洛飞飞,知道洛飞飞(那个小偷,你站住!)最新章节全文免费阅读

小说:那个小偷,你站住!
分类:现代言情
作者:洛飞飞
简介:偷个东西怎么这么倒霉啊?一次两次都让人给抓住了! 她可是从来都没有失过手的空手盗弟子啊,怎么连一点面子也不给她啊?好吧,这次她决定换个方式偷
见过偷东西的,没见过偷心的吧?没错,这次她就是要把男人的心偷回来!让她想不通的是,是偷那个耿直无私的小捕快的心呢?还是那个戏谑腹黑的王爷的心?
角色:洛飞飞,知道洛飞飞
洛飞飞,知道洛飞飞(那个小偷,你站住!)最新章节全文免费阅读

《那个小偷,你站住!》免费试读免费阅读


第1


阳光透过密密麻麻的树叶,暖暖的照在身上,这是京城最繁华的大街,此刻人来人往,热闹非常。
街头大树的树干上有两名少女,一名粉装少女不住的往树下看着,另一名蓝衣少女则跷着二郎腿,慵懒的倚在树干上,微眯着双眸,津津有味的啃着鸡爪。
“师姐,师姐,你快看那人……”粉装少女指着正从树下走过,脖子上挂着一大串宝石的中年男子,“那人脖子上挂的那串蓝宝石又大又亮,正合适我们下手。”
蓝衣少女微微把眼睛打开条缝,随意的往下一瞥,随即把手中的鸡爪子往粉装少女头上丢去:“小意,瞧你那是什么眼神,那样的货色你也看得上眼?真丢了我们‘空手盗’的脸!”
小意抱住头:“呜呜……师姐,我们都在树上呆了大半天了,根本没有见到像样的宝贝,不如咱们回去罢。”
“呜你个大头鬼!”蓝衣少女坐起身来:“你难道不知道你师姐我若是出手就绝不走空的么?出来混就得像我这样……”话说到一半,她的瞳孔立即开始收缩,似乎找到了目标。
小意遁着她的目光望去,只见不远处有位个子很高的男子,背着一把样式奇特的长剑,自东向西而行。
“你不会是看上了这人的剑吧?”小意的话未说完,只见蓝衣少女已从树上一跃而下,对那人就追了过去。
“师姐……师姐……你等等我啊!”小意叫着从树上跳下,只见人潮涌动,早瞧不见蓝衣少女的身影,气得她直跺脚:“好你个洛飞飞,敢把我一个人丢在这里,看我不回去告诉师父。”
洛飞飞跳下大树就直奔目标,此刻她眼中只有那把样式奇特的长剑,再容不下他物。那人已穿过大树,往拐角处走去,幸好他个子极高,要不在人群中还真难发现。洛飞飞在人群中穿梭,慢慢的靠近男子,瞧瞧四下无人注意,神不知鬼不觉的上前把剑偷到手,然后往人群中一闪,消失不见。
小意找了几条大街,也没有见到洛飞飞,沮丧的往回走,“也不知道师姐跑到哪里去了,她竟敢把我一个人丢下,真是的……”正思忖着,忽然给什么事物重重的打在头上,定晴一瞧,原来是一只啃剩的鸡爪。再往上看,只见洛飞飞笑嘻嘻的跷着二郎腿,倚在树枝上,无比得意的吮着手指,偷来的长剑正躺在她的怀里。
“师姐,你又欺负我!”小意抱住头叫了起来。
洛飞飞轻盈的落在她的面前,抻手就是一记爆栗:“跟师姐出来混也不知道放机灵点,早知道下次就不带你出来见识了。”
“不啊……”小意脸上顿时露出谄媚的笑,讨好的说:“师姐我错了,下次你还是带着我继续出来见识吧。”
洛飞飞满意的点了点头,威武的把长剑抱在怀里,“这还差不多,我们回去吧。”说着转过身来。
小意跟屁虫似的撵上来,巴结的说道:“师姐你真威风,果然是出手绝不空落啊!”
“你现在才知道?”洛飞飞从鼻子里哼了一声,“以后你就好好的跟着我混吧。”
“是是是……”
两人刚穿过十字路口,忽然听到有人在大喊:“救命啊,有人打人了,救命啊……”遁声望去,只见一群人围在一起指指点点,声音就是从人群中传出来的。
洛飞飞飞快的往那边跑去,看到两个人正在厮打,还听到有人不住的高喊:“救命啊……你为什么打人……”
光天化日,这还了得?洛飞飞虽然是个小偷,可最喜欢干行侠仗义之事,见此情形,把剑往小意怀里一丢:“接好了,我去看看发生了什么事。”说完就冲过去,看到那两人正打得起劲。不由分说,上前抓起个子高大的那个就教训起来,并且三下五除二就把他打倒在地。另外一人惊慌的看了她一眼,拔腿就跑。
大家都在议论纷纷:“怎么上来就打人啊?”
打倒在地上的大个子抱住肚子在地上号叫:“你干嘛打人啊?”
洛飞飞重重的哼了一声:“光天化日竟敢欺凌弱小,你今天碰上我算你倒霉!”
大个子急得连连摆手:“我没,我没有打人啊!”
“我亲眼看到了,还说没有?”洛飞飞不高兴的挑了挑眉,“刚才我还听到有人叫救命呢!”
大个子苦着脸回答:“叫救命的那个人是我啊,是他打我的!”
这时周围的群众投来异样的目光,把洛飞飞看得心虚起来,“哦,不是吧?”
大个子揉着肚子:“什么不是啊,他是打劫的,想抢我的钱包,给我发现了,他就打我了……唉呀……我真是倒霉啊!”
“真的?”洛飞飞惊讶的问了一句。
“当然是真的,你不相信问问大家?”大个子又哀号起来。
洛飞飞红着脸嗔道:“你干嘛不早说?”再看那人一眼:“你个头挺大的,这么没有用?”
“小姑娘,个头再大不会武功不代表就会打架嘛!”大个子哼哼唧唧摸着腮帮,叫苦不迭。
就在这个时侯,忽然听到一声:“进去!”接着看到一个年轻人抓着刚才跑掉的那人回来了,年轻人从人群中走过来,举着手里的钱包,问地上的大个子:“老兄,这钱袋是你的吗?”
大个子眼睛一亮:“是啊!是我的。”
年轻人把钱袋送到大个子手里:“拿回去吧。”
“谢谢公子。”大个子见钱袋失而复得,忙站起身来。
年轻人微微一笑:“不用客气。”
大个子拿回了钱袋,边数边往外走,还苦丧着脸嚷嚷:“我今天可真是倒了大霉啊……”
周围的群众见没有热闹看,也纷纷散去,这时年轻人忽瞥了洛飞飞一眼,唇角挂着一抹无可奈何的微笑。
洛飞飞正因为刚才的举动太过鲁莽,尴尬不已,面子上过不去,又没处发作,只好狠狠的瞪了那人一眼,这才看清楚那人的样貌:那人的眉毛黑亮像得像是在油漆里浸润过,眼睛也很亮,模样倒十分英俊。
小意这才从人群中跑了过来:“师姐,你没事吧?”
“我当然没事啊。”洛飞飞没好气的嘟囔着。唉!今天糗大了,要是让其他同门知道了,还不知会怎么笑她呢?
小意讨好的笑笑:“师姐真威风。”
这个小意真是哪壶不开提哪壶,洛飞飞还在为刚才的事懊丧,偏小意又提及,脸上更觉得挂不住,气呼呼的吼了声:“还不快跟我回去。”
小意忙点头跟在她身后,没想到年轻人往前跨了一步,挡在她们的面前:“慢着!”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那个小偷,你站住!》

