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纤若,乔慕宁小说《乔少前妻飒爆了》全文免费阅读

小说:乔少前妻飒爆了
分类:现代言情
作者:席宝儿
简介:一场复仇,他将她困在身边,直到她怀孕
“拿掉
”他无情的命令
她一改平日的软弱好欺,叛逆了一回,带着他的种,逃了
却在七个月后被他抓回,生生把一双孩子剖出,并狠心驱逐她离开!她狼狈出国,五年后浴火归来
他却一反常态,死皮赖脸缠上来,掐灭她的桃花,赶走她身边所有男人,以前夫的身份狂追不舍
“滚!“她冷冷道
男人不但不滚,还把五年前的一个秘密告诉了她
他把她逼至角落,勾唇魅笑,“想要见孩子,求我

角色:白纤若,乔慕宁
白纤若,乔慕宁小说《乔少前妻飒爆了》全文免费阅读

《乔少前妻飒爆了》免费试读免费阅读


她怀孕了


夜下的豪华别墅,灯火通明。
大厅里,一道纤细的身影坐在灰色的真皮沙发上,她紧张的咬着唇,看着桌面上手机显示的时间。
在女孩的旁边,一张b超单清晰的写着,白纤若,二十岁,双胎,活,符合孕周三个月胎龄。
她怀孕了,已经三个月了。
一年前,外婆突生急病,急需手术费一百万,她四下求助无门,连父亲都拒绝支助,突然一个男人如天神降临,答应给她一百万,但他有一个要求。
让她嫁给他。
第一次见到乔慕宁,她的心脏就漏跳几拍,他身姿修长,五官俊美,举手投足间携带着以生俱来的贵族气息。
这个男人完美到从头到脚,无可挑惕。
为了立即给外婆支付手术费,她偷偷的把自已嫁了,没有婚礼,没有酒席,更没有父母见证,偷拿家里户口本和这个男人领了结婚证。
只是婚后她才知道…
他娶她,另有原因。
所幸外婆手术胜利,挽回性命。
白纤若怔神之际,猛地听见外面的车声,她吓得一个激灵,忙把b超单放进桌下的
抽屉里。
她站起身之际,门口处一道颀长健拔的身影已然出现,白纤若弯起笑意迎了过去。
“老公,你回来了。”
说完,她就要去接男人手挽着的西装,然而,男人却把右手上的东西朝她扔去,命令式的启口,“洗个澡,穿上。”
白纤若伸手接住,即便还没有看清里面的是什么,但她已经猜测到了,她的脸色刷得白了几分。
“今晚…不方便。”她声色极低的出声。
“你上次是九号来的,怎么不方便?”乔慕宁冷哧一声,对她的生理日期记得比她自已还清楚。
“我…我不舒服。”白纤若下意识的拿着衣袋护住小腹处。
男人一边扯着领带,一边扭头冷眼一睨,“我舒服就行。”
说完,男人修长的腿迈上楼梯,不再理会。
目送着男人的身影消失在橡牙白的楼梯玄关,白纤若闭了一下眼睛,身为他的妻子,她知道没有办法避开这件事情。
二十分钟之后,灰色的大床上,男人枕着双臂,在闭目养神。门推开了,一道身影迈进来,白纤若看着男人。
她打心底的产生着抗拒,自从新婚第一夜开始,她就无法正常的享受一个做妻子的快乐。
因为这个男人,从来都不会怜惜她。
甚至他不顾场合,不顾时间的索求,极尽方式的让她感到不堪。
这样的生活,她过得胆战心惊,每天每夜像是在服刑一般。
“我真的不太舒服,可不可以今晚让我休息…”白纤若站在床前,有些卑微的朝男人恳求。
“你有资格休息吗?”乔慕宁掀开长睫,一双冷冽的眸嘲弄的看过来。
白纤若望进那双深潭的眸,拳头紧握,“你到底要折磨我到什么时候?你什么时候能放过我?”
男人站起身,结实健壮的体魄,充满狂野气息,他一步一步迈到女孩的面前,大掌捏住她纤细的下颌,呼吸喷洒而下,“直到我腻了为止。”说完,男人又冷笑一声,“即便我腻了,你也休想离开。”
白纤若别开脸,避着他的气息,才刚别过的头,又被男人粗鲁的捏了过来,“怎么?敢嫌弃我?”
白纤若委屈的红了眼眶,咬着唇,泪水在眼眶打转,垂下眸。
“看着我。”男人不悦的命令出声。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乔少前妻飒爆了》

