凌雪冰,寒洌(恶魔首席:贴身甜心水嫩嫩)最新章节全文免费阅读

小说:恶魔首席:贴身甜心水嫩嫩
分类:现代言情
作者:凌雪冰
简介:一纸卖身契,她成了他的贴身小秘,安排约会,打发情人,兼职人肉抱枕
平日被恶魔吃吃豆腐,意外沦陷了一颗心……怎料生米意外煮成熟饭后她却带着他的孩子消失无踪!然而跑得了和尚跑不了庙,绕了一圈终究还是回到他面前!
角色:凌雪冰,寒洌
凌雪冰,寒洌(恶魔首席:贴身甜心水嫩嫩)最新章节全文免费阅读

《恶魔首席:贴身甜心水嫩嫩》免费试读免费阅读


第1章 :惨死的情人(一)


“老板,我知道错了,求老板您看在我多年跟随您的份儿上,饶过我一次吧,我是被逼无奈。”
低泣从幽暗中传了出来,那个凄切柔媚的声音,令丁香感觉很熟悉。
“老板,求您了,我真的不想,您就如此狠心,我可是跟了您四年。”
“带她下去审问,敢背叛我,凌雪冰,我会让你后悔生出来!”
冷酷而低沉的语调,仿佛是来自地狱幽冥,带着无尽的冷意和寒洌,让丁香的身体不由得战栗了一下。
那个声音,她同样熟悉,凡是在这幢大楼之中,听过一次那极有特点的声音,就再也没有人会忘记。
“是总裁?凌雪冰为何要如此苦苦向总裁求饶?”
“是,老板。”
两个无情的声音,从不远处的门口传了出来。
丁香下意识地后退了几步,到这个阁楼来,就是为了拿点东西,不想如此凑巧,遇到这种事情。
“晔,你不能如此无情,我跟了四年,四年最美好的青春年华,都给了你,呜呜……”
“闭嘴!”
略带愠怒杀意的语调,令丁香再度后退了几步。
“晔……”
“凌雪冰,忘记你当初是如何主动投怀送抱,求我要了你吗?跟了我四年,你得到了你所有想要的,敢背叛出卖我的,我会让你后悔出生到这个世界!”
“晔,不要,求求你,求求你……”
声音戛然而止,仿佛是被堵住了嘴,只有从鼻孔发出的急促喘息和哀切的闷哼。
“老板,您看如何处置?”
“让她说出每一个有用的字,你们该知道如何处理。”
“是,老板。”
脚步声渐渐离去,皮鞋踏在大理石上的声音,让丁香心中不由得一寒,恐惧从心头升起。
她想离开,但是从下面的楼口门外,有两个黑影闪了进来,让她不得不退后再退后。
“呜呜……”
一个女人的闷哼和挣扎之声,从两个黑影拖曳的手中传了出来。
“开灯。”
一个人打开灯,丁香急忙蹲下,蜷缩在阴影之中,不敢被那两个人发现。
灯光中,她看到那两个人就是总裁身边常年不离身的两个助理加保镖,二人浑身散发出彪悍的煞气,冷酷的脸在幽暗的阴影摇曳下,显得有些狰狞恐怖。
“关上门,别让外面听到。”
“怕什么,这里是顶层,哪里会有人听到。平时这里可是连一只老鼠也没有,赶紧干活吧,老板还等着呢。”
一人上前拽掉了凌雪冰嘴里堵住的布,一脚将凌雪冰踩在地上:“说吧,把你知道的事情,老板想知道的事情,一个字不漏地说出来,还可以让你少遭罪。凌雪冰,你跟了老板也有好几年,该知道老板的手段。”
“我,我要见晔,晔是误会了我,那些事情,都是别人陷害……”
“啊……”
“不要,你们不能……”
“我,我是晔的情人,你们敢如此对我,他不会饶过你们的。”
“凌雪冰,放聪明点吧,老板的情人不知道有多少,就连老板自己都记不清。每天想爬到老板床上的女人,可以围绕这幢大楼排几个圈,你算老几?不要以为跟了老板几天,就了不起。”
“老实说吧,好歹我们也算老朋友,别逼我们动手。”
“你,你们……啊……”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恶魔首席:贴身甜心水嫩嫩》

