乔烟《遇见你最好的风景》乔烟,宋毅小说免费阅读

小说:遇见你最好的风景
分类:现代言情
作者:乔烟
简介: 夜色酒吧,舞厅内的灯光打落在女人们扭动的蛇腰身姿,震耳欲聋的音乐声响中,夹杂着一道娇嫩的嗓音
“阿毅……我想见你,你来接我好不好
” 今天是外公的忌日,乔烟喝多了....
角色:乔烟,宋毅
乔烟《遇见你最好的风景》乔烟,宋毅小说免费阅读

《遇见你最好的风景》免费试读免费阅读


求婚


夜色酒吧,舞厅内的灯光打落在女人们扭动的蛇腰身姿,震耳欲聋的音乐声响中,夹杂着一道娇嫩的嗓音。

“阿毅……我想见你,你来接我好不好。”

今天是外公的忌日,乔烟喝多了,又在闺蜜电话“亲授”下,准备鼓起勇气向宋毅求婚。

酒壮怂人胆,乔烟抱着酒瓶又咕咚咕咚灌了几口。

直到迷迷糊糊间看见一抹高大身影朝她走来,心跳越来越快。

她打着酒嗝站起来,一把抱住来人,小脸泛着抹醉酒后的酡红,“你终于来了,我受够这个家了,你……你娶我好不好?带我走好不好?”

刚才还沸反盈天的酒吧,因为她的一句话,顿时消了声。

周围众人看她的眼神也变得复杂起来,有惊恐,有担忧,有同情,更有幸灾乐祸。

“哟,闻二少,什么风把您吹来了?”

酒保看见来人,立刻腆着脸笑嘻嘻得凑上来。

闻枭白眼皮都没掀一下,似乎对这投怀送抱的小女人更感兴趣。

微微挑眉,扣住乔烟的手腕,将她从怀里拉开些许,黑眸瞧仔细了面前这张脸,月牙儿似得明眸,樱桃般的小嘴。

果真是秀色可餐。

“你这是,在向我求婚?”

闻枭白微微眯眼,嘴角噙着抹意味不明的笑。

只是这一笑,令在场的众人皆是心脏砰砰直跳。

谁都知道,闻家这位二少爷性情乖戾,残暴不仁,坏事干尽,曾经是江州最臭名昭著的纨绔子弟。

男人见了胆战心惊,女人见了落荒而逃。

凡触了他霉头的,现在几乎都去阎王爷那儿报道去了。

乔烟摇晃了一下,再次跌进男人怀里,用力点头,“对,我是在向你求婚,我……我会努力学做一个好妻子……”

她真的醉得不清,看东西都有些重影。

闻枭白顺势搂紧了她,薄唇贴到她耳边,声音透着十足的魅惑,“好,那你这个人,我要了。”

说着,他将她拦腰一抱,朝着外面走去。

闻枭白的身影刚消失,酒吧里就爆发出阵阵惊呼声。

“闻二少出狱了吗?”

“是啊,很久没见到他了,听说因为故意伤人罪,判了三年!难道消息是假的?”

“可他还是好帅啊,要不是有那方面嗜好,我也愿意投怀送抱啊。”

“哪方面嗜好?”

“你居然不知道?”陪酒女凑到同行的耳边,轻声耳语道,“但凡和他有染的女人,几乎都落不得好下场!”

“真的假的啊?那刚刚那女孩岂不是……”

乔烟做了一个梦,梦里她向宋毅求婚了。

男人一改从前的温柔体贴,竟化身成了教唆人犯罪的恶魔,“取悦我,若我满意,就带你走。”

“真的吗?”

乔烟借着喝了酒,壮了几分胆子,缓缓抬起双臂,搂住男人的脖子,垫脚吻了上去,梦里的宋毅嘴唇冰凉,透着股柠檬草的味道。

乔烟很喜欢这味道。

男人一瞬不瞬盯着醉酒的女人,眸色越发深邃。

明明她的吻技那么拙劣,却还是轻易挑起了他的兴趣。

“真乖。”他像摸宠物一样,抚摸着她的额发,笑得越发邪肆,“今夜,是你的荣幸。”

伸手扯掉脖子上的领带,解开两颗扣子,男人突然逼近一步,用手扣住她的后脑勺,狠狠吻了下去。

乔烟被男人的凶猛霸道弄得晕头转向。

接下来,意识越发模糊......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遇见你最好的风景》

惹上大麻烦了


“叮铃铃铃”

清晨第一缕阳光照射进来,一阵手机铃声乍然在室内响起。

本就是宿醉,昨晚又折腾了一夜,乔烟简直被吵得脑子要炸了,咕哝一声,伸手摸向床头,接通电话,“喂?”

“烟烟,是我!”

