惑君心:懒妃要逃(苏教授,苏拉)小说在哪里可以看

小说:惑君心:懒妃要逃
分类:现代言情
作者:苏教授
简介:“苏教授,有新的发现了,那坟墓会动
““真的吗?快去看看
”苏教授看一眼站着睡的拉拉,无可奈何地叹气
“姑姑,这里是什么地方啊?能不能早点回去睡
”苏拉拉声音有些迷糊
苏教授没有理她,跑到那挖开的门边研究起来
然后大声地叫:“你们快来看,这门上的桃纹开始在变化了
”考古学家们一窝峰地又涌了过去,拉拉偷偷地坐在床上,然后,躺了下去,合上眼

角色:苏教授,苏拉
惑君心:懒妃要逃(苏教授,苏拉)小说在哪里可以看

《惑君心:懒妃要逃》免费试读免费阅读


第1章


“苏教授,有新的发现了,那坟墓会动。“

“真的吗?快去看看。”

苏教授看一眼站着睡的拉拉,无可奈何地叹气。

“姑姑,这里是什么地方啊?能不能早点回去睡。”苏拉拉声音有些迷糊。

苏教授没有理她,跑到那挖开的门边研究起来。然后大声地叫:“你们快来看,这门上的桃纹开始在变化了。”

考古学家们一窝峰地又涌了过去,拉拉偷偷地坐在床上,然后,躺了下去,合上眼。

“拉拉。”苏教授叫:“那是古董,不能睡的。”

可是,眼前的景像,让人很难相信,拉拉的身子,似乎在透明,在消失一样。

她吓得想要跑过去,可是,这初挖出来的房子摇晃得厉害,众人拉住她:“苏教授,这里要倒塌了,快出去。”

“拉拉。”她回头看,只有空荡荡的房子,竟然什么都消失了。

拉拉努力地睁开眼睛,看着这周围,不是她熟悉的地方。

这时候,大路的一边,马车急驰而来,还有好几匹马,停在她的面前。

拉拉只是抬起头笑着,真的还没有睡醒,好想再睡一睡。

他们是来上香的吧,她让一让,侧过身子,让他们好上亭子。

“大小姐。”一个面无表情,一身庄严的老年人站在她的面前。

拉拉眨眨眼:“你叫我吗?”

“大小姐,老爷生气了,大小姐不该任性而出府,我是奉老爷之命来带你回去的。”

拉拉有些莫名了,冷风一吹,脑子慢慢地清楚了过来,这,是真的还是假的啊,打扮得还一丝不苟的,还有那几个强壮的男子,也是一身古代的衣服。

拉拉可不想让他误会:“对不起,我只是一不小心在这里睡着了,我不是你们的什么大小姐。”可不要拉她去干活,她比较嗜睡。

睡得又香又白又嫩,多可爱啊,可是妈咪经常说要把她丢油锅里去炸猪扒。她哪里像猪啊,她只是比较喜欢睡觉而已。

“大小姐,老奴是看着你长大的,你换了衣服,你卸了妆,老妈也不会错认你的。”那老伯伯说得好严肃啊。好像她是逗他玩的一样。

其实,她不喜欢让人团团转的,她最不让人操心了,因为她总是在睡觉。

“我一定认错了,我是苏拉。”她张开白嫩的手指,在指心上写着苏拉二字。

可是,他根本就没有看,而是挥挥手:“大小姐,得罪了。来人啊,送大小姐上车。”

拉拉还在懵懵之间,就硬是让人拉扯上了马车。

鞭子一挥,那管家大声地喝叫:“回府。”

要说没有缘份是似的,这还真是姓苏的一家啊,看来,真不错,是个大户人家。

苏拉在马车上,嗯,还睡了一觉,再掀开的时候,就看到了满街诉古董人物,她有引动默哀,自已好像不知在哪里了。

不过,懒人不必去想这些的,反正,有得吃有得睡就好了。

那苏府,好宽大啊,就是什么花花草草也不多,好荒落,不关她事啦,她绝对不想动手。一个小丫头带着她去见什么老爷。

诺大的厅堂中,一个比那叫老奴的人还要严肃,而且好威严,看到,就想哭。呜,她不是小孩子了,不能哭的。

可是,委屈的眼神还是看着他,好可怕,为什么她要面对他的一张臭脸啊,又没有欠他什么,好大的压力啊,她还是想睡觉。

她明明是爸妈眼里的小宝贝,一转眼就变成了人家里的大小姐。

“湖儿,你真是不争气啊。”威严的老头,一脸的忍耐之色:“我苏家,可是从来没有像你这样的。丢脸啊,我一张老脸,都让你给丢光了。”

她怎么了,她只是想睡,没有那么严重吧。丢什么脸啊,摆脸色给她看还不够,还要拍着桌子,以予说明他真的好生气。

苏拉弯弯的眉扁成了小柳叶,她争什么气啊,她从来不跟别人争的。

爸爸每一次她考个位数的分数,也没有这样生气地对她,总是说,我宝贝下一次会更好的,是不是?她就点头啦,因为习惯了。

大家对她没有期望,所以,不会失望。

拉拉低下头想想爸妈,突然发觉,还是爸妈好多了,这是谁啊,为什么要训她。还给她摆脸色看,爸爸就不会,而且,总是给她买好吃的,让她睡足了可以吃。

“湖儿,爹不会再纵容你了,从现在开始,爹会关你一个月。”

他在说什么啊,为什么要关着她。

不过,关着可以睡觉,好像也蛮好的。

诱惑啊,她开始想流口水了,然后,也不管自已是不是他的女儿,就眨着眼等了。“禁足吗?”她轻轻地问着。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惑君心:懒妃要逃》

第2章


苏老爷叹着气:“湖儿,你看看你,跟着那没出息的人,搞成这样子,你以为,你弄成这样子,爹就会依了你吗?”