第2章 :惨死的情人(二)


凄厉满是痛苦的声音,传入丁香的耳中,她侧头从角落的阴影中看了出去。
栗色的波浪大卷发披散落在地面上,沾染了不少尘土,这个阁楼平时很少有人进来,地上满是灰尘,四周堆放了不少的杂物。
凌雪冰苍白的脸妩媚动人,此时却是有些青白到可怕的地步,泪水不停地从脸上滚落,痛苦让她的脸庞扭曲起来,唇被紧紧地咬住,渗出殷红的血水。那血水不停地从凌雪冰的唇角流下,惨白的脸,殷红的血,看上去有几分恐怖。
两个男人一个用脚踩住了凌雪冰,另外一个,手中拿着一根电棍。
“哧啦……”
其中一个男人一把扯开了凌雪冰的衣服,丁香认得两个人都是太极集团总裁元晔华的贴身保镖,扯开凌雪冰衣服的叫连锋,另外一个叫成钢。
她见过这两个人很多次,但是并不了解,平时二人西服革履,也一副高级职员的模样,不想此刻看上去如此彪悍,浑身的煞气如凶神一般。
连锋脸色冷峻,此人一向就是冷着一张脸,是太极集团有名的酷哥。
成钢笑眯眯地低头不时用手中的电棍,在凌雪冰的身上捅一下,每一次都让凌雪冰浑身颤抖,痛苦地惨呼。
丁香更畏惧成钢,那个人在她的眼中,杀人估计也是如此笑眯眯的模样。这样的成钢,在丁香的心中,比冷面连锋更加可怕。
衣服被连锋几把就撕开,从凌雪冰的娇躯上撕裂,变成几块碎片落在地上。
丁香暗暗吃惊,不想连锋的手劲如此大,衣服在连锋的手中,就如同纸片一样。
曼妙丰满的曲线,暴露在摇曳的灯光下,空气之中。
凌雪冰的身材很好,肌肤白皙细腻如玉。凌雪冰是太极集团的一朵花,有名的大美人,此刻却是匍匐在地上,双手被反绑在身后,身体不停地痉挛颤抖着。
电棍又一次碰触到凌雪冰,丁香看到凌雪冰的娇躯已经有很多青紫红肿的。
“你们,你们敢如此对我……”
凌雪冰语不成声。
凌雪冰娇媚的脸扭曲起来,瞪大惊恐的眼睛:“不,我要见晔,让我见他……”
“啊……”
“啊……”
一声不似从人口中传出的声音,凄厉的尖叫,令丁香不由得捂住了耳朵。她低下头向角落中蜷缩了进去,再不敢去多看一眼。
“不,求你们……”
“啊……
“我说,我什么都说……”
良久,外面宁静下来,丁香好奇地抬头伸出脖颈,向地面上看了过去。
本来玉白的娇躯,此时身无寸缕地躺在地上,浑身青紫肿胀的痕迹,让凌雪冰的娇躯有些恐怖。尤其是双腿之间,赫然映入丁香的眼帘,惨不堪言。
丁香的不由得微微战栗起来,紧紧地咬牙。
“就这些吗?”
“真的只有这些,我不敢有一点隐瞒。”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恶魔首席:贴身甜心水嫩嫩》

第3章 :惨死的情人(三)


