷汗,怎能想象刚才痛得面目狰狞的人是他!
“王爷,喝药吧!”
战擎冷漠的抬眸看了一眼,厌恶的皱眉道:“不喝。”
“王爷,太医吩咐过,头疼发作一定要吃药!如果你不吃药,怎么……”
话音未落,便被战擎锐利的眼刀打断,英俊的脸庞满是恼怒。
该死!自从上次受伤后,他的头便会无故疼痛。
药石能缓,却不能解——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功在千秋,爱唯有你》

第6章 退婚


药石能缓,却不能解——
---------------------
婚期一天天临近,叶府和李府都张灯结彩,一派喜气洋洋的场景。
李璟更是殷勤往返于两家,约叶星澜去游玩,踏青,但叶星澜推掉了多次。
近日,她终于答应了他的邀请,去湖边欣景,游玩。
湖上泛着一叶轻舟,李璟近距离看叶星澜越是心动,但叶星澜的态度却让他感觉不安,她似乎并不愿意嫁给自己。
思索片刻,他轻咳一声问:“表妹,你是不是有心事?”
“没有。”
“或许是我多心了,近日看你笑颜不展,表哥以为是那里做得不好,惹表妹不快了。如果表哥真有不周之处,还请表妹多多见谅。”
叶星澜回眸看着他,淡淡一笑道:“表哥为人细心,做事也很认真,对我极好,我心里清楚。”
“那就好!能够娶到表妹实乃我之荣幸,婚后我一定善待表妹,绝不让你受一丝委屈。”李璟嘴甜的说着。
“谢谢。我也会尽人妻之责,不让表哥担忧。”叶星澜依然淡淡的,并未因他的话感觉欣喜。
虽然她不讨厌他,但也对他没有半分感情,只是父母中意,她也不想再出现前世的纠葛,才答应了这门婚事。
前世她任性妄为,害得父母亲伤心落泪,更是老年丧女。如今,她只愿父母开心,家庭和乐,就够了。
对于叶星澜的回答,李璟也是很满意的。
……
时光飞逝,转眼便到了婚期,明天就要嫁为人妇,叶星澜心里有几分忐忑,说不上是为什么。
原本,女子成亲前三天是不能出门的,但她心里总有说不出的感觉,待在家里更是烦闷,于是跟小春偷偷溜了出来。
一路上,小春紧张的四处张望,挽着她的手道:“小姐,我们还是快点回去吧,如果被老爷知道,非打死我不可!”
“没事的,你是我的陪嫁丫鬟,打死你谁陪我过去?”
“呸呸呸,小姐别乱说话!我也不乱说,大婚是喜事,别说不吉利的话!”
小春的模样逗笑了叶星澜,她忍俊不住笑起来,眼角却不经意瞥见一抹熟悉的身影。
“小姐,你在看什么呢?”
小春顺着她的视线望去,顿时惊呆了,半晌惊叫一声道:“那那那……那不是未来姑爷吗?他竟然……”
叶星澜默然不语的看着,她未来的夫君,此时正搂着衣着暴露的女子,在大街上打情骂俏,那副猴急的模样,与往日的斯文相差甚多。
她抬眸看了眼招牌,醉春楼。
看名字便知道那是青楼,而一向自诩文人雅士的他,显然是这里的常客了。
“小姐,这实在是太可恶了!他怎么能做这种事?明日可是你的大婚之日啊!”小春气得咬牙跺脚,恼怒的想要冲上去教训李璟,却被叶星澜拦住了。
她唇角挂着讥讽的笑,杏眸冰冷如霜,却没有一丝抓奸的怒气,有的只是淡淡的心酸。
“你现在跑过去,不就是让全城的人,看我们叶府的笑话吗?”叶星澜平淡的语气,让小春顿住了脚步,她红着眼眶看向叶星澜。
“难道就这样算了吗?小姐,他可是你以后的夫婿,你要相守一辈子的人!不行,我要告诉老爷,让老爷去退婚!”
小春话音刚落,一道低沉的嗓音突兀在身后想起,“退婚?”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功在千秋,爱唯有你》

