紫嫣然,商亦晴(病娇王爷太腹黑)最新章节全文免费阅读

小说:病娇王爷太腹黑
分类:现代言情
作者:紫嫣然
简介:现代小护士穿成太医之女
她性格彪悍却遇上病怏怏的无用王爷
  无所谓了,嫁给富二代至少可以衣食无忧吧! 但是,为毛那些个王爷争夺帝位要来找她老公的麻烦? 欺负她可以勉强忍下来,但是欺负她老公就忍无可忍! 她拍案而起:老娘不发威,你们真以为我是Kitty?  看她如何拳打王爷,脚踢王妃,代她夫君出头!  可是,她怎么越来越觉得病怏怏的老公越来越强悍呢? 难道他就是传说中的腹黑?
角色:紫嫣然,商亦晴
紫嫣然,商亦晴(病娇王爷太腹黑)最新章节全文免费阅读

《病娇王爷太腹黑》免费试读免费阅读


第1章


春日晴好,阳光照在郊外的草地上,分外的清新。一汪泉水顺着峡谷流淌,溅起的水花,拍击着岩石,发出寂寞而清脆的节拍。
商亦晴策马逆流而上。前面峡谷中阳光一阴,清绿变成了深碧,再走下去,深碧成了黛郁,青草地换了坚硬森冷的岩石,石上爬满了绿苔,连潭水也深寒凄冷,令人寒栗。
岩壁尽头,有一口小瀑布,白花花冰也似的寒水喷溅下来,作轰天状:由于岩壁四面弧形上耸,仰首望去,瀑布口犹似井里望出去一般,分外明亮。就在瀑布的顶端,有一块巨石,横在瀑布的上方,恰似给瀑布盖了一顶帽子,在巨石的上端,开着一朵奇异的花,花色本是淡紫,日光下宛若一位极尽媚态的女子,发出妖娆之姿。
商亦晴一看到那朵花,脸上就浮现出由衷的微笑,她寻了这么久,只是为了这朵“紫嫣然”。“紫嫣然”是世间稀有珍物,长于岩石之上,却借水而居,花开如女子嫣然一笑,极尽妍态,可解天下百毒,平常人服用亦可延年益寿,增强体质。
商亦晴寻了好久,终于看到这朵花,心中的欣喜不用多说,纵身下马,准备攀岩而上。
正待这时,却看到半空中有一只翠羽小鸟,居然盘旋到了“紫嫣然”之上,扑闪着翅膀,对准那花朵,意欲叼啄。
怎么能让小鸟毁了这世间奇葩?
商亦晴心中大惊,顺手从怀中摸出一只弹弓,对准小鸟就射了过去,她距离瀑布顶端还有十数米,可是弹弓中的小石子却射得既远又准,只听“砰”的一声,正射中小鸟的翅膀,小鸟的翅膀挥舞着,直跌到岩石上去,发出一声悲鸣。
商亦晴得意的一笑,收了弹弓,继续往上攀爬,就在这时,忽然听到有人冷喝一声:“是谁伤了我的‘翠羽黄莺’?”声音虽然不大,却蕴含着怒意。
遁声望去,只见瀑布左侧的林中站着一位年轻的男子,他穿着一件洁白的长衫,远远看去,映着竹林清泉,真是白衣胜雪,衣白不沾尘,素净得很像这幽谷深山中的清瀑,却有一股与生俱来的高贵气质。商亦晴一眼看去,就感到这仿佛是个不食人间烟火之人。
这位白衣胜雪的公子,此刻正微蹙眉宇,一脸薄怒的盯着商亦晴。
商亦晴一边往上攀爬,一边展颜说道:“谁让你的小鸟啄我的花呢?你知不知道这朵花可是绝世珍奇,我为了寻这朵花,不知道等了多久,好容易等到现在,怎么可能让你这只鸟毁去?”她才不在乎这只鸟的生死,她在乎的只是这朵花。
“那你知不知道,我这只鸟儿也是为了这朵花而来?”伴着哗哗的水声,白衣公子声音远远的传了过来。
商亦晴忍不住又瞥了他一眼,这一眼,只有一个感觉:好一个俊秀而忧悒的人!
这人只是背负着双手站在那里,连动也未动,可是他一展眉,一回眸,都有说不出的傲岸和忧悒,就像高山的白雪,遗世而独立,那种不求世间予了解、寂天寞地的冷傲和微愁。
商亦晴心头微微一震,她还从来没见过忧悒得这么洒脱,这么满不在乎的人。不及多想,商亦晴直奔目标而去,她的目的当然就是“紫嫣然”了。
看到商亦晴离岩石越来越近,白衣公子也禁不住往前走了几步,抬头凝望着商亦晴的身影,脸上的薄怒未消,但也没有再说什么。
越往瀑布顶端攀爬,路愈加难走,商亦晴两只眼睛一直盯着那朵“紫嫣然”完全不看脚下的路,有好几次都滑得差点掉下去。白衣公子看了也忍不住动容,可是商亦晴脸上却带着漫不经心的笑意,一副胸有成竹的模样,好像知道自已不会发生意外似的。好容易爬到了岩石上,她小心翼翼的采下那朵花,悉心的放在背后的药蒌中,然后回过头冲白衣公子得意的一笑,再看了看犹在岩石上挣扎、翅膀却已受伤的小鸟,顺手把它揣在怀中,然后慢慢的爬了下来。
白衣公子也走到瀑布边,在商亦晴落脚之地不远处站定,看到商亦晴爬下来,低低的哼了一声,余怒未消,却保持着优雅的姿态,只是伫立在那里。
爬下崖壁,商亦晴轻松的拍了拍手,然后从怀中摸出那只小鸟,递给白衣公子:“喏,给你。”
白衣公子接过了小鸟,也不答谢,只是问:“你采的这朵花可是‘紫嫣然’?”
“是又怎么样?”商亦晴侧过脸来看他,她这才仔细打量他的五官。他长得很清秀,两道漆黑的眉毛,黑得发亮,衬得脸色也愈加白皙;两只眼睛也是亮亮的,仿佛含着一汪春水;秀挺的鼻梁,显出他的清俊;更妙的是他有一张绯红色的薄唇,就像最滋润的唇彩涂抹上去的绚丽。只可惜看上去过于单薄,给人一种病弱而忧悒之感,
没想到这位白衣公子长得如此的祸国殃民,有着让人过目难忘的清秀!商亦晴心中微微一动,别说是在古代了,就是放到现代,此人也是一名标准的帅哥!穿越到这里以后,她真还未曾见过这样俊美的男子,不过还没有来得及动脑子歪想,就听到白衣公子说了一句:“我也想要这朵‘紫嫣然’,你开个价吧?”
“有钱就了不起吗?”商亦晴不悦的白了那人一眼。她为了这朵‘紫嫣然’不知找了多久,找到之后又等到花开,就凭这位公子说出这么一句话来,她根本就不可能把这朵花让给他。
迎着商亦晴不悦的目光,白衣公子眉尖一剔,已扬起了一丝不屑的神情,他清了清嗓子,说:“如果你没有打伤我的‘翠羽黄莺’,这朵‘紫嫣然’早就到我手中了。”
“我管不了那么多,我只知道谁先拿到手就是谁的?”商亦晴仰起下颌,语气充满讥诮。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病娇王爷太腹黑》