“疯子,你送她上路吧。”
“不,不要……”
“咔嚓……”
轻微的声音,从凌雪冰的脖颈处传了出来,连锋伸手双手抱住凌雪冰的脖颈,轻轻地一扭,凌雪冰的脸被转到后背,如同一个破娃娃般,一双妩媚动人的大眼睛,还不甘心地瞪视着丁香。
“砰砰……”
丁香的心,剧烈地跳动起来,急忙把身体和头颅蜷缩了回去,不敢再去看。
“处理了吧,先扔到角落里,等天黑处理掉。”
成钢站了起来,笑眯眯地将凌雪冰的尸体拖到一个角落中,随意地扯了一块满是灰尘的布盖在尸体上面。
“走吧,老板还等着回信。”
二人起身走出阁楼的杂物间,这个走廊有好几间房屋,一向堆放了些杂物,僻静幽暗。
“咣当……”
门被关闭,没有了灯光的杂物间,格外恐怖,丁香浑身冷汗,好一会才站了起来,浑身发冷双腿发软。
“天啊,元晔华到底是什么人?杀一个人对他而言,就如此轻松吗?那凌雪冰,真是大胆,敢背叛出卖总裁,落得一个如此惨死的下场。原来她真的是总裁的情人,总裁果然冷酷无情,霸道没有人性,今天我看到这件事,千万不能被任何人知道,否则……”
丁香急忙从角落中走了出来,回眸向黑暗中凌雪冰的尸体看了一眼,匆忙地向门口走过去。
她放轻了脚步,好在她穿的是一双平底的软皮鞋,不会发出声音。
悄然打开了通往阁楼的门,这里是太极大厦的顶层,等闲人是上不来的,若不是她是凌雪冰的助手,也不可能到这里来。
丁香把门打开一条缝隙,向外张望,唯恐会被连锋、成钢二人发现她的行踪。
见四周无人,丁香蹑足潜踪走了出来,回手轻轻地关闭门,快步向楼梯走了过去。她不敢去走电梯,唯恐惊动顶层的人,发现她的存在。
“怎么,舍得出来了吗?刚才的精彩剧情,观看的如何?”
成钢从楼梯的拐角处走了出来,靠在楼梯的栏杆上,笑眯眯地看着丁香。
丁香身体蓦然一震,不由自主后退了几步,明知不可能逃过成钢的毒手,却是下意识就想逃。
她侧头回眸,看到连锋就靠在身后的墙壁上,手中玩着一柄锋利闪着寒光小刀。
满嘴苦涩,不想还是被发现了行踪,等待她的,必然就是死路一条。
丁香抿紧了唇,什么也没有说,此时说什么都是多余的。
连锋抬起手指对丁香勾了勾,丁香知道逃不掉,对方若是有意杀她,不过是举手之间。在这顶层,她呼救也无用,不会有人听到,即便是有人听到,也不会有人敢上顶层。
顶层有禁闭的装置,不得允许是无法上来的,同样也无法逃脱。
太极集团的这栋大厦,顶层是这个王国最终的高端,那位冷酷高高在上的总裁,如帝王一般,俯视这里的一切。
丁香迈步向连锋走了过去,和成钢相比,她更愿意面对冷面的连锋。
连锋转身顺着走廊向总裁的办公室走了过去,丁香心中不由得生出些微的希望,猜测连锋是要带她去见那位冷酷的太极集团帝王。
“老板,她来了。”
连锋微微低头,说了一句站到一边,露出身后的丁香。
桌案后,元晔华低头看着文件,没有立即抬头。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恶魔首席:贴身甜心水嫩嫩》