第7章 她挠了他一下


叶星澜听到这道声音,顿时毛骨悚然,浑身都僵硬了。
如果说看到李璟去青楼是愤怒,看到战擎就是恐惧和躲避了。
战擎走到她面前,看了一眼搂着青楼女子进门的李璟,问:“他是你的夫君?”
她忍着畏惧,“是!”
“你竟然要嫁给这样的男人?”战擎有些不可思议,她的反应出乎他的意料,寻常女子见到这一幕,竟然如此平静?
“我嫁给谁,与你无关。”叶星澜冷静的说,隐藏在衣袖里的手微微出汗。
“刚才,我明明听到你的丫环说要退婚!”战擎继续追问。
他未察觉到自己的语气有几分急切和渴求,似乎退婚对于他来说,是件值得高兴的事。
叶星澜闻言心里狠狠一颤,看到那一幕时她确实想退婚,就算无法追寻真爱。她也不愿嫁个伪君子,所以心里打定主意想退婚。
但,战擎的出现改变了她的心意,她要嫁!
“你听错了,不退婚,”叶星澜的手暗暗握紧,镇定的看着他道:“我要嫁给他,明天就嫁!”
坚定无比的语气,战擎有一瞬间的难受,他蹙紧眉头盯着她,感觉这个女人每次见面都像是换了一副面孔。
认错人后的果断冷漠,被救后的胆怯疏离,看到夫君出轨后的冷静坚定,似乎她有千万个面具,让他感觉好奇。
叶星澜不理会他的探究,招呼小春道:“走。”
战擎心里莫名的不舒服,见她要走也没多加考虑,一把抓住她的手道:“不准走!”
叶星澜被吓了一跳,对上他如星辰般耀眼的眸,心中的恐慌越来越甚,她挣扎着叫道:“你想干什么?放开我!”
但,战擎仿佛没听到她的话,手中温热的触感传来,那么柔软那么温热。最让他惊讶的是,他竟然不厌恶这种感觉,反而有种怜惜的意味。
小春一看急了,上前想扯开战擎的手,却被黑羽牢牢控制住。
而叶星澜拼命挣扎着,仿佛他是毒蛇般避之而不及,被抓得恼了,狠狠在战擎手背上挠了一下,战擎吃痛松开。
黑羽见状上前一步,却被战擎拦住。
叶星澜趁机拉着小春,转身快速离开。
“王爷,你没事吧?”黑羽问,面无表情的脸还有几分诧异。
战擎不语,撩起衣袖,双臂除了旧刀伤,预想中的情况并未发生,他对她并没有排斥反应?
他依稀还能感觉到她的柔软,那样的触感让人着迷。想亲近他的女人很多,但他从来都是生人勿近,熟人也勿近。
一来他对矫揉做作的女人无感,二来生了怪病后,他无法触碰任何女人,包括母妃。
每次无意间触碰女人后,他身上和手臂都会起恐怖的疹子,非常难受。
刚才他是一时情急,才抓住她,未曾考虑自己的怪病。但,如今他竟然一点事都没有,这实在让人不解!
“本王没事,她到底是什么人?”战擎轻声低喃,随即抬眸看了他一眼:“去查!”
黑羽领命而去。
战擎看着叶星澜远远逃离的背影,对她只觉得越来越感兴趣了。
而叶星澜和小春匆匆逃离后,朝着叶府走去,一路上小春还在忿忿不平,低声说要让老爷教训李璟。
叶星澜出奇的平静,她拦住喋喋不休的小春,沉声道:“记住,今天的事谁也不要说!更不要提我们碰到李璟的事。”
她阻止小春开口,狠狠咬牙,一字一句道:“这个亲,必须成!”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功在千秋,爱唯有你》

