噬骨柔情:总裁的私宠娇妻顾安之,靳商禹,小说噬骨柔情:总裁的私宠娇妻在线免费阅读全文

小说:噬骨柔情:总裁的私宠娇妻
分类:现代言情
作者:公子卿
简介:结婚当日身为新娘的她失踪,再次归来已是物是人非,从曾经的财团千金,沦落到如今的保洁工,而昔日的爱人如今已是高不可攀,仇恨,误会,两个原本相爱的人究竟会走向何方......
角色:顾安之,靳商禹
噬骨柔情:总裁的私宠娇妻顾安之,靳商禹,小说噬骨柔情:总裁的私宠娇妻在线免费阅读全文

《噬骨柔情:总裁的私宠娇妻》免费试读免费阅读


第一章 被抛弃的新郎


第一章 被抛弃的新郎

“不好了,新娘不见了!”

婚礼的现场身为新郎的靳商禹身着白色西装正站在台上等待着自己新娘的出现,脸上沐浴着幸福的笑容,今天开始他们就能够幸福的生活在一起了。

然而突如其来的声音打破了婚礼的宁静与喜悦。

这一声不仅惊动了身为新郎的靳商禹,更是令在场来客议论纷纷,谁都想不到新娘竟然会在结婚这天消失不见。

此时众人之中,一道身影嘴角露出了得逞的笑容。

在听到新娘不见的时候,靳商禹已经顾不了那么多了,丢下了在场的众人跑了出去。

“安之,安之!”焦急担忧的声音不断的回响着,可是就是没有人回应。

“禹哥哥,别找了,安之姐姐不会回来了,你看这是她发的消息!”

就在靳商禹还在寻找着顾安之身影的时候身后传来了一道声音,一抹倩影跑到了自己的面前,手中还拿着自己的手机。

一把夺下季诗语手中的手机,靳商禹看着上面的内容:阿禹,你不用来找我了,其实我根本就不喜欢你,我们两人根本不合适。我是顾氏财团的大小姐,而你不过是一个穷小子罢了,我也不过是玩玩你而已,如今已经玩够了,我也该走了。

短短的几句话,却仿佛是利刃一般剜着靳商禹的心中。

靳商禹失魂落魄的回到了婚礼的现场,现场宾客们也得知了这一个消息,看着台上的靳商禹不禁充满了嘲笑。

“我就说了,一个穷小子怎么可能和财团的千金在一起啊,到头来还不是在结婚的当天就被抛下了。”

“要我说,这就是今年最大的笑话!”

“走吧走吧,一个玩笑而已,可不能因为这么一个玩笑,丢了几百万的大订单!”

能够参加顾氏财团婚礼的人,哪一个不是身家百万上亿的,他们在看向靳商禹的时候脸上充满了不屑。

而贫寒出身的靳商禹却在这里显得格格不入。

“禹哥哥,你千万不要听他们乱说,谁说千金就不能和你在一起了?我虽然是季氏集团的千金,但是我最喜欢的就是禹哥哥了,而且我们还是青梅竹马,我断不会像安之姐姐那样抛弃你的!”季诗语连忙来到了靳商禹的面前安慰着。

“够了,不要再提顾安之了!”愤怒的声音响起,让一旁的季诗语吓了一大跳。

这么长时间以来,她还是第一次见到靳商禹这么愤怒。

“是啊,就像是她说的,他们说的那样,穷小子怎么能够配得上千金!”靳商禹的嘴角不禁露出了一丝苦笑。

只是这么多年的感情就只是玩玩而已吗?

眼前布置华丽,呈现温馨一幕的婚礼现场,此时在他的眼中看来全都是讽刺。

身形有些摇晃的朝着门口走去。

看着靳商禹离去的身影,季诗语笑了,随后快步追上去。

而另一边一道倩影身着婚纱躺在海岸的地面上,时不时的还会有猴子窜出拉扯着婚纱。

五年后,顾安之看着面前的城市不禁热泪盈眶。

五年了,已经过去了五年了她终于再次回到了这个地方。

五年前,她原本是应该嫁给自己的心上人,可是却不曾想当自己再次醒来的时候,身上穿着的依旧是那件婚纱,可是自己人却身处荒岛之上,那里廖无人烟,她曾试图离开那里,可是用尽的所有的办法都无法离开。

是的,她被困在了那个荒岛上五年了。若不是这次机缘巧合,她也不会这么快回到这里。

顾安之也已经来不及多想了,她只想赶紧回家见见自己的父母,然后和靳商禹道歉解释这一切。

看着身上仅剩的五块钱,顾安之只好选择坐上了公交。

“喂,四块钱!”司机在看到顾安之投入的钱后忍不住出声了。

“不是两块吗?”顾安之顿时愣住了。

看着顾安之衣衫破旧的模样,司机脸上充满了嫌弃:“哪里来的乡巴佬,早就已经四块了,有钱坐车吗?没钱赶紧下去,别耽误时间!”

此时车内传来了无数道目光,全都看向顾安之,脸上无一不是嫌弃鄙夷。

顾安之轻咬着下嘴唇,只好再投入两块钱,另一只手紧紧握着仅剩的一块钱,在众人的注视下走到了车厢内。

然而所有人都躲避着顾安之,仿佛是看到了什么瘟疫。

对于这些人的神色,顾安之丝毫没有放在心上,此时的她迫切想要见到自己的父母。

车停下的那一刻,顾安之赶忙狂奔向还有两条路的向海湾,那里是富人们生活的地方,同时也是她的家。

“站住,干什么的!”向海湾门口的保安在看到顾安之的时候拦了下来。

看着眼生的保安,顾安之知道是换了保安:“不好意思保安大哥,我是来回家的,麻烦让我进去。”

保安上下打量着顾安之,那一身穷酸样子哪里像是能够住在这里的人。

“去去去,哪里来的乞丐,别以为这样我就会让你进去,赶紧给我滚!”保安上前开始轰赶着。

自己的家近在咫尺,可自己却进不去,顾安之连忙道:“大哥,我是住在十三栋顾家的人!”

原本以为保安在听到这里的时候就会放自己的进去,然而保安却大笑了起来:“什么顾家,三年前顾家就没了!”

挣扎着想要进去的观众在听到这里的时候顿时愣住了,一脸不敢相信的看着面前的保安:“你说什么?什么意思?”

“小姐,小姐!”

就在保安不耐烦准备动手的时候,不远处传来了一道声音。

顾安之在听到这个熟悉的声音时,顿时热泪盈眶,转身就看到不远处一名已经染上点点白发的中老年人此时站在不远处朝着他挥手,岁月在他的脸上留下了痕迹。

“你是,张叔?”走了过去,看着面前熟悉而又陌生的人,顾安之有些不敢认了。

张叔眼眶中溢满了泪水,重重的点了点头:“太好了,终于等到小姐了!这五年来我无时不刻不在这里守着,就想着能够等到小姐!”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噬骨柔情:总裁的私宠娇妻》

第二章 物是人非


第二章 物是人非

“张叔,这究竟是怎么回事?刚刚那个保安怎么说顾家不在了?我父母呢?这五年都过的怎么样?”看着面前张叔的模样,顾安之心中顿时有了一种不好的预感。

在听到顾安之这样问,张叔不由叹气,看了一眼面前的向海湾道:“这里不是说话的地,小姐还是跟我来吧!”

在张叔的带领下,顾安之来到了一处小巷中,与向海湾的繁华形成了鲜明的对比。

小巷内很难见到阳光,时不时的传来恶臭发霉的味道。

“让小姐委屈了。”张叔还有些担心的看着顾安之。

只是顾安之却丝毫没有嫌弃之色,这五年之中她在荒岛过的甚至比这还差,如今的她只想知道五年内发生了什么。

来到了地下室中,空气中隐约漂浮着发霉的味道,黑暗中张叔熟悉的摸到了开关将灯打开,微亮的橘色灯光照在不大不小的地方,里面虽然东西繁多堆杂在一起,却也是井然有序。

看到眼前的一幕,顾安之有些心酸,不管怎么说张叔都是自己的管家,而且他还是从小看着自己长大的,如今却住在这种地方。

想到了什么,顾安之急切的询问道:“张叔,我父母究竟怎么样了?顾家出了什么事情?”