第2


看到这人拦在面前,洛飞飞忍不住问了一句:“怎么了?”心中暗想,不就是刚才打错人了吗?她又不是故意的,难道这人是想跟她算帐么?想到这儿,不禁有些生气,好在忍住。
年轻人抬眸瞥了一眼小意手中的剑,问:“这把剑是你们的吗?”
难道这把剑就是这人的?不会这么巧吧?刚才只顾着偷剑,根本就没有看清楚那人的样子,现在听到他这么一问,洛飞飞立马警惕的护住小意,谨慎的问:“你怎么会这么问?这把剑不是我们的,难道还会是你的?”
年轻人扬了扬黑亮的眉毛,朗声道:“这把剑当然是我的,否则我也不会这么问。”
“不会吧……”
“怎么不会?”年轻人瞥了她一眼:“这把剑的剑鞘上明明刻着我的名子,怎么不是我的?”
下意识的往剑鞘上一瞧,果然见剑鞘上刻着“曲亦风”三个大字,刚才只顾看剑,根本就没有注意到剑鞘,没想到居然会在这里碰到失主!洛飞飞脑海里飞快的转动,想应急的对策,“这把剑是我们刚刚才买回来的,你凭什么说是你的?”
曲亦风冷笑一声:“你们刚刚买回来的?”
“当然了,我花了五十两银子才刚买的。”有了对策,洛飞飞就变得理直气壮起来。
曲亦风诧异的问:“你是说你花银子买的?”
“那当然了!”洛飞飞面不改色、气不发喘,继续说谎。
曲亦风脸色一沉:“你在哪里买的?”
“我凭什么告诉你?和你非亲非故的……”洛飞飞在想,不能和这人纠缠下去,要想办法赶紧溜掉,向小意丢了个眼色过去,“我们走吧。”
“慢着,”曲亦风的眼神变得锐利起来:“我才刚刚丢了这把剑,这把剑就出现在你们手里,我有理由怀疑是让你们偷走的,现在我要带你去见官。”
这话一出口,洛飞飞的脸色就变了,冲曲亦风挥了挥拳头:“喂!饭可以乱吃,话可不能乱说,你无凭无据的,我有权告你诽谤啊!”
“哦,”曲亦风眉梢微扬:“那就等我们见官再说。”
“你是谁啊?我为什么要听你的?”洛飞飞瞥眼瞧见小意已经悄悄的往后退去,只要小意一走,这件事就好办多了,她现在要做的事情就是拖延时间,转移曲亦风的注意力。
曲亦风显然也动了怒,厉声道:“你们光天化日之下竟然偷东西,现在人脏并获,你还想不承认?”
“喂!”洛飞飞往前跨一步,挡住曲亦风的视线:“你哪只眼睛看到我们偷东西了?捉贼要捉脏,你无凭无据怎么可以诬赖好人?”
“无凭无据……”曲亦风冷哼一声,“你伙伴手里的剑就是最好的证据!”
洛飞飞往左一瞧,再往右一看,上瞅瞅天,下瞅瞅地,露出茫然的表情:“我哪来的同伴?这位公子,是不是你的眼睛有问题?”
曲亦风这才发现洛飞飞身后的少女竟然消失不见,不由得为之气结:“你们……刚才我明明看到她抱着我的剑,她还叫你师姐呢!”
洛飞飞掏了掏耳朵,“风太大,我听不清楚,你说谁和我是同伴?我明明就是一个人站在这里,你这叫什么眼神嘛!”
“你偷了我的东西还敢在这里胡言乱语,现在我就拿你见官。”曲亦风气得脸都白了,上前一把抓住洛飞飞的胳膊:“走,我现在就带你到衙门去。”
“喂,你快把我放了啊,不要以为我是个女子就随便欺负!”洛飞飞语带威胁的说。
“我欺负你?”曲亦风鼻子都快气歪了,今天本是他第一天到六扇门报道,没想到他这个堂堂的捕快第一天到任就让人偷了佩剑,这教他情何以堪?
洛飞飞见他根本没有打算放开自已的意思,眼珠子转了转,威胁他说:“你快把我放了,否则后果自负!”
“我一定要带你到衙门去,你有什么话到府尹那里去说!”曲亦风手上加重了力气。
好!既然这个家伙这么不误时务,今天一定要让他好看!洛飞飞扯开嗓子大喊起来:“救命啊,非礼啊,有人非礼啊!”她的声音很好听,清脆得像风吹过风铃。
她站在那儿一嚷嚷,谁都可以听得一清二楚,也可以看得一清二楚,当然群众立时也有了反应。
群众的反应是拢上前去看热闹,见洛飞飞正值妙龄、容貌娟秀,又被人抓着,此情此景,都不禁同情起她来,很多人都对着曲亦风怒目而视。更有人议论纷纷:“这人长得倒一表人材,光天化日之下竟然敢非礼民女,实在可恶!”
有人看不惯的站出来指责曲亦风:“你快把这姑娘放了,要不然我们就要报官了!”
也有人冷嘲热讽:“真是世风日下,人心不古,这还是大街上呢就敢这么猖狂?”
更有些地痞流氓在一旁嚼舌根:“哎哟哟,这姑娘倒挺漂亮的,换我也会忍不住的!”
洛飞飞刚开始听到有打报不平的人站出来说话,还有几分得意,后面的话却越来越不堪入耳,要不是现在不便发作,她真想上去臭打那几个流氓。
曲亦风的脸色却煞白一片,他是堂堂六扇门的捕快,今天竟给人说成非礼,就算他一向镇定沉着,此刻也动了真怒:“走,我带你见官去!”
洛飞飞见他还没有罢手的意思,呛天呼地的大叫起来:“非礼啊……好心的叔叔大哥们,快来救救我吧……”语音带着几分哽咽,显得格外楚楚可怜。
有打报不平的人立时上前推开曲亦风:“你这人还要不要脸,欺负一个姑娘家,你再抓着人不放,我可就真的不客气了!”
还有人冲过来大喝:“小子,你脸皮可真厚,这么多人看着你还不肯放手,走走走,我们带你见官去。”
有脾气暴躁的直接上去抓住了曲亦同的衣襟:“臭小子,天子脚下你也敢犯混,你是不是想挨板子……”
洛飞飞见达到了预期的效果,暗暗发笑,趁着混乱,悄悄从人群中溜了出来,而那群人还在揪着曲亦风不放。
曲亦风没想到京城的老百姓居然这么有正义感,把他围得里三层外三层的,有义愤填膺之人更是摩拳擦掌当场就要打他,情急之下,他只好对着众人大喝一声:“你们弄错了,刚才那少女是个小偷,我只不过是想抓她到衙门去。”
“谁信啊!你别在这儿胡言乱语!”没几个人相信他的话。
曲亦风急了,伸手从怀里掏出腰牌,高高的举起来:“你们看,我就是六扇门的捕快,现在正捉拿嫌犯,再延误我抓人,我可要不客气了!”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那个小偷,你站住!》