“晓蕖?”乔烟哼唧一声,纤细的臂弯遮住眼睛,半梦半醒。

电话里,闺蜜曲晓蕖急得都快哭了,“烟烟,你昨晚到底喝了多少酒!你惹了一个大麻烦你知道吗?”

乔烟皱了皱眉心,被闺蜜吵得脑仁疼,揉着太阳穴问,“什么麻烦?”

“你……你简直!”曲晓蕖气得都快说不出话来了,“昨天晚上闻家二公子闻枭白凌晨三点更新了微博状态,发了你和他的床照!现在全世界的人都知道你要嫁给他了!”

“说什么呢?昨晚我明明是向宋毅求婚了呀,而且,他也同意了,我们……”

“你怎么这么糊涂?自己睡了谁都不知道么?”

曲晓蕖恨铁不成钢的打断她,“你自己看看微博!”

听曲晓蕖说的这么严重,乔烟只好拿起手机。

果然,“#闻骁白女人床照#”这条热搜已经被顶到了微博热搜榜第一。

乔烟狠狠倒吸了一口凉气。

颤着手指点进去,首条是一张微博大V空间截图,头像是只纯白色斗牛犬,闻枭白三个字承载了万千少女的噩梦。

“今天有个女人向我求婚,我同意了。”

轻佻的口吻带着几分游戏人间的纨绔之气,下面配了张图片:

酒店Kingsize大床上,男人帅到人神共愤的俊脸占据了小半个画面,光着精壮的上半身,下巴线条倨傲,叼着根烟,眼神里尽是痞气。

而整张图的亮点在于左下角那个误入镜头的女人。

女人微侧着脑袋,背对镜头,只露出半张脸和一段纤长的天鹅颈,可却足以令人骇然发憷。

因为、画面中的她,脖子上每一寸肌肤都布满了狰狞可怖的吻痕!

这张脸,这张脸是……可不就是她自己吗!

乔烟如遭雷劈,猛然从床上坐起来,整个人顿时清醒了,薄被从身上滑落,她手臂上的痕迹比脖子上还要密集吓人。

怎么会?

她明明记得昨晚是向宋毅求了婚,两人才一起来到酒店。

怎么到最后却变成了闻枭白?

乔烟对于这个男人的了解,大都来源于网络,暴戾、重色、荒唐,这几个词几乎是钉在他身上一辈子都洗不掉的标签。

记得以前有位匿名网友,专门针对闻枭白写过一篇文章,说他极有可能是反社会型人格。

乔烟脸色更白了,环顾四周,发现屋里再没有第二个人的痕迹。

闻枭白或许凌晨就走了,可保不齐他意犹未尽,中途再折回来呢?

乔烟越想越害怕,不敢再待下去,捡起地上的衣服,都来不及穿好,便仓皇离开了酒店。

回家的路上,她给宋毅打了十几通电话,都显示忙线中,不禁有些手足无措。

怎么办?

宋毅知道这件事了吗?

他还会原谅她么?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遇见你最好的风景》

有猫腻!


乔烟直接打了一辆出租车,半个小时就到了家,她插了钥匙轻轻一扭,门就开了。

她不敢弄出太大的动静,生怕被家人问及昨夜的事情,做贼心虚般的弯腰,拿出拖鞋换上,便想蹑手蹑脚的先回卧室。

“姐姐!你可算回来了。”陡地,一道黄鹂般清脆的嗓音甜甜响起。

乔悦悦不知从哪个角落跑了出来,一把抱住乔烟的手臂,亲昵极了。

乔烟浑身一个激灵,只觉得从头到脚鸡皮疙瘩都冒了出来。

从前她和乔悦悦关系恶劣,这么多年,也没听她叫过一声姐姐,今天太阳是打西边出来了?

有猫腻!

“哎哟!我当是谁,原来是咱们家的大功臣回来了。”乔烟正狐疑中,楼上传来一阵又尖又细的笑声,指见方敏柔一边朝楼下走,一边拢了拢绿色针织衫,笑得见牙不见眼。

下来后,她直接拉住了乔烟的手坐到沙发上,转头吩咐女儿,“悦悦,还不快给你姐姐倒杯茶来!”

乔悦悦殷勤无比,立刻就答应一声小跑着去了厨房。

乔烟几乎是如坐针毡,方敏柔最擅长的就是笑里藏刀,让她不得不提防着。

“烟烟,以前都是妈不好,对你苛刻了点,但妈也是为了这个家着想,你爸身体不好,公司这几年又不景气,妈当然要精打细算一点。”

方敏柔说着从茶几底下拿出一个信封,“这是你国外大学的录取通知书,妈一直帮你好好保管着呢!等你嫁进闻家,就和闻二少爷一起出国。闻家那么有钱,别说供你留学,替你买下一所学校都不在话下。”

“嫁进闻家?”乔烟怀疑自己是不是听错了,分贝不由得大了一分。

她这才明白方敏柔和乔悦悦的反常,敢情她们是看到了微博上的爆料,以为她和闻枭白睡了,就真能轻轻松松的嫁进闻家,带着整个乔家一步登天?