张叔如今住在这样的地方,生活如此的拮据,想来顾家是出事了。

张叔拿出一个杯子,还仔细的擦拭干净生怕有一丝的灰尘,为顾安之倒了一杯水恭敬的放在顾安之的面前:“这里只有白水,小姐就凑合一下吧。”

想着刚刚顾安之问的话,重重的叹息一声道:“自从小姐消失之后,老爷和夫人就日日找着小姐,可怎么都遍寻不得。两年前顾家意外破产了,顾氏财团也被靳氏集团收购了,现在顾家的人走的走,散的散,我为了等到小姐便在这里住下了。”

“可是张叔你不是还有积蓄的吗?怎么选在这种地方住着?还有我父母呢?”顾安之没有想到五年的时间发生了这么多的事情,一切都变的物是人非,脸上更是充满了担忧,一种不好的预感浮上心头。

“顾家破产,公司倒闭,老爷更是病重,去世了,我的那些积蓄全都给老爷看病了。至于夫人,夫人因为受到的打击太大了,如今在医院之中昏迷不醒。”说道最后,张叔的声音不禁哽咽起来。

顾安之的泪水再也抑制不住的涌了出来。

“都是我,都是我害的!”顾安之更是在不断的埋怨着自己,没有想到婚礼前夕已经是自己见到父亲的最后一面了。

“张叔,能不能带我去见见母亲?”顾安之哭了好一会儿才抬起了脑袋,一双眼睛也哭的红肿。

张叔点了点头,两人来到了医院中。

病房内,顾母躺在病床上,鼻子上还插着氧气管,旁边的仪器显示着一切正常,可是病床的人却丝毫没有醒来的迹象。

“医生说是受到的打击太大,所以不愿意醒来。”张叔不由叹息。

当初的顾家是多么的辉煌,而如今却是......他仿佛见证了一个世纪的兴盛衰亡。

顾安之跑到了病床边,跪在自己母亲的身侧,一双手紧紧的握着顾母的手:“妈,我回来了,安之回来了,你醒来看看我好吗?爸已经走了,你不能再抛下我了。”

即便是顾安之这样嘶声裂肺的哭喊着,但床上的人依旧没有醒来的意思。

“夫人,小姐回来了呢,这下你可以安心了。”张叔看着眼前的一幕也是老泪纵横。

顾安之还在不断的和顾母说话,讲述着五年内发生的事情与思念,张叔也在一旁听着,没有想到顾安之这五年竟然过的如此凄惨,更是不由心疼。

从日出东升到日落西下,顾安之还在不断的说着,只希望自己的母亲能够醒来看看自己。

许是讲的累了,哭的累了,顾安之趴在床边睡着了,张叔小心翼翼的为其披上外套。

等到顾安之再次醒来的时候,天已经微微亮了,病房的门口传来了细小的声音,顾安之能够听出那是张叔的声音。

“住院费该交了,你们想想办法吧,我们医院已经通融的很多了。”

“是是是,我知道了,我会尽快交上住院费的!”

张叔还在与医生不断的说着。

原本是想要问张叔自己父亲的墓地在什么地方,自己想要去祭拜一下,却不曾想听到了这话。

是啊,在医院之中哪里会不需要花钱啊,张叔本就是一个外人,却为他们家做出了那么多。

看着躺在病床上的母亲,如今她回来了,这种任务就应该由她来承担。

此时的张叔在这个时候推开了房门,就看到了顾安之站在门口:“小姐,你醒了。”

“张叔,以后你就不要叫我小姐了,叫我安之吧,顾家如今已经没了,我也不是什么小姐了。”顾安之看着面前的张叔道。

“这怎么行,你永远都是我的小姐。”张叔不同意。

“张叔,怎么说你也是看着我长大的,而且我们一家也没有拿你当过外人,你就不用叫我小姐,五年时间变了很多,这小姐如今听着倒还是有些别扭。”

“那好吧,小,安之。”最终张叔还是妥协了。

询问了自己父亲的墓地位置后,顾安之离开了医院,张叔想要跟随,却被顾安之给拒绝了。

“爸,我回来了,对不起这么晚才来看你,你放心好了,我一定会好好的照顾母亲的。”看着面前的墓碑,顾安之强忍着泪水道。

如今最重要的是找到一份工作,这样才能够付得起住院费。

“爸,下次我再来看你!”顾安之将一朵雏菊放在了墓碑前,那是她用手中仅剩下的一块钱买下的,虽然那朵花已经有些焉了。

走在回去的路上,一路上她看了很多的工作,可是工资都不高,甚至还没有时间照顾自己的母亲。

就在这时,一个招聘吸引了顾安之的注意力,那是一个销售策划的招聘。

之前顾氏财团还在的时候,自己也曾担任过销售策划,这对她来说很简单,而且工资高,自己还有时间照顾母亲。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噬骨柔情:总裁的私宠娇妻》

第三章 应聘


第三章 应聘

顾安之欣喜的拿着招聘按照上面的地址找到了公司,看到面前的公司时,顾安之不禁愣住了。

眼前的公司正是顾氏财团原先的公司大楼,唯一不同的是名字不一样。

“靳氏集团。”看着眼前的大楼,这才想到了张叔说的话,顾氏财团已经被收购了,而收购的赫然就是眼前的公司。

顾安之捏着手中的招聘不禁有些犹豫了,但是一想到高薪职位,想到躺在病床上的母亲,顾安之还是朝着公司大门走去。

在进去前顾安之还不忘整理一下自己的仪容,尽量给面试官留下一个好印象。

“你干嘛的?”刚来到公司的大门就被保安拦了下来。

“那个,我是来应聘的。”说着,顾安之将手中的招聘给保安看。

看了一眼招聘,又看了一眼顾安之,保安的眼神中充满了不屑:“应聘从那边走!”

朝着保安指的方向看去,顾安之道了声谢,随后走了过去。

招聘室外面坐了不少的人,男的一个个西装革履,女的各个都身着职业装,看上去十分知性,而顾安之在其中显得格外突出,更是引来了不少人侧目相看,脸上露出了鄙夷之色。

“有些人也不好好的看看自己,也不想想这是什么地方,这里可不是什么乡巴佬能来的地方。”一名女子朝着顾安之看去,嘲讽的说道。

“就是,该不会是来应聘保洁的吧?”一名男子也在旁边随声附和,顿时引来了众人大笑。

就在这时,房间中走出一名女子,垂头丧气,身后还跟随着一名男子,男子的手中拿着一份资料。

“都安静,干什么呢?这里可不是菜市场!”男子声音威严,训斥着刚刚大笑的众人。

听到这里,众人也连连闭口。

“顾安之,进来!”男子对着众人喊道。

在听到自己名字的时候,顾安之连忙站了起来朝着招聘室走了过去。

里面两个面试官坐在里面,在看着顾安之的资料时不禁蹙眉:“顾安之?这不是和之前顾氏财团千金一个名字吗?”

“嘘,小声点,你不知道不能在公司提这个名字吗?”旁边女子面试官连忙对着男子道,一脸紧张的模样。

顾安之看着眼前一幕,不禁有些疑惑。

“这个人就不用面试了,让她走吧!”男子打量了一下顾安之,不耐烦的挥了挥手。

穿成这样也好意思来这里面试,加上她的名字若是将她留下倒霉的岂不是自己。

“可是还没有面试呢,我真的能够胜任这份工作,而且我也很需要这份工作,能不能先面试,给我一个机会?”顾安之能够看得出来男子脸上的嫌弃,但还是出声说道。

“这位小姐不好意思,我们靳氏集团可是国内数一数二的大企业,并不是什么小公司,对于衣着样貌都有着严格的要求,你还是去其他地方看看吧!”女面试官笑着对顾安之道。

顾安之不禁咬唇,难道就要因为自己衣着的问题而否认自己吗?

这个时候刚刚叫顾安之进来的助理出声了:“孙经理,如今不是在招保洁吗?不如让她......再说了就她这个名字干着保洁工作,若是靳总知道了,说不定还会高兴呢。”

助理朝着顾安之看去,脸上都是嘲笑之意,询问着男面试官孙经理的意见。

听到自己助理的意见,孙经理也满意的点了点头。

“行,既然你说你这么需要工作,正好我们公司缺少一名保洁,你要来吗?”孙经理问着顾安之。

顾安之不禁蹙眉:“可我是来应聘销售策划的。”

“你若是愿意干保洁就留下来,不愿意趁早滚蛋!”孙经理靠着椅背,不屑的看着顾安之。

“不知道保洁工资多少?可有节假日?”顾安之咬唇询问道。

她急需要一份工作,而且这里还是和当初顾氏财团一样,她想呆在这里有一个念想。

听到顾安之就这样的妥协了,孙经理顿时笑了:“月薪八千,每天只需要把整栋楼打扫干净,就可以下班了,周日可以休息一天。”

听到有一天的休息时间,而且工资还不错,顾安之只好咬牙答应。

“好,我同意!”