第3


洛飞飞从人群中逃了出来,还觉得有点生气,她还没有见过这么认死理的人!幸好她够机灵,要不今天真的要闹出麻烦来。
回想起刚才那个家伙被她气得脸都白了,洛飞飞一阵高兴,今天偷的那把剑可真不错,不但样式奇特,而且吹毫即断,可以称得上是一把神锋利器,心满意足的她得意的微笑着,往“空手盗”的方向走去。
“空手盗”是她师门的组织,也是她的家,对于像她这样一个以偷为生的人来说,是一个绝好的安身之所。五年前她在S市偷取一件国宝的时侯,被警察发现,走投无路,只好往装国宝的保险箱里钻,本来想着要束手就擒了,谁想这一钻竟出了时空,穿越到这个地方来。幸好她有这门绝活,来到这儿倒不愁吃喝,因缘巧合下遇到了“空手盗”的老大,也就是她的师父,从此她就成了“空手盗”的弟子,找到组织的她更是如鱼得水,习得一身精湛的本领,今天带着小师妹出来见识,没想到却碰到这个家伙纠缠不休。洛飞飞叹了口气,也不知道小意回来了没有,她要尽快找到小意不准她把今天的事情泄露出去,如果让其他同门知道了,一定会笑话她的,不行,还是先回去看看再说。想到这儿她加快了脚步。
穿过前面的小巷,再往左拐,就到“空手盗”了。这时夕阳西下,晚照余霞,映得四处格外清明,小巷里静悄悄的。洛飞飞走入小巷时,嘴里还嘟囔了一句:“怎么这么安静啊!”
就在这时候,忽然听到暗处墙角有一个声音:“终于找到你了!”
这可把洛飞飞吓了一大跳,抬眼一望,就看到一个眉很浓,眼睛很亮,个子很高的年轻人,在暗角露出半张脸来。
看到这个人,洛飞飞忍不住倒抽了一口凉气:“你,你怎么追到这儿来的?”
曲亦风冷峻的一笑:“我本来就是捕快,追捕疑犯是我的天职,更是我的看家本领,今天你逃不了了!”
“哗!”洛飞飞忍不住笑了起来:“你说你是捕快?那你给人偷东西的时侯怎么没有发现?反应这么迟顿还想冒充捕快,我真没见过像你这么能装的人!”
这正戳到曲亦风的痛脚,捕快的佩剑给人偷走,若传了出去一定会让同僚耻笑!所以今天无论如何也要把她抓到,一雪此耻。他从墙角走了过来,一步步逼近洛飞飞,“你别想再逃了,我这就抓你去衙门。”
洛飞飞唇角弯出笑意:“想抓我可没那么容易,有本事你就来抓我吧。”说着纵身一跃,跳上墙头,踩着房顶上的红砖绿瓦,轻盈的往前奔走。
没想到她竟然是会轻功的?曲亦风显然有些吃惊,只是稍稍迟疑了下便追过去,两人一追一赶,追的暗暗心惊,没想到这年纪轻轻的少女轻功这样了得!赶的人心中发慌,这臭小子居然穷追不舍没完没了,一定要想个办法把他甩掉!
曲亦风越追越觉得心焦,伸手往前一探:“看你往哪儿逃?”
洛飞飞听到身后的风声,及时把身子一闪,她的身法相当敏捷,曲亦风几次手掌都要抓到她的后背,却总是差了少许,没有抓到。心下又惊又气,不料这时洛飞飞突然转过头来,冲他吐了吐舌头,真把曲亦风气得快要吐血了,他还从来没有给人这般的奚落过,登时涨得满脸通红,此时洛飞飞偏又从房顶上跳下,来到大街上。
因为天色已晚,大街有不少匆匆回家的归人,还有不少贩夫走卒,洛飞飞在人丛中东钻西钻,顷刻间在另一头钻了出来。曲亦风赶到近处,却又不见了她的踪影,再瞧见她时,她早已去得远了,远远站定了等候,连连招手:“来啊,快来抓我啊!”
曲亦风本来只当她是一般的小毛贼,没真想把她抓去衙门,只是想抓到她索回佩剑,没想到她的轻功这么厉害,追了她这么久也没有把她追到,不得不使出十成的轻功来追她。洛飞飞只当他轻功一般,远远的站在那里等他,待他赶到相距数步,这才发足奔逃。没想到这次曲亦风动了真格的,不等她跑,足尖一点,高高的掠起,早早的等在前面,等洛飞飞发现的时侯,收势不住,一头向曲亦风的怀里扎去。
曲亦风立即顿住身形。
洛飞飞也想马上立住步子。
可是两人一照面,都“哎”了一声,一阵眩晃,一时收不住身形,虽没撞个正着,但鼻尖对着鼻尖,胸膛对着胸脯,仍是碰了一碰,两人又“哎”了一声,各自退了七八步。
曲亦风见碰到了她,一下子从脸颊红到耳根,从耳根又红到手心里去。
洛飞飞脸上泛起两朵红云,心里很生气,红唇抿得像一片白云,“你……”
曲亦风顿觉汗颜,知道自已唐突了,讪讪道:“我……”
洛飞飞仍然很气,气得用力的抿着唇:“你故意的……真是无耻!”
“我没有!”曲亦风无力的辩解。
洛飞飞气得脸更红了,“你还说没有?你真下流!”
曲亦风觉得更窘,期期艾艾的:“谁让你偷我佩剑的……谁让你往我怀里扎的……”
“你还说!”洛飞飞觉得自已亏大发了,不就是偷了他一把剑么,有什么了不起的,就这样给他追的满大街跑,她又不是杀人放火,还让他白白吃了豆腐,越想越生气,她又骂了一句:“你真卑鄙!”
曲亦风满头黑线,暗想:想我堂堂曲亦风,让人骂了无耻,又骂下流,还给她说成卑鄙!真是绝无仅有的事情。一时间不知该说什么好,杵在那里。
洛飞飞见他不说话,很是气忿:“你撞着人也不道歉一声,真是无礼!”
曲亦风想说对不起,可是说不出口。转念一想,今天的事情到此为止,就算抓到了她,她的同伴也早已跑了,还是没有办法把剑追回来,就算他倒霉吧,而且现在还必需要到六扇门报道。想到这儿掉转过头来,返身就走。
“喂,喂!”洛飞飞生气的大喊起来,语音一次比一次高,一次比一次急。
曲亦风听来,声音一次比一次好听,他有点想停下来,可是他不知道停下来该说些什么。所以他只好一副千山我独行不必相送的一径去了。
洛飞飞大怒,她还从来没给人这样吃豆腐呢,这人就这么走了,实在可恶!她“嗖”的一声掠过去,挡在他的面前,瞪大了一双黑白分明的眼睛,伸手一指:“你,不准走!”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那个小偷,你站住!》