“方姨,你想多了,我是不会嫁给闻枭白的!”乔烟猛地从沙发上站起来,收起桌上的录取通知书,转身往楼上走。

方敏柔追了上来,“诶,你这孩子,怎么说变脸就变脸?昨晚不是你向闻二少求婚的吗?闻二少也答应了。”

她还以为这丫头是突然开窍了,知道攀高枝儿了。

闻家名声在望,是整个江州首屈一指的地产大亨,要是能跟他们联姻,再普通的小老百姓也能平步青云,一跃成为上流人士。

“这就是一场误会!”

乔烟被问得不耐烦了,眉头皱起,脸上带了几分厉色,“方姨,闻枭白是什么人,我想你很清楚!这么迫不及待把我往火坑里推,你是想害死我么?”

“你……”

“放肆!怎么跟你妈说话呢?”

这时,一道严厉的呵斥从背后传来。

乔父出现在门外,将公文包放到玄关,换了鞋朝客厅走来,“你妈说的对,你和闻枭白的关系如今闹得人尽皆知,你要是不嫁给他,以后我们乔家颜面何存?”

颜面?

乔烟不敢置信,她的父亲居然为了区区颜面,要把亲生女儿嫁给一个人渣,一个败类?!

“她不是我妈!你也不算我爸!我不会嫁的!死都不嫁!”

“这可由不得你!就在刚才,闻家已经派人来了公司,婚期已经商量好了,闻二少为了你,给我们乔家投资了1个亿,乔烟,你知道一个亿有多少吗?”

乔父眼中似有喜悦,“我苦心经营这么多年,公司一直没有起色,可有了这一个亿的投资,我们乔氏几乎可以由最初的名不见经传,挤入世界前100强企业。”

“烟烟,你仔细想想,换作其他人,你觉得你能值一个亿吗?听爸爸的不会错,嫁给闻骁白,今后会有享不尽的荣华富贵!”

乔烟看到父亲眼底的疯狂,摇着头一步步后退。

疯了,这个家全疯了!

他们这不是嫁女儿,这是卖女儿!

“我不会嫁的!你死了这条心吧!”乔烟煞白着脸,步步后退,只觉得遍体生寒。

见她如此冥顽不灵,乔父的眼神逐渐暗沉下来,“既然这样,那就别怪爸爸了。”

他抬手,命令似的道:“敏柔,把她关起来,三天后就是婚礼,别让这丫头跑了。”

“放手!你们放开我!”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遇见你最好的风景》

这辈子就完了!


乔烟被关进卧室,听着外面的落锁声,她双腿一软,跌坐在了地上。

怎么办?

乔父是打定了主意要把她以一个亿卖给闻骁白,这件事根本没有商量的余地了。

乔烟心里明白,她不能嫁给闻枭白,否则这辈子就完了!

不行,她不能坐以待毙!

眼底闪过一丝坚定,她在心里打定了主意。

被关的第二天,在佣人来送过饭菜之后,等听见门口的脚步声走远了,乔烟匆匆找了些床单和旧衣服,结成绳子,悄悄跳到了一楼,趁人不备,跑到马路边,拦了辆计程车就坐了上去。

“小姐,去哪儿?”

司机师傅诧异得打量她一眼。

乔烟回过神,一颗紧张的心惊魂甫定,下意识地报了个地址,“市人民医院。”

宋毅就在市人民医院工作,她一定要联系上他,彻底地解决这件事!

彼时,市医院的VIP高级病房内——

“枭白,你看看今天的晨报!”

汤叔递过报纸,嘟囔一声,“这些媒体嘴巴可真毒!乱写一通!”

“是么?”

闻枭白将毛巾上的水拧干,走到病床前,执起一只瘦骨嶙峋的手,漫不经心擦着,好看的眉骨微微挑起,“都写了些什么?”

“说来说去,都是那些骂你的难听话!”

汤叔有些气不过,目光却不经意间从闻枭白的背影,落到了病床上。

躺在那里的人,脸上带着呼吸机,裸露在外的肌肤布满了狰狞的疤痕,即便那伤痕已经过去七年之久,却还是显得触目惊心。

但汤叔知道,那张面目全非的脸,原本是和枭白长得一样的,闻氏集团真正的总裁,闻骁林。

闻骁林——闻枭白的双生哥哥,七年前,在一场大火中变成植物人。

从此,闻氏便落入了董事会的一群虎狼手中。

即使闻骁白‘刑满出狱’,依然享有闻家无尽的财富和资产,但是闻氏真正的话语权并未回归到闻骁白的手中,接下来势必会引起一番腥风血雨。

譬如这网络上铺天盖地的流言,无一不是诋毁,想要彻底的败坏掉闻骁白的名声!