第8章 抢亲


夜,悄然落幕,梦之精灵再次带领战擎走入幻境。
红灯高挂,喜气洋洋的府邸传来阵阵笑声。
穿着大红喜炮的战擎,脸上挂着温柔的笑容,略带几分醉意朝新房走去。推门之际他竟有几分忐忑,还有欣喜。
烛光轻晃,映得那一身喜服娇艳如火,身姿窈窕的女子坐在床榻边,等待着他去揭开神秘面纱。
他伸手接住,朝她轻轻走去,隐约间看到她身体在微微颤抖。或许,因为今晚是他们的大喜之日,有几分激动和不安吧。
战擎轻笑,掀开喜帕那一刻,竟在想这次能看清她的容貌吗?
手起帕落,露出一张娇艳可人的脸,如水秋瞳紧紧盯着他,眼底却闪烁着浓烈的恨意和厌恶,似是看着仇人般。
战擎微微一惊,无数次在梦境中看不清的人儿,不仅看清了。更让他惊讶的是,这张脸最近经常看到,她是叶星澜!
禁不住伸手想体验一下是真是假,手却被叶星澜狠狠拍掉,她甚至向后缩了两步,避他如蛇蝎。
“澜儿,你……”
“别叫我的名字,你不配!你这个恶魔,我讨厌你,滚开!”叶星澜咬牙切齿的朝他吼,眼里没有一丝初为人妇的羞涩和甜蜜,只有痛恨!
战擎听到她的叫骂,浓眉皱起来,抓住她的手,将她禁锢在怀里,低头道:“你在干什么?”
“我不想嫁给你,我不要嫁给你,放开我!”叶星澜拼命挣扎着,精美的发簪掉落在地,乌黑的青丝垂落在腰间,多了几分野性美。
“为什么?”他问,心里莫名的难受,她看起来很讨厌自己。
“因为我不爱你,我根本就不想嫁给你。是你逼迫我父母亲,强娶我的!”叶星澜倔强的咬着下唇,水光在眸中闪烁,坚强的让人心疼。
“可是我喜欢你!”
战擎脱口而出后一愣,他没想到自己竟然会对叶星澜动心,而且这么自然就表露出来。
但,面对他的爱意,叶星澜却并不想要。她对他的印象只有痛恨厌恶,这样的爱只会让她退却,窒息!
“世间上比我美,比我有才情的女人这么多,为何你偏偏选中了我?战擎,算我求你,放我走吧!”叶星澜硬的不行,换成软的,露出怯懦的模样,眼巴巴看着他。
“不!”战擎想都不想的拒绝,怀里人儿温软,馨香扑鼻而来,而她的挣扎更让他起了心思。
未等叶星澜反应,他已俯身吻上她的红唇……
啪!
愤怒至极的一巴掌,打得战擎松开了她,她趁机后退两步,狠狠擦拭双唇,试图抹掉他留下的痕迹。
这一巴掌也激起了战擎的傲气,他伸手再次把她抱在怀里,强硬的朝床边走去……
一夜过去,叶星澜双眼红肿,声音嘶哑,愤恨的盯着他缓缓道:“战擎,你永远都得不到我的心。我诅咒你,一辈子都得不到真心的爱!”
她的诅咒如同利剑,击中他的心,战擎从睡梦中醒来,恍惚片刻后起身洗漱更衣。
黑羽敲门而进,走到战擎身边低声道:“王爷,那女子身份已查明。她叫叶星澜,是叶太傅的掌上明珠,今日是她大婚之日!”
他的眸中翻涌起冷厉,“她在那里?”
“送亲队伍已在路上,王爷是想……”
战擎闻言,神色极冷,黑眸闪烁着志在必得的光芒,道:“抢亲!”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功在千秋,爱唯有你》