第4


曲亦风错愕的看着她,虽然觉得应该说声对不起,可是他真的说不出来,只挑了挑眉梢,好像在问:你又要干什么?
洛飞飞一看可来气了,挥拳就打了过来。
她一拳打过去,曲亦风好像动了一动,她以为打中了,但定晴一瞧,只是贴着他的左颊,却没有打中。
真是活见鬼!
她提拳又至,曲亦风又似乎动了一下,她又扑了个空。这会儿她可真气了,左右两只手都握成了拳头,一招“双峰贯耳”对准他就打过去。
曲亦风好像动了四五下,每一拳都贴着他的身体而过,但没有打中他一分。
忽听他提声说了一句:“够了!”
洛飞飞想要收拳,无奈一时收势不住,连人带拳的撞了过来,曲亦风微微一笑,欠身而退,洛飞飞差点跌了个狗吃屎,要不是曲亦风及时拉住了她,她真的就要磕在地上了。
洛飞飞又羞又气,血气往上冲,抬腿就是一脚,正踢在曲亦风的腿上,曲亦风还没有说什么,洛飞飞却抱着腿大呼小叫起来,敢情这人的腿是钢塑的,她这一脚踢下去,好像踢在钢筯水泥上一般,震得脚骨都是疼的。
曲亦风不知道该怎么办才好,他从来也没有见过这样的姑娘,无理强辩三分,现在更是得理不饶人,就算他有错,也犯不着给她这样纠缠。再看天色已晚,必需要赶回六扇门报道,就说了一句:“今天的事情就算了,我走了。”说完作势欲走。
“你算了,我还没有算呢!”洛飞飞见到他就来气,她洛飞飞可不是吃亏的人,今天怎么也得“报仇”不可,伸手就是一拳,这一拳结结实实打在曲亦风的胸膛。
曲亦风猝不及防,往后退了两步,他也没想到自已会避不过去,有些愕然,也有些生气:“你别再纠缠了,我不想对女人动手……”
话没说完,就看到洛飞飞迎面就是一脚,他已经没有心情再理会她,往后一闪。不料洛飞飞这次的速度快得惊人,在出脚的同时,也劈出一掌,再次击中曲亦风。
这下曲亦风勃然大怒,脸色变了变,瞪了她一眼,却没有说话。
我还怕你不成!洛飞飞用力的回瞪过去,谁怕谁啊!既然大家都不是吃素的,那就不如拳头上来个胜负吧!心念一起,洛飞飞很快挥出一拳。
拳头离曲亦风的鼻尖不过距离三寸,她的手腕一痛,却被曲亦风钳住,曲亦风皱了皱眉头:“我说够了!你别逼我动手!”
“啊!咱们谁怕谁啊!你摆什么酷?装酷有什么了不起的!”洛飞飞不屑的哼了一声:“你先把我手松开,有本事我们再来打过!”
曲亦风叹了口气,握住她的手却并没有松。
洛飞飞急了,用力的往回挣,就在这个时侯曲亦风乍然松手,洛飞飞正自用力,感到手上一空,整个人往后退了好几步,但没有煞住,一屁股跌坐地上。
曲亦风见洛飞飞气得快要哭了,心下不忍,伸过手来准备拉她起来。
“不要!”洛飞飞不满意的吼了一声,回手在地上一撑,打算站起来,触手处是一股湿濡而粘黏的感觉,回头一瞧“妈呀”,她正跌坐在一泡狗屎上,连手上也粘满了狗屎,这这这,这可怎么办才好。
曲亦风本来伸手拉她,被她拒绝,正有些难堪,见她甩着手“哇哇”的大叫,不明所以,就问:“怎么了?”
“都是你不好,是你把我害成这样的!”洛飞飞哭丧着脸,一副快要哭出来的表情。真是可恶啊,今天遇到这个家伙,真是倒霉极了!她用力的把手上的狗屎往地上抹去。
曲亦风这才看清楚她手上黑乎乎的是什么……脸上一红,真是觉得难为情极了。他也没想到刚才那么一松手,会让她跌到狗屎上。她虽然偷了他的剑,比起那些罪大恶极的人来说,真算不得什么大罪,而且她不过是一个年轻美丽的姑娘,现在给她甩在地上,还弄得又脏又臭,这件事前因虽不在他,不过他也难辞其咎,怀着内疚的心理,把她扶了起来。
洛飞飞又气又恼,“哇”的一声哭了出来。
曲亦风直挺挺的站在她的身边,不知如何是好。
洛飞飞噙着眼泪,抬头看他一眼,继续大哭,越哭越伤心。
曲亦风只好递给她一块手帕,“你先把手擦擦。”
洛飞飞一把就抢过来,把右手里里外外得干干净净,擦完皱着眉头大叫:“真臭,臭死了!”像丢蛇一般把手帕丢得远远的,“臭,真臭!”
曲亦风讪讪然:“那是狗屎,怎么能不臭呢?”
“都是你害我变成这样,你这个混蛋!”洛飞飞回头瞧瞧裙摆上那一大块黑乎乎的东西,气得又要哭了。
曲亦风赫然的看着她,洛飞飞噘着嘴,现在她的生气和伤心已经没有那么重要,重要的是怎么解决眼前的问题,她总不能就这样回去吧,这让她怎么见人呢?为难的看了看裙子后摆,洛飞飞还没想好怎么解决。
曲亦风抬眸瞧了瞧四周,幕色降临,黄昏的京城给人一种别样肃穆的感觉,大街上变得冷清起来。
“你先别急,我替你想想办法。”曲亦风想了想,把目光盯在旁边的一所民宅,“你跟我来。”他这样说着,往前几步,轻叩着民宅的大门。
“谁啊?”大门里传来一个苍老的声音。
“大娘,我是路过此地的客人,遇到了一点麻烦,想请你帮个忙。”曲亦风的口气显得很真诚。
门“吱呀”一声打开了,一个老妇站在门里,诧异的打量着曲亦风,看了他好几眼,再瞥了洛飞飞一眼,才慢慢的问道:“你有什么事情啊?”
曲亦风露出温和的笑脸,“大娘,我的这位朋友刚才跌倒了,身上的衣服弄脏了,你能不能帮个忙给她找到衣服换上?”老妇人还没有说话,曲亦风已经满脸推笑的递过一锭银子:“大娘请你帮帮忙。”
曲亦风笑的时侯,洛飞飞就在一边站着,没有说话,不过她发现这个可恶的家伙笑起来的时侯显得特别童稚无邪,很像是个孩子。
老妇人见了那锭银子,马上笑了出来:“快请进来,这不过是一件小事情,可别这样。”说着请二人到屋里来。
曲亦风固执的把银子送到老妇手中:“大娘,就算是我们买衣服的费用,您老人家千万别客气。”
等洛飞飞洗了手,换好衣服出来的时侯,曲亦风还等在院子里,虽然站在那儿,脸上却是着急的神情,他看到洛飞飞出来便走过去说道:“这位姑娘,今天的事情实在对不住了,我还有急事,现在必需要赶回去,告辞!”说着返身走掉了。
见他离开,洛飞飞望着他的背影狠狠的瞪了几眼。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那个小偷,你站住!》

