沈妗,杨菁岚(他怀中的小可爱)最新章节全文免费阅读

小说:他怀中的小可爱
分类:霸道总裁
作者:沈妗
简介:沈妗暗恋一人十年之久,她从未想过有朝一日自己竟会梦想成真
所以,在圆梦的那天,她怂了
对着眼前这个郎艳独绝俊如松柏的男人,她小心翼翼的开口,许南暨,你看清楚,我是沈妗,不是你的杨菁岚
男人凤目凝在她脸上,声音又低又迷,沈妗,我的妻子,我亲你不对吗?对
后来,沈妗占...
角色:沈妗,杨菁岚
沈妗,杨菁岚(他怀中的小可爱)最新章节全文免费阅读

《他怀中的小可爱》免费试读免费阅读


第一章 婚礼


教堂。

鲜花环绕,轻纱飘摇的教堂内传来司仪庄严又肃穆的声音。

"许南暨先生,你愿意娶你旁边的这位沈妗女士为妻,一辈子爱护她,尊重她,与她结为夫妻共度一生吗?"

沈妗隔着头纱目光轻颤,她紧紧拽住了婚纱的裙摆,不敢偏头去看身边的男人一眼。

他会怎么回答,会点头应下,还是遵循内心……

"他不愿意!"

突来的女声让教堂内顿时一片喧嚣,沈妗自然也听到了这个声音,她感觉到身旁的男人回身望了过去,她听见他清朗的嗓音轻柔的念出了来人的名字。

"菁岚。"

沈妗不知道自己是该难过还是该庆幸,只是一点,这场婚礼终是进行不下去了。

杨菁岚无视周围的一切议论,她红着眼一步步走上前,台阶之下她仰头看着上面的男人,语音哽咽:"南暨,不要娶她……我不要你娶她……"

沈妗背对着下面,即便隔着头纱她也能看见司仪那一脸惊诧不已的样子。她无声的笑了笑,心想,一点都不惊奇好吗,许南暨会娶她才是一桩叫人瞠目的事情吧。毕竟,天南国际总裁许南暨心尖上的女人,唯有一个杨菁岚。

身边的高大男人终是抬步下去,他终是离开了她身边。沈妗叹了口气,在他下台阶前喊住了人。

"南暨哥哥。"

女孩子声音软糯,许南暨眼神一暗。

沈妗转过身,她并没有去看台阶下的杨菁岚,她只是无比认真的看着背对着她长身玉立的高大男人,"这场婚礼就此作罢吧。"

她的话音刚落,座位上的沈父沈母就顿时站了起来。

"妗妗你说什么呢?"

沈妗自顾掀开了头纱,精致的面容在人前显现。她冲父母甜甜一笑,"爸爸妈妈,南暨哥哥有自己喜欢的人,他娶了我会不开心的。"

许南暨还未有动作沈妗便已先他一步下了台阶,她牵着裙摆,一步一步走的很是专注。

等下了台阶,她抬眼对上杨菁岚望过来的视线,也不知道该怎么回应眼前这个南暨哥哥的心上人,沈妗只得扯了扯唇角,朝她点了点头后翩然离去。

满堂震惊。

杨菁岚也有些反应不过来,她眼睁睁看着沈妗就那么自然的从自己眼前离开。在看许南暨,男人深色的双眸根本叫人看不出他的内心,可他从始至终没有出言阻止沈妗的动作。这样想着,杨菁岚脸上到底有了几分笑意。

"南暨!"

许父许母眼看着门当户对的儿媳妇在他们眼皮子底下拒婚离开,沈父沈母也随女儿一同走了。天南国际在一众商政巨鳄面前,第一次颜面尽失。

许父指着儿子脸色气的发白,"你,你赶紧去把妗妗追回来!"

许母亦是一脸焦急,她怒瞪了杨菁岚一眼,恨声道:"你知不知道你在做什么?为了这么个女人,你当众让妗妗难堪,现在这样要如何收场?"

沈氏地产千金何其金贵,大婚当日让一女子扰了婚礼流程,未婚夫还当众要弃了她与那女子一起,怎么都是不好交代的。

许南暨终于开口,他轻捏袖口,上面的玛瑙袖扣盈盈生光。男人眼眸深邃,语调轻扬。

"我自会收场。"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他怀中的小可爱》

第二章 冲撞


杨菁岚最爱的,便是眼前男人那通身的绝豔气派,他总是能让人无端信服,叫人沉迷不起。

许父许母自然做不了他的主,只是看着儿子弃了沈妗那清丽无双的绝佳儿媳人选,倒是与这个出生平凡的杨菁岚多年一起,两人就十分不满。

"总之,沈氏那边你必须要有个交代,至于我许家的儿媳,除了沈妗我谁都不认!"