“那一个亿,乔家收了?”

提起这个,汤叔的语气越发不屑,“乔胜国那个贪财的老狐狸,有钱送上门,哪有不收的?就差没跪下来谢恩了。”

闻骁白轻笑一声,继续漫不经心继续替兄长擦手。

他不怕乔家人贪,就怕他们什么都不要。

“枭白,你真的做好准备了么?为了拯救闻家,一定要牺牲那么多吗?”

汤叔叹了口气,看了一眼男人的身影,有些不忍,“我们可以用钱,实在不行,就用点手段。何必要娶她呢……”

闻枭白接过报纸,意兴阑珊得扫了一眼,不但不生气,心情反而还不错。

没错,他出现在酒吧内,并如愿以偿的睡了乔家那个小女儿都是计划之中的事情,乔正国需要资金,而他,也需要乔烟。

意料之外的是,那个女人,并没有让他觉得,和她结婚是一件很糟糕的事情。

将闻骁林的衣袖放下,掖好被角,闻枭白转身和汤叔一起,走出病房。

“婚礼筹备的怎么样了?”

“酒店选好了,司仪也已就位,明天请柬就会全部发放出去。”

男人沉吟一声,目光一转,视线倏然变得岑冷下去,定格在不远处的一抹小身影上。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遇见你最好的风景》

信物


乔烟匆匆赶到市人民医院,堵在办公室门口等了好久,连宋毅的人影都没有见到。

她鼓起勇气,伸手拦住了一个医生,话语里有些小心翼翼,“你好,请问宋毅宋医生今天有上班吗?我……”

“他请假了!”医生的口气并不是很好,眼神里甚至带着些嫌弃。

“你就是宋医生以前的小女朋友吧,让他带了绿帽还敢来医院找他,真是脸皮够厚……”

乔烟脸色煞白。

周围人的视线让她如芒在背,浑身血液逆流,乔烟几乎要站不住。

她结结巴巴的小声道歉,“对不起。”转身落荒而逃。

突然,一道动听的声音响起,“烟烟!”

身穿纯白色护士服的夏云云,站在走廊拐角,喊了她一声。

乔烟顿住脚步,转头望去。

“云云?”

夏云云长相甜美,是大都数男人喜欢的类型,学生时代追求者就趋之若鹜,但她却一直没跟任何男人确定过关系。

乔烟记得她大学专业是广告设计,不过她们之间已经有好长一段时间没有联系了,没想到如今当了护士,还和宋毅成了同事。

“你在这里上班?”

“嗯。”

夏云云点点头,笑道,“你是不知道,市医院可难进了,要不是宋毅帮我搭线,我还进不来呢。”

“哦,是吗?”

乔烟陡得一愣,心尖划过一丝异样。

这是什么时候的事?宋毅为什么从来没向她提起过?

“烟烟,你是来找宋毅的吗?他请假了。”

乔烟尴尬一笑,“嗯,那我改天再来。”

“别呀!”夏云云连忙拦住了她,“烟烟,这件事你还是当面跟他解释一下吧,你有没有什么信物之类的,我替你转交给他,比如他从前送你的东西,他就算心里再怨你,看到这些旧物,也会心软的。”

信物?

乔烟的心脏被狠狠戳疼了一下,下意识得摸向胸口,脖子上这条鸽子蛋项链是她20岁生日时,宋毅送给她的生日礼物。

她一直视若珍宝,从未摘下来过。

鸽子蛋通体晶莹璀璨,闪烁着诱人的光芒,夏云云眼底闪过一抹惊羡,刚要伸出手去,却见乔烟已经把项链塞回了里衣。

“不用了,你若是愿意帮我,麻烦帮我替他带句话,我就在这附近的帝豪酒店等他,一直等到他出现为止。”

夏云云神色明显有些失望,但还是扬着笑脸道,“你放心吧,我一定帮你把话带到。”

“谢谢,那我就先走了。”

宋毅的这些同事们看她的眼神并不友好,再待下去也没有意义。

“不用谢,我们是好朋友嘛。”

目送乔烟离开的背影,夏云云嘴角的笑容慢慢收敛。

“云云,那种恶心的女人你居然还想帮她?你这不是在害宋医生吗?”

一旁的护士丽莎忍不住抱怨。

夏云云美眸善睐,拍拍丽莎的肩膀安慰道,“傻丫头,怎么会呢?乔烟那个女人我挺了解的,最喜欢装可怜扮柔弱,博取别人同情心,我这么做只是为了先稳住她。”

“稳住她?”

“你傻啊?看她这么狼狈,一定是偷跑出来的,既然她告诉了我她的藏身之处,那么下一步……”

夏云云眼中闪过一抹冷意。

小护士“哦”了一声,顿时笑逐颜开,“云云,还是你厉害!”