第2章


白衣公子不怒反笑,亮晶晶的眸子泛起轻蔑的笑意:“你开个条件吧。”
“什么条件?”商亦晴不解的问,她实有点不清楚这个要他开什么条件?反正她打定了主意,绝对不会把这朵“紫嫣然”送人。
白衣公子盯着她,倨傲的问:“你想要多少银子?只要你开得出价,我就拿得出手。”
“好大的口气?”商亦晴嘲弄的笑,同时耸了耸肩膀。
“怎么?难道你不想要银子?那好,要什么奇珍异珠?只要南诏国有的,我都可以给你。”白衣公子眯起一双秀目,淡然自若的看着她,仿佛他开出的条件足够诱人,足已使任何人都满足,可惜他偏偏碰上的是商亦晴。
商亦晴冷哼一声:“你以为你很了不起吗?有钱又怎么样?你听好了,本大小姐只想要这么一朵花,别的什么也不要,记住,我不会再说第二遍!”
“你……”白衣公子眸底卷起一丝怒意:“不要太自以为是了!若非看到你是个女子,我才不会给你这么优厚的条件让你选择!”
商亦晴呵呵笑了起来:“照你这么说,我还应该谢谢你才是——你想得倒美!”
说完商亦晴再不理他,径自走向自已的坐骑,她今天出来的任务已了,当然是要回家了。
白衣公子跨前一步,把手一伸,挡住了商亦晴的去路:“把‘紫嫣然’留下。”
“我若不肯呢?”商亦晴冷哼一声,漫不在乎的脸上也有所动容——这人实在太可恶了,难道还要抢不成?
白衣公子脸上掠过一丝冷笑,声音冷若寒潭:“如果你不想招惹麻烦,还是留下这朵花。”
“你威胁我?”商亦晴气怔,她生平最恨人威胁,没想到这位白衣公子外表斯文,看起来好像不食人间烟火,没想到就一俗人,一张口就是财大气粗的模样,横得没边儿,可惜她偏偏就不吃这一套。
白衣公子愤然:“就算是吧。”
商亦晴忍不住笑了起来,斜睨着白衣公子,一字字的说:“如果我不吃你这一套呢?”
“那就别怪我无礼!”白衣公子看起来是真的动了怒。这也难怪,天下奇珍,世所罕见,谁见了谁不眼红,更何况自已的小鸟还伤在这位女子的手中,想不动怒都难!
商亦晴敛起了笑容,小心翼翼的问:“你不会是想跟我动手吧?”
白衣公子禁不住一愣:“你怎么知道?”
“我听说你们这里讲究的是好男不跟女斗,更何况你这还是抢东西?我看你气宇不凡,不是皇亲国戚,也是富贵人家,如果传扬出去,怕是不太好吧?”商亦晴循循的说着,两只黑眸溜溜的转个不停。她可不怕跟人动手,就凭她女子散打冠军,要对付这个文弱的青年,应该不是问题。不过要是动起手来未免太侮辱她的智商了,还是攻心为上。
也不知道是不是这番话起了作用,还是白衣公子怕打她不过,听了她这番话,居然半晌无语。静默了一会儿,忽然把手一缩,恨声说道:“算你狠,下次别再让我看到你,我一定不会放过你的。”说完竟然扬长而去,没有再抢夺。
“真是个怪人!”商亦晴自嘲的笑了笑,翻身上马。
策马从白衣公子的身边走过,商亦晴得意的回眸瞥他一眼,吐了吐舌头:“拜拜……”然后催打马背,朝回家的方向驶去。
穿过峡谷,阳光洒在身上暖洋洋的,顿时驱赶走来自瀑布寒潭的凉意,商亦晴心情美好,自从她发现了这株“紫嫣然”等了有大半年的光景,终于等到花开,今天终于到手,怎么能不喜欢?转念一想,自从穿越到这个莫名其妙的国家,已经差不多六年的光景了,那次她只不过随急救车出诊,没想到半途遇到了车祸,等她醒来,居然华丽丽的穿越成了一个十来岁的小女孩,这六年来也逐渐习惯了这样的生活,既然不能回去了,就在这儿安心生活吧,顺其自然……
商亦晴一边往前走,一边想着心事,根本不曾留意周围的一切,因为想着心事,所以她的行路速度并不快。忽然间听到马儿的一声长嘶。不知道谁在草丛中拉了一条绳索,这马被绳子一绊,两只前蹄高高的扬了起来,商亦晴猝不及防,从马背上一下子跌落在地。幸好背着药蒌,并未受伤,可是那朵“紫嫣然”,她一心只顾着那朵花,并未注意在她的面前出现两个汉子。
这两人个人一胖一瘦,面目狰狞,一人手里拿着一把大刀,而另一个人手中则是拿着一柄长剑,看到商亦晴被绊倒,两人嘿嘿一笑。
持刀的大汉大喝一声:“识相点,把你身上的银子留下来。”
商亦晴这才看清楚前面的来的,一翻身站了起来,恼恨的喝叱:“你们莫非是想打劫?”
“小妞儿,算你说对了。”持剑的大汉呵呵一笑:“既然知道我们是干什么的,还不把银子拿出来?”
“就凭你们……”商亦晴露出轻蔑的神色,目光在二人脸上掠过,丝毫没有一点惧意。
持刀的汉子笑了起来,眼睛滴溜溜的在商亦晴的脸上打转:“没想到小妞还挺倔,我喜欢……呵呵……不如……”他忽然挤眉弄眼起来,一看就知道不怀好意。
商亦晴往后退了几步,摆开了架势:“你们别过来啊,否则别怪本小姐不客气。”
持刀的汉子趋步走了过来,淫邪的笑:“我就喜欢你不客气。”
持剑的汉子用肩膀碰了碰持刀的汉子,说道:“怎么那么多废话?咱哥俩儿一起上。”说着手中的长剑一挥,就冲了上来。
商亦晴倒不害怕,她自信凭自已的身手,足已应付二人,不过对方手中拿着武器,刀剑无眼,还是小心一些的好。
拿刀持剑的汉子步步逼近,商亦晴还是在往后退,她想拉开一段距离,然后再出手,没想到一脚踩在石头上,顿时一滑,一跤跌倒在地。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病娇王爷太腹黑》