第5


洛飞飞回到“空手盗”的时侯,已是很晚了。
刚走到院子里,就看到大师兄白希原站在院子里的丁香树下,看样子似乎是在等她,见她回来,不等她说话,就上前问:“师妹,你怎么才回来,你今天跑到哪儿去了?”
洛飞飞因为换了身老妇人的衣服,浑身别扭着,急于想回到房里,就急匆匆的说了句:“师兄,我要回房去休息,你有什么事情明天再跟我说。”说着急匆匆的往房里走,留下困惑的白希原。
“师妹……”他唤了一声,却见她径直往房中走去。
洛飞飞回到房中,刚找出来套衣服想要换上,还没有来及换,就听到小意边敲门边问:“师姐,你回来了?”
本来就想找她,她来得正好,洛飞飞上前打开房门,“有什么话进来再说吧。”说着把小意拉进房中。
小意怀里还抱着那把剑,看到洛飞飞身上居然穿着一件又旧又破的衣服,立马惊问:“师姐,你怎么穿着这样一件衣服?今天咱们出来的时侯你不是穿的这件衣服。”
“嘘……你小声一点儿。”洛飞飞做了个噤声的动作。这个小意啊,遇到什么事情总爱大呼小叫的,她这么着急的回来就是不想让其它师兄妹知道这件事情,她还那么大声,生怕别人不知道似的。
小意眨着无邪的眼睛,还是忍不住问:“师姐你怎么不让我说话啊?”
“我不是不让你说话,是让你小声一点,你有没有听懂我的意思?”洛飞飞手里拿着衣服,忽然觉得她还是先洗个澡比较好,虽然洗了手换了干净的衣服,可是总感到身上还是臭臭的。
小意却上前问她:“师姐,你告诉我今天你是怎么摆脱那人的?”
“摆平一个人就是这么简单,行走江湖你连这一点都不懂,以后你还怎么在江湖上混?”洛飞飞摆出大师姐的架子,“你要没别的事情就把剑给我放到桌子上,我要先洗个澡。”
小意只好把剑往桌子上一放,仍然问她:“可是师姐,我还是想问你到底是怎么脱身的?”说到这儿她忽然四处嗅嗅,“奇怪,怎么有股臭臭的味道?”
糟了!别让小意发现了,她最喜欢刨根问底而且又很八卦,这件事洛飞飞根本就不能让她知道,倘若让她一知道,岂不是整个师门都要知道了。这么一想,赶快掩示的说道:“你别再这儿胡言乱语?我累了一天,这会儿浑身都是汗,要先洗个澡,你先出去吧。”
小意见她一直往外赶人,只好往外走去。
“对了小意,今天发生的事情你可千万不要跟人说,更不能让师父知道,你听到没有?”洛飞飞可不想这件事给大家都知道。
“知道了!”小意头也不回的应了一声,出了房门,洛飞飞这才沐浴更衣。
“这个大师姐,现在做事越来越让人不明白了,怎么回来什么事也不告诉我,我还想问她是怎么脱身呢!”小意自言自语的说着,来到院子里。
“小意,你在说什么呢?”丁香树下传来白希原的询问声。
“大师兄。”小意唤了一声,想起洛飞飞的叮嘱,忙说道:“我刚才什么也没有说。”
白希原瞥了她一眼,语气一沉:“小意,你有事情也不肯告诉大师兄吗?枉我这么疼你?”
“不是的大师兄,”小意垂下眼睑,急急的辩解:“我答应过师姐不说去的。”
“哦!”白希原挑了挑眉,问:“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你快点老老实实的告诉师兄。”
小意低头不语。
“小意,”白希原放低了语气,循循善诱,“难道你不相信大师兄,就算你告诉大师兄,大师兄也不会说出去的,我只不过想知道你们今天出去都发生了什么事情,难道连这个你也不肯告诉我?”
见白希原这么说,小意终于抬起头来,“大师兄,我要是告诉你,你可千万别跟大姐师说是我告诉你的。”
“你放心吧。”白希原唇角弯出笑意。
小意这才把今天发生的事情一一说给白希原听,白希原听得不住皱眉,末了小意又说了一句:“大师兄,你可千万不能把这件事告诉师父,也别告诉其他人,要是师姐知道她一定会收拾我的。”
白希原点点头:“我知道。”他抬头看了一眼天色,这时一弯明月挂在树梢,天色显然不早了,“小意,天色不早了,你快去休息吧。”
小意点点头,“嗯,那我走了,师兄,你可千万不要把这件事说出去啊,要不然师姐她肯定会找我麻烦的。”她的这个师姐平时脑子里的鬼主意超级多,不知道什么时侯就会捉弄她一番,想到洛飞飞知道这件事的后果,小意忽然感到后背发凉!
白希原站在丁香树下,呆立了一会儿,果断的朝洛飞飞的房间走去。
“呯呯呯……”敲门声显得很温柔,像一只啄木鸟在表示造访。
现在会是谁来找她呢?洛飞飞觉得有点奇怪,同时上前打了房门,门外赫然站着白希原。
“大师兄,这么晚了你有事找我啊?”
白希原点点头:“我有件事想问问你?”
洛飞飞心里划了一道,大师兄这么晚了还来找她,莫非有什么事情?难道说,难道说小意又嘴快的把这件事告诉了大师兄,这个小意,早知道就不带她出去,总是把什么事情都讲给大师兄,如果大师兄知道了这件事情肯定又是来兴师问罪的吧。
想到这儿,洛飞飞脸上绽放出一个无比灿烂的笑脸:“大师兄,有什么话明天早上再说吧,现在在很晚了,我想休息了。”
“师妹,”白希原根本就不给她机会,反而一步跨进房中,一眼就瞥见桌上那把式样奇特的剑,忍不住拿在手中端详,然后漫不经心的问了一句:“师妹今天出去偷了这把剑回来?”
见他这么问,洛飞飞知道自已的推测没有错,只好点点头:“是啊,今天出去就偷了这把剑回来。”
“我听说剑的主人找回来了?”
洛飞飞没好气的瞥了一眼:“师兄想知道什么就尽管问吧,不用这么麻烦。”
白希原看到剑鞘上刻着“曲亦风”三个字,又说道:“这个人叫曲亦风?”这个名子让白希原脑中一闪,他是认得这个人的。
“嗯!”
白希原抬起头来,沉声道:“这人是个捕快,而且武功很厉害,干我们这一行最怕和公门的人结下梁子,你好自为之。”
就知道大师兄会这么说,洛飞飞虽然心里不以为然,嘴上却乖乖的应道:“我知道了。”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那个小偷,你站住!》

第6


六扇门。
曲亦风来到六扇门的时侯,大门已经关起,只留着旁边的一道角门。
在角门通传了一声,曲亦风才走进去。
衙里的人,见到曲亦风这个时侯才赶到六扇门中,对他的到来都有些吃惊,也有些不屑。曲亦风虽然在江湖中享有盛名,但在高手如云的六扇门中,只不过是一个位低权微的小小捕快,才刚到任就来得迟了,只怕会引起左丘大人的不满。左丘大人即是六扇门的老大,也是六扇门的领导,御史大夫左丘浩然。
曲亦风来到六扇门中,以为今天根本就见不到左丘浩然了,没想到一个小捕快说了一句:“曲捕头怎么这样晚来,左丘大人还在等着见你呢。”说着小捕快冲他笑了笑:“走吧,我带曲捕头去见左丘大人。”
小捕快引着曲亦风来到内衙,只见左丘浩然端坐在灯下,抱着卷宗在看。左丘浩然年约五旬,虽然脸上多了些许的风霜之色,眉宇间仍能看出来年轻时的英俊。
“左丘大人,曲捕头来了。”
左丘浩然瞥了曲亦风一眼,对小捕快说:“你先下去吧。”
曲亦风走上前来:“卑职见过左丘大人。”
“曲捕头,怎么你到这个时侯才来报道?”左丘浩然语气平和的问了一句,脸上波澜不惊,丝毫看不出来有什么不满。
曲亦风赫然,同时也没想好怎么跟左丘浩然提及今天发生的事情,脸微微的红了。
“你是朝廷从下面的衙门中层层筛选出来的人才,按照道理说,应该不会这么不守时,是不是跟上遇到了什么麻烦?”左丘浩然淡淡的问。
“大人明鉴。”曲亦风不亢不卑的回答,神态端详。
左丘浩然把他从头打量一番,无声的笑了,然后问他:“你可知道我们六扇门捕快的守旨?”
曲亦风神情凛然,提高了声音,一字字的回答:“锄暴安良,匡扶正义。”
左丘浩然微微点头:“不错,锄暴安良,匡扶正义!曲捕头若能够牢记这几个字,把六扇门的精神发扬光大,也不辜负了朝廷对你的厚望。”
“左丘大人说得极是,曲亦风一定把这几个字谨记在心!”曲亦风正色道。
左丘浩然目露出嘉许之意:“这次朝廷亲批了几位捕快入职六扇门,是皇上对六扇门的看重,也是六扇门的荣耀。明天一早,本官要进宫面圣,你和几位捕快一起随我进宫去觐见皇上,皇上特意要封赏你们几人。”
“是。”曲亦风回答。
“曲捕头起来吧。”
曲亦风这才恭恭敬敬的站起身来,垂手立在一侧。
第二天早上,左丘浩然带着几名新来的捕头进宫面圣。
御书房中。
“御史大夫到。”
伴随着小太监的传呼,曲亦风随着左丘浩然等人跪下:“皇上万岁万岁万万岁。”
“汝等平身。”
曲亦风随着众人站起身来。
太监把拿着左丘大人呈上的名单递到皇上的桌案上,“这是左丘大人这次呈上来的名单,请皇上过目。”
“嗯……”皇上的目光在名单上注视,然后抬头问了句:“谁是曲亦风?”
曲亦风赶紧往前一步:“卑职正是曲亦风。”
“你就是曲亦风?”皇上迅速瞥了他一眼,“把头抬起来让朕瞧瞧。”
听到皇上这么说,曲亦风抬起头来,却不敢直视皇上。
皇上看时,只见曲亦风眉黑如墨、眸亮若星,五官俊朗,眉宇间带着一股正气和英气,又显得很清明,不由得赞了一句:“曲捕快器宇轩昂,果然是一表人材,以后六扇门就要靠你们这些人发扬光大了。”
皇上居然这么夸赞,倒让曲亦风出乎意料,赶快跪倒谢恩,“多谢皇上厚爱。”
“左丘大人,看来你这次挑选的人还不错!”皇上赞许的微笑,说道:“曲亦风、李长青,你们二人朕特封为‘御前神捕’,你们以后要尽忠职守,辅佐朝廷。”
“皇上圣恩,臣等必不负皇上所托,必当竭尽全力为皇上效劳。”
皇上挥了挥手,“好了,你们且退下吧,以后朝廷中有什么风吹草动即刻给朕汇报。”
“臣等知道,臣等告退。”
从御书房走出来,左丘浩然对众人笑了笑:“其实我们六扇门本来就是隶属皇上直接管辖的,虽然只不过是一个小小的衙门,但衙门之气,胜在官威,胜在气势。我们虽是朝廷中人,不但要锄暴安良,还要以德服人,以侠义之心为朝廷效命。”
众人齐答:“左丘大人说得对,卑职等明白。”
左丘浩然对这样的答复显然很满意,微微点头:“你们明白就好,我们回去吧。”
曲亦风还是第一次来到皇宫中,对皇宫的一切倍感陌生,抬眸望去,只见宫廷威赫,明廊暗弄、亭台楼阁、朱扉紫牖、假山流水。心中暗叹皇宫的奢华富丽,真是生平仅见。
正往前行,忽见一群宫女簇拥着后妃的凤辇往这边走来。
“静妃娘娘驾到。”
曲亦风等人慌忙跪在一旁,目不斜视,“臣等给娘娘请安。”
凤辇自群臣身边而行,本应该直径往前走去,却不知因何停了下来。凤辇内传来静妃娘娘的询问:“左丘大人,听说你今天带着六扇门新任的捕快来来晋见皇上,不知道哪几位是新任的捕快呢?”
左丘浩然回头示意曲亦风等人回答娘娘的话,几人会意,连忙答道:“卑职等见过娘娘。”
静妃隔帘看了看,柔声道:“本宫素闻六扇门的捕头行侠仗义、锄暴安良,今日果真百闻不如一见,本宫刚在‘普度寺’求得一些吉物,就赠赐给你们吧。”
宫女听言,拿着静妃娘娘所赐的吉物送到几名捕快的手上。
曲亦风拿来看时,见是一个小小的玉连环,再看其他人则得到不同的赏物。他觉得很是奇怪,因为这静妃娘娘才只不过初次见面就赏赐东西,也不知是何道理!他还在思忖,却见其他几位捕快都跪地谢恩,忙随着众人跪倒谢恩。
静妃娘娘没有多停,很快乘凤辇走了。
几名捕快拿着静妃娘娘赠赐之物,悄声议论:“这静妃娘娘可真大方,一见面就赏我们东西。”只有曲亦风不言不语,心存疑惑。
左丘浩然笑了笑给他解释:“曲捕快,静妃娘娘一向宅心仁厚,不但对宫中的侍婢多有赏赐,对我等朝中官员也是这般,她贯来行事就是如此。”
曲亦风这才洒然一笑:“原来这样。”
“我们今天运气倒好,不但见了皇上,还得到了静妃娘娘亲赏的吉物。”说话的捕快叫李长青,他也是新晋升的“御前神捕”。
又有人说道:“听说静妃娘娘是皇上最宠爱的妃子,我们一进宫就得了娘娘的赏赐,足已说明朝廷对六扇门的重视。”
左丘浩然笑道:“只要我们尽心尽力替皇上办事,皇上恩泽浩荡,一定会重重加赏我们。”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那个小偷,你站住!》