走廊上人来人往,一块宣传栏板的背后,有双黑曜石的眼睛,将这一幕尽收眼底。

“枭白,这个女人什么意思?”

汤叔情绪有些激动,想到乔烟分明都向枭白求婚了,竟还和前男友纠缠不清,心中难免气愤,“需不需要我派人把她抓回去?”

“不用了。”闻枭白挑了挑眉,“已经有人动手了。”

他嗤笑一声,微微眯眼,颇有几分运筹帷幄之势“等她摔了跟头,自然会乖。”

……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遇见你最好的风景》

你配做一个父亲么?!


乔烟去了帝豪酒店,在前台交了身份证,拿着房卡上楼。

刚开门进了房间,手机就“叮”得收到一条消息,是夏云云发来的。

“烟烟,你让我带的话,我已经带到了,宋毅说明早会去酒店找你,让你不要到处乱跑。”

看到这条消息,乔烟心里一酸,连日来绷紧的神经这才松懈下去。

昨晚几乎一夜未合眼,她现在头痛欲裂,抱着手机,窝在被子里,没一会儿就睡着了。

翌日,一阵“咚咚”的敲门声将她吵醒。

乔烟一个激灵从床上爬起来。

宋毅来了?

她眼中划过一道喜色,连鞋也顾不得穿,直接赤脚跑去开门。

“宋毅!”

一把将门从里面拉开,当她看到站在跟前的人影时,脸上的笑容倏地凝滞了,站在外面的,并不是宋毅,而是乔正国。

她张了张嘴,“爸?”

乔正国阴着一张脸,连一句多余的话也不想说,直接冷冷下令,“带走!”

简短的两个字,立刻从他身后冒出几个黑衣保镖来,一左一右抓住乔烟。

“放手!你们放开我!”

乔烟就这样被拖着拽出了酒店,塞进了一辆面包车里,车子启动,冒出黑烟,扬长而去。

今天就是乔闻两家举办婚礼的日子,乔家院落里白纱点缀,花瓣飞舞,男男女女簇拥在一起,衣香鬓影,觥筹交错,乔胜国请来的都是些从前高攀不上的大人物。

方敏柔和乔悦悦这对母女,一整天高兴得就没合过嘴,接请柬,接礼金,接到手软。

只是没人发现,那些参加送亲宴的来宾们,一个个眼中流露的意味深长,他们都在等着看好戏,看这全江州最荒诞的一场婚礼。

笃笃笃。

乔烟是被一阵激烈的敲门声吵醒的,脚上镣铐一颤,缓缓睁开眼。

外面传来尖锐的谩骂声:

“乔烟!你以为把化妆师赶出来,今天这婚就结不成了吗?快开门!一会儿闻二少的婚车就要到了!”

起先方敏柔还能苦口婆心的劝上两句,但在乔烟多次逃婚未遂后,耐心耗尽,终于露出了原本的丑恶嘴脸。

为了防止她再次逃跑,方敏柔特意命人去小商品市场买了根手腕粗的铁链,把她拴着,脚镣那么沉重,即便她逃出了房间,也跑不远。

“砰——”

房门被人一脚踹开,方敏柔领着几个老妈子气势汹汹闯了进来。

“方姨,你要干什么?”

乔烟抱紧被子,往墙角缩了缩。

方敏柔懒得跟她废话,柳叶眉一蹙,吩咐手下,“这小贱蹄子不肯换婚纱,你们几个帮帮她。”

两个老妈子上前来,一把按住乔烟,剩下的几个人开始扒她衣服。

“放开我!方敏柔,你这么做是要遭天谴的!”

乔烟眼神里满是恨意,她到底做错了什么?不过是一时酒后失言,为什么一定要付出这样的代价?

圣洁的婚纱,精致的妆容,女孩像个丢了魂魄的洋娃娃,任由继母和继妹搀扶着走下楼梯。

正在客厅招呼客人的乔胜国立刻迎了上来,“烟烟,爸爸今天可真高兴。”

能不高兴么?

从今天起,他们乔家的身价可就不同了!

“高兴?”

乔烟看向他,空洞眸底一片荒凉,“乔胜国,你配做一个父亲么?!”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遇见你最好的风景》

新郎缺席


乔胜国嘴角的笑容凝滞,脸色顿时阴沉下来,“烟烟,当着这么多宾客的面,胡说什么呢?我怎么就不配做父亲了?”

“五年前,你为了利益卖掉了我一颗卵子,如今又为了攀附豪门,要将我卖给闻家,从小到大,除了利用,你可曾给过我一丝父爱?”

“住嘴!”

乔父气得太阳穴突突直跳,可迫于在场宾客众多,不得不压下心头的怒火,强颜欢笑,“烟烟,爸爸知道你舍不得出嫁,爸爸也舍不得你,一会儿新郎的婚车就要到了,别哭丧着脸,多晦气呀?”