霸道男人


白纤若闭上眼睛,清丽脱俗的面容,苍白无色。
继续不看他。
男人倏地俯下身…
清晨,阳光刺得床上的女孩,不得不睁开眼,白纤若醒来的第一件事情,便是赶紧查看自已的身体。
然而,才刚坐起身,就被床单上那一抹红色给刺激到了,她瞠着美眸,下意识的按住小腹。
昨晚伤到了胎儿吗?
来不及多想,这个时候,最重要的就是去一趟医院。
一个小时之后,她独自走进了医院的产科门诊,拿着b超单坐在医生的面前。
医生看了一眼b超单,“胎儿还好,但你早上有轻微流血,可能是着床的原因,别太担心了,但你是双胎,还得小心,尤其不能同房。”
“好的,我知道。”白纤若点点头,松了一口气,胎儿还好。
下午回到乔慕宁的私人别墅,也是白纤若现住的地方,对她来说,就像是一个囚笼,没法逃离。
中午随便的吃了一点,收拾好了床单,她又累又困,倒床就睡着了。
这一睡,她就昏天地暗的睡到了晚上九点,她被窗外的车声惊醒,她睁开眼睛,看着窗外满天星光的夜色,她赶紧坐起身。
一看时间,晚上九点十分了。
窗外的车声,一定是乔慕宁回来了,白纤若的呼吸猛地一窒,捂着小腹处,又是一个令她害怕的夜晚。
白纤若深呼吸一口气,下楼,就看见进门的男人,手里抓着一件西装,深色的衬衫半敞,步伐慵懒的迈进来,大敞的衣襟,隐约可见结实的胸肌,隐藏着爆发力量。
乔慕宁的目光,冷冷的盯向下楼的女孩身上。
白纤若乖乖的咬着唇,走向了他,男人却转身去了冰箱里,拿了一瓶冰啤酒,倒在杯子里喝着。
“过来。”低沉磁性的声线,有着一种不言而喻的力量,令人不得不臣服。
白纤若闭了一下眼睛,深呼吸一口气,朝男人走去,男人略冰凉的指尖,捏住她的下巴,迫她微抬起脸。
他拿起另外一杯酒给她,命令,“喝掉。”
白纤若看着酒杯,她本能的拒绝,因为她怀孕了,不能喝酒,她摇头拒绝,“我不想喝。”
乔慕宁勾唇冷笑,“我不喜欢木头一样的女人,喝杯酒,也许会让我更快乐。”
白纤若俏脸一会儿白,一会儿红,在灯光下,骨相极美的她,有一种惊人的美艳,男人的眸光倏地幽暗,仿佛暗藏着一头野兽,随时准备吞了她。
“我不喝酒。”白纤若继续拒绝,有一股倔犟在眼底。
男人放下酒杯,倏地把她按在了一旁的冰箱门上,“那就找找刺激吧!”
这个男人不按常理出牌的手段,令白纤若又惊又怕又羞,她想到今天医生的叮嘱,她伸手推他,“今晚我不想,放开我。”
“敢拒绝我?谁给你的权利?”男人依然我行我素。
“乔慕宁…我…”白纤若急得直呼他的名字,眼泪急得从眼眶里落下来。
乔慕宁一怔,平常过于温顺的猫,突然懂得反抗了,果然,更令他有兴致了。
这一夜,白纤若反抗得越狠,这个男人却越来劲。
清晨。
白纤若在一场恶梦中惊醒,睁开眼,窗外已经日上三杆,她惊得坐起身,赶紧掀被看了一眼身下,没有昨日的血迹,但是,小腹处有些坠痛感,令她又是担忧起来。
昨晚乔慕宁只图自已的快乐,把她当布娃娃一样摆布着,令她胆颤心惊的接受着,如果一直任凭乔慕宁这样下去,腹中的孩子早晚要出事的,那可是两条生命。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乔少前妻飒爆了》