她没怎么啊,她就是这样子啊,衣服是漂亮的小可爱,因为可以做睡衣,连换衣服的时间也省了,而且,也不梳头发,直接就睡。

苏拉咬咬唇:“哪个。”

“唉。”又是长长的一叹,像是有千难万难一样。“下去吧,总之,关到你认错为止。”

然后又说了些什么,拉拉是没有记在心上,她从来都是选择性听的。

后来那小丫头领着她往那后院走,这里干燥得很,想必是北方一带。

“大小姐。”一入那圆拱门,就看到一个丫头抱着包袱在那里,二眼都红肿了:“老爷不让我再侍候你了,大小姐要多保重啊。”

保重,她会的,睡饱了吃,不要吵她,一定会重得比较快。她很乖的哦,不惹事生非,一定做个乖乖女。

“小姐,请吧。”小丫头做了一个请的手势,然后,将那圆拱门合上,外面的几个男的就扛了起来。

可是拉拉没哭没闹没不依,反而小丫头觉得奇怪了,却也不敢问,只当大小姐是哀伤中。

真是香闺啊,这才是叫做深门深户,真好,睡死也没没有人知道。

拉拉扑在那床上,满足地合上了眼。

直到,一开眼,就看见了那威严无比的苏大叔,还有一个人把着她的手,是在把脉吗?

“大夫,我女儿怎么样?”

“脉息正常,并无大碍。”

本来就是,她健康得很,脸粉粉嫩嫩的,泛着年轻的光彩。只是,人家要检查,也是一番好意,她就等他检查好了。

“大夫,我女儿都睡了三天了,还没有事。”

三天啊,怪不得,觉得好饿呢?要不是觉得好吵,她才不会醒来。拉拉打了个呵欠,看着提供她地方睡的苏大叔友好一笑,真不好意思啊,现在一睡,还真是成了他的女儿了,不过也无所谓了,反正她不知要去哪里,而他缺女儿,多互补啊。

“令千金可能受了刺激,才会反常睡这么久的,可是身体却没有任何的问题,苏大人尽管放心。”那大夫有些怜悯地看了一眼拉拉。

她真的没有受刺激啊,他们爱怎么说就好了,她不太喜欢说话,要费力气。

“湖儿。”苏大叔看着她,眼里有着一些坚决和叹气:“爹不会关着你了。”

“没事了,你关着也行。”不关也行,反正,都是睡在床上。

这么一句话,她却不知道,让那苏大人真是心都痛了:“湖儿,那小子走了,你不要再想他了,爹爹一定会为你寻一门好亲事的。”

苏拉摇头:“我不要嫁。”

嫁人好辛苦的,而且还要给他生孩子,还要做这做那,还是这样好,自由自在的。

指不定,还会来个家庭暴力。阴差阳错地做了他的女儿,没有必要把一生都赔进去吧。

“湖儿,你娘去得早,你要明白爹一直很忙,爹对你照顾不周啊。”他脸上尽是内疚之色。

他老婆死得早又不是他的错,不会是他虐死的吧。

原来在古代做人老婆这么辛苦的啊,她真的不要嫁啊。

“爹一定会给你找个好人家,湖儿,好好休养,啊。”那一睡,三天三夜啊,吓得他一天一夜都睡不着了。

以为他的女儿受刺激变得这样子,马上就找大夫,找了好几个,却说没有什么事。

苏拉摆摆头,撒娇地软哝:“我不要嫁人,不要。”

“好,爹不提了,不提了。”湖儿的眼里,似乎不难过,而且,也没有提及那臭小子了,他还是等她好一点了再说。

拉拉发现,这一定是西北的地方,站在楼阁上一看,好一个广袤无边的地方,草长长,牛羊好多啊。看了好想倒入那草丛中去睡大觉,可是她努力地睁大眼叫自已不要睡,要是再睡,那个苏大叔,一定以为她又相思病了,然后又想将她嫁出去,她都还没有适应这个苏府啊,怎么就会嫁出去呢?又不是他真的女儿,她只是想混睡。