第3章


两人看到商亦晴一跤跌在地上,不待她起来,上前一把将其按住。
天啊!怎么会这样?商亦晴悲哀的想,自已空有一身本领,却给一块石头绊倒在地,面对着如狼似虎的两个壮汉,凭她的力气,根本就挣脱不了。
“放开我……”商亦晴挣扎着,两手拼命的挥舞,两只脚也不停的乱踢。
持剑的汉子笑得邪谑,左手按紧了她,伸出右手在她脸上摸了一把:“小妞儿,让大爷好好的疼疼你。”
商亦晴啐了一口:“呸,真不要脸!”
“好哇,你还敢吐本大爷,看我不好好收拾你。”持剑的大汉怒了起来,放下手中的剑,一只手按着商亦晴的胳膊,另一只手去撕扯她的衣服。
这下商亦晴终于有些害怕了,她知道想要脱身并不容易,就看附近有没有人肯来救她了,于是长吸口气,扯开嗓子,尖锐的大喊:“救命哇,救命哇……”
这一声惊呼,中气十足,尖锐似要把人的耳膜扯破,两个壮汉被这一声尖呼震得耳朵发疼,又恐让人听到,急得用手去捂她的嘴。
但是商亦晴拼命的挣扎,那人的手还没有触及她的唇边,她张嘴就咬,吓得那人把手一缩,商亦晴趁机又大喊起来:“救命……救命哇……”声音比先前还要响亮,别说眼前这两人被她的叫声震得耳朵发麻,估计方圆半里地内也听得到她的叫声。
“不许叫!”持刀的汉子把刀一架,横在商亦晴的脖子上:“再叫我一刀结果了你。”
这下商亦晴不敢叫了,她还没有把生命看得这么不重要,可是若让她乖乖就范,怎么会心甘情愿?
持剑的汉子上前拉住她的衣襟,只一扯,自领口露出粉嫩的肌扶,商亦晴心中虽然害怕,可是又不愿意让这两个家伙得逞,虽然不敢再叫,可也不住的挣扎着。
“不许动,再动我就先在你脸上划一刀!”持刀的汉子语带威胁。
商亦晴心中又惊又急,只发出了“啊”的一声,眼睁睁的看着二人猥亵,真恨不得把这两人碎尸万段,但是,那也只能想想,难道真的要让这两个人毁了她的清白?绝望中商亦晴闭上了眼睛……
这时忽然听到一声冷叱:“住手!”
这一声冷喝虽然不大,对商亦晴来说宛若一颗救命稻草,她禁不住睁开了眼睛,还没有看到来人,就听持剑的汉子骂道:“从哪儿来的臭小子,快给本大爷滚一边去!”
说话之人冲了过来,也不知怎么的,持剑汉子觉得眼前一花,那人已来到了他的面前,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叭叭”两声在他脸上掴了两记耳光,登时两颊高高的肿了起来。
商亦晴这才看清楚了来人,这个人白衣胜雪,衣白不沾尘,脸上带着淡淡的悒色,这不就是刚才在瀑布遇到的那位公子吗?
“是你……”她诧异的问道。
白衣公子看清楚了商晴,脸上的表情倏的一变,往后退了两步,没有再动手。
持刀的人却一把将刀拿了起来,露出凶狠之色:“小子,不要多管闲事。”
“救命啊!”商亦晴不管三七二十一大叫起来,她想总不会有人见死不救吧。
白衣公子笑了。他笑意里仍带忧悒,淡淡的,像溪水映着蓝天。
两名壮汉见白衣公子居然含着笑意站在那里,不但没有再出手,也没有再动,顿时觉得心中惶惑,停下了手中的动作,却还紧紧按着商亦晴不放,只是盯着白衣公子。
“救命……”商亦晴趁机又发出了一声呼救,只是她奇怪白衣公子的举动,他既然能瞬间掌掴这持剑的汉子,说明以他的身手,想要对付这二人简直是易如返掌,只是为何他一直呆立不动呢?
白衣公子略抬了下颌,示意商亦晴:“我们来做个交易怎么样?”
“你还是想要那朵花?”商亦晴万万没有想到,此时这人非但不救她,还是惦记着那朵花,他到底有没有一点正义感?
白衣公子点头,说:“不错,你如果肯把那朵花给我,我可以考虑救你一次。”他的语气平淡得好像眼前的发生的一切都视若无睹,他最关心,最在乎的仍然是那朵“紫嫣然”。
“你这是趁人之危!”商亦晴愤愤然。
白衣公子一笑,笑容里有说不出的讥诮和忧悒:“我这人一向公平的很,你若肯把花给我,我就救你,你若不肯,那我就只好走人了!”
“你……”商亦晴气得两腮通红,啐骂:“真没想到,你是这样的鄙视小人!”
白衣公子摇头,俊秀的脸上露出一股未脱的稚气:“你错了,我和你非亲非故,况且你刚才还打伤了我的小鸟,没有找你算账,我已够仁慈了。现在是你求我,我只不过是想给你一个机会,至于你愿不愿意把握住这个机会,那要看你自已怎么想了……”
“不用多说了……”商亦晴打断了他的话:“我是不会让你得逞的,闭上你的臭嘴!”
白衣公子不以为忤,脸上仍是带着那抹笑意:“那好,你既然决意如此,我也无话可说……”然后拍了拍两只手,作出个请的姿势,对着两名壮汉说道:“两位请继续,不打扰二位了,我就在一旁看看。”
两名壮汉听了这话,更是奇怪,不知道是该继续,还是抢了银子走人,一时间有些不知所措的看着白衣公子。
白衣公子拱了拱手:“方才得罪之处请勿见怪,你们想怎么样都可以。”说着居然盘腿往地上一坐,饶有兴趣的观赏起来。
商亦晴气得大骂起来:“你还是不是人?你……卑鄙、无耻、下流……”她气虎虎的下结论:“你不是人,你是禽兽,不对,你连禽兽都不如,你……”
她话还未说完,已被持剑的汉子拿了块破布把口堵上,口中呜呜作响,却不能再骂出半个字。
“你不要再骂了,吵得大爷耳朵痛!”持刀的汉子怒道:“既然你不想让人家出手救你,那一定就是想跟我们好好玩玩,我现在就满足你……”说着伸出禄山之爪……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病娇王爷太腹黑》