乔胜国话音刚落,门口就传来一阵汽笛声,一辆白玫瑰点缀的劳斯莱斯缓缓停在乔家的小洋楼外。

“快看啊!闻少的车到了!”

“是全球限量的幻影耶!想必接亲的车队一定排到小区门口了吧?”

方敏柔和乔悦悦最激动,兴奋得扭着脚步走到门口,伸长脖子张望。

这一望,顿时傻了眼。

接亲的车队呢?

这时,劳斯莱斯车门打开,一名着装华贵的青年从副驾走下车。

方敏柔立刻谄媚得迎上去,“闻二少……”

靠近一看,才发现来的人并不是闻枭白,方敏柔狐疑得问,“你是谁?闻二少呢?”

青年礼貌得一笑,“乔夫人,二少今天有事,来不了了,我是管家的儿子,是来代替少爷接新娘子的。”

“什么?这天底下哪有婚礼当天,新郎缺席的?”

迎上来的乔胜国,闻言当即变了脸色。

青年再次笑道,“乔先生,二少今天和Lucia小姐有约,临时来不了了,二少说,如果乔小姐一定要婚礼,可以根据她的喜好自行操办,届时通知他一声就行了。”

这说的是什么话!

为了一个三流小明星,连婚都不结了,还说要他们乔家自行操办!

乔胜国一张老脸乍青乍白,活这么久,第一次受到这般屈辱。

虽说在他心里,乔烟这个女儿无足轻重,可今天他邀请了这么多贵客,本想彻底风光一次,可结果却令他当众出丑。

半晌,乔胜国才咬着牙从齿缝中挤出一句愤愤的话,“婚姻大事,你们家二少未免太当做儿戏了!”

青年眸底划过一道惊讶,反问,“乔老是想当众悔婚吗?”

“不不不!怎么会呢?你想多了,我们家烟烟能嫁给闻少是她的福气。”

不等乔胜国说话,方敏柔立刻过来打圆场,频频朝乔胜国使眼色。

站在客厅中央的新娘乔烟,听到他们的对话,一颗心彻底凉透了……

这辈子,她就要完了吗?

好不甘心……

彼时,一间豪华高级酒店,包厢内,林帆推门而入,脚步沉稳得走到男人跟前,恭敬禀报。

“总裁,宾客们都到了。”

闻枭白手中把玩着一支录音笔,投影仪的灯光照在他脸上,衬得那张冷俊面容越发英挺、冷沉。

平时浪荡不羁的男人,今天却仿佛变了个人。

“让他们进来。”

林帆拍了拍手,包厢门打开,几个中年男人被保镖们撵着,鱼贯而入。

“二伯、四叔、五叔,别来无恙啊。”

闻枭白放下录音笔,开了瓶香槟,给自己倒上。

一个穿着富态的中年人走过来,义愤填膺道,“闻枭白!你这是什么意思?不是说请叔伯几个喝喜酒的么?我们接到请帖,大老远从外地赶来,结果却要遭遇你这般粗鲁对待!”

“就是!我们好歹是你亲叔伯,要是你爸泉下有知,岂不要被你气死?”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遇见你最好的风景》

你有证据吗?


闻枭白端起高脚杯抿了口酒,呵得一声笑出来,唇角微翘,颠倒众生却又危险至极,“我爸?我爸都被你们害死了,就算真泉下有知,也该是来找你们索命。”

他的语气不痛不痒,却让在场的几位叔伯脸色大变。

“枭……枭白,东西可以乱吃,话不可以乱说,空口无凭就将我们抓来,你这属于非法囚禁!”

闻光雄额头一阵冷汗,当年骁林那件事,大家手脚都很干净,不可能被闻枭白抓住把柄。

“就是!你有证据吗?”

老四老五也打死不承认。

一旁的林帆冷笑一声,“少爷手中确实没有证明你们杀人的证据,但抓你们的证据绰绰有余!”

他话音刚落,前方的投影仪亮了起来,一张数据表清晰的展现在众人眼前。

上面记录的是闻光雄等人,进几年来从事非法货物交易的记录。

时间、地点、买家,全部详细记录在册。

林帆又打开录音笔,扩音器中很快就传来闻家几个叔伯和人交易时的对话。

“闻枭白!你……你想陷害我!”

这些音频和资料全部都是造假的,可不知道是经何人之手,竟然做的如此逼真。

紧接着,他就接到一通电话,是儿子打来的,“爸!你快回来!警察来抄家了!”

闻光雄手里的手机“啪”得一声掉到了地上,瞪着一双虎目,眼中尽是对这个后生的恐惧。

这些年来,他们把持着董事会,从不把这个侄子放在眼里,何况这小子才刚刚出狱,哪有这个能力和他们争夺祖业家产?