大体上的来说,这个苏湖儿是和一个男人私奔,而苏大叔是严重想包办婚姻,所以让人去追,怎么着,就把相似的她追回来了。

怨言?她揉揉眼,让自已清醒一些,没有啊,自已不知道多喜欢天天做大小姐的生活,因为可以尽情地睡,主要是苏大叔想实行禁足的计划,而她不介意这样的生活。

“姐姐。”娇柔的一声叫,还没有回头,就先闻到一股沁人心脾的香味。

拉拉回过头,看到一个好美的女子啊。

那女子生得眉目如画,明眸皓齿,一张娇柔的脸上,说不出的娇弱气度,白色的轻衣裹着盈盈不及一握的细腰,乌黑的发,简单地插上珠钗,散落在胸前和背后,更显得她羸弱的身体更弱不禁风,那如扇子一般扑闪的长睫毛一挑,就是如秋水一样美丽的湖波。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惑君心:懒妃要逃》

第3章


“姐姐,怎么一个人在这里看风景呢?”她轻轻柔柔地说着,眼里的光华,有些复杂。

苏拉友好地一笑:“你好。”

她一怔,然后轻咬红唇:“姐姐还在怪我吗?”

怪她,怪她干什么呢?都不认识她。叫她姐姐,一定是苏大叔的女儿了。这苏大叔真有福气,生了二个如花似玉的女儿,呵呵,当然,也不忘了要夸奖自已一番。

她是妹妹,可是看起来,稳定的气息好像比她还适应做姐姐啊。

她只是家的小米虫,不知要怎么照顾人的。

她眼中有些水雾蒸起:“姐姐,是妹妹无用,不能帮姐姐保密,所以,才让爹爹发现姐姐不见了。姐回来之后,又被爹爹关了起来,所以不能来看你。”

苏拉睁大了眼,好让自已不打瞌睡,一番姐姐妹妹下来,还真有些头昏啊。“没关系的。”不要说了,没事早点回去,她好转过身打打瞌睡。

“姐姐真的不怪清儿吗?”美女还是一副要哭的样子。

她怎么怪得起来,都不认识她啊。

眨眨眼:“不怪不怪。”

“真的,姐姐太好了。”试探的眼神,在她的脸上转了好几圈,没有看到那种鄙视,才略略地放下心来。

“清儿不打忧姐姐休息了,姐姐,千万要保重啊!”

关心得有些不自在,不过,她接受,笑眯眯:“会的,会的。”

真的变了一个人,苏清儿想要找出哪里不戏劲,却总是找不到。

狐疑地掂着自已的心,提着裙摆往下走,才走几步又回头笑着说:“姐姐,三天之后我们草原上的雄鹰大赛,爹爹叫我陪着姐姐一块儿去。”

“哦,知道了。”她摆摆手,再见。

这个妹妹还不错嘛,又漂亮又温柔。

她不温柔的,妈咪说她只要没得睡,一沉下脸,就作坏。

呵呵,在这里好好哦,她都不想家了,有得睡,还有得吃,而且这里的人都对她小心翼翼的,真好,不怎么来打忧她安睡。

一个穿着碧衣的丫头走近,抱怨地叫:“小姐啊,你怎么和她走那么近呢?”

苏拉摸摸额头,梳得太光洁了,还真是不适应:“你是?”

好眼熟,好像经常在她的眼前晃来晃去。

小丫头眼一挤,竟然真的二滴泪在蕴涵着,咬着唇,一脸的伤心:“小姐,你真的变了,我是小草啊,你连我也不认识了。”一定是让老爷抓回来就变了一个人。

是真的,而且,总是看到她在睡,一定是心里痛啊,所以才想着睡了就不会痛了,可怜的小姐,她一定会好好保护她的。

“小姐你放心,小草会好好照顾你的。”她拍着胸脯:“小姐不要怕。”

她没怕什么啊,不过有人照顾她,也不介意啦,这样,就可以少动一下。

“呵呵,谢谢哦。”她甜甜地一笑,这样会让人疼惜她。

小草眼更红了:“小姐,二小姐根本就没有安好心,就是她去告诉老爷的,不然小姐也不会抓回来。”

“没事了,不要再提了。”老说着,她觉得好想睡。

抓错了人啊,错认了女儿,她就顺错就错,其实她很聪明的啦。

虽然每一次考试没有及格过,可是老师没觉得她不好啊,考高分一些,老师还会觉得她太辛苦了呢?作业都是很少给她布置的,老师都是妈咪的同事啊,所以人家是爱屋及乌,而她又懂得讨人喜欢。

小草还以为触及她的伤心事,难过地点头:“不提了,不提了,小姐快进来,这里风大。小姐要是累了,就休息一下,小草不会告诉老爷的。”

“呵呵,太谢谢了。”这样的丫头,记得睡醒之后,要好好地夸奖一番。

里面当然好了,比外面舒服多了,主要是因为有一张床放在哪里,让她一直想着啊。她不就怕一醒来又看到老泪纵横的苏大叔吗?到时又是请蒙古大夫的,吃他的,睡他的,再给他消费银子,就不太好了。