第4章 :初见交集


白皙的肤色,浓润漆黑的剑眉,让丁香想起水中石头上的浓密的苔藓,带着一抹亮泽。微微凹陷的眼眶,颇有几分欧洲人的风格,但是那双漆黑如墨的眸子,证明面前这个男人,是绝对的亚裔华夏子孙。
棱角分明的脸,如同刀刻一般,带着冷峻的硬度,从侧面看酷似希腊的雕像。
丁香不由得凝视元晔华的脸庞,这位老板有着一张能迷倒任何女人的俊朗脸庞,而他的年纪,也年轻的不像话,看上去还不到三十岁。
一身黑色的西服,衬托得他更加冷峻,毫无表情的脸令人不由从心底生出敬畏之意。
“总裁。”
丁香低头弯腰,向元晔华行礼,就在进入总裁办公室的一瞬间,她的心平静下来。死亡的恐惧虽然令她紧张,但是无法避免时,她反而平静了。她就是如此,面对越大的事情,越能冷静下来。
元晔华似乎没有听到丁香的话,仍然低头看着桌案上的文件,丁香抬起眼默然看着元晔华,从来不曾如此近距离看过元晔华。
这样的距离,柔和明亮的光线中,他英挺的线条更是迷人,带着些许冷酷的意味,魅力无穷。
她记得公司里的很多女人,上至清纯刚刚走出校门不久的萝莉,下至扫地的保洁大婶,看到元晔华都会陷入短暂或者长久的痴呆状态。
很多公司的女人,未婚已婚的,都私下说能和元晔华有一夜之情,此生不虚。就如成钢所言,想爬到元晔华床上的女人,不知道有多少。
成钢也走了进来,靠在门口抱住胸,微笑用眼睛打量着丁香。
办公室中的四个人,默然无语,仿佛这个办公室中,没有人一般,诡异的气氛沉重而压抑。
丁香的目光,从元晔华的身上移开,向窗外望了过去。这位总裁是很英俊,硬朗的线条最能诱惑各种各样的女人,但是不包括她。
丑小鸭的她,深知和这位总裁之间的距离,那是不可逾越的鸿沟,宁愿在远处偶尔望上他一眼。
“他和我,是两个世界的人,我走不进他的世界,正如他不会走进我的世界!”
阳光灿烂夺目,湛蓝的天空在这顶层,离她格外的近,似乎从窗口伸出手去,就可以碰触到蓝天白云。
“晴朗的好天气,不知道今天,是不是我最后一次看到这样的蓝天,这样的白云,还有那些高楼大厦?”
心中有不舍,她才二十岁刚出头,刚刚到这里工作不久,没有真正享受人生的乐趣,她不想死。
“窗外的风景很美。”
低沉略带冷意的语调,优雅而动听,如男低音般在她耳边掠过。
元晔华打量眼前的女子,高挑丰满的身材,曼妙凹凸有致的曲线,正是他喜欢的那种身材。
她有一张娇小的脸,五官精致玲珑,不是很美,也没有妩媚的韵味,清秀中略带些许的倔强。
秀逸的双眉如下弦月,一双杏眼,眼梢微微挑起,带出几丝隐藏在骨子中的傲气。粉红的樱唇丰满如熟透的水蜜桃,令他想抓住尽情地品尝。
丁香听到元晔华的话,回过神来,回眸正迎上元晔华幽深如无尽黑夜般的眸子,不由得微微低下头去。
“是总裁,外面的景色很美,尤其是从这里看下去。”
“喜欢俯视的感觉?”
元晔华有些兴趣地审视丁香,记得这个女子是凌雪冰的助手,那么凌雪冰所熟知的那些事情和业务,她也该清楚才对。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恶魔首席:贴身甜心水嫩嫩》

第5章 :卖身契(一)


她站在他的对面有半个多小时,在这样的情况下,不骄不躁,还有心情去欣赏外面的风景。
“有趣的女人,这个女人是没有心,还是胆子太大?或者愚蠢到以为,她看到了凌雪冰的死,听到那些秘密,仍然可以安然无恙地活下去?很冷静,也很沉得住气,符合我的要求。”
“高山仰止,风景无限好。”
丁香抬头看着元晔华,接触到元晔华的眼神,缓缓地垂下眼睑恭敬地低下头去。
“不害怕吗?在这高处,你可能随时会掉下去,粉身碎骨。”
丁香再一次抬眼看着元晔华,就在刚才的半个多小时时间中,她脑海中闪过太多念头,元晔华会如何处置她?
她很清楚,如元晔华这样的人,黑白两道通吃,想让她如此一个普通的人消失,有太多的方法,不会给元晔华自己惹上一点的麻烦。
半个多小时的时间,无比的漫长,或者等待死亡到来的时间,每一分每一秒都是无比漫长的。
“每一个人,都有粉身碎骨的时候。”
丁香平静地回答,纵然心中并不平静,她却是不表露出来。
或者总裁并不想杀她,凌雪冰忽然死掉,他需要一个熟悉凌雪冰业务的人,他也需要一个人把凌雪冰留下的事情处理妥当。在找到新的秘书之前,他日常的事情,还是需要一个熟悉这些事务的人来处理,协助他,而没有人比她更合适。那么,他是要留下她吗?”
“今天,你看到了很多风景。”
“总裁,我只看到此刻窗外的风景,其他的都已经忘记。”
元晔华的眼底深处,闪出一抹欣赏的神色,她不是不畏惧,不担心,但是却可以在表面摆出平静的神色。一个年轻的女子,能做到这一点,真的很难。
“今日和明日,我的行程是如何安排的?”
“总裁,今日下午三点,您要召开一个视频会议,四点约了美国的客户史蒂芬先生会谈,五点有一个私人约会。晚上九点,您要参加一个重要的晚会。明日……”
丁香侃侃而谈,对于她而言,凌雪冰所需要了解知道的事情,她都要谨记,不能有丝毫的疏漏。
这幢大厦中人的员工,都知道凌雪冰是一个要求多么苛刻,难以相处的上司。她的美,她的媚,只为一个男人绽放,就是此刻她眼前的总裁元晔华。
凌雪冰,若是你甘于平淡的话,不做那些事情,也不做他的女人,或者如今你还可以好好活下去。你的美丽和妩媚,是为了他而绽放,也是因为他而枯萎,是否值得?
丁香叹气,很久以后,她才明白,凌雪冰别无选择,当时她只是太年轻,太单纯,不懂得这些。
她明白后,却已经走上了一条不归路,和恶魔共舞。
“看看这份文件。”
元晔华点了点刚才放在桌案上,他一直在看的文件。
丁香向前走了几步,伸手从桌案上拿起文件,她早已经注意到,那份文件上全是外文,没有一个中文。
是德文,传过来的文件,该有专门的翻译,给翻译成中文,或者传过来之前,就该已经翻译好。这份文件,为何仍然是德文?
她有些疑惑,拿在手中翻看起来。
只翻了几页,丁香的心就不停翻涌,控制着自己的情绪,表面上看上去仍然很平静。
这份文件赫然涉及到了某些违法的事情,不是一份正式意义上的商业意向书,可能也正是因为如此,才用了德文,没有找人翻译过来。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恶魔首席:贴身甜心水嫩嫩》