她出车祸


白纤若叹了一口气,该怎么样告诉他这件事情呢?
她既害怕说,又害怕孩子出事,陷入了两难的境地。
吃完早餐,她隐隐觉得胃不舒服,大概是孕吐开始了,加上昨晚又被乔慕宁折腾了一夜,她没有睡好,有些晕呼呼的。
一直到中午,小腹还有些隐隐下坠的感觉,白纤若觉得还得再去一趟医院才行。
她从车库开了一辆两厢小车,这是父亲买给她代步的。
驶出了乔慕宁的别墅地段,白纤若在一处转弯处刚加油上坡,猛地上面一辆灰色的商务车也冲下来。
白纤若看着那辆商务车的车头,她瞠着眸,来不及打方向盘,车头已经被撞了,车子往坡下倒退之际,那辆商务车失控的撞向了驾驶位。
“啊…”白纤若抱着头,整个人惊恐的感受着一股恐怖的撞击感。
“砰。”得一声,商务车因为受阻,终于停下,而驾驶座的门已经撞得凹进去一片,车头盖碎片一地,现场惨烈。
而整个上半身趴在气囊里的白纤若,已经被震晕过去了。
商务车里迈下一男一女,都惊慌失措的神色,坡下一道警亭里,
赶紧跑上来一个警员,和男人两个人合力把车里晕过去的白纤若抱出来,送上车,朝附近的医院狂奔去了。
车上,警员拿到了白纤若的包,从里面找出了手机,打开了通讯录上的名单,第一个看见的,就是备注老公两个字的号码,赶紧拨通了过去,那端一道冷淡的声线传来。
“喂!”
“先生,你好,你的妻子刚才出车祸了,我们现在正送往第一附属医院,你赶紧过来吧!”警员赶紧通传一声。
那端男人的声线失了几分冷静,“她伤得严重吗?”
“晕过去了,看起来挺严重的。”
“我马上过来。”那端立即挂了电话。
驾驶座的男人,一脸慌张的解释着,“我真不是故意的,我那车上次就刹车出了问题,我不知道怎么还会出问题。”
“你先别激动,我们先救人好吧!”警员急道。
很快,白纤若送进了医院的抢救室里,医生立即开始对她抢救,白纤若身上有几次皮外伤,特别是腿上,被挤压括擦得有些严重,几条血痕,额头上也撞肿了一片。
医生扎针输液时,白纤若疼得醒了过来,当她看见自已在医院,第一反应便是抓住了输液的护士,急切寻问,“我的孩子还在不在!我的孩子有没有事?”
护士忙问一句,“你怀孕了?我叫医生过来一下。”
医生很快过来了,也叫来了一位产科医生给她做了一下检查。“目前看你没有什么事,也没有出血,如果不放心,立即给你做一个b超。”医生说道。
“好!我做。”白纤若不顾身上外伤的疼,她一定要确定孩子没事。
医院的门口,一辆黑色的跑车疾速驶进了医院大门,冲进了停车场。
门诊问询处,一道穿着正装的男人迈步走进,俊美高大的身影,惹来两名女护士的侧目。
“请问刚送进来一名车祸伤者,在几楼?”男人低沉的声线寻问。
“你去一楼抢救室那边问问。”女护士赶紧回答。
乔慕宁的身影朝抢救室的方向去了,此刻,他的俊颜看不出什么情绪,似平常般的冷静。
纤若正在b超室里,乔慕宁已经出现在病房的门口了,他看了一眼空空的病床,出来朝正在门口配药的护士寻问,“请问这间病房的伤者呢?”
“你是那位小姐的老公吧!你赶紧去一趟b超室那边,她在那里照b超呢!”女护士热心的说道,说完,又安慰一声,“你放心吧!孩子应该没事的。”
乔慕宁剑眉顿拧,“孩子?”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乔少前妻飒爆了》

他很生气


女护士点点头,“对啊!你妻子一醒来就赶紧关心肚子里的孩子,还好,伤都是外伤,没有出现出血的情况。”
“谢谢。”乔慕宁礼貌的说完,转身,他的面容已然深沉莫测起来。
联想到这两晚她的反应,原来她所谓的身体不舒服,是有了孩子了。
该死的,这个女人怎么可能有了?
b超室外。
一对男女焦急不安在跟着两位警员解释着,一边又自责不已。
白纤若在b超室里,医生非常仔细的给她做了检查,孩子没有事。
“下次开车注意点,你现在三个月的孕期了,最好不要开车。”医生一边给她擦完小腹,一边朝她教育。
“好的!”白纤若说完,下床的时候,她嘶了一声,腿疼之极。
白纤若来的时候,就是被护士推过来的,刚才只担心孩子,这会儿才感觉浑身哪哪都疼了。
白纤若被护士推送出来,这对男女就冲过来哈着腰道歉。
“对不起,小姐,真对不起啊!你的医药费我们全包,我全责。”
白纤若当然很生气,但看着他们这副低声下气认错的态度,她只能道,“你下次开车注意点。”
白纤若正听着这对夫妻道歉,冷不丁的抬头,就看见走廊拐角处,一道颀长俊美的身影迈来。
她的眼眸瞬间慌乱的瞠大了,第一反应就是想要躲,想要逃,可她悲哀的发现,自已在轮椅上。
她脸上那份想要逃的表情,旁人没有发现,只落入了走来男人的眼底,乔慕宁盯着轮椅上的女孩,换上医院蓝白相见病服的她,浑身流露着惹人怜惜的脆弱气息。
白纤若也没有想到,乔慕宁会来。
乔慕宁的目光,不由自主的从她苍白无色的小脸上,缓缓落在她的小腹处。
白纤若被他这个眼神一盯,她的慌乱更强烈,她下意识拿手捂住小腹,垂下眸,像个犯错的孩子,不敢去看他的眼神。
拥有这个孩子,也不是她的本意,每次她都准时吃药的,乔慕宁从来不会采取别的措施,只是让她定时服药。
不知是药失效了,还是上天刻意的安排,让她有了这个孩子。乔慕宁一直走到她的面前,蹲下了身,他的目光像是在关心,又不达眼底。
“伤哪了?”乔慕宁的目光牢牢锁住她问。
“我没事。”白纤若垂眸回答。
“孩子呢?”乔慕宁再问。
白纤若的呼吸一窒,她抬头触上他的目光,仿佛碰着一团火灼烧着她,她赶紧扭头,结巴道,“也,也没…没事。”
一旁的护士没想到白纤若的老公这么帅,她忙插了一句嘴,“先生你放心,你太太只是外伤,孩子刚检查过了,没事的。”
乔慕宁的嘴角勾了一下,外人眼里,他像是高兴,可是,在白纤若的眼里,他在压抑着某种怒火。
终于,他还是知道了。
白纤若既松懈,也紧张,他会怎么对这两个孩子?
“我送她回病房。”乔慕宁站起身,接过了护士的轮椅,他来推。
坐在轮椅上的白纤若神经绷紧,忘了一切疼,只有忐忑不安。白纤若到了病房,护士小姐给她输了液,便把空间留给这对颜值都爆表的夫妻了。
房间里,一时之间,安静得有些可怕,静到白纤若听见自已心脏的砰砰急跳声,她揪着被子,像一个等着承受暴风雨的无助之人。
床前,乔慕宁高大的身躯,就像是一座山,压得她喘不过气来。
“你怎么会有孩子?”冷冷的一声质问,从头顶扔下。
白纤若咬着红唇,轻声答道,“是意外!”
“哼!意外!”男人的声线里冷嘲明显,怒意也明显。
“对不起,真的是意外!大概是药失效了!”白纤若认真的道歉,小心翼翼的抬了一下眸,鼓起勇气朝面色阴沉的男人道,“孩子可以留下吗?”
她甚至不敢告诉他,她怀得是双胎。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乔少前妻飒爆了》