就在这时,楼下传来了警笛声。

闻枭白放下酒杯,从沙发上站起来,一步步朝着闻光雄靠近,深冷的眸底渐次充血,像猫科动物般危险得眯起,“二伯,人在做,天在看,一报还一报……”

闻光雄后背一阵发麻,“枭白……骁林的事情真的跟我们无关。”

“无关?呵……”

闻枭白发出一声轻笑,继而眸底的笑意被冰冷取代,“你敢说七年前那场大火,不是你放的?”

他们以为闻枭白只是个成天只知道花天酒地的怂包人渣,陷害他入狱,就能毁掉他,却不知到,身为一个人渣,他有的是为达目的不择手段的决心和毅力。

他们陷害他,那他就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深。

只要能报仇,用什么方法又有何区别呢?

看着被警察带走的叔伯等人,闻枭白从柜台取出两个空酒杯,倒了一杯缓缓泼在地上。

这是祭亡父的。

汤叔身后跟着一名律师,走进包厢,“枭白,韩律师已经整理好了董事长的遗嘱,请您过目,今后,您才是闻氏的主人。”

乔烟是被楼下一阵嘈杂声惊醒的,昨晚闻家人将她接过来之后,就没再管过她,她也曾试图溜走,可是闻家守备森严。

院子里还养了三条比特犬,凶得很,出门走不到三步就会被发现,然后追着她一通乱吠。

一整晚,乔烟精神都不太好。

闻枭白走进客厅,将外套丢给侍立门口的管家,扯着领带,大步上楼,“放水,我要洗澡。”

管家犹豫了一下,叫住他,“少爷,乔小姐已经等了您一天了。”

闻枭白一愣,昨天将那三个老家伙送进监狱后,忙了一整个通宵,倒是把他新娶的美娇娘彻底忘到了脑后。

这次成功,还要多亏了他这未过门的小妻子。

闻枭白好看的眉梢微挑,心情似乎不错,“她在哪儿?带路。”

乔烟倏地从床上爬起来,抱着被子,瑟缩到墙角边,听见门口的脚步声已经停了下来,外面传来管家爷爷和蔼的声音:

“乔小姐,少爷想见您。”

乔烟清润的眸狠狠一缩,心脏狂跳起来。

怎么办?

闻枭白回来了!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遇见你最好的风景》

判若两人


想到刚才她从网上看到的帖子,乔烟的脸就吓得褪了色。

那是网友闲来无事整理的闻枭白前任女友名单,那些女人的下场,死的死,疯得疯,失踪的失踪。

她用力咬住唇瓣,害怕得连脚趾头都在发抖。

“乔小姐?乔小姐,您再不出声,我们就进去了。”

“我……我这就出来!”

乔烟吓得立刻下了床,光着脚去开门。

“砰——”

房门一开,她猛地撞上一堵结实的肉墙,男人身上有股好闻的薄荷味,管理良好的身材在西装的包裹下越发挺拔有型。

乔烟抬起头,才看清面前这张人神共愤的俊脸,尤其是浑身散发的那股侵略性气息,像是大型猫科动物一般,优雅尊贵,却透着野性,乔烟一下子就想到了丛林里的猎豹,脸上的血色褪得更加干净了。

“乔小姐,这就是我家少爷,想必二位都已经见过面。”

管家打破沉默。

乔烟掐着衬衫下摆,低下头弱弱得叫了声,“闻少。”

这浑身写满抗拒的模样,和那夜酒吧里妖娆媚骨的她,判若两人。

闻枭白挑了挑眉,心里多少有些失望。

他遇到过太多投怀送抱的女人,那些女人一面贪婪得想从他这里得到好处,一面又惧怕他的血腥残酷。

有时候只是小小的一个试探,都能将她们吓得魂飞魄散。

实在是无趣至极。

直到那天被她缠上,闻枭白以为,至少她是特别的,可想不到她和其他女人也没什么不同。

他扫了乔烟一眼,没作声,收回视线,就径直朝屋里走,这是他的房间。

昨晚忙了个通宵,现在浑身疲惫,他暂时没精力搭理这弱不禁风的小家伙,走到试衣镜前,闻枭白解下领带,开始慢条斯理的脱衣服。

可刚把衬衣的纽扣解开,身后就传来一阵刺耳的尖叫声。

“啊!你……你要干什么?”

乔烟万万没料到这位传闻中的恶少会如此急色,才刚见面就脱衣服,要跟她做那种事。

想到那日被闻枭白糊里糊涂吃干抹净,乔烟心里越发崩溃。

她怎么就惹上了这种人?

“闭嘴。”

被女孩吵得耳朵疼,闻枭白心情有些不悦,脱完衣服,换上浴袍,转身就出了房门。

“乔小姐,少爷是要准备沐浴。”

跟在乔烟身后的管家看出她误会了什么,好心提醒道。

“沐……沐浴?”