第7


城北的小树林中,绿叶红花,叶绿其绿,花艳其艳,微风吹来,连风中都带着清甜的味道。
花叶交错的小道上,洛飞飞身形飘逸,远远的走在前面,小意则紧随其后。
“师姐,你怎么不理我啊!你等等我啊!”小意在后面跟得气喘吁吁的,洛飞飞则根本就没有停下来等她的意思。
小意好不容易追上来,扯了扯洛飞飞的衣袖,苦着脸嚷嚷:“师姐你今天怎么不理我?”
“你还有脸来问我?”洛飞飞鄙夷的瞪了她一眼,小意立马心虚的低下头,小声的嗫嚅:“师姐你是不是怪我把那天的事情说给大师兄了?”
“你以为呢?”虽然早就知道小意根本守不住秘密,可是谁让自已相信她呢?看着她心虚的表情,洛飞飞觉得再也板不起面孔了,没好气的再瞪她一眼,没有说话。
“师姐,我跟你保证,以后有什么事情再也不告诉大师兄了,你就理我吧?”小意可怜兮兮的抓位洛飞飞的手,眼里全是哀求。
洛飞飞脸上的表情这才有所缓和,给她一记爆栗:“你记住了,下不为例,如果下次再让知道你这么出卖我,一定有你好看的。”
“是是是……”小意连连点头,忙不迭的说:“师姐,我就知道你最好了,你大人不计小人过,宰相肚里能撑船,就别跟我一般见识了。”
听到小意这么说,洛飞飞才妩然一笑:“好了,看在你这么乖的份上,我就不跟你计较了。”
小意雀跃欢呼:“师姐你真是太好了!”又上前谄媚的问:“师姐今天咱们到哪儿去?”
“我真怀疑你是不是‘空手盗’的弟子,我们每天除了练功,最重要的就是练手上的绝活,我们出来当然是要作梁上君子了,你怎么还不懂?”洛飞飞头疼的看了小意一眼,有气无力的说:“你难道不知道每次跟我出来都是做同一件事么?”
“我知道啊!”小意嘻嘻的笑了,讨好似的凑近洛飞飞:“师姐,你能不能今天让我也学学出手?”
洛飞飞瞥了她一眼:“哦……”伸出食指微点向她:“小意你是不是想今天跟师姐学学怎么取物啊?”
“我已经入师门这么久了,从来都没有偷过东西,要是让其它门派的人知道,一定会笑话我的!”小意不好意思的眨着眼睛,眼巴巴的望着洛飞飞,充满了期待。
“走吧,看你这么有诚意,今天师姐罩着你,包管让你一招得手。”洛飞飞自信满满的。说到她的武功和其他的本领,倒不值得一提,如果说到偷东西,她洛飞飞可是“空手盗”除了师父和大师兄以外最具天赋的弟子,这完全是她的看家本领,就像平时吃饭喝水一样,与生俱来。
带着小意来到城中的繁华地带,洛飞飞依旧是爬到大树上观察目标,在人群中寻找了好一会儿,洛飞飞才瞅中目标,“就是这个人了!”洛飞飞兴奋的用手指着打从树下经过的那人,那人的穿着打扮非常普通,只不过在他的腰上挂着一块绿莹莹的玉佩。
“师姐,你就的就是这个人吗?”小意小声问了一句。
“没错!”洛飞飞得意洋洋的说:“你别看他穿着普通,他腰上别的那块玉佩,起码能换几千两银子!”说着一推小意:“找准了目标,可就要下手了,你快去吧。”
“那我现在就去,”小意一脸的兴奋,麻溜的从树上滑下来,对准目标跟了过去。
洛飞飞本打算看着小意第一次出师,想想又觉得不妥,轻盈的跳下树干,尾随着跟了过去。
小意紧紧的跟在那人身后,几次想要出手,就是怕让人给发现了,所以一直没有敢下手,洛飞飞跟在后面倒看得急了!这个小意啊,根本就没有贼胆,眼看着她一直不敢下手,洛飞飞简直想提着她的耳朵大骂,她怎么会有这样的笨蛋师妹呢。
小意终于开始下手了,先是试探着靠近那人,然后慢慢的靠近,最后才怯怯的把手伸向那人的腰间,才不过刚碰到玉佩就给那人逮了个正着,那人一把就抓住了小意:“好哇,你小小年纪就不学好,还想学人家偷东西?”
这个笨蛋!洛飞飞鼻子都要气歪了,真是师门不幸,竟然有这么笨的一个弟子,明明师父的偷技天下一绝,小意还是师父的亲生女儿呢,连一点也没有继承到老爸的优点,怪不得师父让小意跟其他徒弟一样叫他师父,一个冠绝天下的神偷,却有一个如此不济的女儿。不过看到她让人抓了,她总不能不过去救她吧,只好走上前,惊讶的问:“这是怎么会事?”
那人正抓住小意不放:“呔,你们可看清楚了,这个小姑娘想偷我的玉佩,被我逮到了。”
“不会吧……”洛飞飞露出极为吃惊的表情。
“怎么不会,幸好我发现的快,若是发现的晚了,这块玉佩一定就让他偷走了。”那人气愤的说着:“怎么小小年纪就不学好!”
小意可怜巴巴的让他抓住,脸脖子涨得通红,羞愤得连话也不敢说,只是用眼神望向洛飞飞。
大街上的老百姓一见有热闹可看,也纷纷的围了过来。
这倒霉的孩子,洛飞飞心里叹了一声,却换了一副笑脸,对那人说:“大哥,我想你是误会了,这位姑娘并不是要偷你的东西。”
“怎么不是?”那人不高兴的大喝起来。
洛飞飞只好走上前去,只轻轻的拍了拍小意,再指着那人挂玉佩的腰畔,“大哥,你可看清楚了,明明是你刚才从人家姑娘身边过去的时侯挂到了人家的衣摆,人家姑娘才想把衣摆取下来的。”
那人惊讶的低下头,果然看到,在他挂玉佩的地方,勾着一块衣摆,不用说就是眼前这小姑娘的,顿时尴尬起来。
周围群众则嘘声一片。
由于洛飞飞出手极快,连小意都没有看清楚她是怎么弄的,被人抓住的羞愤转变成惊喜,小意完全不似刚才的呆愣模样,指着衣摆:“我只不过是想把衣摆取下来,你就诬赖我?”
洛飞飞则完全站在小意这边,毫不客气的指责:“大哥,你在事情还没有弄清楚之前,就说人家小姑娘是小偷,未必也太不负责了吧?而且你这么一嚷嚷,大家如果真把这姑娘当小偷怎么办呢?”说到这儿洛飞飞显已是义愤填膺了:“再说了,这件事还是你错在先,我们这么多人都看着,你给这个姑娘一个交待吧?”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那个小偷,你站住!》