第6章 :卖身契(二)


手中的文件,薄薄的几页的纸,忽然间沉重无比。
丁香明白,既然已经看了,就再也休想逃避,她只能继续看下去。好在她大学时,特意进修过德文,德文的水平很好,看这份文件并不费力。
“总裁,我以为这里或许有点不妥。”
丁香指着一个地方娓娓道来,目光落在元晔华的桌案上,无意之间,她却是看到桌案的一角,一份档案打开了一半放在桌案的角落上,正是她的档案。
她心头蓦然一颤,所有的一切,包括她的家人,都在这位恶魔般的老板手心之中!
“给你两个选择,做我的贴身秘书,或者和凌雪冰一样消失!”
元晔华眸子中闪过一抹犀利,低沉淡漠的语调,比空气更轻,却是沉重如山,压在丁香的心头。
“做我的贴身秘书,或者死!”
幽寒的语调,从元晔华薄薄诱人的唇中吐出,空气仿佛凝固冰冻起来,办公室中的阳光,即刻远离,明媚的初秋,因为元晔华的一句话,到了寒冷的深冬。
丁香紧握双手,指甲刺入手心,唇紧紧抿起。
若是可以选择,她不愿意做元晔华的秘书,如凌雪冰那般。
她宁愿默默无名地做凌雪冰的助手,把她的功劳和辛苦,都据为己有,她永远在幕后做一只丑小鸭。
但是,此刻她还有选择吗?
元晔华给了她两个选择,想起刚才目睹凌雪冰的惨死,受刑不过几乎死掉,最后遍体鳞伤,气息奄奄。
或者连锋是结束了她的痛苦,与其那样活着,不如痛快地死去吧?
“是总裁,能做总裁的秘书,是我的荣幸。只是我学历不高,学识浅薄,若是让总裁您不满,请您及时找到合适的人代替我。今日,我没有来过这里,什么也不曾看到。”
丁香深深地呼吸了几口空气,语调缓慢而肯定地说出了这些话。
元晔华身体后靠,靠在真皮椅子的靠背上,舒服地坐着,幽深的眸子盯住丁香。
“丁香,你该多少了解一些事情,让你消失,或者让你全家消失,对我而言,不过是一句话,永远不会有人知道事情的真相。”
“总裁,我明白,我一切遵从总裁您的吩咐。”
丁香低头深深鞠躬。
“很好,从现在起,你就是我的贴身秘书,开始做事吧。”
“是,总裁。”
“以后叫老板。”
“是,老板。”
“给我去煮咖啡。”
“是,老板。”
丁香后退几步,微微低头行礼,转身走了出去。
“成钢,盯住她的全家,把她的祖宗三代,都调查清楚。连锋,看住她。”
“是,老板。”
“老板,公司里的人这么多,老板您要是想找个秘书,随便一抓一大把的美女,为何要用这个妞?”
成钢笑嘻嘻地问了一句。
“人很多,谁能立即做事?最熟悉凌雪冰事务的就是她,她精通三国语言。刚才她的表现,让我还满意。”
“是老板,老板看人是从来不会错的。”
丁香苦笑,为了保住小命,也为了家人,她别无选择,只能做元晔华的秘书。
“我决不能像凌雪冰一样,既做他元晔华的秘书,又做元晔华的情人。好在我没有凌雪冰那么美貌妩媚,老板也该看不上我才是。”
想到此处,丁香的心微微松了下来,想着最好元晔华嫌她容貌平常,学历不高,出身低微,会尽快地贬谪了她,用其他的人做秘书。
“总裁,您的咖啡。”
丁香小心地把咖啡放在桌案的一角,正好是左手的角落。
元晔华注意到这个小小的细节,他是左撇子,但是凌雪冰送咖啡和东西时,总是会忘记这一点,这个小秘书,很细心。虽然不是他的贴身秘书,却是注意到这一点。
“把这些文件,拿去检查后给我。”
“是,老板。”
“以后你的薪水提高三倍,二十四小时必须随传随到。”
“是,老板。”
丁香低头一一答应,面对杀人恶魔,她有违背的资格吗?
“把这个合同签了。”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恶魔首席:贴身甜心水嫩嫩》