所以,偶尔出来站一站,不要让人家误会她又睡着了。

拉拉乐得扑在床上,嗯,好舒服啊,她是好小姐,从不让人担心,睡觉就好了。

一闭上眼,就快乐地和周公下棋。

再睡了二天,有丫头的帮忙,就没有人觉得她是怪物了,那二小姐苏清儿,也送了好多吃的,用的东西过来。

这是凰朝,而苏大人好像是什么不检点,还是和人私通来着,这事,有些神秘,都不怎么说得清清楚楚的。反正就是犯了错,从一品官打发到了这边关来。

拉拉也是觉得自已要适应,所以才问小草。不然的话,苏大叔好像随时想将她嫁出去一样。要不然那私奔的苏湖儿一回来,她就得混蛋了,去哪里混啊。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惑君心:懒妃要逃》

第4章


在她的面前,没有人会提那那么奔的人半句,她也不知道那个人叫什么。希望他们走远些啦,不要回来就好了。

苏家的家教甚严,苏大叔快近四十了,膝下无子,只有二个女儿,就是她和苏清儿。她不得不赞叹啊,古人真的好早婚啊。

苏大叔最疼爱的就是她了,因为苏清儿是小妾所生的,本来苏大叔一鼓作气,纳了二个妾,结果,只生出一个女儿。

但是,还是按照都会官宦人家大小姐的风格,将她们训练成十项全能。

琴棋书画,诗歌词赋,女儿家的事,还有对外的手腕,什么都得学。

拉拉一听,只差没有晕过去,倒也是,这小姐的闺房,什么都有。

她家也有啊,就是爸爸想看她对什么感兴趣,就专长培养她一项,无奈,她真的对床比较感兴趣。

每天去报到上课后,就急急地回家睡觉,妈咪从不怕她会去交坏朋友的。

所幸她现在是在非常时期,没有人会说她,没有人会要她去摆弄这些琴棋书画,拉拉皱起一张小脸,这番偿补的心情,要是用光了,那她可怎么办?

“小姐。”小草给她梳着发:“你怎么也把头发剪得那么短啊,不过没关系,小草有办法也让小姐漂漂亮亮地在雄鹰大赛上出尽风头。小草马上动手,要让小姐明天像草原上最耀眼的明珠。”

“麻烦吗?”苏拉轻声地问。

“不麻烦,一点也不。小姐,明天可有好多人去,草原上的英雄,看谁能赛得过那飞旋在天的雄鹰。”小草一脸的兴奋。

呵,那就好,多人看,就没人管她,她又可以寻个草长的地方在太阳低下睡觉。

这里的日子好舒服,她先过着先了。

什么雄鹰比赛啊,他们是不是吃得太饱没有事做了,要去和鹰一起比谁跑得快。

要是她,一箭射下来就好了,她就是睡着滚过去,也不会比死鹰慢的。

怨言啊,为什么一大早的,要将她千呼万唤地叫起来,然后就一个劲儿地折腾。

拉拉哀怨的眼光看着那罪魁祸首小草,看得她有些不忍:“小姐啊,你也要出去走走,让苏府的二夫人,还有二小姐看看,我们的大小姐,依然是草原上的耀眼眼珠。”

拉拉垂下脸:“沉睡的也不错啊。”

“小姐,你睡了二天了,你要再睡,老爷、、、、”

“我没有说不去。”呜,小丫头也会学了拿大人来压她,她才一个毛孩子,不是吗?混吃混上的人,还要兼职听话的。

小草又插上一根珠钗,让她的头更重一些:“小姐一定要压过二小姐,不能让她在苏府撑大了。”

“小草,我的头好重,不要插了好不好,你看,你弄个花圈给我戴,都像是参加葬礼而不是什么比赛了。”还要插,呜,要命:“头好重,压着我,我就想睡。”

软软的语话让小丫头敏感,心里感叹着,还要睡啊。

真不是常人,手脚麻利地又限下来:“我们的小姐是最漂亮的。”

怎么有点像是后妈照镜子的故意,下次讲给她听听,别说这句话了,这是哄孩子睡的,一听又想睡。

事实上,她一听到一看到什么,就想想能不能和睡联想在一起。好培训积级的睡意,睡觉是最舒服的事,什么也不想,轻松的身体都在唱歌。

唱歌她最喜欢听乖宝宝快睡的了,早知道要折腾成这样子,还是不要惹火妈咪好了,在这里又不是她的家,还怕让人在睡梦中嫁掉。

可是以后要去哪里啊,什么什么一萝筐的问题,想想,又头痛。

“姐姐好了吗?”娇柔的声音响起。

小草马上替她应着:“二小姐,大小姐马上就好了。”

“小姐啊,要争气啊。”她扶起苏拉。

苏拉扁着一张嘴,小草把她打妆成什么样子,像是唱戏一样,不满地叫着:“争来干什么?”