第4章


“嗤”的一声,商亦晴胸前的衣襟已给人一把撕开,只露出贴身的抹胸,她掩着给人撕破的衣服,已忘了抵抗,只晓得挣扎。
她想逃跑,可是被两个壮汉按着,根本动弹不得,这足已让她羞煞,然后这并不是最可恨的,最可恨的是端坐在正前方,脸上含着淡定的笑意,却十分关注的看着她的白衣公子——她真恨不得把他的眼珠挖下来当球踢!
可是白衣公子脸上仍旧带着淡淡的笑意,仍有郁色,却笑得十分温柔,甚至他还从怀中摸出小鸟来,轻抚小鸟的伤处,轻声细语的安慰:“喏,你给人射伤了,射伤你的人就在那儿……你别怕,有人替你收拾她,我们一起看人收拾她好不好?”
商亦晴恨绝了他,如果现在她不是受人所制,她一定会杀了他!这比眼前凌辱她的两人还要可恨,然而她不能,她只是掩着给撕破的衣衫,用尽所有的力气挣扎,除了挣扎,她没有任何能力……
两个壮汉起先还有些尴尬,在扯破了商亦晴的衣襟后,还有些不好意思的回头瞥了白衣公子一眼,可是看到白衣公子一脸淡笑,自顾自的对着小鸟说话,他们就放心了,真是色胆包天!眼见衣不蔽体的商亦晴,他们燃烧起一种激情,全然不顾还有人在旁边看着。
商亦晴雪玉般的身子像一块白嫩的豆腐,又像一粒蒸熟了的蛋。
他们恨不得立时就“吃”了她,这种肤色直接刺激着两名壮汉的色心,商亦晴身上还有一件薄衫,他们要撕破它,他们要毁坏它,他们要征服她!
商亦晴虽然给人撕破衣服,可是她身后还背着那个药篓,这使得两名壮汉觉得极为阻碍,他们上前抓住药篓,从她的肩膀扯掉,还准备远远的扔开……
就在这时,一直坐在他们对面,挂着淡笑的白衣公子突然叫了一声:“慢着。”
商亦晴顿时升起一种绝处逢生的感觉——他终于良心有所发现了?他终于肯救她了?他总算还有点正义感!
两名壮汉让激情冲昏了头脑,几乎忘却了旁边还有人看着,这一声轻呼,让他们因激情冲昏的头脑顿时冷静了下来,持刀的汉子转过头,困惑的看着白衣公子,他实在不能理解白衣公子的所作做为。
白衣公子把小鸟揣入怀中,忽然起身,朝他们走了过来,脸上还是挂着淡淡的笑意,宛若远山含笑迷蒙,又如春风融冰消雪,他一直走到三个人的面前,似怕惊吓到他们,用一种轻如羽毛、软如棉花的声音小心翼翼的说道:“我突然想起一件事情。”他的目光却是盯着商亦晴的,他这话也只是说给她听。
商亦晴充满期待的看着他,这个时侯,她甚至觉得他没有那么可恶了,如果他能对她假以援手的话,那么前面的账就一笔勾消了!
两个壮汉停下了手中的动作,惶惑的看着白衣公子。
白衣公子用手指了指壮汉手中的药篓,客客气气的说:“两位,可否把你们手中的药篓送给在下?”
持刀的汉子把药篓一伸,送到白衣公子的面前:“只管拿去,只要你不妨碍我们兄弟快活就成!”
商亦晴的心里凉了半截,她以为他会救他,可是没想到,他居然只是要那朵“紫嫣然”,而且还是以这种极为卑鄙的方式获取?她把能想到的骂人词汇一股脑的全想出来,她想要骂他,可是她的口中塞着破布,只能发出“嗬嗬”之声,一个骂人的字也吐不出来!
白衣公子接过药篓,一眼就看到那朵“紫嫣然”,然后用两根手指轻轻的拈起,在手中一转,俯下身来,面对着商亦晴,示威似的冲她一笑,流露出讥诮鄙夷的神色。
看在商亦晴的眼中,却是惊涛拍浪。她本来挣扎着用一只手掩着胸口,手还给人按着,此时新仇旧恨,她不知从哪里来的力气,挣脱了压制,反手一巴掌就掴了过去……
只听“啪”的一声,没想到她这一掌,结结实实,清清跪脆地掴在白衣公子的脸上,打了一个五指掌印,留在白衣公子清俊的脸上。
谁都没有想到,大家都有些错愕,连白衣公子也没有想到,正在以手掩胸的商亦晴会突然伸手掴了他一记巴掌,痛倒不觉得痛,只是恼煞了,也羞煞了,本来只是一个五指掌印,现在却迅速的红透了整张脸。
商亦晴打了这一巴掌,仍觉得不解恨,再次扬起手来,准备再给他一下,这次却没有得逞,她的手腕刚一抬起,就给白衣公子一把攥住,白衣公子脸上的笑容须臾不见,取而代之的是冷酷的表情,他冷冷的注视着她,冷冷的开口:“你敢动手打我?你不想活了?”
商亦晴苦于不能说话,但也凛然不惧的瞪着他,怒火从她的眼中喷涌而出!如果目光能够杀人的话,白衣公子一定会死了不知多少次了!
两个壮汉也给这突如其来的变故给惊住了,两个人惊过之后,更卯足了力气按住商亦晴。
白衣公子攥住商亦晴的手腕,手上渐渐发力,直把她的细腕捏出指痕来,目光逼视着商亦晴,商亦晴也狠狠的注视着他,两人的目光似乎是两团火,一触即发!
过了很久,白衣公子才倏然松手,虎的一声站了起来,然后发出了一声冷哼,把手中的“紫嫣然”转了转,目光在两个壮汉身上掠过,最后又停在商亦晴的脸上,他一字一顿的说:“你要为打我这一巴掌付出代价!”说完偏首,朝两名壮汉拱了拱手:“不打搅二位了,在下告辞!”说完转过身,头也不回的大踏步朝前走去。
两名壮汉看到白衣公子走得远了,低下头冲商亦晴“嘿嘿”一笑,这笑声令商亦晴心中发毛,因为接下来将要发生的事情,就算她再笨,用脚趾头也想来出来……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病娇王爷太腹黑》