第8


那人显然没料到洛飞飞会这么说,抓着小意的手也不觉松开,刚才的理直气壮变成了理亏心虚。
周围老百姓更是指指点点:“你这么大个人怎么还要冤枉人家小姑娘啊?”
洛飞飞更得理不饶人了,把小意往前一推:“大哥,你刚才既然冤枉了这位小姑娘是不是该给这位小姑娘赔个不是呢?”
那人忙点头:“应该的……”
“没有弄清楚事实,就别乱说话,这样做后果很严重的你知道不?”洛飞飞还不忘继续数落,“看在这位小姑娘没有被你吓坏的份上,你还是随随便便给这位姑娘赔点精神损失费吧?”
精神损失费!那人一脸的黑线,这个词只怕是他长这么第一次听说,洛飞飞见目的已达到,就不愿意再纠缠下去,向小意使了个眼色,小意会意的点头,学着洛飞飞的口吻,提高了嗓音对那人说:“今天的事情我就不跟你计较了,以后你把眼睛放亮一点儿。”说着趁机开溜。
洛飞飞则是等小意走了之后,才离开的,离开的时侯她手中多了块玉佩,然而她并不知道,在对面“临香楼”靠街的位置,有一双眼睛,把这一幕看得清清楚楚。
洛飞飞心满意足的把玩着手中的玉佩,不忘数落小意:“亏你还是我们‘空手盗’的弟子,居然第一次出手就失手,这件事若让师父知道了,看他老人家的面子往哪儿撂?”
“师姐我错了,你别再说了行不行?”小意咬着下唇,已是泫然欲泣了。
看到小意苦丧着脸,都已经快哭了,洛飞飞也不忍心再说下去,只是无可奈何的摇摇头。
两人穿过前面的小巷,往城北走去,城北的小树林就是她们平时练武和嬉戏的地方。两人才刚刚走入林中,忽然听到后面传来一个男子的声音:“姑娘请留步。”
两名少女不禁同时回过头去看,只见在身后不远处站着一个年轻男子,那人衣饰华美,很像是一个王孙公子,脸上却挂着漫不经心的微笑,好像对什么都不在乎似的,很有点戏谑的味道。
他们明明不认识这个人啊,这人是干什么的?莫非又碰到找麻烦的了?想到这儿洛飞飞警惕的问了句:“你想干什么?难道你是想打劫的?”说着洛飞飞假装害怕的往后退了两步,露出惊慌的表情。
小意不知是真是假,见她这样,也跟着害怕起来。
“姑娘别怕,我可不是什么打劫的。”年轻公子说到这儿,自嘲的一笑,反问:“我说这位姑娘,你是从哪里看出来我像是打劫的?难道我长的就这么像个坏人么?”
“你不是坏人,难道还是好人了,大白天的,一个大男人鬼鬼祟祟的跟在两个姑娘身后,我当然有理由怀疑你图谋不轨。”洛飞飞根本就没有看出来这人的来头,既然不知道他的身份,还是小心一些的好。
年轻公子又笑起来,洛飞飞发现这人笑起来的时侯挺帅的,不过她又不是没见过帅哥,所以自动把笑容忽略,而是把重点放在了他为什么跟来这件事上。
年轻公子往前走了一步,笑道:“我只不过刚才看到姑娘在大街上口龄伶俐,正义凛然,所以特地过来,想和姑娘结交一下。”
哦!原来这个家伙是想泡MM,洛飞飞心里顿时松了口气,语含嘲讽的说道:“这位公子,我们可不是随随便便的少女,是不会轻易和别人结交的,我劝你还是死了这条心吧。”
“哦?”年轻公子微微一怔,旋即又笑了,“好像这位姑娘对在下有些成见?”
“成见倒谈不上,不过我们根本就不认识你,你上来就要和我们结交,岂不是有点儿太鲁莽了?”洛飞飞得理不饶人的问。
“这位姑娘,在下只不过看到你刚才仗义出头,觉得你是个侠义之辈,所以才想来结交,你把人看得也太扁了!”年轻公子无辜的说着,脸上仍带着戏谑的笑意。
听到有人这么夸她,洛飞飞脸上的表情缓和了一些,语气却没有减弱:“就算你说的是事实,我凭什么要相信你呢?跟你又不熟。”
“没关系,我们可以一回生,两回熟嘛。”
这人油腔滑舌,看来就是一个花花公子,洛飞飞本来不想搭理他,这时却生出来要捉弄他的想法,盈盈一笑,换了种表情:“公子说的有道理,不过我还是不能相信你的话。”
“为什么?”
洛飞飞笑了:“就算如你所言,你只不过是想和我们结交一下,我们却不能相信你。这世上的坏人太多,我们只不过是两个弱少女,这儿又地处荒凉,就算你说的都是真的,我们也不能轻易相信。“”
年轻公子又笑了笑,他刚才在“临香楼”上看得清清楚楚,明明知道这两个姑娘就是小偷,他之所以跟来,是觉得这姑娘的手法太快了,连他也没有看清楚这个姑娘是怎么出手的,就把人家的玉佩给偷了来,所以想一探究竟。
“姑娘你误会了,我真没有别的意思。”
洛飞飞不想再跟这人罗嗦下去,拉起了小意:“我们走吧。”
“哎……”年轻公子唤了一声,追上两人:“姑娘先别急着走,能不能把你们的名子告诉在下,好方便在下寻找?”
“找我们做什么啊?都说了不想跟你结交的,你不要再无理了。”洛飞飞头也不回,脚步也没停,拉着小意一直往前走。
年轻公子急了:“这位姑娘……这位姑娘……”
“你烦不烦啊?都说了不跟你结交的,你要再缠着不主,我可要生气了!”洛飞飞最恨人喋喋不休的纠缠,还想着遇到登徒子了,根本没想过多理他。
“姑娘,在下叫龙煜宸,请教姑娘的芳名?”龙煜宸厚着脸皮跟上来,似乎并不打算放弃。
这下洛飞飞可恼了,不悦的道:“我有没有问过你姓甚名谁,家里几口人,户口所在地?”
“那是姑娘没问,如果姑娘问了,在下一定告诉你。”
我靠!今天是什么日子,竟然会碰到这么一个死缠烂打的家伙?洛飞飞觉得头大,此人绝对是来耍流氓的,洛飞飞有些生气,就瞪了龙煜宸一眼,没想好怎么说他。
倒是小意扯了扯洛飞飞的衣袖,低声说了句:“师姐,我看这人不像什么好人,我们还是快走吧。”
跟这种人纠缠下去也真是没有意思,洛飞飞点点头:“走吧,咱们别理他,他就是一无赖。”
龙煜宸目瞪口呆,他从小到大,活这二十多年还从来没有被人叫过无赖呢!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那个小偷,你站住!》