“唉,这个。”这个问题她也不知道,就知道小姐不可以输给二小姐,不然就会负了大夫人的托,这个家只有小姐才是嫡长女,苏府的大千金。

苏拉趁她去拿东西,又悄悄地将头上,耳上的东西都取下来,觉得轻松了许多,衣袖一抹,脸上也干净了好多,这样才舒服嘛。

一出闺房,苏清儿马上迎了上来:“姐姐这身打扮,真是好好看啊。”

“你也是,你也是。”拉拉从不得罪人的。

可是,今天的苏清儿是一身素服,是不敢抢她的风头,说她也好看,似乎,有些嘲讽之意般。

她暗暗地咬牙,看到她眼中迷蒙蒙,微皱秀眉,又展颜一笑:“姐姐,我们快去,爹爹一大早就过去了。”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惑君心:懒妃要逃》

第5章


拉拉都不知道,为什么要参加啊。

好多人,这样睡不着啦。

草原上的秋天,有些迷住了苏苏,蔚蓝的澄明的天,就像一望无际的平清的海洋一样,悠哉游哉的白云在天空中自由的舒展着,温暖的秋日阳光,从空中轻泻下来,悄无声息地落在草原上,一望无际的草原,又怎么望,也望不到边,长长的草,潜伏着肥美的牛羊,偶尔点,众鸟约好一般地从草丛中冲向天空。

那展翅高飞的黑鹰更是让人赞叹,连翅膀也是挥一下。

“好美哦 。”拉拉抬起头,忍不住轻叹地说着。

一边的苏清儿狐疑地看看她,没有说什么?这西北的边境,有什么好的,天天看日日看,还不是这个样子。

而她,却是从来没看过一样,眼睛里,总满满是新奇。

这一次的雄鹰大会上,展家兄弟也会来,这是她的目标,如果可以让展家兄弟看上,那么,她就可以不用再在西北生活,她想回京城,哪怕是听听戏,看看那里的繁华,也满足了。

偶尔间,有一些京城的乐事儿传来,总是让她侧目倾听,不放过京城的任何事。

展家兄弟在京城也是举足轻重的,在朝廷,就不得而知了。

女人,不得问这些事,这是爹爹严格要求的。但是,看爹爹对展家兄弟那般的细微周到,也就能知道,也有一定的位置。

雄鹰大赛中,众家女子也是胭脂水粉,宝玉华衣,却总是一个样,她就清淡一些,反而会出众。

看着姐姐头上的花圈,她心里有些不屑,这一定是丫头的杰作,想那精明的姐姐,怎么会让自已这般狼狈呢?

她,还是自已的姐姐吗?那精明,算计,还有手段,什么都不见了。听说,天天总是睡觉,连吃饭,都得三唤五叫的。

最好是这样一直下去,笨拙而又贪睡的苏湖儿。这样子,就不会防着她了。

“清儿,好多人哦,我能不能不下去啊!”她不喜欢人多的地方。

苏清儿言笑晏晏:“姐姐,不可以,爹爹还在等我们。”

万般是心不愿啊,苏拉还是乖乖地和苏清儿下马车,没等丫头来挽扶,就自个跳了下去。这一幕,也让苏清儿看在眼里。

丫头的挽扶下,苏清儿优雅地下了马车,又过去和苏拉拉着手往那人群的中心点去。

在别人看来,这这苏家姐妹花。苏拉没有反抗,可是,苏清儿却心里暗暗窃喜,要是平日里,苏大小姐焉会让她与她并肩同行。

一张张的脸上,都溢满了笑容,苏拉也回以轻笑。

最俗气的花,在她的头顶上,却成了最平和的代言,让人赞不住叹,苏家大小姐真是美丽。一身连首饰也没有,只有一个花环,白裙如飘,像是林中的仙子一般。

苏清儿心平气静地拉着苏拉,挺直了腰肢,自信地往前走。她知道,自已比这个姐姐漂亮,她有这个自信。

苏湖儿不过是正式生的女儿罢了,做了苏家的大小姐,什么风头,也让她给抢了去。

泰然自若,又优雅万分的苏清儿,马上就引来了男子的注目礼。她扫视一眼,却不屑于看,她要的,不是还在这大西北吹风。

二个高大而又俊雅的男子,就坐在爹爹的一边,她放开苏拉,轻盈盈地施礼,浅语:“爹爹。”一抬头,朝那二个男子,露出灿然的轻笑,美丽的眼像是鱼一样让人想要捕捉到那神采。

反之,苏拉却不知要行礼,只是站在那里颦眉看着苏大叔。

不想叫爹啊,怎么办?叫人家做爹好怪啊。

苏大叔唇角含笑地看着苏清儿,又宠爱地牵着苏拉的手,向展家兄弟介绍:“这是长女湖儿,二女清儿。这是展家的少爷颜,风。”

“展少爷好,奴家清儿,见过二位少爷。”苏清儿落落大方地施礼。

而拉拉却是看着苏大叔,长长的睫毛一眨,清澈的眸子看着他,有些无助。

苏大叔宠爱地拍拍她的削肩:“湖儿,你们说说话,爹爹去准备一会比赛的马。”私心里,他是想让展家的任何一个人看上他的宝贝女儿,也可以回京,东山再起。多少年来,他一直就告诉自已,能回去的。

展颜,展风都是气宇昂轩的男子,神采奕奕,目光如炬般,身上的华贵料子,可见家世真的不一般。

苏拉阙起嘴站在一边,而展风却对苏清儿有着惊艳之色。

“没有想到这穷壤边界之地,也有如此美丽的人儿。”一身的优雅,仪态万千,一点也不输京城里的小姐。

展颜微皱眉头:“别忘了来这里的目的。”