许父许母甩袖离开,教堂内从宾客满座转眼成为空荡无人。

杨菁岚眼眸水润,十分哀切的望向面前的男人,"南暨,我没想过让你父母为难,我只是……只是一想到你要娶别的女人为妻,我就忍不住……"

她轻声低泣,模样十分叫人心生怜爱。许南暨眼神未变,手上却不知何时多了条帕子递与了她。

"走吧。"

杨菁岚两眼迷蒙,伸手接过他递来的帕子,指尖触碰间却被他手指泛凉的温度刺到。

收回手时,男人已经率先动作,走在了她前面。

杨菁岚擦了泪,看着眼前男人似松若柏的挺括身形,心底坚定。她不会让他娶别的女人为妻,永远不会。

教堂大门打开,许南暨在她之前出了门,杨菁岚尚未来得及整理好面容,就听见一声震响,随即便传来了大片尖叫。

教堂门口众多豪车排开,许南暨出去的时候,一辆黑色轿车恰巧驶出,在过道上速度不减,更甚至在许南暨出现的档口霎时加速直直的朝着他冲撞了过去。

黑色轿车在撞倒人后无视周围的尖叫声,大咧咧的在人前拐了个弯继而消失不见。当杨菁岚从教堂里出来,便看见一圈人围在那一块惊慌叫嚷着什么。而被围在中间的人露出了他修长的手臂,袖子上的玛瑙袖口让人一眼难忘。

杨菁岚不可置信的瞪圆了双目,喉咙像是被堵住了般,她拼命用力也只能发出一声暗哑的低呼。

"南暨!"

沈妗接到许南暨出车祸的消息的时候,她正换下了婚纱坐在光影明亮的休息室里发呆。手机响起来的时候,她有些怔愣的接过,然后手一抖,手机啪嗒一声摔落在地。

"南暨哥哥……"

她想都没想的起身就往外冲,一边跑一边不由自主的红了眼眶。如果知道她从婚礼现场走开会造成这样的后果,她就应该留在那完成仪式的。她宁愿许南暨以后讨厌她,她也不想看到他出事情。

医院早已被封锁,沈妗迷蒙着眼正不知道要怎么进去呢,医院门口就走出来一人。沈妗看见他顿时眼神一亮,"秦吏!"

秦吏本就是来接她的,由他在前面带路沈妗十分顺畅的直接到达了顶楼病房。一路上秦吏几次想要开口跟她说些什么,可一触及沈妗发红湿润的双眼,就把到嘴的话尽数咽了下去。

VIP病房门口,许父许母正在与杨菁岚说着什么,两人脸色皆有些不好。看他们的神情沈妗一直绷着的心缓缓松了松,叔叔阿姨面上没有悲色,他该是没什么大碍的吧。

"你赶紧给我离开,这里不是你可以来的地方!"许母言色生厉,杨菁岚却浑然自若不见难堪。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他怀中的小可爱》

第三章 嫉妒


"伯母,我是来看南暨的。"

"你以为你是什么身份,南暨是你能见的人吗?若非是你今天突然出现,事情又怎会发生成现在的样子!"

杨菁岚不卑不亢,她从来都是骄傲的,她这样的才是许南暨喜欢的样子吧,沈妗难过的想。

"伯母,南暨要见谁不见谁都是他的决定,别人谁都做不了他的主不是吗?就算我今天不来,您以为南暨就真的会甘愿娶沈妗为妻吗?"

杨菁岚说着瞥了眼后面来的沈妗,言下之意谁都明白了。

许南暨不喜欢沈妗,他喜欢的人是杨菁岚。所以,即便今天他与沈妗进入了教堂,可终究他是不会把她娶回家的。

许母沉着脸,转头看见沈妗却又立即柔了神色上前拉住了她,"妗妗你来啦,别担心,南暨没有什么大碍,等医生给他做完检查我们就进去看他。"

没有大碍,沈妗明豔的小脸终是亮了亮。可一旁的杨菁岚存在感那样强烈,沈妗看着面前对自己和颜悦色的许母,在看看一旁背脊笔直的杨菁岚,若非是因着自己沈氏独女的身份,伴在许南暨身边的女子,从来就不该是她啊。

"阿姨,他没事就好,我先……"

"家属可以进来了。"

病房门被打开,沈妗未说完的话就那样被吞了回去。

许父许母,秦吏,许家旁支……很多人都匆匆的挤进病房去探望,最后只有沈妗与杨菁岚站着未动。

沈妗余光看见杨菁岚脸色紧绷的样子,她心中几分酸涩。即便婚礼现场她能做到坦然离开,可是现在看着杨菁岚替南暨哥哥担忧着,她只觉心里十分的压抑难受。这就是嫉妒吧,她很嫉妒杨菁岚。

病房里的声音此起彼伏,最后一道男声响起大家不约而同闭了声。围在病房的人群渐渐散开,而后终于露出了那道人影。

男人面如冠玉容颜清朗,他看向病房外,眉眼温和姿态独绝,嘴角是全然叫人沉溺的弧度。

"过来。"

他轻声开口,声音暗哑却能叫人瞬间臣服。

他是许南暨,是沈妗从情窦初开暗恋至今的男人。沈妗下意识的抬脚想要去到他身边,可是有一人比她更快。

是了,他唤的人又怎会是她。沈妗抬起的脚步又缩了回去。扯了扯唇发现自己怎么都笑不出来。难堪吗,并不,只是觉得羡慕罢了。能被他在意的女孩子,谁能不羡慕。

南暨哥哥刚刚遭遇车祸,这会肯定是要与心上人好好待在一起说说话的。沈妗伸手掩上了房门,离开又不舍得,进去又没有她的位置。最后她索性在走廊的长椅上坐了下来,坐定后又觉得自己的行为实在没有意义,不由苦笑出声。

杨菁岚进去后直接走向了病床,她眼眶湿润站在病床边俯身去牵许南暨的手,语调温柔:"南暨你怎么样了,你知不知道你把我吓死了……南暨?"