第8


那人显然没料到洛飞飞会这么说,抓着小意的手也不觉松开,刚才的理直气壮变成了理亏心虚。
周围老百姓更是指指点点:“你这么大个人怎么还要冤枉人家小姑娘啊?”
洛飞飞更得理不饶人了,把小意往前一推:“大哥,你刚才既然冤枉了这位小姑娘是不是该给这位小姑娘赔个不是呢?”
那人忙点头:“应该的……”
“没有弄清楚事实,就别乱说话,这样做后果很严重的你知道不?”洛飞飞还不忘继续数落,“看在这位小姑娘没有被你吓坏的份上,你还是随随便便给这位姑娘赔点精神损失费吧?”
精神损失费!那人一脸的黑线,这个词只怕是他长这么第一次听说,洛飞飞见目的已达到,就不愿意再纠缠下去,向小意使了个眼色,小意会意的点头,学着洛飞飞的口吻,提高了嗓音对那人说:“今天的事情我就不跟你计较了,以后你把眼睛放亮一点儿。”说着趁机开溜。
洛飞飞则是等小意走了之后,才离开的,离开的时侯她手中多了块玉佩,然而她并不知道,在对面“临香楼”靠街的位置,有一双眼睛,把这一幕看得清清楚楚。
洛飞飞心满意足的把玩着手中的玉佩,不忘数落小意:“亏你还是我们‘空手盗’的弟子,居然第一次出手就失手,这件事若让师父知道了,看他老人家的面子往哪儿撂?”
“师姐我错了,你别再说了行不行?”小意咬着下唇,已是泫然欲泣了。
看到小意苦丧着脸,都已经快哭了,洛飞飞也不忍心再说下去,只是无可奈何的摇摇头。
两人穿过前面的小巷,往城北走去,城北的小树林就是她们平时练武和嬉戏的地方。两人才刚刚走入林中,忽然听到后面传来一个男子的声音:“姑娘请留步。”
两名少女不禁同时回过头去看,只见在身后不远处站着一个年轻男子,那人衣饰华美,很像是一个王孙公子,脸上却挂着漫不经心的微笑,好像对什么都不在乎似的,很有点戏谑的味道。
他们明明不认识这个人啊,这人是干什么的?莫非又碰到找麻烦的了?想到这儿洛飞飞警惕的问了句:“你想干什么?难道你是想打劫的?”说着洛飞飞假装害怕的往后退了两步,露出惊慌的表情。
小意不知是真是假,见她这样,也跟着害怕起来。
“姑娘别怕,我可不是什么打劫的。”年轻公子说到这儿,自嘲的一笑,反问:“我说这位姑娘,你是从哪里看出来我像是打劫的?难道我长的就这么像个坏人么?”
“你不是坏人,难道还是好人了,大白天的,一个大男人鬼鬼祟祟的跟在两个姑娘身后,我当然有理由怀疑你图谋不轨。”洛飞飞根本就没有看出来这人的来头,既然不知道他的身份,还是小心一些的好。
年轻公子又笑起来,洛飞飞发现这人笑起来的时侯挺帅的,不过她又不是没见过帅哥,所以自动把笑容忽略,而是把重点放在了他为什么跟来这件事上。
年轻公子往前走了一步,笑道:“我只不过刚才看到姑娘在大街上口龄伶俐,正义凛然,所以特地过来,想和姑娘结交一下。”
哦!原来这个家伙是想泡MM,洛飞飞心里顿时松了口气,语含嘲讽的说道:“这位公子,我们可不是随随便便的少女,是不会轻易和别人结交的,我劝你还是死了这条心吧。”
“哦?”年轻公子微微一怔,旋即又笑了,“好像这位姑娘对在下有些成见?”
“成见倒谈不上,不过我们根本就不认识你,你上来就要和我们结交,岂不是有点儿太鲁莽了?”洛飞飞得理不饶人的问。
“这位姑娘,在下只不过看到你刚才仗义出头,觉得你是个侠义之辈,所以才想来结交,你把人看得也太扁了!”年轻公子无辜的说着,脸上仍带着戏谑的笑意。
听到有人这么夸她,洛飞飞脸上的表情缓和了一些,语气却没有减弱:“就算你说的是事实,我凭什么要相信你呢?跟你又不熟。”
“没关系,我们可以一回生,两回熟嘛。”
这人油腔滑舌,看来就是一个花花公子,洛飞飞本来不想搭理他,这时却生出来要捉弄他的想法,盈盈一笑,换了种表情:“公子说的有道理,不过我还是不能相信你的话。”
“为什么?”
洛飞飞笑了:“就算如你所言,你只不过是想和我们结交一下,我们却不能相信你。这世上的坏人太多,我们只不过是两个弱少女,这儿又地处荒凉,就算你说的都是真的,我们也不能轻易相信。“”
年轻公子又笑了笑,他刚才在“临香楼”上看得清清楚楚,明明知道这两个姑娘就是小偷,他之所以跟来,是觉得这姑娘的手法太快了,连他也没有看清楚这个姑娘是怎么出手的,就把人家的玉佩给偷了来,所以想一探究竟。
“姑娘你误会了,我真没有别的意思。”
洛飞飞不想再跟这人罗嗦下去,拉起了小意:“我们走吧。”
“哎……”年轻公子唤了一声,追上两人:“姑娘先别急着走,能不能把你们的名子告诉在下,好方便在下寻找?”
“找我们做什么啊?都说了不想跟你结交的,你不要再无理了。”洛飞飞头也不回,脚步也没停,拉着小意一直往前走。
年轻公子急了:“这位姑娘……这位姑娘……”
“你烦不烦啊?都说了不跟你结交的,你要再缠着不主,我可要生气了!”洛飞飞最恨人喋喋不休的纠缠,还想着遇到登徒子了,根本没想过多理他。
“姑娘,在下叫龙煜宸,请教姑娘的芳名?”龙煜宸厚着脸皮跟上来,似乎并不打算放弃。
这下洛飞飞可恼了,不悦的道:“我有没有问过你姓甚名谁,家里几口人,户口所在地?”
“那是姑娘没问,如果姑娘问了,在下一定告诉你。”
我靠!今天是什么日子,竟然会碰到这么一个死缠烂打的家伙?洛飞飞觉得头大,此人绝对是来耍流氓的,洛飞飞有些生气,就瞪了龙煜宸一眼,没想好怎么说他。
倒是小意扯了扯洛飞飞的衣袖,低声说了句:“师姐,我看这人不像什么好人,我们还是快走吧。”
跟这种人纠缠下去也真是没有意思,洛飞飞点点头:“走吧,咱们别理他,他就是一无赖。”
龙煜宸目瞪口呆,他从小到大,活这二十多年还从来没有被人叫过无赖呢!

继续阅读《那个小偷,你站住!》


版权声明:未经书面授权禁止转载、摘编、复制或建立镜像。对既成事实本站将保留所有的权利。

无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