第7章 :卖身契(三)


元晔华手中飘起一张合同,丁香急忙上前几步,一把将合同抓到手中,看着合同上的条款。
这是太极集团,或者是说是元晔华和她之间的合同,其中的条款规定,她必须二十四小时随叫随到,随时跟在元晔华的身边。
负责元晔华的工作、私生活、旅行、商务会谈、私人聚会、约会、甚至包括了情人的安排……
“这……”
丁香无语地看着合同,按照这合同上的条款,她怎么有一种感觉?她就是那可怜的喜儿,元晔华就是万恶阴险的黄世仁?
这合同,哪儿能叫合同?简直就卖身契,把她卖给了元晔华,只是卖身价可够低的。
薪水是涨了三倍,但是,二十四小时,随传随到,这工作的时间,也涨了三倍,哪个,可以问一句,有加班费吗?有额外的补贴吗?有奖金吗?
不知不觉,丁香就把这几句心里话,给低声地嘀咕了出来。
元晔华兴趣十足地看着丁香,对这个贴身小秘书的兴致,是越来越浓了。身边的女人虽然多,但是还真没有如此清秀可人,带着几分单纯的女人。
“表面清纯,经历过很多的一个女子,面对生死都可以很冷静,越来越符合我的要求。“
“怎么?有问题?不想签?”
“绝对服从老板的一切命令,老板,这条款不妥吧,难道老板要我……”
丁香秀眉紧蹙,手指敲打着这条款,难道老板要她爬上床去,脱光衣服侍寝,她也要从命吗?
“你以为就凭你,我会对你感兴趣?”
元晔华几乎失笑,如此有趣的女子,真是个宝啊。
“不想签也可以,我一向不愿意强人所难。”
丁香松了口气,不强迫的话,这位老板还是挺大度的。
“给你半天的考虑时间,不想签你就可以走了。”
“谢谢老板。”
“超过今夜十二点,你想签约,要跪下来求我!”
丁香疑惑了,她贱吗?她至于那么贱吗?
“老板,这个可能性很渺茫,老板若是没有其他的吩咐,我去工作。”
元晔华邪魅地笑,那笑容可以迷倒上至八十岁,下至八岁的所有雌性动物。
丁香不被其迷惑,微微躬身退了出去。
元晔华唇角翘起,小秘书,敢和他斗,太嫩了点儿。
修长的手指,轻缓地在桌案上敲打,他绝不会让她在今夜十二点之前找到他,因为他要给她一个教训。
“必须让她明白,在我的面前,必须绝对遵从我的命令!”
邪魅冷酷的笑意,让那张希腊般完美雕刻般的脸庞,满是蛊惑的气息。
“以为我有病吗?跪下来求你,把我自己免费卖给你?”
丁香心中有气,不敢发泄出来,回到自己桌案上,狠狠在桌案下剁了几脚,这秘书的日子,简直过不下去了。
给那位恶魔老板当了几天的秘书,丁香是身心俱疲惫,她不得不佩服,那位凌雪冰大小姐,是怎么熬过这四年的。
“给恶魔老板当秘书,这难度是相当地大!”
丁香不安地看了一眼时间,半天时间就要过去,夜色即将降临,她是不是可以下班回家,从此后告别凄惨的贴身小秘生涯?
“大不了就是解雇我,我有手有脚,也不是找不到工作,珍惜生命,远离恶魔老板,干脆今天就不侍候了,回家去看看。”
丁香打定主意,走出了公司,心中隐隐惴惴不安。
手机响起,她瞪眼,这电话不早不晚,她刚刚走出太极集团大厦,就一个劲催命般不屈不挠地响了起来。
打开手机,是家里的号码。
“丁香啊,你哥哥被警局抓走了,你赶快回来去看看,到底出了什么事情。”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恶魔首席:贴身甜心水嫩嫩》