“行,明天你就开始上班吧!”孙经理道。

但是顾安之没有要走的意思,看着眼前的孙经理有些犹豫。

“怎么,还不走在这里干什么?”孙经理有些不耐烦,仿佛顾安之在这里多呆上一会儿,就会污染房间的空气。

顾安之的手紧紧捏着衣摆,小心翼翼的询问道:“请问能不能预支半个月的工资?我真的急需要钱,而且我可以今天就来工作!”

女面试官看着顾安之的模样,朝着孙经理点了点头。

“既然这样,小刘啊,带她去财务预支半个月工资。”孙经理道。

听到顾安之更是一脸的欣喜,签下了合同后,连连道谢,去财务预支了半月的工资。

在去医院的路上,顾安之买了一些便宜的水果和吃食回到了医院中。

“张叔,我回来了。”顾安之走入了病房中,此时的张叔正在帮忙照顾自己的母亲。

“你怎么买了这么多的东西啊!”张叔看着顾安之手中买的东西不禁有些埋怨。

顾安之却是笑了:“这个是给张叔你的,这五年辛苦你了,而且我找到了工作,公司还提前给我预支了半个月的薪水,你就不用为我担心了,以后我会好好照顾母亲还有你的。”

看着面前的顾安之,以前高贵的小姐如今也彻底的变了,张叔的心中一阵感动。

“你也要照顾好自己,不过你找的什么工作?会不会是骗子?”张叔还是有些担忧。

“张叔放心好了,对方可是靳氏集团,绝对不会骗我的!”顾安之道,不过并没有将自己在里面做保洁的事情说出来。

听到靳氏集团四个字的时候,张叔顿时吓了一跳,眼神中有些惊恐之色,连连道:“安之啊,不能去,辞掉这个工作吧!我们可以去找别的公司。”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噬骨柔情:总裁的私宠娇妻》

第四章 熟悉的身影


第四章 熟悉的身影

看着张叔如此的反对自己,顾安之只当是张叔因为靳氏集团收购顾氏财团,所以才不让自己去。

“张叔,虽然说靳氏集团确实是收购了我们公司,但人家也是凭借的实力,我妈这样急需用钱,更何况我都已经拿了半个月薪水了。”顾安之安慰着张叔。

“安之啊,你就听张叔的,把这个工作辞了吧,这半个月的工资你还回去!”

“张叔,我都已经签约了合同,你就不用担心了,我今天下午还要上班,我妈这里就麻烦你了!”说完,顾安之将手中的东西放下了,看了一眼躺在病床上自己的母亲,快速的离开了病房。

对她来说,最重要的只有钱。

随便啃了一个馒头的顾安之来到了靳氏集团换上了一身保洁的衣服。

“呦,这不是今天上午来面试的吗?怎么还真是来应聘保洁的啊!”就在顾安之打扫着公司楼梯的时候,忽然一道声音传了过来。

抬头看去,只见是今天上午一同面试嘲笑自己的女子,身边还站着同样的男子,看两人的样子已经被录用了。

顾安之没有说话,继续打扫。

“像你这样的也就只能在这里打扫卫生了!”女子大笑着说道,随后将手中的咖啡洒在了地上。

“哎呀,你看看这手也真是的,太娇贵了,连杯咖啡都端不稳,就麻烦你打扫干净了。” 女子一脸高傲的看着顾安之。

“也有可能是肌无力,建议去医院看看!”顾安之的声音不大不小,却足以让两人听见。

原本以为顾安之会点头哈腰的打扫,却不曾想她竟然这般的说自己:“你说谁有病呢,一个小小的保洁工,也敢这样说我!”

女子的一声怒吼顿时引来了众人的侧目,站在一旁男子见状连忙拉住了准备找顾安之算账的女子:“好了,这里是在公司,我们才第一天进入公司,不能因为一个保洁工就把我们开除了,要知道能进入靳氏集团可是一件不容易的事情。”

听到男子的话女子这才冷静下来,怒目等着顾安之,还故意踩在了刚刚洒在地上的咖啡上,趾高气昂的离开,在地上留下了一串污渍。

顾安之什么话都没有说,用拖把拖着地。

“今天下午的会议准备的怎么样了?”

“靳总放心好了,一切都已经准备妥当了 。”

“很好,我不希望看到失误。”

“禹哥哥,最近你都一直没有时间陪我,究竟要忙到什么时候啊?”

就在顾安之任劳任怨的拖地时,忽然不远处传来了一串熟悉的声音。

在听到这个声音的时候,顾安之顿时就愣住了,眼眶的泪水更是止不住的溢出朝着声音的方向看去,只见一道修长的身影身着西装等着电梯。

那道身影她再熟悉不过了,只是五年没见,他似乎变了,变的更加帅气成熟,还有点陌生。

“商禹。”顾安之看着那道身影口中念叨着,泪水从眼眶中划出,她想要上前,想要问他最近过的好不好。

“禹哥哥,你今天晚上不如去我家吃饭吧,我爸妈可想你了。”季诗语挽住了靳商禹的胳膊,脸上带着甜蜜的笑容说道。

这个时候电梯来了,靳商禹迈入了电梯之中。

直到靳商禹的身影消失在了视野之中,顾安之这才回过神来,连忙将自己脸上的泪水擦拭。

他们两人是在一起了吗?看着那么亲密的模样应该是了吧。靳氏集团,靳商禹,她早该想到了,也难怪张叔不允许她来这里工作。

五年的时间,变化还真大啊。

电梯中,靳商禹面无表情,看到季诗语还在挽着自己的胳膊不断的说着,靳商禹蹙眉将她的手抚了下来:“好,晚上一起吃饭。”

说完,电梯停下来,靳商禹没有继续理会季诗语,走出了电梯朝着会议室走去,秘书紧跟其后。

看着靳商禹离去的背影,季诗语眼眸中的神色有些复杂。

“五年的时间过去了,你还是不愿意看看我妈?”季诗语低声呢喃。

这五年中她努力在靳商禹的身边表现自己,只希望靳商禹能够看看自己。

可是靳商禹除了变的冷漠,对自己的态度从始至终都没有变过。

不过她并不会就这样的放弃,总有一天靳商禹一定能够看到自己的好。

另一边的顾安之总是心不在焉,这一下午神思恍惚,脑海中都是靳商禹与季诗语的身影。若是她继续在这里下去,只怕到时候两人迟早会相遇,如今靳商禹已经和季诗语在一起了,自己又何必在这里给两人添堵。

想了一下午,顾安之还是决定离开。

“安之啊,今天下午在公司中怎么样啊?”

顾安之刚回到医院中,就听见张叔亲切的询问着自己。

想着今天下午的经历,顾安之嘴角露出了牵强的笑意:“还不错呢,张叔就放心好了,我一定会努力赚钱的。”

张叔听后点了点头,神色有些复杂继续问道:“你在公司有发生什么事情吗?”

从张叔的神情中不难猜到张叔一定是知道靳氏集团是靳商禹的,为了不让张叔担忧,顾安之连连摇头:“没有啊,我在公司中挺好的,同事也都对我极好。”

听到这里,张叔也松了一口气。

“工作一天也辛苦了,来吃点东西吧!”张叔连忙拿出了一个饭盒,里面是白米饭与醋溜白菜,还冒着热气。

“现在也没有什么好吃的,你就先吃这点吧!”张叔也有些不好意思的说道。

看到张叔那双已经充满茧子的手,即便是现在了他还是在为她着想,想让她吃上一口热腾腾的饭菜。

顾安之连忙接下了饭菜,一边笑着一边大口的吃着饭菜,泪水止不住的下落。

她已经多久没有吃上这么热腾腾的饭菜了,多久没有人这般的关心自己了。

“张叔,你身上有钱吗?能先借我一点吗?”顾安之将口中的饭咽下去后,咬着嘴唇询问道。

虽然她知道这样做并不好,但是想了一下午,她还是决定辞职,公司那么多,自己可以去的其他公司,唯独不能在这里。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噬骨柔情:总裁的私宠娇妻》

第五章 辞职


第五章 辞职

听到顾安之要用钱,虽然不知道她究竟想要干什么,但张叔还是将自己身上所有的钱都拿了出来:“这里是两千块钱,你看够不够?”