孩子拿掉


乔慕宁冷漠的俯视着她,以一种上帝般的姿态讥诮出声,“你觉得你有资格生下我的孩子?”
白纤若的脸刷得苍白几分,“孩子是无辜的。”
乔慕宁蓦地俯下一些身子,高贵俊美的面容凑近了她一些,“你觉得,你生下的孩子,我会疼爱吗?即便它生下来我都会掐死它!”
恶魔一般的语气,带着骨子里的厌恶。
白纤若吓得浑身激颤,这个男人竟然这么狠?一股莫名的心酸痛苦,令她的眼泪在眼眶打转。
乔慕宁勾唇站直身躯,用一种看透一切的语气道,“你在打什么主意别以为我不知道,这个孩子不是意外吧!是你故意留下来的,你想利用这个孩子来得到我的原谅,让我放过你是不是?”
白纤若的心脏狠狠一击,她本能的摇晃着脑袋,哽咽出声,“我没有,我从没有想过用孩子来做什么,真得是意外。”
“白纤若,别装了,别装出一副楚楚可怜善良的样子,你和你的母亲一样,肮脏下贱,阴狠歹毒。”乔慕宁的语气充满了鄙夷之色。
白纤若颤抖着揪紧被子,揪得手指关节都泛白,咬紧牙关承受着这个男人的嘲弄,唾骂。
是,这个男人娶她的真正原因,就是折磨她,报复她,让她为母亲曾经犯过的错买单。
婚后的第一天,他就告诉她一个惊天秘密,听完她浑身惊颤,不敢相信。
他说,因为她母亲插足他父亲的婚姻,逼得他母亲在他八岁那年抛下他,离家出走,至今毫无音信,疑似自杀。
如今,她瞒着整个家族,瞒着父亲,瞒着外婆小姨,像一个卑微到尘埃的人,在给母亲赎罪。
成为这个男人的玩物,供他泄恨。
乔慕宁懒得看她了,自口袋里拿出手机,朝床上的白纤若无情的扔下一句话,“孩子拿掉。”
说完,他一边拨通电话一边推门出去。
白纤若整个人蜷缩在被子里,眼泪夺眶而出,她捂着小腹,内心痛苦挣扎。
接白纤若的车不到半个小时就到了,白纤若被办理出院,即便她不愿意,可怎么能违抗乔慕宁的话呢?
她躺在救护车里,即将被送去乔氏集团名下的私人医院。
此刻,白纤若的身边守着两名护士,她晕呼呼的睡过去了。等她醒来,窗外已经是夜色了,护士给她准备了晚餐。
白纤若没看见乔慕宁,她反而内心轻松些,她吃了一些食物,便坐在床上发呆。
她多么强烈的希望留下这个孩子啊!哪怕送人也好,总归是两条活生生的生命。
白纤若闭上眼睛,想到即将到来的手术,她有些恐惧。
白纤若的伤势并不算严重,白纤若倒是希望伤势更重一些,这样,乔慕宁就不会强行让她立即做手术了。
下午。
一名干练的中年女医生站在白纤若的床前,“白小姐,相信乔少爷和你说过,我们明天会给你做一场手术,请你做好心里准备。”
白纤若的脸色苍白无色,她抬头道,“手术在几点?”
“明天早十点。”女医生回答她。
白纤若点点头,“好!我知道了。”
医生离开,白纤若看了一眼旁边的包,她仿佛也在做着某种决定。
安静的房间里,白纤若闭上眼睛,倏地,小腹处仿佛有一条细小的鱼儿游过,发出了一丝轻轻的动静。
白纤若睁开眼睛,不敢置信的抚上小腹,刚才那是胎动吗?神奇而真实,是不是两个宝宝听到了医生的话,也在努力的想要活下去呢?
只要想到腹中的两个孩子将化作一滩血肉被扔在冰冷的手术室垃圾桶里,她的心就如刀割一般。
不,不管是什么后果,她都想留下这两个孩子,乔慕宁不要,她要。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乔少前妻飒爆了》