第8章 :家中突变(一)


一句话,让丁香心中的不安,变成了现实。
她急忙想打车回家,一辆豪华的阿斯顿马丁停在她的面前,司机下车到打开车门:“丁秘书,想去何处,我送您过去。”
丁香心急如火,也不想多耽搁,急忙就上了车,让司机送她到警局去。
“丁霄涉及谋杀,虐待凌雪冰至死,此案重大,不得保释,不得和家属见面……”
警察都说了些什么,丁香记不清了,一双愕然的眼睛瞪大。
“怎么可能?”
她用难以置信的目光看着警察,凌雪冰是如何死的,她再清楚不过,因为她目睹了整件事情的经过。
“这件事情,怎么会和我哥哥有关系?我哥哥根本就不认识凌雪冰。”
“证据表明,丁霄是最大的嫌疑人,丁霄有在场的证据,现场取证,都表明被害人是被丁霄所杀死。此案重大,已经移交给重案组。”
警察无情的语调,让丁香蓦然间想起今日元晔华的话,明白了什么。
这所有的一切,都是他的安排,想不到,短短的时间,他就能安排出如此天衣无缝的阴谋,让我哥哥成为杀死凌雪冰的最大嫌疑人。元晔华,你果然厉害,竟然可以让天上飘黑雪。他到底有多大的能量?可以做到哪一步?
丁香疲惫地回到家中,此时已经是深夜,家中一片黝黑。
“丁香,你可回来了,你父亲病发,被送进医院了。”
邻居的话,雪上加霜,她的父亲多病体弱,被这件事一刺激,竟然进了医院,丁香连房门也没有来得及打开,翻身回去,阿斯顿马丁,仍然在等她,坐上专车,一路向医院狂飙。
到了医院,丁香一路跑了进去,浑身被冷汗浸透。
“丁香,怎么办啊……”
丁香的母亲,看到丁香跑了进来,悲泣着起身,抓住丁香的手,泪如雨下。
“妈妈,爸爸怎么样?”
“情况很不好,手术需要很多钱,家里哪里有那么多的钱,我好说歹说,跪在地上求他们,把房契都给了他们,医院才勉强答应先给你爸爸做手术。但是,手术的费用太高,恐怕就是要把房子卖掉,也未必够用。”
“钱再想办法,爸爸的病怎么样?”
“唉……”
卫晴叹气,鬓边垂落的白发,带着一抹湿意,那是心中焦虑,送丈夫到医院来,还担心儿子的事情,出了太多的汗水所致。
丁香的心一酸,抬手将母亲鬓边的白发,用手指抿在而后,抱住母亲:“妈妈,别太担心,爸爸不会有事的。钱的事情,我会想办法的,您就放心吧。”
“你……”
卫晴疲惫无力地摇摇头,晦暗的脸上,眼角皱纹堆积,秀眉紧紧蹙起,双眉之间,深刻的“川”字,让丁香的心阵阵隐痛。
她的母亲,才四十多岁,苍老的如同一个快六十的老妇人。仔细看,还可以隐隐见到,卫晴当年的些微风采,那风采被蒙上一层尘,盖在下面。
卫晴想说丁香能有什么办法,话到嘴边,终于没有能够说出口去。
“你哥哥怎么样?”
丁香搀扶母亲在手术室外的椅子上坐了下去,卫晴忧心忡忡地问了一句。杀人的罪太大,她的心一直就怔忪不安,丈夫的病发,更是雪上加霜一般,击倒了她。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恶魔首席:贴身甜心水嫩嫩》