对于张叔无条件的对自己,顾安之心中也是一阵的感激。

看着张叔手中的银行卡,顾安之眼眶有些发酸:“谢谢张叔,不过用不了这么多,过两天我就会将这些钱全都还给你的。”

毕竟预支的工资自己并没有花多少,到时候自己找到一家公司后就能够有钱了。

“没事,既然你有急用,这些钱你就先拿着吧。你现在在工作,也需要一些钱打点一番。”即便是面对如此生活的困境,张叔的脸上依旧是带着笑容。

顾安之点了点头,只想要赶紧从靳氏集团辞职,然后想办法赚取银子。

第二天,顾安之一早便来到了公司在人事部门门口等着。

“你不好好的干活在这里做什么?”孙经理一早来到了公司,就看到顾安之站在门口,不禁蹙眉。

在看到是孙经理的时候,顾安之连忙迎上前,手中捏着的是辞职信和原本预支的工资。

“孙经理,是这样的,我实在是有原因不能够在这里继续干下去了,所以你看看能不能让我辞职?这是我之前预支的工资,还有我的辞呈。”说着,顾安之将两样东西递到了孙经理的面前。

孙经理将办公室的房门打开后走了进去,随手将自己的西装外套搭在了门口的衣架上,坐在了办公椅上,手中拿着的是顾安之的辞呈与预支工资。

“顾安之是吧,你可是才在这里干了一天,当初想要在这里干的人可是你!如今你又想要离开,你当这里是什么地方?菜市场吗?你想来就来想走就走!”孙经理愤怒的将顾安之的辞呈与预支工资扔在了办公桌上。

顾安之也是被吓的颤抖了一下,不禁抿唇。

“孙经理,我也是没有办法,我现在真的需要离开这里。”顾安之还在试图说服着孙经理。

只见孙经理冷笑:“离开这里?那你倒是给我一个你必须离开的理由啊!”

“我......”顾安之顿时不知道该说些什么,毕竟她的理由是不能说出来的。

孙经理等了半天都没有听到顾安之开口,只见顾安之此时站在办公桌的面前,一双手捏着衣角。

孙经理也是叹了口气:“既然你选择来这里,即便是保洁的工作你就必须要好好的对待。而且你还特地预支了工资说明你很缺钱,既然这样为什么不继续干下去?”

“可是孙经理,我......”顾安之还想要说什么,却被孙经理给无情的断了。

“你要记住,这里是公司,不是你家!你没有权利想来就来,想走就走!既然缺钱就更不应该任性离开,你可不要忘了你签约的合同,若是你没有干满两年的话,是需要赔付十万的违约金!只要你能够拿出十万元来,我现在立马就放你走!”孙经理翘着二郎腿看着面前的顾安之,等待着她的答复。

一听到要赔付十万元的时候,顾安之更是有些不安了。

若是自己还是顾氏财团千金的话 ,区区十万块钱对自己来说就是小事。可是如今,这十万块钱却是救命钱啊。

看如今这个样子自己也是不能辞职了,顾安之也是不由叹息。

“行了,赶紧拿着你的东西干活去!”孙经理看着顾安之此时的模样一脸的嫌弃,连忙赶人。

无奈,顾安之只好带着东西离开了办公室。

孙经理打开了自己的电脑,看着顾安之离去的背影,不由低声咒骂:“这一大早还真是晦气!”

没能辞职的顾安之只好拿着打扫的东西继续干活,不过这次的顾安之却把自己包裹的严严实,或许这个样子就认不出自己了吧。

“靳总现在在什么地方?”

就在这个时候一到熟悉的声音响起。

顾安之悄悄的抬眸,只见到季诗语此时正好路过,手中还拿着两杯咖啡,询问着一旁员工。

对于季诗语与他们靳总的关系,他们心中自然是清楚的,很乐意为她指路。

“刚刚靳总开了一场会议,此时应该是在办公室吧,季小姐可以去办公室找靳总。”员工连忙在季诗语的面前表现。

若是能够得到季诗语的好感,说不定就能够在靳总的面前说说好话帮他们升职加薪了。

季诗语听后连一声谢都没有,提着手中的两杯咖啡朝着办公室走去。

顾安之连忙朝着一旁回避,只希望不要被季诗语看见了。

似乎是顾安之的行为举止有异,又或许是她打扮怪异,季诗语在路过的时候一双眼眸放在她的身上,不禁蹙眉。

眼前这个人总给她一种熟悉的感觉,可是一时半会儿却又想不起来。

察觉到了季诗语的将目光,顾安之连忙躲避着她的目光,来到了一处拐角,看着身后的门是开着的,顾安之连忙躲了进去。

然而就在门关上的那一刻,顾安之这个时候才发现自己竟然进入了电梯之中,然而这个电梯是直达的,中途根本就没有停下,顾安之不禁有些着急,只能够等到电梯停下来的时候自己再离开了。

也好在现在电梯之中并没有人,一定是刚刚有人坐电梯出来,碰巧电梯门开着,自己才闯入了其中。

等了片刻后电梯终于停了下来,顾安之此时手中还拿着扫把,在门开的那一刻冲了出去,想要赶紧离开,以防被人发现自己。

可是好巧不巧,不远处多了一道熟悉的身影,而那个人正是靳商禹。

“这份文件送过去,另外将这份文件再复印一份放我桌上。”靳商禹的声音很冷,充满了威严,不容任何人拒绝。

此时的顾安之只能在电梯中等待,只希望靳商禹赶紧离开,这样她才好从电梯中出来。

“禹哥哥,我给你带了咖啡,没有加糖哦!”季诗语也在这个时候出现,手中拎着两杯咖啡,笑着对靳商禹道。

员工在看到季诗语的时候点了点头,随后带着文件朝着电梯而去。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噬骨柔情:总裁的私宠娇妻》

第六章 落荒而逃


第六章 落荒而逃

“一个清洁工在这里乱走什么啊,这里也是你能够来的地方吗?”就在员工打开电梯的时候,就看到了在电梯中的顾安之,不由嫌弃的斥责。

而员工的声音也顿时吸引了在场所有人的目光,包括季诗语与靳商禹。

“对不起,对不起,我只是来打扫卫生的,昨天才开始上班,不懂规矩。”顾安之连忙低头哈腰道歉,脑袋也低的更狠,只希望没有人能够注意到自己。

她现在只想赶紧离开这个地方,若是被人认出了自己一切都完了。

季诗语在看到面前的顾安之时心中多少有些不爽,她还想要和她的禹哥哥好好的相处呢,竟然有人在这个时候出来捣乱。

“你这个保洁究竟是怎么回事?不知道这一层楼是不允许上来的吗?这里有专门人打扫,像你这样的人也只配去清扫员工层!”季诗语嘲讽着说道。

顾安之听后还是在不断的道歉。

不过在听到季诗语说自己没有资格来这了一层打扫的时候多少有些安心了。

这样一来自己与靳商禹相遇的几率也会大大减少,不用那么的一心吊胆担心自己会被认出来。

“对不起,我真的不是故意的!”顾安之还在不断的道歉,如今的她除了道歉什么都做不了。

季诗语居高临下的看着面前的顾安之,冷哼了一声。

靳商禹看着还在道歉的顾安之,她的身形让他想到了一个人,一个将他伤的很深的人,一双眼眸逐渐的蒙上了一层阴翳。

看到这里的季诗语连忙出声道:“还不赶紧滚!”

“禹哥哥,你可千万不要因为一个保洁的生气,若是不喜欢的话可以直接让她滚蛋。”季诗语连忙来到靳商禹的面前哄着,对于顾安之的出现更是讨厌。

原本心中就有些不好受,如今季诗语又在自己的面前不断的说话,靳商禹只觉得有些心烦意乱。

他想要发火,奈何此时还有客户在,一双眼眸放在了顾安之的身上,声音如同寒冰一般:“若是做不好事情,就自己收拾东西走人!”

听到靳商禹的声音,这是这五年来靳商禹第一次对自己说话,可此时的靳商禹已经没有了之前的温柔,声音是那样的冰冷,对人是那样的无情。

此时的泪水在眼眶中打转,顾安之的声音也有些哽咽:“对不起,对,对不起,我下次一定会注意的。”

边说,顾安之边后退,此时的她只想赶紧逃离这个地方。

就在顾安之后退的时候再次退到了电梯口,只听得身后传来了声音:“什么啊,一个清洁工竟然还想要坐电梯,还真是笑话!”