她逃了


白纤若也不知哪里来了一股勇气,明天就要手术了,她必须要做出选择。
护士小姐也没有一直在病房,白纤若下了床,她忍着腿疼出来,看见旁边一间护士值班室,里面有几件护士服挂着,她想,想要溜出去不被抓到,只能换护士服了。
这是乔慕宁的私人医院,虽然也对外开放,但是,他若是下了命令不许她离开,她要不用点方法是离不开的。
白纤若偷偷的穿上了一套护士服便出来,带着口罩,倒是没有人认出她。
她快速的坐电梯到了一楼,胜利从大门离开,消失在外面的街道上。
十一点,护士小姐送来了水果餐时,就发现白纤若不见了。
顿时,负责的医生让人找遍了整座大楼,都没有发现她的踪影。
医生只能打电话汇报给乔慕宁了。
乔慕宁此刻正在开会,接到电话,他像是意外,又像是意料之中,他只是没想到这个女人如此执意要留下这个孩子。
“我知道了。”乔慕宁挂了电话,也散了会出来。
想到这个女人能去哪?
白纤若无处可去,而且,她的身上也没多少钱,虽然她嫁给了一个坐拥千亿资产,名字在富豪榜榜首挂着的男人,可她自已却是穷人一个。
乔慕宁在这一年里,就像是囚禁犯人一样对待她,她除了在别墅里活动,她连出门都很少。
白纤若坐在公园里,已经发了一会儿呆了,她不知道何去何从。
回白家?那她就是一个笑话,偷偷结婚不说,还成为一个男人的玩物,还怀着不被承认的孩子。
白家在A市是排得上名的名门世家,爷爷,大伯,都是有名望的人,父亲手里经营着两家上司公司,母亲过世之后,他早已另娶,父亲的家早已不是她的家。
所以,白家,她是没脸回的,母亲插足他人婚姻,逼走原配这件事情,家族里尚不知情,她死也不能把这件事情带回家族,令母亲遭到耻笑。
外婆家,她更不敢回,外婆大病刚好,经不得刺激,万一知道母亲的事情,还不得再气上一回。
所以,她成了一个无处可去之人。
她想,乔慕宁这会儿应该满世界的找她。
他一定很愤怒她的行为,但白纤若只想给腹中孩子一个活下来的机会。
也许她很傻,可做为一个母亲,护住自已的孩子,是一种烙在基因里的本能。
虽然钱不多,但白纤若有了一个打算,她最要好的姐妹在一个很远的省开了一家网红民宿,她上次邀请她去玩,这次,白纤若真的要过去打扰她了。
说走就走。
白纤若当天下午就打的士出发了,她在的士上发着呆之际,就倏地发现了的士脚踏上有一张身份证,她伸手捡起,身份证上是一个年轻的女孩。
年岁和她相仿,连照片都和她有些相似,白纤若想要交给司机,可她一个想法涌上来,如果她以白纤若的身份证购票,以乔慕宁的权势身份,想要找到她,轻而易举。
所以,白纤若只能对身份证的主人说声抱歉,她就利用一次,绝对不做任何坏事。
白纤若进入火车站,用这张身份证实名制购买了火车票,逃往了离a市三千多公里的另一个省份。
当天晚上的火车,白纤若消失了。
乔慕宁的确在找她,一开始以为她会乖乖的回家,但是,白纤若就像是突然人间蒸发了一样,踪影全无。
“shit。”灯火通明的别墅里,传来了一声砸东西的砰响声,男人一身黑色衬衫,高大的身躯浑身布满发怒意,双手插腰,站在落地窗前,绝美的俊颜显得有些狰狞可怖。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乔少前妻飒爆了》