展风谈笑自若:“当然没有忘,不就是调查苏谨吗?不过,深入一些调查,岂不是更好。”他意有所指地看着苏清儿。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惑君心:懒妃要逃》

第6章


“别玩过头了,别忘记了你已定了亲事。”展颜冷然地警告着。弟弟风流成性,他焉会不知道,今天来这里,就是往年的雄鹰大赛都会让凌王爷夺走。凌王爷是凰朝不败的神话,而他,从来不认为自已会输给凌夜。所以,今年的雄鹰大赛,那最好的千里马,一定是为他所有。

展风挥挥手:“颜,你盯着苏谨那老狐狸,我去会一下他的千金女儿。”目光,已是粘在苏清儿的身上了。

展颜回头一看,原本站在这里的苏大小姐已不知去何处了,他打量着人群一眼,就看到了那一抹白色钻入草丛中。

莫非,是苏谨让他的女儿去做外应。倒是精明得厉害啊,那女儿像小白痴一样,空有美貌,什么也不懂。

他不动声色地往外退出,朝那白色的身影走去。

先不惊动了她,等着罪证在手,再一举拿下,岂不是省事。

苏拉东张四望一下,没有看到人,才放心地扯下头上的花圈,双手摊开,快乐地往后一躺,草长长真好啊,可以睡大觉了。

这么多人在,应该不会发现少了她一个人的。她不喜欢和陌生人说话啦,清儿妹妹真是辛苦,还要和人沟通,脸上的笑,都是不自在的。

她哪里知道,自已成为了展颜上中的猎物,一只白羊从草丛的一边钻到苏拉身边,拉拉一看,欢喜地轻叫:“好白哦,过来,姐姐抱一下。”好想亲亲,好可爱好胖的小白羊啊。

展颜的剑,悄无声息地抽了出来。

不管是谁,只要抓到私通外敌,先斩后奏。

拉拉摸摸那白毛,好可爱啊。拍拍它的头,软声地说:“不要吵姐姐睡觉哦,帮我看着,有人来了,叫一叫我哦。”

白羊哪里听得懂啊,可是,很可爱啊,所以拉拉认为,它听得懂。

展颜看那白色的东西欲走,分开草丛,一剑就晃了过去。

拉拉看着脖上子的剑,直吞口水,想干什么:“哪人,我身上没有钱哦,我也不漂亮。”别劫钱劫色,而且,他很俊朗,很威严,怎么会想做劫匪呢?

“你在这里干什么?”展颜冷咧地问:“把信交出来。”

“你要什么信啊,我只是想睡觉。”雪寒寒的刀放在自已的脖子上,想睡,也睡不着了。拉拉想拉远些,又不敢碰,他浑身散发出来的气息,好吓人。

“苏小姐,最好不要跟你的脖子过不去,我看着你很久了。”似乎不像啊,他扯住那只白羊,这也是可以用送信的。

拉拉扯开难看的笑容:“你认识我啊,你是谁啊?”

“装傻。”他冷哼,刚才还见过,现在问他是谁。

这女人看上去不懂武功,他的重点就放在那白羊上,浑身去摸了摸,还是没有发现。眼一眯,杀气一现。架在拉拉脖子上的剑就刺进了那白羊身上。

拉拉吓呆了,这个人要杀羊,也不告诉一,血都喷在她的鼻子上了。不,不是这个意思,她怕杀生啊。

展颜没有搜到什么信,干脆杀了,以绝后患,苏大人可是信不过,一点细微的风吹动,都得小心了。最近凰朝和蒙古的关系可紧张极了,要有人私通,那就对凰朝不利。而苏谨,有过这样的记录。

拉拉真的吓坏了,睡意也跑了,看着那冷酷的男人擦着剑。

他眼一眯,看着拉拉。

她赶紧摆手:“我没有信啊,我不会写毛笔字。”

“你衣服脏了,让人给你换一换。”顺便搜搜身。

他站起来,只是伸出一只手,然后有二个人就急急地来了。

他冷漠地说:“事苏小姐下去换衣服。”

“是,展少爷。”二个面无表情的人看着拉拉。

拉拉觉得好怪,这人,怎么一声不吭就杀了羊,然后又好心地说带她去换衣服,也好啦,反正有羊血,想想好可怕。“谢谢,谢谢啊。”

展颜蹲下身,在她刚才躺的地方,都搜了个精细。结果,什么也没有发现,只能闻到淡淡的香气。

这苏家大小姐,还真是与众不同啊。

才见过,又问,认识的吗?