第9章 我是来抢亲的


战擎闻言,神色极冷,黑眸闪烁着志在必得的光芒,道:“抢亲!”
---------------------------
大街上热闹非凡,百姓们站在街道两旁看热闹,议论着今日这桩喜事。
李府的门口人山人海。
李璟一身红袍,意气风发的站在那里,脸上满是抑制不住的喜悦。
远远望去,八抬的大红喜轿出现在街口处,他眼里闪过一阵欣喜的光芒。
今日,他李璟不仅可以娶得京城闻名的美娇娘,还有当朝太傅做泰山大人,以后仕途肯定是无可限量,仿佛都能看到自己一步步坐上当朝一品的宝座。
叶星澜坐在轿子里,略微紧张的搅着帕子,一早醒来她便心神不宁,总有预感会有事发生。
所幸,从出门到这里,并未出现状况,但她心中的不安未曾减退,反而越来越强烈。
“小春,到那里了?”她掀开盖头轻声问。
走在轿旁的小春看了眼远处的李璟,不满的咬了咬牙,低声回道:“小姐,已经到平安大街了,前面就是李府。小姐……”
她欲言又止。
叶星澜明白她的意思,微垂着眼眸看向身上的大红嫁衣,她知道自己的决定有多任性。李璟并非良人,嫁给他或许会面临争宠或其他问题。
但,总比丢了性命,甚至可能连累爹娘的好!她不想重复前世的过错,唯一的办法就是快刀斩乱麻,把可能发生的一切扼杀在摇篮里,她才能安心。
她几不可闻的轻叹了一声,抬眸时眼里闪烁着坚定的神色,淡然道:“小春,别说了,这是我的决定,不会更改。”
小春不甘心的跺跺脚,还想劝说几句,最终却只能闭上嘴巴,乖乖听话。
喜轿来到李府门口,媒婆满脸堆笑,高声喊道:“新娘子到,新郎官来踢轿门吧。”
李璟闻言,上前轻踢了三次轿门,随后媒婆才把叶星澜接出来,领着她朝李府走去。
殊不知,那来的一阵风把叶星澜的头巾吹起,露出底下倾国倾城的脸蛋。
围观的百姓一顿哗然,各种惊艳,羡慕,嫉妒的话语纷纷飘进李璟的耳朵,让他极为受用。
李璟满脸得意的看了一眼百姓,笑着道:“今日是我李璟娶亲的大好日子,俗话说独乐乐不如众乐乐。在此,凡是向我李府道喜的人,统统有赏银!”
百姓闻言又是一阵欢呼,纷纷涌来向李璟道喜,叶星澜在旁听到这句话,唇角微微扬起一抹冷淡的笑,对于李璟的做法不以为意。
一段小小的插曲后,叶星澜被媒婆领着,来到前厅与李璟行礼。
“一拜天地!”
“二拜高堂!”
随着两声高呼,叶星澜激动的手微微颤抖,只要完成了最后一项,她和李璟便是夫妻。就算战擎想要纠缠,也无能为力了。
“夫妻……”
“且慢!”低沉的嗓音忽然传来,叶星澜猛地颤抖了一下,如果不是媒婆扶着,可能会跌坐在地。
战擎站在前厅,高大伟岸的身姿,看起来比李璟高出一个头有余,他深邃的眸光落在叶星澜身上,虽遮着脸,但他能想见那张脸是如何倾国倾城,动人心扉。
李璟边说边打量着战擎,从他的衣着和姿态来看,此人必定是权贵,所以他说话极为客气。
“敢问这位公子是何人?今日是我李璟大喜的日子,如公子是来喝喜酒的,李璟无任欢迎。如有其他事情,也请公子稍等,容我与娘子行完婚礼再说。”
战擎闻言,冷厉的眼神移到他身上,黑眸闪烁着两簇火苗,冷哼一声道:“今天这婚,你结不成了!”
“你是什么意思?你想干什么?”
“我是来抢亲的!”
此言一出,众人哗然,对着战擎指指点点,并未注意到叶星澜的异样。她颤抖着身体后退了两步,恨不得掀开盖头臭骂他一顿。
“好大的胆子!光天化日之下竟然想来抢亲,你眼里还有王法吗?现在我给你个机会,立刻出去,不然我就不客气了!”
李璟说得硬气,但心里却在颤抖,战擎的眼神太让人害怕了,仿佛随时会被他千刀万剐。
“本王倒想看看,你如何不客气!”战擎冷笑一声,眸中的杀气震得李璟后提了两步,话都说不出来了。
人群中,不知谁认出了战擎的身份,惊叫了一声道:“战小王爷!您是傲天国的战神,战擎!”
李璟吓得后退了两步,脸色苍白的看着战擎,一句话也说不出来。
战擎冷笑着,轻蔑的看着他道:“怎么,想如何对付本王?要打,还是要杀?”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功在千秋,爱唯有你》