电梯内传来了送资料的员工嫌弃的声音。

那些声音就仿佛是利刃一样刺痛着顾安之的心,她慌忙的退出了电梯寻找着楼梯的地方落荒而逃。

她真的害怕自己多在那一刻,就会撑不下去。

一想到刚刚靳商禹对自己的说的话,顾安之就忍住的落下了泪水,她不知道这五年究竟发生了什么,为什么靳商禹会变成这样,但是她知道,靳商禹的心中已经没有她的位置了。

“这个靳商禹还真是拿自己当回事啊,竟然随意的指使我,什么事情都要让我去做,当我是什么,他家养的一条狗吗?”

就在顾安之还在哭泣的时候,忽然听到了楼下传来了一道声音。

在听到是与靳商禹有关的事情,顾安之停止了哭泣,朝着下方看去,就看到一名男子正拿着手机通话。

“就算是顶级的公司那又能如何,明明就不该是我做的事情,凭什么要指使我!”男子还在不断的抱怨着,丝毫不知道自己抱怨的话语全都被人听到了。

就在这个时候,顾安之手中的扫把没有拿稳直接掉了下去。

‘砰!’的一声,扫把好巧不巧的掉落在了男子的面前。

这个时候男子才察觉到有人竟然在楼梯这里,目光锁定了顾安之,将自己手中的电话挂断,脸色阴沉的朝着顾安之走了发过去。

顾安之也是被吓到了,特别是在看到那名男子的神色时,更是感觉到害怕,可是她根本无路可退。

“刚刚我说的你全都听到了?”男子质问着顾安之。

顾安之一时之间不知道该如何回答,眼神不断的躲闪寻找着出路。

“我劝你最好将刚刚听到的全都烂在肚子里!”男子朝着顾安之凑近了几分,还不忘挥动着自己的拳头,对其进行着恐吓。

看着面前的顾安之,男子这才想到自己刚刚见到放过她,在楼上发生的事情他可是全都看到了,也知道顾安之此时就连一个保洁的工作都岌岌可危,不由冷笑。

“刚刚我真的不是故意听到的,我就是......”顾安之连忙就要解释,想要将发生的解释清楚,这样他就不用找自己的麻烦了。

可是男子根本就不想听她的解释,甚至觉得顾安之说出这样的话就是想要威胁他:“你不就是想要钱吗,这里有几百块钱,拿到钱后就给我乖乖的闭嘴!”

顾安之看着自己手中的钱,还想要开口解释。

“你放心好了,我的工作我也会帮你保住的,若是让我知道今天的话传出去了半个字,你就完蛋了!”男子仿佛是赶时间一般,根本不等顾安之说话,直接单方面的约定承诺,随后快速离开。

看着男子离去的背影,和自己手中还拿着的几百块钱,整个人再也忍不住哭了出来。

就算是在荒岛之上,自己也不曾有这般的委屈。

曾经的她也是高高在上的千金小姐,如今却被人这般的欺负,甚至被人用钱来砸她,各种酸楚涌上心头。

另一边的靳商禹在办公室中工作,只是手中的资料从始至终都是那一页。

脑海中是刚刚那道保洁的身影,她们的身形实在是太像了。

“我之不过是玩玩你而已!”之前那样的信息从始至终都萦绕在自己的心中,脑海中更是浮现出那道倩影。

靳商禹手中握着的签字笔也是不由紧了几分,手指关节微微泛白,青筋暴起。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噬骨柔情:总裁的私宠娇妻》

第七章 开除顾安之


第七章 开除顾安之

“靳总这件事就是这样的。”秘书还在一旁向靳商禹汇报着工作上的事情。

“放这里吧,我自己看,你下去!”秘书刚刚说的什么他完全没有听到,只觉得此时自己心烦意乱。

秘书也能够看得出来靳商禹此时的神色不对,以前的他一直都是冷漠的,从未像今天一样魂不守舍。

秘书只好将手中的资料放下,什么话都没说。

“禹哥哥,你这是怎么了?还在为刚刚的事情生气吗?不过就是一个小小的保洁而已,你根本就不用放在心上,我们直接将她开除不就好了,这样以后都不用看见她了。”季诗语连忙攀附到靳商禹的面前,撒着娇。

靳商禹本就已经觉得够烦,想要用工作来麻痹自己,可是这个季诗语就仿佛是没有眼色一般,依旧在自己的面前不断的晃悠。

“我还有工作你自己去玩吧!”靳商禹有些不耐烦的说道,一只手还按揉着自己的太阳穴。

即便是五年的时间过去了,可是一想到顾安之,他就会觉得心烦意乱,就像是一道魔咒,自己无法从中逃脱。

可是季诗语却不愿意:“禹哥哥,你都已经工作好长时间了,也该好好的歇息了。”

靳商禹不想理会,埋头看着手中的资料,可是脑海中的那道身影挥之不去,加之季诗语的吵嚷更是让他觉得聒噪。

没有说话,靳商禹朝着还没来及离开的秘书使了一个眼色。

秘书会意来到了季诗语的面前:“季小姐,最近靳总繁忙,还有不少的事情需要处理,不如我们就先出去吧!”

秘书一边说着,一边做了一个请的手势。

季诗语刚想要发火,但是在看到靳商禹根本就不理会自己,只好愤怒的离开了办公室。

出了门后,季诗语直接将自己的怒火全都发在了秘书的身上。

只是秘书也不敢去得罪季诗语,只好连连道歉。

季诗语觉得没意思后,只好愤愤离开,脑海中顿时浮现出了顾安之的身影。

若不是刚刚因为这个保洁的突然出现,靳商禹就不会这样的对自己。

想了许久季诗语来到了人事。

“季小姐,你怎么来了?”孙经理在看到季诗语的时候,一脸谄媚的上前询问。

季诗语看了一眼孙经理脸上充满了不屑,走到了办公椅上坐了下来,双手环抱与胸前:“本小姐看到公司中新来了一个保洁。”

“季小姐说的是那个叫顾安之的保洁吗?”孙经理站在季诗语的面前询问着。

原本还想要调查一下这个保洁,好好的教训一番,在听到这个名字的时候,季诗语瞳孔放大,直接从椅子上站了起来:“什么!”

声音顿时响彻在办公室中,脸上的怒火更重了。

孙经理也被吓了一跳,完全不知道季诗语这是怎么了。

“季,季小姐?”孙经理小心翼翼的询问着面前的季诗语。

只见此时的季诗语面目狰狞,袖口底下的手紧握成拳。

不可能,怎么可能是顾安之,她可是被自己扔到了荒导之上,肯定不是她。可即便不是她,就算是同名同姓的也决不允许!

季诗语将目光放在了孙经理的身上:“我要你将这个保洁的开除!”

虽然不知道究竟发生了什么事情,但是面前的季诗语不是他能够惹的。

“是是是,我这就去办,季小姐放心好了!”孙经理连连答应。

此时的地方季诗语也不想再多待下去,今天的事情实在是太多了。

看着季诗语离去的身影,孙经理还不忘在后面喊道:“季小姐慢走!”

直到季诗语的身影彻底的消失在了自己的视线中,孙经理这才松了一口气,整个人直接瘫在了椅子上。

“这个顾安之还真不是省心的主,早知道就不将她招进来了,还以为靳总会高兴呢,差点把自己都搭进去了!”孙经理一想到顾安之,心中更是不满。

“孙经理。”

孙经理还未来得及为劫后重生庆祝,忽然门口响起了一道声音。

孙经理心中不由一惊,整个人连忙起身,看着面前的人一脸恭敬:“何秘书,你怎么来了,快请坐,快请坐!”

孙经理将自己的位置腾了出来,示意何秘书坐下。

何秘书打了一个不用的手势,想着刚刚季诗语离去的模样询问着刚刚发生的事情.

“还能够有什么事情,都是那个新来的保洁,不知道天高地厚竟然惹到了季小姐不开心,季小姐让我把顾安之开除了。”孙经理将刚刚发生的事情说了出来。

却听到何秘书在这时开口了:“顾安之要留下。”

“可是......”

“这也是靳总的意思,难道你想违背靳总的意思?别忘了这是哪里,你是在为谁工作!”

就在孙经理还想要说什么的时候,何秘书将其打断,并搬出了靳商禹。

“是是是,我知道了。”孙经理的额头上渗透着豆大的汗水,心中更是惶恐。

何秘书的脑海中浮现出了顾安之的身影:顾安之啊顾安之,我答应的事情已经办到了,你可不要让我失望!