第8章 :家中突变(一)


一句话,让丁香心中的不安,变成了现实。
她急忙想打车回家,一辆豪华的阿斯顿马丁停在她的面前,司机下车到打开车门:“丁秘书,想去何处,我送您过去。”
丁香心急如火,也不想多耽搁,急忙就上了车,让司机送她到警局去。
“丁霄涉及谋杀,虐待凌雪冰至死,此案重大,不得保释,不得和家属见面……”
警察都说了些什么,丁香记不清了,一双愕然的眼睛瞪大。
“怎么可能?”
她用难以置信的目光看着警察,凌雪冰是如何死的,她再清楚不过,因为她目睹了整件事情的经过。
“这件事情,怎么会和我哥哥有关系?我哥哥根本就不认识凌雪冰。”
“证据表明,丁霄是最大的嫌疑人,丁霄有在场的证据,现场取证,都表明被害人是被丁霄所杀死。此案重大,已经移交给重案组。”
警察无情的语调,让丁香蓦然间想起今日元晔华的话,明白了什么。
这所有的一切,都是他的安排,想不到,短短的时间,他就能安排出如此天衣无缝的阴谋,让我哥哥成为杀死凌雪冰的最大嫌疑人。元晔华,你果然厉害,竟然可以让天上飘黑雪。他到底有多大的能量?可以做到哪一步?
丁香疲惫地回到家中,此时已经是深夜,家中一片黝黑。
“丁香,你可回来了,你父亲病发,被送进医院了。”
邻居的话,雪上加霜,她的父亲多病体弱,被这件事一刺激,竟然进了医院,丁香连房门也没有来得及打开,翻身回去,阿斯顿马丁,仍然在等她,坐上专车,一路向医院狂飙。
到了医院,丁香一路跑了进去,浑身被冷汗浸透。
“丁香,怎么办啊……”
丁香的母亲,看到丁香跑了进来,悲泣着起身,抓住丁香的手,泪如雨下。
“妈妈,爸爸怎么样?”
“情况很不好,手术需要很多钱,家里哪里有那么多的钱,我好说歹说,跪在地上求他们,把房契都给了他们,医院才勉强答应先给你爸爸做手术。但是,手术的费用太高,恐怕就是要把房子卖掉,也未必够用。”
“钱再想办法,爸爸的病怎么样?”
“唉……”
卫晴叹气,鬓边垂落的白发,带着一抹湿意,那是心中焦虑,送丈夫到医院来,还担心儿子的事情,出了太多的汗水所致。
丁香的心一酸,抬手将母亲鬓边的白发,用手指抿在而后,抱住母亲:“妈妈,别太担心,爸爸不会有事的。钱的事情,我会想办法的,您就放心吧。”
“你……”
卫晴疲惫无力地摇摇头,晦暗的脸上,眼角皱纹堆积,秀眉紧紧蹙起,双眉之间,深刻的“川”字,让丁香的心阵阵隐痛。
她的母亲,才四十多岁,苍老的如同一个快六十的老妇人。仔细看,还可以隐隐见到,卫晴当年的些微风采,那风采被蒙上一层尘,盖在下面。
卫晴想说丁香能有什么办法,话到嘴边,终于没有能够说出口去。
“你哥哥怎么样?”
丁香搀扶母亲在手术室外的椅子上坐了下去,卫晴忧心忡忡地问了一句。杀人的罪太大,她的心一直就怔忪不安,丈夫的病发,更是雪上加霜一般,击倒了她。

继续阅读《恶魔首席:贴身甜心水嫩嫩》


版权声明:未经书面授权禁止转载、摘编、复制或建立镜像。对既成事实本站将保留所有的权利。

无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