明明是搜身,她还说谢谢,不是装傻,就是有趣。

唇角一抹笑,他走出了那草丛。

一个男子走近,在他的身边说:“展少,没有什么信和能敌的东西。”

他没有说什么,只是将那草地上的花环给了他:“给她戴回去。”她是草原上的珍珠,晶莹剔透的。

这男人好怪啊,气恨。

拉拉换了干净的衣服,出来就一屁股坐在那草地上。

有人欢呼起来了,天空的雄鹰如箭一般地冲了出去,然后那骑着各色马匹的草原男子也如箭一般的蜂拥而出,引得草原都隆隆作响。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惑君心:懒妃要逃》

第7章


拉拉好无聊地拔着草,苏清儿走过来,低看一眼她那带泥的手,心里暗笑着,这姐姐,是不同的了。不过,爹爹还是最重视她,还是轻柔柔地说:“姐姐,爹爹叫你去,一会儿,比赛完了之后,姐姐给雄鹰之王戴上羊角链。”

她暗里掐着手指,为什么不是她呢?她哪里不如苏湖儿了,什么事,都不会让她先。

拉拉垂头丧气地点头:“清儿啊,我好想睡啊。”

“姐姐很喜欢睡觉?”她轻描淡写地问着,眼底的试探,只要有心人定睛一看,就毕现无疑了。

拉拉靠在她的肩上:“是啊。”

她艳丽地一笑,侧过头说:“那姐姐就放心地睡,姐姐要是不能在自已的绣阁里睡,就到清儿那里来,爹爹问起,我就说和姐姐一起谈诗谈画。”

“清儿,你真好。”真是好妹妹啊。

她妈咪不是一个好妈咪,把她赶走,也不让她睡觉。

在这里,多幸福啊,苏大叔疼她,妹妹又护着她。她眯着眼看着草原远方,只能看到二朵云在飘着,一朵黑的,一朵白的,在草原上,互不相让。

苏清儿浮起一些淡笑:“那是展家兄弟,今年的雄鹰之王,一定为展家兄弟其中一人所得。”

展颜似乎很难接近,可展风不同,风趣而又平和,侃侃而谈总让人开心。

不出苏清儿所料,展颜比展风快一些时候回来。

他的出现,像是耀眼的明珠一样,让草原上的人都兴奋起来,叫嚷起来。

可那展风并没有去凑那热闹,帅气地一下马,将手上几枝花给苏清儿:“来晚了,只因看到这花,很漂亮,配你。”

白嫩的脸上浮起一些娇羞和喜悦,拉拉眨眨眼:“你好厉害啊,清儿妹妹,你要是插到发上去,会好看些。”清儿好素啊,这里的人都头上戴满了首鉓。

“没错,最美的花,配最美的人。”他挤挤眼睛,看着苏清儿,然后边退边打个响指:“鲜花赠美人。”

拉拉满足地笑了,呵呵,草原上的情事啊,真是有趣。

没一会儿,苏大人让人来找到拉拉,叫拉拉去献羊角链。

苏清儿看着拉拉的不甘情愿,心里气恨,脸上却是扯上笑:“姐姐,快去吧。”

又是那个讨厌鬼,杀羊的凶手,笑得那么得意,第一很威风吗?她也是经常第一啊,不过是倒数的,没见她开心过。

手指脏脏的,还有泥土,拉拉藏在身侧,拿着那羊角链站在他的身前,才发现他好高大,当他弯腰让她戴上的时候,她的手,很不经意地就划过他的脸,再拍在他洁净的衣服上。

这苏湖儿,还有些小可爱啊。

又不甘心又无可奈何的,想不到苏谨那样食古不化的人,也能有这么一个女儿。

不是想让他对苏湖儿有好感吗,如他所愿。

他快速地出手,一把握住那细小的腰,竟然一手将拉拉给举了起来。

拉拉吓得大声地叫着:“呜,你干什么,放我下来。”

草原儿女都不拘小节,欢呼起来,以为,会是一桩美事。

苏大人没有说什么,只是轻轻地笑着,看来,他看上湖儿了。

似乎有些炫耀一样,他抓着拉拉转了一圈,才放下来。

拉拉七荤八素的,狠狠地一踩他的脚,拍着心头:“晕死我了。”

好可怕的男人,没有得罪他吧。气愤啊,她也有脾气的啊,这男人,欺负她二次了。

拉拉咬牙往一边走去,他笑着朝大家挥挥手,也跟了上去。

拉拉气得将头上的花环扯下来就朝他丢过去:“别跟着我啦,我都不认识你。”

“你是苏湖儿,不是吗?”他把玩着花环。

乌黑的发只是前面辫着细细的花辫,后面就软和地垂在肩上,衬得一张小脸,好白嫩可爱。

拉拉一沉脸:“不是。”

“那你是?”小女孩的游戏,他不介意和她玩玩。

“我又不认识你,我才不要告诉你呢?”谁知道他是不是坏人啊。

“我姓展,字颜。”

“没兴趣。”她挥苍蝇一样。

看到苏清儿和展风在一边谈着话,拉拉拖着沉重的脚步走过去,可怜地叫:“清儿,好累了,我们什么时候回去啊。”

苏清儿娇笑:“姐姐,还得一会儿呢?还有全羊宴的。”

拉拉低叹一声,垂下脸:“好想睡。”

“大哥。”展风看到那大步而来的人,挤挤眼。

展颜眼里有些警告,那软人儿,似乎要摊倒在苏清儿身上一样。

“姐姐,你去找爹爹,先跟爹爹说一声。”别打忧她和展风的相处。

她得利用他,带她回那奢华的京城。说出来的话,却大度而又优雅。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惑君心:懒妃要逃》

第8章


拉拉觉得好累啊,总是走来走去的,爹爹都不知道在哪里?