许南暨抽回了手,他眼神如墨,深谙无比。好看的眉眼也轻蹙起来,抬头望向杨菁岚时眼神疏离的叫人害怕。与不久之前婚礼现场他看向杨菁岚的神情,截然不同。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他怀中的小可爱》

第四章 主动


"小姐,请你自重。"

病房内一时寂静无声。

"……南暨,你怎么了?"

杨菁岚心下有些不安,她再次伸手却在还未触及他时就被挡了下来。许南暨面色不愉,往往不等他蹙起眉头身为特助的秦吏便会及时处理掉让他不喜的事物,而这一次秦吏却没有出面。

"秦吏,把这位小姐给我请出去,以后在放陌生人进来你就不用在我这了。"许南暨冷凝道,他目光看向病房门口处,那里房门紧闭周围空无一人。

之前站在那里的不过两人,杨菁岚和沈妗。这下,所有人都清楚了。许南暨让出去的人是杨菁岚,让过来的人,是沈妗。

许南暨的表现太过奇怪,杨菁岚整个人完全没有反应过来。

"南暨你怎么了?你怎么能让我出去?我是菁岚啊,南暨你不认识我了吗?"

许南暨薄唇轻抿,在出声时已然愠怒,"秦吏!"

"是,大少。"

杨菁岚被秦吏拉着出了去,杨菁岚怎会愿意,只是秦吏手劲大,她眼睁睁看着自己被拉离了病床前,眼睁睁的看着许南暨没有任何表示。

他们出去时的动作惊到了沈妗,沈妗睁大了眼看着秦吏拉着杨菁岚脚步匆忙的离开,大开的病房内鸦雀无声。

她起身走近去看,刚出现在门口就听见了熟悉的男声响起。

"你还站在那里干什么,过来。"

……

医院大门口。

"杨小姐,大少出车祸时被撞伤了脑袋,刚才医生检查只说身体上没有什么问题,就怕被撞击的地方会出现后遗症,现在看来大少怕是记忆出现了问题,把你给忘了。"

秦吏轻飘飘的一句话让杨菁岚全然的不可置信。

"把我给忘了?呵,怎么可能呢,他怎么可以把我给忘了呢。"

秦吏也是无奈,"也许……也许大少的记忆里杨小姐你是最为着重的,所以在初醒时才会出现这样的情形吧。"

杨菁岚眼神一动继而道:"我立刻安排国外的专家过来给南暨做最全面的检查治疗,现在医学这么发达,南暨肯定很快就会恢复的。"

许南暨一出事,外面指不定要乱成什么样子。只是当下沈妗却觉得,自己才是最为凌乱的那个。

"……南暨哥哥,你刚才说的什么?"

探望的人尽数离去,许家人忙着去处理后续事情,空荡的病房内,沈妗在病床边站着,许南暨微微仰头,声音温润却让人不可忽视。

"既然今天的婚礼不能成行,那我们就先去把证领了吧。至于婚礼……这是我欠你的,我会记得。"

沈妗哑然,婚礼未能成行她心里说不上什么感觉,既有些难过又有些松了口气。这桩婚姻在外人看来是天造地设,可于她却是心意难平的。她暗恋许南暨的这些年又有谁比她更为在意,许南暨真正喜欢的那个人,不是自己呢。

"南暨哥哥,你说你要跟我去领证?"

许南暨许是不习惯仰头说话,他抬手揉了揉额角后十分自然的将沈妗垂在一旁的手牵住,然后把人拉坐在了床边。

而沈妗低头看着自己被牵住的手,小脸微红。他牵她了,主动牵了她的手。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他怀中的小可爱》

第五章 愿意


"我跟你父母说过了,今天的事情实在太过意外,婚礼虽然被耽误了可我们结婚已是既定的事实,礼数可以延后,先把正事办了。"

他清冽的声音叫人听得沉醉,尤其是从他口中说出的那些话,换做任何一个女子,面对这样的男人,当他神色认真的同你说要与你领证结婚的时候,谁能逃的了?

沈妗眼眸清亮,她生的娇美,上了妆的小脸豔丽无双,只是此刻她笑的有些牵强,眉宇间染了几分蹰躇。

"南暨哥哥,你……真的要与我结婚吗?"

许南暨眉头轻蹙,看向她的目光隐约凌厉,"你不愿意嫁给我?"

"不是!"

女孩子的声音果断清脆,许南暨眉头微松,"还是说你想先办婚礼在领证?"说到这他竟挑眉轻笑了起来,"是不是觉得就这样先领证有些委屈?"

嫁给他怎么可能是委屈。

沈妗面对着眼前的许南暨,她满心愕然。

"南暨哥哥,你到底怎么了?"