第5章


两名壮汉按住商亦晴的手,这惊恐的感觉,令商亦晴奋力的挣扎起来,她怎么能这样甘愿受辱?
也不知道是商亦晴挣脱的力气太大还是怎么的,居然一下子挣出了右手,右手一挣脱,绝境中反击的力量更甚,随着她拼命的反抗,居然两手都脱困而出,也许反抗的力量真是惊人,连她自已也不敢相信!
两名壮汉实在没想到,这名女子居然能从他们两个钳制下挣脱,也大吃了一惊,连忙扑了过来,持刀的汉子,觉得脚下一软,怎么刚才还生龙活虎的,现在一下子就感到力不从心?同时拿剑的那人也诧疑的看了他一眼,这同样的感觉,让他疑惑起来!
就在这个时侯,从远处传来马蹄声,商亦晴抬眸望去,只见一匹火红色的骏骑,马上端坐着一个人,穿着一件青衫,一看到有人来了,商亦晴绝望的心情,顿时升出了满溢的希望。慌乱中她取出口中塞着的烂布,大声的叫了起来:“救命哇!”
两名壮汉一看到有人来了,立时紧张起来,他们做的毕竟都是伤天害理之事,刚才走的那位白衣公子不管,可现在来的人却未必不会管的,两人互看一眼,各自捡起地上的兵器,虎视眈眈的看着来人,另外一只手还要去抓商亦晴。
“救命……”商亦晴又发出了一声厉呼。
马上的人看到这个情况,立时催马加鞭,随着“得得”的马蹄声近,两名壮汉把手中的武器握得更紧,一个人用力的按住商亦晴,另外一个人却紧上前捂她的嘴。
就在此时,马上的人忽然长身掠起,快如闪电的直飞过来。
两名壮汉只觉得眼前青衫一闪,来人已落在他们面前,厉声问:“你们在干什么?”
商亦晴这才看清楚来人的样子:一个神色冷峻,脸有不平之色的年青人,斜飞入鬓的眉,锐若飞星的眼,此时正指着那两名壮汉气咻咻的责问:“你们两个狂徒,还不快放了这位姑娘?”
持刀的汉子冷笑一声:“从哪儿来的臭小子,别坏了大爷的好事!“说着把手中的大刀一挥,刀光一闪,很有些气势。
“放了这位姑娘!”冷峻的年青人,紧盯着持刀的汉子,一字字的说,他的声音中蕴含着怒意!
持刀的汉子“嘿嘿”一笑:“你不想活了,敢跟大爷叫板?”说着举刀就砍了过来。
他一刀砍过去,冷峻青年好像动了一动,又好像完全没动,持刀的汉子忽然觉得手肘一麻,不知怎么的,刀就掉在了地上。
这一下惊变,持刀的汉子傻眼了,他完全没有明白是怎么会事,但是却莫名的害怕起来。
冷峻青年提高了声音:“快把人放了!”
拿剑的汉子大惊,反手把剑架在商亦晴的脖子上,威胁道:“你要再叫,我把她杀了!”
冷峻青年唇角牵出一丝笑意:“好,很好。”说完身形一掠。
商亦晴只感到眼前一花,冷峻青年已夺了那人手中的剑,还正正反反,掴了那人十几个耳光,持剑那人的脸立时猪头样的涨起,疼得“哇哇”乱叫!
本在危机中的商亦晴,看到这个情形,顿时忘却了所处的危险,反而撑不住笑了起来。
两个壮汉见莫名其妙就给人夺了兵器,还给人打得猪头样,脸上禁不住露出了惊骇的表情,两人忙退在一起,惶恐的看着冷峻青年,然后互相看了一眼,作鸟兽散。
商亦晴看到两人鼠窜,气得大叫:“无耻之徒,不准跑!”说着站了起来,作势欲追。
冷峻青年,却背对着她,伸手把她挡下:“姑娘,不要追了。”说着解下身上的外衣,根本不看商亦晴,把衣衫递给她,说:“先披上吧。”
商亦晴羞红了脸,低着看了看自已给撕扯得不成样子的衣衫,心里又是懊恼,又是羞愤,接过冷峻青年递过来的衣服,穿好,这才对着青年施礼:“多谢公子相救。”
“不用客气,这里是荒郊野外,常有贼人出没,姑娘以后还是不要到这种地方来了。”冷峻青年这才回头,淡淡一笑,这一笑,看上去不那么冷峻了。
商亦晴禁不住低下头,她是觉得不好意思!真没想到今天会碰到这种事情,如果不是这人及时赶到,自已只怕已……越想心中越是后怕,不知怎么的,又想到了白衣公子,若不是他见死不救,自已也不会落到现在这般田地,再一想给那人夺走的“紫嫣然”心中不免对白衣公子更恨!
冷峻青年见商亦晴默不作声,还以为她只是羞赧,一想起刚才她衣衫不整的样子自已也瞥见了,顿时有些尴尬起来。环顾了四周,问道:“姑娘是怎么来的?”
商亦晴这才想起,刚才骑的马儿已不知所踪了,于是讪讪的回答:“我刚才是骑马来的,可是现在我的马也不知道跑到哪里去了。”
冷峻青年拍了拍自已的骏骑,说:“姑娘若不嫌弃,就让在下送你回去吧。”
“这怎么好意思?”商亦晴话虽如此,可是心中却十分希望能有人相送,毕竟她刚刚才遇到危险,现在难免心生余悸。
冷峻青年牵马过来,淡淡的说:“我送你回去,路上也安全一点。”
难为这人肯出手相救,想起刚才这人打跑两名壮汉的情形,实在是大快人心,不但救下自已,还要相送。人和人就是不同,想想刚才那个白衣公子,两相比较,立马分出高下。商亦晴不禁对这人升出了几分好感。
冷峻青年扶了商亦晴上马,自已牵马而行,商亦晴心中又是感激又是高兴,对这个冷峻的青年产生了好感,再次道谢:“今天真的要谢谢你了,要不然,后果不堪设想……”
“姑娘太客气了!我想只要有人看到,都会奋不顾身,挺身相助的!”冷峻青年语气十分平静。
商亦晴在马上撇了撇嘴,心道:这世上的坏人可多了,刚才碰到的那个人,不但见死不救,还落井下石呢!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病娇王爷太腹黑》

第6章


回到商府时,夕阳西下,暮色将至。
商亦晴偷偷的从后门溜了进去,她不敢让人发现她的行踪,先不说她偷偷溜出商府这件事了,单是身上的所穿的那件衣服,她也不好跟家里人交待。
“小姐回来了。”看门的老张一见到他,就上前打了声招呼。
商亦晴把右手中指竖在唇间,作了个噤声的动作,示意老张不要说话,进了后门,就一路朝她所住的厢房走去。
刚来到厢房,她还没有打开房门,就看到厢房的门“忽”的一声给人推开了,接着从房中露出一张怒气冲冲的老脸。
商亦晴一看到这张脸,不自觉露出讨好的微笑,嗫嚅着道:“爹,你怎么在这里?”
“我不在这里等着,怎么会知道你现在才回来?”商天成气呼呼的说着,同时用充满怒意的目光瞪着商亦晴。
商亦晴趁机溜进了房间,上前扶着商天成的右手撒娇:“爹爹不要生气了,女儿只不过今天出去了一会儿,这不是回来了。”
“你还敢说出去了一会儿?”商天成更生气了,脸板得就像一块大理石,根本不理会商亦晴的撒娇讨好。
商亦晴脸上堆脸了笑容,强扶着老父亲坐下,说:“爹你不要生气了,最多我以后再出去早点回来了。”
商天成从头到脚打量着她,鼻腔里重重的“哼”了一声,“看看你穿的像什么样子?还敢说下次出去?哼,我看你是想把我气死!”
商亦晴吐了吐舌头,乖乖的低下头,脸上露出一副“我知道错了!”的表情,看起来十分沉痛的样子。
看到商亦晴这个样子,商天成脸上的表情才缓和了一些,但是他语气还是那么严厉,沉声问:“你今天跑到哪里去了?”
商亦晴眼睛一亮:“爹啊,你不知道我今天去采‘紫嫣然’去了。“
“你是说‘紫嫣然’?”商天成心中一动,那可是一种能解百毒的奇花异草,他有生之年也只不过才见过一朵,女儿怎么会知道那个?
“是啊,爹啊,女儿听说那种花可以解百毒,普通人服用亦可延年益寿,强筋健骨,所以……”商亦晴偷偷的瞥了商天成一眼,看到她老爹的脸色已不像刚才那么灰暗,以她的经验看,已经有所缓和,所以胆子也大了起来,接下去说道:“所以女儿就去采了。”
商天成捋了捋下的胡子,把手平伸到商亦晴的面前,问:“那‘紫嫣然’呢?”
“爹你不知道哇,女儿本来就把花采到手了,可恨后来碰到一个歹人,让他给抢去了。那个人真是可恨极了,下次别让我看到他,再见到他,我一定要给他好看!”一想到那个白衣公子,商天晴就恨得牙痒痒,左手紧紧的握成一团,如果那个人现在在她面前的话,她一定会毫不犹豫的再给他几记耳朵,不对,还要再加上几脚……
在商亦晴咬牙切齿的遐想的时侯,商天成又是重重的哼了一声:“你就继续往下编吧?”
商天成实在对这个女儿很无语,他不知道是怎么回事,女儿一向是温柔婉约的,从小就又乖又懂事,可是自从六年前落水给人救起,就像变了个人一样,言行举止大变,就知道惹事生非,还动不动就溜出去,眼看她一天天的长大,连个婆家也没有,真是愁人!
“老爹,我以南丁格尔的名子起誓,我绝对没有说慌,我说的全部都是真的!”商亦晴举起了右手,竖起三根手指,并在一起,信誓旦旦的说。
又来了,什么南丁,什么格尔,这个名子在女儿落水前,谁都没有听说过,可是从她落水醒来,这几个字仿佛就成了她的‘口头禅’,她动不动就提及,没人知道是什么意思,问她时,她又说不清楚。
“好了好了,你别再跟我提什么‘格尔’了,就说说你今天溜出去这件事好了,你说你去采花了,老夫并没看到花,你说你碰到歹人了,那你是怎么脱身的?有没有给人占了便宜去?”商天成虽然对这个女儿很头疼,可是他膝下只有这么一个女儿,当然是十分宠溺的,听说她碰到了歹人,还是关心她的安危。
商亦晴拍了拍胸脯,豪气干云的说:“老爹你放心吧,凭你女儿的聪明怎么可能脱不了身呢!”
“你确定真的没事?”商天成眯起了眼睛,有点不确定的问。
“那当然了!你觉你女儿的样子像是会被人欺负么?”商亦晴眨巴眨巴眼睛,做出一副娇憨的纯真模样。
商天成的脸上这才露出了一丝笑意,但是语气还是很严厉的喝道:“如果下次,我再看到你出去,我就……”
“就把我关在房中,一个月哪儿也不能去,闭门思过!”商亦晴打断了老爹的话,并顺着把话说了下去,然后笑眯眯的看着老父亲,通过她的观察,已经发现老爹脸色大有所缓,所以她的心情也轻松起来。
“你知道就好。”商天成捋须淡笑,然后仿佛想起来什么似的,对商亦晴道:“对了,明天皇上要我进宫给皇后看诊,到时侯你随我一起进宫好了。”商天成是南诏国最负盛名的太医,医术精湛,深受皇上的器重。
“老爹,为什么要让我跟你一起进宫啊?皇宫那种地方我不喜欢!”商亦晴撇了撇嘴,她又不是没有和父亲一起去过皇宫,那里虽然很富丽堂皇,但是给人一种很冷清的感觉,没有一点人情味,她并不喜欢。
“这可由不得你。”商天成看了看女儿,这个女儿虽然个性像个男孩子一样,但是有一点却让他不明白,他们商家世代行医,到了他这一代只有这有这么一个女儿,但是女儿好像完全对行医不感兴趣,可是自从六年前她落水之后,却对行医产生了非常浓厚的兴趣,甚至还能提出自已的独到见解,这让他甚感欣慰!尢其是在照顾病人这方面,她做得甚至比自已还要好,所以他才决定带她一起入宫,方便照顾皇后。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病娇王爷太腹黑》