干脆自已找个草丛睡觉算了,又怕到时他们找不到她,真是伤她的脑筋啊。

咬咬牙,她走路回去,多走一步,就能早点到那可爱的窝里睡了。

“喂,苏湖儿,你要去哪里?”展颜越跟越是不戏劲,一手抓着她的肩头。

拉拉一扁嘴:“别管我,和你不熟。”

“要怎么样,才会熟呢?是不是得让苏大人向你郑重地介绍介绍我?”他挑挑眉。

“我才不要,谁喜欢认识你啊,你是恶人。”

展颜抓着不放,笑意更深了几分说:“我觉得有必要。”

她总是记不住他一样,而他,来了兴致。

拉拉却生气了,沉下一张俏脸,不悦地说:“你这人,怎么这么讨人厌啊,走远点啦。”

讨人厌,还真是第一次让人这样说,他来兴趣了。

结果,她的丫头找到了她,叫了一声小姐,她就兴奋地走过去了。

苏拉就腻在小草的身边,磨蹭着:“小草,回去啦。”

“哎呀,小姐,不行的啦,老爷还交待小草要做这些事啊?”她在分布着水果。

可是,她好困啊。苏拉不管啦,就认识她。别的人虽然都很友好地冲她笑,谁知道下一步会不会又杀什么给她看呢?

从后面抱着小草,脑袋埋在她的背上:“我要回去啦。”

“小姐,再等一等,再等一等。”

似乎是软骨头一样,粘上去就不想动了。

展颜心下有些失笑,这苏大小姐的风闻可不是这样子的,还真是不能听外人传说啊。

连吃的水果,也是丫头送口中,有够懒的。

可那样子,好可爱,一脸盼望地坐在那里看着丫头,眼巴巴地看着,像是想早点回去,还努力让自已不低头,打瞌睡吧。哀怨的眼,一次一次地看着丫头。

“小姐。”小草心里酸涩的:“你睡了好久了。”还睡。

“好无聊嘛。”不睡干嘛,有得坐不会站,有得躺不会坐。

无聊,这样盛在的宴会大家都喜欢极了,小草差点没踩到自已的脚。“小姐,你可以试着去跟他们说说话啊。”她多想去啊,可是,她就是丫头,没有资格去,这也并不是单单就是雄鹰大赛,而是男女间的一种沟通见面,所以都穿得漂亮,她家小姐头上的东西,一件也不见了,她已经不去问,问了小姐也不知失落在哪里。

当草原男儿看上一个女子后,会把红丝带给她,如果女子没的拒绝,也就是不拒绝的意思了。

“小姐,你再等等哦,我们要送水果到老爷那边去了,你乖乖坐这里啊?”小姐的软骨头,真怕她跑别处去睡了,不得不让她三嘱六咐起来。

“好啦,小草,我想回去嘛。”又再重申一次,娇娇软软的声音,让人无法拒绝,专门用来荼毒小丫头。

送一颗葡萄到小姐的嘴里,小丫头的心软成了水:“好,一会就回来和小姐回去。”

小草人真好啊,苏拉胡乱咬二下,葡萄酸酸甜甜的水就满口了。

一个晒得黑黑的男子走了过来,脸上带着那种似乎想接近,又不敢接近的神色。

苏拉歪着头看他,难道又是认识她的。

怎么办,要怎么反应,人家朝她笑,她就还以颜色啊,也轻轻地展颜一笑。

男子深吸呼几下,鼓了起勇气走过去:“苏小姐,我是阿黎,久闻苏小姐芳名,今日一见,还真是三天有幸。”瞥红了脸,终于说出了这些话,手里的红丝带在扭捏着。

苏拉微皱秀眉,这人比她还差哦:“不是三天有幸,是三生。”

“嗯,对对。”阿黎的眼里,更是佩服了,有些害怕地将红丝带递给苏拉说:“送给你。”

拉拉想了想,接过来,可以用来绑头发,风一吹,满脸都是,怪不舒服的。这里的人还真如小草所说,真好。

展开美丽的笑颜:“谢谢你啊。”

“你能收下,我就,我就三生有幸了。”他脸更红,看到有人来了,怕人说他想吃天鹅肉,马就跑远远去了。

拉拉把玩着,将发丝都抓一起,再缠二圈,就绑住了。

然后又有几个好心的人,都将红丝带送给了她。

小草回来的时候,就看到她在玩着了,缠得一手都是,吓了一跳:“我的小姐啊,你这是干什么啊?”

“等你啊,你忙完了吗?我们回去好不好,好不好。”讨好的笑脸对上她,企图将她做事的心给征服。小草怎么那么喜欢走来走去啊,回家不用动,不是更好吗?

可是,谁敢说她,又不是每个人都是小姐命。

“不是,我是说,你怎么那么多红丝带啊?”她觉得头痛了。小姐真的不再是以前谦和而又稳重识大体的小姐。难道真的是刺激过了头,有些不正常了。
继续阅读《惑君心:懒妃要逃》


版权声明:未经书面授权禁止转载、摘编、复制或建立镜像。对既成事实本站将保留所有的权利。

无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