虽然看上去没有任何问题,可偏生他说的这些话,那是以往的许南暨决计不会同她说的话。沈妗没忍住,身子微微前倾一手探上了许南暨的额头,"你是不是哪里不舒服?"

女孩子的手柔软细腻,许南暨眼眸微垂眼底深色一闪即逝。

他伸手将沈妗的手拉下握在了掌心,眉目如画,"妗妗,嫁给我有很多好处的,别想着拒绝,嗯?"

那个尾音仿佛带了稀世明光而来,霎时将沈妗心底的所有不安与退却尽数打散。

她抬眼,两人视线对上,眼底皆是全然的彼此,清晰可见。

他这是在求婚吧,他在向她求婚啊。沈妗眼底渐渐生泪,不爱便不爱吧,得他一句既是他不爱她,这个深渊她也甘愿跳了。

"我嫁给你,我愿意嫁给你的。"

她声音软软,精致的脸上有了绯红,许南暨多看了一眼,嘴角的笑意明朗又绝艳。

"好女孩。"

许南暨要与她去领证,只是他刚遇车祸,这会就要出院沈妗有些不放心。

"南暨哥哥,你还是先留在医院让医生好好检查下吧,等你身体养好了我们再去呀。"

她看着许南暨翩然起身,动作间倒是如往常般清贵又自然。

"没关系,我想与你去领证。"

他的声音轻轻,沈妗却神色一怔,被他这一言就搅动了心神。许南暨想要得到女孩子的心,他什么都不用做,只需站在那里用最轻柔的声音同你说上一句情话,那你便在劫难逃。

沈妗恍惚的被他牵着出了病房,又恍惚的被他带出了医院。等到反应过来时,两人已经在去往民政局的路上。

"呀!"沈妗两手空空,坐上出租车才想起来:"南暨哥哥,我们没有带证件呀!"

她发愣的样子太过娇软,许南暨转头看她眼底含笑,"婚礼之前你父母就把证件给我了。"

许南暨在她爸妈眼中,那是在完美不过的女婿了。

直到进了民政局,直到眼前被递来纸笔,沈妗扭头看了眼认真填表的男人,便是到了此刻她还是觉得十分的不真切。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他怀中的小可爱》

第六章 恭喜


许南暨填表的速度很快,当他填完要递给工作人员时大掌却被一只小手拦下了。

沈妗紧紧握住了他的手,很紧张也很坚定。

"南暨哥哥,你说你要娶我我很开心,我愿意嫁给你是真的,可是,你要娶我是真的吗?"

许南暨扬眉,沈妗深吸口气,她想如果现在不说,等他们领证之后她估计是在没有勇气说出口了。

"我们从小一起长大,你从来都很照顾我,可我比谁都清楚,你对我没有男女之爱。我知道两家联姻带来的好处会很多,可是南暨哥哥,我们的婚姻不该是因为利益而存在的,我希望我的丈夫能够爱我,而不是因为我的身份去顾及我,你明白吗?"

沈妗还想说,别人都知道你的红颜知己是杨菁岚,公众面前与你出双入对的也是杨菁岚。更甚至,今天她一出现,你便连婚礼都不愿在进行下去。现在你说要娶我,那你对杨菁岚又有着怎样的情感。

许南暨从她手中抽出纸张,面色不改的递给工作人员,又转头拿了笔亲手递到了她手中。

"沈妗,你该知道,没有人能左右我的决定。"

他一手创立了天南国际,五年时间天南国际享誉全球。不到三十,国内最年轻的百亿富豪。他这样的人,有谁能逼迫他做出自己不愿的决定。

沈妗对他,从小就辩驳不过。

一笔一划,落笔成名。

"恭喜你们。"

许南暨,沈妗。恭喜你们从今天起,正式成为夫妻。

从民政局出来的时候沈妗还是有些不敢相信,她就这样嫁给南暨哥哥了?

而许南暨一路牵着她,两人的相处十分的自然。今天发生的事情每一件都是极其的叫人预料不及,可最后的结果却好像也没有偏离到哪里去。

"先回我那,明天我让秦吏去将你的东西都搬过来。"

"为什么要把我的东西都搬到你那里去啊?"

许南暨回身,他唇角笑意明朗抬手冲她扬了扬手里新鲜出炉的结婚证,"有点自觉好吗,许太太。"

那是怎样的一幅画面呢,男人郎艳独绝星眉月目,他冲你展颜的时候你会觉得,便是只为那一眼,此后涉水跋山亦是情愿。

沈妗原本想,许南暨同她说了那样一番话,便是再如何,自己在他心中都是该有一些情分的,哪怕这情分不多自己也愿了,因为他是许南暨啊,她暗恋十年的许南暨。

可她没想到的是,现实打脸竟然来的那般快。

……

沈妗毫无准备的被许南暨带回了家,她本以为会看到喜庆的新房装饰,可没想到许南暨带她回的是一处简洁高雅的高层公寓,虽然装修上层可却没有半点新婚之喜。

"这里我刚买下不久,本来想等婚后看你喜欢什么风格在重新设计。而且按照预计,也没想让你这么快就住进来。"

今天的这场意外,却将一些事情推动了起来。

沈妗四处看了看,他的意思隐约让她觉得哪里有些奇怪。

"南暨哥哥,你是说你买下这套房子,是想婚后与我一起住在这里的?"