第7章


第二天上午,商天成带着女儿来到皇宫。
玉辰宫中。
富丽堂皇,金壁生辉。
在紫檀木六足折叠式榻上,斜倚着一位贵气十足、仪态端庄的贵妇,她就是南诏国的最尊贵的女人,当今的皇后娘娘。
“微臣参见皇后娘娘,给娘娘请安。”商天成一看到陈皇后,就赶紧跪拜下去,商亦晴也随着父亲一下跪倒在地。
“商太医快快平身。”陈皇后语气和蔼的说道,脸上亦是带着温和恬淡的笑容,可是两颊却是赤红的,红得有些不正常。
商亦晴跟着父亲起身后,偷偷打量了一眼陈皇后,只见她有着一张美丽的脸,精致的装容、雍容华贵的装扮、吹弹可破的肌肤。心下不禁暗叹:怪不得皇上一直专宠皇后娘娘呢,她原来竟是这么的美!
“这位是?”陈皇后瞥了商亦晴一眼,淡淡的询问。
商天成忙回禀说道:“这个是微臣的小女,从小跟着我习医,也略懂医术,微臣今天带她到这儿来,就是想让她好好的服侍娘娘的。”
“原来是商太医的女儿啊,抬起头来,让本宫瞧瞧。”陈皇后的声音仍然是温和而亲切的。
商亦晴听了这话,慢慢的把头抬起来,虽然不敢再去看陈皇后,可是从陈皇后身上散发出来的母仪天下的风范,让她深深的折服。
陈皇后盯着商亦晴瞧了一会儿,淡淡一笑:“商太医,令嫒生得清丽脱俗,本宫看了十分喜欢。”
“娘娘谬赞了。”商天成一面说着,一面回头小声对商亦晴喝斥:“还不快谢过娘娘。”
“民女多谢娘娘夸奖!”商亦晴微微低头。
“不必多礼。”
商天成上前一步,问:“不知娘娘哪里不适,还是先让微臣给你把一把脉吧。”
“其实本宫只不过略感风寒。”陈皇后说着,有宫女上前扶她躺下,并把腕枕搁在她的腕下。
商天成这才毕恭毕敬的上前,仔细的诊起脉来。
诊断一会儿,商天成微蹙的眉才平复下来,然后缩回手,低头回话:“回皇后娘娘,您只是偶感风寒,微臣给你开几剂方子,发发汗,再调养几天,应无大碍。”
陈皇后微笑着点头:“本宫就知道没事,可是皇上不放心,非要请太医号诊,有劳太医了。”
“皇上一向对娘娘爱护,再说这也是微臣份内之事,应该的。”商天成站起起身,准备下去开言抓药。
商亦晴看了皇后一眼,忽然说道:“且慢,民女有话要说。”
“哦,你有什么话对本宫讲?”陈皇后微微抬眸看着她,脸上露出不解的表情。
商亦晴上前一步,道:“回娘娘,民女见娘娘两颊通红,现在应该是处在高热。高热时人的身体十分难受,需要尽快把汗散发出来,只要一出汗,即能退烧,也就没那么难受了。”
“本宫确实正在发热,四肢倦怠,颈背酸疼,手心脚心如火焚烧,却一点儿汗也没有,正在难受。”陈皇后把病症说给商亦晴听。
“民女有一个方法可以使皇后娘娘尽快的发汗,发过汗后,要注意保暖,再吃几副调理的方子,病很快就会痊愈了。”
陈皇后的眼睛一亮:“真的吗?”
商天成小声的喝斥女儿:“在娘娘面前可不要乱说。”
“爹,我并没有乱说,我这个方法比你吃药还来得快呢。”商亦晴很不满意爹爹的态度,好像跟她一点都不懂似的。
“商太医,既然令嫒有好的方法,不妨让本宫听听。”陈皇后一团和气的看着商亦晴,她感到这个小姑娘还挺有趣的。
商亦晴得意的瞥了父亲一眼,朗声说道:“其实这个方法很简单,只需要娘娘用热水沐浴即可。”
“你不要乱说。”商天成一脸惶恐的看着商亦晴,他虽然对女儿的医术有一定的了解,可是这个患者可是母仪天下的皇后娘娘,稍有差池,很可能人头不保!
不就是个普通的发烧么?这个用物理疗法就可以了,在古代又没什么病毒,最简单的方法就最有效!商亦晴看着父亲脸上的紧张表情就暗自发笑,又对陈皇后道:“娘娘可以试一试,这个方法一定很有效!”
陈皇后有些惊讶的看着商亦晴,从她的脸上看不出有一丝的惊慌,完全是一副胸有成竹的样子,但是她说的之法是这么的简单,能奏效么?
“请娘娘放心,民女敢保证,娘娘沐浴之后必定会出一身的汗,然后高烧必定会退!”商亦晴肯定的回答,两只眼睛露出不容置疑的坚定。
商天成吓得心里一阵哆嗦,他行医这么多年,从来不敢在皇宫中敢打这样的保票,即便他的医术在太医院,在全国都是负有盛名,这个不知天高地厚的女儿,居然对皇后夸下这样的海口,若是成功倒也罢了,如果没有效果,那岂不是要赔上一家的性命?这丫头真是不知深浅,这么一想,商天成头上的冷汗就下来了,他诚惶诚恐的上前奏道:“娘娘不要叫小女信口开河,还是让微臣开一记发汗的方子,抓药煎服。”
“本宫倒想试试商姑娘说的方法。”陈皇后思忖了一下,果断的对商天成笑道。
“娘娘英明,娘娘英明!”商亦晴脸上绽出一丝得意之色,有点不知天高地厚的瞥了商天成一眼。
“来人。”陈皇后吩咐下去:“给本宫准备好热水沐浴。”
“娘娘,水温不能太高,而且你沐浴的时间也不能超过一盏茶的时间。”商亦晴赶紧把重点交待出来。
“好,那你们就先退下罢,待本宫沐浴后,你们再来见我。”陈皇后如此安排。
“微臣告退。”
“民女告退。”
商亦晴父女同时退出了玉辰宫的内殿,一走出内殿,商天成就大为生气的责问:“你在皇后面前信誓旦旦,如果没有奏效,那我们可就犯了欺君之罪,这可怎么能担当得起?”
“爹,你放心吧,一定不会有事的!”商亦晴拍着胸口,大大咧咧的说着。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病娇王爷太腹黑》