四个月后


三天了。
那个该死的女人竟然逃得无影无踪,这是他没有料到的,更可恨的是,带着他的种逃了。
站在门外的两外助理,还有几名保镖,都纷纷的绷紧了神经,跟随在老板身边这么久,从未见他发过这么大的火。
乔慕宁这一找,就花了三个月的时间,白家,以及所有和她相关的人,他都找遍了,不是关心她的死活。
而是他要找也这个女人,逼她拿掉肚子里不允许生下的孩子。
他最恨的一个人,怎么可以生下他的骨肉?这对他来说,简直就是一种侮辱。
秋天的山,就仿佛一片红色的海,映山红布满了整座山谷。
已经快七个月身孕的白纤若,在好姐妹的掺扶下,散步到了半山腰的地方,坐在石头上,享受着秋风,别有一番滋味。
“累不累?叫你不要来,你还偏要来。”庄敏敏伸手递给她一瓶水,一头及肩的短发,时尚清纯。
“我不累!是该好好走走了,我都闷了一个多星期了。”白纤若接过水,弯唇一笑。
白裙下,掩不住的是她已经隆起来的肚子,她伸手轻抚了一下,便感受到肚子里的两个小家伙正在踢她。
“你真的打算一个人生下这两个孩子吗?”庄敏敏有些担忧的问。
白纤若这几个月,想得很通透了,她可以一辈子在这个地方,抚养着这两个孩子,替好姐妹打一辈子的工。
“嗯,等生下他们,我就好好的帮你干活,不要求什么,能让我们娘三吃饱穿暖就行。”白纤若弯唇一笑,刚来的一个星期,她是胆颤心惊的生活着,生怕哪天一睁开眼,乔慕宁就在眼前。
可三个月来,她的神经也渐渐的放松了,她用那个女孩的身份逃离了那座城市,相信乔慕宁不会那么容易找到她。
“行,我养你们。”庄敏敏也需要伴,而且她的民宿生意一直不错,白纤若帮她的忙,她乐意之极。
“快七个月了!肚子挺大的了,两个小宝贝,你们一定是个漂亮的宝宝。”庄敏敏敏笑着伸手轻抚着,对于未婚的她来说,孕育孩子是一件很神奇的事情。
“嗯!快了,已经满七个月了。”白纤若的眉眼间,流露出母性的光泽,原本纤瘦的她,因为怀孕,她的脸蛋也变得更有肉了,有一种微胖的美感。
a市。
乔氏集团总办室。
男放在桌面的手机响起,他看了一眼,随手接起,“喂。”
“乔先生,我们刚刚接到f市警方的电话,发现一位符合你妻子外貌的女孩,我发给你确定一下。”
乔慕宁已经接到很多次这样的电话了,他礼貌的应了一句,“好的,谢谢。”
乔慕宁挂了电话,信息声传来,他伸手按开短信,出现在手机上面的画面,虽然有些许的模糊,但是,女孩那张清秀的面容,依然可见。
乔慕宁的呼吸瞬间屏了一下,深幽的瞳眸死死盯着照片上的女孩,森然的冷光爬满眼底。
终于找到她了。
乔慕宁拨通了警方的电话,“她是我的妻子,麻烦把她所在的地址给我,谢谢!”
“乔先生,有需要我们帮忙调节的地方吗?”
“谢谢,不用,我会亲自去接我妻子回家,我们只是吵架了。”乔慕宁云淡风轻的笑着说。
“好的!地址马上发给你,你的妻子目前就生活在一家民宿里。”
乔慕宁的手机上,发来了一串非常详细的地址。
看着这串地址,乔慕宁嘴角勾起一抹阴狞的冷笑。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乔少前妻飒爆了》

被找到


网红民宿里,由于秋天这里的映山红,成为了一道亮丽的风景,每天前来办理订房的旅客很多,庄敏敏的生意很火爆,每天都是满房。
白纤若虽然怀孕七个月了,但她每天都做些力所能及的事情。
比如照顾好庄敏敏那一院子里的花花草草,就成了她最爱的工作了。
“哎!你不能老是弯腰,赶紧去休息吧!”庄敏敏刚开了几间房,出来看见她在浇花,就心疼的过来了。
“没事,活动活动对我生产也有好处的。”白纤若微笑,穿着宽大长裙的她,站在满院的花草之间,耳畔几丝碎发被风拂起,白皙秀美的面容,惹来几位男客人的惊艳侧目。
虽然是一个孕妇,却是少见的极品啊!
a市,机场,一驾巨大的私人飞机拨地而起,飞往广阔的天际。
豪华机舱里,男人修长的身影慵懒的倚坐在沙发上,深邃的眸目视着窗外,令人揣测不透他的心思。
两个小时的飞程,飞机落在f市的机场里。
三辆黑色的越野车一路驶出了机场高速,直奔导航上面最终的地点。
白纤若坐在前台,庄敏敏正在安排新到的客人,忙得抽不出时间守前台。
白纤若一边替她在网络上接单,室内响起的音乐,令她肚子里的小家伙们也非常的欢脱,在她的肚子里一会儿鼓一个包,一会儿又踢一脚。
白纤若轻抚着肚子,眼角眉梢,全是挡不住的欣慰笑容。
傍晚时分,白纤若守着柜台,捧着一杯牛奶,悠然的听着轻音乐,这样时光,宁静而美好。
在音乐之中,她没有听见在院子外面的停车场上,三辆车已经停下了。
自最前端的越野车驾驶座上,门推开,一道俊拔迷人的男人身影迈下来,他的身影停驻在车前一会儿,看着那竖立着,“十里阳光”的民宿招牌,他的狭长的眸微微眯紧。
他找了三个月的女人就躲身在里面,还真是叫他好找。
四名保镖下车,乔慕宁摆了一下手,示意他们不要跟随,他迈步朝院门口的方向走去。
白纤若都有些昏昏欲睡了,也许是孕期越来越大了,她感觉疲倦感越来越重了,下午客人多,她守着柜台,也没有好好的休息一下,这会儿坐在柔软的椅子上,她枕着手臂打算微眯一下。
刚眯不到两分钟,就听见有脚步声从门口迈进来,嗯,又有客人到了吗?
白纤若扬起嘴角的笑容,朝着来人道,“欢迎光临十里阳…”
白纤若抬起头,只看见一抹高大的身影逆着光迈进来,那张阴影下的面容,仿佛地狱行走而来的撒旦,令白纤若的美眸惊恐的瞠圆…怎么是…他?
白纤若的恶梦。
乔慕宁。
见到这个男人,白纤若只有一种本能,逃,她刚绕着柜台出来,手臂就被男人给牢牢扣住。
“还想逃去哪?”男人低沉森冷的声线冷嘲。
白纤若的手臂被紧扣,她已然有些笨重的身子,哪里还能逃走了?她只能徒劳的挣扎着,“放开我…你放开我…”
乔慕宁的目光,从这张越发迷人饱满的小脸蛋,往下瞧,看见她裙子下面,小腹已经高高隆起,他的瞳孔紧缩几秒。
白纤若看见他死盯着肚子,她一只手赶紧护住,仿佛他下一秒就要剖开她的肚子拿掉孩子似的。
白纤若依然在挣扎着他的手腕,骨头都被他捏碎了一般。
头上传来男人咬牙切齿般的冷哼,“白纤若,你可真让我好找。”
庄敏敏刚刚招唤完了几个客人,从楼上下来,就看见柜台前白纤若被一个高大的男人扣着手臂。
她第一个反应就是,耍流氓。
“喂喂,你干什么呀!”庄敏敏冲过来,伸手搂着白纤若,一只手拍打男人的大掌。
庄敏敏抬头看得这个混蛋男人,这一看,她惊呆住了。
耍流氓的这个男人太帅了,傍晚的阳光,也难掩他一身的贵气,但他对一个孕妇动手动脚,还是不可原谅。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乔少前妻飒爆了》