许南暨替她倒了杯水,明净的杯盏在他骨节分明的长指中显得十分好看。他微勾的嘴角有些晃人,沈妗越发觉得自己好似身处在了某种幻境之中,眼前的场景实在太过让她震惊了。

"老宅与市区相隔太远,而且那里环境清幽没几户人,你的性子肯定住不惯。"

所以,因为她喜欢热闹,他便买下了市区的高层公寓,与她在这里过他们的日子?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他怀中的小可爱》

第七章 改口


沈妗接过他手里的水杯凑近唇边浅饮,温水流入心尖,她微燥的心绪被缓缓抚平。

她今天本是已经做好了放弃这场婚姻的准备,可许南暨从出事到现在,与她说的话带她去做的事,每一样都让她觉得,也许她这十年的单恋可以得到一个肯定的答案。

"还有……"

沈妗站在厅中,她看着许南暨慢慢走近,看着他清隽的脸慢慢在眼前放大,他朝她俯下了身子,他在她耳边轻言,"南暨哥哥你叫了十年,现在,该改口了。"

轰……

沈妗红透了整张脸,却偏生又无比听话的问道:"那……那我要叫什么?"

要命,许南暨凝着她,白皙的面颊上红晕明显,他不由自主的就伸出了手抚了抚她的小脸。触感细腻润滑,他轻轻按了按,沈妗被他亲近的动作弄的不知如何是好,湿漉漉的一双眼就那么望着他,里面是全然的依赖。

许南暨的声音压了下去,男人低沉的嗓音带着某种未明的压力,"……我们已经结婚了,你是我的妻子,你说,我是你的谁?"

"我……我的丈夫。"沈妗被他迷得神思迷蒙,全然随了他的心思。

"那你要叫我什么?"

"老……老公……"

"乖。"

他的吻终于落了下来,沈妗唇角一凉,清冽的气息扑面而来,瞬间将她淹没。

许南暨并没有多做什么,他退开的时候沈妗腿一软整个人撞进他怀里,被他环腰抱住的时候沈妗还听见他在耳边的轻笑声,肆意清朗,让她羞愤不已。

"想吃什么?"

是了,今天一天过的太过惊心动魄,到现在两人都还没吃上一顿饭呢。

许南暨的问话让沈妗一个激灵,"呀,南暨哥哥你身上还有伤呢!"

沈妗说完就看见许南暨脸上的无奈,在回想两人刚才的一番对话行为,她挠头小声道:"那我习惯了嘛,立马让我改口多不好意思啊,以后慢慢改好不好?"

自然是好的。

"我让人送点吃的过来,你先去洗漱,吃完早点休息,今天你也累了。"

"可是你的伤……"

"小伤而已,不要担心。"

许南暨替她理了理散落的额发,长身玉立气势凛然确实不像是有什么事情的样子。

从决定放弃他到此刻成为他的妻子与他同处一室,一天而已,她却像经历了全然不同的两个世界。

沈妗细指轻抚上他的额头,上面的伤口还泛着红丝,"南暨哥哥……今天我们结婚了,夫妻一体,我们以后都会好好的在一起,是不是?"

"是。"

他的回答终于让她笑开,沈妗踮起脚尖搭着他的肩膀轻轻吻了吻他额上的伤口,声音清甜:"老公,要快点好起来啊。"

医院。

杨菁岚看着空无一人的病房十分急切:"出院了?他出车祸脑袋受了撞击记忆出现了问题,你们怎么能让他就这样出院了呢?"

"小姐,是许先生自己要求出院的。"

许南暨自己要求的出院,杨菁岚神色深沉的出了病房,她站在走廊上拿出了手机。熟悉的电话号码拨出去之后,她耳边传来的却是机械冰冷的女声。

"对不起,您拨打的电话不在服务区,请稍后再拨。"

许南暨的这个号码,从来不会打不通。

而当秦吏接到杨菁岚打来的电话时,他正在命人给沈妗搬家。

"杨小姐。"

"秦吏,南暨他为什么会出院?"

秦吏让人小心的把东西抬上车,一边组织着言语回答,"杨小姐,您知道大少日常的事物有多繁忙,在医院总归是不方便的。"

"不方便?"杨菁岚急声道:"他刚遇上车祸,脑袋受了撞击记忆都出现了问题你竟然就让他出院了,如果有什么意外你担待的起吗?"

"可这是大少自己的意思。"

许南暨的意思那便是谁都阻拦不了的,杨菁岚无奈道:"他现在在哪,我过去找他。"

"大少他……他……"

"他在哪你都不知道吗?"