若是顾安之此时在这里的话,一定会认出眼前的男子正是之前在楼梯处遇到抱怨男子。

如今自己的事情也已经做完了,何秘书没有再理会面前的孙经理,转身离开。

还低着脑袋连连称是的孙经理,在看到眼前的皮鞋消失了,这才抬起头来,之前站在自己面前的何秘书不知道在什么时候已经走了。

想着何秘书与季诗语的话,孙经理只觉得自己实在是太难办了。

“孙经理,你找我?”过了片刻后,顾安之推开了办公室的门看着坐在办公桌前的孙经理。

孙经理直接将手中的工作推到了一边看着顾安之,一想到她给自己找的事情就咬牙切齿。

“顾安之,你可知道你今天做了什么事情?”孙经理十指交叉放在桌子上询问着。

顾安之不安的捏着自己的衣角:“知道。”

“知道?那你可知道自己将会面对什么样的惩罚!”孙经理的神色顿时就变了,愤怒的看着顾安之。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噬骨柔情:总裁的私宠娇妻》

第八章 打扫厕所


第八章 打扫厕所

顾安之却悄悄的朝着孙经理看去,什么话都没有说,等待着孙经理的惩罚。

“原本像你这样就应该直接开除,但念在你是初犯开除的事情就免除了,不过对你还是需要惩罚的。最近打扫厕所的请假了,打扫厕所的事情也就交给你了!”说完,孙经理挥了挥手示意顾安之赶紧离开。

在听到这个惩罚的时候,顾安之咬了咬唇只好答应,毕竟这本就是自己惹出来的。

看到顾安之离开后,孙经理嘴角也带着笑,既然让他如此的难堪,这回他可要好好的看好戏。

顾安之带着打扫的工具,在打扫完女厕之后,看着对面的男厕,不禁有些犹豫了。

犹豫了片刻,顾安之只好走上前站在门口喊道:“请问里面有人吗?”

然而半天里面都没有声音传出,顾安之这才放心下来,看来里面是没有人了。

顾安之拿着打扫的东西走了进去。

“啊!”

一声惨叫自男厕中传出,只见顾安之快速的从男厕中跑了出来。

顾安之捂着一张脸,心跳更是前所未有的加快,想着刚刚里面的场景,依旧是惊魂未定。

她刚刚明明在进去之前就已经问过里面还有人没,可是里面都没有回答,自己这才进去的。可是令她没有想到的是,里面不仅有人,还有好几个。

男厕中走出了几名男员工,看着眼前的顾安之脸上带着嘲讽的笑意。

“呦,你是有多么的想男人啊,竟然闯到男厕所来!”

“现在的女人都这么的大胆了吗?”

“长得不错,就是这个行为还真是令人不齿啊!”

刚刚从男厕中出来的几名男子相互说着刚刚发生的事情,不断的嘲笑着。

听着他们的话语,顾安之更是无地自容,恨不得找一条地缝钻进去。

“我,我只是来打扫男厕的,刚刚我就已经问过里面有人没了。”顾安之的声音有些怯懦。

可是顾安之的话更是引来了众人的嘲笑:“你当我们是傻子吗?自己想要看也要找一个好点的理由,男厕可是有专门的男保洁来干,什么时候轮到一个女的进入男厕了。”

“我看你就是想男人了!若是你好好的表现,说不定我还能够满足你呢!”一名男子道,目光在顾安之的身上不断的打量着。

此时的顾安之更是觉得自己受到了侮辱,泪水溢出了眼眶。

“究竟怎么回事?现在是上班时间,不好好的上班在这里做什么?”

此时一道声音传来,看着情况应该是一个领导。

“顾经理,是这个保洁竟然在男厕偷窥!”有人将刚刚发生的事情告诉了顾经理,只是把顾安之当成了品行不端的偷窥狂。

周围路过的职员在听到这话时候,也纷纷指着顾安之嘲笑。

顾安之已经在这里待不下去了,擦了一把泪水,快速的跑开了,身后时不时还能传来嘲笑之声。

顾安之一路跑到了人事的办公室。

“孙经理,为什么你不告诉我男厕有专门的人打扫?”顾安之质问着孙经理。

孙经理早已就已经听说了这件事情,嘴角不禁上扬。

“这个还说的吗?你又不是男的我怎么可能让你去打扫男厕啊,而且你也没有问过我,分明就是你自己想要进男厕的,和我有什么关系?”孙经理的嘴角还带着笑意,心情也顿时大好。

听到孙金开这样说,顾安之也没有办法,自己实在是太低微了,她一脸乞求的看着孙经理道:“孙经理,我当时也已经喊了,可是没有想到里面还是有人,这件事情你能不能帮我澄清一下啊?”

“这件事情要怎么澄清?分明就是你回错了意,自己跑去了男厕!行了行了,你赶紧去干活吧,我这里还忙着呢!”孙经理下了逐客令,但眉眼之中与心中都十分的开心。

顾安之还想要说什么,就被孙经理拒之门外,奈何胳膊拧不过大腿,顾安之只好忍气吞声。

这一天顾安之时不时的能够听到一些关于自己进入男厕的话题。

下班后甚至都还会遇见公司的人谈论着自己,顾安之还是强忍着眼眶中的泪水。

来到医院中,顾安之为了不让张叔担忧自己,也不想自己的母亲醒来看到自己的模样,顾安之牵强的扯出一抹笑意走了进去。

“安之回来了,今天工作怎么样啊?辛苦你了。”张叔在看到顾安之时,连忙迎接上前。

“我在公司很好呢,今天领导还夸我做的项目很棒呢!”顾安之笑着道。

张叔欣慰的点头,曾经的千金能够做到如今这样,已经很了不起了。

只是细心的张叔还是看的出来顾安之的眼眶有些红润,便也明了,知道刚刚顾安之说的那些都是骗自己,让自己放心的。

“你好好的与夫人说会儿话吧,我回去给你做好吃的,上了一天的班辛苦了。”张叔那张充满沧桑的脸露出了笑意,并没有拆穿顾安之。

顾家欠了张叔太多了,她怎么能够让张叔为了自己这般忙碌:“张叔,这种事情就交给我吧,一会儿我去买菜。”

张叔也只好应下,随后走出病房给顾安之留下空间。

病房之中充斥着消毒水的味道,身旁的仪器滴滴答答的响着,可躺在床上的人却依旧没有任何醒来的迹象。

顾安之来到病床边,声音不禁有些哽咽:“妈,你知道吗,靳商禹现在变得可厉害了呢,只可惜我们都回不去了,我现在还在他的那个公司打工呢,只是我比较担心有一天我的身份会被发现,到那个时候我该怎么办?可是没有钱,我也走不掉。”

顾安之诉说着心中的苦恼,但并没有将自己在公司受到欺负的事情说出。

说了许久,顾安之这才从病房中出来,托付张叔照看,自己则前往菜市场买菜。

靳商禹坐在车上,看着因为堵车而无法前行的路,心中不禁有些烦闷。

这一天他都魂不守舍,脑海中全都是拿到身影,从未像今天这般的强烈。

看着窗外,就在这时一道熟悉的身影出现在自己的视野中。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噬骨柔情:总裁的私宠娇妻》

第九章 金百合


第九章 金百合

靳商禹顿时愣住了,连忙从车上下来,只是再次看去的时候,那道身影却消失不见了。

在四周寻找了一圈,可是依旧没有见到刚刚的那个身影。

她是真的回来了?还是说自己看花了眼?