第8章


两人在偏殿等了一会儿,商亦晴倒是气定神闲,大模大样的坐在贵妃椅上,一双黑白分明的眼睛东瞧西看。
可是却愁坏了商天成,他坐立不安,一会儿坐下,一会儿起来,一会儿急得来回踱步,没有半刻停歇。
商亦晴瞧在眼中,忍不住开口:“老爹,你就放心吧,保证没事的,待会儿皇后召见我们的时侯,说不定还要赏赐我呢!”
“你还敢这么大的口气,皇后娘娘待会儿没有降罪,就阿弥陀佛了!”商天成掩示不住心中的紧张,真有些气急败坏的样子!
“唉!你为什么偏偏不相信自已的女儿呢?”商亦晴叹了一声,也不再理他,自顾自的看着宫中的陈设。
时间在一分一秒的过去,商亦晴一脸的淡定,可是商天成头上的冷汗一层又一层的往外涌,春寒还有些料峭,可是商天成已感到汗湿了夹衣,他只是左一把右一把的擦着头上的冷汗,看得商亦晴暗暗好笑。
大约过了近一个时辰的样子,才有位宫女从后殿走了出来,脸上带淡笑,细声细气的过来回话:“娘娘请商太医和商姑娘进去。”
商亦晴的脸上绽出笑意,回头瞥了老爹一眼,发现他还在擦着头上的汗,不觉又是好气,又是好笑,“爹我们走吧,娘娘让我们过去。”
“老天保佑,娘娘一定不能有事啊!”商天成心中暗暗祈祷,两股战战的跟着宫女进了后殿。
陈皇后还是斜卧在叠式榻上,她身上换了件衣服,脸上的汗还未消,一见到商亦晴就忍不住夸赞:“真没想到商姑娘的医术也这么高明,本宫连药都没有吃,只是热水沐浴了一番,现在就已经退了烧了。”
听到皇后的话,商天成一颗悬着的心才放了下来,脸上的表情也趋于平静,上前行礼:“娘娘无恙就好,容微臣再给皇后把一把脉,再开记药方给娘娘进补。”
陈皇后微微点头,伸手出来让商天成号脉,目光上下不住的打量着商亦晴,看得商亦晴好生不自在。
“娘娘吉星高照,脉象趋于平和,臣再给你开付进补的方了便可。”商天成号完了脉,往后退了几步。
“有劳太医了。”陈皇后说话一直是客客气气的,丝毫没有摆起皇后的架子,商亦晴不觉对她心生好感。
“商太医,真没想到令嫒的医术居然这样的高明,看来真是深得你的真传了。”陈皇后身上出了一通的汗,高烧退了下来,人也舒服了许多。
“娘娘太夸奖了!”商天成一旦放下心来,脸上的表情也轻松了许多。
陈皇后瞥了商亦晴一眼,漫不经心的问:“不知商姑娘这个治病的方法怎么解释?”
“回娘娘,这个就叫做物理疗法。”商亦晴一脸得意的回答。
“什么?什么物什么疗法?”陈皇后有点听懵了,她从来没有听说过这样奇怪的治病方法。
糟了!说露嘴了!商亦晴这才惊觉说出了不能让人理解的话,低头思忖了一下,才变通的说道:“这个就是用热水的热度逼出身上的汗,其实很简单的。”
“道理虽然简单,但未必人人都会,而且不用吃药就能治病,商姑娘确实有独到之处,本宫很欣慰,一定要好好的赏赐你。”
“谢娘娘厚爱!”商亦晴麻利的跪拜在地,心中非常高兴,她可是对身外之物大感兴趣,多多益善。
“不必拘礼。”陈皇后命人奉上赏赐之物,然后很随意的问商天成:“商太医,你这个女儿可有人家?”
“回娘娘,微臣的小女生性顽劣,至今未许人家。”这可是商天成的一块心病,眼见同僚的女儿差不多年纪的都嫁了出去,他这个女儿却无人问津,一想起来就觉得头大。
陈皇后点点头,含笑说道:“商太医,你怎么能这样说自已的女儿呢?本宫见她生得清丽脱俗,又聪明伶俐,心中很是喜欢呢!”皇后说的是实情,她和皇上膝下一直没有子女,虽然有两位公主,但都不是她生的,而且那两位公主早已出嫁,这时侯看到商亦晴,不免有些唏嘘。
“承蒙娘娘的厚爱,微臣真有些受宠若惊。”听娘娘的口气,对女儿全是赞美之情,这让商天成大感意外。
商亦晴也听得心中美滋滋的,瞥眼看着那堆赏赐之物,暗自高兴,再偷偷瞧瞧陈皇后,见她脸上的汗已渐渐消了,不由得上前说道:“娘娘,您才刚刚发过汗,千万不能着凉了!应该再换件干净的衣服。”
陈皇后只是点头,目中流露出赞许之意。
“娘娘你好生休息,微臣不打扰您静养了,臣等告退。”商天成也觉得是时侯告辞了,于是起身告别。
“嗯,你们回吧。”陈皇后微微的点了点头,然后吩咐身边的宫女:“送商太医父女出宫。”
商亦晴一直随着父亲出了皇宫,才高兴得笑出了声:“老爹,你瞧我说了皇后会赏赐我吧,你成天不相信我的医术,这下你该相信了吧。”
商天成捋须一笑:“今天是你运气好,若是娘娘今天出了什么意外,我们就会犯了欺君之罪,老夫想想都后怕的很。”
商亦晴吐了吐舌头,说:“那是你老人家太胆小了!我说没事就一定不会有事的。”
“不管怎么说,今天你治好了娘娘的高热,还受到娘娘的赞赏,爹也替你高兴!”商天成说到这里,宠溺的看着商亦晴,心下颇觉安慰。
商亦晴得意洋洋的摇头晃脑:“难为爹爹肯这么夸我,今天总算没有给你丢脸吧?”
“好了,不要在这儿得意洋洋了。我们还是快回府吧。”商天成说完这句话,信步踏上了宫外备好的轿子。
商亦晴也微笑着坐上另一顶轿子。
轿夫抬起轿子一路往回走,商亦晴坐在轿上心中暗自得意,她本来就是学的护理,用物理疗法护理病人,那对她来说根本就不是难事!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病娇王爷太腹黑》