无怪杨菁岚奇怪,秦吏作为许南暨的特助,可以说就连许父许母都没有秦吏知道许南暨的事情多。

只是眼下,大少怕是不愿见任何人的。

"杨小姐,大少出车祸后公司方面太多的事情得不到处理,你也知道,很多项目没有大少的亲笔根本无法启动。现在大少记忆出现了问题,大少自己的心情方面……"

秦吏的意思委婉又明确,许南暨目前心情不佳,不愿见人。

杨菁岚顿了顿,到底因着那人而退步了。

"我已经联系了国外的专家,这两天他们就会专程过来给南暨诊治,到时候我再去看他吧。"

秦吏看着被挂断的电话,顿时心里一紧,有些想为自己哀叹。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他怀中的小可爱》

第八章 仰慕


沈妗婚后有些忐忑不安的回了一趟父母家。

"你跟南暨领证了?"

沈妗面对父母的问话不免有些不好意思,她也没想到那么混乱的一天最后许南暨会带着她去民政局把结婚证给领了。

"妈妈,南暨哥哥说婚礼后面会补办的,就先把证领了。"

沈母一看女儿的样子就知道她心里是高兴的,在想到许南暨这个女婿,倒也没什么好叮嘱的。

"证领了便领了,只是婚礼后面必须补办,咱们沈家是大门大户,不办婚礼那成什么样子了。"

"妈妈,我知道的。"

沈妗在父母这得了许可心里便松了口气,这几天对她来说过得很是奇妙,与许南暨之间的相处更是让她惊奇,沈妗从来没想过,她会跟许南暨以夫妻的关系相处的那么融洽。

"既然领证了,那你就带南暨回来一起吃个饭。"

"好。"

沈妗从家里出来,刚走到门口就接到了叶佳宁的电话。

"妗妗,你什么时候回来上班啊。"叶佳宁哀嚎着:"你知不知道你连休一个星期我都要崩溃了,那些客户像是约好了一样,人手越是不够的时候他们就上赶着来找事。"

对此沈妗很是抱歉,"佳宁对不起,我明天就去上班了,这段时间辛苦你帮我顶了那么多活。"

"没事啦,不过你的事情办完了没有?家里一切都还好吧。"

沈妗连休的理由是要去办私事,而作为好朋友的叶佳宁只以为她家里出了什么事情,她一直惦记着沈妗却是没好意思告诉她自己连休是为了结婚……

"佳宁……我……"

"什么?"

沈妗抿了抿唇,"算了,还是等我明天去公司跟你说吧。"

"行,哦对了跟你说一声,咱们公司刚接了一笔大生意,是天南国际一个项目的后期宣传,估计等你回来正好接手这个项目。"

"天南国际?"

叶佳宁没有听出沈妗语气里的迟疑,很是兴奋的跟她解释道:"你是我们公司的运营组长,秦总对天南这个项目很是看重,肯定是要你亲自跟进的。妗儿啊,你终于有机会接近天南国际了,终于有机会见到许南暨了哦,你不是一直都很仰慕他的吗。"

许南暨不是不知道沈妗的工作是宣传策划,他会选择跟他们公司合作,是因为她吗。

"佳宁,先不跟你说了,我先回家。"

结婚三天,许南暨依旧没有去公司。沈妗今天抽空回了一趟家是想跟父母说一声自己与他的事情,可是没想到在叶佳宁那听了这么个消息,她心里一时有些复杂,便想着回去问问他。

许南暨不是个会公私不分的人,沈妗的公司虽然业务能力不错,可毕竟是个十几个人的小公司。除了她带着的运营部,也就秦杨作为老板管理的财务部,这么小的一个公司会跟天南国际有合作,说出去谁也不信。

沈妗坐车到了公寓楼下,想着她出门时许南暨淡淡的问她要不要一辆代步车,她一个科目二考了四次的人,坐上驾驶座就会腿脚发软的人,实在是没胆量开车一个人出行。

于是她果断的拒绝了,男人抬眉看了眼她,随即便笑道,"嗯,反正你有老公。"

想到他沈妗便忍不住的嘴角噙笑,实在想不到,他在家里的时候会是那样一副轻柔无害会开玩笑的样子。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他怀中的小可爱》

第九章 在意


高档公寓的门卫十分负责,沈妗回去的时候正好看见秦吏被拦在了小区门口。

"秦吏?"

秦吏回身冲她笑了笑,"少夫人。"

沈妗被他的称呼怔住了,随即连忙道:"你叫我沈妗就好了。"

"不不不,少夫人就是少夫人。"

秦吏在这块十分坚持,沈妗眉心轻跳,不知道说些什么了。

"你是来找南暨哥哥的吗?"

"是的少夫人,公司还有些事情需要大少处理,我是来给大少送资料的。"

秦吏跟着沈妗顺利的进了去,两人一起坐上电梯,沈妗刚想跟秦吏说两句话就听见他的手机响了起来。

"喂……"

秦吏在讲电话,沈妗本来没放在心上,只是一通电话秦吏前后只回答着嗯,是的,好的……

秦吏是许南暨的特助,天南国际的执行总监,能让他这样轻声回话的除了许南暨沈妗也想不出别人。可是电话那头的声音,好像是个女人。

沈妗眉心一动,电梯内空间狭小,电话那边的女声断断续续的传来,空气中隐约模糊的几个字眼。

医生……南暨……

这通电话秦吏挂的很快,等他转向沈妗时,一眼就对上了沈妗那双晶亮的眼睛。

"是杨菁岚吗?"