乔烟愣住,脸顿时红得滴血,原来是她自作多情了。

虽然闹了个大笑话,但经过这个小插曲,乔烟原本惶惑不安的心总算平复了下去。

这个闻二少似乎和她印象中不太一样,看他刚才对她兴趣缺缺的样子,要不要趁着还没领证,赌上一把,跟他把话挑明呢?

乔烟掐了掐苍白的指尖,做了个深呼吸。

半小时后——

“乔小姐,少爷让您上去替他擦背。”

客厅里,坐在沙发上局促不安的乔烟冷不丁接到管家的通知,她“嚯”得站了起来,澄眸闪烁着一丝无措,“什……什么?擦背?”

要她替一个男人擦背?

管家道,“乔小姐刚才说的话,我已经转达给少爷了,少爷让您过去自己跟他说。”

“不能等他洗完澡再说吗?”

乔烟欲哭无泪。

“少爷很忙。”

言下之意就是,闻枭白只能抽出泡澡的这个时间听她申诉冤屈。

乔烟咬唇,心里觉得屈辱,可她现在人在檐下,要是不去,恐怕以后都没机会了,她不想放弃机会。

“那好吧,我去。”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遇见你最好的风景》

辣眼睛!


闻家很大,光是房间都数不过来,二楼有一个超级大的豪华人造温泉。

站在门口,管家把手里的托盘交给她,交代了一下精油的用法和闻枭白的习性,便转身离开了。

乔烟端着手里的托盘,看着上面排列整齐的精油和毛巾,脸上一阵燥热,硬着头皮推开了浴室门。

“闻二少……”

浴室里水汽缭绕,她紧张得低着头,进门后先小声喊了一句,可等了半天都没等来回应,这才疑惑得抬起头张望。

“哐——”

托盘一下掉到地上,精油和毛巾撒了一地。

池子里的男人正闭眼浅寐,被这道响声惊醒,睁开双眼,冷眸内闪过一道警觉,待看到来人是她后,紧绷的脸色才逐渐放松下来。

乔烟两手捣住眼睛,耳根子火辣辣一片。

现在的人造温泉,水都这么清澈的吗?

她刚才只扫了一眼,隐约都看见水下了!

长这么大,第一次知道什么是辣眼睛!

看到她反应如此大,闻枭白不以为然得轻笑一声,“遮什么遮?又不是没看过。”

说着,他在池子里换了个姿势,双臂惬意得搁在岸上,朝她招招手,“过来。”

乔烟双眼紧闭,死死咬住唇瓣,心跳鼓噪得都快要炸了。

什么叫又不是没看过?

她什么时候看到过了?

那天晚上,她醉的不省人事,根本没机会看好么?

她深吸一口气,决定不和他一般计较,“闻二少,你看我笨手笨脚的,又……又伺候不好您,要不然等你洗完澡再说吧?”

“管家没告诉你我很忙么?”

闻枭白挑眉,慢悠悠道,“还是说,你希望我抱你过来?”

“没、没有,我过去就是了!”

乔烟吓得连连摆手,慌忙蹲下来捡瓶子和毛巾,她一边捡落在地上的东西,一边趁机辩解,“闻二少,那天晚上我喝多了,把你当成了我男朋友,我……我真不是故意要冒犯你的。”

“哦?这么说,都是一场误会?”

“是的,就是一场误会。”

乔烟停下动作,想转身让闻枭白看见自己脸上的诚意,但耳边忽然传来一阵奇怪的水声,一股热气熏染着靠近。

下一秒,池子里突然冒出一只大手将她拽下了温泉。

“噗通”

水花四溅。

乔烟被拉进了池子里,吓得哇哇大叫,她不太会游泳,被呛了好几口男人的洗澡水,两手在水里扑腾挣扎。

这时,一条结实健硕的胳膊伸了过来,乔烟像是抓到救命稻草一样,抓着那条臂膀,攀上了一堵光洁紧实的肉墙。

“咳咳咳……”

捡回来一条命,她挂在男人脖子上剧烈咳嗽着。

看到女孩脸上的红晕,闻枭白唇角一掀,笑得有几分戏谑,“乔小姐,婚姻大事在你眼里是儿戏么?”

乔烟还没从刚才溺水的状态中恢复过来,耳边就传来了恶魔的呢喃。

她如梦初醒,意识到男人不着寸缕,一张小脸顿时涨得更红,“你无耻!”

“我无耻?”

她的反应,让闻枭白觉得有些新奇,水汽笼罩了他精致的脸庞,半边唇扬起,笑容越发邪肆魅惑,“是你先招惹了我,却说我无耻?”

“……”

乔烟简直不知道要回什么,她这句无耻分明指的是他把自己拉下水的行为!

继续阅读《遇见你最好的风景》


版权声明:未经书面授权禁止转载、摘编、复制或建立镜像。对既成事实本站将保留所有的权利。

无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