第8章


两人在偏殿等了一会儿,商亦晴倒是气定神闲,大模大样的坐在贵妃椅上,一双黑白分明的眼睛东瞧西看。
可是却愁坏了商天成,他坐立不安,一会儿坐下,一会儿起来,一会儿急得来回踱步,没有半刻停歇。
商亦晴瞧在眼中,忍不住开口:“老爹,你就放心吧,保证没事的,待会儿皇后召见我们的时侯,说不定还要赏赐我呢!”
“你还敢这么大的口气,皇后娘娘待会儿没有降罪,就阿弥陀佛了!”商天成掩示不住心中的紧张,真有些气急败坏的样子!
“唉!你为什么偏偏不相信自已的女儿呢?”商亦晴叹了一声,也不再理他,自顾自的看着宫中的陈设。
时间在一分一秒的过去,商亦晴一脸的淡定,可是商天成头上的冷汗一层又一层的往外涌,春寒还有些料峭,可是商天成已感到汗湿了夹衣,他只是左一把右一把的擦着头上的冷汗,看得商亦晴暗暗好笑。
大约过了近一个时辰的样子,才有位宫女从后殿走了出来,脸上带淡笑,细声细气的过来回话:“娘娘请商太医和商姑娘进去。”
商亦晴的脸上绽出笑意,回头瞥了老爹一眼,发现他还在擦着头上的汗,不觉又是好气,又是好笑,“爹我们走吧,娘娘让我们过去。”
“老天保佑,娘娘一定不能有事啊!”商天成心中暗暗祈祷,两股战战的跟着宫女进了后殿。
陈皇后还是斜卧在叠式榻上,她身上换了件衣服,脸上的汗还未消,一见到商亦晴就忍不住夸赞:“真没想到商姑娘的医术也这么高明,本宫连药都没有吃,只是热水沐浴了一番,现在就已经退了烧了。”
听到皇后的话,商天成一颗悬着的心才放了下来,脸上的表情也趋于平静,上前行礼:“娘娘无恙就好,容微臣再给皇后把一把脉,再开记药方给娘娘进补。”
陈皇后微微点头,伸手出来让商天成号脉,目光上下不住的打量着商亦晴,看得商亦晴好生不自在。
“娘娘吉星高照,脉象趋于平和,臣再给你开付进补的方了便可。”商天成号完了脉,往后退了几步。
“有劳太医了。”陈皇后说话一直是客客气气的,丝毫没有摆起皇后的架子,商亦晴不觉对她心生好感。
“商太医,真没想到令嫒的医术居然这样的高明,看来真是深得你的真传了。”陈皇后身上出了一通的汗,高烧退了下来,人也舒服了许多。
“娘娘太夸奖了!”商天成一旦放下心来,脸上的表情也轻松了许多。
陈皇后瞥了商亦晴一眼,漫不经心的问:“不知商姑娘这个治病的方法怎么解释?”
“回娘娘,这个就叫做物理疗法。”商亦晴一脸得意的回答。
“什么?什么物什么疗法?”陈皇后有点听懵了,她从来没有听说过这样奇怪的治病方法。
糟了!说露嘴了!商亦晴这才惊觉说出了不能让人理解的话,低头思忖了一下,才变通的说道:“这个就是用热水的热度逼出身上的汗,其实很简单的。”
“道理虽然简单,但未必人人都会,而且不用吃药就能治病,商姑娘确实有独到之处,本宫很欣慰,一定要好好的赏赐你。”
“谢娘娘厚爱!”商亦晴麻利的跪拜在地,心中非常高兴,她可是对身外之物大感兴趣,多多益善。
“不必拘礼。”陈皇后命人奉上赏赐之物,然后很随意的问商天成:“商太医,你这个女儿可有人家?”
“回娘娘,微臣的小女生性顽劣,至今未许人家。”这可是商天成的一块心病,眼见同僚的女儿差不多年纪的都嫁了出去,他这个女儿却无人问津,一想起来就觉得头大。
陈皇后点点头,含笑说道:“商太医,你怎么能这样说自已的女儿呢?本宫见她生得清丽脱俗,又聪明伶俐,心中很是喜欢呢!”皇后说的是实情,她和皇上膝下一直没有子女,虽然有两位公主,但都不是她生的,而且那两位公主早已出嫁,这时侯看到商亦晴,不免有些唏嘘。
“承蒙娘娘的厚爱,微臣真有些受宠若惊。”听娘娘的口气,对女儿全是赞美之情,这让商天成大感意外。
商亦晴也听得心中美滋滋的,瞥眼看着那堆赏赐之物,暗自高兴,再偷偷瞧瞧陈皇后,见她脸上的汗已渐渐消了,不由得上前说道:“娘娘,您才刚刚发过汗,千万不能着凉了!应该再换件干净的衣服。”
陈皇后只是点头,目中流露出赞许之意。
“娘娘你好生休息,微臣不打扰您静养了,臣等告退。”商天成也觉得是时侯告辞了,于是起身告别。
“嗯,你们回吧。”陈皇后微微的点了点头,然后吩咐身边的宫女:“送商太医父女出宫。”
商亦晴一直随着父亲出了皇宫,才高兴得笑出了声:“老爹,你瞧我说了皇后会赏赐我吧,你成天不相信我的医术,这下你该相信了吧。”
商天成捋须一笑:“今天是你运气好,若是娘娘今天出了什么意外,我们就会犯了欺君之罪,老夫想想都后怕的很。”
商亦晴吐了吐舌头,说:“那是你老人家太胆小了!我说没事就一定不会有事的。”
“不管怎么说,今天你治好了娘娘的高热,还受到娘娘的赞赏,爹也替你高兴!”商天成说到这里,宠溺的看着商亦晴,心下颇觉安慰。
商亦晴得意洋洋的摇头晃脑:“难为爹爹肯这么夸我,今天总算没有给你丢脸吧?”
“好了,不要在这儿得意洋洋了。我们还是快回府吧。”商天成说完这句话,信步踏上了宫外备好的轿子。
商亦晴也微笑着坐上另一顶轿子。
轿夫抬起轿子一路往回走,商亦晴坐在轿上心中暗自得意,她本来就是学的护理,用物理疗法护理病人,那对她来说根本就不是难事!

继续阅读《病娇王爷太腹黑》


版权声明:未经书面授权禁止转载、摘编、复制或建立镜像。对既成事实本站将保留所有的权利。

无相关文章