秦吏心一抖,小心回道:"……是……是的少夫人。"

沈妗点了点头,"她是在问南暨哥哥的情况吗?"

"……是。"

沈妗面上没有表示什么,她只是声音低了几分,"她很在意南暨哥哥是不是?"

"杨小姐她是大少的助理,是工作上的伙伴。"

"南暨哥哥的助理不是你吗?"

"……"秦吏偷偷瞄了眼电梯,他第一次觉得这栋高级公寓的电梯速度实在是太慢了,"少夫人,您也知道大少平日里的工作实在是太忙了,我也帮不了他多少。杨小姐是国外回来的高材生,工作上又是专业对口,能帮到大少不少。"

沈妗点了点头,"南暨哥哥是不是很喜欢她。"

"啊?"

眼见秦吏脑门都要出汗了沈妗笑了笑没在勉强他,好在这会电梯也到了,两人一起出了来。

一进门,秦吏便拿出了资料直奔书房。

沈妗看着书房的门被秦吏打开又关上,她抿了抿唇到底是将心里的酸涩给压了下去。

杨菁岚喜欢南暨哥哥她又不是第一天知道了,她在南暨哥哥身边那么多年,如果真去在意要怎么在意的完呢。

进了书房的秦吏大松口气,他将门严实的关上后才将手里的资料递给了许南暨。

"大少,我是跟少夫人一起上来的。"

许南暨接过资料听见他的话不由抬了抬眉,"她回来了?"

"少夫人吗,已经回来了。"

许南暨看了眼被关上的书房门,收回视线后秦吏明显感觉到他适才那副懒散随意的态度已经没了。

"速度快些。"

秦吏心想,别以为他看不出,要是少夫人不在家大少肯定没这么积极的跟他处理公务。

"大少,这些是近来咱们与国外合作的一些项目,需要您签字。还有这些,国内一些企业的合作邀请,我筛选出来了一部分,您过目一下。"

秦吏拿出来的资料,每一份都足以让外界人垂涎不已。只是能出现在许南暨面前的,上面关乎的数字已然是别人眼中的天文。

许南暨随意瞥了眼,手上的动作快速,不过片刻一些合作案已然被敲定了下来。最后许南暨抽出了一份资料抬手在上面敲了敲。

"自作聪明?"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他怀中的小可爱》

第十章 感谢


"大少,天地良心,我这可全然是为了您啊。"秦吏指着上面的名字说,"夫人在的这家公司老总叫秦杨,一个大学期间追了夫人十多次被拒依然没有放弃的人,这样的人跟夫人天天一块工作您能放心吗?"

"为什么不放心?"许南暨轻哧了声:"她是我的妻子,你以为谁能撬的走?"

秦吏被说的哑口无言,最后无法只得道:"那我就回了他们。"

"不必,虽然他撬不走,但放在身边能天天看见也是不错。"

"……"

公事很快处理完,秦吏将桌上的资料一一整理好收起。许南暨在签完最后一份资料后就已经准备起身出去了,没等他走两步秦吏突然想起了一件事。

"大少,杨小姐联系我好几次了,她不知道您的新住址,但是我觉得她很快就会查到这里的,您还是不愿跟她见面吗?"

许南暨已经推开了书房的门,他的声音淡漠无比,轻飘飘的落入秦吏耳中。

"没见面的必要。"

……

沈妗没想到他们这么快就处理完了公务,她从厨房出来看见男人的闲庭移步的踱步到厨房门口愣住了,"你们谈完了吗?"

许南暨站在她跟前,看她围着围裙一脸恬静的模样心中一动,"嗯,在煮什么?"

"香菇鸡肉粥,中午喝粥好不好?"

男人俯下身子指尖将她额角滑落的碎发挽到后面,薄唇轻吻过她的嘴角,在她惊讶的眼神中展颜。

"你决定就好。"

刚从书房出来的秦吏:"……"

沈妗脸色通红,抬手将面前的人推开,"你去跟秦吏坐一会,等下就吃午饭了。"

她害羞的样子实在叫人心中喜欢,许南暨直起身笑了笑倒是没有在去逗她。

厨房里的香味渐渐传出,秦吏坐在厅中看着一旁拿着杂志一身轻松的大少,有些感叹道:"大少,虽然那场车祸让您受了点伤,可是说起来您有多久没像现在这样安心的在家休息过了?"

他与许南暨认识十多年,在他身边做事也差不多十年了。天南国际能有今天在外的名声,许南暨的付出是谁也不知道的深沉,而唯一对此十分了解的,大概也只有一个秦吏了。

"怎么,你要让我感谢那场车祸吗?"

"……反正,您敢说您讨厌吗?"

秦吏坐直了身子,想想自己这段时间的艰苦奋斗就难得硬了腰杆。

午餐摆上桌,秦吏坐下的时候目光都直了,时蔬小炒看起来就鲜亮美味,青椒肉丝叫人口水直流,软糯透鲜的排骨粥芳香扑鼻,就连最简单的网站鸡蛋汤都让他瞧出了不一样的档次来。

"少夫人,您的手艺真是叫人惊叹!"