跟他回去


“先生,光天化日之下,你怎么可以欺负一名孕妇?”庄敏把白纤若护在背后,朝乔慕宁质问。
乔慕宁拧了一下眉宇,薄唇勾起,“我碰我的妻子,有什么问题吗?”
“你的…”庄敏敏呆愣住,扭头看向白纤若,“他就是你老公啊!”
白纤若惨白着一张脸色,朝庄敏敏点了点头,庄敏敏一直不知道她嫁什么样的男人,甚至她一张照片也没有见过,但白纤若向她说过,这个老公的可怕之处。
她还以为是什么品性下流的男人,没想到,白纤若的老公帅出天际了。
“那边有会客室,你们需要聊聊吗?”庄敏敏也不好掺合他们夫妻的事情,朝白纤若和乔慕宁各看一眼。
乔慕宁一把扣住她的手腕,把她扯进了会客室,把门关起。
白纤若惊慌得抬头看他一眼,但即然被他找到了,该要面对的事情也躲不了。
“跟我回去。”乔慕宁睨了一眼白纤若,语气不可抗拒。
白纤若后退一步,捂着肚子,抬头撞进男人的眼,此刻那张俊美无敌的脸上,弥漫着阴鸷的气息,眼神里潜藏着他隐忍的怒火,几乎要把她吞噬殆尽。
白纤若在他的目光下,慌乱无措,恐惧涌上。
白纤若知道回去意味着什么,她慌乱后退,“我不回去。”
“你是不是忘记你的身份了?”乔慕宁讽刺出声。
白纤若的心脏微窒,当然记得,她就算离开再久,都还是他妻子的身份。
“你以为你能躲我一辈子?”乔慕宁讥讽加深,面容冷酷。
白纤若咬着唇道,“和你回去可以,但让我生下孩子。”
乔慕宁突然欺身来到她的面前,大手一伸,捏住她的下巴,他俯下身,靠近她的面容,“什么时候,你有资格谈条件了?”
靠得近,他眼底的阴霾越重,白纤若下颌骨泛疼。
因为孕期,白纤若的脸蛋肉感更强,肌肤更显娇嫩,男人的手指感受着,竟又加重了一丝力道。
“疼。”白纤若呼叫。
“疼就对了。”乔慕宁勾唇,欣赏着她因为疼而皱紧的一张小脸。
“跟我回去再说。”乔慕宁松开她,不容置喙的口吻。
白纤若内心忐忑,她的肚子这么大了,这个男人还会狠心的拿掉孩子吗?她的肚子里可是两条小生命。
但回不回去,已经不是她能做决定了。
而且这个男人来势汹汹,她不想连好姐妹也连累了,她深呼吸一口气道,“好,我跟你回去。”
庄敏敏听说她就要走了,很是不舍,但还是帮着她整理好行李送她下楼。
并且一路体贴的送她到了车前。
“好好照顾自已,我过段时间也会回一趟市里,到时候约。”
“好!你也要照顾好自已,这段时间谢谢你了。”白纤若点点头。
“客气什么。”庄敏敏敏扬眉一笑,不经意盯到车内男人冷冷的身影,她担心的看了一眼白纤若,明明这么帅,可为什么这么冷酷啊!
白纤若上了车,和庄敏敏敏挥了挥手。
三辆车出发去机场的方向。
一路,白纤若的神经都绷紧着,紧紧的捂着肚子,生怕男人会做什么。
到达机场,上了飞机,白纤若在飞机上,终于挨不住困意睡着了,空姐给她盖了一条薄被,她一路睡到了a市上空。
而坐在她对面的男人,面容复杂难测,特别是盯着她的肚子,那里面孕育成形的孩子,令他不知该如何处置。
他更不知道的是,白纤若的肚子里,是两个孩子。
在落地前十五分钟,被空姐叫醒。
白纤若惺忪的眼神,第一眼就看见对面看杂志的男人,清冽的眉眼,挺傲的鼻梁,抿直的唇线,精致中处处透着他冷漠的性格。
白纤若看着窗外夜色,蜷缩成一团,她想,飞机落地之际,她是不是就要被他送去医院?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乔少前妻飒爆了》