靳商禹再次想到了在公司的那个保洁,那个保洁给自己的感觉是那样的熟悉,今天一天自己都有着这样的感觉,他不相信这一切都是巧合。

“靳总,怎么了?”何秘书将车停好后连忙来到了靳商禹的面前。

“你去给我查一个人。”靳商禹神色冷峻道。

此时的顾安之来到了菜场中,在菜市场挑选了半天发现每一种菜都贵的很,这个时候才知道自己曾经吃的那些东西或许有些人这一辈子都吃不到。

“老板,你看这个青菜都有些焉了,便宜一半吧,都已经成这样了也没有人买,倒不如便宜卖给我,我全都买下来。”顾安之目光诚恳的看着商贩问道。

“你这,算了算了,反正也卖不掉就便宜一半卖给你吧!”看着顾安之的模样,商贩也是不禁摇头为顾安之装着菜。

听到商贩愿意卖给自己,顾安之也是十分的开心结了账。

“年纪轻轻,还真是会过日子。”商贩为顾安之找钱,语调有些怪异的说着。

即便是商贩这样说着,顾安之也没有觉得有什么,这样一来今天就有菜吃了,还节省了不少。

买好菜后,顾安之亲自做了不少的菜,虽然都是素菜,但也是色香味俱全,找了几个盒子装好后带到了医院中。

“张叔,你辛苦了,来吃饭吧!”顾安之将自己已经做好的饭菜摆放在了张叔的面前。

张叔朝着桌子走去,看着如今的顾安之,右手有些颤抖的接过筷子,短短的五年时间,却是物是人非,饭菜的雾气更是蒙蔽了双眼,泪水忍不住的落下。

为了不让顾安之察觉到自己的异样,张叔深深的低着脑袋。

“张叔,好吃吗?”顾安之询问道。

张叔没有说话,只是点了点头。

而在一处包厢之中,靳商禹手中端着一杯红酒晃动,红色的液体在透明的高脚杯中流动着,在灯光的照耀下更是多了几分别样的美,包厢中还放着缓缓的音乐,让人多了几分的放松。

“怎么今天想着来我这里了?可是有什么心事啊?”宫凌从门口走了进来,将自己手上的外套脱下搭在了沙发上,坐下为自己倒了杯红酒。

包厢内的灯光有些昏暗,装饰豪华,更是显得纸醉金迷。

靳商禹端着红酒背靠着沙发闭上了双眸,脑海中全都是一道有一道的身影。

听到宫凌的声音这才睁开了双眸:“怎么,没有心事就不能来你这了吗?”

此处是一处名为金百合的酒吧,同时里面也有不少的女人,而这里则是宫凌所开的,宫凌是自己生意上的一个合作伙伴,也是他的朋友。

“怎么会呢,你靳总想来自当是大门敞开的欢迎。不过你这人可是没心事从来不来的。”宫凌将手中端着的红酒伸到了靳商禹的面前。

对靳商禹他可是再了解不过来,这些年来靳商禹哪次不是有心事就来自己这里买醉,为了靳商禹能够好好的休息,他甚至还特地准备了这间最好的包厢给他,据他了解每次的心事都是为了一个叫做顾安之的女人。

靳商禹会意,两人就被轻轻碰撞发出清脆之声,不过对宫凌的话并未回答,也不想回答。

“该不会还是因为那个女人吧?”宫凌再次出声问道。

可靳商禹一如既往的没有说话。

不管宫凌说什么,靳商禹都没有回答,宫凌只好放弃,他也已经习惯了。

“要不要尝尝我们店中最贵的金百合?”宫凌朝着靳商禹试了一个眼色。

当然所谓的金百合并不是昂贵的酒,而是一名女子,这可是他们店中的镇店之宝。

“行。”靳商禹答应了。

宫凌笑了,朝着身边伺候的人示意。

就在准备去找金百合的人走到门口的时,却被靳商禹叫住了:“等下。”

所有人都将目光放在了靳商禹的身上。

“不用了。”靳商禹最终还是拒绝了。

听到这里的宫凌也是无奈的笑了:“大哥,你可还真是守身如玉啊,认识你这么多年你的身边都还从来没有一个女人。不对,除了季家那位大小姐外就没有见过其他的女人了。”

“我和她只是朋友。”靳商禹端起酒杯喝了一口。

宫凌也能够看的出来,靳商禹对季诗语没有一丝好感。

“是为了那个叫顾安之的女人吧,那个女人究竟有什么好的,竟然让你能够变成这样。”宫凌越发对顾安之感到好奇。

他曾经也调查过靳商禹,对靳商禹以前的事情有几分的了解,而这个顾安之却是靳商禹的人生转折。

在听到顾安之的名字时,靳商禹的瞳孔紧缩,冷眸看向宫凌。

察觉到靳商禹的目光,宫凌知道他这是生气了,连忙闭嘴。

“不好意思,我不该提的。”宫凌喝着红酒,也变的有几分小心翼翼。

靳商禹将杯中的最后一口酒一饮而尽,只觉得这里也变的无趣了,放下了高脚杯站了起来拿上了自己的外套。

“靳总,不再继续坐一会儿吗?”看着靳商禹要走的模样,宫凌也连忙起身,手中依旧端着红酒杯。

原本要离去的靳商禹停下了脚步,没有转身。

没等靳商禹说话,就听到宫凌继续道:“这金百合还没有尝到呢,酒也未喝的尽兴,就这样的走了岂不是可惜?”

“不用了,明早还有事情,就不在这里了,有空再来。”靳商禹的声音很冷,打开了包厢的门走了出去。

看着靳商禹离去的背影,宫凌嘴角上扬,手中还摇晃着高脚杯饶有兴致:“就算是再凶猛的雄狮终究还是有弱点的。”

朝着身边的人挥了挥手,在其耳边嘱咐了几句:“行了,这件事情赶紧去办吧,不要让人发现了。”

那人听后点了点头快速离开。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噬骨柔情:总裁的私宠娇妻》

第一十章 英雄救美


第一十章 英雄救美

晚上顾安之走在回去的路上,想着白天发生事情心情更是不好,就在这个时候,忽然发现身边的绿花不断的有亮光闪烁,而且似乎是对着自己的。

顾安之顿时就惊慌了,完全不知道对方究竟是什么人,神经紧绷脚步也不由加快。

似乎是看到顾安之的步伐加快了,身后的人也是加快了脚步。

能够明显地察觉到身后的脚步声,顾安之咬着嘴唇努力的让自己冷静下来想着办法。

“安之。”就在这个时候,身后响起了张叔的声音。

在听到张叔的声音后,顾安之紧绷的神经顿时放松了,而原本跟随在顾安之身后的人也消失不见。

“你这是怎么了?看上去很紧张。”察觉到顾安之的不对劲,张叔连忙询问道。

“张叔,刚刚我感觉到有人似乎在跟踪我,还好有你在。”顾安之将刚刚发生的事情告诉了张叔。

张叔一听连忙环顾着四周,连忙带着顾安之回到了家中。

“以后张叔陪着你走夜路,这样就不用担心了。”张叔为顾安之到了一杯水后道。

顾安之接过水喝了一口,即便是眼前的房屋很小,但却给了她安全感。

次日顾安之走在路上,忽然就看到面前有头发染着各种颜色,口中还叼着根香烟,一手拿着棒子一手插在破洞裤的裤兜中,一步步的朝着顾安之走去。

见眼前的人来者不善,顾安之也有些慌张了,整个人开始不断的往后退。

“这个小妞长得好不错呢。”有人上下打量着顾安之道。

“别打这个人的主意,别忘了季小姐说的话。”另一人敲了一下那名男子的脑袋说道。

听到这里男子也只好收敛了。

顾安之抓着手中的包,警惕的看着眼前的这些人,隐约能够听到他们似乎在提到了什么姓季的。

“你们想要干什么?我身上没有钱。”顾安之努力的让自己镇定,对着眼前的几个混混青年道。

可是这几名混混却是笑了,仿佛根本就没有听到她的话一样,还是朝着她走去。

这边的小巷哭过的人很少,顾安之不禁有些绝望。

眼看这些人就要逼近自己将她抓住,忽然自己的腰肢被一双大手搂住拉扯到一个温暖的怀中。

顾安之抬起头来看着面前的人,只见竟然是一名陌生的男子,男子一双丹凤眼看着她,薄唇带着淡淡的笑意:“没事吧?”

他的声音十分的好听,带着些许的磁性,让人一听就忘不了,更是令人有几分的沉醉。

“没,没事。”顾安之道,赶忙从男子的怀抱中起来,整个人有些窘促。

宫凌看着面前的顾安之薄唇轻笑。

那几名混混没有想到竟然有人在这个时候冲出来,也是有些怒了:“什么人,竟然敢打扰我们的好事!”

“说那么多废话干什么,直接上!”