沈妗把盛好的排骨粥放到许南暨面前,听到秦吏的夸赞小脸一红,"就是一点家常小菜,没有什么特别的。"

在大少面前,秦吏深知说话的技巧。

"不不不,少夫人您的手艺是我见过最厉害的,这菜式色香味俱全,便是五星大厨也没有你这样的水准。少夫人不但人美,手艺竟还如此精巧,实在是太过温婉贤淑宜室宜家了。"

沈妗嘴角抽了抽,也实在无法想象,秦吏身为天南国际的执行总监,拍起马屁来竟然可以做到如此的睁眼说瞎话。

不光是她,许南暨也是看不下去。他抬手轻叩桌面,语气莫名危险:"她温婉贤淑宜室宜家与你有什么关系?不吃就给我走人。"

秦吏一惊,马屁拍过头了。

"吃,我吃了再回去。"

于是,秦吏开始低头无声的用餐,余光瞥见许南暨动作无比优雅的夹了菜放进沈妗碗里,侧颜是难得一见的温和。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他怀中的小可爱》

第十章 感谢


"大少,天地良心,我这可全然是为了您啊。"秦吏指着上面的名字说,"夫人在的这家公司老总叫秦杨,一个大学期间追了夫人十多次被拒依然没有放弃的人,这样的人跟夫人天天一块工作您能放心吗?"

"为什么不放心?"许南暨轻哧了声:"她是我的妻子,你以为谁能撬的走?"

秦吏被说的哑口无言,最后无法只得道:"那我就回了他们。"

"不必,虽然他撬不走,但放在身边能天天看见也是不错。"

"……"

公事很快处理完,秦吏将桌上的资料一一整理好收起。许南暨在签完最后一份资料后就已经准备起身出去了,没等他走两步秦吏突然想起了一件事。

"大少,杨小姐联系我好几次了,她不知道您的新住址,但是我觉得她很快就会查到这里的,您还是不愿跟她见面吗?"

许南暨已经推开了书房的门,他的声音淡漠无比,轻飘飘的落入秦吏耳中。

"没见面的必要。"

……

沈妗没想到他们这么快就处理完了公务,她从厨房出来看见男人的闲庭移步的踱步到厨房门口愣住了,"你们谈完了吗?"

许南暨站在她跟前,看她围着围裙一脸恬静的模样心中一动,"嗯,在煮什么?"

"香菇鸡肉粥,中午喝粥好不好?"

男人俯下身子指尖将她额角滑落的碎发挽到后面,薄唇轻吻过她的嘴角,在她惊讶的眼神中展颜。

"你决定就好。"

刚从书房出来的秦吏:"……"

沈妗脸色通红,抬手将面前的人推开,"你去跟秦吏坐一会,等下就吃午饭了。"

她害羞的样子实在叫人心中喜欢,许南暨直起身笑了笑倒是没有在去逗她。

厨房里的香味渐渐传出,秦吏坐在厅中看着一旁拿着杂志一身轻松的大少,有些感叹道:"大少,虽然那场车祸让您受了点伤,可是说起来您有多久没像现在这样安心的在家休息过了?"

他与许南暨认识十多年,在他身边做事也差不多十年了。天南国际能有今天在外的名声,许南暨的付出是谁也不知道的深沉,而唯一对此十分了解的,大概也只有一个秦吏了。

"怎么,你要让我感谢那场车祸吗?"

"……反正,您敢说您讨厌吗?"

秦吏坐直了身子,想想自己这段时间的艰苦奋斗就难得硬了腰杆。

午餐摆上桌,秦吏坐下的时候目光都直了,时蔬小炒看起来就鲜亮美味,青椒肉丝叫人口水直流,软糯透鲜的排骨粥芳香扑鼻,就连最简单的网站鸡蛋汤都让他瞧出了不一样的档次来。

"少夫人,您的手艺真是叫人惊叹!"

沈妗把盛好的排骨粥放到许南暨面前,听到秦吏的夸赞小脸一红,"就是一点家常小菜,没有什么特别的。"

在大少面前,秦吏深知说话的技巧。

"不不不,少夫人您的手艺是我见过最厉害的,这菜式色香味俱全,便是五星大厨也没有你这样的水准。少夫人不但人美,手艺竟还如此精巧,实在是太过温婉贤淑宜室宜家了。"

沈妗嘴角抽了抽,也实在无法想象,秦吏身为天南国际的执行总监,拍起马屁来竟然可以做到如此的睁眼说瞎话。

不光是她,许南暨也是看不下去。他抬手轻叩桌面,语气莫名危险:"她温婉贤淑宜室宜家与你有什么关系?不吃就给我走人。"

秦吏一惊,马屁拍过头了。

"吃,我吃了再回去。"

于是,秦吏开始低头无声的用餐,余光瞥见许南暨动作无比优雅的夹了菜放进沈妗碗里,侧颜是难得一见的温和。

继续阅读《他怀中的小可爱》


版权声明:未经书面授权禁止转载、摘编、复制或建立镜像。对既成事实本站将保留所有的权利。

无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