男人买醉


白纤若惴惴不安的跟着下了飞机,她没有说话,就跟着乔慕宁上车,车子驶向的方向,似乎不是他的私人医院,而是他的家的方向。
白纤若暗暗松了一口气,她是不是赌对了?他愿意留下孩子?
乔慕宁果然是送她回别墅了,刚下车,乔慕宁冷冷的丢了一句,“进去,别再妄想逃走。”
白纤若乖乖应了一句,“好。”
这么大的肚子,她能逃去哪里?她现在是走两步都喘几口气的人。
“我想和你谈谈。”白纤若决定主动谈。
“我没空。”乔慕宁冷冷启口,在他还没有想好怎么处理她肚子里的孩子之前,他不想谈。
“你不想知道孩子的事情?”白纤若小心的打量他的表情。
乔慕宁冷哼一声,“我没兴趣知道。”
话落,他抓起桌面上的车钥匙出门。
白纤若听着院子里的车声,她叹了一口气坐在沙发上,她只想告诉他,她肚子里是两个宝宝,看在这么大的月份了,可不可以留下他们?
夜色妖娆,灯红酒绿的市中心,高级酒吧。
乔慕宁的身影在VIP卡座上,他的面前开着最贵的两瓶烈酒,他修长的手指夹着玻璃杯,往性感的薄唇送去。
虽然光线很暗,但是男人的独自饮酒的身影很惹眼。
黑色衬衫,狂野迷人,俊美面容,宛如撒旦,是酒吧里猎艳女人最喜爱的猎物。
一个常年在这里猎鲜的女人靠近了,她第一次遇上这么完美的猎物,她势在必得。
“先生,一个人喝酒吗?要不要我陪你?”衣着性感的女人靠近,想要坐在他身边。
“走开!”男人冰冷驱逐。
“别这样不近人情嘛!我只是看你寂寞。”女人靠近了才发现,这简直就是极品。
“滚!”男人薄唇冷冷启口。
“怎么这样啊!真无情。”女人娇嗔一句,只得起身,但她不会放弃的,她走到一个服务员面前,她打了一个眼色,从小包里拿出一小包东西,暗暗交到了男服务员的手里。
男服务员知道她惯用钓男人的手段,他又能拿到好处费,何乐而不为?他看向VIP卡座的方向,做了一个OK的手势。
乔慕宁桌上的半瓶烈酒,已经下肚了,可他依然没有想出要怎么处理这个孩子。
七个月的婴儿,已经是一条鲜活的生命。
这时,乔慕宁桌上的手机响起,他拿起看了一眼,起身朝洗手间的方向去了。
服务员见状,立即过来假装收拾酒瓶,暗暗的将那小包东西倒进了乔慕宁的酒杯里。
不远处的女人,暗暗的激动和得意,只要她看上的男人,就没有逃出手心的,今晚这个极品,她一定要得到。
十分钟后乔慕宁接完电话回来,他走到桌前,伸手端起杯子,把余下的酒喝掉,招来服务员买单。
不远处的女人惊愕,他怎么就走了?
“帅哥,可以搭我一程吗?”这个女人立即娇媚的伸手拦他。
乔慕宁冷冷扫她一眼,眼底尽显厌恶。
这个女人阅男无数,可第一次,有一种被凶兽盯视的感觉,吓得她腿一软,赶紧往旁边让开。
她就这么眼睁睁的看着猎物离开,心想着,也不知道要便宜哪个女人了。
黑色的跑车宛如一头猎豹,奔驰在夜色之中。
驾驶座上的男人,莫名感觉一股热意自胸口散开,他看了一眼空调的温度,他伸手又调低了两挡,冷气将整个车厢急速降温。
跑车十几分钟后,驶向了回别墅的宽敞大道,毫无车辆的海边道路,令男人漫不经心的开着车,脑海里反复思考一件事情。
那就是白纤若肚子里的孩子。
七个月的孩子,各方面已经成型,不像三个月的时候,现在是一条鲜活的生命,就算手术剖出来,也是能存活的。
可这个孩子,他并不想要。

继续阅读《乔少前妻飒爆了》


版权声明:未经书面授权禁止转载、摘编、复制或建立镜像。对既成事实本站将保留所有的权利。

无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