这几名混混也懒得和宫凌多说什么,拿着手中的棍棒就朝着宫凌而去。

顾安之看着眼前的一幕也是有些惊慌,生怕宫凌会出什么事情,毕竟刚刚也是他救了自己。

却见宫凌在这几名混混之间来回的穿梭,很快就将这些人给放倒了。

“还不赶紧滚!”宫凌冷声道。

原本还躺在地上打滚的混混听到这话的时候,也不敢犹豫,忍着身上的剧痛快速的从地上爬起离去。

见到这些人走了,顾安之来到了宫凌的面前连连道谢:“刚刚的事情真的是太谢谢你了。”

“没什么,只不过是刚好路过瞧见了就顺手做了一件见义勇为的事情。”宫凌用手帕擦了擦手上的灰尘笑着道。

在看到顾安之头发有些凌乱,伸手将她的发丝别在了耳后:“头发有点乱了。”

顾安之顿时有些不要意思了,后退了一步保持着两人之间的距离。

“那个,你叫什么名字?若是有什么需要我做的,可以告诉我,我不想欠人情。”顾安之说道。

但宫凌却表示无所谓,并未好好的介绍自己。

“我叫宫凌,这个是我的名片。再说了像你这样的美女我也不能坐视不管不是吗,你以后若是有什么难处,也可以拿着这个名片来这里上班。”宫凌将名片交到了顾安之的手中,脸上还带着笑意与顾安之挥手告别。

接过名片后,只见上面写着宫凌的名字和联系方式,还有一串地址便什么都没有了。

看着宫凌离去的背影,顾安之还是十分的感激,将手中的名片收了起来。

眼前这上班就快要晚了,顾安之也不敢再耽搁,快速的朝着靳氏集团而去。

另一边刚刚起床的靳商禹忽然听到了秘书打来的电话:“靳总,查出来了,顾安之的所有资料都发到了邮箱中。”

秘书在说着这些话的时候神色也有几分的凝重,没有想到真的是她。

听到这里的靳商禹什么话都没有说,将电话挂断后快速的打开了邮件浏览着上面的内容。

当看到顾安之就是顾氏财团的千金时,靳商禹的瞳孔顿时放大。

她,真的回来了!

此时的靳商禹已经什么都等不了了,将邮箱关闭后,拿起了车钥匙快速的朝着靳氏集团而去。

此时的他是多么的想要见到顾安之,好好的确认究竟是不是那个人。

一路上靳商禹的脑海中都是顾安之的身影,车速不断的加快。

终于来到了公司的门口,这个时候的公司才刚刚的打开了大门,靳商禹将车停在了路边没有下车,一双眼眸死死的盯着公司的大门,不愿意放过任何一个身影。

过了许久都没有等到自己想要等的那道人影,靳商禹也是不由苦笑:“我到底在等些什么?简直就是一个傻子!”

靳商禹重重的捶打着方向盘,一脸的懊恼。

自从自己知道顾安之回来了,就心绪不宁,满脑子全都是她。

再次会想到五年前那场婚礼上发生的事情,靳商禹不由冷笑:“既然这次回来了,我定要好好的报复!让你也好好的尝尝被玩弄于股掌之中的感觉!”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噬骨柔情:总裁的私宠娇妻》

第一十章 英雄救美


第一十章 英雄救美

晚上顾安之走在回去的路上,想着白天发生事情心情更是不好,就在这个时候,忽然发现身边的绿花不断的有亮光闪烁,而且似乎是对着自己的。

顾安之顿时就惊慌了,完全不知道对方究竟是什么人,神经紧绷脚步也不由加快。

似乎是看到顾安之的步伐加快了,身后的人也是加快了脚步。

能够明显地察觉到身后的脚步声,顾安之咬着嘴唇努力的让自己冷静下来想着办法。

“安之。”就在这个时候,身后响起了张叔的声音。

在听到张叔的声音后,顾安之紧绷的神经顿时放松了,而原本跟随在顾安之身后的人也消失不见。

“你这是怎么了?看上去很紧张。”察觉到顾安之的不对劲,张叔连忙询问道。

“张叔,刚刚我感觉到有人似乎在跟踪我,还好有你在。”顾安之将刚刚发生的事情告诉了张叔。

张叔一听连忙环顾着四周,连忙带着顾安之回到了家中。

“以后张叔陪着你走夜路,这样就不用担心了。”张叔为顾安之到了一杯水后道。

顾安之接过水喝了一口,即便是眼前的房屋很小,但却给了她安全感。

次日顾安之走在路上,忽然就看到面前有头发染着各种颜色,口中还叼着根香烟,一手拿着棒子一手插在破洞裤的裤兜中,一步步的朝着顾安之走去。

见眼前的人来者不善,顾安之也有些慌张了,整个人开始不断的往后退。

“这个小妞长得好不错呢。”有人上下打量着顾安之道。

“别打这个人的主意,别忘了季小姐说的话。”另一人敲了一下那名男子的脑袋说道。

听到这里男子也只好收敛了。

顾安之抓着手中的包,警惕的看着眼前的这些人,隐约能够听到他们似乎在提到了什么姓季的。

“你们想要干什么?我身上没有钱。”顾安之努力的让自己镇定,对着眼前的几个混混青年道。

可是这几名混混却是笑了,仿佛根本就没有听到她的话一样,还是朝着她走去。

这边的小巷哭过的人很少,顾安之不禁有些绝望。

眼看这些人就要逼近自己将她抓住,忽然自己的腰肢被一双大手搂住拉扯到一个温暖的怀中。

顾安之抬起头来看着面前的人,只见竟然是一名陌生的男子,男子一双丹凤眼看着她,薄唇带着淡淡的笑意:“没事吧?”

他的声音十分的好听,带着些许的磁性,让人一听就忘不了,更是令人有几分的沉醉。

“没,没事。”顾安之道,赶忙从男子的怀抱中起来,整个人有些窘促。

宫凌看着面前的顾安之薄唇轻笑。

那几名混混没有想到竟然有人在这个时候冲出来,也是有些怒了:“什么人,竟然敢打扰我们的好事!”

“说那么多废话干什么,直接上!”

这几名混混也懒得和宫凌多说什么,拿着手中的棍棒就朝着宫凌而去。

顾安之看着眼前的一幕也是有些惊慌,生怕宫凌会出什么事情,毕竟刚刚也是他救了自己。

却见宫凌在这几名混混之间来回的穿梭,很快就将这些人给放倒了。

“还不赶紧滚!”宫凌冷声道。

原本还躺在地上打滚的混混听到这话的时候,也不敢犹豫,忍着身上的剧痛快速的从地上爬起离去。

见到这些人走了,顾安之来到了宫凌的面前连连道谢:“刚刚的事情真的是太谢谢你了。”

“没什么,只不过是刚好路过瞧见了就顺手做了一件见义勇为的事情。”宫凌用手帕擦了擦手上的灰尘笑着道。

在看到顾安之头发有些凌乱,伸手将她的发丝别在了耳后:“头发有点乱了。”

顾安之顿时有些不要意思了,后退了一步保持着两人之间的距离。

“那个,你叫什么名字?若是有什么需要我做的,可以告诉我,我不想欠人情。”顾安之说道。

但宫凌却表示无所谓,并未好好的介绍自己。

“我叫宫凌,这个是我的名片。再说了像你这样的美女我也不能坐视不管不是吗,你以后若是有什么难处,也可以拿着这个名片来这里上班。”宫凌将名片交到了顾安之的手中,脸上还带着笑意与顾安之挥手告别。

接过名片后,只见上面写着宫凌的名字和联系方式,还有一串地址便什么都没有了。

看着宫凌离去的背影,顾安之还是十分的感激,将手中的名片收了起来。

眼前这上班就快要晚了,顾安之也不敢再耽搁,快速的朝着靳氏集团而去。

另一边刚刚起床的靳商禹忽然听到了秘书打来的电话:“靳总,查出来了,顾安之的所有资料都发到了邮箱中。”

秘书在说着这些话的时候神色也有几分的凝重,没有想到真的是她。

听到这里的靳商禹什么话都没有说,将电话挂断后快速的打开了邮件浏览着上面的内容。

当看到顾安之就是顾氏财团的千金时,靳商禹的瞳孔顿时放大。

她,真的回来了!

此时的靳商禹已经什么都等不了了,将邮箱关闭后,拿起了车钥匙快速的朝着靳氏集团而去。

此时的他是多么的想要见到顾安之,好好的确认究竟是不是那个人。

一路上靳商禹的脑海中都是顾安之的身影,车速不断的加快。

终于来到了公司的门口,这个时候的公司才刚刚的打开了大门,靳商禹将车停在了路边没有下车,一双眼眸死死的盯着公司的大门,不愿意放过任何一个身影。

过了许久都没有等到自己想要等的那道人影,靳商禹也是不由苦笑:“我到底在等些什么?简直就是一个傻子!”

靳商禹重重的捶打着方向盘,一脸的懊恼。

自从自己知道顾安之回来了,就心绪不宁,满脑子全都是她。

再次会想到五年前那场婚礼上发生的事情,靳商禹不由冷笑:“既然这次回来了,我定要好好的报复!让你也好好的尝尝被玩弄于股掌之中的感觉!”

继续阅读《噬骨柔情:总裁的私宠娇妻》


版权声明:未经书面授权禁止转载、摘编、复制或建立镜像。对既成事实本站将保留所有的权利。

无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