第10章 我怀了你的骨肉


“够了!”叶星澜掀开盖头跑过去,瞪着战擎怒道:“立刻给我滚出去,这里不欢迎你!”
战擎黑亮的眸闪烁着愤怒的火苗,指着李璟冷声问:“你为了他,赶本王走?你真的铁了心要嫁给他?”
“是!”叶星澜斩钉截铁的说,张开双臂护着李璟道:“他是我挑选的夫君,无论如何我都会拥护他!”
战擎冷笑,嗜血的眸看向李璟,咬牙道:“那本王就杀了他!”
“你敢!”
“扑通!”
两个不同的声音同时响起,李璟一头冷汗的站起来,猛地把叶星澜朝战擎推去,脸上挂着讨好的笑道:“小王爷饶命!既然你喜欢她,你娶便是了!我跟她还没有办完婚礼的,事实上我也不想娶她,只是听父母之命媒妁之言我,我一点也不喜欢她。您要,您拿去吧!”
叶星澜猝不及防间落入战擎的怀抱,他强而有力的心跳就在耳边,让她恍然间有些失神。
回过神来后,更多的却是失神,她冰冷的看着李璟。
这个差点成为她夫君的男人,竟然为了保命,把自己推出去,这样的男人,她怎么会想着得过且过的嫁了?
叶星澜尚未表达自己的愤怒,李璟已被人一脚踹飞,撞到柱子后落地,哀嚎着躺在地上,差点连苦胆都吐出来了。
战擎紧咬牙关,俊逸的侧脸透着刺骨的冷冽,他愤怒的瞪着李璟,恨不得一脚踹死这个没骨气的东西。
刚才叶星澜落入怀里时,他心里涌过一丝窃喜,很想就这样抱着她走人。但他敏锐察觉到叶星澜的失望和伤心,那种情绪传染给他,下意识的就给了李璟一脚。
在场的宾客都看傻了眼,虽然对李璟不厚道的做法颇不以为然,但战擎也太霸道了。
抢人家的妻子,还动了手,这明摆着仗势欺人嘛!
李璟父母亲眼看战擎如此嚣张,也顾不得许多,跳出来道:“战小王爷,就算你位高权重,也不能这样欺负平头百姓吧!叶星澜是我李府三书六礼下聘的儿媳妇,岂是你想抢就能抢走的!今日,如果你不给我们一个说法,就算倾家荡产,我也要讨回个公道!”
宾客纷纷点头附和,舆论对战擎来说有几分不利,他却并不在乎,而是低头看了眼怀里的叶星澜。
叶星澜已回过神来,奋力挣脱他的怀抱,站在一旁警惕的看着他,不语!
怀中温软抽离,他有些不舍,却未多说什么。再次抬眸已恢复了冷然,狭长的丹凤眼扫向在场的人,最后落在李璟身上,扬唇冷笑。
“本王今日抢亲,皆因我喜欢叶星澜!本王不舍得心爱的女人嫁给一个人渣。即是人渣,本王代替国法教训他一下,难道不应该吗?”
众人倒抽一口气,能够把如此不要脸的行径,说得这么理所当然的,恐怕也只有战擎了。
“你含血喷人!明明是你枉顾纲常抢人在先,打人在后,还说得如此义正言辞!”
李璟眼见情势变幻,立刻站出来指责战擎,捂着心口道:“你如果再不离开,我就报官了!你别忘了我的岳父大人是当朝太傅,就算我斗不过你,他也不会任由女儿被你欺负!”
“说的不错!”战擎邪魅一笑,冰冷刺骨,继续道:“今天,就让大家看看你的真面目。”
话音刚落,黑羽便领着一个风尘打扮的女子进来,一进门女子就哭哭啼啼,扑到李璟身上哭喊道:“你这个没良心的!说要娶我,结果转头你就娶别的女人。李璟,你太狠心了,我肚子里还有你的骨肉呢!”
李璟看到女子后脸色煞白,惊慌失措的推开她,说:“你认错人了,我不认识你!”
“我没认错,你是我孩子的爹!就算你不认我,也要让孩子认祖归宗,他好歹也是你们李家的骨肉啊!”
“李璟,这到底是怎么回事?”李老爷子脸色都铁青了。
“爹,我没有做过。这都是他设计的,他陷害我的!战擎,你喜欢叶星澜,我已经让给你了!为什么你还要咄咄逼人,设计陷害我!”
李璟把脏水泼到战擎身上,随后又看向叶星澜道:“叶星澜,你也有份参与的是不是?你不想嫁给我可以直说,为什么要伙同别人来陷害我,你好狠毒的心啊!”
叶星澜不可置信的看着他,俏脸愤怒的通红,她简直是瞎了眼,竟然看上这种男人。
“李璟,你敢再污蔑她半句,本王让你下半辈子说不出话!”战擎一句话,让李璟乖乖闭上嘴巴,露出一副敢怒不敢言的模样。
继续阅读《功在千秋,爱唯有你》


版权声明:未经书面授权禁止转载、摘编、复制或建立镜像。对既成事实本站将保留所有的权利。

无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